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6371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姐姐惨死在海淀医院的真实经过(转帖)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8-06-18
更新时间:2008-06-18
浏览:1965次
评论:0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姐姐惨死在海淀医院的真实经过(转帖)

送交者: 芙蓉镇 2008月06月15日20:58:39 于 [教育学术] 发送悄悄话

    
    本人不会使用电脑,恳求善良、有正义感的网友们帮助我转载此文章。
    
    我姐姐2001年9月28日因卵巢肿瘤在海淀医院实施手术,那时为我姐姐治疗的医师,是一位姓杨的妇科医生,她对待工作态度认真负责。通过实施手术及化疗后,姐姐身体恢复很好。出院回家后,身体一直未见异常,也没有出现任何的不适。姐姐很喜欢小动物,家里养了两只小狗,她非常喜爱它们,每天早晚都带着小狗去爬山、锻炼身体,回来后操持着家务,其乐融融。2006年9月中旬,我与姐姐还带着两个家中小孩到秦皇岛去看海(宾馆会有入住记录)这是邻居和单位同事们有目共睹的。在2006年6月2日,姐姐陪同家人到海淀医院看病时,顺便为自己做了一个检查,意外地发现盆腔内有小的肿物包块,医院怀疑是5年前卵巢癌术后复发而收入院。根据化验结果,院方不能确诊为复发病灶。几天后,姐姐办理了出院手续,按医生嘱定期进行复查。2006年11月6日,复查结果显示肿物包块略增大,医生建议趁着包块小,方便手术,最好入院治疗,于是2006年11月28日,我开车送姐姐到医院,同时交纳了3000元住院押金后,姐姐住进了海淀医院三层的妇科病房。入院观察期间,姐姐身体无任何痛苦与不适,心态非常好,常与病友们聊天、打牌,对此入院记录上都有明确记载。2006年12月7日上午,(病历记录为下午)行开腹探查术,切除小的肿物包块,术后姐姐身体恢复良好。(病历为证)姐姐还向一位医生说: “手术做的很好,我可以回家了吧?”医生说还需要通过化疗来巩固病情。姐姐非常想念她的小狗,为了让姐姐安心治疗,我开车带上它们到医院,让姐姐出病房到院外路边,看望小狗,共同玩耍,这一切在病历中都有明确的记载。
    
    恶梦开始
    
    2006年12月27日上午09:30分,(医师记录是09:40分;护士记录是09:30分)使用化疗药物“紫杉醇”(不明药物)时,在短短的3-5分钟之内,(其儿子在病房内记录的时间3-5分钟),姐姐就发生了严重的“过敏”反应。我在数分钟后到达医院,医生阻止我进入病房,我隔门看到的病房内的抢救,医护人员一片混乱,无不惊慌失措、手忙脚乱。护士找不到医生所需的药品,找到药品后瓶盖打不开等等(有后期录音为证)……我当时恳求在门外的一位医生,让他们尽全力抢救姐姐,一切费用我们全部承担。之后,医生告知我要把姐姐转入ICU抢救,当时我根本不知道什么是ICU,只求医生救姐姐,去哪里都可以,姐姐在昏迷的状态下,转入了ICU。
    
    转入ICU后,ICU的医生不让我进入病房,说他们会全力抢救的。当晚22:00左右,现已记不清哪位医生告诉我,姐姐身体状态不好,允许我进入ICU,当时看到姐姐心跳、呼吸已全无,医生在抢救中。我恳求院方尽全力抢救姐姐,只要人能保得住,我们将愿意不计一切代价支付所发生的医疗费用。姐姐在12月28日上午病危,这时医生把家属叫入ICU去看望姐姐,只见她右大腿部血肉模糊,(后期从照片上看有割开八处以上伤口)同时身边机器有7-8根药物管在输入药物,我们目睹此情景后追问医生为什么?医生说这是为了抢救心脏。我守在病床边呼唤着姐姐,她无一丝反应。当晚医生告知家属,目前患者已无任何自主呼吸,心跳微弱,完全是在靠呼吸机维持,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随后,值班的秦龙医生把家属叫入ICU办公室说,根据患者当前情况,建议只能采取割开颈部大动脉进行抢救了,不然的话,维持现状等待下去,对患者有危险。在这时,已无选择余地,家属当即表态,只要能够挽救患者生命,我们不惜一切代价配合医院。12月29日的凌晨,在门外焦急的等待了多个小时后,医生走出来告诉我们患者已有自主呼吸了。家属此时才松了口气,要求进入ICU探视。此时看到姐姐仍处于昏迷状态,但血压、心律指数有了“明显好转”,家属喜出望外。通过ICU数天抢救、观察后,ICU医生说要为患者上人工肝脏机(人工肝脏机由外院提供),医生还说病人的肝、肾、肺、心脏均受到了严重的药物中毒损害,尤其是肝和肾很难恢复,需用保肝、增压、营养素等药物,并提出让家属交纳自费药品费用人民币2万元。这段期间,我们每日按院方规定的时间进入ICU探视。姐姐还是处于昏迷状态,同时看到她病床旁的机器上还是那7-8根药物管一直在不停地输入药物。在2007年1月6日早晨,ICU的秦龙医生告诉家属姐姐已清醒,此时有位妇科医生与我一起进入病房。看到姐姐苏醒,我仿佛看到了曙光,满怀希望,姐姐问我:“这是哪里?为什么到这来?”看到姐姐身上插满管子,我当时心都快碎了,对姐姐违心地说:“是药物过敏,昨天才转入进来的,过2天就回妇科病房了”。姐姐还跟我开玩笑说:“等我回到妇科病房,再跟他们算账”。我还答应姐姐说,等她回妇科后,一起跟他们算账。这期间,听从医生建议,给姐姐做了一些柔软的汤面,喂姐姐吃下。当时,我内心决定要为姐姐回妇科后要个说法,便用相机、录音笔等做了记录。而后的每日,按院方要求的探视时间,给姐姐送流食并喂其吃下。没想到,数日后,姐姐再度陷入昏迷,我恳求过院方领导无数次,都快给他们跪下了(甚至写纸板、要拦截进院车辆)请求院领导让协和医院的医生过来会诊,因为妇科说这次化疗方案是“协和医院”出具的,院领导答应说可以。某日,我到医患办找李兴东主任,再次恳求他请协和医院的医生来,李兴东说协和医院的医生已在路上,正在堵车,一会儿就到,女秘书也这么说,我只好回到ICU门前焦急地等待。
    
    海淀医院根本不存在ICU(重症监护病房)
    
    在姐姐清醒的几日内,我经常恳求护士让我进入ICU病房看姐姐。后期(姐姐还清醒时)姐姐的嘴唇是干裂的,并有干枯的血迹,她总是用很微弱的声音向我要水喝。(需要我把耳朵贴到她嘴边)我对姐姐说:“我不在时,你可以让护士喂你水喝。”姐姐说:“护士根本不管她。”再天,姐姐已无力说话,只是看到她用眼睛盯向放在小柜子上的各种饮料,我知道姐姐渴了,喂给她水喝…… 2007年1月10日,在非探视时间内,我苦苦哀求护士要求看望姐姐,也许是姐弟之情感动了护士,允许我进入了ICU探望。看到姐姐昏迷不醒、憔悴焦黄的面容,我心如刀绞。而在一旁的护士漫不经心的表情,又使我心情压抑到极点。这时,我发现地面以及滤血机台面上有大量鲜血,询问护士为什么地面上有鲜血?护士慌乱回答说是滤血机管部破裂了,我责问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并提醒当班医生莫小丽(音)先不要擦拭血迹,我要照相,然后跑出ICU去取相机。由于心急没有找到,几分钟后我跑回病房,发现地面与机器上的大量血迹已被擦掉,我便用手机拍下了护士当场匆忙擦拭血迹的照片。次日上午,我到医患办向李兴东反映滤血机跑血一事,他告诉我说这是“意外”事件,我听后气愤至极,向李兴东主任说:“从今天起,你海淀医院对我不存在ICU,既然你说是意外事件,我对你们已不放心,从这日起,我无视ICU的探视时间,任意的时间进入ICU看望姐姐。”这期间,我发现ICU医护人员的工作态度极其不负责任,过滤氧气瓶中无水,询问莫小丽医师,她说这样没事,解释说氧气过滤瓶中的水只起到湿化空气的作用,既然如此,那么为什么又要患者家属买加湿器,放入病房内呢?同时,还多次看到姐姐吸的氧气管,放置在耳边。网友们你们想想,我随时可以进入ICU,有“机会”看到像滤血机跑血…… 等等一切不堪入目的事件,对于住在ICU的其他病人,可想而知,他们中的待遇将是怎样的?(海淀医院ICU那些不负责任的医护人员们,我不知道怎样“感谢”你们对我姐姐的“精心照顾”,我发自内心的一句话就是:在07年5月13日早上,与你们的院长余力伟产生纠纷时的那句话。我xxx !!! 如果你们想知道我对余力伟说了什么,可以去向他问,我也可以放录音给你们听!!!)
    
    在这时间段内,听从一位ICU医生的建议,尽量少进入病房探望,以便于他们工作。某日在楼道内,我亲眼看到保洁员从ICU病房中提出一个很大的黄色垃圾袋,内有大量的鲜血垫巾,我顿感奇怪,住在ICU里面的除了姐姐,全是一些老人,不会有出血处,这里又不是手术室,怎么会有大量的鲜血垫巾呢?难道是姐姐的?姐姐大腿上伤口已不流血,我问保洁员这些大量的血迹是从几号病床边取出的,保洁员说不知情。我下意识地用医用棉蘸取了很少部分的血迹,想等姐姐康复后,再与医院交涉这大量的血迹从何而来?2007年1月13日上午11:00时,ICU郭晓青医生突然向家属索要血小板,说目前患者血小板已降至到5000的单位,患者随时有生命危险。院方为此已给患者输了几千CC的血,家属当时质疑,我们并没有签过输血同意书,为什么在不告知家属的情况下,给姐姐输了那么多血???郭说,你们已经签过了。我向她索要,她极不情愿的拿出一份日期为2006年12月6日的输血同意书,那是姐姐在妇科行开腹探查术时使用的,(在妇科手术中没有用血)我说当时签的是妇科手术用的,并不是ICU用的,郭却说,同一份输血同意书在医院可以通用。当时,郭又让家属补签ICU输血同意书。(后发现,我们当日补签的ICU输血同意书的日期与ICU他们所签的日期相差二十天之多。)同时,兄弟二人让其抽取血小板,郭说非一、两人能够提取的,家属气愤之极,质问郭为什么不提前告知,让我们有时间去寻找血小板?郭回答说,我们也没预料到血小板会低到这种状态,(正常人血小板是30-40万的单位)我们立即责令,让院方想办法。(有现场录音)(事后翻看病历。两天前,ICU已通知院办联系血小板,并发现在病历记录中记载血小板已明显降低,院方不多方联系,出现危险时却向家属索要血小板,情理何在?)
    
    从2006年12月27日进入ICU,直至2007年1月16日姐姐遍体鳞伤的,(甚至连脚后跟部都有大片的瘀血,有照片为证)没有留下一句遗言,惨不忍睹的离开这美好世界,也没有等到协和医院的医生来为姐姐会诊。姐姐的突然离世带给我家人致命打击和无尽的痛苦,她的小狗每日竖着小耳朵想听到楼道内“妈妈”熟悉的脚步声,小狗当然不会理解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盼望着“妈妈”早日回来…… !
    
    质疑海淀医院没有医德的种种行为
    
    1、海淀医院伪造、涂改病历、草菅人命
    
    在姐姐过世后,与院方的交涉中,“感谢”医患办李兴东送给我一本《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书,通过仔细阅读条例规定,并对照病历,发现院方医护人员伪造病历的事实成立。
    
    (1)在ICU其他患者家属的善意提醒下,我们要求医患办李兴东封存妇科的病历,他告知妇科病历还在使用中,等两天再封存。而后,第一次复印、封存病历的日期为2007年1月9日。在此期间,院方有充裕的时间伪造、涂改病历。(有病历为证据)
    
    (2) 2007年1月16日,姐姐去世的当天下午,主管医疗的院长余力伟对我们死者家属说:“这是个医疗意外,就好比是去家乐福买酒,买到假酒的可能只是万分之一。”(意思是该你们倒霉。当时我们家属都蒙了,根本不知说什么。)之后的第二天,在医患办公室,李兴东又对死者家属说:“院方不再向你们追要死者所欠下的医疗费用,(金额近人民币6万元)你们也不要提出任何条件,这是院领导的态度,这事就算过去了。”而后,在认真仔细地阅读《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中的规定后,我们拿着封存的病历复印件与院方进行交涉。病历上所记录的“紫杉醇”(不明药物)滴入的10分钟与实际滴入的时间3-5分钟显然是不符的;另外还发现关于姐姐年龄、性别、床位号等150多处的错误。(只查看到三分之二的病历)院长余力伟及院领导、妇科袁桂兰,一副咄咄逼人的架势,解释说这些全是“笔误”,都是枝叶皮毛,不能代表什么。在与院方无数次的交涉中,就因“紫杉醇”(不明药物)滴入的时间问题,与其争执。事发时,其儿子在病房内,时间就是3-5分钟,而院方的病历记录中,完全是按照“紫杉醇”使用说明书中的使用方法记录的,时间为10分钟,就此问题,一直纠缠不清。同时,我提出按《医疗事故处理条例》中的规定,疑似输液、输血、注射、药物等引起不良后果的,医患双方应当共同对现场实物进行封存和启封。为什么不通知家属现场共同封存?为何病历当中存在150多处错误?院方的回答,这都是“笔误”,都是枝叶皮毛。直至2007年3月22日,“突然”(对于家属来说)发现至于我姐姐死亡真正原因浮出了水面。
    
    (3)在妇科06年12月27日发生“过敏”时,李浩泽医师的记录与护士李东的记录,时间相差10分钟。之后,在2007年3月22日,医患办孟楠突然向我提出说,当时妇科发生过敏的原因是患者本人把滴速调快了。次日,在医院会议室内,有医患办李兴东、孟楠、妇科主任袁桂兰、护士长林淑红(音)及妇科医生在场的情况下,就此提及此问题,孟楠与妇科人员矢口否认。孟楠说:“是我错了,是我多事行了吧!”袁桂兰说需要回去调查,答应下午回复。当日下午在场人员有我本人、医患办主任李兴东和妇科袁桂兰。袁回复说:“滴速是明显快了,是护士李东出去一分钟后,回来发现的。”(试问一个女孩去洗手间的时间一分钟够不够用?再问在一分钟时间内,按袁所说,滴速明显快了,会不会发生严重的中毒?我愿意以身试药,试药期间所发生的一切后果,我自愿承担法律责任。)我追问:“滴速为什么快了?谁动的?”袁说我也不知道,李兴东在旁边极力回避这个问题。袁桂兰说李东护士发现滴速快的事情是由患者本人调的。(有现场录音)那么拿出证据,我愿意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反之,如拿不出证据,说明妇科医护人员伪造病历,推卸责任的事实成立。试问,从06年12月27日到07年3月22日,这长达近3个月的时间里,院方在干什么?如果事实真相真是这样,为什么在3月22日由医患办人员“突然”向我提出这样的问题?李浩泽医师与李东护士在记录单上为什么不明确记录呢?在此之前,为什么没有任何一位医护人员向家属提及此事?显然,院方是在转嫁死者、推卸责任。(死人不会说话,无法与其对质,李东护士为什么不说是我调的滴速???)
    
    (4)2007年5月13日,我与余力伟院长产生纠纷,要求报警。110警官到会议室后,余力伟对警官说:“院办知道当时的药物滴速过快了,没有在病历上记录。”就此,已足以证明海淀医院医护人员及主管医疗领导们伪造病历事实成立。(本人当时不在会议室,但有录音为证,110会有出警记录。)
    
    2、海淀医院隐瞒事实真相、推卸责任
    
    (1)2006年12月28日,下午两点左右,ICU资深医生说行医多年,从未见过如此严重的过敏。事实是,在3-5分钟快速滴入了“紫杉醇”(不明药物),使姐姐在妇科化疗一开始就发生了严重中毒。妇科医护人员明明知道滴速快的情况下导致其严重中毒,然而却将事实真相隐瞒,逃避责任,没有把患者因快速滴入“紫杉醇”(不明药物)中毒原因如实转告ICU医护人员,致使ICU无法正确地判断患者病因,延误抢救的时间,导致患者最终死亡。
    
    (2)ICU人员在医患办公室向患者家属说,发生过敏的当日,他们会诊时曾打电话向药厂寻求解毒药品,但药厂告知此药无解药。同时,他们想到妇科取回输液药品进行化验其药成分,求解药,妇科告知已丢弃。李兴东听及此话,马上说:“药品并未丢弃,院方已单方封存。”就以上两位医护人员的说法,已互相矛盾,使得家属更为质疑药品使用的合理性。后来向李兴东提出要看“紫杉醇”药品,李兴东说该批号的药品已全部退回厂家,(给家属出具了证明1份)至此,家属认定为是这种“不明药物”导致姐姐死亡的。(有录音证据)
    
    (3)姐姐入院时,身体状况良好,病历中有明确记载。姐姐在ICU的21天里,我每天守候在ICU门外,每晚盼天亮,天亮盼天黑,只想姐姐能够尽快恢复身体,早日转出ICU。我们曾无数次地恳求院方领导,希望由协和医院医生出面来此会诊,盼望着院领导能够督促所有医护人员,全力拯救我姐姐的生命,可是姐姐却遍体鳞伤,惨不忍赌的离开了这个美好的世界。为什么不请协和医院的医生过来会诊呢?事实上输入化疗药品前,妇科就少用了一种抗过敏药。(西咪替丁或雷尼替丁)在快速滴入“紫杉醇”(不明药物)后,院方又怎么会对协和医院的医生说出事实真相呢?我想质问你们的医德何在?良心何在?人性何在?你们想掩盖什么事实真相?我想只有余力伟院长及院领导们,妇科主任袁桂兰知道此事。同时,有可能的话,请广大网友帮助我寻找一位叫何玉珍的患者家属,(2007年1月10日左右住在ICU的患者)您的家人在ICU治疗期间,有“可能”被输错了药物,因为我姐姐的输液病历中有三张何玉珍患者的输液记录单,凭我看ICU医护人员的工作态度,很“可能”有导致错输药品,张冠李戴的现象发生。(导致您的家人身体受到损害),如果能够成功找到您,(您如果需要)我会把病历、录音、照片给您。
    
    (4)在姐姐慢慢苏醒后,也能够进食的情况下,为什么病情会急转而下,再次陷入极度昏迷?这对家属来说永远是一个解不开的谜团。我当时认真观察了用药情况,后期看到姐姐所输药品已从先前的7-8支药管同时输入,转为只有一药管和营养液在使用,是否院方考虑到如抢救成功该患者的话,以后将会产生大量的医药费及康复费用,在利益的驱使下,而使我姐姐后期没有接受积极的治疗导致了死亡,我不能不质疑???
    
    3、以海淀医院的资质,就下列行为作何解释
    
    (1)在姐姐前期昏迷时,有两位分别来自两所外院的医生到ICU会诊,(不是协和医院的医生)是否在“走穴”?还有一个外国人进入姐姐的病房,干什么?我不得而知?
    
    (2)在姐姐被转入ICU经抢救已清醒后,为什么再度陷入昏迷直至死亡?按海淀医院答复家属所说的,院方“高度重视”,多次组织院内外专家会诊、抢救,已尽到自己的“责任”,那么作为主管医疗的院长余力伟,居然连我姐姐得了什么病都说不清楚,这就是院方所谓的“高度重视”吗?后期为什么不采取积极有效的治疗方案和用药?ICU的抢救中究竟谁是主要的领导者和参与者呢?
    
    (3)在我们家属与院方的交涉过程中,心中也有所惧怕。每次都有四五个留短发、着便装且不明身份的不明人员,在医患办公室门前和楼道中走动,(其中一人在ICU病房曾出现过,他们进ICU时不穿任何防护衣服,也不带一次性脚套)。有一次,甚至威胁我说:“你要是再上办公楼,就弄死你,”我很惧怕,不得已打110求助于人民警察,后来警察把不明人员带到海淀派出所,做了笔录。(海淀派出所会有记录)
    
    (4)“感谢”医患办李兴东主任,在我姐姐转入ICU后,给患者家属“无偿”提供住房达数月之久?并在发生医疗事故后,“无任何条件”返还住院前期妇科押金人民币3000元整?也请李兴东主任转告院领导,你院的药费实在太昂贵了,短短的21天里,药费净达人民币20多万元???(院方没有向家属要,同时向患者家属赔偿院方最高限额,为什么……???)
    
    善意敬告去海淀医院就医的患者及家属
    
    我这样做不是想诋毁海淀医院的名誉,但是,在一起起严重的医疗事故(北大女生王晓楠及48小时换肾)事件的背后,海淀医院主管医疗的余力伟院长及领导们,你们应该反思了?“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显然如此不合人情事理、违反医疗条例的行为,其中演变的过程非一日之功。在余力伟院长与医患办人员的巧言善辩以及所谓的“专业”优势背后,还隐藏着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呢?同时,我要敬告住在海淀医院的病友及到海淀医院就医的患者,请拿起党和政府及法律赐予你们的权利,要求每天阅读您的病历,并签字确认。如不幸发生意外情况,一定带好录音、录像设备,并且要求让医患办人员回避;(医患办人员的“专业水准”,你们是想象不出的)对于发生医疗事故的责任医生、护士,问明事发情况,因为院方的病历并不能代表一切事实真相,那是医生、护士书写记录的,难免会回避真相,涂改造假。您掌握充分证据后,您的亲人就不会含冤而死。
    
    姐姐的家属并没有选择法律途径解决这起医疗事故问题,虽然手中有大量的证据,(李兴东主任曾说:“法律不是百分之百公平的”,但是,我相信在党的领导下,法律是公平公正的。)如走法律程序,需要很长的时间,那样会时时回忆起种种悲惨的画面,即便法律判决院方赔偿再多的金钱,姐姐的生命也无法挽回!可是,现我整理病历及相关“紫杉醇”资料时,又发现海淀医院与北京卫生法研究会医疗纠纷调解中心同姐姐家属签定的调解书上,把姐姐发生医疗事故的时间又提前了20天。就以上不负责任的行为,我保留用法律途径解决的权力。在调解协议书上规定:如一方要求重新处理,必须向院方返还全部赔偿。我已多年没有工作,没有钱返还院方(本人身体健康,愿转让一个肾脏,或是药厂有需要人体试验药物的、医疗单位需要活体试验的,先行给付我人民币19万元,我与其签订自愿协议书。)之后,我把钱还给医院,通过法律途径为我惨死的姐姐讨要个说法。同时,我请求有像“王良斌”、“郝劲松”那样为普通百姓说话的好律师及法律工作者帮帮我,向海淀医院讨要一个公道。我之所以把真相公布于众,是为了防止类似的悲剧再次在海淀医院重演,让善良的普通百姓不要承受不该有的、亲人间的生离死别!在此,我恳求善良、有正义感的网友们,帮助转载我的文章,我衷心祝福所有热心善良的网友朋友们平安幸福!如果有媒体要了解事实真相,我愿意说出在ICU看到的一切,并提供所有证据,(全部的病历、录音、照片、录像资料)配合媒体调查报道。(本人文化水平有限,写出来的只是冰山一角……)
    
    本人就海淀医院领导及医护人员伪造、涂改病历的材料、录音,已先期投诉到相关部门。(海淀医院医患办公室、海淀区卫生局、北京市卫生局、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办公厅等职能部门。)诚请他们认真调查,并按照《相关法律法规》对院方医护人员、院领导的种种违反医疗条例的行为做出依法处理。得到回复后,我会将处理结果告知善良和有正义感的网友们。我相信党和人民政府及各主管部门会为普通百姓做主,会认真调查此恶劣事件的。以上内容如有捏造、诽谤,我愿意承担法律责任。
    
    我请求有正义感的律师及法律工作者帮帮我这个最底层的普通百姓,我求您们了! 
    
    以下是几张病历复印件及录音资料:
    
    第一段录音为:(时常:27:36秒)余力伟院长与110警官的对话。
    
    第二段录音为:(时常:14:11秒)ICU郭晓青索要血小板的录音。
    
    第三段录音为:(时常:13:27秒)妇科主任袁桂兰回复滴速快的录音。
    
    恳求网友们帮我转发此篇文章!用您所掌握的电脑技术,维护正义与诚信,谢谢您们了!
    
    同时我声明,断绝与家人一切法律上的关系及亲情关系。
    
    本人联系电话: 13520406813 (草民)
    
    下面是海淀医院近期医疗事故的链接,请网友们点击查看:
    
    http://news.sina.com.cn/s/2006-05-17/01428942443s.shtml
    
    患者48小时两次换肾失败死亡(组图)
    
    http://news.163.com/06/0714/10/2M01VKNJ00011229.html
    
    北大女生就医时死亡 母亲辞职学医为女儿打官司
  
  如果回帖,请大家联接该网址进行回复,谢谢!
  http://cache.tianya.cn/publicforum/content/no06/1/76279.shtml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