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156
首页 - 博客首页 - 客家女的家园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我的小城故事
作者:allmeee
发表时间:2019-01-23
更新时间:2019-01-23
浏览:318次
评论:0篇
地址:2001:8003:64b5:b501:.
::: 栏目 :::
随便
诗歌
游记

居然回到了基督城这个故事多多的小城,那我也想记录和分享一下我自己在这
个小城的故事。

这次回来,发现小城里多了很多华人。华人多了,活动就多了。回来的第三
天,也就是12月16日,星期天,晚上,老友Tina带我参加了一个华人圣诞新年
舞会。

我们到了场地的时候,舞会正在进行中。Tina带我来到一张靠近舞池的大桌子
旁坐下,桌上摆了VIP的字样。

Tina是晚会组织人之一。来之前了解过,今天还会有几位老友到场的,七八年
没有回来了,真的好期待见到老朋友们。

舞场的灯光黑暗,大家眼光都集中在舞池那些跳舞的人身上。我也静静地坐
下,观看舞池里欢乐的人群。

观看跳舞的同时,我注意到我的右手边不远处坐着一位前老友XW。之所以说是
前老友,是因为以前经常在一起吃喝玩乐,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们失去了联
系。

到了一首舞曲结束的时候,我站起来,对身旁前老友XW说:“你好,XW,好久不
见了!” 她也站了起来,和以往一样矜持,轻轻对着我笑着说:“哦,哦,是你
吗?真的是你吗?”她很吃惊看见我的出现。

互相间太久没有联系,突然见面,前老友好像有些尴尬。她告诉,我她刚从澳
洲回来。从微信朋友圈我知道她常去她一个好朋友那里了,她那个好朋友住的
地方离我家很近,也是前老友。

这几年自己的事情很多,跟很多朋友都少联系了,也就有了不少前老友。

XW以前来过我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到澳洲就没有联系我。家家都有一
部难念的经,她没有联系我,一定有她的理由。她没说,我也没有必要多问
了。

到了我这个年纪,凡事都应该随缘了。

于是我转了话题,问起她两个孩子的情况。她说她老二大学快毕业了。我听说
后连说:真好,真好!记忆中的小男孩,现在上大学了,我真心为她高兴。

前老友接着告诉我LL最近结婚了。我还是说“真好,真好。” 这时候我确实有些
词穷了。大家都多年没有联系了,我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LL也是一位多年没有联系了的前老友了。再说,LL的故事以前就特别多,听到
她再次新婚的消息,一点都不稀奇了。

为了打破僵局,我接着笑问:“那新郎还是原来那位吗?”“哈哈,不是哈。”凭
着以前的熟悉关系,我继续笑问:“那你老公还是原来那位老M吗?”。“是呀,
哈哈哈,没变没变。”

这样一阵互动和哈哈大笑之后,我们好像回到了从前在一起嘻嘻哈哈的日子。

觉得我们八卦吧?女人之间,不都这样吗?

八卦是小城故事的精髓!我是入乡随俗呢!

我们正欢乐地聊着小城一件件故人新事的时候,走过来另外一位熟人QY,她很
快认出我了, 我们聊了几句家常。她知道我喜欢跳舞,听到舞曲再次响起的时
候,就把她老公ZH先生从桌子对面叫了过来,让他陪我跳一下。

ZH是一位电机专家。他今晚穿着好像没有烫过的条纹衬衣,西装裤, 是中规中
矩那种男人的装扮。

当时播放的是中四,我们走到舞池边上的时候,那首舞曲已经播放了差不多一
半了。他不慢不快地带我踩着基本舞步,我不急不缓地跟着。

一般来说,跳着舞的时候,我是讨厌跟舞伴聊天的。我喜欢集中精力听音乐,
尽情地把自己陶醉在舞曲之中。

可这首舞曲,实在使我觉得无聊,我就主动说起话来了。 我对ZH先生说: “你
好像不认得我了。”

“我是不认识你。”好直白!他说话的时候毫无表情,也没有看我一眼,当我不
存在似的,像是回答机器人似的!

他继续带我踩基本步,这种舞步,谁都不需要特别专注了。于是我就打算逗逗
这位理工男。

你不想跟我搭话,我更要说。

接着,我不冷不热地说:“你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那你认识某某某吗?”我
说的是我的中文名字。

“认识呀,她的老公叫KV,她和她老公去澳洲了。”他这次说话的声调稍微高了
一点点,有了点像人在说话的感觉。

好吧,你认识以前的我和我的老公,却坚持不认识眼前的我。我还有什么可说
呢?

感恩那首舞曲很快结束了。他回到了那桌子对面的凳子上坐下,我坐到了桌子
这边他太太的旁边。

我告诉她太太:“你先生不认识我了,不过他认识某某某 (我的中文名
字)!”他太太乐得不行。 我本来就跟这位先生不熟悉,他不认得我了, 也没
有什么奇怪的。

这时候老友Tina介绍了一位她的一位朋友带我跳舞。刚好是一首华尔兹,我还
是蛮喜欢的,这位男士很会带,我感觉得很轻松,华尔兹我也还算熟悉,于是
我尽情投入,享受华尔兹的唯美起伏,优雅舒畅。我深深地把自己陶醉在舞曲
中,跳完舞了也忘记那位男士叫什么名字了,刚开始的时候他自我介绍过的。

在舞池中见到了很久以前就认识的华裔舞友Ken。 Ken是一名飞机工程师,业余
时间非常沉迷于拉丁舞,在这个小城的拉丁舞社交圈里还小有名气,大多数圈
子里的人都认识他。他一见到我就认出我来了,还介绍我认识了两位他的舞
伴。

Ken后来带我跳了两首快速拉丁舞,真的很爽呀。

开心的舞动可以使我忘记自己,忘记脚步,忘记刚刚听到的那些小城故事,让
我的身心无拘无束地跟随着音乐跳跃,奔腾。。。

到了舞场的中间休息的时候了。我再次回到我的椅子上,这时候看见桌子对面
坐下来了另外一位老熟人JF,我跟她打招呼,她只是点了一下头,见她好像完
全不认识我似的。我就直说了:“我认识你。”

“你认识我?”她吃惊地用手指着她自己的胸口说。

“是呀,我认识你。”我坚持着,其实我当时一下想不起她的名字了。

我又说了我是某某某,她开始有些不相信。不过,一会我们就再次熟络起来
了。

时过境迁,小城没有多少变化,我变老了。熟人或已疏远,或已互相忘。

舞会结束了,回到弟弟家,我冲进卫浴,打开灯,照着镜子,我先用手摸摸我
自己脸,然后盯着镜子,看着岁月在我脸上留下的痕迹。

哎,核桃纹实在太多,太深了, 能怪小城的那些熟人不认得我了吗?

夜深了,我该睡觉了。

小城的故事继续着。

我今晚的小城故事该暂时画上一个句号了。



2018.12.16深夜心稿于新西兰基督城,2018.12.27 笔录于澳洲家中, 再次
修改于2019.01.19早 澳洲家中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allmeee写信]  [客家女的家园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