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诙谐老人
作者: huixielaoren
域名: blog.mitbbs.com/huixielaoren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61001000000 ~ 20161101000000


2016-10-17 09:22:01

主题: 这样测量血压是错误的!
卧位、立位、左侧卧位、右侧卧位、袖带过松或过紧、肥胖患者不使用大号袖
带、听诊器胸件置于袖带内等不规范的血压测量方法均可显著影响所测得数
值,临床工作中应予避免。



关于血压的规范化测量,我国指南均有详细介绍。但在临床工作中,医护人员
对于血压规范化测量的重视程度仍不够。如果血压测量数据不准确,会对正确
的诊疗方案的制定产生很大影响。

对于临床上常见的影响血压测量结果的因素,我们的研究生以老年高血压患者
为基础进行了研究,其主要发现如下(各种体位时均测量右上肢血压,本文所
提供的数值均为收缩压的差异):

1. 坐位法血压值较卧位法降低约 3 mmHg;立位测量较坐位降低约 5 mmHg,较
卧位降低 8 mmHg。即卧位>坐位>立位。以上差异均具有统计学显著性。

2. 右侧卧位较平卧位增高 5 mmHg,左侧卧位较平卧位降低 16 mmHg。均达到
统计学显著性差异。

3. 听诊器胸件置于袖带内时收缩压较标准坐位法降低 4 mmHg,差异有统计学
意义。

4. 隔薄衣(厚度 <1 mm,如薄衬衣)法血压值与标准坐位法测量值无显著差
异。

5. 电子血压计(臂式)与台式汞柱血压计(标准坐位法)测得数值无统计学差
异。

6. 臂围 ≤26cm 的老年高血压患者用常规袖带测量较用大号袖带测量增高 5 
mmHg,臂围 ≥27cm 的老年患者用大号袖带测量较常规袖带测量值降低 4 
mmHg。二者相比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7.以 30 例行冠状动脉造影术的老年患者为对象进行的研究显示,无创血压较
有创血压降低约 9 mmHg,达到统计学显著性差异。

上述研究表明,卧位、立位、左侧卧位、右侧卧位、袖带过松或过紧、肥胖患
者不使用大号袖带、听诊器胸件置于袖带内等不规范的血压测量方法均可显著
影响所测得数值,临床工作中应予避免。门诊环境下,为方便患者,可以允许
患者穿着薄衣物(如厚度 <1 mm 的薄衬衣或薄秋衣)进行测量,这对所得结果
影响不大。

【附:血压的规范化测量方法】

1. 选择符合计量标准的水银柱血压计,或者经过验证的电子血压计。

2.使用大小合适的气囊袖带,气囊至少应包裹 80% 上臂。肥胖者或臂围大者应
使用大规格气囊袖带;儿童应使用小规格气囊袖带。

3.测血压前,受试者应至少坐位安静休息 5 分钟,30 分钟内禁止吸烟或饮咖
啡,排空膀胱。

4.受试者取坐位,最好坐靠背椅,裸露上臂,上臂与心脏处在同一水平。首次
就诊时应测量左、右上臂血压,以后通常测量较高读数一侧的上臂血压。特殊
情况下可以取卧位或站立位。老年人、糖尿病患者及出现体位性低血压情况
者,应加测站立位血压。站立位血压应在卧位改为站立位后 1 分钟和 5 分钟
时测量。

5.将袖带紧贴缚在被测者的上臂,袖带的下缘应在肘弯上 2.5cm。将听诊器探
头置于肱动脉搏动处。

6.使用水银柱血压计测压时,快速充气,使气囊内压力达到桡动脉搏动消失
后,再升高 30mmHg,然后以恒定的速率(2-6mmHg/秒)缓慢放气。心率缓慢
者,放气速率应更慢些。获得舒张压读数后,快速放气至零。

7.在放气过程中仔细听取柯氏音,观察柯氏音第Ⅰ时相(第一音)和第V时相
(消失音)水银柱凸面的垂直高度。收缩压读数取柯氏音第Ⅰ时相,舒张压读
数取柯氏音第V时相。<12 岁以下儿童、妊娠妇女、严重贫血、甲状腺功能亢
进、主动脉瓣关闭不全及柯氏音不消失者,可以柯氏音第IV时相(变音)为舒
张压。

8.应相隔 1-2 分钟重复测量,取 2 次读数的平均值记录。如果收缩压或舒张
压的 2 次读数相差 5mmHg 以上,应再次测量,取 3 次读数的平均值记录。



2016-10-12 03:03:28

主题: 法轮功头目李洪志母亲病亡(图)
  【凯风网2016年10月12日消息,记者:厉洁】据悉,纽约时间8月24日,法
轮功头目李洪志的母亲芦淑珍在美国病亡。 

  李洪志自称“宇宙主佛”、“创世主”,他吹嘘“我给常人治病,我根本
就不需要动手的。我瞅瞅你就好了……基本上是手到病除,不管是什么。常人
什么病我都能治,也都能治得了”,因此不让弟子生病后吃药或看医生。如今
母亲病亡,无疑是对李洪志歪理邪说的极大讽刺。但为了继续欺骗世人,芦淑
珍去世后,李洪志一直封锁消息,秘不发丧,并草草处理了后事,直到近日此
消息被曝光。 

 

  芦淑珍

  芦淑珍是吉林省长春市人,1928年10月出生,1951年与李丹结婚,并于次
年7月7日生下李洪志(乳名“小来子”)。据了解,芦淑珍始终不认可儿子借
邪教行骗害人的行为。 

  据李洪志妹妹李萍的前夫孙森伦回忆,1991年5月至1992年3月,李洪志曾
随母亲到泰国,期间因不分担家务,天天沉迷于气功、修炼之类的事,经常遭
到芦淑珍大声斥责,说李洪志“是个光会说大话的东西”。 

  1992年5月,从泰国归来后,李洪志炮制出笼法轮功,自称“八岁得上乘大
法,具大神通,有搬运、定物、思维控制、隐身等功能……了悟宇宙真理,洞
察人生,预知人类过去、未来”。但芦淑珍却当众澄清:“他有什么功啊!他
小时候有没有功我还不知道?你别听他瞎白话”,“小来子是在胡扯、瞎编、
骗人!你们可别听他胡说”。 

  对李洪志及其法轮功从事反华活动,芦淑珍曾多次向周边的人表明立
场:“小来子搞法轮功与共产党作对,我没有参与。” 

  近年来,芦淑珍更是多次对周边人说:“他根本就不是佛,他自己最清
楚,就是常人一个。”“别把他捧高了。” 

  芦淑珍也一直看不上李洪志的妻子李瑞,曾多次当着法轮功高层骨干的面
斥责李瑞,导致婆媳关系十分紧张。 

  鉴于以上原因,李洪志夫妇对芦淑珍耿耿于怀,但又十分忌惮。2012年5
月,李洪志的大妹夫李继光痴迷法轮功患病死亡,李洪志便找借口安排芦淑珍
与妹妹李君到纽约法拉盛居住。在芦淑珍晚年,李洪志夫妇极少过问母亲的身
体状况,芦淑珍想见李洪志一面,必须自行前往纽约郊县的法轮功总部。大女
儿李君一天到晚忙于化妆品生意,也很少陪伴母亲。 

  2016年8月18日,芦淑珍突发脑中风。面对母亲病情,李洪志束手无策,在
弟弟妹妹一再哀求下,才悄悄将其送进纽约一家医院治疗,但终因病情严重,
于24日凌晨病亡。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