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096
首页 - 博客首页 -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救出来了,但是为什么会很快就死亡了?---挤压综合征(crush syndrome)
作者:USMedEdu
发表时间:2008-05-18
更新时间:2008-05-18
浏览:3718次
评论:3篇
地址:10.
::: 栏目 :::
现代医学vs“中医”
社会、艺术与医学
住院/FELLOW单位
中外医学网站精选
国内外医学交流信息
生物医学人物
力刀美加医学教育专
临床见习/实习/义工
医学生理学诺贝尔奖
医生助理(PA)职业
医学书籍照片及图谱
社会与医学瞬间定格
医学典故/医史杂谈
USMLE复习和考试
申请和面试住院医生
住院医生生活和工作
FELLOWSHIP
医生就业、工作及生
医学科普及问题解答
美加医学院申请/MCA
中美医学临床教育比
医学新进展及新闻
社会医学伦理

发信人: HappyDoc (快乐一生),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救出来了,但是...为什么会这样?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y 17 15:38:57 2008)


看新闻时也注意到有的孩子在被挖出来时还是活的,可在被救出来之后很快就死亡了。这
里的主要原因之一就是挤压综合征(crush syndrome)。

挤压综合征是一个很老的名词,开始时是指挤压伤后由于肌肉组织破坏产生肌红蛋白血
症,而肌红蛋白血症又进一步造成急性肾功能衰竭。现在Crush syndrome的定义更为广
泛,包括病人在挤压解除后所产生的一系列临床表现,其中主要的病生理变化有:

1. 低血容量造成的循环衰竭。原因很多,挤压伤的病人根据受压的时间和受压部位远
端血液循坏程度的不同,可有不同程度的组织缺血/缺氧,局部缺氧代谢产物可进一步
造成血管扩张和毛细血管损伤。当挤压解除后reperfusion时,大量血液可以滞留于创
伤局部和远端组织,直接造成回心血量减少血压下降。而且长时间的挤压伤又多伴有失
血性休克/DIC/败血症(sepsis),进而加快循环衰竭的产生。

2. 挤压和缺氧可以造成细胞破坏,钾释放到细胞间液。Reperfusion时可产生高血钾,
严重的高血钾可以导致心律不齐甚至心脏停跳。

3. 缺氧代谢可产生大量的二氧化碳和酸性代谢产物,reperfusion时可造成严重的代谢
性酸中毒。

4. 骨骼肌组织损伤导致大量肌红蛋白释放入血,而严重的肌红蛋白血症可造成急性肾
功能衰竭。

上述的这些病生理过程又可以叫做Reperfusion injury,其中前三项都可以导致病人在
挤压解除后的短时间内死亡。所以在处理挤压伤的病人时,从理论上讲应该先治疗病人
稳定病人状况,然后再解除挤压。而治疗上最重要的是补充血容量。比如对有的单纯肢体受
压的病人,如条件可能的话,可以考虑先在受压肢体的近端放置止血带,然后再解除外压
把病人救出来。病人出来后,再根据情况逐渐放松止血带。但这些仅仅是理论,在现实
中即使完全这样做了,医学上也没有把握救活每一个被废墟压住的伤员。

我非常敬重在抗震第一线奋战的医生同行们,而且毫不怀疑他们的专业能力。国内的医
生特别是军队的医护人员,在救治挤压伤方面都有非常丰富的经验。从照片上看,现场
医生正是按照上述的原则展开救援的,很多伤员在被救出来以前就已经开始接受静脉输
液了。

--
※ 修改:·HappyDoc 於 May 17 15:52:48 2008 修改本文·[FROM: 70.161.]


发信人: mklb (wisher_washer),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救出来了,但是...为什么会这样?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y 17 12:04:29 2008)

这是因为横纹肌溶解造成血钾和蛋白骤升,从而引起心衰和肾衰。医学上叫CRUSH
SYNDROME:

Crush syndrome (also traumatic rhabdomyolysis or Bywaters' syndrome) is a
serious medical condition characterized by major shock and renal failure
following a crushing injury to skeletal muscle. Cases commonly occur in
catastrophes such as earthquakes or war, where victims have been trapped
under fallen masonry.

Eponym

The syndrome was discovered by British physician Eric Bywaters in patients
during the 1941 London Blitz.[1][2]

Pathophysiology

It is a reperfusion injury that appears after the release of the crushing
pressure. The mechanism is believed to be the release into the bloodstream
of muscle breakdown products - notably myoglobin, potassium and phosphorus -
that are the products of rhabdomyolysis (the breakdown of skeletal muscle
damaged by ischemic conditions).

The specific action on the kidneys is not fully understood, but may be due
in part to nephrotoxic metabolites of myoglobin.

Treatment

In view of the risk of crush syndrome, current recommendation to lay first-
aiders (in the UK) is not to release victims of crush injury who have been
trapped for over 15 minutes.

所以不能随便把人挖出来,要看有无压伤,要在把人挖出来前输大量生理盐水以达到代
谢平衡。


【 在 Outthere (Outthere) 的大作中提到: 】
: 地震中有些人刚救出来不久就死了. 太可惜了. 是不是如果事先不吊盐水,拉出来后,血
: 管一膨胀是否会导致心脏,肾等器官的问题? 听说以前反右时,人遭绳捆久后,突然松开
: 就会造成人突然死亡. 我对医学不懂,谁能说说为什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3条评论
1   [dokknife 于 2008-05-23 17:48:36 提到] [FROM: 10.]
非专业救人的区别:自供扒出来后50%死亡率原因都不懂


送交者: 力刀 2008年5月23日14:41:54 于 [教育与学术]http://www.bbsland.com


非专业救人的区别:扒出来后50%死亡率原因都不懂

这就是专业和非专业的区别。一帮傻X还在强调专业救人没多大用和差别呢。更别说
什么明明自己是脑残,还要对表示不同意见认为应允许国外专业救护人员支援的汉奸帽子满天撒的“皆可诛之”呢。


在摇晃土地上采访生与死

          张洁平

五月十七日,我和摄影记者走入灾情严重的北川,整座县城熏着尸臭,巨石压垮了
住宅,汽车残骸散落在河沟里,灾民趴在废墟上探找亲人突然,听到有人喊:洪水
来了,快撤!

当我决定,关掉所有新闻,静下心来,整理今天在北川所经历的一切时,我发现,
北川似乎在大地震发生那一刻,就静止了。县城路口清晰可见那块巨大的奥运倒计
时牌,上面的时间,停止在「距离二零零八年八月八日北京奥运会还有八十八天」
──五月十二日,这座小镇山青水秀的画面,永远定格。

县城里有许多人在忙碌,但扑面而来的,却是死一样的寂静。

这是五月十七日的北川,距离大地震发生,已经整整五天。十二层纱布的医用口罩
阻挡不了空气里的死亡气息,整座县城,像是被地下伸出的巨手突然碾碎了。

尽管从电视画面里做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但在走进北川的这一刻,我们仍然呆住了。


这个羌族自治县城,坐落在群山环抱的谷底,河流穿城而过。曾经形成绝美风景的
地理环境,却在地动山摇时带来了加倍的灾难。

被撕碎的北川县城

四周的山体出现几万立方米的大滑坡,滚落的巨石压垮了山脚下的大量住宅。县城
内几乎所有道路都拱起、迸裂。老城百分之八十、新城百分之六十的建筑在大地剧
烈的晃动和拉扯下完全倒塌,汽车残骸散落在河沟里、山体中、废墟上,怵目惊心。


几乎所有救援者都说,北川,是这次四川大地震中,被破坏最惨烈的重灾区。

二十二岁的冯小莉怎么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我刚离开家一个月,怎么变成这
样」

地震发生前一个月零五天,小莉刚告别北川村寨里的父母到广东佛山打工,听闻家
乡地震,立刻往回赶。「我看到电视里的北川,一直不肯相信。真的,我现在看到
了都不相信,怎么会这样」在从安县进北川的路上,我们的车接上她。她说村里的
父母平安,但住在北川县城里的舅舅一家,一直音讯全无。

小莉带我们走进县城,「这条小路,我原来上学就走这里」她指着大片大片的巨石
说,小路就在山边,早已被落下的大石填满。

「还有这里,这里本来是条小河」她犹豫地指向地底的一处凹陷,我们脚下的路高
高拱起,另一半马路陷落到地下,断裂的路基覆盖的地方,就是小莉说的小河。

要不是浮起的车辆残骸,那条穿城而过的河流,应该很美。两边是翠绿的高山,山
脚下田野里,掩映着一片一片小楼。

只是如今,站在河边遥望对岸,谁都忍不住要落泪。

没有一处完好的房子,有的塌成两三米高的碎石,钢筋狰狞地裸露着;有的四层楼
只能看到歪歪扭扭的一层,下面三层完全陷进了地底;有的楼整体向前翻倒;也有
的倾斜四十度勉强竖立着。山像是被削平一样,滚落的巨石和震动吞没了一切。

被放进了深蓝或深黑硬袋的尸体随处可见,酸腐的气味渗透了整个县城。经过一个
废墟时,两个救援者正在商量:「袋子不够用了,要不大人和小孩装一起吧」

有个男孩一直坐在河边,望着对岸,很久很久。他指着对岸一座还勉强立着的四层
楼告诉我,「七个亲人在里面」。那找到了吗?他摇摇头:「那栋楼原本是五层的」
我心一紧,那你的家人?「他们在一楼。」男孩一字一句地说,面容痛苦扭曲。

还没来得及问他的名字,他就转身跑了,没有回头,只是双手掩面。

救援的队伍仍在大大小小的废墟上工作,但时间过去五天,希望毕竟太渺茫。

李广智是辽宁消防总队大连支队的队员,他和队友十三日就徒步赶到北川,是最早
进来的一批救援人员。他们五十一个人已经在北川四天三夜,「前天还救出十一个
人,昨天只救出一个,今天」李广智回头看看坐在地上便能睡着的疲惫战友,不说
话了。

他们赶到北川的时候,是急行军几个小时,爬过泥石流覆盖的路面赶来的。车辆不
可能进入,大型机械也进不来。五十一个人的小分队,全靠了几台可携带的切割机
救人。

四十九个只活二十二个

「我们三天多一共救出了四十九个人,最小的两岁半,最大的七十九岁半」李广智
接着叹口气:「可是只活了二十二个,有二十七个人一出来就死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皱紧眉头,「在里面的时候说话还好好的,问疼不疼,
哪里疼都会回答,有的声音还很大,有的还和我们聊天,听上去精神很好。可是一
出来就不行了,一抬出来脸就白了,然后就没气了,真是很」

李广智说这真是丧气,很多伤者是队员冒了生命危险、费了很大精力救出来的,出
来就不行了,大家都很难过。「现在已经很少有事情能让队员们振作了。」

在县城的最深处,是中国人保的北川分公司大楼,四层楼垮成了完全辨认不出样子
的废墟。两个中年男人趴在废墟上一边翻拣,一边大喊:「蒋文大!」「蒋文大大!」


发现生还者了?爬上废墟,我抓住一个帮忙翻拣的人问。

他摇摇头。

那是怎么?

是家属来找儿子,他说。

五十九岁的蒋元昌一听说北川的路通了,就从成都赶过来。「妈妈还在家里每天守
着电话,余震都不肯离开,说一定要等到儿子的消息。」

儿子叫蒋文大,一九八四年七月一日出生,再有一个月就是本命年生日了。蒋元昌
向我讲起儿子的时候,突然平静下来,甚至还微微地笑:「哎呀我怎么没带照片,
应该给你看看,他多优秀」一旁的舅舅说,文大很帅,一米八的个头,很多女孩子
追。他去年才从西南财经大学毕业,保险专业,应聘进了中国人保绵阳分公司,就
是一个月前,他主动申请去北川县公司挂职培训的,在这里做个保险部经理。

蒋元昌说:「我们希望他留在成都,可是他说好男儿志在四方。去绵阳,他说服了
我们,去北川,他也说服了我们。他总是能说服我们」父母都计划好了,明年一退
休,就搬到绵阳定居,和儿子团聚。

舅舅在旁,一直反复说几句话:「周五他还请假回过成都,参加我儿子的婚礼,八
点,晚上八点回去的,就没回来」周一,五月十二日,就地震了。

儿子,爸爸带不走你了

蒋元昌又激动起来,紧紧握着拳头:「他太优秀了,真的,太优秀了,他的老师、
朋友都不敢相信。大学毕业时他老师要留他读研究生,说成绩这么好,不继续读可
惜了。可是他说不读了,他说不能再给父母增加负担,要去挣钱」父亲抬起脸,老
泪纵横:「他一米八啊,身体又好,能支撑的对不对?我想还有希望,我一定要来
找一下的啊」

舅舅又扒在两块预制板之间向缝隙里大喊:「蒋文大!」泣不成声。

附近已经没有救援队,显然,五天过去,这里几乎已经被放弃了。

一直陪着蒋元昌的一个姑娘是从深圳来的志愿者,看这情景,她默默跑开,硬是把
三个消防队员拽了过来。「再找找吧,拜托你们,再找找」她低声说。

救生犬的腿也发软了

三个年轻的消防队员很消瘦,衣服已经快辨认不出颜色,他们带着一只救生犬来到。
救生犬上身窜上一块石板,下身却怎么也爬不上来,两条后腿一直在抖。「它们也
太累了,这几天没停过」消防队员叹口气,抱着救生犬上了废墟。

一切安静下来,谁都不说话了。

蒋元昌的眼睛紧紧盯着救生犬,它在蒋文大宿舍的方位来回转了几圈,没有反应。
消防员又拉着救生犬绕整个废墟转圈,上下缝隙都不放过,十分钟过去,救生犬还
是没有反应。

「喝口水吧!」蒋元昌打破了沉寂。他从包里匆忙掏出两瓶水,递给消防队员。小
伙子推辞了,蒋元昌又掏出水果,「那吃点水果吧!」

消防队员顿了一下,没有接水果,拉着救生犬再次上了废墟。

几分钟过去了,仍然毫无反应。

「他在几楼?」消防员问。

「一楼。」一个幸存同事说。

「刚刚压下去的那天,你们喊过他吗?」

「喊过。」

「有反应吗?」

「没有」

三个消防员相互看着,摇摇头,拉着救生犬静静离开了。

蒋元昌哇地一声哭了出来,身子几乎要倒下去。撕心裂肺的哭声让周围的人都掉下
眼泪。

应父亲的要求,一位摄影师帮蒋元昌拍了一张照片,就站在掩埋儿子的废墟前。

我想象不到,这样的父子合影,需要多大的勇气。镜头前的蒋元昌一直在哭:「爸
爸没能回来找你,爸爸带不走你了啊你自己保重自己」

他跪下,在中国人保北川分公司的废墟前重重磕了一个头。

生命奇迹一直在出现,电视画面总在第一时间直播,鼓舞着全国的好心人。

洪水来了!快撤!

可是静静躺在这里的北川,死亡已经是铁一样的事实。

要不是那一场湖水溃堤险情的大撤离,我们还没法这样决绝地告别北川。

下午三点零六分左右:我们一行三人正在北川老县城深处,突然地,身边所有人都
开始向南跑,有人边跑边喊:「快撤!快撤!洪水来了!」

几秒钟时间内,附近所有的军队官兵、消防部队、医护人员和灾民都加入了撤离的
行列。指挥员在前面边跑边催促士兵:「快!弃车撤离!东西丢下不要了!」

窄窄的道路上,挤满了向前狂奔的人,人人神情紧张惊恐,有小孩开始哭叫,灾民
被冲散了,向后大喊着自己亲人的名字,声音立刻被淹没在杂乱的脚步声和飞扬的
尘土里。

这不是北川的第一次险情。北川县城在峡谷之中,上游三十公里左右的苦竹坝水库
因强烈地震导致的山体滑坡,形成高于地面的堰塞湖,当地人叫「海子」或「悬湖」,
由于县城海拔较低,堰塞湖一旦出现险情,就会对整个北川县城带来极大威胁。据
一个曾经经历过险情的同行说,部队告诉他,大水一旦决堤,只有二十分钟可以用
来撤离。

约下午三时,抗震救灾指挥部通过新华社发布了快讯:据「北斗一号」发回的信息,
北川县茶坪余震不断,海子水位迅速上升,随时都可能发生重大洪灾,各部人员尽
快撤离。

我三点十分收到这条短信,这时身边的军人说,地势较高的新县城已经快撤完了。


我们的车停在三公里外的任家坪,距离北川县城垂直一百二十米。逃亡开始了,手
脚并用向山上爬,眼看着身边的部队士兵连背囊都丢掉,心里真的开始害怕。不知
道过了多久,双腿渐渐发沉,戴着口罩也喘不上气,前面的逃亡者还无边无际。把
口罩摘掉,尘土混合着酸臭扑面而来,但谁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经历过一场如此惨烈的地震,生命的转瞬即逝每个人都心里明白,灾民尤是。

我身边的一个老人,拖着小孙女跑得气喘吁吁。她们是北川背后山里寨子里的居民,
地震一来路就被泥石流整个封住了,她是在断水断粮之后,带着小孙女翻过大山,
走了一天一夜才走进北川县城,遇上救援部队的。谁知刚刚进城,就遇上洪水!

小女孩脸上惊恐万状,老人边跑边安慰她,不怕不怕,这么多人,「不凶不凶」。
(四川方言,凶是严重、可怕的意思。)

整整二十分钟,我们才终于连爬带跑地撤到了任家坪收费站。路上,一个来自浙江
防疫部队的军人告诉我,所有人都撤离了,上游的堰塞湖很危险,随时都可能决堤。
「如果这次险情排除,部队还会去县城里做最后的搜救和清理,但是北川」他叹口
气,摇摇头。

北川可能保不住了

「北川可能很难保住了。」四川省地矿局调查队总工程师范晓在接受我们采访时说,
「堰塞湖现在是灾区最大的安全隐患,汛期马上来了,在灾区十几个堰塞湖一旦溃
决,下游的县城、乡镇将会淹没甚至被掩埋」。「有效的方法不多,因道路不通,
引流很困难,目前唯一现实的办法就是加强监测、下游人群提前疏散。」

我心底一凉,终于明白,我见到的,也许就是最后的北川。

尽管救灾指挥部已经告知,北川不可能原址重建,但如果堰塞湖决堤,县城淹没,
那便是真正的永别。

上了汽车,随着大部队的撤离,一路跟着我们的司机突然说:「这是我第一次来北
川,也是最后一次了。」和同事对望,我们都明白这话的意思。

车子一路开出,旁侧的道路,偶尔还有救援车辆进入。那是去救最后的幸存者。

我没有再回头了。记住残破的躯体,对死者来说是不敬的。希望他们在天堂安息,
希望天堂里的北川,和以前一样,山青水秀,蝴蝶翩飞。

后记

登上往四川的飞机时,我怀里揣着一本《唐山大地震》。钱钢说,走进唐山,「彷
佛第一次从灾难的角度观察我的民族、我的同胞、我的星球。这是残酷的,也是崭
新的。」采访北川之后,我终于明白了这段话的含义。

? 《亚洲周刊》二__八年第二十一期


 
2   [USMedEdu 于 2008-05-19 17:02:21 提到] [FROM: 10.]
53岁妇女挺过165个小时 救出10分钟后死亡

--------------------------------------------------------------------------------

重庆晨报 2008-05-19 12:16:38

在四川绵竹汉旺镇东方汽轮机厂的一个空地上,王发平在姐姐的尸体旁哭着告诉记者,他获悉姐姐于上午11点成功获救后,就急忙赶往设在东汽厂内的临时医院。可惜的是,她的姐姐王发珍因身体极度虚弱,抢救无效死亡。

妇女困角落幸存


“水、水、水。”昨天上午11点,微弱的声音从废墟的最低层传出,正在汉旺镇天池煤矿家属区34栋楼1单元现场救援的空降兵某部官兵赶忙说,“还有人活着,快!”

营长杨云建说,现场发现,一个高约一米、长约一米的三角形的废墟中,一名妇女被困,在她的上面是一张床垫,她斜靠在断墙上。

“红色的头发,上身穿白色休闲衣服,下身穿着一条运动裤,一只脚光着,一只脚穿着袜子。眼睛大大的,脸色有点苍白。”救援官兵说。“我们给她讲话,她一只脚的大拇趾还在动。”最先听到呼救声的战士王恩浩说。

9分钟救出被困者

经过观察分析,空降兵在通知医护人员的同时,救援部队立即找来三个千斤顶将可能倒塌的部分支撑住。

随后,几十名官兵冲了上去,徒手往外掏床垫下面的碎砖和混凝土,有的抬走床垫上面以及旁边可能倒塌的预制水泥板。医务人员抵达现场后,随即对该妇女进行了生命体征测试,“有生命气息。”

在医务人员的指导下,“我们只用了9分钟,就救出了被困者。”杨营长说,这名妇女被抱出来时,浑身上下没有明显的外伤,只有双脚有点浮肿。“身上也很干净,皮肤很白,手臂上的血管都可以分辨出来。”

救出10分钟后死亡

杨云建营长一直是营救和送医的当事者,“医生在空地上赶紧为她输液,我们医生还嘴对嘴对她进行人工呼吸,并输氧,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天池集团公司救灾副总指挥李晓轩在现场告诉记者,这名被成功救出的妇女叫王发珍,53岁,是该公司的退休职工,住在一楼。

杨云建营长一直将王发珍送到东汽厂的医疗点,但经过只有几分钟,不到两公里的路程,王发珍一直是陷入昏迷状态,没有任何反应。“其实,她一送过来,心脏就已经停止了跳动。可能是长期积压,内脏器官已经衰竭。在这里我们还想法设法抢救了快20分钟,但结果让人很无奈。”接治王发珍的德阳第六医院吕医生说。

儿为妈妈遮光

昨日下午1点,记者见到了王发珍的遗体,她的儿子侯兵蹲在母亲的身旁,双手撑起一件外套,为妈妈遮挡住毒辣辣的阳光,并且一蹲就是1个多小时,也不愿意说话。她的舅舅王发平怕他中暑,喂他喝矿泉水,他也不愿意放下手臂。

“妈妈都走了,我为她遮会儿太阳算什么。”侯兵不管大家的劝慰,仍执意顶着烈日为母亲遮住阳光。

下午1点50分,殡葬车开来,准备拉走王发珍的遗体。王发珍的丈夫侯建丘一下子哭倒在妻子的遗体上。

 
3   [dokknife 于 2008-05-18 09:34:26 提到] [FROM: 10.]
海外中国儿童救助基金会(OSCCF): 灾区缺医少药(ZT)

发信人: shiniaopi (ameng),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灾区缺医少药(ZT)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y 17 20:51:01 2008)

作者有话要说:

北美OSCCF(海外中国儿童救助基金会)的主席已经亲自到灾区去组织物资了。但是他
们太缺物资了。看看他们写的日记:
抗生素类、绷带、(止血带、止血钳、止血药品)、酒精、脱脂棉球、(葡萄糖、盐水
、糖盐)、弗派酸、输液器、84消毒液
前方什么都缺,连干净的洗手水都没有,更别说消毒液。抬尸体的很多士兵手上开始长
红斑。他们自个儿都还是些大孩子呢。

请大家务必帮忙联系厂家,这里是负责人的联系电话,大家有任何消息(直接或者间接
)就跟他们联络,谢谢!
邱莉莉: 13311203063
邓志新: 13910410831
郑鹤红: 13522213442

也请大家传播一下这个消息,让更多的人能看见,谢谢

有新的消息我还会继续来补充。这个海外儿童救助基金会完全是北美留学或者工作的中
国人做的,这里是他们的网址:
http://www.osccf.org/children_story.aspx?id=103

OSCCF前方日记(转载)
5月13日
这个春天无法平静。死亡的消息不断刷新,黑色的数字无声地流淌,触目惊心。我们不
知道还有多少生命在废墟之下呻吟,雨哗哗地下个不停,有多少生命在雨中正一点点地
流逝?到今天,死亡数字达到了1万2千。这是一种难以承受的伤痛。

自5月12日以来,我们必须要有勇气和信心来面对一切。绵竹的小学,被压在废墟下20
小时获救的小女孩青青掏出两块钱说要买一瓶水;她身后,还有更多的孩子们被埋在下
面,揭开破碎的墙面,露出挤成一团的孩子们,他们的小手是不是已经冰凉?军人们救
出来的宝宝,那个在网上被昵称为小不点儿的孩子,大口喝着矿泉水。医院的妇产科搬
到了街上,在大街上出生的孩子们,不知道自己一出生就刚刚逃过一劫。多少孩子成了
孤儿?多少孩子跟着家庭露宿在外,虽然有父母的保护,却也难免冻馁之苦?

自5月12日以来,我们应该做点事情,这应该是一场全中国人都起来的救援行动。国家
的救援工作在艰难而稳定地向前推进。瞬间的灾难之后,有大量的工作要做。作为国家
力量的补充,我们要深入到救灾前线,哪怕只是为灾区的孩子们递上一瓶水一块面包。
我们每个人的一点点付出,都将使一个灾区孩子的处境变得美好一点。我们每个人的一
点点付出,不仅仅是救援,而且将强化中国人作为一个整体渡过种种磨难的勇气和信心。

目前,OSCCF的西南地区志愿者负责人已经赶到四川。OSCCF大约50名首批志愿
者、红十字会、民政部和医务工作者一起,正在努力建立起前方基地。根据以往的救援
经验,OSCCF当地志愿者拟定了初步行动计划,我们主要的任务有:
1. 安抚受灾地区妇女儿童。
2. 向当地儿童提供急需的水、食品(包括奶粉)、药物和御寒物资。
3. 将当地急需救治的重症儿童紧急转移到北京、上海、广州等地。

目前,我们国内志愿者的行动集中在都江堰和绵阳一带的重灾区。随着国家救援的深入
,我们也将一点点地跟进。我们的救援,并不只是这一瞬间,而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海外中国儿童救助基金会(OSCCF)
2008-5-13

5月14日
2008年5月14日

OSCCF志愿者,我们在国内的合作组织--中国红十字会天使妈妈基金,和中国儿童希望
的成员们以及中日友好医院的一名护士今天晚上在成都顺利集合。我们是以中国红十字
会工作人员身份进入灾区,除了我们自己要做的救援以外,还要承担一些中国红十字会
的工作。

目前我们的志愿者要做的工作:
1、登记统计孤儿人数,协助当地部门安置。
2、对收伤的重症儿童,根据实际情况,如果有条件会向后方转移。
3、尽最大努力与灾区的福利院联系并提供帮助。

北京时间5月14日晚上8点左右,志愿者们带着十几箱医疗用品和六货车圣元奶粉通过中
国红十字会捐助的奶粉直奔都江堰,,连夜发放物资及探查孤儿。同时,绵阳妇幼保健院
和中心医院也向志愿者发来了求助信息,当地的婴儿急需奶粉。绵阳市人民医院的院长
在跟OSCCF的负责人电话联系的时候失声痛哭,当地情况非常严峻。

志愿者们一进入都江堰,就能感觉到很刺鼻的味道,透过16层医用口罩都能闻到。现在
急需要医疗用品(消炎药、拉肚子药、绷带、加厚口罩、外敷药)。

志愿者在发回来的信息中说:都江堰市大部分街道都黑了,我们刚看见几十个人围着一
辆车抢方便面,在吵,要打起来了!物资远远不够,远远不够,全国的捐款需要尽快变
成物资!

一个不敢相信的事实:我们的志愿者是第一批给灾区孩子们送来奶粉的,我们真的就后
悔没有更早一点来,真是早就该来的!

5月15日
2008年5月15日


我们在绵阳中心医院看到了从北川运来的受伤的孩子,孩子们出奇的安静,很明显是灾
后心理创伤。孤儿已经妥善安置,基本都有志愿者一对一的照顾。

志愿者们都在狂收集医疗用品,正在列清单,这里什么都缺。目前统计到的急缺物品有
:抗生素类、绷带、(止血带、止血钳、止血药品)、酒精、脱脂棉球、(葡萄糖、、
盐水、糖盐)、弗派酸、输液器、84消毒液。灾后必有传染病,为防止大规模瘟疫,
需要极大量的消毒液。这里的总指挥说急需消毒药水,越多越好。有哪位筒子认识消毒
液厂家,能联系捐助点儿不?

成都当地物资已经紧缺了,需要从外地购买;我们计划整理好急需的物资清单并传给重
庆的志愿者们,由重庆的志愿者联系重庆的药品经销商购买,并组织车队运往成都后再
发放到重灾区。又有一个问题:川渝两地的物资运输已经出现了困难;必要时我们会向
部队请求帮助。重庆的志愿者还计划给在第一线的OSCCF志愿者们带点吃的过去,他们
连吃的都没有,一点都没休息过。

有一位我们的志愿者刚去了北川县。之前就听从那里出来的人哭着说情况很糟糕,我们
做好了心理准备。正好北川县需要70个护士,我们的志愿者就和北医三院的志愿者们
一起去做护理。今天是最后的机会。72小时一过,灾区就将进入疫情阶段。

一个北医三院的做技术的小伙子只身前来救援,随身带了一些专业医用品。我们赶紧就
把他收编进我们的志愿者队伍了。

14日我们连夜发放了14万元的奶粉,仍将继续。圣元奶粉总共捐赠了100万元奶粉,他
们中午在红十字基金会履行手续的时候我在场,听说又追加了50万元奶粉的捐赠,并且
所有捐赠的奶粉均由成都当地的库房提货,不需长途运输。签协议的时候,圣元奶粉的
负责人还承诺再配2万个奶瓶,但要看成都当地是否有这么多奶瓶的存货。最难能可贵
的是,圣元还承诺,成都当地有40个人、2-4台车随时待命听候我们调遣,帮助我们分
发奶粉。

又让人感动的一件事:去做红十字会的不干胶贴片,师傅花了半个小时调整图片,然后
告诉我说,不收钱。我想给他照张想,他拒绝了,说照了就不做了。我还是悄悄拍了个
侧面,出于肖像权的考虑,既然师傅没同意,我就先不传了,等搞定了再说。

所有信息都是由第一线志愿者通过手机短信发给后方志愿者的。

2008年5月15日续

2008.05.15. 下午17:26 一位OSCCF志愿者随着进入了北川县,他们都带着消毒用品,
接受了防疫培训----

在艰难接近北川的路上,看到十几辆满载消防官兵的车正在进入,还有十几辆物资车,
我们心里好受些了。当地限制加油的量,等了两个小时才加到一点油,只是单程的油,
不够回去的量。

2008.05.15 傍晚19:24 北川
急需手套!当地救援士兵基本都徒手操作。大量的伤员,大量的找不到亲人的孩子,随
时都有人死亡!

2008.05.15 晚上20:25 北川
我们现在在北川县中学,一座四层楼已经挖到底。上午救出来7个孩子,都活着。刚才又
挖出来两个孩子,却已经……那些年轻的士兵们都累得摇摇晃晃,但是他们挖得非常仔
细,每一个孩子都保护得非常好,包括那些明知道已经没有生命迹象的孩子,对遗体也
保护得很好,呵护得很仔细…

2008.05.15 晚上23:08 北川
现场比电视上看到的惨一百倍、不止一百倍,我们都傻了,哭不出来。我们身处的这个
小县城里,有至少两万军人们拼了全力24小时地挖,但是人力不及天力,这个城已死。
我们想不明白,一个地震怎么就能变成这样?我无法吃,无法睡,无法相信,只剩下唯
一一个念头:多运物资!除此之外,什么也做不了。

2008.05.15 晚上23:46 北川
幼儿园和小学的孩子可能没什么机会了。人力挖不开,落下的石头比房子还大。路被山
的塌方冲没了,要清理是不可能的任务,这就意味着大型机械进不来。大型机械进不来
,那孩子们……我跟赶来救援的一队天津特警们谈了谈,他们200人的特警队伍,光从
县城边缘进入中心就连走带爬地花了好几个小时,接着又36小时不吃不睡才挖出了几个
孩子,他们可算是精兵啊。

如果这次的地震是一种惩罚,到处看到的是彻底的毁灭,不给人留一点机会,这种惩罚
为什么要让孩子们承受?孩子们是天使。

2008.05.15 下午15:26 绵阳
我们的志愿者已经将急需的70-80万的药品落实了,最快明天就能送达。后续仍然需要
更多的,还需要你们的帮助。
绵阳福利院的孩子们完好,没有伤亡,被可爱的解放军和武警叔叔们转移到了安全的地
方。房屋也没倒,只是有裂痕。
在一个安置灾民的体育场,几近崩溃,累,看到太多的不幸。

5月15日再续

1、110个帐篷明天上午的航班从深圳发货,货款今天下午已支付(红十字会付款),货
物运到成都。


2、 70--80万的药品货物中午才拿到药监局的批文。政府已经开始控制大批量采购药品
,避免有人囤积,哄抬药价。先前联系好的重庆供应商下午备货,晚上告诉我们只备到
47万的药品,已经尽力了,并且,明天上午10点前必须把款汇过去,否则,货会已1--3
倍的价格卖给别人。明天志愿者们到红会第一件事就是要协调给他们打款。顺利的话明
天晚上这批货能到绵阳。

明天争取再协调200万的捐款用来买药品,即便如此,还远远不能满足前方志愿者的需
要!怎么办?听说国内最大的药品批发市场在安徽,有安徽的筒子们可以帮忙么?

四川省内的药品已严重不全,只能考虑其他内地城市了!

目前收到的物资有
1.医用帐篷 150顶; 2.家用帐篷 2500顶; 3.彩条布 15000顶 4.汽油 8000公升 5.柴油
5000公升 6.方便食品 15000件 7.矿泉水 15000件 8.面条 50吨 9.大米 200吨 10.衣
服 2000件 11.被褥 2500套 12.手电 1000只 13.蜡烛 1000只 14.收音机 500台 15.简
易床 1500张 16.抽水机 20台 17.发电机 20台 18.雨靴 1000双 19.阔音器 30台 20.
消毒药水 1000件 21.对讲机 10台 22.板蓝根 1000件 23.感冒药 1000件 24.霍香正气
水 5000件 25. 预防肠道感染的药 1000件 26.外科器械包(普外,骨科) 200件

前线急缺物资:

破伤风免疫球蛋白、一次性缝合包、导尿包、消毒包、注射器、输液器、套管针、平车
、担架、氧气表湿化瓶、绷带、纱布、手套、口罩、帽子、84消毒液、喷雾器、酒精、
棉球、免缝合贴

其中手套、84消毒液和喷雾器是奇缺

2008年5月16日

我们一上午都在北川一中消毒,下午在整个县城里消毒。今天早上6点,消防员们在北
川一中又挖出十几个死去的孩子,都是高一高二年级。然后就换军人来挖。9 点多的时
候挖出一个活的学生,我没看到不知是男是女;看来也许还有生还者,大概因为四川天
气潮湿,不容易脱水,生命可以维持更长时间。大型的切割机已经进北川县城。被泥石
流所覆盖的县城,据说八成以上的人从一开始就没有希望。

北川县城往里走还有几个镇受灾,其中一个镇被苦竹水库淹没了,听说很多人逃到了山
上。但救援不太进得去。昨天进去了一支消防官兵,到现在还没有消息。目前还有几千
消防官兵、军人和特警在往里开进,但因道路塌方,被泥石流所覆盖,进程缓慢。

在我们执行消毒任务的过程中,我看到来自全国各地的救援队伍,刚从眼前过去的是大
庆消防,最多的是解放军士兵,海南的九江的消防也进去了,四川本省的各种部队都有
。这里不需要钱,来四川后我们自己还没花过一分钱,水和食物都是按人头领的,被批
准的救援车可以获得免费加油。

这里虽然聚集了上万的救援人员,但非常安静,只有发电机和微波通讯车的工作声音,
所有的人都在无声工作,特警还帮我们女士泡面,但我吃不下。他们撤下休息了一夜又
开进去扒小学和幼儿园了。

我们救援人员们都确认北川的灾情是最严重的,比汶川惨的多,现在最急需的医疗防护品
。现在进入了疫情期,天气又很炎热,有上千军人和消防员还没有防护口罩、防护手套
和隔离衣;;所谓的防护服等也品质很差,希望有企业或公司能提供精良的设施和质量
好的搜救服及防护服等。

我们严重缺乏酒精、脱脂棉球、防疫和治疗的药物。这里已经很臭了,一早上挖出来的
几十个学生老师都是臭的。我们的救援人员身处危险之中,至少还要在这里再待一个月
,物资需求量很大。仍然呼求医疗防护品,尤其是消毒液。

北川的曲江小学,我进塌陷的楼里看了看,也是下面两层陷入地裂。塌陷上层的孩子们
已经被消防员救出,余下的其他能看见的孩子都是已经被砸成了几块。那些小手看着还
很稚嫩,我为孩子做了祈祷,希望他们走的不痛苦!出去以后,我又再找到搜救犬小分
队,请他们重新带狗来搜一搜,不过听队员们说,狗狗有时候分不清楚昏迷和死亡。我
离开这个小学时,两个妈妈还在一遍遍呼唤孩子,二十多人的搜救犬小分队还在继续搜
索。

消毒的同时,我们还要为受伤的人员包扎。不时又有生命获救,奇迹总在不断地发生。

非常让人生气的一件事是,有一部分志愿者是抱着猎奇、看热闹的心态来的,他们根本
帮不什么忙,今天还和一个这样人吵了起来。

我来补充一下成都的情况!
正如上面的人所说,成都目前物资非常的缺乏.....
成都最大的食品批发市场----西南食品城,现已经停业!
因为所有的食品都被抢购一空......
更别说超市之类的了.....
目前很多食品的捐赠已经进入川内,所以除小食品不太好买外.
基本的三餐是得到了保障!

成都目前的药店很多药已经卖空.....
治外伤的药基本买不到了!

钱这个东西在这个时候,在成都意义不太大了!!!!!

我们成都当地的民众都希望国际救搜组织能多派一点医生,多捐赠一些药品及多协带一
些医疗设备过来!

OSCCF借钱凑够了药品的48万RMB货款,一货车从安徽买到的药品正在到灾区的路上。

灾区消毒液严重缺乏,抬尸体的士兵们很多手上开始长出红斑。这里的志愿者只需要专
业人员:医生、护士、防疫专业人员、登山专业和救助专业。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9.113.]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USMedEdu写信]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