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022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胡平: 从电影《刮痧》谈父母是否有权决定子女如何治疗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9-06-01
更新时间:2009-06-01
浏览:1327次
评论:0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从电影《刮痧》谈父母是否有权决定子女如何治疗

胡平


读多维网转载的美国之音的文章《父母有权决定患病子女治疗手段吗》(见附录),不禁使人联想起当年中国导演拍摄的电影《刮痧》

电影《刮痧》,故事发生在美国中部密西西比河畔的城市圣路易斯。许大同[梁家辉饰]来美八年,事业有成、家庭幸福。在年度行业颁奖大会上,他激动地告诉大家:我爱美国,我的美国梦终于实现!但是随后降临的一件意外却使许大同梦中惊醒。

五岁的丹尼斯闹肚发烧,在家的爷爷[朱旭饰]因为看不懂药品上的英文说明,便用中国民间流传的刮痧疗法给丹尼斯治病,而这就成了丹尼斯一次意外事故后许大同虐待孩子的证据。

法庭上,一个又一个意想不到的证人和证词,使许大同百口莫辩。而以解剖学为基础的西医理论又无法解释通过口耳相传的经验中医学。面对控方律师对中国传统文化与道德规范的“全新解释”,许大同最后终于失去冷静和理智......法官当庭宣布剥夺许大同的监护权,不准他与儿子见面。

恼怒的许大同与朋友昆兰之间产生误解和冲突;为让儿子能留在家里得到母亲[蒋雯丽饰]的照顾,许大同搬出了家;父亲也决定回国,为了让老人临行再见一面孙子,许大同从儿童监护所偷出儿子丹尼斯到机场送别。受到通缉的许大同带着儿子逃逸,和大动干戈围追堵截的警察兜圈子,玩了一场追车游戏,“从容地”在逃亡中享受父子团聚的片刻快乐。

父子分离,夫妻分居,朋友决裂,工作丢弃......接连不断的灾难恶梦般降临,一个原来美好幸福的家庭转眼间变得支离破碎,努力多年、以为已经实现了的美国梦,被这场从天而降的官司彻底粉碎。贫民区的破旧公寓里,偷偷相聚的大同夫妇借酒浇愁,抱头痛哭。

圣诞之夜,许大同思家团圆盼子心切,只有铤而走险,装扮成“圣诞老人”,从公寓大厦楼外的水管向高高的十楼——自己家的窗户悄悄爬去,结果引来警车呼啸而至......

《刮痧》的导演郑晓龙说:

1994年,我听到朋友讲了这样一个真实的故事,一对台湾移民夫妇因为给孩子洗澡时不慎摔了孩子,被社会福利机构控告虐待。那时,我们虚构了“刮痧”这个故事,来到美国请朋友帮我们丰富内容。没有想到———

交谈中,美国的朋友告诉我们,1996年在匹兹堡,真的有一对华人移民夫妇因为给自己的孩子刮痧祛病,被当地福利机构指控虐待儿童,剥夺了其对子女的监护权。随之而来的漫长官司让这个家庭饱经磨难,一时间搞得所有的媒体都沸沸扬扬,很多报纸、电视都对这一事件大加报道,显示出美国社会对于华人社圈、华人文化广泛的不理解与不接受。

关于基督教科学教派的信仰治疗



几乎所有的宗教和信仰都认为,人生病主要不是生理原因不是物理原因,治病主要靠修炼靠祈祷靠信仰。有的教派比较走极端,坚决反对打针吃药,譬如美国的基督教科学教派。



提起基督教科学教派,国人恐怕大都茫然不知,不过要提起《基督教科学箴言报》,知道的人就很多很多了。



基督教科学教派(Christian Science)是美国的一个基督教教派,现有十万信众,平均文化程度很高,所办《基督教科学箴言报》(创办於1908年,社址在波士顿),发行量不算大,却有世界性影响。我记得当年在国内时读《参考消息》,常见到转载该报文章。



基督教科学教派标榜科学,反对任何愚昧和盲从。该教派与其他教派最重要的区别是,他们绝对排斥任何物质的医疗手段和医药设备,除了骨折可以去医院上夹板和临产时接受医院助产士的照护,他们拒绝任何常规治疗甚至心理疗法。在他们看来,所有疾病都是人们认识和感觉的错误,因而都可以通过学习圣经,端正和坚定对上 帝的信仰而加以纠正,加以消除,疼痛自然不药而愈。一般信众病了,除了自己努力,也需求助他人。该教设有专职的基督教科学职业医生,治病方法无非谈话和祈祷,最後要让病人相信上帝是完美的,疾病是不存在的。这和中国的气功遥感治病还不同,因为他们认为气功还是物质的,而他们的治疗纯粹是精神的。



基督教科学教派的创始人是玛丽。贝克。艾迪(Mary Becker Eddy,1821-19 10),其代表作是《科学与健康》。艾迪年轻时体弱多病,自创一套信仰疗法,後来竟活到八十九岁,如此高龄在当年是极其罕见的。她提出的信仰疗法在当时颇受争议(但并没有被打成“邪教”),如今则被承认为“现代精神疗法的先驱”(《美国百科全书》语,1997年版)。关於基督教科学教派、该派创始人艾迪和信仰疗法(fait h healing),《大英百科全书》和《美国百科全书》均设有条目介绍,可查阅(顺便一提,中国古代也有精神疗法,叫做“祝由”)。根据有关条目的介绍,主张信仰疗法的教派很多,基督教科学教派不过是其中最突出的一派而已。



关於“非常规治疗”(或曰“另类治疗”)



也许有人会问:基督教科学教派主张用谈话和祈祷的精神治疗,反对打针吃药一类常规治疗,其信徒会不会有因此而拖垮身体甚至死掉的呢?如果有,那又该怎麽办,由谁负责,法律该不该惩罚呢?



这个问题在美国一直争论不休。大体有两派意见。争论的焦点不在成年信徒,而在他们的未成年子女。



一九八六年八月,一对信奉基督教科学教派的崔切尔夫妇(Ginger and Davi d Twitchell)的小孩子罗宾(Robin Twitchell)得了重病,父母采用精神疗法治疗无效,结果死掉了。於是有人控告这对夫妇犯了虐待儿童罪(child abuse)或疏於照管罪(neglect)。 被告不服,被告说,既然把孩子送进常规医院治疗也有不治身亡的,法院并不因此惩罚家长,那麽,我们按照我们信仰的治疗方法给孩子治疗而未能成功,为什麽就要惩罚我们呢?其实这对基督教科学教派夫妇遇到的问题,有些在美国的中国人也会遇到。许多华人相信中医,但迄今为止,美国政府还没有承认中医,因此,华人家长把生病的孩子交中医治疗,如果出了问题或者是被认为出了问题,别人也可以同样地依据“虐待儿童罪”或“疏於照管罪”上法院告你,《刮痧》就是一例。



支持被告的一派人认为,每个人都有权利按照他自己认为合适的医疗方法治疗自己的疾病,对於没有自主能力的小孩子,父母有权代为决定。几天前我读到一则美联社消息:今年二月七日,一个名叫艾丹。鲁希(Aiden Michael Rush)的七个月大的男婴,成功地完成了不输血肝脏移植手术。由於患者的父母均系“耶和华的见证人”(Jehovah's Witness) 教会信徒,该教派不准输血,洛杉矶儿童医院尊重患者双亲的意愿,作出特别安排,对患者进行了不输血的手术。与此同时,美国宾州最高法院作出判决,凡是基於宗教信仰缘故不愿接受输血救命的患者,医院不得强迫他们为了救命接受输血治疗。这是对一九九九年三十四岁的信仰“耶和华的见证人”教会信徒玛丽雅。杜兰(Maria Duran)两度肝脏移植失败後去世的案例所作的判决。最高法院判定地方法院指定患者丈夫为同意输血紧急处理的监护人是错误的举动。最高法院认为,患者清楚明确的意愿,必须受到尊重。



反对被告的一派人提出不同意见。明尼苏达大学的喀普兰教授(Arthur Caplan)和洛杉矶的儿科医师肖(Anthony Shaw) 撰文反对。反对者承认,正常的成年人当然绝对有权按照他自己的信仰或意愿选择治疗方式,但是家长无权把自己的信仰强加给自己的未成年的孩子。政府出於对儿童权利的保护,有权不顾家长的信仰,强行把病童送交被国家认可的常规治疗。如果家长拒绝这样作,就是犯了虐待儿童或疏於照管罪。这派人有的进一步主张,如 果家长对教派领袖言听计从,直接向教派领袖求教咨询,而教派领袖明确禁止他们把孩子交给常规医疗,则应把虐待儿童或疏於照管的罪名加在教派领袖头上(参见《Religion in America——opposing vie wpoints》,Greenhaven Press,Inc)。



在美国,上述宗教信仰与常规医疗的冲突时有发生,为此引起得法律诉讼也有很多起,其判决并不完全一致。象基督教科学教派主张的精神疗法,有些州(如麻萨诸塞州,该州的波士顿是基督教科学教派的大本营)是认可的,还给其医生发给开业执照,但有些州并不认可。在有些因父母坚拒常规治疗而导致孩子死亡的案例中,遭到控告的父母败诉。



不过,上述两派意见异中有同,两派人都认为:



第一、对於正常的成年人,应当尊重当事人本身的信仰或意愿。如果他自己选择了这种或那种治疗方式,其後果也应当由他自己负责。如果我们不赞同他选择的治疗方式,我们可以在旁劝告,但无权强迫他放弃他的信仰。



至於说什麽叫“正常”,那当然必须遵循一定的客观测量标准。别人坚持自己那一套文化或信仰,你不能说别人就是“精神不正常”,你不能以治疗的名义强迫别人改变人家的文化或信仰。



第二、即便是那些反对父母有权根据自己的信仰拒绝给孩子进行常规治疗的人也认为,法律,只针对外部行为,不针对信仰。如果有父母因为信仰的原因,拒绝给未成年子女进行常规治疗,并导致严重後果,法律只以疏於照管或虐待儿童罪名惩罚家长(如果这件事当由教会领袖负责,同样也只以疏於照管或虐待儿童的罪名),法律并不追究家长的信仰,政府绝不会给该信仰扣上“邪教”或“巫术”的罪名。正如同有人出於宗教信仰的理由拒服兵役,政府便依据逃避兵役的法律处置他们,并不给他们信奉的宗教扣上“破坏国防”的罪名,并不惩办这种宗教。政府并不管你不服兵役究竟是出於宗教信仰还是出於政治理念抑或是出於贪生怕死,只要你们都是逃避兵役,政府对你们的处置办法就一样,既不特别偏袒谁,也不格外惩罚谁。



想想看吧,假如有两个孩子都因为没有及时进行常规治疗而死去,一个的父母是笃信“非常规治疗”——也叫“另类(alternative)治疗”,操了很多心,付出很多爱,另一个的父母则纯粹是没有爱心,不负责任,管都没管;如果我们把後者算作“疏於照管”因而罚得较轻,却把前者扣上什麽“邪教”、“巫术”一类罪名,整得死去活来,硬逼着别人改变信仰,那不是太荒谬了吗?



前面讲过,在美国,中医也属於非常规治疗。美国还没有承认中医治疗,只承认了针灸。中医师可以考取针灸师执照获准开业,但无从获得中医师执照,因此不能以中医师的身分合法地给病人开处方治病。不过,美国也充分尊重不同民族不同文化的习俗和传统,你要用中医的方法给人看病,有人自愿向你求医,政府通常并不禁止。政府只是不承认,不认可;但是,不承认不认可不一定等於取缔或禁止。所以在美国的华人聚集区,还是有不少中医师在给人看病。



除了华人的中医之外,其他许多民族,如印地安人、墨西哥人、印度人、西藏人、越南人、阿拉伯人和非洲人,等等,各自也都有他们一套传统医术。另外,不少宗教信仰也有自己的一套治疗方法。这些五花八门的传统医术和治疗方法,虽然大部分都没有得到美国政府的认可,但并非不能存在,只要是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 个愿挨。如果出了问题,医生挨告,政府通常也就是根据“无照行医”的罪名给予相应的处罚。政府并不判定你们那种治疗方式是“巫术”是“邪教”。



现在,西医被世界各国普遍接受。平常人们所说的现代医学,其实就是指西医,指现代的西医。不过,我们对西医也不应迷信。美国著名医学家刘易斯。托马斯(Lewis Thomas,1913-1993) 告诉我们,直到他年轻时学医为止,医学在治疗方面仍然是一无所知,只会给病人吃一些治不好也治不坏的安慰剂,其效果并不比宗教仪式的符咒强多少。只是到了一九三七年发明磺胺素以後,医学才真正能够医治疾病。现代医学的巨大功效举世公认。然而,就在医学高度发达的美国,据报上说,90%药物致死是由开方用了合法药物所致,并不是误用因有致幻作用而受管制的各种物质;美国每年有十万人死於用药错误(上述两个数据是从思果先生的文章《我们是神农》里抄下的,见《万象》杂志2000年11月号)。



中国有句老话,叫“庸医杀人”。可是,我们并不把庸医当成杀人犯(否则,谁还敢当医生)。主要原因是,我们求医治病是基於自愿。遇到要动大一点的手术,务必要病人或家属签字,等於是立生死状,出了事不能再怪医生(医疗事故另当别论)。



喀普兰和肖写道:“只要一个人是有自主能力的,有理性的,他或她就有绝对的权利拒绝任何一种医疗或拒绝一切医疗。一个人这样作,可以是基於宗教信仰的理由,如基督教科学教派;也可以基於与宗教信仰无关的理由。”



附录:



父母有权决定患病子女治疗手段吗
记者: 亚微
华盛顿
May 29, 2009

身患癌症的13岁男孩儿丹尼尔
最近,明尼苏达州一位母亲以宗教信仰为由拒绝给身患癌症的儿子提供化疗,带着年仅13岁的儿子一起离家出逃,以躲避法庭实施的强制化疗令,直到遭到警方通缉后才返回家中。

这个事件提出了一个具有争议性的问题:父母是否有权为患病的未成年的孩子决定采用什么治疗手段?

*宗教信仰促使丹尼尔停止癌症化疗*

丹 尼尔·豪瑟今年13岁,家住明尼苏达州,患有非霍奇金淋巴瘤。由于丹尼尔和父母是密苏里州一个主张土著印第安人自然疗法的宗教组织Nemanhah的成 员,因此丹尼尔在接受一轮化疗后,就以宗教信仰为由拒绝继续接受化疗,而开始采用自然疗法医治自己的癌症,他的父母也支持他的决定。

Nemanhah 组织的负责人菲利普·兰迪表示,丹尼尔有能力决定如何对待自己的身体。他说:“我们教导或鼓励成员遵循我们的信仰体系,特别是接受‘灵’的带领,如果‘灵 ’引导丹尼尔接受化疗,我们就会支持他这么做。但是,‘灵’没有这么引导他,相反在他接受一轮连医生都担心要他命的化疗后,就引导他停止化疗了。”


“儿童健康是一项法律义务”负责人丽塔.斯旺
*宗教信仰不能成为停止治疗的借口*

但是,一个名为“儿童健康是一项法律义务”的组织的负责人丽塔·斯旺指出,宗教信仰不能成为父母拒绝给患病孩子提供治疗的籍口,特别是当孩子面临生命危险的时候。

斯旺说:“无论父母的宗教信仰是什么,甚至无论孩子的宗教信仰是什么,父母都有法律上的义务,为患病的孩子提供治疗。我们不要求父母因一点点的头痛脑热就带孩子去看医生,但如果孩子出现严重病状,父母就有法律上的义务送孩子去就医。”

在丹尼尔拒绝化疗后,出于对他健康的担心,医生把有关情况通知了当局,当局随即通过法庭强制丹尼尔的父母带他去作X光检查。X光检查显示,丹尼尔的病情开始恶化,肿瘤已经扩大。


丹尼尔父母聘请的律师卡尔文.强森
*丹尼尔和母亲出逃后现已回家*

但是,丹尼尔看完医生后,就和母亲柯林一起离城出逃。之后,法庭马上对他们母子发出通缉令,联邦调查局开始参与到寻找他们下落的行动之中,丹尼尔的父亲也出面呼吁妻子和儿子回家。母子俩人在出逃一个星期后终于回到家中。

丹 尼尔的父母聘请的律师卡尔文·强森说,由于他们自愿回来,因此检控官取消了对柯林的指控。他说:“我们当然认为,父母有为自己的孩子决定采用什么治疗手段 的权利。但是,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法庭已经接管了这个事情,并且承担起作父母的角色。我们能做的就是设法帮助丹尼尔尽可能顺利地度过他一生中这段困难的时 期。”

*对丹尼尔的治疗交由法庭决定*

据强森律师介绍,下一步,医生将对丹尼尔进行复查,然后把复查结果通知法庭,由法庭决定丹尼尔应该采用什么治疗方式。

丹尼尔的父母也表示,他们现在开始认识到,为了挽救丹尼尔的生命,给他提供化疗是必要的,而且表示不会再因宗教信仰的原因拒绝这么做。因此,法官允许丹尼尔继续和父母住在一起。

提供信仰治疗信息的网上组织Beliefnet的总编史蒂芬·沃尔德曼指出,在涉及未成年孩子治疗权的问题上,美国法律给予父母的权利是有限的。

*法律底线:父母不能虐待孩子*


宾夕法尼亚大学生物伦理学中心主任阿瑟.卡普兰
沃 尔德曼说:“大多数情况下,父母有权决定未成年孩子的治疗手段,但是法律也划定了一条底线,那就是,父母不能虐待孩子,也不能自己就判孩子死刑。在这个案 子中,医生说,如果不接受治疗,丹尼尔肯定会死,反之,他肯定能活。因此,法庭作出明确裁决,父母没有权利阻止孩子接受化疗。”

宾夕法尼 亚大学生物伦理学中心主任阿瑟·卡普兰说,法庭在审议案情后也可以实施强制治疗。卡普兰说:“丹尼尔的父母希望采用替代疗法治疗他的癌症,但是这个疗法对 他根本不起作用。反之,丹尼尔所患的癌症通过化疗却有很好的效果,据悉成功率可达到百分之95。虽然父母有权为未成年孩子选择治疗手段,但是他们不能为了 追求自己的宗教信仰或文化习俗而让自己的孩子去死。”

卡普兰教授指出,父母对未成年患病孩子的治疗究竟有多大的决定权,各州法律都不一样,但是,如果涉及性命攸关的大病,而且又有现成的有效治疗手段,那么,无论哪个州的法官都会裁决支持给孩子提供治疗。如果家长在孩子有生命危险的情况下仍不提供治疗,就可能构成儿童疏忽罪。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