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作者: USMedEdu
域名: blog.mitbbs.com/USMedEdu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00901000000 ~ 20101001000000


2010-09-30 23:18:45

主题: 2010 AMA-IMG Section Business Meeting, Nov 5-8, San Diego
发信人: suyiren (素衣人),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2010 AMA-IMG Section Business Meeting, Nov 5-8, San Diego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30 22:00:45 2010, 美东)

register online
http://www.ama-assn.org/ama/pub/about-ama/our-people/member-groups-sections/international-medical-graduates/meetings/registration.shtml

Keynote speaker:  John J. Norcini, PhD, President/CEO
Foundation for Advancement of International Medical Education and Research (
FAIMER), author of  “Evaluating The Quality of Care Provided by Graduates 
of International Medical Schools”, Health Affairs
5:30 pm - 7:30 pm on  Friday, Nov. 5

Joint Section and Special Groups Program:      
“The Evolving Affordable Care Act:  What it means to you and your patients
”, Saturday, Nov. 6, 12:30 pm – 1:30 pm 

Faculty: Cecil B. Wilson, MD, President, AMA; Richard Deem, Senior Vice 
President of Advocacy, AMA

Moderator: Raouf Seifeldin, MD, Chair,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s

Signed into law in March 2010, the Patient Protection and Affordable Care 
Act (now called the Affordable Care Act) is an historical piece of 
legislation. Not since the establishment of Medicare in 1965 has such 
sweeping health care legislation been passed. As the bill begins to actively
evolve, physicians should take stock of the new regulations being developed
in relation to it. Some regs will have an immediate impact, while others 
take effect over a longer period of time. Join Cecil B. Wilson, MD, AMA 
President; and Richard Deem, SVP, AMA Advocacy to learn more about progress 
on new physician payment delivery models; HIT incentive programs; changes in
program integrity; new prevention and wellness benefits; how the government
will regulate insurance market reform; and more.

Upon completion, participants will be able to:

    * Identify important new regulations and developments around the ACA
    * Update physician colleagues and patients about the potential impact of
the new regulations/developments
    * Determine the best course of advocacy on behalf of physicians and 
patient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52.]



2010-09-29 21:39:53

主题: add789: 分享Beth Isreal Mock-IV的感受
发信人: add789 (Emma wanna a teacup poodle puppy),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分享Beth Isreal Mock-IV的感受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Sep 29 19:12:44 2010, 美东)

In general, very impressive!

面试的人外科2个,内科2个,分别是chair, program director,administrative 
director.

每个interviewer分别接受一个内科,一个外科2个interviewer的接见。
每个面试大概20分钟,interviewer会即时就给oral feedback,并且给出建议,此后还
会填写一张interview的评分表,就和他们正式面试的时候用的一样,最后还有一小段
书面的comments and suggestions.

我感觉每个interviewer都非常nice,一点都没有给人hard time.提出的建议非常中肯。
评分表是不能相信的,因为他们给我表上打的language还可以,但是当面对我说叫我去
take classes to improve my pronunciation. 另外个人感觉,这个医院对advanced 
degree和research achievement, greencard还是很care.


感觉医院真是很好,好大,在union square 好地方,还给我准备的coffee, fruits, 人也很nice.



--

※ 修改:·add789 於 Sep 29 19:16:06 2010 修改本文·[FROM: 76.99.]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99.]



2010-09-28 16:09:44

主题: 要知道的医学史(转载) /我想学医's blog
|     我想学医\'s blog
   要知道的医学史(转载)

http://www.dxyer.cn/taiwanbo/article/i76786.htm

 
近代中国的社会转型,欧化思潮及反传统主义的产生,是导致废止中医思想泛滥的社会和文化根由。而在外部条件中,日本明治维新中取消汉医的成功,使部分中国人产生效仿日本的动机,直接促成了大批留日医学生的涌现,既为中国近代医疗卫生事业的形成奠定了基础,又在客观上造就了一批废止中医思想的代表人物。 

一、日本废除汉医与近代留日医学生 

西方现代医学在世界范围推广之前,各国都有与其自身文化密切相关的传统医学。近代以降,总体趋势是逐渐为西方医学所取代。日本的医学在近代的变迁就是一个典型,也对中国近代医学的发微产生了示范效应。 

公元414年,日本允恭天皇患病,急召韩国医生治病,从此日本有了韩医方。513年,中医被引进日本,“以后关于医药的教养,悉依唐制,汉方医遂以成立,即其后所谓皇汉医道”。[1]中医日益成为日本医疗体系的主流。16世纪开始,同样是欧洲传教士把西洋医学带到日本,但对日本的影响远不及汉医深远。18世纪中期,前野良泽翻译介绍荷兰医书提倡西医,西方医学逐渐在日本立足,当时把从荷兰传入的医学称为兰方医。此后,兰方医在日本不断壮大,到19世纪中叶西医在日本势力大盛,与汉方医屡屡发生冲突。日本人开始对西方文明产生强烈的兴趣,“(日本)近世以来,结交欧美,公使之馆,衡宇相望,亦上自天时地理、官制兵备、暨乎典章制度、语言文字,之于饮食居处之细,玩好游戏之微,无一不取法于泰西。”[2]这种对西方文明的崇尚必然冲淡了对汉文化的兴趣,体现在医学领域,就是实施一系列的废止汉医措施。 

明治维新(1868年)伊始,日本先后颁布了《王政复古诏书》、《五条誓文》、《政体书》,实行废藩置县,发展工商,引进西洋科学文化的方针。大政官宣布,日本今后医学学修之路,当以西洋医学为依据。为此明治政府开始实行废止汉医全盘欧化的措施。其特点是:通过议会与政令一举废止官设的汉方医校;擢西医取代汉方医掌握国家医政大权;实行医师西洋七科考试制,扼制汉方医的产生来源;用自然淘汰的方法逐步消除特许执业的汉方医。另一方面,大力发展西医事业,举办医校、医院,聘请西医学者任教讲学,派员留学海外,培养西医人才。至1906年,历经30余年,基本达到废止汉方医的目的。[3] 

日本的医学考试制度的建立,实际上剥夺了汉医的授徒传业权,也就断绝了汉医的繁衍生存权。虽然,汉医们也曾组织过***、请愿、结社等斗争,要求修改医师法,另定汉医考试条例,允许汉医办学培植人才,但均无济于事,颓势难挽。汉医人数急剧下降,日本的汉医与西医的结构发生了变化,西医所占比例日益扩大并占据主导地位。“据明治初年之调查,医师百人科学医仅21人,在明治7年顷仍有汉方医8人对科学医2人之比……。明治20年5月1日之调查,原由政府免试而许可者尚有32800人。然在明治30年,原来免试许可者已减至23900人。”而“经开业实验及格者”则从4072人增至8467人。[4]可以看出,西医势力日益壮大并逐渐占得上风。 

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彻底铲除了封建幕藩体制,走上了资本主义的道路,社会面貌为之一新。在短短的几十年里,取得了西方列强近两百年才建立的成就,迅速进入世界强国之列。日本的成功使中国的知识分子得到了启示。他们认为,日本现今的文明正是西方文明孕育的结果,日本现有的文明成果与西方文明犹如母子之关系:“磅礴弥纶于现今之世者,无分泰东西,皆唯一无二之欧化主义也。泰西文明之为母,而孕育泰东文明为之子。……观于东邦革新,输进欧化,举国风靡。哲学也,耶教也,文物也,风俗也,盖去不尽弃其旧而倾向焉。卒归日本国家之主义。是可见欧化之实效也。”[5]而中日两国命运的迥异,正是在欧化问题上所采取不同态度所致,是否具有欧化意识是问题的关键。“欧化东渐一语,日本妇孺皆习为口头禅。而叩诸中国人,虽大夫亦多懵然。……地小地大、兵弱兵强、财困财裕,固无关两国之兴败。两国之兴败欧化故。……虽今日之比例,日本优于中国,焉知他日之比例,中国不优于日本?无他,欧化之速率每成一比例,国势之速率即遂以日增。于是而中国立矣。”[6]因此,中国如果要迎头赶上,就必须加快欧化的步伐。 

明治维新以来,日本全盘吸收近代西方文化,在许多方面领先于中国,而在其后的军事对话中,中国被打得鼻青脸肿,“甲午一败于东邻,庚子再创于八国”,中日近代化历程的巨大差距,令国人如梦方醒。在痛心疾首之中,开明的君王和知识分子们不得不对日本这个突然崛起跻身强国之林的岛国刮目相看,不得不正视这个明治维新后日益强大的新对手。维新人士康有为、梁启超纷纷上书光绪帝,主张仿效日本的明治维新,实现变法,以挽救清政府大厦将倾的危局,使中国摆脱积贫积弱的困境,他们向光绪上书道:“愿皇上以俄国大彼得之心为心,以日本明治之政为政法而已,……日本为俄美所迫,步武泰西,改弦而雄视东方,此而为国者,其始遭消弱与我同;其后底盛强与我异。”[7]对一落千丈的国势,光绪帝决定效法明治维新以图自强。其措施之一就是效仿日本,在北京同文馆设立东文馆,学习日文,同时派遣大批青年东渡日本留学。[8]而日本从自身利益出发,也采取吸引中国留学生的政策。这样,在中日统治者的双重推动下,自清末以来,出现了盛极一时的留日热潮。自1896年至1937年全面抗战爆发,中国人留学日本的学生总数不下于5万人。[9]在这5万留学生中,有不少是学习西方医学的。因为当时的日本,西洋医学已经占据统治地位,日本国富民强,对心怀救亡图存、振兴国运的有志青年们来说,无疑具有很大的吸引力。 

1896年,第一批中国留学生13人奔赴日本,其中尚未有学习西医者。1902年的调查显示在日本的272名留学生中,已有3名习医者。[10]1902年,鲁迅就是有感于“日本维新是大半发端于西方医学的事实”,[11]东渡日本,1904年从弘文学院毕业后进入仙台医学专门学校学习西医,后来弃医从文。据李喜所统计,1904年留日医学生在校人数为23人。1905年起,逐渐增加,1907年达到高峰,其中千叶医专由于与学部签订招收中国学生办法,人数最多。据1907年底中国留日医学生创立的医药学团体“中国医药学会”的调查,在日本药科的留学生有95人。另据日本外务省档案,1907年同仁堂学校的中国留学生为35人。 

资料来源:李喜所:《近代中国的留学生》,人民出版社1987年版,第149-154页;《留学日本医药学校同人姓名调查录》,《医药学报》1907年第6期;沈殿承:《中国人留学日本百年史》上册,辽宁教育出版社1997年版,第185-212页。 

从表3-1可以看到,1907年以后,留日高潮逐渐减退,但习医者仍然不少。据牛亚华统计,1911年以前,有名可考的留日医学生有163人,实际人数更多。[12]但坚持到毕业的人数并不多,实藤惠秀调查了日本23所医学专门学校,截至1911年共有51位中国留学生毕业。[13] 

留日医学生在日本求学期间,成立多种医药学术团体,出版学术刊物,不断进行学术交流。1906年,千叶医专的留日学生组成“中国医药学会”,编辑出版《医药学报》,鼓吹新学,改良旧习,刊物介绍西医学、医药理论、医疗技术、医药政策、医学史、医药新闻及卫生常识。1907年春,金泽医专的留日学生成立“中国国民卫生会”,出版《卫生世界》。神户的留学生组织“中国精神研究会”,1917年出版《精神杂志》。1907年成立的“中华药学会”,是中国第一个全国性的学术专门协会,1909年在东京召开第一届年会,通过章程,王焕文被推为会长。协会仿照《日本药学杂志》的体例,创办药学杂志。“中华药学会”由日本到中国,规模日盛,对近代中国药学事业的发展贡献良多。 

诚然,在20世纪之初,日本医学模式对中国的影响还没有欧美医学体系那么深远,但它对中国西医学发展的趋势仍然产生了不小的影响。这种影响首先表现在中国近代医学知识群体的形成。大批留日归国学生是构成这一群体的最基本部分,因为从留学史角度来看,中国近代留日学生远远超出欧美留学生。中国近代医学知识群体的形成表明中国新医学事业的正式确立,也“标志着中国西医学家、医学教育家登上新医学舞台,……自此西医科学无可争辩地成为中国医药学的一个组成部分,与中医学并峙于中国医坛。这表明中国作为被传播者的地位开始结束,这一知识群体既是西医学的传播者,更是专门科学的实践者和研究者。留日学生和留欧美学生形成了德日派和英美派,在西医界呈现出流派纷争的局面。”[14]其次,丁福保先生所开创的翻译日文医学书籍揭开了汉译西医文献在华普及推广的新篇章,这些医学典籍对中国医学事业的影响甚至“远远超出欧美传教医师半个世纪的努力。”[15] 

二、留日学生与近代医学事业——以汤尔和为例 

清末的留日医学生在完全西化的氛围里接受现代医学的熏陶,不论在医学观念上还是在实际行为中,已经打上了西方医学的烙印。中国早期的西医医生中,除国内教会医学校毕业者,几乎全部是留学海外的归国学生,其中留学日本的又占绝大多数。这一留学生群体回国以后,在20世纪初承担起传播西医学的职责,成为中西医学跨文化传通的中介。他们活跃于教育界、医院、研究所;并在医药卫生知识的普及传播、医学教育、医药卫生政策、公共卫生事业及医学学术研究等方面作出了巨大的贡献。在推动中国医学由传统向现代化的转变中,起到了关键性的作用。在官办的医疗机构施展影响,与欧美体系的西医派分庭抗礼,各领风骚。汤尔和就是其中的代表人物。 

汤尔和(1878-1940),原名调鼎,浙江省杭县(今杭州市)人。1905年留学日本,原习陆军,后改学医。1910年毕业于日本金泽医学专门学校。又游德,获柏林大学医学博士学位,归国后曾两次出任北京医学专门学校校长。1915年,他创立中华民国医药学会,任会长。1917年,在中华医学会第二次大会上被选为副会长。1922年后,历任教育总长、内务总长、财政总长。汤尔和是中国近代医学事业的拓荒者之一,然而,由于汤尔和晚节不保,后投向日伪,任“议政委员会”委员长等职。长期以来被诟为历史罪人,“遗讥于医林”。[16]多少淹没了他在中国近代医学事业上的杰出贡献。以下略述汤尔和作为一个留日医学生,在回国以后对近代医学事业的贡献。 

1、领衔创建国立北京医学专门学校 

国立北京医学专门学校是我国最早的国立医学校,北京大学医学部的前身,创建于1912年10月26日。1903年,清政府在京师大学堂设立了医学实业馆,虽然四年后停办,但在客观上为创立国立北京医学专门学校奠定了前提。民国初年,北洋政府开始对西医在中国的发展予以重视。1912年9月,教育部部长范源濂电邀从日本留学归来的汤尔和到京,筹划创立医学校事宜。此前汤尔和等人在浙江筹建浙江省立医学专门学校,并担任病院副院长。汤赴京以后,教育部以价银10,000两购买了宣武门外八角琉璃井医学馆旧址,划拨给国立北京医学专门学校使用。比汤尔和晚一年毕业于日本金泽医学专门学校的周颂声也应邀参与了创建工作。10月16日,中华民国教育部任命汤尔和教授为北京医学专门学校首任校长,周颂声出任教务长。1912年10月26日,民国政府颁发校章,正式成立我国第一所国立医学学校——北京医学专门学校。至此,中国第一所国立西医学校正式诞生。汤尔和在第一届开学典礼上致辞:“医校目的,自主观言,在促进社会文化,减少人民痛苦。自客观言,西来宗教,都籍医学为前驱,各国的医学***以及印刷物中,没有我们中国人的地位,实在是一件最惭愧不过的事。所以这所学校,不仅给诸位同学一种谋取职业的本领,使你们能挣钱,实在是希望诸位负起促进文明,用学术来和列强竞争的责任……”。[17]他的讲话开宗明义,指明在我国建立现代医学教育的宗旨。学校草创之初,教职工仅9人,首批学生72人。有旧屋数十间,旧显微镜一台,中国旧医书数十本,开办费800元,每月经费千余元。然而,汤尔和等人以锲而不舍的精神,惨淡经营十几年。该校从小到大,规模日盛,从北京医学专门学校到北平大学医学院、国立西北医学院,直至北京大学医学院,解放前共为国家培养出1166名毕业生,构成中国现代医学事业的中坚力量。[18] 

2、倡导人体解剖、制定《解剖条例》 

众所周知,解剖学被称为现代医学基础的基础。西方国家的医学教育普遍开设解剖学课程。然而,在封建传统十分悠久的中国,人们长期受到封建礼教的束缚,长期形成保全尸体的陈腐观念。不独普通百姓,就连中医界也对解剖尸体持抵触态度,医校的解剖课程只是形同虚设。汤尔和认为,学习解剖学不能纸上谈兵,仅凭挂图和书本知识是不够的。因此,他敢为天下先,亲自起草解剖条例,向政府力陈解剖在医学教育中的重要性。1912年11月24日,汤尔和上书教育部请求公布《解剖条例》。由于封建势力的禁锢,解剖在当时尚无先例,初次呈请并未获准。汤尔和又反复请求,中华民国政府终于1913年11月22日以内务部51号令的形式公布了《解剖条例》,从此中国有了第一部由政府颁布的为医学研究之目的的解剖法令。这是中国近代医学史上的里程碑,医学工作者无不欢呼雀跃,拍手称快。著名西医伍连德博士称“殊为我国医界前途喜也。”[19]由于汤尔和等人的努力,中国医校才得以打破旧俗,开设人体解剖学课程。 

解剖条例十分简单,共有五条,规定了可供解剖的四种尸体。1914年4月22日,内务部又颁布了《解剖规则施行细则》。[20]充实完善了解剖条例。然而,虽然有了解剖条例,但在实际操作中仍困难重重,阻力很大,“虽有政府明令准许医校及医院解剖尸体,而地方官及当事者,每以避世俗攻击,迄未能实力奉行。”[21]医学校和医院只有少量的尸体解剖,有时还不能顺利实施,受到非法干涉。汤尔和虽“长北平医校,以解剖说当道,垂有成议。”也遇到了“乃事闻于步军统领之夫人,坚决不许”[22]的尴尬情状。尽管医学解剖在中国的发展不能一帆风顺,但汤尔和等倡导人体解剖,但开风气敢为先的精神是值得后人称道的。 

3、组织学术团体、推动医政改革 

1915年8月,汤尔和、周颂声、侯希民等发起成立中华民国医药学会,该会主要成员为归国留日医学生,也吸收国内医药学专家参与。总会设在北京,各大城市均设有分会,每年举行一次大会,相互交流经验。1916年8月,该会召开第一次常会,推举汤尔和为会长,1917年编辑出版《中华民国医药学会会报》。该会的章程为:研究日新之医药学,力求进步,以期学术之独立;联合海内外同志交换智识,以期同轨之进行;扶植我国医药教育;建议卫生行政法案,请愿政府,以促卫生行政之进行。该学会定期举办学术研讨会,调查寄生虫病,研究中医中药。1916年受教育部的委托,汤尔和联合中华民国医药学会、博医会、江苏教育会共同审定医学名词,为统一中国医学名词做出了贡献。有人认为“在北洋政府时代,该会对政府卫生行政方针的影响大于中华医学会。”[23]汤尔和重视医学基础理论的研究,在他任北京医学专门学校校长期间,每年派出优秀毕业生赴德国留学,学习医学基础学科的知识,不仅壮大了师资队伍,培养了大批知名专家,也为学校几十年重视基础医学教学和研究的传统奠定了基础。1922年后曾担任过中华民国教育总长,并编著或编译了一系列我国自己的医学教材。他本人不仅担任领导工作,也不断从事医学研究。1921年,他被派往欧洲考察医学教育,曾在柏林大学解剖学及生物学院做访问研究,在德国著名学术刊物Anat.Anz.Bd.(1922,55)和Arch.f.mikr.Bd.(1922,96)发表两篇论文,很快即被组织学名家所引用。[24] 

汤尔和十分注重医药管理和医师培训工作。辛亥***以后,一些中医呼吁国家应实行统一的医药管理。1915年,固安县中医张治河及前清太医院医生赵存仁先后呈文教育部要求立即组织医生考试。北洋政府并未采纳他们的建议,而是去征询中华民国医药学会的意见。该会创始人汤尔和不久呈文教育部建议照朝鲜的办法实施。他认为,应“博采东西成法制定规程,限以科目,公布海内,俾众周知,凡非学校出身必须此种试验。”[25]汤氏的建议比明治早期日本的汉医政策还要严厉。在这种思想的指导下,北洋政府开始进行第一次全国卫生调查。主要是调查医生。虽然这次调查因为阻力重重而失败,但无疑是北洋政府力图医政改革的一次尝试。 

4、翻译、介绍西方医学著作 

汤尔和在翻译和传输西方尤其日本医学专著上卓有建树。他倾其所学,翻译了大量日本医学名著。1915年他翻译的石川喜直著《局部解剖学》二册,由日本吐凤堂出版。其后,他又翻译了下平用彩著《诊断学》(1919年,商务印书馆)、志贺浩的《近世病原微生物学及免疫学》(1928年,商务印书馆)、木下正中、清水由隆的《近世妇人科学》(1928年,商务印书馆)、西成甫的《精撰解剖学》(1938年,同仁会)、宫原虎的《牙齿的病理及疗法》(1934年,同仁会)、永井潜的《医学与哲学》(1926年,商务印书馆)、《生物学与哲学之境界》(1926年,商务印书馆)、冈村周谛的《生物学精义》(1926年,商务印书馆)长谷部言人的《自然人类学概论》(1930年,商务印书馆)等,及德国学者L.Michaelis的《胎生学》(1919年,京华印书馆)、Gegenbauer等的《解剖学提纲》、F.Claty的《青年心理学》。其中《解剖学提纲》和汤尔和自著的《组织学》(1914年,东京吐凤堂)是北洋政府时期医学院校主要的教材和参考书,《近世妇人科学》和《生物学精义》被收入在当时影响很大的《大学丛书》。[26] 

毫无疑问,汤尔和对中国现代医学事业的发展不遗余力,贡献良多。他的生平及经历反映了大部分留日医学生相同的人生履历。 

三、由日本模式侈言废止中医 

日本明治维新的成功对中国留日学生的思想转变产生了极大的影响,日本废除汉医同样给中国医界带来不小的冲击,并由此引发一场关于阴阳五行存废的论争和海归派废止中医倾向的确立,这场论争是民国时期大规模中西医论战的前奏和预演,而废止中医思想的出炉,极大地影响了中国近代医学演变的主题和走向。 

早在1900年左右,否定阴阳五行的思想在中国学界和医界已成为时髦之语。严复、梁启超虽然没有留学日本的经历,但对日本明治维新中废除汉医的做法极为认同,他们都曾有否定阴阳五行的论说。严复在《原富》中言及五行干支,把中国的医药归为风水、星象、算命一类的方术,缺乏实际观察和逻辑推理,是纯属臆造的一套似是而非的虚玄话语:“中国九流之学,如堪舆、如医药、如星卜,若五行支干之所分配,若九星吉凶之各有主,则虽极思,有不能言其所以然者矣。无他,其例立根于臆造,而非实测之所会通故也。”[27]严复曾写信告诫其甥女:“听中医之言,十有九误,切记切记”[28] 

梁启超更进一步,把阴阳五行同时否定。他在《阴阳五行说之来历》一文中率先发难,认为“阴阳五行说为二千年来迷信之大本营,直至今日在社会上犹有莫大势力,今当辞而辟之。”[29],对汉代以后的阴阳五行说,梁启超尤为痛绝,指出医家经典深受其害,“吾辈生死关系之医药,皆此种观念之产物!”[30]他估算《内经》中沾染阴阳五行气息的内容占全书四分之一,因此责难“学术界之耻辱,莫此为甚矣!”[31]梁启超向来否定中医、推崇西医在思想界是出名的,他甚至不惜回避自己的遭遇,强忍委屈,为西医作辩护。[32] 

20世纪初,废中医的言论更加高涨,也出现极端主义者,他们甚至毫不吝啬地将攻击谩骂之辞统统塞给了中医。1903年虞和钦在《理学与汉医》一文中,视中医为亡国灭种的“怪物”,对其进行了全面的否定。指出:“汉医之足以亡种,蔽其罪曰不明理学而已。有理学以发达之,则一切解剖、针灸、冰冻、医治之术无不及其精妙,行见吾黄种之强将横绝于欧亚间。譬之理学之于中国,一啮髓噬肉之野兽,驯养之可为家乘。吾汉医之于吾种,一蔽精丧神之鸦片,必补益之,始除蛊疾,是知欲禁吾汉医之怪术,不可不发明理学以消长之。”[33] 

朱笏云在《中国急宜改良医学说》中更是对中医深恶痛绝:“今世最可痛、最可恶、不能生人适能杀人者,非吾中国之医乎?吾中国之医,不知解剖,不辨物性,不谙生理及病理……。”[34] 

另一位具有代表性的人物是桐城派最后一位大师吴汝纶。吴汝纶早年考察过日本,对西洋医学有所认识。他虽没有梁启超等人那样组织医学善会以倡西医的实际行动,但对中医的鄙薄和对西医的崇尚是十分坚决的。他对中西医的言论主要通过书信的方式表达出来,他在给何豹臣的信中称“医学西人精绝,读过西书,乃知吾国医家殆自古妄说”,“中医之不如西医,若贲育之于童子。故河间、舟溪、冬垣、景、岳诸书,尽可付之一炬。”[35]肖敬甫、吴季白等人的信中认为中医是“含混谬误之旧说,早已一钱不值”、“于中医之一笔抹杀”。[36]吴汝纶对中医的态度十分偏执,以至于临终死身患重病也拒绝中医。[37] 

在政界和医界,受日本明治维新时期废除汉医影响最深的人物要数汪大燮、汪精卫、褚民谊、余云岫和汪企张。这些人物都是海归派出身,在北洋政府及南京国民政府时期,担任中央和地方卫生部门的要职,在很大程度上左右着中国的卫生行政。[38] 

汪大燮1903年(光绪29年)曾任留日学生监督,1907年回国。民元前曾出使英国、日本,后担任教育总长,他有强烈的废弃中医倾向,其对中医的消灭政策与日本明治政府实出一辙。1912年民国肇建,医学教育制度首先被列入议事日程,在7月举行的临时教育会议上,订立多种学校令,陆续颁布以后,唯独没有中医教育的内容,这就是近代史上著名的“教育系统漏列中医”。这次制订学制就是以日本体制为蓝本完全照抄的,其不列中医的意图十分明显的。1914年北京开业医代表向北洋政府教育部申请北京中医学会注册,教育总长汪大燮以“吾国医学毫无科学根据”为由,决定禁止中医开业,废止中药,并仿效日本《壬子癸丑学制》将中医学排除在医学教育之外,引发了全国性的救亡运动。 

汪精卫1903年官费赴日本留学。国民伊始,汪精卫更是春风得意,每以革新派领袖自居,“到处游说日本明治维新,第一件事是废止汉医”。[39]意欲仿效日本,一举消灭汉医。汪精卫是民国时期主张废止中医派人士的总后台,不但自己有大量贬斥中医、废止中医的言论,而且把持行政院百般阻挠“中医条例”的颁布。汪氏早年留学日本法政大学,其对中医的敌视态度,不能不说受到了日本对汉医政策及西方科学的影响。 

褚民谊虽然没有留学日本,但同样具有西学背景,早年留学法国,后入史太堡医科大学。归国后先后但任广东大学医学院院长,国民党候补中央执委,行政院秘书长等职。他极力主张废止中医,论点与汪精卫相同,也是汪精卫最亲密的同僚,其人是国民政府卫生政策的重要决策人。 

余云岫被认为是民国时期废止中医派的领袖,他1905留日攻读物理,1908年改医学,1916年毕业于大阪医学院回国,曾任中央卫生委员,是最坚决的中医消灭论者。早在1914年留日期间,余云岫就作《灵素商兑》,并于1916年发表,开近代废止中医之先声。其后,又陆续发表《六气论》、《我国医学***之破坏与建设》等文章,极力主张医学***,把中医视为我国近代医药卫生事业发展的障碍。他钦羡明治维新废止汉医全盘西化,主张“倡科学之新医,而弃不根之旧医”。[40]高喊医学教育必须仿效日本,而后来所提《废止旧医以扫除医事卫生之障碍案》中所列中医考试复训、禁止办校、禁止宣传中医等六条措施全系抄自日本。[41] 

汪企张是余云岫在日本留学时的同学,更是主张废止中医的急先锋。任上海公立医院院长,1925年发起上海医师公会并任书记。著有《二十年来中国医事刍议》,鼓噪“用政治手段,仿照日本当时取缔汉方医办法”,将中医“拼绝消灭”。[42]1928年,国民政府召开全国教育会议,他即提出废止中医案,虽遭否决,但实际上成为次年全国卫生会议废止中医案的先兆。 

不难看出,日本废止汉医模式对中国留学生的影响是极为深刻的。这些学生回国后,或成为政府高官显要,或成为西医界的头面人物。他们废止中医的主张一脉相承,具有同样的西化渊源。无疑,这是蕴育民国时期大规模中西医论争的一个重要的思想背景。

我想学医 发表于: 2010-09-28 23:29 | 全文(查看: 0) | 评论(0) | 收藏 | 举报  
分类: 医学史(1)



2010-09-27 16:26:03

主题: cynchl: 去年申请失败的总结(病理)
发信人: cynchl (cynchl),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去年申请失败的总结(病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7 02:02:17 2010, 美东)

刚刚在ERAS递交出所有申请, 心情特别平静。想借LP的ID写一写去年match失败的体会
,希望今年能成功,也许也能给大家一点参考。

个人情况:01年本科毕业,02来美读phd。04年搬到现在的城市,结束和LP分居两地的
痛苦。今年phd毕业。本来一直想当faculty, 做basic research, 直到3年前觉得可以
试试走academic physician的路。09年考了step1 and 2, 只申请病理。其间忙的事情
挺多(老二出生,绿卡,文章,毕业等),时间很紧,大致如下:09/02 step1 (243),
09/06 OB一个月, 09/08 step2 CK(228), 09/10 step2 CS, 09/12 ECFMG 
certification and PTAL. 在9月中旬CK成绩出来后申请了大概50来个没有明说不给H1B
的programs, 主要选了一些大学的,可能会看重research background. 面试邀请来了
3个,都是在10月份,先后是UCSD, UB, UCI. 后来知道CS过了以后(12月份)也没有
再来面试,估计是太晚了。

面试:收获很大。一个月的OB对我显然不够。经过几次面试,和不同背景,风格的
pathologists聊过之后,对病理的理解才有一个比较深刻的理解,也确定了病理是我的
最好的选择。今年的PS作了不少修改,感觉舒服了很多。虽然只去了3个地方,不过发
现各个program都特别的nice,有各自独特的地方,关键是看自己能不能fit in. 特别
是在UCI, 慈祥的老chairman一上来就跟我用粤语寒暄,让我觉得异常温暖。最后说“
what can we do to make you join us”, 我差点要走过去给他一个hug.可惜后来秘
书道歉说没看到我只能要H-1B,而他们只能给J-1,所以一场误会。这种误会在UCSD又
发生了一次,后来确定UC系统是不给H-1B的。我以前从没有到过加州,面试后被那里美
丽的城市深深吸引。很羡慕在那里的residents.UB也是超亲切的program,director很
nice,还主动说会给H-1B,相信我能在rank之前pass step3。这一点我觉得很遗憾,因
为各种原因一直拖到今年中毕业后才能把step3考了。这应该是match失败的原因之一吧。

其他一些体会:
1.    绿卡重要。大家行动要趁早。
2.    For H-1B,step3 is really needed before ranking.
3.    Certificate重要。一些programs只把我放在waiting list上。
4.    面试时适当显示research重要。我总带着我的唯一一篇一作的文章(IF大约20
),那是我仅有的能拿出手推销自己的东西了。每次话题一转到我的research上,我就
顺其自然拿出杂志让他们看封面的highlight,后面的时间就过得特别快。以为今年会
多一篇文章,可惜review后被拒了(nature),很可能用不上。
5.    多做OB。特别像我这样以前没有病理经历的,有亲身感受后才对这个专业有更
深刻的理解。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8.201.]



2010-09-27 15:48:10

主题: hunantiger: on 美国有没有和国内的“主任医师”对应的职称?
发信人: hunantiger (路见不平),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请问美国有没有和国内的“主任医师”对应的职称?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7 14:37:46 2010, 美东)

美国的医生职称跟中国不一样。

在美国没有主治医师,副主任医师和主任医师一说。在美国具有独立行医的医生(住院
医生和专科训练毕业后,可以独立签发报告,独立手术等等)叫Attending physician
,在大学这些人都是faculty,大学里面Attending是走教授系列,所以Attending的职称可以
是instructor,Assistant professor, associate professor,或者full professor。
所以把attending 翻译成主治医生不确切,跟国内的主治医生是不同的概念。国内的主
治医生是一个职称,介于住院医生和副主任医生之间。Attending在美国不是职称。

在美国非大学医院(不走instructor,Assistant professor, associate professor,
或者full professor的系列的地方),那五花八门了,反正就是没有统一的规定,有些
地方叫associate staff physician,staff physician等等。这些职称跟大学医院的
professorg系列是无法对应的。有些地方开始工作的1-2年叫associated staff 
physician,然后就是staff physician. 有些人自己在美国是个staff physician(具
体某类),非得把自己翻译成国内的主任医师,说实话是利用国内外的信息差所从事的
一种欺骗行为。国内的主任医师是正教授级别。


--

※ 修改:·hunantiger 於 Sep 27 14:39:42 2010 修改本文·[FROM: 128.252.]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252.]



2010-09-26 12:22:51

主题: 计生国策成败
法新社: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究竟是成是败?(图) 环球时报



 法新社9月24日文章,原题:中国计划生育政策究竟是成是败

中国的20世纪60至70年代,曾在人口的暴增中度过,当时的领袖毛主席,认为增长的人口是中国崛起时生产力的保障。而他的继承者邓小平则意识到了人口问题已给中国的经济带来巨大的压力和瓶颈,于是计划生育政策在1980年9月应运而生,当年人口剧增的趋势也得以逆转。

  时隔30年的今天,第一代计划生育政策下的孩子已成年并走上社会。据中方统计,这项国策,已经帮助中国减少了至少4亿人的人口增长。但是与此同时,这一代人却面对着不断增加的养老压力。而大大小小的企业,也开始面临人手短缺的窘境。

  于是,一些中国媒体开始讨论当今的中国是否仍然需要这项政策。尽管计划生育使人口的增幅减缓也许是个不争的事实,但这项政策所带来的问题也在日渐突显。一些地区正在试行允许生育两个孩子的政策,而该些地区的出生率仍然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与此同时,中国还面临着人口老龄化与男女比例失衡的困境,有很多年轻男子无法找到结婚的对象。面对这一情形,北京方面究竟作何应对将成为关键。时间,仍在一分一秒地流逝。



2010-09-24 23:57:26

主题: Rondo:回国点滴:中国的医院,医生和医疗服务
Rondo ,102岁 
 
来自: China 
注册日期: 2007-06-08
访问总量: 3,733,512 次 
 

  
  10回国点滴:中国的医院,医生和医疗服务 2010-09-24 11:36:50   
   
 
 10


当跨入当地这家最大的医院时,病人和挂号/付帐人员的大声争吵声震耳欲聋的呼啸而来。细眼往去,只见一中年汉子激动的满脸通红和一白衣工作人员辨论着。

“是医院多收费了?是医院不给挂号了?还是有其他苦衷让这位汉子如此愤怒?”。答案不得而知。

听说现在留行一种行业,专门帮病人和医院闹,从中可得到一定的“报酬”。看来说中国是个发展中国家一点没错,这不,新的工作行业还在不断的冒出来。

奇怪的是那些穿着像警察一样的保安,站在边上无事人一般“静听松风寒”。

要说国内的看病条件和美国比,真是有利有弊。利者,有方便的一面。比如突然有个腰酸背痛的,到医院去挂个号,等上几小时就能看到医生。而且要看专家门诊也没问题,多出一些挂号费罢了。这比美国方便的多。在美国要看一个专家门诊,不仅要预约到几星期或者几个月之后,还要考虑找个在保险公司的network上的医生才省费用。有时些保险,还要家庭医生推荐之后才能看专家。而美国的急诊部门,多为实习医生。

此外,在中国,医生一旦开出验血,CT等检查单后,可立刻去有关的科室搞定。当然,排长队是省不了的。好处是很可能当天就把所有检查做好。而在美国,除非看急诊,不然要做验血,CT等检查,往往要约到几天之后。这对病情很不利。

而药的问题,更充份体现了利弊所在。有利的方面为方便,一下楼到了药房都搞定。

而中国医院的弊端也是很明显的。从最后一项药品说起,因为医院同时也经营药房,所以医生在药的处方上大有文章可作。开些昂贵的药,自己拿回扣,医院又赚大钱,苦了病人。

而医院门诊式的问诊,病人人流量极大。医生只能是凭经验走马观花般的看一看。缺少美国家庭医生这样对病人病情连贯性的了解。医生也真是凭良心看病。因为看好看坏,不会影响医生的直接经济效益。今天张三找李四医生看,下次可能找王五医生看。李四医生也是无所谓张三是不是下次还来找他看病。而在美国,如果家庭医生态度不好,很可能这个病人的全家下次都会换家庭医生。这就造成直接的经济损失。

在国内看病总的来说费用还是比较省的。一般验血也就100多RMB。但是费用变化比较大。比如如果你要动手术,那验血费会高达1000多RMB。同样,CT这类检查也不是很贵,大概这里的co-pay换成RMB就足够了。但要进一步做高级检查,马上就贵上去了。再比如在美国做个手术,单单住院费一夜账单也要近1,2千美元以上。而国内如果动个比如腹腔镜之类的手术,加上3,4天住院,大概1000美元多点搞定。有的朋友可能会说,你怎么拿美元来比,当然,这没可比性。这里只想介绍一些国内医疗费用价格。

医生的水平是很难比较的。每人不同。职业道德更是如此。这里想说说一位老同学。

这位老同学是主任医生。也是科主任。印象中混到这个份上应该是很轻松了。事实上却非如此。因为一位亲戚要动手术,请老同学帮忙。而老同学的手术早排满了。所以老同学主动提出在星期天加班来做。中无12点,老同学就来了。一直到3点做好手术。原来以为老同学这就下班回家了。哪知道老同学动好手术就去忙其他病人的事,一直到了晚上6点半,才匆匆离开。而第二天早上7点,又在医院遇到老同学,原来早就开始查房了。由此看的出,好的医生不仅敬业,而且投入许多业余时间,一心扑在医院里。

当然,好医生也是有好回报的。

一位已经退休的老医生,一天有时在N家医院跑点。每去一家医院一个多小时,每个医院给的报酬一个月2千多RMB,另外还包接送。发挥余热,病人放心,自己也有好收益。

最后想提一点,目前在中国最缺乏不是普通医院和医生,而是以老人为对象的老人医疗设施。纯老人院,往往不愿意接受有病的老人。而医院,只能给老人提供暂时的医疗服务。对于长期需要护理的老人,很难找到一家能让他们长久居住的老人护理医院。而且这类医院,往往又都是亏损严重的机构。可以这么说,少进一个老人就少一床的亏损。这就成了一个严重的社会问题。以某一家老人医院为例,共20来张老人病床,等候的名单有几百人。而且老人一旦进来了,用医生的话说,就是“赖”在里面不愿意出去。因为一旦出去就没法再回来。所以地方政府如何解决这个问题,重视这个问题都有待提高。老人院和GDP太挂不太上钩。



2010-09-24 21:03:32

主题: sfkitty: Volunteer position in the free clinic
发信人: sfkitty (meow),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Volunteer position in the free clinic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17 16:55:32 2010, 美东)

现在忙完申请,总算有点时间了。刚刚去了离家不远的一个free clinic 找volunteer
的工作,他们那里有类似medical 
assistant 的工作,可以shadow那里的physicians。我还有被问到会不会抽血。我觉得
是很好的机会了解美国的医疗体
系,可以建立connection,对以后的工作也会有帮助。现在早早准备,明年如果找到
residency不会乱了手脚。我自己也
很喜欢帮助underserved populations。

负责相关工作的医生在度假,要两到三个礼拜才回来。她回来之后我再和她联系。具体
做什么还不知道,等开始了我再写
些具体的事情。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5.35.]

 
发信人: dahai2 (dahai),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Volunteer position in the free clinic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17 17:27:35 2010, 美东)

想问下,你是亲自上门还是先email或电话联系?先说volunteer还是告诉他们你想申请
住院医到这儿取点经?我也联系我家附近by email, 一点回音也没。不知道是否是方
法不当?谢谢!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8.232.]

 
 
 
 
 
  
 sfkitty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0  0 
 [ 4 ] 
 
发信人: sfkitty (meow),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Volunteer position in the free clinic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17 18:08:24 2010, 美东)

先打电话,没人接,就亲自上门,填了表,两天之后接到电话安排interview ,所以今
天就去了。今天面试我的人并不负责临床相关的事宜,事先也不知道我是想申请和临床
相关的工作,知道我有medical background 后一个劲道歉,我都不好意思了。其实是
我的不是,在education 一栏中,要求填最高教育,我填了个Ph.D,其实Ph.D不相关,
应该填medical school,这样他们能知道个大概。我告诉了她我的目的,因为有过先例
, 所以她一下子就知道了,说可以安排我shadow physician,做类似medical 
assistant的工作。我们交谈了大约15分钟,整个过程很愉快。

提醒一下,如果有interview,在交谈中不要忘记提及很想帮助这些群体,否则会给他
们只是找clinical experience 的印象,所以我特别提了一下在free clinic 工作的意
义。因为也是发自内心,所以说起来不困难。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5.35.]

 
发信人: tommyding (Tommy),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Volunteer position in the free clinic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17 19:04:43 2010, 美东)

google free clinic and ur city
they should have application form for all kinds of volunteer: med students, 
nurse...

【 在 ccstar (hog) 的大作中提到: 】
: Did you know that they were recruiting volunteers before you called them? 
: How did you get this kind of information?
: thanks for sharing!


No I have no idea what kind of positions are open.  I was willing to try any
positions that is patient related. 
Someone from Tibet worked at the same clinic before and she shadowed the 
physicians there and also built a 
connection with them. Probably because of this, as soon as my interviewer 
found I went to medical school, she 
said I could do the same thing. I was very grateful! 


http://www.freeclinics.us/freeclinic.php

This the one of the websites that you can find the free clinic locally. 
However, there are some independent free 
clinics all over the country as well. Try to google free clinic and the city
name. You should get a list of the free 
clinics locally and their contact information.

Best of luck to you on your hunt.



2010-09-24 19:07:14

主题: stomach: Some Qs all CMGs can discuss together
发信人: stomach (stomach),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Some Qs all CMGs can discuss together: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24 14:24:35 2010, 美东)

Several applicants have been asking similar Qs recently. Just want to share 
my thoughts with you all:  1. What were the clinical Qs they asked when you 
interviewed there? 2. Should I tell them that I want to do fellowship or be 
a PCP? 3. How should I mention my research experiences.

Stomach\'s input:
1. nobody can predict their clinical questions. i am sure the Qs change 
every year if not every month during the interviewing season. Just try to be
cool with the fundamental things  :)  
2. Stay with your story in the PS. If you want fellowship, say it. If not, 
nobody should shame you for not doing one.   
3. Use your research experience wisely. It is good for: I am on track. I 
know what my plan is. I succeeded at whatever I chose to do. I used the time
to know this country better. I learned that I still prefer working with 
people, thus doing residency to be a physician, blabla.

My last suggestion: do mock IVs with different people, as many times as you 
can. Have interesting stories about yourself for different occasions. Know 
how to show your shining points in different ways. Most importantly, learn 
how to think on feet. Chances are: you will always run into questions that 
you never expected. You can never be over prepared.  Best luck, everyone!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7.67.]



2010-09-23 19:11:18

主题: 铁娘子"腰斩"
加铁娘子\"腰斩\"切癌 240枚钢钉接上下半身还能开车(图) 重庆晚报



  贾尼丝和代步用的义肢


  据英国《每日邮报》等9月22日报道,现年31岁的加拿大女子贾尼丝·奥森3年前怀孕时罹患骨癌,为了摘除骨盆内的巨大肿瘤,她被迫接受一项史无前例的高风险手术:身体被切成上下两半,清除肿瘤和病灶后,再用240枚钢钉加以接回。手术后,贾尼丝安装了左腿义肢和人工骨盆,奇迹般存活了下来。日前,顽强的贾尼丝自愿出面拍摄公益广告,呼吁癌症患者不要放弃希望。

  冒险接受“腰斩”手术

  2007年初,怀着第2胎的贾尼丝突感腰椎剧烈疼痛,检查后发现她罹患恶性软骨肉瘤。2007年2月,贾尼丝忍痛剖腹产下儿子后,前往多伦多市就医。肿瘤专家表示对贾尼丝的病情爱莫能助,因为她位于骨盆内的肿瘤既无法通过放疗或化疗杀死,又无法通过传统的手术摘除。最后,来自美国明尼苏达州梅约诊所的专家认为,利用一种全球首创的将患者身体“腰斩”的手术,或许可以挽救贾尼丝的性命。从未有医生在活人身上做过如此高风险的手术,也没有医生敢保证患者可以活着推出手术室。但贾尼丝决定冒死一试,接受全球首例“弹簧杆”重建手术。

  240枚钢钉接回上下半身

  带着至爱亲朋筹集的2万美元,贾尼丝在丈夫陪伴下远赴美国接受治疗。手术共分2次,第一次切除肿瘤及病灶,12名医生奋战20小时,总共动用了20袋鲜血。

  一周后,贾尼丝接受第2次手术,医生利用被截除的左腿上完好的骨头衔接脊椎和右腿,以240枚钢钉和螺丝加以固定,将被“腰斩”的下半身重新接回来,并把左腿义肢和人工骨盆接入身体。

  康复后每天驾车送女上学

  贾尼丝在梅约诊所住院52天,出院后又经历了长达3年的康复训练,直到今年5月才恢复正常生活。不久前,她和丈夫达里尔还共同庆祝了结婚10周年纪念日。

  借助轮椅、拐杖和安有微处理芯片的假肢,贾尼丝现在不仅行走自如,每天还驾车送女儿上学。继贾尼丝的成功手术之后,迄今已有3名患者接受相同的手术,但是仅有1名女子存活。



2010-09-23 18:59:59

主题: 邓明昱: 我们都是幸存者:赴青海玉树“414”灾区纪实录
发信人: cpht (心理与性-邓博士), 信区: Psychology
标  题: 我们都是幸存者:赴青海玉树“414”灾区纪实录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un 13 00:54:29 2010, 美东)

邓明昱 博士 (Dr. Mingyu Deng)

国际华人医学家心理学家联合会理事长
中华心理咨询师国际协会理事长


前 言

在2008年的四川汶川“512”大地震时,总部位于美国纽约的国际华人医学家心理学家
联合会(International Association of Chinese Medical Specialists &
Psychologists,IACMSP)在灾后的第二天就投入了灾难救援和灾后心理援助的工作。
同时,也遇到了许多无法预测的困难。我的一位学生,美国耶思瓦大学的临床儿童心理
学博士曾洁,在给她的同学和朋友的一封赈灾动员信中有这样一句话:We are all
survivors!中文翻译为:我们都是幸存者!正是这句话,使我在面临各种困难时充满
信心!正是这句话,激励着我多次率领志愿者团队到四川地震灾区进行心理援助!正是
这句话,鞭策着我在台湾“88”风灾、海地“112”地震和目前的青海玉树“414”地震
等多次灾害中,义无反顾地率领IACMSP的同道和志愿者,坚持灾害心理救援和灾后心理
援助的工作。

我已过了半百之年。从事临床心理和心理卫生工作也有25年了。也许在我的下半生中,
还会遇到多次的大型灾难。然而,We are all survivors这句话将始终鼓励着我,坚持
不渝地置身于灾后心理援助的志愿者工作中。


噩耗传来,开始行动

2010年4月14日7时49分(北京时间),青海省玉树县发生7.1级地震。此时,我们还没
有从四川汶川“512”大地震和台湾“88”风灾的伤痛中痊愈,我们也还在进行海地“
112”大地震后的心理援助工作。玉树地震的噩耗又呈现在我们面前。

对于刚发生地震的玉树县来说,对灾区人民进行紧急救援的同时,就需要进行必要的心
理危机干预救助。继后,需要长期跟进心理援助和心理卫生服务。

灾后心理援助,是一项急迫又长期的工作。4月15日上午11时,IACMSP纽约总部召开了
理事长秘书长紧急工作会议,安排对青海玉树“4•14”地震后的心理援助工作。
根据本会对四川“512”、台湾“88”、海地“112”灾后心理援助工作的经验,会议决
议的主要内容如下:

1、向中国心理学会、中国心理卫生协会、中国社会心理学会,IACMSP中国各地联络处
及相关心理卫生专业机构等发出建议书,对参加灾后心理援助的志愿者进行统一组织和
短期培训。使其灾后心理援助和心理卫生服务的工作有序进行。

2、向上述机构发送现场心理急救和危机干预的第一批资料,请他们转交给进入灾区的
心理援助专业队伍。并帮助IACMSP纽约总部与灾区心理援助机构建立直接联系。后续的
心理援助和心理卫生服务的资料将及时发到灾区。

3、组织高水平的海外华人心理援助专家队伍(志愿者)。第一组由我带队,于5月16日
(地震后一个月)抵达玉树灾区。我们将协助当地医疗机构对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
进行诊断和治疗,并对当地的医疗、心理、教育、社工等人员进行免费的“灾后心理干
预与PTSD诊治技术”培训。第二组将安排在7月下旬到8月赴玉树灾区。

4、启动“IACMSP灾后心理危机干预专家咨询指导小组”的电邮咨询。该小组由10余名
有丰富的灾后心理危机干预经验的海外专家组成。如果救助人员在灾区面临的心理危机
干预问题比较棘手,可随时发电邮到IACMSP总部,我们会马上转发给专家组成员,并在
第一时间将答复返回灾区。

4月15日晚,我主编的《灾后危机干预与心理急救手册》和本会理事童慧琦博士主编译
的《心理急救现扬操作指南》连夜略作修订。这两个手册都是在2008年四川“512”地
震时编写的,在灾后心理急救和危机干预工作中发挥了很大的作用。我们二人在4月15
日晚上连夜修订,然后即刻发给本会会员和相关专业人员,以便在青海玉树“414”灾
后心理急救和危机干预的工作使用。

4月16日,IACMSP的第一次紧急通告、《灾后危机干预与心理急救手册》和《心理急救
现扬操作指南》已发送给五千多位会员、同事和朋友。英文紧急通告发送给两千多位外
国专家(心理卫生、心身医学和临床心理专业)。

4月17日到18日,我与已奔赴玉树灾区的四川省精神卫生中心临床心理科赵红主任、中
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心理卫生中心危机干预部主任何鸣博士、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危
机干预中心副主任史占彪副研究员、中德心理大学玉树心理援助队张宏嘉心理咨询师等
取得联系,了解灾区第一线的情况。IACMSP的海外心理专家对灾区疑难病例进行了网络
心理督导,也发送了心理危机干预的技术资料。

4月19日,我和IACMSP办公室秘书李青莲博士完成了《简明创伤后障碍访谈》(BIPD)
的编译工作。BIPD包含用于识别和诊断由于明显的创伤事件导致的急性应激障碍(ASD
)、短暂精神病障碍(BPDMS)和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的三个筛查表。BIPD也是一
个半结构访谈提纲,可以在灾后心理干预工作中结合会谈灵活使用。电子版手册马上电
邮到玉树灾区和西宁的心理救援人员。

4月20日,我和青海省精神卫生中心(青海省唯一的精神病医院)杜欣柏院长取得联系
,请他们协助安排IACMSP心理援助志愿者团队在灾区的工作。

4月20日和4月27日,IACMSP又召开了两次理事长秘书长办公会议,进一步研究和讨论了
对青海玉树“414”地震后的心理援助工作。21日和28日向全体会员发出了第二次和第
三次通告。

4月30日,《灾后危机干预与心理急救手册》和《简明创伤后障碍访谈》合编为一本,
并再次修订,更名为《灾害危机干预与心理急救手册》(Handbook of Crisis
Counseling and Psychological First Aid for Disaster),由国际中华科学技术出
版社在纽约出版。电子版再次发往灾区。

当IACMSP的第一次通告发出后,本会会员和其他同道踊跃报名参加心理援助的志愿者团
队。仅5月中旬的“心理援助专家志愿团”,海外专业人员有10多位报名,中国大陆专
业人员有20多位报名。

然而,当我们在4月下旬准备预订回国机票时,却看到网上的一个通知:近期到西宁的
航班“限身份证、中国大陆护照或军官证”登机。也就是说,只有中国国籍(大陆)者
,才能去青海。这样,绝大多数的海外专业人员只得取消日程。这可以算我们遇到的第
一个挫折吧。

为了在国内工作方便,我一直保留着中国国籍,持有由中华人民共和国驻纽约总领事馆
签发的中国大陆护照。我的身分是美国华侨。所以,5月中旬的“心理援助专家志愿团
”,只有我可以回国。《华人心理健康报》记者玛丽与我同行,她的任务是摄影和发布
新闻。

按照原有的计划,参加心理援助的海外专业人员和中国大陆专业人员的配备为1:2。鉴
于上述情况,这次的专家志愿团仅需要数位大陆专业人员参加。

经过IACMSP办公会议反复研究,选择了4位大陆专业人员随我到青海“414”灾区。这次
的第一组专家志愿团,作为本会在“414”灾区心理援助工作的先锋队伍,任重道远。4
位大陆专业人士中,一位是临床心理专家刘志宏副教授,他是我的老朋友了。现任杭州
市萧山人民医院临床心理科主任,也是中华心理咨询师国际协会的常务理事。其他三位
为心理援助的专家助理,都是80后的青年。韦元助、广西来宾市民族中学心理健康教师
;葛曼,天津市河东区社会工作师;李方、北京千嘉铭石油技术有限公司计算机应用工
程师。

我已订好5月11日到香港的机票,然后经深圳、西安到西宁。5月10日,接到青海杜欣柏
院长的邮件。他们非常欢迎我们在西宁开展灾后心理卫生服务的工作。但是又谈到:“
我们请示了在玉树灾区的省卫生厅现场总指挥(卫生厅副厅长),得到的指示是:1.
如果上去(玉树)的话条件太差,住宿的地方不好;2. 外地专家在现场会遇到诸多的
高原问题(当地平均海拔4200米),有一些风险;3. 当地组织医务人员比较困难,目
前人员比较忙乱,组织非常困难,且目前救灾重点以灾民的住宿为主,医疗以基本医疗
和卫生防疫为主。强烈建议您们不要到玉树去”。

当然,我们非常谢谢当地领导的关心,我们也会尊重地方领导的建议。但是,难道这次
只能在西宁,不能去玉树了吗,我的心里有些茫然,也有些失落。

不过,我还有一个伏笔,中国红十字会心灵阳光工程将和我们一起赴玉树赈灾。他们可
以办理到玉树的手续。


启程回国,风云变幻

5月12日晚7时20分,我乘坐美国大陆航空公司的CO 0099航班到达香港。当晚乘车到深
圳,13日飞南宁,14日飞西安。到达深圳后,收到中国红十字会心灵阳光工程赴玉树心
理援助的日程安排的邮件。我们约好16日在西宁会合,然后去玉树。真是“山重水复疑
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啊。

14日晚飞抵西安。西安精神卫生中心的师建国院长来机场迎接,真是不好意思。玉树灾
区有部分伤病员转到西安,师院长他们一直在进行危机干预工作。

15日下午,应师院长的要求,在西安精神卫生中心举办了“灾害心理卫生PTSD防治”讲
座,与会人员近50人。我将美国国家PTSD研究最新的心理援助方式和内容进行了一个概
括的讲述,结合本人多次参加灾后心理援助的经验,并辅以详细的讲纲(12万字),使
与会人员在短短3个小时能够有侧重点、有针对性的学习到了心理干预和PTSD防治的最
新技术。西安是大西北的重要城市,也是玉树“414”灾后长期进行心理援助工作的基
地。为了进一步加强他们的心理干预和PTSD防治的业务水平,我表示可以为该中心联系
青年骨干医生去美国免费进修。

然而,风云变幻莫测。中国红十字会心灵阳光工程来了邮件,他们没有办好去玉树的手
续,所以,他们赴灾区的时间延期到6月份以后。此时,又收到北京李方的邮件:“因
工作原因,本次青海玉树‘414’大地震心理援助不能参加”。我们又遇到挫折了,难
道这些都是出师不利的征兆吗?

不要着急,我还留有伏笔呢。


到达西宁,柳暗花明

16日中午飞抵西宁,青海省精神卫生中心的杜欣柏院长和该院临床心理科的马永霞心理
师来机场迎接。一聊天,才发现与杜院长还是同乡—重庆人。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
。我们马上用四川话聊了起来,顿时倍感亲切。人生五十年来,我是第一次到青海,也
是第一次到青藏高原。高速公路两侧的绿化带让我感受到了春天的气息,但远处的山全
是光秃秃的,怎么没有植被呀!

我们住在市中心的三榆酒店。晚上,刘志宏、韦元助、葛曼都到齐了。我们在酒店开了
一个预备工作会议。青海乐平心理卫生咨询中心的主任祁乐平也赶来了,她向我们详细
介绍了灾区心理救援和灾后心理卫生服务的现况。她,也是我留的最后的伏笔。

乐平今年35岁,是一位蒙古族姑娘,很干练。她的父亲是蒙古族、母亲是藏族。她的蒙
古名字是金曦美格,信仰藏传佛教。她是当地第一时间进入玉树并多次往返坚持到现在
的心理专业人员,她的团队已经为灾民尤其是对孤儿(学生)开展了许多灾后心理卫生
服务工作。

据乐平介绍,这次玉树地震正赶藏族农历初一,是朝拜的日子,所以僧人的伤亡比较大
。其次就是玉树州民族职业技术学校的学生和福利院的孩子们,地震的时候孩子(学生
)们都在吃早饭。目前,玉树有86%的学生已经安置到西宁市和海南州等,除部分伤病
员住院外,大都分布在各个学校里。乐平强调,藏族地区心理援助的最主要问题是信仰
的交流,当地藏民的精神寄托是活佛,由于信仰的缘故,他们第一要救的是孩子,他们
无法接受孩子被其他民族领养。乐平的一个担心是由于信仰和生活习惯的不同而造成孩
子们的二次“伤害”!因此,这次心理援助的关键是尊重民族文化,培训当地教师和志
愿者是当务之急!

乐平是中国民主建国会的成员,其家族成员分布在青海的一些重要部门。她的顶头上司
,中国民主建国会青海省委员会主委高云龙,是青海省副省长。所以,她可以和我们一
起去玉树。从今天起,她就正式成为我的学生了。我回美国后,将为她办理2010年秋季
的“美国东西方健康科学学院咨询心理学研究方向硕士学位研究生”的入学手续,并提
请学校免收学费,由我亲自带她。

乐平说,她小时候阿卡(喇嘛)就说过,她的一生有三个师傅(藏传佛教对嫡亲老师的
尊称),在认识我以前,她已经有了两个师傅,都是藏传佛教的活佛。一个在国外、一
个在青海塔尔寺。我就是她的第三个师傅,这是佛祖赐给她的。对这位蒙族姑娘的虔诚
,我十分感动。也暗暗表示,一定要让她拿到美国咨询心理学的硕士学位。

至此,我们6个人的志愿者队伍(包括乐平)已经形成,明天就开始工作。


工作的第一站 西宁

5月17日上午,我们在青海省精神卫生中心康复疗区多功能厅,与20余名医护人员一起
进行了集体心理查房和病例讨论。杜欣柏院长亲自主持,金副院长等领导也参加了讨论。

病例一:首先由经治医生和患者的丈夫介绍病情。患者,女性,藏族,40岁。414地震
导致家族中有7人罹难,3人受伤,去年新盖的两层楼也完全倒塌。患者在西宁陪两个孩
子读书,4月20日,她是在电视中看到家乡震后情况和知道亲人遇难的,逐表现出说胡
话,如:不要打电话,没有了自由等等,就连丈夫也常常听不懂她的讲话;夜里睡眠不
好,睡的不安稳,多梦......,被家人送到红十字医院住院,诊断不详,9天后出院,
服清脑康等。出院后在家中,不讲话,发呆,总是看一个地方.......。5月13日中午吃
饭时突然又哭又闹,还把桌子给砸了,后来就“晕倒”了,急诊送到交通医院“抢救”
,进行CT等检查无阳性结果,逐转省精神卫生中心治疗。诊断:应激相关性障碍,氟哌
啶醇3毫克,每日两次,两天后情绪被控制。

由于病人不懂汉语,问诊由她的丈夫翻译。我问诊后发现,患者目前睡眠不好,常做噩
梦,其内容与地震有关。情感麻木,以前很宠爱孩子,现在似乎对孩子的兴趣不大。我
指出,按照DSM-IV-TR的诊断标准,该患者当初是一个典型的急性应激性障碍(ASD),
现在不排除发展成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可能,需进一步了解PTSD的核心症状。在治疗上,
应该是医学干预和心理干预将结合。刘志宏主任提出除医学干预外(如药物),应尽早
进行心理行为干预手段,这是预防创伤后应激障碍的关键!我又强调,PTSD的患者82%
不需住院治疗,关键在于诊断以及医学和心理学的干预,同时我也初步介绍了ASD、
BPDMS(短暂精神病性障碍)和PTSD的量表筛选和评定方法。

病例二:由经治医生和患者的侄女介绍情况。男性,37岁,阿卡(和尚),从小抱养。
其侄女说,听长辈讲,患者小的时候就不聪明,7-8岁就送到寺院。但是他做事和学习
很认真,能背上百部经文,在寺院的500多和尚中算是中等偏上。平时就不愿意讲话,
别人让他做什么就做什么。14年前,在寺院里被狗吓着了,被送回家,从此以后每月就
经常发呆2-3天,没有做过任何治疗。414大地震,患者被埋3个小时,被救出后,表现
发呆,不认识亲人,问话不答(至今如此),有时自言自语、紧张、害怕,生活不能自
理,卧床.....。震后被安置到综合医院,行CT检查有陈旧性脑梗塞,脑电图等检查正
常,临床诊断:1、外伤性脑梗塞,2、精神分裂症,3、精神发育迟滞。一周前转精神
卫生中心,舒必利静脉输液,现改口服。因患者不懂汉语,且不配合,故未见病人。

该患者的病史尚不清晰,且有矛盾之处。我们对精神分裂症和精神发育迟滞的诊断存有
异议(据说,此前卫生部专家对该患者进行过会诊,并同意上述诊断)。我认为,按照
DSM-IV-TR的诊断标准,该患者应该是PTSD。且在地震以前就有过创伤经历,符合PTSD
的住院标准。

针对以上两个案例,我们与青海省精神卫生中心的同行们进行了广泛的讨论。志宏对应
激相关障碍在医学干预的同时,尽早进行心理干预提出了自己的看法。我补充说,中国
的CCDM-III诊断标准中的应激相关障碍,是一个笼统的诊断,包括:急性应激障碍、创
伤后应激障碍、适应障碍、其他或待分类的应激相关状态等。临床诊断要更细一些,不
要太笼统。

下午,在青海省心理咨询中心的图书室,我为青海省的心理卫生和心理咨询专业人员进
行了“灾难心理卫生与心理急诊处理”培训。讲座由医院党委书记主持。我简短介绍了
国际华人医学家心理学家联合会以及相关学术组织的活动后,重点讲授了灾难心理卫生
的基本概念、常见的心理症状及应激反应、心理危机干预与心理急诊、急性应激障碍与
创伤后应激障碍、常见的心理量表评定、心理干预的基本原则。讲座一直持续到5点半
。从当地心理工作者津津有味的听讲和认真地记笔记中,感受到这些知识对于他们的重
要性。心灵家园的重建任重道远,这样一个长期而艰巨的工作应该主要依靠当地的心理
卫生和心理咨询工作者的力量。为了帮助青海地区提高心理卫生专业人员的业务水平,
我表示可以联系该院的青年骨干人员去美国免费进修。

晚上,杜院长、金副院长正式宴请我们。这是来青海后的第一次正餐,喝了早已闻名的
青稞酒。参加晚宴的还有医教科长韩国玲和临床心理科的马永霞。国玲是神经内科的硕
士,医学背景;永霞是应用心理学的硕士,心理学背景。她们两人都有较好的英语基础
。可以考虑来美国进修。

我给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危机干预中心副主任史占彪副研究员打了一个电话,约他见
面。占彪是郭念峰教授的研究生,而郭教授是我的老朋友了。上世纪的90年代初期,我
和他主编了中国第一部系
统完整的心理咨询专著——《咨询心理学—心理咨询、心理测验、心理治疗》。这部约
64万字的专著,奠定了当时中国心理咨询领域的学术基础。占彪的团队在“414”灾后
不久就来到西宁,进行心理干预的培训和临床应用,但一直没有获准去玉树。

占彪得知我来到西宁,很高兴。准备来见我。我告诉他,明天我就要出发去灾区了。

我想请青海精神卫生中心的几位同仁和我们一起去玉树。但杜院长说,其实他们早就组
织了心理援助的队伍,但必须听从上级的安排,不能擅自行动。

青海精神卫生中心——体制内的机构,一切行动听指挥!

青海乐平心理卫生咨询中心——体制外的机构,一切行动有很大的自主性和灵活性!

这就是中国特色之一。

明天,我们将进入灾区。先到共和县,然后到玉树县。


工作的第二站 共和

第二天,乘坐了两个多小时的长途客车,欣赏了沿路的高原风光,我们来到了共和县。
下了车,看到人们黝黑的面孔和朴素的装束,犹如到了另一个国度。

共和县是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的首府,平均海拔3200米,属高原大陆性气候,四季不
明,昼夜温差大。这里是我们心理援助的第二站——海南州职业技术学校。

玉树“414”地震时,玉树州民族职业技术学校是受灾最严重的学校之一,大部分学生
都易地安置继续上课。99级藏医专业的129名藏族学生,就安置到海南州职业技术学校
。他们在这里将完成两年多的全部学业。他们原来班上的同学有三人在此次地震中遇难
,有28位成为孤儿。和学生们一起从玉树来到这里的还有他们的三位老师:原丁、多杰
仁青、丁岚。

原丁老师等一一与大家握手后,引领我们去他们的宿舍。非常简易的宿舍:两张单人床
,一张书桌,上面有一台手提电脑,地上放满了抢救出来的经文(这是藏族同胞的第一
精神需要)。据乐平说,原丁的岳父在地震中遇难,她的妻子处于严重的抑郁状态之中
。地震时,他家的房子倒塌了,他是从二楼跳出来逃生的,然后救出妻子和儿子。学校
安置藏医班学生到海南州职业技术学校时,他义无反顾地报名带队。由于要带队去海南
州,他没有时间挖出自己家里的东西。

4月17日,原丁老师就携抑郁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与另外两名老师一起带着129名藏医学
生到了海南州职业技术学校。还算幸运,小汽车完好,和车子里的一部手提电脑和一台
相机就是他们家的唯一所保留下来的东西。对摄影爱好的原丁老师,在第一时间(震后
不到20分钟)就冒着生命危险拍了不少珍贵照片!

我们刚到这个学校的时候,或许是羞涩、或许是因为戒备心,这里的学生似乎并不愿意
和我们多说话。于是我们主动和他们聊天,拉近彼此间的距离。在该校校长的申请邀请
下,我们来到到学校二楼展厅,参观了著名的唐卡(藏绣),也观摩了学生们的现场刺
绣唐卡的表演。

晚上7点半,我们到教室看望学生。原丁老师组织两个班的学生到一个教师里,男孩黝
黑的面孔、多为长长甚至有点怪异的发型和女孩高原红的脸蛋、害羞的表情是这些孩子
们给我们的最初印象!这里的课程都是用双语教学(汉语和藏语)。我饶有兴趣地翻着
藏语课本与学生交谈,他们的汉语都不错,交流没有困难。

乐平向学生们介绍了我们,当听说我是从美国纽约来的,学生们的强有力的、雷鸣般的
掌声表达了藏族孩子的真诚和礼貌!

我代表我们团队作了简单的介绍和表示慰问。在我讲话时,孩子们也许是由于控制不住
对地震的恐怖回忆,也许是由于对亲人朋友的深刻思念,有的学生当场就忍不住抽泣起
来。为了帮助他们抒发情绪,我很自然地为他们进行团体辅导,教他们简单的放松训练
。随着训练的不断推进,学生们的肌肉慢慢不再那么僵硬了。

当我在教学生们作放松训练时,志宏就配合着在前面做示范。看到孩子们宁静、严肃、
腼腆而又认真的面孔,我们心里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他们当中有28位是孤儿!

学生们为了感谢心理援助专家志愿团为他们所做的一切,积极踊跃地轮流到讲台为志愿
团唱歌。我和每一个上讲台唱歌的同学合影,并送给他(她)一张名片。在孩子们歌声
的感召下,我也唱了一首《让我们荡起双桨》。孩子们高兴地与我一起合唱。最后,大
家集体合唱了为玉树“414”大地震谱写的新歌
——《生命站立成树》。大家情绪高涨、人心振奋,歌声萦绕着整个校园。很多学生在
下课之后都沉浸在刚才的气氛中继续哼唱。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1f4a1f0100iqnq.html (合唱的现场摄像)

《生命站立成树》——我山我水、我故土,我兄弟姐妹、我父母,天塌下来、顶得住,
地陷进去,也不哭。我血我脉、我宗祖,我同胞骨肉、我民族,风雨来时、谁退缩,扛
起生命、不迷途。啊,点燃的酥油灯、点燃高原所有的希望;啊,怒放的格桑花、怒放
人间所有的祝福。愿所有的生命,都站立成树!

玛丽的另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了解灾区孤儿的现况。来青海前,她就受了几位海外华人
的委托,准备助养灾区孤儿。今天,她召集了28个孤儿,十分动情地与这些不幸的孩子
们进行沟通,并表示回美国后会发动身边的华人资助他们完成学业,鼓励他们好好读书
,争取考上大学。如果有英语好的学生愿意去美国深造,她可以联系美国的大学,并协
助申请全额讲学金(可以免去全部的费用)!

晚自习结束后,我们看了学生们的壁报。那一幅幅简单的图画,表现出灾区孩子抗御灾
害、追求生活的蓬勃激情。

明天下午,我将为学生们作一次讲座。按计划,下午5点钟与学生们一起回玉树。这样
我们可以在共和县适应一下3100米的高原环境,以便为穿越5000米高峰做准备!最艰难
的时刻在等待着我们。

19日上午,我们开了一个小会,总结了这段时间的工作。葛曼因为要考试,今天下午要
回到西宁,明天回天津。她不能去玉树,感到非常遗憾。玛丽在到达青海前,就患了感
冒。来共和县之前,大家都劝她不要上高原,以免出现肺水肿。她坚持要来。今天,大
家又劝她和葛曼一起回西宁,不要上玉树。她仍然坚持要去,说是身负助养灾区孤儿的
重任,必须亲临灾区的中心。其实,有我这位“特级保健医生”在,是完全可以预防肺
水肿的。顺便说一句,20多年前在中国大陆时,我就担任过省(部)级领导的保健医生
。今天又要重操旧业了。现在,我们的团队是5个人了。

这时,我收到占彪的短信,说他们将和青海省社科联的同道一起到玉树去。我回复他,
我们相约在玉树见面。

下午2时40分,在海南职校的电教室,我为玉树职校藏医班的129名学生讲了灾害心理卫
生得基本知识,并进行第二次的团体辅导。在讲课前,播放了配乐诗朗诵——《妈妈,
别哭,我去了天堂》。

《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视频: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1f4a1f0100isuj.html

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随着地动山摇的一声巨响,我看见你跌坐在嘈杂的操场,撕
心裂肺的呼喊还在我的耳旁。
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漫天的星星可都是你的泪光,黑夜里我不是孤独的流浪,同
学们手牵手嘶哑地歌唱。
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老师说那边再没有鸟语花香,所以我恋恋不舍回头张望,绿
水青山却是一片苍凉。
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只是我舍不下曾经的梦想,帮我把漂亮的书包好好收藏,我
听见废墟里姐姐的书声朗朗。
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可惜我等不及看到绿色的军装,我还想写完老师布置的作业
,留恋着黑板、书本和课堂。
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不再淘气也不愿让你心伤,我会牢牢记住你微笑的模样,来
世还要依偎你温暖的胸膛。
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有灯光生活总就有希望,睁开眼睛我要看你活得坚强,你的
爱永远把我的路照亮……

《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是我们在四川“512”大地震时录制的,由玛丽朗诵。其
实,玛丽是一个专业的儿童演员,12岁就进入艺术学校接受专业训练。在中国,她曾担
任过省儿童剧院和省电视台少儿节目的主持人,孩子们都亲切地叫她“燕子姐姐”。她
的童音纯真,情感丰富。2008年我们录制的由她朗诵的《妈妈,别哭,我去了天堂》,
在全球50多个国家的华人社区引起了极大的反响。这次玉树“414”大地震后,我们作
了全面改版,以献给“414”遇难的孩子们。

在播放DVD时,不少学生和老师泪眼蒙蒙,有的甚至忍不住失声痛哭。玛丽担心地问我
,会不会刺激学生尤其是孤儿伤痛的心灵,给他们带来新的心理创伤。我说,不会。因
为创伤事件再暴露的前提,是建立在当事人出于心灵安全和稳定的前提下。目前,学生
们基本处于这种状态。创伤事件的再暴露,对他们的心理疗伤是有好处的。

随后我较为详细地向学生们介绍了灾后常见的心理反应和一些自我保护策略,重点给学
生们示范了神经肌肉松弛训练。

由于昨天晚上与大家都熟悉了,我们与孩子们的目光交流也多了起来,可是孩子们的腼
腆、朴实尤存!这是一种文化的烙印!

团体辅导结束后,我为孩子们捐款1000元。原本还想多捐一些,但我只有1000多元现金
了,而银行提款卡在当地居然无处使用。原丁老师代表学生们致谢!我一再表示,这只
是开始。回美国后,我将发动IACMSP的所有成员为灾区的孩子们献爱心,形成一对一的
对孤儿助养和对全班同学的助学,确保大家完成学业。并表示7月份再来看大家!

团体辅导进行了不到一个半小时,我已经感觉明显的疲惫,一定是出现高原反应了。此
时,大家先陪我到原丁老师的宿舍休息,然后去做行前准备。

5月20日到6月20日,是青藏高原的一个特殊的假期——虫草假。虫草是一种真菌,寄生
于虫草蝙蝠蛾的幼虫体内,只生长在海拔3000米以上的高寒草场,因冬为虫,夏成草,
又称“冬虫夏草”,有较高的药用价值。为了挖虫草,学校每年都要放“虫草假”。这
也是一年中学生和他们家庭的主要收入之一。玉树藏族自治州地处高原,海拔普遍超过
4000米,是虫草生长的佳地。我们正是随着学生放假回家的专车,向玉树出发。

原丁老师让我们坐第一辆大巴,说都是女生,没有人吸烟!可见他们对我们关心!我们
来到了学校大门口,那里已经有了很多人,估计大都是海南职校的师生。一位老师把我
们4个人安排到了第一辆大巴的第一排的位置。乐平坐在原丁老师的“带路”车上。

学生们相互抬着行李、有序的地上了车。这个车有22个女生,2个男生,再加我们4个人
,共28人,自然由元助“带队”了,她是中学老师。元助很快就进入了“角色”,忙着
安排座位、发放塑料袋(以备晕车和放垃圾用)、清点人数。她显得很兴奋,还为每一
个学生照了相,注上名字,说回去后一定为她们建立起“希望的桥梁”!不愧是中学老
师,她与学生们沟通很在行!

都快要发车了,还有零星的学生下车买水,我们突然意识到十几个小时的路程水的重要
,我和志宏立即下车,到学校门口的小店里为学生们买水。我反复强调,一定要每个车
上的学生们准备足够的水!志宏说,一定!一定!但让我们想不到的是,小店里竟没有
成箱的矿泉水了。志宏急忙向店主说明情况,他们很理解,竟然用出租车为我们拉来了
几箱水!每车分好了足够的矿泉水。

下午5时40分,我们的车队出发了。原丁老师的车在前面“带路”,后面是4辆大巴,我
们乘坐在第一辆。车队很快就出了共和县城,路况还不错。


翻过雪山,来到玉树

我们的车队刚进入通往玉树的高速公路,就看到全副武装的特警在路上检查车辆。的确
,没有“路条”是不能进入玉树的。我们是玉树灾区学生回家的专门车队,有官方的通
行公文,自然是通行无阻。

车窗外的高原景色深深地吸引着我们,蓝蓝的天空,白白的云朵,一望无边的高原平原
和绵延起伏的山脉。自由自在的绵羊和牦牛行走在公路上,汽车还得为她们让道。

过了草原第一镇——海南州兴海县河卡集镇,不知不觉天渐渐地暗下来。出发的时候还
是晴空万里,这时的窗外已经飘起了雪花,时而又会是冰雹,打的车窗乒乓作响。这就
是青藏高原的天气!

也许是为了保存体力,整个车厢渐渐地安静了下来。不久,听到有人在呕吐,一定是学
生晕车了!我马上拿出“丹参急救丸”,让元助给学生喂下去。这边还没有安顿好,后
面又有学生在呕,一个、两个、三个……,学生们开始有晕车的连锁反应了!

我马上站到车子中央,教大家用按压内关穴的方法来抑制晕车。车厢里又开始活跃起来
,我教得认真、学生们学得认真。也不知道是按压穴位的原因还是注意力转移的缘故,
绝大多数刚刚还在痛苦呕吐的学生露出了笑容!

晚上10时左右,我们过了棉草湾,进入了果洛藏族自治州。这时,元助也开始“晕车”
了。开车以来,元助一直在照顾学生。也许一直忙碌着的缘故,也许是司机师傅吸烟的
缘故(她对烟很敏感),她这时面色苍白,表现出极度的焦虑和痛苦!玛丽的状况也一
直不太好,脉搏比较细弱。我很担心这两位80后的女生。

5月20日凌晨2时左右,车队进入了玉树藏族自治州,停在巴颜格拉山口。下了车,是一
排饭店,原来这里是专门接待过往行人的。巴颜格拉山海拔为5267米,山口的海为拔
4000多米。我明显感到呼吸较急促——“高原反应”开始了。原丁老师过来问候我们的
情况,他一直很担心我们的身体!学生们很有序地被分配到4个饭店。玛丽在我的劝说
下,强打精神下车吃面,元助坚决不下车,她感到非常痛苦!我们大概休整了40分钟,
车队重新出发,向更高的海拔挺进!

元助没有吃饭,“晕车”现象也不见好转。玛丽也一直闭着眼,一动也不敢动。志宏的
状态还好,他就顶替元助,成为1号车的“领队”。因为,还有几个学生的感觉一直也
不好,我们有责任定期“巡视”,照顾好需要帮助的学生们!

经过了13个小时的颠簸,早上5点多我们到达了雪山顶上,离玉树还有三个小时的车程
。由于我们的汽车出了一点小故障,整个车队停了下来,大家下车小歇一会。这是我生
平第一次那么近距离的和雪山接触,我们和这些可爱的藏族孩子们留下了生平最有意义
的合影(合影的孩子们多数是这次地震中失去父母的孤儿)。

早上7点钟,车队停了下来,又是一道武装特警把守着的路口,我们要再次接受检查。
我们下车后,原丁老师告诉我们,前面100米就是三江源——长江、黄河、澜沧江的发
源地。桥下流着的河水就是通天河。我们几个都往前走,前行不远就看到有栏杆围起来
的一个不大的像是个小公园的似的,中央有个碑——三江源自然保护区。围栏外的简易
板房上有售票的字样,现在还早,没有人上班。我们在围栏外照了几张相,也算是留下
一个纪念。

又下雨了,时大时小。我们的车队行驶了13个小时,终于在早上八点,车队在绵绵的细
雨中到达了结古镇——玉树州和玉树县的首府,也是这次地震的中心地区。放眼望去,
昔日美丽的小镇已被这次地震变为废墟,到处都是震碎的瓦砖,以往的高楼小阁变成了
一组组蓝色的救灾帐篷,大型的挖土机随处可见,它们加大马力不停地在挖掘着破砖乱
瓦,希望早一点能为玉树同胞重建起美丽的家园。

天下起了大雨,玉树州民族职业技术学校的书记布嘎义亲自来迎接大家。在老师的安排
下,孩子们下车后分组散去了。我问原丁老师,为什么不选择白天开车回玉树,晚上的
路途真是太险恶了。原丁老师告诉我们,在“414”地震后,孩子们就随着原丁老师转
移到海南州安全地带,也不知道他们自己的亲人安排在哪个救灾帐篷里生活。早晨到达
玉树,孩子们就可以用一个白天,在一个一个帐篷里找寻自己的亲人。老师把学生编成
了小组,每组三个男生,一个女生。当男生找到自己的亲人后,一定要帮助女生找到亲
人。听着原丁老师一席话,我的心里很难过,可怜的孩子们。

孩子们依依不舍地向我们挥手告别。我大声说,孩子们,我们7月份再来看望你们。望
着孩子们远去的背影,我暗暗发誓,一定要发动我们的会员,让这28位孤儿全部得到助
养,让这129名藏族学生全部得到助学。


工作的第三站 玉树

雨越来越大,我们在一个开放式的帐篷里避雨,周围都是灾民的帐篷。不一会,一个藏
族小姑娘从旁边的帐篷里掀开一个缝,好奇地看着我们。我前去和她搭腔,她摇摇头表
示听不懂。原来,她还没有上学呢,没学过汉语。

透过帐篷的缝隙,我观察了一下灾区藏民的生活。帐篷中有一个火炉,大概是取暖和煮
饭用的。有两张行军床,一些简单的食品,包括方便面和矿泉水。看得出来,这些都是
救灾物资。最引人注目的,是放在床头的一卷卷金黄色的经文。后来,到多个藏族灾民
的帐篷中,最引人注目的都是一卷卷的经文。据原丁老师和乐平说,在地震时,藏族同
胞第一抢救的就是经文。只要经文在,他们的内心就踏实。由此可见,灾后心理援助的
工作,必须和藏族同胞的信仰和文化背景结合起来。

原丁老师和乐平把我们接到玉树职校的教师帐篷宿舍里避雨。帐篷里的几位教师,情绪
都比较低沉。看得出来,他们还没有摆脱地震灾害的阴影。我们与他们天南海北地聊了
起来,生活、工作、学习等等,漫无边际。玛丽和元助两位姑娘还不时提一些“幼稚”
的问题,逗得他们笑声不断。其实,这种非结构式的漫谈正是心理抚慰和心理疗伤的方
法之一。果不其然,几位教师都开朗起来。

玉树职校的布嘎义书记是一位黑黝黝的藏族汉子,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里,闪耀着倔强
的光芒,他在安置好学生的“虫草节”后,马上来看望我们,并向我们5个人每人献上
一条洁白的哈达,哈达的下方印着:“感恩!4•14玉树地震援助——扎西德勒,
玉树州职业技术学校”。扎西德勒是藏语,汉语的意思是:吉祥如意。在藏族地区,献
哈达是一种既普遍又崇高的礼节。我们都被感动了!

我们和布嘎义书记一起来到学校的临时会议室,一个大的帐篷里。一位老师送来了热腾
腾的奶茶。喝了几口,全身的寒冷顿时消除了很多。我们和书记讨论了灾后学校的心理
重建、灾区藏族学生孤儿助养和灾区贫困藏族学生助学等事宜。布嘎义书记多次向我们
表示感谢。

从帐篷学校出来,雨停了,太阳当头。我们到了玉树州统战部,这是我们今晚住宿的地
方。接待我们的办公室王主任,是一位汉族小伙子,他的妻子是藏族。现在州委大院的
办公大楼已是一片废墟,各个首脑部门都在帐篷或木板房里工作。玉树州统战部部长罗
松仁青,是一位典型的藏族汉子。据他的部下说,部长施骑马打枪的高手。罗松仁青部
长听说我们来了,非常高兴。马上安排以藏族最高规格的接待——手抓羊肉,来欢迎我
们的团队。

我们住在统战部小院的一个军用帐篷里。里面支着只有五张简易的行军床,晚上也是只
能简单洗漱一下,更不用去想沐浴了。我们5人(两男三女)将“同居”在一个帐篷里
。几位女生都笑着说,这辈子还没有和亲人以外的男人“同居”过,这次算是破戒了。

刚才还是阳光灿烂,顷刻间由下雨了。奇怪,这雨怎么下得嘭嘭直响啊?原来不是下雨
,是下冰雹。蚕豆大的冰雹,打得帐篷顶摇摇晃晃。两位从未见过冰雹的女孩——玛丽
和元助,简直乐疯了。她们冲到帐篷外,迎接冰雹的敲打。玛丽还模仿着高尔基的诗《
海燕》高声吟诵:“让冰雹来得更猛烈些吧!”

顷刻,冰雹又停了,又是烈日当空。原丁老师驱车送我们到结古寺去考察灾情。玉树县
结古镇的产生,也是源于已有500多年历史的结古寺。

结古寺这座玉树最大的寺庙,坐落在离结古镇两公里的彭措达泽山上。远远遥望,从山
腰到山顶绛红色的寺院群,宏伟壮观,俯瞰着曾经美丽的玉树县城。该寺是玉树地区最
大的藏传佛教寺院,有“世间第一大嘛呢堆”,目前有2.6亿块嘛尼石,形成了一座嘛
尼石城。石墙、门巷皆挂印有经文、佛像的彩色经帆,石城中央竖立一红色神塔。结古
寺以建筑宏伟、寺僧众多、文物丰富、多名僧高徒在中国藏区闻名遐迩。殿堂僧舍错落
有致,高耸于山岗之上。结古寺的嘛尼石堆闻名于世界,随着岁月的流逝,这里的嘛尼
石堆体积越来越大,成为藏族宗教文化的优秀代表。

然而,在这次地震中,这座历史悠久的名寺也没能逃过一劫,受到极为严重的损失,20
多位僧人遇难;大经堂主殿彻底垮塌;经堂、僧舍、佛学院无一幸免,不是塌就是裂。
就连厨房几百斤重的大铁锅也变了形;正在建设的更大规模的大经堂,前功尽弃,成为
危险建筑。

地震时,结古寺500多藏族僧人惊恐万分。可当看到山脚下的结古县城已被夷为平地、
尘土飞扬时,僧人们纷纷跑下山去,在第一时间展开救援,抢得了最佳时间。

4月17日,结古寺僧人们按照当地藏族同胞的习惯,集体火化了近千名死难者遗体,并
将念七七四十九天的经,为遇难者超度。

我们到了结古寺后,在该寺佛学院堪布大师的陪同下,考察了受灾的情况。结古寺到处
是废墟,更让人痛心的是,这五百年的历史就这样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毁于一旦,经
文、唐卡,一些极其珍贵的佛教文化都被掩埋在废墟。修复重建将是件很艰巨的任务,
因为有些佛学和藏学工艺都已失传。

我们和堪布大师一起讨论了灾区心理重建如何与藏族灾民的信仰相结合等事宜,堪布对
我们尊重宗教信仰的态度,表示非常感谢。看着大师满脸的胡须,我尊敬地问:“大师
今年高寿多少”?他回答:“我今年35岁了”。我大吃一惊,这个35岁的藏僧,怎么被
我这年过半百的人还要显得苍老啊!


在玉树,随处能发现信仰的力量。街上的藏族妇女转动着经轮,一些男子一边赶路一边
还抽空念几句经文。在帐篷里,时时可以听见经文的朗诵声;在阳光灿烂的废墟边,也
能见到一些老年人用平淡的声音反复读着手里超度死者的《平安经》。

中午回到统战部的小院,手抓羊肉已经煮好了。让我们惊讶又感动的是:罗松仁青部长
和我们5人坐在一起,桌上的大盆里全是最好的羊排和羊肉;部里的其他人另在一桌,
大盆里都是些带肉的羊骨头。我连忙说,大家坐在一起吧。部长却说,这是他们那儿的
规矩。

我看了一下,每块羊排足足有一磅多重,怎么吃得下呀?我选了一块小的,用刀一小块
一小块地切下来,蘸着酱油慢慢咀嚼。一股羊膻味冲入我的口中,差点呕吐。我好不容
易咽了下去,大家都望着我笑。我郑重声明,我从小就不挑食,什么都吃。但是,最怕
牛羊肉的膻味。为了不破坏大家的情绪,我还是一小块一小块地继续吃着。我看了一下
,罗松仁青部长和乐平吃得津津有味。而最让人惊讶的是玛丽,居然吃下了30厘米长、
10厘米宽的一块大羊排!

在地震发生后,灾区附近的特警和灾区的警察立即投入了抗震救灾的紧急救援工作中。
40多天了,没有离开灾区。不少的警察已经出现一定程度的心理症状。下午,我们到果
洛特警和玉树县警察的驻地,为他们进行了团体心理减压训练和个别辅导。那里离结古
镇约30公里。

特警战士们用白色石头拼起的心型图,中间拼写着“4.14”,大石头上写着是他们的愿
望—玉树加油!就是这样看似简单的图案,把原本快枯萎的地面装扮的生机勃勃。当我
在室外为他们进行团体心理辅导时,冰雹又来了。我们撤回帐篷,继续进行CISD——危
机事件集体减压训练。

我的高原反应越来越严重,呼吸急促、头痛得几乎要裂开。尽管天又晴了,但我无法继
续坚持第二阶段的团体训练。这时,就由志宏在室外给特警们进行团体放松训练,我在
帐篷里给一些心理症状明显的警察进行了个别心理疏导。

一位玉树县的警察,地震时被埋在废墟里。爬出来后,马上投入了紧急救援工作中。40
多天过去了,只要他稍稍安静下来,地震时的惨景就不由自主地呈现在脑海里。晚上睡
眠不好,作噩梦,梦中的许多情节与地震有关。为了排除脑海中的痛苦,他只有拼命工
作。他告诉我,他现在一听到地震两个字,内心就非常痛苦。而且,他的不少同事都有
这些现象。

很显然,这位警察已经出现了明显的PTSD症状,需要心理干预甚至医学(药物)干预。
我和他一起分析了他的心理症状,也制定了一个初步的干预方案。这时,我心里暗暗召
集。整个青海省,只有在省会西宁才有一所精神卫生中心——青海省精神病防治医院,
玉树县没有一个心理卫生医护人员。怎么办?怎么办?

晚饭是在特警队就餐的。特警队员为我们炒了几个小菜,放在用纸皮箱搭起的“桌子”
,吃着他们为我们煮了又蒸才能熟的米饭,也和特警队的负责人一起喝了点酒(主要是
想压一压头痛)。席间,玛丽向特警战士问了个问题:当你们在救灾的时候,最想做的
是什么?得到的回答是:希望能更多的抢救出生命和财产,希望生命的奇迹有更多的出
现。愿生者坚韧,死者安息!一席简单的话让我们分外感动!正因有象这样保家卫国的
队伍,中华大地才能国泰民安。

晚上7时了,太阳还很高。据说,玉树高原晚上9点钟还不会天黑。特警队的警车送我们
回结古镇,在途中,来到距结古镇3公里的新寨村,这里有一片世界上最大的玛尼堆。
现在玛尼堆东西长240米,南北宽74米,高3米,据说已有20多亿块玛尼石,全部玛尼石
上刻的经文有近200亿字,可以称得上是“世界第一石刻图书馆”。“414”地震,使得
玛尼石到处散落。然而,怀着信仰的藏族同胞,又一块一块地捡回来,使残缺的玛尼堆
越堆越高。

我们和几位藏民交流,遗憾的是,他们都不懂汉语。但是,从他们拿着经轮的手势和微
笑的面容中,我们能感觉到他们在说:“谢谢!谢谢!”


晚上9时回到统战部的小院,天慢慢黑了。我们简单地漱洗了一下,就躺在帐篷里的行
军床上。好学的乐平一直在不停地提问,我一直和她交谈到午夜1时。外面又下雪了,
帐篷里没有取暖的设备,大家只好各自卷成一团。

21日清晨,还在下雨。玉树州统战部细心的炊事员,按我们汉族的习惯早早熬好了大米
粥。喝着热腾腾的粥,我们的心里阵阵温暖。藏族同胞的朴实、好客和细心,再一次给
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

玉树的机关是9点上班,但不到8点,罗松仁青部长就来了。我来到他的办公室,和他一
起讨论玉树的家园重建、社会重建、心灵重建、精神重建等内容,特别讨论了灾后重建
与民族信仰相结合的问题。我们谈得非常融洽。

从部长办公室出来,雨已停了。我们来到结古镇上扎西科灾民安置点,了解他们的生活
。然后,我和乐平来到结古镇胜利路,这里是县委、县政府和其他县级机构的地方。在
摇摇欲坠的县政府大楼前,我和那里的救援人员进行了交谈。这两天,我们对当地的政
府公务员、灾民、僧侣、学生、救援人员等进行了心理访谈,全面了解了灾区心理卫生
和心理重建的状况。

中午12时,我们坐上了返回西宁的卧铺大巴。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乘坐卧铺大巴。看
着那小小的卧铺,我心里暗暗发愁,我这178厘米,80公斤的大块头,怎么塞得进去呀
。况且,路程是15个小时!在班车上,我的高原反应更加严重,头痛欲裂,呼吸困难。
我一直口含着速效救心丸,不敢有空歇。元助的反应也很强烈,呕吐了好几次。反应最
强烈的是玛丽,她表现为剧烈头痛、呕吐、全身乏力、嘴唇紫绀,脉搏非常细微。志宏
也有明显的高原反应。就连当地土生土长的乐平,也觉得全身难受。然而,我和志宏两
个大男人总不能倒下啊。于是,我负责照顾玛丽、志宏负责照顾元助。

在行驶途中,我又收到占彪的短信,说他们已经到了结古镇,约我前去扎西科灾民安置
点见面。可惜,上午我才去了这个安置点,当时也不知道他们在那里。现在,我已离开
玉树了,错过一次见面的机会。返回西宁后才得知,由青海省社科联和中国科学院心理
研究所共同建立的“震后心理援助玉树工作站”已经成立,设立玉树和西宁两个工作站
。玉树的工作站就在结古镇扎西科灾民安置点。

汽车又开始盘旋在从高海拔到低海拔之间,又一次的经历着大雨、大雪、日晒、冰雹的
气候,我已没有闲心去高原上的风景,每半小时就数一下玛丽的脉搏。她本来就在患感
冒,是不应该上高原的,但她坚持要来。我一直给她口服抗生素和激素的维持量,防止
产生肺水肿。但在此时此刻,我仍不能掉以轻心。经历了十五个小时车程的煎熬,到了
凌晨3点,我们终于平安的回到较低海拔的西宁市。大家的高原反应有所缓解。玛丽说
,她在鬼门关走了一圈,又活过来了。


工作的第四站 西宁

22日下午,为了进一步将灾后心理卫生服务工作与灾区藏民的文化背景相结合,我们团
队特地访问了塔尔寺的更登元旦活佛。塔尔寺位于西宁市湟中县鲁沙尔镇西南隅的莲花
山坳中,是青海省藏传佛教中的第一大寺院,也是藏传佛教格鲁派(俗称黄教)创始人
宗喀巴大师的诞生地,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由于塔尔寺是宗喀巴大师的降生地,
成为信徒们向往的著名圣地。历史上,第三、四、五、七、十三、十四世达赖喇嘛和六
、九、十世班禅大师均在这里驻扎过。目前共有寺僧800余人。

塔尔寺的活佛在藏民中有极高的威望。尤其是更登元旦活佛,以简朴、和善、富有爱心
、不畏强权而著名。更登元旦活佛陪着我们参观了塔尔寺的全部精华,在参观的过程中
,我们广泛交流了藏传佛学、藏民信仰、灾区心理重建与藏区的文化背景相结合等事宜
。为了感谢我们对灾区藏民的关怀,他为我们其他成员每个人献上一条已开光的白色哈
达,特意为我献上了一条已开光的黄色哈达。这条哈达比一般哈达要长得多,上面有蓝
、黄、绿、红四种颜色的吉祥图案。据悉,在藏区里,一般情况下,黄色的哈达是敬献
给至高无上的活佛,给一般人都献洁白的哈达。我能得到此殊荣,真是有些惶恐不安。

晚上,在青海乐平心理卫生咨询中心的办公室里,我教西宁的骨干心理咨询师进行心理
卫生评定量表的操作方法。包括事件影响量表(IES-R)、症状自评量表(SCL-90)、
焦虑自评量表(SAS)、抑郁自评量表(SAS),以及简明创伤后障碍访谈(BIPD)—急性
应激障碍(ASD)诊断筛查、短暂精神病性障碍(BPDMS)诊断筛查、创伤后应激障碍(
PTSD)诊断筛查。大家学习得非常认真,讨论非常踊跃。

23日全天,我对西宁市的心理咨询师、心理卫生医护人员、社会工作师、教师等100余
人进行了灾后心理卫生服务与PTSD防治、灾害心理卫生与PTSD量表筛选使用等专业培训
。这个一天的培训,实际上是三天课程的浓缩。培训教材是以美国国家PTSD中心的教材
为蓝本,结合我个人25年来从事危机干预的经验和多次灾后心理援助的体会。因此,在
理论和技术上,是国际最新的内容;在临床应用中,有较为丰富的实用经验。在讲课中
,我还对10余例个案进行了临床心理学和心身医学的分析。中午我休息时,志红又被“
绑架”,教给他们一些心理行为训练的基本方法。对他们积极好学的热情,我给与了充
分地鼓励,并留下近50万字的电子版教材,让他们组成学习小组,每周定期学习。志宏
还联系了杭州的出版社,免费送给他们200套心理咨询的书籍。

乐平说,在西宁市劳动路小学,还有一批来自玉树的小学生,其中有4个孤儿由他们在
负责安排。有一个孤儿的母亲,是在乐平身边咽气的。当时,乐平就在灾区的救援现场
。这位母亲从废墟里被挖出来时,已经身负重伤,说不出话来。她望着身边的乐平,用
指头指着自己的孩子。乐平明白她的意思,是请求把孩子养大。乐平当时也是泪流满面
,说不出话来,只是一个劲地点头。这些孤儿,每个人的身后都有一个悲惨的故事。听
到这里,我的心里非常难过。这些孤儿,我们也要助养起来。

24日上午,我们详细研究了下一步对灾区进行的心理援助工作和对灾区孩子的助养助学
工作。包括:

(1)组建中华心理咨询师国际协会青海志愿者大队,培养当地的心理咨询和心理卫生
骨干人员。
(2)协助玉树州人民医院(结古镇)建立心理卫生中心,就地开展灾后心理卫生服务
工作。
(3)计划在西宁市城西区人民医院建立心身医学专科病房,作为青海省灾后心理疾患
和PTSD防治的临床、教学和研究基地之一。
(4)发动IACMSP会员、网络成员和其他朋友,为玉树职校99级藏医班的28位孤儿和安
置在西宁市劳动路小学的4名孤儿进行助养,帮助他们克服生活上的困难,完成学业。
(5)发动IACMSP会员、网络成员和其他朋友,为玉树职校99级藏医班的129名藏族学生
进行助学,帮助他们完成学业。
(6)帮助灾后新的残疾人进行生活自助训练和心理援助,请中华残疾人心理援助国际
联盟湖南娄底志愿者大队的残疾朋友协助这项工作。
(7)把灾后心理援助工作与藏族同胞的信仰和文化背景结合起来,除了保持和青海藏
传佛教的领袖寺院的联系外,发动海外侨胞和佛教徒为灾区寺院(如:塔尔寺等)的重
建募捐。
(8)联系美国相关医学院校的精神卫生中心和PTSD大型病区,接受青海省的心理卫生
骨干人员来美国免费进修,为灾区培养高水平的专业人员。
(9)长期为灾区的应届高中毕业生来美国读大学创造机会和条件,协助申请奖学金;
学生来美国后,为他们提供生活帮助和社会支持。
(10)委托青海乐平心理卫生咨询中心,具体承办7月23-26日在西宁召开的“第三届灾
后心理援助国际论坛暨中华心理咨询师国际协会第二届学术会议”。
(11)继续招募海内外临床心理、心理卫生、心身医学、社会工作的专家,加入“
IACMSP心理援助专家志愿团”(第二组),于7月26日的西宁会议结束后,在灾区进行
心理援助工作,具体时间根据专家志愿者在暑假的时间进行安排,可划分成几个小组分
别在医疗、教育和社会工作不同的领域进行。
(12)在美国继续翻译和编写心理援助的技术资料,尤其是美国国家PTSD中心对PTSD的
防治和健康教育资料。把发达国家的灾后心理卫生工作的先进技术源源不断地介绍给灾
区。

中午,乐平他们驱车送我们到机场。依依不舍!

再见了,青海的同胞们,一个多月以后,我们还会再来!


尾声 我们还会再来

5月24日下午到达西安。25日,在西安精神卫生中心田玉梅博士的培同下,我们瞻仰了
位于陕西黄陵县城北桥山的黄帝陵。

黄帝陵,是中华民族始祖黄帝轩辕氏的陵墓,相传黄帝得道升天,故此陵墓为衣冠冢。
黄帝是我国原始社会末期一位伟大的部落首领,是开创中华民族文明的祖先。中国后来
能巍然屹立于世界四大文明古国之列,这与黄帝的赫赫殊勋是分不开的。中华民族祭祀
黄帝陵庙的活动,早在春秋战国时代就开始了。黄帝陵园最早建于秦代,汉、唐、宋、
元、明、清各朝以及辛亥革命前后直至当今,都对黄帝陵庙进行过多次修缮和扩建。千
百年来流传在当地民谣说:“汉朝立庙唐扩建,到了宋朝把庙迁,不论谁来坐皇帝,登
极都不忘祖先”。

我在黄帝陵前,默默为玉树灾区的同胞们祈祷:愿祖先保佑他们重建家园。我在黄帝陵
前,默默为全球华人祈祷:愿祖先保佑我中华民族永远繁荣昌盛!

25日晚,应西安交大医学院心理卫生中心主任高成阁教授的邀请,我到西安交大医学院
进行了“灾害心理卫生”的讲座。西安交大医学院心理卫生中心及其他科室的医护人员
、部分在校医学生共100余人参加了讲座。讲座开始时,我向大家简要介绍了玉树“414
”灾区近况和灾后心理援助工作的长期性和艰巨性。并放映了灾区的实况照片。然后,
讲授了灾难心理卫生的基本概念、常见的心理症状及应激反应、心理危机干预与心理急
诊、急性应激障碍与创伤后应激障碍、心理干预的基本原则等内容。

陕西和青海是近邻。青海的精神卫生专业力量较薄弱,陕西就肩负着玉树灾后心理卫生
服务的重任。西安市精神卫生中心和西安交大医学院心理卫生中心,是精神卫生专业的
两个核心机构,所以,我们也要尽量帮助他们。

5月28日,到了香港,过两天就要回纽约了。我在太平山顶遥望蓝天,在维多利亚海湾
凝视大海。玉树灾区的一幕幕,不时呈现在脑海里;玉树灾区藏族孩子朴实的笑脸,不
时在眼前晃动。同胞们,孩子们,我们的心是连在一起的。“我们都是幸存者”的信念
,时时鞭策着我的心理援助志愿者工作!“让生命站立成树”的歌声,鼓励着海外华人
华侨和祖国同胞永远携手并肩!


——2010年5月29日,写于香港


--
Dr. Mingyu Deng (邓明昱博士)



2010-09-23 17:33:16

主题: 中文买肾广告
马来西亚街头惊现中文买肾广告 明码标价
环球网社区    2010-09-22 21:09:26

据马来西亚媒体报道,马来西亚首都吉隆坡街头最近出现了一批用中英文双语写的买肾广告,这种明目张胆的器官买卖传单立刻引起了马来西亚政府的高度重视,官方发言人强烈谴责了这种行为,并称将追查到底。

据马来西亚《星洲日报》9月20日消息,这一组买肾广告被张贴在吉隆坡的普渡区,上面不但留下了联系电话,还明码标价将为肾出钱5万令吉(约合人民币108215元)。马来西亚地方官员哈杰•辛格得知此事后,立即发表声明,称买卖器官的行为应该严格禁止,就算动机是为了救人性命也绝不能纵容这样的事情发生。

另据新加坡《海峡时报》9月20日文章称,一名新加坡记者成功拨通了买肾广告上留下的号码。接起电话的是一名年轻男性,他声称自己的表兄手术急需肾源,所以情急之下才四处张贴广告,希望能买到一个肾。他还说,只有华人才能满足他的要求,因为当地医生的检查十分严格,如果是华人则可以伪装成病人的亲戚来完成手术。

记者尝试拨打了广告上所留下的号码,但是由于通信原因无法拨通。



2010-09-23 11:04:41

主题: shyj: 关于面试的一点小心得
发信人: shyj (baobao),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关于面试的一点小心得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23 01:26:31 2010, 美东)

看来大家开始准备面试了,有些小心得和大家分享,注意只是在下的小心得啊,仁者见
仁,智者见智。
1.关于机票。我在面试前就有几家航空公司的点数,所以面试机票没花钱。如何得到点
数呢?最简单的就是申请信用卡,基本上每家航空公司都有相应的信用卡可以申请,一
般是申请批准就可以有国内的免费来回机票。我每家都申请,就有好多免费来回机票了
,让老公也申请,就double了,他申请的也可以给我买机票的。申请的时候注意,如果
要大量申请的话,要尽可能安排在同一天,这样的话,你申请的记录就不容易显示在你
的信用记录上,比较容易通过。而且,每一个申请都是有记录的,过一段时间才消除,
如果准备近期买房买车的,就不要申请了,反而不合算。如果实在要自己掏钱买,先考
虑southwest,因为他家的机票改期,取消都很方便,没啥额外的费用。

2。关于和住院医的交谈,尤其是晚餐和中餐。这个一定要保持高度警惕,千万不要觉
得是住院医就放松,肆无忌惮的说话。我最近问自己program的住院总,他告诉我说,
其实住院总是参与打分的,他们和faculty都有evaluation的form要填。至于其余的住
院医,他们的意见也是有分量了。一般他们是吃完饭后就聚集一下,讨论面试的人,如
果表现太差的话,会反映到PD那里的。所以大家一定要小心,基本上是没有可相信的人
,千万不要被住院医这个招牌给蒙蔽了。想想林妹妹进贾府的心态就好。

祝今年申请好运!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7.82.]



2010-09-22 22:46:26

主题: 肖传国落网
视频:方舟子遇袭案幕后主使嫌犯肖传国落网http://www.sina.com.cn/  2010年09月21日23:40  CCTV新闻频道 

http://video.sina.com.cn/p/tech/other/v/2010-09-21/234061146751.html




详情:科大教授肖传国10万元雇凶报复方舟子
京华时报    2010-09-22 02:58:38

  昨天晚上,北京警方宣布,方舟子、方玄昌被打案告破。华中科技大学教授肖传国涉嫌指使3名男子袭击方舟子和方玄昌。

  据了解,方舟子、方玄昌通过网络、媒体对肖传国的学术成果进行“打假”,导致肖传国未能升任中国科学院院士。于是,后者指使他人进行报复。

  监控录像锁定白衣人

  2010年8月29日下午5点左右,方舟子报警称,自己在石景山区鲁谷南路住所附近被人袭击。警方在案发现场附近走访,最终找到两名直接目击事件全过程的目击者。

  通过两人的描述,警方调取了事发现场周边的监控录像发现,8月29日下午15点14分,一名白衣男子一直尾随方舟子。警方最终锁定,白衣男子就是其中一名嫌疑人,叫许立春,另外一名嫌疑人龙光兴及雇用他们的戴建湘相继进入警方视线。

  警方将6月24日方玄昌被打一案进行并案侦查。侦查员远赴湖南长沙、株洲,湖北武汉等地,将戴建湘、龙光兴和许立春抓获。据戴建湘供述,指使他打人的是其远房亲戚,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肖传国。

  “雇凶教授”机场落网

  据许立春供述,当时他在方舟子家门口附近公交车站,一直等到下午5点左右,看见方舟子送两名记者上车后,一直尾随其到达作案地点。随后,许立春向方舟子面部喷辣椒水,并挥锤砸向方舟子被对方躲过,龙光兴手持钢管准备袭击方舟子未得逞。许立春再次抛出铁锤砸向方舟子,随后逃跑。

  警方初步调查得知,为报复方舟子和方玄昌,肖传国找到戴建湘给其10万元钱,让其教训一下方舟子和方玄昌。

  随后,戴建湘找到龙光兴、许立春,以5万元的价格雇用两人,分别在海淀区和石景山区,袭击方玄昌和方舟子。

  昨天下午5点左右,涉嫌指使他人袭击方舟子和方玄昌的肖传国,在浦东机场被警方抓获。

  据警方介绍,肖传国认为,方舟子与方玄昌通过网络、媒体称其在学术上作假,从而导致其未能入选中国科学院院士。

  目前,4名嫌疑人已因涉嫌故意伤害罪,被警方刑事拘留。

  ■回应

  >>方舟子

  称赞警方破案快

  昨晚,方舟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这是意料之中的事,自从他和方玄昌对肖传国所谓的“肖氏反射弧疗法”打假后,肖传国一直在网上放言要报复两人,并称不惜采取一切方式。

  方舟子称,这期间肖传国也曾诉诸法律。肖传国也曾派人跟踪过他,但并未出手袭击。方玄昌被打后,他们就想到了可能是肖传国的报复行为。“新仇旧恨,意料之中。”方舟子说。

  方舟子表示,在他此前的打假生涯中,也曾多次遭遇恐吓,但真正实施了报复行为的,只有这一起。方舟子表示,遇到此类情况只能加强防范,他称对北京警方办案速度非常满意。

  >>方玄昌

  早知道是肖传国

  今年6月24日晚上10点40分左右,《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在回家途中遭袭,两名陌生男子手持钢筋条将其打伤,头部伤口深至颅骨。事后,两名男子逃走,方玄昌经救治无生命危险。

  昨晚,方玄昌得知遇袭案告破的消息时说:“早就知道是肖传国。”他举例说,事发前后肖传国的行为很异常,“我遇袭前,他不停地在网上发文,事发后,他就基本上不在网上说话了。”方玄昌坚定地认为,嫌疑人当时是想置自己于死地。

  方玄昌认为,肖传国能在中国学术界如此风光,且又如此肆无忌惮,反映了学术界监督体制的缺失。“中国学术圈就是这个样子”,方玄昌没想到“肖氏反射弧”的争论会以这样的方式来解决。

  方玄昌说,中国学术界还可能会有第二个、第三个“肖传国”,但就他个人而言,“还是该怎么干就怎么干,再加强些警惕”。他还说,方舟子曾笑言“杀手不懂科学”,因为犯罪人向其眼睛喷射的乙醚,是不可能将其麻倒的。

  ■人物简介

  肖传国

  华中科技大学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973首席科学家。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泌尿外科研究所所长,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973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美国纽约大学医学院泌尿外科副教授,美国泌尿外科学会和国际脊髓损伤学会会员,美国NIH和外科麻醉创伤 (SAT)组顾问。香港大学医学院荣誉教授。

  肖传国在国际上首次提出并证实“人工建立体神经-内脏神经反射弧”这一神经泌尿科学新概念,首创“肖氏反射弧”并用于治疗脊柱裂、脊髓脊膜膨出、脊髓栓系综合征、脊髓损伤、截瘫导致的神经源性膀胱。(援引百度百科)

  链接

  肖传国和方舟子的恩怨

  2005年9月14日,方舟子在搜狐健康频道在线谈《生物医学的规范》,指出所谓“肖氏反射弧”并没有得到国际公认。此后,方舟子在《北京科技报》发表《脚踏两只船的院士候选人》一文,对肖传国的简历提出质疑,指出肖传国20多年来在国际期刊上发表的论文仅有4篇,他罗列的“国际神经泌外最高奖”,其实是很容易获得的会议摘要“竞赛奖”,另一个则在获奖名单中找不到其名字,国际上并无“肖氏反射弧”这一说法。

  肖传国因认为“科技打假名人”方舟子撰文污蔑自己,严重损害了自己的名誉权,将方舟子告上法庭。2006年8月,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法院曾判决方舟子败诉。

  胜诉之后,肖传国再接再厉,又在北京将方舟子告上法院。事实上,肖传国两年内先后5次以相似案由将方舟子告上法院,甚至还以“诽谤罪”对方舟子提起刑事自诉。不过,北京的诉讼最终以肖传国败诉告终。

  方舟子遇袭后,因被揭露“肖氏反射弧”手术造假而与方舟子结下“梁子”的肖传国成为公众眼中的疑凶。在被警方抓获前,肖传国在其网易博客上,指责方舟子报假案,并连续发表《方舟子为何被一锤子砸出三处伤》、《我将向警方举报方舟子报假案》等文章,斥责方舟子。而方舟子也“不甘示弱”,在博客上对肖提出的质疑逐一驳斥,并称悬赏20万元寻找他遇袭时的目击证人。


美国《科学》:泌尿科医生由于袭击中国揭假者被捕

郝炘 2001年9月23日 北京

(羽矢翻译)

  北京警方星期二晚间宣布,袭击中国科学不端监察者方是民(笔名方舟子)
和记者方玄昌的主谋嫌犯已被拘留。(二方非亲戚关系)

  9月21日早些时候,警方抓获了刚从阿根廷回国的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
院【译注:应为同济医学院协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肖传国。据北京警方网上发
布的报告,肖传国认为方舟子、方玄昌对他的学术成就的揭露调查导致其未能入
选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媒体报道称,据警方介绍,肖传国付给一远房亲戚约1
万5千美元,由该亲戚组织实施了6月份对方玄昌和8月份对方舟子的袭击。本月
初,警方将该亲戚及两名共犯收审。

  肖传国与方舟子、方玄昌争执的焦点是肖传国发明的一种外科手术。肖声称
该手术可帮助脊髓损伤和脊柱裂病人恢复大小便功能。2005年,看到肖传国的中
科院院士候选申请材料后,方舟子在其新语丝网站上指出肖传国的手术并非如其
声称的那样国际知名,并指控肖传国利用中国公众无法获知英文信息而夸大其成
就。肖传国2006年以名誉损害为由在武汉法院起诉方舟子并赢了诉讼,但输了在
北京法院的诉讼。

  去年12月,方玄昌在中国《科学新闻》工作期间,组织编辑了关于肖氏手术
的系列调查报道。据肖传国称,该手术在中国已经做了数千例。卫生部于2009年
颁布法规,禁止未经批准及有争议的医疗术式(例如干细胞疗法)应用于临床,
而此前有些中国医院靠推广试验性手术来赚更多钱。尚不知肖氏手术是否在被禁
止之列,但在中国该手术从未经临床试验证明其有效性。许多病人被有诱惑性的
85%成功率所欺骗,但据《科学新闻》主编贾鹤鹏说,自调查报道发表后,“前
去治疗的病人数量已急剧下降”。

  该手术也引起了美国密歇根州Royal Oak的William Beaumont医院泌尿研究
主任Kenneth Peters的注意。他在该医院启动了第二期临床试验(见美联社报
道)。试验结果尚未公布。Peters还从国立卫生院获得了两项资金,用于研究该
手术治疗脊柱裂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据其资金申请报告中的描述,初步结果表明,
接受治疗的9名患者中的7名已经有改善。Peters未回应请求采访的电子邮件。

  【译注:Peters从国立卫生院获得了一项(而非两项)资金。12名患者的初
步研究,资金来自私人基金会赞助。据媒体报道,12名患者中的3名脊髓损伤病
人“手术无助”,而另外9名脊柱裂患者的术后一年结果已经于2010年8月在美国
《泌尿学杂志》正式发表,但在三篇编辑评论中受到严厉质疑,指出该结果与肖
传国以前在中国的结果“根本不一样”,缺乏对照组,结果无统计学意义、自相
矛盾,某些病人出现的改善可能是骶神经切断术或腹压排尿的效果而不是肖氏手
术本身的效果,并指出,“除非肖氏手术的发明者拿出可靠的论据和数据证明手
术的有效性,不适当地、仓促地在病人身上和医疗界推广应用此手术具有极大的
危险”。】

  未能联系上肖传国发表评论。其雇主华中科大昨天在网上发布声明称,对警
方调查肖传国涉嫌故意伤害罪深感震惊。声明指出,华中科大将密切跟踪该事件,
待司法机关做出认定后,采取适当措施予以处理。


http://news.sciencemag.org/scienceinsider/2010/09/urologist-arrested-f
or-attacks.html

Urologist Arrested for Attacks on Chinese Whistleblowers
by Hao Xin on 23 September 2010, 11:00 AM

BEIJING—The police bureau here announced Tuesday evening that they 
have detained the suspected mastermind behind assaults on China\'s 
science misconduct watchdog Fang Shimin (aka Fang Zhouzi) and 
journalist Fang Xuanchang. (The two Fangs are not related.)

Earlier on 21 September, police detained Xiao Chuanguo, chief urology 
surgeon at the Tongji Hospital affiliated with Huazhong University of 
Science and Technology (HUST) in Wuhan, after Xiao returned from a 
trip to Argentina. According to a Beijing police report published 
online, Xiao believed that the Fangs\' muckraking investigation of his 
academic achievements resulted in his failure to be elected a member 
of the Chinese Academy of Sciences (CAS). Chinese media have reported 
that, according to a police briefing, Xiao paid about $15,000 to a 
distant relative, who allegedly arranged the assaults on Fang 
Xuanchang in June and Fang Zhouzi in August. Police took the relative 
and two accomplices into custody earlier this month.

The bone of contention between Xiao and the Fangs is a surgical 
procedure Xiao developed that he claimed can help patients with spinal 
cord injury and spina bifida to restore some control over bladder and 
bowl movements. After seeing material supporting Xiao\'s nomination as 
member of CAS in 2005, Fang Zhouzi asserted on his Web site, New 
Threads, that Xiao\'s procedure was not nearly as internationally 
famous as Xiao claimed and alleged that Xiao exploited the Chinese 
public\'s inability to access information in English to inflate his 
achievement. Xiao sued Fang for libel in a Wuhan court and won in 2006, 
but attempts to sue Fang in Beijing courts failed.

Last December, while working for the biweekly Chinese Science News, 
Fang Xuanchang edited a series of investigative reports on Xiao\'s 
procedure, which has been performed on thousands of Chinese patients, 
according to Xiao. Before the Ministry of Health in May 2009 issued 
regulations banning the clinical application of unproven and 
controversial medical procedures such as stem cell therapy, some 
Chinese hospitals peddled experimental procedures to make more money. 
It\'s not clear whether Xiao\'s procedure falls in the banned category, 
but no clinical trials have been conducted in China to prove its 
efficacy. Many prospective patients were enticed by the touted 85% 
success rate. Since publication of the investigative reports, however, 
\"the number of patients seeking treatment has fallen sharply,\" says 
Jia Hepeng, editor-in-chief of Chinese Science News.

The procedure also caught the attention of Kenneth Peters, director of 
urology research at the William Beaumont Hospital in Royal Oak, 
Michigan, who launched a phase II clinical trial at his hospital (see 
also an Associated Press report). Trial results have not been published. 
Peters also obtained two grants from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 
to study the safety and efficacy of the procedure for treating spina 
bifida patients. According to a description in his grant proposal, 
preliminary results show that seven out of nine patients who received 
the treatment have shown improvements. Peters did not respond to an 
e-mail request for comment.

Xiao could not be reached for comment. His employer, HUST, yesterday 
issued an online statement that said the university was shocked by the 
police investigation into Xiao\'s alleged crime of intentional injury 
to others. The statement says that the university will follow the case 
closely and take appropriate action once the judicial system renders 
its verdict.

(XYS20100925)



2010-09-22 12:44:41

主题: 也贡献一点Residency Interview的问题
发信人: atstep2 (考完了才发现名字不好改了),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我也贡献一点interview的问题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Sep 22 01:48:06 2010, 美东)

zbbh办的premock interview听说很成功,有前辈大家在前。我没有实战经验,这个是
今天刚刚看来的,纯粹是给今年的同学参考一下哈。不知道是不是太多了,我觉得好几
个都不太好答似地。

   1. Why do you wish to join our residency program?
   2. What are your strengths and weaknesses?
   3. Where do you see yourself in ten years, after your residency?
   4. Do you have a standard ECFMG certificate?
   5. Do you have any medical research experience?
   6. Do you have any US hands-on clinical experience?
   7. What made you join medicine?
   8. From your CV, I notice that you are a foreign medical graduate. Why 
did you leave your country? Why did you decide to come to America?
   9. What made you choose this residency specialty (Internal Medicine, 
Pediatrics, Surgery, Family practice, OB/GYN, Anesthesiology etc.)?
  10. Why did you choose this fellowship (Cardiology, GI etc.)?
  11. What were your USMLE scores?
  12. If you were asked to describe yourself in 3 words, what would they be?
  13. In your Curriculum Vitae (CV), there is a gap of 1 year. Why?
  14. How many residency interviews have you completed so far?
  15. As an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 (IMG), what differences do you 
see between the health care delivery systems of your country and America?  (
Cite examples from clinical experience!)
  16. What is your medical career plan?
  17. What do you do in your spare time?
  18. Have you completed all ECFMG requirements, to start a residency?
  19. What are your interests?
  20. Are you applying to any other residency specialty?
  21. How do you handle adversity?
  22. Why are your USMLE scores low?
  23. As an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 what is your opinion about 
socialized health care?
  24. What is your most memorable patient encounter?
  25. Which residency programs have you interviewed at?
  26. Tell me about an interesting case you have seen?
  27. Tell me about yourself.
  28. Did you take any course to write the USMLE & CSA exams?
  29. What were your scores in your residency in-service exams?
  30. From your CV, I see that you are a foreign medical graduate. How well 
do you see yourself adapting to the American health system?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250.]



2010-09-22 12:42:30

主题: 鑫然: 为何中医骗子多?养生骗子也多?
  为何中医骗子多?养生骗子也多?

  作者:鑫然


  和好友争论中医的问题,好友始终不能接受我全盘否定中医的“偏激”,我
不断地解释中医、中药和机体(完美的生物机器)不是一个范畴,不能混为一谈。
在大量的事实和道理面前,好友心不甘情不愿地说:太多骗子打着中医的旗号行
骗!我知道她情感上依然放不下中医,想把我对中医的指责转而推到骗子身上。

  其实中医真该全盘否定,如果能滋生大量骗子,说明这块土壤确实该抛弃掉
了。正因为中医不是科学、不是真理、不可检验,种种的“不或非”才给了骗子
们大量骗人的机会,所以不是要打击骗子,而是要否定中医,骗子也失去了行骗
的条件。关于中医,还是鲁迅说的好“是无意或有意的骗子”,总归都是欺骗,
怎么就不能全盘否定呢?其实某些中药本来是有一些价值的,但因为中医的存在,
蒙蔽了这些药的价值,阻碍了这些中药价值的发挥,所以,即使要从中药价值的
体现角度出发,也该全盘否定中医。

  这让我想到养生大师(大骗子)也很多的现象来,其实养生大骗子为什么多,
这也和中医骗子多是一样的原因。因为中国的养生,所涉及到的内容和方法不科
学、不严谨、不可测,种种的“不或非”才给了骗子们大量骗人的机会,所以不
光要打击骗子,还要否定中国的养生。

  我曾经说过中国高等动物人的营养比低等动物猪鸡牛羊的营养还低级的话。
诚然,除了种用的动物外,大部分商品型动物群体不可能象人一样谈养生,但它
们的生长有明确的目标,就是生产尽可能多的动物性产品,最重要的是这些明确
的目标都是精确的量化指标,一个优秀的动物营养师设计的饲料配方,所含各种
营养素的指标量化明确具体,营养素间的平衡关系也是建立在精确的数量比例关
系上,他不必亲自去守着喂养动物,在提交配方时就已经清楚所饲养动物每天会
吃掉多少他配的配方饲料,每天会长多少克重量、或下多少蛋、产多少奶,因为
这些数字、这些数量关系早就被试验过、论证过,并不断地验证着。新的营养干
预或调控技术在未被应用前也要进行大量的各种试验。因为指标明确、具体,所
以动物营养上不需要骗子来给动物们褒心灵鸡汤,更难有骗子生存的空间,营养
学的发展是按照自然科学、生命科学的发展方向进步着。

  大凡是人可以食用的食物动物也都能吃,动物营养师在做饲料配方时很少会
去强调某种饲料原料必须要使用,也就是说,不会象养生大师一样要求每天必吃
红薯、绿豆、茄子、苦瓜,或不吃什么等,动物营养师关心的是所配饲料含多少
能量、氨基酸、各种矿物质和维生素,关心的是原料的价格、品质和可获得性,
关心的是加工工艺是否让饲料更容易消化和吸收、适口性更好、更安全卫生。而
所有以上关心的内容都是有数量指标的,也就是说是可测的,当然更可检验了。
这和人的养生思维可真是大不一样,就说人的膳食均衡吧,什么这个多一点那个
少一点,什么这个一把、那个两把,什么这一碗、那两盘的,什么七分饱、三分
饿之类的。我很佩服中国人的聪明,他们都能心领神会,甚至连食物的酸、碱、
寒、热也测量得出,而且还非常固执地信以为真。本来红薯也好、绿豆也好、茄
子也罢,都是和无数种食物一样是有营养价值的食物,并不是人的必需食物,也
不是唯一的食物,正如某些中药的价值被中医蒙蔽掉一样,国人更多更美味的食
物的食用价值也被养生大师蒙蔽掉了。这种养生思维下不产生骗子还可以产生什
么?所以,关于中国式的养生,还是鲁迅说的 “无意或有意的骗子”。

  养生不是不可为,而是多点科学、多点理性、多点量化的东西。



2010-09-21 22:42:38

主题: 败类肖传国
方舟子遇袭案告破 嫌犯肖传国被打假落选院士(图) 搜狐网




  打假斗士”方舟子被袭案告破。北京警方21日晚8时在此间举行新闻发布会称,21日下午5时许,该案主要犯罪嫌疑人肖传国因故意伤害罪在其参加学术交流时在上海浦东机场被警方抓获。 

  据北京警方介绍,警方经过缜密侦查,一举抓获该案4名嫌疑人,其中一人是中华某大学医学院泌尿外科主任肖传国,缴获羊角锤、钢管等作案工具。

  经警方初步审查,该案是因为肖传国认为方舟子通过媒体、网络对其学术“打假”,从而导致其未能入选中国科学院院士。肖传国为报复逐指使戴建湘,由戴建湘组织龙光兴等人实施犯罪行为。据介绍,戴是肖传国的远房亲戚,主犯肖国传花10万元雇佣戴建湘作案。

  8月29日傍晚,被誉为“打假斗士”的科普作家方舟子在北京住所附近遭遇袭击,一人向其面部喷不明液体,另一人持铁锤砸伤他的腰部,导致其腰部破皮出血,受了轻伤。

  在过去几个月里,方舟子因在新浪微博上“打假”而格外引人注目,他先是揭发打工皇帝、原微软中国区总裁唐骏文凭造假,又与唐骏校友禹晋永在微博上论战,而后再批张悟本、李一等“养生大师”是伪科学。

方舟子遇袭案告破 策划者肖传国落网

幕后主使为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肖传国,因落选院士而进行报复。包括肖传国在内的共4名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

今日(9月21日)晚上19时30分,北京市公安局发布通报称,方舟子遇袭案告破,幕后主使为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肖传国。

目前,包括肖传国在内的共4名犯罪嫌疑人已被警方控制。

北京市公安局在其官方博客平安北京以及官方微博上公布了以上消息。

消息称,今日下午17时,方是民(方舟子)被打一案主要犯罪嫌疑人肖传国(男,54岁)被专案组抓获,并一举破获方是民、《财经》编辑方玄昌被打案,抓获嫌疑人4名,并起获羊角锤、钢管等作案工具。

消息还称,经初步审查,系肖传国认为方是民(方舟子)、方玄昌通过媒体、网络对其学术“打假”,从而导致其未能入选中国科学院院士。为报复二人,指使戴建湘,由戴建湘组织龙光兴、许立春等人实施犯罪。

今年8月29日,北京警方接到方是民(方舟子)报警,称其在石景山区鲁谷南路住所附近被人殴打。该案引发媒体持续关注。

案发后,肖传国曾对媒体宣称“方舟子报假案”、“炒作”,亦引发网络热议。

之前,今年6月26日晚,《财经》杂志编辑方玄昌在返家途中,亦遭两名陌生人持械袭击,住院治疗。方玄昌之前在《中国新闻周刊》担任科技编辑期间,和方舟子曾对肖传国进行学术打假。

目前,公安机关已将4名嫌疑人拘留审查;进一步的工作,亦在进行中。

今天晚上20时,方舟子也通过微博简短回应了案件进展,称“不出所料,是肖传国指使人干的”。■

附:肖传国简历

肖传国,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973计划项目首席科学家。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泌尿外科研究所所长,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泌尿外科主任,《临床泌尿外科杂志》主编。美国纽约大学医学院泌尿外科副教授,美国泌尿外科学会和国际脊髓损伤学会会员。香港大学医学院荣誉教授。


不怕流氓会武术,就怕流氓有文化

  作者:杜克林

  中秋之夜看电视,欣悉方舟子遇刺案告破,为此欢呼。虽然早已预料到此案
肯定为方舟子曾经批判的学术或社会骗子所为,但是非常诧异警方公布的元凶竟
是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的肖传国教授所为:肖传国花了10万元买其远房亲戚
戴某刺杀方舟子。电视台主持人评论说,“不怕流氓会武术,就怕流氓有文化”。

  肖传国为国内学术界的知名人士,为973首席科学家,博士生导师。虽然方
舟子曾经指出其在学术简历中存在欺骗行为,但是肖传国的学术水平本来应该是
不错的。再者,与各个养生大师之类的骗子相比,肖传国作为教书育人的教授应
该还是很有道德和法律知识的。相反,如果是那些不学无术的养生大师所为,倒
也在情理之中。

  从这个案例,我们非常庆幸肖传国未能进入我们的中国科学院院士队伍。否
则,中国学术最高殿堂将会充斥着更多的流氓学术大亨,最终会堕落为学术黑手
党。为中国有方舟子而骄傲:方舟子代表着这个国家的良心。也感谢中国警方为
破案作出的努力:这个国家还有希望。

  10多年来,方舟子一直在执着地进行一个人的战斗,非常不容易。然而,我
接触到的不少受过高等教育的人都说方舟子炒作。这也是多数中国人的心态。学
术打假任重道远。

  另外,我也希望华中科技大学能注重教师和学生的学术伦理教育。诚然,增
加一个像肖传国这样的院士可以让贵校的统计数据上增加1个院士,然而这对学
校的知名度的增加并没有质的变化。但是出了一个肖传国这样的无耻的知名教授,
将把贵校的坏名声传到千家万户。还有什么比这个对贵校声誉的杀伤力更大。希
望贵校能够吸取教训。肖传国教授沦落为学术流氓和罪犯,武汉法院也功不可没。

(XYS20100925)



2010-09-20 23:05:31

主题: add789: 分享下自己内科OB的经历 (Discussion)
发信人: add789 (Emma wanna a teacup poodle puppy),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我也来分享下自己内科OB的经历吧,顺便请教!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0 19:39:18 2010, 美东)

前面是天天找,天天盼,终于有“贵人”相助,介绍了一个。所谓“贵人”是指热心帮
助的好人,不过这人也还是医院的新人呢。

anyway,得到这个OB的机会后,天天都“怕”去了。原因很多,第一,我家住地远,为了
7点到病房,我最晚5:30am要起床,爬起来的时候真想哭。第二,组里都是AMG,
还有个medical student,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们都是男的,对我都很礼貌,但是就是
非常distant,我主动offer help,人家从来都是礼貌的拒绝。第三
,attending从来不理我,问问题从来都是点名回答,我从来都没有机会插嘴
,也就更不用说shine了。而且attending一周一换,resident每2周一换.还没
有熟起来,人就走了.总算还有个全内科的morning report,可以抢答问题,可是今天
去了一下,发现要不就是知识记的很模糊,要不就是语言上反映不够快,总是被印度人
抢了先。要说A3,只是不佩服不行,坐着的大多是AMG,可是有一两个A3几乎把所有问
题都抢答了.

上周的attending走了后现在的attending都不知道我哪里来的,不过他也不问.我也不
知道我还能赖多久.反正心里挺难过,而且很怀疑自己的能力,想想我都在国内做过2
年住院了,现在还这么挫...
不知道现在有没有其他也在做OB的同学,我们交流下哈?还有已经在做resident的同学
们,有没有人可以指点下呢?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99.]

 
发信人: clamchowder (DDD),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我也来分享下自己内科OB的经历吧,顺便请教!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0 19:55:09 2010, 美东)

你对自己要求好高,我觉得一般ob还挺难一上来就shine的。给自己些时间,住院医都
得几个月到半年才能适应。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62.129.]


 
发信人: add789 (Emma wanna a teacup poodle puppy),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我也来分享下自己内科OB的经历吧,顺便请教!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0 20:23:11 2010, 美东)

如果要这么长时间才能适应的话,我怕在要到推荐信之前就被他们踢出去了。

我们那里的PGY-1,也就是才开始工作几个月吧,我觉得他们都很得心应手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99.]


 
发信人: DreamChaser (麦地 之 MDToBe - 该干嘛就干嘛),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我也来分享下自己内科OB的经历吧,顺便请教!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0 21:08:28 2010, 美东)

说一下我自己的感觉:坚持就是胜利!设身处地地想一下,如果你是一个住院医或者主
治医生,突然来了一个“陌生人”要帮你照顾病人,你会马上接受吗?尊重还有信任是
需要时间来建立的,坚持下去我觉得你肯定能有收获的,混到脸熟以后主治估计就会开
始“pimp”你了,住院们也会慢慢接受你的帮助或者教你一些东西的。

千万不要学阿三那么aggressive,我觉得那样会起反作用的,另外就是把家庭作业做足
,如果碰到一些病例你很熟悉,可以放开胆子去试着回答一些问题或者甚至问一些问题
,慢慢你会给大家留下好印象的,加油……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4.137.]


 
发信人: REDpersimmon (麦地大尾巴),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我也来分享下自己内科OB的经历吧,顺便请教!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0 22:04:32 2010, 美东)

先恭喜找到inpatient的ob! 我从来都找不到inpatient的,说是医院有规定外来人员不
许ob inpatient 病人。象你说的确实蛮郁闷的,特别是如果你是冲着推荐信的话。但
不要急,慢慢来,就当不是来要推荐信的,是来多看多学习的。病房会比门诊多学到很
多东西,只是需要时间积累。我前几个月在一个中国医生那里跟outpatient,那医生就
要退休了,所以一天只看十几个病人,也不是天天看,所以有空跟我聊天,并不时提一
些问题,还把以前的病例讲给我听,问我怎么处理。我一开始是其他医生也跟的,其他
都是美国医生,一天看二三四十个病人,哪有空理我啊,我后来还是跟那位中国医生了
。而且大家都说,这个病人是pre-op, 那个是physical exam,没啥好看的,你就坐着
吧,一天下来我没见着几个病人。clinic离家也很远,堵车要一小时。后来也不去了。
说实在的outpatient真没有很多可以学,非常boring,就是些sore throat, poison 
ivy, back pain, diabetes/hypertension follow-up. that\'s it.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179.]


 
发信人: lingzMainz (lingzMainz),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我也来分享下自己内科OB的经历吧,顺便请教!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0 22:16:34 2010, 美东)

刚开始不要着急,第一周要眼观四处,耳听八方,不要着急说话,耐心观察观察,找到
一个nice的residency,再想办法粘上人家,最好找个同性别的,容易沟通点。等混熟
了再看单下菜,不要老想shine。跟着学生学,看他们怎么做。坚持下来最后会有机会
的。早上起早,那晚上就少灌水,早睡觉,准时是非常重要的,别看attending没说话
,人家都瞧在眼里记在心里呢。我OB的时候连周末都一样参加morning report,周末去
的人少,咱就有机会发言了不是?要有破釜沉舟的决心,不要怕吃苦。我每天早上去医
院前还要把老公孩子的早点做好,然后把自己收拾整齐了再去医院。到了医院一边上楼
一边给家里打电话以免孩子睡过了误了校车,还得叮嘱孩子一定要吃完早点。但一进
conference room天塌下来我也不管了,就关掉手机聚精会神听周围人聊天或看看专业
书。晚上回来再累也要看书。对了,每天早上一定要喝一大杯咖啡提神,不然打瞌睡印
象分马上就下去了。无论多累都要装着精神抖擞的样子呀!我的一点感想,希望能对你
有用。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78.]


 
发信人: lzumc2008 (麦地乖乖虎),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我也来分享下自己内科OB的经历吧,顺便请教!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20 22:38:49 2010, 美东)

理解你的苦处,住院医生都两到四周换一拨。我这里,每组都把病人尽量平均分给学生
。和大家都混熟,尽量跟着某一个住院医师和学生,熟悉他们手上的病人。有很多杂活
的,follow up lab,打打下手,主动要求去跑腿。很快就会处熟了,一熟了,场面打开
,大伙就会处的很开心了。我经常有学生会要求多干杂活的,我可开心啦,自然和他们
聊天啦如果闲的话,时间一长,也就知道哪个学生靠的住,不会忘事:)。

我自己总是认为不要认为OB一下,临床就提高多少。相反我认为OB应该让你学会如何和
你周围的人communicate,把自己除了医学知识外其它的charming side都显示出来,在
短期限内,给别人最好的印象。(可能我做OB那时侯,我临床经验很差的,除了虚心学
外,也知道自己在临床经验上是shine不了的,所以就从personality, outgoing, etc
上下手喽)。

几天前,在ICU刚忙完,回computer room休息休息。有个已经轮转了几周的学生进来拿
个化验单来问我,上面有一部分没copy下来,问我是什么,还说是intern马上present,
要他来find out.我可生气了,就和他说:I am ICU resident, not in charge of 
floor and someone\'s presentation, it\'s you need to find out. Look at the 
report, they have patients name, medical record number, date, u need to look
at it on the computer by yourself, not asking me. 所以说,问问题之前,也要
想一想,看一看,自己都能解决的,竟然还来bother我,我即使在take break,也不会
帮他的,he has the ability to figure it out, just think first, then figure 
out, if still can\'t, then ask for help. 哪有一进来逮到个人就问的。那个学生可
真呆啊。偏又碰上我个脾气当时不太好的。我又没有义务去教他,他都来了好几周,
lab怎么可能不太会查呢?都当大爷,(其时我当时和另一个中国同事正聊天呢:),
可不高兴被打断。

你还是要坚持,不要太文静了,俺们上班啥都聊的:)。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66.137.]



2010-09-20 14:07:25

主题: frankly: Case Western Reserve Univ/UAB的病理住院
发信人: frankly (who cares),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申请2011病理专业的同学们在这里集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9 11:46:32 2010, 美东)

认识一个CASE的病理住院医,他们给PREMATCH挺早的,还有纽约DOWNSTATE也是很
愿意给老中PREMATCH。都是很不错的PROGRAM,想呆在纽约的话,DOWNSTATE最好
了。如果自己分析一下这两个地方可以接受,可以早一点约面试时间,不过你要是
光看着哈佛、霍普金斯、华大什么的那就另外一回事了。

UAB这两年也都有CMG进去,大概比较欢迎有科研背景的CMG,不过他们自己的PHD一
大堆,所以UAB竞争会比较激烈。

另外病理面试都是一天,每个FACULTY谈半个多小时,的确需要充分准备。不像内科
面试,给你十分钟时间就很不错了,有点像final jeopardy,前面得分再多也没用,
就得靠最后五分钟突出表现,直接sudden death那种。


--

※ 修改:·frankly 於 Sep 19 11:48:51 2010 修改本文·[FROM: 74.178.]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4.178.]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申请2011病理专业的同学们在这里集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16 15:41:59 2010, 美东)

Case Western is a mediate size pg with CMG residents and attendings, seems 
CMG friend.

PD is also a FMG (Grace or mid east?).

appreciate research/academic background and achievements.

do homework to check their PD, Chair, attending\'s academic or clinic 
achievements or interest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0.254.]

 
发信人: harrywfu (天南海北山东人),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申请2011病理专业的同学们在这里集合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16 20:03:17 2010, 美东)

Case里面的中国人做的很出色,他们喜欢有PHD背景的,去年给大部分有PHD的中国人
发了面试。面试挺严格的,如果面试表现相当出色的话会给PREMATCH。仔细做作功
课吧,另外看看下面的帖子。
http://www.mitbbs.com/pc/pccon_2289_102367.html



2010-09-20 11:22:47

主题: 维C银翘不良反应
维C银翘片可致荨麻疹
2010年09月19日19:51:34 [中国新闻]  
 
 
国家药监局提醒关注维C银翘片安全性问题

  新华社北京9月19日电 (记者 黄小希)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19日发布
第32期《药品不良反应信息通报》,提醒医务工作者、药品生产经营企业以及公
众关注中西药复方制剂维C银翘片安全性问题,以降低用药风险。

  据介绍,维C银翘片是由13味药制成的中西药复方制剂,其中含有维生素C、
马来酸氯苯那敏(又称扑尔敏)、对乙酰氨基酚(又称扑热息痛)3种化药成分。
维C银翘片为非处方药,具有辛凉解表,清热解毒的作用,患者可以自行购药。

  2004年1月1日至2010年4月30日,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病例报告数据
库中有关维C银翘片的病例报告数共计1885例,严重病例报告共计48例,无死亡
报告。严重病例的不良反应表现为:全身发疹型皮疹伴瘙痒、严重荨麻疹、重症
多形红斑型药疹、大疱性表皮松解症;肝功能异常;过敏性休克、过敏样反应、
昏厥;间质性肾炎;白细胞减少、溶血性贫血等。

  病例报告数据库信息分析显示,维C银翘片的安全性问题与其所含的相关成
分有一定关联性。分析还显示,维C银翘片的使用存在超说明书使用现象,表现
为未按照说明书推荐的用法用量使用,同时合并使用与维C银翘片成分相似的其
他药品以及对维C银翘片所含成分过敏者用药。

  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建议医生处方或药店售药时,应提示患者维C银翘片为
中西药复方制剂,含马来酸氯苯那敏、对乙酰氨基酚及维生素C。对本品所含成
分过敏者禁用,过敏体质者慎用。 患者应严格按说明书用药,避免超剂量、长
期连续用药。用药后应密切观察,出现皮肤瘙痒、皮疹、呼吸困难等早期过敏症
状应立即停药并及时处理或立即就诊。出现食欲不振、尿黄、皮肤黄染等症状应
立即停药并监测肝功能,及时就诊。

  与此同时,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要求生产企业完善产品说明书和包装、标签,
增加相关安全性信息,并加强上市后安全性研究,确保产品的安全性信息及时传
达给医生和患者。



2010-09-19 12:05:00

主题: sweetcherry: 戏说为什么中国古人没有发现青霉素
发信人: sweetcherry (甜樱桃), 信区: ChineseMed
标  题: 戏说:为什么中国古人没有发现青霉素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2 23:47:33 2010, 美东)

青霉素可谓近代医学的神药 (wonder drug),因其在二战后期的广泛应用,是历史上挽
救过最多人命的药物。青霉素能有效的杀死革兰氏阳性细菌,而大多数的常见疾病,如
肺炎,咽喉炎,猩红热,梅毒和脑膜炎,都是由革兰氏阳性细菌引起的,所以青霉素一
直是细菌感染的首选抗生素。大家都知道青霉素是亚力山大、弗莱明医生发现的,当时
青霉掉在他培养葡萄球菌的平板上,把周围的葡萄球菌都杀死了,他从而推断青霉能产
生一种青霉素,从而杀死了病菌。对于这个神药,为什么咱们的老祖先没有发现呢?想
当年神农尝百草,后来李时珍编写本草纲目,难道没有人试过青霉吗?尤其在二战初期
,青霉素还没有能大量培养的时候,有记录表明,苏联红军曾经从潮湿的房屋木板上刮
下青霉,直接揉烂了敷在伤员的伤口上。中国五千年的历史,无数奇怪的药引都被试过
,怎么就没有人发现青霉的用处呢?

我想其原因应该归结于青霉能产生的青霉素实在太少了。自从弗莱明1928年发现青霉的
功效之后的10多年,人们一直不能大量培养青霉和提取青霉素,更不用说人工合成青霉
素了。1940年,牛津大学医学院曾经试着用青霉素治疗一个受伤的警员。可惜的是,在
警员的伤口完全好转之前,医学院就用光了他们所有提取出来的青霉素。最后警员还是
死掉了。直到1944,美军诺曼底登陆之前,人们才发现了青霉的变异株,可以大量在液
体培养基里培养。是这样,青霉素才能够在二战后期被广泛应用。1945年,女科学家多
罗西、克劳富特、霍奇金用X光晶体衍射的方法阐明了青霉素的化学结构。从那以后,
青霉素才被大量的用化学方法合成,更加广泛的应用于人们的日常生活。

如果一点青霉可以产生很多的青霉素,咱们的老祖先极有可能会在偶然的情况下发现青
霉的杀菌效用。可惜的是,青霉能产生的青霉素太少了,在伤口上试用大量的青霉,在
古人看来可能还是太荒唐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151.]
  

发信人: hairi (搞一个女机器人当情妇), 信区: ChineseMed
标  题: Re: 戏说:为什么中国古人没有发现青霉素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Sep 14 01:24:22 2010, 美东)



埃及人用霉来处理伤口


【 在 sweetcherry (甜樱桃) 的大作中提到: 】


发信人: Davidviggy (davidviggy), 信区: ChineseMed
标  题: Re: 戏说:为什么中国古人没有发现青霉素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Sep 14 08:27:01 2010, 美东)

因为有中医。
对于小伤口可以用自然状态下的霉,对于内部的感染和大面积的伤口,恐怕只有加速死
亡吧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0.253.]
 

发信人: hehehehe (入了大圣教,心中充满喜乐), 信区: ChineseMed
标  题: Re: 戏说:为什么中国古人没有发现青霉素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Sep 14 09:52:09 2010, 美东)

最近读了些关于青霉素的故事,那个警员的最后几天是靠从自己的尿提出的青霉素维持。


发信人: boycott (haha), 信区: ChineseMed
标  题: Re: 戏说:为什么中国古人没有发现青霉素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Sep 14 12:43:05 2010, 美东)

因为没有发现细菌

--
~托儿发帖死全家~谷哥:其实哥不是在搜索,哥只是在摸索。
~以德 治国,把法治没了;以法 治国,把德治没了。杯具
~1955年中国的人均收入是韩国的3.2倍,日本的1.1倍。但经过50多年“翻天覆地”的增长,2008年中国的人均收入是日本的3%,韩国7%。
~扁鹊曰:“君有疾在腠理,不治将恐深。” -桓侯删扁鹊贴。 扁鹊复见,曰: “君之病在肌肤,不治将益深。” -桓侯封扁鹊ip及登录权限90天。扁鹊复见,曰:“君之病在肠胃,不治将益深。” -桓侯家丁遂请扁鹊至侯府喝茶。 扁鹊望桓侯而还走。桓侯故使人问之, -扁鹊欲言,奈何可遣之词皆敏感,终不能语。 桓侯遂死。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219.]

发信人: rjaw (jaw), 信区: ChineseMed
标  题: Re: 戏说:为什么中国古人没有发现青霉素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Sep 14 17:24:23 2010, 美东)

我觉得这个说法是比较靠谱的
lz以为青霉素的发现具有偶然性就认为中医遍尝草药的方式也能发现
却不知道青霉素的发现固然有偶然性,但是发明者当时已经有了直接的观察对象
就是显微镜下的细菌。首先他们知道致病的原因,然后才是偶然发现了
某种物质对致病的细菌具有杀灭作用
这和把青霉和其他各种东西用于直接治疗的实验的难度差了太多
因为后一个实验多了一层关系,推断效果的难度也增加一层
如果说前者发现的几率是千分之一的话,后者应该是其平方
另外,青霉素后来发挥的巨大功效也得益于它的提取和针剂的使用
这些都是现代医学独有的

【 在 boycott (haha) 的大作中提到: 】
: 因为没有发现细菌



2010-09-19 11:47:52

主题: add789: 热烈庆祝Residency Pre-Mock Interview 成功举办
发信人: add789 (Emma wanna a teacup poodle puppy),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热烈庆祝Pre-Mock Interview 成功举办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9 07:24:54 2010, 美东)

时间:9月18日,星期六 10am-6pm

地点:Lutheran Medical Center的Auditorium

内容:
1、由senior residents讲解面试基本注意事项,
2、以互动方式重点讨论面试过程。

在这里感谢在百忙之中还抽出时间来为大家讲解面试注意事项,给大家做mock-
interview的interviewer们。特别是感谢Dr. Liu 远程从Boston赶过来,Dr Gu高超的
“面试下套”本领。前段时间大家版上热烈讨论的面试礼仪和着装问题被Yifan讲的太
清楚啦!还有主动上台做victim被mock-Interview的同学们,感谢你们勇敢的为台下的
大家做了学习榜样,当然也感谢台下40多个同学来捧场.最后说到zbbh的整个组织过
程中所有的努力,这个我就不说了,组织过活动的人都知道要花多少时间和心力。

最后下面2个link是我们活动中用的幻灯片,都是浓缩的精华,大家快点下载吧!

http://hotfile.com/dl/70435916/c607021/Interview.pptx.html
http://hotfile.com/dl/70436070/e517d78/Interview_Day.ppt.html

另外体醒下大家,10/18的Mock interview报名截止日期是9月30日,一定要有PS,
CV报名材料才完整,我们是要按照大家具体情况找interviewer的,谢谢大家理解和合
作.请大家mock interview那天务必随身携带个人简历和PS.


--

※ 修改:·add789 於 Sep 19 07:25:25 2010 修改本文·[FROM: 76.99.]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99.]



2010-09-18 23:06:40

主题: LiuDier: 第一个ICU轮转的成就感
发信人: LiuDier (Dier), 信区: ResidentsCyberspace
标  题: Eval from Chief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16 00:30:07 2010, 美东)

今天和ICU chief 做了我PGY-2第一个ICU轮转的eval。第一次在ICU值夜班负全责,我
个人感觉还算差强人意,但是真不知道ICU主任怎么评价,因为这个盖挑剔异常又喜怒
不形于色。这次在他办公室里,又延续了20分钟对我体无完肤的批评教育,我心里凉嗖
嗖的拿了eval,看都没看就走了。出来后一看,本已经凉了半截的心脏彻底冻住了:
patient care 一项,0到9之间,他给了我9,其他各项都是8到9,总评是 8。

这个eval让我意外,更让我信心陡增。因为这个eval,让今天成为我职业生涯中决定性
的一天,我从此不怕病人濒死,因为ICU是病人堕入万劫不复地狱的最后一道防线,是
奈何桥上的桥头堡,我从此有资格、有信心独立桥头一夜,将病人劝退回阳间,至少也
是有力量坚守待援。ICU过了关,心里才算是对内科临床有了底。

无独有偶,凑巧今天一个朋友也得到了一项关键性的chief eval,并且是难得的好评,
所以朋友情绪甚佳。 我为之兴奋之余,转念一想,又觉得心脏还是有点凉:活到这把
年纪,本应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了,可是信心的建立和维持,还要依靠另一个人的主
观评价,实在让人感叹。

如果年轻十岁,我很可能将来就干ICU,但现在就不考虑了。我异常珍惜这一段经历,
因为ICU是内科、也是临床医学的顶尖极致,套用很久以前的一句话,是皇冠上的明珠。

下面是几个月前的帖子,现在还是一样的心情:

【 在 LiuDier (Dier) 的大作中提到: 】
:     【 在 acne (麦地米虫) 的大作中提到: 】
:      : 那是因为你还没找到true love,找到了自然不会再犹豫了。继续找。。。
:     
: 这 true love 的似儿呢还真没想到那么麻烦。原来在国内进内分泌是毕业后顺升,对
: 别的专科没有太多经历,就好比青梅竹马的就娶了;后来在这疙重头做内科,机会来了
: ,就难免受些家外彩旗飘飘的诱惑,我还真有点说不好是不是一时冲动。就譬如 ICU
: 吧,在国内压根儿没做过,,就知道我们低两级有个孩子从上学时候就对 ICU 迷的不得
: 了,都把ICU当成他宿舍了,结果把女朋友丢了。我当时很替他惋惜,可是多年以后,
: 我改态度了,因为轮转ICU 给了我惊艳的感觉,于是觉得那孩子之所以丢女朋友,大概
: 就是你说的找着true love 了。

: ICU的成就感那是没说的,谁要说选择学医的头条理由是挽救生命,可他又不选IUC 的
话,我一定认为他是鬼扯。IUC在患者命悬一线时候的惊险刺激,真的很享受(病人命
都快没了而我却觉得享受,有点负罪感,不过真是事实啊)。IUC绝对是医学科学和医
学技术的 TopMax(lush 不lush 的且另说着),各个专科各个器官系统的极端情况,
复杂而奇妙的在一个患者身上总爆发,如果能handle好的话,绝对是强挑战、高智力的
享受。而且我的一个意外发现是,我个人和呼吸机居然很有缘,觉得是个挺好的大玩具
。如果上学时候轮转过IUC的话,现在的职业道路可能就完全不同了。一个很大的
drawback, 就是ICU基本不和活人打交道,或者说,患者一旦活过来,也就该转出了。
我还没忘了personal statement 里面 people person, 喜欢continuous care 的话。
当然,做 ICU 兼做肺科兼做些 primary care,应该是个几全其美的方案,但是,ICU
仍然是主要的。其实现在最大的 drawback, 就是不得不考虑身体健康和生活质量了。

ICU的确是青春饭,虽然我见过几个 pulmonologist, 60 来岁了还干劲十足的,大有
青春永驻的意思。但是后来知道了最永葆青春的一个,半夜有事大都让他儿子给Cover
的,上阵父子兵啊。他儿子是最受我们爱戴的ICU teaching attending,superb nice,
真是那种眼睛都纯净无比的大男孩。这让我觉得美国也有二十四孝图阿。只不过他儿
子将来是不是还那么听话来Cover他,就难说了。

所以我说再年轻十岁会考虑,铆劲多干十年,攒够了钱,干不动了就单作门诊pulmo +
primary care 也挺好的。可现在起步就晚了,现生一个儿子Cover 我老了时候,有点
来不及,又有太大变数;还不如in some point adopt一个 ICU fellow 做干儿子/干女儿,可这个难度又大点。

市场前景的问题我压根不考虑,第一只要做了医生,就有了十五万的底线,再多多少对
我都没用,除非哪天搭错神经想买飞机玩玩;第二哪个专业将来的冷热,影响因素太多
,根本就不是人脑所能预计;第三如果我对这个专业感兴趣,那么自然会投入,将来的
专业水平应该至少在中上,所以即使将来行业竞争又激烈了,凭我的实力,也有优势不
被挤掉。

其实,我觉得大部分人都不清楚,多于十五万以上的钱,用来干吗。买大房子?好车?
周游列国?早退休?买RV、飞机、农场、赛马?收养爱滋孤儿?投资股票收藏古玩吃饭泡妞?如果想高质量的泡妞,那么潘驴邓小闲缺一不可,可惜混到咱这地步,要想得到更多的邓,就得牺牲更多的潘驴小闲做代价,孰轻孰重,还得自己掂量着。





--

※ 修改:·LiuDier 於 Sep 19 05:10:25 2010 修改本文·[FROM: 69.84.]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9.84.]
 
LiuDie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俱乐部]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转发至未名驴友吧微博] 
[顶] 
0
[踩] 
0
[ 16 ]

发信人: LiuDier (Dier), 信区: ResidentsCyberspace
标  题: Re: Eval from Chief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9 05:33:36 2010, 美东)

有的人想挣更多的钱,是因为从小生活没有安全感,不知道多少钱才能买老来平安;其
实老去后的平安,不是金钱可以买到的,最重要的是心态。

有的人想挣更多的钱,是因为意识不到未加遏制的贪欲,就像一个肥胖的人意识不到自
己饮食过量;这样的人可能腰缠万贯,而同时也会被这万贯家私所累,就好比腰腹多长
了万贯脂肪。

有的人想挣更多的钱,是因为觉得钱财的数量,可以衡量自己人生的价值;这样的人,
最好反思一下自己的价值观:真正美丽的人生价值,不是金钱的金色,而是生命的绿色
。当然您要说绿色是美元的颜色,我也只好由着您了。

有的人想挣更多的钱,其实只不过拿金钱来玩数字游戏;这样的游戏,赢了多不出什么
,输了却是倾家荡产。

超过十五万,钱多何益?

--

--

※ 修改:·LiuDier 於 Sep 16 01:07:09 2010 修改本文·[FROM: 69.84.]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9.84.]



2010-09-18 22:33:47

主题: A Doctor's View -- We're Heading for Disaster As Number of Uninsured Rises
发信人: showdown (showdown),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转帖 A Doctor\'s View -- We\'re Heading for Disaster As Number of Uninsured Rises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Sep 18 22:28:25 2010, 美东)


By Marc Siegel

Published September 17, 2010

Obamacare is getting more customers than it ever anticipated.

More than 50 million Americans now lack health insurance, according to a new
U.S. Census Bureau report out this week. The report reveals that the rate
of uninsured Americans rose to 16.7 percent last year from 15.4 percent in
2008.

This disturbing new trend is partly due to the U.S. unemployment rate
continuing at close to 10%, while employers continue to drop health coverage
(only 56% were insured through their jobs, the lowest on record). Meanwhile
, the U.S. poverty rate last year rose close to fifteen percent.

On the surface all of this bad news would appear to be an argument for
Obamacare, based on the claim that those without insurance are less likely
to obtain adequate care unless the government mandates coverage, but in fact
adding people to the insurance coffers does not guarantee access to care at
all.

Not only that, but research, including a recent study in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demonstrates that overuse of insurance by
patients who aren\'t really sick clogs the medical turnstiles and interferes
with access for all while leading to spiraling costs and premiums. We lack
the E.R.s (down by 10% in the past decade) or the doctors (a 160,000
shortage is anticipated by 2025 by 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to take care of these newly insured patients.

Now it turns out that the costs of extending health insurance to an ever
growing number of uninsured will likely be well beyond $1 trillion. Much of
this coverage will come directly from the government entitlement programs
Medicare, Medicaid and CHIP. The federal government simply can\'t afford it.

The U.S. Census report also revealed that last year the number of people
with private health insurance dropped from 201 million to 194 million, while
those covered under these government programs rose from 87 million to 93
million. The percentage of people with private coverage is 64%, the lowest
since 1987, while the percent of patients covered by government programs is
30%, the highest since 1987.

As the uninsured join the ranks of the insured, it is more and more likely
that it will be government insurance they will be receiving. Many features
of the health care law will be implemented by 2014, and by that time many
employers
will likely decide they can only stay in business by dropping their
employee health coverage and paying a penalty. People will flock to the
state exchanges to buy individual policies, and those who can\'t afford it,
even with the federal subsidies offered, will go on Medicaid.

The amount of government spending this will require is not sustainable. This
trend towards government-run insurance amid an ever-expanding insurance
pool is also bad news for the hospitals, who routinely compensate for
Medicare and Medicaid payments of less than 90 cents on the dollar by
charging private insurers more.

The overwhelming numbers of people without insurance is not the reason that
the new health reform law is essential, it is the very reason it won\'t work,
as it mandates and provides the kind of insurance that is too expensive,
too comprehensive, and has no disincentive for overuse. In fact, the only
way to control costs with this kind of low co-pay, low deductible insurance
is to deny expensive services (such as our latest targeted cancer treatment
or coated cardiac stent) or to pay doctors and other providers less.

A far better solution than this insurance scheme -- which is destined to
bankrupt the federal treasury -- would be the kind of insurance which makes
a patient pay something out of their own pocket; either a deductible, co-pay
, or cash payment. Over 10 million Americans now have Health Savings
Accounts, but the incentive for them to make use of them will diminish
greatly as more and more Americans end up with the kind of insurance that
discourages or restricts a patient from paying out of pocket. In 2011,
patients will also no longer be able to pay for over-the-counter medications
with HSAs.

We are heading into a health insurance future we can\'t possibly sustain. If
health care were really the issue instead of politics, our leaders would
have anticipated this debacle and gone in an entirely different direction.

Marc Siegel MD is an associate professor of medicine and the medical
director of Doctor Radio at NYU Langone Medical Center. He is a Fox News
Medical Contributor



2010-09-17 15:35:03

主题: 古老病毒入侵
古老病毒通过入侵重塑人类基因组

译者:Docofsoul 

http://news.dxy.cn/bbs/topic/18288941


《每日科学》2010年9月13日报道 —— 新加坡基因组研究院(GIS, 隶属于新加坡科技研究局(A*STAR)的生物医学研究院)的科学家以及来自新加坡国立大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杜克-新加坡大学医学研究院与普林斯顿大学的同事们最近发现:数百万年前“入侵”人类基因组的病毒已经改变了人类胚胎干细胞(ES细胞)中的基因开启与关闭方式。



科学家已经发现数百万年前“入侵”人类基因组的病毒已经改变了人类胚胎干细胞(ES细胞)中的基因开启与关闭方式。(照片来源:iStockphoto/Martin McCarthy)

这一研究为生理学与医学诺贝尔奖获得者芭芭拉•麦克林托克(Barbara McClintock)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提出的理论提供了明确的证据。芭芭拉•麦克林托克的理论推测:转座因子,即可移动的遗传物质(DNA)片段(比如说病毒序列),一旦插入基因组,就能成为影响基因调节的“控制因子”。

本发现对于推进干细胞研究进程、增强干细胞研究为再生医学效劳的潜力都算得上是重要贡献。 由新加坡基因组研究院精英小组负责人吉拉姆•布尔克(Guillaume Bourque)博士率队领导了本研究。本研究的论文发表于2010年6月6日的《Nature Genetics》(《自然•遗传学》)。

通过运用新的测序技术,科学家们研究了人类与小鼠胚胎干细胞(ES细胞)中三种调节蛋白质(OCT4、NANOG 与 CTCF) 的染色体组定位(基因组定位)。令人感兴趣的是,在科学家发现大量的相似点的同时,他们也发现了在人类中受到调控的基因方式与基因类型的许多不同点。尤其是,他们发现:数百万年前自行插入人类基因组的特定类型病毒已经戏剧性地改变了人类干细胞基因调控网络。

德克萨斯州大学阿灵顿分校副教授Cedric Feschotte 博士说:“本研究是计算与实验双管齐下的代表作,提供了无可置疑的全新的证据:一些经常被斥责为纯粹垃圾DNA的转座因子,恰恰正是人类发育调控密码的关键成分。”

在基因调控网络的研究中,人类模型系统与小鼠模型系统之间的比较研究有助于增进对干细胞分化成体内不同细胞类型的具体过程的理解。布尔克博士说:“这种理解在促使再生医学的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地发展 —— 从而解决诸如帕金森病与白血病等问题方面是至关重要的。除了在本研究中利用基因调控网络中的小鼠胚胎干细胞的优势外, 深入研究必须更加直接地集中于人类干细胞。这是因为将某一种类上完成的研究成果转向对另一种类的研究上时必然会遇上的挑战。为了让干细胞方面的发现能够用于临床实践,在人类与(非人类的)灵长类干细胞两个方面还有更多的研究工作需要完成。” 

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神经学Rudi Schmid 特聘教授、哲学博士雷蒙德•怀特(Raymond L. White)教授说:“本论文报告了令人非常激动的新发现,证实了一个全新的、迥然不同的基因表达的调控机制。通过将小鼠的基因组与人类基因组的直接比较,科学家能够显示:在两种种类之间,基因调控因子的结合点经常不在同一位置。这本身就足够令人惊讶的了,但是研究者作了进一步的探索,证实许多位点都嵌合在称之为‘转位’因子的一类DNA序列中,这是因为他们具有在基因组中移动到新的位置的能力。存在很多这样的相信是病毒基因组进化残余部分的因子,但我们所了解到的(信息中)还有着非常出人意外的情形:它们到达新的(基因组)位置时,还携带着调控因子结合位点。这些在调控方面的变化估计可能在携带它们的有机体上产生重大变化。确实,许多学者相信调控方面的变化处于物种形成的核心,可能在人从其祖先的进化历程中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本论文可能成为这一研究领域的里程碑式的论文。”

美国能源部联合基因组研究所所长、劳伦期•伯克利国家实验室伯克利实验分室基因组学部主任埃迪•拉宾(Eddy Rubin)博士补充说:“这个运用了比较基因组学策略的研究在人类胚胎干细胞(ES细胞)中发现了重要的人类特异性属性。该论文所提供的信息意义重大,应该有助于推进再生医学领域的发展,相信会有不俗的积极表现。”

参考文献:

Galih Kunarso, Na-Yu Chia, Justin Jeyakani, Catalina Hwang, Xinyi Lu, Yun-Shen Chan, Huck-Hui Ng, Guillaume Bourque. Transposable elements have rewired the core regulatory network of human embryonic stem cells.Nature Genetics, 2010; 42 (7): 631 DOI: 10.1038/ng.600

(《转位因子重新连接人类胚胎干细胞的核心调控网络》)

(Docofsoul 译于2010-09-14) 






导读:六十年前, 生理学与医学诺贝尔奖获得者芭芭拉•麦克林托克提出了在当时可谓石破天惊的理论推测:转座因子,即可移动的遗传物质(DNA)片段(比如说病毒序列),一旦插入基因组,就能成为影响基因调节的“控制因子”。六十年后,科学家们凭借全新的测序技术,通过电脑计算与实验设计双管齐下的非凡策略,终于印证了这一假说。这一成就对基因组学的发展以及再生医学临床化都将有积极的意义。

—— Docofsoul


Ancient Viral Invasion Shaped Human Genome


ScienceDaily (Sep. 13, 2010) — Scientists at the Genome Institute of Singapore (GIS), a bio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the Agency for Science, Technology and Research (A*STAR), and their colleagues from th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Duke-NUS Graduate Medical School and Princeton University have recently discovered that viruses that \'invaded\' the human genome millions of years ago have changed the way genes get turned on and off in human embryonic stem (ES) cells. 





Scientists have discovered that viruses that \"invaded\" the human genome millions of years ago have changed the way genes get turned on and off in human embryonic stem cells. (Credit: iStockphoto/Martin McCarthy)


The study provides definitive proof of a theory that was first proposed in the 1950s by Nobel Laureate in physiology and medicine, Barbara McClintock, who hypothesized that transposable elements, mobile pieces of the genetic material (DNA), such as viral sequences, could be \"control elements\" that affect gene regulation once inserted in the genome.
This finding is an important contribution to the advancement of stem cell research and to its potential for regenerative medicine. Led by GIS Senior Group Leader Dr Guillaume Bourque, the study was published in Nature Genetics on June 6, 2010.
Through the use of new sequencing technologies, the scientists studied the genomic locations of three regulatory proteins (OCT4, NANOG and CTCF) in human and mouse embryonic stem (ES) cells. Interestingly, while the scientists found a lot of similarities, they also found many differences in the methods and the types of genes that are being regulated in humans. In particular, it was discovered that specific types of viruses that inserted themselves in the human genomes millions of years ago have dramatically changed the gene regulatory network in human stem cells.

\"This study is a computational and experimental tour de force. It provides undeniable evidence that some transposable elements, which are too often dismissed as merely junk DNA, are key components of a regulatory code underlying human development,\" said Dr Cedric Feschotte, Associate Professor of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rlington.

The comparisons between the human and mouse model system in the study of gene regulatory networks help to advance the understanding of how stem cells differentiate into various cell types of the body. \"This understanding is crucial in the improved development of regenerative medicine for diseases such as Parkinson\'s disease and leukaemia,\" said Dr Bourque. \"Despite the advantages of using mouse ES cells in the study of gene regulatory networks, further research must focus more directly on human stem cells. This is due to the inherent challenges of converting the results of studies done from one species to that of the next. More research will need to be done in both human and non-human primate stem cells for findings on stem cells to be used in clinical application.\"
Prof Raymond L. White, PhD, Rudi Schmid Distinguished Professor of Neurolog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id, \"The paper reports very exciting new findings that establish a new and fundamentally distinct mechanism for the regulation of gene expression. By comparing the genomes of mouse with human, the scientists were able to show that the binding sites for gene regulatory factors are very often not in the same place between the two species. This by itself would be very surprising, but the investigators go further and demonstrate that many of the sites are imbedded within a class of DNA sequences called \"transposable\" elements because of their ability to move to new places in the genome. There are a number of such elements believed to be the evolutionary remnants of viral genomes, but it was very surprising to learn that they were carrying binding sites for regulatory elements to new locations. These changes in regulation would be expected to create major changes in the organisms which carry them. Indeed, many think that regulatory changes are at the heart of speciation and may have played a large role in the evolution of humans from their predecessors. This is likely to be a landmark paper in the field.\"

Dr Eddy Rubin, Director of the U.S. Department of Energy Joint Genome Institute and Director of the Genomics Division at Lawrence Berkeley National Laboratory in Berkeley added, \"This study using a comparative genomics strategy discovered important human specific properties of the regulatory network in human ES cells. This information is significant and should contribute to helping move the regenerative medicine field forward.\"

http://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0/06/100607101652.htm
----------------------------------------



Ancient Viral Invasion Shaped Human Genome

古老病毒通过入侵重塑人类基因组

译者:Docofsoul 


ScienceDaily (Sep. 13, 2010) — Scientists at the Genome Institute of Singapore (GIS), a biomedical research institute of the Agency for Science, Technology and Research (A*STAR), and their colleagues from the National University of Singapore, Nanyang Technological University, Duke-NUS Graduate Medical School and Princeton University have recently discovered that viruses that \'invaded\' the human genome millions of years ago have changed the way genes get turned on and off in human embryonic stem (ES) cells.

《每日科学》2010年9月13日报道 —— 新加坡基因组研究院(GIS, 隶属于新加坡科技研究局(A*STAR)的生物医学研究院)的科学家以及来自新加坡国立大学、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杜克-新加坡大学医学研究院与普林斯顿大学的同事们最近发现:数百万年前“入侵”人类基因组的病毒已经改变了人类胚胎干细胞(ES细胞)中的基因开启与关闭方式。






Scientists have discovered that viruses that \"invaded\" the human genome millions of years ago have changed the way genes get turned on and off in human embryonic stem cells. (Credit: iStockphoto/Martin McCarthy)

科学家已经发现数百万年前“入侵”人类基因组的病毒已经改变了人类胚胎干细胞(ES细胞)中的基因开启与关闭方式。(照片来源:iStockphoto/Martin McCarthy)

The study provides definitive proof of a theory that was first proposed in the 1950s by Nobel Laureate in physiology and medicine, Barbara McClintock, who hypothesized that transposable elements, mobile pieces of the genetic material (DNA), such as viral sequences, could be \"control elements\" that affect gene regulation once inserted in the genome.

这一研究为生理学与医学诺贝尔奖获得者芭芭拉•麦克林托克(Barbara McClintock)于上世纪五十年代提出的理论提供了明确的证据。芭芭拉•麦克林托克的理论推测:转座因子,即可移动的遗传物质(DNA)片段(比如说病毒序列),一旦插入基因组,就能成为影响基因调节的“控制因子”。

This finding is an important contribution to the advancement of stem cell research and to its potential for regenerative medicine. Led by GIS Senior Group Leader Dr Guillaume Bourque, the study was published in Nature Genetics on June 6, 2010.

本发现对于推进干细胞研究进程、增强干细胞研究为再生医学效劳的潜力都算得上是重要贡献。 由新加坡基因组研究院精英小组负责人吉拉姆•布尔克(Guillaume Bourque)博士率队领导了本研究。本研究的论文发表于2010年6月6日的《Nature Genetics》(《自然•遗传学》)。

Through the use of new sequencing technologies, the scientists studied the genomic locations of three regulatory proteins (OCT4, NANOG and CTCF) in human and mouse embryonic stem (ES) cells. Interestingly, while the scientists found a lot of similarities, they also found many differences in the methods and the types of genes that are being regulated in humans. In particular, it was discovered that specific types of viruses that inserted themselves in the human genomes millions of years ago have dramatically changed the gene regulatory network in human stem cells.

通过运用新的测序技术,科学家们研究了人类与小鼠胚胎干细胞(ES细胞)中三种调节蛋白质(OCT4、NANOG 与 CTCF) 的染色体组定位(基因组定位)。令人感兴趣的是,在科学家发现大量的相似点的同时,他们也发现了在人类中受到调控的基因方式与基因类型的许多不同点。尤其是,他们发现:数百万年前自行插入人类基因组的特定类型病毒已经戏剧性地改变了人类干细胞基因调控网络。

\"This study is a computational and experimental tour de force. It provides undeniable evidence that some transposable elements, which are too often dismissed as merely junk DNA, are key components of a regulatory code underlying human development,\" said Dr Cedric Feschotte, Associate Professor of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rlington.

德克萨斯州大学阿灵顿分校副教授Cedric Feschotte 博士说:“本研究是计算与实验双管齐下的代表作,提供了无可置疑的证据:一些经常被斥责为纯粹垃圾DNA的转座因子,恰恰正是人类发育调控密码的关键成分。”

The comparisons between the human and mouse model system in the study of gene regulatory networks help to advance the understanding of how stem cells differentiate into various cell types of the body. \"This understanding is crucial in the improved development of regenerative medicine for diseases such as Parkinson\'s disease and leukaemia,\" said Dr Bourque. \"Despite the advantages of using mouse ES cells in the study of gene regulatory networks, further research must focus more directly on human stem cells. This is due to the inherent challenges of converting the results of studies done from one species to that of the next. More research will need to be done in both human and non-human primate stem cells for findings on stem cells to be used in clinical application.\"

在基因调控网络的研究中,人类模型系统与小鼠模型系统间的比较研究有助于增进对干细胞分化成体内不同细胞类型的具体过程的理解。布尔克博士说:“这种理解在促使再生医学的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地发展—— 从而解决诸如帕金森病与白血病等问题方面是至关重要的。除了在本研究中利用基因调控网络中的小鼠胚胎干细胞的优势外, 深入研究必须更加直接地集中于人类干细胞。这是因为将某一种类上完成的研究成果转向对另一种类的研究上时必然会遇上的挑战。为了让干细胞方面的发现能够用于临床,在人类与(非人类的)灵长类干细胞两个方面还有更多的研究工作需要完成。” 

Prof Raymond L. White, PhD, Rudi Schmid Distinguished Professor of Neurolog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id, \"The paper reports very exciting new findings that establish a new and fundamentally distinct mechanism for the regulation of gene expression. By comparing the genomes of mouse with human, the scientists were able to show that the binding sites for gene regulatory factors are very often not in the same place between the two species. This by itself would be very surprising, but the investigators go further and demonstrate that many of the sites are imbedded within a class of DNA sequences called \"transposable\" elements because of their ability to move to new places in the genome. 


是加利福尼亚州立大学神经学Rudi Schmid 特聘教授、哲学博士雷蒙德•怀特(Raymond L. White)教授说:“本论文报告了令人非常激动的新发现,证实了一个全新的、迥然不同的基因表达的调控机制。通过将小鼠的基因组与人类基因组的直接比较,科学家能够显示:在两种种类之间,基因调控因子的结合点经常不在同一位置。这本身就足够令人惊讶的了,但是研究者作了进一步的探索,证实许多位点都嵌合在称之为‘转位’因子的一类DNA序列中,这是因为他们具有在基因组中移动到新的位置的能力。”


There are a number of such elements believed to be the evolutionary remnants of viral genomes, but it was very surprising to learn that they were carrying binding sites for regulatory elements to new locations. These changes in regulation would be expected to create major changes in the organisms which carry them. Indeed, many think that regulatory changes are at the heart of speciation and may have played a large role in the evolution of humans from their predecessors. This is likely to be a landmark paper in the field.\"

存在很多这样的相信是病毒基因组进化残余部分的因子,但我们所了解到的(信息中)还有着非常出人意外的情形:它们到达新的(基因组)位置时,还携带着调控因子结合位点。这些在调控方面的变化估计可能在携带它们的有机体上产生重大变化。确实,许多人相信调控方面的变化处于物种形成的核心,可能在人从其祖先的进化历程中扮演了一个重要角色。本论文可能成为这一研究领域的里程碑式的论文。”

Dr Eddy Rubin, Director of the U.S. Department of Energy Joint Genome Institute and Director of the Genomics Division at Lawrence Berkeley National Laboratory in Berkeley added, \"This study using a comparative genomics strategy discovered important human specific properties of the regulatory network in human ES cells. This information is significant and should contribute to helping move the regenerative medicine field forward.\"

美国能源部联合基因组研究所所长、劳伦期•伯克利国家实验室伯克利实验分室基因组学部主任埃迪•拉宾(Eddy Rubin)博士补充说:“这个运用了比较基因组学策略的研究在人类胚胎干细胞(ES细胞)中发现了重要的人类特异性属性。该信息意义重大,应该有助于推进再生医学领域的发展并作出贡献。”

(Docofsoul 译于2010-09-14) 


查看所有投票本贴已得 3 同行票!

如果你赞同本文的内容, 可以给作者, 你在本周最多可以投15票, 今天可最多投15票. 

--------------------------------------------------------------------------------
The world cannot weigh you down when you\'re standing on the top of it. 
--------------------------------------------------------------------------------
举报企业形象宣传设计服务

 
Docofsoul

Sharpen Scientific S 
丁香园准中级站友 

Posts: 711 
Score: 305 
得票: 429 
状态: 隐身 
丁当: 4757 

个人资料 发短消息  2010-09-14 23:15      
--------------------------------------------------------------------------------
得票
3 导读:六十年前, 生理学与医学诺贝尔奖获得者芭芭拉•麦克林托克提出了在当时可谓石破天惊的理论推测:转座因子,即可移动的遗传物质(DNA)片段(比如说病毒序列),一旦插入基因组,就能成为影响基因调节的“控制因子”。六十年后,科学家们凭借全新的测序技术,通过电脑计算与实验设计双管齐下的非凡策略,终于印证了这一假说。这一成就对基因组学的发展以及再生医学临床化都将有积极的意义。

—— Docofsoul



2010-09-17 14:10:45

主题: 阴茎假体植入
阴茎起勃器(阴茎假体)治疗ED的回顾与展望

http://urology.dxy.cn/bbs/topic/18292447


尽管人类很早就认识到阴茎勃起功能障碍是危害人们身心健康的疾病,然而直到20世纪,经过许多外科医生和研究者的刻苦努力,逐渐推出较合适的手术治疗方法。

Bogaras 在1930年首次描述了模仿鲸鱼阴茎利用肋软骨为支架施行了阴茎成形术,不幸的是由于溶骨、感染、脱出等原因而限制了使用。

但是,无论如何,这种探索给假体植入术奠定了基础。 

十六世纪的“阴茎假体”


安布鲁瓦兹·巴累(Ambroise Paré,1510~1590),法国人,是外科学领域最伟大的学者之一,被称为军事医学之父。

他为因外伤而行阴茎切断的患者设计一种由木管做成的“人造阴茎”,可将其套在阴茎上,以方便其站立排尿。尽管当初并没有想到将其用于性生活中,但有人还是将其称为“16世纪的阴茎假体”。

 绝大多数动物不存在勃起功能障碍


阴茎骨(baculum)指某些哺乳动物阴茎内之骨骼,乃不与身体其他骨骼相连之异型骨骼。 见于所有食虫动物(如地鼠、豪猪)、蝙蝠...见于翼手类、须鲸类、肉食类和猿猴类等动物。

交配时可使阴茎直挺。人类外的灵长类动物均有。

有了阴茎骨,就不存在勃起功能障碍的问题了,用的时候伸出来,用完了再藏起来,方便得很。

下图为已经灭绝的大海象的阴茎骨 
 
5 人类的“阴茎骨”哪儿去了?


《圣经·创世纪》第二节第二十至二十三段说夏娃的由来:耶和华神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成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那人说:“这是我骨中的骨,肉中的肉,可以称她为‘Woman’,因为她是从‘Man’身上取出来的。”

注:“那人”指的是亚当,女人指的当然是夏娃啦。

按照常理,上帝取走了他一条肋骨,亚当的肋骨应少一条,可是,正常男女各有十二对肋骨,从这一角度看,无法证实女人是男人肋骨造成。圣经上的这种疏忽,令生物学家对肋骨造人说大起怀疑。

我们试着联想一下:伊甸园中,亚当酣睡,上帝取走的骨头会不会不是肋骨,而是“阴茎骨”呢?

理由有三:

第一,阴茎骨造人起码比肋骨造人给人的感觉上更靠谱一些。
第二,为什么大多数的灵长类都有阴茎骨,偏偏人没有?
第三,男人被取走了一根肋骨,为什么还和女人的肋骨数量一样多?

如果你肯相信上帝当年是用亚当的阴茎骨造的夏娃,这一切都似乎很好解释了。

详情还请参阅我的博文《人类的“阴茎骨”哪儿去了?》 
http://www.dxyer.cn/andrologist/article/i75822.htm

来自“阴茎骨”的启发


用肋软骨作为假体重建阴茎的设想正是启蒙于许多哺乳类动物的阴茎骨(如狗的阴茎骨)。

这种“骨”有助于阴茎勃起。而其最初是由一对软骨组成,这些软骨在阴茎腹侧逐渐骨化成一坚硬的槽以容纳阴茎海绵体及尿道,因动物种类不同其形状也不相同。阴茎骨一般只存在于勃起组织发育差的动物种类,人类是否也曾有之尚不清楚。

狗的阴茎

狗的阴茎骨

在交配过程中阴茎骨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重新找回“阴茎骨”


阴茎假体的出现起源于外伤后的阴茎重建术。

第一个成功地将肋软骨植入一皮管而重建阴茎的是俄国外科医生Nikolaj A. Bogaraz (1874-1952)。

1936年他报导首例阴茎假体植入手术。该例病人本来是因阴茎外伤后而要接受阴茎重建手术的。其大致步骤是先用腹壁做一阴茎皮管,另作切口取第八或第九肋骨,将稍微弯曲的肋软骨植入皮管的头侧;用紧缩带以连续渐进的方式阻断皮管近端以训练增加远端皮瓣的血运;数月后分离皮瓣近端,最后是在新建的阴茎上重建新的尿道。

该法可使患者能正常排尿及获得性功能。这是阴茎假体植入的雏形。

此后,他还将该手术用于治疗那些阴茎外形完全正常的勃起功能障碍患者。

在交配过程中阴茎骨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当这种阴茎重建手术被广泛开展应用后,人们发现肋软骨太短并且弯曲度较大,影响功能。另外,要获取肋软骨需另作切口,再者,肋软骨缺乏柔韧性,易折断,而且随着时间的延长会逐渐自行消化吸收,从而使重建之阴茎变软,功能丧失。因此,随着人工植入材料的开发应用,肋软骨阴茎植入手术逐渐退出历史舞台。


左图为Nikolaj A. Bogaraz ,右图为所报道的病例(患者在接受阴茎重建术的过程中同时在阴茎内植入肋软骨作为支撑,最右侧图为术后效果,阴茎始终处于勃起状态)

下图为植入的阴茎骨发生骨折 
 
“人造阴茎假体”的发展历程


1947年,Goodwin应用人工合成的聚丙稀和硅做成的柱形假体植入阴茎体部浅筋膜下阴茎体内,来治疗勃起功能障碍。

这是迄今已知的最早的人工合成阴茎假体。 

1960年,Behri首次将两根杆状聚乙烯棒分别植入双侧阴茎海绵体勃起组织内,来治疗勃起功能障碍。使阴茎接近生理勃起和较好的外观。

这一尝试为现代阴茎假体植入术奠定了基础。 

硅树胶材料具有一定的可弯曲性,增加了阴茎假体的柔韧性和可屈性。

1964年,Lash首次选用硅树脂作为假体的材料,植入阴茎海绵体内。

1975年,Small、Carrion和Gordon等开始应用半硬式硅树脂阴茎假体。

下图为硅树脂假体 
另一种硅树胶假体 

再一种硅树胶假体 


硅树胶阴茎假体的优点:

1、机械故障率低
2、操作简单,方便耐用
3、价格低

缺点:

1、植入后阴茎始终保持坚硬状态(会感觉不方便)
2、有时会影响排尿功能
3、假体刺穿脱出的风险较大 


携带不方便,风险大,有没有更好的。



2010-09-15 17:49:44

主题: 六言.有感
六言.有感

力刀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MedicalCareer/31371615.html


来时枫国草绿,归去叶将枯黄。
当年理想成灰,怒视坦克机枪。
北极凌厉朔风,风城刺骨雪霜。
来时孑然一身,患难夫妻儿郎。
十年坎坷漂泊,铁心重上考场。
一分过线分数,不惑住院奔忙。

离家两载三处,专科又是一双。
募捐艾滋孤儿,海外国内同行。
码文辅导学友,血泪熬墨文章。
学成已知天命,鬓霜少年心狂。
钱财名利如烟,输赢又有何妨?
回首一场征程,了此一生不枉!

9/15/2010



【 在 ship2008 (oldcat) 的大作中提到: 】
: 身份才刚转绿,灵魂早已枯黄。
: 理想燃成灰烬,青春不再芳香。
: 洛杉矶的熏风,纽约城的雪霜。
: 来时孑然一身,忽然儿女成行。
: 田纳西烙肉饼,爱荷华练刀枪。
: 逝去的已逝去,活着的各奔忙。
: 菜园韭菜花间,蝴蝶忽单忽双。
: party越开越大,老友聚散无常。
: 生如高斯分布,偶然竟似必然。
: 死如牛顿积分,临终面积相当。
: 人生了无根蒂,尘土随风飞扬。
: 胜败无法统计,转眼东方西方。
...................



--



2010-09-15 10:24:40

主题: benpu: 致老CMG朋友
发信人: benpu (麦地大奔-Think or Sink),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致老CMG朋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Sep 15 00:08:20 2010, 美东)

估计这里的朋友没有人比我经历更坎坷:国内老MB, research不强兼无卡及so so 成绩;很早就开始准备但很晚
才下决心开始;大病一场差点牺牲中断复习再重新开始;第一次match信心满满却名落孙山;第二年继续努力,
两年面试三十几家program几乎走遍美国;match上了还要回国说服卫生部开始支持J签证,同时要说服program
保留位置等我回来。

我不想总结成"有志者事竟成"的格言,because that\'s more like placebo than 
reality. 但是如果没有这点勇气,毅力和狠劲,一切也不过是空谈。


--

※ 修改:·benpu 於 Sep 15 00:14:04 2010 修改本文·[FROM: 76.189.]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89.]



2010-09-15 10:21:20

主题: 猩猩的葬礼
The Story Behind Our Photo of Grieving Chimps
Posted Oct 29,2009
 
http://blogs.ngm.com/blog_central/2009/10/the-story-behind-our-photo-of-grieving-chimps.html

The November issue of National Geographic magazine features a moving photograph of chimpanzees watching as one of their own is wheeled to her burial. Since it was published, the picture and story have gone viral, turning up on websites and TV shows and in newspapers around the world. For readers who’d like to know more, here’s what I learned when I interviewed the photographer, Monica Szczupider.

On September 23, 2008, Dorothy, a female chimpanzee in her late 40s, died of congestive heart failure. A maternal and beloved figure, Dorothy had spent eight years at Cameroon’s Sanaga-Yong Chimpanzee Rescue Center, which houses and rehabilitates chimps victimized by habitat loss and the illegal African bushmeat trade.


After a hunter killed her mother, Dorothy was sold as a “mascot” to an amusement park in Cameroon. For the next 25 years she was tethered to the ground by a chain around her neck, taunted, teased, and taught to drink beer and smoke cigarettes for sport. In May 2000 Dorothy—obese from poor diet and lack of exercise—was rescued and relocated along with ten other primates. As her health improved, her deep kindness surfaced. She mothered an orphaned chimp named Bouboule and became a close friend to many others, including Jacky, the group’s alpha male, and Nama, another amusement-park refugee.
Szczupider, who had been a volunteer at the center, told me: “Her presence, and loss, was palpable, and resonated throughout the group. The management at Sanaga-Yong opted to let Dorothy\'s chimpanzee family witness her burial, so that perhaps they would understand, in their own capacity, that Dorothy would not return. Some chimps displayed aggression while others barked in frustration. But perhaps the most stunning reaction was a recurring, almost tangible silence. If one knows chimpanzees, then one knows that [they] are not [usually] silent creatures.\"

Sanaga-Yong was founded in 1999 by veterinarian Sheri Speede (pictured at right, cradling Dorothy’s head; at left is center employee Assou Felix). Operated by IDA-Africa, an NGO, it’s home to 62 chimps who reside in spacious, forested enclosures.

Szczupider submitted the photograph to Your Shot, a magazine feature that encourages readers to send in pictures they\'ve taken. The best are published on the website and in the magazine.

—Jeremy Berlin



2010-09-13 23:02:39

主题: lostknif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Discussion)
发信人: lostknife (麦地俯卧撑),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2 14:21:37 2010, 美东)

老不是我们的错,老而无为就是我们的不对了。为家庭, 为老婆孩子,为自己的梦想
奋斗过了, 此生足以。人的起点和终点相同, 过程不同。40岁的人敢于挑战自己, 
这本身就很了不起。 成功了最好,没成,该干啥干啥去。
干什么都要付出, 都有风险的。中穆朗玛峰雪山上的堆堆白骨,并没有吓退勇士们登
顶的决心。考版这点事,哪有那么大的风险。顶多把写grant,发paper,找faculty的时
间花到复习上了。在这过程中所收获的知识和应付压力的心得和能力,将来都是一笔财
富。
别的不知道,我就知道我的孩子的未来会因为我的努力而更加美好。

Cao,说大话和空话开导别人挺容易的,可轮到自己也挺难的。哥也有点儿挺不住了。
咱们一起喝点小酒,互相鼓励, 大声高唱《朋友》吧。。。。。。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qO8E9VPS38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6.30.]

 
发信人: meigui0714 (ros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2 15:00:50 2010, 美东)

Thank you for the link. It is a good song.

If you are 40 yrs, I am your sister. I am here, friend.

We never give up, don\'t we?

Dream big and keep eyes on high!!!!

Fire up! Ready to go! Yes, We can!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23.]

 
发信人: largebird (largebird),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2 15:21:22 2010, 美东)

人可以被打倒,人不能被打败。尽到自己的努力,勇敢面对困难,40多了,沟沟坎坎见
过多了,说实在的能到这步了,没有人会失败,只要坚持到底,胜利永远属于我们。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8.66.]

 
发信人: lostknife (麦地俯卧撑),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2 15:25:00 2010, 美东)

楼上的妹子,兄弟,谢谢你们捧场。有你们与我一路同行, 哥这心里踏实多了。
啥也别说了,低头汗流浃背地工作吧。不管将来能否成功, 咱尽力了,就行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6.30.]

 
发信人: cheapmd (lefthanded),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2 21:20:06 2010, 美东)

40岁,只要健康就是年轻,又不是国内,过了40不提拔。。。年龄根本不是问题,经验
有时候还会避免失误。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92.]

 
发信人: laojifuli (laojifuli),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2 23:32:48 2010, 美东)

赞哥儿们的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俺咋就这么颓废呢?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
一旦决定考版,沈腰潘鬓消磨。
最是仓皇火柴日,金榜题名没有我。
垂泪对老婆。。。。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5.185.]


发信人: Sand08 (逆生长秘诀),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13 22:51:40 2010, 美东)

Well said!

我也是奔四俩娃的大娘, 你写的每一种心态感触,都好像在读自己。  其实当初下决心
考版这个过程费时最长, 从生老二05年末开始一直犹豫到08年初。 之后破釜沉舟quit
了, 一路考试match过来, 反倒时间过得很快。 很庆幸自己去年毅然决然接受了
prematch, 虽然是IV中排名末尾的, 但是就像大奔提到的, getting into a 
residency program first. We have no right to choose, to be frank. We can\'t 
afford the risk to choose. 脚踏实地地做好准备, interview时一定记得保持并展
示自己成熟, 乐观, 自信的心态, 没有做不到, 只有不想做。



发信人: jfyn (老当益壮),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13 00:27:59 2010, 美东)

我已经过40了。说实话,还真没觉得自己老了。可能就是说的那种不服老的心态吧。但
已被我女儿归入老人行列了。我们是老,可我们也没白活着,我们有更多的经验和经历
。但愿有识货的。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91.]

 
发信人: benpu (麦地大奔-Think or Sink),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13 00:53:06 2010, 美东)

Hi, I graduate in 95. I matched. We have only one chance to live, and that\'s
always right to pursue your dream. 

my suggestion for those who >40

1. think twice before you start ---- it\'s a rough long ride, and your family
is with you driving to uncertainty

2. make a plan before you start ---- a clear, step by step plan is a must. 
time well spent is much more important than money well spent. 

3. finish the test as quickly as you can (of course as high score as you can
as well) ---- match becomes harder and harder, especially for old CMG. 

4. choose wisely about the specialty ---- pick up those specialties friendly
to old CMGs (>10). and yes, the number of such program is shrinking fast

5. CONNECTION, CONNECTION, CONNECTION ---- this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to my knowledge. especially for this age group. if you have none by now, 
establish one.

6. Grab the chance once it comes without a second thought ---- getting into 
a residency program first. you have no right to choose, to be frank.

good luck. my best wishe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89.]

 
发信人: daisyy (Daisy),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13 01:00:12 2010, 美东)

时光容易把人抛。没想到一转眼也快40了,没觉得自己老,看着也不老,心态还很年轻
,游戏也还玩,小说也还看,哈哈。不过现在看书做题了,其他的暂时停了。
一直做的都是临床研究的东西,也算是顺着自己兴趣一直做过来的。以前没考,主要是
还有其他东西要学,另外也有怕苦的念头,再加上身份问题,家庭,孩子问题,这样一
拖,那么多年就过去了。也没觉得后悔,该经历的经历过了,所以现在更加珍惜学习的
机会。美国是一个很能锻炼人的地方,只要努力过了,都会有收获的。
大家一起努力吧,共勉。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9.134.]

发信人: Sahara4 (ninimomo),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13 01:09:27 2010, 美东)

Well said, Daisyy! Sometimes I started to have the regret feeling that I 
have not taken this path much earlier like most PhD students are doing 
during their gradute school, but when I looked back each step and careen 
decision I made, I think the I should not reget because at each stage I did 
have my unique need and thoughts at that time being, our mind and evaluation
of ourselves are constantly changing as well, therefore I cherish what I 
can do now and look forward!

Cheers, my old CMG friends, especially moms with kids like me!


【 在 daisyy (Daisy) 的大作中提到: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6.190.]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13 11:58:04 2010, 美东)

我也来唱和一小曲酸它一大把:

力刀

四十年来家国,
八千里地山河。
东西南北任漂零,
春夏秋冬尽折磨。
苦头比甜多


一旦决定考版,
如同吃了秤砣。
不信无缘看黄河
三起三落八年多
如今真快活!


【 在 laojifuli (laojifuli) 的大作中提到: 】


发信人: Lancet2008 (麦叶刀),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13 13:09:05 2010, 美东)

我是94年毕业的,祝xdjm今年好运!

秋冬蜡染双鬓,春夏焦灼前额。
待中榜眼回首,卧薪尝胆几何?
喜盼新春花烂漫,月夜雀台醉当歌。
岁月未蹉跎!



【 在 laojifuli (laojifuli) 的大作中提到: 】


 
发信人: meigui0714 (ros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13 15:20:00 2010, 美东)

你们也太有才了.午休时间,俺也凑凑热闹.

俺是大姐,人称老妪.
相比姐妹,心中有亏,
未婚未育,蹉跎岁月,
稀里糊涂,选择来美,
睁眼闭眼,十年过去,
酸甜苦辣,唯我独知,
忍耐坚持,默默祈祷,
生命可贵,不想浪费,
选择考试,不是为钱,
爬山乐趣,不在登顶,
迎接挑战,挖决潜力,
人生美好,好好活着,
一个篱笆,三个木桩,
一个好汉,三个友帮,
团结互助,才会兴旺,
交朋会友,常来常往,
相互鼓励,走向成功.


【 在 USMedEdu (US_CMGs) 的大作中提到: 】

 
发信人: predoc (predoc),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13 17:09:22 2010, 美东)

唉!考试容易,MATCh难啊。年龄是最大的杀手。不信,等你MATCH试试。俺去年试了一
把,很受打击。决定放弃了。俺的成绩也不错。人家明说,毕业时间太久了。。。我想
,跟我相似经历的人还有,只是不说而已。真的,三思而行。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9.111.]

 
发信人: largebird (largebird),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13 17:42:41 2010, 美东)

真的,三思而行 totally agree, I know at least 2 CMG got into residency 
around 50, so if you old enough and definitely don\'t want to match, please 
don\'t try.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92.55.]

  
发信人: littlevioce (too littl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13 18:03:49 2010, 美东)

毕业>10年的CMG路过,一起努力吧,不管结果如何,尽力了就不后悔了。不轻易放弃!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126.]

 
发信人: bufushu (bufu),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13 21:09:22 2010, 美东)

年龄大肯定是负面因素,可是,也有不少年纪小双99的第一年没match上的,没有人敢
100%打保票一次match,同样,没有人敢说你100%match不上,可是,如果你放弃了,那
就是100%不行了。

年纪大的,分数低的,大家努力在别的地方弥补一下,试想一想我们这些千老,我本来
就一无所有,我们能失去的只有这个破生物实验室的锁链了,坚持到底,胜利属于我们

睡意朦胧的星辰 阻挡不了我行程

多年漂泊日夜餐风露宿

为了理想我宁愿 忍受寂寞

饮尽那份孤独

抖落异地的尘土 踏上遥远的路途

满怀痴情追求我的理想

三百六十五日 年年的度过

过一日 行一程

三百六十五里路哟 越过春夏秋冬

三百六十五里路哟 岂能让它虚度

我那万丈的雄心 从来没有消失过

即使时光渐去依然执着

自从离乡背井已过了多少

三百六十五日
  
三百六十五里路哟 从故乡到异乡

三百六十五里路哟 从少年到白头

有多少三百六十五里路哟 越过春夏秋冬

三百六十五里路哟 岂能让它虚度
  
多少个三百六十五里路哟 从故乡到异乡

三百六十五里路哟 从少年到白头

三百六十五里长路 饮尽那份孤独 
--

※ 修改:·bufushu 於 Sep 13 21:14:15 2010 修改本文·[FROM: 98.66.]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8.66.]

 
发信人: lostknife (麦地俯卧撑),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13 21:57:09 2010, 美东)

再次感谢各位参与讨论。尤其感谢咱们医坛的灵魂和良师益友:刀哥,还有大奔前辈(
学业上的,年龄可能比我们还小)。

我们老CMG就是有才,这么多诗人骚客。 我写不出那么好的诗词,就整两句打酱油诗吧。

老骥四十志千里,壮心不已仍奋蹄;
学习刀哥吃秤砣,立马横刀定山河。

牛吹大了,不好意思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6.30.]

发信人: Dreadnaught (Dr.Naught),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Sep 14 01:06:05 2010, 美东)

I\'m even older and going to take STEP1 soon. 
I think no one can prevent us for our dream.

Ding!!!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9.143.]

 
发信人: showdown (showdown),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Sep 14 01:36:35 2010, 美东)

老没有错

浪费时间老到现在才考,是兄弟本人的错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17.]


发信人: wilsonwang (wilsonw),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Sep 14 08:18:37 2010, 美东)

大受鼓舞。。。感动ing,原来有这么多xdjm在努力着。。。真是没有泄气的理由啊。
。。奋斗过了才不会后悔。。。大家好运!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62.]



2010-09-13 12:00:04

主题: 酸一小曲
我也来唱和一小曲酸它一大把:

力刀

四十年来家国,
八千里地山河。
东西南北任漂零,
春夏秋冬尽折磨。
苦头比甜多


一旦决定考版,
如同吃了秤砣。
不信无缘看黄河
三起三落八年多
如今真快活!


【 在 laojifuli (laojifuli) 的大作中提到: 】
: 赞哥儿们的革命英雄主义和革命乐观主义精神。
: 俺咋就这么颓废呢?
: 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
: 一旦决定考版,沈腰潘鬓消磨。
: 最是仓皇火柴日,金榜题名没有我。
: 垂泪对老婆。。。。



2010-09-13 11:39:32

主题: 逆风: 亘古难题--无力就医
发信人: againstwind (逆风而行), 信区: ResidentsCyberspace
标  题: 亘古难题--无力就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10 20:13:40 2010, 美东)

上个月末,我看了一个病人。因为是外地转来的,病历里没有任何资料,但是我走进他的病房,就知道他是什么病了。他的额头,鼻子和下巴突出,反颌,手指粗大,声音低沉,是典型的肢端肥大症。因为医疗的发达,测试的先进程度,这样典型的病人已经很少见了,我很惊讶他到现在才来治疗。他说,他和他的家庭医生,早就察觉到了,但是他自己做了一个小生意,没有保险,本地的专科医生都不看,他的年龄又不符合medicare, 花了好多时间申请免费的clinic plan,但是还没有约到医生,就因为严重的头疼和视力异常去了急诊,发现了巨大的垂体肿瘤,收到了一个当地的医院,谁知道却被告知因为没有保险不能手术,又拖延了很久。最后转到了我现在的医院。

手术以后,我让他带几张十年前的照片给我看,照片中的他简直是判若两人,让人清晰
地看到疾病是如何无情地改变着他的脸部轮廓,因为时间很长了,他的脸已经不可能恢
复到原来的样子了。如果能够早点医治的话,他应该还是可以做回原来那个微笑着的帅
气的中年人。

他告诉我他是给别人做家庭装修和花园设计的,很艰苦的工作,不稳定,但是他喜欢,
但是现在他觉得很愧对妻子和孩子们,他的病,非但让家里失去了重要的经济来源,更
因为医疗费用增加了沉重的负担。医院有很好的social worker为他申请各种补助,但
是我知道他的垂体肿瘤今后的用药,都是动辄上千美元,没有保险的话,他是根本无力
负担的。药物公司有时候会给出免费的药物,但是要经过层层关卡申请。

无独有偶,昨天门诊看一个先天性雄激素不足的年轻人,虽然已经27岁了,却从来没有
刮过胡子,看上去像一个高中生。我问他为什么没有早点看专科,他说,他没有保险,
每次一看医生,加上昂贵的垂体功能检查,都是上千元的帐单,雄激素治疗也是每个月
近千元,他根本无力负担。他现在终于找到了工作可以看病了,但是我知道即使我们现
在开始治疗,他的性腺功能和其他相关功能都已经受到了不可逆转的影响,比如他的骨
密度已经严重降低,如同一个绝经期的妇女。让人叹息。

我只是整个医疗系统中的一个小小环节,无力评价这个大家抱怨着的系统。每个人都希
望自己的利益不要受到损害,每个人都希望保持最好的治疗,不管在什么国家,什么年
代,无力就医而迁延病情的例子总是不胜枚举,似乎无论经济如何发展,人文如何发达
,这总是一个亘古难题。

--

※ 修改:·againstwind 於 Sep 10 20:14:57 2010 修改本文·[FROM: 24.26.]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26.]



2010-09-13 10:59:27

主题: benpu: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
发信人: benpu (麦地大奔-Think or Sink),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考版的大龄CMG, 你不孤单,我们是朋友(口水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13 00:53:06 2010, 美东)

Hi, I graduate in 95. I matched. We have only one chance to live, and that\'s
always right to pursue your dream. 

my suggestion for those who >40

1. think twice before you start ---- it\'s a rough long ride, and your family
is with you driving to uncertainty

2. make a plan before you start ---- a clear, step by step plan is a must. 
time well spent is much more important than money well spent. 

3. finish the test as quickly as you can (of course as high score as you can
as well) ---- match becomes harder and harder, especially for old CMG. 

4. choose wisely about the specialty ---- pick up those specialties friendly
to old CMGs (>10). and yes, the number of such program is shrinking fast

5. CONNECTION, CONNECTION, CONNECTION ---- this 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to my knowledge. especially for this age group. if you have none by now, 
establish one.

6. Grab the chance once it comes without a second thought ---- getting into 
a residency program first. you have no right to choose, to be frank.

good luck. my best wishe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89.]



2010-09-12 23:23:11

主题: aftereight:也说说面试的着装
发信人: aftereight (aftereight),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也说说面试的着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2 18:18:33 2010, 美东)

是开始了住院医以后才来到这里, 到现在自己也开始面试新人,也已经几年了,没有
在医版上贡献过,
很是不好意思。
又是面试的季节,看大家交流,只想说几句。

没有人介意衣服,鞋,包的牌子的,不过穿着得体是第一重要的。毕竟还是一个保守的
职业,第一印象
不应该给人太突兀的感觉。颜色上黑色最安全,但附件可以选一些跳跃的颜色,比如领
带,围巾这类。

衣服一定要合身,不要像是借来的。看见下面的帖子有感,如果附近有outlet,¥100
到200BR或者CK
有时可以拿下,而且尺寸也可以。那些上千的个人认为不是很有必要。

女生的鞋子还是要有一些根,但仍要以舒服为首要,这一天跑上跑下,如果不舒服,就
惨了。

几点小建议, 过去碰到的,也不知道怎么提醒好:
-男生请不要穿彩色格子的袜子
-整体打扮完,请照一下镜子,或者请人参考一下,有时是挺明显的问题,只是自己不
注意而已
-可以的话,去洗个牙,午餐后去清理一下牙齿再继续下午的面试

不是很有条理,第一次发言,希望有用。另外,如果你申请的program截止日期还不到
,不要着急,很
多是截止后再开始review的。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89.]

 
发信人: acne (麦地米虫),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也说说面试的着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2 18:31:42 2010, 美东)

前辈是男生?:)

女生推荐这个cole haan carma air pump,我遍寻了两年低跟,有气垫,非尖头的黑色
正装鞋子,就是这个了,一口气买了黑色和咖啡色两种。这鞋我可以穿着跑步。已经从
mall里撤下了,DSW里面AA瘦版在打折,原价298, 我是90块买的。


 
发信人: aftereight (aftereight),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也说说面试的着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2 20:16:02 2010, 美东)

不好意思,我不是男生。很久没有用中文发言了,如果有用词不当的地方,请见谅。
只是觉得,面试给人的是一个印象,应该是干净,整洁,整体协调,和你的职业match
。而不在于牌
子,价钱(当然一分价钱一分货)。
见过男生,穿了一身黑色西装,配个棕色休闲皮鞋,就不知说什么好了。

dinner,我们医院没有,我自己当时穿的是和白天一样的衣服,因为不知道他们的dress
code,也跟
餐厅有关;可以email问一下的。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89.]

 
发信人: Sand08 (逆生长秘诀),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也说说面试的着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2 22:48:25 2010, 美东)

正想买一双新鞋, 这个看着不错, 不过DSW 看到的要>$139; 倒是在SmartBargains
上看到这个, 这个网站可靠么

http://www.smartbargains.com/go.sb?pagename=prod&deptId=1094&catId=1522&prodId=1311577043&AID=834&PROGRAM=14133&ls_sid=eL3W0LN_nyI-Rp0_ub3xdkqt8vMEyKBkoQ



 
发信人: sunshadow (影),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也说说面试的着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2 23:01:38 2010, 美东)

用这个就好了.有的人是这样的,脚跟的曲线比较平.
http://www.cvs.com/CVSApp/catalog/shop_product_detail.jsp?filterBy=&skuId=406502&productId=406502&navAction=jump&navCount=3

我有时候穿某些牌子的高跟鞋也脱跟,或者太高的高跟鞋也是.



2010-09-12 23:15:19

主题: Sand08: 关于面试, 从OMG 想到的
发信人: Sand08 (逆生长秘诀),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关于面试, 从OMG 想到的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2 21:18:49 2010, 美东)

前两天, program里的senior residents 给我们讲了去年interview的一些笑话,
其中一个是关于一位CMG, 应该平时英语蛮不错的,interview时交流都没障碍; 但给
一位senior resident的thank you letter 里, 第一段还中规中矩, 第二段一打头,
为了表达对这位senior resident extracurricular activities 的敬佩之情, 上来
就写了OMG, 然后又写了类似对看似柔弱之躯竟然蕴含如此大能量的惊讶等等。 说实在
的, 对我们普通老中而言,这封信读上去并不觉得有大问题,顶多是有些
inappropriately casual and slightly too personal for somebody you don\'t know
well;  但系里的AMG 一致觉得这人实在很weird, 尤其是考虑到第一段英文文法没有
任何问题, 更加排除了是语言本身的问题。于是之后很长一段时间里, OMG 成了大家
打趣这段故事而称呼这位senior resident的绰号。 说这个故事, 是想提醒大家, 
Doctors  are conservative animals, 在interview这种formal process, 尽量保守些
, 不容易出错。 千万不要为了故作诙谐或不适当地套近乎而弄巧成拙。 同样的email
, 如果是给labmates, 或者进来之后彼此真正熟悉了的program residents 之间是没
什么问题的, 但interview期间的任何书面交流, 还是尽可能庄重保守, 避免网络用
语。 

另一个弄巧成拙的例子, 是某位interviewee来之前读了另一位senior resident的web
page, 其中提到他的母亲曾经患有某种疾病, 于是一位CMG 在聊天时毫无先兆地突
然问起 “how is your mom?”, 这种没有恰当开场白的突兀问话会给人很intrusive的
感觉,其实在中文交流中如此也是不妥当的。 chatting时一定要有合适的铺垫, 多聊
让人高兴的事, 或者neutral的话题如天气, 食物, sports 等等。 

--

※ 修改:·Sand08 於 Sep 12 21:19:33 2010 修改本文·[FROM: 173.30.]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73.30.]



2010-09-12 15:19:40

主题: GLUSMLE: 我的step 1经历分享
发信人: GLUSMLE (miracl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我的step 1经历分享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2 14:17:10 2010, 美东)

拿到成绩有一段时间了,一直念着写点什么留在这里聊作回报,人懒洋洋地拖到现在。

复习资料:UW,FA,RRP,kaplan notes
考前3周NBME: form 2 630, form 3 590, form 5 650 (都是online做的),其它form也
做了,不过是大于考前两个月。
Real deal: 239/99

0. 我的实际成绩比NBME模拟成绩低,所以心里有点小失落。临场发挥还是挺重要的,
不过我觉得只要NBME上了600分,99还是比较有把握的。

1. 考前睡眠非常非常重要,我是一个反面例子。考前一夜无眠,吃了1mg LUNESTA也不
管用。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时候不停安慰自己只要是闭着眼睛就算休息,尽量减少因
为睡不着带来的焦虑。实话说,我也犹豫去不去考来着,后来早上起来觉得精神还不错
,就去了考场。

2. 考试题目难度接近NBME form 6和7,大概60%的题目我是很有把握的,30%的题目属
于没有见过,但是知道考的什么知识点,还有10%的题目就是要么知识点不知道,要么
考点不知道。时间安排很重要,我是花了45分钟把每一个block做完,剩下的15分钟检查
记号题目。这个时间控制要在平时练习的时候多加注意。

3. 一定要记得带耳塞,我带了耳塞还能听到左右同学打字的声音,大概是做到第五个
block的时候因为打字声音太大,感觉精神很难100%集中。难以想像没有耳塞如何完成
考试。

4. 我每一个block完后都休息了,吃点东西上个洗手间,给自己一个refresh的机会。
因为我没有胃口吃正餐,所以休息时间还够用,到最后一个block做完还剩了五分钟休
息时间。想特别说一下的是每次进出考场都要打指纹,验ID,如果你考试的那天考场人
很满的话,有可能在进出的时候要小小排一下队,这个时间是要计算到休息时间里的。

5. 复习心音的网站:http://www.med.ucla.edu/wilkes/intro.html和
http://depts.washington.edu/physdx/heart/demo.html,也是这里的前辈介绍过的。我是考前到这两个网站听了几遍,觉得还蛮有用的。

6. 考前最后两三天的时间我快速浏览了NBME所有form里的图表,还快速翻看了FA和RRP里
的图,因为有前辈说过NBME的题库很大,图库很小。我觉得这招还是蛮有用的,我在考
试的时候见到了NBME里的原图,不记得几个了,好像有3个。




--

※ 修改:·GLUSMLE 於 Sep 12 14:23:42 2010 修改本文·[FROM: 98.185.]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8.185.]



2010-09-12 12:07:26

主题: meigui0714: USMLE/Match or not?--IT IS UP TO YOU
发信人: meigui0714 (ros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IT IS UP TO YOU.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Sep 11 12:02:14 2010, 美东)

事实胜于一切雄辩, 以下是我所知道的CMGs成功或不成功MATCH的实例. 参考,比较,看
看这条路是否适合你走.

(1)FEMALE- 国内硕士毕业. 以婚姻关系进入美国.全职复习.无身份之忧,考试过程中生
了孩子. GRAD YEAR-1993? STEP1 94/STEP2 92, CS 1ST PASS, 做了OB. 进入美国到
MATCH (2003-IM)成功时间-五年.

(2)MALE-国内博士毕业. 来美做博士后. LP全职照顾家. GRAD YEAR- 1993? NO OB.
STEP1-98/STEP2-97, CS PASS 1ST ATTEMPT, 从来美到MATCH(2005-J1 VISA-IM) 成功
时间-三年.

(3)MALE-国内博士毕业. 来美做博士后. GRAD YEAR-1995. STEP1-96/STEP2-98, CS
PASS 1ST ATTEMPT, GC. OB? 从来美到MATCH(2005-IM) 成功时间-七年.

(4)FEMALE-国内博士毕业.来美做博士后.GRAD YEAR-1994? STEP1/STEP2 PASS, CS
PASS 1ST ATTEMPT? 全职 EXTENSHIP 六个月. GC. 从来美到MATCH(2007-PSY) 成功时
间-六年.

(5)FEMALE-国内硕士毕业. 来美做博士后. GRAD YEAR-1994? STEP1/STEP2 PASS  WITH
HIGH MARK?.(NO DETAIL INFO), CS PASS 1ST ATTEMPT. EAD. 兼职OB? 从来美到
MATCH(2008-IM) 成功时间-八年.

(6)MALE-国内博士毕业. 来美做博士后. GRAD YEAR-1995? STEP1/STEP2-PASS 1ST
ATTEMPT, CS PASS 2nd ATTEMPT. GC. 全职 EXTERNSHIP 六个月, 从来美到MATCH(2009
-IM) 成功时间-八年.

(7)MALE-国内博士毕业,来美做博士后. GRAD YEAR-1987? STEP1-94/STEP2-94 1ST
ATTEMPT, CS PASS 1st ATTEMPT, GC. 全职EXTERNSHIP 六个月, NO MATCH SO FAR (
TRIED 3 YEARS ALREADY).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23.]


发信人: lzumc2008 (麦地乖乖虎),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IT IS UP TO YOU.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Sep 11 12:51:56 2010, 美东)

我上PHD的地方,3个学姐,都有绿卡或EAD, 都是Phd,都做了一到三年博士后,毕业11-
12年,一个2008,一个在2009,一个在2010(fail in 2009 b/c not match to I\'M
prelim year)都match了!
我自己现在的地方 3 CMG interns are more than 42 years old.



2010-09-12 12:04:09

主题: ACAP Health Fair on 9/19 in Flushing NY
发信人: zbbh (麦地哲别),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ACAP Health Fair on 9/19 in Flushing NY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Sep 11 19:28:14 2010, 美东)

美国华人医师会(ACAP)将于9月19号在纽约市Flushing的Sheraton hotel举行第四届
Health fair,主要是参与华人乙肝筛查、直结肠癌筛查等普及;有时候帮人解释一下
化验单什么的。有兴趣做volunteer的可以跟[email protected]联系。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199.]



2010-09-12 11:32:05

主题: syslj: 我的考版经验(99/99/pass)
发信人: syslj (jinhe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我的考版经验(99/99/pass)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12 09:27:42 2010, 美东)


关于考试的复习准备,考版都已经说得很多了,且都很经典。这里我就说说自己的一些
体会吧,希望能对在备考 的朋友有所帮助。

1.    在将做完uworld 之前,就可以开始一次模拟了,这样对自己有一个大概的估计
,知道离自己的目标还有多远。我做第一次模拟大约90,一个月后就有95了,两周后再
考,自己都没想到会有99 (step1, step2 都是如此)。

2.    考试的发挥真的很关键。考前几天一定要开始逐渐减少工作量,而考前一天一
定要保证好休息。长期的持久仗让身体疲惫不堪,而考试当天尤其需要足够的脑力和体
力。考前几天我也尽量想再看看自己不熟悉的内容,最终还是放下,寥寥几天的功夫已
经不能让我分数提升,倒是让自己的身体休息好,保持最佳的应试状态,倒可以让自己
充分发挥,考出更好的成绩。
3.    考前多少难免紧张,尽量的放松,我每次考前都睡得不错。如果睡不着,也不
要紧张,听听轻音乐,闭目养神。很多人都会照常发挥。到了这个时候,已经不要再去
当心考不好怎么办,只求尽力而为。

4.    Step 1 是7个block, 考前一直以为step2也是7个block, 到了考试当天,才发
现原来是8个。总的来说,step2不难,可考下来几乎是筋疲力尽,到了最后两个block,
几经停止思想了,几乎是机械性的看到题目,甚至是关键词,就选答案了。考step1的
时候,考试时间控制得很好,每个block基本上准时做完。Step2 的时候,却每个block
提前3-5分钟做完。总是提醒自己满点,满点,可就是满不下来了。考完后还真当心了
很久。

5.    考场的休息时间安排很重要,尤其是step2,8个block, 总共休息时间也是1小
时。时间的安排取决于个人,我是那种不能持续做战的人,所以block1以后,就在原座
位上放松2分钟,再接着下一个block。以后每个block后,都要出去活动活动。午餐吃
的是自制的三明治,这样不会太油腻,且每个block后出来,都会要或吃一块饼干,或
一块糖,给自己不断的提供能量。

6.考cs的时候,每个人都难免紧张。我的第一个case就做砸了,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
,还没问几个问题,就已经到了5-minute-reminder了。我的体会是问诊不要太过于求
全,宁愿保证有足够的时间做consult 和closure. 本着这个原则,每次我都提前了两
分钟出来,充分的时间写完病例。还有一点提醒:拿到case以后想想可能的鉴别诊断。
而我在洗手的时候,会简单想想该做哪些体检,也没有刻意的与病人聊天。但总的说来
,保持好的笑容,友好的态度,是关键。

最后,希望大家都考出好成绩,成功match!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8.92.]



2010-09-11 15:10:31

主题: mashengli: 估计新一轮医生工作冷热专业轮转又要开始了
发信人: mashengli (daydreamer),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估计新一轮冷热专业轮转又要开始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10 23:05:23 2010, 美东)

纽约时报社论《麻醉应该由谁做》, 倡导麻醉护士部分取代麻醉医生工作的问题。从长期趋势看,美国医生的工作OUTSOURCE给PHYSICIAN ASSISTANTS 和 NURSE PRACTITIONERS 好象是不可避免的,省钱嘛。
http://www.nytimes.com/2010/09/07/opinion/07tue3.html

这篇文章使我想到十多年前麻醉住院医招生的惨淡日子,美国毕业生大概只占10%,不
少人毕业即失业,又回头重做FAMILY PRACTICE. 不但麻醉,那时病理,放疗等小科也
很惨。不少内科专科也找不到人,据说只要过了内科BOARD,面试摸摸有脉,看着没有
精神分裂,就马上给合同。

我知道一对夫妇,其中还有一个是AMG。一起做完病理,考过版。又携手回去做内科加
专科。出来发现病理已经比他们那个专科挣钱多了。冤啊!但当时出来就是没有工作。
医学这种东西,你训练完了一时没有工作,有了GAP,将来就很不好办。

对于小科来说,因为人少,所以供求起伏很大。最近这段时期,很多老医生股市都损失
不少,所以纷纷推迟退休。同时经济不好,不少病人失去保险,不少择期小手术小治疗
都不做了。不少私人医生的生意都很惨淡。那天有个REP说起,他到了一个诊所,看到
屋里REP人数比病人还多。

还有就是OBAMACARE生效以后,REIMBURSEMENT估计要下降不少。美国医生的生活方式早
已和收入挂钩了,由奢入俭难。所以他们会增大工作量。需要雇佣新ASSOCIATES的就不
雇了,PARTNERSHIP也不给了。这样无形也减少了新毕业生的就业机会。

过去几年小科热,也许未来一段会相对比较冷。家庭科和普通内科又要面临PA和NP的竞
争。所以新同学们也许会面临严峻一些的形势。

当然美国是风水轮流转的,坚持住的一般都会胜利。不过事先做好心理准备总没有坏处
。比如如果你本来喜欢普外或者内科,因为看上钱和生活舒适,想攻麻醉放射和病理,
那恐怕就应该再仔细想想了。虽然潮涨潮落,总会回来。但是如果你赶上五年的枯水期
,那就很难。尤其CMG一般年龄偏大,家累重,社会资源少,在医生圈里本来就是弱势
群体。

如果老刀在这里,一定会砸我。我只不过想说些丑话,还是希望同学们成功和好运。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9.147.]



2010-09-11 15:03:02

主题: angelahan: Wards两月小记-language, language, language.
发信人: angelahan (努力中),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Wards两月小记-language, language, language.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Sep 11 01:57:13 2010, 美东)

Wards两月小记-language, language, language.

感触挺深的,就是对language的要求怎么都不为过,不单是指English,是语言,怎么
样把自己present出去,怎么样进行有效的交流,和病人,和同事,和护士。越来越觉
得做个好医生,语言和交流能力是基本的基本。我自己感觉最有效和快捷的方式就是模
仿,好的attending可遇不可求,逮着了就可劲学. Talk like a duck, walk like a 
duck,you would think I am a real duck, wouldn’t you?

Intern最主要的任务就是collect data and present data。一开始的时候都挺触看病
人的,自己是那个语言最差的,经常有病人皱着眉头问,“what? Doctor?”,我们这
的传统是intern问病史,senior纪录,我自己的CS是糊弄过的,早就忘了什么格式了,
上来就瞎问一通,后来发现这样不行,拉个朋友电话,网上练,终于格式顺序比较固定
了,感觉有一度chief resident都怀疑我是不是读过医学院。这两个月的wards,很累
,最忙的时候手里有10个病人,当天discharge 5 个,晚上收 5 个,第二天要present
5个新病人,5个老病人,方方面面的data,night attending 的思路, 我又是怎么想
的,没有RockSTAR,我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但是,这个我工作生涯中最enjoy的两个
月。语言说难很难,但是不停的说,就很自然的不是问题了,exactly就像前辈们说的
:)

得到的好评就不表了,自豪是实实在在的。
下个周休息,决定抽点时间看看MKSAP15,有谁想一起过过的短我啊。

今天收了一个88岁的hypoxic的老奶奶。
问“what brought you here?\"
答  \"Sara.\"
不甘,又问,“why are you here?\"
答 “I don\'t want to live with Sara.\"




--

※ 修改:·angelahan 於 Sep 11 02:04:44 2010 修改本文·[FROM: 76.88.]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88.]



2010-09-10 12:13:12

主题: 美国医生行业概况(ZT)
美国医生行业概况(ZT)  
 
http://www.cycmedu.com/message_detail.aspx?id=13572

  美国医生行业概况(ZT)  

  1、美国医生行业概况

  美国医生总的可分为两大类:医学博士(英语称 Doctor of Medicine;简称 MD)和骨伤科医学博士(英语称 Doctor of Orthopaedics Medicine;简称 DO)。在 MD中可分为以下三类。

  (1)在美国医学教育联络季员会认可的126所美国医学院校毕业的医学博士;

  (2)在美国医学教育联络委员会认可的17所加拿大医学院校毕业的医学博士;

  (3)其他国家医学院校(非美国、加拿大国家医学院校)培养的毕业生。

  这第三类包括医学学士、硕士和医学博士。这里应该指出的是,严格地说,MD仅指医学博士。但因各国医学院毕业生的学位相异颇大,在美国多以MD统称。

  美国目前共有医生大约70万人。以美国全国人口 2.6亿人口计算,每10万人口中约有医生270人。    

  表I-1列举了美国医生总人数以及预测的增长人数。

  表I -1美国医生总人数以及预测增长值    

  毕业院校              1986年         1990年        2000年           2010年        2020年

  美国医学院校(MD)     398,880        439,890       527,960         599,620      635,400

  加拿大医学院校(MD)   7,200          7,540         7,540           7,530        7,510

  其他外国医学院校(MD) 115,940        125,870       146,610         152,480       146,610

  美国医学院校(DO)     22,810         27,750        39,480          50,530        59,060

  共计                  544,830        601,150       721,590         810,160        848,580

  摘自: Statistical Record of Health and Medicine. Dorgan,CA(Ed)Gale Research Inc,     

  从表I-1看出,美国医生总数在过去十几年内持续上升,并将会继续增长。在现有美国医生总数中,男性占62%,女性占38%。白种人占医生总数的79%,亚裔占10.4%,非裔占2.9%,西裔占4.6%,其他种族或混合种族占3.1%。以主要科别划分,内科医生居各科之首,占医生总数的 19%;其次是家庭医生(9.6%),小儿科(8.3%),妇产科(6.0%),精神病科(6.0%),普外科(5.9%)和麻醉科(5.2%)。

  美国目前共有16所骨伤科医学院校。因为DO获取行医执照的途径不同于MD,而外国医学院校毕业生还没有可能获得DO行医执照。为此,DO不在本内容介绍之列。同样请注意的是,这里的医生总数并不包括牙医和药剂师。牙科医生和药剂师是分别由牙医学院和药学院单独培训,并由不同渠道获得行医执照的。因此,牙科医生和药剂师也不在内容介绍之列。

  2、外国医学院校毕业生在美国行医概况

  如前所述,外国医学院校毕业生指的是非美国、加拿大医学院校毕业生。早在1955年,美国医学院校协会(AAMC),美国医院协会(AHA),美国医学会(AMA)以及各州政府的医疗管理部门就开始对外国医学院校毕业生在美国行医的可能性和对这些毕业生的质量考核进行了初步评估。随后的几年内,外国医学院教育审核委员会逐步建立起来,并由此形成了一整套对外国医学院校毕业生的考核办法。这些考核的基本步骤有三点:

  (1)必须有至少4年或4年以上在医学院校学习的学历。必须获得至少是医学学士学位。

  (2)必须证明掌握了基本的英语能力;

  (3)必须通过相应的医生执照考试。

  当一个外国医学院校毕业生具备了上述3个基本条件之后,他(她)就可以申请并取得去美国行医的执照。以1996年计,外国医学院校毕业生共有 12,124人次获得了美国医生执照。其中,中国大陆医学院校毕业生有881人获得了美国医生执照,占总人数的7.3%。以国家名次顺序来看,中国大陆为第二位,仅次于印度(印度有 2,594人获得执照,占 21. 4%)。仍以 1996年计,外国医学院校毕业生已经获得美国医生执照并去美国行医的,约占全美国医生总数的20%之多,其中62%的医生为普通内科、儿科、精神病科、家庭科、麻醉科、普通外科和妇产科的医生。其科别分布特点比较着重于基础保护科别,如普通内、儿科和家庭科;以就业特点来看,外国医学院校毕业生的绝大多数(60%)以自己开诊所或与别人合伙开诊所为主,只有 23%在医院工作,即受雇于医疗单位。

  3、美国医生行业概况

  在美国诸多职业当中,医生和律师可谓是被人们“捧”着的职业。在美国金钱挂帅的社会里,职业的高低,也多从薪水的高低来衡量。美国医生的平均年薪以1996年计大约为170,000美元。而美国一般职业的平均个人收人为38,000美元。医生工资是其他人一般工资的4.5倍。

  医生职业的另一个显著优势是,职业稳定,安全系数高。众所周知,在资本主义经济周期变化中,一般企业总是面临着“向上走”或“向下走”的运转周期。一旦进入低潮时,总有一大批员工面临被解雇的危险或困境。而医生职业的本身特点决定了这种变化会小得多。医生职业的变化多体现于职业特点的选择,例如以在医学院校从事研究和教学为主的教师职业变为以看病为主的医院的医生,或者从一个受雇于医疗单位的医生变为自己开诊所的医生。职业的另一个变化还体现于职业地域的选择,在美国的一些城市中心贫困区(Inner city)或者边缘乡村地区(Rural areas),缺医少药的情况仍然相当严重。从这一点上来说,医生总是供不应求的。

  但是,美国医生的工作时间长也是众所周知的。医生的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为59个小时。而美国全职人员(Full-time)的周平均工作时间仅为40个小时。医生的工作时间是其他全职人员的1.5倍。

  美国医生总数与人口的比例,大约10万人口中有270名医生,其中占总人口 3%的亚裔却在医生总数中占有 10%。表 I-2列举美国医生的年薪,最高的是骨外科医生,大约为家庭医生的2倍。绝大多数医生仍以自己或与别人共开诊所作为主要工作环境。(见表 I-3)。

  表I-2 美国主要科别的医生平均年薪(1996 年计)(美元)

  

  家庭科 124,000 美元       妇产科 200,000美元

  普通内科 138,000美元       放射科 230,000美元

  胃肠科 244,000美元       麻醉科 203,000美元

  骨外科 250,000美元       神经科 160,000美元

  儿 科 129,000 美元      皮肤科 190,000美元

    摘自: Gonzalez,ML(Ed)Physician Marketplace Statistics 1996, American Medical As-

  sociation 1997, plo1

     表I- 3美国医生就业分类

  与别人合开诊所: 29.9%

  自己单独开诊所: 27.8

  受雇于合营诊所或医疗中心: 11.7%

  受雇于政府部门: 8.9%

  受雇于医学院校或大学 7.1%

  受雇于私立医院: 6.4%

  独立合同制: 4.2%

  受雇于健康保护组织(HMO): 3.1%

  




来 源:
发布日期:2010-4-13



2010-09-10 11:57:12

主题: 麦叶刀: 也谈麦地医学版的民主
发信人: Lancet2008 (麦叶刀),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也谈麦地的民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10 11:52:18 2010, 美东)

近日,大家火热地争议版上“民主”问题,希望大家真正了解什么是民主。

美国有民主而没有乱套,一是民众素质,知道如何维护和享受民主,二是有合理的管制,
你有说话的自由,但如果到美国天主教堂大讲一通“无神论”或者“真主阿拉”,看看
是何效果。

医学版是有志在美国追求医学职业xdjm的圣地,是CMG互相帮助促进和交流的平台,异
见者可以存在,但请找到更适合自己的空间。

另外,麦地精华帖,老刀的博克,逆风的散文,积累了大量CMG考版信息的精髓,新手
的问题多数可以找到答案。请大家有问题时,先查阅一下。这是对别人劳动的尊重,更
是一种好的学习方法。

这种学习方法和提问方式,在进入residentcy training后尤其重要。如果没有这种查
阅的习惯,尽问一些书本上明摆着的问题,迟早你会被program kicked out。这比挨几
句骂和删贴要严重得多。

希望大家享受和维护麦地的民主,对麦地CMG考版精化增砖添瓦,而不是踏步不前。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23.]



2010-09-10 11:46:43

主题: mitbbs008: (转贴 from USMLE Forum) 关于Match
发信人: mitbbs008 (MD2009),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转贴 from USMLE Forum) 关于Match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10 11:33:57 2010, 美东)

imgspouse - 09/10/10 08:45

      I was here same time last year and was curious to know how it is this 
year on the forum. I see everything is the same - tense folks waiting for an
interview, question for information that is just about easily obtained on 
ecfmg / eras websites, and (drumroll) bigots and racists. So, I think all is
well and rocking out here!

I just wanted to share a few thoughts of the process having going through it
for my spouse. She applied to 60+40 programs and had a total of 8 
interviews. At the time of applying, her \"creds\" were 99/99/cs/2006 YOG/
needed visa/1 yrs obsie+ multiple clinical research projects+1 publication 
in revision.

1. Invitations usually start pouring in from last week of September to mid 
October. The first one landed in the last week of Sept. from a friendly 
place and last one came in the 3rd week of December when we were traveling 
for one of her other interviews. So, do not fret if you inbox is empty every
other day. Your chance will come.

2. Invitations and rejections are usually sent out in a bulk manner 
regardless of the time of the day. And most of the nice folks who are 
addicted to the forum dutifully report it just about the same time (how 
often do you click your inbox?? 1 / min ;). So, that is a good way of 
knowing if someone is setting a cat among pigeons.

3. Programs usually give preference for completed applications since they 
are the ones that are reviewed first. Remember programs get so many that 
they are free to choose what to pick and what not to. The easiest way for 
them to begin shortlisting is drop the incomplete ones.

4. Bigger programs usually have PCs who are not well educated about the visa
process. We had an email from the PC of a well respected program saying 
that they do not sponsor H4 visa for a resident! If they ever ask you for a 
clarification keep it simple and emphatic (but reduce your expectations). Do
not list possibilities. The longer your reply, the more likely that they 
will never respond or it will be a reject.

5. If you were not ECFMG certified by mid Sept (this is my opinion, not any 
fixed date mentioned somewhere), the chances that you get called for an 
interview or the number of interviews you will manage to land will be less. 
When there some many low hanging ripe fruits, they are not going to expend 
their energy waiting for the special one.

6. Remember that scores alone do not mean much, though an attempt(s) in a 
non-CS step make might make a difference in whether an invitation is sent or
not. An application packet is seen in its entirety before they call for an 
interview. A PS is often a clincher and if they are reading it for sometime,
they you get a call. If it is long and winding and if you had expended 
energy talking about your motivations and inspiration to attend medical 
school and then regurgitated your CV, you will be, rest assured, 
disappointed with the outcome. The PD will browse though your PS in about of
just about a minute. Their mind is by now used to filtering all words such 
as top / premiere med school, leadership, motivation.

7. Programs always prefer recent graduates, so even if you have a 
postgraduate degree from your home country, it does not count much (
exception - PG from the Empire). The longer you are from graduation, the 
more helpful it is to have more recent USMLE scores. That does not mean old 
graduates do not get it. They do especially when they have a good story and 
a track record of good productivity career wise. Also, if you have 
consistently been involved in one specific specialty and then apply to 
another as back up, they figure it out and will never invite you. Spouse was
all peds in experience, but we did a backup application in 40 \"sure-shot\" 
IM programs. None invited.


8. I do not know of any program that recognizes observership as USCE. More 
and more programs these days want candidates to have done a \"rotation\" in 
the US. This definitely impacts whether or not somebody with otherwise good 
\"credentials\" get called from an interview or not. The only way to beat 
around it is to have compelling LORs from heavy weights in the US and also 
engage in some clinical research project or be seen as working (not 
volunteering) as a clinical coordinator.

So do not constantly shout \"bias\" and hurt yourself and your self dignity, 
because it will not make any difference in the outcome. This is a forum and 
you can vent your feelings, but then leave it at that. Do not go behind 
other member interrogating the person how they landed a call when you did 
not.


9. The sure shot way of inviting a rejection is to call programs for your 
application status. Please do not do it. If there is some update on your 
application that needs to be communicated, simply send an email (and hope 
that it is read) and leave it at that. Now, do not send one email after 
another to update on LOR1 then LOR2 to get noticed. That familiarity will 
lead to contempt.

10. People have matched with just 1 or 2 or 3 interviews and some have taken
a prematch from the first interview they attended. So what it all now boils
down to is to prepare for the interview and internalize your cv and ps, 
frame your story, talk to yourself and make the words that come out of your 
mouth precise and sincere. Practice, practice, practice. Practice your words
, and your body language. Men and women, learn to shake hands properly. 
Learn to shake hands with a firm grip rather than a macho one or a dead fish
one. Learn to maintain eye-eye contact and not eye-ceiling or some other 
part of the room or the person. If you landed an interview congrats and you 
are half way home, but still there is a long way to go. Programs call in 1 
to 10 or more ratio so you got to be very well prepared. In many ways, once 
you landed an interview, creds do not matter as much as the face and the 
persona you lend to your application. The importance of the interview cannot
be overemphasized any greater, so work hard on the delivery.


No body is a loser other than the bigots and racists who will anyway be 
around in any public forum. Freedom of speech you see. You can even burn 
religious books. So, just ignore them.

Try to enjoy this crazy ride instead of worrying too much. Make the best out
of your situation and try to keep improving.

I wish you all the very best. Have a great day!
Cheer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83.]



2010-09-10 11:40:59

主题: 力刀: 收到据绝信就真是住院医大门关闭了吗(1)?
收到据绝信就真是住院医大门关闭了吗(1)?

力刀


 每年一度的申请住院季节又到了。

从9月1号开始递交申请,这以后直到明年2月,肯定每天每时都有人受到那别说绝不
愿再看第二眼、甚至都不愿打开就已知是拒绝信的信封。40%多一点的对外国医(学
)生(FMG)录取率,而中国医(学)生(CMG)就更低,肯定是少许人欢乐更多人辛酸。年
年如此!

但是!这“但是”是个好词,在面试中,遇到NEGATIVE问题或你的短处时,要常常
转守为攻,化不利为有利的必用之词,是太极的四两拨千斤的云手之招,若你真得
其精髓,你就能化被动为主动而取胜。

但是,收到拒绝信就一定是说进住院医生的大门对你关闭、在美国行医的梦想就此
彻底破灭了吗?

NO!

一般而言,对绝大多数CMG来说,被据绝的因素很简单明了有二,其中任何一项就导
致你过不了筛选线而立即出局:1。毕业年限--绝大多数单位设立5、10年,个别有
的甚至3年以内;2。USMLE分数:在越来越多人争取进美国临床的战场上,没有>90、
95、甚至99的分数,你只能靠后站了,虽然有些单位设立82、85的分数线,但在僧
多粥少,满眼都是>95的申请人海里,肯定低分的没什么机会。

什么人担任筛选工作?

最低级的小秘书!PD和PC根本不会干这低级工作,他们就是交待筛选秘书:把几百
上千的申请人按此二标准筛出百十个(一般是按1:10、好单位1:5的录取/面试比例
)面试侯选人。繁重的工作任何化解?就是这两条筛选线!他们筛出来后的名单才会
递交给PC/PD去确定最后面试人选。

那么,你无论是一条或两条都不过线被=筛下来收到拒绝信后怎么办?如何再次敲开
争取得到住院医生面试的大门?

且听下回分界


(待续)



2010-09-10 10:38:49

主题: Mcdoudou: 攒RP: 我的失败的考板经历
发信人: Mcdoudou (laowu),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攒RP: 我的失败的考板经历(到目前为止)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10 01:50:41 2010, 美东)

看这个版也有几年了,一直觉得这个版挺和谐,有很多有用的帖子。我一般不大记得住
ID,  能记住的有老刀,acne, teabao, Eric, 还有一个前版主(个人偶像:此人在IT
浪潮时下海做了码工,考板热时成功考板match, 不记得ID了,只记得他的头像是他女
儿,极cute)。不过最近有点乱,有英语语法癖 (个人很反感,尽量跳过,跳不过就
只好当吃苍蝇了),有26岁问自己是不是太老的(use you common sense, please),
这不又有99er考经是不是炫耀贴。平心而论,有些是有一些炫耀的意味在里面。不过呢
,一是有可能不经意的,二是不影响交流。现在可好,有人抱怨一下,有人砸,乱了套
了。现在我带头发一下我的非99er考经和不成功的match经历。

个人情况:male, 老CMG, (15+), Ph.D无绿卡。

Step1: 06年3月底ebay拍到Kaplan notes (2004)。4月,女儿出生,当了一个月幸福的
爸爸。6月正式开始复习,非full time 因为还要做实验,6-8小时/天。Kaplan notes,
Kaplan题库下载版(败笔),first aid。 10月中考试,成绩90。经验:Kaplan 
notes+first aid+Kaplan 题库应该足够。 教训:要服老(应该给自己多一个月时间)
,不要省钱(应该买题库,我的下载版是那种截屏的,不好)。最后一个月强度没上去
(我请了一个月假,但first aid没有吃透)。

Step1之后,觉得有必要补补实验,看看能不能毕业。07年3月,发现动物实验结果阴性
。无法毕业。4月ebay进kaplan notes (2007), 每天能有6-8小时看书。预定9月初考,
提前2个月买的usmleworld。前一个月请假全天复习。成绩95。经验:kaplan notes + 
usmleworld 足够。教训:我挺满意这个成绩,我想我恐怕考不到99—即使再给我一个
月的时间复习。

Step2后放松了两个月,结果CS只有08年4月了。看了板上考经,觉得3个月足够了。
First aid+usmleworld, 自己练。成绩:fail (speaking English)。教训:也许有人
一起练练会好一些?09年4月再考CS, pass. 经验:First aid+usmleworld足够。考试
时不要说得太快。 PN:first aid 上的例子太长了,我觉得按USMLE官网上的格式就行。
这期间跟老板谈毕业,但一拖再拖,期间甚至想拿master毕业(我念了7年了,我容易
么我)。

毕业后做了3各月externship。6月, ECFMG certificate。9月申请。4LORs都是美国医
院的医生写的。IM program 100+。被拒无数。在朋友帮助下拿到一面试。自我感觉和
PD谈的挺好,现在还记得我问“What do you look for in a candidate”,回答:“
成绩:你的成绩挺好;口语:不错;LoR: 你的LoR很好。身份:最好是公民或绿卡。
10月,pass step3:85. 经验:usmleworld。 他家的CCS很好,我觉得和考试时候的界
面很一致。CRUSH step3 也可看看。我复习了3个月。

10年3月,no match.  又做了两个月externship. 现在在申请。

感想:
1.    要考早考,不要像我一样起个大早,赶个晚集。
2.    一定要有家庭支持,我非常感谢我家LD对我考板的支持。
3.    对成绩一般的老CMG来说,绿卡>成绩
太困了,就写到这吧。最后给自己加油,祝自己好运,也祝大家好运。



发信人: Mcdoudou (laowu),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攒RP: 我的失败的考板经历(到目前为止)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10 14:14:42 2010, 美东)

this is my summary for my second CS. Hope this could help others, especially
old CMG like myself.

Introduction and greeting:

Knock the door 3 times, come in and say: “Hello, Mr. xxx. I am Dr. xxxx. 
Nice to meet you.” Shake hands. Say: “I am here to see you today as your 
physician. I would like to ask you some questions and do a physical exam. Is
that OK with you?” (Look around the room and say \"Is everything in the 
room alright for you?\" - SP says yes - )Then you say \"Is it okay to drape 
you first with this sheet to make you a little more comfortable?\" SP says “
yes” then drape the patient legs up to his belly. 

Next ask: “What brings (brought) you in today” or “How can I help you 
today?”

Next say: “Could you tell me more about your problem?”

Onset: 
“When did it (first) start” or “When did you (first) notice the problem/
pain?” and “Was the onset all the sudden or progressive?”

Progression: is it getting better or worse?

Frequency:
“Is it constant or intermittent?”
If intermittent, “How often does it occur? How long does it last? How do 
you feel between attacks?”

Location: “Could you show me exactly where it is?”

Intensity:
“On a scale of 1 to 10, which number would (you use to) describe your pain
?”
If not a pain, ask: “How bad is it” or “Does it interfere with your 
daily activities (sleep etc)?”

Quality: “How do you describe your (the) pain?”

Radiation: “Does it radiate to another region of the body?” or “Does the 
pain travel anywhere?”

Precipitating factor: “Do you have any idea of what might have brought this
on?”

Aggravating: “Does anything make it worse?”

Alleviating: “Does anything make it better?”

Associated problems: “Do you have any other symptoms besides the (cc)?” SP
may ask “like what” Then you continue with the questions:

Fever: 
“Do you have a fever?” 
“Do you have chills?” 
“Do you have night sweats?” 
“How high is your fever?”

Cough: 
“Do you have a cough?” 
“Is it a dry cough or productive cough?” “What color is the sputum?” “
Is there any blood in it?” “Is it foul smelling?” In all chronic cough, 
ask about HIV status and tuberculosis.

SOB: 
“Do you get short of breath?”
“Have you ever had any problem with your breathing?” “Have you had 
wheezing?” “How far do you walk on level ground before you have trouble 
breathing?”
“Have you had any attacks of breathlessness in the night?” (PND) 
“Do you have trouble sleeping while lying down?” (orthopnea) 

Nausea and vomiting: 
“Have you felt nauseated?” (Do you feel nauseated?) “Have you been 
vomiting (throwing up?”
If yes, then “How many times? What does the vomitus look like? What color 
was it? Was there any blood?” (one question at each time)

Headache:
“Do you get headaches?” If headache is the cc, follow LIQOR AAA
“Tell me what happens before/during/after your headaches.”
“Do you notice any change in your vision?”
“Do you notice any fever or stiff neck with your headaches?”

Edema: 
“Have you had swelling in your arms or legs?” or “Do you ankles swell?”
If yes, ask “where did you first notice it?”
Ask about diurnal variation, “Do they swell more in the day or night?”

Thyroid:
“Have you ever had problem adjusting to temperatures?”
“Have your voice changed recently?” 

Urinary symptoms: 
General: “Do you have any problem with your urination?”
Pain: “Do you have any pain or burning during urination?”
Urgency: “Do you have to rush to the bathroom to urinate?” or “Do you 
have trouble holding your urine?”
Frequency: “How often do you have to urinate?”
Nocturia: “Do you have to wake up at night to urinate?”
Hesitancy: “Do you have to wait before you start urination?”
Hematuria/Pyuria: “Did you notice any blood (pus) in your urine?”
Straining: “Do you have to strain/push during urination?”
Weakness: “Have you noticed any weakness in your stream? Any dribbling of 
urine?”
Incontinence: “Have you ever been unable to control the passing of your 
urine?” or “Are you able to hold your urine until you get to the bathroom?
” or “have you ever urinated without your knowledge?”
Empty: “Do you feel that you haven’t completely emptied your bladder after
urination?”

Bowel symptoms:
General: “Do you have any problem with your bowel movement?”
“Have your bowel movement changed?”
“Do you feel any pain when you have a bowel movement?”
Stool: “Are they hard or soft? What consistency? What color?” “Have you 
noticed any black or tarry stools?”
“Do you feel as though you strain to go to the bathroom and then very 
little feces or none at all come out?”
Travel: “Did you travel recently?”
(refer to urinary symptoms for similar questions)

Sleep:
“Do you have any problem sleeping?”
“Do you have any problem falling asleep/staying asleep/waking up early?”
“Do you snore?”
Appetite: “How is your appetite?”

Weight: “Have you noticed any change in your weight?” If yes, ask: “How 
much? In what period of time?”

Diet:
“Can you please tell me about your diet?”
“What do you usually eat?”
“Did you eat anything unusual lately?”

Dizziness:
“Tell me exactly what you mean by dizziness.”
“Did you lose consciousness?”    
“Did you notice any change in your hearing?”
“Do you ears ring?”
“Did you feel the room spinning around you, or did you feel lightheaded as 
if you were going to pass out?”

Joint pain:
“Do you have pain in any of your joint?”
“Have you noticed any rash with your joint pain?”
“Is there any redness or swelling of the joint?”

PMH: “OK, Mr. xxx, now I would like to ask few questions regarding your 
past medical health. Is that ok with you?”

Previous episodes of CC: “Have you had similar problems in the past (before
)?”
“Do you have any other medical problems?” (Q: should be more specific?”)
“Have you been hospitalized before?”  (What for? When?)
“Have you had any surgeries before?”
    
All: 
“Are you allergic to anything?” (Can be specific such as pets, foods or 
dust if the case is related to allergies.
If SP say yes, ask: “Could you please describe more about your allergic 
problem?” or “What kind of allergic reaction did you have?”

Med: “Are you taking any medications? (both prescription and over-the-
counter)”

FH: “OK, Mr. xxx, now I would like to ask few questions regarding your 
family’s health. Is that ok with you?”
“Does any one in your family have similar problems?”
“Are your parents alive (living)?” if yes, “How is their health?” if no,
“Oh, I am sorry to hear that. Could you tell me the cause of their death?”
If necessary ask for the family history of diabetes, HTN, stroke, heart 
problem and cancer history.

SH: “Mr. xxx, now I would like to ask few questions about your personal 
life style and habits. Is that ok with you?”
“Do you smoke?” if no, ask: “Have you ever smoked in the past?” if yes, 
ask: “How long have you been smoking? How many packs per day?”
“Do you drink alcohol?” if no, ask: “Have you ever consumed alcohol in 
the past?” if yes, ask: “How long have you been drinking? How much do you 
drink per day?”

CAGE:
“Have you ever tried to CUT down on your drinking?”
“Have you ever Annoyed other people by your drinking?” 
“Have you ever had Guilty feeling about your drinking?” 
“Do you drink alcohol Early in the morning?”

“Do you use any recreational drugs?” if yes, ask: “What kind of drugs? 
How long have you been taking them?”

Occupation and exposure:
“Do you work? What type of work do you do?”
“Does your job involve prolonged sun exposure?” (in case of rash)
“Are you exposed to loud noise at work?” (in case of hearing loss)

Exercise: “Do you exercise regularly?”

Stress: “Do you have any stress from your family (or work)?”

Sexual H/O: “Mr. xxx, now I would like to ask few questions about your 
sexual history. Everything will be kept confidential between you and me. Is 
that ok with you?”

“Are you sexually active?” if yes, ask “With men, women, or both?” “Do 
you use any means of contraception?” if no, ask: “Do you have any problem 
in your sexual life?”
In high risk group, ask: “Have you ever been tested/treated for STDs?” “
Have you been tested for HIV?”

OB/GYN H/O: “Mrs. Xxx, now I would like to ask few questions regarding your
gynecological health. Is that ok with you?”

If it is not a ob/Gyn case, just ask: “When was your last menstrual period?
” “Are your cycles regular?”

If it is a Ob/Gyn case continue to ask:
“How old were you when you had your first period?”
“Are your periods regular?”
“How many days does your period last?”
“How many pads do you use in a heavy day?”
“Have you ever bled between cycles?”

Vaginal discharge: “Have you had any vaginal discharge?” If yes, then ask:
“What is the color? Does it have any bad odor? Do you have any vaginal 
itching?”

Pregnancy: “Have you ever been pregnant? How many times? Any miscarriages 
or abortions?” “Have you had any other problems or complications with your
pregnancies?” “Did you have any complications during delivery?”

Pap smear: “Have you been getting regular pap smears? When did you have the
last Pap smear? Was it normal?”

Pediatric H/O: “Mrs. Xxx, now I would like to ask few questions regarding 
your kid’s health in the past. Is that ok with you?”

“Was it a vaginal delivery or a C-section?”
“Did you have any complications during your pregnancy/delivery/after 
delivery?”
“Did you breast-feed your child or use formula?”
“Are your child’s immunizations up to date?”
“When was your child’s last routine check-up?”
“Does your child have any allergies?”
“Has your child had any serious illnesses?”
“Is your child taking any medications?”
“Has your child ever been hospitalized?”

Daily activities (for dementia patients): 
DEATH: Dressing, Eating, Ambulating, Toileting, Hygiene
“Do you need any help getting dressed/ feeding yourself/ going to the 
toilet/ bathing?”
SHAFT: Shopping, Housekeeping, Accounting, Food preparation, Transportation
“Do you need any help shopping/ cleaning your house/ managing money/ 
preparing food/ getting from place to place?”

Psychiatric H/O: depression patients (c/o: fatigue)
SIG E CAPS
“Do you have problems sleeping?” 
“What interests/hobbies do you have? Do you enjoy them now?” (have you 
lost interest in things that used to interest you?)
“Do you feel guilty about anything?”
“Do you lack your usual energy?”
“Do you have difficulty concentrating?”
“Has your appetite changed?”
“Have you ever thought about hurting yourself or ending your life?”
“Do you have a plan to end your life?”

“Do you have any idea what might be causing this?”
“Do you have any friends or family members you can talk to?”
“Would you like to meet with a counselor to help you with your problem?”

Abuse: 
“Can you tell me about the bruises on your arm?”
“Are you safe at home?”

PE:
1.    Say: “thank you for answering my questions. Now I\'m going to do a 
physical exam, do you have any questions before that.\" Then “Now if you can
just relax for a moment, I am going to wash my hands.\" 
Then go toward him/her and say: \"Is it okay to untie your gown in order to 
examine your heart and chest\" 
2.     Help him in any movement, make his position comfortable for him, ask 
his permit always, and ask about his comfort while u r examining. Elevate 
the bed and extend the leg or the bed if u need him to sleep. Always drape 
him and never expose unwanted areas, just uncover where you are examining... 
3.     Every time you want to examine something say that and take permit: as
:\" now, I would like to examine your leg reflexes, is it okay with you Mam/
Sir\" thank you 
4.     Never repeat your examination, once and only once, be gentle... 
5.     Warm your hand before touch body, (may scrub your stethoscope with 
alcohol swap if u have time.) 
6.     After completion of ur examination, correct SP position, thanks him 
for letting you examining him and then tie his gown again 

Closure
7.    Summary Hx: Mr.xxx, thank you for letting me examine you. Now I would 
like to sit down with you and give you my impression. Based on what you told
me and your physical exam, there are several (certain) diagnostic 
possibilities like 1._____, 2. ________ or 3. _______ and others . But to be
more certain, let us order a few tests - like blood tests, chest x-ray, and
EKG. After we get the results, (we can reach a definite diagnosis and) we 
will meet again and then discuss further management.  
8.     While concluding, keep this 4-stage pattern in mind to be complete 
and to be courteous:
a. First, Counsel !!! For example - for a case of diabetes, it is good to 
say a few words on foot care! If the patient smokes or drinks alcohol - say 
\"are you aware of the harmful effects of smoking / alcohol? Have you ever 
considered quitting - if you wish to, we have a good support team that is 
willing to help you quit the habit\" that is it – don’t get personal about 
it. 
b. Then say \"Have you understood everything we have discussed today?\" 
c. Then \"Are there any special concerns you have?\" 

d. Finally \"Thank you very much Mr. Smith. I shall leave my contact 
information with my nurse - feel free to contact me anytime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Smile and shake, Say: “take care yourself, bye.” (In case Time
falls short... If you have to leave, don’t make it abrupt and embarrassing
. Rather it is good to pretend looking at your beeper and say \"Oh! Mr. Smith
, We have an emergency and I have to leave - I will see you as soon as I get
free\" and leave with a smile.)

【 在 Mcdoudou (laowu) 的大作中提到: 】
: No I did not do any full time job when I was an extern. After all, that 
was 
: 60 hours per week. I used my OPT. My understanding of the current rule is: 
: you can start your OPT 2 months after the graduation date. You can do 
: nothing in the first 3 months of your OPT, after that you have to find at 
: least a volunteer full time job. The OB or externship is equivalent to a 
: volunteer job in my opinion.  
: You
: step1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9.186.]



2010-09-10 10:28:10

主题: lotusconnie: My step2 CK (99/238) experience
发信人: lotusconnie (Conni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step2 CK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ul 22 08:29:36 2010, 美东)

I got my CK report just now. 99/238. I am grateful. 
Thanks a lot for your encouragements. Here are some thoughts to share with others who are going to take the test.

I took step 1 in Jan 2010. March 2010-May 3rd 2010 CS. I tried to study for CK but honestly couldn\'t focus on it at all.
May 2010- July 25, 2010 CK preparation. I took 2 weeks off to study full time before the test.

The first 2-3 weeks in May: I read IM, Surgery and OB in Kaplan notes. I took 1-2 days off to read 6-8 hours a day. Did a little UW.
The weekend of May 22-23: I kind of crashed and read online novels without stop for 2 days.
May 24 - begining of June: I got anxious and start to take 3 breaks of 45-60 mins at work and went to a nearby library to do UW questions. About 100-150 questions a day every day. I only wanted to finish the first round of UW, so I did 30 questions a block and then briefly read what was wrong and what was the correct one. UW first round, 58%, subject-wise。
June: I started to do NBME form 1 to form 3 every 1-2 weeks. Form 1 520 Form 2 530 Form 3 460.
July 4th weekend: Form 4 500.

07/13-07/26 took days off to study.
I did 6 blocks of 30 questions for about 6-7 days, mixed under each subject, tutor mode. As I did questions under tutor mode every slow, I made a rule that I could not use more than 1 hour on each block. 2 mins each question at most. Most of time I finished 30 questions in 1 hour and 20-30 mins.
Discussed form 3 and form 4 with study partners online over the weekend of July 17-18. Thanks so much to them all!!! Add 789, James, and other friends. 
UW sim: 660 on 07/20/10.
CD: 36/36/31, 2-3 days before the exam. That is the time I crashed again. Later I discussed the CD questions with paopaolong and she saved me out of the panic eventually.

Exam Experience;
I drank gatorade and ate chocolate. Did the first block, then took a break of 9 mins. Did the 2nd and 3rd block, then took a break. Did the 4th and 5th block, took a break. Then took a break after every block after that. Had 5 mins left before the last block.
Overall speaking, block 2 and 3 were the most difficult and I did not have time look back to check. Other blocks I had 5-10 mins to check.

One strategy that helped me a lot during the test: As the items were long and I was anxious, I broke each block into 3 parts: The first 20 questions. The last 14 questions. And the middle 10 questions. When I finished the first 20 questions I would look at the watch once, it took me 20-22 mins. If more than that I will get nervous. Then I jumped to the last 14 questions. Then when I had about 15-20 mins left, I will do the middle 10 questions, and will have 5-10 mis left to check over the marked ones. Then although not useful at all, I went through questions from 1-44, about 10 second a question. The only purpose was to make myself feel good, although it was a waste of time as I did not change anything. I did not be able to do that for block 2 and 3, almost no time for marked ones either.

I do use yellow color to highlight the key words. It is very very helpful! Do that even if you have a very sharp memory. Use that to remind yourself of the minor details and to keep us calm.

The difficulty level of most of the questions are lower than UW. Similar to CD or a little more than CD. UW is the most important tool. 

PS: One incident though, I choked over some chocolate with nuts badly before the last block when I tried to drink at the same time. I even had stridor. Cannot breathe for a while honestly. Had some wheezes I felt. Some staff went out to pat on my back. During the last block, the only thing I could pay attention is to keep my breathe through my throat without coughing. I have allergies so cannot breathe freely through my noses. Luckily the last block was not the most difficult one.

Things I felt especially useful;
1) In the morning of the test, I did a tutor-mode block of all questions in preventive medicine. Although I did not get a lot of these questions, I felt quite sharp in memory of this subject.
2) I also did subject-wise questions of cardio and some other subjects. I should do a block of MSK system, but I did not and I regret that.
Subject-wise questions at the end helped a lot. So subject-wise, mix, and then subject-wise is what I recommend. I read crash step 3 ( a friend gave me that, not mandatory). It helped me on psychiatry. I felt good about psychiatry during the tess although it is one of the worst I performed on.

One wierd-o thought during the test: Maybe I was too nervous, I always had a tendency to imagine what will happen if I close the computer now whenever I finished one block. I think I was a little paranoid? Too anxious? Psycho under stress? Anyway, I manged to keep from that impulse and got it done:-)

That\'s all I want to share with you. All first-hand wordy stuff and hope it will help you! And I believe and hope you will get a better score than me!

--

※ 修改:·lotusconnie 於 Aug 18 12:36:18 2010 修改本文·[FROM: 155.52.]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34.]

 
发信人: lotusconnie (Conni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2 CK: 就要上架子烤了发泄一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ul 22 09:10:54 2010, 美东)

提醒一句,考场温度只有65F-72F,我刚问了我要去的考场。可能各地都差不多。多穿
一些衣服。今天上午我打算看一本总结性的书,内科部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34.]


发信人: shine11 (shin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2 CK: 就要上架子烤了发泄一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ul 22 09:42:44 2010, 美东)

During the last week, I just reviewed the wrong questions from CD and NBME. 
The goal is to figure out why I made those mistakes and memorize the HY 
facts.

Good luck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3.111.]


发信人: omyh (mmbb),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2 CK: 就要上架子烤了发泄一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ul 22 10:15:23 2010, 美东)

我的感觉,(我也做了nbme),首先分析一下你做的错题,看看是怎么错的,我的一个
block里,错了10道,1/3是看书没看到或者记忆不牢固,2/3是因为想快速完成读题,
但肯本就没读明白题意,或者遗漏了题干中key words。这种情况咋办?如果发挥好,
能上99,如果紧张就立马跌进80后。如果你也是这种情况,这些日子多做些题,找好做
题的节奏是关键,适度放松,建立自信,好像只有这样了。当然,如果你错了10道,2/
3是因为没看到的知识点,这说明你看书欠缺,但这种情况几天内也很难有大的提高。
总的感觉,你能考上95.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92.138.]

 
发信人: lotusconnie (Conni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2 CK: 就要上架子烤了发泄一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ul 22 12:41:17 2010, 美东)

omyh,谢谢你。借你吉言了。希望如此吧,但是心里很没有底,觉得自己能考到90就谢
天谢地。我觉得很多知识点还不知道,从CD就可以看出来。但是你说的把握节奏这一点
对我同样很重要。不知道的知识点犯错,看漏key words也犯错,两相结合,错的只有
更多。

从模拟题就可以看出来。我考前似乎想的好好的,每道题都把重点词句用黄色划出来,
然后做完前20题就做35-44题,因为后面题目可能更长更容易慌张。同时把疑惑的题mark
上,有时间回头再看。结果发现,一做题完全不是那么回事。根本不想划重点词句,只
想快快读完题,于是记忆容量不够,漏掉重点信息,有些重点信息视若无睹。还有,要
么一开始太谨小慎微,几乎隔一题就mark一道,前20题就花掉25分钟,左思右考。然后
急急往前赶,也不记得要更换答题次序了,结果发现题目是越来越长,越来越没有底。
于是到了三十几题就感觉力不从心,恨不得草草“猜”完了事。至于说比较各个答案选
项,用排除法,有些题有用。有些题根本不知道在说什么,排除来排除去,只是看心里
对哪个方面/因素有侧重,就倾向了那个答案。所以,还是对知识点了解的不够,不够
多,或者不够清晰。

你说的也对,就算是这种情况,短时间内也很难提高。注意做题节奏,读懂题,注意不
要遗漏重点信息,注意选某个选项一定要有合理的根据,而不是靠第一感觉去猜。理想
情况下,我希望自己第一遍选答案就要仔细,选自己最有把握的可能性,而不是靠检查
,靠“后面有时间慢慢想,慢慢比较”。真不知道,就果断放弃,mark上,后面有时间
再说。如果可能,还是划重点。如果记得,还是先把后10题做了。

谢谢。现在只希望能稳定点情绪,看多少是多少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34.]


发信人: seeker9 (seeking for dream),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2 CK: 就要上架子烤了发泄一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ul 22 12:57:28 2010, 美东)

Hi, Connie,
I think real test is more like UW-style, instead of NBME style. In my case,
my UW sim score were much better than my NBME scores for both step 1 and 
step 2.It turned out I did very well in step 1.
So as I have said, UW sim seems to be very accurate.Trying to spend more time 
on UW explanation should be a good idea.


 
发信人: omyh (mmbb),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2 CK: 就要上架子烤了发泄一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ul 22 13:41:33 2010, 美东)

我认同你的感觉,因为我也有。所以我们得保持一种节奏自始至终。我知道说得容易做
得难啊!每个block开始别太拘泥,后面别太慌张。我和一位双99的大牛聊过,他说如
果你读完几句就能觉察到出题人的意图那你就找到99的感觉了。可惜我很少有这种感觉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92.138.]

 
发信人: sfkitty (sfkitty),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2 CK: 就要上架子烤了发泄一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ul 22 18:43:17 2010, 美东)

看一看4个NBME共同的lower performance 是什么,如果是妇产科,小儿科,或外科,
短时间通过看书可以有很大提高。
还有就是,高分可以帮助match, 但是两者毕竟不是一回事。我们的目标是match! 只要
能找到residency,分数高点低点有区别吗?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5.18.]

 
发信人: lotusconnie (Conni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2 CK: 就要上架子烤了发泄一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ul 22 21:40:27 2010, 美东)

谢谢大家。刚才看了一下自己NBME的分科,精神、行为、妇产、部分内科部分最差。今
天做了一些UW,正确率还是很低。觉得继续做UW似乎很重要,但是犹豫要不要把精神科
的video听一听。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34.]

 
发信人: sfkitty (sfkitty),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2 CK: 就要上架子烤了发泄一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Jul 22 23:49:30 2010, 美东)

个人认为精神科的提高属于low output,如果时间有限,可以先强化其他容易提高的部
分,最后有时间再提高精神科。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30.212.]


发信人: lotusconnie (Conni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2 CK: 就要上架子烤了发泄一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l 24 11:34:29 2010, 美东)

paopaolong,刚才给你发信了,请查收一下。如果有大家今明两天一起过一下CD,请联
系我。谢谢!

这两天看书,距离“觉察到出题人的意图”相差很远,那是常常他要先做治疗我选先做
检查,他要先做检查我选先做治疗。他要谨慎处理的时候我大刀阔斧,他要大刀阔斧的
时候我选保守观察。常常气极反笑!

现在反正也没有用了,唯有降低期望值,力图按时做完所有题。

【 在 omyh (mmbb)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认同你的感觉,因为我也有。所以我们得保持一种节奏自始至终。我知道说得容易做
: 得难啊!每个block开始别太拘泥,后面别太慌张。我和一位双99的大牛聊
 
发信人: goodgene (pokemon),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2 CK: 就要上架子烤了发泄一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ug 18 13:29:17 2010, 美东)

congratulations! it\'s great score. thanks a lot for sharing your experience.
it\'s very helpful!

can I ask a q? in addition to Kaplan notes +UW +nbme, did you do other 
qbanks, review books, or read other uw note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7.161.]

 
发信人: lotusconnie (Conni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2 CK: 就要上架子烤了发泄一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ug 18 13:40:12 2010, 美东)

Thanks goodgene. My time was really tight. I bought Kaplan Qbank but did 
only 13%. After talking with a friend (I really appreciate that), I decided 
to give up Kaplan Qbank and focus on UW 2nd time. I also listened to some of
Kaplan videos. But not so much. Only a little. I feel it is very helpful 
but i did not be able to listen to all.
I feel that if you read UW explanation well and understand it well, there 
seems there was not much not covered. Why this option is correct, why that 
one is not correct? Every wrong option, can we find why it is wrong from the
key words in the question? 
\"Exclude one option with a reason, not by gut feelings\". That is what I kept
on telling myself, although I was very frustrated about that when I did UW.
The real exam was easier than UW. There are some difficult questions that I
guessed. Sometimes we have to guess anyway.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55.52.]


发信人: misscookie (littlegrey),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2 CK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ug 18 20:39:26 2010, 美东)

I had exactly the same paranoid thought as you did. kept wondering what if I
click the \"lock\" key or exit what will happen. from block 1 to block 8, 
just couldnot help.
Congratualations for the great score!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24.]

 
发信人: lotusconnie (Conni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2 CK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ug 20 17:16:37 2010, 美东)

I saw another medi MM in another board. Somehow we are struggling through 
our lives one way or the other. Want to bless her and myself here. My LD 
always says that we used our luck in taking exams so we are short of it in 
other stuff. Although I did spend my tears and sweats I believe I was lucky 
in taking exams. I can\'t imagine the pain of some study partners who did not
pass CS.

What we want is just to be like other people, normal people. To have a slice
of normal happiness. Sometimes it is difficult.

Take one day at a time.
Cherish our health and family 
- To all medi XDJM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55.52.]

发信人: skyscorpio (天之蝎子),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2 CK: 就要上架子烤了发泄一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Aug 21 02:17:53 2010, 美东)

恭喜楼主
哎,看到好多人都在默默地利用这个版练习英文。。。咱们中文不是世界上最美的语言
吗 lol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73.56.]

 
发信人: lotusconnie (Conni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2 CK: 就要上架子烤了发泄一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10 10:08:30 2010, 美东)

Maybe I should not be so small-hearted. However, when I read this post I 
felt hurt. So I am writing to reply to your comment.
Thank you very much for your congs. Yes I was lucky. As for the other part, 
I suppose it was a comment about my last post. It was written when I was at 
work and I could not write in Chinese. I wrote it for my infertility problem and it
was written in some emotions as I went through a miscarriage again. I was not 
showing off and was not practising my English.

It was written sincerely for everyone, and myself.

Take one day at a time.
Cherish our health and family 
- To all medi XDJMs.




--

※ 修改:·lotusconnie 於 Sep 10 10:12:44 2010 修改本文·[FROM: 155.52.]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55.52.]



2010-09-10 10:16:29

主题: rose: USMLE--坚持到底? 激流勇退?
发信人: meigui0714 (ros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坚持到底? 激流勇退?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n  1 08:01:29 2010, 美东)

There are many ways to service the people and world, not just be a practice 
physician in US.

As I have said earlier, the USMLE was like the MOUNT EVEREST to me. I am 
just a mountain climber.  The goal is to reach the top. But, the pleasure is
from the whole process to move on higher place step by step.

After 10 years working hard, I can retire now without worrying about food, 
clothes and shelter because I have build up solid financial foundation by 
investment. 

But, I still want to live an active life and be willing to be a good role 
model to the next generation in my family tree. I would like them to know 
that life is really full of bumps. However, it doesn’t matter if they are 
talent, genius or educated people.

“Persistence and determination alone are omnipotent.”

By the way, I am working on Step3 and plan to sit the test as soon as 
possible.

Life is good. Enjoy what I am doing.

Happy Children day.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23.]



2010-09-09 22:11:29

主题: Neurology PGY 2 & 3 available,SUNY (ZT)
发信人: ada (ada),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Neurology PGY 2 & 3 available (ZT)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9 19:50:28 2010, 美东)

Neurology PGY 2 & 3

Institution: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at Stony Brook
City and State: Stony Brook, NY
Contact name/email: Doris E. Boehle [email protected]
Contact address: HSC T12/020, Nicolls Rd, Stony Brook, NY 11794-8121
Contact phone: 631 444-7878 begin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              631 444-7878      end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 begin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              631
444-7878      end_of_the_skype_highlighting

PGY3 prereqs Successfully completed 2 years in an ACGME accredited Pediatric
Program. available immediately

PGY2 prereqs Successfully completed 1 year of Internal Medicine in an ACGME 
accredited program prior to beginning Neurology residency. Start date July 
2011 application deadline jan 1 2011 

--

※ 修改:·ada 於 Sep  9 19:50:53 2010 修改本文·[FROM: 74.136.]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4.136.]


 
发信人: lzumc2008 (麦地乖乖虎),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Neurology PGY 2 & 3 available (ZT)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9 20:03:35 2010, 美东)

U can find this information here or register at residentswab:-)
http://www.ama-assn.org/ama/pub/about-ama/our-people/member-groups-sections/resident-fellow-section/rfs-resources/residency-vacancies-work-environment/find-residency-fellowship.shtml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66.137.]



2010-09-09 21:02:54

主题: ccstar: 一段失败的经历 (力刀注&强烈推荐)
力刀注: 这是我极力鼓励和希望看到的立志文章,我很高兴并感谢作者能接受我的
意见把她的痛苦经历和经验写下来与各位正在考版和申请的CMG们分享。

强烈推荐!  



寄信人: ccstar (hog)
标  题: Re:问候
发信站: 未名空间 (Thu Sep  9 20:17:11 2010)
来  源: 65.38.

I wrote my story. It is not very easy for me to go through everything again 
as I mentioned in my story. 
I am not sure what I wrote is what you expected. Sorry, USLME is always my 
backup plan. I am afraid my story will discourage many people. Maybe I 
should not post it on bbs.

Anyway,pls read it and give me some feedback.



响应老刀的号召把我走上考版的经历写下来。其实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一直以来都特别
想忘记那些不好的回忆,但是现在要我回想和写下那些往事,被据的时候那种揪心的痛
还是那么的清晰。都说人是很容易忘记伤痛的,哎,只能说这次摔得真的很惨吧!
先说说我在决定回到医学这条路之前的背景吧。本科大三的时候,我发现在国内当医生
跟我想象的完全不一样,决定放弃当医生出国。有了这样的念头,可想而知我的大四,
大五是怎么过的,GT啊,现在都觉得很浪费那么好的临床学习机会。出来以后,我和大
部分人一样开始了实验室的生活。
最早考虑在北美当医生是在一次跟summer student聊天的时候。当时他对当医生的那种
向往,以及对在这边当医生的情况的描述,深深地吸引了我。由于自己的基础太差,完
全没有一点信心将来考完USMLE能胜任resident,加上当时很想认认真真重新学一遍,
将来当一个好医生,所以我决定稳扎稳打,重新读医学院。
申请医学院跟申请resident过程基本一模一样。顺利过了考试,辛苦地构思ps,绞尽脑
汁地找推荐信,紧张的面试,然后是拿到录取通知时的兴奋。其实当时每一个小成功带
来的激动都已经完完全全不记得了,能被那么好的医学院录取,想来当时应该很自豪很
兴奋吧。现在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后来发生的事情给我带来的那种挫败感。

当时我的录取是有条件的录取,要求我在入学前修一门本科的课,这是在我意料外的,
因为早在准备申请的时候,我就去问了学校要不要修那些课,回答是我的毕业年份很短
,可以不修。当时我都在怀孕晚期了,可是反应还是很重,不能吃东西,B超还说宝宝
很小,想来想去还是宝宝要紧,没有去修课,跟学校也bargain了很久,他们也不同意
保留我的录取资格。就这样因为一门3个学分的课程,我丢掉了宝贵的机会。

生完孩子我马上就去修课,吸取上一年的教训,我把所有入学要求的课程都修了一遍,
辛辛苦苦拿了straight As,然后更加认真地准备了第二次申请。我长这么大,那次被
拒可以说是我受过的最大的打击。当时想到自己这一年的辛苦,想到对宝宝的亏欠,加
上开始对自己能力的怀疑,真的想放弃了。我家ld 开始劝我跟大多数人一样考版。

我当时真的觉得自己已经没有精力和信心了,这么多年的准备和努力就这么完了。后来很
偶然在版上看到了老刀一个“骂人”的帖子,觉得就跟在骂我一样,这个世界上比我惨
的人多去了,比我受到的挫折大的人多去了,这么一次失败就完完全全被打倒了,难怪
老刀会对我这样的人恨铁不成钢。

在真正决定考版前,我的导师帮我找了个ob的机会,我想看看到底自己能不能走考版这
条路,同时导师还建议我再申请一次医学院,因为ob会给我带来connection。那是我第
一次知道原来这里也是讲connection的。

就这样我以一个pre-med的身份进入了一个很好的教学医院做了半年很正式的ob。刚开
始的时候真是痛苦,哑巴加聋子,我相信做过ob的人都可以想象。后来同样是看了老刀
那篇很著名的帖子,他用自己的生活经历告诉我们为了自己的理想,不管多难都应该坚
持。Ob期间幸运的是所有的人都对我很好,虽然他们确实太忙了,大部分时间都没有办
法顾及到我这个小尾巴。 可能对很多人来说我是浪费了宝贵的半年,但是我真的很感
谢我导师给了我这个半年的机会,长了很多见识,更加明白了当医生意味着什么,看到
了自己的不足,同时也看到了我们做为CMG的优势,自己考版的可行性,坚定了当医生
的决心。唯一的“隐患”就是从中我看到了他们这边医学教育系统的先进,内心深处想
读医学院的冲动比原来更加强烈。所以我第三次非常认真地有准备了医学院的申请,还
是被据了,以为这一次有了USMLE的backup plan,被拒的打击没有那么大了,但是事实
上并不是这样的。。。医学院的故事终于划上了一个句号。

我希望版上那些看过考经发牢骚的人,能从我的故事明白考经的背后都有些大家不知道的故事。以我考MCAT的成绩,网上的评分推算我的step1应该是250以上,经历了这些, 我再也没有办法因为step1 99而欣喜若狂。对于我来说,没有正式完成resident program之前,我都不会轻松地对自己说我能当医生了。

如果不是老刀前辈的鼓励,我想我永远都不会把自己这段失败的经历写下来,毕竟这样
的回忆不是一种幸福 :)



2010-09-09 17:51:29

主题: kawalee: CS笔记:PN填空式写法之既往史
发信人: kawalee (kawale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CS笔记:PN填空式写法之既往史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ul 26 18:52:49 2009, 美东)

ROS: Neg. except as above
-    不管你有无给SP系统回顾,写上这么一句就OK,因为你阳性的都写在上面了,所
以来
一句“Neg. except as above”是万能的。FA上的Case绝大多数都如此。

All:NKDA or allergic to sulfa drug, skin rash
-    All不是急淋,是allergy的缩写。NKDA是no known drug allergies. 一般case可以
这么写,如果有,就写allergic to XXX + allergic Sx

Med: aspirin,trazodone when needed
-    Med就是medication的缩写,列举病人常用的药。一般像HTN、DM、CHD、asthma的病
人都是长期用药的,就写“XXX”就可以了。
-    如果是sleeping pills, laxatives, antacid, pain killer,是有需要才吃的话,
就加上“when needed”

PMH/PSH: UTI 3mo ago, treated w/ TMP-SMZ
-    既往史格式就是“XXX (病) YYY (时间,如果是急性病,就用ago,慢性病就用
for),treated w/ ZZZ (药)”

SH: 1 PPD for 15yrs, social drinking, no illicit drug. Sedative lifestyle & 
mainly 
on junk food. Sexual active w/ her husband. Work as a clerk. 
-    SH是social history缩写,可以写得非常variable。但主要包括
Smoking/EtOH/illicit drug,lifestyle/diet,sexual activity, occupation。其他
的,可
根据实际case再做删减,或者根据你当时记得多少,问得多少为准。
-    Smoking:PPD是Pack per Day,不是结核菌素试验。格式是:n PPD,n yrs, 
(quitted n ago) 
-    EtOH是酒精的缩写,一般没有就写No EtOH,不太像滥用的,就写social 
drinking,
有关键意义的就写 “XXX per D”,包含什么酒,多少量。CAGE也要写,写成CAGE n/4
就行,
不用详述
-    Illicit drug,包括cocaine,heroin,PCP,LSD等,格式是:cocaine for 3yrs,
last time was 2ds ago
-    如果有些特殊的case,像失眠、心悸、焦虑、便秘,应该问一下coffee的用量
-    Lifestyle/diet,阳性的一般写sedative lifestyle,也描述一下食物内容(其
实大
多数以junk一言蔽之,垃圾食物)。阴性的一般写regular exercise, balanced 
diet/diabetic diet/HTN diet
-    Sexual life: 一般就是active or inactive/ how many sexual partner, M or 
F/ 
condom
-    Work主要是stressful与否,跟abdo. pain, upper GI bleeding, chest pain等相
关。另一个就是职业病,像SOB考虑尘肺和TB感染时

FH: Father died of stroke at age of 56. Otherwise noncontributory 
-    FH是family history的简写,一般没什么阳性的,就写noncontributory就行。
-    如果有,就写“XXX died of YYY at the age of ZZZ”

    病史写完了,舒一口气吧,你已经完成了80%的工作量了


--
BUG搜狐博客:http://bug-online.blog.sohu.com/
BUG丁香园博客:http://www.dxyer.cn/bj_usmle_group/index.htm
我的个人博客:http://lijiahua1984.blog.sohu.com/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0.12.]



2010-09-09 14:39:43

主题: zt 不断改写的旅程/A Journey of Revisions
发信人: suyiren (素衣人),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不断改写的旅程zz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9 14:35:20 2010, 美东)

2008.12.08

不断改写的旅程

http://www.america.gov/st/educ-chinese/2008/December/20090422135532cmretrop0.9866907.html



玛吉·莱弗勒(Maggie Leffler)

选择一份职业不容易,选择两份职业就更难了。但对于本文作者玛吉·莱弗勒来说,兼
做小说家和医生看来是唯一正确的选择。

莱弗勒是一位家庭医生,在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市行医。她的第一部小说《爱的诊断》
(The Diagnosis of Love)于2007年出版,第二部小说《再见表亲》(The Goodbye 
Cousins)将于2009年6月出版。

我对上小学时学校举行的职业选择日仍记忆犹新。那时我九岁,梳着小辫。当我举手宣
布我要当医生和小说家时,大家都觉得难以置信,他们认为,与一个誓言进入金莺队(
Baltimore Orioles,巴尔的摩市的职业棒球队)的男孩相比,我的理想更加不着边际。

我的父母亲是医生,我的祖母是小说家。这使我从小时起就受到激励,决心既当医生,
又当小说家。后来,在父母去世后,我认识到自己有一天也将与世长辞,而这种认识使
我把医生和小说家联系在一起。我要借助医学知识来救助自己和亲人,同时我也想写点
东西留与后世。我希望在我还有机会时与人们接触。这是让我从医的最强有力的召唤,
可能也是促使我写作的最强烈的动机。

从我刚刚能够阅读时,我就喜欢把自己的话写到纸上,将自己经历的一件件小事编成故
事。我在上小学时便开始写作我称之为《五杰传》的小故事,这些故事的素材源于被我
理想化的家庭生活。在初中期间,我开始写受朱迪·布鲁姆(Judy Blume)启发的短篇小
说;上高中时,我写了一部电影剧本;从特拉华大学(University of Delaware)毕业的
那年,我完成了第一部未出版的长篇小说。迄今为止我在这一生中的各个时期似乎都在
写作。

另一方面,学医则是一个深思熟虑的决定。我面临两大障碍:自然科学和标准化考试。
前者──包括化学、物理和有机化学──对我不是那么容易。后者 ──包括医学院成
就测试(Medical College Achievement Tests) ──则令我恐慌,掌心出汗,在参加计
算机编程的资格考试几天前,我非常紧张,甚至连笔都握不住。尽管如此,我坚持不懈
,完成了规定的\"筛选\"课程和16个星期地狱般的暑期班,通过了医学院成就测试的审核
。在大学四年级的秋季,我向医学院提出了申请。

那年春天,在我身背背包周游奥地利期间,我用一家青年旅馆的投币电话打电话回家时
才知道,我所申请的27所医学院没有一所录取我。也许我在大学期间把精力太多地放在
美国文学上,也许在别人看来我不是学自然科学的材料。

我母亲设法将这些令人沮丧的事实编织成一个机会。她通过长途电话问:\"现在你有机
会充份发挥你的想象力了。如果任凭你选择你想做什么呢?\"我回答说:\"我想写人们一
读再读的书。\"但我心里想的却是:\"我要当医生。\"

我的第一份\"正经工作\"开始了:这就是在马里兰大学一个没有窗户、我暗暗称之为\"地
窖\"的实验室工作。我在首席研究员的指导下做一些技术性工作 ──用千分尺测量凝胶
分离的蛋白质的迁移距离,而在整个过程中我的感觉是我在衡量自己生命的每一分钟。
在没有事做的时候,如在等待试剂沸腾或定时器报时的时候,我就埋头写作。没过多久
,首席研究员就不再问我考医学院的事情,而只是问我小说进展如何,我把这看成是双
重的失败。毕竟,我给出版代理人发出的探询信函比我寄出的医学院申请信要多。没有
哪个代理人愿意读我的手稿,更不愿意给我做代理。看来我可能会把一生耗费于撰写没
有人要读的文字和从事没有人希望我涉足的职业。

六个月以后,在寒冷的一月,我乘飞机前往格林纳达,去敢于录取我的圣乔治大学(St.
George\'s University)就学,同样令人惊讶的是,我居然敢去这所海外大学。对我来
说,在发展中国家生活会有新奇的经历,但最重要的是,该校的录取证实我很聪明──
而这是我自从获得大学本科文凭以来一直怀疑的一点。在圣乔治大学,我产生了写一部
新书的念头,并得以在毕业前杀青。我在匹兹堡做家庭医生实习期间重写了这部小说,
在进入私人诊所行医后又再次重写。在我的儿子出生的那一年,这部名为《爱的诊断》
的小说得到出版。

多年来在医院工作的经历告诉我,写作和行医并非那么不同。每一天,我都能幸运地听
到病人随意讲述的故事,我对之进行筛选,从中汲取重要的内容。由于受到职业限制,
我不得不放弃那些我喜欢的细节,而择取那些对他们的病情真正重要的信息。我对有机
会私下编辑他们的叙事感到荣幸。

我走过的是一条不断改写的旅程──我的经历和我个人的期待都如此:我从未打算离开
美国去当医生,但这种安排确实为我提供了写作的素材。医生职业与写作一样,对构思
和创意的修改永无止境。每一天都必须作出选择:可以放弃哪些过时的思想;哪些应该
保留?在医学中需要不断改进某个难以把握的理想;同样,在写作中总要不断易稿。

儿时的愿望终于得以实现,但我仍在不断嬗变。

(完)
英文原版
http://www.america.gov/st/educ-english/2008/December/20081210132031cmretrop0.6498682.html

08 December 2008

A Journey of Revisions


The author at a bookstore signing (Katherine Brown)
The author appears at a book signing upon the release of her first book.

Maggie Leffler

Choosing a career is hard. Choosing two careers must be harder. But this 
essayist writes that choosing to be both a novelist and a physician was the 
only choice that seemed right.

Dr. Maggie Leffler is a physician, practicing family medicine in Pittsburgh,
Pennsylvania. Her first novel, The Diagnosis of Love, was published in 2007
.  Her second novel, The Goodbye Cousins, will be released in June 2009.

I have a distinct memory of Career Day at my elementary school: the nine-
year-old, pig-tailed me raising a hand and volunteering that I wanted to be 
a doctor and a writer. My dream was met with more disbelief than that of the
boy who hoped to play baseball for the Baltimore Orioles [a professional 
team].

My mother and father were physicians, my grandmother was a novelist, and at 
an early age I’d been inspired to do both. Later on, after the death of my 
parents, I realized the two professions were linked by my own looming 
mortality. I wanted to save myself and my loved ones by acquiring medical 
knowledge, but I also wanted to write something that would live longer than 
I would. In time, I just hoped to reach people while I had the chance. This 
was the most powerful motivation calling me to medicine and is probably the 
most powerful motivation that compels me to write.

From the time I learned to read, I loved to put my own words on paper, 
forming my own small truths into a story. As an elementary school student, I
started writing with what I called “The Big Five” short stories, modeled 
after a less-dysfunctional version of my family. In middle school, I moved 
on to Judy Blume-inspired novellas; in high school, I wrote a screenplay; 
and the year after I graduated from the University of Delaware, I finished 
my first unpublished novel. I cannot remember a time in my life when I wasn
’t writing.
The cover of “Diagnosis of Love” (Bantam Dell)
After years of work, Leffler’s first novel was released in 2007 by Bantam 
Dell.

Medicine, on the other hand, was a conscious decision that presented me with
two large obstacles: science and standardized tests. The former — 
including chemistry, physics, and organic chemistry — did not come easily 
to me. The latter — including Medical College Achievement Tests [MCATs] — 
actually induced panic attacks and palm-sweating so profuse that, in the 
days before computerized board exams, I found it hard to even hold a pencil.
Despite this, I pressed on through the required “weed-out” courses, 
through 16 weeks of summer school hell, and through MCAT review classes. In 
the fall of my senior year of college, I applied to medical school.

Backpacking through Austria that spring, I used a youth hostel pay phone to 
call home, only to learn that I’d been rejected from the 27 medical schools
where I had applied. Maybe I’d focused too much on American literature 
during college; maybe I hadn’t appeared scientific enough.

Somehow, my mother spun the grim facts into an opportunity: “Now is your 
chance to really dream. What would you do if you could do anything?” she 
asked over miles of telephone wire. “I want to write books that people will
read and re-read,” I said. I was really thinking, “I would be a doctor.”

It was time to get my first “serious job”: at the University of Maryland 
doing bench work in a windowless lab that I secretly called “The Dungeon.”
Under the direction of my principal investigator, I performed lab 
techniques — measuring the micrometers traveled by proteins separated by a 
gel, all the while feeling as if I were measuring the minutes of my own life
. During the downtime, as we waited for reagents to boil or timers to go off
, I was busy writing. Soon, the principal investigator gave up asking me 
about medical school and instead just asked about my novel, which I took as 
a sign of double failure. After all, I’d sent out even more query letters 
to literary agents than applications to medical school. None of the agents 
were interested in reading my manuscript, much less representing me. It 
seemed possible that I could spend my life writing words that no one would 
read and pursuing a profession that no one wanted me to enter.

Six months later, on a cold January day, I got on a plane for the island of 
Grenada to start at St. George’s University, an off-shore medical school 
that dared to let me in, and — equally astonishing — that I had dared to 
attend. Life in a developing world country was a time of discovery, the most
important one: that I was smart, something I’d been doubting in the months
since I received my undergraduate degree. At St. George’s, I got the idea 
for a new book, which I finished before graduation. During my family 
practice residency in Pittsburgh, I rewrote the novel — and then rewrote it
again once I got out in private practice. The year that my son was born, 
The Diagnosis of Love, was picked up for publication.

These years in the hospital have taught me that writing and medicine are not
so very different. Every day, patients privilege me with rambling stories, 
which I sift through for the important points, constrained by my job to 
sacrifice the details I love for the ones that really matter to the story of
their condition. I’m honored to be the necessary ghost editor for their 
histories.

It has been a journey of revisions — both in my own stories and in my 
personal expectations: I never planned on leaving the country to become a 
doctor, but it did give me something to write about. And in the medical 
profession, as in writing, revisions of thought and ideas never end. Each 
day, choices are made: What outdated concepts can I let go of; what can I 
keep?  Medicine is about refinement of an elusive ideal; in writing, there 
is always another draft.

I have become what I wanted to be when I grew up, but I am still becoming.

来源:美国参考电子期刊-选择职业
http://www.america.gov/mgck/publications/ejournalusa/1208chi.html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60.129.]



2010-09-09 12:50:15

主题: 力刀: 致那些难伺候的CMG们
发信人: USMedEdu (US_CMGs),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致那些难伺候的CMG们--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9 12:23:38 2010, 美东)

致那些难伺候的CMG们--

力刀


听话听声,锣鼓听音。在这个考版/MATCH住院的目的和技术性很强的交流论坛上看
文读帖,能看出五花八门的东西来好像也只是中国人的特色了。

葡萄 架下的狐狸、道德制高点上的谦谦君子、无知无畏的蠢才可以从人家无任何必
要做贡献却辛辛苦苦敲字码文帖考经分享经验的文字缝里看出了这么多的内容,真
不愧是IQ/EQ都很出众啊!

你们真没必要来这个版更没必要看人家的帖子。你们对这个版的破坏性、对那些没
必要来SHOW OFF的考版学友们的热情的杀伤力真比坏一锅汤的老鼠屎还大--一锅汤
可以倒了再烧,那些脸皮薄的,被您几个狐狸口水一刺激,再无人敢SHOW OFF和不
谦虚,再无人来贴考经,倒霉的是那些正需要帮助的95%以上的考友们。

顺便说一句:就是99,其对应的3位数分值差别可以很大,有些单位明码标价了要求

3位数必须多少以上而不是仅看99!正是如此,才有同学得了99还要遗憾感慨!

你们真比平素被尔等看不起的人家A3差太远了,说你们无知无畏的老鼠屎,真不冤
枉尔等!

估计到MATCH时,更有那要人家谦虚,自己偷着乐的--你卖到名校好专业了,来SHOW 
OFF还让我等咋过?

每每看到身边那些印度人相互提携帮助自己同胞进住院,看到USMLE论坛上FMG们相
互鼓励和APPRECIATE任何信息的,总是感慨CMG能有人家FMG那样的气氛,能进去更多
有多好!

做好人做点点善事有时还真不容易。不知感恩和不会Aappreciate别人的帮助,是很多老中德根深蒂固的劣习和通病。

难怪中国人散沙一盘不成气候啊。

其实,我历来是更看重、鼓励和赞赏那些考得不高,申请得到面试很少却能被MATCH进
去的“困难户”、“低分儿”CMG写自己的经验教训,那些更可贵和让后来人少走弯
路。这比考99,进了名校好专业的牛人经验更适用于大多数CMG。尽管这并不容易--至
少,我自己先做起,我就是大龄、低分的困难户。我感到欣慰的是我这样做,带动
了越来越多的CMG原意分享自己的经验教训,使得更多后来人受益和走得更舒畅顺利
和成功。

我想这个版就是为了这个目标而存在的,就是有人原意SHOW OFF,和大家分享自己
的喜悦、成功、经验甚至教训,才能使更多后来者受益,才能有越来越多CMG进入美
国临床。

这里不需要道德家、正经人、谦谦君子摇鹅毛扇说风凉话的,需要的是原意分享和
懂得APPRECIATE他人贡献的!

如果CMG们能象人家印度、和其他民族FMG们那样团结互助,我们的出境只会越来越
好!

这么简单的道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0.254.]



2010-09-09 11:44:07

主题: 秉烛求索
ZT 

秉烛求索

逆风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于蜡烛有种特别的感觉,心情不好的时候点起蜡烛,看着跳跃的烛
光,心情就会慢慢平静下来,下班以后或者睡觉前点一会儿蜡烛,也会放松很多。

小时候,家里有时候停电,我特别怕黑,虽然嘴里从来不说,但是整个人都僵硬地坐在
原地不敢挪步,妈妈拿出备用的蜡烛,点亮了,放在我边上,然后摸摸我的头发,那种
温暖的感觉至今留在我的心里。现在家里日积月累,各种香型,形状的蜡烛,烛台,在
每个房间都有,一直到累累头来我家,指出了我还是一如继往地小资的事实,我才真正
意识到,呵呵。

窗外依旧雪花飞扬,但是我不用担心明天上班,所以现在盖着毯子,喝着热茶,点起蜡
烛,听着放松的音乐,写下随笔,这种可以随便支配一段时间的感觉真是奢侈啊。

自从开始做fellow以后,就不断地处在角色调整的过程中。习惯了在住院医生的时候,
每天和主治医生过一遍病人,然后执行医嘱,但是现在主治医生非常hands off,加上
都是身兼数职,难以兼顾,一开始的时候压力很大。

慢慢地开始习惯自己看review,找最新的guideline,不再等着主治医生拿主意。在月
末的时候,我突然意识到,也许我的不愉快,是自己的expectation和主治医生对我的
expectation不同。我希望得到具体的临床指导,而他觉得具体的临床责任应该完全由
fellow来承担,作为完成了三年住院医生培训,通过内科执照考试的我应该有自己的治
疗计划,他只是作为一个back up。只有在这样摸着石头过河的过程中,我才会真正迅
速成长为一个合格自信的专科医生。

上个月我们有一个会诊,病人有复杂的内分泌疾病,我在分析了病情以后,觉得病人不
需要用某种药物,主治也同意了。病人出院以后,随访的医生,在本地挺有名的,给我
写了一封信,问我为什么不用这个药物,还问我有什么文献支持。收到那封信的时候,
已经是深夜了,那一边是执业多年,声名在外的资深医师,这一边是一个只有几个月专
科经验的fellow,心里的压力可想而知。一个选择是,简简单单写我主治医生这么说的
,你可以去问他,另一个选择是,承担起自己的责任,把自己当作一个成熟的医生。我
把自己看过的相关文献和我的解释回信给了他,一夜忐忑不安,第二天收到他的回信,
只有两个字,sounds terrific. 

舒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却产生了更多的想法。在这个疾病的follow up上存在着很多
分歧,虽然有不少文献,但是都是以科研究主,不太适合临床操作,为什么我们不能好
好做一个clinical study,用一项简单的血液检查,来指导临床到底应该不应该用这个
药物,以后再碰到类似的情况,就会有清晰的protocol。我没有什么科研背景,平时虽
然看文章,但是自己develop一个idea,却是完全不同。终于初步定了一些design,今
天跟主治医生谈了一次,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真正意义上的点头默许,还非常支持地替
我修改了design,然后给了我很多建议。今天他又主动来找我,跟我说他又考虑过了,
应该申请正式的研究基金,把这个study好好做一下。

那个时候,我蓦然意识到,他的知识和能力是一直在那里的,只有当我准备好了,走出
那个whinning的不成熟的女生心态,能够开始主动汲取的时候,他才会和我分享。从考
usmle第一步开始,到申请,match,到住院医生的各个阶段,我没有一点经验,持着蜡
烛,在黑暗中一点点地求索,一点点地看到光明和方向。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9.84.]


发信人: LiuDier (Dier), 信区: ResidentsCyberspace
标  题: Re: 半夜之酸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9 00:49:47 2010, 美东)

都说道蜡烛燃烧自己、照亮别人,风前辈的一篇篇酸文,本身就是一枝枝蜡烛,燃烧自
己的青春、生命、情感和血泪,照亮别人的前景、道路、失落和迷茫,当然也照亮了敝
人。

仿佛记得有这么一句话“人性的光辉,到处都在熠熠生辉”。我当时看了很是不以为然
,因为这些年来,见过了太多的一闪即逝。然而今天却有所改观,缘故是从风前辈酸文
中回首她三十三年岁月,竟然是点点烛光、绵延不熄,汇聚如恒河沙数、坚持如恒河水
流,年年岁岁、落落大观,无一不熠熠闪烁着人性的光辉。

风中之烛,难逃重重风波风险,生存下来本就不易,但却因纤弱生命的顽强抗争而摇曳
多姿、风情万种---更何况逆风之烛呢。

希望逆风之烛、经久不熄;也希望风前辈照亮别人的同时,也抽空照亮自己。

这便是晚生为前辈恭敬点燃的生辰烛火。



2010-09-08 16:00:13

主题: 中国人口普查在即 对两类人群突击进行DNA亲子鉴定
中国人口普查在即 对两类人群突击进行DNA亲子鉴定 
[社会百态]    
09-08 10:36
--------------------------------------------------------------------------------
 
  
  人口普查即将开始,已经引发了一些新现象。昨天记者了解到,北京华大方瑞司法物证鉴定中心最近进行的亲子鉴定数量比8月份增加了两成以上,超生、婚外生子女是最近亲子鉴定的两大人群。有人幽默地说,人口普查无意中催热了 “DNA经济”,除了婚外生子女需要亲子鉴定外,确认收养关系,也要验验DNA。 
  现象

  超生及婚外是两大群体


  亲子鉴定,其实就是确定两个样本之间的基因是否存在遗传学关系。婚外生子女要想确认和父母的关系或出生医学证明,必须进行亲子鉴定,一些人要在人口普查中确认收养关系,也要进行亲子鉴定。

  据介绍,前来进行亲子鉴定的,目前很多是超生人群和婚外生育者。北京华大方瑞司法物证鉴定中心曾经接待过一个家庭,夫妇两人有5个孩子,进行亲子鉴定的目的是测定“小五”与夫妇两人的遗传关系。由于“小五”是超生,并没有医院的出生医学证明。拿到在基因上的遗传关系证明后,他们才能为“小五”上户口。

  据介绍,该中心承担着北京九成以上的法医DNA测定任务,另外每周进行的亲子鉴定案例大约有400个样本,从8月份开始逐渐上升,比以往要多出两成以上。北京华大方瑞司法物证鉴定中心主任邓亚军说,有些人在电话咨询时,明确说就是为了即将开始的人口普查而开始进行亲子鉴定的。

  现场

  单台设备150多万元


  经过采样、DNA提取、PCR扩增、DNA放大、技术人员分析等程序后,两个样本之间的亲子鉴定就完成了,整个过程大约需要七八个小时。

  邓亚军说,血液、指甲、毛发、口腔黏膜等,均可以用来提取人体DNA进行基因测定,毛发或血液,不会影响DNA的最终测定结果。影响亲子鉴定结果准确性的主要有两大因素:仪器设备的配置、技术人员分析能力。

  DNA测定实验室是各自独立的多个房间,有的是对测序样本进行预处理,有的是进行DNA提取,有的是进行PCR扩增。在实验室内记者看到一台遗传分析仪,外观上和一台大型打印机类似。邓亚军说,这是遗传分析过程中最核心的仪器,单台售价150多万元。另外,实验室内的一台冰箱外面还贴着温度监测仪。邓亚军说,温度监测仪能实时显示冰箱内的温度。冰箱里面放的是鉴定样本和一些试剂,温度会影响其最终的测定结果。整个实验室的硬件设施投入大约有 400万元左右,一些设备使用三四年后准确率下降必须淘汰,所有的仪器必须每年进行校验,保证其在工作状态。

  问题

  亲子鉴定市场有点儿乱


  据悉,现在国内有数家单位开展亲子鉴定业务,但是收费高低不等。山东济南有家单位开展亲子鉴定业务,每个样本收费400元。业内人士称,这种收费连基本的材料费都不够,只能说明其在检测程序上存在问题。另外,北京有家单位还在使用国际上淘汰的377测序仪。这种设备售价只有十多万元,但是测序准确率低。由于该单位在行业内有垄断地位,仍然有相当人群在该单位进行亲子鉴定,而且每个样本收费2000元以上。

  影响基因鉴定结果的还有技术人员的经验。有一次,夫妇两人抱着一个孩子进行亲子鉴定。夫妻俩称孩子是抱养的,想为其上户口。多次基因测定结果显示,男子与孩子的亲子关系被排除,女方是孩子的亲生母亲。男子对老婆非常信任,称这个孩子肯定不是自己老婆的,要求再多测几次比较看看。技术人员用20多组基因点进行测序,仍旧发现孩子是女方的,这时的测序样本概率已经是10的13次方,相当于将全中国的所有样本进行了比对。后来技术人员使用线粒体测序和 X染色体测序,结果显示女方确实不是该孩子的亲生母亲。



2010-09-08 14:51:16

主题: ccstar: 我的step1 99/个人感受
发信人: ccstar (hog),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我的step1 99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Sep  8 12:56:03 2010, 美东)

242,分数不算高,牛人太多,但是还是让家里人高兴了一下。一直潜水,在版上得到
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希望也能做点小贡献。学习资料和方法,版上精华区已经总结得很
好了,就补充几点我个人特别的感受吧。

1.早期我跟着group过了一遍书,是kaplan和HY混着过的,当时都没有决定考board,书
都没有,过一门就找朋友借一本书,加上ob搞得我天天身心疲惫,就没有好好过,后来
很后悔,应该好好过,一边做点题目。然后就是题海,UW,kaplan,都做了,先是下载
版,基础太差,第一遍就谈不上什么正确率,完完全全就是把题库当书在看,当时痛苦
至极。第二遍就好多了,不过也就80%的正确率,到考前两周把UW又重新做了一遍,这
才有了90%多。Gojian audio听了1遍,总论,血液什么的大家推荐的东西听了2遍,个
人感觉如果跟我一样英语不牛,看着文字听效果会特别好,还能写写画画,理解得更清
楚。HY100个人认为是很好的补充材料,有时间可以看看,我很喜欢,学到了很多东西
,特别是解剖部分,将来teaching的时候,attending问问题至少不会听不懂那些解剖
名词,缺点是有很多东西不是high yield,对于时间很紧张的人可能也不是很有用。神
经解剖是大家共同的难点,个人觉得看看medessential也足够用了,其实大部分人考试
遇到的题目也不是特别难。webpath的病理图片很好,但是实在太多,Gojian的病理图
片还是很好的,可惜我看图片基础太差,曾经2次准备跟人一起过,都中途放弃了。

2.考试:我的原定计划是5月考,但是由于第一次186表没有通过,一直折腾到6月底才
拿到permit。NBME从考前将近3个月开始模,当时模就是550左右,直到考前模第6套,
还是这么多,很惭愧,唯一给我壮胆的就是UW sim 630, CD 90%。我家ld笑我最后3个
月睡觉去了。考试当天我很放松,可能是因为一直模拟分数都很稳定,知道自己高也高
不了,低应该也不会低于我自己的95标准,不过很对不起众多考友,回来的时候什么感
觉都没有,本来还答应给他们说jijing的。考试基本跟模拟时候差不多,各个方面都有
,题目比NBME更严谨,大部分题目考点还是一目了然。有2个心音题,我其实是完全听
不懂的,主要是分不清楚收缩期和舒张期杂音,不过看着颈部的脉搏搏动大概能估计出
是什么期杂音,虽然方法很笨,不过对我还是管用。

3.这个考试就是一个体力活儿,基础不好没有关系,时间经历花够了,谁都能考到一个
足够申请的成绩。我的基础特别烂,本科实习的时候全部精力都花在考GT上,毕业后直
接出国,没有任何临床经验。不过,基础不好对考高分还是有限制,这个分数对于我来
说或许就是极限了,我的NBME分数一直上不去,我想跟我的基础还是有一定的关系的。

4.有机会和时间,可以考虑早做ob。在最后决定走上考版这条路前,我做了半年的ob。
起初是想看看自己到底喜不喜欢在北美当医生,还有就是怕自己基础太烂,这条路走不
下去。结束的时候发现得到的远比我原来预想的多,看到了自己的不足,也发现了自己
的优势,更重要的是找到了学习的动力。

申请看的是whole package,后面的路还很长,而且会越来越难,越来越不受我们个人
控制。每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是通过考试是唯一一件我能控制的事情。终于给自己
和家人交上了一份合格的成绩。

最后,特别特别特别感谢家里人,儿子从生出来,就一直由爸爸妈妈带着,ld从早期帮
我找资料,到后期我基本就是家里的米虫,他还要给我当出气筒,所谓的family 
support他已经做到了极限。还要感谢那些跟我一起走过来的group member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5.38.]



2010-09-07 11:23:02

主题: “石人综合征”
男童患罕见石人综合征 被碰后肉变硬成为骨头(图) 
[社会百态]    
09-07 00:28
--------------------------------------------------------------------------------
 
http://www.aladding.com/newsDetail.cfm?postid=505519  


1岁10个多月大的鑫鑫  记者 李岚 文图

  身体最怕磕碰,就连打预防针,针眼部位的肌肉也会变硬成骨。

  只有1岁10个多月大的鑫鑫,患上了一种被称为“石人综合征”的怪病。医生说,他们不敢轻易为孩子做手术,担心手术后的伤口周围都变成骨头,给孩子的生命带来威胁。

  孩子刚出生 扎针没反应

  35岁的毕跃伟,家住登封市大金店镇毕家村。2008年11月2日,他的儿子鑫鑫出生了。“孩子生下来时,一天一夜不吃不喝,不哭不闹,只是酣睡。医生给他扎针时,也毫无反应。”毕跃伟说,当时医生告诉他,孩子患有轻微脑瘫。

  在特护病房观察治疗了20多天,医生说可以出院了。两个月后复查时,医生又诊断出鑫鑫有严重性听力障碍。毕跃伟抱着孩子到郑州市儿童医院治疗,两个月后准备出院时,突然发现孩子后脑勺长了一个核桃般大的包。医生检查后说,这是孩子体内缺钙所致。

  出院回家两天后,鑫鑫后脑勺又长了两个包。毕跃伟带孩子再次来郑州,先后去了5家医院,医生们都说不清楚长包的原因。

  2009年4月4日,毕跃伟夫妇带儿子去了北京市儿童医院。经专家认真检查和会诊,确定孩子得了“进行性骨化性肌炎”。医生告诉他们,目前世界医学界尚无医治此病的良方。

  名词解释

  进行性骨化性肌炎

  郑大三附院的医生告诉他们,“进行性骨化性肌炎”是一种比较罕见的病,至今全球只有近600例患者。这种病人一般在十多岁时会因肩关节、脊椎骨钙化变形而影响手臂的活动,20多岁时髋关节也会受到波及,最终只能长期卧床。脊椎侧弯变形多半不可避免,而且会随时间加剧,最后,造成胸廓呼吸时扩张困难,而致呼吸衰竭。

  磕哪里哪里就“石化”

  医生说,这种病人最怕磕碰,身体一旦出现肿包,很快就会骨化。

  一个月后,毕跃伟夫妇发现鑫鑫的颈椎下面鼓起了一个很大的包,左肩下也生出肉疙瘩。他们抱着孩子来到郑大三附院,恳求医生给孩子做手术,医生明确告诉他们,手术会造成大的创口,创口很有可能骨化,加速病情恶化。

  医院治不了,毕跃伟夫妇开始寻找民间偏方。2009年7月,夫妻俩找到平顶山的一名老中医。此时,鑫鑫头上已长出了6个核桃大小的包。老中医为鑫鑫贴膏药,其中有5个包渐渐消失,但有一个包始终不消。老中医说,这种病他也没见过,建议把孩子送到大医院治疗。

  今年4月23日,夫妻俩再次来到郑大三附院,想控制住孩子的病情。医生说,此病目前尚无药物可以控制。一年多来,为给鑫鑫治病,夫妻俩花光积蓄,并背上外债。说着,毕跃伟开始掉泪,“哪怕有一丁点希望,我们都会争取”。

  这是世界上最残忍的疾病

  顽皮的鑫鑫活泼好动,让妈妈郑慧霞终日提心吊胆。医生一再嘱咐,孩子若摔伤,将使病情雪上加霜。

  今年5月4日早晨,郑慧霞为鑫鑫穿衣服时,突然发现鑫鑫的右胳膊伸不直了。她伸手去拉孩子的胳膊,孩子哭着不让。郑慧霞用手摸了摸,感觉孩子胳膊上的肌肉很硬。

  医生说,随着孩子一天天长大,他的身体会僵直如棍子,关节不能打弯。病情发展下去,会使人的软组织和肌肉逐渐骨化。“这是世界上最残忍的疾病,它完全囚禁了病人。”

  记录救儿“备忘录”

  想为医学研究做贡献

  采访中记者发现,毕跃伟不停地翻阅他的小本子。他说,这是专门为鑫鑫制作的一本“备忘录”,里面详细记录了鑫鑫每一次发病的时间和治疗的情况等等。

  “18个月我们跑了15次医院,前后花了8万多块钱,其中3万多块是借来的。”毕跃伟说,每次到医院治疗,他都会在本子上写清孩子发病的症状,医院诊断的结果和药物治疗方法。“无论孩子将来如何,我觉得备忘录都会有用,说不定还能为医学研究做点贡献呢!”

  毕跃伟开出租车为生。为给孩子治病,夫妻俩四处奔波。他们希望更多的人能关注鑫鑫,关注这种罕见病例。

  相关链接

  英国58岁“石化人”拥有石头胸腔

  1955年,英国年仅3岁的罗伯特?金霍,被诊断患上了进行性肌肉骨化症。50多年来,他顽强地打破医生预言,奇迹般地生存了下来。他的肋骨已合并在一起,成为一副“石头胸腔”,导致无法正常呼吸。他浑身每一寸的肌肉也已经转变成骨头。罗伯特称,1980年,在他双腿被石化、固定前,他已经开始设想,是否将自己的身体以一种优美的姿势永久性地固定起来。现在,罗伯特已经被自己的骨头困住,只能站在沙发上。



2010-09-06 13:14:33

主题: shyj: 关于今年match的一点建议
发信人: shyj (baobao),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关于今年match的一点建议,欢迎各位指正补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Sep  6 03:57:09 2010, 美东)

最近看到大家又开始忙活今年的申请了,惊觉又是一年一度的面试时节了。想想去年的
忙忙碌碌,看到各位
xdjm的情绪起伏,不禁心有戚戚耶。有点小建议,和各位商榷。

大家当然都知道,我们作为IMG,劣势是非常明显的,语言文化,临床训练都有不足,
但还有一个问题我很少看
大家提及,就是对于match这个过程的不熟悉,其实老美学校对于这个是教得不少的,
他们在学校里就受到很好
的训练,知道面试的时候该如何去给对方留下好印象,再加上他们对于文化语言的理解
,自然就很占便宜了。
我们许多时候是输在这方面了。我认识好几个人,都是成绩很好,其余credential也不
错,但最后match失利,实
在很遗憾。走到match这一步,对于我们是真不容易,每个面试都是珍贵的,不容浪费
啊。

那如何解决这个问题,尽量了解这个match的过程呢?我看大家都在找身边朋友打听,
有些时候也在板上询问,
但消息还是容易不全,旁边朋友也不见得是自己感兴趣的专业,网上询问有时候也没人
回答,不免让人丧气,
觉得老中不够热情等等。

我的建议是,可不可以以申请科室为组,请大家来报名入组,不仅仅是今年要申请的人
,也包括已经进入住院
医,甚至是已经完成的人,大家都在一定时间内以一定方式报名登记联系方式,电邮,
msn,skype都可以,建
立组群,组内可以定期联系,也可以群发电邮,当然各组之间也可以这么做。这个就和
大家考试的时候建立的
学习小组一样。唯一特别的是,不是大家都是要match的,那些已经match上的人也报名
,大家登记的时候需要
注明自己的主要身份是帮助者还是被帮助者,这样组织者就可以安排一对一的帮助了,
一个advidor配一个
advisee。如果两组人数不登对,那就按一定比例结队好了,这样一个组里面,除了有
一群人可以互相询问外,
共享资源,大家也可以直接找自己的advisor问问题,如果advisor自己也不知道,可以
通过他们再问其余的
advisor。老实说,进去之后,有些关于match的疑问自然就得到解答,就算还有不懂,
也知道如何去找答案了。

这样做的主要好处,大家能够结成比较小的group,这样advisor会觉得更有义务帮助新
人,再加上advisor本身比
正在申请的人也会懂得多不少,今年申请过程的各种问题,就会比较容易得到解答。而
且我们也可以通过这个
过程多多互相了解,结交朋友。

我觉得人的天性是,如果别人就是直接找到自己帮忙,永远会比泛泛大量求援来得积极
些。别人如何我不知
道,我是对于直接发站内信给我的是每信必复,但对于板上的问题就不是那么起劲了,
总觉得会有别人回答。
这样组群的话,不仅方便大家自己互助,也会让责任集中一下,便于尽快得到帮助。

坏处是,这个组得有人组织登记,并且匹配。我建议是今年的申请者来做比较好,因为
这个主要是帮助他们的。
以后可以年年match没开始的时候就组队,把这个帮助的传统延续下去。

大家觉得这个提议如何?需要修改么?我自己愿意报名,如果有人愿意组织精神科的组
群的话,我愿意报名做
advisor。不是说我懂得多,而是愿意分享自己学到的点点滴滴,如果有人需要的话。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66.205.]



2010-09-05 23:56:28

主题: atstep2: 好消息: 又一次mock interview的机会
发信人: atstep2 (考完了才发现名字不好改了),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好消息又一次mock interview的机会(请版主置顶)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Sep  5 00:11:26 2010, 美东)

好消息:ACAP又帮大家联系到一次mock interview的机会--

请注意:这次mock interview跟9/18,10/16的mock interview不是一回事。是为了给
大家提供更多面试练习机会,经过ACAP,特别是ACAP President Dr. Lisa Eng的努力
,特意为大家增加的一次练习机会。

时间:九月某个周三,15, 22或29号,具体时间待定

地点:Beth Israel Hospital in NYC

面试官:BI Attending physicians

面试过程:每个interviewee会跟两个interviewers面谈15分钟。
********************************************************
报名方式:
发信给 [email protected] 报名,
Subject: BI-mock interview 
正文:请在 信中注明ACAP membership status和你的全名。
附件:请用excel文件,格式如下。注意姓名的书写方式。
********************************************************

预祝来年麦地大丰收!

本消息来源ACAP SRF committee。


--

※ 修改:·atstep2 於 Sep  5 00:34:22 2010 修改本文·[FROM: 71.250.]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250.]

此主题相关图片如下:

BI_mock_interview_candidate.jpg
(16370 字节) [删除]



2010-09-05 23:38:31

主题: 和父亲的距离
作者:美国HudsonAlpha研究院 研究员 韩健

原文:http://www.sciencenet.cn/m/user_content.aspx?id=359127



在美国买到了父亲35年前的原版论文

1975年邓小平复出主持工作,“科学的春天”开始到来,中华医学杂志英文版复刊。我
父亲(韩安国)的有关用绒毛在早孕期间做性别预测的论文在复刊后第一卷第二期上面
发表。

那个年代的特点,论文的作者要突出集体,个人的名字都没有。所以国外引用这篇论文
的都不知道工作是谁做的,引用“鞍钢铁东医院妇产科”。

图中示意取绒毛的方法,是“盲取”,那时国内还没有超声波仪器,凭经验和手中的感
觉取材,引起流产的危险还是很大的。后来西方开始把超声波用来指引取材,这个方法
才推广起来。

取出绒毛后经过显色在显微镜下观看性染色质,在细胞核膜边上有个象“馒头”一样的
黑点的就是女的,没有黑点就是男胎。

这篇论文的背后有很多故事:

我父亲54年成都华西大医学院毕业,被派到东北“支援鞍钢建设”,一个车皮拉来十几
个同学,有几个后来设法回到了四川。而我父亲和不到十个同学则留了下来。出川以前
匆匆忙忙回重庆去看了一趟年迈的父母,短短两天竟成了永别。在东北工作多年,没有
机会再回四川,我和姐姐童年时经常听他描述四川有多好,回去可以过三峡,看到山上
的猴子,还能用气枪打鸟。爷爷奶奶相继病故,那时父亲又是右派,工资也非常低(57
元一个月,拿了二十年),没有能回去看上一眼。再次回川已经是二十多年以后的事了。

在57年被打成“右派”。因为在一次会议上,他说:“某某人讲xxx, 这是不对的。”
可是会议记录的人把“某某人讲”漏掉了,结果那句话就成了他说的,“右派”就当上
了。

文革期间也有牵连,被赶出医院,到“地段”当医生,每天走家访户,给病人治病。文
革后期开始回医院工作。别人“革命”时,他就读学术杂志。他能读四种外语(英,日
,德,法)家里也有很多外文专业书。其中一本细胞学是他花了半年工资买的。也是从
那本书中他学到了有关性染色质的内容,然后把它用到临床,做早孕胎儿性别诊断。

跑地段时认识了很多工厂里的工人和工程师,他于是请人做了一个很细的铜的导管,这
样可以高压消毒。内导管可以接注射器,通过负压吸取绒毛。

取绒毛做产前诊断现在还是一种常见的产前诊断方法,英文叫Chorionic villus 
sampling, CVS. 许多教科书都引用我父亲这篇论文为首次在临床使用CVS的报道。

在写这篇论文的时候还有一个小插曲。74-75年的时候东北还没有完全“解冻”,老百
姓的“阶级斗争”的弦绷得还很紧。我父亲和他的朋友,程元凯叔叔,起草英文论文的
时候,不知去那里借来了一部打字机,结果发出的打字声音惊动了邻居,报案到街道委
员会,说他们可能有“敌台”,在发电报。

论文送出去到了著名的妇产科专家林巧稚的手中,她有些不信这样的工作出于一个东北
无名医院的住院医生的手。于是让她在北京协和的两个学生去查外国文献,看看是否是
“山寨”了人家的。结果没有找到别人有类似的工作,才推荐发表了的。那两个学生也
开始做绒毛产前诊断方面的工作,后来父亲得全国科技进步二等奖的时候,北京的同行
也“并列”获奖了。

我今天做的一些创新性的工作,无不受父亲的影响。他关心病人,聆听他们的需求,不
怕艰难,敢想更敢做,细心,踏实,能够找到需求,并拿出一个解决方案来。这些都是
我学到的。不过,和他当年的创新环境比,我简直就是在天上了。能在文革大环境下静
下心来想问题,解决问题,需要多大的毅力和胆魄?

父亲是94年九月二十一日去世的,每到这个季节,我就格外想他。能在美国买到这本杂
志,我真的非常高兴。

感谢Google, 感谢http://www.abebooks.com/。 是有了这些高科技产品和服务,我才有机会拉近和父亲的距离。

参考:
http://www.ob-ultrasound.net/amniocentesis.html

A short History of Amniocentesis, Fetoscopy and Chorionic Villus Sampling 

Dr. Joseph Woo

“ The first successful prenatal diagnostic use of chorionic villi biopsy 
was apparently reported in 1975 from the Department of Obstetrics and 
Gynaecology at the Tietung Hospital in Anshan, China, where fetal sex was 
diagnosed for the purpose of sex pre-selection.”



2010-09-04 13:29:36

主题: hemocell: 我来开一个病理的主题吧
发信人: hemocell (老军医PGYN+4),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我来开一个病理 IV 和 Rej 的主题吧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3 22:41:20 2010, 美东)

跟今年病理申请无干的内容,请不要发到这个主题,我会让版主帮忙清理,口水帖也会定期删除,你也不要问我们为什么删贴。
--------
今年病理好像静悄悄的哈,是不是都担心找不到工作啊?
jonzhang 邀请我参加美华病理医师协会的住院医委员会,一直也没做啥事情,这算是
我们病理住院医委员会开一条线在这里吧,希望澜静有空也来看看,明年USCAP我们再
讨论一下有没有更多的办法互相帮助。

今年申请的同学,最好是你们自己贴;不想暴露身份的同学,写条子给我,我隔几天集
中贴一次也可以。不要以为你天天在这看着就能收集到足够的信息,要在麦地活跃起来
,多交朋友,很多有用的信息都会是私下交流的。

----------------------

老军医糊墙,不信也罢。

※ 修改:·hemocell 於 Sep  4 12:30:11 2010 修改本文·[FROM: 74.243.]


发信人: showdown (showdown),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我来开一个病理 IV 和 Rej 的主题吧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3 23:01:57 2010, 美东)

今年病理好像静悄悄的哈,是不是都担心找不到工作啊?

**************************

楼主能不能ELABORATE这句话啊,我的确想知道下这个专业目前的就业情况哦,感觉这是
老CMG的最后绿洲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147.]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转发至未名驴友吧微博] 
[顶] 
0
[踩] 
0
[ 5 ]

发信人: whisper2010 (麦地轻语),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我来开一个病理 IV 和 Rej 的主题吧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Sep  4 01:17:02 2010, 美东)

我先报道一下,目前为止无任何反馈,no IVs, no rejection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8.154.]
 
发信人: xiaoruilan (wannagainweight),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我来开一个病理 IV 和 Rej 的主题吧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Sep  4 01:38:21 2010, 美东)

谢谢你主持这个吧台,希望在这里能得到先行者的忠告和鼓励,也得到同行者的分享和
互助。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24.]
 
发信人: nn928 (baoma),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我来开一个病理 IV 和 Rej 的主题吧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Sep  4 09:30:54 2010, 美东)

不是绿洲, 只不过和其它年青IMG比, 我们老 CMG的劣势不那样明显罢了.

现在AMG也加进来了, 可以分的蛋糕越来越少了.

【 在 clamchowder (DDD) 的大作中提到: 】
: 其实病理也没有想像中的那么好申请,所以也无所谓绮绿洲。还是要凭自己以前的经历
: ,现在的条件,兴趣来考虑。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08.17.]


 
发信人: hemocell (老军医PGYN+4),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我来开一个病理 IV 和 Rej 的主题吧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Sep  4 10:39:12 2010, 美东)

这几年在麦地和几次病理会议上交了不少朋友,了解的情况不少,写个帖子可能一不小
心就把别人不愿意说的事情给爆出来了,所以我尽量少说话。既然开了这个线,还是说
几个热点问题吧:

1、job market:这个问题我不想在公开论坛讨论,七嘴八舌,比老军医熬中药汤麻烦
多了,一不小心就得把锅都给掀了。还是那句老话:“没有疲软的市场,只有疲软的产
品”。对于已经进入住院医的同学,我们可以在住院医俱乐部或者USCAP、CAP见面的时
候讨论。我记得老刀说过,你想不做fellow就找工作,你得先想想你干得了嘛!一个冰
冻切片错误,你的执照和前途可能就都完蛋了。

2、小program与top program:我自己在一个乡下的program,所以大地方是啥样子我也
没见过。不过我知道有不少乡下小地方,因为地理位置关系,AMG不太申请,据我了解
的情况,除了个别program(你不要来信问我,老军医害怕跟陌生人说话:),绝大多数
地方临床培训都很强,program对自己的住院医申请fellowship是全力支持,对CMG也非
常友好。申请的时候不要放弃这些地方,面试的时候察言观色看看program的人际关系
,等有得挑的时候再挑也不迟。

3、网上列的条条框框,年龄限制、签证种类、分数划线,都不是死的,当然,要改变
这些条件,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我建议在你决定放弃之前,要先跟PC甚至PD联系确认一
下。

4、病理是绿洲?哪年的事情了!版上老雷这么强悍的选手当年都在喊跑得累呢。真正
的绿洲是内科,当然,你得放得下身段,在KJMC这样的地方都能混得出来。

老话怎么说的,“是金子,放哪都会闪光”,忒俗,忒阿Q,不过也算一种鼓励吧。
--

老军医糊墙,不信也罢。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4.243.]



2010-09-03 11:39:01

主题: 施一公绕毅 最新《science》文章:关于中国科研文化
发信人: Wanshington (Joudon), 信区: Biology
标  题: 施一公绕毅 最新《science》文章:关于中国科研文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2 17:46:43 2010, 美东)

http://www.sciencemag.org/cgi/reprint/329/5996/1128.pdf

全文:

Government research funds in China have been growing at an annual rate of 
more than 20%, exceeding even the expectations of China\'s most enthusiastic 
scientists. In theory, this could allow China to make truly outstanding 
progress in science and research, complementing the nation\'s economic 
success. In reality, however, rampant problems in research funding—some 
attributable to the system and others cultural—are slowing down China\'s 
potential pace of innovation. 

Although scientific merit may still be the key to the success of smaller 
research grants, such as those from China\'s National Natural Science 
Foundation, it is much less relevant for the megaproject grants from various
government funding agencies, which range from tens to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Chinese yuan (7 yuan equals approximately 1 U.S. dollar). For the latter,
the key is the application guidelines that are issued each year to specify 
research areas and projects. Their ostensible purpose is to outline \"
national needs.\" But the guidelines are often so narrowly described that 
they leave little doubt that the \"needs\" are anything but national; instead,
the intended recipients are obvious. Committees appointed by bureaucrats in
the funding agencies determine these annual guidelines. For obvious reasons
, the chairs of the committees often listen to and usually cooperate with 
the bureaucrats. \"Expert opinions\" simply reflect a mutual understanding 
between a very small group of bureaucrats and their favorite scientists. 
This top-down approach stifles innovation and makes clear to everyone that 
the connections with bureaucrats and a few powerful scientists are paramount
, dictating the entire process of guideline preparation. To obtain major 
grants in China, it is an open secret that doing good research is not as 
important as schmoozing with powerful bureaucrats and their favorite experts

This problematic funding system is frequently ridiculed by the majority of 
Chinese researchers. And yet it is also, paradoxically, accepted by most of 
them. Some believe that there is no choice but to accept these conventions. 
This culture even permeates the minds of those who are new returnees from 
abroad; they quickly adapt to the local environment and perpetuate the 
unhealthy culture. A significant proportion of researchers in China spend 
too much time on building connections and not enough time attending seminars
, discussing science, doing research, or training students (instead, using 
them as laborers in their laboratories). Most are too busy to be found in 
their own institutions. Some become part of the problem: They use 
connections to judge grant applicants and undervalue scientific merit. 

There is no need to spell out the ethical code for scientific research and 
grants management, as most of the power brokers in Chinese research were 
educated in industrialized countries. But overhauling the system will be no 
easy task. Those favored by the existing system resist meaningful reform. 
Some who oppose the unhealthy culture choose to be silent for fear of losing
future grant opportunities. Others who want change take the attitude of \"
wait and see,\" rather than risk a losing battle. 

Despite the roadblocks, those shaping science policy and those working at 
the bench clearly recognize the problems with China\'s current research 
culture: It wastes resources, corrupts the spirit, and stymies innovation. 
The time for China to build a healthy research culture is now, riding the 
momentum of increasing funding and a growing strong will to break away from 
damaging conventions. A simple but important start would be to distribute 
all of the new funds based on merit, without regard to connections. Over 
time, this new culture could and should become the major pillar of a system 
that nurtures, rather than squanders, the innovative potential of China.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120.]

发信人: ttd (oldcat),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施一公绕毅 最新《science》文章:关于中国科研文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2 23:22:01 2010, 美东)

还是有破无立。这个破,N 多年前就破了。怎么立(改),谁也不知道。Rao、Shi 也
没有给个路线图。这个属于老调重弹。


 
发信人: Oncogene (最近长脾气了),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施一公绕毅 最新《science》文章:关于中国科研文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3 00:01:29 2010, 美东)

不喜欢这种行为。往大里面说,还是有点殖民意识,感觉给外国人说说心里面就觉得
挺舒服,就有了靠山似的。

他们两个的境界不应该是这样的。


 
发信人: skyuncle (aaa),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施一公绕毅 最新《science》文章:关于中国科研文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3 03:45:28 2010, 美东)


只是表明国外关注中国而已,别想多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69.230.]

 
发信人: toptip (土翁),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施一公绕毅 最新《science》文章:关于中国科研文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3 10:47:25 2010, 美东)

A simple but important start would be to distribute all of the new funds 
based on merit, without regard to connections.+ 反对大项目 + 批评新回国的人
成为势力的一部分,这不是立吗?



【 在 ttd (oldcat) 的大作中提到: 】
: 还是有破无立。这个破,N 多年前就破了。怎么立(改),谁也不知道。Rao、Shi 也
: 没有给个路线图。这个属于老调重弹。
: enthusiastic 


 
发信人: toptip (土翁),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施一公绕毅 最新《science》文章:关于中国科研文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3 10:52:39 2010, 美东)

个人感觉写得挺好。

发在这上面比发在哪个中文杂志上,阅读的人群不是一个数量级的。要改变这一现状是
需要很多人的合力,造舆论。而且科技官员也会比较重视。

但是对这一点我比较悲观,因为要深究进去,就是中共本身的官僚体制。那些为官的“
政绩”观,是导致现在科研基金乱象的根源。


【 在 Oncogene (最近长脾气了) 的大作中提到: 】
: 我一直在想,中国人在英文媒体/杂志上发表关于中国科研体制改革的用意/目的究竟
: 是什么?让全世界来帮助中国改革?借助国际力量给自己的改革增加力量?让全世界
: 更加明了中国科研界的黑暗???

 
发信人: Oncogene (最近长脾气了), 信区: Biology
标  题: Re: 施一公绕毅 最新《science》文章:关于中国科研文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Sep  3 11:03:29 2010, 美东)

写的是不错了,而且那英文读着比较舒服。不过呢,中国人的改革还是要中国人来做,
不是吗?老外也帮不上什么忙。多写点好的东西,那些差的需要改进的,自己多联合
一些人好好改就是了。



2010-09-03 11:29:36

主题: 麦地噗呦: 来给今年申请的同学鼓劲儿,一个情况提醒大家--
发信人: lypiupiu (麦地噗呦),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来给今年申请的同学鼓劲儿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Aug 30 14:10:34 2010, 美东)

今天刚刚开了resident business meeting. PD指出9月1号就要到了,新的一轮选拔就
要开始了,这才让人恍然大悟,仿佛去年的一切又回现在眼前。

今天得知一个情况提醒大家:

我们program去年选拔的一条底线是即使attending doctor很喜欢的人,只要参加面试
的resident说不喜欢这个人,我们就会当场删除,不予任何考虑。所以和住院医面试的
时候一定不要掉以轻心呀!

还有就是千万不要让PD看出来你的PS是找外面的什么公司帮助写的。当然,让人帮助润
色是难免的,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PS就会让人怀疑,所以大家酌情掂量自己的PS吧。

个人认为还是参加医院安排的所有活动比较好。至少证明你很在乎他们的邀请。
吃饭期间随时保持警惕还是有必要的,尤其不要在吃的半饱以后放松警惕。有时候少说
几句未必是坏事。你的诚恳别人是能看出来的。像我们这里很多CMG都是靠成熟稳重而
博得他人的好感的。

【 在 xiaoruilan (wannagainweight) 的大作中提到: 】
: Wow, The residents have the power! Is it often like this in most programs 
or
:  just a few of programs in recruiting new residents?
: I am afraid my skill in the casual talk like in the dinner or lunch may be 
: not so good or not very natural or not so relaxed. Could I skip the before-
: interview dinner, though l have to join the lunch? I heard before someone 
: said joining the dinner is optional. Is it fine not to join the dinner?
: Thanks a lot!




祝一切好运!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08.246.]



2010-09-03 11:24:59

主题: SUMO: USMLE报名和327认证过程简介
发信人: SUMO2009 (SUMO),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报名和327认证过程简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2 08:59:28 2010, 美东)

今天发现327认证已经完成,总结报名程序如下:

1.找翻译公司翻译医学学位证书。

2.完成网上报名

3。寄以下材料到国内医学院

A。186表,贴照片一张。先在本地公证签字,然后寄到国内学校签字盖章。
B. 187表,344表,345表(2份)
C。学位证书复印原件 2 份, 翻译件一份
D. 照片一张
E. 成绩单2份 (我放了,其实可以不要)

注意:186表公正的章要覆盖照片的一角,否则不合格要重新办理

4.医学院签完186表以后,用医学院的名义寄回ecfmg,最好用医学院附近的邮局,国内
邮政特快专递大概1周就到ecfmg了。

5.ecfmg收到上述材料以后,处理时间3周,状态可以在以下网站车check。
https://oasis2.ecfmg.org/creds.asp

3周会发邮件通知186表valid。 一周以后可以打印考试的permit。


6.ecfmg在发permit的同时开始327表认证,发信件到国内医学院,同时会发mail通知你已经向你
的学校发327认证,大概3周到国内医学院。

国内医学院完成填写表格以后寄回ecfmg,大概3周。

ecfmg收到327表以后,网上没有显示。如果希望知道是否到达,需要自己打服务电话询
问。

327认证处理时间6~8周,网站显示收到日期的次日更新显示verified,并发mail通知。

如果327表在6~8月之间申请住院医生高峰期到达,由于优先处理申请,327表的认证会
延缓,例如,我的327表6月18日到达ecfmg,直到9月1日才处理。



这个我也不清楚,但是看以前的帖子,是ecfmg网上的地址。我们学校去年都是找人自己到收发室查信。但是今年估计变了,我的同事到学校教务处的时候,教务处的老师说他们收到信件了。

我不知道ecfmg是发信件了还是学校和ecfmg之间已经建立了email联系,到3周左右告诉信件到达,再3周ecfmg收到。因为信封上要是只有学校的地址,没有收件人很难到教务处,但是我们学校的都自动就到教务处了。


【 在 Qihang (tiny) 的大作中提到: 】
: 请问327a表寄给学校的信封上只有学校地址吗,是不是ECFMG网上的地址?还有收信人
: 是谁?在请同学帮忙找信,因为学校迁址找不到。
: 非常感谢!



2010

成绩单就是学校给的中英文对照的成绩单,不需要换算和公正



【 在 springstep (春天的脚步........) 的大作中提到: 】
: 好东东,收藏.
: 问题:
: 报的是2010年的还是2011年的?
: 成绩单就是本科时候各科的成绩吗?需要换算和公证吗?
: 谢谢!!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90.]



2010-09-03 11:20:14

主题: lztao: Manuscript of first CMG in Boston Meeting for USMLE/Match
发信人: lztao (老刘),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Manuscript of first Chinese Boston Med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2 23:37:07 2010, 美东)

The first Chinese Boston Med meeting for USMLE and Match preparation was 
held in Boston on 8/14/10. Due to my busy schedule, I just revised the 
powerpoint file. Scine Powerpoint file cannot be posted here, I write them 
in text form. The reading will be time-consuming. Sorry for it. I name the 
first meeting \"Open Sesame\". 

Chinese Boston Med

Season I
Episode I Open Sesame
8/14/10

Objective of Chinese Boston Med
  *A symposium for Chinese physician to develop their profession in US
Mainly about MD Physician
  *Others: PA, nurse, pharmacist, midwife, sonographer, dentist
  *Learn from each other
  *Today: general introduction about MD physician 

Speakers
  *Yu Luo, M.D., Ph.D., Radiology Fellow, Harvard Children Hospital
  *Zitao Liu, M.D., Ph.D., Attending Physician/Assistant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OB/GYN, Tufts Medical Center/Tufts University 

A Roadmap To MD Practice
  *USMLE (Steps)--> Match(ERAS, San Francisco Match)-->Residency -->(Fellowship) --> Practise

Problems and Dilemmas
  *Long term plan: years of preparation
  *Sharp goal: determined, no back-up plan 
  *Getting harder: more candidates, higher scores, better credentials
  *Disadvantage of CMGs: language, visa, age, years of graduation, USCE, difference in education and health system
  *Advantage of CMGs: research, degree from US
  *We are lucky to have a chance, but the entrance is narrowing down. 
  *We can still make it.

USMLE Step I
  *Emphasis on principles and mechanisms underlying health, disease, and modes of therapy, anatomy, 
  *Content Areas: behavioral sciences, biochemistry, microbiology, pathology, pharmacology, physiology, interdisciplinary topics, such as nutrition,genetics, and aging.
  *Reduction in number of items presented without a clinical vignette 
  *Review Materials: First Aid, Kaplan Note, Goljan’s Pathology note, Kaplan Q Bank, USMLEWorld Q Bank

USMLE Step II CK
  *Focus on the principles of clinical science that are deemed important for the practice of medicine under supervision in postgraduate training 
  *Content Areas: internal medicine,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pediatrics, 
preventive medicine, psychiatry, surgery, other areas relevant to provision of care under supervision.
  *Review Materials: First Aid, Kaplan Note, USMLEWorld Q bank, Kaplan Q bank

USMLE Step II CS
  *Describe clinical situations and require that you provide: a diagnosis, a prognosis, an indication of underlying mechanisms of disease, the next step in medical care, including preventive measures
  *Three components: 
    Integrated Clinical Encounter (ICE)
    Data gathering  
    Documentation 
  *Communication and Interpersonal Skills (CIS)
    Questioning skills
    Information-sharing skills
    Professional manner and rapport
  *Spoken English Proficiency (SEP)
  *Review Materials: Kaplan note, USMLEWorld, Practice, TV show: ER, House

USMLE Step III
  *Two-Day test
  *Required for H1B visa
  *Easier during residency, especially for IM and FP
  *The earlier, the better

Summary
  *Ace the test
  *If possible, don\'t take it during postdoc because you have no time
  *Considering preparation in full time
  *Most current study materials: 1 poin lower makes a huge difference 
  *Team work from study to match
  *Don\'t tell your boss during preparation
  *Watch TV show: ER, Grey\'s Anatomy, House
  *Take the advantage of marriage: One works for Green Card and money for 
bread, another works for USMLE 

Timeframe
  *<6/29/2010: preparing supporting documents, especially LoRs, observership
  *6/29/2010: ERAS Token
  *7/1/2010: MyERAS
  *7/1/2010-: Submitting Supporting documents: MSPE, Transcript, LoRs, 
Photograph (done before 8/1/2011)
  *7/1-8/30/2010: PS, program checking
  *8/15/2011: NRMP registration
  *9/1/2010 8:00:00: submitting application
  *11/30/2010: deadline for application
  *9/10-1/2011: interview and checking program
  *1/15-2/15/2011: NRMP: Rank Order List entry
  *3/14/2011: match day
  *3/16/2011: program, scramble

Connection and Observership
  *Strong connection (your boss is a chairman) is a guarantee, week 
connection (A junior attending or a chief resident is my friend) is a help
  *Building the connection from the first day
  *Mentor and committee member: MD (such as chairman and PD) with good 
reputation, but you got to work hard
  *Friend, classmate, and alumni
  *Family doctor/PCP
  *ACAP
  *One person --> a group of persons
  *Emailing and calling
  *Program with unfilled position(s)
  *Free clinics (everywhere)

Observership
  *not too long in each program: your weakness will be exposed 
  *but not too short: nobody know you
  *always try to be with one or two attendings with the reputation of \"nice 
to student\"
  *meet your interest: no OB/GYN observership if you will apply internal 
medicine. 
  *well prepared
  *follow the order or suggestion from any resident, attending, or even a nurse
  *bring some cake or candy to treat everybody

Choosing Specialty
  *Interest
  *Reality: neurosurgery, dermatology, radiology, urology, ophthalmology are
very hard, but people can still make it.
  *Previous experience: continuing and consistent, no jump or big switch
  *Research/Job related
  *Observership related
  *Focus of the specialties: 
     FP: primary care (don\'t talk about research during interview); 
     Psychiatry: interest
  *No specialty is a easier matched specialty

Choosing Programs 
  *IMG friendly
  *Requirement: graduation year, visa, score
  *Unfilled position(s) in the past 
  *Weak economy: such as Detroit
  *Bad location: Bronx
  *Serving Chinese population: Flushing, LIJ, NYU Downtown
  *Don\'t waste your money and time in AMG programs: we are smart but we don\'t meet their taste. 

Visa
  *Green Card is good, but it is not the only option;
  *EAD: green card equivalent;
  *H1B is hard, but possible; 
  *J1: new hope from China;
  *Another J1: immigrate to Canada --> US;
  *File EB1/2 during PhD/Postdoc/Job
  *Take the advantage of marriage

Interview
  *Schedule your Interviews wisely:
    first: least interested program for rehearsal, 
    Prematch program: relative earlier; 
  *put the IV in the same area together
  *No late flight, check weather, carry luggage
  *Check the route to the hospital the day before interview: no late, the 
traffick in NYC is always bad
  *Extra cloth, mirror, luggage during interview
  *Extra CV, publications
  *Photo, green card, passport
  *Asking contact information
  *It is a play game: don\'t trust anybody: “You are very good” (really? Is
it for me only or for everyone? If I am really good, how about prematch?)

Do\'s during interview
  *Be punctual
  *Smile! Smile! Smile! until your facial muscle spasms
  *Talk clearly and accurately, do not be intimidated by your accent
  *Pay attention to PD’s introduction talk – good resource to start a 
conversation during individule interview
  *Know something about the program
  *the time during interview to show your LOVE and INTEREST
  *be nice to everybody because you never know whom they are

Big no-no during interview
  *Leave before the day is over
  *Be rude to anyone
     eg. Ignore PC when she is busy setting up. Ask if you can offer any 
help - they work closely with PDs!
  *Be too quiet or too active – social problem? Communication problem? Not 
a team-player? ADHD?
  *Ask inappropriate questions- Do you really know our program? Are you 
really interested? Do you know what you are talking about?

Most Common Questions from Interviewers
  *Tell me something about yourself?
  *Why this specialty/city/program?
  *Why switch from research to residency?
  *What is your plan?
  *How do you manage the tension/stress?
  *Can your family relocate?
  *How are you maintain your clinical knowledge? (CME, observership, grand 
round)
  *Presenting a case? (steal it from journals at resident level, what did 
you learn from it)
  *Continuing research during residencylabor ? (No, we are labors during 
residency)
  *Strength and weakness? (US culture)
  *Test (most annoying, but it happens in NYC)

Most Common Questions from Interviewees
  *Board passing rate?
  *Dismissed/leave in the past?
  *Where are the residents living?
  *Research opportunities? (don\'t focus too much, they want some slaves for 
scut work not a brillian scientist)
  *Where did the past graduates go?
  *Opportunity for fellowship
  *Strength and weakness
  *Any change in the next 5 years

Prematch
  *Take it immediately
  *2 week considerations
  *Push other programs with this prematch
  *If you are not superstrong, take it because match is risky, scramble is 
scary.
  *Every year, 99/99/99er cannot match.
  *In theory, prematch is illegal; in reality, it works.

Attitude During Residency
  *From the first day, forget who you were before. Just remember you are one
of the interns.
  *Forget your PhD, CNS papers, or grant, now you are nothing in the first 
day.
  *Hierarchy: inter-->junior-->senior-->chief-->fellow -->attending
  *Attending is always right, but you must document their orders.
  *You must be very humble
  *be nice to everybody
  *be nice to your junior, some day they may be your superviser.


Good Luck!!!


Questions??

--

※ 修改:·lztao 於 Sep  3 00:27:13 2010 修改本文·[FROM: 76.118.]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18.]



2010-09-03 00:21:39

主题: xiaoruilan: 通过 step3,一点经历和共勉
发信人: xiaoruilan (wannagainweight),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通过 step3,一点经历和共勉
关键字: step 3,UW,Kaplan,CCS,考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un  9 16:15:48 2010, 美东)

考完23天,刚刚收到成绩,233/99. 因为比step1 和 step2 都低,有一丝失望,但总
的说还是很高兴。可自我安慰一下的理由也许是step3 的成绩可能都要比step1,step2
低一点(不知道这个说法对不对)?

前后用了大概8个月的时间。离考 step2CK 时间为15个月。期间换了工作,搬了家。邮
寄东西,把step1 和step2的厚厚几大本笔记全寄丢了(step2 的笔记我还做了仔细的
索引,查起一个topic能翻好几处笔记)。后来又考完了CS。可是绿卡申请只批了NIW,
所以没办法,看来只能用H-1申请了。停了几个月,还是得准备step3。

开始听了Kaplan的录像,很花时间,现在想来用处实在不大,因为到后来录像的内容都
记不得了,而又没法去重新温习。随后做了点 Kaplan 的MCQ, 到最后也没有留多少印
象。再随后做UW,全部用timed,1300多道题,近29个BLOCK,对的大约55% 到63%。然后
做错的500多道题,对的约58%到75%.又买了UW CCS,52个case模拟,觉得作为练习非常
不错。其后的42个case的printout, 就觉得没有多大帮助。这么多病例,读完了也不可
记住每个病该做哪些。 只能是在做case模拟时,逐渐总结一些Protocol, 比如急诊病
人的医嘱: 昏迷、胸痛、急腹症,交通事故伤; 收入院的医嘱;病人的及时transfer
。我对CCS重视不够,花的时间少,在考试的时候虽然自己觉得处理的还行,但CCS考试
结果并不好,可能一些细节我还没去琢磨和记忆。估计对总成绩也有不少影响。

最后两星期又买了UW 的self-assessment.我觉得和UW MCQ一样,还是挺好的题,尤其
很少有连在一起的题串,所以覆盖的内容多;题干都很长,对练习速度很有好处。难度
自觉比考题难一些。

我没有读FA 或Crush, 也没有做NBME。翻了一下FA, 觉得考过了step1 和step2,实在
没有精力和耐心再读教科书和review 的书了;做题还有一些动力。

考试两天我订的是周六和周一。中间休息一天,我觉得还是能够恢复一下体力。但得多
住一天旅馆。第一天7个BLOCK,很累。题干长的很多,时间很紧,有2个BLOCK最后一道
题没时间了,随便选了答案;有一个BLOCK最后一道题读完了,却时间到了,没选答案
。所以,到最后,一定得盯住时间,估计很悬,就先选答案,再读题干。第二天,是没
那么累,因为做CCS,就没什么时间压力了。但前面4个BLOCK是MCQ,是36道题为1个
BLOCK。我觉得时间压力比第一天还大。因为48道题时,某道题多花的时间,可以在别
的题上找回来。但题少了,回旋的余地就少多了。所以练习的时候,除了做48道题的
BLOCK,也要做36道题的BLOCK,以便适应。

终于可以跟USMLE说拜拜。要感谢我的全家。我家老二现在四岁了,我是在她出生后一
周开始准备USMLE。四年了,很多时候早上都爬不起来上班。欠老婆孩子的就更多。

感觉这些考试都是有可能考好的,只要你下够了功夫。只是人不是木头,情绪、心理、
环境都会影响学习的热情。现在回想,觉得拖得太久,好处不大;因为前面学的会大半
忘光。我想,即使白天都要上班,准备时间也以五、六个月以内为佳。争取在这段时间
内少受干扰,集中精力,复习资料也不要太多,有两个,三个足矣。复习笔记要做,否
则回头找很费时。考前一两周即以复习笔记为主,兼以做题。

在麦地版上受益良多,这里只能算做一点点还债。近期版上人气好像没有以前旺,是不
是受立山事件的影响?我也是受了很大的震惊。这条路不容易。考试也许可以自己努力
,但面试、match、program内可能的难处,很多是自己无法预知、也无法预备的。

通过了考试,前面是要找observership, 但如何入手找,如何找人帮忙?虽然读了精
华区,可真要找就摸不着门道了。现在已是6月了,时间紧迫。

祝愿大家都能实现自己的梦想,虽然要历尽艰难。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125.]



2010-09-02 16:47:03

主题: 歹徒袭击了中国科学界的监察者/美国《科学》2010年8月30日
◇◇新语丝(www.xys.org)(xys4.dxiong.com)(www.xinyusi.info)(xys2.dropin.org)◇◇

  歹徒袭击了中国科学界的监察者

  记者:郝炘
  美国《科学》2010年8月30日

    (翻译:ziren)

  自命的中国科学造假的揭露者方是民昨天下午在北京被袭击。方是民用他更
为人熟知的笔名方舟子在其网站新语丝和微博上揭露科学不端行为,戳穿各种医
疗骗局和伪科学说辞,揪出用虚假学位和无中生有的论文编造简历的骗子。

  有人曾借质疑方辛辣文风用数起名誉案打击方舟子。但是昨天的袭击——如
果与他讨伐造假有关——把事情推向一个新的高度。根据方发表在新语丝上的叙
述,星期天下午5点左右他和两名电视记者走出位于其复式公寓附近的一家茶楼。
这两名记者刚刚就自称拥有超自然能力的道士李一的问题采访了方。当方目送两
位记者上了出租车后,一男子从旁窜出,朝他面部喷洒不明物体。方立即奔向街
对面,另一男子手持铁锤紧随追击并瞄准其头部掷出铁锤。一击未中,该男子拾
起铁锤再次扔向方,砸在方的后背上致其瘀伤。方跑进小区之后马上报警,两名
男子也遂即离开。直到《科学》报道的时候,方舟子还没有回复采访的要求,身
份不明的凶手仍然在逃。北京警方确认已经展开调查。

  这起事件有令人不安的先例。今年6月,两名男子曾试图杀害中国《财经》
杂志的科学记者方玄昌。方玄昌和方舟子并非亲属关系,但他们是朋友并以揭露
中国科学界丑陋的阴暗面著称。方玄昌被袭的案件尚未告破。

  
http://news.sciencemag.org/scienceinsider/2010/08/assailants-attack-ch
inas-science.html
  Assailants Attack China\'s Science Watchdog
  by Hao Xin on 30 August 2010, 8:21 AM

  China\'s self-appointed science fraud buster was assaulted 
yesterday afternoon in Beijing. Fang Shimin, better known by his pen 
name Fang Zhouzhi, has used his Web site New Threads and his microblog 
to expose scientific misconduct, debunk crackpot medicine and 
pseudoscience claims, and catch cheaters who falsify resumes with fake 
degrees and nonexistent publications.

  Fang has been slammed with libel suits contesting his 
often-acerbic exposés. But yesterday\'s attack—if it was linked to 
his antifraud crusade—takes things to a new level. According to 
Fang\'s account posted on New Threads, he came out of a teahouse near 
his apartment complex around 5 p.m. on Sunday with two TV journalists 
who had interviewed him about Li Yi, a Daoist abbot who has claimed to 
have performed supernatural feats. After Fang saw the journalists into 
a taxi, a man walked up and sprayed something in his face. When Fang 
ran across the street, a second man chased him with an iron hammer and 
threw it at his head. Fang dodged the hammer. The man picked it up and 
threw it again, hitting and bruising Fang in the back. After Fang ran 
into his apartment complex, the two men left and he called the police. 
As Science went to press, Fang had not responded to a request for 
comment, and the unidentified assailants remained at large. Beijing\'s 
police department confirms it has opened an investigation.

  The incident has a disturbing precedent. In June, two men tried to 
kill science journalist Fang Xuanchang of the Chinese magazine Caijing. 
Fang Xuanchang is not related to Fang Zhouzi, but the two are friends 
and renowned for muckraking the seamy underside of Chinese science. 
The attack on Fang Xuanchang remains unsolved.



2010-09-02 16:19:35

主题: springdaf: CK-243/99--我的复习经过
发信人: springdaf (daffodil),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CK-243/99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2 01:25:36 2010, 美东)


CK的成绩没出来前心里没底不敢误导,今天成绩出来了243/99,就晒晒我的复习
经过,平日在麦地受益多多,今儿算是一丝回报。

准备时间:3个月+10天

复习过程:
第1月:kaplan notes-看完一遍后感觉没记住多少,但现在想来它还是打了基础。

第2月:kaplan Q book +Kaplan Q bank(old version, offline)加深notes印象,期
间穿插着听了大部分kaplan audio (audio的好处是比较有趣, 不象看书那么枯燥,概
念很清晰, 干活的时候也能听,但也很耗时间)。

第3月:把前人说的最有用的UW题库留在了最后, 准确率68%(mixed, unused, timed),
不管对错, 都看了解释,做了2本多笔记。题做累的时候翻翻MTB,竟然也翻了1遍。

最后10天: UWSA 考前10天570(233),NBME offline form1,3,4, 准确率35-41/
block 不等,form2 online考前5天620(243),CD:85%,86%,91%。最后几天重做
mark 的题,时间太紧只完成了2/3,翻了UW的笔记和大部分secrets。

考试经过:感觉考题既不象UW,也不象NBME的题,大部分题的题干都很长,注意力得非
常集中才勉强完成,ear plugs 很有用。每个block都休息了,逢单在位子上闭目养神3
-4分钟,逢双出去补充能量,这样9小时下来感觉体力还行。

就啰嗦这么多,希望对正在准备CK的兄弟姐妹们有所帮助。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73.52.]



2010-09-02 16:15:59

主题: 老刘: OB/GYN observership in Tufts Medical Center
发信人: lztao (老刘),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OB/GYN observership in Tufts Medical Center/Tufts University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2 16:14:28 2010, 美东)

Hi Docs,

I discussed with my chairman about obersevership in Dept. of OB/GYN at Tufts
Medical Center. He is very positive for it. Now we are recruiting full time
observership candidates (only for Chinese/English bilingualist). 

The rotation includes clinic, floor, and OR. Requirement includes passing 
USMLE step 1 and CSA. It is better to have ECFMG certificate. Translation 
service between English and Chinese is required for some health providers.

This is a 7/24 position. Only serious candidates will be considered.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it, please email me your contact information.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18.]



2010-09-02 10:39:11

主题: 污染和癌症村
紫金梦魇:矿业污染泄露时间背后的癌症村庄(多幅照片) 
 
  
                     南方都市报记者:杨传敏

  在震动全国的“7·3”紫金矿业污染事件发生40天后,南都记者深入紫金山周边调查,距离紫金山最近的碧田村,常驻人口1300余人,过去十年一共有40人患癌,其中35人已去世。



  7月13日,工人正在处理位于福建上杭紫金山铜矿湿法厂污水池中的含铜酸水。

  仅一山之隔的武平县,一座银多金属矿,相继被三家公司开采。附近的悦洋片村在过去5年内产生了六七十名癌症患者,他们大多数已死于胃癌、肺癌、食道癌、肠癌。现实是一幕活生生的《血钻》剧本。

  这不是我们要的剧情,此情此景却已无数次上演,自2008年以来屡屡爆发的“血铅”事件“重金属污染”的顽疾频频发难。

  重金属,在这里指比重大于4.0、为工业常用、对生物体有毒性的金属元素,如汞、铬、铅、铜、镉。

  重金属污染主要由采矿、废气排放、污水灌溉和使用重金属制品等人为因素所致。在中国已发的诸多个案中表现为对人体造成极其严重的伤害,并致人于死命。重金属污染的集中爆发,往往和资源的大规模开采、逐渐枯竭联系。重金属污染的范畴很广,包括空气、水、土壤、食品,它可以通过食物链和呼吸道进入每一个人的身体。

  在中国经济腾飞,特别是GDP已在概念中成为世界第二的今天,我们有必要回望来路,在一座座矿山、低端产业透过重金属排放、渗透导致污染,制造支撑的GDP大山之下,有多少深受其害的生命危如累卵。

  这次,我们关注重金属污染。

  正是如此迫人形势,国家环境部于去年会同发改委、国土资源部等部委,开始制定《重金属污染综合防治规划(2010-2015)》。7月,环境部透露消息说,此规划基本完成,正报国务院批准。这将是中国官方第一份完整的“重金属污染”调查报告。

  今年夏天,南方都市报派出10多名记者,分赴全国重金属污染严重区域,以实际考据和鲜活人物的命运,细致记录重金属污染阴影下的社会政治生态;并奔赴日本,对40年前罹患水俣病、痛痛病之害存活下来的人们访问,近邻的教训值得我们警醒。

  我们将奉献一组严肃的田野调查般的报道,也将是一组缜密的政策讨论、高质量的科学报道。为死去的、仍在挣扎的人们;也为消逝的、即将留存的历史。

  中国重金属污染调查开篇紫金梦魇

  紫金山,位于上杭县城以北,汀江左岸,山中红棕色怪石嶙峋。采矿始于宋代,现代工业开采始于1993年。这是一个金铜矿床,上部为金,下部相距50米为铜,整个矿区面积超过4平方公里。藏有中国第一大金矿和第二大铜矿,为闽西宝藏之地。

  在穿梭着雷克萨斯、宝马的上杭县城,你能很轻易看到这座“金山”。在过去17年里,这座金山被削平,高度逐渐缩水。

  紫金山周围多矿,在过去17年里,在这些矿山创造财富神话的同时,污染的代价由附近的农村默默承担。在震动全国的“7·3”紫金矿业污染事件发生40天后,南都记者深入紫金山周边调查,距离紫金山最近的碧田村,常驻人口1300余人,过去十年一共有40人患癌,其中35人已去世。

  仅距一山之隔的武平县,有一座银多金属矿,相继被三家公司开采。附近的悦洋片村在过去五年内产生了六七十名癌症患者,他们大多数已死于胃癌、肺癌、食道癌、肠癌。

  如果说养在网箱里死亡的鱼一斤赔6元,看不见的损失又该如何计算?七月的污染泄漏事故给汀江流域带来的伤害,至今仍未得到应有的评估。

  村庄的恐惧与疑惑

  没有人提污染赔偿的事情,没有饮用水怎么办;但官方化验的结果证明,汀江水质已经达标

  即使在最炎热的夏天,碧田村也很少有穿裙子的妇女,因为她们的脚都被汀江水泡烂了。

  污染事故有机会让紫金山进入公众视线,之前,紫金矿业一直自称为经济效益和环境保护双优的典范。

  碧田村早就无水可用,村支部统计,305户有200多户每天要走很远的路去接山水。村民钟三莲给记者看了她长满暗疮的脚,她在江水里洗衣,脚泡了几天,便又痒又痛。村文书黄景新说,“手上一粘河水就痒”。汀江的颜色也令他们感到害怕。如果不刮风不下雨,河水碧绿,一到下大雨,把河底的沉积物冲起来,河水就被渲染成晚霞的颜色。

  汀江变得令人难以捉摸。8月10日,晴天无雨,记者在靠近紫金山的汀江河段,亲眼所见,河水中午还是碧绿色,下午就变成了赤黄色。

  下游网箱养鱼的损失已经统计,但七月的污染泄漏给汀江流域带来的伤害,现在还没有得到应有的评估。

  村民说,河里的鱼死光了。河鱼原本是汀江人的骄傲。甲鱼能卖到70多块钱一斤,还有石斑鱼、胡子鱼、鳗鱼,鱼肉香甜,嫩得像豆腐。7月,他们最后捉到一条半米多长的大鱼,捉到的时候鱼快死了,胆子大的村民分食了鱼肉。30多岁的毕波升正是其中一个。他在隔壁武平紫金上班,要下400多米深的井。他对生死另有一番理解。但更多的人不敢吃,比如村民黄立华,他怀疑吃了相当于慢性中毒。

  即使是现在,碧田村也没有张贴水质监测报告,好像发生过的一切污染事故都与这个村庄无关。没有人提污染赔偿的事情,没有饮用水怎么办。只有上杭县电视台从八月初每天广播,汀江水各项指标都已达标。

  在民间不敢吃鱼的背后,与之形成截然反差的却是,官方化验的结果证明,汀江水质已经达标。这个化验表被张贴在上杭县江滨路边的公告栏上。上杭县环保局原局长被撤职,局里人说,现局长李永涛每天坐镇紫金山。位于上杭县下游的永定县,环境监测站站长赖继龙甚至告诉南都记者“已经测不出铜离子了”。

  但这一切仍不能消解村庄的疑惑。村长钟文方无奈地说,“我们现在是不敢相信处理了,也不敢相信没处理”。

  周边村庄的癌症阴影

  碧田村又死了一个食道癌患者。过去十年,碧田村一共有40人患癌症,35人已经去世

  村庄的不信任由来已久。六月底七月初,碧田村脚下,江水变得碧绿澄蓝,颜色就像油彩画一样不真实。村民看到每天有环境督查车在村口桥头取水样,他们有所怀疑,但这一段时间,没有人告诉他们发生了什么。按照《环境保护法》,因发生突然事件可能造成污染事故的单位,必须“及时通报可能受到污染危害的单位和居民”。紫金矿业显然并未遵守。

  不信任其实还可以追溯到更早的时候。村民黄立华几年前就不敢喝河里的水了。他用几百米长的橡胶管从对岸山上把山泉水接过来。他家养的牛,经常下河,过三五年就得病死了。他把牛埋掉,不敢吃,也不敢卖。

  即使不是这次事故,碧田村也为紫金山的开采承担了污染的代价。紫金山位于这个村庄的东北方向,风大的时候矿粉渣漫天飞舞,严重的时候甚至看不清紫金山上的房子。

  这个世纪初,紫金山在山顶爆破之后扩产,碧田村环境逐年恶化。只要起大风,从紫金山上吹下来的粉渣便漫天飞舞,严重时甚至看不清紫金山上的房子。

  去年,由紫金矿业补助了一些钱,碧田村曾一度通上了自来水,但在今年,村里将水样送到有资质的单位化验,发现水质不达标,村民说,现在就用它来冲厕所。“以前汀江水很好吃,现在不敢吃”,黄立华说,有钱一点的村民,和城里人一样去买纯净水喝。

  令碧田村人感到不满的是,紫金矿业除了带给他们污染,并未带给他们好处,进入紫金矿业工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并不能算是一个贫穷的村子。很多人在上世纪90年代初往紫金矿业投了股,挣了钱,在县城买了房子,都陆续搬走了。村长钟文方说,留下的都是更没有办法的人。

  而且,碧田村和紫金矿业有令人念念不忘的一段过去,上了年纪的碧田村村民大都认识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他年轻时白天上紫金山,晚上吃住都在碧田村部。所以这两个月,村子里的头面人物集体去找陈景河。紫金矿业答应为他们解决饮水问题,但一个月后,没了下文。

  紫金矿业和上杭县政府的关系,在招股书上已有说明,在历次改制后,紫金矿业从国有企业转变为现代股份企业,但最大的股东仍然是上杭县政府。多位政府官员在紫金矿业任职,也为媒体陆续披露。

  上下都有压力,钟文方感慨做这个村的干部太难了,每天都有村民都到村委提意见,说,“空气这么糟糕,就算了。吃水的问题,一定要给我们解决”!

  汀江原本是客家人的母亲河,现在却成了负担。在碧田村下游,涧头村绵延3公里,也是家家户户都沿河挖井取水,这些都是二三十年前的老井,但几年前就荒废,无人敢喝。

  紫金山以及周边矿山的开采,早已改变了汀江流域。碧田村只是一个缩影,十几天前,碧田村又死了一个食道癌患者。据村医统计,过去十年里,碧田村一共有40人患癌症,35人已经去世。他们中的大部分都集中在最靠近紫金山的一个自然村。村文书黄景新告诉记者,这个统计“非常准确”,死者大多是食道癌、肺癌、胃癌。有很多人去北京、上海治疗,治得倾家荡产。而在十年前,村庄几乎没什么癌症患者。

  卫生部没有发布过中国的癌症发病率数据,但据2008年第五届中国肿瘤学术大会上公布的统计,近20年来,中国的癌症发病率约在1‰-1.5‰之间,碧田村的发病率是这个数字的3倍,最靠近矿山的一个自然村发病率几乎在十倍左右。村民说,矿山开采之前,癌症很少,开矿之后,“得病死的大部分都是因为癌”。



  8月8日,汀江水仍然呈现淡淡的蓝绿色。上杭县环保局一位现场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铜离子达标了,但多多少少还有点”。南都记者杨传敏摄

  财富的代价

  同康村民用土地做代价换来了几十万的资产。山上山下,同康村的命运都和紫金矿业捆绑在一起

  紫金山,上杭县城以北,汀江左岸,山中红棕色怪石嶙峋。《上杭县志》曾如此记载紫金山:“嶙峋天表,苍翠如画,其间寺殿之宏畅,岩洞之幽深,孤峰绝壁之峻拔,千寻古木长松之乔荫,百尺连云飞瀑,卓尔奇观。”

  奇观早已让位于矿山开采。紫金山地方采矿历史悠久,山上老矿洞数个,有的甚至是宋朝时留下。

  大多数碧田村人都去水里捞过金,包括黄立华,他从1985年开始在汀江捞金。80年代初,就有江西人到汀江里去筛金砂。江西人吃住都在碧田人家里,碧田人从此也学会了筛金,流经紫金山的汀江,成了淘金的河段。

  筛金不需要什么技术。泥沙沉积在河底,只要捞出河底砂石,装在筛子里,浸在水中,左右晃动,轻浮的沙子顺流而下,剩下的再经处理,就可以得到沉甸甸的金砂。一个人一天泡在河里,能淘出一克多金子。

  1993年大规模的工业开采之后,顺水而下的河金变多了。“毫不夸张地说,最多时,一个人一天能够筛出一到二两金”,黄立华说,一年大概有三到四天有这样的好运气,最好的时机总是在下过大雨之后,“从山上冲下来的金砂特别多”。但这时的水也最痒脚。筛金要付出代价,黄立华那几年脚泡在水里发炎,长了大大小小的疮。过了十来年,这些疮仍然印在脚上,成了淘金永远的纪念。

  在涧头电站修成后,汀江水变深,脚踩在河底筛金的机会不复存在。但碧田村人相信,水库底沉淀的都是金砂,不过无人敢取。

  金子伴随造福传说,笼罩在紫金山周围,改变了周围的村庄。上杭人都说紫金山是同康人的山。世世代代生活在紫金山的同康人,在没有紫金矿业的时候,种杉树养田为生。同康村人大都姓游,在泥石流掩埋了房舍之后,搬到上杭县城北二环的一大片水泥楼里。

  这是手持紫金矿业股份,一夜暴富的村庄,他们的故事不同于华西村、大邱庄,有更多戏剧性。若不是十年前的紫金矿业捉襟见肘,拿不出补偿的现金,只能用一纸原始股替代,他们至今也许还只是贫穷无依的失地农民。按照当时的补偿标准,一个人只有900股,一股折价一块钱。

  当年谁也看不出紫金矿业有成为世界500强的潜质,它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企业,遥遥不见上市希望,股票成了烫手山芋。有人就把股票折价做饭票,一元钱股票,可以折八毛钱用。

  之后的剧情发展就像过山车,紫金矿业从快倒闭的小矿成长为全球500强,这样神奇的速度,伴随着个人的荣辱得失、跌宕起伏,永远是上杭人茶余饭后津津乐道的话题。

  矿山给少部分人带来了财富,同康村民用土地做代价换来了几十万的资产。他们已经习惯了城里的生活,同时保留着散养鸡的农村习惯,很多人家都有小车库,车库里甚至有奥迪、雷克萨斯。但很多人都遗憾,说钱花掉就没有了,而土地是可以留给子孙的。

  山上山下,同康村的命运都和紫金矿业捆绑在一起。住在山上时,水不好,泡出来的茶水也会变黑,一个同康村民告诉记者,搬进城,同样摆脱不了矿山的影响,只能买纯净水。

  “浸”出来的神话

  堆浸冶金,解决了贫矿开采的成本问题,紫金山产能扩张千倍,跃升为中国第一大金矿

  汀江流域,从紫金山到棉花滩河段,流域环境恶化绝非朝夕。同时,矿山在以惊人的速度增长。

  紫金山金矿从1993年第一次实现工业开发,到2000年爆破后全面露天开采,紫金山顶被削平,成为堆浸和湿法冶金的天然车间。无须砖瓦,露天堆浸的方式,也就是传统的湿法冶金,在紫金矿业之前,很少在中国南方实现。多篇陈景河的人物专访中,都曾记述他打破了业内专家关于“南方潮湿多雨,紫金山地形险要,不适合采用堆浸工艺”的常规判断。

  紫金矿业的迅速崛起,证明了开采低品位矿石的可能性。紫金矿业董事长陈景河曾在自述文章《紫金矿业发展之路》里这样深刻描述过采矿业,“仍然是有良好前景的行业,主要理由是矿业具有半垄断性……垄断行业是企业获得超额利润的最佳途径……矿业产品的竞争归根结底是产品成本的竞争”。

  曾经,紫金山金矿被认为是难啃的“鸡肋”,通常情况下,一吨矿石要含有3克以上黄金,才具备工业矿体开采的资格。但紫金山金矿大部分矿石品位都在1克以下。而低成本的堆浸,正是解决这一问题的良方。

  紫金矿业副总裁刘荣春在1993年公司创立之初,就是矿上的技术管理人员。他接受南都采访时提及,南方并非不能堆浸。一是要解决场地,二是要做好污水防渗。他说,所以我们要把矿堆从小做到大,他说,环保是紫金矿业的生命。

  环保处理为何重要,反观堆浸原料即知。

  其一,堆浸冶金的重要原料是氰化钠,这是一种剧毒物质;其二,由于矿石金铜含量极低,一吨矿石中,可以抽取利用的甚至不到一克。如何处理数量庞大的废弃物,甚至是比核心工艺流程更困难的事。

  在2006年《采矿技术》杂志上,发表了长春黄金研究院与紫金矿业研究人员合作的《紫金矿业低品位与难选冶矿产资源的开发利用》一文,其中提及,“堆浸提金,是一种方法简单、成本低廉、不用多种设备的选矿工艺。也只有这样的露天开采方式以及堆浸+(粉矿氰化炭)炭浸的选矿工艺,不断扩大生产能力,降低作业成本,提高选冶回收率,才能扩大黄金产量,提高企业利润,降低尾矿品位与入选矿石品位”。

  堆浸冶金,解决了低品位矿产资源开采的经济成本问题。有数字可以证明,十几年里,紫金山金矿产量呈直线上升。从最初的10千克,上升到2005年的11.5吨,产能扩张千倍。近一两年,紫金山产金近80吨,成为中国第一大金矿。

  然而伴随着露天堆浸,产能扩张。碧田村境况一年比一年糟糕。村长钟文书告诉南都记者,“以前觉得汀江那么宽,没想到矿越来越大”。



棉花滩库区出现大面积死鱼。

  浸出过程中的泄漏

  紫金矿业走出了低成本开发贫矿的新路子,然而在7月初的污染事故中,防泄漏的三重保险同时失灵

  而此次引发污染泄漏的铜湿法冶炼厂,同样是利用堆浸的原理,进行生物浸出。铜矿在金矿的地层下面,最近几年才开始开发。

  湿法冶铜技术曾获得中国有色工业协会和黄金协会颁发的奖项,由紫金矿业和北京金属研究总院共同开发,金属研究院一位研究人员告诉记者,湿法炼铜在国际上是成熟的技术。最大的好处同样是可以利用低品位铜矿。紫金山也是国内第一个大规模对原矿石使用湿法冶金的矿山。副总裁刘荣春说,这项技术我们研究了十年,又经过了五年的工程化生产实践。在世界上有20%的铜是用生物湿法冶金工艺生产的,可以提高资源利用率。

  事实上,紫金山铜矿能够利用,在过去看也是个奇迹。据紫金矿业提供的数据,它的平均含量只有0.38克/吨,也就是说,一吨矿石里,只能提炼出0.38克铜,其余全部要作为废弃物处理。中国有太多贫矿,紫金矿业走出了低成本开发的新路子,被业界誉为“利国利民利自身”资源观的典范。

  之前,紫金矿业曾经多次解释,湿法冶金是全套循环工艺,不存在含铜废水外排的可能性。但记者查阅文献,湿法冶金的过程中,按照紫金山的矿石特点,也会同时浸出铁、砷,这些重金属会积累在浸出液里,降低生产效率,在生产过程中,必须不断处理中间产物。

  紫金矿业副总裁刘荣春亦向南都记者证实了这一点。他介绍,为保证不在浸出的过程中泄漏,一共有三重保障,其一是在堆浸的矿堆下面做好底垫,做好防渗;其二是安置集渗井,收集从堆浸的矿堆里可能渗漏出来的溶液。其三是,为确保万无一失,上杭县环保局还在紫金矿业的排污口下游安装了一个水质自动监测器。

  按照环保部公布的事故原因,在7月初的污染事故中,这三重保险同时失灵,集渗井和泄洪道被“人为非法”打通,但调查结论里并未阐明,事故属于主观故意还是偶然失误。

  “宏观上我们很好,想不到细节上出了问题”,刘荣春说,“这是深刻的教训,反映了我们在施工管理上的不足”。



悦洋片村,煮开的井水放置一晚之后。南都记者杨传敏摄

  矿山扩产,污染加剧

  和上杭紫金相比,武平紫金很少被关注。矿区所在的悦洋片村,水源、农田几乎全被污染

  全世界的经验都可以证明,在矿山财富堆积的背后,最需要关注的永远是距离它最近的村庄。但遗憾的是,在飞速发展的中国,它们仍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忽视。

  在距离紫金山不到一公里,相邻的武平县悦洋片村,有一座以银、铜为主,并有金、铅、锌、镓、铋、硫等共伴生的大型矿床———银多金属矿。然而,矿山的发现,同样给这里的居民带来灾难。随着矿山的财富越滚越大,村庄逐渐败落。

  这个矿最早在上世纪90年代起,被三鑫矿业和荣和矿业相继开采,矿洞截断了地下水,村子里一些农田无法灌溉。一份政府文件显示,2007年初,这个矿产在武平县“县委县政府主要领导及国土资源局的努力下”,从荣和矿业直接交接给紫金矿业有限公司,成立武平紫金。武平紫金成为紫金矿业集团的控股子公司,根据2008年紫金矿业公示的担保公告,紫金矿业在其中占股为77.5%。武平县是第二大股东。

  在稍后的扩产环评报告里,对这次转让做了这样的描述,原属于“福建省武平县荣和矿业发展有限公司,该公司见矿采矿、采富弃贫的挖洞式开采,既浪费资源,经济效益较差,又存在较多的采空区,造成安全隐患,尾矿曾对下游村庄和汀江构成危害……为此,由有实力的企业来开发是最佳途径”。

  刘荣春回忆,武平县对这个矿也不放心,由紫金矿业来进行统一规划和管理,提高资源开采利用率,安全环保方面更规范。

  在接手后的第二年,武平紫金就提出了“日处理2000吨矿石”的扩产计划,在对应的环评报告里,紫金公司提出“利用其低品位选矿的技术优势和集团化的运营管理经验,降低入选品位,重新核定矿区储量”。

  武平县政府为该矿第二大股东。扩产计划由武平县副县长王云川挂帅督办,紫金矿业在一年之内完成了对这个矿的扩产。

  由三明市环境保护科学研究所提供的环评意见书表明,主要污染源为尾矿库排放废水,主要去向为汀江,“扩建工程能满足总量控制要求。被调查公众大部分赞成紫金公司收购及扩建”。

  但南都记者实地调查,事实绝非如此。

  在扩建技改之后,污染并未没有像引进紫金矿业时期望的那样降低。

  整个矿区就在中堡镇悦洋片村,由于尾矿库设计建在一个高坡上,水位高于悦洋片大部分农田房舍。悦洋片共有悦洋村、上村、下村三个行政村,其水源几乎全部被污染。多位村民向记者证实,更严重的地下水污染始于前年尾矿库扩建之后,悦洋村人用了几十年的老井水不能喝,家家户户挖的水井也不能吃。

  村民向记者展示煮过井水的锅,边上有一层黄黄厚厚的水垢,水喝起来是咸的。“以前没开矿的时候,水很清很甜”,村子里的老人周任城说,“现在生水一过夜,就生锈了,不好吃”。

  农田全被污染,50年代修的一座灌溉用小水库,水库有水渠通往稻田,在水库被污染之后,田里的泥逐渐变黑,发臭。种出来的水稻越长越矮。村民下田都穿桶靴,如果光脚下田干活,脚也会烂。

  和上杭紫金相比,武平紫金很少被关注。即使是此次7·3污染事故后,即使它们只是一山之隔。村民向记者展示照片,在全国记者赶往上杭县采访期间,通往武平紫金的小岔路不知何故,还曾一度被用石头封堵。

  关于武平紫金银多金属矿的现状,记者咨询过紫金矿业,得到的回答是,“现在不管是对汀江,还是对周边,都没有产生什么污染”,副总裁刘荣春说,“当然开发肯定对周边有一些影响,但目前为止,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刘荣春说,他们每收购一个矿山之前,都会对它作评估。

  但这个评估并不令人满意。2009年,悦洋片村集体向中堡镇反映,武平县代县长到村里开了代表会,村民小组长、村干部参加,群众说,水不好吃。县里干部下的结论是,水没有问题,可以吃。村民至今没有看到过环保部门公开的任何水质化验报告。



悦洋片村建尾矿库前的碧绿农田。



尾矿库建成后农田成了一潭死水。村民供图

  碧绿农田变成一潭死水

  紫金矿业征地扩建尾矿库,村民的百亩农田变成了这个村最大的污染源

  在矿山的扩张背后,村民的生存环境被逐渐挤压。在多次征地之后,悦洋村村民户均只有几分田,完全无法依赖农耕生活。

  在矿山工作也很危险,炼金炼银的原料剧毒,村子里无人不知。周永红,42岁,在附近一家小型私人矿厂上班。有一天脚不小心踩下掉进氰化池里,救起来送到医院的路上就死了。矿厂花钱买了补偿。

  紫金矿业扩建尾矿库时,曾引起周围村民强烈反对。为武平紫金扩建尾矿坝,是第四次征地,在这次征地中,价格有所提高,征收价格从1.2万一亩提高到2.5万一亩。

  林美英当时还有七分地,征地时,县里和镇里每天派工作人员到她家里去。她不答应,她家有个小叔子,在武平某中学教高三。有一天小叔子和她讲,自己要被停课了,有人和他说,要是哥嫂的地不同意征,书就不用教了。小叔子停了一个月课后,林美英放弃了,她要镇上打征地证明,还要求去矿上务工,因为她没有田,也就失去了收入来源。武平紫金没答应,说她44岁,年龄大了。

  村民的百亩农田变成了这个村最大的污染源。在尾矿库入库口,一个大指示牌矗立:“尾矿库区,禁止入内”。但实际情况是,在村民没有全部搬迁完的情况下,尾矿库就投入使用。胡标祥兄弟还住在武平紫金的尾矿库里,按照设计他的房子未来会被尾矿淹没,他没有地方修房子,不愿搬迁,提出两个条件,一是不影响现有生活水平,二是在田地被征收之后,未来生活有保障。

  胡标祥没有亲戚做老师或者公务员,双方僵持不下。隔一段时间就会有工作人员来劝说他,武平紫金是国有企业,是武平的支柱企业,是税收第一大户。

  胡标祥的相机里曾经留下了尾矿库没被淹没前的景象,夏天一片稻田碧绿,冬天收割后也是令人踏实的枯黄。可现在,却是一潭死水,连蚊子都不长,库水下面还有一些村民来不及搬迁的祖坟,屋前的井已经被淹没,库水马上就要漫过他的屋角。

  村民会望着这潭死水发呆,他们曾经怀着依依不舍的心情,刻录了光盘记录百亩农田,作为最后的纪念。但现在他们心里很清楚,村民饶衍东说,即使水退了,农田也无法耕种了。

  70个癌症患者

  十几年矿山开采令悦洋片变成名副其实的癌症村,它是汀江生态恶化的真实写照

  如果说,矿山污染对下游网箱养鱼意味着经济效益的损失,对悦洋村、碧田村村民,则意味着对居住和生存权利的挑战。

  小矿污染也很大,同样体量的开采,污染可能超过大矿。悦洋人反映附近的金狮寨私营矿冶金,每天有一半的时间把整个村庄笼罩在刺鼻的烟味中。

  十多年的开采,令悦洋片区不堪重负。矿山十几年开采令它变成名副其实的癌症村,它是汀江生态恶化的真实写照。

  悦洋片三个行政村,一共3000多人,村民不完全统计,过去的五年,村子里已经死了六七十个癌症患者。很多患者是夫妻或兄弟。最年轻的癌症患者只有18岁。他们向记者开列了详细的死亡名单,最多的是胃癌、肺癌、食道癌、肝癌。

  管仰文和管胜文是两亲兄弟,分别在2002年和2006年去世,去年他们的妹妹官春春又被检查出血癌。

  官中文和林金娣是夫妻,一个得了胃癌和肝癌,一个得了乳腺癌。他们的一个孩子成了孤儿,现在流浪在外打工。周仁喜和邱永招夫妇也先后因为癌症去世。

  林美英的父亲林占钦、丈夫姐姐的婆婆钟秀子、姐姐的公公温邓春,公公的哥哥,都死于癌症。

  村民索赔无门,一则他们很难有能力证明癌症和环境的关系,二则,矿山前后换过三家企业,责任主体也很难明确。

  23岁的周天生患血癌去世了。20岁的周美芳也被血癌夺去生命。她在这片土地上长大,18岁进城读卫校,去年回老家过完国庆节,在武平发现身体疼痛,在医院检查出急性血癌,送到福州治疗,20多天后就去世了。她的母亲竭尽所能向亲戚朋友借了20万,却没有能力救她。背负的债务,将成为这个家庭未来生活的重压。

  悦洋村村民甚至很羡慕失去土地的上杭县同康村人。被癌症阴影缠绕的村民没能力去索要赔偿,他们也想搬离被污染的家园,但却无处可搬。

□ 南方都市报



2010-09-01 13:09:21

主题: chestnuts: 3 month prepare, CK 99
发信人: chestnuts (chestnut),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three month prepare, ck 99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Sep  1 10:35:19 2010, 美东)

can\'t be happier, 尽管只是239。

原定8/18 号考, 因为报分的原因, 决定赌一把, 提前到8/11, 今天收到成绩,非
常高兴, 出乎意外, 因为考完觉得很糟, 当时非常后悔匆忙上阵。

考经奉献一把

UW两遍, secret 看了一半,CD, 下载版NBME( 也没来得及讨论),

5月16号回国来开始正式准备, 之前做了500道的UW题, 前两个月还每周上36 小时班
三天班,后一个月 24小时每周三天班, 还有个2岁的孩子上daycare,就我和LD带, 
也算全职准备了吧。


重点是UW, 做了两次, 考前一周有把错题再做了一次。 NBME 大概做到了83-86 之间
吧,自己在usmleforum上把一些不确定的题的讨论看了, 没参加讨论,自觉觉得如果
时间紧的话,Ck的讨论不是必须的。

考完感觉不好, 有2个secion 都是剩下5-6道题,最后瞎选的,其他也就刚刚完成吧,
题目也不太像uw, 我觉得要挂。

总之很运气,大家有时间还是准备充分了,我等分数的时候实在痛苦, ps也不想写, 
觉得今年都不行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7.171.]



2010-09-01 09:55:09

主题: benpu: 大胆出击,尽早联系
发信人: benpu (麦地大奔-Think or Sink),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大胆出击,尽早联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Aug 28 23:45:31 2010, 美东)

9月1号报名后就坐等面试通知吗?

9月1号之后,有一个空窗期,建议好好利用。这个空窗期间,program正在征求resident和faculty的意见,调整招生的思路和方式;筛选其实还没有开始,PD还有些空闲。

如果你能以一封简要并有吸引力的email引起PD的兴趣,就很有可能提前获得面试的机会。特别是对有明显特长,但也有缺陷(大龄,成绩不突出)的同学,还是很有意义的。

我相当多的很好的面试机会就是这样拿到的。也算是合法的偷跑吧。

个人体会,仅供参考,如有雷同,请我吃饭。

--

※ 修改:·benpu 於 Aug 28 23:46:25 2010 修改本文·[FROM: 76.189.]



2009-11-20 11:05:26

主题: 住院医生面试中知己知彼做HOMEWORK的意义和重要性
住院医生面试中知己知彼做HOMEWORK的意义和重要性

力刀

茶宝妹妹在她的NJ面试中谈到与PD面试被其一再考问PE临床问题,她也主动谈到自
己没有对PD背景做研究而是临时才发现情况检索的。就这个案例,我谈一下这个问
题的意义和重要性。

对每个要去面试的单位不做好各方面研究,尤其对其椅子/PD或某几个重要出名人物

背景、喜好、科研和临床强项做基本检索研究,何谈知己知彼?既然不知己又不知

彼,何能赢得这种关键面试?

若是遇到对CMG总体感觉不错的PD还好说,要是面对的是对CMG有负面印象的,你如
何能扭转成有利的局面?在我辅导过得很多CMG都严重存在这种缺陷。茶宝这篇里同
样主动暴露了这个普遍问题。

其实,如果真是会或能主动把握机会,上来就给PD带高帽,我相信他很可能就不会
用什么PE之类的临床问题来考问,很可能会和你讨论相关的研究方向问题去了。找
到能引起对方感兴趣和共鸣的切入点,把面试引导到对自己有利、成为彼此都很愉
快的交谈闲聊,才是最成功的面试,也是最难达到的面试境界和技巧。

任何来自面试者的考问深究,就说明面试者在这个方面对你有疑虑,越是追究,越
说明他/她在进一步想证实对你疑虑的程度的准确性。我们所能做的恰恰是要发挥我
们比AMG、印度、欧洲FMG们强的地方来引起对方的兴趣和信任,而不是让人家一再
地发掘我们在哪方面弱,尽管弱点也是明摆的会被人去触及的。但如果面试能力强,
机会把握的好,就能把面试方向巧妙地引导到对己有利的方向。甚至把相对的弱点
也转化为可能的有利方向上,而不仅仅是掩盖,这就是更高明的技巧和能力了。
这在椅子和PD来看,是一种真正成熟和自信的形象,这是他们最为看重的!

这就是我辅导中一再一再强调的要“做HOME WORK”研究面试单位,找到合适自己的
问题和话题。

即:知己知彼!!!


寄自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美国医学教育: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19595/19595.html?1236200571
温柔一刀_力刀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dokknife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dokknife (大陆镜像网站)
华夏文摘_力刀文集:
http://archives.cnd.org/HXWK/author/LI-Dao/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