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客家女的家园
作者: allmeee
域名: blog.mitbbs.com/allmeee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90101000000 ~ 20190201000000


2019-01-30 18:25:03

主题: 鸡同鸭讲“诗”的故事
对牛弹琴只是让人郁闷,“鸡同鸭讲”会使人啼笑皆非。

粤语里,“鸡同鸭讲”比喻双方言语不通,不能交流;也比喻双方意见分歧极
大,没有共同语言,谈不来。

我和我家先生,从语言方面来说,可以用普通话,粤语,英文交流。可是,我
们没什么共同语言和爱好。平日的闲聊对话,很多时候是“鸡同鸭讲”。

今年元旦,是我人生中的第一个空巢新年。新年过后的第二天, 早茶时间,我
觉得家里有些闷热,于是冲了杯茶,到家后院凉亭里吹吹凉风。

面对着珊栏外树林中飞来飞去的鸟儿,看着树梢上空随风飘过的彩云,我想到
了正在远游的两个儿子。想着,想着心中有了这样一组短句:

 

看夏,树木挺拔,绿叶葱葱。

思念,如夏日炎炎,情意浓浓。

 

去看世界,旅程遥遥。

儿子,儿子你是不是乐不思蜀了?

 

彩云多姿,随风飞舞。

恰如,恰如我那思绪飘飘!

 

现在是我们南半球的盛夏,天天三十度左右。心想,就名这组短句为《看夏》
吧。

心稿好了,赶紧回到屋里取纸拿笔记下,然后兴致勃勃地读给在看手机的家中
领导。读毕,见先生没有什么反应,我带些得意问到:“我写得怎么样?”

“哎,不就是‘我想儿子了,儿子不想我的意思吗?’ 简单一两句就完了。说得
那么复杂干什么。” 

一语道破,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平时算得上能说会道的我,这时候也词穷
了。

我还没有来得及说句什么,先生伸出一只大手,用力一摆,拨开我刚凑过去的
身躯,他同时把他自己的头歪到远离我那一边,继续说,“我最怕人家读诗了,
听不懂。”

明明知道先生不喜欢听人家吟诗叹词的,我又自找没趣了! 

先生说我这是”诗”,真的是大大抬举我了。

我不懂唐诗宋词,不懂押韵,不懂格律,我只是喜欢随心写写短句。

虽然说,浓宿的不一定是精华,我还是想把海量的思念浓宿到短句组合里。

给先生读我的短句组合,就是“鸡同鸭讲”。

不是吗? 鸡与鸭对话,一方“咯咯咯”在念,一方“嘎嘎嘎”不想听。

我想儿子,思绪泉涌,鸡跟鸭讲讲不通,只好继续拿起我的笔,自己在纸上“咯
咯咯,。。。”了。

《慈母心》

风起时,

我默默地祝福,

祝福儿子停靠在了安全的港湾。

 

雨来临,

我心中念念,

希望儿子刚好找到了避雨的屋檐。

 

我想儿子,我把思念寄托在毫无头绪的短句中。 我想到了电影里那些母亲煤油
灯下细细缝的低头身影,我想到了我自己带着伤手在键盘上不停敲打的心情, 
于是又多写了两个短句:

 

旧时候,

深夜里燃烧着的煤油灯芯,

是母亲牵挂着的心。

 

今日时,

键盘声声,

长江黄河流水滴滴,

书写着深深母子情。

 

也许看我好久没有说话。这时候先生在沙发那边大声对我提议:“你还不如把今
天你读诗给我听这件事,写篇文章,可能看的人还多一点,看文章的人还是有
的。谁会读诗呀?”

讲得有道理呢!

既然“鸡同鸭讲”没意思,那我就上网来讲鸡同鸭讲“诗”的故事吧。

网上大家可以随缘呀。

在网上“咯咯咯。。。”也不会成为家里的噪音,不会烦到家人。

投稿文学城也是先生鼓励我的。有今天这篇文章应该感谢先生的提醒,

同时借此机会,我想感谢网友们对我的支持。谢谢你们,祝福大家新年健康,
平安,幸福、

 

写于2019.01.02 晚, 修改于2019.01.24 & 25 澳洲家中。



2019-01-23 22:09:56

主题: 我的小城故事
居然回到了基督城这个故事多多的小城,那我也想记录和分享一下我自己在这
个小城的故事。

这次回来,发现小城里多了很多华人。华人多了,活动就多了。回来的第三
天,也就是12月16日,星期天,晚上,老友Tina带我参加了一个华人圣诞新年
舞会。

我们到了场地的时候,舞会正在进行中。Tina带我来到一张靠近舞池的大桌子
旁坐下,桌上摆了VIP的字样。

Tina是晚会组织人之一。来之前了解过,今天还会有几位老友到场的,七八年
没有回来了,真的好期待见到老朋友们。

舞场的灯光黑暗,大家眼光都集中在舞池那些跳舞的人身上。我也静静地坐
下,观看舞池里欢乐的人群。

观看跳舞的同时,我注意到我的右手边不远处坐着一位前老友XW。之所以说是
前老友,是因为以前经常在一起吃喝玩乐,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们失去了联
系。

到了一首舞曲结束的时候,我站起来,对身旁前老友XW说:“你好,XW,好久不
见了!” 她也站了起来,和以往一样矜持,轻轻对着我笑着说:“哦,哦,是你
吗?真的是你吗?”她很吃惊看见我的出现。

互相间太久没有联系,突然见面,前老友好像有些尴尬。她告诉,我她刚从澳
洲回来。从微信朋友圈我知道她常去她一个好朋友那里了,她那个好朋友住的
地方离我家很近,也是前老友。

这几年自己的事情很多,跟很多朋友都少联系了,也就有了不少前老友。

XW以前来过我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她到澳洲就没有联系我。家家都有一
部难念的经,她没有联系我,一定有她的理由。她没说,我也没有必要多问
了。

到了我这个年纪,凡事都应该随缘了。

于是我转了话题,问起她两个孩子的情况。她说她老二大学快毕业了。我听说
后连说:真好,真好!记忆中的小男孩,现在上大学了,我真心为她高兴。

前老友接着告诉我LL最近结婚了。我还是说“真好,真好。” 这时候我确实有些
词穷了。大家都多年没有联系了,我一下子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LL也是一位多年没有联系了的前老友了。再说,LL的故事以前就特别多,听到
她再次新婚的消息,一点都不稀奇了。

为了打破僵局,我接着笑问:“那新郎还是原来那位吗?”“哈哈,不是哈。”凭
着以前的熟悉关系,我继续笑问:“那你老公还是原来那位老M吗?”。“是呀,
哈哈哈,没变没变。”

这样一阵互动和哈哈大笑之后,我们好像回到了从前在一起嘻嘻哈哈的日子。

觉得我们八卦吧?女人之间,不都这样吗?

八卦是小城故事的精髓!我是入乡随俗呢!

我们正欢乐地聊着小城一件件故人新事的时候,走过来另外一位熟人QY,她很
快认出我了, 我们聊了几句家常。她知道我喜欢跳舞,听到舞曲再次响起的时
候,就把她老公ZH先生从桌子对面叫了过来,让他陪我跳一下。

ZH是一位电机专家。他今晚穿着好像没有烫过的条纹衬衣,西装裤, 是中规中
矩那种男人的装扮。

当时播放的是中四,我们走到舞池边上的时候,那首舞曲已经播放了差不多一
半了。他不慢不快地带我踩着基本舞步,我不急不缓地跟着。

一般来说,跳着舞的时候,我是讨厌跟舞伴聊天的。我喜欢集中精力听音乐,
尽情地把自己陶醉在舞曲之中。

可这首舞曲,实在使我觉得无聊,我就主动说起话来了。 我对ZH先生说: “你
好像不认得我了。”

“我是不认识你。”好直白!他说话的时候毫无表情,也没有看我一眼,当我不
存在似的,像是回答机器人似的!

他继续带我踩基本步,这种舞步,谁都不需要特别专注了。于是我就打算逗逗
这位理工男。

你不想跟我搭话,我更要说。

接着,我不冷不热地说:“你不认识我,可我认识你,那你认识某某某吗?”我
说的是我的中文名字。

“认识呀,她的老公叫KV,她和她老公去澳洲了。”他这次说话的声调稍微高了
一点点,有了点像人在说话的感觉。

好吧,你认识以前的我和我的老公,却坚持不认识眼前的我。我还有什么可说
呢?

感恩那首舞曲很快结束了。他回到了那桌子对面的凳子上坐下,我坐到了桌子
这边他太太的旁边。

我告诉她太太:“你先生不认识我了,不过他认识某某某 (我的中文名
字)!”他太太乐得不行。 我本来就跟这位先生不熟悉,他不认得我了, 也没
有什么奇怪的。

 这时候老友Tina介绍了一位她的一位朋友带我跳舞。刚好是一首华尔兹,我还
是蛮喜欢的,这位男士很会带,我感觉得很轻松,华尔兹我也还算熟悉,于是
我尽情投入,享受华尔兹的唯美起伏,优雅舒畅。我深深地把自己陶醉在舞曲
中,跳完舞了也忘记那位男士叫什么名字了,刚开始的时候他自我介绍过的。

在舞池中见到了很久以前就认识的华裔舞友Ken。 Ken是一名飞机工程师,业余
时间非常沉迷于拉丁舞,在这个小城的拉丁舞社交圈里还小有名气,大多数圈
子里的人都认识他。他一见到我就认出我来了,还介绍我认识了两位他的舞
伴。

Ken后来带我跳了两首快速拉丁舞,真的很爽呀。

开心的舞动可以使我忘记自己,忘记脚步,忘记刚刚听到的那些小城故事,让
我的身心无拘无束地跟随着音乐跳跃,奔腾。。。

到了舞场的中间休息的时候了。我再次回到我的椅子上,这时候看见桌子对面
坐下来了另外一位老熟人JF,我跟她打招呼,她只是点了一下头,见她好像完
全不认识我似的。我就直说了:“我认识你。”

“你认识我?”她吃惊地用手指着她自己的胸口说。

“是呀,我认识你。”我坚持着,其实我当时一下想不起她的名字了。

我又说了我是某某某,她开始有些不相信。不过,一会我们就再次熟络起来
了。

时过境迁,小城没有多少变化,我变老了。熟人或已疏远,或已互相忘。

舞会结束了,回到弟弟家,我冲进卫浴,打开灯,照着镜子,我先用手摸摸我
自己脸,然后盯着镜子,看着岁月在我脸上留下的痕迹。

哎,核桃纹实在太多,太深了, 能怪小城的那些熟人不认得我了吗?

夜深了,我该睡觉了。

小城的故事继续着。

我今晚的小城故事该暂时画上一个句号了。

 

2018.12.16深夜心稿于新西兰基督城,2018.12.27 笔录于澳洲家中, 再次
修改于2019.01.19早 澳洲家中



2019-01-18 18:10:35

主题: 女人日记,男人勿看!
女人日记,男人勿看!

女人日记,男人勿点开! 受伤自负!

《星期一开心日记》

今天早上按预约时间到医院影像科检查身体。

因为离家不远,我决定走路过去当做今天的运动。

天气很热,就提前出门了。

 等待室很安静,只有一个病号坐在最远的角落里读着一本杂志。

我直接走到了报到处,接待我的工作人员是一位三十多岁的胖胖女士。

打过招呼后,我跟她说 : “我早到了点。”

 她笑容满面回应着:“我们喜欢人早到。”

接着她按常问我地址电话有没有变化,我回答她:“什么都没有变. “

然后她抬起头来笑着问我: “ 你的丈夫kv作为你的联系人也没有变?”

看她慈眉善目的,我笑眯眯地摇着头,打趣说:“没有变,没有时间换丈夫, 
哈哈哈,我太忙啦。”

“哈哈哈,我也懒得换丈夫,哈哈哈,没有时间。”她笑得很可爱呢。

“哈哈哈,不值得浪费时间哈!”

“非常赞同!哈哈哈,其实都差不多哈。”

我拼命点头同意!还加了一句也许会深深伤害男同胞们的话:

“ 是的,是的,天下乌鸦一样黑!哈哈哈。。”

我知道不应该这么说的,不过,没有忍住, 说了!

心里话呢,哈哈哈。。。

那胖胖女士和我一致认为:真的,不如多花点时间爱自己!

。。。

哈哈哈,两个陌生女人也可以成一台戏!

我们俩都笑得非常开心,笑一笑十年少, 有什么不好呢?

因为整个环境都非常安静,我们不得不尽量压低声音,好在周围没有其他人
在。

这里医院的工作人员都非常友好,我真得很佩服他们在这么紧张而非常沉闷的
环境中还能经常保持微笑, 还时而在忙碌的工作中不忘记添加点幽默。

这是一家公立医院,对澳洲和新西兰人民所有服务都是免费的,包括住院的一
切费用都是免费的。工作人员都很负责。 医院有很多义工在帮忙病人和家属。

医院行政部门也很贴心,在医院的走廊,等待室还经常变换不同的艺术品,让
大家有个比较轻松的环境。 上面的拼图就是成列在那些公众地方的艺术品。

这个接待处的附近墙上,有一个“感谢树” – 是病人挂在上面的感谢条。

因为大家的努力,冰凉的医院多了几分温暖。因为大家尽责尽力,这个社会才
这么和谐。

我的今天也因为遇见这么幽默的工作人员而很开心。

希望女同胞们读了我这篇日记也一样开心。女同胞们都开心了,天的一边就亮
堂了,另外一边也可以被衬亮堂的!社会就会更加亮堂啦!

感恩开心的星期一,感恩这些辛苦付出的医务工作人员,向所有医务工作者致
敬!

感恩能居住在澳洲这样一个高福利的国家。 感恩老天的厚爱。

 

2019.01.14 星期一晚写于澳洲家中



2019-01-14 01:11:56

主题: 我的第一空巢新年
刚刚过去2019新年和除夕, 是我和先生度过的一个空巢新年。

空巢的滋味,真的有点空空如也呀!

我并不是耐不住寂寞的人。我可以一个人在家呆很长时间,也经常一个人出去
旅行。

儿子从上大学就离开家住了,平时也很少回家,其实我已经很习惯平时的空巢
了。

可这是过年呀!空巢的年节,这是第一回!

孩子大了, 他们有了各自的天地。 大儿子跟他女朋友去了塔斯马尼亚野营。
他们俩平时都上班, 一有假期就去旅行。小儿子和他女朋友已经出门有半年多
了, 还在旅行之中,前几天刚刚逛荡到了啪嗒高尼亚。

以前的我,以为长大的鸟儿总会飞回来。其实并非如此, 鸟儿长大了, 找到
了他们栖息的地方。家,已经不是他们现在心安的地方。

他们年轻,他们喜欢飞翔。世界那么大,他们都想去看看,我是理解的。如果
我再年轻一回,我也希望到处飞翔。

过年, 对一个家庭来说, 本来应该是最忙碌的时候。 往年, 我们都会忙着
搞卫生,收拾家里,同时还要忙着购买年货,等待儿子他们回来。

小儿子比较贴心, 过去的几年他都会回来陪我们过年, 给我们做年饭。看着
儿子做年饭,是我最幸福的时刻。

今年过年,两个儿子都在千里之外,澳洲的家里就我和先生两个, 本来商量好
了的,今年的年就在家过。

没有外人来,保存平时的样子就可以了。没有必要大搞卫生一场了。

上了些年纪,我们俩吃的也不多了。家里冰箱还有不少吃的东西,连办年货也
不需要了。

这个不必要, 那个不需要,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 我们是轻松多了。

为过年过节忙碌了半辈子的我, 一下有些不适应这种轻松了。

这种轻松,并没有如卸重任的快感,更多的是失落。

今年真的空巢了,家里静悄悄的。更直白地说,  我想孩子了。每逢佳节倍思
亲,不就是这个意思么?

我离开家很多年了,很少意识到过年过节我的父母会有多想我,因为我很幸
运,我的父母总有我弟弟他们照顾着。我那么想儿子们?儿子们有想我吗?

先生好像没有什么感觉似的. 一部手机在手, 过得自由自在的。 他觉得很自
然, 孩子大了, 应该有他们自己的生活。他说他们过得那么开心,那会想起
父母。

也许, 孩子不是出自他肚子的原因吧。

到了12月30日那天晚上,我实在不想那样冷冷清清地过年了。于是改变主意,
跟先生建议:明天我们去参加亚联会的除夕送旧迎新聚会。

在欢乐的聚会中, 见到不少久违了的老朋友和熟人, 也认识了几个新朋友。

唱歌我不会, 跳舞我喜欢。 在那有吃有喝, 朋友见面互相夸夸, 熟人间嘻
嘻哈哈, 不知不觉我忘记了家里的空巢状况, 对儿子和家人的思念也被那里
浓浓的节日气氛淡化了。

聚会从早上十点到下午三点多。中午聚餐吃的是百家饭。 心情好,也就吃了不
少。

回来晚上也不饿了,简单地吃了点青菜送面包,就算年夜饭了。

第二天睡到自然醒,一觉醒来已经是2019年元旦了。

早上起来去跑跑步,外面路上静悄悄的。

在桉树林的小路上 跑了十几二十分钟,一个人都没有看见,平时叽叽喳喳鸟儿
好像也不见了。

难道, 难道,树上的鸟巢也空了?

小鸟,小鸟,你们也像我两个儿子那样乐不思蜀吗?

 

写于2019.01.01 上午,澳洲家中

修改于2019.01.08



2019-01-02 18:19:56

主题: 很特别的圣诞节
当你人生已经过了几十个圣诞节之后,你会觉得每个圣诞节都差不多。

特别是时至今日,大多数人都不缺衣少穿,爱吃什么随时可以吃什么,爱买什
么可以随时买什么。过年过节,已经变得和平时的日子没有多大差别了。

不过,我今年的圣诞节却是很特别,我想记录,我想分享。

首先,是地点的特别: 2018年12月25日的前半天我在新西兰的基督城度过,后
半天我在澳洲的黄金海岸度过。能在两个国家度过同一天圣诞节,不是很特别
吗?

其次,是时间的特别: 我今年的圣诞日子特别长,一共有27小时15分钟。 没
错,不是24小时,是27小时还有多!

是的,老天是公平的,平时他给每人每天24小时。而今年,也许是老天为了奖
励我过去半年多面对疼痛的坚强吧,他委托圣诞老人给了我27个多小时的圣诞
日!

我之所以选择圣诞节那天回来,一是因为澳洲家里只剩先生一个人在家,我不
想他冷冷清清地一个人过节。二是那天的机票便宜呀!

我的飞机是下午2:55pm 从基督城起飞,到达黄金海岸的时候是当地时间下午
3:10PM。 昆州没有夏令时,和新西兰有3个小时的时差。因此我就这样多了3个
多小时。

基督城是个小城,弟弟家离机场只有十几分钟的车程。那天我和平常坐国际班
机一样,提前3个小时到了机场。 旅客不是很多,不过,机场二楼大厅充满了
圣诞气氛,有人弹琴,有人唱歌,那些咖啡厅和商店都开着。

还有圣诞老人带了三四个“圣诞美女”在娱乐旅客,我也凑热闹,上前和他们合
照了一张。孩子大了以后,就没有跟圣诞老人照过相了。今天好心情,给自己
一张留念吧。

国际出发的旅客不多,过海关,过安检几分钟就通过了。过了关口,旅客更少
了。大厅的一边有一个挺大的儿童游乐圈,只有两位小孩在玩耍。

看看墙上的大钟,知道离出发时间还有差不多有两个小时。于是我捡起童心,
在儿童乐园那一片很大的海洋和动物世界的背景墙前,玩起自拍。

不久,那两个孩子也走了,游乐园就剩我这一个“老儿童”,我把手机架起来,
从各个角度和海豚,山羊合照。和海豚玩耍,和山羊儿戏,还有在丛林中穿梭
的效果图,看起来不错呢!

老童玩转小儿乐园,也是很特别的时光了。我自娱自乐,一直玩到差不多登机
时间,真的很开心。

我很感恩,感恩老天的厚爱,感恩圣诞老人的慷慨, 给了我一个很特别的圣诞
日子。

 

微信稿件写于2018.12.25, 博客稿件修改于2019.01.02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