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452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美国《科学》:来自中国的疑问给美国的临床试验带来麻烦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10-11-05
更新时间:2010-11-05
浏览:14107次
评论:7篇
地址:142.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美国《科学》:来自中国的疑问给美国的临床试验带来麻烦

郝炘报道并翻译

《科学》2010年11月5日本周新闻、科研道德规范   

中国一个持续5年的医学争议波及到美国密歇根州,推迟了那里即将招募患者的临床试验。

这个在密歇根州Royal Oak市的威廉·博蒙特医院的临床试验的目的是用手术改变脊柱裂患者的神经路经,使他们能够控制他们的膀胱。项目主持人Kenneth Peters上周确认资助试验的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要求复查。

  发明神经改路手术的泌尿医生肖传国宣称在中国获得了惊人的结果,包括110位脊柱裂患者术后一年随访时的成功率为87%. 但围绕其工作的争议也是惊人的。前不久,警方指控武汉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泌尿科主任肖传国指使人在街上打了他的两位批评者。被打伤的是方是民,他用方舟子的笔名运作新语丝网站,还有记者方玄昌,他曾编辑杂志报道,说中国患者未能从肖氏手术受益。  

肖被以“寻衅滋事”判了5个半月的拘役。 他提出上诉。《科学》给肖的律师发了电子信,请求评论,但在付印前没得到答复。  

对密歇根州基于肖氏手术的临床试验的质疑今年3月送达美国卫生与公众服务部(HHS)。一个号称“新语丝志愿者”的小组跟踪肖研究多年,他们发信到HHS下属的科研诚信办公室(ORI)和人类研究保护办公室(OHRP)。信中称“目前在美国展开的临床试验基于可疑数据”和存在其他问题。  

科罗拉多州丹佛市的软件工程师、博客撰写人、志愿者之一的程鹗把信寄到ORI和OHRP。他说ORI在3月份回信表示不调查,因为他们的指控不够具体,而且肖在中国的工作超出ORI的管辖范围。但是,上周OHRP给程发了电子信,确认该办公室让资助机构重新考虑指控。  

肖在科学界有不少朋友。博蒙特医院泌尿科主任Peters和30位研究者9月份曾签名一封公开信支持肖,信中敦促中国“保障他的人权”,赞扬肖是个“有同情心的人,他的诚实正直和给社会的创新科学贡献受到全世界的尊重”。

  肖研究出来的神经改路手术原用来治疗脊髓损伤(SCI)患者并发的神经性膀胱症。神经跨接的想法最初由一位澳大利亚外科医生在1907年提出,医学文献中散落着一些部分成功的案例。不过肖在1980年代末提出的方法绕过中枢神经系统,把脊髓损伤病灶下的一根腰底部神经与一根或两根骶神经跨接起来,改变向膀胱和尿道肌肉输送信号的方式。肖宣称手术建立了一个新神经通路,病人可以通过挠或挤大腿皮肤启动自主排尿。 

 在大鼠和猫身上检验了这个想法后,肖在1994年申请并得到NIH资助在狗身上做试验,那时肖在美国纽约布鲁克林长岛学院医院工作。据他自己发表的描述,肖于1995年开始在河南省一个煤矿医院的中国SCI患者身上做临床试验,并最终把来自这些患者的结果发表在2003年的《泌尿学杂志(Journal of Urology)》上。这篇经过同行评议的文章报告了15位男性SCI患者接受手术的结果,这些患者都是反射亢进神经性膀胱(不自主地排尿),其中10人的获得令人满意的膀胱功能,2人部分恢复,2人失败,1人失去随访。  

批评者指出肖的数据前后矛盾。比如在较早的报告中(有些是中文的),肖描述的患者手术后恢复时间是10到12个月,但2003年的最终报告说患者手术后12到18个月获得膀胱功能。还有,2003年报告中描述的15位患者都是反射亢进神经性膀胱,这似乎与肖早期的报告不符,早期报告中描述的既有反射亢进神经性膀胱患者,也有无反射膀胱(无法排尿)患者。

  加利福尼亚州Sacramento 市加州大学戴维斯儿童医院儿童泌尿科主任Eric Kurzrock说,由于“病人选择偏见”,肖的研究存在“极大的缺陷”。

Kurzrock特别批评其宣称的高成功率,指出没有随机可控的临床试验不可能有这样的数据。  

治疗了SCI患者后,肖开始用神经改路手术来治疗脊柱裂儿童的膀胱功能失常,这类患者的脊髓通常不象脊髓损伤患者那样完全损坏。博蒙特医院首次在2006、2007年做的由私人资助的临床试验中招收了9位脊柱裂患者和2位SCI患者。Peters和共同作者报告了脊柱裂患者的初步结果,但是SCI患者的结果一直没有报告。

目前NIH资助的临床试验目标是招募16位脊柱裂患者。最初的设计非盲、也没有对照组。Peters说NIH已经“成立一个关于我们研究的监督委员会。几星期前我们和他们碰了面,正在处理他们的评论。我们很快会提交修改过的临床试验方案,供他们复查”。

http://www.sciencemag.org/cgi/content/summary/330/6005/741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380535

NEWS OF THE WEEKRESEARCH ETHICSQuestions From China Snag U.S. Trial Of Nerve-Rerouting Procedure(Photo) Under fire.

Xiao Chuan-Guo’s reports of success in treating spina bifida patients have been challenged by Chinese critics.A running 5-year medical brawl in China has spilled over into Michigan, where it has delayed a clinical trial about to enroll patients. The trial, based at the William Beaumont Hospital in Royal Oak, Michigan, aims to surgically reroute the nerves of spina bifida patients to give them control of their bladder. Principal investigator Kenneth Peters confirmed last week that the U.S.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which is funding the work—has asked for a review.The urologist who invented the nerve-rerouting procedure, Xiao Chuan-Guo, has claimed phenomenal results in China—including an 87% success rate for 110 spina bifida patients at their 1-year follow-up visits. But the controversy surrounding his work is phenomenal, too. Earlier this year police charged Xiao, head of urology at the Union Hospital affiliated with 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in Wuhan, with organizing street attacks on two of his critics. Those injured were Fang Shimin, who under the pen name Fang Zhouzi operates the Xin Yu Si or New Threads Web site (www.xys.org), and journalist Fang Xuanchang (no relation to Fang Shimin), who has edited magazine articles about Chinese patients who failed to benefit from Xiao’s procedure.Xiao was convicted of “causing disturbance” and sentenced to 5.5 months of detention (http://scim.ag/doctor-sentenced- Beijing). He has appealed the verdict. Science sent a request for comment to Xiao’s lawyer by e-mail but did not receive a response by presstime.Questions about the clinical trial in Michigan based on Xiao’s procedure reached the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in March, when the so-called New Threads Volunteers, a watchdog group that tracks Xiao’s research, sent a letter to the Office of Research Integrity (ORI) and the Office for Human Research Protections (OHRP). The letter alleged, among other things, that “the current clinical trials in the United States are based on dubious data.”ORI declined to take action, according to Eddie Cheng, a blogger, software engineer, and member of the Volunteers, who mailed letters about Xiao’s study to ORI and OHRP. Cheng says ORI wrote back in March that the allegations weren’t specific and that Xiao’s work in China was out of its jurisdiction. Last week, however, OHRP confirmed in an e-mail to Cheng that it had asked the funding agency to evaluate the allegations.Xiao has many friends in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Peters, head of urology at the Beaumont Hospital, and 30 researchers signed an open letter in support of Xiao in September urging China to “protect his human rights” and praising Xiao as “a compassionate man who is respected worldwide for his integrity and his innovative scientific contributions to society.”Xiao developed a nerve-rerouting procedure to treat neurogenic bladder disorder in patients with spinal cord injury (SCI). Nerve crossover was first proposed by an Australian surgeon in 1907; medical literature holds a scattering of partial success stories. But Xiao’s approach—which he proposed in the late 1980s—bypasses the central nervous system by grafting a lower lumbar nerve to one or two sacral nerves below the spinal cord lesion, rerouting signals to bladder and urinary muscles. Xiao claims to have established a new pathway that can be used to initiate voluntary urination by scratching or squeezing skin on the thigh.After testing the idea on rats and cats, Xiao applied for and received an NIH grant in 1994 to study dogs at the Long Island College Hospital in Brooklyn, New York. According to his own published account, Xiao began a trial of the procedure with Chinese SCI patients at a hospital affiliated with a coal mine in Henan Province in 1995 and published final results from the SCI patients in 2003 in The Journal of Urology. This peer-reviewed article reported that of 15 male SCI patients—all with hyperreflexic neurogenic bladder (involuntary voiding)— who had the surgery, 10 gained satisfactory bladder function, two had partial recovery, two failed, and one was lost to follow-up.Critics see inconsistencies in the data. For example, in early reports (some in Chinese), Xiao described patients’ recovery taking place between 10 and 12 months post-op, but the 2003 final report says that patients gained bladder function 12 to 18 months post-op. In addition, the depiction of all 15 patients as hyperreflexic in the 2003 report seems at odds with Xiao’s previous reports, which described treating a mix of patients with hyperreflexic bladder and areflexic bladder (failure to void).Eric Kurzrock, chief of pediatric urology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Davis, Children’s Hospital in Sacramento, California, says Xiao’s study is “extremely flawed” because of “patient selection bias.” Kurzrock is particularly critical of the claimed high success rate, because it is not based on data from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After treating SCI patients, Xiao began using nerve rerouting to treat bladder malfunction in children with spina bifida, whose spinal cords are generally not as damaged as those of SCI patients. The first privately funded trial at Beaumont Hospital, which took place in 2006 and 2007, included nine spina bifida patients and two SCI patients; Peters and co-authors reported preliminary results from spina bifida patients, but results on SCI patients have not been reported. The current NIH-funded trial aims to enroll about 16 spina bifida patients; the original design was not blind and had no control group. Peters says NIH has “created an oversight committee for our study. We met with them a few weeks ago and are addressing their comments. We will be submitting a revised protocol soon for their review.”–HAO XIN

www.sciencemag.orgSCIENCE VOL 330 5 NOVEMBER 2010 Published by AAAS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7条评论
1   [DrNewbie 于 2010-11-25 00:59:15 提到] [FROM: 98.]


Medi is back to its glory days in the absence of the obnoxious barking from the MadDog!!! Does anyone think there are some indispensable tips he actually learned from his private club? His club is such a joke.

I cant believe this kind of idiot exists in this world. Two words to describe this piece of human trash: shameless and stupid. USMedEdu, aka, MadDog, put the following thread in his blog and bold it in the front page. Yet, clearly, the answers he endorsed are the worst answers. The answer I provided got a nod from an English forum. Does he understand the concept of shame or logic? Not only he speaks/writes shitty English, he cant think straight either. And now he wants to drag everyone down with him. PITY! What kind of dumb ass slaps his own face in public? What a joke!
无极: 住院医生面试碰到的尴尬事( 力刀评注推荐及麦地网友讨论)

Doc has successfully sabotaged a good learning club. At the peak, the pre_resident_english_corner had over 95 members and hundreds of posts. Congratulations! I will jot down a few expressions and new words here and there for myself mostly. Sorry friends. I let you down. You guys are the only losers as the bystanders caught in the cross-fire between the two warring parties. Ironically, both of the two people at war came out as the only two 'winners'. Doc can claim his star power. I can focus on my study.

Clearly, this USMedEd cant think straight anymore at his age. To give his credit where credit is due, he is still good at copying/pasting of the posts written by others. Follow his rubbish advice at your peril. We can write a laundry list of his shitty advice. This is a guy who cant keep his job for long. I am still wondering why he had to side with the losing party in a political struggle at work as he put it in one of his posts. Most people would not get involved. Only confrontational and aggressive douche bags would go for it. They can be burned again and again and are still clueless as it is just bad luck and not their faults whatsoever.

It is not just me saying this. Read this:
[snowfox01 于 2010-11-02 17:25:32 提到] [FROM: 134.74.]
Dr.Newbie:Please be nice to this old man。
难道你没看见你把他生命中唯一的支柱----收集各种贴子,然后大言不惭的copy&post 到自己的网页。给打碎了。同时,他在麦地的“一手遮天” 用那二十年前的狗屁经验来误导新人,也让你给揭穿了。我能理解他的恼羞成怒。他也没几天了,就让他乐呵乐呵吧。

There is no doubt that my English is better than anyone else including Eric and that lumcsomething. I was actually touched by the applications to my club every day during this short time. While I am still trying to figuring out the best way to get people energized and the best way to help, it went kaboom. It is such a pity. Just imagine how much more I can help once I get into residency and finish it.

I am sorry it has gone this far. This dokknife has been attacking me relentlessly on anything I write for no good reason. I have to stand up for myself. He said it himself: He does not care whether I am right or wrong. So he makes it personal. Now, he got it. It is personal between him and me.

Feel free to say hello to me at your leisure. I dont have time to play with this piece of human trash and a sadist who excels in copying/pasting and who cant keep his jobs for long. Let him have his schadenfreude from how the ex-boss who canned him got divorced. Let him brag how successful he is in dismantling a learning place.

Lets watch which comes first: I get into residency or he got fired.

并爱好给人改错的蠢人的发言更充分地反映出其愚蠢和无知,她的所谓良好英语在她的愚蠢脑袋支配下成了砸她自己脚的石头。此人在麦地已经贩卖了无数的垃圾和错误得东西。我实在无法忍受这种蠢人无休无止地误导CMG.
-----Doc.
乌龟总是对眼王八,狼和狈总是为奸。
你和这个混球对上眼很正常。装糊涂装黄花大姑娘真有坐台小姐得姿态嘛。
-----Doc
你这WSN还真是咸吃萝卜蛋操心.
-----Doc
耗子乌龟王八苍蝇和垃圾.
-----Doc
狗屁不懂的蠢货,愚蠢跳粱BSO牛Xer还真是第一次出现。各位可以饱眼福了.
-----Doc
换王八壳子来口水的蠢货的蠢言蠢语愚不可及的暴露,她懂个狗P.
-----Doc
我当我的医生,真也是撑了的,给你这号250上课来了还指望你懂人话呢。俺还真不如去打兔子大雁打网球去了。你这号真是纯粹的生物WSN德性。
-----Doc
向你这号又哭穷和没地方找饭碗,还不愿去换个活法,才真让人烦的WSN德性呢!真该去CT或MRI了!
-----Doc
你丫的又该酸掉几个牙?尔等难怪人家说生物萎缩,真TMD不亏!
-----Doc
说你等装B萎缩吧,你还扭扭捏捏跟坐台的要装黄花大姑娘似的。想来邪的,俺不是
不会更不是没掐过。
-----Doc



You all think this is acceptable and a good presentation of character? What I said back is half what he has said to me. Every time I make an apology to him, I got spit-at-your-face response in return.

It is a pity to see a good club falling apart. At least I have the decency not to use my club as a venting joint. I am sorry that you are put between a rock and a hard place. I will understand if you have to quit the club. You are always welcome to use a majia and check us out. This club is not intended as a base for isolation or a launch pad for personal attacks. It is a place purely devoted to English skills. It is a really a shame that Doc would pull people out of a club just to make people take sides. I dont see how he sabotages an educational club would help his cause. Yes, he has succeeded in pulling 20 people out of my English club and he can claim it is a win-lose-lose situation for himself. But ultimately, it is a lose-lose-lose situation.


1 [DrNewbie 于 2010-11-08 22:03:16 提到][删除][修改] [FROM: 98.119.]
Do you have any traces of honor and integrity left in your body? What a piece of human trash. How hard is it to admit you were wrong? What a stupid, arrogant, crazy bitch. Your bark is worse than your bite. Pathetic loser. You promote a 'clean' medi. Yet, you started a club for the sole purpose of shitting in it.You are a disgrace to the human race.

Read this and you know how it started and what I said is exactly what Doc said to me in English. And he said it a dozen of times to me.

http://www.mitbbs.com/pc/pccon_7773_142905.html

1 [DrNewbie 于 2010-11-08 23:51:41 提到][删除][修改]

What I said is half of what you have said to me. What are you whining about? Be a man. Fight fair and square. Dont just shit in your own compound. You thought you will get sympathy from your followers? What you get is despise from your sympathizers.

2 [DrNewbie 于 2010-11-08 23:05:40 提到][删除][修改]
Clearly you have no comprehension of English. You have a low EQ. You are clueless here. Why dont you shut your mouth? Be a man and make an apology to me. I have apologized to you a dozen of times. What I get is spit-at-my-face every time in return. Do you have any integrity and honor left in u?

3. All said and done. You truly think you gain the upper hand by locking me outside? You truly think I will lose without getting into your club? Seriously, dont flatter yourself. I have connections to match into a good University program already. I personally know a couple of Chinese PDs and American PDs. Give me a break already.

Lexian (蒙古大夫) 于 (Thu Feb 11 12:11:31 2010, 美东) 提到:

I think you are pointing this to me. I can honestly tell you i don't have
any MaJia. never had and never will. I don't hold personal grudge against
anybody, especially this one. it's not worth my time.

However, i think you are biased by assuming people who are against tyranny
and unjust are against anyone specifically. I can only speak for myself
because i really don't know anyone else that got into similar kind of
argument with him. I have no intention of "打击正在做的人", but that doesn't
mean i won't say "WAIT A MINUTE, THIS IS NO RIGHT" when i see posts like
the one i respond to.

As i have stated long long time ago, CMG's history in this country are short
. Our mission goes far beyond getting into residency. A public forum that
attracts examiners, residents and PRACTICING PHYSICIANS is very important in
exchange information and experience. I just can't help laughing when i see
some guy who happen to got into residency wants to "harmonize" the forum. I
can honestly say the game just starts AFTER you graduate. Please refrain
from your "GOD" like euphoria of getting into the residency,

发信人: amanda12 (digest08),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8:01:00 2010, 美东)

我想说的是,作为一名医生,应该有更高的道德标准,宽容心和同情心,医生是和人打
交道的职业,会碰到各种各样人,首先我们想到的是他是我的病人,不管他是杀人犯还
是某某人大代表,穷人和富人,都要统一对待。不会因为别人过激言语或者什么而去计
较,要这有宽容心,能站在他人的角度去理解对方,这才会得到对方的信任。不要动不
动就对别人丢WSN。。。你只会显出你心胸狭隘,既与你的医生身份不配,也会让人鄙
视!以前看过你在丁香园的帖子,貌似你没完成专科移植是因为2老美因为你手术做得
好排挤你。
别人稍与你意见不同就恶言相向,言辞激烈,这是你说服别人的办法吗?是从一名医生
口里出来的话吗?要得到别人的尊重和赞美,同时需要你在本专业的优秀和个人魅力,
一言一行感动别人,取得别人信任,医生更是如此。尊重别人的同时,别人才会尊重你
也许力刀的初衷是好的,但是从他的言语看来,更让人觉得是个暴发户。。。。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20:03:42 2010, 美东)

只有250才会在网上显摆自己的薪水,当年这厮也显摆自己在osu的薪水,现在总算得到
头的"亲徕"了

发信人: redasuka (EVA-02),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3:59:15 2010, 美东)

没啥奇怪的,考版的那些人本身就花了比一般PhD多得多的时间和精力,当然希望能换
来一点优越感。何况不少大陆的MD最后在北美都是在做内科儿科什么的,每天工作也很
压抑,只好靠贬低别人获得一点心理安慰啦。

说实话,我在这边认识的混得好的中国MD还没有Bio/BME的faculty比率高,绝大多数30
-40岁的Attending还是处在天天接待黑哥们的境界,收入税前也就100k多点。真正混得
好、拿大钱的的MD,那是少数,而且基本都是白人。

不是说老中没有MD混得好的,只不过那些混得好的是人家真牛,在哪一行能牛起来。至
于只是为了混碗饭吃的,还是要多掂量几下自己折腾的起不。

发信人: Kiwixi (kiwi),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04:05:37 2010, 美东)

这斯绝对是凭着CMG来美国弄了一个博后的位子。可想而知,实验室做的一塌糊涂,老
板天天骂,连老婆也看不起,留空就跑到楼外面捡烟屁股抽。
然后就考了版,摇身一变就成了医生。

薪水涨了,心魔却去不了,跟同行比,口音重,年龄大,还是来这里显摆,
打着普渡众生的幌子,年复一年贴几个链接,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本来考版当医生就是
一个职业,非要搞成一个崇拜一个图腾,入门的教众齐颂文成武德哈里路亚癫狂不已。

你那几个链接还是自己留在记事本里吧。不需要你这样自上而下的伪善。

最后送你几句话,真的是为你好,淡定一些,从容一些,都快半百的人了。

他人骑大马,我独跨驴子,回顾担柴汉,心下较些子。
发信人: snowfox01 (白面狐),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4:16:58 2010, 美东)


我可以理解许多国人为五斗米折腰,想得到需要的信息。但是十年前的经验今天不一定
适用了。而且他像传销一样给许多老CMG False hope,一些老毕业生像打了鸡血一样跟
随他, 做了不且实际的选择, 也不知害了多少家庭。精神病人很可怕, 若他再领着
一帮人, 这帮人真是可怜。 take a look: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0:45:26 2010, 美东)

click the link and go to club site to apply. Once you apply there, your ID
will be in waiting list for approval.

发信人: lostknife (麦地俯卧撑),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3:03:31 2010, 美东)

I fully support the idea and be happy to join.
But it shows:抱歉, 缺少参数, 加入俱乐部失败!
please advise what I should do to join the club.
Thanks.

发信人: lostknife (麦地俯卧撑),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俱乐部(Pre_Resident_Club)成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22 13:05:16 2010, 美东)

By the way, I am a good-egg who hate the bad-egg!

【 在 meigui0714 (rose) 的大作中提到: 】
: 谢谢你的(USMedEdu)忠告。"听人劝,吃饱饭"。我会好自为之的。
: 但是,一个好的论坛氛围,需要大家的努力。我们做为老生,应该已实事求是的态度引: 导后生们走好,走稳自己的路。人生只有一次,尤其是毕业时间长,没有经历过美国正: 规教育的老生们,我们已经没有"试验”"尝试"的时间了。三思而后行, 一旦做出了决: 定,就不要犹豫,大刀阔fu, 勇往直前。
: 尊敬的老前辈,这里是公共论坛,不是你个人的博客。老了,不但应该"自尊,自爱",: 更要尊重他人的不同看法,意见,这样才能赢得更多的尊敬。“唯我独尊”“我是老: 大我怕谁”的心态是万万要不得的。这里不是"黑色会”,这里不需要“教父”!: 读者的眼睛是雪亮的,这个论坛的读者们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相信他们清楚,谁更浅薄。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18:22:24 2010, 美东)

不要再“尔等,尔等”的了,让人看了烦。身边考版做医生的太多太多了,也没见几个
这么嚣张的。

我不相信这世界有啥救世主。试图做救世主的,脑袋真的需要MRI啦

发信人: yoyoch (yoyoch),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23:39:59 2010, 美东)

素质,素质。
风度,风度。

发信人: KeeVan (Kevin),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Oct 20 23:57:59 2010, 美东)

你说你瞎急啥。就是因为你没说赚多少钱,但是又说生物wsn泛酸,我没看明白人家为什么泛酸。讨论讨论问题不行啊,你这素质也太低贱了,我看还是别行医了

发信人: pigsun (屁哥~~大圣教候补二师兄),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07:33 2010, 美东)

散了吧,老刀确实不是来劝退的,也不是故意显摆,其实,他就是专门来找抽的...
--
哈,说出来心里舒服多哩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25:47 2010, 美东)

我都懒得抽她。这么大年纪了,好好说话会死啊??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33:02 2010, 美东)

最后回你一贴吧:
你还是真是个幻想狂人唉。还有吧,就你这口气和心态,现实中能过得舒服还真是见了鬼了。算了,刚才说了,说你也是白说。你还是好好找工作吧,最好找个$1million/yr的,可千万别把自己的高等生活给葬送了呀,走到今天(昨天)也怪不容易的。。。

发信人: Oncogene (何时问天),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1:48:19 2010, 美东)

^_^,你这风向转的还真快

靠骂别人或者教训别人是不可能有效传播自己的信息的。就这种性格,他下个工作也
干不久,哪个上下级能受得了这种人啊。好象别人没见过钱没见过医生没见过成功
人士一样,一副高高在上的架势,受不了。

发信人: newlily (lily),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09:18:43 2010, 美东)

老刀,本来我是挺尊敬您的,想从您的帖子学点东西,结果谩骂满篇,没有一点有用的东西。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1:19:53 2010, 美东)

这厮两次被fired了,还特喜欢到处指手画脚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4:10:26 2010, 美东)

1.相信大家都有北美工作经验,新chair来了,就辞掉所有的人,可能吗?道是有可能
。。。。,

2.“加拿大拿的工资比美国大学薪水要高一倍可工
: 作量才是美国的1/4(其实俺每天1小时就干完了!)” 这种事情只会发生在社会主义
中国。 加拿大? 你可别弄的跟唐骏似的。
3.你是为了祖国加拿大的医学发展,毅然决然放弃了美国的高薪
工作,回到了加拿大了吧。

发信人: Viky (转身插口袋),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给生物同学们: dojo: 走进美国医学院之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Oct 21 11:31:42 2010, 美东)

正常个p, 被fired了就是被fired, 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


【 在 USMedEdu (US_CMGs) 的大作中提到: 】
: 窝草! 俺自己在网上说过,还怕你来拾俺的鞋后跟泥巴砸俺不成?
: 被新chair辞了,换朝换臣找新工作在北美不是常事吗?哪个医生老死在一个单位的?
: 俺要再显摆一把告诉你俺现在在加拿大拿的工资比美国大学薪水要高一倍可工
: 作量才是美国的1/4(其实俺每天1小时就干完了!)你丫的又该酸掉几个牙?
: 尔等难怪人家说生物萎缩,真TMD不亏!




力刀评注:

这是个很有趣的案例,在住院医生面试时时有发生和遇到或类似的场景。这种情况
的应对常常是面试者有意无意地从你反应回答、面部和BODY语言来考察你的反应能
力和个性特点及成熟的素质。表现得好和应答从容合适到位可以让面试者大为开心
或对你留下深刻良好印象,你就得了高分;而相反,应答错误或不当,轻的引起对
方不快或疑虑,严重的,可以说立即被面试者在心里判了死刑--你出局了!

这个CMG提出了个很好得问题,在我所印的下列讨论里,ChiUSMD和Dojo的发言非常
出色,值得大家认真思考和进一步充分讨论,学习提高自己的面试及对这样问题得
脑筋急转弯能力,以及自己的为人处事成熟能力培养。

值得指出的是:那个在麦地喋喋不休到处卖弄她的所谓“英语”并爱好给人改错的
蠢人的发言更充分地反映出其愚蠢和无知,她的所谓良好英语在她的愚蠢脑袋支配
下成了砸她自己脚的石头。此人在麦地已经贩卖了无数的垃圾和错误得东西。我实
在无法忍受这种蠢人无休无止地误导CMG,所以不惜大开杀戒痛砍此ID,得罪了麦地
版规和版主。

说来是坏事,但这也成就了俱乐部的诞生,这里不会再有这种苍蝇和垃圾的泛滥横
行而不受制止。

*****************************************************************************

发信人: kaye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埋底海豚~热爱游泳),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合集] 面试碰到的尴尬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Nov 2 02:42:11 2010, 美东)


☆─────────────────────────────────────☆

ZXCVBNMWUJI (无极) 于 (Sun Oct 31 22:38:21 2010, 美东) 提到:

面试碰到的尴尬事:

我的第一个面试的一个面试官是一个看上去很和蔼的老先生,进去后他一上来就笑眯眯
的问,你是怎么认识Dr.XXX的?Dr.XXX是我到美国后的第一个老板。我说,您认识他?
他微笑地点头,说Dr.XXX跟他一起在XXX做的resident。我于是精神为之一振,把我当初
出国如何联系Dr.XXX到他那儿做POSTDOC给绘声绘色了一遍,末了还加了一句类似“He
is the nicest person I've ever met.”之类的评论。面试官耐心听我说完,然后仍
然笑眯眯地说:“Well, I was not getting along with him very well at that
time.”然后就是blah blah blah blah.我当场差点晕倒。

☆─────────────────────────────────────☆

DrNewbie (NN) 于 (Sun Oct 31 23:33:50 2010, 美东) 提到:

You could have said back, Ohh, he must have changed quite a bit.
Or he only gets along well with suck-ups. I jam him up real good.

【 在 ZXCVBNMWUJI (无极) 的大作中提到: 】

☆─────────────────────────────────────☆

fionaww (加州无鱼) 于 (Mon Nov 1 00:00:52 2010, 美东) 提到:

第一句还好,第二句就不行啦。万一人家说,感情你是suck-up阿,不然人家怎么看上
你,把你从国内招来呢?不更晕倒了?


【 在 DrNewbie (NN) 的大作中提到: 】
: You could have said, Ohh, he must have changed quite a bit.
: Or he only gets along well with suck-ups.

☆─────────────────────────────────────☆

DrNewbie (NN) 于 (Mon Nov 1 00:03:49 2010, 美东) 提到:

hehehehe.

Third one: Am I such a charming person that I get along so well with him? Or Am I personable that we get along so well.

Fourth one: You should be happy with my people skills now right? Since I can get along with this snob.

If you love my answers and you get my sick humor, please join my club:

Pre_resident_english_corner.

☆─────────────────────────────────────☆

DrNewbie (NN) 于 (Mon Nov 1 01:25:54 2010, 美东) 提到:

The rest are for professionals only. No imitation by amateurs.
The 1st is witty. The 2nd is humor.


☆─────────────────────────────────────☆

dojo (麦地里的豆角) 于 (Mon Nov 1 20:34:37 2010, 美东) 提到:

楼上大哥,你是来搞笑的还是来做广告的?你的这些自以为幽默的答案不是too judgemental ("he must"...lol) 就是自我吹捧。

这个情况下,面试官故意不在开始的时候就说合不来,而是在等楼主说了一大堆以后才
说,其实就是想看楼主遇到尴尬时的反应。象楼上大哥这种回答,把球踢回去,反让面
试官尴尬,我以为不好。我的建议是回答"oh, sorry to hear about that" 就行了,
最多再加一句"I don't know why he treats you and me differently",把这话题带
过就得了。Dr.XXX或者任何一个普通人都不可能跟所有人都合得来,这本是正常现象,
何须画蛇添足

☆─────────────────────────────────────☆

ChiUSMD (治病救热) 于 (Mon Nov 1 20:56:20 2010, 美东) 提到:

I agree. I assume you are a cute girl, and probably got a high remark from
him, otherwise he won't say this political incorrect thing. Go back ask your
boss whatever he said is true or not, then Send him a nice followup email
and make up something 拍一下马屁.

if your boss can send him a short email, 100% you are in or prematched.
My personal experience you will be ranked very high by that program. 美国人的尊师是骨子里的

☆─────────────────────────────────────☆

sfkitty (meow) 于 (Mon Nov 1 21:12:16 2010, 美东) 提到:

这真的是个需要脑筋急转弯的问题,我觉得理想的答案是结合NN和豆角的智慧。“sorry to hear that" ,加上适当的表情(让面试官觉得你的确 feel sorry about it, 而不是随口说说),再加上 “well, I guess he must have changed a lot“, 然后以一个beautiful smile to wrap it up。



☆─────────────────────────────────────☆

dojo (麦地里的豆角) 于 (Mon Nov 1 21:28:20 2010, 美东) 提到:

对的,表情要搭上。但这个must就免了,我对NN第一个答案不满意的就是这个must,显
得好象你多知道Dr.XXX的过去似的。你用"I guess"就对了。

说到底,我觉得这个回马枪问题固然尴尬,但老实应对,或者就是尴尬在那儿傻笑没有
答案,也比表现出自大和judgmental要好,这些性格可是要命的。尤其在正式面试问答
的时候,玩幽默是玩火。

☆─────────────────────────────────────☆

kaye ([email protected][email protected]~埋底海豚~热爱游泳) 于 (Mon Nov 1 23:09:01 2010, 美东) 提到:


dojo(豆角)和chiusmd的分析都很有道理,谢谢!
个人认为是这个问题的正解吧。

☆─────────────────────────────────────☆

ChiUSMD (治病救热) 于 (Mon Nov 1 23:45:44 2010, 美东) 提到:

The old people always have some 童心,he tried to say "got you", just be his
way and do something satisfy his joke. Now matter how smart you are, just
pretend "he got you".

"oops" then smile, or slightly 夸张一下,any other words might turn the
table completely opposite.
American would anwer: "you are good" or "you got me".

在中国,就自罚杯酒。
中美情况差不多,就是不能充大拿。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5条评论
---------------------------------------------------------------------
1 [DrNewbie 于 2010-11-02 14:27:31 提到][删除][修改]
============================================================
Does it matter whether he has changed or not? NO! The best way is to switch gears right away with a neutral, courteous comment. 'Sorry to hear that' is NOT nice at all. Either is 'u got me'. You really have no idea what happened between these two. Could be something nasty. Or his reply could be just a joke. Either way, it is best not to get involved. Along this line, there is no reason to be 'SINCERELY' sorry for it. The 'sorry' line can be interpreted in a bad way: 'You are sorry because I am an ass?'. Better say something neutral without offending either side. 'You got it' works only when he was really joking. What if he was serious? It would be even more awkward.

There isnt any good answer for this awkward situation. Only an immature person would give you a hard time like this. If a person reply in a courteous way, he wins votes. My answer shows integrity, honor and wit. It wins respects from others. The best dealing with this situation is a polite short answer and a quick switch to other topics.

The beauty of my reply is that it does NOT offend either party. Of course, the tone and your body language determines how the msg is delivered and how it will be received. It is saying I dont know his past. All I know he is the nicest person. If what you said about him is true that he was hard to get along, he is very nice now.

'"I don't know why he treats you and me differently" could be taken as very offensive. Right? 'It is because I am an ass?'


2-4 are for laughs only. Hope everyone here knows when to chuckle on a joke. For the people who cant figure out when a joke is told. Here are some clues: suck-ups, jam-up, snob.

All you can brag is how other people drooling over your job. How pathetic.

------------------------------------------------------------------
4 [DrNewbie 于 2010-11-02 13:44:06 提到]
Ur foul mouth cost your job already. You just never learn. You will lose
your job again if you dont know when to hold back your filthy mouth.


You can only take pleasure in getting even by your bragging how the wife of
the boss who fired you left him. You are just plain sick.


BECAUSE YOU HAVE WRITTEN ABOUT THESE FACTS ON PUBLIC WEB SITES, YOU HAVE FORFEITED YOUR PRIVACY.

You are nobody compared with your peers.

Even a monkey can get a score of 50 by throwing darts on a board. So you
think you are smart with scores of 70s? You just got lucky. Period.
Nothing to be proud of.

Talk to anyone who got scores of 70s and ask them whether you just got lucky
or it just doesnt matter. Dont use one case to counter me. Lets talk
about trend or stats.

Your numerous scum filled posts have been deleted by BanZhu. You were so
out of line that even BanZhu was ashamed of you and deleted your mean post
about your ex-boss right after you posted it.

There are many precedents of accomplished people turning into monsters in
their senior years When you were biting every bystander on the street, I
suddenly realized its not me, it is you.

Yes, there are plenty of very smart yet generous, decent people here.

They shoot for much higher goal than you. With your lousy 70s score, no
wonder the best advice you gave to them is to take the less satisfying
prematch. Because you could only get lucky once.

So stop misleading people by using you as an example.

To exclude me from getting info on the medi board, you tried to drag
everyone into ur private club. It just shows how childish you are. Only a
sick person would devise such an evil plan. Even your buddies think you
have gone too far and opened ur private club for public viewing.

You are just a plain sick old man.

--------------------------------------------------------------------

4 [snowfox01 于 2010-11-02 17:25:32 提到] [FROM: 134.74.]
Dr.Newbie:Please be nice to this old man。
难道你没看见你把他生命中唯一的支柱----收集各种贴子,然后大言不惭的copy&post 到自己的网页。给打碎了。同时,他在麦地的“一手遮天” 用那二十年前的狗屁经验来误导新人,也让你给揭穿了。我能理解他的恼羞成怒。他也没几天了,就让他乐呵乐呵吧。

他的英语很好。中国人特别是我们河南人一听就懂。 像“welcome u join my club" 和his is a very unique 8-gua I enjoy to read”还有“I'm sure there you will get more benefits=我坚信在这里你将得到更多的好处。”多么容易的“直”译呀
---------------------------------------------------------------------
5 [DrNewbie 于 2010-11-02 23:00:52 提到]

His best English is:

Bless the God. No wonder people call him the GodFather.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修改]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5条评论
1 [daisyy 于 2010-11-12 10:25:45 提到][删除] [FROM: 69.134.]
Can you please remove my post from your blog? Thanks

2 [DrNewbie 于 2010-11-08 23:51:41 提到][删除][修改] [FROM: 98.119.]
1 [DrNewbie 于 2010-11-08 23:49:50 提到][删除][修改] [FROM: 98.119.]
What I said is half of what you have said to me. What are you whining about? Be a man. Fight fair and square. Dont just shit in your own compound. You thought you will get sympathy from your followers? What you get is despise from your sympathizers.

2 [DrNewbie 于 2010-11-08 23:05:40 提到][删除][修改] [FROM: 98.119.]
Clearly you have no comprehension of English. You have a low EQ. You are clueless here. Why dont you shut your mouth? Be a man and make an apology to me. I have apologized to you a dozen of times. You spit at my apology in return every time. Do you have any integrity and honor left in u?

3 [DrNewbie 于 2010-11-06 04:15:20 提到][删除][修改] [FROM: 98.119.]
This is taken from USMedEdu's blog, NOT from his private club. After USMedEdu had made the nasty comments, people consulted a few people and below are some answers confirming that DrNewbie's response is good. Others are NOT appropriate.

我在英语论坛问了一下这个问题。 这是我得到的回复。看来说‘Oops, you got me.' ‘I'm
sorry to hear that.'都不是很好。

Dojo 曾经建议过加上 I guess 到 he must have changed 可能是比较好的。

BTW, I don't want to see my threads on this one to be appeared in the
MedicalCareer Board. Thanks.

Well, this is a bit tricky because it's not just a language question,
you're also asking how the situation should be interpreted (which is
difficult to do if you weren't present) and how to respond in a
difficult situation (which can be awkward even in your native language).

Option 1) I would think the old gentleman rather strange if this was
what he was doing, but who knows? In any case, I wouldn't reply "oops,
you got me", as you probably don't really want to say to him "I think
you just tried to trap me in an awkward situation", even if that was in
fact what he was indeed trying to do. It also may sound as though you
were just pretending to like the advisor, whereas in fact you are now
acknowledging that he is unlikeable.

Option 2) Possible, but it sounds a bit strange. You're more likely to
say "I'm sorry to hear that" if you hear that someone has died, or some
other unfortunate event has occurred.

Option 3) ‘I guess he must have changed.' --Probably the best of your
suggestions, in my opinion - you are sticking by your original opinion
of the advisor, whilst acknowledging that the old man might have had a
different experience. It is a good, diplomatic response.




发信人: dojo (麦地里的豆角), 信区: Pre_Resident_Club
标 题: Re: 无极: 住院医生面试碰到的尴尬事( 力刀评注推荐及麦地网友讨论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Nov 5 13:11:12 2010, 美东)

这样,我早上发信给我的consultant问了。她以前是某著名医学院招生委员会成员,也
曾面人无数,现在提供收费咨询服务。她的答案应该算权威了。的确 sorry to hear
that 虽然不只是用在死了人的时候,但有点负面,她的这句话应该是最合适的。

> I have another random question. During interviews, sometimes the
> >interviewer came up with a follow-up question that put me in an awkward
> >position, and I'm not exactly sure what's the best way to answer. For
> >example, one interviewer would ask with a smile "How did you meet Dr. X
> >(one of my advisers)? I knew him because we cooperated many years ago."
> >I'm of course happy that there is a connection, so I would describe my
> >encounter with Dr. X in great detail, and say something like Dr. X is
> >the nicest person I've ever met. But then the interviewer would
> >follow-up, still with a smile, and say "actually, I was not getting
> >along with him very well at that time." What shall I say in this awkward
> >situation? Shall I try to sympathize with him and say "sorry to hear
> >that, I don't why he treated you and me differently"? Or shall I
> >reaffirm my position and say "he must have changed a lot"? Or shall I
> >just downplay and say "you got me"?

I think the best way to deal with it is to just say something like "I'm
sorry you had that experience." Nothing more is indicated. But, it's
very odd for an interviewer to put you on the spot like that. Shows poor
interviewing skills on his/her part.

===========================
If you ask you your consultant that you want to reaffirm your position, of course it is not very appropriate. But if you say it in a way that it serves only as a topic switching comment and in a non-confrontational fashion, it is actually a better choice. The 'changed' line is not intended to argue about his boss' character. It is not relevant to his IV, and not worth debating about.

See below from someone else:
"Option 3)
‘I guess he must have changed.' --Probably the best of your
suggestions, in my opinion - you are sticking by your original opinion
of the advisor, whilst acknowledging that the old man might have had a
different experience. It is a good, diplomatic response.".
-----DrNewbie.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231.]


发信人: fionaww (加州无鱼), 信区: Pre_Resident_Club
标 题: Re: 无极: 住院医生面试碰到的尴尬事( 力刀评注推荐及麦地网友讨论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Nov 5 23:46:18 2010, 美东)

hehe, actually I just talked with my attendings today too and got the same comment.

Just simply say:" I am sorry to hear that. I didn't know you had that
experience with him." Because the interviewee already pushed himself to the
corner, don't say more except simply acknowledging the fact.

4 [DrNewbie 于 2010-11-03 23:04:34 提到][删除][修改] [FROM: 98.119.]
REPLY TO THE ATTACHED COMMENT.

"Must" is perfect here. "May" is NOT.

Would anyone use suck-ups, jam-up in a formal interview as in Joke #2? Would this be a clue that it is a joke? Would anyone use snob in Joke #4? A good joke teller does not start with Hey, I am telling you a joke?

The 'Sorry' line could be interpreted in the wrong way. It is Not like you say sorry when some1 is sick.

Your 'I dont know why he treats us differently' is clearly very OFFENSIVE. It insinuated that the interviewer is an ass cause the Boss is the nicest person in the whole world, right? It is so pathetic that your answer is so appreciated by the MadDoc and put on the front page for people to spit at. Have u noticed that Not a single person responded to the MadDoc's comment? Why? So many people hate me to their guts. Why nobody jumped out and LOLed like you? Simple! Cause your answer is offensive.

Read my reply please before you comment. MadDoc initially made the club private. Only under the protests from some righteous people who think he has gone too far, he made it public a few days later.

Because I use 'real world' examples for English writing practice, a private English club is best suited for this purpose. If you didnt know, a couple of thugs on medi routinely harassed me for correcting their English. Btw, your English is superb. Thats why I thought you would want to help us. But you refused. I am truly sorry for this.

Some people get dark humors. Some dont. It is just a matter of personal tastes. Yes, many did think it was funny.

Clearly, you have got the bad influence from MadDoc. You had a very lousy attitude with your LOLs towards my posts. You are smart enough to have got into a medical school. But your lack of manners will hurt your personal and professional life. Doc is a prime example. Hope you dont follow his path.
-------------------------------------------------------------------
-------------------------------------------------------------------
2 [dojo 于 2010-11-03 22:31:32 提到][删除] [FROM: 71.163.]
Okay, now you say #2-4 are for laughs only, why didn't you say that in your originial post? You could see that fionaww challenged your #2 answer, but you did not tell her you were kidding. Instead you gave two more answers "for laughs", but did any one actually laugh in that thread, before I responded? Your humor is really sick.

I made it clear that your #1 answer is fine except that you shall not say "must". "Maybe he has changed a lot" is an okay answer, but how could you use "must"?

Your comment on my "sorry to hear that" shows that you don't even understand what "sorry" means here. It is a very common, sympathetic response to any kind of misfortune. If you ever tried to describe something unfortunate in your life to an American, you should have heard this sentence before. The sympathetic American saying this would never ever think that he is sorry because you are an ass. Your thinking is ridiculous.

Finally, your conspiracy theory "To exclude me ... you tried to drag everyone into ur private club" really makes me sick, even though I was never a fan of Lao Dao. Lao Dao's club is PUBLIC, everyone in the world can read it, and I joined it on my own without Lao Dao's any email. YOUR club is PRIVATE, and YOU sent me email twice to try to drag me into ur club.

5 [dojo 于 2010-11-03 22:31:32 提到][删除] [FROM: 71.163.]
Okay, now you say #2-4 are for laughs only, why didn't you say that in your originial post? You could see that fionaww challenged your #2 answer, but you did not tell her you were kidding. Instead you gave two more answers "for laughs", but did any one actually laugh in that thread, before I responded? Your humor is really sick.

I made it clear that your #1 answer is fine except that you shall not say "must". "Maybe he has changed a lot" is an okay answer, but how could you use "must"?

Your comment on my "sorry to hear that" shows that you don't even understand what "sorry" means here. It is a very common, sympathetic response to any kind of misfortune. If you ever tried to describe something unfortunate in your life to an American, you should have heard this sentence before. The sympathetic American saying this would never ever think that he is sorry because you are an ass. Your thinking is ridiculous.

Finally, your conspiracy theory "To exclude me ... you tried to drag everyone into ur private club" really makes me sick, even though I was never a fan of Lao Dao. Lao Dao's club is PUBLIC, everyone in the world can read it, and I joined it on my own without Lao Dao's any email. YOUR club is PRIVATE, and YOU sent me email twice to try to drag me into ur club.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修改]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2条评论
1 [Viky 于 2010-11-12 09:42:23 提到][删除] [FROM: 152.11.]
劝 lz别跟那个老250浪费时间了。。
 
2   [USMedEdu 于 2010-11-13 11:58:32 提到] [FROM: 24.]
科技部回应美国《科学》杂志刊文

  新华网北京11月8日电 科技部新闻发言人8日表示,今年9月,美国《科学》
杂志刊登的“中国的科研文化”一文,涉及中国基础研究科研经费分配问题,科技部认为与事实不相符合。

  清华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施一公和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院长饶毅今年9
月在美国《科学》杂志发表“中国的科研文化”一文,讨论目前中国科研基金分
配体制及科研文化问题。他们认为,尽管近年来中国研究经费持续以20%的比例
增长,但这种增长没有对中国的科学和研究起到应有的强大的促进作用,现行的
科研基金分配体制甚至在某种程度上阻碍了中国创新能力的发展。

  科技部新闻发言人表示,我国基础研究科研项目经费在支持方向上分为两类,
一类是以资助科学家自由探索为主的基础研究,例如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支持的
面广,项目数多;另一类是以国家重大需求为目标的基础研究项目,例如国家重
点基础研究计划(973计划)等,是根据经济社会发展方向和重大科学问题所部署
的前瞻性重点基础研究任务,由科学家申报,经过公正、公开的评审程序来确定,
所有项目都在网上公示,项目所获支持力度一般比较大,项目数少,竞争性强。
此类项目在规划、立项、评审和验收等各个环节,按照国际通常办法,都建立了
由各学科领域高层专家所组成的专家委员会,参与项目全过程的评审和监督管理。

  科技部新闻发言人表示,近年来,973计划在农业、信息、材料、能源、人
口与健康、资源环境、综合交叉和科学前沿等领域,解决了一批重大科学技术问
题,为经济社会发展提供了重要的科技支撑。例如:超导材料科学,脑结构与功
能的可塑性,太赫兹重要辐射源及探测,量子通信与量子计算,诱导性多能干细
胞培育活体小鼠、化学复合驱采油、高强度钢等一批世界瞩目的重大基础研究成
果,大大提高了我国基础研究领域的原始创新能力,也为世界科学事业作出了贡
献。这些成就凝结着承担科研任务和参与规划、立项、评估、管理的一大批科学
家、科技管理人员的辛勤汗水和求实奉献的精神,我们诚挚感谢他们为我国基础
研究所作的杰出贡献。

  科技部新闻发言人表示,“中国的科研文化”一文的两位作者施一公教授、
饶毅教授,都被聘为国家973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饶毅教授也是国家 863计划
项目课题负责人,他们都承担了我国基础研究和前沿技术领域的科研项目,国家
通过多个渠道对他们在科研经费和条件保障上给予了大力支持。

  科技部新闻发言人表示,科技部作为国家科学技术的行政管理部门,与各科
研机构、学术机构、院校、企业、各学术领域科学家、科研人员等联系和反映问
题的渠道是畅通的。我们热忱欢迎所有关心我国科技事业发展的人们,就所关心
的问题向我们了解情况、交换意见、提出建议。我们重申对任何违反科学道德、
科研诚信、违规违纪的不端行为,采取零容忍态度,有举必查,查实必究,绝不
姑息。
 
3   [USMedEdu 于 2010-11-05 13:55:19 提到] [FROM: 142.]
北大刘哲学教授长戚戚

  作者:hairong2010

  子曰:“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刘华杰教授位居北大哲学系高堂,理
应是君子,但左看右看他发表的言论,怎么也读不出:为人师表、君子风范,到
读出个患得患失的小人嘴脸。

  看官请看:

  一、“在两束光辉照耀下——科学文化人漫谈科学与文化”(《光明日报》
2001-10-11)文章中,刘华杰教授对霍金品评:“有人喜欢拿霍金做文章、搞科
普,我不以为然。我认为霍金值得钦佩,但并不值得效仿。实话说,通过霍金搞
科普,只能进一步把读者吓跑,试问有多少人愿意成为霍金的样子,有多少人看
懂了他的《时间简史》以及《时空本性》?再说一次实话,我反正看不懂,甚至
连“时间简史”这一标题都看不懂,什么叫时间的历史?”。

  笔者认为:四肢健全的刘教授因看不懂伟大科学家霍金的作品,而调侃因得
了ALS病而不能走路,不能说话的霍金身体。此教授是为兽丑表也。

  二、“真相难以掩盖”(刘华杰新浪博客 2010.09.23)文章中写道:
“……,将继续旗帜鲜明地支持肖传国打方舟子……我对方是民的四项指控(撒
谎者、抄袭者、伪科学精神的传播者、行私刑者)负全部责任,欢迎方是民到法
院起诉我,我将一一展示证据。”。过后发现新语丝网站将此文转贴到新语丝的
立此存照中,既在其博客发表“坚决反对“信誉死亡站”再次盗用我的文字”
(2010-09-26 15:56:55)声明:“……此行为侵犯了我个人的著作权。现要求此
网站立即无条件删除我的文字,并赔理道歉。如果信誉死亡站不懂中华人民共和
国著作权法的话,我再提醒一次。

  注A:本人不反对也无权干涉网络链接,以及其他不违法的信息保留方式。
注B:除“信誉死亡站”及其犯罪团伙外,任何其他媒体或个人均可转载本人的
声明”。

  笔者认为:既然指名道姓的对方舟子(方是民)提出四项指控,并欢迎被指
控者到法院起诉,要当为肖传国两肋插刀的汉子,却怕方舟子将其在指控书原封
不动的贴到新语丝上,刘教授还指责自己杜撰的网站“信誉死亡站” 不懂中华
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是刘华杰教授不懂著作权法,还是刘教授杜撰了一部著作
权法?不过从此事到体现出方舟子和新语丝网站的坦荡,方舟子能原封不动的将
辱骂他的文章贴在新语丝上,而行文者刘教授却害怕其博文被广而告之,赶紧登
博文声明,并用辱骂方式杜撰个不存在的网站名称,此时汉子不见了,成泼皮,
足见刘教授的龌龊和戚戚。

  三、“我和方是民(方舟子)的那点事”(学者刘华杰发表于2010-10-29
22:11:16科学网)里面谈的是刘教授记忆中1999年——2000年间的事,“……当
年,我们北京大学哲学系要筹办一个虚体单位“北京大学科学传播中心”,要物
色一些人选,方舟子在考虑之列。
  在美国访问时,我在网上曾与方舟子联络过,回国后我帮他编《方舟在线》
一书。实际上这本书完全是我策划的,书名是我起的,出版社也是我找的。……
第一步,是请方舟子到北大哲学系科技哲学教研室做一次内部报告,……但北大
校方有个要求,场地费要举办方自己出。这个要求很无理。但我出于哥们考虑,
说无所谓,由我个人来出就是了。最后我个人出了几百元钱(200还是300我忘记
了,能查到)。……此事过后,网上炒得很厉害。我此前不知道方舟子得罪了那
么多人。网上相当多的人骂方舟子,顺便骂我。……正在这时,方舟子在未征
求我的同意的情况,把讲座变动的情况及我个人付场地费的事情公布在新语丝网
站。这实在是不明智之举,由此我很怀疑方舟子的智力。后果可想而知,方舟子
自取其辱。我仍然被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原文很长,有兴趣可以到
科学网刘华杰博客细看)。

  笔者认为:刘华杰教授翻出10年前“那点事”,是太希望给他个突破来扬名
(他在此文中谈到“give me a break”翻译但没说他当时是如何翻译的,记得
当时刘前副教授的翻译是“给我个突破”)?刘教授10年前就想傍或捧将来可能
成名人的人,但在捧方舟子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刘华杰教授就发现他傍错人了
(这点刘教授倒是有自知之明),方舟子和刘华杰根本就是两路人,前者有赤子
之心,为人行事光明磊落,10年揭假、笔耕成就方舟子的名望。后者集市侩之全,
为人行事微微琐碎,几年的调转枪口,混成正教授,好不容易遇到肖传国,力挺,
却因袭击方舟子被捉,这刘教授还不把方舟子恨入骨。度下刘教授之腹:10年
前,刘华杰堂堂北大副教授为一介布衣方舟子,编辑其第一本在国内出版的书—
—方舟在线(记得书出版时,笔者问舟子为何取个如此俗气的书名,舟子只是笑
说书名不是他取的。看了刘大教授博文才知原来是要个突破的刘教授取的名),
方舟子竟然不感恩,还写篇“从反科学走向反对反伪科学——中国反科学思潮新
动向”(2004年4月22日在中国科普作家协会、中国无神论学会“科技普及与科
教兴国”研讨会上的发言),批刘华杰等“科学文化人”,实为不识抬举。

  10年前。刘华杰堂堂北大副教授为一介布衣方舟子,能到北大演讲,忍辱
负重,还自掏腰包数百元,方舟子竟然不领情,而且从未把刘前副教授现在的刘
正教授当朋友,还偶尔写文章批下“科学文化人”,是可忍孰不可忍。

  现在刘华杰已是堂堂的北大哲学教授,而方舟子还是一介布衣,被人雇凶袭
击破了一点皮,竟能引起国内外媒体竞相报道,北京警察神速破案,还把刘教授
正傍着的肖传国落选院士逮捕判刑。真是气杀刘大教授,于是发数篇博文并在
“反方论坛”上披马甲臭骂方舟子,可不管刘教授如何骂、如何贬低方舟子,方
舟子依然是主流媒体和CCTV要弘扬的正面人物,平民百姓眼中的揭假英雄,
正直知识分子眼中的学术清道夫。这就更让小肚鸡肠的刘教授长戚戚了。

(XYS20101105)
 
4   [USMedEdu 于 2010-11-05 13:54:08 提到] [FROM: 142.]
方舟子搅乱了“为尊者讳”的文化秩序

  作者:李胜先

  1 肖教授雇凶伤人案的文化逻辑——“尊者”不接受质疑

  2010年6月24日22点50分左右两名歹徒用钢筋袭击原《科学新闻》执行总编,
现《财经》杂志环境科技版主管编辑方玄昌头部,造成长5厘米、深及头骨的伤
口,两个月未能破案;8月29日下午5点多,两名歹徒先喷辣椒水,再手持羊角锤、
钢管袭击科普作家方舟子。9月21日,北京警方宣布破获了这两起袭击案,其雇
凶者为华中科技大学教授肖传国。

  为什么会发生这种惊世骇俗的事情?

  肖教授自己对造假雇凶伤人的动机有多种说法,在公安局的一个《讯问笔录》
中有如下的记录:问:你为何要打方玄昌?(肖传国)答:方玄昌被方舟子利用,
方舟子无法在平面杂志上发声,只有通过方玄昌在平面媒体上攻击我,他在中科
院的杂志上攻击我。他是公器私用,打击我。连刊三、四期攻击我,污蔑,造遥,
我很气愤,当时就想打他。

  肖传国本人在法庭最后阶段的自诉中说:“首先,我是上个世纪80年代被祖
国送出去培养的学生,在美国呆了20多年,做了很多工作,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
了日后能回到祖国为中国的医学事业,为广大病患做点事。所以,我辞去了美国
高薪的工作,义无反顾地举家迁回了中国。其次,我作为一个科学家,一个学者
之所以走到今天这一步,实在是无可奈何,没有任何办法了。方舟子利用其网络
平台对我的家人、妻子和恩师进行全方位的人身攻击,在遭受到长达几年的网络
暴力,用尽一切司法手段之后,实在忍无可忍做出了这样的事情。”【摘引自
“肖传国教授博客”[转载]直击肖传国案件法庭审判全过程——肖传国案件是否
应该定性为寻衅滋事罪?(2010-10-12 14:20:11)
  
http://www.rainbowplan.org/bbs/topic.php?topic=119256&select=&forum=1】

  再看看两位方先生的说法,方舟子在他的9月25日博客里说:肖传国在今年
年初找亲戚买凶报复的真实原因,是由于去年11月方玄昌策划的调查“肖氏手术”
的系列报道: 《“肖氏手术”治愈率:85%,还是0%?》,《“肖氏手术”:寻
访让志愿者震撼》(肖传国认为我是“幕后黑手”)

  方玄昌在“肖氏手术刀,猛于钢管与锤子”一文中说:肖传国的作案动机,
显然不是如他所说的,因不能评上院士而报复。且不说方舟子的揭露能否导致他
落选院士,我对他的调查始于2009年,已经是在他院士落选4年之后。很显然,
“肖氏反射弧”手术患者家属起诉郑州神源医院,而我们后续的报道可能会导致
“战火”烧到他这个手术创始人头上——此前,地方法院回避这种手术本身存在
的问题(亦或许,这已经不是法院能力所及),而以“手术失败”等性质论处。
在这个问题上,明了这种手术危害性的媒体人(尤其是方舟子这种有影响力的人)
的存在,对肖传国威胁太大,这才是他下黑手要干掉我们的原因。【见
(XYS20100927)】

  方玄昌在“审判”一文中说:针对肖传国为什么要找人袭击我的原因,他在
法庭再次改变了说法,从原先对他的学术揭露,变成了“因为方玄昌说我是黄禹
锡,他把我比成一个罪犯”。我确实引用了一个专家的话,把他比喻成“中国的
黄禹锡”,但文章中显然指的是他学术作假有如黄禹锡,而不是指他和黄禹锡都
是罪犯。老实说,我个人并不认为他可以跟黄禹锡相比,因为后者尽管学术作假,
但其克隆狗等其他成绩是货真价实的,在国际学术圈的地位比肖传国高的太多。
退一万步说,就算真是我把他比喻成一个罪犯,他就要取我性命?这个借口跟
“因为方舟子侮辱我的老师和妻子,所以报复”一样站不住脚。他要杀死我们,
原因其实显而易见,因为我们的揭露很可能会导致他名利两空,因而要灭口。
【见(XYS20101015)】

  所有关心这个案件的人都在分析案件的起因,网上、媒体和坊间已经见到和
耳闻各种各样的评论,例如,梁立俊认为:体制内学术界的利益集团已经形成,
肖传国的铁锤后面不是他一个人,而是一个链条。肖传国的铁锤维护的不是他一
个人的利益,而是一群人的利益;我们可以怀疑方舟子打假,我们必须站在正义
的一边,一起推倒肖传国以及他所代表的利益机制。【2010-9-26 南方都市报】
指明肖传国代表着某种利益机制触及到了问题的核心。双方当事人都提到了“肖
氏手术”或“肖氏反射弧”,这似乎是事件的直接起因。就肖教授而言,他没有
讲出一个前后一贯的作案动机,但在法庭上却给出了画龙点睛的陈述:他作为一
个为了报效祖国而归国,且已有所成就的科学家、学者走到这一步是方舟子逼迫
的结果。肖教授所说的“逼迫”,说到底就是方舟子对自己的“成就”和“肖氏
手术”的质疑。

  肖教授脑子里有这样一些不应该属于科学家的概念,以有贡献者自居,展现
出高高在上的姿态,但自信心不足,反感和害怕别人质疑,这种反感和害怕使得
他变得很是脆弱,以至过分地解读了两位方先生的质疑,他把别人的质疑解读成
“攻击我”,而且是“暴力”的“人身攻击”,由反感和害怕质疑发展到坚决不
准质疑的程度,采用雇凶伤人的办法实现自己“不准质疑”目标。在如何对待质
疑的问题上,肖教授的思想和行为都完全背离了科学的轨道,科学是不怕质疑和
欢迎质疑的,如果有信心认为“肖氏手术”是科学的,就应该和质疑者一道检验,
如果发现不足就设法改善;如果诚如自己所描述的,如果用事实证明确实有85%
的疗效,别人就不会再质疑了,或者不必理会;如果别人的质疑成立,自己就主
动放弃,质疑也就自然终止。可惜到目前为止,肖教授没有显现出科学家应该具
备的这种气度。相反,质疑者却表达了这样的气度,方玄昌先生说的好:“万一
发现‘肖氏反射弧’确有其伟大价值,我将衷心感谢大家纠正我们的错误,也期
望还肖传国一个公道。”【见(XYS20100927)】

  目前的纠结在于,一方坚持要质疑,一方害怕并不准质疑;一方的质疑真正
指向的是一种文化现象,一方要捍卫的是一种流行的文化秩序——不准质疑。宏
观地,历史和现实地看,肖教授有计划、有预谋地雇凶伤人既是一种个人行为,
更是一种文化行为;肖既是要极力维护自己的利益,更是在维护一种几千年来流
行下来的文化秩序,这个文化秩序叫做“为尊者讳”。

  2 “为尊者讳”一种流行的非建设性文化秩序

  “为尊者讳”是孔老夫子的经典之一,历代的统治者都为这个经典“添砖加
瓦”,后汉章帝召开白虎观会议,确认神权、君权、族权、夫权神圣不可侵犯。
《白虎通义·三纲六纪》说:“君为臣纲、父为子纲、夫为妻纲”,对于臣、子、
妻而言,君、父、夫为“尊”,“纲”应该有表率榜样的意义,但在“为尊者讳”
的教化面前,人们只能理所当然地服从于尊者的需要,作为一种文化秩序,“为
尊者讳”影响了中国几千年,至今仍然有着强大的生命力。

  什么是“尊者”,封建社会,皇帝是至高无上的尊者,官员是其次的尊者,
所以几千年来许多人都梦想着当皇帝,当官,因为在中国的文化传统里,官本位
与皇权至上是相互依存的文化秩序。帝制彻底跨塌之前,读书人崇尚“学而优则
仕”,没有什么文化的会道门的会首们追求“乱而优则帝”。到了现代,“称帝”
已不再是做尊者的主流追求了,但作为心理需要,人们都希望得到尊重,受到尊
敬,作为一种价值取向和文化追求,都渴望做个“尊者”,这没有什么好奇怪的。
如果按照社会规范的要求,以尊者为榜样,用做个尊者为动力,在公平竞争中不
断完善自己,力争脱颖而出,争取为社会多做贡献,这顺应社会进步的需要,也
是个人成长的需要,这是有积极社会意义的好事情。

  问题在于,社会需要什么样的“尊者”,我们应该怎样理解和遵从“为尊者
讳”?

  在《词海》里 “讳”的解释是隐瞒;避忌。有所隐讳的事物。王逸说“所
畏为忌,所隐为讳”。讳言,忌讳别人谈论自己的过错;隐讳,不敢或不愿意明
说。把事情隐瞒得很紧为“讳莫如深”。【上海辞书出版社 1999年普及本P1099】

  对待尊者,如果把“讳”定位为避忌或忌讳则是建设性的。做一个“为尊
者”,其本人因为“讳”(避忌和忌讳)主动约束自己的言行,处处自律,对自
己约法三章,自觉地不去做那些应该避忌和忌讳的事情,那些应该、必须做的,
必须做好;哪些不能做,坚决不做,为人表率,做个好榜样。作为社会或周围的
人,对那些有贡献的,做了好事的尊者给予尊重和敬仰是完全应该的,树立为榜
样也是应该提倡的。同时还应该遵循避忌和忌讳的原则,对待尊者不去阿谀奉承,
敢于说真话,说实话,敢于提出不同意见或见解,不去无原则地附和尊者,不去
神化和夸大拔高尊者。这样的“为尊者讳”是建设性的,负责任的和阳光的。

  不幸的是,几千年来,“为尊者讳”的主流是非建设性的。之所以说是非建
设性的,是因为我们继承下来的“主流”是把为尊者讳的“讳”定位为讳言,隐
讳,讳莫如深。这种“主流”至少有以下几中表现类型:

  一种是,那些做了好事,作出贡献并受到尊重和景仰的尊者,容易进入一种
“尊者自重”的角色状态,逐渐习惯于听顺耳之言,逐渐不习惯于听不同的、逆
耳的声音,这就容易出现和放大“上有所好 下必甚焉”效应,使为尊者讳言、
隐讳成为一种当然的潮流。

  一种是,“人怕出名”,一旦出名,万众瞩目,为了护住自己的“名”,需
要和希望讳言和隐讳那些不利于护“名”的东西。

  一种是,一些追求为尊者的人把尊者的地位当作个人资本,力求不断扩大自
己的资本,甚至不择手段或不计后果地提升自己为尊者的声誉或地位,当然地就
会害怕和反感不同声音,害怕怀疑,害怕揭露,害怕批评。

  就社会而言,就他人而言,很容易把对尊者的尊重和景仰转化或曲解为应该
主动替尊者讳言,隐讳,讳莫如深,不希望,甚至不准对尊者提出不同意见,不
能怀疑,不能揭发,不理会或不公正地对待那些敢于提出不同意见、敢于质疑或
置疑者,这样的“为尊者讳”不但是非建设性,还是非适应性的。所谓非适应性
是指那些不利于个体和群体生存的行为。

  为尊者讳存在于各行各业、各种各样的尊者与公众的互动之中,几千年的文
化传承,非建设性的“为尊者讳”一直占据上风,替尊者隐瞒、为尊者护短已经
成为一种民族文化心理定势,成为人们内心深处潜移默化的规则和认知模式及解
释模式,成为一种公认的社会文化秩序。

  孔老夫子倡导的原则是“为尊者讳耻,为贤者讳过,为亲者讳疾。”“讳莫
如深,深则隐。”如何讳耻、讳过、讳疾?就是深深地隐藏真相,所以“为尊者
讳”的核心要义之一就是要敢于造假。中国盛行造假,根源之一在儒家经典。人
们争着做尊者,除了实现自我价值,获得尊重,有尊严,更现实是,做个尊者可
以有一定的地位,受人重视,可以得到许多实在的好处。“为尊者讳”是一种具
有现实激励作用的推动因素。做尊者的诀窍之一就是造假,或者说要想做尊者并
不难,只要会造假,或者只要学会造假就可以达到目标。所以,造假早已经成为
社会文化秩序的一部分。

  孔老夫子的“讳”是为尊者、贤者、亲者设定的,不适用于非尊者、非贤者、
非亲者,因此“为尊者讳”的要义之二是不能平等,必须维护尊、卑、贵、贱的
等级秩序。尊者、贤者、亲者应该高高在上,非尊者、非贤者、非亲者与之不可
平起平坐,尊者不可怀疑。

  可见,这个“讳”的本质是害怕质疑,反感质疑,不得质疑,不准质疑。不
准质疑的升级版就是造假,造假了也不准别人说三道四。因此,“为尊者讳”这
种文化秩序由两大规则支撑,即尊者可以造假,其他人不得怀疑!

  3 方舟子并不止是惹恼了肖传国

  这种“可以造假,不得怀疑”的社会定势已经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
而且不断地被“发扬光大”,被“创新”,被“普及”,被生活化。新语丝网站
开始揭假以来,每年揭出的各种造假在100起以上,这只能是冰山上的一滴水晶。
可喜的是,由于受到方舟子和各方面的质疑,今年引起全国关注的唐骏、张悟本、
道士李一造假事例有了一种让人比较满意的结局,使他们在一定的程度内回复到
本来的面目,不幸成了“被揭露的倒霉蛋”。

  诚于网友timeriver所说“在中国,大凡有点头脸的人物,有几个经得起考
证的?”“唐骏造假门不过是全社会造假的一个缩影而已”。换句话说,揭假者
需要考证的都是一些有点头脸的人物,揭假是一个犯忌讳的“事业”,反对造假
是一个伟大而艰难的事业,做起来难,坚持下去就更难。

  媒体通常称方舟子是打假斗士,称《新语丝》是打假网站,这并不准确。打
假是政府职能部门的职责,任何个人,包括方舟子,没有什么权利去侦察和认定
并打击造假,个人有的权利只是言论自由,只是可以提出质疑。方舟子目前所做
的,《新语丝》网站上所能作到的主要是对涉假者提出质疑式披露,往高处说是
举报,最多也只能是揭露,压根就谈不上打击造假。对于那些可能的涉假者,对
那些害怕质疑,害怕举报,害怕揭露的人和事来说,有事实根据的质疑式披露和
符合事实的举报或揭露可以产生足够大的威慑力或杀伤力。方舟子之所以成为有
影响人士,《新语丝》之所以被称为“著名”打假网站恐怕主要是建立在有事实
根据的质疑、举报和符合事实的揭露基础上的。

  准确地说,方舟子的《新语丝》只是一个纯民间的举报涉假和传播科技知识
的平台,仅此而已。而肖教授认定方舟子对他实施了“网络暴力”,所以“此仇
不报,誓不为人”。在许多的场合,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公开表达了对方舟子的憎
恨和仇恨,对《新语丝》的贬损,网络上的有些言辞恶劣到了不堪入耳、不堪入
目的程度;当然也有许许多多人,特别是大多数的主流媒体表示对方舟子的支持
和赞扬。按肖教授的话,方舟子只是“区区一无业人员”,一介平民的言论何以
引发如此大的社会波澜?这需要结合历史背景和现实需要来考量。

  中国的和平崛起出现了许多的新变化,例如社会进入多元化和言论越来越开
放的时代,互联网给大家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便利和可以大胆讲话的大舞台。这给
造假者和说假话的人们创造了更自由的空间,所以产品造假,食品造假,奶粉造
假,论文造假,文凭造假,等等,等等,层出不穷,这引起了公众的广泛不安;
本来在任何社会造假都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但现在的中国公开为造假者辩护的
事情越来越盛行起来,这引起了社会的公愤。这种不安和公愤将不可避免地启动
社会自净机制,那些受害者、敢于仗义执言者、路见不平者会被迫或自发地起来
揭露造假现象和造假者,前些年的“反伪斗士”和现今的“打假斗士”属于人们
对这些揭假者或“方舟子们”的并不准确的称谓或赞扬。逐渐开放的言论自由和
网络同时也给“方舟子们”创造了比较宽松的条件,要是在改革开放之前,像他
这样喜欢揭短、挑刺的人恐怕早就被作为专政对象抓起来了,何只是屏蔽你的网
站!
  在某种意义上,中国已经走上了市场经济的轨道,处在商业社会的门口,商
业的特点之一是追求最大的利益,造假往往是可以名利双收的营生,在许多场合,
欣赏与追逐造假大于反对与抵制,更不说那些造假的既得利益者,追求商业利益
或现实利益成为中国造假风越来越盛行的巨大助推力之一。

  造假是为了自己的利益或自己的需要进行无中生有的编造或有意的夸大与拔
高;造别人的谣言,其实质也是造假,是借贬损他人让自己从中得利的造假。一
方面由于造假给社会造成巨大的伤害,人们痛恶造假;另一方面,造假可以得到
各种好处,总是有人热衷甚至推崇造假。从观念形态到实际言行,社会上存在着
造假和护假,反假与揭假两大阵营,与之相对应的,在人群分布上也存在着两大
阵营,这种由人群组成的阵营是动态的,总是处在变动之中的。这可以解释,为
什么有的人前一段时间反对造假、揭露造假,而后一段时间又去护假或造假,这
可能是观念发生了转变或利益诉求发生了转变。

  造假消耗着我们的民族智慧,泯灭着我们民族的创造精神,严重且明显地阻
滞着四个现代化的进程,是一个不得不认真对待和急待解决的大问题,那些关注
民族兴衰的人们以各种心态注视和对待着中国目前的造假问题,其中像方舟子这
样的走在前面的、主动站出来公开揭露和谴责造假的人们,被认为是喜欢揭短、
挑刺的人,他们所面对的是一群人,是那些忌讳被人揭露,需要相互“讳”的利
益联盟。

  造假背后的另一个一以贯之的推手是文化习惯,那就是“为尊者讳”,这个
“讳”的要害是害怕质疑,反感质疑,不准质疑。中国文化最缺乏的是科学,最
排斥的是科学的怀疑精神。在封建社会,皇帝不允许任何人怀疑其合法性、正当
性和正确性。清朝的翰林徐骏在奏章里,把“陛下”的“陛”字错写成“狴”,
雍正皇帝将徐骏革职。又在徐骏的诗集里找出了两句诗:“清风不识字,何事乱
翻书?”断定这“清风”就是指清朝,徐骏被判诽谤朝廷罪,送掉了性命。还有
扬州举人徐述夔夏日晒书见风吹动书页,随笔写下“清风不识字,何故乱翻书”
也招来杀身之祸。

  皇权文化害怕怀疑,忌讳质疑,孔老夫子的为尊者讳符合皇权文化的需要,
所以历代君王倍加封赏。皇权已经倒塌100年了,但皇权文化的惯性作用依然十
分强大,例如,我们随处可以见到“尊卑贵贱”的等级划分;例如,人们普遍地
习惯于按部就班,习惯于正统,习惯于非黑既白的单极思维,反感不同的声音,
害怕怀疑,不习惯于质疑别人,更不习惯别人对自己提出任何质疑,“沉默的大
多数”是这种“不习惯”的一种表现。这种不习惯已经发展为这样的社会文化定
势,那些被认为是“正统”的东西是不能怀疑、不得怀疑的。就是说到目前为止,
我们这个民族缺乏科学的怀疑精神,为数不少的人在单极思维的影响下不习惯别
人提怀疑的问题。

  1999年司马南应邀到一个大单位的扩大党委会上做报告,当司马南讲到我们
需要有怀疑精神时,有人递条子问:难道共产党需要怀疑吗?马列主义需要怀疑
吗?司马南反问:难道共产党害怕怀疑吗?马列主义害怕怀疑吗?马列主义是科
学,科学不怕怀疑,欢迎怀疑;共产党按科学规律办事,共产党是在各种怀疑和
骂声中成长壮大起来的,共产党也不怕怀疑。提问者表达的是一种很有代表性的
单极的惯性思维:正确的事物是不能怀疑的,马列主义和共产党是不准怀疑的,
或许提问者代表了社会中那些反感质疑的群体意见。司马南表达了一种科学的态
度:正确的事物是不怕怀疑的,是欢迎批评的;是怀疑不倒的,是批评不倒的。

  现在言论自由多了,社会上骂共产党,骂政府似乎变成了一种时髦,应该承
认,执政党和政府的公信力在某些方面确实下降了,但只要共产党坚持的是正确
的道路,那是骂不倒的,从某种意义上讲,同过去相比,共产党更加强大了,过
去靠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强大起来了,现在靠科学发展观,靠“软实力”,靠开放
言论,靠不怕怀疑、准许质疑、欢迎批评,这不只是有自信心,更重要的是一种
力量的展现,是一种更加强大的表征。在这里,骂人者和被骂者谁更强大?应该
承认,只有那些不怕怀疑,欢迎批评,不怕揭露的人和团体才显得更强大。

  作为一种被许多人遵循着的文化秩序,“为尊者讳”里的“讳”在无形之中
扼杀着人们说真话的权利,让一些敢于讲真话的身陷囹圄。彭德怀是我最敬重的
中共领导人之一,他最值得人们敬重的地方之一,就是敢于讲真话、实话、心里
话,没有受“讳”的束缚,1959年庐山会议他这样做了,是“为尊者讳”让他付
出了沉重的代价,直到1978年12月24日才平反昭雪。一个开国元勋因为讲了真话
落得如此悲惨对待,可见,中华民族要彻底打破“为尊者讳”的文化紧箍咒谈何
容易!

  最近有两位作者披露了教育部学风建设领导小组一位主要成员复信的内容,
信中提到去年(2009年)初某省中医大学两位教师揭发该校校长(正厅级干部)
的博士论文抄袭其学生的事实,其中一人承认此文是由她代校长拼凑的。虽然在
两会期间也曾向中央领导和某部长面呈此事,也经多家媒体揭露,国家主管部称
他是省管干部;其所在省下令,不得在报刊上刊登有关消息。这说明“为尊者讳”
仍然十分有生命力,在学术造假的重灾区,揭假是不受欢迎的。而这位学风建设
领导小组主要成员说“在现在的体制上,我对查处学术腐败、打击学术界不正之
风,已经没有信心”。【(见XYS20101020)】很显然,这位领导成员是反对造假
的,但他对现行的体制层面上“为尊者讳”显得很是无奈!

  虽然方舟子只是一介平民,虽然《新语丝》只是一个民间的小网站,虽然中
国远没有进入公民社会,但“方舟子们”对涉假者的质疑、举报或揭露,对于那
些涉假者或可能的涉假者,已经产生了足够大的威慑力或杀伤力,所以方舟子触
动的不只是肖传国一个人,而是体制内和体制外的一大群人;更为重要的是,方
舟子触动了在中国流行了几千年“为尊者讳”的文化秩序。方舟子之所以广受欢
迎,是因为他敢于讲真话、实话,敢于挑战“为尊者讳”这种并不健康的文化秩
序;方舟子之所以招人憎恨,被人辱骂直至遭凶徒攻击,也是因为他敢于触犯
“为尊者讳”的文化秩序。

(XYS20101105)


方舟子遇袭案无人满意的偶然与必然

  作者:王传涛
  2010年11月05日深圳晚报

  据报道,10月10日,方舟子遇袭案一审判处案件主谋肖传国拘役五个半月。
肖传国表示对检方指控的寻衅滋事罪名不太理解,方舟子不认可法院快审快判的
处理办法。11月4日,方舟子和方玄昌遇袭案二审维持原判,肖传国表示要申诉,
方玄昌也对判决结果表示不满。

  非喜即忧、非快即仇——原本以为,在“二方”(方舟子和方玄昌)与肖传
国这一对敌人之间,任何一个结果都会出现如此简单明了的相反态度。没想到,
世界上最奇怪的事还真发生了,当“寻衅滋事罪”与拘役五个半月的量刑出来之
后,被告与原告竟然都出现了“不满意”的情况。可按理说,如果量刑过轻,肖
传国自然会比较满意;如果量刑过重,“二方”自然也会就此罢休。那么,双方
都不满意的原因在于何处呢?

  结果只能有一种,即双方都认为量刑不妥。一者,“二方”多次想以“故意
伤人罪”乃至“故意杀人罪”的罪名将肖传国告上法庭,然而,结果却只是个
“寻衅滋事罪”。本质的区别在于,前两者罪当判刑,后一者只是拘役。自然,
“二方”没有达到心理预期。二者,肖传国是知识分子,是准院士,以一个近乎
“流氓无赖”的“寻衅滋事罪”给肖传国定罪,还是有损我国知识分子的伟大形
象的。所以,肖传国作为文化人,自我感觉是丢不起这个人的。

  其实,在笔者看来,除了这两者“不满意”之外,还有更多的人对判决“不
满意”。首先是法庭外面那些未治愈的、想得到赔偿的患者及家属。再就是有部
分学界人士想知道一下所谓“肖氏反射弧”究竟是真是假;再次就是广大百姓想
要看一看除去打人之外,肖传国对于“学历造假”有没有付出代价。悲剧是,对
于以上三者,法庭都没有做到回答。我们说,即便法庭对于“肖氏反射弧”此等
医学科技不甚了解,那对于肖传国的“学历造假”也应该有个交待。很遗憾,法
庭没有对此作出了断。

  笔者只能下这样的结论,对于方舟子和肖传国一案,法院的判决结果近乎
“无人满意”。这是偶然,还是必然?是司法界的一厢情愿,还是“二方”、肖
传国、患者与公众都太爱吹毛求疵了?在笔者看来,其实大家都不满意的原因其
实只有一个,那就是我国学术界对于学界人的造假、袭击等所有事都太过沉默,
以至于肖传国不会认识到自己造假的错误所在;而方舟子及公众则失望于肖传国
没有为自己的造假付出应有的代价。无人满意的结局自此形成。

  只有学术界、医学界对肖传国雇凶打人、学历造假与医术行骗等所有事宜给
出一个综合判定,并且必须让肖传国认识到他的错误所在,判决的公信力才会得
到每个人的认可。然而,国务院学术评定委员会没有发言,医学权威评定机构没
有发言,肖传国的母校也没有对其作出有信服力的处罚,法院也只能轻描淡写、
糊涂了事了。招致所有人的不满,也就成了一种必然。

 
5   [USMedEdu 于 2010-11-05 13:52:13 提到] [FROM: 142.]
方舟子遇袭案维持原判 据称原被告均要申诉

新京报 2010年11月05日

  “方舟子家门口遇袭案”追踪

  本报讯 昨日,肖传国案二审宣判,其仍被认定为寻衅滋事罪,并判处5个半
月拘役。事发前,他担任华中科技大学协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等职务,雇人分别
将《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学术打假名人方舟子打伤。

  庭外

  “挺肖派”现场发册子

  昨日上午8时40分许,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外开始聚集起“挺肖派”。

  一位操着浓重湖北口音的男子,自称连夜从武汉赶来,并在现场派发了长达
416页的册子《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不过,现场并未发现“挺方派”。

  由于10月10日在石景山法院一审开庭审理时,两派同时出现、险些引发混乱,
为此从近9时许就陆续有五辆警车出现在法院门口,民警不时在现场巡逻。

  上午9时30分许,该案在一中院第15法庭开庭宣判。宣判前,作为本案的被
害人之一方舟子(本名方是民)并未现身,据其事后在电话中解释,系因已经预
料到最终结果。

  与其态度类似,被告人肖传国的辩护人高子程、被害人方玄昌在进入法庭前
也都表示,对改判或者发回重审并不乐观。

  上午10时许,他们二人手里拿到了一中院做出的《刑事裁定书》,二审结果
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庭内

  肖传国听判表现平静

  根据该裁定书,肖传国于9月21日被羁押并被刑事拘留,于10月21日被监视
居住。也就意味着,本案一审、二审阶段,肖本人一直处于监视居住阶段。

  据肖传国辩护人高子程回忆,在此期间肖居住在京城一家宾馆内,出行被严
密监视。一审上诉后,他与肖传国的会面在一中院进行。

  高子程描述,昨日宣判时肖传国本人表现平静,他的妻子到庭旁听但未发一
语,庭前她曾表示如果维持原判将申诉。与之对应,作为本案的受害人,方舟子、
方玄昌也都表达了类似要求。

  按照刑事诉讼法的相关规定,肖传国已被羁押30天,因此将从其五个半月的
拘役中减除30天,这也就意味着肖最快将在明年3月下旬恢复自由。

  此外,本案刑事附带民事部分至今一审没有宣判。

  跟很多二审刑事案件一样,由于主审法官认为“事实清楚”,本案以书面审
理的方式结案。

  至于其还能否回校任教,昨晚华中科技大学校长李培根不愿做出回应。

对话

 昨日终审宣判后,针对罪名认定等问题,受害人方舟子、方玄昌及其被告人的
代理律师高子程接受了采访。

  1

  怎么看雇凶杀人未认定

  方舟子:肖传国蓄谋已久、酬金和经费巨大、凶手长期蹲点伺机作案、使用
可致命的铁器行凶、向被害人头部击打、特意指示“石景山这个要打重一点”等
等已查明的案情,难以让人认同肖传国的犯罪意图仅仅就是“故意伤害”、“教
训一下被害人”。

  高子程:没有任何证据证明他是雇凶杀人,肖传国只是接受别人的建议找人
教训被害人,并没有要杀人,而出钱也只是因为对方孩子要出国读书。

  2

  是否接受定罪寻衅滋事

  方玄昌:公安机关在第一时间破案,给了我们一个大礼,但自其审讯阶段流
传出来的视频称只是他人主动请缨要教训我们,我就担心可能会轻判。如果没有
方舟子这样的名人,我不知道法院会怎么判?更轻还是更重?尤其是我当时与死
亡只差一步。

  高子程:该案案外因素太多,但就法律事实本身而言,肖传国只符合故意伤
害,但因为是轻微伤,还不能构成犯罪。如果因为案件当事人的身份而影响判决,
那么就违背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

  3

  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方舟子:以我对肖传国的了解,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其他更多被我们打假
的人看到肖的判例后将会怎么做?短时间内我还会继续打假,长期的话要看环境
是更好了还是更糟糕。目前已经采取了保安措施,每年花费六位数。

  方玄昌:我花一个月搬家,他花一个小时可能就能找到我,从此以后我们将
处身危险可能很难改变。

  高子程:肖传国妻子庭前说,维持原判将申诉。

相差5毫米 无法定轻伤

鉴定标准规定6厘米可构成轻伤;有学者称本案反映司法实践“唯后果论”

 ■ 专家说法
 
  本案中,法院认定的作案工具包括金属管1根、铁锤1把等,并认定方玄昌头
皮血肿、多处软组织挫伤、头皮裂伤,经鉴定为轻微伤;方舟子腰骶部皮肤挫伤。

  不过,对于这一“轻微伤”,按照被害人方玄昌的说法应构成造成重伤。

  方玄昌曾发起《海内外医学界人士关于强烈建议重新鉴定方玄昌伤情的公开
信》,要求重新鉴定其伤情。按照人体轻伤鉴定标准,头皮钝器创口累计达到6
厘米就构成轻伤,而方玄昌的伤疤为5.5厘米。

  “仅以伤疤长度的5毫米之差就否定伤害的严重程度是令人不可接受的”,
方玄昌认为。

  据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吴丹红介绍,刑案中被害人只能对附带民事赔偿提起
上诉,对刑事部门惟有向检察机关申请抗诉,而对鉴定结果不满也只能向法院提
出申请。

  不过,在方玄昌提出抗诉申请、鉴定申请后,石景山人民检察院“一审判决
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性符合法律规定,量刑适当,决定不予抗
诉”,而二审法院认定了一审证据,同时认为“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
分”。

  司法实践中,虽然故意伤害的后果可分为轻微伤、轻伤、重伤、死亡等,但
追究刑责的分界线就在于伤害后果是否在轻伤以上。最终,肖传国也没有被认定
为故意伤害罪,而是以寻衅滋事罪判处五个半月的拘役。

  对此,有学者认为此案反映了司法实践中的“唯后果论”,即较少考虑主观
恶性,而以造成的后果影响量刑。

  中国社会科学院刑法研究室主任刘仁文研究员认为,一些国家对犯罪行为一
般是定性不定量,具体实践中通过立案、侦查、起诉、审判等各个环节将一些主
观恶性小的行为不做犯罪处理。不过,我国从立法上先定量,要求犯罪必须出现
较严重的后果才能处罚,故意伤害就以轻微伤和轻伤来区别无罪和有罪。

肖传国案终审宣判 两方都申诉
市一中院维持一审结果双方都表示不满

2010-11-05京华时报

本报讯 (记者王秋实)昨天上午,方舟子遇袭案在市一中院终审宣判,法
院维持了一审的判决结果,肖传国和戴建湘因寻衅滋事罪均被判处拘役5个半月,
其余3人分别获刑1个半月到4个月不等。宣判后,肖传国的律师和“二方”均表
示对判决结果不满。

昨天上午9点,一中院门外聚集了大批欲旁听的媒体记者,但均未被获准进
入法院,宣判采取了不对媒体公开的方式。肖传国的辩护律师高子程、方玄昌和
律师彭剑等人到场听判,而方舟子则前一天就表示“已经预料到结果,没必要
去”,没有出现在现场。比起此案一审时门外聚集大批“挺方派”患者的场景相
比,昨天一些“挺肖派”也不远千里从武汉来到北京,并印刷了厚达400多页的
材料《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分送给在场记者。而几名关心此案的热心网民
也等在门外观望判决结果。

据悉,一中院的裁定书称,法院受理肖传国和戴建湘的上诉后,依法组成合
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肖传国、戴建湘及其他原审被告人,并听取了方舟
子、方玄昌和双方辩护人的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因此决定不开庭审理。

对于肖传国提出的“原判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的上诉意见,以及方舟
子和方玄昌质疑的“一审严重违反法律程序,认定事实错误,使用法律不当”的
意见,裁定书认为“一审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及适
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

此前,肖传国曾提出自己的行为不符合寻衅滋事罪,要求撤销原判,以故意
伤害罪处理。戴建湘上诉也认为自己不符合寻衅滋事的构成要件,一审法院以简
易程序审理存在程序错误。但对于这两处质疑,终审裁定中并未给予回应。

上午10点,半个小时的宣判结束,肖传国的辩护律师高子程走出法院。据他
说,肖传国在宣判现场未发表任何看法,也没有情绪上的明显表现。

■记者追访

肖传国家人称申诉到底

“判决结果和我预料得一样”,肖传国的辩护律师高子程说,纯粹从法律角
度讲,肖传国就是要故意伤害方舟子,但其伤害行为没有构成犯罪,只能治安处
罚。如果法院认为雇凶打人的行为尽管未造成严重后果,但要追究其刑事责任,
可以通过修改现行法律来给予规范,而不能随便找个别的罪名来定罪。根据双方
的委托约定,高子程将在二审宣判后不再担任肖传国的辩护律师,因此申诉事宜
会由肖传国的家人接手,肖的家人表示,“只要认定有罪就申诉到底”。

方舟子称量刑奇轻很失望

方舟子昨天接受电话采访时表示,判决结果在他的意料之中,对结果“很失
望”。

他认为,一审判决结果出来之后,很多舆论都评价定性不准确,量刑偏轻。
他和方玄昌也质疑,寻衅滋事罪最高可以判5年,但肖传国不认罪,不悔改,而
且是团伙犯罪,没有从轻的情节却能得到轻判。这些质疑在二审判决中完全没有
给出解释,“很难让人信服”。他和方玄昌表示会继续申诉或上访。

■事件回放

肖方二人积怨10年
2001年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肖传国发表《对方舟子“学术打假”的反思及批
评》,批评方舟子“学术打假”存在问题。
2005年 方舟子发文质疑肖传国的“肖氏反射弧”,并导致肖传国在院士评
选中落选。此后5年间,肖传国曾以侵犯名誉权为由,5次起诉方舟子。
今年6月24日 《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被两男子用钢棍从背后袭击,头部伤
口深至颅骨。警方介入调查。
8月29日 方舟子在家门口受到袭击,两男子先是向方舟子面部喷辣椒水,后
扔出铁锤砸中方舟子的腰部。
9月21日 警方称方舟子、方玄昌遇袭案已并案告破,幕后主使华中科技大学
教授肖传国等4人被抓获。3天后,嫌犯康拥军也落网。
10月10日 一审法院认定5名被告人构成寻衅滋事罪,肖传国和戴建湘一审被
判拘役5个半月,许立春等3人也分别获刑。
昨天 此案终审宣判维持一审结果。


肖传国案终审维持原判 方玄昌表示将提请抗诉

  2010年11月04日法制晚报

  肖传国案终审维持原判 方舟子第一时间获知终审内容 方玄昌表示提请检察
机关进行抗诉

  今天上午,雇人殴打方舟子的肖传国在一中院听候终审判决。法院终审维持
一审判决,肖传国因寻衅滋事罪被判拘役5个半月。

  今日现场

  法院周边未拉起警戒线

  不到9点,一中院门口三三两两地聚集着一些人,4辆警车沿街停放,但法院
周边并没有拉起警戒线。

  9点,随着肖传国的律师高子程的出现,法院门口分散的人们和媒体记者聚
拢起来,将他团团围住。外围是肖传国的支持者,他们散发着长篇小说般厚的
“肖斗方传”,也有几名声称支援方舟子的网民现身观望。

  法院外的人群没有争吵,情绪平静,警车上的民警下车观望了一下,便又回
到车上。

  9点一刻,一身白色唐装的方玄昌来到法院门口,正在接受采访的高子程律
师马上挥手打招呼。随即,方玄昌成为媒体追逐的目标,高子程脱身走进法院大
门。

  9点45分,高子程律师手握判决书走出法院大门。“维持原判。”高律师对
一拥而上的记者们说,一中院今天作出终审裁定,认为一审认定的事实清楚,证
据确实充分,审批程序合法,量刑适当,因此驳回肖、戴二人的上诉。

  方玄昌:提请检察机关抗诉

  高律师表示,肖传国没有当庭表示对判决的看法,而他与肖传国的代理关系
也随着终审宣判而结束。但高律师透露,肖传国的家人曾明确表示,只要判肖有
罪,他们就申诉。

  对于终审结果,高子程仍旧坚持认为肖传国的行为是伤害,“如果认为这种
行为情节恶劣的话,可以从立法上进行引导,对这种带有报复性的伤害行为予以
刑事处罚。以寻衅滋事来追究刑事责任,对今后类似案件的审判会有影响。”

  方玄昌则表示,他很担心个人的安全问题,“没多久肖传国就出来了,可想
而知他会怎么样!”方玄昌说,会提请检察机关进行抗诉,也会穷尽司法救济手
段来维护自己的权利。

  据了解,在宣判结束后,方舟子已经在第一时间知道了终审内容。

  随着高子程和方玄昌的离开,媒体记者也相继离去。10点一刻,媒体记者和
当事人全部撤离,一中院门口恢复了平静。

  肖传国一审后被监视居住

  据了解,肖传国在一审后处于被监视居住状态,这也是一种强制措施,但这
段时间不能折抵刑期。

  据肖传国的辩护律师介绍,在一审前,肖传国被羁押在看守所,一审宣判后
他则被监视居住。被监视居住的时间大概为20余天。

  二审揭秘

  二审书面审理不开庭

  终审宣判为何会如此迅速?距离10月10日该案的一审宣判不过20多天的时间,
这其中没有开庭程序,便直接通知终审宣判。

  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87条规定:“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应当组成合
议庭,开庭审理。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被告人、听取其他当事人、辩护人、诉
讼代理人的意见,对事实清楚的,可以不开庭审理。对人民检察院抗诉的案件,
第二审人民法院应当开庭审理”。

  可见,除了人民检察院抗诉的案件外,开庭与否由法官独自掌握。法官认为
案件事实清楚的,可以不开庭审理,而是对相关证据材料进行审理,在程序上被
称为“书面审”。

  在目前的司法实践中,大多数案情简单的二审刑事案件,都因为主审法官认
为“事实清楚”,采取“书面审”的方式结案。

  辩护律师

  没有新的辩护意见

  据了解,如果法庭对案件采取“书面审”,那么律师进入二审程序后,除了
呈递书面辩护意见以外,基本没有当庭陈述发表意见的机会。

  据肖传国的辩护人高子程透露,在二审中,他并没有增加新的辩护意见,仍
旧维持一审过程中对肖传国作出的辩护意见,即无罪辩护。

  高律师认为,肖传国的行为是故意伤害,但是不构成犯罪,而肖传国的行为,
不应该被定为寻衅滋事罪。

  新闻背景

  2010年6月24日,《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被两名男子用钢棍从背后袭击,
头部伤口深至颅骨。随后北京警方介入调查。

  8月29日,方舟子在家门口受到两名男子尾随袭击,歹徒先是向方舟子面部
喷辣椒水,后扔出铁锤砸中方舟子的腰部。

  9月21日,警方召开新闻发布会,称方舟子、方玄昌遇袭案已并案告破,幕
后主使华中科技大学教授肖传国等4人被抓获。3天后,最后一名嫌犯康拥军落网。

  10月10日,法院认定5名被告人构成寻衅滋事罪,肖传国和戴建湘一审被判
拘役5个半月,许立春被判拘役4个月,龙光兴被判拘役3个月,康拥军被判拘役1
个半月。

  文/记者王巍


方舟子遇袭案终审维持原判 双方均表不满

  记者:杨昌平
  2010.11.04北京晚报

  今天上午,方舟子(微博)遇袭案在北京市一中院终审宣判。该院终审维持了
一审法院对肖传国等5名被告人的判决结果。一审法院在10月10日以寻衅滋事罪,
分别判处肖传国和戴建湘拘役5个半月,判处许立春拘役4个月,龙光兴拘役3个
月,康拥军拘役1个半月。

  未到9时,一中院西门外就聚集了闻讯前来的近20名记者,但均未能进入法
院采访,今天的宣判也不对媒体公开。从武汉来京的几名挺肖派甚至印刷了厚达
415页的“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并分送给在场记者。

  高子程:5个半月的刑期无法可依

  上午10时,肖传国的辩护律师高子程走出法院。高子程说:“和预料一样,
二审维持了一审判决。此案案外因素太多,纯粹从法律角度讲,肖传国就是要故
意伤害方舟子,但其伤害行为没有构成犯罪,只能治安处罚。现在法院以寻衅滋
事罪定罪,就偏离了法律的轨道。如果认为雇凶打人的行为尽管未达到严重后果,
也要追究刑事责任,可以通过修改现行法律来予以规范,但不能在修改法律之前
随意找个别的罪名来定罪。”高子程还表示,一审开庭时,肖传国不认罪,他也
作了无罪辩护,一审法院就不能适用简易程序审理,因此一审审判程序不合法,
他在上诉中也对审判程序提出质疑,但二审仍维持了一审判决。

  高子程说,二审宣判时,肖传国自始至终未发表意见,根据事先双方的约定,
二审维持原判后,他会向上一级法院提起申诉。高子程认为,5个半月的刑期不
长,但每一天都是无法可依的。

  方舟子:终审判决量刑出奇的轻

  方舟子并未前来旁听宣判,方玄昌和他们的律师彭剑则早早到来。方玄昌表
示,司法机关对他提出的伤势重新鉴定申请也未理睬,对一审的审判程序违法问
题也未提及,他们要提起申诉。

  此前,方舟子于11月2日首先在其博客中披露了今天将二审宣判的消息。他
表示:“已知这将是终审判决,不会发回重审,而是维持原判或直接改判(不加
刑)。程序违法,定性不当,量刑出奇的轻,舆论汹汹,都没关系,要怎么判就
怎么判,以此提醒大家,中国法治的路还长着。”此外,方舟子还在其博客中以
“荆轲寻衅滋事案始末”为例,来表达对于肖传国等人未被控以故意杀人罪(未遂)
的不满。在他看来,古代的荆轲刺杀秦王未果,那荆轲岂不是也只犯了寻衅滋事
罪,判上几个月的拘役了事?

  据了解,除去监视居住的时间,肖传国被羁押的时间约在1个月左右,因此,
他还须服刑4个半月,就能出狱。

  根据《刑法》规定,被判处拘役的犯罪分子每月可以回家一天至两天,因此
肖传国在看守所服刑期间,也可以得到每月一两天的探亲机会。

  相关链接

  55岁的肖传国系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同时任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
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他和方舟子的恩怨已经可以追溯到10年之前。2001年时,
肖传国写了一篇《对方舟子“学术打假”的反思及批评》,批评方舟子。2005年,
方舟子发文质疑肖传国的“肖氏反射弧”,并导致肖传国在院士评选中落选。此
后5年间,肖传国曾以侵犯名誉权为由,5次起诉方舟子。直到今年8月29日,肖
传国雇人袭击方舟子。


肖传国案终审维持原判

  2010-11-05北京日报

  本报讯(记者高健)昨天,市一中院对肖传国雇凶袭击方舟子一案做出终审
判决,裁定一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适当,维持原判,判决肖传国拘役
5个半月。宣判后,肖传国的律师高子程表示不满,要向市高级法院提起申诉。
方舟子一方也坚持认为判决过轻,要提出申诉。

  昨天上午,肖传国的律师高子程走出法庭后,立刻被多名记者团团围住。
“和预料的一样,二审维持了原判。”高子程认为,法院并没有采纳他提交的上
诉意见,例如案外因素太多、适用法律不当等。“从整个事件看,肖传国雇凶殴
打方舟子、方玄昌,是典型的故意伤害案件,但两名受害者的伤情又没有达到定
罪的程度,纯从法律角度考虑,只能算是一起治安案件。”高子程说,法院以寻
衅滋事罪定罪,偏离了法律轨道,如果认为雇凶打人的行为,即使未达到严重后
果,也要追究刑事责任的话,可以通过修改现行法律来规范,但不能在此之前随
意定罪。

  高子程介绍,肖传国没有当庭提出对判决的看法,而他与肖传国的代理关系
也随着终审宣判而结束。不过,肖传国家人曾明确告诉高子程,只要法院判肖传
国有罪,他们就申诉。

  方舟子没有到庭,方玄昌和律师彭剑参加了庭审,对于终审判决,他们也表
示不满,认为量刑过轻。方玄昌表示,司法机关对他提出的重新鉴定伤情的申请
未加理睬,对一审的审判程序违法问题也未提及,要提起申诉。

  方舟子则把法院裁定书原文发布在博客上,并在微博中写道:肖传国案,不
出所料,二审维持原判,二审裁定书和一审判决书内容相似,都没有讲判决的理
由,无视我们提出的异议和提交的证据,一句“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
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就完了。



 
6   [USMedEdu 于 2010-11-05 13:49:48 提到] [FROM: 142.]
关于两方遇袭案的代理意见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承办法官:

  本人作为两方遇袭案被害人方玄昌的代理人,就本案一审(刑事部分)判决
发表以下代理意见。

  一、一审程序明显违法,影响本案公正判决

  一审庭审中在被告人肖传国对于起诉指控的犯罪事实予以否认、其代理律师
作无罪辩护的情形下,独任法官曾经宣布休庭中止审理;在诉讼参与人均已离开
法院后,又通知诉讼参与人按简易程序继续开庭审理。在案情复杂、争议事实不
清、被告人及其辩护人否定犯罪指控从而影响本案公正判决的情形下,这一司法
行为明显违法《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四条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
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百二十二条的规定。本案应当依
据《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以及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按照普通程序审理,
并充分保障诉讼参与人的诉讼权利。

  二、一审所采用伤情鉴定,与被害人方玄昌受伤实情不符

  一审检方提交的“轻微伤”鉴定,与被害人方玄昌受伤实情不符。(1)伤
情鉴定所依据的医院病例记录并不全面、客观,不能作为认定伤情的唯一证据。
(2)据6月26日《京华时报》记者采访医生的报道:在对方玄昌头部伤口实施缝
合手术之前曾出现失血性休克的征兆,依据司法鉴定标准应当认定为“重伤”。
(3)方玄昌实际受伤部位有9处,而伤情鉴定只有1处描述是正确的。(4)警方
对方玄昌的受伤鉴定有两次:第一次于案发后第二(或三)天,由于头部伤口缝
合后包扎无法测量伤口长度;第二次于9月9(或10)日,测量头部伤疤长度为
5.5厘米,依据司法鉴定标准(6厘米以上为轻伤)推论为“轻微伤”。该伤情鉴
定结论是错误的。首先,它是对“伤疤”的测量而不是对“伤口”的测量。其次,
案发6月24日至第二次进行鉴定已过两个多月时间,已经愈合的伤口疤痕自然而
然地会有所收缩。所以,只能在此“伤疤”长度基础上依据科学的方法还原为案
发时头部伤口的实际长度。由此推论,方玄昌头部伤口长度起码超过6厘米以上,
依据司法鉴定标准应当起码认定为“轻伤”。

  三、关于被告人肖传国的犯罪动机

  被告人肖传国在接受警方审讯时称:雇凶伤害两方起源于受害人对其进行
“学术打假”从而导致他(06、07年)未能入选院士。事实是方舟子于05年对肖
传国学术的质疑,而方玄昌于09年才介入对“肖氏手术”的质疑。被告人肖传国
在一审庭审中辩护:雇凶伤害两方起源于方舟子辱骂过其妻子和导师,方玄昌将
他称为韩国造假科学家黄禹锡的同类。事实是被告人肖传国以上述托词掩盖其真
实的犯罪动机。本案起源于两方对其“手术打假”而不是“学术打假”。

  2009年10月,方舟子律师彭剑先生代理“肖氏手术”的患者郭子龙和豆含分
别以“虚假宣传”为由将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起诉至郑州市二七区人民法院,
返还医疗费29985.58元,给付残疾赔偿金57486.24元,每位患者两项合计赔偿
87471.82元(附件一)。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隶属郑州大学神经泌尿外科研究
中心,该中心主任由郑州大学聘请“肖氏技术”创立者、本案被告人肖传国担任
(附件二)。原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院长高晓群于去年被肖传国撤职,证明该
院实际控制人为肖传国(参见《郑州晚报》2010/10/14报道 网址:
http://news.xinhuanet.com/school/2010-10/14/c_12657185_2.htm)。该医院
宣传册称:“至今为止,已经有400例患者接受这一手术,其中80%的患者获得治
愈,彻底解决大小便问题。”在本案一审当天石景山区法院门前,聚集有三位患
者现身证明手术无效,有两位患者现身证明有效。但是,其中一位10岁左右小男
孩被围观群众发现裤腿尿湿;另一位19岁青年承认其外生殖器正常(此类患者外
生殖器发育不正常),被认定为冒牌患者。换言之,没有一例治愈患者来到场现
身证明“肖氏手术”的有效性。

  2009年10月至12月《科学新闻》杂志相继发表了由方玄昌策划、邸利会记者
针对“肖氏手术”的系列报道和评论《谁来评定肖传国》(10/26)、《对话肖
传国》(10/26)、《“肖氏手术”治愈率:85%,还是0%?》(11/23)、
《“肖氏手术”:寻访让志愿者震撼》(11/23)、《众说“肖氏反射弧”》
(12/8,此文给予了支持肖传国手术的读者来信最大的篇幅)。2009年11月11日
《中国新闻周刊》第42期发表记者蔡如鹏文章《调查“肖氏反射弧”手术:谁来
监管“灰医疗”》。由此引发被告人肖传国的极度愤慨,他于2009年12月24日在
《星湖轩》网站发文:“大家别抬举“科学新闻”那帮混混啦,别理它们。教他
们讲公正就像教妓女讲贞操一样。这就是方舟子为报法院40,000元之仇收买、
组织的黑社会团伙,首恶是方是民,彭剑、方玄昌,胁从走狗是蔡如鹏、邸会利”
(网址:
http://www.starlakeporch.net/bbs/read.php?1,59302,59302#msg-59302)。
于2010年3月16日发文:“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要遭报应的。他们也许会
生出有病的后代,他们自己也许会遭遇车祸坐在轮椅上,举头三尺有神明,干了
一辈子科学,我是越来越信因果报应了:-)你看蒋家后代,毛家后代”(网址:
http://www.starlakeporch.net/bbs/read.php?1,62409,62428#msg-62428)。
由此证明被告人肖传国雇凶报复的犯罪动机。

  2010年4月26日《科学新闻》发表作者袁钥的文章《谁来监督人体试验》。
2010年6月24日晚发生了方玄昌被不明身份歹徒袭击案。2010年8月,随着“肖氏
手术”患者伤情被郑州市二七法院列入医疗鉴定程序,被告人进一步谋划对方舟
子的暴力袭击。由于两方打“肖氏手术”之假势必断肖传国财路、乃至使肖传国
背负巨额债务,故肖传国有致人死地之动机,达到无人为手术受害者代言之目的。
试想,一位“肖氏手术”患者索赔8万余元,按患者群体向卫生部提交的《要求
卫生部全面禁止和认真调查“人工体神经-内脏神经吻合术”的信访函》附件统
计:294位患者中有250位以上患者已经或者即将起诉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附
件三),索赔金额高达2千万元(8万×250人),案件受理费和医疗事故鉴定费
两项合计也高达数百万元。作为该院控制人的肖传国将陷入个人财产赔光的绝境。
这才是被告人肖传国在被捕供述和庭审辩护中所谓“没有办法”的真实心态:雇
凶杀人灭口,以使因病陷入贫困、没有社会背景的患者原告在法院门前止步。

  从犯罪动机角度而论,本案应当以故意杀人(未遂)罪追究被告人肖传国的
刑事责任。退一步讲,即使按被告人肖传国自认的“故意伤害”行为,亦应按故
意伤害(未遂)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我国《刑法》第十四条规定:“明知自己的
行为会发生危害社会的结果,并且希望或者放任这种结果发生,因而构成犯罪的,
是故意犯罪。故意犯罪,应当负刑事责任。”被告人肖传国及其代理律师所持的
故意伤害以“结果”论处(即轻微伤不构成犯罪)的自辩和辩护理由,缺乏任何
法律乃至司法解释的依据。

  综上,本代理人建议二审法院以认定事实不清、违反法定程序、一审法院及
公诉机关枉法裁判、影响本案公正判决为由裁定本案发回重审。

  此致

  被害人方玄昌代理人:赵玉忠

  2010年10月26日

  附件一:患者郭子龙和豆含《民事起诉状》
  附件二:《郑州神源泌尿外科医院宣传册》
  附件三:《致卫生部的信访函》及附件《肖氏手术患者信息统计资料》


方舟子遇袭案 终审维持原判
肖传国仍被判拘役五个半月 方玄昌称将提出申诉

北京晨报2010-11-05

  昨天,备受关注的“方玄昌、方舟子遇袭案”在北京市一中院终审宣判,法
院裁定驳回肖传国、戴建湘的上诉,维持原判。亲自赶来的方玄昌对此结果表示
不满,他说,“我们肯定要提出申诉。”

  ■宣判现场
  挺肖派“写小说”

  昨天9点左右,有些自称是肖传国的支持者提早赶到法院门口,每人手里都
抱着一摞像长篇小说一样厚的印刷书,封面写着“方舟子恶斗肖传国始末”。肖
传国的支持者介绍说,此书介绍了方、肖二人多年来的“斗争”经历。多名支持
方舟子的网友也赶到现场。

  9点10分左右,肖传国的辩护律师高子程出现在法院门口,他向记者介绍了
肖传国的近况。不久,身穿白色唐装的方玄昌也到了,高子程向方玄昌挥手打招
呼。方玄昌强调说:“病例作为本案关键证据,没有如实记录我被打后在医院救
治的实际情况,病例甚至没有对生命指征的记录,这可以说是伪证。”方舟子并
未到庭。

  终审维持原判

  9点40分左右,高子程律师拿着判决书走出法院,“一中院终审裁定维持原
判。”他表示。高子程律师还说,在宣判后,肖传国没有说什么,他的妻子也在
法院听了宣判,她曾表示“只要判肖传国有罪,就考虑申诉”。但肖传国最终是
否会申诉,还要看他本人的意见。

  方玄昌的代理人彭律师介绍说,二审中己方向法院提交了一篇媒体有关方玄
昌被打受伤的报道、“肖氏手术”受害患者的说法等,他们还申请请写该报道的
记者出庭,但没有被采纳。此外,方玄昌在二审中仍然申请重新进行伤情鉴定,
也未被准许。

  民事部分未宣判

  关于此案二审未开庭的原因,市一中院未接受媒体采访。记者看到市一中院
的刑事裁定书中提到,听取了原审被害人方是民、方玄昌及其诉讼代理人的意见
和肖传国、戴建湘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审理。

  受害人方玄昌和高子程律师均表示,“本案的民事赔偿部分,法院尚未作出
判决。”据彭律师介绍,方舟子提出的索赔内容主要是稿酬损失,要求赔偿其误
工费4000元,而方玄昌的索赔数额还会有变化。

  ■双方说法

  方玄昌:肯定要申诉

  提起对二审结果的看法,方玄昌显得很激动,“我们肯定要提出申诉。”方
玄昌说,肖传国在公安机关的视频中说只想把我们打个鼻青脸肿,那是谎言,可
是谎言居然被司法机关采纳了。方玄昌说,这个判决结果会使他陷入“无尽的危
险之中”,凶手坐几个月牢就可以出来,他要是花一个月搬家,对方花一个小时
就可以找到他,也只能自己小心一点了。

  肖传国律师:刑期无法可依

  高子程律师表示,二审中他坚持为肖传国作无罪辩护。“如果认为雇凶打人
的行为尽管未达到严重后果也要追究刑事责任,可以通过修改现行法律来予以规
范,但不能在修改法律之前随意找个罪名来定罪。”高律师说。高律师认为,五
个半月的刑期不长,但每一天都是无法可依的。

  ■对话方舟子

  记者:您怎么没出庭?

  方舟子:我得知二审会维持原判,我去法院没什么意义。

  记者:您对二审结果有什么看法?

  方舟子:二审法院还是没有对我们提出的要求给予回复。这么有影响的案件,
判得这么仓促,判得这么轻,很让人失望。

  记者:此案对您今后的生活会产生什么影响?

  方舟子:有很大影响,我的风险很大,人家不会“善罢甘休”的,其他人也
有可能跟着肖传国学,打击报复我。我为了防止此类事件再发生,采取了保安措
施,每年的花费在6位数。

  记者:您还会继续打假吗?

  方舟子:揭露造假的风险很大,打假吃力不讨好。此案判得太轻了,这个结
果起到了“适得其反”的效果。打假人若是得不到法律的保护,愿意打假的人将
会越来越少。短时间内我还会坚持打假。

  晨报记者 武新/文

 
7   [USMedEdu 于 2010-11-05 13:48:44 提到] [FROM: 142.]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刑事裁定书
  (2010)一中刑终字第3377号
  原公诉机关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检察院。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肖传国,男,54岁(1955年12月5日出生),汉族,
出生地湖北省,博士研究生文化,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协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户
籍所在地: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解放大道。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0年9月
21日被羁押并被刑事拘留,于同年10月21日被监视居住。
  上诉人(原审被告人)戴建湘,男,45岁(1965年1月15日出生),汉族,
出生地湖南省湘潭市,高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红旗
岭。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0年9月9日被羁押, 9月10日被刑事拘留,于同
年10月8日被监视居住。
  原审被告人许立春(曾用名:许立),男,32岁(1978年1月5日出生),汉
族,出生地湖南省湘潭市,初中文化,农民,户籍所在地: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
板塘乡新农村光家村民组。1997年因犯破坏通讯设备罪被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人
民法院判处拘役六个月,1999年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人民法院
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0年9月8日被羁押, 9月9日被
刑事拘留,于同年10月8日被监视居住。
  原审被告人龙光兴(曾用名:龙塘报),男,31岁(1979年1月5日出生),
苗族,出生地贵州省黄平县,小学文化,农民,户籍所在地:贵州省黄平县苗陇
乡翁板村七组。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0年9月8日被羁押并被刑事拘留,于
同年10月8日被监视居住。
  原审被告人康拥军(绰号:修哥),男,42岁(1967年12月4日出生),汉
族,出生地湖南省湘潭市,初中文化,农民,户籍所在地: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
板塘乡五一村星火村民组。1987年因犯盗窃罪被长沙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有期徒刑
五年六个月,1992年因犯盗窃罪被长沙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
1996年因犯盗窃罪被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因涉嫌犯
寻衅滋事罪,于2010年9月24日被羁押并被刑事拘留,于同年10月24日被监视居
住。
  原审被害人方是民(笔名:方舟子),男,43岁,汉族,出生地福建省云霄
县,博士研究生文化,自由撰稿人,住北京市石景山区。
  诉讼代理人彭剑,北京华欢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审被害人方玄昌,男,37岁,汉族,出生地浙江省淳安县,大学文化,
《财经》杂志社科学栏目编辑,住北京市海淀区。
  诉讼代理人赵玉忠,男,54岁,北京电影学院教授,住北京市海淀区。与原
审被害人方玄昌系朋友关系。
  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审理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原审被告人肖
传国、戴建湘、许立春、龙光兴、康拥军犯寻衅滋事罪一案,于2010年10月10日
作出(2010)石刑初字第333号刑事判决。原审被告人肖传国、戴建湘不服,提
出上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经过阅卷,讯问上诉人肖传国、戴建湘及原审被
告人许立春、龙光兴、康拥军,听取了原审被害人方舟子、方玄昌及其诉讼代理
人的意见和肖传国、戴建湘辩护人的辩护意见,认为本案事实清楚,决定不开庭
审理。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判决认定:
  被告人肖传国因对被害人方是民、方玄昌等人在互联网和其他媒体上质疑其
学术成果不满,遂接受被告人戴建湘找人殴打方是民和方玄昌的提议。后戴建湘
找到被告人许立春,并将肖传国提供的二被害人照片、住址等信息及部分资金交
给许立春。
  2010年5月间,被告人许立春纠集被告人龙光兴来京伺机对被害人方玄昌、
方是民实施殴打。6月24日22时许,许立春、龙光兴在本市海淀区增光路,持铁
管殴打方玄昌,致其头皮血肿、多处软组织挫伤、头皮裂伤,经鉴定为轻微伤。
  同年7月间,被告人许立春纠集被告人龙光兴、康拥军到本市石景山区七星
园小区附近,持铁管、铁锤寻找机会殴打被害人方是民。8月29日17时许,许立
春、龙光兴在该小区北门附近,持铁管、铁锤、喷射防卫器殴打方是民,致其腰
骶部皮肤挫伤。后五被告人分别被公安机关查获,部分作案工具已起获。
  一审法院认定以上事实的证据有:公安机关出具的到案经过及工作说明,被
害人方是民、方玄昌的陈述,证人王明亮、史振辉、陈松、施泽涛、安巧转、刘
玉成、官华义、张利奎、黄立嵩的证言,医院诊断证明,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
毒物检验报告,辨认笔录,现场勘查笔录、平面示意图及照片,作案工具金属管
1根、铁锤1把,银行转账信息,被告人许立春、康拥军的前科材料,被告人肖传
国、戴建湘、许立春、龙光兴、康拥军的供述等。
  根据以上事实和证据,一审法院认为,被告人肖传国、戴建湘、许立春、龙
光兴、康拥军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五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
应依五被告人在犯罪过程中的作用分别予以惩处。据此判决:一、被告人肖传国
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五个半月;二、被告人戴建湘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
五个半月;三、被告人许立春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四个月;四、被告人龙光
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三个月;五、被告人康拥军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
一个半月;六、随案移送的作案工具金属管一根、铁锤一把予以没收,人民币八
千元予以追缴。
  上诉人肖传国的上诉理由是:原判认定事实及适用法律错误,其行为不符合
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要求撤销原判,以故意伤害罪处理。肖传国辩护人的主
要辩护意见是:肖传国的行为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是故意伤害性质,
应依法对其予以行政处罚。
  上诉人戴建湘的上诉理由是:其行为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件;一审适
用简易程序审理,存在严重的程序错误。要求撤销原判,宣告上诉人无罪。戴建
湘辩护人的主要辩护意见是:戴建湘的行为不符合寻衅滋事罪的构成要求,不构
成寻衅滋事罪。
  原审被害人方是民、方玄昌及其诉讼代理人的主要意见是:一审严重违反法
定程序,认定事实错误,适用法律不当,量刑畸轻,请求二审法院裁定撤销原判,
发回原审人民法院重新审判。并申请对方玄昌重新进行伤情鉴定。
  一审法院在判决书中列举的认定本案事实的证据,已在一审法院开庭时当庭
宣读、出示并质证。在本院审理期间,上诉人肖传国、戴建湘及其辩护人,原审
被告人许立春、龙光兴、康拥军,原审被害人方是民、方玄昌及其诉讼代理人均
未向本院提交新证据。本院对一审判决书列举的证据予以确认。本院经审理认为,
一审判决书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
  本院认为,上诉人肖传国、戴建湘及原审被告人许立春、龙光兴、康拥军随
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其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应分别予以处罚。原审人
民法院根据本案犯罪的事实、犯罪的性质、情节及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所作出的
判决,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应予维持。原审被害人
方玄昌申请重新进行伤情鉴定的理由不充分,本院不予准许。上诉人肖传国、戴
建湘的上诉理由及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均缺乏事实及法律根据,本院不予采纳。
据此,本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九条第(一)项之规
定,裁定如下:
  驳回肖传国、戴建湘的上诉,维持原判。
  本裁定为终审裁定。
  审 判 长 柏***
  代理审判员 翟***
  代理审判员 吴***
  (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印章)
  二○一○年十一月四日
  书记员 李***
  书记员 韩***


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

  刑事判决书
  (2010)石刑初字第333号

  公诉机关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检察院。
  被害人方是民(笔名:方舟子),男,汉族,出生地福建省云霄县,博士研
究生文化,自由撰稿人,住北京市石景山区。系本案被害人。
  诉讼代理人彭剑,北京华欢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代理人王光琦,北京市国纲华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害人方玄昌,男,汉族,出生地浙江省淳安县,大学文化,《财经》杂志
社科学栏目编辑,住北京市海淀区。系本案被害人。
  诉讼代理人彭剑,北京华欢律师事务所律师。
  诉讼代理人黄志林,北京华欢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人肖传国,男,1955年12月5日出生,汉族,出生地湖北省,博士研究
生文化,武汉华中科技大学协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户籍所在地:湖北省武汉市
江汉区解放大道。因涉嫌犯故意伤害罪于2010年9月21日被羁押并被刑事拘留,
现羁押在北京市石景山区看守所。
  被告人戴建湘,男,1956年1月15日出生,汉族,出生地湖南省湘潭市,高
中文化,无业,户籍所在地: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红旗岭。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
于2010年9月9日被羁押,2010年9月10日被刑事拘留,2010年10月8日被监视居住。
  被告人许立春(曾用名:许立),男,1978年1月5日出生,汉族,出生地湖
南省湘潭市,初中文化,农民,户籍所在地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板塘乡新农村光
家村民组。1997年因犯破坏通讯设备罪被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人民法院判处拘役
六个月,1999年因犯故意伤害罪被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
年。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0年9月8日被羁押,2010年9月9日被刑事拘留,
2010年10月8日被监视居住。
  被告人龙光兴(曾用名:龙塘报),男,1979年1月5日出生,苗族,出生地
贵州省黄平县,小学文化,农民,户籍所在地贵州省黄平县苗陇乡翁板村七组。
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0年9月8日被羁押并被刑事拘留,2010年10月8日被监
视居住。
  被告人康拥军(绰号:修哥),男,1967年12月4日出生,汉族,出生地湖
南省湘潭市,初中文化,农民,户籍所在地湖南省湘潭市岳塘区板塘乡五一村。
1987年因犯盗窃罪被长沙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六个月,1992年因犯盗
窃罪被长沙铁路运输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二年六个月,1996年因犯盗窃罪被湖南省
湘潭市岳塘区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六年。因涉嫌犯寻衅滋事罪于2010年9月24
日被羁押并被刑事拘留,现羁押在北京市石景山区看守所。
  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检察院以京石检刑诉[2010]0272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
肖传国、戴建湘、许立春、龙光兴、康拥军犯寻衅滋事罪,于2010年10月4日向
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实行独任审判,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
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派检查员李凯、刘程、代理检察员贾悦斌出庭支持
公诉,被害人方是民的诉讼代理人彭剑、王光琦,被害人方玄昌与其诉讼代理人
彭剑、黄志林,被告人肖传国与其辩护人杨晓红、高子程,被告人戴建湘与其辩
护人张永红、成戊平,被告人许立春、龙光兴、康拥军,证人李艳、张艺冬、袁
德生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刑事诉讼部分现已审理终结。
  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
  被告人肖传国因对被害人方是民、方玄昌等人在互联网和其他媒体上质疑其
学术成果不满,遂接受被告人戴建湘找人殴打方是民和方玄昌的建议。后戴建湘
找到被告人许立春,并将肖传国提供的二被害人照片、住址等信息及部分资金交
给许立春。
  2010年5月间,被告人许立春纠集被告人龙光兴来京伺机对被害人方是民、
方玄昌实施殴打。6月24日22时许,许立春、龙光兴在本市海淀区增光路,持铁
管殴打方玄昌,致其头皮血肿、多处软组织挫伤、头皮裂伤,经鉴定为轻微伤。
  同年7月间,被告人许立春纠集被告人龙光兴、康拥军到本市石景山区七星
园小区附近,持铁管、铁锤寻找机会殴打被害人方是民。8月29日17时许,许立
春、龙光兴在该小区北门附近,持铁管、铁锤、喷射防卫器殴打方是民,致其腰
骶部皮肤挫伤。后五被告人分别被公安机关查获,部分作案工具已起获。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肖传国、戴建湘、许立春、龙光兴、康拥军随意殴打他
人,破坏社会秩序,情节恶劣,五被告人的行为均已触犯《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
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项之规定,建议以寻衅滋事罪追究五被告人刑事责任。
  上述事实,被告人肖传国与其辩护人杨晓红、高子程,被告人戴建湘与其辩
护人张永红、成戊平,被告人许立春、龙光兴、康拥军在开庭审理过程中亦无异
议,并有公安机关出具的到案经过及工作说明,被害人方是民、方玄昌的陈述,
证人王明亮、史振辉、陈松、施泽涛、安巧转、刘玉成、官华义、张利奎、黄立
嵩的证言,医院诊断证明,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毒物检验报告,辨认笔录,现
场勘查笔录、平面示意图及照片,作案工具金属管1根、铁锤1把,银行转账信息,
被告人许立春、康拥军的前科材料,被告人肖传国、戴建湘、许立春、龙光兴、
康拥军的供述等证据在案证实,足以认定。
  本院认为,被告人肖传国、戴建湘、许立春、龙光兴、康拥军随意殴打他人,
情节恶劣,五被告人的行为均已构成寻衅滋事罪,应依五被告人在犯罪过程中的
作用分别予以惩处。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检察院指控被告人肖传国、戴建湘、许
立春、龙光兴、康拥军犯寻衅滋事罪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指控的罪名
成立。被告人肖传国的辩护人杨晓红、高子程关于公诉机关指控肖传国犯寻衅滋
事罪不能成立的辩护意见,被告人戴建湘的辩护人张永红、成戊平关于公诉机关
指控戴建湘犯寻衅滋事罪不能成立的辩护意见,本院均不予以采纳。综上,依据
《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项,第六十一条,第二十五条
第一款,第四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六十四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 被告人肖传国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五个半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
期一日。即自2010年9月21日起至2011年3月7日止)。
  二、 被告人戴建湘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五个半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
期一日。即自2010年9月9日起至2010年10月8日折抵刑期)。
  三、 被告人许立春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四个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
期一日。即自2010年9月8日起至2010年10月8日折抵刑期)。
  四、 被告人龙光兴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三个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
期一日。即自2010年9月8日起至2010年10月8日折抵刑期)。
  五、 被告人康拥军犯寻衅滋事罪,判处拘役一个半月。
  (刑期自判决执行之日起计算。判决执行以前先行羁押的,羁押一日折抵刑
期一日。即自2010年9月24日起羁押的日期折抵刑期)。
  六、 随案移送的作案工具金属管一根、铁锤一把予以没收,人民币八
千元予以追缴。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接到判决书的第二日起十日内,通过本院或者直接向北
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提出上诉。书面上诉的,应当提交上诉状正本一份,副本
二份。
  审判员 郭××
  (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 印章)
  二○一○年十月十日
  书记员 刘××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