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softknife
作者: softknife
域名: blog.mitbbs.com/softknif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20201000000 ~ 20120301000000


2012-02-27 08:52:08

主题: 世界银行:中国不全私有化就要破产!-影帝这个带路党坐实了
很好,世界银行来指导工作了!影帝这个带路党看样子是要坐实了。

http://money.cnn.com/2012/02/27/news/economy/china_world_bank/index.htm?hpt=hp_t3

后面有美国人评论“Is this a JOKE?”

JMorcan, 5 minutes ago
Complaining that China's communist government isn't sufficiently capitalist merely serves to demonstrate the utter stupidity of Western leaders. What Bill Clinton once envisioned as a triumph of diplomacy will in fact be our epitaph. China should never have been allowed into the WTO.

lochlan, 17 minutes ago
The World Bank, the people behind the current global depression that has effected every country under it's power, is telling China what to do or go bust.

Is this a joke.
chibidw and 5 more liked this

Red076, 17 minutes ago
Just so everyone knows,, chinas economy is a form of capitalism, they have gradually become more and more over the years. You will notice the article says,"freer". Our economy isnt totally free and we are not communist. also, the the idea of capitalism does not work as well in a restricted market. The us has restrictions, and so does china.

rightospeak, 26 minutes ago
The Chinese have been very successful on the current course- A Communist country lending money to a Capitalist country ,the U.S. They have balanced budget and we are bankrupt. No need to change -excellent progress, but there is always someone jealous to p. on their parade.
lochlan and 1 more liked this

secretagent, 30 minutes ago
Ah, resistance to change. That's the mark of socialist regime alright. Look through history and you'll find that it's been the ultimate economic collapse of every such system. You can't expect a state-run economy to perform with the characteristics of one based on capitalism. Each can function independent of the other but because of the nature of what makes free capitalism succeed, you cannot introduce a system without those same factors and expect it to...
show more

Sammonie, 39 minutes ago
If it ain't broke, don't fix it.
lochlan and 6 more liked this

Art Bencomo, 45 minutes ago
They don't like capitalism, what they're doing works for them, I'm sure they're not going to listen to anyone, especially with what happened during the down turn in 2008. So yeah, they're no ones fool, they're going to do things their own way, as usual, they'll be protected by doing so as well. I really doubt this recession is over, somehow I expect the USA having to bail out some Euro countries. Perhaps it'll happen...
show more
4 people liked this.

Mike Hang, Today 06:52 AM
Everyone country has their own policies, from how I see it the country has done a pretty good job at increasing its economy strength over the past decade.
4 people liked this.

Cmicreleaf24, 42 minutes ago in reply to Mike Hang
I wonder how tough it really is to grow an economy when you don't care to give your workers a real wage and you have absolutely no concern for envrionmental destruction? Yeah job well done.
zakyman and 3 more liked this

mrslade, 10 minutes ago in reply to Cmicreleaf24
Sounds familiar does'nt it (US)?
1 person liked this.

tcmlee, Today 06:38 AM
China is doing a very good job lifting its ppl out of poverty while at the same time exporting that poverty to the rest of the World.
JimmmyNelson and 10 more liked this

Legend338, 35 minutes ago in reply to tcmlee
Yea those few who get to be ahead of the slaves doing the manual work.
1 person liked this.

Cmicreleaf24, 43 minutes ago in reply to tcmlee
What is the point of being lifted out of poverty and still having no real human rights?
zakyman and 3 more liked this

mrslade, 9 minutes ago in reply to Cmicreleaf24
Ask your neighbors.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2-02-25 18:30:08

主题: 美国转基因公司孟山在中国的“内应”
http://hi.baidu.com/lindaplx/blog/item/f1d973c9791f291c7f3e6fde.html
中国农业部有个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其成员究竟都有谁,始终处于神秘状态。绿色和平组织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方立峰曾多次通过邮件、电话、登门等各种方式希望主管部门把转委会专家的名单公布于众,但都得不到回应。

据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副院长郑风田透露,转委会里三分之二是转基因科学家。“里面的很多人是正在申请专利或申请通过者,环保和食品安全方面的成员非常少,这其中包含的利益是更让人担心的问题。”

不少转基因科学家正积极推进将美国转基因技术用于水稻等主粮种植,并希望产业化、商业化。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是中科院院士张启发。

2010年1月6日,在长期持续的质疑声浪背景下,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的获得者华中农业大学教授张启发一改低调,正式宣布:转基因水稻最迟5年内走上中国人的餐桌。

除去中国科学院院士张启发之外,积极致力于转基因食品主食化、产业化的还有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所研究员贾士荣等科学家。

据网友人肉搜索,至少有四位主力精英学者都跟全球最大的转基因技术公司美国孟山都(Monsanto)公司有密切的利益关系:

1.中国科学院院士张启发最大的研究合作方是全球最大的转基因农产品公司美国的孟山都公司。

2.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研究员郭三堆拥有深圳创世纪转基因技术有限公司股份的33%。该公司已成为转基因稻米等转基因农作物品种供应的主要公司,并与美国孟山都等多家国际转基因公司保持着密切联系。

3.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所研究员贾士荣是深圳创世纪转基因技术有限公司首席科学家和董事。贾士荣的一个转基因水稻品种抗白叶枯病转基因水稻的专利权并不专属于中国人,而是他美国的合作伙伴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而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这个项目是美国孟山都公司资助的。

4.中国科学院农业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黄季焜的夫人在贾士荣任董事的创世纪转基因技术有限公司任职多年,前些年又被全球最大的转基因技术公司美国孟山都公司聘用。■

 ▲张启发语录

转基因农作物在全球大面积种植已有14年之久,食用转基因食品的人群超过数十亿之众,至今还没有关于转基因食品不安全的任何证据。(CHN强国网网友点评:14年之久在人类进化的250万年时间轴上只能说是一瞬,再说这14年之久我们并没有把转基因农作物作为主粮,超过十亿之众也没有把转基因农作物作为主粮。……农业部已被美帝攻陷,官员全部投降!美帝已经充分做好了攻陷我国水稻行业的计划并在稳步实施!)

转基因农作物如果是一项文明成果,那为什么中国就不能成为第一呢?别人不颁发安全证书不能证明转基因水稻有害。我国颁发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是符合我国国情的。

(CHN强国网网友点评:“如果是一项文明成果”,这句话就说明目前还没有被认可是一项文明成果。没有得到认可的转基因技术就贸然的大面积种植,把转基因农作物作为十三亿人的主粮,拿十三亿人做小白鼠这是科学吗,这是谋杀!如果是一项成熟的文明成果,美国人会让你中国人拿第一吗?这么伟大的文明成果,为什么欧盟、日本、南韩强烈抵制,这些国家的科学家智商比张启发院士低吗?至于“符合我国国情”,我们是什么国情?是精英不把中国人当人的国情!是对美国人负责任而对中国人不负责任的国情!

转基因水稻最迟5年内走上中国人的餐桌。

▲贾士荣语录:

绿色和平组织在中国的项目官员施鹏翔问转基因科学家:“在你们的实验中,让老鼠吃3个月无害,能说明让人吃50年也无害吗?”

转基因科学家贾士荣答:列宁说过,一个愚蠢的人提的问题,100个聪明人也回答不了。我想请教那些反对者,他如何回答几十年以后的事情?科学在现有的水平上认为是安全的,就是安全的。如果以后出现了问题,科学会解决它。(和平论坛网友点评: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如果以后出现了问题,科学会解决它。”这样的态度哪有半点科学家的素养?)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2-02-24 13:30:48

主题: 印度平均每30分钟就有一个农民自杀 - 转基因农业是幕后黑手
印度农民确实很淳朴,~90% 文盲。 所以很容易被本国的有钱人和国外势力奴役

印度是世界第三大棉花产地,但是通过收购印度的第一大种子公司,孟山都完全控制他们的棉花种子。
受孟山都欺骗性宣传,印度农民出4倍于传统棉花种子的价格买孟山都的转基因种子
但是产量和传统棉花种一样
等他们醒悟过来。传统棉花种子也买不到了
很多棉农代高利贷破产,第一 年(2005。6-2006。6) 600多人自杀;第二年(2006.6-12)才6个月就有680人自杀

随着粮食全球化和转基因技术推广,印度平均每30分钟就有一个农民自杀,2009年,17,638农民自杀。过去十多年经济改革和对外开放印度农业导致成本增加,产量和利润下降,对农民产生了了巨大的经济和精神压迫。

选自纽约大学法学院的 The Center for Human Rights and Global Justice (CHRGJ) 的学者研究报告:
http://www.chrgj.org/publications/docs/every30min.pdf



2012-02-19 19:10:40

主题: 【在线欣赏】孟山都眼中的世界
The world according to Monsanto -English Laguage; 中文字幕
法国获奖记者,纪录片制片人Marie-Monique Robin 经过三年在四个大陆(欧亚南北美)的调查研究,给大家讲述农业巨头孟山都鲜为人知的内幕。孟山都是世界最大的转基因技术公司,它现在的'环保'面孔并不比它橙剂历史好多少。孟山都通过政治,宣传手段逐渐垄断世界主要农作物生产是当今世界的热门话题。不管你是支持或反对转基因,了解这个转基因公司运营方式也许会让你对转基因有更深层次的了解和看法。

http://youtu.be/BfPhRyVf4oU

vhttp://www.youtube.com/v/BfPhRyVf4oU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2-02-16 13:08:47

主题: 【大豆的陷落】中国大豆是怎么从自给自足到全部进口?
有些小将竟然天真以为是耕地不够?!

范适安《大豆的陷落》 2008
http://www.talkcc.com/article/1383346
写了一篇《粮食.粮价》的小文,引出不少关于这方面的话题,看来,粮食的重要性从政府到民间都认的很清,看的很透。

“民以食为天”,从古到今,被公认为颠扑不破的真理,是有道理的。

粮食,关乎生存;粮食,关乎发展;粮食,关乎现实与未来。“兵马未动,粮草先行”。粮食,是基础,是根本,是保障。

对粮食有清醒的认识,就是对百姓,对国家,对江山社稷负责任。

有网友嘱托,近年大豆市场狼烟滚滚,内忧外患,希望能有个介绍。

我跟踪国际国内大豆价格经年,对研究价格变动规律似有心得,但就大豆产业做深入的描述以前还没有过,好在日久浸淫其中,有亲眼所见,也有道听途说,联系起来,纂成一文。一来应约,二来抛砖。尚望不负嘱托又可引玉于两全。代序。】

大豆,属于蝶形花科,大豆属。别名黄豆。我国许多古书上曾称大豆为菽,《诗经》中就有:“中原有菽,庶民采之”的记载;西晋杜预对菽字注释:“菽,大豆也”;秦汉以后就以豆字代替菽字了。大豆原产于我国,据推算,我国种植大豆已有4700多年的历史。欧美各国栽培大豆的历史很短,大约在19世纪后期才从我国传去。本世纪30年代,大豆栽培已遍及世界各国。

—— 引自《中国农业年鉴》

1996年以前,我国是大豆的净出口国。在此之前,国内大豆自给自足,年产1000万吨左右,基本可满足国内消费需求。一些对豆制品(如豆腐)颇有嗜好的传统国家(如日本),每年从我国会进口一些大豆。

那时,大豆主要是作为一种蔬菜或副食品的补充被老百姓所喜爱。但随着经济的发展,居民对膳食消费水平的升级,人们对精炼食用油和以动物蛋白为主的食品需求,如井喷般被焕发了出来。

大豆由一种简单的直接食用和传统的加工副食品原料迅速被转型为用来压榨的,向工业化递进的大宗商品。

大豆经压榨后的产品为豆油和豆粕。

初出的毛油经过精炼,灌装等一系列工业流程上了超市的货架。在城镇,迅速取代着菜籽油等未经深加工的传统食用油的市场份额。如现在超市随处所见的“金龙鱼”,“福临门”等品牌。

豆粕却源源不断的进入了各大养殖场,被用来添加在作为猪饲料,鸡饲料,鱼饲料等饲料配方中。因豆粕的蛋白含量高达43%以上,无论是大型养殖场或中小散养养殖户,为增加养殖效益,都青睐以豆粕做为补充禽畜蛋白质的主要来源。

大豆的出油率和出粕率大体之比为20%和80%。

工业化的传导使得大豆作为大宗原材料的产业链被迅速拉长。从食品,加工到食用油,到饲料,到养殖。

可以说,目前没有哪一种粮食类大宗商品的产业链有大豆这般长的了。所以,大豆的市场硝烟会比任何粮食类商品都来得直接而惨烈。

大豆的产业整合是注定的;竞争局变的凶险也是超乎寻常的。

中国的大豆种植分布有30%以上的产量在东北地区。

其他如黄淮,江淮等许多地区都有一些大豆产量分布。不过,就规模性来说,东北地区的大豆,无论在产量的集中度还是在品质上,其他地区都是与之无可相争的。

确切的说,真正产大豆的地区是在东北黑龙江省的以北地区。如果你手上有一张中国地图,你可以找到黑龙江省,沿齐齐哈尔,嫩江,北安,绥化,佳木斯,富锦,宝清直至牡丹江,由西到东连接起来,再向北扫到国境线,这才是真正的东北大豆主产区。

以绥化为界,中间让过一个小兴安岭,西部地区以丘陵地貌为主(俗称杠Gang地),粮食品种种植选择不多,一年一季,农民只有种大豆,并赖此为生。

东部的三江平原粮食种植选择余地大,农民会根据农产品的种植效益来调节品种面积。比如水稻,玉米,大豆。还有一些小品种也在这里分布,如瓜子儿,红小豆(赤豆)等,著名的“宝清红”就产自宝清。

大豆的消费分两块,第一块我们姑且叫传统消费,就是直接食用或作为副食品食用,如豆芽儿,豆浆,豆奶,豆腐之类,一年全国的消费量大致在700到800万吨左右,并逐年加大。

大豆压榨工业的异军突起,骤然加剧了供求矛盾。这一块的消费主体在华东和华南地区。

改革开放后,这些地区是最先富裕起来的发达地区,人们膳食水平也快速升级,养殖业规模加大,优质食用油的需求也与日俱增。

尽管全国大豆在需求的升温下播种面积有一定的增长,产量在上世纪末也上升到了1600万吨左右,但面对快速增长的消费需求,仍然捉襟见肘。

当南方很多企业采购人员到东北调豆子时,他们发现,购销的大门却关上了。

地方保护主义开始抬头,主产区居然搞了个禁止地产大豆的出省政策。

那些小商小贩跑单帮的经销商也为大豆品质下降而抱怨。作假,掺杂现象层出不穷。

在价格不好,供过于求时,一般大豆从地里下来是要过清粮机进行筛选的,然后根据颗粒大小,品质优劣来确定用途和价格。

但价升货少时,产区奇货可居,啥质量不质量就没商量了。我早年在东北收购点,就亲眼看见给商户送豆子的人,为牟取暴利,打开麻包,在地里掀了两锹土掺和进去。

供求矛盾的激化带动了中国大豆的进口。从2000年至今,中国大豆的进口量,从1000来万吨迅速扩大,7年的载沉载浮,去年已经超过了3000万吨。

应该说,刚开始的进口,对中国的大豆市场乃至大豆产业,还是起到了不少正面而积极的作用的。

一是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在不断走向深入。人多地少,特别是农业用地的减少,为保证三大主粮小麦,水稻和玉米的生产,为保证13亿人口的口粮,适当进口一些非主粮农产品进行调剂,还是切实可行的。

把大豆加工产能留在国内,对大豆产业,对就业也有积极的意义。

二是进口大豆一致性较好,品质稳定,出油率较高,对国产大豆相对出浆率较高的特点是一种补充,本身在用途上并不矛盾。国产大豆在食用性为主的传统市场无疑是世界上最好的大豆,绿色无公害,还有非转基因优势。

进口大豆的刺激会加大国产大豆的技术更新和改良,特别是对高油大豆的科研都会是个促进。

三是救急于国内急剧升级的膳食需求。

但矛盾也随之而来。

到了2004年,中国大豆产业却因进口大豆迎来了一场前所未有的地震。这场地震波极之广,对整个产业链的灾害之烈,是国人始料未及的。

2000年开始,国内大豆压榨加工业开始扩张。暴利,是促成这种扩张的原动力。

大豆压榨,在中国民间由来已久。在乡村,或城镇,一些小油坊凭着一台木制土机器,就可以分解出豆油和豆粕饼,仅仅工艺比较粗糙而已。他们在四五月份油菜籽收获时可以压榨油菜籽,然后等到十月份大豆上市时再压榨大豆。这些,都可以在一套机器上完成。只是,过去的小生产模式,加工量有限,况且销售辐射半径只限于周边的很小的一片地区。

国内对豆油和豆粕需求的爆发,使过去的小作坊式的压榨加工模式已不能适应发展的需要。压榨利润的丰厚,使得华南和华东地区率先出现中大型压榨企业。上一个压榨厂项目,门槛并不高,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技术含量,况且,一般投产当年就能收回投资成本,是一项不太费力且赚钱快的行当。

一时,或独资,或合资,或国有,或私营,各类压榨企业从发达地区向欠发达地区,从沿海到内陆,如雨后春笋般蓬勃发展起来。

上马的压榨工厂项目,为取得规模效应,日压榨产能一个比一个大。从日压榨大豆500吨到1000吨,或直接到2000吨乃至5000吨,6000吨...

我在江苏张家港的东海粮油,还有连云港的益海粮油,看到的是最现代化的压榨企业。独立于厂区的码头,卸载的万吨巨轮,筒仓,传送带,压榨车间,库房,大油罐,进进出出的大卡车,一派繁忙。

到了2004年前夕,国内压榨产能已扩张到7000万吨。

中国的当年大豆进口量是2500万吨左右,加上国产大豆用来压榨的800万吨(1600万吨总产量—800万吨直接食用量),共3300万吨,也就是说,有一半的产能是闲置的。

压榨产能的扩张,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对原料的争夺。

这促使中国大豆压榨加工业一下被推到了参与国际竞争的前台。

国际大豆的生产格局是,美国年产量在7000到8000万吨左右,巴西在5000到6000万吨左右,阿根廷在4000万吨左右,中国在1600万吨左右。排序下来,美国占第一位,南美的巴西次之,但因土地资源丰富,产量在逐年增加。

位于北半球的美国和中国每年的5月份是大豆的播种季节,10月份收获。美国的大豆出口季节是每年的11月到来年的4月份。

位于南半球的巴西和阿根廷每年的大豆播种季节在11月份,收获季节在来年的4到5月份。

中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大豆进口国,每年的供应缺口,在当年的11月到来年的4月,以进口美国大豆为主。到了5月至下半年的10月份,以进口南美大豆来弥补不足。

国际大豆市场的格局是这样的,美国与南美作为净出口国,存在竞争关系。中国作为净进口国,完全可以利用他们的竞争关系来取得对自己更有利的价格。

但恰恰相反,中国在这场旷日持久的博弈中却越来越失去自己应有的地位。

为什么会出现如此让人匪夷所思的局面呢?

因为,国际大豆的定价中心在美国。

美国,既有大豆资源,又有完整的现代金融体系,信息体系,还有发达的物流,仓储,加工等配套设施。

国际大豆的权威价格在芝加哥商品交易所。

在这场中国,美国,南美的三方博弈中,一开始,美国就占据了主动。

记得哪一年布什总统访华吧,对中国领导人照面就谈大豆贸易问题,让国人颇为诧异。

小小的大豆,也能跻身于大国间的国事话题?

后来,在来自美国的许多报道中读到过“国家利益”这个词汇。美国豆农的利益,当然也是美国“国家利益”的一个方面。

人家,是事无巨细,为“国家利益”而奔波呢不是?

1996年,美国开始实施《1996年联邦农业完善与改革法》,该法案对美国大豆生产具有长期的影响。

1996年的农业法案有两大突出的特点:一是改变原来的农产品价格支持政策,实施对农民的直接收入补贴政策,即价格补贴改为收入补贴;二是增加了农民的种植自由度和弹性种植面积。

这一系列使农产品生产和贸易更为自由化和市场化的政策,也使世界农产品市场价格更为易变且富于弹性。

我关注国际国内大豆市场十来年,最切身的感受是,美国的经济体系,就像是一部庞大的,齿轮咬齿轮的,严丝合缝的机器。

从政府部门(美国农业部USDA),金融体系(美元),信息咨询体系(USDA报告),价格体系(芝加哥交易所CBOT)乃至各大粮商(ADM,邦吉,嘉吉和路易.达孚)等等,是如此的配合默契而又富于效率。

在中国,美国,南美的三者博弈中,美国对南美的策略是在生产环节渗透钳制;对中国的策略是在加工环节渗透钳制。

控制了南美的生产环节,就是控制了全球的大豆供应;控制了中国的压榨加工业,就是控制了中国的进口。

让我们回溯到2004年以前…

2003年年中,国内正从“萨斯”的阴影中走出。国内经济开始从阶段性低迷里走出,芝加哥大豆期货价格从500美分逐级上涨,到了十月份美国大豆上市,价格已经上窜到800美分以上。

在芝加哥大豆30年图表上,可以清晰的看到,从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大豆价格就徘徊在500到1000美分之间。大体可以划分出这样几个区间。500到600美分是低价区;600到800美分是中价区,800美分以上是高价区。

国内众多的大豆压榨企业,为争夺加工原材料,开始陆续加入到对美国大豆的采购大军之中。

中国的大豆压榨加工业正处于大肆扩张之中,只要你建厂,就不怕你不买豆子,就不怕你不在CBOT点价,这是傻瓜都能看到的事实。

中国大豆加工企业“像一群不谙世事的孩童,捧着一把把钞票,来到了到处都站满流氓的大街上”。

中国企业买的船期是明牌;中国企业的点价也是明牌。

美国基金经理口含雪茄,边得意的推高着期货价格,边在电话里夸大着“中国买盘”的力量。

因为,这符合“国家利益”。

到了2004年4月份,美国的大豆出口季节已经过去,南美大豆即将上市的现实压力和对北半球即将提高播种面积的合理预期,使得CBOT大豆价格在1064美分突然转向,飞流直下,开始了直至2006年年末的漫漫熊途。

一大批“中国买盘”被撂在了山巅上。

起初,一些大豆压榨企业为度过难关还企图制定所谓的“价格联盟”。

但,倾巢之下安有完卵?本来就是一盘散沙,此时,他们更像是一群迷途的羔羊,任人宰割的日子还在后面呢!

洗牌,洗牌,洗牌。

从大豆压榨加工业到饲料业乃至国内的豆农,牵一发而动全身。

地震的余波在逐级扩散。

中国大豆压榨加工业在2004年的国际采购中惨遭滑铁卢,事后分析,有这么几层原因。

一是单兵突进,盲目跟风。

中国大大小小的企业,看起来总量不小,但却是各自为战,缺乏定价主动。自以为有钱就能买货,追高跟风的羊群效应表露无遗。

二是缺乏准备,不懂风险管理。

我接触到的不少企业领导,几乎一点国际贸易的经验都没有。他们是从小规模的作坊做起,靠改革开放的大潮高速发展起来的,也就是说靠“十几个人,七八条枪”拉起的队伍。企业壮大后,从管理到经营都存在后续推动力障碍。老板说了算,一言堂,决策随意,无处不在,就更谈不上对贸易对手的了解了。对利用风险管理工具来管理采购风险,大多也是一窍不通。

记得在一次面对诸多企业老板的见面会上,他们最关心的是大豆价格是涨还是跌,就像是一群炒股的散户。我回答他们,对一个企业来说,涨也罢跌也罢,你经营都是要继续下去的,不能说一时价格涨跌,你经营就不搞了,市场就不要了,你要靠管理来化解风险,转移风险,不要有投机意识,不要有赌徒意识。

诚然,这些企业家有不少人第一桶金是靠冒险甚至赌所得到的。但是,那时企业规模小,是“胡传魁”,大不了赌输了脱了皮鞋再穿回草鞋。但现在不一样了,你是成千上万人的大厂,多少人的饭碗就指靠你,你还能赌吗?你赌你犯罪!老板可以随便喊,但企业家这三个字是不能随便喊的,这三个字,是要肩负社会责任的。

三是国际采购规矩已定,国内企业缺乏腾挪余地。

在国际市场采购大豆,一般是先买船期,也就是俗称的买升贴水。然后透过境外期货经纪公司在CBOT期货市场来点价,期转现后再装船在海上漂40来天到达国内港口,即便买南美大豆,也是要透过CBOT点价。这里买船期,点价都是暴露在外,很容易被对手得到这方面的咨询。另外,国际市场价格波动瞬息万变,在海上豆子漂40来天,如果缺乏风险管理,等到豆子到港,价格都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似乎,中国大豆压榨企业的这一劫难,是在所难免的了。但是,从后续影响来看,这仅仅还是个开头。

随着2004年4月直到跨年度的2005年,国际市场大豆价格如水银泻地,直落500点历史低位。

2004年4月前的高价,刺激了国内5月份的春播。当东北农民在田间辛勤的劳作,心里期盼下半年的收获时,殊不知,等待他们的将是疲软的市场,难以消化的库存。

中国农民一样缺乏风险管理经验。

根据头一年的价格来确定下一季的生产,这在经济学上叫蛛网理论。

怎么办呢?我们没有各种得力有效的行业协会!我们没有具有前瞻性的指导性报告!我们从来都是各自为战缺乏协作缺乏统筹!

几千年来,都是如此种地的!

因为国产大豆早已不占国内压榨加工的主流,所以东北大豆的定价,早就随进口大豆的到岸价来确定了。

如果到大连港的大豆价格是3000元一吨,那么,佳木斯的地头收购价就是3000减去大连到佳木斯的运费,再减掉各项杂费。

当然,东北的豆子,最远只能到关里的长江以北。长江以南都已是进口豆的天下。

东北豆再往南去,费用已不划算。

2005年年末的禽流感,对整个大豆产业链都是雪上加霜的一件事。

但对外资来说,觊觎已久的机会终于等到了。

相信,2005年年末至2006年下半年,禽流感这三个子,是最夺人眼球的三个字。

各种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电视上血腥的对家禽扑杀的镜头,养殖场里穿白色隔离装的工作人员,疫区村庄到处像下过雪一样的一层消毒药剂…

这一切,搞的人意识上似乎感觉空气里都弥漫着一丝药物和死禽腐败的味道。

做饲料销售的企业老板,几乎个个都是紧锁的眉头,大叹苦经,唉声叹气。

市场的萧条在大豆产业链也如瘟疫般传导着,上游压榨业一把高价原料抓在手上,像烫手的山芋;下游产成品积压滞销。

菜场里,禽蛋类食品,价格哗哗的跌也没人去买。

豆农们怎么也想不通,去年炙手可热的豆子,今年咋就压在手上走不动了呢?贷款要还,孩子的学费要交,还有就在眼前的年关用度。

这豆子,亏本也得卖啊!

外资瞅准这千载难逢的机会,开始进攻大豆压榨加工业。

国内的大豆压榨企业,是资金密集型和劳动力密集型企业,在进口大豆上一般都是依赖银行资金操作,一船货5万吨,按500美分蒲式耳算,也要差不多一个亿的资金支持,一些自有资金不足的中大型企业首当其中,一但出现诸如宏观调控,收紧银根,或是市场萧条,经营不善的局面,倒闭关门就难以避免。

这一阶段,压榨企业老板脚底抹油,卷款潜逃的事也时有耳闻。

不费吹灰之力,外资攻城略地,几无任何阻力。

据估算,在2006年的下半年,全国已有近70%的压榨加工产能为外资所控。

他们对中国的长期发展信心十足!为何?

因为,他们看到,中国的压榨产品需求,即便在禽流感肆虐的当年还有4%到5%的成长,在正常年份里,需求成长都在8%到10%,如此一块又大又香的蛋糕,焉可不争?

此段,保住国内民族加工业的呼声也不是没有。位于哈尔滨的93油脂老总田礼仁先生就多次呼吁于媒体。据其透露,外资谈判代表也多次与其接触,试图购买他们的企业股份。

在这一轮市场动荡中也有少数利用价格管理工具成功避险,并在后续经营中稳步成长的企业。他们合理利用了期货期权的保值避险手段,在国际采购中甚至提出“每船必保”的经营方针,虽然短期付出了一些保值成本,但在风雨飘摇的深海怒涛中,却避免了被颠覆的厄运。

在2006年的夏季,我在上海参加一个南美大豆产业研讨会。会上,巴西和阿根廷的商务代表也是郁闷有加。

以巴西为例,他们主要以公路交通为主。物流,种子,化肥,码头,甚至工会都为几大国际粮商所控。外部的能源上涨,雷亚尔与美元的比价等等,都扯动着他们的神经。他们唯一可控的,就是老老实实的种豆子。

难怪业界流传着“中国买豆子,南美种豆子,老美卖豆子”的说道。

想想挺贴切,但也不全面,现在买豆子也不完全由中国说了算了吧,企业性质发生变化了嘛,不是吗?

我们虽然不能说美国粮商为进入南美的种植业和中国的压榨加工业是早有图谋,处心积虑。但最起码,从过程和效果上看,他们几乎有效利用了市场的每一次局变。

上帝果然就老是站在他们一边的吗?

格局已然廓清。

2007年贯穿全年的涨价潮是必然的,贸易对手已掌控了一切,现在该中国的消费者来买单了。

最新的国际大豆,豆粕,豆油价格都已穿过了30年的高价圈。

这几年的油脂油料市场局变,不可谓不令人惊心动魄。但万幸的是,中国的粮食大品种的话语权始终牢牢地掌握在中国人自己的手中,调控的筹码始终都在。

很难想象,要是粮食大品种出问题,中国会是怎样的局面。

以大豆市场的局部牺牲,如果能换来从政府到国民在粮食问题上的警醒,并窥探到国际竞争的内涵,那么,我个人认为,这个牺牲是有价值的,这个学费就没有白交。

保护中国自己的大豆产业,有不少有识之士,也提出了不少好的方法和建议。

今年的5月播种期,产量恢复是可以预见的,千万不要再落入一个“价高种粮,价跌卖粮”的恶性循环里去了。

在价格保护上,农场,种粮大户,甚至国家储备,如何有效利用避险工具,来保护种粮利润,是个问题。

压榨企业,要进口国际市场的大豆,必须按地区,按比例配购国产大豆,保护国内豆农的利益也是值得考虑的方式。

斗转星移,沧桑巨变。

我,或我们,企盼中国的粮食,粮食市场,越来越成熟。中国人的日子,越来越好过…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2-02-13 10:45:49

主题: 中国13亿公民是人还是猪?也说草甘磷
直言了,2011-12-08 | 2011-12-15 20:40:40。
http://zhiyanle.blog.hexun.com/71360689_d.html 。 


经过质询查证,情况已经大体清楚了:作为几乎垄断中国食品市场食用油的金龙鱼,其原料转基因大豆没有遵照法规规定经过卫生部的受理审理,农业部审批没有完整的手续和安全证明。如此上市,是涉嫌非法上市和非法销售的。详见:

益海嘉里金龙鱼化学浸出转基因大豆油是“非法转基因食品”(附卫生部批复);
连接: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b17e9d0102dvj3.html。

金龙鱼食品安全存疑,2011-12-01 16:56 人民网;
连接:http://health.huanqiu.com/exposure/news/2011-12/2225627.html 。


这里说些读后感。


一、中国农官把动物饲料当作人类食品。

按照中国农业部对公民查询的答复,该转基因大豆为孟山都公司的草甘磷转基因大豆,即MON-40-3-2、又称GTS-40-3-2,英文商名是Glyphosate-Tolerant Soybeans。

农业部答复和记录说,该部门于2002-03-10受理了MON-40-3-2申请、并于2004年给予批准,且有美国FDA-的“安全证书”。

事实:按照美国法规,FDA-受理审理转基因食品作物的文件是“咨询”函件和备忘录。就MON-40-3-2而言,美国FDA-的核准备忘录明确说明,该品种申请为人类食用和动物饲料,但咨询结果为主要用于饲料。详见FDA-官方文件:

Biotechnology Consultation Memorandum of Conference BNF No. 000001,
FDA, September 19, 1994. Page Last Updated: 06/18/2009 ,
连接: http://www.fda.gov/Food/Biotechnology/Submissions/ucm161130.htm 。
Intended Effect and Food/Feed Use:
The intended effect of this genetic modification is to render soybean (Glycine max) plants tolerant to commercially relevant levels of the non-selective herbicide glyphosate. Soybeans or processed products derived from soybeans are used for both human and animal food, with the large majority being used in animal feed.(摘录完)。

中国农业官员把美国市场的动物饲料批准为食品加工原料而进口到中国、充斥甚至垄断了中国食品油料市场,如此,不得不问个问题:所谓“活得尊严”,却拿动物饲料给中国人吃,在那些农官眼里,中国13亿人口到底是人、还是猪等动物呢?

金龙鱼产品及原料经营大部员工和孟山都公司中国分部大部员工是华人。如此,也不得不问问那些人:你们把动物饲料当作食品卖给同胞,如此做法,不说大道理,只说人性人道,你们还有吗?你们把动物饲料当作食品给你们的父母或子女天天吃吗?

不管他们的答复是什么,有确凿证据证明的事实是:中国农业部和孟山都公司的食堂都有规章制度,保障他们的人员能吃到天然食品和避免转基因食品。



二、是不懂国家法规规范、还是故意违犯?

中国农官答复提到受理批准所使用的国家法规规定的指标标准,说:“2005年,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界卫生组织专家开展了草甘膦残留限量评估,经过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审议后,发布了干大豆籽粒中草甘膦残留限量为20mg/kg,全球膳食评估结果认为这个限量不会对公众健康造成危害。美国、欧盟和日本等主要农产品贸易国家和地区都将大豆中草甘膦限量标准设定为20mg/kg。为防止草甘膦残留可能带来的风险,国家质检总局及出入境检验检疫机构将大豆草甘膦残留列为安全卫生监控项目,从抽样检测控制数据分析,大多数批次进口大豆未检出草甘膦,少部分虽有检出,但均低于我国小麦6mg/kg草甘膦限量标准。”

草甘磷是毒性农药。因此,中国农业部批准含有草甘膦毒性农药成分的转基因大豆作为食品原料进口,就直接关系到相关国家法规规范和国家审批标准等问题。

参照国际官方标准,中国卫生部和农业部联合发布的国家标准(GB-25193—2010)有说明:

3 术语和定义:
3.1 残留物:pesticide residues: 任何由于使用农药而在农产品及食品中出现的特定物质,包括被认为具有毒理学意义的农药衍生物,如农药转化物、代谢物、反应产物以及杂质等。
3.2 最大残留限量:maximium residue limits(MRLs): 在生产或保护商品过程中,按照农药使用的良好农业规范(GAP)使用农药后,允许农药在各种农产品及食品中或其表面残留的最大浓度。
3.3 每日允许摄入量:acceptable daily intakes(ADI): 人类每日摄入某物质至终生,而不产生可检测到的对健康产生危害的量,以每千克体重可摄入的量(毫克)表示,单位为mg/kg.bw。

很清楚,不管是国际的还是中国的标准,都把残留限量(MRL)和日摄限量(ADI)规定为为不同的指标标准,简单说,一个是用于生产过程的、而另一个是用于人类饮食的。


对比看,中国农业部门官员所说的“干大豆籽粒中草甘膦残留限量为20mg/kg”,那是MRL(Maximum Residue Level)。根据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卫组织的定义,那个指标用于“field/agricultural practice”,即实验或农田操作的风险耐量,譬如可能发生的皮肤过敏或呼吸障碍等等。鉴于不同农作物与生态因素的互动作用不同,因而,不同农作物有不同的草甘磷MRL-残留限量之规定;譬如,干大豆的MRL为20mg/kg,而棉花的MRL为10mg/kg,等等。

用于人类饮食的食品中的草甘膦限量指标为ADI(Acceptable Daily Intake)。就农官所说审批时间,粮农组织和世卫组织的规定为ADI=1mg/kg.bw,而且,不管饮用什么作物食品,该指标数值都是一样的,即不管饮用食品是大豆、小麦或是玉米等等,该限量指标数值都是ADI=1mg/kg.bw。

那些农官多次说明,进口转基因大豆大都用于食品、且食用了多年。对比法规和事实看,那些中国农业官员把MON-40-3-2作为食品而审核批准,是用错了草甘磷限量指标:小麦的MRL=6mg/kg草甘膦限量是人类饮食的ADI=1mg/kg.bw的六倍,而大豆的MRL=20mg/kg是人类饮食的ADI=1mg/kg.bw的20倍;必须看到的是,ADI-指标有BW因素,譬如,那个ADI=1mg/kg.bw是针对60公斤的成年人的,若是少儿婴儿、该指标数值就必须大大降低。

搞审批居然不知道用哪个指标,那些中国农官之昏庸无能,可见一斑。就那工作状态,还说“管理最严格”,岂不是让人说笑掉大牙都过奖了?可以说,转基因大豆MON-40-3-2作为食品或食品原料进口,没有卫生部的受理批准、已是违法上市了;而农业部门的审批不但手续不全且用错审核国家标准指标,则更是违法审批和非法上市了。按照国家法规,对违法上市的食品或食品原料,应依法办事,立即全部下架、停止进口,并追究责任和做出应有的惩罚。

特别说明:草甘磷(或任何毒性农药)的MRL/ADI限量是危害风险的承受耐量而并非“安全限量”、更不是说草甘磷本身是“安全”的,因而,就毒性化学品而言、就必须避免将其混入食品。两者关系可以这样比方理解:泻药都有限量标记;那限量是承受危害风险的耐量,而不是说吃泻药是“安全”的、更不是说泻药本身是“安全”的而可以天天吃。


三、更多说明:官方机构说明草甘膦是毒性化工品农药。

先简单考察一下草甘膦成分的来历,有助于看到含有该成分的转基因食品作物的危害风险。

孟山都公司曾有毒素农药“橙剂”,英文是Agent Orange,功能是除草杀木。在越南战争中,美国著名高级将领和越战高级指挥官祖沃特(Zumwalt)下令将“橙剂”作为武器而用于战场,目标是杀伤木草、使之不能掩蔽越方军队,从而能保护前线美军人员的生命。该武器部分实现了目标,代价是成千上万的美越双方人员因严重中毒而规模伤亡(包括疾病、癌症、死亡、不育及病状遗传,等等),其中包括祖沃特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一个因中毒患癌症去世,一个因毒素遗传而天生缺陷。祖沃特一家的英雄悲剧事迹,已有《我的父亲,我的儿子》书记和影视作品问世。橙剂事件因此而成为美国社会最著名的公共危害事件之一。与此同时,橙剂和草甘磷的军用和民用之商业化,使孟山都公司从超级化工公司成为全球性的农药超级公司。

越南战争结束后,美国反思反省,伤亡的越南战争退伍军人及其家属的补偿赔偿问题摆上桌面;“橙剂”造成的疾病和死亡成为补偿赔偿的主要内容之一。该问题处理多年历程,终于以美国国防部今年九月一日的公告和年底发布的详细史实资料而获得终结式或历史性的结论:“橙剂”为强大杀伤力的生化武器,可导致严重疾病甚至死亡,为89,000蒙受伤亡的美国军人做出22亿美元的赔偿。

越战结束后,美国官方决定禁止使用橙剂。孟山都公司对该生化武器产品做了“替代改进”搞出了新的毒性农药兼武器,取名为“草甘磷”、作为“除草剂”农药而再投入使用,譬如,在哥伦比亚等拉美国家的“缉毒战场”作为消除草木掩蔽和消除鸦片等毒品植物的生化武器性质的农药。

当时,美国官方将草甘磷农药列入可导致严重疾病、癌症、不育和死亡的二级毒性农药,即:依法美国法规规定,该产品的标签必须有国际标准的“含毒警告”标记,生产、运输和使用等整个过程必须采取防毒措施,而食品饲料中的残留限量和日摄取限量都是“零容忍”。

2002年,联合国世界卫生组织、环保组织、劳工组织和欧盟国等国际官方机构,还有美国和中国的官方防疫机构,都把草甘磷列为足够危险的毒性化工品,在其颁布的“国际化学品安全卡”中明确指出:草甘磷可导致疾病、对人类健康有严重的安全威胁,因而,“不得与食品和饲料一起运输”,“与食品和饲料分开存放。严格密封”;该物质对水生生物是有毒的,在正常使用中可释放于环境,应注意避免任何额外释放,等等。

作为联合国的成员国,中国的官方机构(譬如防疫机构)知晓联合国和欧盟等国际官方机构关于草甘磷为毒性化工农药的文件,且也向中国社会做了介绍、以此来保护中国全体公民的健康安全。详见:

国际化学品安全卡:草甘磷(GLYPHOSATE,ICSC: 0160):
英文版:http://www.cdc.gov/niosh/ipcsneng/neng0160.html 。
中文版:http://icsc.brici.ac.cn/icsc_jiben/html/icsc0160.asp 。

那些文件说明是2002年制定颁布的,而中国农业部的相关审核批准是2004年。中国农业部门及其官员是相关国家标准的制定参与者之一。难道,他们不知道本国法规规范和国际官方机构文件都把甘草磷列入毒性化工品农药、因而把含有该毒素成分的转基因作物当作食品原料而批准进口加工和充斥食品市场吗?很难让人相信,一个执行机构的官员居然不知道执行法规规范;更是让人难以相信,在那些中国农业官员审批过程中,一个可用于战场的毒性化工农药即生化武器,在转基因的名义下、居然就变成了食品原料,且其公关宣传还说是“安全”的、甚至“比天然食品更安全”。



四、转基因大豆的出笼和草甘膦限量的变化。

草甘膦是孟山都公司搞的毒性农药产品。开始的时候,该公司对其设定的残留限量(MRL)和日摄限量(ADI)两个数量几乎是“零容忍”或就是“零容忍”的,即:

农业作业限量:MRL= 0.01mg/kg.bw;
干大豆之限量:ADI=0mg/kg.bw;大豆油:ADI=0.086mg/kg.bw。
数据证据请见:
Evaluation of the impact of glyphosate residues in food on human health,
M-A Reding, Monsanto Brussels。
连接:http://ec.europa.eu/environment/ppps/pdf/ma_reding_annex4.pdf 。


美国农业部曾将甘草磷列入1960s-1980s年的毒性农药列单,与“橙剂”并列。


1987年之后,即孟山都公司用该农药搞了转基因大豆之后,相关限量指标开始发生变化,譬如:

美国克奈尔大学(医学和农业方面的著名学府)文章数据:
Glyphosate, by Extension Toxicology Network,Publication,Date: 5/94。
Exposure Guidelines: ADI: 0.03 mg/kg(EPA), 0.3 mg/kg(WHO),
连接:http://pmep.cce.cornell.edu/profiles/extoxnet/dienochlor-glyphosate/glyphosate-ext.html 。

1994年,MON-40-3-2转基因大豆开始商业化之际,美国环保部门法规规定是“ADI: 0.03 mg/kg (EPA)”,世界卫生组织规定是“ADI: 0.3 mg/kg(WHO)”。食品中的草甘磷ADI数值不再是“零容忍”了。

1997年到2002年,即MON-40-3-2转基因大豆商业化和上市后,该ADI-数值逐步提高,并终于提高到ADI=1mg/kg.bw。然而,自1987年到2002年,大豆的MRL数值却一直是20mg/kg(至今,2011年,该数值还没变)。问题:限量MRL数值多年不变,而ADI限量数值凭什么翻滚一般而迅速地提高呢?难道,在这短暂的时间里,全球动物和人类都特别针对农药草甘磷而发生了进化突变?

就此问题,欧盟和孟山都公司曾有过“口水恶战”。

联合国粮农组织和世卫组织“被说服”而把大豆的草甘磷之ADI数值从“零容忍”提高到0.3mg/kg之后,与欧盟等国际官方组织有密切(甚至委托)合作关系的INCHEM机构发表科学家同行评议文章,阐明了草甘磷的主要或明显的危害风险,见:

GLYPHOSATE,ICSC: 0160。Date of Peer Review: April 2005。
连接:http://www.inchem.org/documents/icsc/icsc/eics0160.htm 。

接着,欧盟科学家评议后,欧盟于2002年07月发表公告,坚持原有的草甘磷MRL/ADI的数值水平(包括大豆之ADI=0.3mg/kg.bw的水平,低于联合国被说服后采取的ADI=1mg/kg.bw的水平)。详见:

TOWARDS A THEMATIC STRATEGY ON THE SUSTAINABLE USE OF PESTICIDES。
COMMISSION OF THE EUROPEAN COMMUNITIES,Brussels, 1.7.2002/COM(2002) 349 final。
连接:http://eur-lex.europa.eu/LexUriServ/site/en/com/2002/com2002_0349en01.pdf 。

澳大利亚-新西兰采取了欧盟的同样做法。

那等于是给欧盟国家拒绝该类转基因大豆提供了科学家同行评议的依据(事实也如此,譬如,尽管欧盟给转基因大豆做了授权,但一直不批准其商业种植或上市食品市场。),迫使该类转基因大豆的市场除了美国、巴西和阿根廷自己之外,就只有中国等少数国家了。

于是,孟山都公司给欧盟相关部门发函,试图驳斥欧盟科学家的同行评议,详见:

Monsanto to EU:
Concerning: Response to the EU communication: "Towards a thematic strategy on the sustainable use of pesticides" (July 01, 2002).
Monsanto, Brussels, 27 November 2002。
连接:http://ec.europa.eu/environment/ppps/pdf/marie_anne_reding_letter.pdf 。

该函件试图说明毒性农药草甘磷是“安全”的,理由是:人类吃的许多食品都已经有农药成分了,所以,在限量范围内摄入农药草甘磷是“安全”的,所以草甘磷是“安全”的(在中国农业官员那里,成了“比天然食品更安全”)。

那理由就如同说:既然已经拉肚子了,那么,再吃些泄药就是“安全”的,所以泄药是“安全”的而可以天天吃。如此搞笑逻辑之理由,当然,欧盟根本不接受、甚至不理会。而在中国呢,该荒唐理由说法居然成了“占领制高点”的“国家农业发展战略”的理由根据而在社会上泛滥成灾。

此外,同期内,大豆的草甘磷之MRL=20mg/kg的数值不变、而ADI数值却发生突变大变,那计算依据是孟山都搞的老鼠实验而不是人类饮食考察,而老鼠该实验是中短期的(28天和90天),而已有的危害风险的证据说明,即便可以用老鼠等动物实验数据来测算人类食用的ADI指标数据,那实验起码时间长度也必须在一年以上。因此,那个ADI数值突变大变并无科学依据,可说是为商业利益而杜撰伪造的测算。


以上种种早已在国际社会公开发表的东西,中国农官为掩盖涉嫌违法审批的真相而说那是“商业机密”、不许中国公民了解实际情况。



五、美国老牌媒体CBS:“草甘磷是我们时代的橙剂”。

关于转基因成分草甘磷,美国社会颇为流行老牌媒体CBS-“60分钟”节目的一句话:与越南战争时代的生化武器“橙剂”相对而言,“草甘磷是我们时代的橙剂(Glyphosate is the Agent Orange of our time)。”。那个说法是很有根据的,即:跟当年橙剂造成的全球性严重公害一样,经过十多年的转基因作物商业化,如今,草甘磷转基因作物带来的危害已在美国和全球蔓延、正在成为又一个生化农药兼武器造成全球性严重公害的事件。

譬如,在欧盟国家,早有不少关于草甘磷转基因作物可造成严重危害的各种实情报告或实验论文。而在美国,纽约时报等主要媒体已有报道,数年前开始,草甘磷转基因作物的除草功能消失,且造成“超级杂草”泛滥成灾的生态危害,给美国几乎半壁江山的国土农田带来严重损害;就此,美国国会已经做了听政,要求相关执行部门和公司企业拿出治理补救方案。

再譬如,今年年初,美国著名学者和转基因作物来龙去脉的知情人胡伯博士致函美国农业部,指明转基因成分草甘磷可导致各种危害,其中包括对人类健康和生育方面的危害风险。该信件已为美国农业部发表的公告所证实为属实。

又譬如,最近,美国官方地质调查部门在农业区域的河流水系和空气中发现草甘磷的严重污染,给生态和国土农田带来严重损害(根据公告和新闻报道看,其危害程度超过草甘磷用于哥伦比亚“缉毒战场”所造成的生态公害程度)。就那些危害问题,美国环保部门已经立项做全国调查。

就以上严重危害的事实,草甘磷发明权利人孟山都公司原来是自己或雇用枪手做狡辩或驳斥,而如今则是无话可说、也没雇用枪手做狡辩或反驳。

面对“草甘磷是我们时代的橙剂”的严重危害问题,中国农业官员说那是“安全”或“更安全”的,批准含有该毒性农药草甘磷的转基因大豆作为食品原料进口充斥中国食品市场,--- 在转基因和“占领制高点”的名义下、毒性农药居然成了“安全食品”,天下还有比那更荒唐和更拿人不当人的事么?

当然,在中国,草甘磷泛滥事件与美国的橙剂事件有个很大不同:在美国,下令使用橙剂的高级将领自己和自己的子女都是身先士卒的,为此一家人付出了不是儿子患癌死亡就是后代天生残缺的全家悲剧之代价;而在中国,不择手段地鼓动全国民众吃草甘磷等转基因食品的农业官员们,他们不但不是身先士卒饮用、且还订立了食堂规章制度保障他们和他们的家属子女能吃到天然食品和避免转基因食品。

中国农官为金钱利益而不择手段,甚至如同把您当猪看。您呢?我的建议:您要把自己当人看,拿起国法武器维护自己的作人资格和人的尊严、维护自己和后代的起码权益安全和生命安全,拒绝毒性草甘磷转基因食品,依法要求国家执法部门把卫生部没有受理批准的、而农业部门官员涉嫌违犯法规规范批准的、即涉嫌非法上市的含有毒性农药的草甘磷转基因大豆(或其它同类产品)赶出食品市场,保护您和您的后代的起码的权益安全和生命安全。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2-02-12 19:02:13

主题: 法国彻底驱逐转基因玉米出境,中国转基因专家任农业部副部长
http://zhiyanle.blog.hexun.com/72369369_d.html 。 

路透社(Tue Jan 24, 2012 4:48pm GMT)报道:美国孟山都公司刚发了声明,停止它在法国的转基因玉米MON-810的销售。声明说:今年停止、以后也不做该销售。

[详见:
Monsanto says won""""t sell GMO maize in France in 2012。
Tue Jan 24, 2012 4:48pm GMT。 
http://af.reuters.com/article/commoditiesNews/idAFL5E8CO3J920120124。 
PARIS Jan 24 (Reuters) - U.S. biotech firm Monsanto said on Tuesday it does not plan to sell its genetically modified maize MON810 in France this year, nor after, even though the country""""s highest court overturned a 3-year ban in November.(摘录完)。]

此前孟山都麾下的巴斯夫公司已经宣布停止它在欧盟国家的转基因作物业务。随着被驱逐出法国,那就是说,在欧盟,仅有的一个品种的商业化种植上市也被中止。

这一消息带有转基因技术及其食品作物全球市场走向的标志性或象征性的意义,引起欧美主要新闻媒体的关注和报道。

转基因专家李家洋任农业部副部长、中国农科院院长

http://news.sciencenet.cn/htmlnews/2011/11/256182.shtm
 
李家洋简介
 
李家洋,1956年出生,安徽肥西人,1982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6年12月参加工作,美国布兰代斯大学生物系博士毕业,研究员,中国科学院院士、发展中国家科学院院士、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1999年10月起历任中国科学院遗传研究所所长、遗传与发育生物学研究所所长,2003年12月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党组成员。2011年10月任农业部副部长、党组成员、中国农业科学院院长。

21世纪经济报道 孙春芳 哈尔滨报道
中科院副院长李家洋论辩转基因http://www.21cbh.com/HTML/2011-4-29/zNMDAwMDIzNTYzNw_2.html
-------------------------------------------------------------------
不推广水稻,玉米转基因只因为老百姓心理暂时无法接受!?
--------------------------------------------------------------------

21世纪》:转基因棉花在中国种植相当普遍,但也有学者反映棉农因为种植这些棉花导致身体不适,而这些的棉花虽然能抗棉铃虫,但对盲椿象等新的病虫害无法抵御,导致棉花减产,你怎么看?

李家洋:我从来没听说转基因棉花对棉农本身有伤害。

科学发展是不断前进的过程,你不可能指望一个抗棉铃虫的棉花品种能解决其他所有的问题。棉铃虫解决了,那些以前不受重视的次要害虫就可能变成新的主要害虫,再去解决它,科学就是这样发展的。

《21世纪》:你怎么看待转基因技术导致的一些负面作用,比方说基因污染、超级杂草等?

李家洋:这都是目前人们的想象与担心,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例真正的事例报道出来。我只能这么说,人类的担心是有道理的,但是并不是所有担心都会变为现实。现在有人担心,转基因水稻是不是跟杂草结合之后更没法控制,这个问题可能有,但可能性很小。

《21世纪》:但总不能拿十几亿人的生命健康去押这个宝吧?

李家洋:人类的科技进步与研究总有办法去解决这个问题。拿转基因水稻来说,对生态环境、杂草化、食品安全所做的研究很充分,我们现在害怕的不是转基因本身,而是转基因过程当中,管理是不是真正能够落实到位、规范化,相关管理条例能否真正执行等等,只要能做到这些,我觉得是不需要担心的。

《21世纪》:某权威智囊机构做过一个调研报告,该报告称转基因技术对粮食增产并无明显作用。你怎么看转基因技术对提高粮食产量的作用?

李家洋:我认为这个报告至少不全面,不是很正确。产量要从两部分看,一部分是作物本身的生长发育,另一部分是抵抗各种逆境,比如病虫害寒盐碱等等之后的增产。我认为后一部分是产量的一个重要部分,它保证产量稳定。能够在病虫害和旱涝等逆境中保持一定的产量,这就是稳产,这就能保障高产。

《21世纪》:也就是说排除病虫害等外部因素,转基因技术就物种本身而言并无增加单产的功能?

李家洋:不,也是很大。我可以负责任的说,转基因技术提高粮食单产,这是完全可以的。

《21世纪》:请问国内现在在用这种技术吗?

李家洋:转基因现在没有推广到生产上去,只有实验研究上的数据支持。但在生产上,通过常规的方法已经证明了通过改变生长发育,如株型的优化,来大幅提高产量的。现在我国粮食产量的增加,就是通过现代育种家的常规手段。事实上,转基因方法也好,分子生物学也好,跟常规手段仅仅是一个方法学上的差异,没有任何本质的不同。

《21世纪》:国家对转基因技术的政策有没有可能放宽?

李家洋:已经在放宽,玉米和水稻就有产业化的安全证书发放了,我的理解是可能玉米和大豆会走得更快些,水稻小麦可能会慢些。因为考虑到老百姓的心理,所以是一个稳妥、逐步推广的过程。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2-02-12 11:06:06

主题: 孟山都公司是怎么用转基因搞垮阿根廷的
根据威廉-恩道尔《粮食危机》一书摘编
  【核心提示】到2004年,阿根廷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仅次于美国,全国48%的土地被用来种植转基因大豆,其中90%以上是美国孟山都公司的转基因大豆品种,而种植这种种子一定要用孟山都公司提供的农药。由于种子和农药都要从美国公司购买,以及孟山都公司在专利费上所持的强硬立场,仅仅十年 时间,在技术进步的名义下,阿根廷的粮食自给能力逐渐丧失,整个国家的农业经济彻底受控于外国权势集团。

  阿根廷成为第一个实验品
  到20世纪80年代末,一个由接受过遗传学训练的、虔诚的分子生物学家组成的全球网络已经形成。与此同时,由洛克菲勒基金会支持的一个庞大的转基因项目也正式启动。该项目的实施地点选中了阿根廷,在那里,戴维?洛克菲勒和洛克菲勒家族的大通曼哈顿银行已经与新任的总统卡洛斯?梅内姆建立起了 密切的关系。阿根廷的农业用地被确定为转基因作物的第一个大规模实验场,阿根廷的人民也因此成为转基因作物的第一批活体实验品。
  到2004年,阿根廷的转基因作物种植面积为3400万英亩(约1375.9万公顷),在种植面积上仅次于美国。转基因农业的历史和阿根廷的“大豆革命”,是一个国家在“进步”的名义下全面失去粮食自给能力的典型案例。
  1991年,早在美国批准和开始进行田间实验好几年之前,阿根廷就成了开发转基因作物的秘密实验室。这个国家的老百姓变成了这个项目的活体实验品。
  委员会总是秘密碰头,讨论结果也从未公之于众。它只是充当了转基因种子跨国公司的代言人。这毫不奇怪,因为委员会的所有成员都来自孟山都、先正达、陶氏益农等转基因生物巨头。
  1996年,在决定许可种植孟山都的转基因抗农达大豆之后,阿根廷随后发生了一场革命,它被倡导者们赞颂为“第二次绿色革命”。
  阿根廷转基因大豆革命的结果,至少在一个方面令人印象深刻: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这个国家的农业经济被彻底改造了。
  20世纪70年代,在债务危机之前,大豆在这个国家的农业经济中所占地位微不足道,种植面积只有9500公顷。在那些年月里,一个典型的家庭农场种植多种蔬菜和粮食作物,还养些鸡,有的还养有少量的牛,来生产牛奶、奶酪和牛肉。
  在改种孟山都大豆和采用大规模生产技术四年之后,到2000年,转基因大豆的播种面积超过1000万公顷。到2004年,面积扩大到1400万公顷以上。大型农业收割机械大量砍伐森林,并扫荡由当地农民占据的土地,以便为大豆种植提供更多的土地。
  阿根廷农业的多样性——一垄垄玉米地、麦田和广阔的牧场——被迅速改变成了种植单一农作物的地区,就像埃及的农作方式在19世纪80年代被棉花取代并被摧毁一样。
  到2004年,这个国家所有农业用地的48%被用于种植大豆,其中90%~97%种植的是孟山都的转基因抗农达大豆。阿根廷成了世界上最大的毫无控制的转基因实验场。
  1988~2003年间,阿根廷的奶牛农场减少了一半。破天荒第一遭,牛奶不得不以比国内高得多的价格从乌拉圭进口。随着机械化的单一种植大豆的农作方式迫使数十万农民离开土地,贫困和营养不良现象大量出现。
  在风平浪静的20世纪70年代纽约的大银行进入之前,阿根廷的生活水平是拉丁美洲最高的国家之一。官方公布的生活在贫困线之下的人口比例1970年仅 为5%,到1998年,这个数字陡升至30%。而到了2002年,又激增至51%。以前在阿根廷闻所未闻的营养不良现象,到2003年上升到约占3700 万总人口的11%~17%。
  在因国家拖欠债务而引发的全国性严重经济危机当中,阿根廷人发现,他们已经不能再依靠小块土地生存。这些土地已经被大片的转基因大豆所占据,甚至堵死了种植能维持生存的一般作物的出路。
  在外国投资者和孟山都、嘉吉等农业综合企业巨头的支持下,阿根廷的大土地所有者有条不紊地采取行动,从无助的农民那里夺取土地,而且大多数情况下得到了国家的支持。
  农民们突然接到通知,他们的土地已经划到了别人的名下。通常,如果他们拒绝“自愿”离开,武装团伙就会偷走他们的牛,烧毁他们的庄稼,而且威胁他们还要吃更多的苦头。转基因大豆出口的巨额利润的诱惑酿成了全国各地围绕传统农作方式的(Bao力)骚乱。
  几年之内,超过20万的农民和小农场主被逐出自己的家园,为大型商业化农业大豆种植商让路。
  孟山都用欺骗手段进行征服
  由于阿根廷的国家《种子法》并不保护孟山都的抗草甘膦转基因大豆种子专利,当阿根廷农场主在下一季再次使用其种子时,从法律上说孟山都不能要求他们支付专利费。
  但是,收取这种专利费或者说“技术许可费”,是孟山都市场营销方案的核心。美国和其他地方的农场主必须与孟山都签订具有约束力的合同,同意不得再次使 用收获后保存的种子,并且每年要向孟山都支付新的专利费。持民族主义立场的阿根廷国会,拒绝通过新的法律授权孟山都通过由法院施加严厉罚款的手段来强制征 收专利费。
  为了在阿根廷扩展大豆革命,农民们最初以优惠条件购买所需的种子。在最初阶段,孟山都故意放弃“技术使用许可费”,以尽可能加速其转基因种子在这片土地上的扩散,特别是尽可能扩大与这些种子一起使用的、拥有专利的草甘膦农达除草剂的使用。销售抗草甘膦种子的市场营销战略背后的险恶 用心是,农民们被迫购买专门与种子相匹配的孟山都除草剂。
  种植转基因大豆的土地已经增加了14倍,而孟山都的抗农达大豆种子的走私现象遍布整个潘帕斯平原,并进入巴西、巴拉圭、玻利维亚和乌拉圭。对于其种子非法传 播的现象,孟山都公司却坐视不管。孟山都的合作伙伴嘉吉公司自己就受到了非法走私转基因大豆种子的指控,说它将转基因种子与非转基因种子混在一起,从阿根廷走私到巴西。
  最终,在1999年转基因大豆引入三年之后,孟山都公司正式要求农民们为种子支付“延期专利费”,尽管事实上这一要求并不符合阿根廷法律的规定。孟山都声称,收取专利费是 必要的,因为它要收回用于转基因种子的“研究和开发”的投资。由此孟山都发起了一场精心策划的公关宣传运动,目的是将自己装扮成农民们滥用和“盗窃”行为的受害者。
  2004年初,孟山都紧锣密鼓地对阿根廷政府施压。孟山都宣布,如果阿根廷拒绝承认“技术许可费”,它将在进口大豆的地点诸如美国和欧盟强制收取专利 费。在这两个地方,孟山都的专利都是得到承认的。这一措施意味着,阿根廷商业化农业的出口市场将受到毁灭性打击。而且,孟山都进一步威胁说,将阻止阿根廷 销售所有的转基因大豆,并声称在所谓的“黑市”中销售的85%以上的大豆都是由农民们非法再次种植的。之后,阿根廷农业部长米盖尔?坎波斯宣布,政府与孟山都公司 达成了协议。
  阿根廷农业部拟成立一个由其管理的“技术补偿基金”。农民们不得不向粮食储运加工商或嘉吉公司等出口商支付几乎高达转基因大豆销售额1%的专利使用费。这种使用费在加工场所收取,农民们除了乖乖付钱之外毫无选择,因为他们必须加工自己的收成。然后,这笔使用费再由政 府返还给孟山都公司和其他转基因种子供应商。
  尽管农民们提出强烈抗议,但“技术补偿基金”还是于2004年底开始实施。
  到2005年初,卢拉总统领导下的巴西政府也举起了白旗,议会通过了一项法律,首次使种植转基因种子在巴西合法化。到了2006年,阿根廷、巴西,加上由孟山都转基因大豆主导的美国,占据了世界大豆产量的81%以上,因而保证了世界上豆粉喂养的所有动物实际上都在食用转基因大豆。
  结果是,由于经济危机恶化,饥饿遍布这个国度。由于担心粮食危机引发骚乱,在孟山都和嘉吉、雀巢、卡夫食品等国际大豆用户的帮助下,阿根廷政府向饥饿的人群提供免费食品。因此,用大豆制成的食品被到处分发,其中伴有培育更大的国内大豆消费市场的动机。
  一场全国性的推广运动开始了,它鼓励阿根廷人用大豆来替代新鲜蔬菜、肉、奶、蛋等健康食物。杜邦农业科学公司建立了一个组织,并给它起了一个听起来很 健康的名字“生命蛋白”,目的是宣扬人类应食用大豆,尽管原来种植大豆的意图是作为动物饲料。作为这场推广运动的一部分,杜邦向数千名布宜诺斯艾利斯的穷 人分发大豆强化食品。在所有国家当中如此众多的人口直接食用大豆,这还是破天荒的第一次。到目前为止,阿根廷人在很多方面都成了活体实验品。
  政府和私营公司大肆鼓吹大豆食物对健康有巨大的好处,可以代替牛奶或肉类蛋白。但是,这种宣传纯属谎言。它故意忽略了这样的事实:以大豆为基础的食物 不适合人类长期食用。而且研究已经证明,与用母乳或牛奶喂养的婴儿相比,用豆奶喂养的婴儿的过敏症发生几率会大大提高。他们并没有告诉阿根廷人,未经加工 的大豆和经过加工的大豆均含有一系列有毒物质。如果大豆作为人们食物中的主要成分,这些物质会损害健康并可能导致癌症。他们绝口不提,大豆含有一种抑制剂 ——胰蛋白酶,瑞典人的研究已经将这种物质与胃癌联系起来。
  在农村,大规模单一种植大豆的农作方式的后果更是可怕。因为农达把除了经过基因改造能够“抗草甘膦”的孟山都大豆之外的所有植物都杀死了。
  2003年进行的一项研究显示,这种喷洒不仅杀死了附近农民的庄稼,他们养的鸡也死掉了,其他牲畜尤其是马匹也受到了严重影响。老百姓则因除草剂出现 严重恶心、腹泻、呕吐和皮肤损伤等症状。有报告称,转基因大豆种植田附近产下的动物出现严重的器官畸形,香蕉和甘薯也变得奇形怪状,湖里突然漂满死鱼。有些农户报告说,邻近的大豆田喷药之后,他们孩子的 身上出现了奇怪的斑点。
  对珍贵的林地的破坏更大。这些林地被推土机推掉,以便大规模种植大豆,这种状况在巴拉圭附近的查科地区和永加斯地区尤为严重。森林的破坏给当地居民带 来了急剧增加的医疗问题,包括黑热病,这是一种通过沙地苍蝇传播的寄生虫病,治疗费用极其昂贵,而且会留下严重的疤痕和其他畸形。在恩特雷里奥斯 省,120多万英亩(约48.6万公顷)森林到2003年被全部夷为平地,而到这个时候,政府才终于颁布毁林禁令。
    (摘自威廉-恩道尔《粮食危机》 第八章 P148)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2-02-07 15:02:02

主题: 为了保护中国的粮食安全,必须开展全民的反对转基因食品运动!
在来自华盛顿和WTO的巨大压力下,转基因已经从后门进入中国,不知不觉,今天中国消费的大豆80%以上是进口的,而100% 进口大豆都是转基因的!而且差不多所有的大豆是美国孟山都公司的。

这些大豆喂养了中国的动物,也给中国人吃了。即使这样渗透中国的食物链,对西方强大的农业综合企业和转基因背后的金融界来说,还是不够,它们想要的,是中国整个的国家食物主权。

这场争夺控制权之争的一步,是“把中国自己的”转基因作物种下去,但这是最危险的一步:它被说成是“中国的解决方案”—解决粮食供给的方案,并且还是回答美国农业综合企业挑战的唯一方案。绝对不是!

转基因的毒害也许还可以争论,有证据显示它的好处基本上是虚构的,是以美国孟山都公司为首的西方粮食巨头的广告词!为了未知对人体,环境的损害在中国推广无益的转基因粮食将非常是愚蠢的作为!某些‘科学家’为瘾头小利,妄言转基因百利无一害出卖中华民族利益,其心可诛!

反而,打赢这场战争要靠全民反对转基因食品,堵住西方靠转基因来入侵中国。我们要督促农业部,卫生部清除内部汉奸,我们要唤醒民众,开展全民的反对转基因食品运动!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2012-02-07 14:40:26

主题: Re: 中国大豆的困境
对,美国的东西都很难吃,就是应为他们农作物畜牧业过于工业化
过欧洲的可能都发现欧洲乳制品比美国的香很多
现在中国60%的大豆都是进口转基因大豆
为了保护中国的大豆品种和种植,我们必须在现阶段开展全民的反对转基因食品运动!

【 在 fengqi (道听途说) 的大作中提到: 】
: 进口大豆也不见得就是质优价廉,美国大豆加工的食品根本没有豆香味。豆腐做出来都
: 感觉味道不好,不像国内豆腐和干豆腐那味道叫一个香。豆浆也是如此,在美国自己做
: 的豆浆里面,豆香味非常淡。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Military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