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作者: USMedEdu
域名: blog.mitbbs.com/USMedEdu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31001000000 ~ 20131101000000


2013-10-23 16:02:08

主题: Xigris撤市
华夏快递 : 清衣江:败血症专治药物 Xigris退出市场(上) 
发布者 baichuan 在 13-10-22 10:09 

  
 2011 年十月25日,制药公司 Eli Lilly 宣布将Xigris撤出市场。听到这个消息,并不意外,只是感到退出的早了一点。



一个疗程(96 小时)的Xigris, 花费一万美元左右。在争议声中挣扎了近十年,为公司赚了上十亿美元后,Xigris终于结束了它的使命。

Xigris 曾经是严重败血症(Sever Sepsis) 的专治药物。说专治药物,不是指Xigris 对败血症有什么特效,而是说这个药物除了败血症外,没有其他临床用途。

败血症(Sepsis)是感染引起的全身性炎症反应,包括血管扩张、白细胞增高、毛细血管通透性增加等等。

严重败血症(Sever Sepsis)是指败血症加上至少一个器官衰竭的征象,例如少尿无尿、精神意识状态突然下降、呼吸困难,水肿等等。

败血症死亡率高,但是呈下降趋势。80 年代初是28%左右,90年代末是18% 左右。[1]¬¬

Xigris [Drotrecogin alfa (activated)] 是将重组基因插入培养的哺乳动物细胞,所产生的人体激活蛋白质C(human activated protein C), 其治疗败血症的机理主要是:

1. 抗血液凝结。人体蛋白质C (Protein C) 在肝脏产生,在血液凝结过程中激活,反过来抑制凝血过程,并促使已经形成的血凝块溶解。

2. 抗炎症。人体激活蛋白质C可能抑制炎性介质的释放,抑制白细胞(中性粒细胞)沿着血管壁滚动。此外,血液凝结过程也产生炎症反应。通过抑制血凝,也抑制炎症。

败血症是复杂的病理过程,血液凝结只是其中一个病理变化。 在我看来,至少在败血症早期,不是最主要的病理变化,不是导致病人死亡的主要原因。至于炎症,既是感染引起的反应,也是机体对抗感染的机制。抗炎要抗到什么程度,既消除炎症带来的危害,又不至于使机体本身缺乏抵抗力? 有什么指标判断抗炎的程度?可能永远找不到答案。

Xigris被FDA批准前后,有几个比较大型的临床实验。 这些实验都由 Eli Lilly资助,在多个国家地区医院进行。

一 PROWESS (The Recombinant Activated Human Protein C Worldwide Evaluation in Severe Sepsis study) [2]

实验病人总数 1690人。病情严重程度,APOCH II 分数高于25(分数越高越严重)。随机分组,双盲实验。安慰组(生理盐水)840人, Xigris组 850人。Xigris 静脉滴注, 每小时每公斤体重24微克, 滴注96小时。除了生理盐水和Xigris 不同外,其余治疗,如抗菌素、升压药物、液体的使用,由治疗的医生决定。

由于结果阳性,实验提早结束。

结果:
28天死亡率:Xigris组 24.7%,对照组 30.8% (P=0.005)。
严重出血:Xigris组 3.5%,对照组 2.0% (P=0.006)。
其中颅内出血:Xigris组 0.2%,对照组 0.1%。

结果表明,Xigris使败血症病人死亡率,降低6.1%,增加严重出血机会。

PROWESS结果发表于2001年3月。根据这个实验结果,同年11月,FDA批准Xigris用于败血症的治疗。批准过程中争议很大。半数咨询委员会(Advisory Panel)成员,要求进一步实验,确定疗效后再批准。 FDA限制Xigris只能用APACH II 大于25,特别是死亡危险性高的病人。 FDA还要求Eli Lilly 研究Xigris 对于严重败血症,以及低危病人的效果。[3] [8]

二 RESOLVE (the REsearching severe Sepsis and Organ dysfunction in children: a gLobal perspective)[4]

RESOLVE以儿科病人为研究对象。477个儿科病人,败血症引起心血管和呼吸系统衰竭。对照237人,Xigris组240人。

结果:
28 天死亡率:Xigris组17.2%,对照组17.5% (P=0.93)。
严重出血:Xigris组 6.7%,对照组 6.8% (P=0.097)。
其中颅内出血:Xigris组 4.6%,对照组 2.1%(P=0.13)。

结果表明,Xigris 不能降低儿科败血症病人死亡率。

实验从2002年11月开始登记病人。2005年2月,中期资料分析,最终结果不可能证实Xigris有效,停止登记病人。文章发表于2007年3月。

三 ADDRESS (the Administration of Drotrecogin Alfa (Activated) in Early Stage Severe Sepsis) [5]

ADDRESS 研究的病人,病情稍轻。APACHE II 低于25, 或者只有一个器官功能低下。

2613 个病人,对照 1297个病人,Xigris 组 1316个病人。

结果:
28 天死亡率:Xigris组18.5%,对照组17.0% (P=0.34)。
严重出血:滴注药物时:Xigris组 2.4%,对照组 1.2% (P=0.02)。
28天期间:Xigris组 3.9 %,对照组 2.2% (P=0.01)。

结论,Xigris 不应该用于病情稍轻(APACHE II score 小于25)或只有一个器官功能不全的败血症病人。

原计划登记11,000个病人,登记了2600 个病人后,停止登记。同RESOLVE 一样,分析表明,即使进一步实验,要证明Xigris降低28天死亡率的可能性太小。

四 ENHANCE (The Extended Evaluation of Recombinant Human Activated Protein C trial [6]

Dr. Bernard 也是PROWESS实验的主要负责人。2375个病人,选择标准和PROWESS 一样,但是半数病人的APACHE II 分数 小于25。 所有病人都给予Xigris, 结果与PROWESS比较。

结果:
28 天死亡率:ENHANCE 25.3%,PROWESS 24.7%。
严重出血:ENHANCE 6.5%,PROWESS 3.5% 。
其中颅内出血:ENHANCE 0.5%,PROWESS 0.2%。
此外,败血症引起器官功能不全后,24小时内用 Xigris, 死亡率是22.9%。超过24小时再用药,死亡率27.4% (p=0.01).

与PROWESS比较,疗效一样,出血率更高。

研究者认为,ENHANCE 提供了进一步的证据, 支持PROWESS的观察结果,即Xigris 利大于弊。而且早期应用,效果更好。

虽然有ENHANCE的结论,对Xigris的质疑并没有平息。

欧洲的FDA,European Medicines Agency (EMA),同样是根据PROWESS的结果,于 2002 年批准了Xigris。 2007 年,EMA 注意到, 后来的实验无法重复PROWESS 的结果。 EMA 要求Eli Lilly 再做一个临床试验, 比较Xigris 和安慰剂对败血症休克(Septic Shock) 的疗效及副作用。实验取名为 PROWESS SHOCK。[3]

结果:
1680个病人,Xigris 组851人,对照组845人。
28 天死亡率: Xigris 26.4%, 对照 24.2%, p=0.31 。

Eli Lilly 将结果上报FDA,并宣布自愿将Xigris 撤出市场[7]。

事后诸葛亮,当初Eli Lilly 选择Xigris 就是一个错误。至少从理论上讲,Xigris 没有多大前途。不过,理论不可能100% 正确,临床实验结果打破理论眼镜的事经常发生。 每一个新药开发,都是一场大赌博。只有几个大公司才有本钱下赌,才输得起。

也许Xigris 太昂贵,也许对Xigris 信心不足,Eli Lilly 在推销 Xigris 上所投入的精力、钱财,推销的方式,虽然不是绝无仅有,也是很少见的。

待续

参考文献

1. Martin, GS, Mannino, DM, Eaton, S, Moss, M. The epidemiology of sepsis in the United States from 1979 through 2000. N Engl Med 2003; 348:1546-1554
2. Gordon R. Bernard M.D. et al. Efficacy and safety of recombinant human activated protein c for severe sepsis. N Engl J Med 2001; 344:699-709
3. Mike Mitka. JAMA, 2011; 306(22) 2439- 2440
4.Simon Nadel FRCPa, Brahm Goldstein MDb etal, the Lancet. 2007 Mar 10;369(9564):836-43
5. the Administration of Drotrecogin Alfa (Activated) in Early Stage Severe Sepsis (ADDRESS) Trial N Engl J Med 2005 Sep 29;353(13):1332-41.
6. Jean-Louis Vincent, MD, PhD, FCCM; Gordon R. Bernard et al. Drotrecogin alfa (activated) treatment in severe sepsis from the global open-label trial ENHANCE: Further evidence for survival and safety and implications for early treatment. Crit Care Med 2005 Oct;33(10):2266-2277
7. http://www.fda.gov/Drugs/DrugSafety/ucm277114.htm
8: Peter Q. Eichacker, M.D et al, Surviving Sepsis — Practice Guidelines, Marketing Campaigns, and Eli Lilly N Engl J Med ,2006, 355;16, 1640-1642



2013-10-21 20:39:01

主题: 国内ICU被砸
【 以下文字转载自 Living 讨论区 】
 发信人: sammix (半夏), 信区: Living
标  题: 俺国内老雇主的ICU被家属给砸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Oct 18 09:19:06 2013, 美东)


视频:http://ipd.pps.tv/play_38UWFO.html


曾经家属冲破ICU门,我四处逃窜的情景还历历在目,现在又出这事。


 国内作医生真是高风险,低收入,毫无尊严的职业,真不知道以后谁还会去考医学院。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74.]



2013-10-18 09:57:49

主题: 中国环境危机
凝视中国的眼睛 英国摄影师镜头下中国负环境(组图)

文章来源: 综合新闻 于 2013-10-17 21:06:02 - 


这是一组英国摄影师用镜头记录下的中国环境危机的各地画面,其中就包括中国环境危机中典型的沙尘暴、雾霾等天气,还有因为各种原因对地貌的永久改变的挖掘工程。

宁夏中部一场严重的沙尘暴使地面被橙黄色覆盖。春天刮风时,这种干燥的退化的表层土地很容易被吹起来。



2013-10-18 09:55:46

主题: 中国环境危机
凝视中国的眼睛 英国摄影师镜头下中国负环境(组图)

文章来源: 综合新闻 于 2013-10-17 21:06:02 - 


这是一组英国摄影师用镜头记录下的中国环境危机的各地画面,其中就包括中国环境危机中典型的沙尘暴、雾霾等天气,还有因为各种原因对地貌的永久改变的挖掘工程。

为了修建通向毛儿盖大坝的公路,被削去一边的山峰。大规模的筑坝工程引发了永远改变当地地貌的环境“连锁反应”。



2013-10-18 09:53:47

主题: 中国环境危机
凝视中国的眼睛 英国摄影师镜头下中国负环境(组图)

文章来源: 综合新闻 于 2013-10-17 21:06:02 - 

  
这是一组英国摄影师用镜头记录下的中国环境危机的各地画面,其中就包括中国环境危机中典型的沙尘暴、雾霾等天气,还有因为各种原因对地貌的永久改变的挖掘工程。图为一场小的沙尘暴笼罩着宁夏回族自治区红寺堡郊区的小路。



2013-10-16 20:46:51

主题: 中国环境污染
地狱就像现在的中国:人多,烟雾弥漫

 2013-10-16 13:56:40  经济学人 



  中国的环境污染有多严重?《洛杉矶时报》最近根据美国国家科学论文集的一篇报告指出,因为空气污染,中国北方人的寿命,平均比南方少5.5岁。 

 
  尽管中国环境官员随后以「缺乏实证,不可信」回应,但这个关于中国污染「生死存亡」的直接关系数据,还是引发广泛讨论。 

  上个月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就以封面故事讨论中国对全球环境造成的威胁。封面是遭到污染的地球,被一只色彩鲜艳,正在喷火的龙包围。龙代表中国,喷出来的火全变成废气笼罩地球,标题是「全球最大的污染源」(The world’s worst polluter),副标:中国能及时清理完毕吗?(Can China clean up fast enough?)。 

  《经济学人》表示,中国这个全球公认的最大的污染源也慢慢走上环保之路,「但她的脚步需要再快一点」。如果中国能尽快处理污染,不只是对她自己,也是其他国家的福音。中国空气污染有多严重?《经济学人》打了比喻:地狱。 

 

  

  《经济学人》举英国着名浪漫派诗人雪莱在1819年对伦敦的形容做为开场,「地狱是一个城市,很像是伦敦,人口众多,烟雾弥漫」,认为这样的描述,对照今天中国许多城市,再适合不过,因为现在的中国就像19世纪的英国一样,正在经历工业化的快速经济发展;而且也像当时的英国一样,致富的强烈慾望压倒了对清洁空气的慾望。 

  但终究,中国还是得面对治理空气污染的问题。而且中国和英国在时空环境都不能相比,所以如果想要走英国先摆脱贫穷再解决污染的老路,「绝对是行不通的。」 

  第一,时间问题。英国工业发展加速之际,大气中二氧化碳含量和过去几千年没什么不同,但现在已经比当时增加1.5倍,几乎要到达科学家公认危险警戒的450PPM。第二,地点问题。中国幅员太大,经济成长太快,造成的空气污染对世界的影响,远远超过其他任何国家。 

  《经济学人》提到中国国内环境污染的情况,包括今年1月,北京空气中的有毒物质含量超过WHO规定的安全标准的40倍;中国1/10的农田被化学物质或重金属污染,一半以上城市的水不适用于清洁和饮用。报导也提到中国北方因为空气污染,人们的寿命平均减少五年半。 

  《经济学人》报导,环境污染问题之严重,已经引发中产阶级不满,中国政府也忧心忡忡,想办法降低污染程度,这从中国官方据说将斥资2570亿美元改善空气品质,这相当于香港一整年的GDP,也是中国年度国防预算的两倍的「大手笔」就看得出来。 

  《经济学人》强调,环境污染看似中国国内的问题,但其实攸关全球。中国消耗了全世界40~45%的煤炭、铜、钢铁、镍、锌等,当中国发展愈快,就表示对地球的环境污染也愈多。此外,1990年以来,中国工厂排放的二氧化碳从20亿吨上升到90亿吨,几乎占全球总排放量的30%,更是美国的两倍。 

  该怎么办呢?《经济学人》认为,要说服中国减少排碳量并非不可能。尤其中国居住在沿海地区的人远远超过其他国家,当海平面上升,受害最深的就是这些地区,所以气候变化的威胁,中国自己感受最深。 

  《经济学人》也建议中国官方,可以向民间企业徵收碳排放税,因为这比设定目标更透明,也不用被讨价还价。 

  至于其他国家,《经济学人》认为,尽管全球性的碳排放协议破局,先进国家还是可以以身作则,给中国一些可供学习的经验,富裕国家甚至应该出资帮助中国发展节能环保计画,因为在中国,减少有害气体排放的成本带来的效益,比富裕国家多得多。



2013-10-14 22:58:54

主题: zt 健康值多少钱?看看周立波这张刀子嘴!
健康值多少钱?看看周立波这张刀子嘴!

2013-09-24 

 救护车一响,一年猪白养;
住上一次院,三年活白干;
十年努力奔小康,一场大病全泡汤!

小病——拖;
大病——杠;
病危等着见阎王!

健康投资总没钱,有也说没有;
等到病时花万千,没有也得有!
若要与人谈健康,有空也说忙;
阎王召见命归天,没空也得去!

21世纪什么最贵———健康最贵!
21世纪什么楼最高——医院!
21世纪什么地方住满人却还得往里挤——医院住院部都住不进还得托关系往里挤,什么地方消费只收现金——还是医院!

您现在不养生,以后养医生!
在健康方面花钱花时间就不用担心!
因为你花的都不是你的钱,是医院的钱!您不花,医院早晚也会收回去! 

什么是健康?
健康是自己不受罪,
健康是儿女不受累,
健康是少拿医药费,
健康是多得养老费!

健康与金钱的关系是什么?
健康是无形资产,
保健是银行存款,
疾病是恶性透支,
大病是倾家荡产!

辛苦奋斗几十年,
一场大病回从前,
爱妻爱子爱家庭
不爱健康等于零!




Sent from my iPhone



2013-10-14 12:22:52

主题: 兴无灭资:“免费医疗”,纳税,及弱势族群
兴无灭资:“免费医疗”,纳税,及弱势族群 
发布者 qianren 在 13-10-14 07:36 

  
有人就俄罗斯酝酿实行或已经实行了“免费医疗”的报道撰文抨击这种子虚乌有的制度。抨击中说,医疗又不是让医生给你到杯热开水,怎么可以实行这种免费午餐的制度呢,尽管这种制度会受到懒人的追捧。话说得好像没错,只是不符合常识。首先所谓的“免费医疗”肯定是子虚乌有。不要说给每个求医者倒一杯热开水,就是给他们提供一杯自来水不也要花钱吗?谁掏这个钱,医院还是医生?不管谁掏,反正自来水公司是会按时来收费的。这才是天下没有免费午餐的意思。

大家都“免费医疗”了,医生护士吃什么,总不能指望他们喝西北风吧?所以免费医疗是个伪命题,其实作者的意思是要抨击福利制度,可惜没瞄准靶子,就乱放一通。

既然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那么就要问一问是通过什么戏法变出的“免费医疗”?原来所谓“免费医疗”在党国的语境中,就是公家报销,自己基本不掏腰包。这看似大锅饭,其实开的是小灶,没有达到某种级别是无权享用的。这在等级森严的党国,属于制度腐败之列。这倒不是公家给你报销医疗费用的原因,因为在美国,政府也基本是通过给为公务员买保险来报销医疗费用的,甚至不用达到什么级别,只要是公务员,都享受政府提供的医疗保险。因为公务员的薪水偏低,因此这甚至成为鼓励民众为政府工作的一个诱因。而党国的腐败在于为达到一定级别的官员才提供不用排队的特殊服务,把他们与芸芸众生隔离开来,并且随意占用更多的资源。而这些资源都是政府对民众的税收,结果很大一部分都用在某个级别以上的政府官员的公款吃喝和医疗保健上了。讽刺的是,在美国恰恰相反,是在某个级别(贫困线)以下才享有公款吃喝(食品卷)和免费医疗(医疗补助)的“特权”。也就是说,在美国只有穷人才享受“特权”。这也是令茶党人士愤愤不已,耿耿于怀的一个重要原因所在。对于等级森严,好处作为待遇只会如影随形地跟着职位权势的高低流动的党国来说,这自然更是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希望有一天,所有政府都能做到“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将健保覆盖于所有公民。自然会有人将此一愿憬蔑之为乌托邦。其实那也容易,自愿加入,决不勉强不就罢了。

但是,一般说来,任何政府亦或私企雇员,都不同程度地享受雇主提供的医保福利,这在工业化国家已经成为通行做法。不为雇员提供医保,他们一有个头疼脑热,伤筋动骨,岂不就影响工作和效率了吗?在这里还是少拿“个人责任”来说教,因为没有人愿意拿自己的健康当儿戏,把生病当好玩。政府和公益团体可以做的倒是教育公众提高健康意识,并且拿出规范垃圾食品的有效措施来,而非让其放任自流。光靠市场的“万能”调节管用吗?消费者早就让高糖,高盐,高脂肪的垃圾食品毒化了,让私家车给宠坏了,让吸毒(包括烟酒)成瘾了,你能够依靠他们的自觉抵制来解决美国人的大腹便便,高血压糖尿病和瘾君子问题吗?不信你先自己试试。因此别太迷信市场就对了。于是在快餐业,汽车商和烟酒毒贩子一统天下,再加上军火商凑热闹的情况下,想叫个人身体健康,少灾没伤,也让医院消停消停,谈何容易?你想躲开上述代表美国文化的消费主义和西部牛仔精神,彰显你的“个人责任”,就不怕被小布什骂成不爱国吗?因此,不从根本上解决医保问题的根源,亦或至少让对美国民众的生理和心理健康水平急剧下降,从而进一步恶化医保问题的上述根源负起至少是部分责任,光把眼睛盯在是不是有人在享受“免费医疗”这样治标不治本的鸡毛令箭上,除了向Corporate America献媚之外,无非就是嫌贫爱富,赴炎趋势罢了。 如果真能“免费医疗”,哪怕是政府或雇主资助的医疗,能让大家不必把钱花在医疗上,而是花在消费上,对经济不同样是贡献吗?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即便是免费医疗,也不是绝对的坏事。

茶党徒们对“免费医疗”的恐惧,当然也不乏其他原因。

根据笔者的理解,甚或不理解,那只能是以偏概全和偷换概念的结果。诚然,任何社会都存在着不能自食其力和不愿自食其力的人(以失业率为准)。先不去追究他们不能和不愿的原因(已超出本文讨论内容),仅就他们因为没有工作单位或雇主为他们投(医)保,他们就失去了享受基本医保的资格了吗?这里的确涉及到伦理学问题,但是最大的伦理关怀依旧是作为人,尽管是不能或不愿自食其力,因此也是处于社会边缘的人,是否就同时丧失了医保的权利?(而一旦给与他们这一权利是否就意味着让他们享有了特权,甚或剥夺了他人的权利?)因此他们的生老病死也就不再是整个社会的责任了呢?

只是即便不提基督教,佛教,和伊斯兰教这些主流宗教对上述问题的回答,即便只是从一个处处以金钱为衡量标准的市场社会的角度来考虑这个问题,社会也不能对这些人无动于衷,任其自生自灭。因为当这些人的生死不再是这个社会的责任时,这些人也可以不再对这个社会承担责任。而来自这些人的这种不负责任将让整个社会的不负责任付出远远高于对他们负责任的代价。这就是为什么成熟的文明社会的政府宁愿花费自己有限的预算,甚至不惜向社会提高税率也要承担对这些人生老病死的责任的原因。不错,这听起来很不公平,尤其是对不愿自食其力,宁愿贫穷,甚至自甘堕落(比如酗酒,吸毒,滥交等等)者所负的责任。

然而这在更高的境界上,又是公平的。这种公平就是整个社会的祥和与稳定,因为没有人愿意生活在一个“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冷酷无情的社会。尤其当自己也不是无生老病死之虞的神仙皇上,而也是会随时遭遇不测的芸芸众生中的一员时。你自己也许是条汉子,宁肯冻死饿死病死,也不会像社会伸出求助之手,但是你的妻子儿女呢?对她们,你也希望无人问津,或被世人视同陌路而弃之路旁吗?
看待社会问题,不能总是从市场社会的角度出发,而要以人为本,从大处着眼,不能一味强调个人责任,还要考虑一下社会责任。诚然,福利社会有福利社会的弊端,比如有人会冒犯罪之险钻福利制度的漏洞等等,但是那种损失相形整个社会的动荡所造成的损失就只是九牛一毛了。这也是人们更加向往西方福利社会而摒弃日益市场化的国家资本主义集权社会的缘由,尤其当这种社会把医保推卸到国民(尤其是底层民众)的身上时。

最令茶党支持者不能容忍的是,他们的医保为什么要让我们来买单?其实没有人叫他们给任何人买单,除非他们出于慈善和慈悲之心主动要为谁买单。那么他们所说的的买单是什么意思呢?无非就是为政府缴纳的所得税和其他税种而已。虽然这些人中不乏自称基督徒的人,但是他们却无视一个最基本的基督教原则,那就是“把凯撒的还给凯撒”,尤其这个凯撒是自己投票选出来的,并以服务整个社会,而非某个利益集团为宗旨的时候。同样基督教什一税的原理,也说明只要比例一样,就没有谁缴的多谁缴的少的问题。耶稣甚至说,那个只有一个铜板却悉数交出的老太太比那些交出几块或几十块的富人缴得还要多,因为老太太交出了自己的百分之百,而富人们只交出自己的百分之一二。因此富人所交的税款也只是相对多一些。即便排除爱国的因素,富人对社会的回报也应该相对大些,因为他们占据了社会资源更大的比例。不错,他们对社会的贡献更大,因而也得到社会更多的尊敬与追捧。然而他们一旦暴露出对自己的贡献多有怨言,好像是社会欠了他们时,他们就失去了应有的风度,就不再值得尊敬了。因为给政府纳税,本来就是基督教的原则和神的旨意。要怨,也只能进天堂之后对神去抱怨了,如果凭着这种态度神还允许他们进天堂的话。

中文里对the less fortunate通译为“弱势族群”,其实是不够准确,也不够传神,很容易被人偷换概念的。举个例子,邓文婕,也就是嫁给媒体大亨默道克的那个时刻准备着大打出手的村姑,本来属于弱势族群吧?但人家会来事,会献媚,当然更是财运亨通,结果只是离了一下婚,就净赚十亿美元。你我如果不那么走运,恐怕结,离一百次婚也无济于事吧?什么原因,运气。除此之外,还有什么?比她英语好,比她漂亮的女人是不是多了去了?而她嫁的那个老头子,比他长得帅,甚至出身也比他强的男人是不是也多了去了?凭什么他当媒体大亨?也是一个词儿,运气。时来运转,天时地利人和。如此而已。没有天生注定的。为什么要提这些,无非是要说明弱势族群无非就是运气不佳者而已,不是天生不高贵的原因。而那些社会精英佼佼者,只不过是幸运儿而已(英文叫lucky dogs),不是天生高贵的原因。希望这么说能让那些自以为是,自以为养活了好吃懒做者的社会精英们不要把个小辫子翘得太高,因为这个地球离开了谁都照转不误。正如听到部下恭维他是不可或缺的人物时,戴高乐回答说,“墓地里埋的都是些不可或缺的人物”一样。

□ 读者投稿



2013-10-07 13:40:01

主题: 诺贝尔医学奖
诺贝尔医学奖今天揭晓 3人共享(图文)

2013-10-07 07:08:32  世界日报   

2013年诺贝尔奖生理学或医学奖获奖者:(从左至右)美国科学家詹姆斯.罗斯曼和兰迪.谢克曼、德国科学家托马斯-C.苏德霍夫因 

  据中央社报导,2013年诺贝尔医学奖得主今天揭晓,得奖者为美国籍的罗斯曼(James Rothman)和谢克曼(Randy Schekman),以及德国出生的居多夫(Thomas Suedhof)。 

  法新社报导,评审委员会表示,皆任职于美国大学的3位学者,因发现「细胞的主要运送系统囊泡传输的调控机制」,而获此殊荣。 

  委员会说,3位获奖学者的发现,为了解货物如何在细胞内外传输方面,以及神经和免疫失调,还有糖尿病等疾病研究带来重大影响。 

  委员会还说,3位诺贝尔奖得主「发现这些分子的运作原理,控制如何在对的时间,将货物运送到细胞内的正确位置」。 

  按照惯例,诺贝尔颁奖典礼将于12月10日,也就是诺贝尔逝世纪念日,在瑞典首都斯德哥尔摩正式举行。


Nobel Prize For Medicine: James Rothman, Randy Schekman And Thomas Sudhof Jointly Win Prize 


http://www.huffingtonpost.com/2013/10/07/nobel-prize-for-medicine_n_4056115.html

STOCKHOLM (AP) — Americans James Rothman and Randy Schekman and German-born researcher Thomas Suedhof won the 2013 Nobel Prize in medicine on Monday for discoveries on how hormones, enzymes and other key substances are transported within cells.

The Nobel committee said their research on "vesicle traffic" — the transport system of our cells — helped scientists understand how "cargo is delivered to the right place at the right time" inside cells.

Disturbances to the system can contribute to diabetes and neurological and immunological disorders, the committee said.

Rothman, 62, is a professor at Yale University while Schekman, 64, is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Suedhof, 57, joined Stanford University in 2008.

"My first reaction was, "Oh, my God!" said Schekman in a statement released by Berkeley. "That was also my second reaction."

The university said Schekman's research led to the success of the biotechnology industry. Schekman studied normal and defective yeast to identify the process of vesicle transport, the university said.

The Nobel committee said Schekman discovered a set of genes that were required for vesicle transport, while Rothman revealed how proteins dock with their target membranes like two sides of a zipper. Sudhof found out how vesicles release their cargo with precision.

"These discoveries have had a major impact on our understanding of how cargo is delivered with timing and precision within and outside the cell," the committee said.

Rothman and Schekman won the Albert Lasker Basic Medical Research Award for their research in 2002 — an award often seen as a precursor of a Nobel Prize.

The medicine prize kicked off this year's Nobel announcements. The awards in physics, chemistry, literature, peace and economics will be announced by other prize juries this week and next. Each prize is worth 8 million Swedish kronor ($1.2 million).

Established by Swedish industrialist Alfred Nobel, the Nobel Prizes have been handed out by award committees in Stockholm and Oslo since 1901. The winners always receive their awards on Dec. 10, the anniversary of Nobel's death in 1896.

Last year's medicine award went to Britain's John Gurdon and Japan's Shinya Yamanaka for their contributions to stem cell science.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