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作者: USMedEdu
域名: blog.mitbbs.com/USMedEdu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70701000000 ~ 20170801000000


2017-07-27 07:35:17

主题: DOPAME: STEP 1 250+ 考经回报医版
发信人: DOPAME (DOPAM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STEP 1 250+ 考经回报医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ul 26 16:20:03 2017, 美东)

医版是中国医生在美考版最好信息来源,我也是收益非浅。理应回报。我的备考经历与
大家共享。 
背景:大龄35+, 转行的AMG。以前国内没有医学和生物背景,在美国工作后拿绿卡然
后读的医学院。

准备时间:   Dedicated 五月底到七月初,大约五周多。
准备的资料: 前两年的学校课程  + Kaplan classroom anywhere 2014 before 
dedicated。
            Dedicated 用 UFAP。
题库和模考: UWorld 一遍 timed random 78%
            Kaplan 一遍 timed random 82% 
            UWSA1: 258
            UWSA2:  250
            NBME 15, 16, 17,18, 19: all 250-260 

STEP 1 其实考的是学生的医学基础知识,基本功好,240+ 是没有问题的。 
所以对我来说,前两年的学校课程是很重要的。最后的五周Dedicated 其实
提高不是很多,只不过学过的再过一遍。我知道这里大多数是CMG,没有前
两年的学校课程这个过程。我向大家推荐一个很好的打基础的STEP 1 课程,
www.lecturio.com, 绝对经典的课程。可惜我用的时间晚了,今年一月试用 
了一下,相见恨晚。如果第一年就开始用,应该可以考的更好, 因为我学校的
课程水平参差不平,而lecturio个个都是精品,紧扣考试,资料都是最新的(这
一点秒杀Kaplan)。 如果pathology 的 A+ 是Pathoma, 那么lecturio就是 所
有的东西A 或 A+。 

如果我是IMG, 让我再来一次,我会这样准备: 
1.    8-16月,lecturio STEP 1部分 + Pathoma
2.    2-3月, Kaplan classroom anywhere + UWorld first pass
3.    1-2月, UFAP

希望对大家有帮助,也期望国人在美行医成功的越来越多,大家互相帮助,良性循环,
越来越好。



2017-07-27 01:40:00

主题: AD:跟随何医生纽约病理实习的经历和感受
跟随何医生病理实习经历及感悟  

AD                


我是一位老CMG,两个孩子的妈妈,我的USMLE考试分数也不高,而且经历过去年的美国病理住
院医match失败。 

通过这一次失败的经历,我感觉除了那些一目了然而且不可逆转的硬伤之外,自己在面试技巧和对
病理医生这个职业本身的理解和感悟上有很多有待提高的地方。 因为不想轻易放弃,所以,在今
年六月份完成了step 3考试之后,我又开始着手准备病理临床实习和面试辅导,以弥补自己
package的不足,为即将到来的2018季的病理住院医申请做准备。
 
去年我曾经有过一个月的病理见习经历,那还是在一个非常正规的大学的病理科 ,由于是自己的
第一次病理见习,对于病理医生这个职业并没有深入的了解、而且老师们也很忙,没有时间为我耐
心讲解,我感觉那一次的见习完全是蜻蜓点水,只学了个皮毛。这一次,我决定改变策略,我想有
所不同,于是决定慕名而来到纽约,师从远近闻名的何刚老师,开始了为期一个月的深度个体化的
外科病理实习。                                                                                                                                                                                                                                                                                                                                                                                                                                                                                                                                                                                                                                                                                                                                                                                                                                                                                                                                                                                                                                                                                                                                                                                                                                                                                                                                                                                                                                                                                                                                                                                            
 
这一次的病理实习主要是每周在三到五个地方轮转,包括:pathology diagnostic lab, community 
hospital 病理科和private endoscopy clinic。通过在这几个不同settings的实习,可以更加全方位的
了解病理医生在patient healthcare里所扮演的角色。因为作为一个病理医生,将来不仅可能在大学
医院里做临床、教书和科研,也可能在一个community hospital里工作,或者将来从事private 
practice。
 
首先说说实习所学到的hand on部分:我不仅了解了切片的制作流程,从标本的接收和登记、
grossing、固定、脱水、包埋、切片、直到染色,并且自己亲自做了五十例以上的grossing (包括 
skin,nail, colon polyp, stomach & esophagus biopsy, knee shaving),亲自手工切制石蜡切片和
冰冻切片,还做了尿液的细胞学涂片及Pap染色,组织切片的染色。

此外,何老师还让我们学会如何使用几种不同公司的软件进行外科病理和细胞学/FISH诊断病例的
sign out,也给了我和同期的实习生做preliminary sign out 的宝贵机会。Preliminary sign out完全
是一个主动学习的过程。例如,对于何老师已经讲解过的结肠息肉的tubular adenoma、
tubulovillous  adenoma和hyperplastic polyp,我自以为已经掌握,知道如何在镜下识别了,但是
在当何医生让我自己独立看片子和preliminary sign out的时候,才发现其实还是没有真正搞清楚,
仍会混淆这几种不同类型的息肉。而经过何老师对着镜下观察到的具体病变的不同形态特征、不厌
其烦的数次讲解和对比,对知识的理解和记忆尤其深刻。
 
其次,说说对病理医生这个职业的感悟:

通过跟随何老师这一个月的实习,我感觉病理医生在patient healthcare方面,扮演了一个极为重要
不可或缺的角色。疾病的病理诊断不仅是一个rule in 的过程,而且是一个rule out的过程。比如,
在食道下段的活检镜下所见嗜酸性粒细胞计数小于18-20/HPF时,结合病人的临床表现和内镜下所
见,可以诊断为胃食道反流性疾病(GERD),给予抑酸剂治疗。如果嗜酸性粒细胞大于
20/HPF,病理医生应该建议内科医生检验血中嗜酸性粒细胞水平,如果并未增高,并且结合病人
临床表现,可以排除原发性高嗜酸粒细胞血症,此时可以活检食管中上段,如果镜下嗜酸性粒细胞
也大于20/HPF,可确诊为嗜酸性粒细胞食道炎,给予激素治疗。

另外,我还通过和内镜科医生沟通,了解了病人的病史、体征和疾病在胃镜下大体所见。就这样,
我不仅对于疾病本身有了整体的认识,而且学会了如何与临床医生沟通,指导临床的诊断和治疗。
 
另外,病理医生需要有很强的责任心。记得实习的时候,何老师曾经在一个病人的胃粘膜切片里显
微镜下见到了印戒样细胞,何老师立即想到了要排除diffused type gastric cancer。他随即与临床
医生沟通,得知病史和查体所见并不支持癌症诊断,他随后又检测了几个癌症标记物,CK7,
CK20和mucincarmin均为阴性。这时他还是不放心,决定与业内一位非常有经验、著名的胃肠病
理医生联系,进行二次切片会诊咨询,证实鏡下所见的印戒样细胞是机器切片和染色操作引起的
artifact,从而正式排除了癌症可能性。每一个切片的背后都是一个鲜活的生命,通过这个事例,何
老师向我生动地展示了做为一个病理医生关爱生命,关注细节,一丝不苟的工作态度,从而避免了
对病人进行不必要的手术治疗。
 
另外,关于何老师的面试辅导,我的收获也很多。因为何老师经常开车载着学员奔波于几个不同的
诊所和医院,每周都有几个小时的时间花在路上,所以他充分利用了车上时间,对学员提出的面试
中可能遇到的各种比较难以应对或刁钻问题,进行了非常中肯的、有个体针对性的解答,不仅是面
试问题,在住院医申请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比如如何写personal statement,甚至病理专业大学和
社区医院的不同program特点、申请和面试时不同应对策略等,他都给予非常中肯和具体的建议。
 
何老师的淳淳教诲,深深地启发和感染了我,这一个月实习的收获,绝对不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
的。他理解我在这条路上一路走来的艰难,因为这条住院医之路,也正是他作为一个大龄CMG亲
自走过的; 他希望我成功,实现我自己的梦想。我将会铭记何老师的教诲和鼓励,信心满满,继
续勇敢前行。

在这条路上我不再孤单……


7/26/2017 于纽约 皇后区
美国病理会诊中心:
http://ampathology.com
美中医学教育网/网络老刀会:
http://physicians.cmgforum.net,   
http://dok.cmgforum.net



2017-07-15 14:09:43

主题: JJL:美国内科/病理实习小结
美国内科/病理实习小结

JJL


在美国两个月的内科和病理实习一转眼就结束了,来去匆匆忙忙,经历和心得小结如下。

 
入关
 
20116年年中,联系了何医生和Lisa敲定17年年初来纽约实习。然后就办理签证,第一次被拒,经
何医生办公室给予领馆相关文件和亲自去函说明,数月后,第二次顺利过签,订票,收拾了行李,
16小时左右的时间就从上海到了纽约。

曾担心自己英语不够应付,不敢坐转机的航班。后来去田纳西的时候还故意借着订票给客服打了好
久的电话详细询问了各种细节(客服的口音锻炼听力),不过仍在芝加哥着慌了一下,以为自己没
有赶上航班。其实是纽约和芝加哥有1个小时的时差。这些问题是容易解决的。入关后,Lisa一家
人在机场接我去了家庭旅馆。很感谢Lisa一家人照顾我。
 
开始实习
 
安排:
周五医院病理科,其余时间在J医生胃肠诊所,晚上去NPDx Lab(独立病理医生的病理病理诊断实
验室)。

第二个月是周五医院病理科,周一三去Dr.K胃肠内科诊所,二、四、是在病理诊断实验室。第三个
月在田纳西的肿瘤中心。
 
第一天上车后,何医生声明必须说英文。导致条件反射,日后在何医生车里说中文都会别扭。听闻
后来何医生要对实习医生进行电话面试,如果没有这段车程的强制交流,我想自己可能也不能通过
电话面试。这段车程是很关键的一段。答疑解惑,通过医生多年的经验视角认识美国,尤其是真正
的面对面、一对一。

苦于对事物的看法不能用英语表达,其实与美国人交流的时候也是这样的困惑。当与美国人交流天
气、食物这些可礼节性交流的内容,皆是泛泛而谈,自己不能够表达自己真正的想法,对方也理解
就顺势谈论大众化言论。表达上的不足是可以通过交流习得,而表达本身是自己思维的体现,需要
自己平时的积累。另一方面,口音也是各不相同。Dr.K患者大多数是说西班牙的南美裔,医院病理
科的操作员是埃及裔、PA是香港裔ABC,实验室里的菲律宾裔和白人以及ABC员工。感受是,遇
见不同的口音需要适应一会儿,也能从对方的口音了解大概的背景情况。相同的,对方也对我的中
国口音有一些感受。慢慢说,不用急着吞音吐词、手舞足蹈,交流都是慢慢地逐渐地完成的。
 
医院的安排是早上和技术员一起工作,下午和何医生看片子做笔记。J医生诊所是一天门诊,一天
胃肠镜,周日休息半天。周三中午会去医院。实验室是AP病理科的全部流程,观摩和制作。肿瘤
中心是4天的门诊。
 
在我的实习经历中,上班开始后节奏都是很紧凑的,并不轻松。头一个月也有刚来的适应期,每次
下班后回家倒头就睡,接着醒来后才洗澡做饭。偶然也有情况病人很少,不多。

 
患者、医生、员工
大体上患者的关系比较融洽(提及这一点不是要和中国的现状比较),要花费大量的时间和患者在
诊室内交流。就胃肠和肿瘤科而言,模式是护士在诊室内采集好基础信息后,医生来诊室问诊。一
个医生大约有2-3个诊室。相关检查或者治疗,需要病人预约或需联系保险公司确认。遇见过复诊
的患者,住在隔壁的患者,装病的患者,丢药的患者,也有末期采取姑息疗法的患者等等。记住来
访的患者在我看来是一个简单让自己投入实习的方法。
 
有意思患者1
患者母亲来例行胃镜筛查,期间提及其小儿子机智有礼,希望医生跟进其子的乙肝治疗。医生表示
此患者不来履约复诊,也不配合制药公司免费药物的血检,同时保险的co-pay部分也不愿意付。我
以为是年轻人20多岁刚刚开始工作情有可原,一周后一50岁患者前来复诊完美匹配其背景。后可
能由于母亲压力,在我离开前都按时来复诊。

当面对患者的时候,面对的是一个完全的社会人,不是某疾病的宿主。他有各样的社会角色,行为
背景。所以冷静的点评其行为并不能解决问题。也正是因为这些背景才让我对他们印象深刻。当
然,受教育程度高的患者也并非完全的配合。接纳真实的现实。
 

有意思医生2
当天由于有儿童胃镜,临时换班。麻醉医生正在学习西班牙语,个人感染力强,遇见西语裔患者额
外赠送一首西语歌。同时遇见一患者询问今天的术后是否会收到麻醉的账单。来美之前就听闻西班
牙语裔是基数很大的人口,还信誓旦旦的下载了几集课程。结束实习后也只学会打招呼。
 

有意思患者3
父子二人前来看病,预约了几日后的肠镜。当天傍晚来电话说药房不提供其保险,需要换药房。第
二天又改日子。一个月后当我在另一胃肠诊室时,又遇见这对父子前来预约肠镜。此事一直未明其
动机。
 

有意思患者4
精神抖擞的小老头(非贬意)会以评论今日的医生着装开场。也有感激而留下结婚纪念照片的患
者。
 
与患者交流的方式,远比这些病例收获大。看人说话的语态,可以了解他的思维方式以及为何说出
这些话,这是书面语言不能全然体会的。实习的经验不只是看病人、融入文化、接受专业培训,更
多的经验是对自己的反思,对带教医生的学习。当然也有对同行实习医生的学习。比如,结束实习
的时候,田医生和员工都给我送了贺卡。我光顾着感动并未认识到这一文化差异。直到参加5月的
老刀会上,看到本期学员送上了贺卡、花,才提醒我注意融入社会和文化不只是嘴上说脑里想,实
际也要做出来。

 
有意思患者5:
Jehovah's Witnesses(耶和华的见证者)。此患者着装并无特殊,但拒绝输血是此教会的某一准
则。教会文化和多族裔,一直会出现在生活里。周五下班路上,就遇见许多犹太教的着装
(kippah,西装黑帽,两鬓都有区别)。

另一个投入在实习的方法是把自己暴露在信息之下。看见不一样的东西,别偷懒,多动嘴问,动手
查询。由于自己性格并非活泼,很容易在与医生的交谈中陷入沉默。这也是这些文字里有大部分为
感悟而非病例的原因。很抱歉让相处的医生、员工主动与我交谈。

 
语言、口音、话题:
口音代表了你的背景,不要惧怕自己有口音。说普通话的也可能是马来西亚人,说粤语的也可能是
东南亚裔。字体也有简繁之差。更多的情况是,病人有口音,需要适应好几分钟才能听懂。这也是
从电话客服中得到的启发。

安全的话题有新总统、猫狗宠物、家乡的食物,曼哈顿和家的差别,其他地区和纽约的差别,但是
这些话题泛泛,这样的交流也是职业性的礼貌交流。可以从这些入手。但吐槽结婚的时候,可以看
出差别。
语言还涉及书面输入,多练多看。
 

 另一点额外收获:

何医生在我实习期间,布置了许多临床医学尤其肿瘤诊断和治疗最新研究成果进展的文献阅读及翻
译,他审阅修改后由Lisa做出微信版供国内同行分享。而且,由此,给予我机会参与预定国内出版
的《美国肿瘤病理诊断报告模版手册》的翻译工作。得到不少提高。也在我短短的简历中增添了一
笔成绩。


生活问题:
 
来之前最担心的就是住宿,在国内家中的时候怀疑不方便,就没有带电脑,所以本应该早就记录的
内容拖到了现在,多谈自己的看法。看自己的记录,只感叹应当每日记录。

搜索了微博、airbnb、craigslist这些我知道的渠道,发现并不理想,就请Lisa联系了家庭旅馆。之
后在超市的公告栏、诊所、实验室的员工口中了解到,大约一个单间是650美元左右。考虑到自己
没有上班,就一直住家庭旅馆。由此也接触了另一群体的中国人,我不能判定什么。
 
冒险还没有结束。
 
最后,感谢各位。


7/14/2017



2017-07-11 15:34:43

主题: bluetrain: CS考经—主要是教训
发信人: bluetrain ((howmyheartsings)),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CS考经—主要是教训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l  1 20:33:35 2017, 美东)

麦地前辈们关于CS的考经由不少,有很多都写得很切中要害。 所以这里我
不想太多
重复以前大家讨论过的问题, 仅提几点自己的经验教训-很可能是大家容易
忽视的。

先介绍下情况:老CMG,graduation year > 15.  STEP1 and STEP2 CK 
均是
average成绩。全职复习。效率不是很高,前后半年多的时间,但强度较大的
准备约有
3个月左右。
我的英语口语还可以, 但自我感觉临床的基础知识技能还是有不少漏洞。
准备过程中用的材料:FA第五版,Kaplan CS课程的教材,study partner
们提供的一
些材料。
在这里要真诚的感谢一下所有跟我练习过的伙伴们, 大家无私并且直率的分
享各自的
心得,指出各自的问题所在,也使整个准备的过程不过于枯燥。有好几个同学
都已经先
于我通过了考试, 希望其它同学(尤其是好几个家务繁忙,困难重重的老C
MG)也
都能有惊无险的通过这个考试。

说几句关于如何看待这个考试的问题。考试评分分为三个部分:CIS 
(communication 
and interpersonal skill); ICE (integrated clinical encounter); 
SEP (spoken 
English proficiency). 
1)    CIS我强烈推荐Kaplan live course教材中关于CIS部分的讲
解,这一部分
比FA讲的详细――重要的是具体做法的rationales都讲得比较清楚。那么CI
S部分
做好难不难呢?我的答案是在有无限的时间并且不需要在脑子里高速思考鉴别
诊断的时
候,不难(绝对是比较找打的答案)。这也就明确了我们练习要达到的目标――
我们要
练习的在考试的过程中能自然的做到与病人体贴,有效的交流――这个绝对很
难 (你
得做的既不像机器人――想少了,又不像黄鼠狼――想多了。。。)。 
communication skill—既然是skill, 就是需要练习的, 所以practice, 
practice
, and practice. 当然了,态度也要端正。
2)    关于ICE。这一项实际上是在比拼CK的知识掌握得是否牢固。所以
以前有前
辈提到,如果可能,请大家在考完CK之后再去考CS,这点我100%同意――不
多说。
在问诊的时候,什么最难?――我觉得最难的是在有限的时间内问出有效的问题
使得你
在之后写病例时能给出合理的诊断及鉴别诊断。
写到这里我要多说两句FA的用法。FA绝对是你在准备过程中应该花时间最多的
材料。那
FA该怎么用呢?有考完的同学觉得FA上的大case跟考试一点都不像,这个绝对
正确。 
我的感觉是FA的大case是把所有相关的鉴别诊断都揉到一个case里。举个例
子,FA 
case No. 29: 20yo F c/o sleeping problems. 一个case里大约40个问
题,除开既往
史,家族史什么的还有约30个问题是问疾病本身的(这在正式的考试中绝对
是不可能
出现的)。 最后给出的诊断是1. Anxiety, 2. Caffeine-induced 
insomnia, 3. 
Hyperthyroidism. 我觉得开始练习大case时,要做的很重要的一件事就是搞
清楚每个
问题都是在rule in or rule out哪个诊断。然后用这些线索把问题分组。这
些熟悉了
才有可能在考试中快速的把鉴别诊断梳理出来。
看到这里大家可能有些感觉-FA不是用来模拟考试的,主要是用来积累知识和
锻炼思维
过程的。所以如果大case 15分钟做不完也不要太紧张, 但case中每一个问
题都是问
什么病的一定要百分百的清楚。
在开始练习大case前,我会问自己一个问题--mini case们都弄清楚,记牢
靠了吗?
如果没有,那还是应该先把时间多花在mini case上。 打个比方,mini case
就像盖楼
用的砖头,砖没备好, 直接用土去夯楼应该是低效率而且比较危险的。
  3)关于SEP—早动手,请TUTOR, 最重要的是把跟病人交流时的套话总结
好, 能
把这些套话说的清楚明白你就成功一半多了 。

考试那天的经历――time management
我这人天生不是考试型选手。 考试时会紧张――其实即使你自己不觉得紧
张, 潜意
识里多半还是紧张的。第一个case 往往的最容易出问题的—time management
的问题,
 即使你很清楚这个容易出问题, 往往还是会出问题 (大家都知道梅西会
过人,可
一上场还是被过的东倒西歪的)。 所以我建议大家在第一个case 的时间使
用上保守
些,一定要留出做closure的时间, 我就是在这上栽了个跟头, 真心希望
大家别再
犯跟我一样的错误。趟过第一个case, 一切都简单了许多, you tend to 
build 
your internal rhythm, time management is less of an issue. 
对正式考试的感觉, 都是常见的病, 但要做出完全正确的诊断并不那么容
易,原因
就是对一个病,如果有5,6条症状,可能你真的需要把5,6条都问到,才可
能问到
两三条阳性的。 在加上问鉴别诊断的时间, 时间上并不充裕(但还是比F
A那样的
好很多)。这个只是我自己的感受, 欢迎考过的同学多交流。举个例子,
PED, MI,
Migraine(including but not limited to)之类的常见病, 你一定要
把针对每个
病的一套(往往是5,6,7,8 个)问题都问熟,到时候是没有太长思索
的时间的。

最后,做为一个大龄学渣,我还是有惊无险的通过了。说过的这些,很多自己
开始准备
的时候并没意识到, 所以花了不少冤枉劲儿,真心希望大家少走些弯路, 轻
松碾压考
试。
Practice , practice, practice,  and summarize it occasionally.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
间·[FROM: 67.



2017-07-11 15:32:44

主题: 德驻华使馆斥中方背信 疑国安操控刘晓波治疗
德驻华使馆斥中方背信 疑国安操控刘晓波治疗((被阅读 7456 次) 


在国际社会呼吁中国当局放行近期被确诊罹患终末期肝癌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刘晓波出国治疗之际,德国驻华使馆7月10日晚罕见地发布声明,斥责中国方面
背信,对为刘晓波会诊的德国医生录音录像,并有选择地泄露给官控媒体,操
控舆论,有损外界对中国处理刘晓波案例的信任。声明还质疑是中国安全机构
在主导刘晓波治疗进程。

据报道,在美德两位医生7月8日对在沈阳治疗的刘晓波会诊后,中国有关方面
周日晚便通过几个渠道将明显经过剪辑的专家会诊视频和歪曲的翻译内容外
泄。美德医生7月9日发表联合声明,反驳中方刘晓波出国“转运不安全”的说
法,认为刘晓波在妥善医护支持下,可以被安全转运,但必须要尽快进行。

德国驻华使馆星期一的声明还说,中方对德国医生会诊录像录音的做法,违反
了德方会诊前曾以书面形式表达的意愿。声明还表示,似乎是安全机构在主导
刘晓波治疗进程,而非医学专家。

据设在香港的中国人权民运信息中心星期二最新消息,刘晓波的两对兄弟夫妇7
月8日从广州和大连分别前往沈阳时就有公安全程监视,防止媒体等接触他们,
到达沈阳后被“保护”在一别墅内,没有行动自由,手机暂被公安保管。此外,
刘霞及弟弟刘晖也同亲属失联两天。

另有刘晓波亲属表示,有6名亲属想见刘晓波一面,但要依照监狱法规定的程序
提出申请,不过至今仍未获批准。

此外,有报道说,有记者在德国柏林追问默克尔总理早前与习近平主席会面时
是否提出刘晓波及家人希望出国就医,默克尔的发言人表示,基于会谈内容保
密原则不能透露,但强调,默克尔极为关注刘晓波的悲惨个案,希望中方人道
对待。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星期一在例行发布会上被问到中国过去曾让在囚人士出国保
外就医,为何此次不让刘晓波出国,发言人耿爽称,中国不存在让在囚人士出
国就医的先例。面对记者不断追问,耿爽多次重复称,希望他国尊重中国司法
主权,不要干涉中国内政,并斥责记者滥用他的耐性。



2017-07-11 00:35:16

主题: 医网情深:一位大龄住院医生的远方来信
一位大龄、低分、屡败屡战多年、终于如愿以偿进入美国住院医生的中国医生、我的学弟,在他度
过了最困难的第一年后,给我的来信——感谢他对我的信任,给我来信报告自己的进展。他的成
功,大概是中国医(学)生里几乎无人置信的困境之下取得的。他的勇气和坚持不懈的努力深深地
感动和鼓舞着我。与其说我辅导和帮助他,更多地是他给予了我更强烈的震撼和鼓舞。我从他身上
学到和感受到的大概更多。更深刻地理解了:人生,没有栽几跤,没有尝尝苦头,那将是多么乏味
啊……

学弟,感谢你的坚持不懈努力过程及成功给予我的启发和鼓舞,感谢你的来信!

医网情深:一位大龄住院医生的远方来信


Dear Dr. He,

Greetings! I hope this email finds you well.

Time flies. It's been two years since we met at NYC when I did my pathology observation with 
you. It's also the time now I can say that I've survived my first year residency. I thought I should 
write you to give my little update.

I have been doing fine here at my current program. Although there is a lot of work and readings, I 
feel I am now on the right track, rather than struggling in the dark during last couple of 
months......,the only tough thing is my family is far away from me, I have to fly back home nearly 
every month, but my wife understood it and we are working on getting us together. 

I will not forget that you taught me the tricks and tips for residency match on our way driving to 
your office. I've  been very grateful for your encouragement and strong support during my most 
difficult time. I am sure I will continue to look for suggestions and wisdoms from you along my 
career path.

Although I did not speak to you directly for a while, I have been reading your posts on Wechat 
which I am enjoying very much. 

Hope I see you in the near future and hope all the best to you!

Sincerely,

HZ



2017-07-09 12:30:22

主题: 医网情深:装酷“冷漠”与“微笑”的本质差异——在美国行医随感之10
医网情深:装酷“冷漠”文与“微笑”的本质差异

力刀


在微信圈里读了一篇装酷而且理直气壮的“医生,你为何如此冷漠……”雄文
(http://mp.weixin.qq.com/s/bv9x8ndLSYNRcz2Xf_CUMQ),感觉如鲠在喉,随手拍了一砖,评
点道——

“这种文章很扯淡,文内拿什么“心理学”、“明天还有四台手术”来冠冕堂皇一番很是荒唐!此文里表
现出的是东西方临床医生人文关怀素养差距巨大的、生动体现。所反映出来的医生的职业观念和意
识其实究其根源也是医患关系紧张的原因之一!

这篇文章在西方医生看来,根本就是胡扯,反映出作者作为一个大陆医生没有接受过良好人文关怀
教育的结果、这也是国内医学临床教育的最大的短板!其实,仔细读一下“西医医祖”希波克拉德誓
言就可以看出此文的对医圣所言的亵渎!

国内医生,从技术角度看,许多确实很好甚至优秀,尤其外科医生,做手术快而多,可是,医学就
是手术快而多吗!?这是极为肤浅的对现代医学的认识!认真体会一下医圣名言“Cure sometimes, 
treat often, comfort always”,再看看这样的文章所反映的观念是与医学本质的多么大的偏差!意识
不到、没有办法,无法强求。意识到了,不作为已经应受良心和道义的责备、而还要强词夺理找出
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做借口就有点近乎无耻了……。

中国大陆医疗现况尤其医患关系紧张的原因很多,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是一个系统和体制恶性畸
形发展多年的必然结果。治理和纠正也是多方面共同努力动手才有可能解开这个死结。但我只能针
对此文和反映出来的某些医生的观念进行批判。别要求我太多。我一个“美国鬼子“吃饱了撑着关心
一下已经不容易了,其实与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关心多了还遭五毛自干五们骂不说,前两周,贴
了一个评论“住院医生和专科规培条例”不合理之处和评点某医学院士信口开河胡扯八道的微文居然
被腾讯立即封杀!你还要求一个不远万里,心系祖国的“美国鬼子”这样、那样,也太过分了吧?!”

…………

贴了评论文,看了几个群里某些人不屑的反应和强烈的抵触(抵赖)口气,看来问题比我想的要更
复杂了。我本来觉得是很简单的一件事随口评论几句竟遭来某些年轻无知小辈如此抵触,反映出来
的是人文关怀教育和素质这个问题的现实和严重程度。我的评论,我都没想到会让国内某些人还忿
忿不平理直气壮了!那就看看我的美中院长主任交流群里胡大一医生的评论——

“@何刚纽约病理刀客   非常同意你的这段评论!人文教育的缺失是医学教育的缺䧟,人文关坏的
缺失,再好的药片与成功的手术都沒有温暖。行医最需要同情心,责任心和将心比心。医者,看的
是病,救的是心。开的是药,给的是情。很多经历过手术的患者陈述他们真实的感受是在生产线上
走过流程的一台机器,而体会不到自己走一个活生生的有痛苦,有恐惧,有感情的“人”!

…………


我最近带教过的、正在备考美国住院医生的一位实习生的评论留言——

“👍!何老师,我一个月前去参加cs辅导班(这不是一个很火的辅导班),最后一天那里的Dr.S叮
嘱我们说“这是一个医患communication的考试”“确保病人看过医生后/在走出诊室的那一刻就已经
feel better了(其实到那一刻为止,做的只是comforting)。”
…………

还有北京肿瘤医院前胸外科主任,博导张力健的点赞后贴的短文——

学会微笑


说起微笑,有人会说;微笑谁不会,干嘛还要学哪?其实是否会微笑,尤其是在以待人接物为主要
职业特点的职业中,学会微笑极为重要。

记得上世纪80年代,我第一次出国,那是作为进修生到英国的一家大医院学习进修。初来驾到给
我印象深刻的是:不论是上班,下班还是在工作中,你所遇到的人不论认识不认识只要迎面走来都
会面带笑容的说一句:”Hello!”, “Morning!”,“How  are you!”......... 你也要同样面带笑容的回答一
句:“Hello!”,”Morning!”,”All right!”...........。查房或门诊时,大夫对病人的第一件事也是笑容可掬的
问一句“Hello,everything OK?”, “How are you?”。这些单词也是我到英国后使用听说最多的单
词。

曾经有一个当地的老华侨对我说:“张医生你看他们英国人见面总是对你笑,他们的笑是皮笑肉不
笑。”对这种现象我也曾深入地思考过,这种所谓皮笑肉不笑的举动说明了什么?这种社会习惯和
社会文化现象的历史积淀是如何形成的?他的社会效果如何?其实很简单,也许你会不以为然,但
是,一旦你作为一个弱者,作为一个病人,你的医生一见面就满面笑容的向你问好,你是不是马上
觉得非常亲切非常温暖。即使是所谓皮笑肉不笑。其实在这个时候是无需考虑这种微笑,这种问候
是否真诚,是否仅仅只是一种例行公事,但是他的实际社会效果却一目了然。

我们有些医生在实际工作中,过于严肃不会微笑,不会问候。尤其是一些资深的医生在门诊面对满
怀期待的病人,不要说没有问候和微笑,总是板着面孔,有时甚至会训斥病人,造成医患关系的严
重不对称及扭曲。

我曾经在医院管理部门工作过,门诊许多投诉就是因为一些大夫对病人的态度不好,没有好言没有
好脸色。态度往往使病人受不了,甚至会让病人不能容忍。一个病人曾投诉说:“我活这么大年
纪,还没有遇到这样训斥我的情况,医生对我的问话非常不耐烦,甚至拍着桌子让我闭嘴。我们病
人虽然有病,但是我们的人格和你医生是一样的,不能这样对待我。”还有一个病人,曾经是我国
的驻外人员,投述说: “我在国外也就过医,国外的医生不管和你认识不认识,见面总是面带笑容
的和你打招呼,问你的病情。”我想,这些面带的笑容大部分可能也属于上面说到的所谓“皮笑肉不
笑”的虚伪。但是作为病人也会感到亲切和温暖。

不知大家有没有这样的经历;如果在国外,住宾馆饭店,你在前厅或者在楼道,碰到饭店工作人
员,只要迎面走来他们都会面带笑容地向你问好,如果看你有难处不等你提出,马上一个:“Can I 
help you ?。”这种现象在国内大多由国外饭店管理集团管理的酒店宾馆也同样会有这样的感觉。

什么是贵族精神,什么是有教养?在待人上总是笑容可掬,彬彬有礼。什么是流氓意识?什么是缺
乏教养?待人总是盛气凌人,老子天下第一。有人说由于我们的大夫门诊量大工作任务重顾不得那
么多。但是如果一个人的个人修养达到一定程度,尊重别人已经成为一种习惯,还会有工作任务重
这样的说辞吗?

所以,在大力倡导医患关系和皆的今天,是否也要讨论一下:我们也应该提倡那种“皮笑肉不笑”有
事没事说声“Hello!”的文化氛围呢?”

…………。


老刀我由上面几位医生的评论再复习医圣名言:“Cure sometimes, treat often, comfort always”。

还有老祖宗的“不为良相,愿为良医”。

仔细看来,最大的差异在于理解“良”字上!一些人只认为当个医生技术好就行了,做一个好技师和
匠人,就是好医生。看重的是“cure”而已,其它的都可以用各种“理由”搪塞过去而且还理直气
壮……

呜呼,医闹猛于虎。而养虎遗患,与人文关怀教育和素质缺乏及临床上的严重缺乏有关?!其实,
我知、你知、大家都知道。只是,看问题角度和态度不同……

医闹,谁之过?!


7/8/2017 美国纽约 刀客聊斋
美国病理会诊中心:
http://ampathology.com
美中医学教育网/网络老刀会:
http://physicians.cmgforum.net
http://dok.cmgforum.net

附:
“医生,你为何冷漠?”“我只能如此,明天,我还有四台手术”
2017-07-07 小欧 名医传世

作 者 / 梁鸿儒       来 源 / 北京青年报
导语:情绪需要被谅解,而谅解是相互的。

很多人都会责怪医生在给自己或亲人看病时过于冷漠,但其实这样的超理性,也是医生的一种自我
心理防御。

从爷爷生病到去世的几年间,我反复体验着一种心情:爷爷在医院像物品一样被摆弄,被过于客观
地对待,原来我心中的爷爷在医生们眼中如此“寻常”,我生命中的“厚重”在他们眼中那么“轻薄”,我
不由得从极度悲伤的心情中生出了愤怒。然而医护人员和殡葬从业者到底以何种心情看待他人的生
死,我不得而知。

但我安抚着自己,想着对他们来说,病痛与死亡是常有的事情。如果在工作中过分投入感情,那他
们每天都要经历常人一辈子才有几回的伤痛。那样的煎熬,谁也不愿意承受。或许是为了保护自
己,同时也为了保证工作的有序进行,他们不得不将人“物化”——变成一个纯粹的工作对象,一个
物件或者机件那样修理或处理。看起来虽然冷血,但是对于他们来说,对单个生命过分的悲痛,可
能意味着对另一个生命的忽视,该何去何从?

医生经历病人自杀后如常睡去,他说:我只能如此,明天,我还有四台手术。

我的一个医生朋友说,有一次下班刚走到病房大楼楼梯口,一个病人因为忍受不了治疗的痛苦而跳
楼自杀,重重地摔落在他面前大约两米开外的混凝土壁板上,脑袋变形,姿态扭曲地抽搐了一会
儿,渐渐地死去了。

我的朋友被溅了一身的血。面对这样的情景,没有反应是不可能的。他立即通知同僚来处理,之后
自己在一旁的椅子上一言不发地坐了一会儿,调整呼吸,然后在医院洗澡换衣后回家了。在家中,
他跟妻子以极其平静的态度描述了这件事,喝了些酒,接着如常地睡去。

在旁边听着这个故事的我们目瞪口呆,忍不住问:“就这样?”

医生朋友说:“只能这样,第二天我还有四台心血管手术。如果我放任自己的情绪宣泄出来,肯定
睡不好,从而影响第二天的状态。而在手术台上,手一抖,就又是一条人命了。”

从心理学角度,避免自己受到伤害的无意识心理防御,叫做超理性。

不能平复心情,就没办法继续面对接下来的工作,无法承担另一个生命以及这个生命所连带的其他
生命的期待。作为一个心血管科的主治医生,不专注就意味着可能搞出人命。对于死亡的悲伤和震
惊,他甚至没有办法像常人一样宣泄出来。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说,这是一种避免自己受到伤害的无意识心理防御,叫做超理性。去爱去体谅去
共情,产生了关系和感情,也意味着失去的时候会痛,甚至会有近似死亡的体验。而没有关系,没
有感情,将人物化,也就没有痛。不过同时,也压抑着自己内心对亲密的渴求和情感表达的需求。
一旦这样的防御过当,就会变成麻木,习以为常之后,就成了冷漠。

恐惧肺癌的母女,被严肃的医生吓得不知所措。

但一时的防御是不是等同于冷血?绝对不是!医生的严肃其实也是为了照顾患者和家属的感受。

最近一位朋友的妈妈早上起来突然咳出了少量鲜红,因为她们家有肺癌病史,她们母女俩被吓得半
死。我带她们去找之前提过的医生朋友,做了一轮检查之后,不能排除癌症的可能,还在X光片上
看到支气管上有阴影。

看着各种检验数据和图像时,医生朋友一脸严肃,在医院生硬而雪白的墙、惨白的白炽灯光和洁白
袍子的映衬下俨然一尊石膏像般毫无感情。仔细看过后他说:“现在需要安排住院做更详细的检查
才能确定。”戛然而止的话音让女孩有点不知所措,看了看我,我看了看医生朋友,他点了一下
头,于是她答应了住院。如果不是熟人,可能已经对住院这个判断的动机心生质疑了。

在接下来的几天,内窥镜、活组织切片、骨髓检查、验血等等,加上不习惯医院的环境和饮食,还
有内心的焦虑,原本就不健壮的阿姨更加憔悴了。

我看得出朋友在离开病房后深锁的眉头和一声声叹气中的忍耐。“我爸爸已经去世了,我不想连妈
妈也没有了。”淡淡的一句话,反而让我无法忍耐。我找到医生朋友:“你每次做检查的时候都那么
严肃,把我们吓死了。现在能不能确定?你先跟我说说吧,我不告诉她们就是了。”

他回答:“你要一个虚假的希望,还是一个真实的可能性?”

这两个选择有区别吗?我沉默了一会儿,说:“我明白了,辛苦你了。”

第二天,他踏着轻快的步伐、带着一脸灿烂的笑容来到病房:“确定了,只是支气管扩张,不用担
心了,只是小问题。”大家都如释重负。

医生面对生死攸关的期待,谨慎着自己的一言一行。

患者和家属在无助中很容易就将医生神化了。医生成了权威,代言着生死。其实医生们深知这一
点,面对着生死攸关的期待,他们对自己的一言一行在求医者心中所造成的影响采取极其谨慎的态
度:万一医生给予了虚假的希望,病患在失望之余所感觉到的被欺骗和出卖的感觉,反而会带来更
大的伤痛,从而迁怒整个医生群体甚至医疗系统。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同样作为助人者,我深深
明白面对来访者迫切追问时的压迫感。于是在没有确切证据之前,没有态度就成了最无害的态度。

我想,有些从事殡葬工作的人,也是这种心情吧。不得不把人物化,来保护自己的内心。

情绪需要被谅解,而谅解是相互的。

能不能有一个更好的态度?我所理解的更好的态度是医患之间、求助者与助人者之间一种相互谅解
的状态。

对于生死的无奈,每个人都会感受到,医生在面对自己和亲友的离去时也无能为力。他们在这方面
被委以责任的同时,在别的方面和绝大多数时候,也得依赖别人才能生存下去。

日本电影《入殓师》让我最感触的地方是社长和大悟两人在给逝者入殓时候的认真和尊重。严谨的
动作里面包含着敬畏。虽然是看尽了满目的死亡,但他们内心还保留着对每个人的独立性的尊重。

如果每个医护人员都能像社长和大悟一样,是不是很多就医者的心情会大不一样?像大悟和社长那
样的人内心是超坚强的,怀着对人性的崇敬,日复一日面对死别,还能保持着对每一个逝者的尊
重。很多时候,很多人,对活着的人都做不到。

但是,医护人员的职业特性决定了他们的崇高,所以,一旦他们做到了尊重病人,哪怕只是做了,
赢得的尊敬也会是排山倒海。

如果求助者还是习惯于让助人者成为自己的救世主,为自己的不被重视负责的话,医生,作为助人
者的时候,就只能采取“不会让你有希望也不会让你失望”的无害但冷淡的态度了。行为需要被负
责,但情绪需要的是被谅解,而且谅解是相互的。

每个人都会通过医护人员和殡葬从业者窥探到自身价值在茫茫人海中的渺小,但这样的渺茫感却不
甘心被抹杀,不情愿被当做寻常。

如何接受别人的心情——就像死者亲友的悲怆的心情?如何每时每刻都怀着尊重并尝试着去理解和
接受每一个别人的独一无二?这是一个永恒的拷问。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