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莫把运气当才气
作者: YangYuying
域名: blog.mitbbs.com/YangYuying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220101000000 ~ 20220201000000


2022-01-09 23:03:05

主题: 评福山的1/6事件新作
年近古稀的史丹福学者弗朗西斯.福山(Francis Fukuyama)被大家认为是社会科学的大师。他1月6日在纽约时报发表了一篇文章,名为“美国民主走向衰落的那一天”。该文谴责川普一年前(1/6国会大厦遭冲击事件)煽动暴力,破坏美国民主。福山在文中痛心疾首的表示,因为老川胡来,导致美国国内的民主出现问题,以至于连其他国家的竞选都开始出现争议。然后俄罗斯和中国也跃跃欲试,想争夺世界领导权。遗憾的是共和党不能像抛弃尼克松那样抛弃川普,于是美国的民主陷入困境,世界的前途也一片灰暗。(全文如下:https://cn.nytimes.com/opinion/20220106/jan-6-global-democracy/dual/)

纽约时报发的文章,自然不能期望他们说老川的好话。说实话,本人没有意愿,也没有能力讨论1/6事件的是非曲直。这里只想就事论事,评论一下福山这篇文章本身和这个所谓的“大师”到底有多少学问。说实话,该大师在本文中体现出来的水平,还不如鄙人前不久在文学城写的一篇博文《美国这几十年最差总统是谁》。美国社会兴旺繁盛半个世纪,各种矛盾慢慢积累显现,台面上的政客多数都有负面贡献。在不能居安思危的大环境下,肾上腺激素日益高涨的美国人正在走向深重的危机。少量的亚裔在滚滚历史车轮的面前,望洋兴叹,无能为力。福山作为位高权重的亚裔文化人,如果真的忧心这些趋势,就应该客观的看问题,而不是愤愤不平的把所有问题归结为一个叫川普的“撒旦”。

福山此文,将一切问题归于川普。好像没有他,巴西的选举就不会有争议,俄罗斯和乌克兰就不会要打仗,全世界就会欣欣向荣。感觉上是一个美丽的童话里面,只要打败了该死的巫婆,王子和公主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凡是有一定的社会阅历,在美国或者中国工作过的人的水平,就不会相信这种鬼话。

福山相信大多数人民群众是好的,于是他用我们常常听到的“一小撮”(a significant minority of Americans)来形容川普和他的支持者。这本身就是一厢情愿的。好像川普的崛起没有特定的历史和文化背景,而只是一个“傻子碰到了骗子”的小概率事件。如果共和党的政治家们同心协力,把老川灭了,就太平了。问题是他福山的教职不需要大家选举产生;但是共和党的政客,一旦离开选民,马上就玩完。人家心里恨死了川普,表面上也得应付啊。福山让这些政客背离选民意志,去干他认为正确的事情!这,未免太不尊重他自己奉为圣灵的“拜民主教”了吧?!

福山作为占据历史学权威地位多年的泰斗,难道就这点水平?他不懂美国的选举政治?不懂国际政治?呵呵,那就太小瞧这只老狐狸了。

中国以前没有科举的时候,每到重要时节,就需要文人来“献赋”,写得好可以当官。福山,就是这么一个成功的献赋文人。他也可能有点水平,也可能完全没有。但是他写的东西 ,就全部是没有思想的献赋。大家都知道福山出名的第一桶金,是他的1989年的《历史的终结》。这本书的实质,其实就是以科研的名义“献赋”。当年苏联垮台,冷战结束,大家对事情的本质是有争议的。戈尔巴乔夫说:“我们和他们共同结束了对抗”。美国人说:“我们干掉了他们,赢得了胜利”。于是,美国需要一个“诗人之赋丽以则”的学术经典来以正视听。什么人有资格写这些东西呢?华人俄罗斯人不合格,正宗欧裔又有点自说自话的感觉;福山的日裔学者身份正好符合条件。福山想了想,要起一个非常吸引眼球的标题,同时要百分百的政治正确。于是,大概是受胡风同志的《时间开始了》的启发,福山搞了个《历史终结了》。不顾当时绝大多数国家(民主的也好,专制也罢)都还各种矛盾,挣扎的事实,硬要说只要有了民主这把“magic wand”,就能上天堂。

反正福山是暂时把大家镇(怔)住了,然后登堂入室,沐猴而冠,成为了人所共拜的大师。后来他的作品,都是为这本书补漏:某个国家民主实验失败了,没搞好,都是因为我福山指出的民主的要素没有到位,不是民主这个“上帝”不灵。感觉上像林副统帅在七千人大上会强调的“困难恰恰是由于我们有许多事情沒有按照毛主席的指示去做而造成的”。

从以上逻辑来看,就会发现最近福山的这篇纪念1/6事件的雄(熊)文,也是献赋。这次不是献给所有的美国人,而是一半不喜欢川普的左派,和迎合少数左派精英的“只要干掉川普,我们还可以领导世界”的高高在上俯视世界的心理。福山该文中看上去不合逻辑的各种说法,其实不是愚蠢,而是精心的算计,钱理群说的“精致利己主义”而已。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History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