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488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WangZA: 生孩子——在国内与国外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8-11-16
更新时间:2008-11-16
浏览:2401次
评论:0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生孩子——在国内与国外

  作者:WangZA

  最近新语丝上有关妇幼健康和生育的文章不少,既有专家之言,也有经验之
谈,真是姐妹之福。我作为两个孩子的母亲,在这方面自然也有些看法和经验之
谈,说出来算做一点补充。此文七月份写了一半,拖了几个月才凑完另一半,可
能有不太通顺的地方,请读者包涵。

  孕期

  我初次怀孕时处于研究生的在读期间,一人在外,我没有多少人可以请教,
手捧一本校图书馆借的某日文翻译的孕妇读物当百科全书。头七个月的身体检查
都是在校医院里做的,饮食也都在学生食堂解决。关于孕妇营养方面的书应该很
容易找到,我不在这里啰嗦,但这书给我的一大帮助是有关胎儿位置问题和自我
检查的方法,这点我好像没在大家的文章里看到。这书告诉我在胎位不正的情况
下,有一个最佳纠正期,即在约第七个月末。当时我很早就发现儿子是头在上的
(即所谓的臀位),在用所谓胸膝卧式多次无效的情况下,我最后是在医生的帮
助下用物理方法纠正了胎位。当年可能是校医院条件不够好或B 超不普及,我没
有做过B超,校医生也从未告诉过我有胎位问题,所以我庆幸这书给我的帮助。

  因为当时我一心想按时毕业,所以我把体能当作头等大事来抓。我每日早晨
慢跑至怀孕五个月才不得不停止(因为腿会抽筋)而改为步行数里。可能因为我
状态太好,当时(八九年)同学在上海游行人数最多的那天还拉我上街。因为怀
孕期间我几乎没有任何不适的反应,课题进展也没有受到什么影响。六月至八月
我一个人在空荡荡的校园继续着我的课题,在我离校时,管电梯的老太太竟然都
没看出我怀孕,三个月后再看到我时自然大惊小怪。

  有一件事值得一提,就是我在怀孕的后期出现了黄疸现象(好像目前我还没
看到网友提到孕妇的黄疸)。因为这种现象在我姐姐怀孕时也发生过,而且我后
期一直在家里饮食,所以我绝对不相信自己得了肝炎。孩子的奶奶也翻出某油印
的医学学术交流讲座材料,证实我的情况乃孕妇可能的症状。但不管我们怎么解
释,家附近的小医院坚称我得的是传染病,在我因着凉发烧时拒绝为我打针,而
要我把针剂带回家自己解决。

  几年后我已生活在国外,工作较忙,体能也不如前,怀女儿时身体反应较强,
所以比较辛苦。国外的孕期检查有一些固定的内容,对B超检查和孩子的心脏等
较为重视。另外医院会有一些宣传资料发给你,有一些电视片给你看,甚至还会
发一些有用小礼物给你。但在国外看医生是一件很耗时的事,孕期检查一般又较
快做完,让人有"不值得"的感觉。我怀孕后期一直"期待"的黄疸现象也没出现,
让我有点"遗憾"少了一个比较的机会。

  我刚到国外时看到同事们常常头一天还在上班,第二天就听说住院生孩子了,
感到有些不可思议。其实想想不奇怪,怀孕后期是可以工作的,在体力允许的情
况下把产假留多些给孩子出生后用显然是更为理智的选择。

  前些日子,我听我国内的朋友感叹国人对生孩子的"重视":女的经常看医生
住院,丈夫跟着陪看医生陪住院,众人亲戚指手画脚,忙得不亦乐乎。女文员竟
也会要求老板给自己另辟工作室,以防电脑的辐射等等各种禁忌花样繁多层出不
穷。我不禁感叹,感叹自己的不被"重视"和同为华人的新加坡人的"皮实"。

  生产

  正像白衣咸饭所说的,我的初产和第二次生产临产前的情况确实差别很大。
国内和国外医院对生产的处理也很不同。

  头胎我在怀孕八个月时离校待产,来到一个中等城市。孩子的奶奶是这城市
某医院的内科主任,因为她的缘故,我在这医院算得到的是VIP待遇。孩子胎位
的纠正就是第一次看医生时处理的。后期检查暂且不表,单说说临产时的情况。

  我在见红的第三天开始阵痛,痛得不算很厉害。按我的想法,还不到去医院
的时候。可孩子的奶奶担心,所以还是当晚住进了医院,一夜无眠,倒不是因为
病房吵,我是三个床的房间一个人住,是因为院子里有人不停的嚎哭。第二天上
午十一点左右,医院要我去灌肠,灌肠后的不适难于言表,而房间内并无卫生间,
只能在痰盂内解决,而后的清理几乎让我晕倒在去卫生间的路上。午餐后,医生
说宫口开得慢,建议打催产素,两点左右开始催产素滴注,一个半小时后我已因
宫缩的疼痛进入半昏迷状态,四点进产房,四点三刻儿子已出生。医生说我力气
猛,所以阴道口撕裂,产程很短(看到有些文章说这种情况有子宫破裂的危险,
我有点后怕)。过后我在医院住了两晚,每个人都对我说不能吹风着凉,所以我
一直穿着长袖衣,盖着棉被。衣服被虚汗热汗一次次浸透,但不能洗澡。虽然院
方照顾我一直没有安排其他病人同屋,但由于环境,不适和情绪等原因,我一直
无法休息。这还是十月秋高气爽的时节,如是盛夏我简直不敢想象。

  在新加坡生女儿时,医生的处理则很不一样。我坚持上班直到预产期前几天,
但女儿并没有如期而至,过了一个星期仍无动静,所以我和医生约定第二个星期
一如仍无动静就催产。我那天一早七点多就赶到医院,那时还既无见红也无宫缩
现象。在做了简单的检查后,我以为医生会给我打催产针,但医生却只是在宫口
放了外置的药物,一两个小时后我已感到了很明显的宫缩。中午住进病房后,宫
缩更为剧烈。下午两三点时,羊水破了,护士用一种专为产妇设计的轮椅将我推
进产房。说这种轮椅特别,是因为它的坐面的中间是软而空的,相信是为了防止
伤了婴儿的头部吧。产床的设计也和中国的不同,它不是让人平躺的,而是斜的,
有助于产妇用力。医生要我用力时,也总要我几乎坐起身来。在我叫痛的情况下,
医生让我吸氧(不知里面有无其他气体),说是有助于减轻疼痛。在晚上近八点
时,女儿终于出生。护士将女儿洗干净后,马上将印有我名字的塑料圈套在女儿
的脚踝上,并让我察看后才将她包起抱离了产房。

  当晚我回到病房后,护士嘱咐我如当晚要起身要通知护士陪同,以防止意外。
病房里开着空调,温度适宜,被子是一种有镂空花纹线毯。虽说我住的是4人一
间的病房,但由于房间面积大(可能有70平米之大),床的间距也大(临床有四
米左右,对面的两个床完全像在另一房间),干扰很小。两人一个卫生间,马桶
边就有热水的莲蓬头,我自然每次去都会把下身冲个痛快。医院也有一种病员服,
是一种后面开口的袍子,脏了可以换,减轻了家属的许多麻烦。在医院的经历都
很愉快,只是后来我发现从女儿出生起,医院开始算我两个人的住院费,这点让
人有些郁闷。

  坐月子和带孩子

  比起其他姐妹的遭遇,我肯定不算惨的,主要是房间不透气和不能洗澡令人
不太舒服而已。不过我忍了两个多星期还是洗了头发,没有任何"后遗症"。没坐
满一整个月,我已踏上返校的归途。

  新加坡气候湿热,当然不可能捂着,何况在医院就已经开始冲冲洗洗了,回
到家自然不会再有洗澡的禁忌。

  带孩子,我不敢以专家自居,只有一个经验之谈,就是洗澡。洗澡的方法也
是从那本日文翻译的孕妇读物学的,我不断续借那本书直到返校才还。从儿子出
生第三天起我一从医院回到家,就坚持每天给孩子洗一到两次澡,即使已入冬室
温偏低而且没有暖气(天气冷时,洗澡时间要短,2分钟吧,分秒必争哦)。在
新加坡,洗澡对孩子是一件乐事,当然更不是问题了。现在两个孩子大了,身体
都不错,三个月前女儿有点咳嗽,带她去诊所看,才惊觉已七八年没去过了。

  听到看到很多家长反映的情况,我对孩子老是要打点滴很不理解。在新加坡,
除了疫苗,很少有孩子因生病而打针,更不要说打点滴了,报纸上也常常宣传不
要滥用抗生素等等。另外,新加坡的小学有驻校的免费牙医,水平如何我不敢说
(女儿小一小二时就自作主张利用课间去看牙,我事先不知道也不会在场),但
小学期间是孩子一生中唯一一次换牙的主要时期,国家重视孩子的牙齿健康总是
好的吧。

  罗罗嗦嗦,就此打住,是对自己一些经历的回忆,也希望对别人有所帮助。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