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作者: USMedEdu
域名: blog.mitbbs.com/USMedEdu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60501000000 ~ 20160601000000


2016-05-21 02:18:26

主题: goodnews2016: 国际同行用双盲实验证实肖传国的肖氏反射弧是骗人的!
发信人: goodnews2016 (goodnews2016),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国际同行用双盲实验证实肖传国的肖氏反射弧是骗人的!
关键字: 肖传国 方舟子 肖氏反射弧 华中科技大学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y 12 20:38:44 2016, 美东)

(方舟子按:近年来国外医学期刊多次发表国外临床试验结果否定了肖氏手术的有效

。霍普金斯儿童医院最近在美国《神经外科杂志:儿科》发表几年前对肖氏手术做随

双盲对照试验的结果,结论还是:毫无效果,不可用于临床,在做进一步的基础研究

动物实验之前,不应再对肖氏手术做临床试验。这是最新的也是最严格(首次使用对

)的一项研究结果,称得上是肖氏手术的最后一颗棺材钉。《神经外科杂志:儿科》

时发表社论揭露肖传国的底细,以下是该社论的翻译,原题《社论:一个负面研究的

面意义》)

http://thejns.org/doi/pdf/10.3171/2015.10.PEDS15271 
http://fangzhouzi.baijia.baidu.com/article/440220
http://fangzhouzi.baijia.baidu.com/article/435841

作者:Andrew Jea, MD

贝勒医学院神经外科系、得克萨斯儿童医院儿科神经外科部

2016年5月3日

佛罗里达州圣彼得堡的约翰森·霍普金斯儿童医院Gerald Tuite博士及其同事提交了

项重要的研究结果,证明有争议的肖氏手术——为改善膀胱功能做体神经-自主神经转
移——对治疗脊髓脊膜突出或脂性脊髓脊膜膨出的患儿没有效果。该研究代表了不仅在
儿科神经外科,而且在普通神经外科都很少见的随机试验。除了表面上报告一项无效

外科手术,Tuite等人的研究还有助于人们了解与临床研究有关的许多其他显著主
题,
包括伦理、科学不端行为、科学道德,以及“负面”研究的价值,这些与其更明显的主
要结果一样有重大影响。我们应该表扬这一重要工作。

肖氏手术获得了来自脊髓脊膜突出/脂性脊髓脊膜膨出患儿家长、儿科医生、泌尿科医
生和大众媒体的很多关注。对它的宣扬超出了神经外科领域。但是所有这些宣扬是理

应当的吗?目前这一优秀的研究,以及作者们以前的工作,与此前被广为引用的、报

肖氏手术的有效性与安全性的其他研究结果相冲突。要了解这一研究的背景和明白为

它如此重要,也许有必要多了解一点肖氏手术的发明者的历史。有意思的是,泌尿科

生和自称肖氏手术的发明者肖传国医生本身就是一个两极化的人物。

肖医生于1980年代后期接受国家卫生院的资助在美国工作时,想到了一种用于治疗脊

脊膜突出、脂性脊髓脊膜膨出或脊髓损伤的患者的新手术。1995年,肖回到中国,做

床研究试图证明其新描述的肖氏手术的有效性。他得益于管理中国庞大医疗保健市场

人体试验的监管环境。通过他自己发表的论文,肖医生声称肖氏手术在恢复膀胱控制

面有70%-90%的成功率。然而这些惊人的结果还没有被中国之外的任何医学中心重复

来。肖医生职业生涯的顶点是开了一家专门用于做肖氏手术的私人医院。那些绝望的

国人,包括美国人,掏腰包去做这种手术,肖传国因此从这种医疗旅游中牟利。不幸

是,他的职业生涯及其人生的剩余部分演得就像一出肥皂剧。2010年,肖医生由于雇

袭击批评其手术、怀疑其学术信用和揭露其学术造假的人,被指控、逮捕并定罪。

肖医生被判刑五个半月。从那以后,他的声音也许消停了,但是他臭名昭著的遗产还

继续。自从2010年以来,中国有超过250名患者声称肖氏手术无效,威胁要对医院或

医生本人采取进一步的民事和刑事诉讼。而且,由于其手术涉及牺牲有功能的腹部神

根并进而丧失运动功能,有严重的并发症。

“科学道德”涵盖范围很广的一系列责任,包括制止剽窃、禁止为了先行结论去伪造科
学数据(例如将自闭症与疫苗联系起来的研究),要求全盘披露所有可能的偏向(例

研究骨形态发生蛋白的安全性与有效性的最初临床研究,作者未能公布其与一种骨形

发生蛋白制造商的重大财务关系),遏制科学不端行为,以及要求科学医学杂志编委

发表高质量的科学论文。

进一步的,还有很多“付费发表”杂志其同行评议程序的严格程度和质量控制都是可疑
的。作者有时需要意识到并接受,他们的工作可能不适合原样发表,需要做进一步的

究工作来完善或证实其结论。必须有一个体系来恰当地监督造假和剽窃,审核合理的

控和起诉诽谤,以及保护揭假者。这事关临床医生和科学家的职业,科学方法的未
来,
以及更重要的,患者的健康、幸福和生活。

最后,我想简单地评论一下一项“负面”研究的正面作用。作者、编辑和出版人都严重
地倾向于只发表报告正面结果的研究,这些研究证实了一个假说,激励了进一步的研

。相反地,很可能有多得多的研究产生的是不能证实或负面的结果,否定了当前的观

或精心构建的假说,比如现在这一研究。这些负面研究——甚至可以说在科学上更有价
值——是科学进步的一个组成部分,值得更多的关注。发表负面结果的明显好处包括减
少了各研究小组之间的重复工作;揭示了平常使用的方法、药物或试剂的根本错误;

速科学进步周期;弘扬严格、透明和公开的文化,这是科学最高贵的一面。科学的现

是,它是凌乱、复杂、混淆和不完美的;负面研究是科学现实的精髓。著名作家、被

为科幻之父的儒勒·凡尔纳有一句话总结了我对负面研究的想法:“小伙子,科学是由
错误组成的,但是犯这些错误是有用的,因为它们一点一点地导向了真理。”

http://thejns.org/doi/full/10.3171/2015.12.PEDS15633

Journal of Neurosurgery: Pediatrics

Posted online on May 3, 2016.

Editorial: The positives of a negative study

Andrew Jea, MD

Division of Pediatric Neurosurgery, Texas Children's Hospital, and 
Department of Neurosurgery, 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 Houston, 
Texas

ACCOMPANYING ARTICLE, EDITORIAL, AND RESPONSE DOIs: 
10.3171/2015.10.
PEDS15271; 10.3171/2015.11.PEDS15623; and 
10.3171/2015.12.PEDS15710.

INCLUDE WHEN CITING Published online May 3, 2016; DOI: 
10.3171/2015.12.
PEDS15633.

Dr. Gerald Tuite and his colleagues at Johns Hopkins All 
Children's Hospital
in St. Petersburg, Florida, have submitted an important study6 
demonstrating the lack of efficacy of the controversial Xiao 
procedure—a 
somatic-to-autonomic nerve transfer for improving bladder function
—in 
children with myelomeningocele (MM) or lipomyelomeningocele (LMM). 
The study
represents one of the few prospective randomized trials not only 
in 
pediatric neurosurgery, but also in neurosurgery in general. 
Beyond the 
surface reporting of an ineffectual surgical procedure, this study 
by Tuite 
et al.6 sheds light on many other salient topics related to 
clinical 
research, including ethics, scientific misconduct, scientific 
integrity, and
the virtues of a “negative” study, which are just as impactful as 
its 
more evident primary outcome. The authors should be commended for 
this 
important work.

The Xiao procedure has received much attention from desperate 
parents of 
children with MM/LMM, pediatricians, urologists, and the lay 
press. Its 
fanfare extends beyond the field of neurosurgery. But was all this 
fanfare 
merited? The present well-executed study,6 along with the authors' 
prior 
work,7 contradicts widely cited studies4,5 that were reported to 
validate 
the efficacy and safety of the Xiao procedure. Perhaps a little 
more history
about the inventor of the Xiao procedure is needed to put the 
current study
in context and highlight why it is so significant. Interestingly, 
Dr. Chuan
-Guo Xiao, a urologist and founder of the self-named Xiao 
procedure, is 
himself a polarizing figure.

Dr. Xiao conceived the idea for an innovative surgical procedure 
to restore 
bladder function in patients with MM, LMM, or spinal cord injury 
while 
working in the US under a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grant in 
the late 
1980s. In 1995 Xiao returned to China to perform clinical studies 
designed 
to demonstrate the efficacy of his newly described Xiao procedure. 
He 
benefited from the regulatory environment that governs China's 
large health 
care market and human experimentation. Through his own 
publications,8–13 Dr
. Xiao claimed a 70%–90% rate of success in restoring bladder 
control. Yet 
these astonishing results have not been duplicated by any center 
outside of 
China. The zenith of Dr. Xiao's career was the opening of a 
private hospital
dedicated exclusively to performing this procedure. He capitalized 
on 
medical tourism, where despairing foreigners, including Americans, 
would pay
out of pocket to have this procedure performed. Unfortunately, the 
rest of 
his professional career and life plays out like a soap opera. In 
2010, Dr. 
Xiao was accused and then arrested and convicted of hiring thugs 
to attack 
critics of his procedure, doubters of his academic credentials, 
and 
whistleblowers of research fraud and fabrication of data.3

Dr. Xiao was sentenced to five and a half months in prison. Since 
then, his 
voice may have been silenced, but his infamous legacy lives on. 
Since 2010, 
more than 250 patients in China who claim that the Xiao procedure 
does not 
work3 have been threatening further civil and criminal legal 
action against 
hospitals or Dr. Xiao directly. Moreover, there have been serious 
complications related to this procedure involving the sacrifice of 
functioning ventral nerve roots and subsequent loss of motor 
function.4–7

“Scientific integrity” encompasses a broad spectrum of 
responsibility, 
which includes deterring plagiarism, prohibiting the falsification 
of 
scientific data to support a priori conclusions (e.g., studies 
associating 
autism with vaccines), requiring full disclosure of all potential 
areas of 
bias (e.g., the initial clinical studies investigating the safety 
and 
efficacy of bone morphogenetic protein [BMP], for which authors 
failed to 
disclose significant financial relationships with the manufacturer 
of one 
form of BMP), curtailing scientific misconduct, and the mandate of 
editorial
boards of scientific medical journals to publish high-quality 
science.2

Furthermore, there are too many “pay-to-publish” journals where 
the rigor 
of the peer-review process and quality control is questionable. At 
times, 
authors need to realize and accept that their work may not be 
suitable for 
publication as composed and that further work to improve or 
validate the 
message would be of benefit. A system must be put in place that 
properly 
monitors fraud and plagiarism, checks reasonable allegations and 
prosecutes 
libelous ones, and protects whistleblowers. The careers of 
clinicians and 
scientists, the future of the scientific method, and most 
importantly, the 
health, well-being, and lives of our patients are at stake.3

Lastly, I would like to make some brief comments on the positive 
aspects of 
a “negative” study. Significant author, editorial, and publisher 
biases 
exist toward publishing only studies that report positive results, 
where a 
hypothesis is confirmed and further research is inspired. On the 
contrary, 
there are likely many more studies that produce nonconfirmatory or 
negative,
observations that refute current ideas or carefully constructed 
hypotheses,
such as the present study.6 These negative studies—arguably even 
more 
valuable in science—are an integral part of scientific progress 
and deserve
more focus.1 Obvious benefits of publishing negative results 
include 
reductions in duplicated efforts between various research groups; 
revelations of fundamental flaws in commonly used methods, drugs, 
or 
reagents; acceleration of the cycle of scientific progress; and 
the 
promotion of a culture of robustness, transparency, and openness, 
the 
noblest aspect of science.1 The reality of science is that it is 
untidy, 
complex, confusing, and imperfect; negative studies are the 
essence of the 
reality of science. A quote by Jules Verne, famed author and 
ostensibly the 
father of science fiction, summarizes my thoughts about negative 
studies: “
Science, my lad, is made up of mistakes, but they are mistakes 
which it is 
useful to make, because they lead little by little to the truth.”

References

1.Anderson G, Sprott H, Olsen BR: Opinion: publish negative 
results. The 
Scientist January152013. (http://www.the-scientist.com/?
articles.view/articleNo/33968/title/Opinion--Publish-Negative-
Results/) [Accessed February 4, 2016]

2.Barr DB: Integrity in science. J Expo Sci Environ Epidemiol 
17:123, 2007 
CrossRef

3.Editorial: A hammer blow to national ethics. Nature 467:884, 
2010 CrossRef
, Medline

4.Peters KM, Gilmer H, Feber K, Girdler BJ, Nantau W, Trock G, et 
al.: US 
pilot study of lumbar to sacral nerve rerouting to restore voiding 
and bowel
function in spina bifida: 3-year experience. Adv Urol 2014:863209, 
2014 
CrossRef, Medline

5.Peters KM, Girdler B, Turzewski C, Trock G, Feber K, Nantau W, 
et al.: 
Outcomes of lumbar to sacral nerve rerouting for spina bifida. J 
Urol 184:
702–707, 2010 CrossRef, Medline

6.Tuite GF, Polsky EG, Homsy Y, Reilly MA, Carey CM, Winesett SP, 
et al.: 
Lack of efficacy of an intradural somatic-to-autonomic nerve 
anastomosis (
Xiao procedure) for bladder control in children with 
myelomeningocele and 
lipomyelomeningocele: results of a prospective, randomized, 
double-blind 
study. J Neurosurg Pediatr [epub ahead of print May 3, 2016. DOI: 
10.3171/
201510.PEDS15271]

7.Tuite GF, Storrs BB, Homsy YL, Gaskill SJ, Polsky EG, Reilly MA, 
et al.: 
Attempted bladder reinnervation and creation of a scratch reflex 
for bladder
emptying through a somatic-to-autonomic intradural anastomosis. J 
Neurosurg
Pediatr 12:80–86, 2013 Link

8.Wang HZ, Li SR, Wen C, Xiao CG, Su BY: Morphological changes of 
cholinergic nerve fibers in the urinary bladder after 
establishment of 
artificial somatic-autonomic reflex arc in rats. Neurosci Bull 
23:277–281, 
2007 CrossRef, Medline

9.Xiao CG: Reinnervation for neurogenic bladder: historic review 
and 
introduction of a somatic-autonomic reflex pathway procedure for 
patients 
with spinal cord injury or spina bifida. Eur Urol 49:22–29, 2006 
CrossRef, 
Medline

10.Xiao CG, de Groat WC, Godec CJ, Dai C, Xiao Q: “Skin-CNS-
bladder” 
reflex pathway for micturition after spinal cord injury and its 
underlying 
mechanisms. J Urol 162:3 Pt 1936–942, 1999 CrossRef, Medline

11.Xiao CG, Du MX, Dai C, Li B, Nitti VW, de Groat WC: An 
artificial somatic
-central nervous system-autonomic reflex pathway for controllable 
micturition after spinal cord injury: preliminary results in 15 
patients. J 
Urol 170:4 Pt 11237–1241, 2003 CrossRef, Medline

12.Xiao CG, Du MX, Li B, Liu Z, Chen M, Chen ZH, et al.: An 
artificial 
somatic-autonomic reflex pathway procedure for bladder control in 
children 
with spina bifida. J Urol 173:2112–2116, 2005 CrossRef, Medline

13.Xiao CG, Godec CJ: A possible new reflex pathway for 
micturition after 
spinal cord injury. Paraplegia 32:300–307, 1994 CrossRef, Medline

--



2016-05-21 02:12:49

主题: 老毕业生Step 1 - 254考经
发信人: JZ88 (),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老毕业生Step 1 - 254考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y 19 17:11:14 2016, 美东)

从最初开始尝试了解USMLE开始,我在麦地上获取了很多有价值的关于考试的流程,

名考试,复习相关资料等重要信息。在正式进入学习后,当发现自己一个小时才能读

页书一无所获全用来查单词,以致于无数次想放弃的时候,前辈们的考经总能给我无

的鼓励和正能量。而在考完之后焦虑的等分过程中,我又是选择了麦地来平静自己。

来没有在任何网站上发言讨论过,但是在拿到分数的那一刻,决定马上把自己的考经

享给正在准备step 1的战友们,回馈麦地。
一.    基本背景:
老毕业生,毕业年限大于10年,国内MD,PhD,全职科研。除了本科最后一年学校要

的实习外,没有任何临床经验。备考前医学知识除了分子生物学,免疫学 (由于从事
这方面的科研)以外,几乎全部还给老师。

二.    复习书本及资料:
2015 First Aid: 后期复习时辅助看了电子版2016 First Aid,里面新加入了一
些尿失
禁等常考的知识点。First Aid是我复习的轴心,大概学习了5-6遍。
Pathology: Pathoma书及Video. Video评价很好,我个人也很推荐。可惜我没有
耐心看
完,只看了前面几个章节。我的感觉是,Video会把疾病的病理生理讲解的很透彻,

样就能彻底理解症状的产生机制,而不用盲目地去记忆书本罗列的内容。Goljan 
Pathology Audio实验过程中有断断续续听一些,讲解的很通俗易懂,可以在看了书

一定了解后的基础上再听会更有收获。
Physiology: BRS physiology, Kaplan Physiology。生理很基础,但是对掌握
病理生
理很关键。在后期的做题过程中再结合书本的内容效果更好。因为在考试题目会非常

活,所以不用死记硬背,理解最重要。
Pharmacology: Kaplan Pharmacology, Kaplan Video. 结合书本和Video,就
算是零基
础也足够搞定药理。我的个人经验是,开始复习时不要纠结于是否记住了所有的药物

称,弄清楚作用机制和适用的疾病。然后再在后期的做题中逐步记住药物的名称及其

型的副作用。
Microbiology and Immunology: Kaplan Microbiology and Immunology, 
Microcards 
(Review cards for medical students).  Microbiology知识过于琐碎,看过
书后还是
容易忘记。真正复习的时候还是做题,结合First Aid总结出考点。除了常规的细菌

毒外,寄生虫,原虫也不易忽视。
Biochemistry: Kaplan Biochemistry, BRS Biochemistry. 生化反应本身考
的很少,
重在理解。后期的复习中仅结合了题库和First Aid。维生素,遗传性疾病,重要的

谢通路各个方面都会有涉及,基本没有超出First Aid的范围。
Anatomy, Histology & Cell Biology: High Yield Neuroanatomy以及
Kaplan Video 
对于神经解剖备考足够,真正考题都比较浅显,重要是一定要考前背的足够准确。系

解剖在前辈们的考经中都说不会考察的很多,我完全没有看书只是结合了题库和
First 
Aid,但是最后在考试中比重很大,因此要考高分就不能掉以轻心。
Behavior Science and Biostatistics: High Yield Behavior Science 
and Video. 
Video评价很高,可惜没有坚持看完。Biostatistics 仅学习了First Aid和题库
的内容
,但是考察的远远不止这些内容。因此特别想提醒千万不要忽视了统计。
题库: First aid Q&A, Rapid Review Pathology Question book, Kaplan 
题库一遍 
(正确率70%), UW 题库一遍 (正确率75%),Review了第二遍。
三.    学习过程:在2015年5月之前有断断续续看完各科的书,做了Rapid 
Review 
Pathology Question book. 但由于工作很忙,基本属于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状
态。
五月份之后痛下决心一定要考下来,于是开始每天晚上和周末学习,大概平均每天能

习3-4小时。主要是学习First Aid,然后分章节做Kaplan题库,用于巩固记忆知识
点。
在Organ system的章节里,结合学习Pathoma,巩固病理。在题目中碰到不明白的
知识
点,通过google来弄明白,增加知识的广度和深度。完整学习完First Aid, 大概用

将近两三个月的时间。中间由于工作和个人的原因,有将近两个多月时间完全没有时

复习。十二月请假全职学习,再将First Aid 过了一遍,结束了Kaplan 题库,以及

成了它的两个全程模考,正确率大概在76%。关于Kaplan的题库,不要过分纠结于那

难题偏题,因为他们真的是low yield. 接下来我在参考了百歌医学的路标系统 
(强烈
推荐)后,开了三个月的UW题库。UW题库的解释部分非常详细,逻辑性比Kaplan更
强。
UW的题目难在考察知识的融会贯通,所以正确率不高没有关系,主要是学习知识点,

的内容高度契合First Aid,会让你突然明白为什么First Aid上会写这句话,这个
单词
,原来任何一句话都可能是一个考点。三个月的题库,不能reset,因为在结束前最

十天我又把错题重点review了一遍。我将考试时间约在了6周后,因为打算每周模考

个NBME,因为大家说真正考试没有UW那么绕,会更接近NBME的风格。最后四周基本属

全职复习冲刺阶段。周末完成NBME模考及review题目,然后周中复习First Aid, 
UW题
库的笔记。考前一周,重点背了First Aid中的微生物,生化,药理,及神经等记忆

的章节。我在最后一个月复习中,NBME成绩并没有提高甚至有退步,但是收获就是达

了巩固的效果,First Aid的内容记的很准确,然后增强了考前的信心。毕竟不是像

学生那样系统的学习各个科目,所以模考和真实考试中总会有一些知识的盲区。掌握
First Aid和题库的内容能保证考上250分,但是要到260分则需要付出更多的时间和

力学习其他的资料。以下是我的模考的时间及成绩:
NBME 15: 256 (考前五周)
NBME 16: 249 (考前四周)
NBME 17: 243 (考前三周)
NBME 13: 249 (考前两周)
UW Sim 1 and Sim2: 259 and 256 (考前10天,两套8个block连续完成)
NBME 18: 254 (考前四天)

四.    考试当天:考前一天我把First  Aid中记忆不清楚的再背了一遍,晚上在
回忆
着臂丛的解剖中就不知不觉睡着了,睡了6-7个小时。考试时间约的是9点,所以早上

看了两个小时的First Aid,然后就去考试中心了。因为睡得还不错,所以考前没有

紧张的情绪,可能会比平时模考时稍紧张一点点,精神更集中。对考试的整体感觉就

: 1)题目非常长,很少有非常短的题目,所以要多锻炼提高自己的读题速度,但是

不要粗心地错过了重要的诊断和鉴别诊断的信息。 2)题目难度比NBME以及UW大。我

个block有十几道mark的题目。它的难度和UW的难度不一样的地方是,UW的题目会转

些弯,但是考察点还是在First Aid的内容之内。而真正考试的题,可以诊断正确,

是一读问题和答案,会发现怎么四个选项都不熟悉,或者四个选择里有两个都是对
的,
会觉得很模糊。考试过程中千万不要慌张,冷静地判断哪个选项会更准确一些。我在

一个block的时候有两道题就由于不习惯这种考题方式,将答案由正确改为错误,还

费了很多的时间去纠结,改来改去,其实往往第一直觉和判断是正确的可能性最大。3
)另外一个难点就是每个block会有两三题是我从来没有在复习资料中读到过的,这

时候就只能靠猜测了,但是可以排除掉一些完全不搭界的答案,然后再在两三个选项

猜。4)对于我个人的另一个难点是,解剖,行为医学和统计学的题目非常多,这正是
我的薄弱科目,因为一直以为不会有很多道题目,所以没有下工夫去学习。后面的战

们千万不要跟我犯一样的错误,统计可以多花点工夫,因为听前辈们说第二步和第三

也会有很多统计的考题。不仅要掌握各种计算,重要的是理解各种study的设计的原

,各种bias,影响study结果的各个因素等。5)还有一个难点是,有一些题目是
step 2
的范围之内的,比如这个疾病的诊断是什么,这个病人的接下来的处理方式是什么,

于没有临床经验,也没有复习任何step 2的内容的我来说只能靠自己的理解去猜测
了。
6)考试中会有一些知识点反复地考,会从不同的角度出题。7)本以为我的考试最后

个block会轻松结束,但是一开始前20道题非常难,连续mark了十几道题,差点考崩

了,坚持着做完后面的题之后,反复检查了一些难题,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到点就交

了。8)每个block最好能休息一下,让自己大脑放松一点,我出来休息的时候有时间

书查前面不确定的题目,但是没查怕做错了影响后面考试的情绪。所以中间翻书与
否,
看个人,有得有失,有可能看了之后,后面还会考到,但也有可能因为错了影响后面

发挥。

五.    考完后等分的焦虑:当我经过最后一个block的碾压之后,我走出考场时的

境已与早上信心满满的状态天壤之别。回家的路上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一方面觉得

砸了,另一方面又觉得再学习一年也不会考好到哪里去。没有别人说的那种考完了就

松了的感觉,而是焦虑,失望,郁闷各种情绪混杂在一起。于是接下来的几天疯狂的

忆考题,可怕的是很多题目查书根本没用,你可能会在Pubmed的某一篇文章中发现这

题目可能的答案是什么。然后又开始看美国医学生的论坛,看大家的考经,发现就算

考中260以上的考生也会抱怨考题很难,说他们的估分会在220 - 260,这样我的心
情才
慢慢平复,但是还是会时不时想到某个题目,然后去查自己是不是做对了。另外焦虑

一个原因就是,自己可以确定真实的考试正确率肯定没有NBME模考的正确率那么高,

以担心分数会有很大的差距。这种焦虑一直持续到出分前一天,变成紧张,又反而希

分数不要出来了,那样至少还能有些期待。最后考后第三周的周三,早上八点就收到

以查分数的邮件,分数254,与我模考NBME18的分数一模一样,NBME18也是所有模考

难度最高的一套。总结就是一定要相信自己NBME模考的分数,如果像我一样信心不
足,
总是怀疑自己的人,就把所有的online NBME模考全部做了,结果稳定的话,真正考

分数就肯定就不会有大的偏差了。没有人知道真实考试的评分标准是怎样,不过根据

家的考经,打分的曲线似乎是没有NBME那么严的,或者评分会与难度系数有关,所以

信自己的NBME分数就行,不要像我这样纠结于错了多少题,自己折磨自己。

六.    感恩篇:考试是个持久战,期间得到了很多亲人,朋友的无私帮助,鼓励和

持,非常感谢他们。精神上的支持太重要了,有一个人,他或者她可能是你的另一
半,
可能是你最好的朋友,也可能是你的父母亲人,他(她)会跟你说,你是最棒的,我

远都相信你一定可以做好。这样的鼓励总会给你枯燥的学习中提供源源不断的正能
量。
Step 1仅仅代表了我们考版之路的开始,后面还有很多的关卡等着我们去过。但是万

开头难,尤其是对于我们这些毕业多年,又似乎有个不温不火的backup工作的人。我

了这么啰嗦的考经,就是希望能给与我一样徘徊犹豫的人,一点点信心和鼓励,只要

们坚持做下去,跟别人比不一定是优秀的,但是跟考试前的自己比绝对是有收获和进

的。



2016-05-21 02:11:46

主题: sueze008: 老CMG如何crush commercial externship
发信人: sueze008 (Suez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老CMG如何crush commercial externship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y 20 16:06:05 2016, 美东)

最近看到很多有问commercial externship 的帖子,我想share 一下自己的心
得。
首先,我自己也是找的commercial externship, 但是我绝对不是给谁做广告啊。
很多
人也私下问过我,哪个commercial 好,我都没办法回答这个问题。我个人认为,所

的commercial都是一样。每个都有成功的案例,也有很多失败的案例。所以,关键是

个人。不要期待正规教学医院会提供这么好的机会,过来人都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不管是老师带带学生多,还是带的少,正不正归,不管失望值有多高,记住自己是来

嘛的。自己要是想学东西,不管条件多差,都能学到。这个externship的经历,写在

历上,会帮助你申请时拿到面试,但是面试的时候,你做externship 所见所学,会

供你面试的谈资,加强你给别人的impression. 在做externship的时候,要用心去
做每
一个case, 即便一天只能看一个。要把每一个patient encounter 作为一个
case, 将
来有机会给面试你的人呈现出来。这样一个鲜明生动的你就会呈现在别人面前。每个

是自己经历过的case,有自己的体会,会加强面试时候别人对你对了解。
为什么externship对老cmg 尤其重要,因为我们离校时间长, pd 担心我们的临床
技能
是否会生疏,所以对老cmg, 能够体现临床performance externship,可以提供于
此相
关的公正的评价。
我曾经的2个externship,一个是一个老师带很多学生,我就抓住每个能和老师学习

机会。然后和其他同学学习。不是一定要和attending 才能学到知识,和你一起到
fellow extern 们也可以的。在做externship的时候,一定要把期望值放低,因为
没有
最低,只有更低。悲伤难过,觉得花了冤枉钱,放心,大家都有这样的经历。我去
externship的第一天,有人就在lunch break的时候呜呜的哭。给自己1个小时难受
的时
间,然后收拾一下自己,告诉自己,这次机会拿不下来,还会要花更多的钱,今年进

了,耽误一年,得损失多少呀。 
再多说一句。我第一年的时候,做的observership, 就是靠关系拿了很多推荐信.我

围医生朋友很多,所以这个对我来说很容易,有医生朋友甚至对我说,他们都太了解

了,我不需要shadow他们,他们就可以给我写信,但是他们给我提供不了对临床技能

面的评价。第一年申请失败,有很多原因,我不敢说一定是推荐信的问题,但是第二

,我想找externship, 找完全不认识我的医生,我想要知道,我到底行不行。所以

找的commercial externship. 事实证明,我行。通过这个amazing experience, 
我对
自己也是信心倍增,相信这就是成长对过程。
啰嗦了这么多,其实就是想说,不要为选哪个commercial 纠结,哪个都是一样的,

学习的人到哪里都能学到。那个古代的谁还凿壁借光来着,是吧。祝大家好运!



2016-05-05 14:13:10

主题: luxfairy: 想说说第一次没卖上之后的事-Psychiatry
发信人: luxfairy (A little warm),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想说说第一次没卖上之后的事-Psychiatry(内附OB list)
 关键字: match经,psych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r 18 09:11:59 2016, 美东)
 
想说说第一次没卖上之后的事儿
 
之前的事且缓,想说说第一次没卖上之后的事儿。
 
去年:step1+ step2+2个月psych ob+2年其他科 hands-on
 
今年:以上+ step3+ 11个月psych hands-on
 
psych面试数: 2015(6~7) /2016(11)
 


我知道这些数字是match不可少的因素。但联系了因素相仿的5个psych candidates,无
 一match上。这也成了我很想写这篇文章的原因,字里行间没准有个什么决定性因素。
 


- 突破防御 

去年这个时候,光看到个“Sorry”就崩溃了,哭了整整一下午,用受害者心理可怜着
 自己也同时指责着上天(原始防御)。到了傍晚,哭声静了,开始找头绪(换了个防御
 )。可脑子空白,因为潜意识里自我感觉依然非常良好(依然原始)。于是改借外力了
 ,四处联系,可听不进评价的我依然很茫然。直到某PD的一句话触动了我(潜意识过度
 意识),要STEP3成绩+6个月psych经验(意识入口)。而我没有,这才意识到自己不是
 个“受害者”(突破防御)。防御突破了,move on也就没那么困难了.
 

2.进入行动 

我开始疯狂搜寻OB/EXTERNSHIP,然后整理出Zzang~ 

    2016 Psych OB/externship List 


- LIJ -Zucker Hillside Hospital (NY/11 mo - May~Match day/extern)
 
- Jamaica medical center (NY/6 mo/extern)
 
- Brookdale hospital (NY/12 mo - March~March/extern)
 
- Maimonides medical center (NY/1 mo/OB)
 
- Saint Elizabeths Hospital (DC/4 mo/OB)
 
- Cooper university hospital (NJ/2 mo/OB)
 
- Meharry medical center (TN/-)
 
-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Health Science Center at Houston (TX/varies/OB)
 
- University of Louisville Hospital (KY/-) 



(个地方要求不一,每年要求也在变,请自行查阅网站。但基本同match申请要求)
 


那时野子把LIJ的申请材料默默的递到了我的面前,跟我说要加油(大恩不言谢,有事
 儿吱一声)。得到的信息是externship四月面试,五月开始,并只考虑有STEP3的
 candidates。离四月还10余天,不可能拿到step3成绩。心灰意冷之余还是递了资料(
 一念天堂),同时广发申请,体检疫苗,备考step3。很快收到了TX项目的初回复,却
 不料之后手续之繁杂延续了一个多月。但可喜的是这一个月拖延症痊愈,潜力爆发,甚
 至还有点躁狂,跟着不同的小组猛攻step3,一个月后考过了。没了考试,轻松的上了
 TX的灰机,五月OB开始。
 


- 开始成长 

TX天很热,加上我依然躁狂着,画面有点失控。胸前长了一个很大的痈,痛了半个月,
 某晚破了,早上起来溃烂的皮肤,胳膊上全是脓血,可执念于OB的我拿纸抹了抹就欢天
 喜地的奔去科室了(日后留下了很大一个疤,爱美如我,更加坚信我当时一定是不正常
 的)。我遇到了极为投缘的恩师,精通schizo,成天跟我分析schizoprenia八大派说,
 让对schizo的机理,药理都深刻了好几个层次,药名也倒背如流了。他很信任我,给我
 10个病人任意发挥(当然最后会把关)。我开始逐渐在自己身上找到psychiatrist的摸
 样,满心欢喜。幸运接踵而至,六月意外的收到了LIJ的面试邀请,说今年因为职位调
 整,externship往后推了2个月,七月开始。飞回纽约顺利的通过了面试,在恩师的帮
 助下,于六月底毁约OB,同TX道别。
 


纽约的路很熟悉,但LIJ的初印象很陌生。虽然各种肤色的人都有,但大都born and 
raised在美帝,语速之快让我很不适应。还好内心深处没有永恒之说,相信啥事都是暂
 时的,最多就是久一点,没太郁闷。 被分在了教学unit,有机会跟PGY-1一起进步。 
头一个月的externship是搞不清东南西北的(即使那时已有3-4个月的psych经验),跟
 unit的节奏格格不入,让干个啥要反应半天,犯的错误不计其数。一个月后,犯错率没
 有减少,倒是愧疚心理得到了充分代偿。面对错误(不同的错误),非但不愧,拿到解
 决方案的时还觉得自己立了大功。两个月后适应了unit的语速和文化,渐渐变得活跃起
 来。开始管理起unit的作息,开始有了自己病人,开始像一个PGY-1一样生活;独立查
 房,写notes,做诊疗方案(手上有五六个病人,每天笑料百出)工作之余,上上课,带
 带医学生,偶尔做做翻译。当然,这都离不开老大Dr.S给的自主权。Dr.S是unit chief
 ,上得了战场卖的了萌,必杀技-【秒冷静+强抗压】,是我崇拜的女性范本之一。介于
 我是unit Drs中唯一的外国人,加上说话之道是psychiatry之本,S总会有意无意的给
 我找各种锻炼语言的机会,并隔段时间找个direct admit 来抽查我IV的全面性;我的
 notes她会一对一耐心批阅(批了大概两三个月呢,直到几个代班的医生以为我的notes
 是出自PGY-2之手时,她就没怎么改了)。9月份我拿到了很棒的推荐信。关于推荐信,
 LIJ
 每个unit有两个attendings, 可从他们那各要一封,同时extern的PD那还可以有一封,
 共三封。此时我手上推荐信不少了,所以只要了S写的,毕竟她懂我更多。
 


- IV 季 

新一轮的申请一晃就开始咯。资料递上去后我找了澜静老师和Wing老师各自辅导了面试
 。两个老师两个角度两种风格,澜静老师面对面指出行为上的不足,Wing老师通过
 Skype逐字逐句的完善我的答案。牢记了Wing的答案后在S那模拟了一次,S给美式化了
 几个词。另外提出些行为上的建议,一个是eye contact不够(之后不少小伙伴也提出
 了相同的意见),再一个说话时,停顿得不干净(思考就思考,哪怕尴尬的安静着,也
 不要呃,哦,啊,emm, yea的发声)。如果你同我一样有这些习惯,请早早开始控制自
 己,短期内真的很难改掉。 之后,超级负责的Extern PD 大人Dr.C 召集了所有
 externs来给他面试,我们问他答,想问啥问啥。一场博弈后所谓PD的心理也就能窥一
 二了。带着这些资讯我上路了。Psych面试,我不敢说是最难的,但定不易。一两个面
 试的试手,感觉不到自己的答案给力之处。对方问的真的是他想问的吗?我的答案也貌
 似仅仅是答案。我被要求过解释5个美国俚语,谈谈海洛因在美国的使用,枪支管理对
 精神科的影响,连续present 4个病例,等等。这些问题通性在哪,都在指向什么——>
 文化和语言。Psych到头来是人性的较量,有效的言语交流是手中的剑啊。作为 IMG,
 这个共同的弱点,没什么人会正面去问,就如同没什么人会正面去答一样,可谁人不知
 谁人不晓。于是我开始思考另一个问题,如何在不提及天下皆知的难处的同时,解开对
 方的心结。这成为了一个转折点,也使面试瞬间提升成了强烈的心理战。每分都在思索
 一句话出口后,在对方的脑子里会产生什么效果。我试图用不同方式来引人入坑。比如
 :漫不经心的提及因为“外国人的身份”而被病人拒绝的事实(注意我说的“身份”)
 等对方脑中产生出外国人身份——>文化语言劣势——>"她不懂病人"的关联时,我再用
 练过无数次的心理分析把我当时的心理,病人心理,以及此时面试者的心理娓娓道来, 
加“无意”的告知合作过的成百上千的psych病人(就那么一个注意我身份的)。这时
 候往往会看到对方笑了,疑问消除,面试结束。当然我也遇到过对方撕破脸说,你一个
 中国人,你觉得能了解你的美国病人吗?好大一坑哇,一动口解释就出不来了。我认为
 比较成功的解决办法是:微笑的看着对方,5秒后反问,作为一个美国人,你觉得你能
 了解你的美国病人吗?停,保持微笑,你就是女神。随着挖坑技巧愈加成熟,我也越来
 越不害怕谈及弱点。常挂在嘴边的是如果我有3个弱点,7个长处,人有1个弱点,2个长
 处,你要盯着弱点看就亏大了哦。我开始享受面试,手里拿着8个例子反复揉捏,让答
 案尽可能的丰满和精彩。相信有很多面试大牛会分享美轮美奂的技巧,宝宝也就不多说
 了。最后呢, 11个面试,1个被大雪下没了,6个应该都还干得不错,其中有4个PD 说
 过我是good fit之类的话(以供参考)
 



❤ 拿到好结果的瞬间心中除了感恩还是感恩,不离不弃全面支持的家人,朋友,
 以及我生命中的贵人们。
 

——————————————————————————————————————
 另外还想对申Psych的有缘人们多说几句。
 
也曾以为Psych很好卖,视psych作备胎(直到深爱)。被备胎拒绝后,一度怀疑自己哪
 块人格不健全。可今年的一些事实颠覆了这个观念:
 
事实一:华人圈我所认识的今年卖psych人群中,我貌似是唯一个有幸被选中的(认识
 人群有限)。
 
事实二:这届LIJ的externs中,我也是唯一个纯match上的。(另三位pre卖)
 

LIJ Extern 的 match 率有一定的代表性:80%(2014),50%(2015),40%(2016)
 逐年下滑。非任何人/物的错,现状如此。
 
搞不太清是怎么从夹缝中存活下来的。听到这些“唯一”的消息后是惊心,是侥幸,甚
 至一些恐惧。如果早知结果如此,还敢不管不顾的奔向psych吗? ...应该还是敢,毕竟
 湖南人霸得蛮。可我会很惶恐的推荐另一个你往psych前行,特别是有着“一次到位”
 期许的你,因为这条路上写满了“辜负”。我完全没有在游说放弃,因为几个数字而停
 止脚步...是在说笑吗?我对“概率”也没多深刻概念,只知道如果认定psychiatry是
 你的王子,你需要披荆斩棘的来到他身边,成为他最美的psychiatrist。但若是其它,
 我想说,psychiatry 的备胎理念该告一段落了。psych 有些王子病,全心全意对他时
 ,他才回头看你。
 

--
 ※ 修改:·luxfairy 於 Mar 18 12:11:00 2016 修改本文·[FROM: 69.]



2016-05-02 15:06:45

主题: 魏同学的病逝--也聊几句滑膜肉瘤
也聊几句滑膜肉瘤:

魏同学的病逝让我的专业科目里一个少见肿瘤:滑膜肉瘤立刻火爆
被人们熟知其名了。这里,就老刀在中国妇产科医生网群里的随笔,
简要介绍一下吧:

滑膜肉瘤其实不是滑膜组织发生的!可以在任何器官组织发生!我是
病理医生,在华盛顿大学进修外科病理、芝加哥大学进修软组织骨肉
瘤病理,见过许多这个肿瘤、发生在除关节软组织外,妇产科、男性
生殖泌尿、喉头、肺纵隔,等部位,除了脑、心脏、眼球、我没有见
过。

滑膜肉瘤是一个少见的,中度恶性肉瘤,多发生于中青年,也见于儿
童和老年人。病理诊断有四种类型:多见的是单纯梭状细胞型和腺体
梭状细胞混合型、后者多见一些、容易与其他肉瘤或腺癌混淆误诊。
男女之比1.2:1;好在它有比较特殊和特有的基因突变:t(X,18).所以
诊断时若考虑到这个肿瘤的鉴别,采用相应组化染色和分子诊断,多
可确诊和区别与其他的腺肉瘤……

治疗仍以手术(1-2期)、化疗,放疗和最近的细胞免疫治疗…。
肿瘤5厘米以下,没有明显肉眼和镜下坏死,核分裂10/高倍视野以下,
手术加化疗局部放疗效果不错,80%~可以存活5年以上。新一代PD1/PDL1
免疫治疗有报告但病例数少,尚未最终确定,但是对于晚期患者是增加
一种治疗的可能有效方法……。

PD1/PDL1尤其对于3、4期无法手术、和远处转移复发病例,是一种新的
治疗方法、现在也有大药厂在研发基因治疗药物和第二代PD1/PDL1,希
望2-3年后有新进展!总之,在妇产科,见到肉瘤、要想到这个肿瘤的
鉴别诊断!



2016-05-01 00:39:38

主题: 今天送走第16个老CMG实习生
图片描述:
今天送走第16个我亲自带教辅导的中国老医学毕业生(CMG)。回家整理文件,无意中
翻到三月份住院医生录取张榜公布那天,一位国内毕业生,虽无直接接触,数次通过电子
邮件和电话交流的,来信报喜:他被录取了!做为老毕业生进入和完成美国住院医
生/Fellowships培训,一路走来深知不易、艰辛和处处暗藏的危险、所以,打定主意亲自
辅导实习带出了13个毕业15-23年的老CMG其中4个进入内科、9个病理住院医生。除了
三个正在住院和fellowship培训,其他已毕业称为医生开始了他/她们的新生活和职业!但
革命尚未成功,吾当继续努力,争取看到更多的CMG包括毕业多年的也都进入美国住院
医生培训,壮大我们华人医生的队伍!打油涂鸦一阙自勉:

天命之年意若何?济世悬壶坎坷多。
愿把一身傲筋骨,淬火锻得钉几颗!

4/29/2016 美国纽约 刀客聊斋/美中医学教育网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