当前在线人数17054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李钟琴: 中医只是人类医学的初级阶段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0-01-13
更新时间:2010-01-13
浏览:2082次
评论:8篇
地址:14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中医只是人类医学的初级阶段  

李钟琴  


想当年,经过了高中炼狱,终于迎来了宽松幸福的大学时光。出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喜爱,更是因为学业轻松整天闲得无聊,我忽然对中医产生了浓厚兴趣,于是跑到书店买了《中医基础理论》(封面上标明是“高等医药院校教材”,上海科学技术出版社1987年版)、《古典医著选》(辽宁人民出版社1985年版)等书,开始自学中医。  

开始读的时候,感到趣味盎然。中医理论,熔入了中国古代的哲学思想,显得深不可测。如《内经》论述的阴阳五行学说,便令人仰之弥高,钻之弥深。应该说,中医理论在认识上达到了一个很高的层次,如其主张的“治未病”原则,在治疗过程中主张“治病求本”、“扶正祛邪”、“调整阴阳”等等,无疑是高屋建瓴的论断。但是,随着了解的增多,我却对中医产生了怀疑。后来便不再学下去了。  

其实,早就有很多人批评过中医,甚至认为中医不是科学。如鲁迅在《父亲的病》一文中说,为治父亲的病,家里请了好几个“名医”,开的药方都有所谓“药引子”,而且药引子都稀奇古怪,有的是“芦根和经霜三年的甘蔗”,有的是“平地木十株”,还有位名医的药引子是:“蟋蟀一对,旁注小字道:要原配,即本在一窠中者。”鲁迅调侃道:“似乎昆虫也要贞节,续弦或再醮,连做药资格也丧失了。”药方中有一味“败鼓皮丸”。鲁迅解释说:“这败鼓皮丸就是用打破的旧鼓皮做成;水肿一名鼓胀,一用打破的鼓皮自然就可以克伏他。清朝的刚毅因为憎恨洋鬼子,预备打他们,练了些兵称作虎神营,取虎能食羊,神能伏鬼的意思,也就是这道理。”可惜得很,这些“名医”们的灵丹妙药没起任何作用,鲁迅的父亲还是年纪轻轻就去世了。  

此事对鲁迅刺激颇大,所以他骂道:“中医不过是一种有意的或无意的骗子。”他东渡日本学西方医学,不知有没有这个因素。后来,他还是弃医从文了。他认为,中国人太愚昧,与其医治国民的身体,不如先医治国人的思想。所谓东亚病夫,并非指中国人的体质不行,而是指这个国家虚弱多“病”,欲使国家强盛,当务之急是启迪民智。  

鲁迅并非公开抨击中医的第一人。早在1879年,国学大师俞樾(号曲园,是章太炎、吴昌硕的老师)就发表了惊世骇俗的《废医论》,旗帜鲜明地主张“废除中医”。孙中山、胡适、梁启超、严复等人,也都主张“废医”。从此,中医进入多事之秋,西医在中华大地渐渐占了主流。  

近几年,批评中医的声音又高了起来。中南大学科学技术与社会发展研究所教授张功耀甚至批评中医不仅不是科学医学,而且也没有资格被称为经验医学。张先生说:“中医的绝大部分概念和陈述没有经验基础。诸如太阳、太阴、阳明、厥阴、少阳、少阴之类的概念在经验世界是不存在的。也有一些概念,表面上看似乎存在某些经验基础,但仔细分析后不难发现,它们脱离经验世界很远。药性的“五味”(辛、甘、苦、咸、酸)和“四气”(寒、热、温、凉)表面上看很有些经验的味道,其实它们不能在经验世界中得到任何解析。类似的还有“五脏”(心、肝、脾、肺、肾)和“六腑”(胆、胃、小肠、大肠、膀胱、三焦),都是不能被赋以任何经验意义的概念。另有一些表面上看属于经验世界的存在,但它的描述方式却不具有任何经验性,而且描述也不精确。”(见张功耀《告别中医中药》一文)  

应该承认,中医的许多概念和所谓经验,是凭想像杜撰出来的。本来是心脑血管病变,中医却命名为“偏枯”、“风痱”、“风懿”、“风痹”,总之是“中风”。到底中的是哪门子“风”?真是不知所云!在这种思想指导下,怎么会找到“病根”所在呢?找不到病灶病根,又怎么能治疗!肺结核在古代中国被叫做“痨病”,是传染性极强的不治之症。但是,中医在没弄清这个病的病灶、病因、病理的情况下,却开出了不计其数的“验方”,甚至有用“人血馒头”治疗的“偏方”。鲁迅在小说《药》中写的那个华老栓,就拿着馒头到刑场去沾烈士的鲜血,为的是治他儿子的“痨病”。好在到了六七十年代之后,西医用异烟肼、利福平即可轻松治愈肺结核。还有一种病,本来是自身免疫系统疾病,中医却起了个可怕的名字:“红斑狼疮!”让人误以为是皮肤病。这个被视为不治之症的疾病,如今应用自体骨髓移植治疗已经获得成功。按照中医的理论和实践,可能再过一千年也不会想到用骨髓移植的办法吧?  中医的许多概念和所谓经验是凭想像杜撰出来的,中药当然也少不了想像的成份。如用人血馒头治“痨病”,就纯是妄想。被中医视为“中药圣经”的《本草纲目》中就有很多想像的“灵丹妙药”。如李时珍在该书中记载:把别人自缢的绳子烧成灰兑水喝,可以治疗突发性癫狂,如果把这种绳子收藏二年以上,效果会更佳;将丢弃路边的烂草鞋烧成灰兑酒喝,可以治疗霍乱;将立春时的雨水收起来,夫妻各饮一杯,同房后可以生出儿子;将狗屎绞汁口服可以“解一切毒”、治疗小儿霍乱、心绞痛、月经不调、发背痈肿等疾病;甚至鞋底泥、猪槽垢、香炉灰、粪坑泥、洗脚水、裹脚布、月经布、内裤……都是能治疑难杂症的药。这些乌七八糟的东西都在《本草纲目》里作为能治病的灵药被记录在案。而这些荒诞不经的所谓药物,居然就有人奉之为圭臬。  

可能有人会说,仅仅拿中医中药中的“糟粕”来说事,有以偏概全之嫌。我并非要将中医中药全盘否定,认为它不是科学。中医中药是中华民族在长期的生活和治病实践中形成的,有些经验还是有价值的,不能说一点科学性也没有。但我认为,中医中药只是人类医学发展过程中的初级阶段。  科学就是科学,何必分为东方科学和西方科学?民主就是民主,何必分为东方式的民主和西方式的民主?  

西医是什么?原来是相对于中华医学而言的从西方传来的医学。西医并非指哪个国家的医学,不是美医,不是英医,不是法医……它实际上是人类共同的发达的医学文明成果!而中医是什么?显然指没有同现当代人类发达医学接轨的、中国土生土长的医学。将自己独立于世界文明成果之外,这本身就是狭隘的、固步自封的说法。  

简言之,中医最显著的特点是望闻问切,中药最显著的特色是草药方剂。难道这是中国所独有的吗?非也!简单的望闻问切,原始的草药方剂,是世界上所有民族在其医学发展过程中必须经过的一个阶段。十六世纪以前,世界上所有民族都是用草药来治病的,那时人们还不会将自然界各种物质中的能够治病的有效成分提取出来,更不会合成药物,所以只能凭经验用原始的草药治病。一副方剂,有天然药物十几种甚至几十种,到底哪味药起作用,人们还无力深究。这些药物有哪些副作用,更是茫然无知!俗语说:“是药三分毒。”根据辩证观点,有正作用,必有副作用。经常看到电视广告里说:“纯中药制剂,无毒副作用!”这绝对是骗人的鬼话!中药不是没有毒副作用,而是中医一直没研究明白中药方剂有哪些毒副作用。  

而且,草药并非中华独有的“国粹”。古巴比伦、古印度、古埃及、古希腊用草药治病的历史要早于中国。19世纪50年代,法国考古学家在伊拉克发现的由20000多个瓦版残片组成的《尼尼微医书》,说明古巴比伦在公元前2100年就有了自己的医学著作,比中国的马王堆医书要早1900年。考古学家还从公元前16世纪的草纸书中发现了古埃及人使用的药方。  

后来,这些文明古国使用草药治病的“医学文明”消亡了,取而代之的是医学的近代化、现代化。而中医中药却还停留在人类医学的初级阶段。我读过的那本《中医基础理论》,讲述的仍是两千多年前的《黄帝内经》的学说。这说明什么?说明中医中药是人类医学的“化石”,是人类医学的初级阶段,还保留着其原始的特征。  

其实,中医中药两千年来停滞不前,也是必然的。古代中国在科学领域,一直就是停滞不前的,这是因为中华帝国两千多年的独裁体制,遏制了人的创新能力。专制不仅是民主的大敌,也是科学的大敌!五四运动之后,赛先生(科学)和德先生(民主)这才进入了国人的视野。要知道,两千多年来,中国人一直用油灯和蜡烛照明。如果我们全面排外,拒绝人类文明的各种成果,那么,我们还在点着油灯,没有电话,没有空调,听不到广播,看不上电视,用不上电脑,坐不上汽车、火车、飞机、轮船……中国在科学领域全面停滞、落后,医学难道会例外吗?我不信在茫茫沙漠之中,会孤零零地长出一棵参天大树来。  

中医中药的落后,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了。有人说,中医可以作为西医的辅助治疗,而且可以在治疗疑难杂症方面大显身手。至于有多大的辅助作用、到底能不能治疑难杂症,那就只有鬼知道了!我们不能说作为人类医学初级阶段的中医没有一点存在的价值,更不能说它没有一点科学性。但在别人已经用上明亮的电灯的时候,我们何必还抱着油灯不放?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8条评论
1   [USMedEdu 于 2010-02-02 17:23:32 提到] [FROM: 140.]
小谈中医药的困境

Biomed


在自然科学领域中,与数学的关联性是判断一门学科是否发展,是否有前途,是否成熟的屡试不爽的标志。你找不出任何一门与数学无联系的自然科学,除了中医。不能量化,难以重复,与现代科学得各学科严重脱节。现在还研究不清楚一部上千年前的《黄帝内经》,一部《伤寒论》,很悬很玄的,就如同现在的圣徒还搞不清《圣经》一样。大家都知道中医绝技是师傅传徒弟,但徒弟学不了师傅,一不小心传着传着就断了。给全国人民的印象是,现在所有的中医,都不如千年老仙张仲景,或随便哪一朝的名医的水平。谈什么科学,什么发展。许多东西,长在中国呢,就叫XX中药。放在中国以外,叫XX植物或XX矿物。如中国叫大烟鸦片的东西,外国就从中提炼出吗啡。在中国叫胡茄,颠茄或洋金花,外国由之提取出阿托品。在中国叫流苦的东西,外国叫硫酸镁。在中国是砒霜,国外叫三氧化二砷。中国叫麻黄,外国提取出麻黄素。在中国叫巴豆,外国叫“Dou Ba ??”。在中国老太太鞋底里的臭土渣子,能去火,还有那做药引子的小孩尿,国外叫什么来着?正在开发研究?不要认为现在的中药在将来还能叫中药。从中药提出的化学单体在申报新药的时候,类别可不是中药,是非中药(西药)。我还对中药有一丝敬意的话,是因为我们可以从中发现现代新药的线索。其实新药可不都是从试管里傻冒出来的,世界各大药厂都经常从动物植物矿物里提取发现新药。别的不说,象你应该知道的抗癌新药紫杉醇,就是从非洲或美洲(?)的一种植物--紫杉--的树皮提取物中发现的。你听到人家非洲或什么洲的那些国家的人以此为例,大肆宣扬什么什么非洲或南美洲传统医药学宝库吗?中医药发展了千百年,特别是近百年近五十年,由于建国初期历史和现实的原因,也由于国家领导人的对科学认识的肤浅及随意性,国家把中医药提到战略的高度去搞。看看全国那么多的中医院,中医学院,中药厂,在困难时期投入那么多宝贵的社会人力财力资源,得到什么?给社会回报些什么?播下龙种,收获跳蚤。可能解决过一些问题,但添乱也不少。想想看,当今混乱无序的保健品市场,在根子上就很与中医药有关。没有中医文化的长期熏陶,这些保健品是不会把人懵得六佛出窍,七佛升天的。当然,存在了上千年,还是有些合理的成分在内。这也是现代科学现在还没有彻底抛弃它的原因。但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中医中医的式微下滑,是大势,是不可阻挡的。
 
2   [USMedEdu 于 2010-01-13 10:53:43 提到] [FROM: 140.]
致全国中医学院的一封信! / 作者: bareu

送交者: 好文欣赏 2009年12月31日15:02:46 于 [健康生活] 发送悄悄话

  致全国中医学院的一封信!  作者: bareu   在这场轰轰烈烈的取缔中医的斗争中,我们中医学子们的不幸,终于以冰山一角的形式,展露在了国人的面前。这是好事,虽然,我们的命运并未因此而改变。但是,却也多多少少有点民怨上达天听的正面效应,我们的血泪控拆,引起了一些老文盲老中医们的恼羞成怒,一两个老头子跳了出来,祭出了国骂,我们终于可以把他们拉下那个虚假的神位了,我们终于多多少少的把他们骗人,草菅人命的罪恶本质揭示给世人了。以至于我们太医局的三品官员们也不得不出来为这些老头子们说些无力而苍白的辩辞了。所以,在这场取缔中医的斗争中,我们多多少少还是有些胜利的果实的。但是,我们却发现了一个现像:全国的中医学院的领导、教“兽”们集体选择了沉默。   这么多年来,全国的中医学院的医学教育,是彻彻底底的失败了,他们不得不承认。那几个文盲老头子,所谓的泰斗们,也不得不私下里抱怨,他们是“玩完的一代”,不得不承认他们几十年来没有培养出合格的适合临床的“中医医师”。中医学院们在这场斗争中,选择了沉默,他们无话可说,他们为自己的无能,为自己的误人子弟,而高高的挂起了免战牌。他们甚至于连面对中医不行,中医学院教育完全是害人,害国,害青年学子的事实的勇气都没有!多么可耻!逃避吧,全国的中医学院们,你们就把你们驼鸟的头,埋在你们的沙堆里,全然不顾世人对你们罪恶的声讨吧。你们就躲在你们在乡下的新校区里,过着与世隔绝的生活,陶醉在几千年的前“辉煌往事”中吧!就躲在国家“保护中医”的套子里吧。。。。鄙视你们!!!   中医学院的教育是失败的,中医学院的科研更是失败!多少年来,国家在你们的所谓的“科研”的自娱自乐中,浪费了多少的钱财?可是,你们都出了什么成果?你们所谓的“国际领先”“国内领先”的伟大成果,哪怕有一个是能拿得出手,能光明正大的展示人面前的?你们甚至于胡吹什么中医是科学体系以外的“科学”,你们用那些自编的什么阴阳,什么五行,还有那个研究了近百年也没找到的经络,以及那些所谓的气血阴阳,自说自话的胡乱解释你们的“科学成果”你们不知羞吗?你们动不动就说“在几千年前黄帝内经记载。。。。。”,可是,你们却连分辩《黄帝内经》说的一些呆人说梦的混话的真伪的能力都没有,居然把这些几千年前原始人的东西当成了中医界的“牛顿定律”,你们多么的可耻!!!!多么无知?!   中医学院误人子弟,不争的事实,可是,你们却还要继续着你们骗人,骗财的把戏!你们仍旧年年的扩招,年年的举债建新校区,年年的提高广大学子们的学费。你们陷入了恶性循环中,你们怕,你们怕中医一旦取缔,你们的骗子生涯就结束了,你们就和街头的算卦骗子一同去摆摊,你们怕中医一旦取缔,你们的所谓的“教授”“科学工作者”的虚名就丑恶无遗的展示在世人面前,你们怕,你们成为遗世万年,受人唾泣,所以你们仍旧在保持着沉默,你们知道你们的主子会保护你,无论我们如何的声讨你们,你们还能生存。   可是,全国的中医学院们,你们却不知道,你们选择沉默,你们保住了你们的饭碗,却是以千千万万的中医学子失业,流落街头,无法糊口为代价的,你们多么的无耻!!!解放前我国的中医师数量和解放后五十多年的今天的中医师的数量居然差不多,而且现在的中医师数量甚至比过去还少!这个事实说明了什么?你们培养的“有证的骗子”,无法进入医疗行业,你们培养的无数的“中医医学学士”们,百分之九十失业了!你们不羞,你们不痛?你们就没有哪怕一点的罪恶感?   笔者醒悟得早,进入了医疗行业,在这个行业中,倍受歧视。就因为中医的帽子,我们没有哪怕是一丝的机会来考取临床执业医师证,这个当年可能也有你们中医学院的所谓的“教兽”们参与起早的《执业医师法》一句“中医学专业毕业的,不准报考临床执业医师”的规定,坑了我们多少年?我们不能名正言顺的进入临床,我们就因为这句混得不行的条文,徘徊在医疗行业之外,你们的罪恶,是多么的罄竹难书?你们沉默吧!你们为你们当年定下的害只条文沉默吧!所谓“案头一点墨,民间多少血!”,不在沉默中暴发,就在沉默中死亡,我相信,中医学院们,你们的死期,不远了!!   我相信,我期待,一定会有那么一天,成千上万的中医学子,集体跪在中医学院的门口,跪在中医药管理局的门口,集体跪在卫生部、教育部的门口,他们压抑了半年多世纪的苦难,不幸,会化成一股愤怒的洪流,化成一句话:取缔中医,取缔中医学院,请允许我们考取临床执业医师,我们要堂堂正正的在医院里,当医生!!!! 这一天,不会远的。。。。。一定会到来的!!! 中医学院们,老文盲中医们,你们就躲在你们的乌龟壳里等待着我们这些被你们害了一生的中医学子们,来炖你们的乌龟汤吧!!!!
 
3   [USMedEdu 于 2010-01-13 10:52:49 提到] [FROM: 140.]
一个邪门的中医科研立项 / 作者:张功耀

送交者: 好文欣赏 2009年12月31日14:58:50 于 [健康生活] 发送悄悄话

  一个邪门的中医科研立项  作者:张功耀  2009年12月18日,《科技日报》在第一版报耳位置发表一个消息《中药“金花清感”有效治疗甲感》(记者刘晓军)。报道称:“甲型H1N1流感疫情出现全球蔓延情况后,北京市果断启动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机制,并迅速整合卫生、药监、中医、科技等资源,集聚首都一流的中西医科研单位和百余名相关专家,成立了北京市中医药防治甲型H1N1流感工作领导小组,专门拨付1000万元资金用于科研攻关。”“在治疗甲型H1N1流感中,中医药制方筛选团队的专家们针对疫病的流行规律及甲型H1N1流感病例的症状特点进行了潜心研究。按照中医理论,参考《伤寒论》、《瘟疫论》等中医经典古籍的百余张古方治疗疫病经验,结合近年来中医药治疗呼吸道传染病的统计分析资料,以具有2000多年治疗发热性传染病历史经验的‘麻杏甘石汤’和具有200多年治疗温热疫病历史经验的‘银翘散’为基础方,集中数十位中医专家治疗甲型H1N1流感的临床经验,通过全面临床研究实践优选出治疗甲型H1N1流感的两个有效方剂,辨证论治反复筛选最终形成目前的‘金花清感’方。”  对于这个报道,有五点,不需要任何特别的背景知识就可以提出相当严肃的质疑。  第一,这样大额度的科研课题居然没有课题负责人,这是为什么?  第二,一项人命关天的科学研究课题,既没有先前的实验基础,也没有后续的实验结果,这又是为什么?  第三,100多位专家(!),通过什么方法筛选出“金花清感”这个配方的?二次世界大战的时候,药物学家为了确认氮芥化合物对于治疗癌症的有效性和安全性,从50万个配方方案中筛选出了45个用于临床;埃尔利希在发明砷凡纳明之前,经历了605次失败,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聘用的“100多位专家”究竟进行了怎样的“筛选”,是否也经历了某些失败?能不能把这些失败公布出来,供学术界评论?  第四,北京市“投资1000万元”的财政预算依据何在?难道这样的科研项目还需要添置额外的大型设备,抑或需要做像电子对撞那样代价高昂的实验吗?  第五,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向全世界推荐了达菲治疗“甲流”,国家卫生部尚且没有组织开发可以替代达菲的抗甲流药物,你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组织开发“金花清感”,其市场优势何在?如果“金花清感”没有任何市场优势,岂不属于重复研究?如果投资1000万做重复研究不算浪费,还要怎样才算浪费?  我们几乎可以断言,这是一项相当邪门的科研立项,里边必然掩盖着相当多不可告人的利益链关系。  从自然界攫取原材料进行药物开发,本是世界药物学界经常使用的方法。从法国的秋水仙植物中提取秋水仙碱治疗痛风,从紫杉当中提取紫杉醇治疗癌症,从八角茴当中提取有效成分以供生产达菲之用,这些都是历史上从自然界当中攫取原材料进行药物开发取得成功的例子。  如果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有充分的证据认识到了达菲治疗甲流的缺点,真心要开发一个替代品出来,这不是不可以的。但是,要完成这样一个替代达菲的药品研究,必须按照基本的科研规范来组织。大致说来,完成这样的研究需要三个阶段10个步骤。  第一个阶段:阐明开发新药替代达菲治疗甲流的必要性与可能性。  在这个阶段,应该完成如下一些工作:  第一步,揭示达菲治疗甲流的缺点  众所周知,达菲是世界卫生组织向全世界推荐的一种临时性用药。它可能存在着不少缺点:或副作用大,或生产成本太高,或使用不方便,或与其它药品或食品产生相互干扰,或留下后遗症,或疗效经不起双盲评价,等等。北京市聘用的100多位专家第一件要做的事,就是揭示达菲治疗甲流的缺点。如果找不出达菲的任何缺点,下面的事就可以不做了。  第二步、找出利用中草药治疗甲流的苗头  中国古代的确存在关于“瘟病”的记录。可是,中国历史上记载的“瘟病”都不可能是“甲流”。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凭什么说,古代治疗“瘟病”的那些方剂可以用来治疗甲流?一个再浅显不过的道理是,纵然古代那些治疗瘟病的方剂对治疗肺鼠疫有效,对治疗甲流也未必有效。治疗普通流行性感冒的药尚且不能用来治疗甲流,你推荐那些古代配方来治疗甲流,其可能成功的苗头在哪里?  我是做科学史研究的。据我的文献查考,中国古代治疗瘟病的方剂中,使用历史最长,使用频度又最大的,是大青龙汤;所针对的症状最接近“甲流”的,是柴胡升麻汤;所针对的适应症最广,疗效也最神的,是老君神明散。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聘请的那100多位专家,在进行文献考据的时候,憋了六个月,憋得个个满脸通红,才拿出一个麻杏甘石汤来唬人,不用说实验依据,单是文献考据,就远不如我花20分钟做出来的判断。  我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在中医中药的古代文献中,不存在可以替代达菲治疗甲流的任何文献依据。作为一个严肃的科研工作者,连文献苗头都找不到的东西,是不应该去做立项研究的。  第三步,对所有可能的苗头进行筛选。  如果依据古代文献考据,存在多种可能成功的苗头,现代人可以利用这些苗头,进行对比实验,以确定出最有希望取得成功的那一个苗头。这样,就可以进行后续的研究工作了。  第二个阶段:实验研究  在这个阶段,应当完成如下一些工作:  第四步、化学分析。  对课题组筛选出来的最有开发希望的苗头进行化学分析,从中找出最可能起实际作用的化学成分。然后,写出这个化学成分的分子式。  第五步、利用化学分析得到的结果,进行动物实验,以确保药物的安全性和有效性。  第六步、进行药物代谢实验,以确保药物在肝肾功能正常的情况下,不在体内形成药物残留。  第七步、人类临床对比实验,以确保在临床应用上,对人类安全而且有效。  如果以上七个步骤都成功,就可以进行以下各项研究了:  第三个阶段:定型研究  第八步、结构改良研究。  对药品进行结构改良研究,以增加其安全性、有效性和适应市场的能力(如,简便、速效、性能稳定)。  第九步、制剂研究。  探讨以最节约、最安全、最有效的方式生产这种替代药品的剂型。  第十步、临床应用研究。  在前面九个步骤都顺利完成以后,可以进行这种替代药品的小批量生产。用这些小批量生产的药品,在临床中进行双盲对比实验,以取得对这种新药使用方法的深刻认识。在这个基础上,写出研究总结和使用说明书,就可以拿去申请达菲替代药品的认证了。  申请政府资助,当然不可能在以上十个步骤都完成以后,而是有了可靠的苗头,即,完成了本文列举的前三个步骤就可以申请立项。遗憾的是,北京市中医药管理局聘请的100多位专家没有完成这三个步骤当中的任何一个步骤,北京市就已经决定拨款1000万元了。  这样的项目,拨款1000万元,实在是够吓人的。  1000万元是个什么概念呢?  一、国内比较  第一个比较:据卫生部最近公布的医疗统计资料,2008年,全国拥有中医医院数为2223所,平均每所医院年毛收入为3290.4万元,平均实际支出是3202.6万元,收支两抵,平均每所中医医院的年净收入是87.8万元。1000万元大致相当于11所半中医医院2008年全年纯收入的总和。以平均每所中医医院200人计,北京市的这个立项,相当于2300人干了一年活所取得的纯收入,全部给了这个课题组。  第二个比较:航空航天属于高科技产业。我国的航空航天工业企业,在2007年共获得科技投入是42.6亿元。但是,这个行业共有科技人员417332人。这样算下来,我国航空航天工业企业人均获得的科研经费是10207元。众所周知,航空航天的实验成本比中草药研究不知高多少倍。可是,北京市“100多位专家”每人平均从“金花清感”这一个项目中拿到的科研经费,就是我国航空航天专家的近10倍。  二、国际比较  第三个比较:美国McMaster大学有一个“古代DNA中心“(Ancient DNA Centre),2007年上了一个项目,叫做“冰河时代灭绝动物基因组计划”,拟完成灭绝生物物种的细胞核基因排序问题。总共预算科研经费是50万美元。这个项目的完成难度,我不敢说一定在开发“金花清感”之上,但至少不会在它之下。美国50万美元可以做的事,中国的中医专家却要1000万元人民币,这合适吗?  第四个比较:德国有一个亥姆霍兹联合会,他们曾经在能源、地球与环境、健康、核心技术、物质结构、航空学和空间与运输等六个科研领域取得了顶级的科研成果。最近,他们正在拓展气候研究领域的工作,并计划在未来四年里提出气候保护倡议计划,预算总投资是1600万欧元。这意味着,两个“金花清感”项目,足够可以在德国完成这件工作。这次“哥本哈根会议”,我们中国出尽了洋相,国际批评声音蜂起。原因是什么?归根结底还是钱的问题。如果我们“不差钱”,我国政府又何以会出此下策?在德国,花我们两个“金花清感”项目可以做的研究,我们为什么不可以把“金花清感”项目节约下来,去做一个我们中国的气候研究呢?  第五个比较:美国有一个国家癌症研究所(NCI)他们1993年到1999年的年临床实验研究经费是169789~310563美元。按当年人民币兑美元的牌价计算,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年临床实验研究经费最高年份相当于255万元人民币。这意味着,北京市用于“金花清感”的研究经费,比美国国家癌症研究所四年的临床实验研究费用还要高。  我们不禁要问,北京市以那么高昂的代价做这样一个连苗头都没有的“金花清感”研究,究竟是为了什么?  在一个并不十分富裕的国度,设立如此毫无成功苗头的科研立项,投入如此高昂代价,这还不算邪门,要什么才算邪门?
 
4   [USMedEdu 于 2010-01-13 10:52:17 提到] [FROM: 140.]
中西医之争的实质是落后文化与先进文化之争

送交者: 金立鑫 2009年12月31日15:13:02 于 [健康生活] 发送悄悄话

  中西医之争的实质是落后文化与先进文化之争  金立鑫  中医是中国传统文化的一个主要部分。中国的传统文化中,有值得发扬光大的,例如不少很好的传统艺术,例如剪纸、书法、绘画、音乐、刺绣、陶艺等等。也有一些传统观念值得继承的,例如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等等。这些都对建设现代和谐社会有着积极的作用。但也有相当一部分不值得提倡,甚至是应该抛弃的,尤其是那些残害人民健康的、有封建迷信色彩的、甚至阻碍先进生产力发展的传统。例如,烧香拜佛不值得提倡,占卜算卦跳大神和中医的医疗方法应该抛弃。  有些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正在由更为先进的方式取而代之。例如现代的机械化农业取代了传统的刀耕火种,现代的锻造业取代了铁匠铺,许多手工作坊已经被现代大工业的生产方式所取代。取代的结果是生产率和生产质量的大幅度提高。现代科学技术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空前的便利,例如现代化交通工具,航天技术,现代化生产流水线,机器人技术,遥控技术,传感技术,计算机技术,互联网技术,激光照排印刷技术,现代医学等等,几乎每天在改变着我们的生活,在降低了自然资源消耗的同时,提高了社会生产力和我们的生活质量。中医应该被现代医学所取代,中医应该走进历史博物馆,这是历史发展的潮流,一如上面所列举的各种现代文明取代落后传统的胜利一样。  然而在历史上,有不少先进的生产方式或生活方式在取代落后的生产方式或生活方式的过程中会受到旧势力的抵制,甚至是顽强的抵制。例如工业革命过程中一些工人对大机器的恐惧和破坏,历史上英国纺织工人曾经砸碎了纺织机,以反映他们对先进生产方式的不满。在现代社会中,同样存在一些坚持就有生产方式,对先进生产方式抱有恐惧心理的群体。通常情况下,这些人是旧有生产方式的既得利益者。先进生产方式的推广必将使其利益受损,因此他们做出强烈的反抗也属情理之中。  维护中医的主要力量是中医管理部门的官员(如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一大批官员,中医科学院的官员、中医药科技开发中心的官员)以及一大批中医药大学的院长教授等。他们代表了中医的主导力量。要转变这些人的观念,首先要对他们进行科普教育。  中医和西医的区别实际上是中国传统医学和现代医学之间的区别。前者缺乏科学研究的基础,缺乏严格的测试和检验,药理缺乏科学解释,各种药物之间的相互作用,每种药物的化学反应、生理作用等等,一无解释。为什么要用人的指甲入药,为什么要用人的粪便入药,为什么要用妇女的月经带入药,为什么需要莫名其妙令人恶心的药引子,这些东西起什么作用,中医一概不论。中医所谓的“望闻问切”的诊断方法如何使人信服病人的身体受到什么样的细菌的感染或者病毒的侵袭?这样的医疗方法如何能使现代人接受?  中医在中国能够得到维持的社会基础是我们教育水平的低下,绝大多数老百姓没有接受过高等教育,没有接受过系统的现代科学观念的熏陶,他们受上一辈人传统观念的影响,对现代医学缺乏足够的认识,加上中医“根治”“无副作用”名不符实的宣传,使得还有相当多的人相信了中医。这是一个由于群众愚昧所造成的时代悲剧。  现代医学(主要是现代西医)是全世界科学工作者、科学医学工作者合作几百年努力的结果,是科学无国界、全世界各个国家的科学家共同努力的成果,它所凝聚的智慧和工作量远远超过了中医现有的所有成果。中西医的比较,无论在什么领域,高低立见,毫无悬念。在如此清晰的对比之下,选择先进的文化,还是选择落后的传统文化,已经是不是一个理性的问题,而更多的是感情或情绪化的问题了。  中医和中国其他传统文化不同,中国传统文学、书法、绘画、剪纸等等属于艺术范畴,而医学则属于科学范畴。中医既然是医学,那就必须接受科学的规范。科学的规范是什么?科学要求研究对象的客观实在性,研究方法上的可操作性,研究结果的可重复性或可验证性。而中医中所说的“气”等基础概念都是无法证明的,非物质的,非客观存在的。中医诊断的依据具有不可操作性,所谓脉象的强弱轻重,纯属把脉人的主观感受,其他人很难领会。中医的诊断结果也缺乏可重复性,同一个病人让同一个中医来把脉,可能出现不同的结果,更不必说让不同的中医来把脉。而不同的病情让同一个中医来诊断可能得出相同的脉象。因此,中医并不属于科学的范畴。既然中医不属于艺术,而医学是一门科学,中医缺乏科学的基本特征,因此中医充其量是伪科学。伪科学的东西应该废除。  有人说中医并不落后,那就请证明中医如何的不落后,证明中医如何的先进。请拿出科学证据来证明中医的先进,例如说中医治好了所谓的“疑难杂症”,请证明中医通过什么方法、采用什么药物治好了什么疑难杂症。请证明这些治疗方法和药物作用的物理、生理、化学原理,请证明这些“疑难杂症”的病理,并且这些中医的治疗方法和药物与病理之间的关系。如果这些都得到理论上的分析和实验上的证明,那么中医才有资格说它与西医是不同的医疗类型。否则,中医只能与巫术同属一类,应该废除。  我们的政府正在实践“三个代表”的思想,我们的政府要坚持先进文化的发展方向,要实践先进的生产力发展要求,所以我们的政府应该尽可能地弘扬现代医学,逐渐缩非科学的传统医学的市场,减少它对人民群众健康的危害。当然,如果中药中确实存在合理的成分,可以让它先走进科学实验室,通过严格的科学检验和测试,能够从理论上说明它的合理性,这部分中药的成分还是可以利用,为人类健康做出贡献。  所以,我觉得,我们的政府在实践三个代表的思想的进程中,要坚持先进的文化,应该废除中医的治疗方法,严格控制和监督中药的生产,要求中药研究部门对各种中药的成分做出科学分析,在实验研究的基础上给出化学和生理上的解释,不能让那些不明其理中药危害人民健康。也不能让有中医背景的人左右国家卫生部的工作,否则对国家对人民都是不负责任的。   http:///1259362182
 
5   [USMedEdu 于 2010-01-13 10:51:27 提到] [FROM: 140.]
为中医垫背说谎,吴孟超你如何教导后人? / 作者:王澄

送交者: 好文欣赏 2010年01月04日12:23:31 于 [健康生活] 发送悄悄话

  

在XXX的领导下,科学家都变成了伪科学家。前有大科学家钱学森证明能“亩产万斤粮”,鼓吹气功和中医,武汉的裘法祖支持肖传国拿中国人作伪科学实验,又有中华医学会会长钟南山为中医背书,说“看到北京两个治疗H1N1中药的研究(数据),我很服气。”今天又跳出个外科老家伙吴孟超说“西医治疗注重局部,而中医重视整体,两者结合优势互补,相得益彰。如今在肿瘤治疗当中,中医已经不再是辅助治疗,而是肿瘤的常规治疗手段。所以,中西医结合可以提高肝癌的疗效。”  

请问吴孟超老先生,你说的“中西医结合可以提高肝癌的疗效”的科学实验报告在哪里?这种实验研究在国际上什么地方被重复过?你是88岁的人了,快死了还给中医垫背。你和钱学森裘法祖一样,多年来摸出了一个道理,想要在科学上保持永久性权威,就要在政治上保持一贯正确。60年来,你们混淆了科学和政治的基本概念,88岁时已经糊涂到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是为政治说话,什么时候是为科学说话。  

你的这种屁话“中西医结合可以提高肝癌的疗效”是对中国医学科学的最大的侮辱和背叛。  

我在这里带你读一下英文eMedicine里对原发性肝癌Primary Hepatic Carcinoma的处理原则。我这样作是想让你回答大家一个问题,你说的“中西医结合可以提高肝癌的疗效”和国际上对原发性肝癌的处理原则的区别在哪里?如何证明这个区别能够“提高疗效”?  

中医现在是两头说谎,一头是不用治就好的病,比如流感;另一头是治了也不好的病,比如肝癌。中医的办法是作东郭先生,“参与了,结果说不清”。除了这两头的病,那些治了就有救,不治就要坏事的病,中医早就被踢出去了。  

88岁的吴孟超临死前还要无视科学根据,为中医垫背说谎,把你祖先的脸都丢尽了。吴孟超你如何教导后人?  

原发性肝癌死亡率和并发症Mortality/Morbidity  Cure, usually through surgery, is possible in fewer than 5% of all patients.通过手术治愈的不到5%。Median survival from time of diagnosis is generally 6 months. 存活一般是6个月。Length of survival depends largely on the extent of cirrhosis in the liver; cirrhotic patients have shorter survival times and more limited therapeutic options; portal vein occlusion, which occurs commonly, portends an even shorter survival.影响存活的主要因素是肝硬化和门静脉堵塞。Complications from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are those of hepatic failure; death occurs from cachexia, variceal bleeding, or (rarely) tumor rupture and bleeding into the peritoneum.并发症由肝衰产生,死亡原因有恶病质,静脉曲张出血,或肿瘤破裂出血。  

Medical Care药物治疗包括系统化疗Systemic chemotherapy  
Surgical Care手术治疗包括部分肝切除Partial hepatectomy,肝移植Transplantation,局部肿瘤剥离Local tumor ablation。  

Available treatment options depend on the size, number, and location of tumors; presence or absence of cirrhosis; operative risk based on extent of cirrhosis and comorbid diseases; overall performance status; patency of portal vein; and presence of metastatic disease.  Before instituting definitive therapy, it is best to treat the complications of cirrhosis with diuretics, paracentesis for ascites, lactulose for encephalopathy, ursodiol for pruritus, sclerosis or banding for variceal bleeding, and antibiotics for spontaneous bacterial peritonitis.

在定义性治疗前,最好先用利尿剂处理肝硬化并发症,穿刺抽腹水,治疗脑病,治疗搔痒,用硬化和绑紮治疗静脉曲张出血,用抗菌素治疗细菌性腹膜炎。  

Follow-up  Further Outpatient Care随访和门诊处理  Monitor the progression of disease or adequacy of treatment with imaging studies every 2-3 months and LFTs and AFP monthly or as appropriate for the stage of disease and patient's performance status. These interventions, however, have little or no impact on prognosis for survival and therefore should be performed in accordance with the patient's functional status.  

Deterrence/Prevention避免/预防  Patients should avoid alcohol and other hepatic toxins because prognosis is related to worsening cirrhosis and tumor stage.病人不要喝酒和吃对肝脏有毒性的东西。  Complications并发症  

Symptoms of hepatic failure may signify tumor recurrence and/or progression.肝衰的症状  Prognosis预后  

Overall prognosis for survival depends on the extent of cirrhosis and tumor stage, 预后主要依赖肝硬化程度和肿瘤的早/晚分期which then determine the appropriate treatment. Patients able to undergo a curative resection have a median survival of as long as 4 years; patients who present when they are too ill to be treated have a median survival of 3 months.  

Patient Education病人教育  Medicolegal Pitfalls有关事项  Consider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n any person with possible risk factors who develops symptoms of liver disease, such as unexplained jaundice, increased abdominal girth, or pruritus.

有肝病症状的比如黄疸,腹围增加,搔痒的病人要排除肝癌。  

Family members of patients with hepatitis B infections should undergo screening for the virus.乙肝病人的家人要查乙肝。  

Consider screening of patients with cirrhosis, especially those with hepatitis C infection.肝硬化者要排除肝癌。  

Special Concerns特别注意  Screening for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排查肝癌  Despite the widespread use of screening and surveillance programs for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the efficacy and cost-effectiveness of screening programs for at-risk patients is unclear.

目前认为,肝癌排查工作的效/价比并不明确。  In general, the annual incidence of developing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n the setting of cirrhosis is approximately 1-4%. Screening studies have shown that, although lesions may be discovered at an earlier stage, the lack of curative treatment options in patients with cirrhosis may not lead to improvements in survival.

每年有1-4% 的肝硬化病人发展成肝癌。经管能早期发现,但有肝硬化的病人的存活期并不改善。  
Patients with chronic hepatitis B without cirrhosis have a much lower annual incidence of developing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of 0.46%.
乙肝病人如果没有合并肝硬化发展成肝癌的每年是0.46%,比有肝硬化病人少很多。The incidence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n patients with chronic hepatitis C without cirrhosis is even lower.

丙肝病人如果没有合并肝硬化发展成为肝癌的机会更低。Screening programs using AFP and an imaging modality in patients with hepatitis B or C without cirrhosis is not cost-effective given the low incidence of hepatocellular carcinoma in these patients and the high cost of imaging techniques.  

Survival advantage with screening in these at-risk populations has not been demonstrated. The retrospective screening studies that have shown modest survival advantages are confounded by lead-time and length-time bias.  

If screening is to be undertaken, AFP should not be used alone as a screening test. Instead, AFP should be combined with an imaging modality (ultrasonography, CT scan) to improve sensitivity and specificity.  

附录:健康报20091231  

中医应是肿瘤常规治疗手段   中国科学院院士、第二军医大学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院长吴孟超教授提出:“肝癌是一个全身性疾病在肝脏本身的局部表现。西医治疗注重局部,而中医重视整体,两者结合优势互补,相得益彰。如今在肿瘤治疗当中,中医已经不再是辅助治疗,而是肿瘤的常规治疗手段。所以,中西医结合可以提高肝癌的疗效。” 他是在近日由第二军医大学东方肝胆外科医院主办、北京伟达中医肿瘤医院承办的“肝癌中西医综合治疗论坛”上讲这番话的。  第二军医大学上海东方肝胆外科医院杨甲梅、程树群、曲增强、罗明教授,上海复旦大学附属肿瘤医院中西医结合科主任刘鲁明教授,中华中医药学会肿瘤分会副主任委员郑伟达教授等专家,就中西医综合治疗肝癌在论坛上展开讨论。郑伟达教授认为,肿瘤是全身性疾病,治疗肿瘤要发挥中医药优势,坚持心疗、药疗、食疗、体疗四位一体综合治疗。杨甲梅教授说,他本人是纯西医,从多年临床经验发现,中医药的确能对患者实施调理并提高耐受手术能力,手术后则可促进肝功能恢复。(董文杰)
 
6   [USMedEdu 于 2010-01-13 10:47:40 提到] [FROM: 140.]
评马伯英“中医学是优质的生态医学” / 作者:司履生教授

送交者: 好文欣赏 2010年01月04日12:26:24 于 [健康生活] 发送悄悄话

  评马伯英“中医学是优质的生态医学”  司履生  马伯英先生说,中医学是优质的生态医学,而且是在花了10年之功研究中医理论的本质问题以后得出的结论。在对自己进行了一番标榜之后,对他提出的生态医学进行了一番解释,说中医理论的本质和科学内核,始终是一种生态医学适应理论,又说中医是自然哲学的医学;其认识论的方法论主体是朴素系统论的方法论。这些话让人越听越糊涂。其实是在故弄玄虚。把一个简单的问题复杂化,这是那些搞玄学,也就是伪科学的人的惯用伎俩。   刚看到他的文章的标题以后,还真吓了我一跳。不知道他的生态医学到底是何物,因为是剑桥的什么大家提的,所以就耐着性子仔细拜读,等到看了他对这个新名词的进一步解释之后,才恍然大悟,他所说的原来就是,“中医学是以自然和社会生态状况及个体自身的心理变化影响人体健康和疾病的规律为研究对象,并从中指导临床诊断,治疗及预防的科学。”这一定义自然是说,只有中医是在研究自然和社会生态以及个体的心理变化对人体健康和疾病的影响,而其它医学都不是,那么现代医学中所列举的各种致病因素中许多环境的,大至气象,地理环境,一直到生物的因素,以及各种社会因素对人造成的心理伤害是不是在研究自然和社会生态对人体健康的影响? 这几年美国所出现的海湾综合征,伊拉克战争综合征,不正是在研究社会生态变化对人体健康的影响吗。至于说到个体的心理变化对人体疾病的影响,在现代医学中也一直在强调积极乐观的情绪和悲观消极的情绪对个体健康及疾病康复过程的重要性,甚至有了专门的心理质询医生,怎么能说研究环境生态变化和心理变化对健康和疾病的影响是中医所独有的呢?  其实,在我国,上一世纪初的北平大学医学院的病理学讲义中,在51年出版的胡正祥等编写的我国第一部病理学的巨著中,在炎症和肿瘤的病因学里也都明确地写道,物理的,化学的,生物的等等,也都写到体质的,遗传的因素与疾病发生发展的关系。在我们50年代学习苏联的时候,西方医学的教材中,就有把疾病解释为人体与环境的不协调的描述。在学习疾病的病因学与发病学时,更是把病因学分类成物理的,化学的和生物的等等,包罗万象,从来没有人离开环境因素和社会因素研究疾病的,说到疾病发病学也从来没有人否定个人的遗传和心理因素等对疾病发生的影响。这也说明研究自然和社会生态状况及个体自身的心理变化影响人体健康和疾病,绝非中医的专利。而马先生对中医学的定义只不过是重复无数人已经说过多次的对医学这门学科的科学概括而已。   事实上,现代医学的飞速进步已经大大扩展了人们对疾病的认识,生态环境污染和原生态破坏对人类健康的这些影响,已经成为眼下各国医学研究的热点之一。而人类对太空的探索更产生了一门太空医学,这些都不是在研究如何在新的条件下实现人类和环境的平衡统一,利用环境造福于人类。然而,那些中医泰斗只知在故字堆里咬文嚼字,走不出自己阴阳五行的怪圈,物理学已经从物质三态的研究扩展到大至宇宙太空小到基本粒子,化学因素已经增加到一百多个,生物学因子,致病的,条件性致病的恐怕也有千百种,而且还有新的在不断出现,可我们的那些中医大家名家,却仍然在固守着六淫七情不放,跟不上时代前进的步伐。这个马伯英先生还说, 只有他的中医是在研究自然和社会生态状况及个体自身的心理变化影响人体健康和疾病的规律,这不是在痴人说梦吗。  马伯英先生的另一个论点是中医的理论十分高深,现在不认识是现在人的水平不够,不能说明中医不科学。我承认人的认识水平的确还没有高到尽善尽美,对一切事物都能完美解释的程度,但今人的研究水平和思维能力总的还是比几千年前进步多了吧。我不知道已经到了21世纪的今天,用现代的科学方法还找不到中医诊断和治疗疾病所根据的生理解剖基础,还验证不了中医所说的五脏六腑的定位,结构和功能,还找不到三焦,命门,等等,直到现在,中医解释疾病的病机还要靠五行相生相克,诊断疾病只靠舌苔和脉象,说到病名症状和疾病名称不分,要么就是这个风,那个风,新生儿破伤风是四六 &# 39118;,面神经瘫是歪嘴风,产褥热是产后风,,说到脑出血,脑栓塞,脑血管血栓形成,统统是中风,再不就是这个火,那个热的,只要是口腔溃疡,不管什么原因引起的,都说是口疮,要么就是上焦有火,还非硬说是现在的研究手段和认识水平不够,理解不了中医的高深理论,我倒要问问,究竟要到什么研究方法和手段诞生以后才是我们理解中医理论的时候?   最后,马先生举了一些实例,来说明中医也的确能治好一些疾病,甚至是西医治不好的疾病,竟然不惜歪曲事实,信口雌黄。对于伍连德医生防治鼠疫,这一当时国内外有非常影响的事件竟然能说是焚烧尸体和放炮竹的伟大成果。事实是 ,伍先生本身是学现代医学的,是剑桥毕业的真真正正的医学博士,连中医的边都没沾,他知道鼠疫是由鼠疫杆菌传染引起的,抓了隔离病人,切断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等几个最重要的环节,而且还发现鼠疫杆菌的抵抗力不强,仅仅用晾晒衣物被褥的方法就足以杀灭鼠疫杆菌,旱獭是鼠疫的重要的传染源等许多重要成果,赢得了世人的尊敬,为中国人争了大光,怎么能说成仅仅靠焚烧尸体和放炮竹的伟大成果。  至于说,他用针灸治愈了急性阑尾炎,我们姑且承认他说的是事实,但是,我也要提醒马先生的是,不要忘了在急性阑尾炎中,有一个叫做顿挫型的阑尾炎,这一型根本就是可以自愈的。拿个例来说事,恐怕没有充分的说服力。何况西医也从来没有说任何急性阑尾炎都得开刀不可,但是遇见了急性坏疽性阑尾炎恐怕只有开刀是最好的办法。 还有一点,马先生说他在英国,治愈了上千例英国西医治不了的疑难杂症,包括疝气。我不知道,马先生到底治好了什么疑难杂症,不过,把疝气也算作西医治不了的疑难杂症,倒是让我觉得, 英国的西医水平不可能低到连疝气都诊断不了治疗不了程度,疝气是个十分常见的疾病,怎么也不能算作疑难杂症。而马先生自己的水平也就高到治疗疝气的水平, 这个牛恐怕吹得有点不大好吧。 文章最后关于马先生的简历,我不知道马先生是否看过,倒是值得马先生自己再好好读上几遍。
 
7   [USMedEdu 于 2010-01-13 10:47:05 提到] [FROM: 140.]
马伯英先生究竟想干什么? / 作者:张功耀教授

送交者: 好文欣赏 2010年01月04日12:27:44 于 [健康生活] 发送悄悄话

  马伯英先生究竟想干什么?  (2006年12月3日,星期日)  张功耀  昨天,一位朋友转发过来一个网络读者要求发给我的一份材料。这份材料,就是全英中医药联合会主席马伯英先生在《科技日报》上发表的《中医学是优质的生态医学》。  我浏览了一下这篇文章。就文章本身来说没有什么新东西。许多观点都是国内一些“护医派”人士,包括某些“中医泰斗”都已经表达过的观点。而且,针对这些观点,我差不多都已经或多或少地表达了我的意见。比如,这些人总以为我们是在用“西方的科学标准”来衡量中医,于是就把中医瞧扁了。针对这个观点我是说过了许多次的。今天,我再把它完整地表述一遍。  科学存在“中医标准”和“西医标准”两个完全不同的标准,其思想渊源可以追溯到前苏联30年代开始的一些带政治色彩的生物学家那里去。正是他们,首先人为地创造了“无产阶级的科学”和“资产阶级的科学”之间的差异。熟悉这段历史的读者很清楚。当时,李森科之流在斯大林的支持下,要“以辩证唯物主义作指导”创造所谓“社会主义的遗传学”,建立“崭新的无产阶级科学体系”,从而达到他们否定已经得到重新证实的孟德尔遗传学。这里所谓“重新证实”,是指1900年荷兰遗传学家德·弗里斯重新发现了35年以前奥地利遗传学家孟德尔发现的两个遗传学基本定律:分离定律和自由组合定律。  这个定律为什么会引起前苏联遗传学家的反感呢?原因还得从达尔文的进化论所遇到的困境说起。  1876年,达尔文的进化论已经发表17年,并且得到了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恩格斯的特别青睐。可是,这种理论却存在变异物种如何才能在后代保持下去的遗传学疑难。提出这个问题的是一位电学家,叫詹金(Jenkin)。他以当时的融合遗传理论为背景,通过简单的计算就证明了一个推论,既使生物能够按照达尔文的自然选择理论产生新物种,这些新物种也不能在后代保持下去。这个难题,就是进化论史上的“詹金恶梦”。  达尔文为了回答詹金的诘难,引入了“泛子循环假说”。可是,这个假说的要义必须使进化论重新回到了比达尔文进化论早60年的“拉马克进化论”那里去,尤其在物种进化的遗传学解释方面。这就导致了“新拉马克主义”和“新达尔文主义”的兴起。  在这个向拉马克主义回归的新趋势中,有一点必须要得到实验证实,那就是,生物在后天获得的性状能否在后代遗传。德·弗里斯的贡献在于,他通过自己的遗传学实验判决性地证明了,生物后天获得性的性状不能在后代遗传。  由于苏联是社会主义国家,需要维护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权威性。于是,他们一方面批判孟德尔遗传学,一方面重新为拉马克遗传学辨护。于是,就产生了“社会主义的达尔文主义”和所谓“辩证唯物主义的生物学派”。从那以后,苏联的学阀们开始否认人类已经取得的科学认识,也否认人类两千多年以来逐步形成的科学规范,并试图建立“以辩证唯物主义为指导”的所谓“无产阶级崭新的科学”。  这种风气也严重影响了中国。在中国曾经发生过的批孟德尔遗传学,批鲍林的共振论,批量子力学,批相对论,就是这种“以辩证唯物主义作指导”,在我国自然科学领域发生过的闹剧。最早起来纠正这些闹剧的是于光远老先生,还有我的导师许良英老先生。我本人在1999年出版的《相对论革命》一书中特别对我国的批相对论运动做了揭露和批判。  科学是长期的人类文化活动的结晶。科学事业不是那一个民族,那一个科学家所能造得成的。1976年,李约瑟博士最早把科学所具有的可以跨越民族的、文化的、社会习俗的障碍进行文化渗透的文化现象,叫做“世界性”。并创造了“世界性的科学”这个术语。这个术语表明,科学是世界性的,既不是任何民族的,也不是任何阶级的或政党的。在世界性的科学面前,所谓“双重科学标准”的说法是根本不能成立的。  2003年,笔者出版了《科学技术学导论》一书,花了一章的篇幅来讲“科学”。尽管关于“科学”定义的表述五花八门,但科学所应该满足的基本要求,在科学哲学界并没有什么分歧。  归纳起来,科学应当满足以下要求:  1、概念要有明确的指称,要能够在经验世界进行还原。  2、逻辑结构要严密,推理前提和推理形式要具有不证自明的公理性,不能带有任何随意性。  3、科学理论所依赖的经验基础(观察和实验)要充分可靠。(通常以“可重复性”作为判据。)  4、科学的理论构造要尽可能地简单。概念要尽可能地少,能够相互归并的概念要相互归并。在逻辑结构方面,要以尽可能少的前提进行推理。  5、科学结论要经得起检验。中医界在理解科学的“可检验性”方面是犯错误最多的。他们把“科学检验”理解为“科学复查”。事实上,科学检验是致力于对未来的“检验”,而不是致力于对过去的“复查”。科学检验的做法是,依据已经得到的科学结论做出一种可被检验的预言,然后检验这个预言。反归纳主义者说,“过去不能证明未来”。这是归纳逻辑至今还没有逾越的障碍。因此,对过去的“复查”是不能代表对未来的“检验”的。我曾经通过打比方的方式解释过“检验”与“复查”之间的差异。我多次强调,关于针刺麻醉“过去有效”的渲染和复查是没有意义的,针刺麻醉的有效性,必须能够在相同条件的“下一个”得到验证,才能算数。不能达到“下一个”的可检验性,针刺麻醉是不够资格被称为科学的。  从这里读者不难看出,我国护医派人士,强调中医是独立于西医之外的“另外一种科学”,这个观点实际上是李森科之流狂妄叫嚣建立所谓“崭新的无产阶级科学体系”的翻版,实在没有什么新东西。马伯英先生发表在《科技日报》上的文章,也是如此。  我对网络上大部分人的观点,都没有发表过有直接针对性的意见。所被我反驳的都是一些够档次的大人物。这不是我特别喜欢大人物,而是,所有大人物的身份都有些特殊。单是他们的身份就容易欺骗一些涉世不深的年轻人。小人物只知道谩骂,大人物还讲些道理。如果不戳穿这些大人物所讲的道理的骗局,就会贻害不少人。  网络上说,马伯英是“全英中医药联合会主席”。这个头衔可以通过“谷歌”搜索引擎查到。而且中文和英文的搜索都能得到相同的证明。中文网页发表的稿子还说,马先生是“英国皇家医学院院士”。这个头衔,我们至今无法通过网络加以证实。不过,这不妨碍我们的讨论。利用“谷歌”搜索引擎,键入“ma bo ying”找到完全符合搜索要求的只有三项。其中一项,是他与另外一位作者参加的“第8次国际中国科学史大会”时提交的一篇论文的摘要。这篇论文的题目叫做《中医从中国传入英国》。另外两项与11月17日英国警方打击盗卖濒危动物的部分及其制品的行动有关。这么有名的大人物,只有两、三项英文网页符合搜索要求,这恐怕足以使每一个网络读者会把马先生给“瞧扁”去。  据网络报道,今年的11月17日,英国大都市警察发起了新一轮的打击非法盗卖濒危动物身体部分及其制品的行动。因为马先生是在英国的中医界的头面人物,他为这个行动接受了记者的采访。他表示,“中医药联合会(FTCM),作为中医生最大的联合会,中医批发公司和中医诊所将认同并明确地支持保护濒危动物,我们不会以任何形式利用或销售这些物质。”  很明显,马先生发表在《科技日报》的文章是这个讲话的扩展。前前后后,马先生都仿佛是在英国警方的打击行动背景下,为中医做辨护。  从11月17日开始的英国警方打击非法盗卖濒危动物部分及其制品的主要注意力,是中草药批发商和零售商、中医诊所,和在英国销售的所有中成药,其中,尤以打击销售虎骨、麝香、犀牛角、熊胆和熊掌为重中之重。至于马伯英先生在英国警方的打击压力下,跑到国内来鼓吹“中医是优质的生态医学”动机是什么,我们不得而知,也用不着去猜想。但是,马先生的标榜,究竟是不是名实相符?我相信,所有熟悉中医入药方式的读者都可以自己做出判断。  去年,我去新疆的高昌古城参观。我在那里看见,在那干渴得要命的土壤上,好不容易长了一种艰难图存的藤本植物。那解说员向我介绍说,“这是一种很难得的药材”。这话差点没把我吓出一身冷汗。  中国被不明不白的医药措施毁灭的动植物资源难道还少吗?所谓“中医是优质的生态医学”从何说起呢?难道在英国不能猎杀的动物资源,就可以到中国来猎杀?冠冕堂皇的“生态医学”究竟是什么货色?难道不是昭然若揭了吗?我们不禁要问:马伯英先生究竟想干什么?  我们还要顺便问两句:《科技日报》发表这样的文章,是鼓励科学精神,还是鼓励用一种不科学、不节约的医药措施,进一步毁灭我国的动植物资源?试问,《科技日报》还信“科”吗?  附:  中医学是优质的生态医学 马伯英驳中医消亡论  作者:马伯英  近来,国内掀起了“取消中医药”之论,据说网上签名支持者已近2万人。始作俑者振振有词,以“废除中医口号已提出120年”,“中医不科学”等为进攻武器,对中医药发出了剿灭令。  是可喜,还是可悲?  废止中医论点最初来自日本  “废止中医”可溯之于日本的“废止汉医”,始于1875年。日本文部省医务局官员赴欧美考察医事后,订立条例,决心废除汉医。其办法是一切从医者须通过物理、化学、解剖、生理、病理、内外科及药剂等科目考试后,合格者才能授予开业证书。这些科目都是西医科目,中医自然考不出来,自然也就不能再生存下去。因反对者众多,日本随后又追加了一项安抚条款,即原已执业者可以免试,但中医不得授徒或开学校。  “免试”使大批中医从业者得以继续生存,条例也因此执行畅通无阻。3年后才有中医发现,“条例”等于让中医老死灭亡,随即再次发起抗争,但为时已晚。日本汉医,自此若存若亡。  那时的中国知识分子,留学东洋者多,留学西洋者少,日本的思潮很快影响到中国,中国的名流学者于是纷纷主张效仿东西洋之法。所以,从郑观应、俞曲园、章太炎、梁启超到鲁迅和傅斯年等,无不主张废止中医。但另一些学者如梁漱溟、郭沫若等,对中医并不持偏激之论,他们认为,中医有疗效作为事实,其中必有其科学的道理。  进入了21世纪的今天,日本和欧美都已经开始热心地研究和提倡中医,那些“废止中医”论者,是否有点儿“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的感觉?  中医是科学吗  现在人人开口闭口都讲科学,科学成了标签,成了某人想要加以褒贬某一客体的标签。科学是标签吗?回答很简单:如果是标签,科学就不是一个开放体系而成封闭体系了。于是科学就失去了前景,没有了前途。而这正好是科学要排除的东西,所以,不要随便给一种你未能认知或知之甚少的客体去贴标签。一个真正的科学家,在未知事物面前总是抱持着谦卑的态度,而具有勇于不断探索的精神,绝不轻言“放弃”、“废止”、“不可救药”这类走向极端的话,这才是科学精神。  医学在西方一般是与科学、技术相提并论的,互不隶属。因为医学既包括理论,又充满技术因素,而且很多是要凭经验看病治病,哪一类都包含不了。现在,人们将之归于广义上的科学范畴,是因为基础医学部分科学理论的比重越来越大。不过,西方科学史家、特别是临床医生,比较普遍的看法是医学、特别是临床医学,基本上属于经验医学范畴。所以,从严格的科学定义角度上看,医学是不属于科学范畴的。  基础医学各有所属,例如解剖学、生物学、生物化学、病理学、药物学等,都是科学范畴内享有独立地位的科学学科,它们离开医学照样存在,它们是医学所用的知识和工具,并不为医学所独占。医学只是借用了它们来充实自身,发展自身。医生看病一定会尽量利用它们,但利用不上的事还是经常发生的。这时候,医生还是要看病治病,他们靠的就是经验。俗话说“后生手艺老郎中”,医生愈老,经验愈多,看好病的机会就愈大。所以在西方,同样是信任老医生胜于年轻医生。  由上可见,医学是科学、技术和经验的混合体,在严格分类上是一个独特的知识体系。  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一个新的医学概念流行起来,叫做“循证医学”(EVIDENCEBASEDMEDICINE),其矛头所指就是经验医学。  诊断也好,治疗也好,教课也罢,先要来一句当头棒喝:拿出证据来,没证据,一切免谈!这证据必须是经过双盲、随机、对照和统计学检验分析合格通过的。这就是真正的科学医学了,经验医学时代行将结束。  然而,这只是近10年才提出的,并在西方医学界也引起了极大困扰。最近,《英国皇家医学会学报》就有专门讨论,自然也有人加以质疑,因为极端的“循证医学”是高妙的殿堂医学,而不是救急的床边医学。  我不反对医病要有证据,也不反对循证医学去占一席之地,让医学进入科学殿堂。但我反对一刀切,反对先贴标签再救人。从认识论上讲,人们取得经验,然后上升为科学理论,都要有一个过程,而经验是不断产生并积累起来的,而且大多数情况,正是经验成为科学理论新鲜的生长点。  有人会说,照以上所论,现代医学也是不科学的,那中医就更是不科学的了。错。我强调科学是一个发展概念,是一个开放系统,不要把一个自以为是的“科学(或不科学)标签”硬往人家身上贴。一定要贴的话,我们就找一个比较得到公认的科学范畴概念(未必可称为定义)作一对照判别。  中医的本质及科学内核  我曾经花了10年之功研究中医理论的本质问题。我是西医科班出身,文化大革命在山村行医的医疗实践使我亲身体会到中医的临床有效性,文革后第一届研究生学习使我认识到了中医的博大精深。  1985年前我发表的论文,基本结论是:中医是自然哲学的医学;其认识论的方法论主体是朴素系统论的方法论。1985年至1988年我在剑桥大学工作并继续研究中医。1990年应上海人民出版社之约,撰写过一本63万字的《中国医学文化史》。我发现,中医理论的本质和科学内核,始终是一种生态医学适应理论。我在该书中写下的结论是:“中医学是以自然和社会生态状况及个体自身的心理变化影响人体健康和疾病的规律为研究对象,并从中指导临床诊断,治疗及预防的科学。”  此书出版至今十数年了,虽然用中文写,但在国外影响比国内大。后来我又陆续发表了一些进一步阐述的论文,但关于中医是生态医学的结论,并未引起当局和有关科学思想史研究者的注意。  我提出这一结论的意义在于:肯定中医是科学,中医是与西医不同体系的医学科学,研究中医应在研究的方法论和方法学上找出突破口。  现在的“中医不科学”论者,是以西医作为参照物,认定西医是科学,而中医不能融入西医这个体系,所以中医不科学。这一三段论逻辑推理,形式上正确,但大前提不准确,所以结论错误。科学是多元的,西医也只不过是科学医学的一大门类。西医与中医的不相融好比话剧与京剧,它们属于不同的表演体系,互不取代,但都属于表演艺术。  论者以中医不能实证又不能否证来证明中医不科学,这是似是而非、掩人耳目的说谓。中医不能实证,否证又从何谈起?关键问题是中医能不能实证和如何实证。西医的实证建立在实验研究和统计分析的基础之上。这是在“还原论”指导下所得出的成果。但“还原论”与系统论是不同的理论范畴,“还原论”方法对于系统论范畴的客体有适用不当之虞。  所以,现代医学科学方法证明不了的中医不等于说中医就不科学,它只能证明中医是不同于西医的科学。同样,西医研究适用的统计学方法不能照搬到中医研究中来。统计学也需要革新。何况近来西方科学界已有人指出,当代研究中的不少统计分析结论并不正确反映科学本质,对统计学方法和理论提出了挑战。西医研究尚且如此,何况对中医岂能唯此为从?在中医研究中,为什么不该去寻找适用的统计方法呢?  中医是科学的,其生态医学适应理论比起西医来是超前的。西医也在近些年提出生态医学新观念,但远未形成理论,远未达到像中医那样可操作而付之临床应用的程度。不要民族虚无,唯西人马头是瞻。  中医的出路何在  说中医不科学的那些人,其实想说的是中医不是实验科学,但科学并非只有实验科学一个门类。他们把概念搞混了,逻辑搞乱了,所以结论错。  中医确实基本上不属于实验科学,而是属于系统科学。要问的应该是:系统科学目前尚无成熟的方法学可供研究中医之用,中医还是现代化不起来。  中医出路究竟何在?  按“废止中医”者开出的药方,就是把中医从目前在中国所居有的、与西医平列的主流医学地位上拉下来。节约资金,不研究,不办学,连中医院也关掉。  在英国的中医师,政府规定不准用西药,碰上难治之症或者明知与西药合用效果更快更好,也得单用中药。这就逼上梁山,能出优秀中医。中医学院毕业的学生,动辄用西医办法给人看病,对中医没信心,甚至加入反中医行列,这只能说是中医教育的失败。  目前,系统论的方法论在实际研究中尚无计可施,但也没人想过去进行研究。这需要有人像数学家和理论物理学家那样,静下心来,冥思苦想去做研究才行。急功近利、完成指标式的任务型研究项目分配,恐怕达不到好的结果。中药复方研究就是个大课题,值得花大力气。  分析论或实验研究的方法不是完全不能用于中医研究。一是找准目标,花大钱去做。针麻的内啡肽原理,青蒿素都是有了目标,有了充分投入,才出的成果。二是现代化的、最新的仪器也要有人想到去用才行。例如MRI,就是美籍韩人先想到去观察针灸前后脑图像的变化,记录下来从而出了专著的。英国几所大学马上跟进做了新的研究。中国MRI仪器不是到处都有吗?怎么就没人想到,没人去研究呢?  中医在海外正在热乎起来,尤其是英国,政府已将之纳入立法过程之中。医药公司、大学和各种研究院所也都虎视眈眈,想从中医这儿吃一口肥肉。国人不要再不争气,自乱方寸,把国宝当垃圾扔掉。  我最近看到了中国科技部的《中医药国际科技合作计划》正在征求我们这些海外医学人士的意见,我是举双手赞成的。这才是有远见卓识的大计。停止争论,就地出发,同心同德为中医现代化而奋斗,这是我们海外中医最热切的期望。  对中医文化的感言  在这次废中医论者的言词中,有人说,“告别中医中药比破除迷信更容易”,把中医等传统文化称为旧文化,“下定决心用科学和哲学来改造我国传统文化”。这些论调中,至少有不少概念是搞错了,混淆了。  中医文化在技术层面上说是临床实用的技术文化:从理论层面上说是一种学术文化。它的科学性前面已作论述。尽管在历史上或现实中还夹杂着一些民俗甚至迷信的东西,但其科学内核及其本质的光辉是掩盖不住的。特别是它作为生态医学理论及系统科学的前驱性和前瞻性,是其他医学科学望尘莫及的。  为什么说中医文化是优质文化,为什么说中医不但不能废除而且应当加大投资,加大研究力度?就是因为中医理论的科学性、超前性和在实践中的有效性。  所以,“中医是旧文化”的说法,是出于对中医的无知,对医学前景的无知。人家的都是新的,自己的、传统的都是旧的。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却不知外国人还认为中国的月亮比他们的圆呢!  中医风靡世界是一例,道家哲学、儒家哲学、孙子兵法等在世界受追捧,武术和中餐受到世界各国人民的赞扬更是众所周知的例子。要用科学和哲学改造传统文化以救中国,为什么不从自己国家那些优质文化中去发掘提炼呢?先破后立———先破坏后建立,实是败家子行为,教训还少吗?  研究科学哲学的人,应当分得清楚崇拜、信仰与理解之间的差别。中医能看好病,不是因为病人崇拜或信仰,而是因为医生正确使用了针灸与中药。从反复不断累积的经验中,医生和病人都从不同角度增加了对中医的理解和信任。有些病人可能进而产生了对中医的崇尚心理。在历史上也有渲染而成为崇拜或信仰的,把名医变成神来加以膜拜。中医发展至今,主流是理性医学文化,不能因为民间医学文化中有迷信现象,就本末倒置,把中医文化推到酱缸里去。  我一再强调,中医走到今天,是一个文而化之的过程。从原始医学、巫术医学到自然哲学的医学,生态理论的医学就是脱胎换骨的过程。要说中医对人类的贡献,这生态医学的理论和实践,就是最大最重要的贡献。  有人说,古代的欧洲人用自己的医学征服过黑死病。有吗?懂西医史的人都知道,14世纪流行于欧洲的黑死病,是在死了2500万人后突然销声匿迹的。当时的欧洲医学对之束手无策,毫不起作用。鼠疫在20世纪中叶抗生素问世之前,医生对之并无特效办法。倒是中国人,医生伍连德曾经成功阻止了20世纪初中国东北鼠疫的流行,他的办法是将尸体焚烧,号召民众大放炮竹(正好是过年)。炮竹爆炸后散布的硫黄起了灭菌作用。伍连德正是利用了中国的民俗文化。  至于白内障,中国唐代就有针拨白内障,白居易写诗记录过。再说,手术确非中医强项,但华佗是手术专家,还是世界最早的麻醉药发明者。后来中医转向外病内治、疝气之类,中医是可以用针灸和中药治的。  再看我自己的例子。文革我在山区,在没有条件为病人开刀治急性阑尾炎情怳下,我用针灸治愈了它。从此我努力自学中医。今天我在英国,治愈了上千例英国西医治不了的疑难杂症,包括疝气。  中医在实用技术层面上对人类最有贡献的一项是人痘接种预防天花。英国的琴纳医生原本是种人痘的,在实践中受到挤牛奶姑娘得了牛痘不再得天花的启发后,才改用牛痘浆取代人痘术的。中国人为什么要妄自菲薄?为什么自己没研究过中外医学史,却拿那些无厘头的例子吓唬国人?  中国的医学文化一直是平稳、向上发展的。1983年我发表过一篇文章,就中西医的历史过程用曲线图示出来。结论是:西方医学大起大落,中国医学稳步前进。  是的,抗生素和激素治疗是西医划时代的跃进,但时至今日,它的抗药性和副作用问题已严重困扰着西医生们。对病毒引起的疾病,至今未找到有效办法,但中医却多少有些办法。中医在西方是以其独特疗效立住足根的。在英国,不少西医专家也来学针灸学中药了。这是什么现象?这是医学的跨文化传通。  在世界变得越来越小,信息传输使我们生活在一个地球村内的今天,优质的中医药文化,谁会拒之门外?自毁长城的人,最终将被历史耻笑。  (马伯英教授现任全英中医药联合会主席,他同时任西医师、中医师、医学史家、科学哲学和方法论研究者、医学文化人类学家等多种职务,并担任英国剑桥大学和英国学术院访问院士,现为英国皇家医学会终身院士,著有《中国医学文化史》、《中外医学文化交流史》等著作。)
 
8   [USMedEdu 于 2010-01-13 10:46:38 提到] [FROM: 140.]
点评马伯英《中医学是优质的生态医学》

送交者: 好文欣赏 2010年01月04日12:28:36 于 [健康生活] 发送悄悄话

  点评马伯英《中医学是优质的生态医学》  最近,看到一个叫马伯英的人在大放厥词。说什么“中医学是优质的生态医学”,还拿出了自己的一大堆头衔和论文来吓唬但小的老百姓。似乎头衔大,论文多,就是真理。  实在对不起马先生(或女士)了。学科的后人都有作共同的“怪毛病”,不管你是来自何方的任何级别的“圣贤”?咱们都要对你错误的理论加以纠正。  引用:“废止中医论点最初来自日本”~~点评:用心险恶。你是想利用民族间历史的矛盾,来达到凡是日本反对的我们就要拥护的目的。这与中医是否“优质”“生态”无关。  引用:“一些学者如梁漱溟、郭沫若等认为……中医必有其科学的道理”~~点评:你还可以加上曾叫嚣水稻亩产可以上万斤的一位科学家和一位政治家,他们两位也是中医的“粉丝”,名气可比你说的两位大多了。但仍然与中医是否“优质”“生态”无关。  引用:“进入了21世纪的今天,日本和欧美都已经开始热心地研究和提倡中医”~~点评:有证据吗?有几多“热心”?否则就是新闻造假。与中医是否“优质”“生态”还是无关。  引用:“不要随便给一种你未能认知或知之甚少的客体去贴标签。”~~点评:两千多年来,中医理论还有什么没被认知的?它的荒唐理论早已清清楚楚,只不过是你们要固执的抱残守缺而已。  引用:“不轻言“放弃”、“废止”、“不可救药”这类走向极端的话,这才是科学精神。”~~点评:在你眼中,“伽利略”、“哥白尼”等,这些勇敢的否定错误理论的伟人,算是没有科学精神的了。  引用:“从严格的科学定义角度上看,医学是不属于科学范畴的。”“有人会说,照以上所论,现代医学也是不科学的,那中医就更是不科学的了。错。……”~~点评:自相矛盾。  引用:“我是西医科班出身,”“研究生学习使我认识到了中医的博大精深。”~~点评:好一个“不为良相,便为良医”。换言之:没本事成为好西医,就当一个好中医吧。  引用:“ 1985年前我发表的论文”“1990年应上海人民出版社之约……”~~点评:你现在这篇文章都那么多谬误,可见当初。  引用:“中医是自然哲学的医学;”点评:应该是中医是“玄学”的医术更准确。  引用:段落“中医的本质及科学内核”~~点评:该段落你并没有拿出论据来阐述你的论点,只是展示了一下你所了解的一些科技术语。还是没有阐述中医是否“优质”“生态”。  引用:“中医确实基本上不属于实验科学,而是属于系统科学。要问的应该是:系统科学目前尚无成熟的方法学可供研究中医之用,中医还是现代化不起来。”~~点评:怎么?你支持中医该重新回到基础研究中去,而不应该拿来治病救人?更谈不上什么 “优质”“生态”了。  引用:段落“对中医文化的感言”~~点评:中医有其文化价值,不等于它就“优质”“生态”。  纵观马先生(或女士)你的文章,可谓洋洋洒洒、啰啰嗦嗦。但始终没有围绕作你提出“中医学是优质的生态医学”的论点,哪怕用最少最无力的论据加以论述。这一点,一个合格的中学生都不会忘记。因此,我完全有理由怀疑你那堆头衔和论文的含金量。  尽管如此,我丝毫不会怀疑你在中医方面的造诣。因为,你们习惯了使用“汤头加汤头甚至再加汤头”,最多可以达到七十多位药物来给患者治病。全然忘记了(其实是诊断不了)患者究竟是患了什么病。如果病员有所疑问,你们还可以拿出“中医重调理”来搪塞。  一个没有任何头衔的,热爱科学的老百姓:曾子后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