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作者: USMedEdu
域名: blog.mitbbs.com/USMedEdu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090201000000 ~ 20090301000000


2009-02-28 23:59:48

主题: zhaoju2000: Intern八月感想
发信人: zhaoju2000 (zhaoju2000),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Intern八月感想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28 18:28:35 2009)

这个月比较有成就感。顺利过了NICU (neonatal intensive care unit)轮转。转
之前,不少二,三年级的学姐学长告诉我们,NICU里的护士都很厉害,因为耳濡目染,
个个都是大半个新生儿专家,而且操作技能都很强,对于新来的往往不放在眼里。时不
时的还会设个圈套看你出丑。把我可焦虑坏了。

事实证明,小马过河还是要自己试过才知道。其实在我所遇到的护士当中,只有一
位有些趾高气昂的,但是也都合情合理,其他的各个都很好,你真心请教他们(有不少
男护士),他们都会耐心的给出自己的看法。有时候我做出了不妥当的决定,他们也会
好心的提醒。和他们的相处越来越融洽,尤其是在你记住他们的名字之后,惊讶的发现
他们的记性都比我好,记名字很在行。当然,偶尔在他们忙的时候对我不理不睬也是很
正常,不要太放在心上,知道他们对事不对人。

两个主治也是很好,一个整天说笑话,那种寓教于乐型的,另一个对医学史颇有兴
趣,查房中每个小宝宝身上都有学不完的东西。还有一点印象很深刻。被提问,如果答
案不是他们所期望的,他们会问“why”,而不是“No”。他们鼓励住院医生为自己辩
护,即便最后不采纳你的方案,还是会给你鼓励性的表扬,最大的好处是从中学到的东
西印象可算是深刻了。

还有一件事。和我一起的一个三年级学姐出了名的“咄咄逼人”。但是我并没有觉
得什么,还从她那里学到很多,尤其是新生儿的静脉营养。在主治给我单独会面反馈的
时候,他对我表示了极大的同情,并表示我的很多决定都很好,不用介意学姐的唠叨。
我极力帮学姐说好话,他还是决定,以后我的静脉营养医嘱可以不通过我的学姐。不知
道为什么,我还是按照一贯的常规,所有的静脉营养医嘱都请我的学姐过目,她对我的
不同意见越来越少,但是偶尔还是能纠正我非常明显的错误。庆幸自己没有因为主治表
扬而轻飘飘。

轮转一开始,我气管插管成功率稳定在0%。眼看轮转即将画上句号,心里可真不甘
心。我一面从既往失败中吸取教训,一面向经验丰富的学姐学长呼吸治疗师请教。我们
科专门有个实践操作台,可以在假人身上操作。经过指点,慢慢有了信心,觉得每一次
失败都有意义。终于,昨天成了一个,被大大的恭喜了一番。不敢说以后成功率有多高
,但是至少我知道该怎样最大程度避免失败。

最近也跟PD会过面,知道升上二年级应该没问题。一年级的表现也得到了肯定。但
是比较郁闷的是,一个很要好的巴基斯坦同学可能会升不上去,可能是最近她没有通过
step3的关系。从这一点上,感觉到我的program除了supportive的一面之外也有残酷的
一面。

明天是在NICU轮转中最后一次值班,希望能有圆满的句点。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127.]



2009-02-28 23:42:30

主题: knockingdown: 西南医学中心-内科 (Dallas, TX)
发信人: knockingdown (麦地撂M倒),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三月征文,谢绝置顶} 西南医学中心-内科 (Dallas, TX)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28 22:00:35 2009)

今年班上最少5位同学都去了这里面试,估计因为俺是第一个去的,都在等俺先写:)

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西南医学中心内科,我选择“豪放”。

这个program每年大概招48个intern,以繁忙著称。PD在网页上明确鼓励申请cate的同
学也同时申请prelim,我估计可能是因为advanced program的AMG们不大愿意在这里做
第一年的原因。这在全美的即使不是独一无二,也算是别树一帜了,因为如此申请对于
大多数内科categorical program都是不适用的。其繁忙的原因是因为最主要的附属医
院parkland Hospital与纽约大部分医院类似,是一所county hospital。 County 
hospital和community hospital略有不同的一点好像是病人多没有保险且病情危重。
也正因为如此,住院医上手的机会特多,据称半年时间就可以完成内科board所要求的
所有的procedure。此外住院医们还可以去Dallas VA Hospital,以及两所私立医院
Zale和St. Paul轮转。

第一天晚上是pre-IV dinner,由chief resident和program coordinator主持。没有面
试性质,不打分,主要是帮助面试者了解program。饭前小插曲是旅馆到饭店8分钟的车
程我开了整整一个小时,还好将将赶上。这Dallas毕竟也是有600万人口的
城市,晚上有时真会堵车。晚餐为墨西哥风味的buffet,没有西餐的繁文缛节,很随意。
一共有40-50人参加,住院医和面试者大概各一半的样子。值得一提的是见到了一位热
情的PGY-2 CMG师兄,之前电话联系过,提供了很多很实用的信息,见面时格外亲切。
UTSW自从几年前一位CMG前辈奋勇杀入后,以后每年至少都会招进一名CMG。感谢他及以
后进去的CMG的优异表现,不然也不会有我这次UTSW之行。虽然我最后选择了一个社区
医院的prematch,但是此行开阔了我的眼界,对于美国各个层次的医院有了一个比较全
面的了解,也让我进一步认识到老刀为什么反复强调美国住院医生的培训是一个相对标
准化的过程,进门为主的内涵。

面试当日9点钟开始,一共大约30多个面试者,大多是南部医院毕业的AMG。IMG包括一
个印度同学,一个约旦同学,还有一个波多黎各同学。俺提前到达,抓住机会自我介绍
主动和PD聊了10多分钟。然后就是拿东西吃,听PD和chief介绍program。Chair原本也
要讲一段的,那天去Galveston开会了,据说要收编那里的一些resident过来。内容没
仔细听,无非是program不错,学校不错(4个炸药奖得主,as always),大家相处都
挺好,城市也不错…网页上基本都有。然后分成两组,一组转医院,一组面谈。每个人
有两个面官,各谈30分钟,如果我没搞错PD自己好像不参加面谈。

俺是和两位physician scientist谈的,提前两天和小米写信confirm,得到了面官的信
息。第一位是Hem/Onc fellowship的director,非常和蔼,甚至有些拘谨。开场:Tell
me about your research,俺一开始说了一个简化的心灵历程版。她没听够,接着问
:Tell m..ee.. more about your research,俺:@#%??!!,她笑笑说,recent 
research 。俺一听,得,又是一位木有做功课的,只好作了一个简短的
seminar 。俺问了问她关于physician scientist training pathway (PSTP)
,答案出乎俺的意料:你都作了这么多年research了还对这个感兴趣?那一会儿面你的
Dr. H会细说,不过就算你奔这个来,也没有commitment的, 俺?%&!?... … 
谈完后,俺在两位coordinator的陪伴下(因为俺的面官在不同的校区,要做车来回跑
,program让一位老米全程陪伴,中间可能消息有误,又来了一位小米接俺)去见Dr. H
。 Dr. H是PSTP的director,跟俺滔滔不绝的介绍program。期间很难插话,俺好不容
易找个机会问了问他的课题想拍拍马屁,不过俺感觉他并不太感冒,可能是因为我的背
景和他相差太远的关系。UTSW内科的PSTP目前是institution的,所以在Eras里面还没有
列出。基本过程大概是2年住院医,2年fellowship。考过了两个board后,进入实验室3
年。PSTP期间program每年给加1万的补助。俺听到这又犯毛病了,说:不差钱,不差钱
… Dr. H一听汗都下来了,赶紧说,这个program筹了好几百万来支持你们呢,可不是
件小事情,呵呵…总体感觉系里还是挺支持的,愿意做PSP的同学可以积极争取一下,
不过没有prematch,要坚持到最后才可以。

Noon conference在大礼堂里,好几百人齐聚一堂,很精彩。期间旁边一个AMG住院医用
纯正的中文和俺攀谈,让俺的jaw也掉到了地上…午饭吃得不错,几个热情洋溢的
resident对他们的program侃侃而谈,回答各种问题。Hospital tour比较细致,一个住
院医只带4个人,互相交流比较多。Hospital就不说了,反正挺大挺好的。路过cardio
的时候,好像是病房里面就有一个cath lab,一个超声房,俺小声惊讶了一下,引来了
带俺转的resident的疑惑。俺趁机问了文program是怎样协调intern的autonomy和病人
的safety的,被告知如下:病人收进来后,resident会问intern怎样做,如果回答正确
,就照着做。需要procedure时也一样,问你怎样处理,你能做就去做,不能做别人教
你一遍,然后就自己做。所以intern在这里具有很大的独立性,这点听上去让俺很喜欢
。最后就是liver round了,有酒,但是最好不喝。上午见过的部分面官也再次出现,
还有PD和10来位PC们。俺又和PD打了个招呼,PD冲俺挤挤眼睛问:knock,面的咋样?
俺说:还不错,还不错…PD:那可得保持联系哦!

总体感觉:教学很强,大批的危重病患加上好几十UTSW全职的教学faculty让每个毕业
生都会信心十足的应对各种复杂困难的病情。Program里面的Cardio和GI的fellowship
也很好,Hem/Onc略弱。我们CMG如果有幸能去了这里,应该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

--
※ 修改:·knockingdown 於 Feb 28 23:17:48 2009 修改本文·[FROM: 72.80.]



2009-02-27 14:07:17

主题: alohaahola: Washington University(St. Louis)--Neurology
发信人: alohaahola (crazydoc),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三月征文,谢绝置顶}+Washington University at St. Louis Neurology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Feb 27 12:48:15 2009)

I got this interview on October 1st, which is 国庆节. I followed 
StudentDoctorNetwork pretty closely throughout the interview season and 
found out that most Big name schools sent out invitations first to American 
MSIVs. They will send out a 2nd batch to IMGs about 2 weeks later. 

This is a very strong program with good representation of all specialties. 
The most impressive aspect is that their Sleep Center is actually in a 4-
star hotel. Also you will do all the rotations at Barnes Jewish Hospital and
there is no need to drive around town. They really look at research 
background. More than 50% of the candidates that I interviewed with have MD/
PhDs, which is almost a must for IMG applicants to get an interview. There 
were 12 people on my interview day, about 1/3 IMGs and 2/3 AMGs. Out of the 
8 residents every year, they probably take 2 international candidates, who 
are from different countries, and they interview a total of 70 to 80 people 
for the 8 positions. Somehow they had 2 untilled positions last year and had
to scramble 2 people in, maybe they did not rank enough people?

Day1: 3PM, we had a 45-minute Introduction by the IM Chair and PD since this
is a 4-year Categorical program. We learned about the PGY-1 call schedule, 
elective opportunities. Etc. The good thing is that Psych rotation is done 
at PGY-1 and the Neuro residents will have 2 more months of electives, which
will make it a total of 11 months. Following the IM introduction, we were 
escorted to the Neurology department and the Neurology Chair, PD, and 
another faculty member gave a presentation about the research going on in 
the department. Translational research is really what they are good at and 
they do some really cutting-edge science. Following this 1-hour Introduction
/Lecture, it was mingle time of around 45 minutes, which is an opportunity 
for candidates to meet with the faculty and residents. I tried to talk to 
both the PD and the Chair individually and introduced myself and my research
to them. Since one of the faculty members at my institution used to work in
the department, I used this opportunity to start my conversations; it is 
always a good idea to find some connection with the programs. I got the 
impression that the PD and Chair would look at the applications one more 
time following this session; so don’t be shy and try to talk to as many 
people as possible. When the mingling was over, we had dinner with the 
residents at a Pan-Asian restaurant somewhere around Central West End. Quite
a few of the PGY-4s showed up and they actually switched seats during 
dinner so that they can have conversations with all the candidates. The 
conversations again focused on the research interests of candidates as well 
as life at St. Louis. Most of the residents will stay at Wash U for 
fellowship. Most Neuro fellowships are only 1-year but a lot of the 
residents actually extend theirs into a 2-or-3-year Clinical/Research 
Combined fellowships. They provided one-night hotel stay afterwards. 

Day2: there was a 20-minute introduction of the program by the PD. The 
candidates were divided into 2 groups then; one group went on with the IVs 
and the other sat through a 45-minute talk by one of the Chief residents 
about St. Louis followed by the hospital tour. The two groups switched by 
mid-morning. The interviews were very benign; everyone talked to the PD and 
Chair for 15-minutes each and to another faculty member for 30 minutes. 
Since I talked to the PD about my research already, I just re-emphasized my 
future research interests and why I think me and the program would be a good
fit. I also asked him what changes he plans on bring to the Residency 
program; what he thinks the ideal candidates would be like; whether he has 
any concerns about my application, etc. My conversation with the Chair 
started off by talking about someone we both know; then my research work and
his research; finally I asked him whether he plans on bringing any change 
to the department in the next 5 years. My interview with the last Faculty 
member was also mainly about research; we even tried to come up with an 
animal model together. They are very interested in the candidate’s 
background and read the applications very carefully. My boss actually went 
to Wash U. and she describes the place as very “cerebral”, which I agree. 

When the morning IVs were over, we had lunch with residents, a lot of them (
PGY-2s and PGY-3s) were not able to make the dinner the night before. This 
was another good opportunity to learn more about the program, such as call 
schedules, what their fellowship placements are, the job market, where to 
live in St. Louis etc. All the residents were genuinely nice people and they
are from all over the country, so it is definitely a diverse group and I 
think everybody gets along with each other. The candidates can request to 
talk to additional faculty members after lunch but it was not mandatory. I 
arranged to talk to 2 people whose research works were close to my own. I 
think most of the other candidates did the same thing.

The whole process was over by 1:30 PM if the candidates did not request 
talking to additional faculty members. The best part of this interview 
process was the efficiency, there were no individual interviews with IM, 
morning reports, grand round, or noon lectures. I never found those didactic
demos that useful anyway. The Program Coordinator even said they would try 
to make it more concise next year and get everything done within a day! 
Finally, Wash U is really open-minded to Chinese graduates with research 
background; I personally know CMGs who were invited to Neuro/Path/Anesthesia
/IM interviews in the past 2 year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5.188.]



2009-02-27 10:32:00

主题: Wangking: 我INTERN的第一个月
发信人: Wangking (pig),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二月征文谢绝置顶} intern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Feb 27 00:39:39 2009)

今天是我的假期的第一天,在候机厅等飞机。心里好轻松。

INTERN的第一个月,比较恐怖,新的系统,新的工作环境,新的同事,尤其第一个月就
做IMS。我那带有强浓烈的中文口音的英语,给我的病人,主治医师,其他人带来了极
大的不便。而且我对一些俚语,医学专业名词听力也有问题。总的来说,我给我的第一
个月的表现极不满意。记得有一次MITTBBS的一个网友依据我的帖子的英文拼写下结论
说,因为英文,和我的人品问题,我即将被解雇。的确禁出了我一身冷汗。但是我竭尽
我的全力。出乎我的意料,我的主治医师竟然给我好的评估。

到现在为止,我自己觉得英文依旧是一个问题。这个困难无捷径可走, 只有时间才能
真正帮助我。但是这一点也不困扰我交朋友。在医院里无朋友是非常可怕的, 依据我
的理解。除读一些专业的东西外,本地的新闻,医学相关的新闻,篮球比赛。 这样和
人在一起聊天时,有话可以说。如果时间许可,我一定参加主治医师,其他住院医师的
组织的活动。我的最低目标是一定要有朋友,基本是做到了。

因为语言的问题,在每两周一次的jeopardy,经常处于下风,写好SOAP notes 非常重
要。有一个24岁的MS 的病人因为吸入性肺炎在2月内5次住院。我认为这个病人有可能
发生了食管支气管瘘。我当时在ICU 轮转,我的职责是呼吸机的管理。IMS的主治医生
看了我的Notes,大加赞赏。一个安定类药物依赖的病人入院,高热,呼吸机。Morning
report 主治医师强调这个病人不能用Haldol 类的药。下午一个intern 临走前电话
指示RN 用了5mg Haldol。 凌晨2点,病人发烧104,抖得厉害。我cross cover这个病
人,打电话给主治医生,他居然问我,你要咋办?我说,物理降温,paralyze 病人,
同时给病大剂量的dexamethsone。他说不要paralyze 病人,用激素吧!我给病人用了
40mg dexamethsone。 病人体温在20分钟内降下了。第二天早上,他给我说,你哪学的
这招,我从来没用过。你还有那些Chinese招数?我说“you will see ,Sir”

在过去的8个月里,我做了许多操作,比如Central line,Thoracentesis,LP 和Skin 
biopsy。 好几次主治医师居然让我supervise seniors 这些操作。我给他们的
procedure record 签字。

有2-3次,我的主治医师对我说:“Mr. Xxx thinks you are attending.”我一听挺害
怕的。 连忙解释。他说,病人开始喜欢你了,这是非常好的事情。

也犯了许多错误:给一个病人气胸;把一个病人的化验结果写到另一个病人的notes 了
。忘记记载 书写notes 的具体时间;spelling 错误。这些错误的确非常令我难堪,的
确,距good 还有好大一段距离。

和ICU RN 的冲突:46 y o AAF post CABG 4 days, V-Tach HR 186bpm BP70/50mmHg.
我说给病人300mg 的amiodarone iv. RN居然说剂量太大,拒绝。我说:“I am 
the one in charge here, if you insist on, please document it.” Amiodarone 
300mg iv is given. It doesn’t work. Then morphine 5mg iv andIask the RN 
to shock the patient with 200J. She refuses again. I yell” Damn it, shock 
the patient” shock, pt survives.

It is one of my worst day. Another code 99, patient is PEA. I ask the RN, 
same RN, to give pt 2mg Epi. She does the first time, but she refuses to 
repeat the second dose till the pt is coded for 12 min. this case almost 
makes me cry on the spot. When done, I make the copy of the code record. 犹
豫再三,把这些东西交给了我的chief,一周后,ICU的头打电话给我道歉。 这个RN
重新上了CPR的课。所有的ICU的人都知道我是在中国的一所UMC干过心血管的
,能做起搏器,心脏超声和心导管。刚开始觉得挺好的,几天后,当我看完ICU病人
,发现自己白大褂上贴了张小字条”the punisher”. 

最近和PD刚谈过话,她说我非常capable ,唯一的问题是语言,经过这一段时间,
我的英文已经进步了。非常proud to have you here,我正在通往二年级的路
上。 




--
※ 修改:·soaplover 於 Feb 27 01:16:32 2009 修改本文·[FROM: 70.143.]



2009-02-26 15:18:27

主题: mizi2009: 康复申请的几点感受
发信人: mizi2009 (mizi),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康复申请的几点感受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Feb 26 15:00:35 2009)

本版关于康复的帖子较少,下面谈谈我申请康复的感受,希望对后来人有所帮助。

1.康复科不是IMG friendly 的专科。因为lifestyle很好,pain management有钱途,
竞争很激烈。08年Match上的真正FMG(指老中、老印等)只有25人,还听到不少从外科
转到康复的AMG的例子。

2.康复科看重background和dedication。以前骨科和脑外科的经历很有用。比较长时间
的OB(半年到一年)更能显示你的dedication。Hands-on的externship比OB要好很多。
相比之下,分数不是那么重要。

3.一封很personalized的推荐信比一个大牛的so so的推荐信更有作用。

4.面试中要能很圆满的解释选择康复的原因。这对于CMG会有难度,毕竟科研这么多年,
国内的康复经历也很有限。

总之,康复科是竞争性很强的专科。以前有相关的临床经历,加上长时间的OB或
externship显示你的dedication和兴趣,很personalized的推荐信都能增强你的竞争力。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0.248.]



2009-02-26 11:36:55

主题: 给募捐购买“好死不如赖活着”DVD网友们的信
给募捐购买“好死不如赖活着”DVD网友们的信


亲爱的网友、朋友:

两周内,我收到众多(包括来自加拿大的)网友们的来信及捐款表示支持。看着读着
各位的来信和捐款,尤其几位网妹的来信所言,自己还没工作,在家待业,但仍贡
献出一片爱心。不在乎钱数额多少,重要的心意和参与。我确实很感动,

感谢您对河南艾滋孤儿们的关爱和援助。我本人很感激您对我的信任和支持。

希望您看过这个影片后,能让您的亲戚、朋友和同事们,以及其他人们也能看一下
这盘DVD,让更多的人们知道事实的真相,让更多的人们来关心和援助那些贫穷和在
死亡线上挣扎的艾滋病人和孤儿们得到关注和更多的援助。

在次感谢!

另外,由于来信网友众多,有的一下子就募捐订购了数盘,目前,我手头的已经送
光了。个别网友可能寄来捐款但一时得不到或所要求数量的DVD。我会请NY的朋友再
订一批,一旦到了,我会立即寄出给你。请谅。


力刀(何刚)  寄自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温柔一刀_力刀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dokknife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pc/index.php?id=dokknife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Gang He, M.D., Ph.D.
Assistant Professor-Clinical
Acting Director of GU/Breast Pathology,
Dept of Pathology, OSU Medical Center
410 West 10th Ave., E-412 Doan Hall
Columbus, OH 43210-1228
Tel:614-293-2337
Fax: 614-293-2779
[email protected]



2009-02-25 21:03:53

主题: Dr. 二餅: 我的Program ranking list打分表
信人: diarrhea (二餅),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拍soaplover 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25 19:01:15 2009)

本来想写面经的,忽然就很想把我的rank list写一写,明天以后就不能改了,自己按
照自己的原则胡乱排好了就没再改过。第一张表打分,内容包括:

location
my general impression
hospital physical plant
work load
ancillary service
electronic records
fellowship placement
do I like the faculty
do I like the house staff
will I fit in
teaching and education
patient population
my intend subspecialty exposure
research opportunities

第二张表简要的列出各项跟benefit有关的细节to help me decide when the scores
are too close.

salary (in my case the difference can be big)
call free months (I still want some life)
free parking ( can’t stand difficult parking at work)
vacation (some 3wks, some 4wks and I prefer 4 wks)
relocation allowance (nice to know one program does provide that)
night float (how long?)
meals provided? (that is a plus)
free pda (another plus)
education allowance? (plus)
library service (plus)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First, I am very confident that soaplover will get a spot. But I disagree 
most of you list.

If you are an AMG, you can choose the program just like you to mall.
If you are an CMG, program chooses you.Kind of to be or not to be (全或无).

Your list will mislead most of the CMG because we don\'t have the luxury to 
choose a program like AMG.

大家都是明白人. 咱们的 short term goal is to obtain ABIM, 花最小的代价.


第一张表打分
work load
do I like the faculty
do I like the house staff
who choose who?

will I fit in? 
will soaplover fit in our program?

research opportunities
you haven\'t had enough research?

patient population
This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n your list. We can discuss later if you want.


第二张表

salary (in my case the difference can be big)
call free months (I still want some life)
free parking ( can’t stand difficult parking at work)
vacation (some 3wks, some 4wks and I prefer 4 wks)
relocation allowance (nice to know one program does provide that)
night float (how long?)
meals provided? (that is a plus)
free pda (another plus)
education allowance? (plus)
library service (plus)

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73.3.]

 
发信人: soaplover (Ha),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拍soaplover 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25 19:26:52 2009)

接砖:)
谢谢二丙医生的砖头,我知错了。顶着锅盖再辩解一句,这真的就只是我的personal 
preference,如果有误导之嫌,先谢罪了。

忍不住再加一句,program在面试时已经完成了选我们的工作了,我们的ROL难道不是我
们选program吗?不是都说按自己的喜好排,不管program怎么挑我们吗?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0.143.]


发信人: diarrhea (二餅),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拍soaplover 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25 19:45:30 2009)

Let\'s talking about IM cate.

If you have insider, you don\'t need list.
Most of the time, programs choose you!

What you should think know is: why that program choose me?

You only have the communication w/PD (key person), but PD communicates with 
hundreds candidates. 

\"program在面试时已经完成了选我们的工作了?\"

PD will compare all the CMGs PD likes or just throw to recycle bin after IV.
If PD decided to choose 1-2 CMGs, PD may put 3-4 CMG candidates in ranking 
list. 

If you are the first one, you get it. Otherwise, base on your luck.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73.3.]



2009-02-25 15:57:28

主题: coalMiner: 16年的老CMG笨经验: step 1 250/99
发信人: coalMiner (mhz),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CMG 16年: step 1 250/99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25 15:46:54 2009)

老刀是四十岁进考场,我也差不多。我的笨经验可能对老同志有些帮助,请年轻人不要
笑话。

知道今天出成绩,早晨老婆上班,女儿上学前发下狠话:成绩如果不上99,晚上回来不
但没饭吃,还要挨打。战战兢兢打开邮件,还好250/99---晚上不用跪搓板,饿肚子了。

说实在话,自从4个月前辞职后,老婆不仅要上班挣钱养家,还要做所有的家务(特此
注明:自从结婚后,老婆就包了所有的家务---这句话要是不注明,估计晚上还是没饭
吃)。女儿也很乖,只要我说要看书,就自己玩,不再烦我。没有坚强的后盾和时间保
证,估计能考75分就不错了。

坛子上天天报99。想为没考99或没通过的老同志说句公道话,一个人能力和精力是有限
的,在身份、经济、和资本家老板的三座大山的压迫下,挤出时间复习并参加考试是需
要极大的勇气和胆量的。能做到这些的人,本身就是英雄。我是个懦夫,只敢在绿卡拿
到、老婆找到工作、炒掉老板之后,才敢开始认真备考。

研究过麦地上的很多考经,说实在话:有的帮助大,有的帮助不大。所有帮助大的考经
有一个共同点:个人背景交待详细。详细的背景交待更容易让人对号入座,避免了很多
误导(不是每个人看一遍KAPLAN,做一套UW就可以考99。这个方法对年轻人可能更合适。
老同志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来适应并适当的拓宽一下阅读范围)。

闲话少说,我是十六年从前国内一所不大,但治学还算严谨的医学院毕业。在国内读完
硕士,博士后,八年前来美国作博士后。有幸遇到过几个在美国考版后做住院医和
FELLOW的国内牛校毕业的牛人。不幸的是,遇人不淑,这些人非常保守,不愿意介绍经
验(如果早有麦地,我现在住院医可能也快做完了---遗憾啊!)。

在美三年博士后期间学了一些新的科研方法,发了一篇小论文,通过读圣经、看电视认
真学习了英语听说(每天晚上看电视至少4小时)。后来听说在中国也可以考版,就买
了一套医学院的教科书,一方面回国后开展英语教学用,另一方面也可以为考版做点准
备,后来证明对考版还是有很大帮助的。

因为是自费公派,三年博士后结束时也就没有挖空心思留下来。在国内呆的两年中,因
为国内高校讲究医教研,关于科研方面给学校打了一个建立技术平台的报告,该技术平
台的雏形其实在美国已经偷偷做好了,但学校专家评审完认为风险太大。科研方面就无
事可做了。教学倒是可以按自己的思路,编英文教科书,开展英语教学,拒绝划考试重
点、狠抓考风、严打作弊。不知道学生恨不恨我,但天地良心。总有一天它们会意识到
这是为他们好。对自己来讲这两年收获最大的是临床。因为出国前没做过病理,就从住
院医开始干。教授手把手的教,自己也有兴趣。同时阅读了Histology:text and 
atlas, Differential diagnosis in surgical pathology, Sternberg’s diagnostic
surgical pathology, Robbin’s pathological basis of disease 等书籍 (尽量看
但没看完)。如果一切顺利,很可能就在国内多干几年了。结果在职称评定方面遇到一
些挫折。我这人比较小心眼,就萌发了回美国的想法。

辞职后再次来美,老板要续基金,工作忙、压力大。但还是抽空读一下上次买的教科书
。说来可笑,读书的目的是为了考版,但实际效果是帮了实验。实验室开会的时候,除
了老板,我的专业词汇是最丰富的。医学遗传学对成功的交配老鼠功不可么。生物化学
使分子克隆如鱼得水。医学免疫学使复杂的免疫方法变得简单明了。人体解刨使老鼠手
术变成了佨丁解牛。生物统计使DNA芯片的海量数据分析变为可能。总之,读医学书的
时候没敢想考试的事,满脑子联系的全是实验室的实验。不是我道德高尚,而是要养活
一家老小,又没有身份,怕有闪失。寒来暑往,三年过去,终于等来绿卡。跟老板摊牌
后,又花了几个月认真完成了实验室工作交接。老婆也争气,顺利完成学业并找到工作
。不然的话还的低声下气的跟老板要工作。

一切搞定后,离考试也就剩4个月了,好在之前老同学给寄了KAPLAN NOTES及其他复习
资料,并再三纠正我的看教科书的错误想法。强力推荐了两个题库、GOJAN 的病理和麦
地论坛。

后面就是简写版的老生常谈,两个月走马观花般的完成KAPLAN NOTES及DVD 后,做题评
估结果为590/238(NBME FORM 2),一个月完成Kaplan Qbank (正确率71%)后,做题
评估结果为650/248(NBME FORM 5),一个月完成UW Qbank(正确率75%)后,实战结
果为 250/99。需要补充以下的是这四个月中见缝插针看了三遍FIRST AID,并在考前一
个月买了FIRST AID 2009。听了一遍半GOJAN audio, 读了一遍RAPID REVIEW OF 
PATHOLOGY。

几点体会:

1)药理最难,KANPLAN NOTES,FIRST AID 和PHARM CARDS都试了,但收效甚微。最主
要的问题是看到药名,一片茫然,不知道属于哪一类药。最后只好把药物类别和药名整
理了几张纸,没事就看。好在考题不难,成绩居然和生理一样(生理自认为是比较拿手
的)。

2)大部分人认为UW题库可以包治百病。尽管我同意UW的题库比KAPLAN绕弯多,但我没
觉得两个题库的差别有那么大。不做题并不代表不能考好成绩。从我的三个成绩来看,
做题库前238,KAPLAN QBANK 把成绩提高了10分,变成248。UW QBANK 把成绩只提
高了2分,变成250。我想说的是通过做题提高成绩对有些人适用,对有些人并不一定适
用。

下面一些看法可能仅对老同志有参考价值:

1)年龄大也有可能考好成绩。但要比年轻人多付出。

2)年龄大也有年龄大的优势---阅历丰富。复习中感觉免疫、分子生物学、组肧和病理
不看书也能把题做对。原因是在工作中已经把很多知识点都掌握了。

3)时间短、任务重但不能乱分寸。作为一家之主,不能在身份、口粮上出问题。实在
不行,晚点考也罢。

4)毕业年限久,看书的困难会比较大,尽管是纯爷们,但经常会看书看得想哭。这时
候一定沿挺住。引用曾国潘的一句话“读书之道:初始进,再进再困,再困再奋,自有
享能精进之日”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08.63.]



2009-02-25 15:30:55

主题: soaplover: 我的内科申请/面试
发信人: soaplover (Ha),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三月征文,谢绝置顶}我的IM rank list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Feb 24 15:04:48 2009)

标题党一把哈,其实是隐去program name的rank list。

本来想写面经的,忽然就很想把我的rank list写一写,明天以后就不能改了,自己按
照自己的原则胡乱排好了就没再改过。借用了docrockville (感谢!)的部分要素并修
改,列了两个表。第一张表打分,内容包括:
location
my general impression
hospital physical plant
work load
ancillary service
electronic records
fellowship placement
do I like the faculty
do I like the house staff
will I fit in
teaching and education
patient population
my intend subspecialty exposure
research opportunities

第二张表简要的列出各项跟benefit有关的细节to help me decide when the scores 
are too close.

salary (in my case the difference can be big)
call free months (I still want some life)
free parking ( can’t stand difficult parking at work)
vacation (some 3wks, some 4wks and I prefer 4 wks)
relocation allowance (nice to know one program does provide that)
night float (how long?)
meals provided? (that is a plus)
free pda (another plus)
education allowance? (plus)
library service (plus)


最后的排序结果其实还是把表扔掉而由location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这两张表只是
reassure自己一下罢了,LOL。不过surprisingly第一张表前两个还是得分最高~其实也
算一树洞贴/倒垃圾贴~给征文凑个数不要奖金的~会慢慢继续写面经~如果您没耐心请直
接跳过No1 to No13去看俺感人至深的谢词:)但还是要请前辈同辈们指点一下No11。

No.1:dream program。从开始准备面试就按照这个准备,可一直也没拿到面试。
给pd,pc写信都是没用,直到新年突然收到电话留言叫俺去面试,那真是这个season里
最高兴的一天了,只要尽了自己的努力,进不去也没什么可遗憾的了。可惜的是真的会
很难,7个quota还要等着美国学生挑剩下了才轮到我们。据说绝对不给pre但是少了几
个名额不知哪里去鸟。pre-iv dinner时问了一个pgy2才转过来的,说他们故意第一年
不招满,等第二年再招,这个说法还是第一次听说。还有一种说法最近听说DO是先我们
match的?

No.2:跟第一个比起来会比较容易进一些,8个位置但是好像大部分IMG。Faculty系出
名门(艾,写到这儿,都想把第一第二换了:)~~),大概有1/4时间在大学轮转。没
有成为第一大概是因为iv来得比较容易。绝对不给pre,副pd面完就给了我热情洋溢的
回信,pd终于在前些日子也给了热情洋溢的回信。打听了一下,当然也给了同面热情洋
溢的回信:)

No.3:quota一大把,不过social hr 逮到pd问过img的行情,pd说要控制img在8%。我
很好奇既然不给pre怎么才能控制img的数量?因为去之前没抱着什么希望,反而是自我
感觉最良好之一的面试,非常relax,chemistry是大大地。不过硬件恐怕要决定在这里
有没有机会,硬伤啊硬伤~~很佩服美女pd 30几个人面试也能记得每个来面试者的大概~
~在那里看到了passion,如果时光倒转,没娃的时候可能会把他放在第一?

No.4:也是绝对没有pre,自以为很牛啊。面试那天除了我全是AMG,自己感觉不好,不
过业内人士说他们比较看重高分,又燃起了一线希望。

No.5:厚着脸皮自己感觉就是一个perfect fit。没赶上pre-iv dinner,副pd的问题我
有两个没有准备,就完全是自己真实的想法。没想到他非常喜欢我的回答,很投机的感
觉。谈完了副pd就一直说非常fit非常fit如果感兴趣pre可以代我跟pd说。good bye 
social hr跟pd也聊了聊~笑眯眯的pd感觉很好相处~~唯一的缺憾,freida显示没有
electronic medical record,自己也实在想不起他们到底有没有了。不管怎样,这个
曾经挣扎过要不要开口要pre的地方rank太低会对不起自己,thank god还有15+个quota。

No.6:第一个去面试的地方,原本没打分时是没怎么放在心上的。打了分居然还高过我
的3,4,5。于是提升到了这个位置。Claim不给pre,31号一看还是少了一个。

No.7:原本是很喜欢的,列了表发现vacation少几天,还管relocation呢,也是少了一
个名额。

No. 8:也是自己觉得牛,绝对没pre。回来就只记得pd说你这package5年前马上给你
contract,现在可是不行了。。。感觉不好,不是他们的茶。昨天review当时的note,
发现pd还说了一句如果你喜欢这里很有可能来这里。后来Pc发信问是不是还available
,俺回信表示强烈兴趣之后,pc说very hopeful to see my name on their match 
list in march。可见感觉还对,不会被rank特别高。


No.9:第一张表分很高。可惜黑人太多的原因,只能放在这儿了。一半pre给出去了。
Pd说会rank highly ,当然跟别人也说了:)不过也问到了没说的。

No. 10:会很累,benefit很好还有free parking. 也是claim不给pre,但好像还是不
见了一个名额。

No. 11:这是个u program,给了1/3pre出去。Patient,housstaff,faculty都不够
diversify。不知道这个原因是不是strong enough让我把它放在这么低的位置。虽然这
个list非常非常personal,还是希望有前辈能给指点一下//Bow~

No.12:只剩一个名额鸟~~没free parking~~

No.13:pre了一半,如果进去了,也要咬着牙坚持至少一年//握拳。要不要跟12换一下
呢,parking方便也~~

今年只申了内科,申请了100个拿了14个面试去了13个。很感谢哲别,鞋匠,scrub去年的总结(俺先感谢一下哈,不然不match的话今年就没机会感谢了)。哲别给了nj, ny program很详
细的列表,我照着那张表把review不好的都给screen掉了,现在想想自己申请时还没看
清楚形势,后怕啊。而且开始只申请了50个其中近30是本州用来打水漂的,后来要感谢
大奔给的program列表,又加到了70再加到100。

还有很多id也是match上match不上都要感谢的啊,
kd每走一个跟我相同的program都会通报,真的是非常的感谢~
scrub从看到他的一个面经我就盯上了,super nice的他答应我若拿到那家面试会给指
点。后来不但指点了我还电话听我倒过垃圾~~
非常感谢哲别百忙之中也回过电话给我指点~
还有jimmy仗着他是病理俺就不止一次没有预约的打电话骚扰他啊~~~
老刀在俺当初打病理主意的时候也是通过电话的~~
面试前yeye的帖子虽然是写病理的却让我对pre还是match有了认识~~
从小粉每次的只言片语中都是有收获的阿~~
还有那些常通电话的id们,面试碰到的和offline认识的CMG们,煲一通电话粥也是可以
缓解压力的阿~~

这条长路走下来要感谢的人真是说也说不完啊~~我的同学前辈,就是我倒垃圾的地方啊
,几乎每周末都会打电话给她而从她那里得到信心,在这里祝她今年fellow申请一切顺
利~~~最最要感谢的还是我的ld和儿子们啊,有了他们的支持和宽容我才可以在今天说
不成可以再来一年啊~~~写到这里连自己都很感动,结果是什么对我来说真的不是那么
重要拉~~

俺脚得跟童鞋们还是share了很多personal的东西,希望能够抛砖引玉,不一定要等到
结果出来才写啊,那个时候心境不同,写出来的东西自然也是不同。在整理旧帖时看到
去年前辈们match前的心情,对我来讲都是一种鼓励和reassurance. 结果出来了真的不
会再有这种心境,gut feeling告诉俺今年会有位置,同时也准备好不match那天就是俺
去做ob,重整旗鼓的一天。求bless!




--
※ 修改:·soaplover 於 Feb 24 23:16:16 2009 修改本文·[FROM: 70.143.]



2009-02-25 12:30:09

主题: alohaahola: Medical College of Wisconsin Neurology interview
发信人: alohaahola (crazydoc),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三月征文,谢绝置顶}+ Medical College of Wisconsin Neurology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Feb 23 19:20:51 2009)

I will try to post my IV experience (Neurology and Preliminary Year IM). 
Here is the first one.

Medical College of Wisconsin Neurology (Milwaukee, WI)

I interviewed there back in November, it is one of the programs that are 
almost exclusively IMGs, mainly for geographical reasons. I think the 
current residents are from 17 (or 23?) countries. It was the very 1st IV 
that I received (September 12th) and actually was the longest IV process of 
the entire season (almost 2 full days). They provided one-night hotel stay.

Day1: PM Dr. Doug Woo’s Introduction to the program; they are 4-year 
categorical program. The IM department kind of require IMGs who are out of 
medical school for a while to start early for an Observership with them. 
They have a pretty good representation of different specialties. 
Particularly, there is the opportunity to do Interventional Neuro-Radiology 
fellowship for Neurologist. Also, you talk to the chief residents and ask 
questions that afternoon. By the end of the afternoon, you get a goodie bag. 

Day1: Evening Dinner at a pretty good restaurant downtown Milwaukee. The 
residents are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and I had a good time chatting with 
different people. Just try to mingle and talk to as many people as you can 
in situations like this. Also, try to be close to one of the chief residents
at the dinner table as they are ones on the selection committee. There will
be other people ask about the call schedule, etc. At dinner table, I 
normally ask the residents specifics about the interview process the next 
day, why they chose the program, what they think could be improved about the
program, how they think I should express my sincere interest to the PD the 
next day; and staff like that. 

Day2: Breakfast and then interview process. Basically all the candidates 
will talk to 4 different faculty members (everybody talks to PD and Chair). 
All the interviews are benign and they asked questions on your CV, why 
Neurology, career plan, etc. Some of them may ask some ethical questions but
not in an interrogational way; it depends on the interviewer you get (I was
asked what to do if my patient refuses to take the medication; shall I help
my fellow resident if he/she is swamped). The interview process lasted the 
entire day as there were around 10 candidates that day and we just chatted 
in the waiting room when there were no interviews (We exchanged interview 
experience at other places, I was particularly interested in places that I 
was going to visit). There was lunch in the middle of the interview day and 
they REALLY feed you well. I mean, it was a feast. Also the faculty and 
residents will come in during lunch time and talk to the candidates. It is 
another opportunity for them to see if you fit in and for you to see if you 
like them. 

Overall impression: good program, very nice PD and Chair, friendly faculty 
and residents. The thing that impressed me the most is the fabulous food 
that they feed us. However, it is really really cold in Milwaukee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5.188.]

 
发信人: dendrite88 (麦地之嬉皮教父),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三月征文,谢绝置顶}+ Medical College of Wisconsin Neurol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Feb 24 22:17:01 2009)

crazydoc alohaahola has done a great job describing the MCW program. I\'d 
like to add a bit more comments. I visited this program in the middle of 
December, on the second of day of interview, a snow storm hit the city, wow
---10 inches of snow. The program was super nice, later they announced that
if interviewee could not leave Milwaukee after the interview due to 
canceled or delayed flight, they would provide one more night hotel stay. 
Anyway, most interviewees chose to leave. it turned out that my flight was 
delayed and I was stuck at the airport for 6 hours. 

Pre-interview dinner was held in a noisy and crowed bar, I drank two glasses
of miller light and felt very happy. All the residents were nice and eager 
to sell their program to the applicants. My impression is that PGY2 year is 
busy, but the PGY1 intern year is easy to handle. One intern told me the on-
call schedule for him is Q12. Just incredible! The interviews were laid-
back. I really like this program except the location and snow. all in all, 
this is a nice and solid program where you can get well-rounded clinical 
training. if you don\'t mind the long snowy winter of midwest, it is a good 
place to go.



2009-02-25 12:27:27

主题: scrub2008: Spread the love to make your resident life easier
发信人: scrub2008 (jobsmac),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spread the love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Feb 24 21:52:05 2009)

明天是提交ROL的日子,祝大家都能match到心仪的program里。

这个月在肾内病房,带我的fellow也是IMG,他最爱讲的一句话就是spread the love.
就是和护士,social worker,clerk们搞好关系,他说既然改变不了现状,就要想办法
适应。

有的护士非常喜欢坐在那里不干事聊天,你的order看都不看一眼,他说到遇到这样的
情况,你要先做个深呼吸,然后再作笑脸,聊上几句然后再让他们执行order.

我们这里暂时还是手写order,然后是clerk扫描,然后护士在check.如果你和clerk熟了
可以直接给他,要不然他会让你放到架子上等他有空的时候再处理。即使stat的order
也是一样。

跟护士熟了你可以慢慢的调动他们的积极性,即便你催他们他们也不会恼火了。我如果有
空会在护士站多待一会,跟她们聊上几句。

记得今天早上下医嘱一个护士面色不好,我马上问她你没事,要多休息呀,她说我怀孕
两周了,然后我们闲聊了他的家庭。如果可能利用一切机会加深和他们的感情。和sw也
是一样,我们这里有些病人有placement的问题,如果他们努力帮你的话,会加快d/c的
进度。

我们这里护士大部分点滴都不行,我的水平更是一般,要有专门的IV team.有的时候IV 
team要过一个多小时才过来。通过和fellow聊天,他告诉我有个护士水平很高,我就想
办法跟他搞好关系,如果有急事,直接找他就行了。最典型的一个例子,我的一个患者
肾活检后低血压,需要18g的IV line bolus,叫了IV team十分钟没人反映,我马上就去
找他,他过不到一分钟就搞定,而IV team大约一个小时才过来。

用毛主席的话讲调动一切可以调动的力量。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7.173.]



2009-02-25 12:11:22

主题: alohaahola/Benpu: Magic Letter for getting interview after first rejection
发信人: alohaahola (crazydoc),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三月征文,谢绝置顶} Emory University Neurology (Atlanta, GA)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25 11:09:23 2009)

I got this IV after sending the “Magic Letter” to PD in early November. A 
friend gave me a template of the letter but I think it was originally from 
Benpu. I would recommend people apply next year to send the letter to the 
programs that you have not got IVs or rejections by the 1st week of November
. This applies to small specialties such as Neuro/Anesthesia/Path/Psych, etc
., It may not work for IM; PDs from smaller specialties do read emails and 
respond to candidates.

There are 8 positions at Emory and 6 of them are combined 4-year program. 
There was a catered dinner at one of the resident’s house the night before.
I was not able to make it so can’t really comment on it but was told it 
was nice. They provided one-night hotel stay at Emory Inn. 

During interview day, the PD, Dr. Khan gave an overview of the program 
followed by a brief talk by the Chair. Then the interview process began. The
interesting thing is all the interviews are 15-minute length and there was 
basically no break time between. It feels like “8-minute dating”. Each 
candidate had 5 interviews and we were shuffled among different faculty 
members by the PC and a secretary non-stop. It was their full-time job for 
those 2.5 hours. Some people may not like this way but I am ok with it.

Interviews: Since they currently have IMGs with a lot of research background
in their residency; they know what it is like to take someone who is out of
school for a while. So not the normal questions such as “are you going to 
be adjusted to US health care system?” “What is the biggest challenge you 
are expecting?” We mainly had conversations about stuff on my CV and what I
think my future career goal will be. They are strong on Sleep Studies which
is what I am interested. Quite a few faculty members have MD/PhDs and they 
regard research achievements highly. One of the interviewer who graduated 
from the program asked me what I learned during my Observership about the 
importance of efficient communication. I think it was interesting question. 
Since she graduated from the program, I asked her what she thinks the best 
asset and most challenging aspect of the program are; she said “Large 
patient volume” for both.

When the AM interviews were over, we had a tour of the Emory hospital and 
the medical school, which are quite nice. We then had a “Driving Miss. 
Daisy to Grady” tour. Since the movie “Driving Miss Daisy” was filmed in 
Atlanta, we had a professor who is a big time old-fashioned southerner give 
us a van tour around town, we were shown the fancy neighborhood where the 
movie was made as well as where Sanjay Gupta lives (he also commented that 
“Neurologist used to be able to afford this neighborhood but those days are
gone; this area is now dominated by Cardiologists, Attorneys, and CEOs”). 
We then toured the downtown area and arrived at Grady Hospital.

Grady Hospital is the “famous” inner city hospital where the patient 
population is almost exclusive minority. They are extremely busy there and I
heard a lot of stories about it from different people (they do work you 80 
hours for PGY-1 and PGY-2 years). Anyway, it was what you would expect from 
an inner city hospital, except that this one is really big. We had a wrap-up
at Grady and they arranged transportation to the airport for us. 

Finally, the general consensus is that programs in the South are not 
friendly to IMGs. However, I did see quite a few IMGs at Emory and people 
are pretty open-minded and they do things much faster than the traditional 
southern way. It reminds me a lot of the Northeast. I guess it is because 
Atlanta is a big city and there are many transplants from other parts of the
country.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5.188.]

发信人: knockingdown (麦地撂M倒),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三月征文,谢绝置顶} Emory University Neurology (Atlant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25 12:00:27 2009), 转信

非常同意你说的11月初要和program联系,来年的朋友要注意了。病理也很有用么,你
肯定有feedback才这么说的。

内科其实也应该发发信,至少不损失啥。虽然PD不怎么看,不过多一个IV也行呀。没有
多拿IV的同学也不要失望,至少努力一下。


 
发信人: benpu (麦地大奔-Think or Sink),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三月征文,谢绝置顶} Emory University Neurology (Atlanta,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25 12:00:55 2009)

是不是老毕给你的?我可是收龙虾做报酬的,哈哈。

信怎么写,我已经写过帖子了,大家见仁见智。

发信的时机我觉得也很重要。你也提到了,我就总结一下,造福大家。

1。11月1日确实是很重要的日子。两个原因。
(a)因为你如果在9月1日报名,11月1日前应该是第一批IV已经到了。如果没消息的pg,
就要争取了:本来在waiting list上的,争取排到更前面;本来turn down但还没收到
拒信的,争取上waiting list。
(b)MSPE出来了,AMG大量涌入。所以要尽量在11月1日前发,之后一段时间一是竞争激
烈,二是PD可能没时间看了。

2。在12月中到1月中,这个时候,cancel IV的多起来了,要抓好这个时机。PD的心态
也变了,为了保证fill the slots,IV从买方市场(PD主动)向卖方市场(你主动)变化。
你写的,他仔细看的可能更大,你的机会也越大。

3。可以一个pg多发几次。每次有些新鲜的话汇报。这种行为就表明了你对他们的感兴
趣程度,应该是加分的。发到得到明确回答为止--IV or reject(虽然大多数是不回的)。

4。没回音的都发,给reject也可以发。你已经付了钱了,之后支付的不过是写信发信
的时间。付了钱,你就有和他联系(不是骚扰)的权利,要想尽办法把权利用到极致。
说不定就精诚所至金石为开了呢?我就有一个rejection letter还没发出来的,PD直接
override给我IV了。

5。心态要好。很多是不给回复的,不要灰心。不给回复也是好事,就是没给rejection,
你还有机会。把信好好改改,继续发。给你rejection的,也别不理人家。感谢别人
的开诚布公,和evaluate你的时间。这么说吧,人品好总有回报的,呵呵。

今天最后一天,祝我们心想事成。

另外,麻烦斑竹把我以前写的有关自荐信的和这个合一下,希望对后来人有些借鉴意义。



2009-02-25 12:05:25

主题: grigri: My step 1 result/Review experience
发信人: grigri (hey u),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My step 1 result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25 10:57:43 2009)

Step-1
准备时间:2-3 小时 x 6 月

考试成绩/日期 98 (235) 02/04/2009

Kaplan Qbank /日期 for 3 months at the beginning of exam preparation
UW Bank /日期 for 3 months after completion of Kaplan Q bank
NBME 1/日期 510 3 months to exam
NBME 5/日期 500 1 month
NBME 6/日期 540 3 weeks

所用材料:Have not used Kaplan notes and video. 

I may add more if someone need more details. I post this really quick 
because I think it may be good for someone facing the exam to see my NBME 
and actual test results. 

Please keep on the good work and try your best until the last minute of the 
exam. Good luck!

I also wanted to thank people here. Thank you for all the good infomation! 
Best of luck in your career!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9.176.]



2009-02-24 09:10:39

主题: againstwind: 最后一个病房值班
发信人: againstwind (逆风而行),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文学中年PGY-3酸一下,呵呵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Feb 23 23:13:41 2009)

今天值班,到晚上十点。拷机响来响去,回答各种各样的问题,帮助intern/medical 
student整理一些头绪麻烦,自己还要收病人,还要看几个不太稳定的病人。

十点钟的时候,晚班住院医生来接班了。我把拷机给他。这个时刻总是我一天中最轻松
的时刻,呵呵。但是今天把拷机给他的时候,心里的感觉有点特殊。

今天是我整个住院医生生涯里最后一个病房值班了,身边的医生护士忙碌着,自然不会
意识到这个夜晚,对于我的特殊意义,生命照样和疾病斗争着,太阳月亮照样交替着,
我的职业也继续前进着。

但是走在医院长长的走廊里去停车场的时候,我忍不住问自己,真的就是这样了?我完
成了所有的值班,每四,五天一个班,三年,漫长得不去计算了,但是却也走到了今天
,磕磕绊绊,泪水沮丧,无数次地走在这条走廊上,暗暗对自己说不放弃,今天终于走
到了这一天。回头看那些无数的夜晚,恍若遥望彼岸。

回到家里,还是忍不住上网察看病人的情况,对他们来说,不管是哪个医生,不管那个
医生的心情,他们只是需要最努力的照顾。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0.236.]



2009-02-23 16:56:39

主题: PolarBear08: 给大家鼓鼓气--我也pre-match上了一个大学program
发信人: PolarBear08 (麦地熊),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给大家鼓鼓气~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Feb 23 15:33:37 2009)

最近看到版上有泄气帖,于是想用自己的经历给大家鼓鼓气~,也算答谢老刀和版上各
位兄弟姐妹对我的帮助。

以前有介绍过自己:国内完成学业后来美做博士后,至今已有5年多。一直很想在科研
上做出点成绩来,所以开始没有考虑过要考board。后来因为种种缘由,实在觉得自己
在科研这条路上的希望渺茫(很多成功的重要因素都不是自己能控制的)。在种种尝试
碰壁以后,在朋友的帮助下,也走上了考board这条路。

紧锣密鼓地考完了step1,Step2ck和cs(2008年8月底),然后就开始准备申请材料
(PS,CV)。总算赶在9月2日递上了申请。LoRs是在7月底就开始要了。因为都是本系
(非临床)的faculty,所以1周之内倒是都收集齐了。用的是confidential。总觉得如
果你信不过他们的话,就不要去要推荐信。当然,还是很担心了一阵,因为摸不准自己
老板的态度。直到9月中旬收到第一封IV的时候,一颗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然后就去准
备面试(挑选衣服,找机会练口语)。

虽然也知道interview的常规问题,但是感觉每个面试都不太一样。每个医院都有自己
的风格和倾向。主要还是看你自己的定位和医院的喜好是否match。医院对你是否印象
不错,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可以察觉一些的。建议大家在面试的时候不要提及签证的问题。

面试和身份没有关系。如果program喜欢你,只要他们支持的签证,他们都会帮你办。也
并不是说非要等到拿了绿卡以后才可以去做resident。

我的考分并不是很高(97、92、cs成绩是10月6日才出来的),也没有绿卡,没有时间做observer,只申请了内科(主要是兴趣的因素),虽然有一些publications和一个
fellowship,但也pre-match上了一个大学program。

总而言之,相信很多人的条件都比我要好,只要大家有兴趣,有热情,依据个人的经验
看过来,考board这条路可以自己掌握的东西还是要多很多。

好好努力吧,版友们~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9.112.]



2009-02-23 10:34:04

主题: 张功耀: “亚健康”概念剖析
“亚健康”概念剖析

  张功耀

  概念是思维的基本单元。概念不清楚,整个思维就不会清楚。遗憾的是,由
于我国从小学生到博士生的学生培养都没有逻辑学的训练内容,许多已经读完了
博士,当上了教授,甚至已经掌管我国科学技术资源分配大权的人,也不知道怎
样给出概念,不知道怎样进行概念分析。不管有没有充分的依据,只要标榜科学,
似乎那被标榜的东西就是科学,只要标榜系统,似乎那被标榜的东西就是系统。
因此,一些未经任何逻辑分析的科学概念,都可以随随便便地见诸各种媒体(包
括大众媒体和学术媒体),横行无忌,欺骗世人。

  必须指出,“亚健康”不是一个得到了国际医学界认同的科学术语。迄今为
止,它也还不是得到了最起码的科学语言解析的概念。我不知道“亚健康”概念
是什么时候由什么人引入我国的医学文献的。但是,这个概念已经欺骗了我国许
多善良的人们。最近的一个消息显示,“亚健康”居然出现在我国新任命的卫生
部部长陈竺先生的口头文献之中了。也就是说,这个概念把卫生部部长也给骗了。
由此可见,由这个概念造成的思想混乱已经不是一个小问题。不澄清这个问题,
我国的医疗卫生事业将遭受严重损失和巨大的浪费!

  怎样进行概念构造?我国古代的思想家没有明确地阐述过,研究得也不深入。
虽然孔子说过“必也正名乎”,可是,究竟怎样正名,孔子并不清楚。在诸子百
家中有一个“名家”,也曾经试图解决“正名”(弄清概念)的问题。春秋的时
候,子产和邓析子曾经长时间针尖对麦芒地进行过概念纠缠,结成的私人恩怨也
很深。可是,所有这些努力都没有促使我国把如何构造概念这个问题及早地解决
好。

  有关概念构造的逻辑学问题,在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的《范畴篇》当中是
说得很清楚的。到目前为止,全世界的逻辑学家都以亚里士多德的《范畴篇》作
为概念构造和概念分析的基本工具。遗憾的是,一天到晚沉溺于中国旧文化的人,
至今还不会使用这样的逻辑工具。这样的人不少。这种状况给我国的科学和文化
建设事业造成的负面影响也相当严重。

  依据亚里士多德的逻辑学,概念构造中第一个要注意的,是概念的指称要明
确。诸如“圆的方”或“方的圆”都是不合格的概念构造,因为他们的指称不明
确。事实上,“亚健康”这个概念相当于说了一个“有病的健康人”或一个“健
康的病人”。这无异于说了一个“圆的方”或一个“方的圆”。因此,单从逻辑
学上分析,“亚健康”就是一个不合逻辑学基本规则的概念构造。

  “亚”只能用于层次描写,不能用于状态描写。在上一个层次与下一个层次
之间,如果还存在一个介于两者之间的层次,我们可以把这个层次描述为依附于
上位层次的“亚层次”。于是,在生物学的物种层次划分中有“亚种”,在物理
学的物质层次划分中有“亚原子”(按:这个表述容易产生歧意。我本人不主张
这样的划分。它容易使“亚原子”被误认为是一种“亚原子”粒子。),如此等
等。

  “亚”是不能用来描述物质状态的。从状态描写的数学方法看,给定一种物
质状态由X1,X2,X3,……,Xn来描写,则其中每一个状态参量的改变都意味着
一种新的物质状态。据此,从一个给定的状态S1演变到任意一个邻近的状态S2,
不管这个演化是连续的还是非连续的,都不可能用“亚状态”来描述第二个状态
与第一个状态之间的关系。如果在这样的演变中发生突变,这样的描写就更加不
可能了。更何况中医生在给出“亚健康”概念的时候,只指出了三种状态,不包
含任何邻近状态的变化。在通常的医学实践中,如果一个人经体检后所得到的状
态参量全部符合正常值,则这个人就可以被诊断为一个健康的人;而当这个人的
身体测量值绝大部分正常,只见血压测量值偏高时,则这个人就可以被描述为
“患有高血压”的疾病状态。显然,我们不能把“只是血压偏高”的身体状态描
述为“亚健康”状态。要是那样的话,一个肝癌患者也会被错误地描述为“亚健
康”了。

  我国大部分中医生和部分中医药大学教授的文化水平都很低。他们的知识贫
乏状态令人惊讶!许多中医生(尤其是那些中医泰斗)甚至还不符合当今世界的
脱盲标准。他们缺乏对医学科学进步的基本了解,甚至完全不具备理解现代医学
科学的能力。由于他们过分沉溺于中医典籍之中,使得他们连基本的逻辑规则也
不懂。正因为这样,中医生至今还不会给出概念、不会做概念分析,更不会按照
概念与概念之间的关系进行逻辑推理。所以,不但古代的中医生给出的概念没有
实际意义,现代的中医生给出的概念,也大部分没有实际意义。

  众所周知,中医至今还不会做体检,也没有标准的健康概念。中医生如果不
通过望、闻、问、切得到对病人的“感觉描写”(如疼痛、奇痒、肚腹膨胀)和
“外部特征描写”(如气促、吐血、拉稀、脸色铁青),就不能对这个人进行任
何有实际意义的医学描述。所以,中医生只能“跟着感觉走”,用模棱两可、含
糊不清的“感觉语句”来描述身体状态。于是,他们只能把那些“没有感觉到有
病”的人叫做“健康人”,把那些“已经感觉到有病”的人叫做“病人”,把那
些“没有感觉到有病又没有来找他们看病”的人说成“亚健康人”。

  这样划分的荒唐是显而易见的。现代医学清楚地告诉我们,“已经感觉到了
的疾病”不一定就是严重的疾病;“没有感觉到的疾病”不一定就是轻微的疾病。
因此,跟着感觉走给出的“亚健康”概念是不可靠的。只有按照科学医学的诊断
方法接受体检,才能对我们的身体状态进行可靠的描述。由此可见,所谓身体的
“亚健康”状态,完全是骗人的鬼话!

  直觉的判断认为,被我国中医生描述为“亚健康”的人可能是所有人。这样
一来,中医生就可以广泛发挥他们“治未病”的“特长”了。不过,头脑稍微清
醒一点的人会提出质疑:

  至今不会做体检的中医,凭什么判断我们的“亚健康”状态?

  至今还不会做早期诊断的中医,又怎么可以“治未病”?

  依我看,中医生还是带着他们捏造的“亚健康”概念,高举他们绣制出来的
“优秀传统文化”的杏黄旗,到一边凉快去,免得搞乱了我们的思维,为害我们
的生命安全与健康!



2009-02-23 00:03:37

主题: VOA: 美国加州未婚母亲产八胞胎引发争议
美国加州未婚母亲产八胞胎引发争议 

 
                          记者:申华

2009年1月26号,一名美国妇女产下八胞胎,这名未婚母亲先前已有六个孩子。多胞胎现象近年来在美国越来越普遍,一些医生对多胞胎婴儿的健康风险表示关注,并对导致多胞胎的不孕症治疗技术提出异议。

任何一个母亲都知道,一个新生儿就能使全家团团转。1月26号,加州33岁的妇女纳迪娅·苏尔曼一次产下八名婴儿。这位单亲母亲的屋里一下子拥挤了很多,毫无疑问,屋内传出的声音也大了很多。

苏尔曼和自己的父母住在一起,她的父亲很快将前往伊拉克前线,担任军中翻译。苏尔曼的母亲说,女儿的14个孩子都是通过体外受精怀孕的,孩子当中没有一个是女儿的前夫所生。

一些医学专家对一次将八个婴儿胚胎植入母亲子宫的做法提出批评。马克·埃文思医生研究了一种名为“选择减少法”的技术,这种医术能够在多胎出现前,终止某些胚胎的生长,以便有效保住剩下的胎儿。他说:“每次通常植入两个胚胎,偶而也植入三个,只有在非常罕见的情况下,才会植入四个。我想象不出会有一次植入八个胚胎的情况。”

美国一些医院和大学,也对一次植入过多胚胎表达了同样的关注。在宾夕法尼亚大学讲授道德伦理学的阿瑟·卡普兰博士说:“将八个胚胎一下子植入是缺乏道德的做法,其行为已经几乎等同于玩忽职守或治疗失当。”

联合论坛报说,1996年的时候,平均每次受孕胚胎植入的数量是3·9个,2006年这个数字下降到2·4个。有关专家建议,一次受孕植入的胚胎数量最多不要超过5个。加州出了八胞胎的新闻,因此引起广泛关注。

医生说,苏尔曼的八胞胎将面临许多健康危险,新生儿体重过轻是其中之一,八胞胎中的婴儿,每个体重不足一点五公斤。不孕症专科医生马克·埃文思说:“怀八胞胎的妇女,一个孩子也留不住的可能性是百分之九十,而且婴儿健康今后出现严重疾问题的风险很大。”

医生们说,拥挤在子宫内的胎儿除了可能患有大脑麻痹外,其肺部、眼睛等器官很可能会留下永久性严重损伤。总而言之,所有多胞胎生育都面临并发症的危险,而医生们的处置能力毕竟有限。

即使婴儿侥幸活了下来,一个单亲母亲能够有效养育14个孩子,而最大的才八岁吗?马里安·诺贝尔教授说:“我认为,纳迪娅没有可能向所有孩子提供所需要的特别护理。我想,其中的八个孩子是很好的领养对象,也可以将这些孩子送给那些不孕症治疗无效的父母们。”

八胞胎的母亲纳迪娅愿意不愿意将亲生骨肉送人,目前还不得而知,不过,她的最大孩子才八岁,无奈带来的个人精神痛苦可想而知。

联合论坛报说,美国育龄夫妇寻求治疗不孕症的比例为一比八,美国全国每年有13万不孕症妇女接受体外受精,通过辅助妊娠手段产下的婴儿每年有5万多人,一次胚胎移植费用为一万两千美元,整个不孕症行业的年利润高达30亿美元。

报导援引芝加哥技术研究所下属的“科学、法律和技术中心”主任罗伊·安德鲁斯的话说,加州八胞胎事件说明,美国的不孕症行业已经“失控”,政府应该介入,有效实施监管。

桑杰·阿贾瓦尔是加州大学圣迭哥分校的生殖医学教授,该校不孕症服务中心主任,他在谈到加州八胞胎问题时说,这种情况并非经常发生。他呼吁不要对十年才出现的罕见例子采取抵制态度。报导说,美国的首例八胞胎是1998年通过体外受精和胚胎移植手术出生的。

□ 美国之音



2009-02-22 23:12:27

主题: 山西煤矿爆炸
山西屯兰煤矿瓦斯爆炸营救现场清晰大图(组图) 
2009年02月22日19:34:27 [新闻大杂烩]  
 
 昨天凌晨2时23分,山西省焦煤集团屯兰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截至昨天18时,事故已造成74人遇难,有114名伤员在医院接受观察、治疗,其中5人病情危重。张德江副总理于昨晚赶往事故现场,并宣布成立国务院山西焦煤集团屯兰煤矿瓦斯爆炸事故调查组。Mitbbs.com



胡锦涛总书记、温家宝总理立即作出重要批示,要求采取紧急措施,千方百计抢救被困人员,同时要保障救援人员安全,防止次生事故发生。张德江副总理受党中央、国务院委托于昨晚赶往事故现场,指导事故抢险救援工作,看望慰问遇难者家属和受伤人员,并宣布成立国务院山西焦煤集团屯兰煤矿瓦斯爆炸事故调查组。Mitbbs.com


  
 
 
2月22日,救援人员抬出一具遇难者遗体走出矿井。Mitbbs.com


  
 
 2月22日,救援人员抬着一具遇难者遗体走出井口。Mitbbs.com


  
 
 屯兰矿事故现场 救援人员抬着被困矿工升井。Mitbbs.com


  
 
 2月22日,救援人员准备下井搜救。Mitbbs.com


  
 
 事故现场施救。Mitbbs.com


  
 
 2月22日,救援人员准备下井搜救。Mitbbs.com


  
 
 2月22日拍摄的发生事故的山西焦煤集团西山煤电屯兰矿。Mitbbs.com


  
 
 2月22日,医务人员正赶往事故现场。Mitbbs.com







目击救援Mitbbs.com


68个高压氧舱全启用Mitbbs.com


记者在现场了解到,来自山西焦煤集团、阳煤集团等单位的救护队参与井下抢救。昨天10时,记者在事故矿井主井口看到,不时有救护队员坐着罐车入井搜救,西山煤电(000983,股吧)古交矿区总医院等医院的医护人员携带着血压计、心电图仪等设备在井口待命,一有人员升井立即进行检查。古交矿区总医院是收治伤员较多的医院,该院骨三科主任赵志国介绍说:“22日上午,我们科共收治了11名伤员,均诊断为一氧化碳中毒,除了做心电图等方面的检查外,主要采取了吸氧的治疗办法,现在这11个人体征平稳。”Mitbbs.com


据有关方面负责人介绍,事故发生后,山西省属和太原市的7家重点医院组成了6支医疗队和专家组,分别在古交矿区的各家医院组织抢救;太原地区68个高压氧舱全部启动,用于治疗一氧化碳中毒患者。目前,事故善后工作也已同步展开。Mitbbs.com


医务人员帮伤员订餐Mitbbs.com


记者在古交矿区总医院骨三科看到,正在接受治疗的受伤矿工全部吸着氧气,有的睡着,有的与亲属说着话。中午,医院的医务人员帮助伤员订餐时,一些伤员要求吃米饭、打卤面等,只是胃口不太好,都要求吃中碗。Mitbbs.com


屯兰矿曾保持零死亡纪录Mitbbs.com


国有重点煤矿,年产500万吨,是高瓦斯矿井。Mitbbs.com


地点:太原市下辖的古交市Mitbbs.com


储量:10.28亿吨,可采储量6.28亿吨Mitbbs.com


生产能力:原设计年生产能力400万吨(2005年技术改造后核定能力500万吨)屯兰煤矿自2004年以来一直保持了百万吨死亡率为零的纪录。在国内一流的智能化设备中间,有许多是屯兰的自主知识产权。比如,将“大断面支护”用于煤矿开采,屯兰是世界上第一家。这项由矿长尹根成等攻关研发的项目,也因此获得“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Mitbbs.com



2009-02-22 19:09:50

主题: 新华网: 患者使用“双黄连注射液”1死2生命危险, 药品被紧急叫停
黑龙江乌苏里江制药有限公司佳木斯分公司产“双黄连注射液”被紧急叫停 新华社

http://news.xinhuanet.com/health/2009-02/13/content_10812424.htm


    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12日紧急通知,停用黑龙江乌苏里江制药有限公司佳木斯分公司产“双黄连注射液”。

    今年2月11日,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接到青海省报告,青海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3名患者使用标识为黑龙江乌苏里江制药有限公司佳木斯分公司生产的“双黄连注射液”(批号:0809028、0808030,规格20毫升/支)发生不良事件,并有死亡病例报告。 

    为确保临床用药安全,两部门要求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和药品经营企业立即暂停使用、销售并封存黑龙江乌苏里江制药有限公司佳木斯分公司生产的“双黄连注射液”;一经发现不良事件患者,要全力做好医疗救治工作,并按规定及时向卫生行政部门和药监部门报告。



2009-02-22 14:41:28

主题: davelin: Board? or not board?--由考board讲开去 (Discussion)
发信人: davelin (davelin),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由考board讲开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2 01:40:57 2009)

考board到底好不好要看你的机会成本了。

1. 如果你生物烂校估计只能做做博后每年拿个4w, 运气好累死累活做个assistant
professor的话,考board当然好了。现在的住院医也不会像以前一样累了,还有钱拿
。就算family practice出来赚个十万出头也不知道要比做千老强多少了。

2. 如果你牛人在医药公司立足很稳,家里有ld两娃要养你就要考虑一下了。现在
的medicine已经不是以前的medicine了。内科儿科家庭科的primary practice的利润老
早就被保险公司榨得一干二净了。中国人自己开专科solo又先天不足,缺少referral, 
好的ppo保险的list病人看了你zhang/wang/li的last name就不来了。不是什么科的医
生都上得了200k的。相反的有很多医生特别是自己开业的医生根本就到不了150k。

3. 如果你牛人里的牛人,又认识超级大牛。自信可以match上path, radiology, 
dermatology,又对英语口语无比自信,personality open,随便宴会可以给toast, 每
周坚持与别的医生锻炼医学领域最重要的课程—Golfing的话,你可以试一下match。你
会很成功。找到好工作。生活会很幸福。每年400k-500k没有问题。

4. 如果你是牛的n次方的人。。。你老不会在这里看我的帖子的。你创业成功,别
人忙碌的时候,你早就在florida深海垂钓,swiss滑雪了。

其实就想说board这个事情不是别人可以说清楚的。要你自己用心去想。你多爱临床?
你多爱research? 你多爱money? 你多爱你的家人?

还有这个版的特点就是大家都不希望去与人交流多的specialty。都想去病理,看看切
片发个文章拿250k过日子。这里有我们中国人语言的原因。不是说这样子不好。不过
medicine最终是一个与人交流的行业,是要以人为中心的。没有communication的医学
会是什么样子?没法与绝大部分的美国医生融洽的医生又是什么样子? 我们总是避开热
门的dermatology, surgery,这样子这样的行业就永远没有中国人说话的份。

最赚钱的specialty永远是最迎合病人需要的specialty. 最赚钱的speciatly永远是保
险公司不pay的消费型的specialty. Dermatology是这样,plastic surgery 也是这样。
这样的行业受保险和政策的冲击会很小。很遗憾的,美国的medicine是一个business.

所有的business都要迎合形势。所有的business都要有人脉。所以抱着在美国当医
生就用不用担心收入不用社交的心态是愚昧的。民主党上台后国家向着socialized 
medicine发展,对于医生收入的影响不言而喻。

大家考board之前最好把行业的情况了解理清一下,前前后后想清楚了,再义无反顾的
跳坑也就此生无憾了。一家之言,大家拍砖。


--
※ 修改:·davelin 於 Feb 22 01:41:31 2009 修改本文·[FROM: 68.224.]

 
发信人: usmle ( ),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由考board讲开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2 01:58:10 2009)

计划不如变化,考板2年,residency至少3年,5年后的形式太难说了。只要问一下自己
,医生的收入不到十万你干不干。干!那就跳~~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8.201.]

 
发信人: redwind (小白),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由考board讲开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2 03:07:37 2009)

我刚“终于下定决心”,又见吹凉风的

不过我老认为你说的有道理,我现在为了我的710个美刀在学习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70.]

 
发信人: eufool101 (eufool),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由考board讲开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2 08:08:21 2009)

我知道的内科三年毕业现在很少有拿到低于18万年薪的。我知道的一个印度朋友由
于是J1签证没有办法要去偏远地区干三年,刚找到一个工作年薪18万。三年内科出来很
容易在加州找到20万年薪的工作。现在医生的薪水比几年前长了不少。
对家庭科不了解,不过中国人干的不多,家庭科的工作非常容易。

楼主竟然把病理和皮肤,放射并列了,俺是彻底被雷了。您可真是太高抬病理了。

不管医生薪水将来是要如何降低或是缩水,医生的工资仍然会是比较高的。
至于在公司工作什么的,现在的经济,不被解雇就不错了。楼主不要忘了,目前的经济
状况下,最受打击的不是医生,而是那些在公司工作的。我还真没听说过谁做完住院医
找不到工作的,倒是在公司工作的现在都是人心惶惶。

--
※ 修改:·eufool101 於 Feb 22 08:09:56 2009 修改本文·[FROM: 24.188.]

 
发信人: eufool101 (eufool),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由考board讲开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2 08:21:46 2009)

我发现Psychiatry非常非常的不错,一是很容易进,竞争不激烈,二是这个专业不累,
也比较容易干,lifestyle非常好。三是毕业后工作比较好找,薪水也不低。
四是其实这是个非常非常有意思的专业。

--
※ 修改:·eufool101 於 Feb 22 08:22:20 2009 修改本文·[FROM: 24.188.]

 
发信人: qinghai07 (笨也要活着),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由考board讲开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2 11:00:12 2009)

有没有第五种人的分类了?
对我来说家庭是第一顺位的,然后,临床>money>research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231.]

 
发信人: pipi2006 (pipi),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由考board讲开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2 11:35:47 2009)

我不认为pathologist就不交流了,但更多的是professional交流,这个的重要性和难
度并不次于和病人的交流。萝卜白菜个有所爱,或者是个人有个人的原因,比较各科优
劣没什么意思,十几年前恐怕没人挤放射和麻醉吧?生命力最长的科恐怕还是自己觉得
最适合自己的科。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27.]

 
发信人: davelin (davelin),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由考board讲开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2 12:10:10 2009)

1。 写这个帖子本来就没说医生以后就不赚钱了。只是想说要听自己的。想清楚放弃五
六年的家庭生活换来的东西觉得自己值不值。不要人家说好就好,人家说坏就坏。如果
你一个人27岁单身无牵无挂,考board当然是好事。

2。 写这个帖子不是要说那个科赚得多几万哪个少几万。我只是想说形势。如果这届政
府不拿医疗体系开刀我个人觉得奇怪。克林顿政府8年在台上的时候大家都看到了,那
时候就想cut这一块。和你说的一样,布什八年医生收入提高了不少,是因为共和党的
市场化和对富人的优惠。现在民主党又夺权了,社会化医疗又要抬头了。

3。 医院的internist拿死工资,找勤快一点边远一点可能是找得到18w的工作。越是人
多的地方工作越难找,市场越饱和。加州20w,i doubt it. 我的一个好朋友的妈妈是
小儿科大夫,自己开诊所,我的朋友上本科的时候每周会去帮忙。他说的小儿科大夫每
看一个病人其实只赚几块钱,保险公司付得少。internal出来自己开诊所和family/
pediatric应该没有太多两样的。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224.]

 
发信人: davelin (davelin),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由考board讲开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2 12:15:18 2009)

我也没说path不好。我都把path和derm, radio在前面列在一起了。就是因为path不需
要直接和病人进行面对面的交流,会比较符合我们中国人的特点。很同意“生命力最长
的科恐怕还是自己觉得最适合自己的科”。

只是人人都这样,在medicine里中国人恐怕很难出头。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224.]

 
发信人: usmle ( ),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由考board讲开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2 12:44:00 2009)

奥巴马现在还在为破银行们焦头烂额,暂时还不会拿医疗开刀。但美国这种医疗开支随
着经济继续衰退下去肯定是要cut的,否则整个国家都要破产了。过去几年确实是医生
的荣景,以后不会有了。但只要医疗继续是垄断行业,收入就不会低到哪里去,奥巴马
要改革,也只会改点皮毛,和医学会达成一个妥协,不会动根本。

有一个趋势是明显的,这种经济形势下,美国的大门对外国人会越来越小,很多人叫嚣
要取消H1b了。match也对IMG一年比一年难,所以要挤上船的还是趁早,过了这个村没
那个店了。

 
发信人: NGG (changing),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由考board讲开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2 13:34:25 2009)

你说的我很同意。我觉得啥事都是就早好,拿绿卡是这样,考usmle也是这样。 迟了,
机会就越来越少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202.]

 
发信人: eufool101 (eufool),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由考board讲开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2 13:39:37 2009)

现在的问题是,干别的工作,搞科研,或是找公司工作就比当医生容易了?我看不见得。

放弃不放弃家庭生活不在于干医生,而主要和个人的性格有关系。很多人不当医生,难
道家庭生活就更幸福了? 我知道的很多人,进了医院后,压力反而比做科研是小很多。
而我知道的做医生的朋友中,家庭生活反而更幸福的多,老婆支持的更多。

我同学现在做住院医,老公一直找不到工作,在家看孩子,可能有人会嘲笑说,你看考
board考的,连老公都成家庭妇男了,其实如果我朋友不考board,她老公该找不到工作
还是找不到工作,和我朋友当不当医生没有关系,如果我朋友不当医生,他们的生活更
成问题。

我认识的当医生的朋友中,还没有人后悔走了这条路,倒是有很多当初没有考board
的人反而后悔很多。

不要总拿小儿科来举例。另外,中国人干病理的,远远没有干内科的多。至于内科现在
在加州医院能拿多少钱,别随便就doubt it,自己去调查调查就知道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188.]



2009-02-22 14:36:26

主题: Dr. 二餅: 中国男人, 加油啊! (Discussion on male CMGs match)
发信人: diarrhea (二餅),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中国男人, 加油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21 20:46:59 2009)

过去二周这没好帖. 大家都忙啥? 版主, Dr. 二饼今挖一坑, 请勿顶置, ready for 砖.

PD gave me 20 CMG files last week and said: They are all Chinese and I plan 
to rank them. They are all same for me, high scores, most of them w/ PhD/MS.
Please give me a sequence for ranking. Tell me their differences. (There 
is one candidate graduated from Taiwan. I was laughing.)

Dr. 二饼 did not surprise that only five are male. I checked that three 
female CMGs withdraw from match that means all of them got prematch. 
Congratulation! Dr. 二饼 used to send a post regarding this topic. Nobody 
responded. My impression is that female CMGs perform much better in scores, 
interview and match. The worse situation is that lots of female CMGs did 
better than male CMGs. 很惭愧! 中国男人, 加油啊! Can we discuss why? 

Much fewer candidates are from East European countries in past two years due
to EU open the door. This is a good news for CMG: physicians from East 
European are white and speak better English. 
Don’t trust what PD told you/emailed you. 
Don’t guess that PD’s email mean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73.3.]


发信人: usmle ( ),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中国男人, 加油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21 21:11:44 2009)

不是男人不行,是PD歧视中国男人!我知道的去年申请的战友中男的拿得面试普遍不如
女的多和好。一样的high 90, 一样的背景。why? why? why?~~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8.201.]

 
发信人: slimone (獸醫),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中国男人, 加油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21 21:27:26 2009)

Don\'t know what Dr. 二饼 laughed for. PD did nothing wrong.
We Taiwanese are also Chinese, Does Dr. 二饼 discriminate Taiwanese???

WSNVs might be smarter and more dedicated. Don\'t forget that thousands of 
WSNs stand behind them, 
backing them up financially and supporting them mentally. WSNs free WSNVs up
from tedious lab work, 
sacrificing themselves for the better future of WSNVs.

GO FOR WSNs!!!


发信人: LZY67 (LZY),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中国男人, 加油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21 21:40:39 2009)

这是美国的策略
政界、演艺界、甚至科技界,女人有时可能比男人优先,因为女人不会对他们构成威胁
,相反可以增添一些 色 彩,总体来说,女人比男人容易被他们操纵。而所有传媒中的
中国男人的形象,不是衣冠不整的餐馆老板,就是凶神恶煞的黑道人物,正面的很少;
不是中国男人无能,这社会的导向是很重要的一个因素。当然男人的语言能力可能是要
比女人差些,都知道在这事上语言是取胜的重要一环。
不必惭愧,因为我们现在身处异乡,受了很多不该有的限制,而且人家对你的评判标准
也不同了。
一管之见,欢迎批评!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117.]

发信人: iphantom (silver spirit),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中国男人, 加油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21 21:48:23 2009)

不是拍砖。20例cmg里面有15female, 统计学意义上不能推出中国男人加油吧?
by the way, I am a nice guy too. 


 
发信人: scrub2008 (jobsmac),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中国男人, 加油啊!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22 08:31:56 2009)

我觉得大家还可以利用男人的优势,一般来说女护士还是很多的,男医生还是很容易和
他们处好关系的。像我这个月轮转,感觉跟她们关系很融洽。虽然你可能觉得有的人很
懒,但我都是从另一个角度考虑,毕竟护士也很辛苦,千万不要跟她们对立。如果他们
坐在那里聊天你也可以加入进去,让后在找他们帮忙。我觉得关键还是看你个人的努力
,性别是个因素,但不是绝对的因数。关于语言这需要一个过程,特别是和患者,关键
是你要尽量花时间和患者家属家属交流。记得上个月患者家属给我写的感谢信提到,我
能耐心听取他们的意见,他的一个女儿从网上下载了很多治疗方法,我花了半个多小时
的时间慢慢的根他解释,然后再告诉我的决定,如果你的患者信任了你,他们就不会要
求你讲perfect English了。如果可能我会告诉我的患者我所有的plan即便是拍胸片,
不要让他们觉得你是高高在上。



2009-02-20 17:37:40

主题: 卫生部专家“贪官早死论”何以遭网民嘲笑?/ 凤凰网
卫生部专家“贪官早死论”何以遭网民嘲笑? 

--------------------------------------------------------------------------------
 
凤凰网    2009-02-19 21:40:16 
 
 
我想古今中外再没有谁比老百姓更想咒那些贪官污吏早死快死了甚至暴病而亡了,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毕竟作为公民,谁不希望自己生活在一个公平公正的社会,谁不希望能有一个廉洁高效的政府和奉公守法的官员队伍,所以面对时下愈演愈烈、前赴后继的贪腐现实,无可奈何的市井小民们也只能咬牙切齿的诅咒一番罢了,当然会有点阿Q的味道了,毕竟能腐败的人在没有东窗事发之前位高权重、风光无限,远比小老百姓活得滋润。

      但同样的占卜式诅咒当被卫生部专家在正式场合以貌似科研成果式的布出结论称“人越腐败,死得越快”时,本以为多少会得到痛恨贪官的群众喝彩,没想到竟然遭到了绝大多数网民一致的讽刺和嘲笑,看来专家们“占卜反腐”的“科学”结论似乎并不合群众的胃口,因为从那些嘲讽的回帖内容来看,人们基本上从现实观感和自身处境感觉,并不相信这种想当然的阿Q式论调,尤其这个结论出自卫生部专家的口中,人们宁愿寄希望于政府能进一步建立基于制度完善和严厉惩处上的反腐机制。

     我们可以先来看看卫生部专家说了些什么,据羊城晚报2月18日报道  :“人越腐败,死得越快”,日前,卫生部健康教育首席专家洪昭光应邀到广州举办健康讲座,不时引经据典,谈论贪官命短的话题。洪昭光指出,病由心生,心理压力是百病之源,76%的疾病是情绪性疾病,他指出,凡是贪官心理压力都很大,贪官之所以易患病或短命,是其心中的贪欲及由之而来的压力所导致的。“人要心存正气,要做好人,不能做坏人,不能贪污,不能腐败,越是腐败,死得越快。所以结论是一句话:廉洁有益健康,腐败导致死亡。因为腐败的人啊,他贪婪,也就恐惧,多数人白天食不知味,夜里寝不能寐,惶惶不可终日,导致身体免疫机能全面下降,极易患病”。他还说,:“权大了,钱多了,总有点不踏实,怕纪检找谈话,怕‘双规’。晚上收贿赂,白天叫反贪”。洪昭光介绍,曾有人对16 名腐败官员做跟踪调查,当时他们平均年龄41岁。十年后,16人中15人得病,不少人是癌症,病死的有6人。而巴西一个医疗机构调查了583名贪官和 583名廉洁官员。10年随访的结果是:贪官60%以上得癌症、脑出血、心肌梗塞等,而廉洁官员患病率只有16%。

       首先应该说我不怀疑卫生部专家抛出种种“医学理论”来论证贪官死得早对吓阻部分做贼心虚的腐败分子有其正面的意义,也不怀疑专家也许是出于与普通百姓一样对贪官痛恨的心理,但专家毕竟是专家,站的位子不一样,至少这种有点牵强附会的扯淡理论既没有反映出目前的现实状态,也无助或不能从根本上真正解决愈演愈烈的贪污腐败,因为如果这种理论成立,那只能说越来越多的贪官真的是“要钱不要命”了,但这好象又不可能,专家也许只分析例举了那些已经被查处出来的腐败分子,那当然如其所述了,关键是那些还没有东窗事发的潜在腐败分子们,那就很难说他们真的会“时刻感到巨大压力”而惶惶不可终日了,老百姓看到的是他们整天吃喝玩乐、游山玩水、红光满面,豪华办公楼、豪华小车,二奶相随,高薪养“廉”,享尽人间美事,就象东阳审计局长按摩后签单挂账公款报销,也只是在十年后偶然挂账单被网友曝光才受到惩处,十年间照做他的局长大位,还有四川某交通局长钱藏在空置的新房厕所里因楼下邻居被漏水才意外查获贪污巨款等等,也没有看到如专家所称的平时“白天食不知味,夜里寝不能寐”,反而在东窗事发之前都是一些被不断提拔的跨世纪接班人,所以人们总是从自己的真实观感里得出与专家相反的结论,尽管大家也发自内心的诅咒腐败分子们“越贪越死得快”,但仅仅心愿而已,试想如果专家的“贪官早死论”成立的话,贪官们也不会前赴后继了,纪检部门恐怕也可以不用想方设法的改进防腐方法甚至可以高枕无忧了。

      就象有些嘲笑专家的网民所说,腐败分子心理压力大所以会短命,那试问在如今竞争激烈的社会里,谁的压力不大呢?贪官们又哪里会有无权无势的普通百姓打拼生活、为生存而奋斗的那种压力大呢?大学毕业就失业,找不到工作,买不起房子,看不起病,娶不起老婆,养不起父母,这种压力有多大?成千上万的原国企职工一把年纪了却下岗待岗失业,养家糊口都成了问题,难道生存压力不大?卫生部的专家难道不对比一下谁的压力更大?照专家的逻辑,那大多数艰难谋生的老百姓面临如此大的生存压力,岂不是会死得更快了?显然希望错诅咒腐败分子来反腐,甚至类似于占卜式反腐,这种牵强附会达不到目的,受到网民们嘲笑讥讽也就不奇怪了。不知道专家何如来解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任长霞,孔繁森、焦裕禄、雷锋等好官、好人的命运?其实那些真正一心为民鞠躬尽瘁的官员面对的工作压力不知道要比腐败分子大多少倍,因为他们时时刻刻都在忧国忧民为民请命,他们的健康才更应该被关注。

      如今中国的反腐形势实在不容乐观,众所周知问题的根本在体制性漏洞,卫生部的专家弄出一个占卜式反腐理论又能解决什么问题?甚至连结论都不正确,之前我们也看到了所谓的“二奶反腐”、“厕所反腐”,要不就靠在地铁偶然捡拾到某某出国考察团费用清单再在网上曝光来反腐,这似乎跟卫生部专家的占卜反腐有点异曲同工,前者还能意外抓住几个腐败分子,后者却只能吓唬个别胆小的人了。我相信网民们会认同专家的想象,也希望出现专家所言的结论,但这毕竟只是一种阿Q 心态,为什么专家们会受到嘲笑,因为大家相信只有国家从反贪机制上痛下决心实现制度反腐才是根本出路,才能让那些还没腐的官员们清正廉洁,才能让那些隐匿的贪官污吏们落入法网、寿终正寝,才能真正让广大人民满意。



2009-02-19 14:09:19

主题: Drman: Comments on Pharmacology study and Review materials
发信人: Drman (Mr.),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I Am Nobody Cleaning Dog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Feb 19 00:05:00 2009)


First Aid\'s Pharmacology part is very good. If you can remember all those 
points you will be able to do most pharmacology questions. 

Try to do some pharmacology questions, then go back to First Aid to see if 
the BUZZ words are there or not. 

For those who didn\'t study Pharmacology in English it\'s not easy to remember
drug names. Don\'t worry. All beta blockers end with \"lol\", all TCA end with
\"ine\". There are rules to remember those names. And for all TCAs try to 
rememe the fist letters and come up with your own mnemonics such as \"I(
imipramine) A(amitriptyline)m N(Notriptyline)obody C(Clomipramine)leaning D(
Desipramine)og\", same rule applies to beta blockers and other drugs. For 
step 1 it\'s very evident for some questions you only need to pick the one 
from another class of drugs.

Other thing step 1 likes to test is mechanism, metabolism, side effect and 
interaction. Pharmacology is actually easy one if you can remember drug 
names and class of drugs. For Benzo, need to remember \"Out The Liver\" for 
those not metabolized by liver. 

Good luck,


Drman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97.]



2009-02-19 11:47:07

主题: BBC点评中国:没有清洁水 何来安全食?/王维洛
点评中国:没有清洁水 何来安全食? 
 
                            王维洛 

在国外生活的华人大多有这样的经历,就是回到中国大陆探亲或者旅游时,会发生腹泄,而且十分严重。有人说这是水土不服。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中国饮用水的质量太差。 

上海的自来水质量不好,不但闻名中国,而且闻名世界。上海自来水中的氯含量高,氯的味道特别重。中国政府很想把上海建设成为一个世界一流的大都市。如果上海不能解决自来水质量问题,上海不可能成为世界一流的大都市。 

都说北京自来水质量不错,在中国国内可以算是最好的。但是北京自来水质量还不能满足奥林匹克运动会游泳池的水质标准。北京奥林匹克运动会,特别在\"水立方\"游泳馆中建设了水处理设备,以北京自来水作为水源,再经过\"水立方\"游泳馆中的水处理设备的三道程序的处理,才达到了奥林匹克运动会游泳池的水质标准。这就反映了北京自来水质量的真实面目。 

中国水利部的一位名叫吴季松的司长谈到:中国的自来水不能直接饮用。笔者到经济发展水平与中国相仿的南非,那里的自来水就可以直接饮用,就是南非黑人贫民区中的自来水也可以直接饮用。饮用质量不好的水,容易得肠胃疾病。长期饮用质量不好的水,可以导致癌症等。 

问渠哪得清如许? 

中国自来水质量差的原因在于饮用水源质量差。中国不但地表水受到的污染严重,而且地下水也受到严重污染。 

水污染主要来自工业污染,其次是农业污染,再者是生活废水污染。中国环境保护法规,对于污染物也有规定,但是不是规定污染物超过标准不许排放;而是规定排放的污染物超过标准,必须交纳罚金。 

这样,一些工业企业宁愿超标排放,这比建设和运行污水处理设备要节省许多钱。如果能花钱买通一些官员,这样成本更低。而政府的环保部门,为了自身的经济利益,也希望企业多交纳一些罚金,而不是监管企业必须遵守污染物排放标准。 

在农业方面,由于无节制地使用化肥、农药,大片国土中残留的多种有害物质,随着雨水进入河流,污染水体。而自然河流又由于节节建坝,自然自净能力大减,河流生态体系被完全破坏。 

德国处理污水=中国三类水 

中国饮用水水源的质量到底如何?在这里将中国指标和德国指标做一简单对比。 

在中国,衡量饮用水水源质量的一个最重要的指标就是生化需氧量。按照中国目前的执行的2002年版国家标准地面水环境品质标准: 

一类水的水质最好,生物需氧量为十五毫克/升; 
二类水的水质其次,生化需氧量为十五毫克/升; 
三类水还能够作为饮用水源,生化需氧量为二十毫克/升; 
四类水不能作为饮用水源,生化需氧量为三十毫克/升; 
五类水都不能作为农业灌溉用水,生化需氧量为四十毫克/升。

而德国的标准是,未受污染的河水中的生化需氧量为一至三毫克/升;河水中的生化需氧量为五毫克/升,则表明河水受到污染;河水中的生化需氧量超过十五毫克/升,则表明河水受到严重污染。而在中国,河水中的生化需氧量为十五毫克/升,还被认定是水质最好的一类水或者二类水。 

德国污水处理场排放标准为: 

一万至十万人口的污水处理设施的排放标准:生化需氧量为二十毫克/升; 
大于十万人口的污水处理设施的排放标准:生化需氧量也为二十毫克/升。

德国污水处理场直接排放出来的水质,按照中国的标准,可以满足三类水的要求,可以作为饮用水源用。简单地说:中国饮用水水源的质量和德国污水处理场排放出来的水质差不多。 

有人会说,中国不能和德国相比,一个是发达国家,一个是正在高速发展的国家。只要中国经济发展了,今后也会采取更严格的规范。其实,这种解释是错误的,因为在三十年前,那时中国的经济比德国更落后,差距更大,那时中国却执行和德国几乎相同的标准: 

1988年版中国国家标准地面水环境品质标准: 

一类水的水质最好,生化需氧量小于等于二毫克/升; 
二类水的水质其次,生化需氧量大于二毫克/升,但小于等于五毫克/升; 
三类水:生化需氧量大于五毫克/升,但小于等于八毫克/升; 
四类水:生化需氧量大于八毫克/升,但小于等于十五毫克/升;
另类水:生化需氧量大于十五毫克/升。

\"民以食为天\"这句话是春秋时期的政治家、军事家和经济管理家管仲说的。后来有人在\"民以食为天\"后面加上了\"食以水为先\",来强调水对于生命和人体健康的重要意义。 

中国想要实现和谐的小康社会,没有好的饮用水是不行的,没有好的饮用水源更是不行的。

□ BBC



2009-02-17 19:32:57

主题: 中国调查日本人赴华器官移植
中国调查日本人赴华器官移植 

 
 
中国卫生部2月17日证实,已经责成有关部门调查有关17名日本人以游客身份在中国接受器官移植的报道。中国《健康报》引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称,中国坚决反对器官移植旅游。

BBC中国网报导,黄洁夫说,中国严格遵循世界卫生组织《伊斯坦布尔宣言》中关于人体器官移植方面所确定的原则。他表示,如果调查发现所谓器官移植旅游说法属实,有关的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都会被依据法律受到“严肃处理”。

中国健康报报导,2月12日,在《移植》杂志中文版编委会成立大会上,中国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说,中国2007年3月颁布的《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规定,要建立国家器官移植工作体系。根据先进国家的经验和做法,国家器官移植工作体系应包括国家器官移植管理体系、人体器官捐献者登记系统、人体器官捐献和分配网络体系、器官移植临床服务体系、人体器官移植科学登记系统5个部分。

黄洁夫说,目前,中国的肝和肾科学登记系统已经建立并开始正常运转,心和肺的登记系统正在紧锣密鼓筹建之中。黄洁夫指出,中国需要接受器官移植的患者超过100万,而能进行器官移植的患者却仅有1万多人。供体紧张的问题仍没有得到根本解决。为此,需要尽快建立器官捐赠体系。目前,卫生部与中国红十字会讨论,将请红十字会主导筹建器官捐赠体系,并将逐步在一些省市开展捐赠试点工作。

黄洁夫强调,“脑死亡”和器官移植是两项根本不同的工作,二者没有必然联系。“脑死亡”与植物人和安乐死也是本质上完全不同的概念。“脑死亡”的判定标准和技术规范等首先要在医学界达成共识,并针对公众进行“脑死亡”知识的宣传与普及工作。器官移植可以用心跳停止的尸体,不一定要“脑死亡”的供体。

针对最近一些媒体报道,17名日本人在中国通过旅游方式接受了器官移植。黄洁夫重申,中国坚决反对器官移植旅游,并严格遵循世界卫生组织《伊斯坦布尔宣言》中关于人体器官移植方面所确定的原则。目前,卫生部已经责成相关部门展开调查。一经查实,对违规开展器官移植手术的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将依据有关法律法规严肃处理。

日本共同社2月6日报导称,中国2007年原则上禁止向外国人移植器官以来,至少有17名年龄在50至65岁间的日本患者在广州市的医院接受了肾脏或肝脏移植手术。日本负责脏器移植的一家非营利团体的干部透露,这些患者在中国大约停留20天,在广州市的医院接受移植手术。

移植共需要大约800万日元(约合59.5万元人民币),包括向医院和医生支付的手术费、旅费费用和在中国期间的开销。为了不让事情暴露,还有日本患者应中国医院方面的要求用中国人的名字住院。提供脏器的人可能多是被判定脑组织死亡的死刑犯。由于有来自国际上的指责,北京奥运会后就没有日本人在中国接受脏器移植手术。

该干部表示“没有向提供脏器的人付钱,所以不是脏器买卖。也没有收取中介费用”。中国政府在07年强化了脏器移植管理,优先考虑国内患者的需要,禁止向以旅行为由来华的外国人移植脏器。

《南方周末》报导指出,中国每年约有150万人需要进行器官移植手术,但由于器官匮乏,每年仅1万人左右能够得到移植治疗。中国政府在2007年5月1日实施《人体器官移植条例》,提出优先国内患者,禁止向以旅行为由来华的外国人移植器官。

BBC说,中国卫生部发言人毛群安此前表示,中国反对中国公民通过旅游方式到别国进行器官移植,也反对其他国家的人通过旅游方式到我国接受器官移植手术。他还表示,解决“移植旅游”问题需要加强国际间的合作和协调,各国应该遵守世卫组织原则,防止本国的公民出境进行器官移植手术。

此前有报道说中国摘取死囚的器官,也有报道称中国有医生向外国病人出售器官。中国一直坚持中国移植手术所移植的器官都是自愿捐献的,但也承认大部分移植器官来自死囚。



2009-02-17 10:26:17

主题: againstwind: Happy Valentine's day
发信人: againstwind (逆风而行),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Happy Valentine\'s day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14 20:14:49 2009)



值班,病人很重。转病人去了重症监护室,插管,家属谈话,忙到下午,才疲倦地走出
来,准备去食堂里吃点东西。

低着头等着电梯,电梯打开的时候,有动人的歌声传出来,我讶异地抬头,四个老伯伯
,穿着西装打着红色领带,白发矍铄,唱着合唱。电梯里还有护士和家属,大家都微笑
着。原来是志愿者老伯伯们在情人节的时候,在医院里走动唱歌,为病人和医护人员带
来一点健康和爱的希望。

老人们的歌声浑厚而又温柔,不知道是什么歌,只是间或地听到love,应该是关于爱情
的歌。

我从来没有遇见过这种场景,真得很感人,在小小的电梯里,歌声洗涤着我疲倦沉重的
心情,到了底层,电梯门打开,老人们一边唱一边走出了电梯。最后走出的老伯伯,拍
了拍我的肩膀,朝我眨了眨眼睛。

觉得他们好像天使,在这个阴沉的冬天,在这个繁忙的下午,带来了阳光和爱。

喜欢这首歌,My Valentine。听的时候,心里忽然很难过,很想念他,因为工作我们总
是不能在一起,拿着手机,把这首歌放给他听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240.]



2009-02-17 10:24:21

主题: costimulator: Pre-matched!--step1成绩 80
costimulator (costimulator) 于 (Wed Mar 19 12:03:21 2008) 提到:

这两天看到大家match的好消息,真为你们感到高兴,同时觉得自己浑身的血液都是热
的。但是今天早上终于看到了自己的step1成绩(80),自己的自信心受到了打击。我
是一个94年毕业的老学生(是老刀的校友和崇拜者,论年龄应该是您的学生),一直希
望成绩能过得去,不至于加重这方面的缺陷。现在却感觉到这扇门又关闭了一些,让我
窒息。

我知道自己不聪明,但还勤奋。只是感觉能看书的时间太少。我在一个还没有Venture 
capital的小公司负责一个药品的开发,从做实验,写grant到联系CRO,每件事情都要自
己做,白天很忙,只能晚上和周末看书。带着一家老小背着一个房子,我还真不能quit
这个工作。但是我现在感觉,照这样复习下去,step2的成绩也不会太高。考医生一直
是我的梦想,而且总觉得我们公司现在的发展模式不太好,所以仍然不想放弃。但是真
的,今天我很难受,后悔不应该草率上场了(NBME告诉我分数也就在80-85之间)。

参加match的前辈,每个program是不是对成绩都有一个cut line, 我不知道自己的机会
还有多少。其实在其它某些方面我还是有强点的。比如美国的Ph.D in Pathology; 有
20篇 publications, 其中13篇 in English (3 first author,希望年底有个senior 
author的小paper)。一共有3 grants (2 PI, 1 Co-PI) in last 3 years。也就这些了
。今年还被recruit到 NIH STTR/SBIR grant reviewer panel 里,不过还没去过。这
些不知道对成绩的不足能起到多大的缓冲。原来想5月份考CS, 9月考CK,match之前没
时间参加observation 了,现在看来是不是真的应该缓一年,好好考个CK, 做做
observation呢?

请match过得支个招。谢谢!



☆─────────────────────────────────────☆
USMedEdu (US_CMGs) 于 (Wed Mar 19 12:56:45 2008) 提到:

如果你愿听我的,我告诉你:

别泄气!!! KEEP TRYING!!! TRYING EVEN HARDER AND SMARTER!!!

你还远没有走到DEAD END!

你就是STEP2也不到90, 仍有机会的!!!

你自述的其他优势会让某些识得真正价值的PD重视的,正如我曾在以前的文章举过
的例子:
我去年在UC当FELLOW时,一个大致情况与你相同的大龄CMG拿到一个AHF小基金,他
被KUMAR指定要了,结果于3月份插班进入UC病理!而同样是他,前一年和当年UC都
连IV都不给,他也就数个IV还都失败了!

你其他的优势是许多申请人所远远达不到的,是相当有力和份量的!

不要泄气,不过就是80多嘛?

我才两门都76刚过线呢!

考版还是请教这里的99俱乐部的小牛们吧。等开始申请时,我会给你进一步指点,
如何走下一步。


力刀


☆─────────────────────────────────────☆
yf (麦地fanfan) 于 (Wed Mar 19 14:07:51 2008) 提到:

很理解你的心情。我当年考了个84,就不想再考了。后来step2又只考了个90。又不想
再match了。坚持下来吧。分数是很重要,但是考过了就不能再回头了。争取下一步考
得高一点。争取在clinical experience和推荐信上取得好结果。有很多地方可以弥补
。你看你有的我都没有,不是也match上了吗。虽然不能跟大牛比,可是前面residency
还有很多机会可以学习,可以努力,说不定还可以进入fellowship.要向前看,不要放
弃希望。我的分数一直是我心头的痛,但是后悔是没用的。我的低分让我学会谦卑,让
我认清自己,让我没有飘飘然,这都是好处。
等着你的好消息。如果你放弃了,那你肯定match不上的。


☆─────────────────────────────────────☆
costimulator (costimulator) 于 (Wed Mar 19 14:44:31 2008) 提到:

谢谢大家的鼓励。这么多熟悉的名字,我在这里鞠躬致谢了!

yf说的队,“低分让我学会谦卑,让我认清自己”。以后不会贸然上阵了。老刀的话我
会记在心里,and try even harder and smart in the next step. (我给老校友发了
个邮件,希望您能看到。)

祝大家都有好的收成。


--
※ 修改:·knockingdown 於 Feb 16 22:17:21 2009 修改本文·[FROM: 71.190.]


发信人: eufool101 (eufool),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合集] 今天成绩出来了,挺沮丧。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Feb 16 20:08:55 2009)

不要放弃,STEP1 都考完了,一定要坚持下去。我看你的综合条件不错,比很多只有高
分,其他什么都没有的要强一些。PD有很多种人,有很多PD对USMLE高分很不感冒,
因为USMLE分数是一锤子买卖,而你以前的经历和成绩是数年努力的结果,很多PD是
更看重综合的。我们现在的program中表现最差的一个Intern是个双99的女的,让人
讨厌到人见人烦,英语也特烂,而表现最好的几个Intern 考试成绩都不咋地,美国学
生中,个人表现和成绩好像也没有什么必然联系。

我很希望以后USMLE改成PASS/FAIL,和CS一样。可惜,近期不会实现。低分对你申请医
院会非常不利,但不要失去信心,因为你的综合实力还是不错的,关键是要找到能赏识
你的PD,肯定会有这样的PD。我的成绩也不是很高,后来进了医院后发现,靠,这都招
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人啊? 这些美国的医学院毕业生也不过如此,那些FMG就更不用提了。
--
※ 修改:·knockingdown 於 Feb 16 20:54:35 2009 修改本文·[FROM: 71.190.]

 
发信人: knockingdown (麦地撂M倒),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合集] 今天成绩出来了,挺沮丧。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Feb 16 20:50:39 2009)

你说的真不错,不过楼主好像刚刚prematch了:) 也顺便恭喜你prematch到另外一个program



2009-02-16 11:40:36

主题: Coreg: Avoid silly mistakes in the Match
发信人: Coreg (shandong),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Avoid silly mistakes in the Match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Feb 16 02:30:52 2009)

I have made many careless mistakes in life and missed opportunities in the 
past. I don’t want to make any in the Match process. I would like to share 
my mistakes so you won’t make the same ones. 

1) Make sure you join the match. A PD asked me on my interview, “You 
don’t plan to join the match, right?” It was a program that didn’t offer 
a “prematch”. Of course, I joined the match. She told me that it didn’t 
appear on my ERAS application. I forgot to click the box for the check mark 
for the ERAS “ I plan to participate in the NRMP Match.” 

2) Be sure to verify your rank list. 

3) Ranking. There is one IM program I applied for, having 2 slots, one 
for primary care, and one for categorical. I have applied for both and have 
to rank both. 

What anything else you can think of?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219.]



2009-02-16 11:39:33

主题: Drman: About Prescribing Medications to friends and relatives
发信人: Drman (Mr.),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About Prescribing Medications to friends and relatives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Feb 16 11:37:13 2009)

As a physician this an ethical issue which could result in your license 
suspension.

One physician prescribing one psychotropic medication to his girlfriend who 
had been on that medication prescribed by another doctor. Later on they 
broke up. That girl took him to medical board and gave him a big trouble. 
Reason is \"No charge to prescribe medications with exchange of sexual 
relationship\". 

Any time your friends asks you to prescribe medications even just some 
antibiotics you have to ask them to come to see you and you HAVE to CHARGE 
them, even later on you can buy gifts for their kids as return of the 
charges.

You don\'t want to risk your hard-earned license and also it\'s ethical issue 
to ask your colleague to prescribe medications for yourself. It\'s better to 
pick up your phone and call your PCP for prescriptions.

Hope this helps.

Drman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97.]



2009-02-16 11:03:16

主题: 香港文汇报: 美一被解雇者行刑式枪杀两夫妇
美一被解雇者行刑式枪杀两夫妇 

--------------------------------------------------------------------------------
 
香港文汇报    2009-02-15 22:30:08 
 
    美国纽约前日发生骇人枪杀案,一名最近被解雇的医院前雇员先在院外枪杀两人,再到市郊罗切斯特挨家挨户搜索,找到枪杀对象后,以行刑方式枪杀一对夫妇。案发后警方闪电破案,当日下午将疑凶拘捕,控以谋杀罪。

   疑犯加西亚34岁,是布罗克波特的湖边纪念医院前雇员。4名死者当中,23岁的西尔曼和41岁的诺曼前日清晨5时前在医院外遭枪杀,其后45岁的格拉茨和38岁妻子在罗切斯特家中遭行刑式枪杀。警方表示,疑凶认识全部死者,但拒绝透露他们的关系。

 
   在医院外发生的血案中,诺曼的女友亦受伤,送院治理。她当日驾车载男友上班,驶经医院停车场时目睹加西亚袭击西尔曼,于是下车阻止,但加西亚向他们3人开枪。医院职员指,西尔曼是医院的注册医护助理,工作了数月。

挨家挨户寻目标

   警方称,加西亚其后挨家挨户找格拉茨他的房子,下手时,一对13和14岁的子女均在屋内,目击父母被杀,但没受伤,并在疑凶离去后报警,警方其后在一家餐厅内拘捕加西亚,搜出一支手枪,子弹跟现场证物吻合。

   住在医院附近的鲁格表示,血案发生时他被6、7响枪声及狗吠声吵醒。居民指该区向来很平静,对发生枪杀案感到震惊。居民辛德说,被杀的夫妇在现址已住了10至15年,人很好,「我们对整件事感到惊讶」。

   加西亚在首宗枪杀案所在的门罗县提堂,被控以一级谋杀罪和二级企图谋杀罪,预审期间,他一直木无表情,说话不多,只在法官代他说不认罪时表示多谢法官,以及说有口讯留给律师。他其后被还柙监房,周三会在大陪审团前受审。



2009-02-14 23:28:08

主题: 三聚氰胺重创尚未远去,蒙牛再陷"OMP危机" / 华夏时报
三聚氰胺重创尚未远去,蒙牛再陷\"OMP危机\" 

华夏时报

华夏时报记者张旭、王兆寰北京报道/三聚氰胺的重创尚未远去,蒙牛集团再次深陷“造骨牛奶蛋白”漩涡中,这一次主角为其高端奶特仑苏OMP奶。

  这一次事件的起因源于国家质量监督检查检疫总局(下称国家质检总局)的一纸公函。2月2日,国家质检总局向内蒙古自治区质量技术监督局发函,要求其责令蒙牛公司禁止添加OMP和IGF-1物质,并强调,“如人为添加上述物质,不符合现有法律法规的规定”。

  特仑苏是蒙牛的“利润奶牛”,OMP遭禁,其特仑苏高端奶的卖点也就瓦解,随之而来的是产品遭遇下架和召回。一乳业专家透露,目前蒙牛的特仑苏销售额占到其总销售额的六分之一左右,如果这个问题得不到明确的说法,其将遭受重击。

  而据本报记者了解,蒙牛特仑苏产品已经开始下架,再受重挫的蒙牛能否迈过牛年生死“槛”,则悬念重重。

  谁揪出了特仑苏?

  国家质检总局在公函中表示:“如该企业认为OMP和IGF-1是安全的,请该企业按照法定程序直接向卫生部提供相关材料,申请卫生部门做出是否允许使用OMP及IGF-1的决定。”

  自特仑苏OMP产品2006年初诞生后,对其致癌的质疑就持续不断,之前多为行业协会和民间人士。这次国家质检总局公开发函,显示了官方对该产品所存在未知风险的担忧。

  针对人们对于蒙牛特仑苏牛奶中OMP的关注,2月11日,国家质检总局有关负责人更表示,目前,国家正在对食品添加剂的使用进行全面的清理整顿。对蒙牛特仑苏牛奶中的OMP物质的安全性,质检总局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开展研究。对研究结果,将以适当方式予以公布。

  对于蒙牛特仑苏OMP产品可能存在的潜在风险,最先质疑的是打假人。2007年3月26日,在其创办的网站刊文《以“蛋白”的名义》,率先质疑其“造骨牛奶蛋白”,随后连续不断发文,从专业的角度深入质疑蒙牛特仑苏添加的OMP其实就是IGF-1。由此引发多方关注。

  在这个过程中,广东奶业协会也介入其中,其下属的网站南方奶业网于同年5月31日起开始转载有关蒙牛特仑苏造骨牛奶蛋白的文章,但是在这个过程中,据记者从广东奶业协会了解,有关方面走政府上层路线对奶业协会施压,要求其删除有关蒙牛特仑苏的文章,迫于政府的压力,广东奶业协会将多篇转载报道文章从网上撤下。由此该协会与蒙牛也结下了“梁子”。

  作为广州奶业协会副会长的王丁棉,更是通过各种渠道去了解蒙牛特仑苏所添加物质的属性和证据材料,并与广东奶业协会的其他专家联合调查反映出来的问题,中间遭到蒙牛多方的压力和阻碍。

  事实上,对于蒙牛特仑苏中含有IGF-1可能致癌,广东奶业协会早有警觉。2007年6月初,广东奶业协会向广东省政府以及广东省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广东省质量技术监督局、广东省卫生厅、广东省工商局、广东省农业厅等上交《关于蒙牛特仑苏牛奶添加造骨蛋白情况的反映》书面反映材料。同年7月,该协会也向国家卫生部提交《关于对蒙牛特仑苏OMP牛奶添加激素蛋白IGF-1合法性开展调查的请示》。

  但广东奶业协会并没有等来卫生部的回复,迫于多个政府部门的压力,广东奶业协会最后暂停了借助官方来调查蒙牛的努力,但并没有放弃对特仑苏产品致癌的调查。

  据上述乳业行业专家透露,蒙牛特仑苏问题终于爆发,其中有几个关键因素:一是多位专家向国家质检总局等相关部门的举报;二是内蒙古自治区当地政府要求蒙牛对举报内容给予说明,并要求蒙牛形成报告上报自治区政府和国家质检总局;第三则是蒙牛正撞在国家质检总局对食品行业添加剂整顿的枪口上。因此多个因素加在一起促使特仑苏事件爆发。

  另外,据该乳业专家透露,在国家质检总局公函出台前,也就是2008年11月底的时候,有多位专家和博士计划联名上书国务院,反映蒙牛特仑苏牛奶中添加IGF-1致癌问题,但是考虑到三聚氰胺事件远未了结,担心此举会再次给乳业重创,最后没有上书,而是将有关问题反映给了中央督察组。

  揭开OMP面纱

  据了解,OMP(Osteoblast Milk Protein)中文名称为“造骨牛奶蛋白”,是蒙牛与新西兰乳品研发机构TATUA公司联合研发的。“OMP是以牛乳为原料,经脱脂、膜过滤等工艺制成的牛奶碱性蛋白混合物,主要成分为乳铁蛋白、乳过氧化物酶等。”蒙牛在给本报的官方回复中表示。

  不过,著名学术打假人认为,蒙牛网站上公布的OMP的生化数据,与国内外都有众多研究的一种蛋白质——(类)胰岛素样生长因子(简称IGF-1)完全吻合。蒙牛在2006年提交的一项专利也表明他们在“能促进人体对钙的吸收”的牛奶制品中添加IGF-1。

  IGF-1(Insulin-like Growth Factors),中文译为“(类)胰岛素样生长因子”,是生长激素的一种。IGF-1在人体中能够自行分泌,对人体几乎所有细胞都能产生作用。但是IGF-1能引发多种癌症。

  IGF-1致癌已无争议,蒙牛对此唯恐避之不及。蒙牛在给本报的官方回复中表示:“经检测,特仑苏OMP牛奶中IGF-1的含量与普通牛奶一样。”

  不过,在本报记者获得的《蒙牛发明专利公开说明书》中却明确表示,“本发明是在巴氏杀菌或超高温瞬时灭菌后的牛奶中添加一定量的IGF-1”,“本发明通过在牛奶中添加IGF-1,基本可以满足人体的生理需求,能够促进人体对钙的吸收”。

  而且在“富含造骨牛奶蛋白的酸奶及其生产方法”专利申请公开说明书中,蒙牛明确表示,OMP的规范名词为GFC,“主要成分为类胰岛素成长因子(IGF-1,IGF-2)和转化生长因子(TGF-β1,TGF-β2)”。

  蒙牛的辩解

  中国奶业协会常务理事王丁棉表示,国家质检总局已经下发公函,按道理,蒙牛的特仑苏系列产品应该下架、召回、停产,企业应该积极解决问题。

  不过,2月11日,本报记者在沃尔玛超市中发现,蒙牛2月3日及此后生产的标有特仑苏OMP的奶仍然在正常出售。而2月12日,家乐福、华联、美廉美等超市已经下架特仑苏产品,至于原因均未透露。

  对于产品是否下架,蒙牛明确表示,内蒙古质监局实地考察后的报告明确指出,“能够证明OMP牛奶产品质量安全性和未添加IGF-1”。而且蒙牛方面也表示,出现目前的问题,是由于信息不对称所致,导致舆论对特仑苏产生“误解”。

  据王丁棉介绍,一般牛奶中也含有IGF-1,不过含量很低,其浓度大约为4ng/ml,即便都被完整地吸收进了体内,对人体的影响也微乎其微。

  不过,在《蒙牛发明专利公开说明书》中,蒙牛提到,其特仑苏产品每100克添加IGF-1为5.65-16.8mg。其添加量是一般牛奶的上万倍乃至数万倍。

  生死未卜的悬念

  特仑苏所含IGF-1致癌让牛年中的蒙牛再次雪上加霜。

  此前,去年年底,蒙牛发布2008年财报预警公告称,预计2008财年亏损约为9亿元。而其2008年上半年净利润为5.83亿元,本报曾报道其2008年上半年经营业绩即将亏损14亿多元。

  而且亏损并不止于此。摩根士丹利近期研究报告预测,因三聚氰胺事件引起的产品召回和注销部分库存,蒙牛为此将支付20亿元的成本。两者加在一起,蒙牛去年全年亏损超过30亿元。

  统计数据显示,2006年3月底,蒙牛对外推出添加OMP的特仑苏OMP牛奶,其价格是蒙牛其他普通常温液奶的2倍。

  2007年,特仑苏OMP产品占到高端乳品市场七成的市场份额。由2008年中报可知,蒙牛超过半数的营业收入来自纯牛奶产品、高端品牌特仑苏OMP产品等。

  方正证券分析师指出,特仑苏已成为蒙牛的“神经系统”,受OMP事件影响,蒙牛股价11日暴跌,盘中跌幅一度超过22%。截至全天收盘,股价下跌12.48%,报收10.1港元。

  信达证券分析师在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时则倍感遗憾,三聚氰胺事件后,蒙牛再遇“安全门”,无异于雪上加霜,其股价的表现有很大反映。平安证券分析师则指出,该事件对蒙牛整体影响有限,对品牌的影响较大。短期看,股价急速下跌,从12日市场表现看,跌幅已有所缓解。

  据记者了解,目前其产品开始在北京各大超市下架,其产品在全国下架将随之而来,这意味着其最重要的盈利产品特仑苏将毁于一旦。

  上述乳业行业专家预计,目前蒙牛特仑苏产品每年的产量约为16万吨左右,约占蒙牛总销售额的六分之一左右。

  东方艾格乳业分析师陈连芳预计,蒙牛2008年销售额约为230亿元,按六分之一计算,特仑苏的销售额将近40亿元。

  三聚氰胺事件后,蒙牛的市场份额目前刚恢复了70%左右,仍然要面对很大的压力。

  而随着北京地区蒙牛该产品陆续下架,随之将会蔓延至全国各地,届时蒙牛受到的打击将超过三聚氰胺事件。不过,对于产品是否下架,蒙牛官方还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

  而且之前由于资金链紧张,一度传出蒙牛控股权将旁落外资,但在牛根生的努力下化解,躲过一劫;但是在这次食品添加剂整顿大潮中,蒙牛再次面临生死存亡关头,能否迈过这个“槛”则悬念重重。

牛奶里还能喝出什么?

  本报记者张玉香北京报道

  可以导致结石的“三聚氰胺”,“正在研究”中的OMP……牛奶里还能喝出什么?我们不知道。

  “蒙牛关于OMP的有关材料已经报到卫生部来了,对于它是否安全,有关部门正在研究。”2月12日,卫生部相关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国家质检总局回应OMP的有关报道》里也同样声称,“国家质检总局有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国家正在对食品添加剂的使用进行全面的清理整顿。对蒙牛特仑苏牛奶中的OMP物质的安全性,质检总局正在会同有关部门开展研究。对研究结果,将以适当方式予以公布”。

  据本报记者了解,OMP并不存在于国家食品添加剂的目录内。但是它却被添加到特仑苏里面。

  这与食品添加剂目录的相关制定程序有关。卫生部人士称,只有食品企业提供添加入食品中的有关物质的上报材料,然后经过食品添加剂委员会的认定、审批,该物质才可以被看做食品添加剂使用。但是这首先要由企业进行申报。

  那么,换一种说法,就是如果企业不进行上报的话,它在所生产的食品里加入的有可能不是食品添加剂。

  某企业从事产品研发的人士曾经告诉记者,在当今市场竞争激烈的条件下,食品企业能不能拉住消费者,首先靠的是口味。因为这是最直观的,是消费者感官可以感觉到的。那么企业在利润最大化的驱使下,能在食品里面加入什么,我们不甚清楚。

  当然,国家负责食品安全的各部门会对企业进行监管。但在我们国家实行食品安全分段监管的条件下,原材料、生产、销售至消费的各个环节要协调起来确实不太容易。因为,质检部门不能每样产品一一去检查,而卫生部则对食品企业没有上报的而添加在产品中的物质也不太可能一一去鉴定。

  可以肯定的是,蒙牛特仑苏中所添加的OMP的相关材料,虽然已经由蒙牛上报到了卫生部,但卫生部的相关人士表示对其安全性正在研究。

  也就是说,OMP能不能被认定为是食品添加剂现在还不能确定。

  牛奶里喝出的,还有可能是国家相关部门正在“研究”中的类似OMP的物质。

谁“毁”了中国牛?

  “毁掉”蒙牛的不仅仅是蒙牛自己。

  蒙牛特仑苏已经出来好多年,OMP也一直存在。当然,蒙牛在发表的有关声明中称,OMP是安全的。对此,卫生部没有定性,我们也不好说。

  从追逐利润的这个角度来说,蒙牛的遭遇首先源于自己。这个简单的逻辑就是,蒙牛首先在特仑苏里加入了OMP这种东西,并且已经很多年了。但是突然有一天,国家的有关部门表示它的安全性还要研究。从这个角度说,是蒙牛自己让自己遭遇了困境。

  虽然蒙牛的OMP或许不是三聚氰胺,但是在三聚氰胺事件之后,人们往往更加愿意仔细想想它会不会成为第二个“三聚氰胺”。因此,蒙牛今天的困境是自己造成的。

  然而在企业之外,我们是不是应该有另一种力量或者规则去制约企业的行为,去保证企业按既定的规则去“出牌”?

  大风始于青萍之末。三聚氰胺事件如此,如今蒙牛的OMP风波也是一样。

  笔者从广东奶业协会理事王丁棉处了解到,早在2007年的时候,他们就发现当时国家的食品添加剂目录里并没有OMP这种物质。当时他们就以广东奶业协会的名义向有关部门做了报告,但报告的事情不了了之。

  事实上,我们有足够的规则和足够多的部门去监管企业。比如质检、卫生等部门。我们有相关的管理规定,但是现在监管手段的滞后等问题,造成了食品安全方面的“漏洞”。

  人说本命年灾难多,那么中国牛所遭遇的种种,看来不仅仅是“自作自受”那么简单。



2009-02-13 15:56:04

主题: scrub2008: 努力肯定有回报--和大家分享我的第一年住院医经验
发信人: scrub2008 (jobsmac),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二月征文,请勿置顶,努力肯定有回报。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Feb 12 20:48:58 2009)

首先谈谈我的program背景供大家参考。我们这里是大学program,排名肯定进不了前50
名。招的住院医很少是double99. IMG我们这届算最多有5个人。每年招16个人。我们这
里的总体来讲都是小康型,牛人的没有。但是大家都是经历丰富。

今天先和大家探讨一下有关A3 attending,resident,intern.

我们这届有4个老印intern,不过只有一个IMG,我和其中3个共事,总的感觉IMG那个可能
最懒,但人还不错。我个人的感觉是不要管他们是啥态度,我们努力工作就可以了。比
如他7点来,我还是6点半来。我有9个病人,他只有5个病人,我会抱怨吗?绝对不会我
觉得这是很好的学习机会。每次on call我都会主动要病人。另外是mm了,我们之间关
系不错,经常一起去吃午饭,每次下班前,看到她很忙我都会问她需不需要帮忙,争取
一起checkout,如果我很忙,我会让他先回去不要等我了。有一段时间他心情很坏,因
为正赶上他失恋了,她的一个病人还要投诉她。她没心情生日,我买个蛋糕cheer her 
up.事后大家都公认我super nice. 还有个A3男生人也很好,任老任怨的干活,我们之间
工作的很愉快。我个人感觉是我们不要有偏见,懒人,你不喜欢的人到处有,我觉得努
力做好自己的工作就行了,如果可能的话,争取私下里也能成为好朋友,这样以后大家
可以互相照顾。例如fellowship interview时大家都是互相顶班的。我经常喜欢他们聊
聊工作以外的话题,这样慢慢的大家也就互相了解了。

resident有2个,都是AMG,人都很好。暂时还没有一起共事的经验。和我一起工作
的resident对我的印象都还可以,我会主动告诉他们我远离临床,英语还不是很完美,
他们都是鼓励我,最后都愿意在此合作,我已经讲过了cheerleader mm已经主动挑选我
了。可能我们这里都是小康型的,resident对intern的期待都不是很高,我觉得首先你
不能让他们觉得对你不放心,但同时也不能啥事都去问。这个度需要掌握好。好在我的
resident都很有耐心。记得我们这里几年前有个CMG就是因为resident和attending对他
都不满意,有多干了几个月。因为我第一个月做elective的时候和一个resident成了好
朋友,他也是IMG.他会经常跟我讲些经验,另外也告诉我resident的性格,这样我选
resident的时候会找些非常nice的。他也会给我提供些反馈,因为resident对intern私
下也有些议论。总之争取建立好的network.

老印attending我也接触了2个,有个还是chief,他工作非常勤奋,用他的话讲,他工作
的时间不必intern短,因为他也是IMG,对我们还是很理解的。还有个A3他是AMG但是人
也很好,从来没见他发火,不过他对我的evaluation如下,大家可看到我的
communication skill还不是很过关。我时候特意问她有啥建议,他告诉我不要急慢慢
就好了。大家遇到这样的事情,不要沮丧。这些attending是为我们的将来考虑,并不
是挑刺。

xx is obviously very bright and intelligent with a very self-composed 
approach to his care of patients. He interprets results well and orders 
tests appropriately. His primary of improvement continues to be in his 
communication skills. With limited English proficiency and a heavy accent, 
his presentation can be difficult to follow and sometimes ot very reassuring
. He occassionally will miss the point of a question or a clinical query, 
and this can lead to a missed point of patient care. I would stringly 
encourage him to continue to work and improve his language skills. He has a 
sound base of medical knowledge and is very effective in his utilization of 
hospital resources.

下面是另一个美国attending对我的评价,他对我的presentation要求很严格,经常打
断我让我从来,当让我学到很多东西,他跟我讲你有口音很正常,不要想得太多。没想
到他对我的评价很不错。英语是慢功夫,大家不要太心急,我的秘诀是争取一切机会练
习。说话一定要放慢语速。

xx is hardworking and dependable. He is a quick and enthusiastic learner. 
Presentations and notes were consistently thoughtful and well organized and 
accurately reflected what was discussed on rounds. xx has a solid 
understanding of medicine and good clinical judgement. He works well with 
others and is well liked and respected by colleagues, staff, patients and 
families. It is a pleasure to work with an intern of this quality. I look 
forward to working with xx during his time as a resident.

先写到这里吧,我还会继续和大家分享经验的。这个算抛砖引玉吧!我最大的感觉是找
到一个fit in的program很重要。对老印不要一棒子打死,好坏都有。各国的attending也
是一样的。关键还要看你个人的努力了。

--
※ 修改:·scrub2008 於 Feb 12 21:13:36 2009 修改本文·[FROM: 67.173.]



2009-02-12 10:50:11

主题: CDC:Multistate Outbreak of Salmonella Infections Associated with Peanut Butter and Peanut Butter Products--US,08-09
Multistate Outbreak of Salmonella Infections Associated with Peanut Butter and Peanut Butter--Containing Products --- United States, 2008--2009

http://cdc.gov/mmwr/preview/mmwrhtml/mm58e0129a1.htm


On November 25, 2008, an epidemiologic assessment began of a growing cluster of Salmonella serotype Typhimurium isolates that shared the same pulsed-field gel electrophoresis (PFGE) pattern in PulseNet.* As of January 28, 2009, 529 persons from 43 states (Figure 1) and one person from Canada had been reported infected with the outbreak strain. This report is an interim summary of results from ongoing epidemiologic studies and recall and control activities by CDC, the 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 (FDA), and state and local public health agencies. Confirmed, reported onset of illness dates have ranged from September 1, 2008, to January 16, 2009. A total of 116 patients were reported hospitalized, and the infection might have contributed to eight deaths. Sequential case-control studies have indicated significant associations between illness and consumption of any peanut butter (matched odds ratio [mOR] = 2.53), and specific brands of prepackaged peanut butter crackers (mOR = 12.25), but no association with national brand jarred peanut butter sold in grocery stores. Epidemiologic and laboratory findings indicate that peanut butter and peanut paste produced at one plant are the source of the outbreak. These products also are ingredients in many foods produced and distributed by other companies. This outbreak highlights the complexities of \"ingredient-driven\" outbreaks and the importance of rapid outbreak detection and investigation. Consumers are advised to discard and not eat products that have been recalled (Box). 

Initial Outbreak Investigation 

On November 10, 2008, CDC\'s PulseNet staff noted a small and highly dispersed multistate cluster of 13 S. Typhimurium isolates with an unusual PFGE pattern (XbaI PFGE pattern JPXX01.1818) reported from 12 states. On November 25, CDC\'s OutbreakNet team, working with state and local partners, began an epidemiologic assessment of that cluster, which had increased to 35 isolates. On December 2, CDC and state and local partners began an assessment of a second cluster of 41 S. Typhimurium isolates. The PFGE patterns of the second cluster (XbaI pattern JPXX01.0459/JPXX01.1825) were very similar to the patterns in the first cluster and were first noted by PulseNet on November 24, as a cluster of 27 isolates that had subsequently increased to 41 isolates. None of these patterns were seen previously in the PulseNet S. Typhimurium database. Testing with a second PFGE enzyme (BlnI) showed that isolates from both clusters had the same pattern (JPXA26.0462) and were indistinguishable by multilocus variable-number tandem-repeat analysis, a different PulseNet subtyping method. The outbreak strain has the phage type 3 and is fully susceptible to all antimicrobials in the National Antibiotic Resistance Monitoring System panel for gram-negative bacteria.† The clusters also appeared similar epidemiologically, so the two patterns were grouped together as a single outbreak strain, and the investigations were merged. The outbreak strain did not exist in the National VetNet database, which contains PFGE patterns of Salmonella isolates from raw meat and poultry products, and which CDC and the U.S.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s Food Safety and Inspection Service monitor. 

A case was defined as a laboratory-confirmed infection of S. Typhimurium with the outbreak strain in a person with illness onset date (or, if that date was not known, with date of isolation of Salmonella) on or after September 1, 2008. As of January 28, 2009, onset dates were known for 424 of 529 patients and ranged from September 1, 2008, to January 16, 2009 (Figure 2). Although numbers of reported cases have decreased in recent weeks, the outbreak appears to be ongoing. The median age of patients was 16 years, with an age range of <1 to 98 years; 21% were aged <5 years, and 15% were aged >59 years. Of those patients, 48% were female, 116 (22%) were hospitalized, and the infection might have contributed to eight deaths in patients aged >59 years from Minnesota (three deaths), Virginia (two), Idaho (one), North Carolina (one), and Ohio (one). A median of 16 days elapsed from the day the illness began to the date the PFGE pattern was uploaded to PulseNet (Figure 2). 

The initial epidemiologic investigation included detailed open-ended interviews with patients. Patient interviews were conducted by CDC and state and local health departments using a questionnaire with approximately 300 food items. Early interviews, case reports, and identification of small clusters of cases suggested a possible association with institutional settings, although noninstitutionalized patients often reported consumption of peanut butter of multiple brands. In the initial investigation, among the most frequently reported food exposures in the 7 days before illness began, 86% of patients interviewed reported they were likely to have eaten chicken and 77% were likely to have eaten peanut butter. By comparison, the frequencies in the general public of eating these items were 85% for chicken and 59% for peanut butter in a 2006--2007 FoodNet§ food consumption survey (1). 

Association with Peanut Butter 

Many affected state health departments, including the Minnesota Department of Health (MDH), conducted intensive investigations of patients infected with the outbreak strain. By December 28, MDH had learned from patient interviews that some patients infected with the outbreak strain lived or ate meals in one of at least three institutions (two long-term--care facilities and one elementary school). A review of menus and invoices by MDH and the Minnesota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MDA) revealed that the institutions had a common food distributor in North Dakota, and the only food common to the three institutions was King Nut creamy peanut butter. By January 9, 2009, six additional cases in six other institutions were identified by MDH; each of those institutions had received King Nut peanut butter. An open container of King Nut peanut butter was collected from one of the institutions, a long-term--care facility, on January 5 for testing at MDA. On January 9, the MDA laboratory reported isolation of Salmonella from the King Nut peanut butter sample. This was confirmed on January 12 as S. Typhimurium of the outbreak strain. 

On January 3 and 4, 2009, data were gathered for a case-control study by CDC and state and local health departments to identify whether illness was associated with eating specific food items; 70 cases and 178 controls were enrolled from 12 participating states. For this study, a case was defined as infection with the outbreak strain of S. Typhimurium in a person without preceding diarrheal illness in household members and who did not live in an institutional setting, with illness onset (or, if that date was not known, with date of isolation of Salmonella) on or after November 1, 2008. Controls recruited using a reverse-digit--dialing system were well persons, matched by case neighborhood and age category (i.e., <18 years or >18 years). Food histories were sought for the 7 days before illness onset for case-patients and 7 days before interview for controls. The median ages for case-patients and controls were 18 and 16 years, respectively. By January 9, preliminary analysis found that case-patients were significantly more likely than controls to have eaten any peanut butter in the 7 days before illness began (69% of case-patients versus 48% of controls, mOR = 2.53, 95% confidence interval [CI] = 1.26--5.31, p=0.007). Illness also was associated with eating any of a group of previously frozen chicken products (i.e., chicken nuggets, chicken strips, and other breaded and stuffed chicken products) (35% of case-patients versus 14% of controls, mOR = 4.61, CI = 1.67--14.68, p=0.002), but not with any individual chicken product; no individual frozen chicken product type was reported eaten by more than 10% of case-patients. Illness was not associated with eating roasted peanuts or national brands of jarred peanut butter sold in grocery stores. 

On January 16, the Connecticut 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 Laboratory isolated the outbreak strain of S. Typhimurium from a previously unopened 5-pound container of King Nut creamy peanut butter. As of January 28, 16 clusters of cases, each with at least two patients infected with the outbreak strain, were reported in five states. All clusters were in institutional facilities. King Nut was the only brand of peanut butter used in the 16 facilities. 

All versions of King Nut peanut butter were produced by Peanut Corporation of America (PCA) at a single facility in Blakely, Georgia. An environmental investigation at the PCA plant was initiated by FDA and the Georgia Department of Agriculture on January 9, and a CDC epidemiologist joined the investigation team on January 10. King Nut peanut butter was distributed in bulk packaging to institutions, food service industries, and private label food companies. King Nut peanut butter was not known to be sold directly to consumers or distributed for retail sale in grocery stores. 

On January 22, MDA found that a previously unopened container of King Nut peanut butter collected from the North Dakota distributor yielded Salmonella serotype Tennessee with a PFGE pattern that was indistinguishable from an outbreak strain in the multistate outbreak in 2006--2007 caused by contaminated peanut butter (2). 

Association with Peanut Butter--Containing Products 

Ongoing patient interviews indicated that many patients did not eat peanut butter in institutions, but had eaten various other peanut butter--containing products. FDA investigators reported that the PCA facility in Blakely produced peanut butter and also peanut paste (also made from ground roasted peanuts) and other peanut products, which were sold to many food companies for use as an ingredient in peanut butter--containing foods; these peanut butter--containing products are widely distributed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also are distributed in at least 23 other countries and non-U.S. territories.¶ 

During January 17--19, a second case-control study was conducted by CDC and state and local health departments to further assess these exposures; 93 cases and 399 controls were enrolled from 35 participating states. For this study, a case was defined as infection with the outbreak strain of S. Typhimurium in a person without preceding diarrheal illness in household members and who did not live in an institutional setting, with illness onset (or, if that date was not known, with date of isolation of Salmonella) on or after December 1, 2008. Controls were well persons, matched by case neighborhood and frequency matched by age groups (i.e., 0 to <6 years, 6 to <18 years, 18 to <40 years, and >40 years), who were recruited using a reverse-digit--dialing system. Controls were interviewed about the same exposure period as their matched case-patient (i.e., 7 days before the onset of the case diarrheal illness). Median ages of case-patients and controls were 17 and 39 years, respectively. Preliminary analysis found that patients were more likely than controls to have eaten prepackaged peanut butter crackers in the 7 days before illness began [73% case-patients versus 17% controls, mOR = 12.25, CI = 5.51--30.9, p<0.0001]. Two cracker brands were individually associated: Austin [43% case-patients versus 3% controls, mOR = 29.68, CI = 8.95--154.66, p<0.0001] and Keebler [20% case-patients versus 4% controls, mOR = 5.38, CI = 1.74--18.32, p=0.003] peanut butter crackers. Both Austin and Keebler brand peanut butter crackers are made at one plant, which is known to receive peanut paste from PCA. No evidence was discovered of an epidemiologic association with eating roasted peanuts. 

Intact packages of Austin brand Toasty peanut butter crackers that had been purchased in the United States were obtained from the home of a patient in Canada by the Canadian Food Inspection Agency. Culture of a composite sample of the crackers yielded the outbreak strain of S. Typhimurium. Salmonella resembling the outbreak strain was isolated by a private laboratory from three intact packages of Austin brand Toasty peanut butter crackers obtained from a patient\'s home in Oregon. 

Control Measures 

On January 9, PCA voluntarily stopped production of peanut butter and peanut paste at the Blakely, Georgia, facility. On January 10, King Nut Company issued a voluntary recall of specific lot numbers of peanut butter manufactured by PCA and distributed under King Nut and Parnell\'s Pride labels. On January 16, PCA announced a voluntary recall of all peanut butter and peanut paste produced in its Blakely facility since July 1, 2008. On January 28, the PCA recall was expanded to include all peanuts and peanut products processed at this plant since January 1, 2007. In addition to peanut butter and peanut paste, the expanded recall includes dry- and oil-roasted peanuts, granulated peanuts, and peanut meal. On January 28, 2009, the facility reported that production of all peanut products had stopped. The latest information on the PCA recall can be found on the FDA website.** 

To date, FDA inspectors have traced the shipments of these products to approximately 2,100 accounts and sub-accounts. FDA is working to identify additional products that might be affected and to track the ingredient supply chain of those products to remove them from the marketplace. On January 14, the Kellogg Company announced a precautionary hold on Austin and Keebler brands of peanut butter crackers, and on January 16, voluntarily recalled these products produced after July 1, 2008. As of January 28, at least 431 peanut butter--containing products had been recalled by 54 companies that had used ingredients produced by the PCA facility after July 1, 2008.†† 

Reported by: C Medus, PhD, S Meyer, MPH, K Smith, DVM, Minnesota Dept of Health; S Jawahir, Minnesota Dept of Health Public Health Laboratory; B Miller, MPH, K Viger, MS, Minnesota Dept of Agriculture; M Forstner, Minnesota Dept of Agriculture Laboratory. E Brandt, S Nowicki, MPH, E Salehi, MPH, Ohio Dept of Health. Q Phan, MPH, A Kinney, M Cartter, MD, Connecticut Dept of Public Health. J Flint, MPH, Public Health Agency of Canada. J Bancroft, MPH, Oregon Public Health Div. J Adams, E Hyytia-Trees, PhD, L Theobald, D Talkington, PhD, M Humphrys, MS, C Bopp, MS, P Gerner-Smidt, MD, C Barton Behravesh, DVM, IT Williams, PhD, S Sodha, MD, A Langer, DVM, C Schwenson, MPH, F Angulo, DVM, Enteric Diseases Epidemiology Br; R Tauxe MD, Div of Bacterial, Foodborne and Mycotic Diseases; K Date, MD, E Cavallaro, MD, C Kim, PhD, EIS officers, CDC. 

Editorial Note:

Each year, approximately 40,000 laboratory- confirmed cases of Salmonella infections are reported to the National Salmonella Surveillance System.§§ S. Typhimurium is the most commonly reported serotype. In 2006, 19% of all reported salmonellosis cases for which a serotype was identified were caused by the Typhimurium serotype (3). This outbreak likely is considerably larger than the 529 laboratory-confirmed cases reported to CDC; only an estimated 3% of Salmonella infections are laboratory confirmed and reported to surveillance systems (4). During 2003--2007, an annual average of 18 outbreaks caused by S. Typhimurium were reported to CDC.¶¶ The rates of hospitalization and mortality observed in the current outbreak are typical for Salmonella, and this strain does not appear to be unusually virulent. 

The epidemiologic and laboratory findings from this continuing investigation indicate that peanut butter and peanut paste produced at the PCA plant are the source of the outbreak. More specifically, the outbreak was caused by contaminated peanut butter used in institutions, and by peanut butter and peanut paste used as ingredients in food products. The second case- control study indicated a particular risk with peanut butter crackers, but this does not exonerate other peanut-containing products. 

After one brand of peanut butter served in institutions was implicated by epidemiologic and laboratory evidence, the investigation was expanded to include food items that use peanut butter and peanut paste made in the same factory as ingredients in peanut butter--containing products. This was an ingredient-driven outbreak, in which a contaminated ingredient affected many different products that are distributed through various channels and consumed in various settings. Peanut butter and peanut paste are common ingredients in cookies, crackers, cereal, candy, ice cream, pet treats, and other foods. Mass food distribution can lead to widely distributed nationwide outbreaks. The large number of products and brands recalled already, and the large quantities of some products recalled, makes this one of the largest recalls in the United States. 

This is the second outbreak caused by contaminated peanut butter in the United States. The first outbreak was caused by contamination of a commercially distributed brand of peanut butter with S. Tennessee during 2006--2007 (2). Only one other previous outbreak associated with peanut butter has been reported; an outbreak of Salmonella serotype Mbandaka infections in Australia in 1996 (5). 

The detection of a S. Tennessee isolate with a PFGE pattern that is indistinguishable from the 2006--2007 strain in a recently manufactured container of King Nut peanut butter is notable. However, the S. Tennessee strain is not associated with an increase in illnesses now. The implicated plant in 2006--2007 is located approximately 70 miles from the PCA plant in Blakely. A possible association between the two outbreaks warrants further investigation. The relationship of the S. Tennessee finding to the current outbreak is being investigated further. 

The mechanism of contamination for the current outbreak have not yet been determined. However, the recurring problem of Salmonella associated with contaminated peanut butter highlights the importance of including a kill step for harmful pathogens during manufacture (e.g., proper roasting) and of preventing contamination of peanut butter after the initial roasting process. Salmonella organisms persist indefinitely in high-fat, low-water-activity foods such as peanut butter (6), and in such foods, Salmonella can withstand temperatures as high as 194°F (90°C) for 50 minutes (7). Typically, peanuts for peanut butter are roasted at approximately 350°F (180°C), a temperature that should be sufficient to kill Salmonella in a short period. However, some temperatures used in processing peanut butter or paste in other products might be inadequate to eliminate Salmonella introduced after the initial peanut roasting. 

When this outbreak was first detected, its source was not immediately apparent. A likely source of the current outbreak emerged only after several weeks of detailed case interviews, investigations of local clusters of illness, and joint epidemiologic efforts across states. Rapid traceback of the first implicated product to its point of manufacture was critical in unraveling the entire outbreak. Rapid investigation of apparently localized outbreaks can provide critical clues to solving large and dispersed national outbreaks. This outbreak illustrates again the central importance of the capacity to perform Salmonella serotyping and molecular subtyping in public health laboratories for detecting and investigating outbreaks, and the critical value of rapid epidemiologic and regulatory investigative capacity. 

Acknowledgments 

This report is based, in part, on contributions by the Food and Drug Admin; F Greene, MPH, Connecticut Dept of Public Health Laboratory; WE Keene, PhD, HA Booth, Oregon Public Health Div; and RM Hoekstra, PhD, K Wannemuehler, PhD, Div of Bacterial, Foodborne and Mycotic Diseases, and volunteers in the Director\'s Emergency Operations Center, CDC 

References

CDC. Foodborne Diseases Active Surveillance Network (FoodNet) population survey data. Atlanta, GA: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CDC; 2006--2007. Available at http://www.cdc.gov/foodnet. 
CDC. Multistate outbreak of Salmonella serotype Tennessee infections associated with peanut butter---United States, 2006--2007. MMWR 2007;21:521--4. 
CDC. Public Health Laboratory Information Service (PHLIS) surveillance data: Salmonella annual summary, 2006. Atlanta, GA: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CDC; 2008. Available at www.cdc.gov/ncidod/dbmd/phlisdata/salmonella.htm. 
Voetsch AC, Van Gilder TJ, Angulo FJ, et al. FoodNet estimate of the burden of illness caused by nontyphoidal Salmonella infecti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Clin Infect Dis 2004;38:S127--34. 
Scheil W, Cameron S, Dalton C, Murray C, Wilson D. A South Australian Salmonella Mbandaka outbreak investigation using a database to select controls. Aust N Z J Public Health 1998;22:536--9. 
Mattick KL, Jorgensen F, Legan JD, Lappin-Scott HM, Humphrey TJ. Habituation of Salmonella spp. at reduced water activity and its effect on heat tolerance. Appl Environ Microbiol 2001;66:4921--5. 
Shachar D, Yaron S. Heat tolerance of Salmonella enterica serovars Agona, Enteritidis, and Typhimurium in peanut butter. J Food Protect 2006;69:2687--91. 


* The national molecular subtyping network for foodborne disease surveillance. 

† Includes amikacin, amoxicillin-clavulanic acid, ampicillin, cefoxitin, ceftiofur, ceftriaxone, chloramphenicol, ciprofloxacin, gentamicin, kanamycin, nalidixic acid, streptomycin, sulfisoxazole, tetracycline, and trimethoprim-sulfphamethoxazole. 

§ Foodborne diseases active surveillance network. 

¶ As of January 27, 2009, FDA was aware of distribution in the following countries and non-U.S. territories: Aruba, Australia, the Bahamas, Bermuda, Canada, the Cayman Islands, Haiti, Italy, Jamaica, Japan, Korea, Malaysia, Mexico, the Netherlands, New Zealand, Norway, St. Maarten, St. Vincent and the Grenadines, Singapore, Slovenia, Spain, the Turks and Caicos Islands, and the United Kingdom.. 

** Information on the PCA recall is available from FDA at http://www.fda.gov/oc/po/firmrecalls/peanutcorp401_09.html and at http://www.fda.gov/oc/opacom/hottopics/salmonellatyph.html. The latest update on the epidemiologic investigation is available at http://www.cdc.gov/salmonella/typhimurium. 

†† The current list of recalled products with a searchable format can be found on the FDA website (http://www.accessdata.fda.gov/scripts/peanutbutterrecall/index.cfm). 

§§ The National Salmonella Surveillance System collects information on serotypes of Salmonella isolates reported through the Public Health Laboratory Information System, an electronic reporting system. Additional information is available at http://www.cdc.gov/ncidod/dbmd/phlisdata/salmonella.htm. 

¶¶ Data from CDC\'s Electronic Foodborne Outbreak Reporting System (eFORS), unpublished data; 2008. Cases reported as of January 29, 2009. Cases beginning in the most recent 3 weeks might not yet be reported. 

Figure 1


Return to top. 
Figure 2


Return to top. 
Box


Return to top. 
Use of trade names and commercial sources is for identification only and does not imply endorsement by the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
References to non-CDC sites on the Internet are provided as a service to MMWR readers and do not constitute or imply endorsement of these organizations or their programs by CDC or the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CDC is not responsible for the content of pages found at these sites. URL addresses listed in MMWR were current as of the date of publication.
 


All MMWR HTML versions of articles are electronic conversions from typeset documents. This conversion might result in character translation or format errors in the HTML version. Users are referred to the electronic PDF version (http://www.cdc.gov/mmwr) and/or the original MMWR paper copy for printable versions of official text, figures, and tables. An original paper copy of this issue can be obtained from the Superintendent of Documents,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GPO), Washington, DC 20402-9371; telephone: (202) 512-1800. Contact GPO for current prices.

**Questions or messages regarding errors in formatting should be addressed to [email protected] 

Date last reviewed: 1/29/2009



2009-02-12 10:46:58

主题: 京华时报: 多美滋奶粉被曝致肾结石 中国公司不承认
多美滋奶粉被曝致肾结石 中国公司打死不承认 

--------------------------------------------------------------------------------
 
京华时报    2009-02-11 18:08:50 
 
  三聚氰胺事件再掀波澜,昨天,有消息称,浙江等地48名婴儿在食用多美滋婴儿配方奶粉后出现肾结石的症状,怀疑奶粉遭到污染。昨天,多美滋中国公司发布紧急声明称,产品未受三聚氰胺污染。记者昨天了解到,质监部门已经对此事介入调查。

 
  据有关报道称,不少婴幼儿家长去年9月起陆续发现,浙江、贵州、四川等地区婴儿食用法国达能集团旗下品牌多美滋(Dumex)奶粉后,已至少近50名婴幼儿出现钙化性病灶,其中有的已患肾结石。报道称,多美滋奶粉在中国有金盾装与普通装之分,前者原装进口,后者奶源来自中国。

  “我们向所有的消费者保证在中国大陆生产销售的多美滋产品都是安全的,没有证据证明所指的致病原因与多美滋产品有关”,多美滋中国公司昨天发布的声明称,多美滋是经过评估获得了生产销售婴幼儿配方奶粉资质的公司,产品完全符合国家有关标准后才允许上市。

  声明还表示,多美滋的产品在中国接受过反复的检查,都被证明未受三聚氰胺污染。

  “多美滋的所有产品均采用全球指定供应商的奶源,为100%来源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牧场的进口奶源。”针对普通装奶粉奶源来自中国的说法,多美滋中国公司相关负责人蒲先生如此表示。

  据了解,上述事件已引起国家质检总局的重视,记者昨天采访上海市质量技术监督局,该局给记者回复文字函称:根据国家质检总局的部署,我局正对2008年9月14日前生产的多美滋奶粉的产品质量安全状况进行调查。



2009-02-12 10:31:31

主题: 好书推荐
TITLE: When Invisible Children Sing
by Irwin Tang, Chi-Cheng Huang
ISBN: 1414-30616-4
ISBN 13: 978-1414-30616-2
Publisher: Tyndale House Pub
Publish Date: 2006-09-06
Binding: Hardcover , 296 pages 
Weight: 1.15 pounds 
List Price: USD 19.99 
Used at half.com: $6.99



2009-02-12 10:25:08

主题: zhzhaa: 结束了,USMLE--step3考试介绍
发信人: zhzhaa (麦地-吱吱?喳喳?叫小张就好 :)),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结束了,USMLE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11 22:36:11 2009)

step3考试介绍:

考试占用2天进行,每天8个小时,分为MCQ多选题和CSS模拟病例两个部分,分别占3/4 
和1/4的时间。

第一天的MCQ全都是46题的block,每个block1小时结束,总共也就是7个block,全天你
有1个小时的休息时间。

第二天的MCQ有点不同:全都是34(或者36,记不准了)题的block,总之和usmle CD是
很接近的。大概4个block之后,就是CSS了。

CSS的部分:

考试没什么介绍的,用CD练习之后就什么都知道了。

这一部分感觉不难,我没有临床经验,考试中我就意识到有一些小失误,但愿不影响大
局。有1个病例是没有做完;另外一个是20分钟刚刚完成;其他7个都是提前结束。

我遇到的病例有:
中年男,上腹不适,胰腺癌。
年轻女孩,月经过多,DUB。
年轻男性,慢性腹泻,UC/IBD
9月婴儿,高热,体征轻微;3日后退热,出现皮疹,exanthem Subitum。
中年男,常规体检,高血压/关节炎
72岁女士,右上腹痛,肺炎。
50女士,depression。
44女士,甲低。

剩下一个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至于复习经验,等成绩出来之后再说吧,以免误导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7.9.]



2009-02-11 17:48:10

主题: 王其学: 呜呼哀哉,赖医吹破牛皮了
呜呼哀哉,赖医吹破牛皮了

  作者:王其学

  本文,特为近年来几位英年早逝的中医药名人所做,算不上祭文,更不是檄
文,但对于英年早逝者来说,本文有哀悼的意思,对最善吹牛的赖医来说,有奉
劝的导向。这些英年早逝的中医药界名人是:张生瑜先生、李国伟先生、何绍奇
先生、向天清先生…… 

  由于现代医学的科学技术和可靠的治疗效果以摧枯拉朽之势、雷霆万钧之力
霹雳了、摧毁了传统医学的陈旧观念、封建理论和迂腐模式,传统中医就被逼进
了一个死胡同,走向了消亡。可是,因了官员们的力挺和传统文化的惯性力量,
也因了一些既得利益者铺天盖地、无处不在的广告与宣传,传统中医还是以赖医
的身份保留了下来。可惜,赖医不是中医,也不是西医,只不过是瞥了一眼《黄
帝内经》,摘了几段《伤寒论》上的章节,就敢于自吹自擂的一些吹牛匠。

  对于吹牛匠,似乎也不能一概而论。客观地说,他们大多是作为一种职业、
谋生的手段来养家糊口的,对这一类人士,理应寄予“就业”方面的怜悯,生硬
的毁坏他们的生计,心下也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这里面却也不乏唯利是图
的野心家、阴谋家。他们用陈旧的,甚至是胡乱编造的“中医理论”,冠以“科
学”“博大精深”“治未病”“治本”云云,来欺骗政府、忽悠百姓,于是,堕
落成了中医骗子加政治骗子。骗子的手段可有多种多样,不断翻新,但目的只有
一个,那就是“利益”。只要能攫取利益,什么都可以不做计较。

  巨大的利益关系是可以改变人的观念的。在赖医和骗子们看来,只要“我”
能踩着“中医”这个“梯子”爬上去,对中医到底能不能治好病的问题,就与
“我”没有关系了!至于草民们和其他人的死活问题,何必“斤斤计较”?于是,
在力挺中医的人群里,“事不关己,高高挂起”之风,已经逐渐演化成社会医疗
的常态。不幸而悲哀的是,有人就连自己的生命也“不计较”,也不重视,也当
儿戏,居然把宝贵的生命搭进去,作茧自缚,自食苦果,做了“力挺中医运动”
的牺牲品,酿成人生的悲哀。这么一来,就显得特别离谱了!一个蔑视科学、极
力反对和拒绝现代医学的所谓中医,在笃信、痴迷中医中药、力挺中医中药、大
肆宣传中医中药的过程中,如果突然猝死、以身殉职,而且是英年早逝,那就忒
让人难于接受。在频频地为他们足顿胸捶、扼腕叹息,抱怨“天不假年”的时候,
在大呼愚昧无知害死人的时候,在呼吁国人告别害人的中医中药的时候,也会产
生出许多别样的思考。这些思考的主题,当然是对于赖医们缺乏实事求是的科学
态度很不理解。诸如“治未病”一类谎言,归结起来,其“理论”无非是一个
“吹”字。有些赖医吹牛皮吹过了头,把牛皮吹破了,于是,有一些倒霉的,就
前仆后继的提前若干年告别了人世,走进了阴森恐怖的阴曹地府,变成了“阴间
廊坊”里,挂着中医招牌的屈鬼冤魂。这样的屈鬼冤魂在中医界有多少?在全国
有多少,我们不知道。不知道的原因是,做这样的统计是犯忌讳的。

  赖医们力挺的“中医事业”戕害了多少人的健康暂且免谈,仅说把自己的小
命搭进去,就实在不应该、不划算。赖医的队伍也是一些有血有肉的人,他们没
有三头六臂,同其他人一样,只有一条宝贵的生命,这条宝贵生命只有一次,不
会再来。君不见,海南三亚一座寺院的门楣上,用“不二”两个大字,做了寺院
的名称么!在这里,笔者宁可冒望文生义、牵强附会之风险,误释说:生命,是
不会有第二次的!

  不管是赖医还是从事现代医学的人士,也不管是普通百姓还是高级官员,生
命应该一样的宝贵。呵护宝贵生命的最有效方法是用现代医学治病。每一个人,
只要不生病、及时的治好病,他就不会“英年早逝”(除非玩起艾滋病晚期癌症
以及战争、自然灾害和意外伤害)。现代医学以无与伦比的科学理论和手段呵护
着人类的生命,它辉煌的疗效在全世界得到了广泛的验证。凡是中医能治的病,
现代医学都能治好,凡是现代医学治不好的病,中医中药绝对治不好。现代医学
的可靠疗效,正是中国人平均寿命延长的主要原因,绝对与中医无关,与赖医更
扯不上。所以,我们对现代医学科学的预防、治疗手段,应该坚信不移、毫不动
摇。对于中医解剖的糊涂,对于中医理论的谬误,对于中医治疗效果的不确定性,
对于中医中药造成的某些恶劣后果,包括赖医在内的所有现代国人,都是应该有
一个正确认识的,不然,定会上当!我们都是21世纪的现代人,厚今薄古本应该
是认识社会的起码常识,现代人决不应该重复古人的迂腐和无能,决不可以做愚
昧无知的附庸,决不可以做伪科学的俘虏。当然,每一个人都是终归要死去的,
如果死于现代医学治不了的疾病,死而无憾,如果死于愚昧和无知,如果死于赖
医之手,那就会酿成永恒的悲哀,而且使周围尚还活着的人们追悔莫及。然而,
世上从来没有卖后悔药的。

  由是,笔者建议,赖医不要忽悠百姓的钱财,那都是身外之物。要知道,生
命比钱财重要。如果在忽悠别人的同时,把自己的小命也“忽悠”进去,一切都
会变成零的。赖医不要吹牛皮,更不要把牛皮吹破,吹破了,就有可能失去判断
力,痴迷伪科学,拒绝现代医学,成为中医教门的信徒,就有可能损命折寿、英
年早逝,成为力挺中医中药的牺牲品!为了赖医们的生命安全,笔者强烈呼吁:
摆脱传统医学的桎梏,崇尚现代医学科学,是医疗卫生工作者生命自保的最佳选
择!医学是自然科学,疗效不能靠吹。死于愚昧不应该,无味的牺牲要不得!中
医的疗效是靠不住的,治不了“未病”的!吹破了牛皮一定是悲哀的!

  不过,还是要客观地看。尽管中医的疗效不可靠,但在没有现代医学的中国
古代,中医毕竟是本土的一种治病学问,即使效果很差,常常治死人,也因为它
是“在书本的学问”,是中国医学之唯一,是除了“抗病”“求神”之外的、独
立的“凡间治疗”手段,故其医学地位,在古代是不可动摇的。问题是,科学的
现代医学来到中国已逾百年,它在21世纪的中国,几乎已经从主流医学上升为
“全部医学”,纯正的中医已经消亡了,就连中医教育也被现代医学所吞噬,只
有中药、针灸之类的一些小技短术还赖在医疗市场上,玩弄着欺愚诈庸的把戏。
在官方不适当的支持下,居然还能营造出了一个虚假的、回光返照一般的“中医
繁荣”;同时,中医中药、中药西制、中药注射剂,作为一种产业,支撑着某一
个方面的经济大厦,靠欺瞒政府、忽悠百姓大发横财。靠胡搅蛮缠、吹牛放炮、
吹胡子瞪眼攫取巨额利益或官爵。从而,保证和促进了那一股股用百姓血汗染成
红利的丰厚薪水,向着自己的仓廪源源不断地长期流淌。于是,“忽悠”“卖拐”
那样小品一级的赖医伎俩,大有压倒现代医学的势头。在网络上,居然会有人
“讨伐西医”,试图“消灭现代医学”。

  颠倒了!赖医把愚昧和科学搞颠倒了。

  颠倒,也许不要紧,那可得分什么东西。如果是红糖与白糖的颠倒,因为都
是甜食,真的无所谓。如果是西服与中山服的颠倒,因为都要穿在身上遮体,不
一定会伤大雅。但是,一些中医中药的著名人士,他们颠倒的不是白糖红糖,不
是西服与中山服,颠倒的是愚昧的中医中药和科学的现代医学,这种颠倒直接关
乎人的宝贵生命。这样的颠倒,已经颠倒出人命来了:

  1、张生瑜,原北京同仁堂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北京同仁堂科技发展股份
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北京同仁堂健康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副董事长。2008 年7 月
22 日凌晨,张生瑜在家中突发心脏病,经抢救无效去世,享年仅仅39岁。这个
古老而著名的中医药老字号,这个被誉为“药中茅台”的同仁堂,居然痛失了
“少壮派”的年轻掌门人。这,不知是哪家的悲哀?

  2、李国伟,中国中医药报社电子网络部主任、中国中医药论坛总坛主,他
作为宣传中医中药的主要喉舌之一,因为突发脑溢血,经抢救医治无效,于2008
年6月26日16时09分不幸逝世,年近42岁。这,不知是哪家的悲哀!

  3、何绍奇,四川梓潼县人,中医大家,我国知名中医学者。据说,何先生
独有超人之智,立言临证每能自发机抒,创获屡屡,人谓其“中医界散打之王”。
很不幸,何先生在答香港浸会大学中医药学院访问中,突发心脏病,于2005年7
月7日在香港逝世,终年60岁。可惜,先生没能活到中国人的平均寿命,没能长
寿,亦当称英年早逝。这,不知是哪家的悲哀!

  4、向天清,自学成才的一代青年中医奇才,中医民间“火神派”传人。向
天清本是学农的,1998年,被一位坐堂老中医用18剂“草药”“治好了”他的关
节痛病,从此笃信中医,痴迷有加,遍访民间中医。向天清的网名是“一源”,
博客是“老式中医”。他的名片正反面都有一首诗,背面是天清致友人:“没有
生命的硬度,哪有生命的闪光,没有生命的健康,哪有生命的质量......人在征
途,要经历多少雨雪风霜?细细品味我的牵挂,每一字都是我献上的衷肠。”正
面则写道:“中医文化根植于华夏,中国民间传统的精华,炎黄子孙的体质,最
需要她。民间的老中医,未曾重视的领域,如今的许多疑难杂疾,最需要他来
医”。 1999年秋,向天清有幸结识了有“唐火神”之称的四川民间老中医唐步
祺,两人遂成师徒。2008年12月初,一个黑色的夜晚,向先生突然猝死,享年仅
仅35岁,太年轻了呀!这,不知是哪家的悲哀!

  笔者觉得,以上四位亡灵生前在中国中医界很有代表性。他们中,既有中医
大家,也有中医学徒,既有全心全意地中医药宣传者,也有最著名的中药行当的
“泰斗”。年龄最大的才60岁,不及中国人的平均寿命,年龄最小的仅有35岁,
实在太年轻了。对于以上四位的其他一些情况,比如他们是否接触过现代医学知
识,是否拒绝过现代医学的查体和预防性治疗,比如他们为什么没有尽早的用中
药治疗自己的“未病”,再比如他们在发病后是靠中医抢救还是靠西医抢救?笔
者是不了解的,所以不敢妄谈。只是觉得,他们很有可能是不相信现代医学的,
很有可能属于中医中药的痴迷者。他们的猝死,都是死于心脑血管病。而许多心
脑血管病患者在没有出现自觉症状的情况下,大都属于中医所说的“未病”。据
说,中医是专治“未病”的。在悼念四位亡灵的同时,不得不说一句,“中医治
未病”纯是自欺欺人的谎言!此类谎言,纯属吹牛皮!以上四位所患的心脑血管
疾病,假若用现代医学进行早期诊断和预防性治疗,完全可能防止猝死,完全可
以继续生活下去。如果加上流行病学和预防接种,就会进一步表明,现代医学才
是真正“治未病”的学问,这不是“吹”出来的!

  笔者希望上面四位亡灵生前不属于本文所说的“吹牛匠”,并祝愿他们驾鹤
西去、一路走好。同时,希望这样的悲剧不要再发生。

  但是,这几年中医界吹牛皮越吹越大,越吹越离谱,不仅把中医中药吹到了
遥远的美国,还把“太空养心丸”吹到了高高的太空。可以这样认为,上面四位
亡灵,是“中医力挺运动”的牺牲品,他们一个个英年早逝,是中医界吹牛放炮
声浪中的一曲挽歌!

  当然,“亡人路上无老少”。英年早逝的人们不光中医界会有,现代医学队
伍中的人们,如果懈怠于科学的检查诊断和预防治疗,同样会出现此种悲剧,但
那不是现代医学的过错,而是因为“懈怠”。当然,在医疗卫生队伍以外的浩人
群中,更会有许许多多的此种案例;中医药队伍中出现几个英年早逝的人,不能
说明更深刻的问题,原因是笔者没有条件做出科学的统计进行比较。于是感到十
分困惑:其一,一个全国知名度颇高的中医大家英年早逝,他的生前本应是中医
信徒们最好的楷模之一,但他却早早地走了。如此楷模尚不能“独善其身”“自
保长寿”,是不是可以说明,你的中医理论无论学得多么好,都是无用呢?其二,
有人提议让中医回归民间,提倡中医带徒弟,似乎有些道理。可是民间的这一位
很有造诣的中医学徒,一位中医“火神派”年轻传人,仅仅活了35岁就撒手人寰
了。是不是可以说明,让中医回归民间、走中医带徒弟的路子,也应该受到质疑
呢?其三,中华老字号同仁堂的老总,居然也能英年早逝,他身边应该有取之不
尽的名贵中药,什么人参耶、黄芪耶、鹿茸耶、燕窝耶、鱼翅耶、牛黄耶、狗宝
耶、珍珠耶、犀角耶、羚羊耶、牛黄安宫丸耶、局方至宝丹耶、犀黄丸耶……当
然,他更会拥有中药针剂、胶囊剂、颗粒剂和滴丸之类,那都该是应有尽有的。
他这么匆匆一走,是不是可以说明中药的疗效靠不住呢?其四,更有一些力挺中
医中药的“喉舌人物”“宣传机器”“舆论首领”,42岁就中年夭折,一去不返,
把他麾下的人们闪得胆战心惊、不知所措,还怎么让人相信中医呢?当然,赖医
队伍不会因为区区几个人的英年早逝就偃旗息鼓、罢兵休战,仍然厚着脸皮、恬
不知耻的大吹特吹“治未病”!真是不好办了呀!这种既不要脸、也不要命的
“勇敢精神”,实在令人惊愕不定、无话可说!

  赖医赖药该不该驱逐出医疗市场耶?

  存者犟红脸,死者长已矣。呜呼哀哉!



2009-02-11 17:14:31

主题: Dr.史密斯
“一人打败全球”的科学家:史密斯(图)


润涛阎


2-9-2009


很多科学家提出了与众不同、前无古人的思路、定理或结论而震惊世界,这些科学家的一部分获得了诺贝尔奖,如果发生在100年内的话(诺贝尔奖刚好100年了,在这之前也有不少该得奖的科学家),这很正常。这些不是本文要谈的。

本文今天要谈的内容跟题目吻合,就是说这位科学家是提前提出设想,想申请美国NIH的科研经费,由于他的设想在全球所有国家的同行眼中是地地道道的信口开河,必然遭到了没完没了地羞辱---不仅得不到一分钱的资助,而且成为科学家眼里胡言乱语的典型。

我在前文中一开头就提到了这位科学家,当时并非要写他的专文而卖关子。我那篇文章的写作方式是用电影镜头由远而近的技巧,就是先介绍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所在地,接着是我们所在的楼,然后是我们实验室,下面便是实验室的人物了。文中介绍了那栋楼就是给他盖的。请看润涛阎《日本人印度人;犹太人伊斯兰人》一文。我那篇文章吸引了很多人,有人想知道文中更多的人和事,也有人提出对史密斯感兴趣,让我介绍一下。今晚有点空,就补写一篇。其他的人物,以后再谈。

他的名字全文是汉密尔顿O.史密斯,英文Hamilton O. Smith。他就是本文要介绍的一人抱打全球最后得胜的科学家。

史密斯由于发现了限制性内切酶(Restriction Enzyme)开创了基因克隆新纪元而获得了诺贝尔奖,那是以前的事了,在此不赘。当DNA顺序(生命密码)的测序方法普及以后,尤其是荧光扫描测序仪的诞生,生物领域里的科学家们必然想把各个生物的生命密码解密,也就是把细胞核里的整个遗传物质---基因组,称为染色体的所有碱基对顺序搞出来。

为了让不是在生物领域里的读者也能明白到底这生命密码是怎么回事,我不得不先给个外行人也能搞明白的解释。

生命密码是由四种碱基组成的一个很长很长的链条(因为能被染色而被称为染色体)。不同生物的链条数不同,比如人,就有23对。其中有一对是性染色体。那么,人的23对染色体链条拉直并接起来后有多长呢?润涛阎做过简单的计算:把一个碱基对放大到一块一尺长的砖,那这个链条就是用四种不同颜色的砖用水泥接在一起(化学名称就是共价键)的薄墙(只有一砖高)。这个由四种颜色的砖连接起来的长墙恰好一百万公里(10亿米)!

由于构成这个长链的碱基对只有四种,不同的排列而已,如何完成测序,便是摆在科学家们面前的难题。

因为必须先把这长链用限制性内切酶切成一段段的,把这一段段的DNA装入载体,载体进入细菌体内进行繁殖,我们才能从细菌体内得到大量的能用于实验室测序的DNA。还好,每个细菌只能接受一个载体,这就是所说的“克隆”了,我们就可以纯化那一段DNA,测出那一段DNA的碱基对顺序。就像知道了这段墙的四种颜色砖的连接顺序。

我们测序是通过电泳跑胶,放射性标记,显影 后读出DNA顺序的。后来有了荧光标记和荧光测序仪,速度增加了很多。工具的革命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全世界的科学家们无一例外地明白,只有先给这么由一百万公里长的砖墙每隔一段找出一个标记,然后对每段测序。因为这一百万公里长的墙割成一百万段,分别测序的话,如果不提前标记上哪段跟哪段相连,到头来就是一锅粥。反正就那么四种颜色的砖啊。

所以,包括美国、欧洲、亚洲、南非以及遍布地球上的每个角落的生物科学家都参与了标记定位伟大工程。有的给细菌,有的给真菌,有的给植物,有的给动物(老鼠、人等)标记定位。各就各位,忙得不亦乐乎。

此时,史密斯教授提出了走近路的方法:用shotgun(翻译成“扫射”法?)可以完成,也就是说,把这个一百万公里长的墙切成长短不等的段,随机装入载体到细菌体内繁殖,然后测序,抓着谁算谁。他预测:测序读出30亿块砖的时候,这人体的生命密码---10亿块砖的四种颜色顺序就知道了。也就是说,仅仅三倍于整个基因组的测序就可以把整个基因组图谱给接上!

要知道,分离细菌DNA的时候,需要大约一万到一百万个基因组拷贝进行切割。换句话说,就是这个长墙不是一条长链,而是一万条甚至一百万条完全相同的墙,每条长度、砖的颜色顺序都一模一样。把这些切割后搅合在一起。

上面介绍完了专业知识。下面讲史密斯如何一人抱打全球的。精彩的故事便开始了。

他提出了这个“扫射”法测序,他交了申请科学基金的研究报告给NIH,专业术语叫grant.当时NIH正在如火如荼地标记定位基因组,就是上面说的给这个一百万公里长的由四种颜色的大砖连成的墙做标记。看到史密斯的申请报告,审批者们愣了:这是诺贝尔奖得主汉密尔顿.史密斯?他的脑袋灌了水了?

按照最简单的数学计算,全世界正在标记定位基因组的科学家们都停下来跟着史密斯搞扫射法测序的话,那几十年也干不完啊!因为要反复重复同一段,而只差哪怕几个碱基对都无法知道哪跟哪对接!史密斯竟然说他自己一个实验室就能用这种扫射法五年内完成一个细菌基因组的测序,要对接成功。细菌的基因组虽然比人比老鼠小得多,但无论如何也是信口开河。问题在于:这种扫射法根本行不通!

史密斯不依不饶,非要自己证明自己的预测是对的不可。可他没钱买荧光测序仪器,他有个曾经是护士的妻子,可以帮忙。这样,两口子就每天用手工方法测序,白天两口子跑电泳,晚上洗出照片后用放大镜读碱基对顺序。

有一位在美国的日裔科学家叫K.山本(Keith Yamamoto)加州大学教授,他认为,NIH给那么多实验室经费搞基因组定位标记,就不能给史密斯一点钱搞点有风险但与众不同的研究吗?

NIH的主席发话了:我们不能因为史密斯是诺贝尔奖得主,他信口开河的胡乱搞也要给钱。他能说服谁呢?这又不是什么神秘的东东?如果诺贝尔奖得主就可以信口开河而给钱,那诺贝尔奖提名人给不给?其他科学院院士给不给?这个要一视同仁,除非改变NIH审批规则。

医学界数学好的海着去了,就拿史密斯本人来说吧,他的大学就是在伯克利数学系念的,他的学士学位就是数学。你史密斯自己算算你那方法能对接上吗?

史密斯每年都申请,每年的申请内容都差不多,反正就是简单不能再简单的扫射法。

NIH每年都驳回史密斯的申请,每年的驳回内容都差不多,反正就是您老信口开河,专业术语就是“没有依据,风险太大”。

NIH按照投资的思路,就是不搞“风险投资”这是NIH通过的基金审批规则:“有风险,不给钱。”道理就这么简单。

这个世界总有迷信者。

史密斯此时有一个迷信者。其他迷信者不重要,这位迷信者重要,重要之处不在于他多有名气,山本有名气,没用。这位迷信者有用,因为他有钱。

这个事件后,润涛阎突然醒悟:迷信是不能、也不应该破除的。

迷信史密斯的这位看到了DNA测序的时髦,便办了测序公司,就是买一台荧光测序仪,给各个实验室的科学家们测序。你出钱,把样品给他,他给你测序,告诉你你那段DNA的四个碱基对顺序。他的生意红火起来了,就多买荧光测序仪器,滚雪球。他看到史密斯两口子用肉眼读片子,便说我给你测序,不要钱。史密斯说,那就是合作了。成!二人一拍即合。

当全球的科学家们轰轰烈烈地给不同物种的基因组标记的时候,突然看到三大顶尖杂志(细胞、自然、科学)中的《科学》刊登出来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完成了生物基因组全部顺序解密的论文,全都傻眼了!人家都把整个基因组的碱基顺序搞完了,我们还搞什么搞?标记标记,定位定位,扯什么扯?封面看完了,打开里边的文章定睛一看,竟然是史密斯和他的粉丝们用扫射法搞出来的!

美国国会不干了!凭什么花这么多钱搞标记,而不给史密斯一分钱?!

NIH的总头只好辞职了。山本教授立刻被招,组成NIH经费审批改革。山本教授着实风光了一阵。在他的主持下,NIH改革了grant 的规则。那是1997年的事了,但今天的5项规则,依然有效。其中之一就是要有“创造性”就是Creative。史密斯改写了美国NIH的历史。

史密斯本人很低调,那时间你在报道上看到的都是别人的评论,为他鸣不平。照片也是山本先生,报纸杂志都是他。

史密斯的文章出来后,全球所有正在忙于搞标记的立刻停了下来,全部采用史密斯的扫射法。很快大家就看到了一个个生物,从细菌到真菌到老鼠到人,基因组的测序报告。

所有的测序结果证明:平均只有2.5倍于总长度,这扫射法就可以把整个顺序对接。比史密斯预测的工作量还小。

有人事后说史密斯是碰巧了有个有荧光测序仪器的粉丝加入,否则,靠老两口子人工测序,靠放射性显影后用放大镜读,他至少还需五年完成。但事实是:即使没有粉丝用荧光测序仪帮忙,他两口子照样抱打全球!因为完成基因组标记,全世界在这个领域里的科学家们通力合作,也要10年甚至15年才能完成。不论有没有资助,不论有没有粉丝加入,史密斯与全球成千上万的科学家对打,而且是人工对付机器,史密斯都是赢定了。

当时我每天看到史密斯夫妇起早贪黑地干,恨不得自己是个富豪,买台荧光测序仪器给他,不论他的结论是对是错,社会总不能这么对待一位痴情、好胜的长者。尤其是他没钱,实验室缩小到了只有半间。而我们那座大楼当初就是给他盖的。

史密斯的故事告诉人们:真理总是在少数人手里。

大家都有这么个共识:“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润涛阎也承认这句话当真,只是需要给大家解释一下这句话:

雪是亮的,但不透明。别说雪山下面覆盖着的是铁矿石还是花岗岩,就是一层薄雪下面是红土还是黄土,群众的眼光是无法得知的。

当极少数智者把真理告诉群众后,群众慢慢地明白了,其结果就是用这点知识顽固地反对新的智者的新知识。群众的眼光只有条件反射的功能。

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不透明;智者的眼光是水晶的,能看透本质。

史密斯的故事表明:一些数理化常识在微观领域未必那么铁板一块。润涛阎曾经请教过史密斯教授一个问题:如果把DNA碱基对放大至一尺长的一块砖,人的基因组就是一百万公里。那DNA合成酶合成DNA的速度就是每小时一百一十公里,相当于大约70迈。DNA合成酶把四种颜色的砖用水泥连成一个长链,砖的顺序是根据母链做模板,一旦发现刚连上的那块砖的颜色不对,立刻刹车,把刚才那块错的砖拆下来,再把对的颜色的砖接上。问题是:这么快的速度,它是怎么刹车的呢?汽车跑70迈,急刹车,那也不可能一块砖的打滑都不发生,何况这合成酶是在细胞液里,怎么刹车?在水里的潜水艇最大航速也不过是合成酶的一半不到,潜水艇立刻刹住要走很远一段距离,别说连一块砖的距离都不能超过,对潜水艇来说是无法办到的。史密斯教授听后哈哈一笑,说这个问题好玩。

是的,宏观的数理化常识未必适合于微观领域,至少不是任何时候都能照搬。

我一直纳闷的是:史密斯为何对他那些在别人看来是荒唐的预测如此自信呢?难道是因为他相信当初就是这个细菌让他发现了限制性内切酶而获得了诺贝尔奖,这个细菌的基因组碱基对顺序就得让他完成?也不管他采用什么荒唐的方法?

如果说史密斯应该得第二个诺贝尔奖,恐怕生物界的科学家们没人反对。他的贡献不仅仅是诺贝尔奖青睐的特立独行,还在于他一方面影响了美国NIH的改革,更让全世界范围内同行科学家节省了数年的时间和无数的精力。

史密斯宝刀不老,他立刻着手向另一高峰攀登了。他要攀登的他一生中的第三座大山是“人造生物”,就是根据已知的基因组顺序,重新人工组装基因组,创造地球上从未有过的生物。

但愿他在有生之年再创辉煌。即使他由于年龄因素无法完成这第三座大山的攀登,他的路子会有粉丝追随的。


获得诺贝尔奖时的史密斯教授


当今的史密斯教授


史密斯教授最近几年的论文:

Gibson, D. G., Benders, G. A., et al.
Complete Chemical Synthesis, Assembly, and Cloning of a Mycoplasma genitalium Genome
Science. 2008 Jan 24;

Lartigue, C., Glass, J. I., et al.
Genome transplantation in bacteria: changing one species to another
Science. 2007 Aug 03; 317(5838): 632-8.

Glass, J. I., Assad-Garcia, N., et al.
Essential genes of a minimal bacterium
PNAS USA. 2006 Jan 10; 103(2): 425-30.

Hutchison, C. A., 3rd, Smith, H. O., et al.
Cell-free cloning using phi29 DNA polymerase
PNAS USA. 2005 Nov 29; 102(48): 17332-6.

Smith, H. O., Hutchison, C. A., 3rd, et al.
Generating a synthetic genome by whole genome assembly: phiX174 bacteriophage from synthetic oligonucleotides
PNAS USA. 2003 Dec 23; 100(26): 15440-5.

Venter, J. C., Smith, H. O., et al.
A new strategy for genome sequencing
Nature. 1996 May 30; 381(6581): 364-6.

Fraser, C. M., Gocayne, J. D., et al.
The minimal gene complement of Mycoplasma genitalium
Science. 1995 Oct 20; 270(5235): 397-403.

Fleischmann, R. D., Adams, M. D., et al.
Whole-genome random sequencing and assembly of Haemophilus influenzae Rd
Science. 1995 Jul 28; 269(5223): 496-512.

Fields, C., Adams, M. D., et al.
How many genes in the human genome?
Nature Genet. 1994 Jul 01; 7(3): 345-6.


附前文:

日本人、印度人;犹太人、伊斯兰人


润涛阎


1-6-09


引言

我们所在的学校被西方称为医学圣地的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坐落在巴尔的摩市海天一色的Inner Harbor 附近。

我们所在的楼是私人捐款专门给Hamilton Smith 盖的,当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与Nathans这两位犹太人一起发现了限制性内切酶(Restriction Enzyme),开创了克隆基因的新纪元而获得了诺贝尔奖。但到此时,Smith先生已经拿不到科研经费而被赶到了半间实验室里了,里边只有他和他太太二人在摸索用Shot gun 方法直接sequencing一个微生物的Genome,他与一公司合作终于成功地完成了一个生物的DNA碱基对顺序,估计他有拿到第二个诺贝尔奖的可能。

这个方法让先做基因标记定位然后才Sequencing the genome的方法半途而废,改弦更张后高速完成了很多物种包括人在内的 genome DNA顺序的工作。但我跟Smith夫妇只是每天上下班见面点个头,我不在他的实验室,很可怜当时他的处境。没人相信他的方法能把所有的顺序对接。但他非常执着,得不到经费没钱雇人就老俩口自己干。没钱买机器,他们俩就亲自run gel, 自己读ATCGG。

我们的老板也是位犹太人,他的文笔和口才令人叹为观止。一进入霍普金斯医学院行政主楼Administration Building便可看到大厅里悬挂着9个人的巨幅画像,那可是建院以来所选出来的杰出教授。其中8人都已作古了,唯一活着的能把画像挂在那里的就是我们的老板。他不仅科学研究出色,他的演讲能力堪称一绝。他到底能用多少英文单词著书、演讲,恐怕无法得知。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他弃医从文,凭他的智商和文笔功夫,绝对是当代文豪。

我们实验室可算个小联合国,由来自各国的留学生组成,盖因老板思想开放。令我终生难忘的不仅仅是在国内读研时的导师如同父亲般的关爱,还有跟这位犹太人教授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今天不谈实验室里的中国人美国人英国人,只谈印度人、日本人、犹太人、伊斯兰人(当然牵涉到我本人的地方没办法不谈)。一个实验室里发生的故事,样本小代表性不强。虽然“窥一斑而知全豹”多少有些道理,最好还是全当生活中的小故事一笑莞尔。爱因斯坦说过:“当你把在课堂上学的东西都忘记了,只剩下那些故事的时候,你就算是有知识的人了。”


(一)日本人、印度人

我们实验室这位日本人的名字叫K。K君毕业于东京大学,他做事极其认真。他为人厚道,待人接物彬彬有礼。他使我这个抗日烈士的后代改变了原先骨子里对日本人的憎恶。分别几年后我还到他家里住过,受到了亲人般的礼遇。他太太很漂亮,不称我润涛,一口一个阎博士,好像这种称呼在日本更尊重?我没打听这个。

K除了有点罗圈腿之外,看上去仪表堂堂,无疑算是日本人中的帅哥。他跟你说话时总是先认真听,绝不打断你的话头。即使你说完了,他还会皱一皱眉头,想好如何回答你的问题或如何评论你的观点后,再跟你以商量的口吻谈论。他的过分认真让我有时感觉不自在。他来美国之前在日本一家生物公司里干过三年,不知道这种谨小慎微的个性是否是在日本的公司里跟上司打交道的过程中培育出来的。

一天,我到了老板的办公室要告诉他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方法来做一个试验。老板立刻说:“润涛,我们马上开会,你直接讲给大家听。”显然他考虑到也许别人也会用到这个方法。

我把15步的详细过程一一列举出来,大家都明白了。

一周过后的实验室周会上,K君告诉大家说:“我把润涛的方法又做了一点改进。”老板一听愣了,对K君如此精益求精有点吃惊。老板总是认为我搞出来的肯定就是最好的了,可K君还能改进。老板对我发自内心的佩服常常使我感到受宠若惊。K君把他改进的步骤都列了出来,由原来的15步改成了21步。然后,他把效果对照拿了出来。我那15步要花10个小时,如果早去一会晚走一会试验当天就做完了。可他这21步要13个小时,做这个试验晚上要挂个大晚。效果他那21步确实比我那15步好。从此我也改用了他的21步。

在这之前,我们老板是开欧洲车Volvo的,可他知道日本人如此精益求精后,他买了一辆日本“恒达-鹅烤的”还给他儿子买了一辆日本小车“靠骡拉。”

我以为这个试验方法这件小事已经过去了。可又过了一周,印度人“阿透”说他对这个方法有了真正称得上“改进”的改进。他的话表明,在他看来,日本人K君的“改进”不是真正的改进。

阿透来自印度首都,出身于医生世家。人非常聪明,小个子,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常常对着屋子里的同仁放光。他的脑袋似乎是安在轴承上的,像个拨浪鼓,除了跟老板谈话外,跟任何人谈话都是摇头晃脑。他讲话速度飞快,无论如何也得承认他是位高智商的人。他跟我的私人关系很好。他回国结婚,给我带来一个非常精致的工艺品---大象雕塑。至今我还小心翼翼地存放着。

在碰到阿透之前,我总认为中国是盛产马屁精的摇篮。等跟阿透混熟了才知道什么叫小巫见大巫。一次,老板画地图画错了,连他自己都发觉了,可刚要改正,便听到阿透说老板画的是对的。大家都愣了,因为大家都去过那里,知道该走另一条路才对。阿透明明知道老板画错了,可他立刻说,这个路本来就该这么走才对,只是修路的人太愚蠢竟然如此设计浪费了大量的时间。然后他立刻给出了为何现在的路是修错了的理由。这让我想起了当年出版毛主席诗词时的情景:编辑委员会发现毛主席写错了一个字,又不好意思找毛主席去改写,就找书法家郭沫若帮忙给写一个字。郭沫若听后立刻说,毛主席写的是对的!这个字就该这么个写法,是古人写错了。

郭沫若的故事是否当真,我不知道,毕竟是听来的故事。但眼前阿透的故事让我想到,他拍马屁的本事至少也跟郭沫若平起平坐。

虽然阿透晚来早走,跟日本人K君刚好相反,但他对老板的那种友善让老板无法开口批评他。老板虽然属于聪明透顶的顶级人才,对人和事物看得一清二楚,可谁不愿意被别人拍马屁呢?

当阿透说他也改进了我的试验步骤,老板高兴地面带笑容。老板高兴有他的道理,科学发明大多是因为懒惰至少是为了懒惰—省事省能而搞出来的。

老板猜对了。阿透滔滔不绝讲完了他改进的理论基础,一共只有8步就齐活了。每讲一步他要对着我摇晃至少两圈脑袋。我仔细研读了他的改进步骤,发现基本上是隔一步杀掉一个,由15步改成了8步。考虑到他的方法简便,毕竟人家敢说出来一定是试验证实了的,我边听边上下猛点头,对应他的左右摇头,这至少使得屋里的空气运动达到了立体上的平衡而避免了旋转起来造成的小旋风而让大家晕乎。我上下频繁点头也是对这位朋友的尊重。

他终于讲完了他改成8步的理论基础,害怕别人不认同似的。大家鸦雀无声,都等不及要看他改进后的效果。老板不住地点完头后,也等着看他的试验结果。

阿透讲完后就坐下了。

一位美国女同仁说话了:“你改进后的效果怎样呢?”阿透回答的很干脆:“应该是一样的,理论上已经无懈可击了呀?”大家愣了,原来他还没做试验,也就是说根本不需要试验。但我敢肯定,实验室里没人按照他那个8步亲自验证过它是否可行。至于他自己怎么做的,我们没人过问过。反正他后来也没把他改进后得到的效果给大家看。也许他根本就没有用这个试验方法的必要,这个试验只是我用的比较多。

但从这小事中我明白了:比较起来,日本人眼里的“改进”指的是最后的效果,效果不好就不算改进;而印度人眼里的“改进”指的是过程的简化。

考虑到日本人K君总想着多花功夫也要精益求精,而印度人阿透总琢磨如何偷工减料减少步骤,我提议说:“K君回日本后最好改行搞汽车,那样的话,日本车更加精益求精,很快就能战胜德国豪华车。阿透要到电脑软件公司去搞开发,琢磨出几个GOTO没问题。这样人尽其才。”

几年后,K君真的要回日本,他告诉我他改行了,公司的名字叫Kikkoman。我一听,这不是造酱油的吗?他说是的。该酱油公司雇他就是让他去研究如何改进酱油的质量,工资高出制药公司一大截。这能发挥他不厌其烦地改进方法的特长。我跟大家说:“K君干这个,那几年后的日本酱油就有了更多的味道了。阿透可不能去搞酱油的改进研究。”

犹太人迈克哈哈大笑后说:“润涛你这次可错大了!阿透搞酱油,酱油公司就赚大发了!他把步骤一省略,在水里加点盐、加点黑色素就成了。成本低了,赚大了。说不定这么配出来的酱油中致癌物质还少了呢!对身体更健康。”引来大家哄堂大笑。

阿透毕业时按照他老爸的嘱咐已经考了在美国行医的资格考试,各科基本上满分。他本打算去当实习医生的。但他反复考虑:按规矩做手术需要缝15针,他要改成缝8针,会吃官司。他最后决定去改行到金融投资咨询公司挣大钱去了。这跟他学的医学、分子生物学知识有何关联,大家都没搞懂。后来听说他干得非常出色。

从那以后,我就只买Kikkoman(日本万字牌)酱油,20年如一日。因为在沃尔玛就有卖的。由于K君的努力,酱油的味道确实在逐步增加,这个,我一直在用心品尝着。该公司根据K君的成果申请了改进造酱油的三项专利。

当初我也想过到阿透的投资公司去投点资,买他推荐的股票期货什么的,但一直没动手。后来得知我错过了发大财的机会。阿透本人几年前就已经是千万富翁了。而K君那些酱油专利卖没卖到钱,我不太清楚。但我享受了经过K君改进的Kikkoman 美味酱油,内心里对K君还是感激的。有人不喜欢日本车,这我认同。谁要说日本万字酱油味道还不够,我跟谁急。

一晃20年了,大家的孩子大的都读研究生了,小的也上大学了,一代人啊。大家打打闹闹的美好时光近如昨日,感叹真是人生如梦。


(二)犹太人、伊斯兰人

犹太人迈克毕业于哈佛,他个子不高,属于精明能干的一类。他说我是他真正的知己朋友,其原因就是因为我俩每天都要互相讲幽默笑话。而在实验室里他只跟我讲这种完全属于娱乐性质的话题。二人常常是悄悄地只说半句话对方就知道下文了而哈哈大笑,常常让别人不得要领,似乎在说他们似的。

我没想到两位伊斯兰人之间的矛盾竟然超过了跟别的宗教以及无神论者的矛盾。这两位伊斯兰人一位叫“摸哈摸得”另一位叫“摸哈摸不得”。虽然拼法上难区分,但关键是发音的重音地方不同。“摸哈摸得”的重音在前边的“哈”上,而“摸哈摸不得”的重音在后边。

摸哈摸得和摸哈摸不得虽然都是伊斯兰教教徒,但隶属于不同的教派。他们跟大家都合得来,唯独他们二位之间形同水火。二位都是性情中人,聪明有才,人品极佳。

我突然发现了一个现象:迈克从不挂晚,但能起早。只要到了下班的时间,他一定立刻起身回家。

出于好奇加上与他无话不谈,我就问他为何他不能晚走而情愿黎明时分早来。按常理,挂晚比起早容易得多。他听后哈哈大笑,然后让我猜。我哪里猜得出?只好问他。

他红了一下脸,然后悄悄地告诉我事情的原委。

他新婚太太也是哈佛毕业的。迈克告诉我:“她有个特点就是惧怕孤独。只要她下班到家后看到我还没回来,她就给她姐姐打长途电话聊天。”

我一听明白了,迈克害怕长途电话费。我立刻问他有没有随时更换电话公司。他哈哈大笑后说:“那还用说!每天晚上都有‘我是AT&T,我们有优惠服务计划,请问你在用哪家电话公司啊?转到我们这来吧,优惠半年!电话刚挂了,SPRINT又打过来了。所以,我们每半年转一次。”这时我才知道常常换电话公司不仅仅是中国人干,犹太人也干这个。

我当时比较好奇,迈克的爸爸是医生,家境殷实。我时常与他老婆见面,但从长相上看看不出什么,莫非她出身贫穷之家?我不好意思直接问他太私人的问题,便闭眼思索。迈克是个极端聪明的人,他知道了我在想什么。他告诉我:“我岳父是商人,可以说是大商人。”我立刻纳闷地问他:“我还以为你太太也是医生世家呢!怎么大商人会跟医生联姻?”迈克告诉我:“岳父对他女儿学医嫁给医学院的我很高兴呢!说商人比较心黑,只认钱。哈哈!”

我从他哈哈声中体会到了迈克大有骗子成功骗了人之后的成就感,便附和地说:“事实上你更省钱。”想到我刚到美国的时候有中国人告诉我,千万别跟美国人谈论隐私。其实,在美国,你要真正有了美国朋友,你会听到任何八卦的。美国人跟你熟了,什么个人隐私都谈,包括岳母的饭不好吃,小姨子太算计等等等等。

迈克给我讲了很多他家的故事,包括岳母喜欢小女儿(迈克的老婆)胜过大女儿,常常给小女儿零钱花。其实我不知道有些犹太人有重男轻女现象,还好,他老婆没有哥哥弟弟,只有一个姐姐。这样,他岳父的财产将来就只好传给姐俩了。

过了几天,迈克跟我聊天,很生气的样子说起了老婆犯了大错似的。由于迈克每天在老婆回家前到家,跟老婆闲聊,老婆就没打长途。时间久了,岳母打过来了,抱怨女儿这么久不打电话,是不是迈克舍不得电话费。果真如此,她就多给女儿点钱。结果呢,他老婆立刻说不是迈克舍不得电话费,是自己忙,不用寄钱。

这下可把迈克气坏了,岳父家的钱是以十亿为单位的,白给钱你还不要!你说气人不气人!

我安慰他说,你太太是好意啊,怕岳母对你有意见。反正你很快就当医生了,你要是跟你太太一样,哈佛医学院MD毕业后不来这里直接实习然后当医生,你还在乎电话费吗?话说回来,反正你太太很快就挣大钱了,以后你们俩都是医生了,比我们“屁爱吃涕”富多了,到那时电话费也就是不起眼的钱了。

迈克听后摇摇头,说钱不在多少,节省是习惯问题。乱花钱的毛病可不能养成,以后还要生养孩子呢。

我点头认同,并说:“靠举债过日子寅吃卯粮的败家子太多了!他们迟早会吃苦头的,否则不合天理。具体讲就是我们经常更换电话公司还要与少打电话相结合。要两头算。如同打仗,声东击西的运动战要与抽风式的防御战相结合。”

听完我的话,迈克拍着我的肩膀抿着嘴点了好几下头。深情似的对我说:“润涛,咱们志同道合啊!想到一块去了。”

我告诉他我其实并不认同他的做法,他使我想起了我们中国的故事。这个故事虽然古书上就有,但我告诉他的是确确实实发生在我老家的真实版本。有一位省吃俭用、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过日子一分钱都舍不得花的老地主。老地主别说自己舍不得吃,连老婆孩子都要穿补丁衣服。只是那老地主命运不好,赶上了斗争地主,把财产给分了后,拉出去给崩了。在被瓜分财产之前,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老地主一年除了有病外,只有过年过节才能吃白面。一天,老地主赶集去了,老婆跟小老婆商量偷着包饺子吃。俩人在屋里做饺子,让孩子在外站岗放哨,三个孩子每一个拐弯街口站一个,用手势传递信号。

老地主果真提前回家了。可饺子包好了,还没下锅,孩子暗号传过来了。大老婆诡计多端,立刻到黄豆缸里舀一瓢子黄豆,小老婆立刻明白了,便说黄豆粒太大了。俩女人一琢磨绿豆粒最耗时但太小了万一没被发现就糟了。俩人决定到红小豆缸里舀了一瓢子比黄豆小比绿豆大的红小豆,然后往院子外面的大街上一撒。撒完后立刻下锅煮饺子。

当饺子煮好了刚出锅的时候,老地主在大街上踩到了滑哧溜的红小豆,低头一看还不少呢。便猜想是邻居的口袋漏了,撒到了大街上。老地主立刻蹲下来捡本该属于人家的豆子,心里那个乐呀。等到他把一瓢子红小豆捡完装入自己马褂上的两个大口袋,唱着小曲兴高采烈地回到家里时,水饺早已吃完了。看到老地主进院子了,小老婆就把笼屉放在煮饺子的锅上面给老地主热剩窝头,说大家都已经吃过了。

这事刚发生不久,老地主就被斗争了。大老婆也是地主出身就一块儿挨斗,小老婆出身贫农,只要她跟地主划清界限就成,她需要在大会上揭发批判老地主。小老婆就把老地主怎么不让她吃好的,不给她买新衣服等等罪恶都讲了出来,这个吃饺子的故事也就暴露了。老地主听完小老婆的指控,眼看着一大囤的麦子给瓜分了,追悔莫及。

迈克听完我的故事笑得弯腰,说:“润涛,你这故事当真?笑死我了!这故事我要告诉我岳父。”我立刻开玩笑似的问他:“那你告诉你老婆吗?”他笑得又弯下了腰。

我的意思是告诉他过日子细一点是对的,但别太过头。但他还是不理解老地主为啥给崩了。我要说那还不是马克思造的孽?不过,据说任何五花八门的学派中都有犹太人参与,马克思是犹太人,但反马克思的犹太人也海着去了。想到这里,我也就把话咽下去了。

迈克虽然过日子比较细,但他对工作兢兢业业,认认真真,一丝不苟,从不想方设法偷工减料。他跟阿透还是属于来自不同的星球,跟来自另外一个星球的K君也不同,跟摸哈摸得与摸哈摸不得区别更大些。

摸哈摸得与摸哈摸不得估计是来自于同一个星球的两面。


困了,睡觉去了。关键一点:虽然大家出自不同的文化背景,个性差异很大,但都是性情中人,德才兼备。



2009-02-11 17:13:40

主题: Dr.史密斯
“一人打败全球”的科学家:史密斯(图)


润涛阎


2-9-2009


很多科学家提出了与众不同、前无古人的思路、定理或结论而震惊世界,这些科学家的一部分获得了诺贝尔奖,如果发生在100年内的话(诺贝尔奖刚好100年了,在这之前也有不少该得奖的科学家),这很正常。这些不是本文要谈的。

本文今天要谈的内容跟题目吻合,就是说这位科学家是提前提出设想,想申请美国NIH的科研经费,由于他的设想在全球所有国家的同行眼中是地地道道的信口开河,必然遭到了没完没了地羞辱---不仅得不到一分钱的资助,而且成为科学家眼里胡言乱语的典型。

我在前文中一开头就提到了这位科学家,当时并非要写他的专文而卖关子。我那篇文章的写作方式是用电影镜头由远而近的技巧,就是先介绍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所在地,接着是我们所在的楼,然后是我们实验室,下面便是实验室的人物了。文中介绍了那栋楼就是给他盖的。请看润涛阎《日本人印度人;犹太人伊斯兰人》一文。我那篇文章吸引了很多人,有人想知道文中更多的人和事,也有人提出对史密斯感兴趣,让我介绍一下。今晚有点空,就补写一篇。其他的人物,以后再谈。

他的名字全文是汉密尔顿O.史密斯,英文Hamilton O. Smith。他就是本文要介绍的一人抱打全球最后得胜的科学家。

史密斯由于发现了限制性内切酶(Restriction Enzyme)开创了基因克隆新纪元而获得了诺贝尔奖,那是以前的事了,在此不赘。当DNA顺序(生命密码)的测序方法普及以后,尤其是荧光扫描测序仪的诞生,生物领域里的科学家们必然想把各个生物的生命密码解密,也就是把细胞核里的整个遗传物质---基因组,称为染色体的所有碱基对顺序搞出来。

为了让不是在生物领域里的读者也能明白到底这生命密码是怎么回事,我不得不先给个外行人也能搞明白的解释。

生命密码是由四种碱基组成的一个很长很长的链条(因为能被染色而被称为染色体)。不同生物的链条数不同,比如人,就有23对。其中有一对是性染色体。那么,人的23对染色体链条拉直并接起来后有多长呢?润涛阎做过简单的计算:把一个碱基对放大到一块一尺长的砖,那这个链条就是用四种不同颜色的砖用水泥接在一起(化学名称就是共价键)的薄墙(只有一砖高)。这个由四种颜色的砖连接起来的长墙恰好一百万公里(10亿米)!

由于构成这个长链的碱基对只有四种,不同的排列而已,如何完成测序,便是摆在科学家们面前的难题。

因为必须先把这长链用限制性内切酶切成一段段的,把这一段段的DNA装入载体,载体进入细菌体内进行繁殖,我们才能从细菌体内得到大量的能用于实验室测序的DNA。还好,每个细菌只能接受一个载体,这就是所说的“克隆”了,我们就可以纯化那一段DNA,测出那一段DNA的碱基对顺序。就像知道了这段墙的四种颜色砖的连接顺序。

我们测序是通过电泳跑胶,放射性标记,显影 后读出DNA顺序的。后来有了荧光标记和荧光测序仪,速度增加了很多。工具的革命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全世界的科学家们无一例外地明白,只有先给这么由一百万公里长的砖墙每隔一段找出一个标记,然后对每段测序。因为这一百万公里长的墙割成一百万段,分别测序的话,如果不提前标记上哪段跟哪段相连,到头来就是一锅粥。反正就那么四种颜色的砖啊。

所以,包括美国、欧洲、亚洲、南非以及遍布地球上的每个角落的生物科学家都参与了标记定位伟大工程。有的给细菌,有的给真菌,有的给植物,有的给动物(老鼠、人等)标记定位。各就各位,忙得不亦乐乎。

此时,史密斯教授提出了走近路的方法:用shotgun(翻译成“扫射”法?)可以完成,也就是说,把这个一百万公里长的墙切成长短不等的段,随机装入载体到细菌体内繁殖,然后测序,抓着谁算谁。他预测:测序读出30亿块砖的时候,这人体的生命密码---10亿块砖的四种颜色顺序就知道了。也就是说,仅仅三倍于整个基因组的测序就可以把整个基因组图谱给接上!

要知道,分离细菌DNA的时候,需要大约一万到一百万个基因组拷贝进行切割。换句话说,就是这个长墙不是一条长链,而是一万条甚至一百万条完全相同的墙,每条长度、砖的颜色顺序都一模一样。把这些切割后搅合在一起。

上面介绍完了专业知识。下面讲史密斯如何一人抱打全球的。精彩的故事便开始了。

他提出了这个“扫射”法测序,他交了申请科学基金的研究报告给NIH,专业术语叫grant.当时NIH正在如火如荼地标记定位基因组,就是上面说的给这个一百万公里长的由四种颜色的大砖连成的墙做标记。看到史密斯的申请报告,审批者们愣了:这是诺贝尔奖得主汉密尔顿.史密斯?他的脑袋灌了水了?

按照最简单的数学计算,全世界正在标记定位基因组的科学家们都停下来跟着史密斯搞扫射法测序的话,那几十年也干不完啊!因为要反复重复同一段,而只差哪怕几个碱基对都无法知道哪跟哪对接!史密斯竟然说他自己一个实验室就能用这种扫射法五年内完成一个细菌基因组的测序,要对接成功。细菌的基因组虽然比人比老鼠小得多,但无论如何也是信口开河。问题在于:这种扫射法根本行不通!

史密斯不依不饶,非要自己证明自己的预测是对的不可。可他没钱买荧光测序仪器,他有个曾经是护士的妻子,可以帮忙。这样,两口子就每天用手工方法测序,白天两口子跑电泳,晚上洗出照片后用放大镜读碱基对顺序。

有一位在美国的日裔科学家叫K.山本(Keith Yamamoto)加州大学教授,他认为,NIH给那么多实验室经费搞基因组定位标记,就不能给史密斯一点钱搞点有风险但与众不同的研究吗?

NIH的主席发话了:我们不能因为史密斯是诺贝尔奖得主,他信口开河的胡乱搞也要给钱。他能说服谁呢?这又不是什么神秘的东东?如果诺贝尔奖得主就可以信口开河而给钱,那诺贝尔奖提名人给不给?其他科学院院士给不给?这个要一视同仁,除非改变NIH审批规则。

医学界数学好的海着去了,就拿史密斯本人来说吧,他的大学就是在伯克利数学系念的,他的学士学位就是数学。你史密斯自己算算你那方法能对接上吗?

史密斯每年都申请,每年的申请内容都差不多,反正就是简单不能再简单的扫射法。

NIH每年都驳回史密斯的申请,每年的驳回内容都差不多,反正就是您老信口开河,专业术语就是“没有依据,风险太大”。

NIH按照投资的思路,就是不搞“风险投资”这是NIH通过的基金审批规则:“有风险,不给钱。”道理就这么简单。

这个世界总有迷信者。

史密斯此时有一个迷信者。其他迷信者不重要,这位迷信者重要,重要之处不在于他多有名气,山本有名气,没用。这位迷信者有用,因为他有钱。

这个事件后,润涛阎突然醒悟:迷信是不能、也不应该破除的。

迷信史密斯的这位看到了DNA测序的时髦,便办了测序公司,就是买一台荧光测序仪,给各个实验室的科学家们测序。你出钱,把样品给他,他给你测序,告诉你你那段DNA的四个碱基对顺序。他的生意红火起来了,就多买荧光测序仪器,滚雪球。他看到史密斯两口子用肉眼读片子,便说我给你测序,不要钱。史密斯说,那就是合作了。成!二人一拍即合。

当全球的科学家们轰轰烈烈地给不同物种的基因组标记的时候,突然看到三大顶尖杂志(细胞、自然、科学)中的《科学》刊登出来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完成了生物基因组全部顺序解密的论文,全都傻眼了!人家都把整个基因组的碱基顺序搞完了,我们还搞什么搞?标记标记,定位定位,扯什么扯?封面看完了,打开里边的文章定睛一看,竟然是史密斯和他的粉丝们用扫射法搞出来的!

美国国会不干了!凭什么花这么多钱搞标记,而不给史密斯一分钱?!

NIH的总头只好辞职了。山本教授立刻被招,组成NIH经费审批改革。山本教授着实风光了一阵。在他的主持下,NIH改革了grant 的规则。那是1997年的事了,但今天的5项规则,依然有效。其中之一就是要有“创造性”就是Creative。史密斯改写了美国NIH的历史。

史密斯本人很低调,那时间你在报道上看到的都是别人的评论,为他鸣不平。照片也是山本先生,报纸杂志都是他。

史密斯的文章出来后,全球所有正在忙于搞标记的立刻停了下来,全部采用史密斯的扫射法。很快大家就看到了一个个生物,从细菌到真菌到老鼠到人,基因组的测序报告。

所有的测序结果证明:平均只有2.5倍于总长度,这扫射法就可以把整个顺序对接。比史密斯预测的工作量还小。

有人事后说史密斯是碰巧了有个有荧光测序仪器的粉丝加入,否则,靠老两口子人工测序,靠放射性显影后用放大镜读,他至少还需五年完成。但事实是:即使没有粉丝用荧光测序仪帮忙,他两口子照样抱打全球!因为完成基因组标记,全世界在这个领域里的科学家们通力合作,也要10年甚至15年才能完成。不论有没有资助,不论有没有粉丝加入,史密斯与全球成千上万的科学家对打,而且是人工对付机器,史密斯都是赢定了。

当时我每天看到史密斯夫妇起早贪黑地干,恨不得自己是个富豪,买台荧光测序仪器给他,不论他的结论是对是错,社会总不能这么对待一位痴情、好胜的长者。尤其是他没钱,实验室缩小到了只有半间。而我们那座大楼当初就是给他盖的。

史密斯的故事告诉人们:真理总是在少数人手里。

大家都有这么个共识:“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润涛阎也承认这句话当真,只是需要给大家解释一下这句话:

雪是亮的,但不透明。别说雪山下面覆盖着的是铁矿石还是花岗岩,就是一层薄雪下面是红土还是黄土,群众的眼光是无法得知的。

当极少数智者把真理告诉群众后,群众慢慢地明白了,其结果就是用这点知识顽固地反对新的智者的新知识。群众的眼光只有条件反射的功能。

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不透明;智者的眼光是水晶的,能看透本质。

史密斯的故事表明:一些数理化常识在微观领域未必那么铁板一块。润涛阎曾经请教过史密斯教授一个问题:如果把DNA碱基对放大至一尺长的一块砖,人的基因组就是一百万公里。那DNA合成酶合成DNA的速度就是每小时一百一十公里,相当于大约70迈。DNA合成酶把四种颜色的砖用水泥连成一个长链,砖的顺序是根据母链做模板,一旦发现刚连上的那块砖的颜色不对,立刻刹车,把刚才那块错的砖拆下来,再把对的颜色的砖接上。问题是:这么快的速度,它是怎么刹车的呢?汽车跑70迈,急刹车,那也不可能一块砖的打滑都不发生,何况这合成酶是在细胞液里,怎么刹车?在水里的潜水艇最大航速也不过是合成酶的一半不到,潜水艇立刻刹住要走很远一段距离,别说连一块砖的距离都不能超过,对潜水艇来说是无法办到的。史密斯教授听后哈哈一笑,说这个问题好玩。

是的,宏观的数理化常识未必适合于微观领域,至少不是任何时候都能照搬。

我一直纳闷的是:史密斯为何对他那些在别人看来是荒唐的预测如此自信呢?难道是因为他相信当初就是这个细菌让他发现了限制性内切酶而获得了诺贝尔奖,这个细菌的基因组碱基对顺序就得让他完成?也不管他采用什么荒唐的方法?

如果说史密斯应该得第二个诺贝尔奖,恐怕生物界的科学家们没人反对。他的贡献不仅仅是诺贝尔奖青睐的特立独行,还在于他一方面影响了美国NIH的改革,更让全世界范围内同行科学家节省了数年的时间和无数的精力。

史密斯宝刀不老,他立刻着手向另一高峰攀登了。他要攀登的他一生中的第三座大山是“人造生物”,就是根据已知的基因组顺序,重新人工组装基因组,创造地球上从未有过的生物。

但愿他在有生之年再创辉煌。即使他由于年龄因素无法完成这第三座大山的攀登,他的路子会有粉丝追随的。


获得诺贝尔奖时的史密斯教授


当今的史密斯教授


史密斯教授最近几年的论文:

Gibson, D. G., Benders, G. A., et al.
Complete Chemical Synthesis, Assembly, and Cloning of a Mycoplasma genitalium Genome
Science. 2008 Jan 24;

Lartigue, C., Glass, J. I., et al.
Genome transplantation in bacteria: changing one species to another
Science. 2007 Aug 03; 317(5838): 632-8.

Glass, J. I., Assad-Garcia, N., et al.
Essential genes of a minimal bacterium
PNAS USA. 2006 Jan 10; 103(2): 425-30.

Hutchison, C. A., 3rd, Smith, H. O., et al.
Cell-free cloning using phi29 DNA polymerase
PNAS USA. 2005 Nov 29; 102(48): 17332-6.

Smith, H. O., Hutchison, C. A., 3rd, et al.
Generating a synthetic genome by whole genome assembly: phiX174 bacteriophage from synthetic oligonucleotides
PNAS USA. 2003 Dec 23; 100(26): 15440-5.

Venter, J. C., Smith, H. O., et al.
A new strategy for genome sequencing
Nature. 1996 May 30; 381(6581): 364-6.

Fraser, C. M., Gocayne, J. D., et al.
The minimal gene complement of Mycoplasma genitalium
Science. 1995 Oct 20; 270(5235): 397-403.

Fleischmann, R. D., Adams, M. D., et al.
Whole-genome random sequencing and assembly of Haemophilus influenzae Rd
Science. 1995 Jul 28; 269(5223): 496-512.

Fields, C., Adams, M. D., et al.
How many genes in the human genome?
Nature Genet. 1994 Jul 01; 7(3): 345-6.


附前文:

日本人、印度人;犹太人、伊斯兰人


润涛阎


1-6-09


引言

我们所在的学校被西方称为医学圣地的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坐落在巴尔的摩市海天一色的Inner Harbor 附近。

我们所在的楼是私人捐款专门给Hamilton Smith 盖的,当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与Nathans这两位犹太人一起发现了限制性内切酶(Restriction Enzyme),开创了克隆基因的新纪元而获得了诺贝尔奖。但到此时,Smith先生已经拿不到科研经费而被赶到了半间实验室里了,里边只有他和他太太二人在摸索用Shot gun 方法直接sequencing一个微生物的Genome,他与一公司合作终于成功地完成了一个生物的DNA碱基对顺序,估计他有拿到第二个诺贝尔奖的可能。

这个方法让先做基因标记定位然后才Sequencing the genome的方法半途而废,改弦更张后高速完成了很多物种包括人在内的 genome DNA顺序的工作。但我跟Smith夫妇只是每天上下班见面点个头,我不在他的实验室,很可怜当时他的处境。没人相信他的方法能把所有的顺序对接。但他非常执着,得不到经费没钱雇人就老俩口自己干。没钱买机器,他们俩就亲自run gel, 自己读ATCGG。

我们的老板也是位犹太人,他的文笔和口才令人叹为观止。一进入霍普金斯医学院行政主楼Administration Building便可看到大厅里悬挂着9个人的巨幅画像,那可是建院以来所选出来的杰出教授。其中8人都已作古了,唯一活着的能把画像挂在那里的就是我们的老板。他不仅科学研究出色,他的演讲能力堪称一绝。他到底能用多少英文单词著书、演讲,恐怕无法得知。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他弃医从文,凭他的智商和文笔功夫,绝对是当代文豪。

我们实验室可算个小联合国,由来自各国的留学生组成,盖因老板思想开放。令我终生难忘的不仅仅是在国内读研时的导师如同父亲般的关爱,还有跟这位犹太人教授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今天不谈实验室里的中国人美国人英国人,只谈印度人、日本人、犹太人、伊斯兰人(当然牵涉到我本人的地方没办法不谈)。一个实验室里发生的故事,样本小代表性不强。虽然“窥一斑而知全豹”多少有些道理,最好还是全当生活中的小故事一笑莞尔。爱因斯坦说过:“当你把在课堂上学的东西都忘记了,只剩下那些故事的时候,你就算是有知识的人了。”


(一)日本人、印度人

我们实验室这位日本人的名字叫K。K君毕业于东京大学,他做事极其认真。他为人厚道,待人接物彬彬有礼。他使我这个抗日烈士的后代改变了原先骨子里对日本人的憎恶。分别几年后我还到他家里住过,受到了亲人般的礼遇。他太太很漂亮,不称我润涛,一口一个阎博士,好像这种称呼在日本更尊重?我没打听这个。

K除了有点罗圈腿之外,看上去仪表堂堂,无疑算是日本人中的帅哥。他跟你说话时总是先认真听,绝不打断你的话头。即使你说完了,他还会皱一皱眉头,想好如何回答你的问题或如何评论你的观点后,再跟你以商量的口吻谈论。他的过分认真让我有时感觉不自在。他来美国之前在日本一家生物公司里干过三年,不知道这种谨小慎微的个性是否是在日本的公司里跟上司打交道的过程中培育出来的。

一天,我到了老板的办公室要告诉他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方法来做一个试验。老板立刻说:“润涛,我们马上开会,你直接讲给大家听。”显然他考虑到也许别人也会用到这个方法。

我把15步的详细过程一一列举出来,大家都明白了。

一周过后的实验室周会上,K君告诉大家说:“我把润涛的方法又做了一点改进。”老板一听愣了,对K君如此精益求精有点吃惊。老板总是认为我搞出来的肯定就是最好的了,可K君还能改进。老板对我发自内心的佩服常常使我感到受宠若惊。K君把他改进的步骤都列了出来,由原来的15步改成了21步。然后,他把效果对照拿了出来。我那15步要花10个小时,如果早去一会晚走一会试验当天就做完了。可他这21步要13个小时,做这个试验晚上要挂个大晚。效果他那21步确实比我那15步好。从此我也改用了他的21步。

在这之前,我们老板是开欧洲车Volvo的,可他知道日本人如此精益求精后,他买了一辆日本“恒达-鹅烤的”还给他儿子买了一辆日本小车“靠骡拉。”

我以为这个试验方法这件小事已经过去了。可又过了一周,印度人“阿透”说他对这个方法有了真正称得上“改进”的改进。他的话表明,在他看来,日本人K君的“改进”不是真正的改进。

阿透来自印度首都,出身于医生世家。人非常聪明,小个子,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常常对着屋子里的同仁放光。他的脑袋似乎是安在轴承上的,像个拨浪鼓,除了跟老板谈话外,跟任何人谈话都是摇头晃脑。他讲话速度飞快,无论如何也得承认他是位高智商的人。他跟我的私人关系很好。他回国结婚,给我带来一个非常精致的工艺品---大象雕塑。至今我还小心翼翼地存放着。

在碰到阿透之前,我总认为中国是盛产马屁精的摇篮。等跟阿透混熟了才知道什么叫小巫见大巫。一次,老板画地图画错了,连他自己都发觉了,可刚要改正,便听到阿透说老板画的是对的。大家都愣了,因为大家都去过那里,知道该走另一条路才对。阿透明明知道老板画错了,可他立刻说,这个路本来就该这么走才对,只是修路的人太愚蠢竟然如此设计浪费了大量的时间。然后他立刻给出了为何现在的路是修错了的理由。这让我想起了当年出版毛主席诗词时的情景:编辑委员会发现毛主席写错了一个字,又不好意思找毛主席去改写,就找书法家郭沫若帮忙给写一个字。郭沫若听后立刻说,毛主席写的是对的!这个字就该这么个写法,是古人写错了。

郭沫若的故事是否当真,我不知道,毕竟是听来的故事。但眼前阿透的故事让我想到,他拍马屁的本事至少也跟郭沫若平起平坐。

虽然阿透晚来早走,跟日本人K君刚好相反,但他对老板的那种友善让老板无法开口批评他。老板虽然属于聪明透顶的顶级人才,对人和事物看得一清二楚,可谁不愿意被别人拍马屁呢?

当阿透说他也改进了我的试验步骤,老板高兴地面带笑容。老板高兴有他的道理,科学发明大多是因为懒惰至少是为了懒惰—省事省能而搞出来的。

老板猜对了。阿透滔滔不绝讲完了他改进的理论基础,一共只有8步就齐活了。每讲一步他要对着我摇晃至少两圈脑袋。我仔细研读了他的改进步骤,发现基本上是隔一步杀掉一个,由15步改成了8步。考虑到他的方法简便,毕竟人家敢说出来一定是试验证实了的,我边听边上下猛点头,对应他的左右摇头,这至少使得屋里的空气运动达到了立体上的平衡而避免了旋转起来造成的小旋风而让大家晕乎。我上下频繁点头也是对这位朋友的尊重。

他终于讲完了他改成8步的理论基础,害怕别人不认同似的。大家鸦雀无声,都等不及要看他改进后的效果。老板不住地点完头后,也等着看他的试验结果。

阿透讲完后就坐下了。

一位美国女同仁说话了:“你改进后的效果怎样呢?”阿透回答的很干脆:“应该是一样的,理论上已经无懈可击了呀?”大家愣了,原来他还没做试验,也就是说根本不需要试验。但我敢肯定,实验室里没人按照他那个8步亲自验证过它是否可行。至于他自己怎么做的,我们没人过问过。反正他后来也没把他改进后得到的效果给大家看。也许他根本就没有用这个试验方法的必要,这个试验只是我用的比较多。

但从这小事中我明白了:比较起来,日本人眼里的“改进”指的是最后的效果,效果不好就不算改进;而印度人眼里的“改进”指的是过程的简化。

考虑到日本人K君总想着多花功夫也要精益求精,而印度人阿透总琢磨如何偷工减料减少步骤,我提议说:“K君回日本后最好改行搞汽车,那样的话,日本车更加精益求精,很快就能战胜德国豪华车。阿透要到电脑软件公司去搞开发,琢磨出几个GOTO没问题。这样人尽其才。”

几年后,K君真的要回日本,他告诉我他改行了,公司的名字叫Kikkoman。我一听,这不是造酱油的吗?他说是的。该酱油公司雇他就是让他去研究如何改进酱油的质量,工资高出制药公司一大截。这能发挥他不厌其烦地改进方法的特长。我跟大家说:“K君干这个,那几年后的日本酱油就有了更多的味道了。阿透可不能去搞酱油的改进研究。”

犹太人迈克哈哈大笑后说:“润涛你这次可错大了!阿透搞酱油,酱油公司就赚大发了!他把步骤一省略,在水里加点盐、加点黑色素就成了。成本低了,赚大了。说不定这么配出来的酱油中致癌物质还少了呢!对身体更健康。”引来大家哄堂大笑。

阿透毕业时按照他老爸的嘱咐已经考了在美国行医的资格考试,各科基本上满分。他本打算去当实习医生的。但他反复考虑:按规矩做手术需要缝15针,他要改成缝8针,会吃官司。他最后决定去改行到金融投资咨询公司挣大钱去了。这跟他学的医学、分子生物学知识有何关联,大家都没搞懂。后来听说他干得非常出色。

从那以后,我就只买Kikkoman(日本万字牌)酱油,20年如一日。因为在沃尔玛就有卖的。由于K君的努力,酱油的味道确实在逐步增加,这个,我一直在用心品尝着。该公司根据K君的成果申请了改进造酱油的三项专利。

当初我也想过到阿透的投资公司去投点资,买他推荐的股票期货什么的,但一直没动手。后来得知我错过了发大财的机会。阿透本人几年前就已经是千万富翁了。而K君那些酱油专利卖没卖到钱,我不太清楚。但我享受了经过K君改进的Kikkoman 美味酱油,内心里对K君还是感激的。有人不喜欢日本车,这我认同。谁要说日本万字酱油味道还不够,我跟谁急。

一晃20年了,大家的孩子大的都读研究生了,小的也上大学了,一代人啊。大家打打闹闹的美好时光近如昨日,感叹真是人生如梦。


(二)犹太人、伊斯兰人

犹太人迈克毕业于哈佛,他个子不高,属于精明能干的一类。他说我是他真正的知己朋友,其原因就是因为我俩每天都要互相讲幽默笑话。而在实验室里他只跟我讲这种完全属于娱乐性质的话题。二人常常是悄悄地只说半句话对方就知道下文了而哈哈大笑,常常让别人不得要领,似乎在说他们似的。

我没想到两位伊斯兰人之间的矛盾竟然超过了跟别的宗教以及无神论者的矛盾。这两位伊斯兰人一位叫“摸哈摸得”另一位叫“摸哈摸不得”。虽然拼法上难区分,但关键是发音的重音地方不同。“摸哈摸得”的重音在前边的“哈”上,而“摸哈摸不得”的重音在后边。

摸哈摸得和摸哈摸不得虽然都是伊斯兰教教徒,但隶属于不同的教派。他们跟大家都合得来,唯独他们二位之间形同水火。二位都是性情中人,聪明有才,人品极佳。

我突然发现了一个现象:迈克从不挂晚,但能起早。只要到了下班的时间,他一定立刻起身回家。

出于好奇加上与他无话不谈,我就问他为何他不能晚走而情愿黎明时分早来。按常理,挂晚比起早容易得多。他听后哈哈大笑,然后让我猜。我哪里猜得出?只好问他。

他红了一下脸,然后悄悄地告诉我事情的原委。

他新婚太太也是哈佛毕业的。迈克告诉我:“她有个特点就是惧怕孤独。只要她下班到家后看到我还没回来,她就给她姐姐打长途电话聊天。”

我一听明白了,迈克害怕长途电话费。我立刻问他有没有随时更换电话公司。他哈哈大笑后说:“那还用说!每天晚上都有‘我是AT&T,我们有优惠服务计划,请问你在用哪家电话公司啊?转到我们这来吧,优惠半年!电话刚挂了,SPRINT又打过来了。所以,我们每半年转一次。”这时我才知道常常换电话公司不仅仅是中国人干,犹太人也干这个。

我当时比较好奇,迈克的爸爸是医生,家境殷实。我时常与他老婆见面,但从长相上看看不出什么,莫非她出身贫穷之家?我不好意思直接问他太私人的问题,便闭眼思索。迈克是个极端聪明的人,他知道了我在想什么。他告诉我:“我岳父是商人,可以说是大商人。”我立刻纳闷地问他:“我还以为你太太也是医生世家呢!怎么大商人会跟医生联姻?”迈克告诉我:“岳父对他女儿学医嫁给医学院的我很高兴呢!说商人比较心黑,只认钱。哈哈!”

我从他哈哈声中体会到了迈克大有骗子成功骗了人之后的成就感,便附和地说:“事实上你更省钱。”想到我刚到美国的时候有中国人告诉我,千万别跟美国人谈论隐私。其实,在美国,你要真正有了美国朋友,你会听到任何八卦的。美国人跟你熟了,什么个人隐私都谈,包括岳母的饭不好吃,小姨子太算计等等等等。

迈克给我讲了很多他家的故事,包括岳母喜欢小女儿(迈克的老婆)胜过大女儿,常常给小女儿零钱花。其实我不知道有些犹太人有重男轻女现象,还好,他老婆没有哥哥弟弟,只有一个姐姐。这样,他岳父的财产将来就只好传给姐俩了。

过了几天,迈克跟我聊天,很生气的样子说起了老婆犯了大错似的。由于迈克每天在老婆回家前到家,跟老婆闲聊,老婆就没打长途。时间久了,岳母打过来了,抱怨女儿这么久不打电话,是不是迈克舍不得电话费。果真如此,她就多给女儿点钱。结果呢,他老婆立刻说不是迈克舍不得电话费,是自己忙,不用寄钱。

这下可把迈克气坏了,岳父家的钱是以十亿为单位的,白给钱你还不要!你说气人不气人!

我安慰他说,你太太是好意啊,怕岳母对你有意见。反正你很快就当医生了,你要是跟你太太一样,哈佛医学院MD毕业后不来这里直接实习然后当医生,你还在乎电话费吗?话说回来,反正你太太很快就挣大钱了,以后你们俩都是医生了,比我们“屁爱吃涕”富多了,到那时电话费也就是不起眼的钱了。

迈克听后摇摇头,说钱不在多少,节省是习惯问题。乱花钱的毛病可不能养成,以后还要生养孩子呢。

我点头认同,并说:“靠举债过日子寅吃卯粮的败家子太多了!他们迟早会吃苦头的,否则不合天理。具体讲就是我们经常更换电话公司还要与少打电话相结合。要两头算。如同打仗,声东击西的运动战要与抽风式的防御战相结合。”

听完我的话,迈克拍着我的肩膀抿着嘴点了好几下头。深情似的对我说:“润涛,咱们志同道合啊!想到一块去了。”

我告诉他我其实并不认同他的做法,他使我想起了我们中国的故事。这个故事虽然古书上就有,但我告诉他的是确确实实发生在我老家的真实版本。有一位省吃俭用、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过日子一分钱都舍不得花的老地主。老地主别说自己舍不得吃,连老婆孩子都要穿补丁衣服。只是那老地主命运不好,赶上了斗争地主,把财产给分了后,拉出去给崩了。在被瓜分财产之前,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老地主一年除了有病外,只有过年过节才能吃白面。一天,老地主赶集去了,老婆跟小老婆商量偷着包饺子吃。俩人在屋里做饺子,让孩子在外站岗放哨,三个孩子每一个拐弯街口站一个,用手势传递信号。

老地主果真提前回家了。可饺子包好了,还没下锅,孩子暗号传过来了。大老婆诡计多端,立刻到黄豆缸里舀一瓢子黄豆,小老婆立刻明白了,便说黄豆粒太大了。俩女人一琢磨绿豆粒最耗时但太小了万一没被发现就糟了。俩人决定到红小豆缸里舀了一瓢子比黄豆小比绿豆大的红小豆,然后往院子外面的大街上一撒。撒完后立刻下锅煮饺子。

当饺子煮好了刚出锅的时候,老地主在大街上踩到了滑哧溜的红小豆,低头一看还不少呢。便猜想是邻居的口袋漏了,撒到了大街上。老地主立刻蹲下来捡本该属于人家的豆子,心里那个乐呀。等到他把一瓢子红小豆捡完装入自己马褂上的两个大口袋,唱着小曲兴高采烈地回到家里时,水饺早已吃完了。看到老地主进院子了,小老婆就把笼屉放在煮饺子的锅上面给老地主热剩窝头,说大家都已经吃过了。

这事刚发生不久,老地主就被斗争了。大老婆也是地主出身就一块儿挨斗,小老婆出身贫农,只要她跟地主划清界限就成,她需要在大会上揭发批判老地主。小老婆就把老地主怎么不让她吃好的,不给她买新衣服等等罪恶都讲了出来,这个吃饺子的故事也就暴露了。老地主听完小老婆的指控,眼看着一大囤的麦子给瓜分了,追悔莫及。

迈克听完我的故事笑得弯腰,说:“润涛,你这故事当真?笑死我了!这故事我要告诉我岳父。”我立刻开玩笑似的问他:“那你告诉你老婆吗?”他笑得又弯下了腰。

我的意思是告诉他过日子细一点是对的,但别太过头。但他还是不理解老地主为啥给崩了。我要说那还不是马克思造的孽?不过,据说任何五花八门的学派中都有犹太人参与,马克思是犹太人,但反马克思的犹太人也海着去了。想到这里,我也就把话咽下去了。

迈克虽然过日子比较细,但他对工作兢兢业业,认认真真,一丝不苟,从不想方设法偷工减料。他跟阿透还是属于来自不同的星球,跟来自另外一个星球的K君也不同,跟摸哈摸得与摸哈摸不得区别更大些。

摸哈摸得与摸哈摸不得估计是来自于同一个星球的两面。


困了,睡觉去了。关键一点:虽然大家出自不同的文化背景,个性差异很大,但都是性情中人,德才兼备。



2009-02-11 17:11:14

主题: 润涛阎: “一人打败全球”的科学家:史密斯
“一人打败全球”的科学家:史密斯(图)

润涛阎  2-9-2009

http://bbs.creaders.net/education/bbsviewer.php?trd_id=331342


很多科学家提出了与众不同、前无古人的思路、定理或结论而震惊世界,这些科学家的一部分获得了诺贝尔奖,如果发生在100年内的话(诺贝尔奖刚好100年了,在这之前也有不少该得奖的科学家),这很正常。这些不是本文要谈的。

本文今天要谈的内容跟题目吻合,就是说这位科学家是提前提出设想,想申请美国NIH的科研经费,由于他的设想在全球所有国家的同行眼中是地地道道的信口开河,必然遭到了没完没了地羞辱---不仅得不到一分钱的资助,而且成为科学家眼里胡言乱语的典型。

我在前文中一开头就提到了这位科学家,当时并非要写他的专文而卖关子。我那篇文章的写作方式是用电影镜头由远而近的技巧,就是先介绍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所在地,接着是我们所在的楼,然后是我们实验室,下面便是实验室的人物了。文中介绍了那栋楼就是给他盖的。请看润涛阎《日本人印度人;犹太人伊斯兰人》一文。我那篇文章吸引了很多人,有人想知道文中更多的人和事,也有人提出对史密斯感兴趣,让我介绍一下。今晚有点空,就补写一篇。其他的人物,以后再谈。

他的名字全文是汉密尔顿O.史密斯,英文Hamilton O. Smith。他就是本文要介绍的一人抱打全球最后得胜的科学家。

史密斯由于发现了限制性内切酶(Restriction Enzyme)开创了基因克隆新纪元而获得了诺贝尔奖,那是以前的事了,在此不赘。当DNA顺序(生命密码)的测序方法普及以后,尤其是荧光扫描测序仪的诞生,生物领域里的科学家们必然想把各个生物的生命密码解密,也就是把细胞核里的整个遗传物质---基因组,称为染色体的所有碱基对顺序搞出来。

为了让不是在生物领域里的读者也能明白到底这生命密码是怎么回事,我不得不先给个外行人也能搞明白的解释。

生命密码是由四种碱基组成的一个很长很长的链条(因为能被染色而被称为染色体)。不同生物的链条数不同,比如人,就有23对。其中有一对是性染色体。那么,人的23对染色体链条拉直并接起来后有多长呢?润涛阎做过简单的计算:把一个碱基对放大到一块一尺长的砖,那这个链条就是用四种不同颜色的砖用水泥接在一起(化学名称就是共价键)的薄墙(只有一砖高)。这个由四种颜色的砖连接起来的长墙恰好一百万公里(10亿米)!

由于构成这个长链的碱基对只有四种,不同的排列而已,如何完成测序,便是摆在科学家们面前的难题。

因为必须先把这长链用限制性内切酶切成一段段的,把这一段段的DNA装入载体,载体进入细菌体内进行繁殖,我们才能从细菌体内得到大量的能用于实验室测序的DNA。还好,每个细菌只能接受一个载体,这就是所说的“克隆”了,我们就可以纯化那一段DNA,测出那一段DNA的碱基对顺序。就像知道了这段墙的四种颜色砖的连接顺序。

我们测序是通过电泳跑胶,放射性标记,显影 后读出DNA顺序的。后来有了荧光标记和荧光测序仪,速度增加了很多。工具的革命其重要性不言而喻。

全世界的科学家们无一例外地明白,只有先给这么由一百万公里长的砖墙每隔一段找出一个标记,然后对每段测序。因为这一百万公里长的墙割成一百万段,分别测序的话,如果不提前标记上哪段跟哪段相连,到头来就是一锅粥。反正就那么四种颜色的砖啊。

所以,包括美国、欧洲、亚洲、南非以及遍布地球上的每个角落的生物科学家都参与了标记定位伟大工程。有的给细菌,有的给真菌,有的给植物,有的给动物(老鼠、人等)标记定位。各就各位,忙得不亦乐乎。

此时,史密斯教授提出了走近路的方法:用shotgun(翻译成“扫射”法?)可以完成,也就是说,把这个一百万公里长的墙切成长短不等的段,随机装入载体到细菌体内繁殖,然后测序,抓着谁算谁。他预测:测序读出30亿块砖的时候,这人体的生命密码---10亿块砖的四种颜色顺序就知道了。也就是说,仅仅三倍于整个基因组的测序就可以把整个基因组图谱给接上!

要知道,分离细菌DNA的时候,需要大约一万到一百万个基因组拷贝进行切割。换句话说,就是这个长墙不是一条长链,而是一万条甚至一百万条完全相同的墙,每条长度、砖的颜色顺序都一模一样。把这些切割后搅合在一起。

上面介绍完了专业知识。下面讲史密斯如何一人抱打全球的。精彩的故事便开始了。

他提出了这个“扫射”法测序,他交了申请科学基金的研究报告给NIH,专业术语叫grant.当时NIH正在如火如荼地标记定位基因组,就是上面说的给这个一百万公里长的由四种颜色的大砖连成的墙做标记。看到史密斯的申请报告,审批者们愣了:这是诺贝尔奖得主汉密尔顿.史密斯?他的脑袋灌了水了?

按照最简单的数学计算,全世界正在标记定位基因组的科学家们都停下来跟着史密斯搞扫射法测序的话,那几十年也干不完啊!因为要反复重复同一段,而只差哪怕几个碱基对都无法知道哪跟哪对接!史密斯竟然说他自己一个实验室就能用这种扫射法五年内完成一个细菌基因组的测序,要对接成功。细菌的基因组虽然比人比老鼠小得多,但无论如何也是信口开河。问题在于:这种扫射法根本行不通!

史密斯不依不饶,非要自己证明自己的预测是对的不可。可他没钱买荧光测序仪器,他有个曾经是护士的妻子,可以帮忙。这样,两口子就每天用手工方法测序,白天两口子跑电泳,晚上洗出照片后用放大镜读碱基对顺序。

有一位在美国的日裔科学家叫K.山本(Keith Yamamoto)加州大学教授,他认为,NIH给那么多实验室经费搞基因组定位标记,就不能给史密斯一点钱搞点有风险但与众不同的研究吗?

NIH的主席发话了:我们不能因为史密斯是诺贝尔奖得主,他信口开河的胡乱搞也要给钱。他能说服谁呢?这又不是什么神秘的东东?如果诺贝尔奖得主就可以信口开河而给钱,那诺贝尔奖提名人给不给?其他科学院院士给不给?这个要一视同仁,除非改变NIH审批规则。

医学界数学好的海着去了,就拿史密斯本人来说吧,他的大学就是在伯克利数学系念的,他的学士学位就是数学。你史密斯自己算算你那方法能对接上吗?

史密斯每年都申请,每年的申请内容都差不多,反正就是简单不能再简单的扫射法。

NIH每年都驳回史密斯的申请,每年的驳回内容都差不多,反正就是您老信口开河,专业术语就是“没有依据,风险太大”。

NIH按照投资的思路,就是不搞“风险投资”这是NIH通过的基金审批规则:“有风险,不给钱。”道理就这么简单。

这个世界总有迷信者。

史密斯此时有一个迷信者。其他迷信者不重要,这位迷信者重要,重要之处不在于他多有名气,山本有名气,没用。这位迷信者有用,因为他有钱。

这个事件后,润涛阎突然醒悟:迷信是不能、也不应该破除的。

迷信史密斯的这位看到了DNA测序的时髦,便办了测序公司,就是买一台荧光测序仪,给各个实验室的科学家们测序。你出钱,把样品给他,他给你测序,告诉你你那段DNA的四个碱基对顺序。他的生意红火起来了,就多买荧光测序仪器,滚雪球。他看到史密斯两口子用肉眼读片子,便说我给你测序,不要钱。史密斯说,那就是合作了。成!二人一拍即合。

当全球的科学家们轰轰烈烈地给不同物种的基因组标记的时候,突然看到三大顶尖杂志(细胞、自然、科学)中的《科学》刊登出来了人类历史上第一个完成了生物基因组全部顺序解密的论文,全都傻眼了!人家都把整个基因组的碱基顺序搞完了,我们还搞什么搞?标记标记,定位定位,扯什么扯?封面看完了,打开里边的文章定睛一看,竟然是史密斯和他的粉丝们用扫射法搞出来的!

美国国会不干了!凭什么花这么多钱搞标记,而不给史密斯一分钱?!

NIH的总头只好辞职了。山本教授立刻被招,组成NIH经费审批改革。山本教授着实风光了一阵。在他的主持下,NIH改革了grant 的规则。那是1997年的事了,但今天的5项规则,依然有效。其中之一就是要有“创造性”就是Creative。史密斯改写了美国NIH的历史。

史密斯本人很低调,那时间你在报道上看到的都是别人的评论,为他鸣不平。照片也是山本先生,报纸杂志都是他。

史密斯的文章出来后,全球所有正在忙于搞标记的立刻停了下来,全部采用史密斯的扫射法。很快大家就看到了一个个生物,从细菌到真菌到老鼠到人,基因组的测序报告。

所有的测序结果证明:平均只有2.5倍于总长度,这扫射法就可以把整个顺序对接。比史密斯预测的工作量还小。

有人事后说史密斯是碰巧了有个有荧光测序仪器的粉丝加入,否则,靠老两口子人工测序,靠放射性显影后用放大镜读,他至少还需五年完成。但事实是:即使没有粉丝用荧光测序仪帮忙,他两口子照样抱打全球!因为完成基因组标记,全世界在这个领域里的科学家们通力合作,也要10年甚至15年才能完成。不论有没有资助,不论有没有粉丝加入,史密斯与全球成千上万的科学家对打,而且是人工对付机器,史密斯都是赢定了。

当时我每天看到史密斯夫妇起早贪黑地干,恨不得自己是个富豪,买台荧光测序仪器给他,不论他的结论是对是错,社会总不能这么对待一位痴情、好胜的长者。尤其是他没钱,实验室缩小到了只有半间。而我们那座大楼当初就是给他盖的。

史密斯的故事告诉人们:真理总是在少数人手里。

大家都有这么个共识:“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润涛阎也承认这句话当真,只是需要给大家解释一下这句话:

雪是亮的,但不透明。别说雪山下面覆盖着的是铁矿石还是花岗岩,就是一层薄雪下面是红土还是黄土,群众的眼光是无法得知的。

当极少数智者把真理告诉群众后,群众慢慢地明白了,其结果就是用这点知识顽固地反对新的智者的新知识。群众的眼光只有条件反射的功能。

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不透明;智者的眼光是水晶的,能看透本质。

史密斯的故事表明:一些数理化常识在微观领域未必那么铁板一块。润涛阎曾经请教过史密斯教授一个问题:如果把DNA碱基对放大至一尺长的一块砖,人的基因组就是一百万公里。那DNA合成酶合成DNA的速度就是每小时一百一十公里,相当于大约70迈。DNA合成酶把四种颜色的砖用水泥连成一个长链,砖的顺序是根据母链做模板,一旦发现刚连上的那块砖的颜色不对,立刻刹车,把刚才那块错的砖拆下来,再把对的颜色的砖接上。问题是:这么快的速度,它是怎么刹车的呢?汽车跑70迈,急刹车,那也不可能一块砖的打滑都不发生,何况这合成酶是在细胞液里,怎么刹车?在水里的潜水艇最大航速也不过是合成酶的一半不到,潜水艇立刻刹住要走很远一段距离,别说连一块砖的距离都不能超过,对潜水艇来说是无法办到的。史密斯教授听后哈哈一笑,说这个问题好玩。

是的,宏观的数理化常识未必适合于微观领域,至少不是任何时候都能照搬。

我一直纳闷的是:史密斯为何对他那些在别人看来是荒唐的预测如此自信呢?难道是因为他相信当初就是这个细菌让他发现了限制性内切酶而获得了诺贝尔奖,这个细菌的基因组碱基对顺序就得让他完成?也不管他采用什么荒唐的方法?

如果说史密斯应该得第二个诺贝尔奖,恐怕生物界的科学家们没人反对。他的贡献不仅仅是诺贝尔奖青睐的特立独行,还在于他一方面影响了美国NIH的改革,更让全世界范围内同行科学家节省了数年的时间和无数的精力。

史密斯宝刀不老,他立刻着手向另一高峰攀登了。他要攀登的他一生中的第三座大山是“人造生物”,就是根据已知的基因组顺序,重新人工组装基因组,创造地球上从未有过的生物。

但愿他在有生之年再创辉煌。即使他由于年龄因素无法完成这第三座大山的攀登,他的路子会有粉丝追随的。


获得诺贝尔奖时的史密斯教授


当今的史密斯教授


史密斯教授最近几年的论文:

Gibson, D. G., Benders, G. A., et al.
Complete Chemical Synthesis, Assembly, and Cloning of a Mycoplasma genitalium Genome
Science. 2008 Jan 24;

Lartigue, C., Glass, J. I., et al.
Genome transplantation in bacteria: changing one species to another
Science. 2007 Aug 03; 317(5838): 632-8.

Glass, J. I., Assad-Garcia, N., et al.
Essential genes of a minimal bacterium
PNAS USA. 2006 Jan 10; 103(2): 425-30.

Hutchison, C. A., 3rd, Smith, H. O., et al.
Cell-free cloning using phi29 DNA polymerase
PNAS USA. 2005 Nov 29; 102(48): 17332-6.

Smith, H. O., Hutchison, C. A., 3rd, et al.
Generating a synthetic genome by whole genome assembly: phiX174 bacteriophage from synthetic oligonucleotides
PNAS USA. 2003 Dec 23; 100(26): 15440-5.

Venter, J. C., Smith, H. O., et al.
A new strategy for genome sequencing
Nature. 1996 May 30; 381(6581): 364-6.

Fraser, C. M., Gocayne, J. D., et al.
The minimal gene complement of Mycoplasma genitalium
Science. 1995 Oct 20; 270(5235): 397-403.

Fleischmann, R. D., Adams, M. D., et al.
Whole-genome random sequencing and assembly of Haemophilus influenzae Rd
Science. 1995 Jul 28; 269(5223): 496-512.

Fields, C., Adams, M. D., et al.
How many genes in the human genome?
Nature Genet. 1994 Jul 01; 7(3): 345-6.


附前文:

日本人、印度人;犹太人、伊斯兰人


润涛阎


1-6-09


引言

我们所在的学校被西方称为医学圣地的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坐落在巴尔的摩市海天一色的Inner Harbor 附近。

我们所在的楼是私人捐款专门给Hamilton Smith 盖的,当然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他与Nathans这两位犹太人一起发现了限制性内切酶(Restriction Enzyme),开创了克隆基因的新纪元而获得了诺贝尔奖。但到此时,Smith先生已经拿不到科研经费而被赶到了半间实验室里了,里边只有他和他太太二人在摸索用Shot gun 方法直接sequencing一个微生物的Genome,他与一公司合作终于成功地完成了一个生物的DNA碱基对顺序,估计他有拿到第二个诺贝尔奖的可能。

这个方法让先做基因标记定位然后才Sequencing the genome的方法半途而废,改弦更张后高速完成了很多物种包括人在内的 genome DNA顺序的工作。但我跟Smith夫妇只是每天上下班见面点个头,我不在他的实验室,很可怜当时他的处境。没人相信他的方法能把所有的顺序对接。但他非常执着,得不到经费没钱雇人就老俩口自己干。没钱买机器,他们俩就亲自run gel, 自己读ATCGG。

我们的老板也是位犹太人,他的文笔和口才令人叹为观止。一进入霍普金斯医学院行政主楼Administration Building便可看到大厅里悬挂着9个人的巨幅画像,那可是建院以来所选出来的杰出教授。其中8人都已作古了,唯一活着的能把画像挂在那里的就是我们的老板。他不仅科学研究出色,他的演讲能力堪称一绝。他到底能用多少英文单词著书、演讲,恐怕无法得知。有一点可以肯定,如果他弃医从文,凭他的智商和文笔功夫,绝对是当代文豪。

我们实验室可算个小联合国,由来自各国的留学生组成,盖因老板思想开放。令我终生难忘的不仅仅是在国内读研时的导师如同父亲般的关爱,还有跟这位犹太人教授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今天不谈实验室里的中国人美国人英国人,只谈印度人、日本人、犹太人、伊斯兰人(当然牵涉到我本人的地方没办法不谈)。一个实验室里发生的故事,样本小代表性不强。虽然“窥一斑而知全豹”多少有些道理,最好还是全当生活中的小故事一笑莞尔。爱因斯坦说过:“当你把在课堂上学的东西都忘记了,只剩下那些故事的时候,你就算是有知识的人了。”


(一)日本人、印度人

我们实验室这位日本人的名字叫K。K君毕业于东京大学,他做事极其认真。他为人厚道,待人接物彬彬有礼。他使我这个抗日烈士的后代改变了原先骨子里对日本人的憎恶。分别几年后我还到他家里住过,受到了亲人般的礼遇。他太太很漂亮,不称我润涛,一口一个阎博士,好像这种称呼在日本更尊重?我没打听这个。

K除了有点罗圈腿之外,看上去仪表堂堂,无疑算是日本人中的帅哥。他跟你说话时总是先认真听,绝不打断你的话头。即使你说完了,他还会皱一皱眉头,想好如何回答你的问题或如何评论你的观点后,再跟你以商量的口吻谈论。他的过分认真让我有时感觉不自在。他来美国之前在日本一家生物公司里干过三年,不知道这种谨小慎微的个性是否是在日本的公司里跟上司打交道的过程中培育出来的。

一天,我到了老板的办公室要告诉他我终于找到了一个方法来做一个试验。老板立刻说:“润涛,我们马上开会,你直接讲给大家听。”显然他考虑到也许别人也会用到这个方法。

我把15步的详细过程一一列举出来,大家都明白了。

一周过后的实验室周会上,K君告诉大家说:“我把润涛的方法又做了一点改进。”老板一听愣了,对K君如此精益求精有点吃惊。老板总是认为我搞出来的肯定就是最好的了,可K君还能改进。老板对我发自内心的佩服常常使我感到受宠若惊。K君把他改进的步骤都列了出来,由原来的15步改成了21步。然后,他把效果对照拿了出来。我那15步要花10个小时,如果早去一会晚走一会试验当天就做完了。可他这21步要13个小时,做这个试验晚上要挂个大晚。效果他那21步确实比我那15步好。从此我也改用了他的21步。

在这之前,我们老板是开欧洲车Volvo的,可他知道日本人如此精益求精后,他买了一辆日本“恒达-鹅烤的”还给他儿子买了一辆日本小车“靠骡拉。”

我以为这个试验方法这件小事已经过去了。可又过了一周,印度人“阿透”说他对这个方法有了真正称得上“改进”的改进。他的话表明,在他看来,日本人K君的“改进”不是真正的改进。

阿透来自印度首都,出身于医生世家。人非常聪明,小个子,两只眼睛炯炯有神,常常对着屋子里的同仁放光。他的脑袋似乎是安在轴承上的,像个拨浪鼓,除了跟老板谈话外,跟任何人谈话都是摇头晃脑。他讲话速度飞快,无论如何也得承认他是位高智商的人。他跟我的私人关系很好。他回国结婚,给我带来一个非常精致的工艺品---大象雕塑。至今我还小心翼翼地存放着。

在碰到阿透之前,我总认为中国是盛产马屁精的摇篮。等跟阿透混熟了才知道什么叫小巫见大巫。一次,老板画地图画错了,连他自己都发觉了,可刚要改正,便听到阿透说老板画的是对的。大家都愣了,因为大家都去过那里,知道该走另一条路才对。阿透明明知道老板画错了,可他立刻说,这个路本来就该这么走才对,只是修路的人太愚蠢竟然如此设计浪费了大量的时间。然后他立刻给出了为何现在的路是修错了的理由。这让我想起了当年出版毛主席诗词时的情景:编辑委员会发现毛主席写错了一个字,又不好意思找毛主席去改写,就找书法家郭沫若帮忙给写一个字。郭沫若听后立刻说,毛主席写的是对的!这个字就该这么个写法,是古人写错了。

郭沫若的故事是否当真,我不知道,毕竟是听来的故事。但眼前阿透的故事让我想到,他拍马屁的本事至少也跟郭沫若平起平坐。

虽然阿透晚来早走,跟日本人K君刚好相反,但他对老板的那种友善让老板无法开口批评他。老板虽然属于聪明透顶的顶级人才,对人和事物看得一清二楚,可谁不愿意被别人拍马屁呢?

当阿透说他也改进了我的试验步骤,老板高兴地面带笑容。老板高兴有他的道理,科学发明大多是因为懒惰至少是为了懒惰—省事省能而搞出来的。

老板猜对了。阿透滔滔不绝讲完了他改进的理论基础,一共只有8步就齐活了。每讲一步他要对着我摇晃至少两圈脑袋。我仔细研读了他的改进步骤,发现基本上是隔一步杀掉一个,由15步改成了8步。考虑到他的方法简便,毕竟人家敢说出来一定是试验证实了的,我边听边上下猛点头,对应他的左右摇头,这至少使得屋里的空气运动达到了立体上的平衡而避免了旋转起来造成的小旋风而让大家晕乎。我上下频繁点头也是对这位朋友的尊重。

他终于讲完了他改成8步的理论基础,害怕别人不认同似的。大家鸦雀无声,都等不及要看他改进后的效果。老板不住地点完头后,也等着看他的试验结果。

阿透讲完后就坐下了。

一位美国女同仁说话了:“你改进后的效果怎样呢?”阿透回答的很干脆:“应该是一样的,理论上已经无懈可击了呀?”大家愣了,原来他还没做试验,也就是说根本不需要试验。但我敢肯定,实验室里没人按照他那个8步亲自验证过它是否可行。至于他自己怎么做的,我们没人过问过。反正他后来也没把他改进后得到的效果给大家看。也许他根本就没有用这个试验方法的必要,这个试验只是我用的比较多。

但从这小事中我明白了:比较起来,日本人眼里的“改进”指的是最后的效果,效果不好就不算改进;而印度人眼里的“改进”指的是过程的简化。

考虑到日本人K君总想着多花功夫也要精益求精,而印度人阿透总琢磨如何偷工减料减少步骤,我提议说:“K君回日本后最好改行搞汽车,那样的话,日本车更加精益求精,很快就能战胜德国豪华车。阿透要到电脑软件公司去搞开发,琢磨出几个GOTO没问题。这样人尽其才。”

几年后,K君真的要回日本,他告诉我他改行了,公司的名字叫Kikkoman。我一听,这不是造酱油的吗?他说是的。该酱油公司雇他就是让他去研究如何改进酱油的质量,工资高出制药公司一大截。这能发挥他不厌其烦地改进方法的特长。我跟大家说:“K君干这个,那几年后的日本酱油就有了更多的味道了。阿透可不能去搞酱油的改进研究。”

犹太人迈克哈哈大笑后说:“润涛你这次可错大了!阿透搞酱油,酱油公司就赚大发了!他把步骤一省略,在水里加点盐、加点黑色素就成了。成本低了,赚大了。说不定这么配出来的酱油中致癌物质还少了呢!对身体更健康。”引来大家哄堂大笑。

阿透毕业时按照他老爸的嘱咐已经考了在美国行医的资格考试,各科基本上满分。他本打算去当实习医生的。但他反复考虑:按规矩做手术需要缝15针,他要改成缝8针,会吃官司。他最后决定去改行到金融投资咨询公司挣大钱去了。这跟他学的医学、分子生物学知识有何关联,大家都没搞懂。后来听说他干得非常出色。

从那以后,我就只买Kikkoman(日本万字牌)酱油,20年如一日。因为在沃尔玛就有卖的。由于K君的努力,酱油的味道确实在逐步增加,这个,我一直在用心品尝着。该公司根据K君的成果申请了改进造酱油的三项专利。

当初我也想过到阿透的投资公司去投点资,买他推荐的股票期货什么的,但一直没动手。后来得知我错过了发大财的机会。阿透本人几年前就已经是千万富翁了。而K君那些酱油专利卖没卖到钱,我不太清楚。但我享受了经过K君改进的Kikkoman 美味酱油,内心里对K君还是感激的。有人不喜欢日本车,这我认同。谁要说日本万字酱油味道还不够,我跟谁急。

一晃20年了,大家的孩子大的都读研究生了,小的也上大学了,一代人啊。大家打打闹闹的美好时光近如昨日,感叹真是人生如梦。


(二)犹太人、伊斯兰人

犹太人迈克毕业于哈佛,他个子不高,属于精明能干的一类。他说我是他真正的知己朋友,其原因就是因为我俩每天都要互相讲幽默笑话。而在实验室里他只跟我讲这种完全属于娱乐性质的话题。二人常常是悄悄地只说半句话对方就知道下文了而哈哈大笑,常常让别人不得要领,似乎在说他们似的。

我没想到两位伊斯兰人之间的矛盾竟然超过了跟别的宗教以及无神论者的矛盾。这两位伊斯兰人一位叫“摸哈摸得”另一位叫“摸哈摸不得”。虽然拼法上难区分,但关键是发音的重音地方不同。“摸哈摸得”的重音在前边的“哈”上,而“摸哈摸不得”的重音在后边。

摸哈摸得和摸哈摸不得虽然都是伊斯兰教教徒,但隶属于不同的教派。他们跟大家都合得来,唯独他们二位之间形同水火。二位都是性情中人,聪明有才,人品极佳。

我突然发现了一个现象:迈克从不挂晚,但能起早。只要到了下班的时间,他一定立刻起身回家。

出于好奇加上与他无话不谈,我就问他为何他不能晚走而情愿黎明时分早来。按常理,挂晚比起早容易得多。他听后哈哈大笑,然后让我猜。我哪里猜得出?只好问他。

他红了一下脸,然后悄悄地告诉我事情的原委。

他新婚太太也是哈佛毕业的。迈克告诉我:“她有个特点就是惧怕孤独。只要她下班到家后看到我还没回来,她就给她姐姐打长途电话聊天。”

我一听明白了,迈克害怕长途电话费。我立刻问他有没有随时更换电话公司。他哈哈大笑后说:“那还用说!每天晚上都有‘我是AT&T,我们有优惠服务计划,请问你在用哪家电话公司啊?转到我们这来吧,优惠半年!电话刚挂了,SPRINT又打过来了。所以,我们每半年转一次。”这时我才知道常常换电话公司不仅仅是中国人干,犹太人也干这个。

我当时比较好奇,迈克的爸爸是医生,家境殷实。我时常与他老婆见面,但从长相上看看不出什么,莫非她出身贫穷之家?我不好意思直接问他太私人的问题,便闭眼思索。迈克是个极端聪明的人,他知道了我在想什么。他告诉我:“我岳父是商人,可以说是大商人。”我立刻纳闷地问他:“我还以为你太太也是医生世家呢!怎么大商人会跟医生联姻?”迈克告诉我:“岳父对他女儿学医嫁给医学院的我很高兴呢!说商人比较心黑,只认钱。哈哈!”

我从他哈哈声中体会到了迈克大有骗子成功骗了人之后的成就感,便附和地说:“事实上你更省钱。”想到我刚到美国的时候有中国人告诉我,千万别跟美国人谈论隐私。其实,在美国,你要真正有了美国朋友,你会听到任何八卦的。美国人跟你熟了,什么个人隐私都谈,包括岳母的饭不好吃,小姨子太算计等等等等。

迈克给我讲了很多他家的故事,包括岳母喜欢小女儿(迈克的老婆)胜过大女儿,常常给小女儿零钱花。其实我不知道有些犹太人有重男轻女现象,还好,他老婆没有哥哥弟弟,只有一个姐姐。这样,他岳父的财产将来就只好传给姐俩了。

过了几天,迈克跟我聊天,很生气的样子说起了老婆犯了大错似的。由于迈克每天在老婆回家前到家,跟老婆闲聊,老婆就没打长途。时间久了,岳母打过来了,抱怨女儿这么久不打电话,是不是迈克舍不得电话费。果真如此,她就多给女儿点钱。结果呢,他老婆立刻说不是迈克舍不得电话费,是自己忙,不用寄钱。

这下可把迈克气坏了,岳父家的钱是以十亿为单位的,白给钱你还不要!你说气人不气人!

我安慰他说,你太太是好意啊,怕岳母对你有意见。反正你很快就当医生了,你要是跟你太太一样,哈佛医学院MD毕业后不来这里直接实习然后当医生,你还在乎电话费吗?话说回来,反正你太太很快就挣大钱了,以后你们俩都是医生了,比我们“屁爱吃涕”富多了,到那时电话费也就是不起眼的钱了。

迈克听后摇摇头,说钱不在多少,节省是习惯问题。乱花钱的毛病可不能养成,以后还要生养孩子呢。

我点头认同,并说:“靠举债过日子寅吃卯粮的败家子太多了!他们迟早会吃苦头的,否则不合天理。具体讲就是我们经常更换电话公司还要与少打电话相结合。要两头算。如同打仗,声东击西的运动战要与抽风式的防御战相结合。”

听完我的话,迈克拍着我的肩膀抿着嘴点了好几下头。深情似的对我说:“润涛,咱们志同道合啊!想到一块去了。”

我告诉他我其实并不认同他的做法,他使我想起了我们中国的故事。这个故事虽然古书上就有,但我告诉他的是确确实实发生在我老家的真实版本。有一位省吃俭用、勤勤恳恳、兢兢业业过日子一分钱都舍不得花的老地主。老地主别说自己舍不得吃,连老婆孩子都要穿补丁衣服。只是那老地主命运不好,赶上了斗争地主,把财产给分了后,拉出去给崩了。在被瓜分财产之前,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老地主一年除了有病外,只有过年过节才能吃白面。一天,老地主赶集去了,老婆跟小老婆商量偷着包饺子吃。俩人在屋里做饺子,让孩子在外站岗放哨,三个孩子每一个拐弯街口站一个,用手势传递信号。

老地主果真提前回家了。可饺子包好了,还没下锅,孩子暗号传过来了。大老婆诡计多端,立刻到黄豆缸里舀一瓢子黄豆,小老婆立刻明白了,便说黄豆粒太大了。俩女人一琢磨绿豆粒最耗时但太小了万一没被发现就糟了。俩人决定到红小豆缸里舀了一瓢子比黄豆小比绿豆大的红小豆,然后往院子外面的大街上一撒。撒完后立刻下锅煮饺子。

当饺子煮好了刚出锅的时候,老地主在大街上踩到了滑哧溜的红小豆,低头一看还不少呢。便猜想是邻居的口袋漏了,撒到了大街上。老地主立刻蹲下来捡本该属于人家的豆子,心里那个乐呀。等到他把一瓢子红小豆捡完装入自己马褂上的两个大口袋,唱着小曲兴高采烈地回到家里时,水饺早已吃完了。看到老地主进院子了,小老婆就把笼屉放在煮饺子的锅上面给老地主热剩窝头,说大家都已经吃过了。

这事刚发生不久,老地主就被斗争了。大老婆也是地主出身就一块儿挨斗,小老婆出身贫农,只要她跟地主划清界限就成,她需要在大会上揭发批判老地主。小老婆就把老地主怎么不让她吃好的,不给她买新衣服等等罪恶都讲了出来,这个吃饺子的故事也就暴露了。老地主听完小老婆的指控,眼看着一大囤的麦子给瓜分了,追悔莫及。

迈克听完我的故事笑得弯腰,说:“润涛,你这故事当真?笑死我了!这故事我要告诉我岳父。”我立刻开玩笑似的问他:“那你告诉你老婆吗?”他笑得又弯下了腰。

我的意思是告诉他过日子细一点是对的,但别太过头。但他还是不理解老地主为啥给崩了。我要说那还不是马克思造的孽?不过,据说任何五花八门的学派中都有犹太人参与,马克思是犹太人,但反马克思的犹太人也海着去了。想到这里,我也就把话咽下去了。

迈克虽然过日子比较细,但他对工作兢兢业业,认认真真,一丝不苟,从不想方设法偷工减料。他跟阿透还是属于来自不同的星球,跟来自另外一个星球的K君也不同,跟摸哈摸得与摸哈摸不得区别更大些。

摸哈摸得与摸哈摸不得估计是来自于同一个星球的两面。


困了,睡觉去了。关键一点:虽然大家出自不同的文化背景,个性差异很大,但都是性情中人,德才兼备。



2009-02-11 16:44:04

主题: sxykdxwh: lesson from my CK exam
发信人: sxykdxwh (tom123),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lesson from my CK exam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11 15:51:45 2009)


I received my CK score today, it\'s 239/99. 

My preparation time: about 6 months
Material used: Kaplan lecture notes and vedio, step2 secret, UW (67%)and 
kaplan (66%) Qbank
NBME (online): Form 2:600
Form 3:570

Lesson from the real exam: time management. During my exam, I completed the 
first 2 blocks. After I took a break, I lost my pace. From the 3rd block, I 
always ran out of time in each block. I had no time to read the stem of last
2 or 3 questions and picked randomly the answer in each block (about 15 or 
16 questions like this in total). 

Advice: when you encounter a qustion that you think it is very difficult for
you, just pick one answer and mark it. You can always go back to it if you 
still have time after you finish this block. This way, you will not miss 
those easy one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16.]



2009-02-11 15:41:44

主题: VOA: 医学简讯:今年美国流感的抗药性
医学简讯:今年美国流感的抗药性 记者: 洪理达 
田纳西
Feb 10, 2009
  

美国卫生专家说,今年的流行性感冒对最常用的抗病毒药物有抗药性。医生担心,抗药性将导致更多患者住院或死亡。

流行性感冒患者通常服用“克流感(Tamiflu)”,这是治疗流感的最主要药物。但是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警告说,“克流感”对这次流感季节中的大部分病例无效。

美国田纳西州范德堡大学医学中心的威廉姆.沙夫纳医生说:“这令人感到不安。这并不是因为我们过度使用了克流感,而是因为流感病毒出现突变。突然之间,这种病毒成为横行美国的流感病毒。”

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说,到目前为止,美国这个冬季的流感情况并不严重,但是医生们担心情况会出现变化,到时候他们没有有效的治疗方法。

美国明尼苏达州梅奥诊所的格雷格.波伦医生说:“这意味着,将有更多的人住院,也会有更多的人死亡。”

波伦医生说,唯一经过精心试验的替代药物是乐瑞沙(Relenza)。但是这种药物是吸入式的粉末,医生建议某些病人不能使用。“患有慢性呼吸道疾病的人,例如气喘病人,还有孕妇以及年龄在七岁以下的儿童都不宜使用。

在缺乏有效治疗的情形下,卫生专家建议人们接种感冒疫苗,并经常洗手,以保护自己不受到流感的传染。



2009-02-11 15:40:04

主题: cnyn: On my step 3 review: 成绩 219/92
发信人: cnyn (cnyn),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step 3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11 10:04:32 2009)

今天拿到成绩了,比我想象的好。我只想过了就行了。219/92。

这是我最近非常郁闷的生活的一片小彩虹。我的ccs不是特好,不过我复习时间不是
很长,我也知道ccs是我的弱项,尤其急诊case, 幸运的是我的case只有一个是急诊。
所以能有这个成绩我也满足了。

我参加了ccs workshop但我觉得帮助不是很大。那个dr red 是印度人,他好像是在印
度那里远程讲课,因为口音很重他讲的好多地方我听不大懂。所以不是很推荐他的课。

我用的材料是first aid。 很一般。crush step 3 也很一般。其余的premium review 
还不错。谢谢板上的达人与我分享这个材料,强烈推荐uw,它的multiple choice非常好,
ccs也很好。一定要买他的bank做。

我也用了shahers cd。就写这么多吧。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55.247.]


 
发信人: usmle ( ),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 3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11 11:23:39 2009), 转信

听说CCS只占总分的25%,是不是?


发信人: cnyn (cnyn),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 3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11 12:57:00 2009)

ye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55.247.]



2009-02-11 09:54:30

主题: 好死不如赖活
义卖陈为军的“好死不如赖活着”DVD?

力刀


2004做PGY-4住院医生那年在NY看了获得63届PEABODY奖、陈为军拍的反映我的家乡
河南上蔡县文楼村一家农民因政府不当管理导致卖血感染HIV/艾滋病悲惨遭遇的影片
“好死不如赖活着”(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642/14119.jpg),
心疼和感动不已。于是和一帮自发结合的网友自费购买了不少该片DVD义卖并募捐和
牵线搭桥希望能做点事帮助河南那些艾滋孤儿们,前后曾募捐了一万美元,牵线搭
桥成功资助了67位艾滋孤儿。折腾两年多,终因各种原因而停止,在国内尤其在河
南,这事实在难以为继。连我的老校友、忘年交、被誉为“中国防艾滋第一人”、
首到联合国表彰的高耀杰老妈妈都为此吃尽苦头和受到来自河南政府当局的打击迫
害,甚至扣压其护照阻止来美国接受联合国受奖并软禁老人连其亲妹妹都不得见,
并在其家门口设置监视录相装置!

在中国,你想做点善事帮助那些在生活最底层的病人也这样难!当局官员们的脸面
和政绩乌纱帽比草民百姓的性命重要,这就是现实。。。。。。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642/14119.jpg

最近打包整理地下室发现还有几十盘当年没有义卖完所剩余的光碟。不知网上各位
读者和朋友们还有兴趣和心情购买一盘否?说明,这电影绝不好看,甚至很多人不
愿看,我自己当初看时也是从头到尾流泪不止,一把年龄伤心如同小孩一样,不顾
周围人认为如何,全然无害羞之感。

我并不在意这几十盘的钱的个人花销积压,但我希望这些积压的光碟能在社会上流
传起到它所具有的作用,让更多人知道在上世纪现代化的中国河南曾发生过什么样
的骇人听闻危害比广岛原子弹爆炸还大的人间惨剧、以及这些受害人的经历、这段
至今被扣压封闭的历史和这部被中国政府当局禁闭的电影。

有愿意购买的朋友,请寄信和$10给我,地址如下:

Gang He, M.D., Ph.D.
Assistant Professor-Clinical
acting Director of GU/Breast service, 
Dept of Pathology, OSU Medical Center
410 West 10th Ave., E-412 Doan Hall
Columbus, OH 43210-1228
Tel:614-293-2337
Fax: 614-293-2779
[email protected]

所有义卖盖光碟的钱,都将给予河南农村的艾滋孤儿们。钱,我以前是通过李丹办
的“东珍”资助艾滋孤儿基金会,后来其停止后,我把汇集的钱给了来美国访问领
奖的高耀杰妈妈。以后,仍将设法跟她联系争取把海外募捐的每一分钱确保用在实
处,实在不行,我今后每年回国设法带回,交给急需帮助的艾滋孤儿。

如果您相信我、如果您有能力把购买两个汉堡包或SUBWAY的钱给予河南艾滋孤儿,
请来信给我。

谢谢您的信任、理解和支持!


2/10/2009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温柔一刀_力刀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dokknife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pc/index.php?id=dokknife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附: 当年的几篇有关文章:

《多维时报》:谁来收养他们的童年?------援助中国艾滋孤儿的故事 


《多维时报》记者: 吕贤修 11/3/2004 


在中国艾滋孤儿援助网站上,有这样一段描述: 

姓名:海艳; 

性别:女 

年龄:17 

年级:高二 

学费:650RMB/学期 

家庭状况;爸爸:已去世 妈妈:已去世 爷爷:已去世 奶奶:玉兰,70岁,独力抚
养三个孙子 

“今天(2004年8月2日)到海艳;所在的高中为她交学费。别的同学都在补课,由于
没有交学费,当我进去的时侯,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学校门口等我。在重新分的
班级名单里,我们找不到她的名字(该上高二),也没有宿舍,昨晚上是和同学凑
合着睡的。 

走进校长室,慕校长说学校还没有减免学费的特例。当场慕校长从自己的身上掏出
50元,说学校只能免100元(应该交650元)。我这次带的500元学费,是一美国朋友
资助的。 

海燕并没有特别的高兴,因为她问我下学期的学费又该怎么办?由于自己的叔叔在
学校的食堂打工,在叔叔的帮助下,她可以在放学的时候在食堂打工,唯一的报酬
仅仅是免费的一日三餐。 

农村的孩子上到高中很不容易,更别说是孤儿,我们不想让她半途而费,再坚持两
年,考上大学,形势就会好了。” 

这是目前中国艾滋家庭的典型处境,而许多类似的故事,经过东珍在河南的工作人
员一一发掘、查证,刊登在中国艾滋孤儿援助网站,向外界寻求协助. 

一部影片感召而起的网站 


中国艾滋孤儿援助网站,2004年8月在美国成立,由五个身居异乡的中国人联合组成。
 

李江琳,江西人,目前是纽约皇后区图书馆,国际资讯中心的活动策划,也是这个
网站的发起人兼宣传。 

何刚医生(笔名力刀, 刀客),河南人,纽约北岸医院驻院医生,负责捐款的收纳。
 

酒摄(笔名),在在乔治亚州从事电脑工作,义务架构这个网站,并负责管理。 

杜欣欣,四川人,业余作家,在科罗拉多州从事电脑工作。她在今年夏天走访北京,
与前东珍艾滋孤儿救助学校李丹接洽,促成了目前中美两地合作的援助模式。 

海贝珠(笔名),北京人,业余作家,全职编辑,居住于西雅图。从今年五到八月,
她参与编辑了电子杂志《新海川文摘》特辑:来自民间的人道关怀艾滋病专辑(一)、
(二)两期。随后她更进一步,将电子杂志实体化,搜集相关文章,共计八万多字,
出版了一本艾滋专刊,将于今年12月发行。 

网站的发起人,李江琳,1988年来到美国。她表示,在中国时对艾滋病了解并不多,
只记得当时的报纸还有点幸灾乐祸,说是资本主义的生活方式导致这种疾病的蔓延,
而中国是安全的. 

在2001年,李江琳再度有机会接触这个话题。那年中国艾滋病研究第一人高耀洁,
获得乔纳森曼奖,而中国官方也正式承认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2002年,由于有一位熟识的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的成员,参加了联合国的爱滋病高
峰会,李江琳便邀请他到图书馆来,就中国爱滋病现况,做了一个专题演讲。 

“也许因为是英文演讲,而且多数是中国官方的资料,反应并不热烈,只有二、三
十人参加。”她回忆。 

“但在去年,胡佳来纽约的时候,带来了一些幻灯片和资料,也在法拉盛图书馆办
了讲座,因为有许多震撼人的资料,参与的人非常踊跃!”她兴奋地说 



李江琳认养的一个九岁的小女孩(图由东珍学校提供) 

但在当时,李江琳说,她与多数人一样,关心的是预防及治疗方面的问题,还未开
始注意爱滋病孤儿的问题。 

而谈到“好死不如赖活着”这部描述河南爱兹疫情的纪录片,李江琳急切地说“当
时我是少数知道有这部电影,而且在美国获奖的人。因为这部电影的一个制片人,
是我的朋友,他寄了一份电影的拷贝给我。” 

“我一看,就深深被吸引,而且看完后感觉非常难过我问自己,这家人全死了之后,
唯一剩下的这个女孩,以后怎么办?而当我想到这儿,我就自然开始关心爱滋孤儿
的问题了。”李江琳沈思。 

为了发挥这部影片的最大功效,让更多人重视这部影片,以及爱滋孤儿的问题,在
此之后,李江琳与多维计画为这部电影做义卖,帮故事主角的马深义基金会募款,
也帮助他的小孩。 

“当时由多维出面制作DVD,透过报纸义卖。我则是到处写影评,来进行网路上的义
卖。”她说。 

义卖带来的思考 

“我个人先买了100张DVD,想说如果卖不掉,就拿来送朋友,但没有头绪要如何卖。
当时我的一个好朋友,何刚医生知道了,就说我来帮你。他立刻寄来一张支票,帮
我分摊一半。”李江琳感谢何刚的帮助。 

笔名“刀客”的何刚医师,由于本身也爱写作,在网路上认识了李江琳。他回忆起
当初看这部影片的心情“我今年46岁了,看了这么多电影,只有这部电影让我从头
到尾流泪因为我也是河南人,影片的开头,她叫的声音是河南话,我一听,立刻眼
泪就下来了我到现在一说起这部片子,都还觉得很难过,尤其想到那些孩子......”
 

谈到河南的艾滋村,何刚气愤地说“我是河南医学院毕业的,这个事(卖血)的罪
魁祸首就是河南省卫生厅长刘全喜!我非常了解这个人,我82年毕业留校,分配到
第二附属医院当外科医生,当时他只是一个胸腔外科的副主任,没几年他就爬到副
院长,副校长,再爬到省卫生厅”“他是一个善于吹吹拍拍的家伙!他吹捧自己靠
卖血帮河南赚了很多钱,带着十多个血液样本来美国做生意,但其中有四个有爱滋
病毒。这可吓人了,连你这个卫生厅长带来的标本都这样,谁还敢跟你做生意?”
 

德不孤,必有邻。当时在网路上合力办义卖的,除了李江琳与何刚,还有自愿加入
的杜欣欣及海贝珠,而她们,也都是受到同一部影片的感召。 

“然后我们就开始在网路上到处宣传,像风华园、华夏文摘等等。但也不知道消息
是怎么传开的,突然间就出现很多人询问我,想要购买。”李江琳回想当时的热烈
反应。 

让李江琳讶异的是,许多素不相识的网友,居然只凭着一篇影评,就完全相信她了。
对此,何刚也说“有一个加州的女孩,只不过看过我在网上的几篇文章,她就相信
我,给我寄来了500美金。她说,这些钱你们就拿去吧,我相信你们能把这些钱送给
需要的农民。”“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他补充。 

当然,有人支持,就一定有人浇冷水,何刚接着说“有人批评我是民运,说我夸大,
我就拿美国、联合国,和中国的报告去堵他们的嘴。”“这些是少数的例子。但攻
击我的,都是海外的华人,这让我很感慨到底是几百万人的性命重要?还是政府虚
荣的面子重要?我觉得,许多人把这种问题政治化了。还有的人连这部片子都没看
过,就说这些人都是活该!”他不平地说。 

第一批的100张DVD,三个星期就卖光了。根据了解,后来也有网友在加拿大、夏威
夷办了放映会,而目前有人正在筹备德州与德国的放映会。 

“多数买的人都感谢有人在做这件事,感谢有人让他们知道这个消息,我们也受到
极大的鼓舞,发现热情的中国人还真不少!”李江琳说。 

在第100张卖完,开始卖第二个100张时,李江琳和伙伴们开始计画着下一步。“我
们在电话上讨论,是不是要把这件事扩大?”她说。 

艾滋孤儿孩子们的画。(多维社) 


一对一的认养协助模式 

茫然的几个人,一开始不知道该怎么做,几乎天天都用电话讨论,最后决定要做一
个网站。但是四个人中没有人懂电脑,于是,李江琳就在网路上大声求援,然后正
好遇到酒摄,他喜欢摄影,也在从事电脑工作。酒摄免费提供了个人的网路空间,
做了网页、也义务管理。 

“当时我们觉得,认养小孩是国际通行的作法,而且也比较固定,是一种长期的帮
助,可以分摊负担给每个人但是不知道上哪去找小孩?正好,杜欣欣在网上认识了
李丹,也到北京去与他谈过一次,所以就有了之后的合作。”李江琳说。 

今年七月,杜欣欣回中国办事,也顺便在北京与李丹讨论这个计画。回想起当时,
李丹说“我们讨论了这种一对一的认养协助模式,但在当时我还是把主要的心力放
在学校上,只打算把这作为一种辅助的方式。但在8月份,我们与河南的关系彻底失
败了,学校也再度被封了。于是就开始把这个方式作为目前的主体,而且我觉得这
种方式有一个优点,因为我们的学校能帮助的孩子有限,可能就是几百个,但认养
的方式,如果做的好,可以帮助几千,甚至几万个孩子。” 

对于李丹,杜欣欣则说“他真的非常瘦,那天中午,他一直在说话,我买了水果给
他吃,他都没有吃,我怀疑他那天中午没有吃饭?”“他应该是2003年可以拿到硕
士学位的,但是为了艾滋孤儿的事,他放弃了学位,变成肄业我觉得李丹是个很有
理念的年轻人。” 

分析起选择与李丹合作的原因,李江琳说“当时我们觉得李丹是理想的人选,不是
因为他有名,而是因为他已经做了很多,而且他敢站出来。许多其他我们接触过的
人,虽然有这个心,却不敢站出来。因为他们对海外总是有些顾虑,不知道我们背
景,担心我们是民运。” 

“我们也曾考虑过在香港的人选,但最后还是觉得合作者最好在国内。我们觉得有
些事总不能老是透过香港或台湾,或是等着外国来做这些小孩等不起呀!”她补充
解释。 

谈到现行的作法,李丹说“目前是我们到农村去与一些家庭谈,知道他们父母及孩
子的故事,然后再透过不定时的走访,以及由邻居得到的证实,证明这个家庭的情
况是需要协助的。我们把孩子的资料寄给李江琳,由她来宣传,海外希望认养小孩
的人就透过网站与他联络,然后由海外或透过国内亲友寄支票、或转帐给我们。我
们除了按时把钱带给孩子,也透过定期的回访,还有邻居的说法,看看钱是不是真
的用在孩子的身上了。” 

至于选择援助对象的标准,根据网站的公告,共有五项:1.年龄16岁以下的儿童和
少年;2.父母死于艾滋病,或父母一方死亡;3.父母双方或一方感染艾滋病,失去
劳动能力;4.父母双亡者优先考虑;5.已经由政府机构,或通过其他途径得到帮助
的孤儿,不在选择范围之内。 

此外,依照网站的规定,资助之学费以公立学校学费为标准,如果资助方愿意资助
特别学校的学费(私立学校,音乐,艺术学校等),或是额外的生活津贴,则由资
助方决定。 

由于网路上有传说,有些得到外界援助的的小孩,逐渐养成偷懒和依赖的心态,也
不用心学习。对于这点,李丹承认“这种问题的确存在,比如说,南方有个人发动
给孩子捐款,大概是每个孩子给了七八十块钱,然后他希望孩子能回信,却一直没
有下落。他以为孩子没收到钱,就托人来问。结果家长说,你们就给这点钱,还想
要我们回信?” 

“重要的是沟通。如果只是钱,小孩子有时候并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帮他,而父母也
会有吃大锅饭的心理,有时候就吃上这个艾滋病了。”他补充。 

“我们每回都会告诉孩子,这些钱不是工资,也不是恩赐。别人给你钱,是因为他
们爱你,希望你能成材。”李丹进一步说明他们的作法。 

艾滋孤儿孩子们的画3。(多维社) 



“对我是心理上的安慰” 

芳芳小朋友: 

你好,我叫彦彬,比你父亲年纪大,就叫我彦彬伯伯吧。我以前是北京人,现在家
住美国。我有两个男孩,老大今年十四岁,已上高中一年。老二今年八岁,我没有
女孩,所以很喜欢女孩子。 

我从一个朋友那里得到了你的消息,听说你爸爸已去世,家中有困难。看到你的照
片,很喜欢。你长得很可爱。你有什么困难?我很愿意尽量提供一些帮助。请你把
每学期的学费单给我寄来,我会把人民币给你寄过去。 

你能常常给我及我的家人写写信,说说你及家人的事情吗?这次我托我在北京的好
朋友李伯伯给你先寄上200元。 

彦彬 

彦彬伯伯伯母: 
你好,忙吧,全家人都安好。谢谢伯伯伯母给我的援助,接到您寄来的200元,我激
动得哭了。我和你们素不相识,您能这样帮助我和我的家人,怎不让我感动呢 

伯伯伯母你们远离家乡,还关心着祖国的孩子,你们的心真好。我一定好好学习,
来报答你们的恩情。今年我家的庄稼收成不错,生活上还可以过得去,在经济上比
较困难。但是爷爷奶奶从不让我耽误学习。我不惹他们生气,放学回来先做作业。
作业完成后就帮奶奶干力所能及的家务活。 

我们家事情很多一时也说不完,下次去信再告诉你们吧。我听您的话今后常给伯伯
伯母去信问候你们及哥哥弟弟。一言难尽,下封信再谈。 

祝 

伯伯伯母身体健康 

您祖国的孩子 

芳芳 

彦彬(笔名)医师,北京人,目前与家人居住马里兰州。今年夏天,他由何刚医生
那儿买了一张好死不如赖活着的DVD,看完后感触很大。后来,便与夫人商量,决定
认养一个小女孩。他认为“一个月200元人民币,对我们来说,不过是一顿饭的钱,
可以帮助一个孩子,对我也是一种心理上的安慰。” 

至于联络的过程,他说“我是经过email与这个网站联络上,他们寄给我小孩的资料,
我透过北京的朋友给小孩寄钱。”“我知道小孩子接受援助,有可能会养成依赖的
心理,所以我也只给他学费和一定的物质需求,而且一定要有收据。这种事,在任
何系统里都会发生,我只把他当成个别的例子,不会是我优先的考量。”彦彬解释
他的作法。 

已有11个孩子被收养 

“有个孩子叫雅丽,12岁,父母皆死于爱滋病。有一个老爷爷,脑子有问题。当义
工到她家时,发现家里连被子都没有,最后是在田里找到雅丽的。爷爷看到这些陌
生人,以为是来要债的,就开始哭,叫他们拿玉米去抵债”李江琳回忆,当初她在
整理这份资料的时候,眼泪就一直流下来。“这根本就不是童年!”她说 

对于许多海外的华人,中国的农村,可能只是一个遥远的印象。李江琳接着说出自
己的农村经历: 

“60年代末,我跟随父母下乡,住在一个江西的农家里,村子里没有电,完全是原
始的生活。那时我读初中,而那户人家也有一个女孩,跟我差不多大,但只读到小
学四年级,就没再读了。她们家还有一大串的弟弟妹妹,她是最大的。 

他的个儿比我还小,但要煮全家的饭,洗全家的衣服,还要背弟弟妹妹。他们家还
有一个妹妹,非常聪明,教他唱歌,一下子就能学会。但我们都觉得很可惜,因为
她是生在大山里,如果是在城市,将来一定非常有前途。 

生在那里,那边的人连自行车都没见过,能有什么前途?那边的小孩,在村子里大
概读到五年级,就要去外村继续念中学。但因为太远,必须住在学校里,一个礼拜
回来一次,不能照顾家里,还要自己带米带菜,所以村子里很少有人能上到中学的。”
 

“这些经验,到现在都一直深深地影响着我”李江琳感伤地说。 

李江琳本身也认养了一个九岁的女孩,名叫笑笑。对此,她说“我看这些小孩的照
片,有一个共同的特色,就是眼神中的忧郁。他们的年纪都很小,可是眼神却和大
人一样,好像经历过许多事。再看看我们自己的小孩,实在很心疼。” 

“就好像当初录取我的教授,我来到美国,我后代的命运就改变了那我们又为什么
不也作一次别人的贵人呢?”李江琳问道。 

艾滋孤儿孩子们的画2。(多维社)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统计,在2002年,中国约有七万六千名孤儿是因
艾滋病所导致,占全国孤儿数之千分之五。而根据美国柯林顿基金会的估计,目前
中国约有十万名艾兹孤儿。比较集中的地区是:河南、云南、湖北、安徽、新疆等
地,这些也是中国目前艾滋病的高发病地区。 

面对急速增长的数字,除了根本的艾滋病医疗及治疗外,专家也指出,忽视失学或
失怙的艾滋孤儿,不但有可能引发下一波的艾滋病感染,更将形成另一种社会的负
担。 

对于艾滋孤儿的救援,李丹认为,越早做,对他们的心理帮助越大。他举例,双庙
村有一位叫李百万的艾滋病孤儿,今年14岁,患有严重的自闭症。父亲去逝后,几
乎不再和同学说一句话。东珍纳兰研究所工作人员通过专业的心理咨询和辅助治疗,
李百万不仅愿意与同学们交流,还在“神州5号”发射成功后,画了一幅主题为“火
箭”的图画,表示自己长大后要当一名科学家。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人力、及信用问题。现在大家愿意收养,很多都是因为相
信我们个人,但还有许多未曾相识的人,他们不一定要相信我们。就算他们相信我,
却未必要相信李丹。所以我们想先一点一点做,也累积我们的信用。”李江琳分析
目前的打算。而由于信用是组织发展的重要关键,李江琳也希望将来能有律师或会
计师能加入他们。 

“我们现在有三个人,负责做这个事。目前最需要的,是公众的知晓。而当未来孩
子的资料越来越多时,我们也需要更多的人来参与。”李丹说明。 

李丹认为救助这件事,按理说不应该是敏感的,但是目前在河南却是,外国的团体,
只能做一些较不敏感的事,还要受到层层的约束,否则就会被赶出去。而对于这点,
他说“因为我们是本土的组织,而且也从未想过要与政府妥协,他在怎么样也不可
能把我们赶出中国吧?而且,只要我人在这里,就有一定的影响力!” 

根据李江琳表示,目前网站已经有25个小孩的详细资料,而自八月到现在,已经有
11个小孩成功地被收养了。她也希望从这个小小的网站、能引发其他人做更多的事,
就像陈为军的影片触发了他们一样。 

“我们这五个人,都已经为人父母。每次有人要认养孩子,我们都特别高兴,就好
像又有一个我们的孩子得到了帮助!”李江琳开心地说。 

“真想见他们一面啊!我常说,如果我们五个人有机会见上一面的话,一定要痛饮
一番哈哈!”她大笑。


美联社:中国,谁来拯救艾滋孤儿? 

《世界商业评论》ICXO.COM ( 日期:2004-12-07 16:20) 
http://digest.icxo.com/htmlnews/2004/12/07/497923.htm 
------------------------------------------------------------ 


中国艾滋孤儿虽然有政府政策的帮助,但是地方政府出于本位的考虑往往对民间的
救援活动竭尽打压之能事。但是中国民间抗艾滋病的力量已经日益成熟,海外华人
也积极伸出援手。刚刚成立的中国艾滋孤儿救援网站几个月来已经成功领养了25个
艾滋孤儿。 

*中国有7万8千个艾滋孤儿* 

嘹望《望东方周刊》最新一期报导中国艾滋孤儿触目惊心的故事。报导说,在空旷
的院子中,有一棵常青树,枝叶繁茂,充满了生命的活力以及对生命的反讽。种树
的人走了,留下幼小的儿子,孤零零地与那树一起成长。愿意以萧茂的名字在媒体
出现的这个12岁的孩子说:“爸爸是在2000年死的,因为吸毒。他们说是艾滋病。”
说到死亡时,他的神态和口气之平静令人惊讶。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最新公布的数字表明,中国目前有7万8千个孩子因为艾滋病而成
为孤儿。而根据美国克林顿基金会的估计,目前中国约有10万名艾滋孤儿。比较集
中的地区是河南、云南、湖北、安徽、新疆等地,都是中国艾滋病高发区。据中国
有关部门估计,目前中国有84万艾滋病人和病毒感染者。公共卫生专家警告说,中
国正处在艾滋病大爆发的边缘。如果现在不认真对待,到2010年,这个数字将上升
到1000万。 

*民间救援组织受打压* 

但是在中国从事对艾滋病人进行救援工作的民间组织却常常受到地方政府的打压。
最近在美国访问的河南东珍艾滋孤儿学校校长李丹表示,从去年10月到今年7月他两
次办学,两次遭到地方当局的强行关闭,第二次甚至出动100名警察抢孩子。 

李丹说:“4个人一组一共是25组,他们的意思是4个人负责一组。他们冲进来去抢
孩子,反正当时行为很暴力。” 

北师大天文系本科毕业、中科院太阳物理专业的研究生李丹表示,他们热心为艾滋
孤儿办学曾受到包括《中央电视台》等许多中央级媒体的密集报导,外界对河南省
艾滋病以及艾滋孤儿严重情况的了解导致河南省地方政府的强烈不满,因此千方百
计加以扼杀。 

*中国艾滋孤儿援助网站* 

在抗击艾滋病的战斗中最近又多了一支生力军。五位素不相识、身居海外的华人今
年8月在美国建成“中国艾滋孤儿援助网站”。现在他们同李丹等中国的志愿者联合
在一起已经为25位在他们的网站上公布的艾滋病孤儿找到了领养家庭。1988年来美
的李江琳是这个网站的发起人。 

李江琳说:“如果他们没有学费我们就给他们学费,他们很多已经减免了学费。如
果免了学费他们还没有办法上学,因为要打工养家,我们就提供他们每个月两百块
人民币的生活费,让他们 不必为生活而放弃上学。我们还鼓励领养家庭同这些家庭
建立私人关系。” 

*李江琳:艾滋孤儿要赡养祖父母* 

目前在纽约皇后区公立图书馆国际资讯中心担任活动策划的李江琳说,她是在看了
一部描述河南艾滋疫情的纪录片以后萌生了为艾滋孤儿做些事情的念头的。她同纽
约的医生何刚、在乔治亚州和科罗拉多州从事电脑工作的酒摄和杜欣欣、居住于西
雅图的业余作家海贝珠商量后,决定成立一个援助艾滋孤儿的网站。李江琳说,艾
滋孤儿问题是一个世界性问题,相当被忽略,但是在中国特别被忽略,因为他们大
部分是农民的孩子,都很穷,家里一贫如洗。 

李江琳说:“他们给我的照片让我看了掉眼泪。他们比一般的孤儿境遇还要差。高
耀洁是为孤儿寻找家庭把他们带出那个环境。但是我们这些孩子他们走不了,因为
他们要养他们的祖父母,因为他们的父母去世之后,他们的祖父母都6、70岁,这些
12、13、14岁的孩子必须赡养他们的祖父母。” 

*张紫龙的悲惨遭遇* 

李丹说了一个艾滋孤儿的故事。2000年,家住河南农村的14岁的张紫龙,父亲艾滋
病发。为了给父亲买药治病,才上初一的他到新乡打工。他以未完全发育的身体每
天扛几十□水泥,一个月挣1000多元人民币,但是父亲于2001年去世了。为了还父
亲丧礼的欠债,他得继续去扛水泥。2002年他自己的身体也垮了。 

李丹说:“他天天扛那么重的东西,把两个脊椎骨之间的隔膜给压碎了。而且医生
给他拍完片子说,你这两个骨头直接压迫神经,你要不治,不动手术,以后两条腿
神经会残废,你就会瘫痪。” 

李丹说,他家已经欠了好几万块钱债,他的母亲也感染了艾滋病毒,即将发病。张
紫龙悲惨的前途可想而知。 

*美华人社区献爱心* 

令人鼓舞的是,上个周末李丹在纽约和新泽西州演讲,经《多维时报》报道,受到
了华人社区的热烈支持。他说,一位来自宾州的华人,带来了社区捐赠的2千多美元
捐款。他希望用这些钱去拯救更多的艾滋孤儿。 


让我们尽自己的一点力量,给这些让人痛心的孩子们一点希望和温暖! 

力刀 寒江月 海贝珠 

2004年5月,中国武汉电视台记者陈为军自费独立拍摄并制作的第一部反映河南上蔡
县因献血人为污染而感染HIV/艾滋病农民家庭生活的纪录片《好死不如赖活着》,
86分钟的记录片,没有故事,没有情节,没有背景音乐,没有字正腔圆的叙述,没
有宏大的场面,整部影片的背景就是马家的小院。向观众展示了一个贫穷的艾滋病
患者家庭的日常生活。就这样一部可以说制作简陋的记录片却从1100部提名影片中
脱颖而出成为第63届美国广播电视文化成就奖(PEABODY 
AWARD)29部获奖影片之一。美国广播电视文化成就奖由美国乔治亚州大学新闻学院
于1940年创立,是美国第一个表彰为广播电视新闻做出杰出贡献的新闻工作者的奖
项。中国大陆的新闻记者是第一次获此殊荣。5月17日,陈为军与NBC主播汤
姆布罗考,比尔麦雅斯,以及因反映伊拉克战争难民生活而获今年普利策新闻及摄
影金奖等媒体精英们在纽约同台获得新闻媒介这一殊荣。 

在领奖前两天5月15日星期六下午2点,由纽约皇后区公共图书馆国际资讯中心和
《多维时报》合作,资讯中心的寒江月女士具体计划和安排指导,在法拉盛图书馆
底层大礼堂为华人社区首次举办影片《好死不如赖活着》放映仪式,整个放映大厅
座无虚席。独立制片人兼导演陈为军在影片放映后作了演讲并一一回答了观众的提
问。中文网络《新海川》网站在陈为军获奖前后进行了积极的参与,为宣传介绍该
片做了全面、大量的宣传工作并发出专辑(可参见:http://209.108.201.123/BBS_Data/
1/500/50/3000/900/442893.asp),使网络和平面媒体在近期内掀起了一阵关注中
国艾滋病问题的旋风,该期专辑被海内外媒体包括多维新闻网、天涯社区、思想的
境界、《议报》、《彼岸》、《华夏文摘》、《我们》杂志及论坛、萤火虫网站、
《文心社》、《多维时报》等世界各地大小中文网站广泛转载。纽约《侨报》用了
两个版面来刊登新海川这期专辑作者们的文章。 


A



《好死不如赖活着》是中国独立制片人兼导演陈为军化了一年多时间拍摄的中国河
南省上蔡文楼村一个普通农民马深义五口之家其中四个是HIV阳性或艾滋病人的
悲惨故事。为拍此片,他四次被抓,被软禁并受到严厉的询问警告和上层的政治压
力。为了完成这部影片,他不得不多次装扮成一个农民,用化肥袋子装着摄像机,
步行十里,胆战心惊地潜入村子,在其他病人和村民的掩护下,偷偷地进入要拍摄
的家庭,然后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不敢迈出这个农家小院半步。陈万军既是摄影师,
又是导演,还要顾及灯光、录音、采访,整个剧组就是他一个人。此片完成以后,
突破重重封锁转辗海外,先后被圣丹斯电影节(Sundance Film festival),维也
纳国际电影节(Vienna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
(Pushan Film Festival)等选中,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播出了这部影片,包括HBO(两
次播放)、BBC、ARTE等著名的国际媒体。一些基金会和国际组织通过这部影片了解
到这场灾难的一些真相和细节,并迅速作出了积极反应。在丹麦由律师无国界组织
创建的“马深义基金会”已经开始为这个村子的艾滋病孤儿筹集善款,世界各地人
们用各种方式,联络这个可伶的家庭,给了他们很多精神上和物质上的支持,文楼
村的艾滋病村民们也正受到了越来越多来自海外的关注与帮助。 

陈为军在接受HBO记者采访时表示:遗憾的是,这个影片到目前还没有允许在中国播
出。不过由于此片在海外的广泛放映,目前,他所拍摄的文楼村已经成了中国艾滋
病问题的关注焦点,村子里的受感染和患病村民已经开始得到中国政府给予的一些
免费基本医疗救助。最近,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亲自到文楼村视察并走访了一些
艾滋病患者家庭。这一切表明中国政府开始对这场艾滋病灾难在态度上的转变和希
望解决问题的愿望。非常令人心痛的是,放映后,陈为军告诉观众马家二女儿马荣
现已发病,连10分钟的去上学路途都走不动了,在家中忍受着病痛折磨,等待的
将是她那因献血而感染爱滋病先她离去母亲的最终结局:死亡!她姐姐,可爱而又
让人心痛的12岁孩子马宁宁注定不久又将要承担起把她的另一亲人送走埋葬的重
担! 

笔者希望借陈为军这部获奖记录片《好死不如赖活着》在美国放映的机会,把它进
一步在华人社圈推广传播,希望使更多的人们有所了解中国河南爱滋农民的悲惨境
况真实事实,让更多的人了解了中国大陆的艾滋病危机,让我们大家能为这些无辜
染病的农民和他们的孩子们做点事,让那些还未成人就面临自己父母兄弟姐妹去世
悲剧的孩子们感受一点人间的温暖,至少让他们能吃饱穿暖,能继续上学念书。我
们订购了100张影片DVD,每张售价13美元(含邮费,制片成本4美元),
经在中文网络包括新海川论坛、《枫华园》论坛、《我们》论坛、《萤火虫》网站、
《彼岸》论坛等公布后,获得网友们大力支持,3周之内即已全部义售出去。一位
加州不愿透露姓名的网友给我来E-MAIL说:“我不忍心看到那悲惨的景象,
但我想支持他们,也支持你们的义举,请接受我的500美元”。到目前为止,首
批100张光碟已经全部寄出,一共有40位朋友定购了光碟,其中很多朋友除购买光碟
之外另附捐款,两位在他们所在的地区组织举办了放映会,如:由美国轻舟出版社
牵线搭桥、夏威夷中国大陆同胞联谊会于七月二十三日并同檀香山华人基督教信义
会在信义会团契会所组织义映。参加的华人观众相当踊跃,还有些美国教友参加。
放映结束后,观众纷纷解囊为许多象马深义家庭那样的艾滋病患者伸出援助之手,
当场捐款现金八百多美元,也将直接寄给“马深义基金会”。 
以下是具体的帐目: 

100张光碟共收到$2225,邮费$49.21,制作成本$400除成本之后净收入$1775.79。
根据影片制作人陈为军的要求,他的版税全部捐献给设在丹麦的“马深义基金会”。
笔者此次义卖纯属自愿的行为,我们无意从中扣除任何费用,因此,《好死不如赖
活着》DVD的义卖所得全部捐献给“马深义基金会”。这第一笔义卖的钱看来不多,
但是换成人民币,也够马宁宁这个才十二岁,不幸就将面临把全家四位亲人一一送
葬的孩子今后几年的生活和读书费用了,也可以帮助她亲人们的一些医疗及营养费
用。我们已经把义卖所得$1775.79的支票寄给丹麦电视二台Anne-Mette Hoffmann 
Meyer女士:她是“马深义基金会”的创办人,2003年12月1日,国际爱滋日那天,
《好死不如赖活着》这部纪录片在全世界十几个国家的电视台同时放映,Meyer女士
是“推手”之一。在收到她寄来的收据之后,我们将扫描贴到网上,作为捐款证明,
告示所有捐款网友。以下是“马深义基金会”的网址和Meyer女士的地址: 

THE MA SHENGYI FOUNDATION c/o Anne-Mette Hoffmann Meyer Hjortevangen 9 DK-2920 

Charlottenlund Denmark http://www.toliveisbetter.com/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
欢迎随时向Meyer女士查证。 

据克林顿基金会公布 
(http://www.clintonpresidentialcenter.org/country.php?c=China)的数字,
中国大陆目前已经有10万爱滋孤儿,中国官方公布的爱滋病人和带病毒者有84万
(克林顿基金会公布的数字是85万,国内及国际上一些专家学者和爱滋病防止工作
者则认为更高,可能已超过一百万)。联合国预计到2010年,即不到六年之后,中
国的爱滋病人将达到一千万,这也意味着爱滋孤儿的人数还将持续增加。有关中国
艾滋病现况,请参看美国全球战略研究中心艾滋病代表团2004年4月在中国的考察报
告《解除中国的定时炸弹:推动中国艾滋病关注的发展势头》,网址在: 

http://csis.org/china/040617_China_AIDS_Timebomb_chiness.pdf 

《好死不如赖活着》DVD义卖仍在进行,我们现又定作了100张光碟,希望大家在
饭后茶余能设身处地为这些孩子们的未来想想,对于我们,只不过少上一次餐馆,
少到影院看场电影,请大家在不本质影响自己生活质量的情况下,购买这样一张由
一位有良心的中国普通记者历尽艰辛拍下的关于河南艾滋农民命运,有现实意义和
历史价值的记录片DVD。所有义卖的款子仍将全部交给“马深义基金会”,用于
这个村子艾滋家庭孩子们的今后生活和上学。希望通过华人团体,教会,慈善组织
或以其他形式举办放映会以及个人定购的网友,请与笔者联系,我们的E-MAIL及地
址和电话: 

寒江月:[email protected] 

力 刀:[email protected] 


笔者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和信任,也十分感谢《枫华园》杂志、《新海川》、《我
们》论坛、《萤火虫》网站、《彼岸》杂志论坛、《文心社》、《多维时报》等中
文网络及媒体的鼎立支持。我们将为推动民间救助中国爱滋孤儿继续努力。 

7/20/2004 于 美国 纽约 刀客论坛 

那双亮晶晶的黑眼睛--纪录片《好死不如赖活着》观后 

                晓默 

  关掉电视之后,我呆坐着,面对黑黝黝的屏幕,心中百味杂陈,堵得我几乎喘
不过气来 。60分钟的纪录片,没有故事,没有情节,没有背景音乐,没有字正腔圆
的叙述,没有宏大 的场面,整部影片就是在肃杀的气氛里,向观众展示一个艾滋病
家庭粗砾的日常人生。这样 一部简单的纪录片,竟然从1,100部参选作品中脱颖而
出,获得2004年第63届美国广播电视 成就奖(Peabody Award)。同时获奖的,还
有美国传媒届大大有名的人物如汤姆布鲁克和比尔麦雅斯。 

  这部电影记录了居住在中国河南省上蔡县文楼村的一个普通家庭。这个五口之
家中,四 人感染了艾滋病毒,三个孩子中,有两个一出生就带HIV病毒。 

  电影开始时,三个孩子的母亲雷妹已经病入膏肓。电影以她一声“娘啊!”的
惨叫开始 ,然后,在整个过程中,我跟随着陈为军的镜头,眼睁睁地看着她一点一
点地衰弱,直到电 影快要结束时,她的牌位被贴在她曾经焚香求神的那面空荡荡的
墙上。 

  一贫如洗,病入膏肓,天天生活在绝望中,但是日子还得一天一天过下去。出
生于92年 之前的大女儿马妞,是这个家庭唯一没有感染HIV病毒的。她每天仍然上
学放学,她的父亲?匀还匦乃_墓_巍P?泻?碚疾鄢錾■本褪□IV阳性,尽管瘦弱,仍
然一天天长大。中秋夜 ,濒死的母亲躺在平板车里,平板车停在院子里,清冷的月
光照着只剩下一口气的母亲,家 徒四壁的孩子们仍然得到一块月饼。灾难深重之时,
更彰显出一个只读过三年书的农民心底 的本真。这个家庭,尽管一无所有,仍然有
淳朴的温情;尽管知道没有孩子没有未来,当父 亲的仍然在尽力尽责。 

不到一岁的马占槽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片子拍摄了一年,也记录了这个不到一岁的
小人儿生命的最初一年。我特别注意这个小人儿,我看着他,这个有一双亮晶晶的圆
眼睛的小人儿,他光着屁股在院子里爬,他在玩一个小板凳,他把一个大塑料盆举起
来放到嘴巴旁边,试图把它当碗来喝水,他坐在地上啃一块馍,他的两只小手抓着奶
瓶急切地喝奶喝水,他含糊不清地叫“妈妈”,口齿清晰地叫“爸爸”,他坐在小板
凳上,同样感染了HIV病毒的小姐姐喂他吃面条,他推着破破烂烂的小车学走路,他扎
在爸爸的怀里撒娇,他小小的嘴亲吻爸爸的脸,他哭,他笑,他闹,他淘气,他仰着
头,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摄影机的镜头。这小人儿的脸蛋总是脏兮兮的,但那双黑黑的
圆眼睛总是亮晶晶的。小人儿就用那双纯净的,亮晶晶的眼睛看着镜头,看着我,看
得我的心一阵阵地抽搐,一阵阵地颤抖。

  自从做了母亲之后,原本并不喜欢小孩子的我突然有了“娃娃缘”。走在街上,
看到坐 在小车里的胖娃娃,总是忍不住对他们微笑,娃娃们通常会用亮晶晶的黑眼
睛,蓝眼睛或棕 色眼睛望着我,然后咧开小嘴,回我一个微笑。孩子们甜甜的微笑
总是给我带来极大的喜悦 ,他们是那样纯真无邪,他们的微笑象一道道阳光,是人
间的希望。我常常想,光是为了这 些小人儿的微笑,我们这些成年人,也应该为他
们留下一个美好的世界,给他们一个美好的 明天。 

  可是,表面看来与其他小人儿一样的马占槽没有明天。在这个世界里,这匹顽
皮的小马 驹儿注定了占不到槽。他生来就注定了他活不长,只有几年的生命,还要
承受许多许多的痛 苦。 

  大人们在院子里忙着,小人儿独自在院子里爬。他爬向一架平板车,小小的手
抓住车轮 ,一用力,把自己拉起来,扶着车轮站稳了。小人儿的黑眼睛往上望,他
浑然不知车里躺着 他濒死的母亲,她已经灯尽油枯,连驱走脸上苍蝇的力气都没有
了。 

  小人儿总是拉肚子,他总是在吃药,他总是饿,好几次,那双小小的手伸向笸
箩抓馍馍 ,可是爸爸不让他吃,他一吃东西就拉肚子,那是艾滋病的早期症状。 


  黯淡的灯光里,小人儿被爸爸抱着,地上铺着干草,干草上躺着死去的妈妈。
小人儿太 小了,不懂生死,他只需要一点点吃的,一点点喝的,几件衣服,一点点
照料,基本上,他 会自己长大。 

  没有妈妈的小人儿,自己扶着墙,扶着车,扶着门,站起来了。跌跌撞撞的,
他会走了 ;趔趔趄趄的,他会跑了。通常这时候,父母该操心送他去哪家托儿所,
哪家幼儿园了,父 母开始为他编织各种梦想了,可是,马深义的一句话却道出了小
人儿生命的全部真相: 

  “听说,”父亲抱着有一双亮晶晶的黑眼睛的儿子对摄制者陈为军说,“得艾
滋病的小 孩只能活到四岁。” 

  在他的自述里,身为人父的陈为军说:“当时我就觉得,一个爸爸在给自己子
女的生命 划一条界限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对死只有过了上万遍的时候才能平静地说
出这句话。” 

  而此时,身为人母的我,坐在电视机前,泪流满面。 

  看完这部纪录片后,我立刻抓起电话,问我和陈为军的一位共同朋友:“那家
人现在怎 么样了?”我想问那小人儿,可我不敢,我怕听到那个消息,虽然我知道,
小人儿的成长, 同时也就是长向夭亡。 

  那位朋友告诉我,现在,小女孩马荣和小男孩马占槽都发病了。马荣已经退学
在家,因 为她没有力气走十分钟的路去上学。她在家里等待,等待着与她母亲相同
的结局。那小人儿 算了,我不想知道。我不忍知道。虽然我已经是经历过生离死别
的成年人了,可我也是母亲 啊! 

  还有马家的大女儿马妞,她来到世界上,仿佛就是为了把自己的父母弟妹一个
一个地送 走,然后自己成为一个“艾滋孤儿”,孤零零活着。我无法想象,这个女
孩要有多么坚韧的 毅力,才能度过如此苦难的人生。 

  艾滋病不是一个符号,不是一个象征。艾滋病也不是一场幻觉和恶梦。艾滋病
吞噬人的 生命,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包括无辜的,纯真的孩子。这样真实的苦难,
使所谓的“苦旅” 变为矫情,使“生存权”贬为空话,使“自由平等”的高谈阔论
淡化成一片苍白。如果我见 到独自拍摄这部纪录片的陈为军,我不知道应该感谢他
向世人展现了真实的苦难,还是应该 埋怨他使我从不得不直面这样的苦难。 

  这部纪录片的名字叫《好死不如赖活着》。“好死不如赖活”可能是每个中国
人都熟知 的一句世代流传的俗话。可是,仔细想想,这句话表现出我们民族多么沉
重的选择!为什么 我们只能在“好死”和“赖活”中选择?为什么我们不能“好活”,
然后也“好死”? 

  那双亮晶晶的黑眼睛望着镜头,好像在向每一个看着他的人提出这个问题:为
什么他只 能“赖活”?为什么?! 

  在这个高楼大厦代表了“现代化”,豪华奢侈成为时尚的时代里,“压倒一切”
的主流 价值把生命蜕变成为一个个抽象符号,鲁迅那声“救救孩子”的呼喊也不过
是空谷回声,我 还能说什么呢? 

  为了拍这部纪录片几次被抓的陈为军在自述的最后说:“我最希望的,是有那
么一个好 心人,为以后有可能成为艾滋孤儿的孩子,设立一个成长基金,让他们能
够长大。” 

  我想为那个有一双亮晶晶的黑眼睛的孩子再加上一句:如果我们无法让感染了
艾滋病的 无辜儿童“赖活”,我们这些为人父母者,能否做点什么来减轻他们的痛
苦,至少让他们能 “好死”吧。 


受民族英雄母亲的嘱托(之一) 

力刀 


自从大陆萨斯流行那年通过网人得到电话号码,两个春节,电话里唠嗑,老人一谈
 
起河南的艾滋就不能停。一个多小时只是听老人不住地哭诉河南艾滋农民的悲惨境
 
况和河南政府的无耻行径。无言,唯有暗自陪着老人落泪。 

当听说她--被称誉为“中国防艾第一人”和与蒋彦永同为“民族的英雄”--要 
来美国DC接受领奖,可紧接着就是她被河南政府当局动用50多名军警软禁在家,
 
连其亲姊妹都不能见她。电话打过去,也一直被掐断线。当李丹电邮紧急通知,可
 
以用某紧急号码联系时,却立即又发现已被屏蔽了。 

为老人担心,为这个国家悲哀。 

好在终于在两次被扣押不予护照和出境领取2001年度世界卫生大会颁发的“J
 
onathanMann健康奖”和以菲律宾政府颁发的拉蒙麦格赛赛奖,到这 
次先软禁后护送,终于放老人成行了。老人接受了“生命之音”颁发的奖--这给 
予我们这个民族一位80岁、颠着一双曾被裹过的小脚,忍受着种种疾患(胃大部切
 
除、高血压等)的折磨和精神的打击诬陷和迫害,把自己的全部钱财和最后的生命
 
之光给予了那些在死亡线上挣扎的艾滋农民和他们的遗孤们。 

一直想见到老人--在我还是襁褓里的幼儿,就认识和曾好逗我乐的老人、在我和 
刀夫人在读书时给予关照和帮助的老人、我的校友和忘年之交、当今这个民族令我
 
敬佩的英雄母亲--高耀杰! 

今天,我见到了老人--毕业离开河南二十多年后,在异国他乡的风城。当看到老 
人憔悴蹒跚的身影慢慢出现在来宾通道,我感到眼热。拥抱老人--如同拥抱我自 
己的母亲。老人说了句:哎,我原想死以前可能看不到你啥样啦,还中! 

紧紧拥抱着民族的母亲,我流泪了。 

到了她妹妹家,老人根本不愿休息,连跟自己的老妹妹都没啦呱就拉着我的手,坐
在沙发上,急不可待地跟我讲啊、讲啊、好像她感到时间的短暂,生怕错过这可能
“唯一”的机会了。连到了饭桌上也非把我拉在她身边,并不住地要开艾滋的话头,
连老妹妹和女儿几次提醒打断她,都不管。 

她明天一早又要去明尼苏达演讲,而星期一又要到我曾去讲座介绍她和河南艾滋情
况因而这次专门请求她去演讲的伊州威斯理安学院做报告。我实实在在地感受到高
妈妈在颠着她的一双小脚做生命的最后赛跑冲刺--为了河南的农民兄弟姐妹和他 
们的儿女们、为了这个民族的未来。 

我实在没有胃口,心里堵得慌。我不得不离开了--又一批慕名而来的访客到来了。
我最后紧紧地拥抱着老人,感到她那衰弱的身躯在颤抖,她仍象在机场刚见时,紧
拉着我的手,送我出门,一再叮咛着... 

我告诉老人:放心吧,我这没有多大出息的学生,没别的勇气和能力,但把你希望
 
让世人们知道的事实真相--你那风霜雨雪奔波得来的--传遍全世界互联网,我 
还是能做到的! 

转身离去,上车,最后一次回头从车窗,泪眼朦胧看到老人依旧站立在门边,招着
手。。。。 


我泪如雨下。 


3/22/2007 于 芝加哥大学



2009-02-11 09:19:30

主题: 义卖陈为军的“好死不如赖活着”DVD
义卖陈为军的“好死不如赖活着”DVD?

力刀


2004做PGY-4住院医生那年在NY看了获得63届PEABODY奖、陈为军拍的反映我的家乡
河南上蔡县文楼村一家农民因政府不当管理导致卖血感染HIV/艾滋病悲惨遭遇的影片
“好死不如赖活着”(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642/14119.jpg),
心疼和感动不已。于是和一帮自发结合的网友自费购买了不少该片DVD义卖并募捐和
牵线搭桥希望能做点事帮助河南那些艾滋孤儿们,前后曾募捐了一万美元,牵线搭
桥成功资助了67位艾滋孤儿。折腾两年多,终因各种原因而停止,在国内尤其在河
南,这事实在难以为继。连我的老校友、忘年交、被誉为“中国防艾滋第一人”、
首到联合国表彰的高耀杰老妈妈都为此吃尽苦头和受到来自河南政府当局的打击迫
害,甚至扣压其护照阻止来美国接受联合国受奖并软禁老人连其亲妹妹都不得见,
并在其家门口设置监视录相装置!

在中国,你想做点善事帮助那些在生活最底层的病人也这样难!当局官员们的脸面
和政绩乌纱帽比草民百姓的性命重要,这就是现实。。。。。。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642/14119.jpg

最近打包整理地下室发现还有几十盘当年没有义卖完所剩余的光碟。不知网上各位
读者和朋友们还有兴趣和心情购买一盘否?说明,这电影绝不好看,甚至很多人不
愿看,我自己当初看时也是从头到尾流泪不止,一把年龄伤心如同小孩一样,不顾
周围人认为如何,全然无害羞之感。

我并不在意这几十盘的钱的个人花销积压,但我希望这些积压的光碟能在社会上流
传起到它所具有的作用,让更多人知道在上世纪现代化的中国河南曾发生过什么样
的骇人听闻危害比广岛原子弹爆炸还大的人间惨剧、以及这些受害人的经历、这段
至今被扣压封闭的历史和这部被中国政府当局禁闭的电影。

有愿意购买的朋友,请寄信和$10给我,地址如下:

Gang He, M.D., Ph.D.
Assistant Professor-Clinical
acting Director of GU/Breast service, 
Dept of Pathology, OSU Medical Center
410 West 10th Ave., E-412 Doan Hall
Columbus, OH 43210-1228
Tel:614-293-2337
Fax: 614-293-2779
[email protected]

所有义卖盖光碟的钱,都将给予河南农村的艾滋孤儿们。钱,我以前是通过李丹办
的“东珍”资助艾滋孤儿基金会,后来其停止后,我把汇集的钱给了来美国访问领
奖的高耀杰妈妈。以后,仍将设法跟她联系争取把海外募捐的每一分钱确保用在实
处,实在不行,我今后每年回国设法带回,交给急需帮助的艾滋孤儿。

如果您相信我、如果您有能力把购买两个汉堡包或SUBWAY的钱给予河南艾滋孤儿,
请来信给我。

谢谢您的信任、理解和支持!


2/10/2009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温柔一刀_力刀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dokknife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pc/index.php?id=dokknife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附: 当年的几篇有关文章:

《多维时报》:谁来收养他们的童年?------援助中国艾滋孤儿的故事 


《多维时报》记者: 吕贤修 11/3/2004 


在中国艾滋孤儿援助网站上,有这样一段描述: 

姓名:海艳; 

性别:女 

年龄:17 

年级:高二 

学费:650RMB/学期 

家庭状况;爸爸:已去世 妈妈:已去世 爷爷:已去世 奶奶:玉兰,70岁,独力抚
养三个孙子 

“今天(2004年8月2日)到海艳;所在的高中为她交学费。别的同学都在补课,由于
没有交学费,当我进去的时侯,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学校门口等我。在重新分的
班级名单里,我们找不到她的名字(该上高二),也没有宿舍,昨晚上是和同学凑
合着睡的。 

走进校长室,慕校长说学校还没有减免学费的特例。当场慕校长从自己的身上掏出
50元,说学校只能免100元(应该交650元)。我这次带的500元学费,是一美国朋友
资助的。 

海燕并没有特别的高兴,因为她问我下学期的学费又该怎么办?由于自己的叔叔在
学校的食堂打工,在叔叔的帮助下,她可以在放学的时候在食堂打工,唯一的报酬
仅仅是免费的一日三餐。 

农村的孩子上到高中很不容易,更别说是孤儿,我们不想让她半途而费,再坚持两
年,考上大学,形势就会好了。” 

这是目前中国艾滋家庭的典型处境,而许多类似的故事,经过东珍在河南的工作人
员一一发掘、查证,刊登在中国艾滋孤儿援助网站,向外界寻求协助. 

一部影片感召而起的网站 


中国艾滋孤儿援助网站,2004年8月在美国成立,由五个身居异乡的中国人联合组成。
 

李江琳,江西人,目前是纽约皇后区图书馆,国际资讯中心的活动策划,也是这个
网站的发起人兼宣传。 

何刚医生(笔名力刀, 刀客),河南人,纽约北岸医院驻院医生,负责捐款的收纳。
 

酒摄(笔名),在在乔治亚州从事电脑工作,义务架构这个网站,并负责管理。 

杜欣欣,四川人,业余作家,在科罗拉多州从事电脑工作。她在今年夏天走访北京,
与前东珍艾滋孤儿救助学校李丹接洽,促成了目前中美两地合作的援助模式。 

海贝珠(笔名),北京人,业余作家,全职编辑,居住于西雅图。从今年五到八月,
她参与编辑了电子杂志《新海川文摘》特辑:来自民间的人道关怀艾滋病专辑(一)、
(二)两期。随后她更进一步,将电子杂志实体化,搜集相关文章,共计八万多字,
出版了一本艾滋专刊,将于今年12月发行。 

网站的发起人,李江琳,1988年来到美国。她表示,在中国时对艾滋病了解并不多,
只记得当时的报纸还有点幸灾乐祸,说是资本主义的生活方式导致这种疾病的蔓延,
而中国是安全的. 

在2001年,李江琳再度有机会接触这个话题。那年中国艾滋病研究第一人高耀洁,
获得乔纳森曼奖,而中国官方也正式承认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2002年,由于有一位熟识的中国驻联合国代表团的成员,参加了联合国的爱滋病高
峰会,李江琳便邀请他到图书馆来,就中国爱滋病现况,做了一个专题演讲。 

“也许因为是英文演讲,而且多数是中国官方的资料,反应并不热烈,只有二、三
十人参加。”她回忆。 

“但在去年,胡佳来纽约的时候,带来了一些幻灯片和资料,也在法拉盛图书馆办
了讲座,因为有许多震撼人的资料,参与的人非常踊跃!”她兴奋地说 



李江琳认养的一个九岁的小女孩(图由东珍学校提供) 

但在当时,李江琳说,她与多数人一样,关心的是预防及治疗方面的问题,还未开
始注意爱滋病孤儿的问题。 

而谈到“好死不如赖活着”这部描述河南爱兹疫情的纪录片,李江琳急切地说“当
时我是少数知道有这部电影,而且在美国获奖的人。因为这部电影的一个制片人,
是我的朋友,他寄了一份电影的拷贝给我。” 

“我一看,就深深被吸引,而且看完后感觉非常难过我问自己,这家人全死了之后,
唯一剩下的这个女孩,以后怎么办?而当我想到这儿,我就自然开始关心爱滋孤儿
的问题了。”李江琳沈思。 

为了发挥这部影片的最大功效,让更多人重视这部影片,以及爱滋孤儿的问题,在
此之后,李江琳与多维计画为这部电影做义卖,帮故事主角的马深义基金会募款,
也帮助他的小孩。 

“当时由多维出面制作DVD,透过报纸义卖。我则是到处写影评,来进行网路上的义
卖。”她说。 

义卖带来的思考 

“我个人先买了100张DVD,想说如果卖不掉,就拿来送朋友,但没有头绪要如何卖。
当时我的一个好朋友,何刚医生知道了,就说我来帮你。他立刻寄来一张支票,帮
我分摊一半。”李江琳感谢何刚的帮助。 

笔名“刀客”的何刚医师,由于本身也爱写作,在网路上认识了李江琳。他回忆起
当初看这部影片的心情“我今年46岁了,看了这么多电影,只有这部电影让我从头
到尾流泪因为我也是河南人,影片的开头,她叫的声音是河南话,我一听,立刻眼
泪就下来了我到现在一说起这部片子,都还觉得很难过,尤其想到那些孩子......”
 

谈到河南的艾滋村,何刚气愤地说“我是河南医学院毕业的,这个事(卖血)的罪
魁祸首就是河南省卫生厅长刘全喜!我非常了解这个人,我82年毕业留校,分配到
第二附属医院当外科医生,当时他只是一个胸腔外科的副主任,没几年他就爬到副
院长,副校长,再爬到省卫生厅”“他是一个善于吹吹拍拍的家伙!他吹捧自己靠
卖血帮河南赚了很多钱,带着十多个血液样本来美国做生意,但其中有四个有爱滋
病毒。这可吓人了,连你这个卫生厅长带来的标本都这样,谁还敢跟你做生意?”
 

德不孤,必有邻。当时在网路上合力办义卖的,除了李江琳与何刚,还有自愿加入
的杜欣欣及海贝珠,而她们,也都是受到同一部影片的感召。 

“然后我们就开始在网路上到处宣传,像风华园、华夏文摘等等。但也不知道消息
是怎么传开的,突然间就出现很多人询问我,想要购买。”李江琳回想当时的热烈
反应。 

让李江琳讶异的是,许多素不相识的网友,居然只凭着一篇影评,就完全相信她了。
对此,何刚也说“有一个加州的女孩,只不过看过我在网上的几篇文章,她就相信
我,给我寄来了500美金。她说,这些钱你们就拿去吧,我相信你们能把这些钱送给
需要的农民。”“这样的例子实在太多了!”他补充。 

当然,有人支持,就一定有人浇冷水,何刚接着说“有人批评我是民运,说我夸大,
我就拿美国、联合国,和中国的报告去堵他们的嘴。”“这些是少数的例子。但攻
击我的,都是海外的华人,这让我很感慨到底是几百万人的性命重要?还是政府虚
荣的面子重要?我觉得,许多人把这种问题政治化了。还有的人连这部片子都没看
过,就说这些人都是活该!”他不平地说。 

第一批的100张DVD,三个星期就卖光了。根据了解,后来也有网友在加拿大、夏威
夷办了放映会,而目前有人正在筹备德州与德国的放映会。 

“多数买的人都感谢有人在做这件事,感谢有人让他们知道这个消息,我们也受到
极大的鼓舞,发现热情的中国人还真不少!”李江琳说。 

在第100张卖完,开始卖第二个100张时,李江琳和伙伴们开始计画着下一步。“我
们在电话上讨论,是不是要把这件事扩大?”她说。 

艾滋孤儿孩子们的画。(多维社) 


一对一的认养协助模式 

茫然的几个人,一开始不知道该怎么做,几乎天天都用电话讨论,最后决定要做一
个网站。但是四个人中没有人懂电脑,于是,李江琳就在网路上大声求援,然后正
好遇到酒摄,他喜欢摄影,也在从事电脑工作。酒摄免费提供了个人的网路空间,
做了网页、也义务管理。 

“当时我们觉得,认养小孩是国际通行的作法,而且也比较固定,是一种长期的帮
助,可以分摊负担给每个人但是不知道上哪去找小孩?正好,杜欣欣在网上认识了
李丹,也到北京去与他谈过一次,所以就有了之后的合作。”李江琳说。 

今年七月,杜欣欣回中国办事,也顺便在北京与李丹讨论这个计画。回想起当时,
李丹说“我们讨论了这种一对一的认养协助模式,但在当时我还是把主要的心力放
在学校上,只打算把这作为一种辅助的方式。但在8月份,我们与河南的关系彻底失
败了,学校也再度被封了。于是就开始把这个方式作为目前的主体,而且我觉得这
种方式有一个优点,因为我们的学校能帮助的孩子有限,可能就是几百个,但认养
的方式,如果做的好,可以帮助几千,甚至几万个孩子。” 

对于李丹,杜欣欣则说“他真的非常瘦,那天中午,他一直在说话,我买了水果给
他吃,他都没有吃,我怀疑他那天中午没有吃饭?”“他应该是2003年可以拿到硕
士学位的,但是为了艾滋孤儿的事,他放弃了学位,变成肄业我觉得李丹是个很有
理念的年轻人。” 

分析起选择与李丹合作的原因,李江琳说“当时我们觉得李丹是理想的人选,不是
因为他有名,而是因为他已经做了很多,而且他敢站出来。许多其他我们接触过的
人,虽然有这个心,却不敢站出来。因为他们对海外总是有些顾虑,不知道我们背
景,担心我们是民运。” 

“我们也曾考虑过在香港的人选,但最后还是觉得合作者最好在国内。我们觉得有
些事总不能老是透过香港或台湾,或是等着外国来做这些小孩等不起呀!”她补充
解释。 

谈到现行的作法,李丹说“目前是我们到农村去与一些家庭谈,知道他们父母及孩
子的故事,然后再透过不定时的走访,以及由邻居得到的证实,证明这个家庭的情
况是需要协助的。我们把孩子的资料寄给李江琳,由她来宣传,海外希望认养小孩
的人就透过网站与他联络,然后由海外或透过国内亲友寄支票、或转帐给我们。我
们除了按时把钱带给孩子,也透过定期的回访,还有邻居的说法,看看钱是不是真
的用在孩子的身上了。” 

至于选择援助对象的标准,根据网站的公告,共有五项:1.年龄16岁以下的儿童和
少年;2.父母死于艾滋病,或父母一方死亡;3.父母双方或一方感染艾滋病,失去
劳动能力;4.父母双亡者优先考虑;5.已经由政府机构,或通过其他途径得到帮助
的孤儿,不在选择范围之内。 

此外,依照网站的规定,资助之学费以公立学校学费为标准,如果资助方愿意资助
特别学校的学费(私立学校,音乐,艺术学校等),或是额外的生活津贴,则由资
助方决定。 

由于网路上有传说,有些得到外界援助的的小孩,逐渐养成偷懒和依赖的心态,也
不用心学习。对于这点,李丹承认“这种问题的确存在,比如说,南方有个人发动
给孩子捐款,大概是每个孩子给了七八十块钱,然后他希望孩子能回信,却一直没
有下落。他以为孩子没收到钱,就托人来问。结果家长说,你们就给这点钱,还想
要我们回信?” 

“重要的是沟通。如果只是钱,小孩子有时候并不知道为什么有人帮他,而父母也
会有吃大锅饭的心理,有时候就吃上这个艾滋病了。”他补充。 

“我们每回都会告诉孩子,这些钱不是工资,也不是恩赐。别人给你钱,是因为他
们爱你,希望你能成材。”李丹进一步说明他们的作法。 

艾滋孤儿孩子们的画3。(多维社) 



“对我是心理上的安慰” 

芳芳小朋友: 

你好,我叫彦彬,比你父亲年纪大,就叫我彦彬伯伯吧。我以前是北京人,现在家
住美国。我有两个男孩,老大今年十四岁,已上高中一年。老二今年八岁,我没有
女孩,所以很喜欢女孩子。 

我从一个朋友那里得到了你的消息,听说你爸爸已去世,家中有困难。看到你的照
片,很喜欢。你长得很可爱。你有什么困难?我很愿意尽量提供一些帮助。请你把
每学期的学费单给我寄来,我会把人民币给你寄过去。 

你能常常给我及我的家人写写信,说说你及家人的事情吗?这次我托我在北京的好
朋友李伯伯给你先寄上200元。 

彦彬 

彦彬伯伯伯母: 
你好,忙吧,全家人都安好。谢谢伯伯伯母给我的援助,接到您寄来的200元,我激
动得哭了。我和你们素不相识,您能这样帮助我和我的家人,怎不让我感动呢 

伯伯伯母你们远离家乡,还关心着祖国的孩子,你们的心真好。我一定好好学习,
来报答你们的恩情。今年我家的庄稼收成不错,生活上还可以过得去,在经济上比
较困难。但是爷爷奶奶从不让我耽误学习。我不惹他们生气,放学回来先做作业。
作业完成后就帮奶奶干力所能及的家务活。 

我们家事情很多一时也说不完,下次去信再告诉你们吧。我听您的话今后常给伯伯
伯母去信问候你们及哥哥弟弟。一言难尽,下封信再谈。 

祝 

伯伯伯母身体健康 

您祖国的孩子 

芳芳 

彦彬(笔名)医师,北京人,目前与家人居住马里兰州。今年夏天,他由何刚医生
那儿买了一张好死不如赖活着的DVD,看完后感触很大。后来,便与夫人商量,决定
认养一个小女孩。他认为“一个月200元人民币,对我们来说,不过是一顿饭的钱,
可以帮助一个孩子,对我也是一种心理上的安慰。” 

至于联络的过程,他说“我是经过email与这个网站联络上,他们寄给我小孩的资料,
我透过北京的朋友给小孩寄钱。”“我知道小孩子接受援助,有可能会养成依赖的
心理,所以我也只给他学费和一定的物质需求,而且一定要有收据。这种事,在任
何系统里都会发生,我只把他当成个别的例子,不会是我优先的考量。”彦彬解释
他的作法。 

已有11个孩子被收养 

“有个孩子叫雅丽,12岁,父母皆死于爱滋病。有一个老爷爷,脑子有问题。当义
工到她家时,发现家里连被子都没有,最后是在田里找到雅丽的。爷爷看到这些陌
生人,以为是来要债的,就开始哭,叫他们拿玉米去抵债”李江琳回忆,当初她在
整理这份资料的时候,眼泪就一直流下来。“这根本就不是童年!”她说 

对于许多海外的华人,中国的农村,可能只是一个遥远的印象。李江琳接着说出自
己的农村经历: 

“60年代末,我跟随父母下乡,住在一个江西的农家里,村子里没有电,完全是原
始的生活。那时我读初中,而那户人家也有一个女孩,跟我差不多大,但只读到小
学四年级,就没再读了。她们家还有一大串的弟弟妹妹,她是最大的。 

他的个儿比我还小,但要煮全家的饭,洗全家的衣服,还要背弟弟妹妹。他们家还
有一个妹妹,非常聪明,教他唱歌,一下子就能学会。但我们都觉得很可惜,因为
她是生在大山里,如果是在城市,将来一定非常有前途。 

生在那里,那边的人连自行车都没见过,能有什么前途?那边的小孩,在村子里大
概读到五年级,就要去外村继续念中学。但因为太远,必须住在学校里,一个礼拜
回来一次,不能照顾家里,还要自己带米带菜,所以村子里很少有人能上到中学的。”
 

“这些经验,到现在都一直深深地影响着我”李江琳感伤地说。 

李江琳本身也认养了一个九岁的女孩,名叫笑笑。对此,她说“我看这些小孩的照
片,有一个共同的特色,就是眼神中的忧郁。他们的年纪都很小,可是眼神却和大
人一样,好像经历过许多事。再看看我们自己的小孩,实在很心疼。” 

“就好像当初录取我的教授,我来到美国,我后代的命运就改变了那我们又为什么
不也作一次别人的贵人呢?”李江琳问道。 

艾滋孤儿孩子们的画2。(多维社) 


根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UNICEF)统计,在2002年,中国约有七万六千名孤儿是因
艾滋病所导致,占全国孤儿数之千分之五。而根据美国柯林顿基金会的估计,目前
中国约有十万名艾兹孤儿。比较集中的地区是:河南、云南、湖北、安徽、新疆等
地,这些也是中国目前艾滋病的高发病地区。 

面对急速增长的数字,除了根本的艾滋病医疗及治疗外,专家也指出,忽视失学或
失怙的艾滋孤儿,不但有可能引发下一波的艾滋病感染,更将形成另一种社会的负
担。 

对于艾滋孤儿的救援,李丹认为,越早做,对他们的心理帮助越大。他举例,双庙
村有一位叫李百万的艾滋病孤儿,今年14岁,患有严重的自闭症。父亲去逝后,几
乎不再和同学说一句话。东珍纳兰研究所工作人员通过专业的心理咨询和辅助治疗,
李百万不仅愿意与同学们交流,还在“神州5号”发射成功后,画了一幅主题为“火
箭”的图画,表示自己长大后要当一名科学家。 

“我们现在面临的问题是人力、及信用问题。现在大家愿意收养,很多都是因为相
信我们个人,但还有许多未曾相识的人,他们不一定要相信我们。就算他们相信我,
却未必要相信李丹。所以我们想先一点一点做,也累积我们的信用。”李江琳分析
目前的打算。而由于信用是组织发展的重要关键,李江琳也希望将来能有律师或会
计师能加入他们。 

“我们现在有三个人,负责做这个事。目前最需要的,是公众的知晓。而当未来孩
子的资料越来越多时,我们也需要更多的人来参与。”李丹说明。 

李丹认为救助这件事,按理说不应该是敏感的,但是目前在河南却是,外国的团体,
只能做一些较不敏感的事,还要受到层层的约束,否则就会被赶出去。而对于这点,
他说“因为我们是本土的组织,而且也从未想过要与政府妥协,他在怎么样也不可
能把我们赶出中国吧?而且,只要我人在这里,就有一定的影响力!” 

根据李江琳表示,目前网站已经有25个小孩的详细资料,而自八月到现在,已经有
11个小孩成功地被收养了。她也希望从这个小小的网站、能引发其他人做更多的事,
就像陈为军的影片触发了他们一样。 

“我们这五个人,都已经为人父母。每次有人要认养孩子,我们都特别高兴,就好
像又有一个我们的孩子得到了帮助!”李江琳开心地说。 

“真想见他们一面啊!我常说,如果我们五个人有机会见上一面的话,一定要痛饮
一番哈哈!”她大笑。


美联社:中国,谁来拯救艾滋孤儿? 

《世界商业评论》ICXO.COM ( 日期:2004-12-07 16:20) 
http://digest.icxo.com/htmlnews/2004/12/07/497923.htm 
------------------------------------------------------------ 


中国艾滋孤儿虽然有政府政策的帮助,但是地方政府出于本位的考虑往往对民间的
救援活动竭尽打压之能事。但是中国民间抗艾滋病的力量已经日益成熟,海外华人
也积极伸出援手。刚刚成立的中国艾滋孤儿救援网站几个月来已经成功领养了25个
艾滋孤儿。 

*中国有7万8千个艾滋孤儿* 

嘹望《望东方周刊》最新一期报导中国艾滋孤儿触目惊心的故事。报导说,在空旷
的院子中,有一棵常青树,枝叶繁茂,充满了生命的活力以及对生命的反讽。种树
的人走了,留下幼小的儿子,孤零零地与那树一起成长。愿意以萧茂的名字在媒体
出现的这个12岁的孩子说:“爸爸是在2000年死的,因为吸毒。他们说是艾滋病。”
说到死亡时,他的神态和口气之平静令人惊讶。 

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最新公布的数字表明,中国目前有7万8千个孩子因为艾滋病而成
为孤儿。而根据美国克林顿基金会的估计,目前中国约有10万名艾滋孤儿。比较集
中的地区是河南、云南、湖北、安徽、新疆等地,都是中国艾滋病高发区。据中国
有关部门估计,目前中国有84万艾滋病人和病毒感染者。公共卫生专家警告说,中
国正处在艾滋病大爆发的边缘。如果现在不认真对待,到2010年,这个数字将上升
到1000万。 

*民间救援组织受打压* 

但是在中国从事对艾滋病人进行救援工作的民间组织却常常受到地方政府的打压。
最近在美国访问的河南东珍艾滋孤儿学校校长李丹表示,从去年10月到今年7月他两
次办学,两次遭到地方当局的强行关闭,第二次甚至出动100名警察抢孩子。 

李丹说:“4个人一组一共是25组,他们的意思是4个人负责一组。他们冲进来去抢
孩子,反正当时行为很暴力。” 

北师大天文系本科毕业、中科院太阳物理专业的研究生李丹表示,他们热心为艾滋
孤儿办学曾受到包括《中央电视台》等许多中央级媒体的密集报导,外界对河南省
艾滋病以及艾滋孤儿严重情况的了解导致河南省地方政府的强烈不满,因此千方百
计加以扼杀。 

*中国艾滋孤儿援助网站* 

在抗击艾滋病的战斗中最近又多了一支生力军。五位素不相识、身居海外的华人今
年8月在美国建成“中国艾滋孤儿援助网站”。现在他们同李丹等中国的志愿者联合
在一起已经为25位在他们的网站上公布的艾滋病孤儿找到了领养家庭。1988年来美
的李江琳是这个网站的发起人。 

李江琳说:“如果他们没有学费我们就给他们学费,他们很多已经减免了学费。如
果免了学费他们还没有办法上学,因为要打工养家,我们就提供他们每个月两百块
人民币的生活费,让他们 不必为生活而放弃上学。我们还鼓励领养家庭同这些家庭
建立私人关系。” 

*李江琳:艾滋孤儿要赡养祖父母* 

目前在纽约皇后区公立图书馆国际资讯中心担任活动策划的李江琳说,她是在看了
一部描述河南艾滋疫情的纪录片以后萌生了为艾滋孤儿做些事情的念头的。她同纽
约的医生何刚、在乔治亚州和科罗拉多州从事电脑工作的酒摄和杜欣欣、居住于西
雅图的业余作家海贝珠商量后,决定成立一个援助艾滋孤儿的网站。李江琳说,艾
滋孤儿问题是一个世界性问题,相当被忽略,但是在中国特别被忽略,因为他们大
部分是农民的孩子,都很穷,家里一贫如洗。 

李江琳说:“他们给我的照片让我看了掉眼泪。他们比一般的孤儿境遇还要差。高
耀洁是为孤儿寻找家庭把他们带出那个环境。但是我们这些孩子他们走不了,因为
他们要养他们的祖父母,因为他们的父母去世之后,他们的祖父母都6、70岁,这些
12、13、14岁的孩子必须赡养他们的祖父母。” 

*张紫龙的悲惨遭遇* 

李丹说了一个艾滋孤儿的故事。2000年,家住河南农村的14岁的张紫龙,父亲艾滋
病发。为了给父亲买药治病,才上初一的他到新乡打工。他以未完全发育的身体每
天扛几十□水泥,一个月挣1000多元人民币,但是父亲于2001年去世了。为了还父
亲丧礼的欠债,他得继续去扛水泥。2002年他自己的身体也垮了。 

李丹说:“他天天扛那么重的东西,把两个脊椎骨之间的隔膜给压碎了。而且医生
给他拍完片子说,你这两个骨头直接压迫神经,你要不治,不动手术,以后两条腿
神经会残废,你就会瘫痪。” 

李丹说,他家已经欠了好几万块钱债,他的母亲也感染了艾滋病毒,即将发病。张
紫龙悲惨的前途可想而知。 

*美华人社区献爱心* 

令人鼓舞的是,上个周末李丹在纽约和新泽西州演讲,经《多维时报》报道,受到
了华人社区的热烈支持。他说,一位来自宾州的华人,带来了社区捐赠的2千多美元
捐款。他希望用这些钱去拯救更多的艾滋孤儿。 


让我们尽自己的一点力量,给这些让人痛心的孩子们一点希望和温暖! 

力刀 寒江月 海贝珠 

2004年5月,中国武汉电视台记者陈为军自费独立拍摄并制作的第一部反映河南上蔡
县因献血人为污染而感染HIV/艾滋病农民家庭生活的纪录片《好死不如赖活着》,
86分钟的记录片,没有故事,没有情节,没有背景音乐,没有字正腔圆的叙述,没
有宏大的场面,整部影片的背景就是马家的小院。向观众展示了一个贫穷的艾滋病
患者家庭的日常生活。就这样一部可以说制作简陋的记录片却从1100部提名影片中
脱颖而出成为第63届美国广播电视文化成就奖(PEABODY 
AWARD)29部获奖影片之一。美国广播电视文化成就奖由美国乔治亚州大学新闻学院
于1940年创立,是美国第一个表彰为广播电视新闻做出杰出贡献的新闻工作者的奖
项。中国大陆的新闻记者是第一次获此殊荣。5月17日,陈为军与NBC主播汤
姆布罗考,比尔麦雅斯,以及因反映伊拉克战争难民生活而获今年普利策新闻及摄
影金奖等媒体精英们在纽约同台获得新闻媒介这一殊荣。 

在领奖前两天5月15日星期六下午2点,由纽约皇后区公共图书馆国际资讯中心和
《多维时报》合作,资讯中心的寒江月女士具体计划和安排指导,在法拉盛图书馆
底层大礼堂为华人社区首次举办影片《好死不如赖活着》放映仪式,整个放映大厅
座无虚席。独立制片人兼导演陈为军在影片放映后作了演讲并一一回答了观众的提
问。中文网络《新海川》网站在陈为军获奖前后进行了积极的参与,为宣传介绍该
片做了全面、大量的宣传工作并发出专辑(可参见:http://209.108.201.123/BBS_Data/
1/500/50/3000/900/442893.asp),使网络和平面媒体在近期内掀起了一阵关注中
国艾滋病问题的旋风,该期专辑被海内外媒体包括多维新闻网、天涯社区、思想的
境界、《议报》、《彼岸》、《华夏文摘》、《我们》杂志及论坛、萤火虫网站、
《文心社》、《多维时报》等世界各地大小中文网站广泛转载。纽约《侨报》用了
两个版面来刊登新海川这期专辑作者们的文章。 


A



《好死不如赖活着》是中国独立制片人兼导演陈为军化了一年多时间拍摄的中国河
南省上蔡文楼村一个普通农民马深义五口之家其中四个是HIV阳性或艾滋病人的
悲惨故事。为拍此片,他四次被抓,被软禁并受到严厉的询问警告和上层的政治压
力。为了完成这部影片,他不得不多次装扮成一个农民,用化肥袋子装着摄像机,
步行十里,胆战心惊地潜入村子,在其他病人和村民的掩护下,偷偷地进入要拍摄
的家庭,然后和他们生活在一起,不敢迈出这个农家小院半步。陈万军既是摄影师,
又是导演,还要顾及灯光、录音、采访,整个剧组就是他一个人。此片完成以后,
突破重重封锁转辗海外,先后被圣丹斯电影节(Sundance Film festival),维也
纳国际电影节(Vienna International Film Festival),韩国釜山国际电影节
(Pushan Film Festival)等选中,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播出了这部影片,包括HBO(两
次播放)、BBC、ARTE等著名的国际媒体。一些基金会和国际组织通过这部影片了解
到这场灾难的一些真相和细节,并迅速作出了积极反应。在丹麦由律师无国界组织
创建的“马深义基金会”已经开始为这个村子的艾滋病孤儿筹集善款,世界各地人
们用各种方式,联络这个可伶的家庭,给了他们很多精神上和物质上的支持,文楼
村的艾滋病村民们也正受到了越来越多来自海外的关注与帮助。 

陈为军在接受HBO记者采访时表示:遗憾的是,这个影片到目前还没有允许在中国播
出。不过由于此片在海外的广泛放映,目前,他所拍摄的文楼村已经成了中国艾滋
病问题的关注焦点,村子里的受感染和患病村民已经开始得到中国政府给予的一些
免费基本医疗救助。最近,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吴仪亲自到文楼村视察并走访了一些
艾滋病患者家庭。这一切表明中国政府开始对这场艾滋病灾难在态度上的转变和希
望解决问题的愿望。非常令人心痛的是,放映后,陈为军告诉观众马家二女儿马荣
现已发病,连10分钟的去上学路途都走不动了,在家中忍受着病痛折磨,等待的
将是她那因献血而感染爱滋病先她离去母亲的最终结局:死亡!她姐姐,可爱而又
让人心痛的12岁孩子马宁宁注定不久又将要承担起把她的另一亲人送走埋葬的重
担! 

笔者希望借陈为军这部获奖记录片《好死不如赖活着》在美国放映的机会,把它进
一步在华人社圈推广传播,希望使更多的人们有所了解中国河南爱滋农民的悲惨境
况真实事实,让更多的人了解了中国大陆的艾滋病危机,让我们大家能为这些无辜
染病的农民和他们的孩子们做点事,让那些还未成人就面临自己父母兄弟姐妹去世
悲剧的孩子们感受一点人间的温暖,至少让他们能吃饱穿暖,能继续上学念书。我
们订购了100张影片DVD,每张售价13美元(含邮费,制片成本4美元),
经在中文网络包括新海川论坛、《枫华园》论坛、《我们》论坛、《萤火虫》网站、
《彼岸》论坛等公布后,获得网友们大力支持,3周之内即已全部义售出去。一位
加州不愿透露姓名的网友给我来E-MAIL说:“我不忍心看到那悲惨的景象,
但我想支持他们,也支持你们的义举,请接受我的500美元”。到目前为止,首
批100张光碟已经全部寄出,一共有40位朋友定购了光碟,其中很多朋友除购买光碟
之外另附捐款,两位在他们所在的地区组织举办了放映会,如:由美国轻舟出版社
牵线搭桥、夏威夷中国大陆同胞联谊会于七月二十三日并同檀香山华人基督教信义
会在信义会团契会所组织义映。参加的华人观众相当踊跃,还有些美国教友参加。
放映结束后,观众纷纷解囊为许多象马深义家庭那样的艾滋病患者伸出援助之手,
当场捐款现金八百多美元,也将直接寄给“马深义基金会”。 
以下是具体的帐目: 

100张光碟共收到$2225,邮费$49.21,制作成本$400除成本之后净收入$1775.79。
根据影片制作人陈为军的要求,他的版税全部捐献给设在丹麦的“马深义基金会”。
笔者此次义卖纯属自愿的行为,我们无意从中扣除任何费用,因此,《好死不如赖
活着》DVD的义卖所得全部捐献给“马深义基金会”。这第一笔义卖的钱看来不多,
但是换成人民币,也够马宁宁这个才十二岁,不幸就将面临把全家四位亲人一一送
葬的孩子今后几年的生活和读书费用了,也可以帮助她亲人们的一些医疗及营养费
用。我们已经把义卖所得$1775.79的支票寄给丹麦电视二台Anne-Mette Hoffmann 
Meyer女士:她是“马深义基金会”的创办人,2003年12月1日,国际爱滋日那天,
《好死不如赖活着》这部纪录片在全世界十几个国家的电视台同时放映,Meyer女士
是“推手”之一。在收到她寄来的收据之后,我们将扫描贴到网上,作为捐款证明,
告示所有捐款网友。以下是“马深义基金会”的网址和Meyer女士的地址: 

THE MA SHENGYI FOUNDATION c/o Anne-Mette Hoffmann Meyer Hjortevangen 9 DK-2920 

Charlottenlund Denmark http://www.toliveisbetter.com/ 如果您有任何疑问,
欢迎随时向Meyer女士查证。 

据克林顿基金会公布 
(http://www.clintonpresidentialcenter.org/country.php?c=China)的数字,
中国大陆目前已经有10万爱滋孤儿,中国官方公布的爱滋病人和带病毒者有84万
(克林顿基金会公布的数字是85万,国内及国际上一些专家学者和爱滋病防止工作
者则认为更高,可能已超过一百万)。联合国预计到2010年,即不到六年之后,中
国的爱滋病人将达到一千万,这也意味着爱滋孤儿的人数还将持续增加。有关中国
艾滋病现况,请参看美国全球战略研究中心艾滋病代表团2004年4月在中国的考察报
告《解除中国的定时炸弹:推动中国艾滋病关注的发展势头》,网址在: 

http://csis.org/china/040617_China_AIDS_Timebomb_chiness.pdf 

《好死不如赖活着》DVD义卖仍在进行,我们现又定作了100张光碟,希望大家在
饭后茶余能设身处地为这些孩子们的未来想想,对于我们,只不过少上一次餐馆,
少到影院看场电影,请大家在不本质影响自己生活质量的情况下,购买这样一张由
一位有良心的中国普通记者历尽艰辛拍下的关于河南艾滋农民命运,有现实意义和
历史价值的记录片DVD。所有义卖的款子仍将全部交给“马深义基金会”,用于
这个村子艾滋家庭孩子们的今后生活和上学。希望通过华人团体,教会,慈善组织
或以其他形式举办放映会以及个人定购的网友,请与笔者联系,我们的E-MAIL及地
址和电话: 

寒江月:[email protected] 

力 刀:[email protected] 


笔者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和信任,也十分感谢《枫华园》杂志、《新海川》、《我
们》论坛、《萤火虫》网站、《彼岸》杂志论坛、《文心社》、《多维时报》等中
文网络及媒体的鼎立支持。我们将为推动民间救助中国爱滋孤儿继续努力。 

7/20/2004 于 美国 纽约 刀客论坛 

那双亮晶晶的黑眼睛--纪录片《好死不如赖活着》观后 

                晓默 

  关掉电视之后,我呆坐着,面对黑黝黝的屏幕,心中百味杂陈,堵得我几乎喘
不过气来 。60分钟的纪录片,没有故事,没有情节,没有背景音乐,没有字正腔圆
的叙述,没有宏大 的场面,整部影片就是在肃杀的气氛里,向观众展示一个艾滋病
家庭粗砾的日常人生。这样 一部简单的纪录片,竟然从1,100部参选作品中脱颖而
出,获得2004年第63届美国广播电视 成就奖(Peabody Award)。同时获奖的,还
有美国传媒届大大有名的人物如汤姆布鲁克和比尔麦雅斯。 

  这部电影记录了居住在中国河南省上蔡县文楼村的一个普通家庭。这个五口之
家中,四 人感染了艾滋病毒,三个孩子中,有两个一出生就带HIV病毒。 

  电影开始时,三个孩子的母亲雷妹已经病入膏肓。电影以她一声“娘啊!”的
惨叫开始 ,然后,在整个过程中,我跟随着陈为军的镜头,眼睁睁地看着她一点一
点地衰弱,直到电 影快要结束时,她的牌位被贴在她曾经焚香求神的那面空荡荡的
墙上。 

  一贫如洗,病入膏肓,天天生活在绝望中,但是日子还得一天一天过下去。出
生于92年 之前的大女儿马妞,是这个家庭唯一没有感染HIV病毒的。她每天仍然上
学放学,她的父亲?匀还匦乃_墓_巍P?泻?碚疾鄢錾■本褪□IV阳性,尽管瘦弱,仍
然一天天长大。中秋夜 ,濒死的母亲躺在平板车里,平板车停在院子里,清冷的月
光照着只剩下一口气的母亲,家 徒四壁的孩子们仍然得到一块月饼。灾难深重之时,
更彰显出一个只读过三年书的农民心底 的本真。这个家庭,尽管一无所有,仍然有
淳朴的温情;尽管知道没有孩子没有未来,当父 亲的仍然在尽力尽责。 

不到一岁的马占槽有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片子拍摄了一年,也记录了这个不到一岁的
小人儿生命的最初一年。我特别注意这个小人儿,我看着他,这个有一双亮晶晶的圆
眼睛的小人儿,他光着屁股在院子里爬,他在玩一个小板凳,他把一个大塑料盆举起
来放到嘴巴旁边,试图把它当碗来喝水,他坐在地上啃一块馍,他的两只小手抓着奶
瓶急切地喝奶喝水,他含糊不清地叫“妈妈”,口齿清晰地叫“爸爸”,他坐在小板
凳上,同样感染了HIV病毒的小姐姐喂他吃面条,他推着破破烂烂的小车学走路,他扎
在爸爸的怀里撒娇,他小小的嘴亲吻爸爸的脸,他哭,他笑,他闹,他淘气,他仰着
头,亮晶晶的眼睛盯着摄影机的镜头。这小人儿的脸蛋总是脏兮兮的,但那双黑黑的
圆眼睛总是亮晶晶的。小人儿就用那双纯净的,亮晶晶的眼睛看着镜头,看着我,看
得我的心一阵阵地抽搐,一阵阵地颤抖。

  自从做了母亲之后,原本并不喜欢小孩子的我突然有了“娃娃缘”。走在街上,
看到坐 在小车里的胖娃娃,总是忍不住对他们微笑,娃娃们通常会用亮晶晶的黑眼
睛,蓝眼睛或棕 色眼睛望着我,然后咧开小嘴,回我一个微笑。孩子们甜甜的微笑
总是给我带来极大的喜悦 ,他们是那样纯真无邪,他们的微笑象一道道阳光,是人
间的希望。我常常想,光是为了这 些小人儿的微笑,我们这些成年人,也应该为他
们留下一个美好的世界,给他们一个美好的 明天。 

  可是,表面看来与其他小人儿一样的马占槽没有明天。在这个世界里,这匹顽
皮的小马 驹儿注定了占不到槽。他生来就注定了他活不长,只有几年的生命,还要
承受许多许多的痛 苦。 

  大人们在院子里忙着,小人儿独自在院子里爬。他爬向一架平板车,小小的手
抓住车轮 ,一用力,把自己拉起来,扶着车轮站稳了。小人儿的黑眼睛往上望,他
浑然不知车里躺着 他濒死的母亲,她已经灯尽油枯,连驱走脸上苍蝇的力气都没有
了。 

  小人儿总是拉肚子,他总是在吃药,他总是饿,好几次,那双小小的手伸向笸
箩抓馍馍 ,可是爸爸不让他吃,他一吃东西就拉肚子,那是艾滋病的早期症状。 


  黯淡的灯光里,小人儿被爸爸抱着,地上铺着干草,干草上躺着死去的妈妈。
小人儿太 小了,不懂生死,他只需要一点点吃的,一点点喝的,几件衣服,一点点
照料,基本上,他 会自己长大。 

  没有妈妈的小人儿,自己扶着墙,扶着车,扶着门,站起来了。跌跌撞撞的,
他会走了 ;趔趔趄趄的,他会跑了。通常这时候,父母该操心送他去哪家托儿所,
哪家幼儿园了,父 母开始为他编织各种梦想了,可是,马深义的一句话却道出了小
人儿生命的全部真相: 

  “听说,”父亲抱着有一双亮晶晶的黑眼睛的儿子对摄制者陈为军说,“得艾
滋病的小 孩只能活到四岁。” 

  在他的自述里,身为人父的陈为军说:“当时我就觉得,一个爸爸在给自己子
女的生命 划一条界限的时候,他的脑子里对死只有过了上万遍的时候才能平静地说
出这句话。” 

  而此时,身为人母的我,坐在电视机前,泪流满面。 

  看完这部纪录片后,我立刻抓起电话,问我和陈为军的一位共同朋友:“那家
人现在怎 么样了?”我想问那小人儿,可我不敢,我怕听到那个消息,虽然我知道,
小人儿的成长, 同时也就是长向夭亡。 

  那位朋友告诉我,现在,小女孩马荣和小男孩马占槽都发病了。马荣已经退学
在家,因 为她没有力气走十分钟的路去上学。她在家里等待,等待着与她母亲相同
的结局。那小人儿 算了,我不想知道。我不忍知道。虽然我已经是经历过生离死别
的成年人了,可我也是母亲 啊! 

  还有马家的大女儿马妞,她来到世界上,仿佛就是为了把自己的父母弟妹一个
一个地送 走,然后自己成为一个“艾滋孤儿”,孤零零活着。我无法想象,这个女
孩要有多么坚韧的 毅力,才能度过如此苦难的人生。 

  艾滋病不是一个符号,不是一个象征。艾滋病也不是一场幻觉和恶梦。艾滋病
吞噬人的 生命,一个个活生生的人,包括无辜的,纯真的孩子。这样真实的苦难,
使所谓的“苦旅” 变为矫情,使“生存权”贬为空话,使“自由平等”的高谈阔论
淡化成一片苍白。如果我见 到独自拍摄这部纪录片的陈为军,我不知道应该感谢他
向世人展现了真实的苦难,还是应该 埋怨他使我从不得不直面这样的苦难。 

  这部纪录片的名字叫《好死不如赖活着》。“好死不如赖活”可能是每个中国
人都熟知 的一句世代流传的俗话。可是,仔细想想,这句话表现出我们民族多么沉
重的选择!为什么 我们只能在“好死”和“赖活”中选择?为什么我们不能“好活”,
然后也“好死”? 

  那双亮晶晶的黑眼睛望着镜头,好像在向每一个看着他的人提出这个问题:为
什么他只 能“赖活”?为什么?! 

  在这个高楼大厦代表了“现代化”,豪华奢侈成为时尚的时代里,“压倒一切”
的主流 价值把生命蜕变成为一个个抽象符号,鲁迅那声“救救孩子”的呼喊也不过
是空谷回声,我 还能说什么呢? 

  为了拍这部纪录片几次被抓的陈为军在自述的最后说:“我最希望的,是有那
么一个好 心人,为以后有可能成为艾滋孤儿的孩子,设立一个成长基金,让他们能
够长大。” 

  我想为那个有一双亮晶晶的黑眼睛的孩子再加上一句:如果我们无法让感染了
艾滋病的 无辜儿童“赖活”,我们这些为人父母者,能否做点什么来减轻他们的痛
苦,至少让他们能 “好死”吧。 


受民族英雄母亲的嘱托(之一) 

力刀 


自从大陆萨斯流行那年通过网人得到电话号码,两个春节,电话里唠嗑,老人一谈
 
起河南的艾滋就不能停。一个多小时只是听老人不住地哭诉河南艾滋农民的悲惨境
 
况和河南政府的无耻行径。无言,唯有暗自陪着老人落泪。 

当听说她--被称誉为“中国防艾第一人”和与蒋彦永同为“民族的英雄”--要 
来美国DC接受领奖,可紧接着就是她被河南政府当局动用50多名军警软禁在家,
 
连其亲姊妹都不能见她。电话打过去,也一直被掐断线。当李丹电邮紧急通知,可
 
以用某紧急号码联系时,却立即又发现已被屏蔽了。 

为老人担心,为这个国家悲哀。 

好在终于在两次被扣押不予护照和出境领取2001年度世界卫生大会颁发的“J
 
onathanMann健康奖”和以菲律宾政府颁发的拉蒙麦格赛赛奖,到这 
次先软禁后护送,终于放老人成行了。老人接受了“生命之音”颁发的奖--这给 
予我们这个民族一位80岁、颠着一双曾被裹过的小脚,忍受着种种疾患(胃大部切
 
除、高血压等)的折磨和精神的打击诬陷和迫害,把自己的全部钱财和最后的生命
 
之光给予了那些在死亡线上挣扎的艾滋农民和他们的遗孤们。 

一直想见到老人--在我还是襁褓里的幼儿,就认识和曾好逗我乐的老人、在我和 
刀夫人在读书时给予关照和帮助的老人、我的校友和忘年之交、当今这个民族令我
 
敬佩的英雄母亲--高耀杰! 

今天,我见到了老人--毕业离开河南二十多年后,在异国他乡的风城。当看到老 
人憔悴蹒跚的身影慢慢出现在来宾通道,我感到眼热。拥抱老人--如同拥抱我自 
己的母亲。老人说了句:哎,我原想死以前可能看不到你啥样啦,还中! 

紧紧拥抱着民族的母亲,我流泪了。 

到了她妹妹家,老人根本不愿休息,连跟自己的老妹妹都没啦呱就拉着我的手,坐
 
在沙发上,急不可待地跟我讲啊、讲啊、好像她感到时间的短暂,生怕错过这可能
 
“唯一”的机会了。连到了饭桌上也非把我拉在她身边,并不住地要开艾滋的话头,
 
连老妹妹和女儿几次提醒打断她,都不管。 

她明天一早又要去明尼苏达演讲,而星期一又要到我曾去讲座介绍她和河南艾滋情
 
况因而这次专门请求她去演讲的伊州威斯理安学院做报告。我实实在在地感受到高
 
妈妈在颠着她的一双小脚做生命的最后赛跑冲刺--为了河南的农民兄弟姐妹和他 
们的儿女们、为了这个民族的未来。 

我实在没有胃口,心里堵得慌。我不得不离开了--又一批慕名而来的访客到来了。
 

我最后紧紧地拥抱着老人,感到她那衰弱的身躯在颤抖,她仍象在机场刚见时,紧
 
拉着我的手,送我出门,一再叮咛着... 
我告诉老人:放心吧,我这没有多大出息的学生,没别的勇气和能力,但把你希望
 
让世人们知道的事实真相--你那风霜雨雪奔波得来的--传遍全世界互联网,我 
还是能做到的! 

转身离去,上车,最后一次回头从车窗,泪眼朦胧看到老人依旧站立在门边,招着
手。。。。 


我泪如雨下。 


3/22/2007 于 芝加哥大学



2009-02-11 06:21:35

主题: dqcyd: CK成绩99/239!--我的复习/考试经验总结
发信人: dqcyd (dudu),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CK总结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Jan 25 21:26:45 2009)

星期三得到成绩,99/239,真是好高兴,因为我只是一般水平,从未想到我也迈进99大
门。我在这里继续给大家鼓劲,只要坚持,就可以达到。7月考完step1,知道成绩后开
始准备CK。圣诞节前考的,经历四周等到成绩,可能是因为过节,多了一周吧。

少说废话,准备时间4个月,真正大概3个月:

Kaplan 旧题:60%
UW:平均大概59-60% 的样子,不是很好
我只做了NBME1 和2
NBME1(online):470,考前一个月
NBME2(on line):520,考前2周

CD:40/38/41 考前一天但把NBME3(下载)的每一题都过了,没计成绩没做4,因为找不
到下载,也没有答案,所以只在网上找了讨论的帖子看了第一个月把note(08-09)看了,
没觉得记住多少,然后就开始做kaplan旧题,分科目做的,剩下1/3计时混合做的,还剩
5个block没做完,成绩一般般.

然后开始做UW,直接混合计时,第二遍分科目重新做一遍,之后才有些感觉,知道大概
思维模式应该如何,如果治疗,首先要让病人活着,然后从伤害最小的检查开始,而且
首先考虑常见病多发病,少见病考的并不多。把基本内容都要搞懂,搞通。我把笔记都
写在了secret相关内容旁边,(我用另外的计算机打开电子版的secret,找到相关内容
位置),有利于复习串线。

做完kaplan看第一遍secret,没印象,做完UW第一遍看secret第二遍,效果也不好,然
后NBME1,并不好,对我是好事,如果考好了,就飘飘然了。真正提高在最后一个月,花
了7-8天完成UW分科复习,同时琢磨个个题的差别在哪里,找到题眼,只有把相近的题放
在一起,才会找到区别,尽量去理解出题者意图,找到考点。然后做了NBME2,有所提高,
然后我把notes又快速过了一遍,大概4-5天,然后做下载的NBME3,自己查找答案,弄懂
每道题,为什么这么出题,考什么,个个选项的关联是什么,也是这样方法我把NBME1和2 
过一遍,感觉就更明显了,然后又看了secret,这遍我看了3天,把每一个我记上面的笔
记都看了,有时候去查UW题库的原题和解释,有时候查note,尽量理解,记住,考前一天
做了CD,感觉还可以。晚上早点上床休息,即使睡不着,也闭眼,放松,准备第二天上考
场。

考试当天我的建议:

1,尽量做一次8blocks一天,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吃东西,喝水和去厕所。我自己经常在
第3block快结束时感觉饿,所以从第2个结束每一个休息我都吃一点东西,中午吃饭不要
吃多,考完之后不觉得特别疲劳.

2. 我做题时,一直按照十分钟8道题这个节奏做,复习时没有做不完的,考试时,第一
、二个也是这样,没有问题,但是从第三个开始,在最后6个题,有2-3个超长题,一屏
半的题,后面一堆选项,还有一个录像题,小孩发育题,录像超长,一分钟都没有放完,
如何都搞不完,匆匆选了顺眼的答案就到时间了。

吸取教训,之后每个block我都是尽快把前面的题做完,多留些时间给最后几道题,至
少还有3个blocks也是这种最后出现超长题和影音题。但是都能有时间做完,一般长题
不一定难,有很多混淆信息在里面,挑出需要的信息,就可以知道答案。

如果我重新复习,我不一定做kaplan,但是UW,尤其分科,一定多做,做完题在看书,
效果好很多。最后一个月一定尽力琢磨NBME的题还有自己的笔记,CD,另外建议如果可能
坚持运动。

我的建议不论UW还是NBME成绩如何,不要放弃,尽力弄懂弄透知识点,尤其以常见病多
发病为主。

希望我的经验能给大家一些启发。现在开始全力以赴准备二月份的CS,希望能够一次顺
利通过。

也祝大家新年新气象,心想事成,美梦成真!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230.]



2009-02-10 00:45:19

主题: chihpengc: My experience on USMLE prepararion (Q/A)
发信人: chihpengc (Pollux),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Re: Re: Re: Re: Step 1 成績出爐: 276/99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an 27 05:40:22 2009)

最後再来贴一篇问答集。

自从上星期三成绩出炉後,我接到了许多 email 和 PM 询问我一些关於准备工夫的细
节,在这里要再次感谢来信的朋友们的热烈回响。在徵得了他们的同意後,我把这些问
题和我的回答汇整成了Q&A,希望能够帮助到更多的人。

贴上一些图与照片供大家消遣:

1. 作题库时用的笔记纸(背面也有):三百多个小时的血与泪。
2. 近看是长这样,旁边写的密密麻麻的是觉得值得记下来的答案解释。对完答案打完
分之後,在旁边写下鼓励自己的话,帮自己打打气,然後朝下一个50题迈进。
3. 读书归读书,嘴巴不能闲着。感谢老爸的爱心水果,盘里有柳丁丶莲雾丶柿子丶枣
子,柳丁连皮都剥好了,服务比饭店还周到。(对,这摆明了是炫耀文来着)
在此要特别感谢我爹娘,他们儿子当了整整一个月的宅男,没有他们照料饮食恐怕早就
湼盘了~
4. 我的 Performance Profile
5. 美丽的人间仙境新西兰,这是去年八月去玩时照的,不是风景明信片。新西兰的羊
比人多,果然不假。

接下来是答客问时间。


Learning Resources:

Q: What edition of Kaplan notes did you use, and did you use the
accompanying videos?
A: I used Kaplan notes 2004 edition. I was running out of time toward the
end of my preparation so I didn\'t use the videos.

Q: Did the Kaplan webprep audios make a big difference where the lecture
notes are concerned?
A: I wouldn\'t say the webprep audios were essential, but they certainly
helped solidify many important concepts, especially for biochem and pharm.
If time is a factor for your preparation, I would suggest doing the webprep
audios only after you finish reading the lecture notes.

Q: First Aid – how much does it cover?
A: FA covered about 80% of the material on my exam, so I would definitely
recommend using it as the primary resource the week before the exam. I went
over the rapid review section at the end of FA the night before the exam
date, and I found it quite helpful as a last-minute review.

Q: Do you think the lecture notes for biochem are okay to use without the
videos?
A: I think the lecture notes for biochem are adequate to be used on its own;
I didn\'t use Kaplan videos so couldn\'t comment on them. However, I would
highly recommend listening to webprep for biochem. Dr. Raymon is just simply
amazing; he does an excellent job integrating pathology, pharm, and biochem
. However, it is still of utmost importance to memorize all the tables/
diagrams/metabolic pathways in the biochem section of FA. I think it really
ties the information together nicely toward the end of the preparation.

Q: For Pharmacology, do you think studying FA is enough?
A: I think FA is enough for Pharm, provided that you know the mechanisms of
the drugs well. I found it quite difficult to memorize the list of clinical
uses and side effects without having a solid understanding of the mechanisms
, so I chose to do Kaplan notes before tackling FA, and it certainly made
those things easier to memorize.

Q: Did you like the Pharmacology flash cards you used or were they too
detailed?
A: I liked the flash cards, they are handy to carry around if you want to
study them on the bus or during a boring lecture. It can also be
conveniently used to quiz yourself, with the drug\'s generic name and trade
name on one side, and the list of drug class, mechanism, clinical uses, side
effects, route of metabolism on the other side. I don\'t think they are
overly detailed.

Q: Despite reading Microbiology Made Ridiculously Simple over again, I am
still missing tons of micro questions. I dont feel like there is anyway to \"
master\" these questions cause they often test trivia that while I know I
read, I just cant recall on the spot. Although, I do think my main problem
here is focusing too much on MRS and not on FA.
A: I agree with you that using FA to supplement MRS would be very helpful.
It\'s a good idea to start with MRS in the beginning of your preparation, but
toward the end, the tables in MRS and the charts in FA are the way to go. A
heavy amount of rote memorization is required to master Microbiology, that\'
s for sure. I would encourage you to focus on the classifications and lab
algorithms first before you start memorizing the rest of the minutiae. (
Remember: Big pictures first!) The gram positive and negative lab algorithms
in FA are gold. Pay close attention to the bacterial exotoxins as well,
because they frequently appear on the exam. Make sure you know these like
the back of your hand. For virology, use the mnemoics in Kaplan notes to
remember the DNA, +RNA, and -RNA viruses.

Q: You mentioned that kaplan and FA were not enough for behavioural and
biostat questions. Any suggestion what shall I go for to cover that?
A: A lot of my friends liked HY behavioural and biostats a lot, but I have
only read the first few chapters of HY BS so I can\'t really comment on them.
I didn\'t like Kaplan and FA because they focused too much on the
psychiatric disorders, and not so much on the \"best response/action\"
scenario type of questions. The practice questions from UW and NBME are very
good though, and I would recommend doing as many questions like those as
you can, so you\'re familiar with the concepts. Sorry to confuse you, but for
biostats, I think FA is quite sufficient, but make sure you are comfortable
doing those calculations and drawing those 2x2 tables. Doing lots of
biostats questions will definitely help solidify the concepts.

Q: How much do you get through a day and how do you retain that information?
One of my problems is that I get through maybe 30 pages of Kaplan Biochem
notes a day, and at the end of the day, while I retain the information, I
find that I really didnt learn that much. Furthermore more, I tend to forget
things as I go. When I do questions later on on the same subject, I forgot
much of what I learned maybe 2 weeks ago.
A: Don\'t worry too much about having to retain everything in Kaplan notes,
it\'s impossible and often unnecessary to try to remember some of the details
. I think the primary purpose of reading Kaplan notes is to help you
understand FA later on so you can memorize the facts in FA with better ease.
What types of questions are you getting wrong, are they questions that
require straight fact-recall or ones that require you to apply a concept? If
it\'s the former, I wouldn\'t worry too much about Kaplan notes and would
probably spend more time studying FA instead; for the latter, you do have to
make sure you comprehend the info in Kaplan notes before moving on to FA.
Another thing I found helpful was to read the corresponding section in FA
after finishing a subject in Kaplan notes. It helps solidify information
right away.

Q: How many pages of FA and kaplan notes can you get through in a day?
A: I set goals to get through 100 to 120 pages of Kaplan notes every day, at
the speed of 12-15 pages per hour. It depends on the subject too; anatomy
and biochem were slower, whereas physiology and pharm were faster because I
had done BRS physiology and Pharmacology flash cards already. I could read
around 60 - 80 pages of FA in a day toward the end of the preparation, but
when I first started, it was painfully slow. I could remember spending an
entire day just studying the embryology section, which was only a few pages
long but very memory-intensive. But once you start remembering the mnemonics
and are familiar with the content, the speed goes up quite quickly.


Question banks:

Q: Did you do questions after each subject during your initial read, or did
you skip questions altogether until after you completed your first read?
A: Thanks for raising this point as I probably didn\'t make it very clear in
my post. I started doing questions after reading all of Kaplan notes, BRS
path and phys, Goljan notes, and most HY books that I mentioned. The only
book that I was still reading after I started doing questions was FA.

Q: When you say you did 10000 questions, do you include the book questions
or any other questions?
A: I only counted the questions in USMLE format.
UW (2000) + Kaplan practice tests (2000) + Kaplan Q-bank (2000) + FA Q&A (
1000) + USMLERx (did ~2000) + NBME 1-6 (1200) + UW self-assessment 1&2 (400)
+ Goljan RR Path questions (100) = 10700
I didn\'t count BRS questions or questions in Kaplan notes because they were
not always in board format.

Q: Did you do robbins review of path? Was USMLERX useful?
A: I didn\'t do Robbins, and I wouldn\'t recommend it either. USMLERx was okay
in terms of helping me memorize some details that I wouldn\'t have paid
attention to in FA, because this Q-bank is basically based on the material
in FA.

Q: Would you say that a particular question bank or all the 3 question banks
that you did do cover all the usmle questions (=subject matter) that you
were asked?
A: I would say UW was the most high-yield of them all. USMLERx and Kaplan Q-
bank have been known to test minutiae that are not necessarily high-yield
info. These 3 question banks combined definitely covered more than any one
of them alone. As I mentioned in my post, only 5% of questions on my exam
were things I had never encountered before, so doing tons of questions was
certainly helpful for me.

Q: I am dedicating a solid 8 hours everyday to question banks (I time myself
), but my scores are not improving. What can I do?
A: I would recommend going over the explanations in more detail, making sure
you really understand what the question is asking. Don\'t skip the
explanation for questions you answered correctly; you can learn a lot by
reading about why the other choices are wrong. It can take a very long time
when you first start doing it this way, but after a while, if you learn from
your mistakes, you will not get the same type of question wrong again. When
I first started doing questions, it often took me 40 minutes to do 50
questions, but an hour to read the explanations and annotate notes into FA.
However, I learned a lot from the explanations in UW, probably just as much
as the questions themselves. It\'s easy to feel frustrated when you first
start, but with time, I\'m sure your accuracy rate will improve. Good luck.

Q: I am quite frustrated with questions that test minutia details, e.g. \"
Which of the following can be found in bacterial endospores?\" (Answer is
dipicolinic acid) I had never seen anything like that and I had to flip
through pubmed to get the answer. Are these questions worth remembering?
A: I\'m not trying to discourage you here; although dipicolinic acid is
probably a trivia type question, it was actually mentioned twice in FA, so I
\'d actually still remember it. Sometimes the strategy is to eliminate the
other answer choices if you couldn\'t recognize the right answer. For example
, if other choices are peptidoglycan and mycolic acid, you know they just
can\'t be right.

Q: What did you annotate into first aid? Only qbank questions? I find some
of the Micro Qbank questions extremely tedious and testing pHD like material
. How can I tell if its important? Or is it all completely important?
A: I only annotate information that I consider \"high-yield\". As you do more
questions, you\'ll soon know what types of questions tend to show up over and
over again; these are the ones that are high-yield.
Take Micro for example, they often give you a clinical presentation of an
infectious disease, then ask you for the most appropriate antibiotics. These
require a two-step process (Presentation - Bug - Antibiotics), and are
guaranteed to be on exam. If they want to be mean, they can ask you about
the side effect of the most common antibiotics used. These questions require
a three-step process (Presentation - Bug - Antibiotics - Side effects), and
are less common than the type of questions above. Things that aid in the
laboratory diagnosis or things that have to do with treatment (for example,
HIV gene products and antiviral drugs that target these products) are also
extremely high-yield. Ignore the weird trivia type of questions that have no
clinical correlation.
I agree that Micro Qbank questions can sometimes be a bit annoying, but that
doesn\'t mean the real exam is like that. I found that FA covers > 90% of
the Micro questions on my exam, so make sure you know FA well and don\'t get
too discouraged by the low-yield questions.

Q: About doing usmleworld 2X: did you find that helpful even though you
already did the same questions once?
A: I did UW again one month apart. I don\'t think there\'s much benefit doing
it again right after you finish it first time through, but a month gives you
enough time to test if you really understand the materials tested, and not
because you memorized the questions and answers. For me, the second time
helped me increase my speed as I was more comfortable dealing with long
question stems (but that could be an effect of having seen the questions
before as well).

Q: When should I do UW again?
A: I would recommend doing UW again as close to the exam date as possible,
while still giving yourself enough time to go over FA again and do the rest
of the NBME forms. I went through UW the second time 3 weeks before my exam;
I did 350 questions every day to simulate the exam length and build up my
stamina. When I finished, I still had 2 weeks left to review the material
that I mentioned above.

Q: When did you really start feeling comfortable with the material?
A: I probably started feeling comfortable with the material after I finished
Kaplan notes and had done 2000+ questions. By that time, I knew my
strengths and weaknesses and knew what to focus on in order to get the most
out of the review process. For example, after doing some questions, I
realized I had a lot of trouble with neuroanatomy, and so did HY
neuroanatomy for 2 weeks, which seemed to effectively remedy the problem.
Besides, as you do more questions, you soon realize the amount of
information that FA actually covers. The questions also help you remember
the material in FA more easily.

Q: Any advice on test-taking strategies?
A: One thing I found really useful from doing tons of questions is that on
the real exam, I could often read the question stem and predict what type of
question they were going to throw at me. I would also recommend coming up
with your own answer in your head before you look at the answer choices;
reading the other answer choices (distractors) before committing to a
response can be confusing, especially when you\'re not very certain of your
answer to start with. Of course, if you really have no idea what the
question is getting at, reading the options first while using the process of
elimination is often helpful.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4.171.]



2009-02-10 00:35:09

主题: docrockville: NYHMC of Queens
发信人: docrockville (docrockvill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NYHMC of Queens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7 13:18:48 2009)

New York Hospital Medical Center of Queens (56-45 Main St, Flushing, NY
11355), affiliated with Weill
Medical College of Cornell University


Most categorical interns are DOs, AMGs, and Carribean students. Maybe one or
two IMGs from non-carribean schools.

They work close to 80 hours each week there. Efficiency is the key.

The hospital is near Flushing (15 minutes by bus Q44 from Main St & Roosevelt)and less expensive than flushing area.

I stayed in Howard Johnson in Queens, very nice hotel for the money spent (73 dollars)

Wake up at 7am, get ready and left hotel at 7:45am.

Took Q44 bus to hospital (the NYC buses do not take cash, though; coins only).

The hospital did not provide breakfast or coffee. Good thing I purchased breakfast and coffee across from hospital in a deli.

The Departemnt of medicine is on the same floor as main entrance.

5 people inlcuding me were interviewing for categorical spots, two DO students, 2 Caribbean students, and me. The 6th person, a DO student, was there for 2nd look.

The day started with a brief presentation by the PD. he said he interviewed 500 people this season and Jan 26-30 is the last week of interview. This program only goes through match (15 categorical spots).

Program gives residents lots of autonomy. 1/3 uninsured patients, and 2/3 private patients. Lots of hands-on experience, and lots of procedures.

Patients are diverse, Asians (lots of Chinese, so Mandarin & Cantonese skills help!), Jewish, Latinos.No scut work. Enough acillary staff. They have 128 slice CT scanner for cardiology research usage.ID is famous for West Nile research, and antibiotic resistance research. 2 rheumatology attendings, no rheu fellowships. Their endocrine and rheumatology are weaker than other depts.They have in house Cards (2 spots), GI (1 spot),pulmonary/critical care, nephrology fellowships. Their cardiology give 1 out
of 2 spots to inhouse residents who either stood out by doing research or by doing chief residency (highly valued by this program).

50% of residents going into fellowships.

Hospital is growing and doing well, and may take some residents from other programs recently closed in NYC.
---------------------------------------------
Then we were taken to morning report: a PGY3 rotating in ID reporting 2 cases of strep infection followed by EBM literature review. Well done. An ID specialist was in the conference to comment. The atmosphere was friendly.
-----------------------------------------------

Then we were taken on a tour.

The tour included floor, cafeteria, ICU, CCU, ER, library, auditorium, and lounge. Everything was well kept. They did not show us the call room. Their libary has access to Cornell\'s online library. They have locker for each residents, and their white coats laundry done by hospital.

The work day starts at 7;15am, but the resident who gave us tour said she prefers to come in at 6am/6:30am to know more information about what happened overnight and to get started early.

She said she does not have enough time to read after work, because she is too tired after work (5pm) to read. She says this is a tough program, but you learn a lot.

They have a rapid response team.

Hem/onc and ID rotation very busy, quick turnover, large volume.

When you work on the floor, you admit patients between 3pm to 5pm each day.
There is a Medicine-ER team admitting between 7am till 3pm.


The call schedule is Q4 (7am till 9pm, but you stop admitting at 8pm) with Friday overnight call, if you are on the floor ( 6 months for first year). Q3 or Q4 in ICU/CCU, with some of the weekends off, if there are enough residents who are doing electives and able to cover calls on the weekends.

Intenrs do not attend morning reports.

Good teaching.

0.5 day per week off site continuity clinic. There is shuttle to and fro for free.

No teaching for billing or future practice.

Each year, half of cats are chosen by PD to go through Primary Care track, which means working with one private attending for 0.5 day each week. So you are spending 2 half-days in continuity clinics. This track is decided at the beginning of residency by PD. This track mean more work ( you have the same floor responsibility), but more
exposure to primary care, good for future.

night-float system runs from 9 pm-7am: 1 month (pgy1), 1month (pgy2), 1 month (pgy3).

electives: 1 for pgy1, taken in house. In 2nd year you can do local area away electives. In 3rd year you can do long-distance away electives.

The program has had residents who transferred from other programs, and also some residents leaving the program due to \"family reasons\".

Lots of procedures so that even their interns have chances to get certified for board requirements.

Staff seem to be happy.

Intern admit up to 5 patients, with this cap rarely reached.

Interns coming in 2009 will carry 10 patients only, so the hospital needs to hire more residents to cover the work.

Faculty is supportive and their LORs work, when it comes to fellowship application.

Plenty of chance to do clinical research, such as non-ischemic cardiomyopathy, beta-blocker and beta-agonist interaction in COPD patients,

They have a strong cardiology department with fellowship and CABG backup for PCI.

They have a semi-EMR system (you still write your notes, but orders and labs are online), which is being transitioned to a real one. 

Libary is very nice with usual stuff and up todate.

They have respiratory therapists covering intubation, unless you prefer to do them yourself. Even in ICU, you can call therapists for intubation.

They have IV team for IV and PICC line placement.

They have blood-drawing team working 4 times each day.

No need for residents to do IV, transporting, and blood-drawing.

Hospital has subsidised housing for interns, at 900-1000 for studio, 1100-1300 for one-bed room/2 bed room.

Parking is partly free, with shuttles.

Meal card 120 dollars for month, you can accumulate money if you cannot finish during certain months.

neighborhood decent, not dangerous, not super safe either.

They get paid well.

Residents live closeby or live in houses with family.

Residents say the program is very busy, but not crazy busy.

------------------------------------------------------

After tour, we were back to a conference room, waiting for interviews.

Some residents came in to chat with us and grab food from our table. They
are not looking too tired, and seem all decent and friendly. Almost everyone we talked to want to do fellowships. But they did say there are people who want to do hospitalist or PCP. Medical students from Cornell rotate at the program.
---------------------------------------------------------------
The interview started during lunch time. Each interviewed with 2 people: one
PD , one ID specialist.

The ID guy (Dr. Wehbeh Wehbeh) was really friendly. He asked me to introduce
myself. He asked me my future plan, my past experience with any difficult person.

He also asked what qualities an intern should have: I said mature, humble,
willing to receive feedback, and efficient.

I said when I was in China I have more time to ask patients many questions.
Now I am in the US and realized that efficiency is so important. So during USCE, I practiced how to ask important questions first, and be efficient.

We talked about evidence based medicine and how medicine is still an art.

I asked him how they help residents improve presentation skills. I asked him
what his role is when it comes to resident education.

We both agree that EBM should be used judiciously . He liked my mature
understanding of EBM.

He asked me about my postgraduate plan. I told him that I want to do bla bla bla. He was very happy that I know what I want to do.

----------------------------------------------------------------------------
---
------------------------------

The PD (Steven F. Reichert, M.D.,) is very nice.

he asked me to tell him about myself, which i gave a detailed answer.

He asked me what I look for in a residency program: I said good teaching, good mentorship, and good clinical research.

He was impressed by my work experience and USCE.

He asked what is the most uncommon case I saw in my USCE. I told him I saw a
kid with XXX disease and autoamputation of a finger. He said that he saw XXX case only once in his life, and the patient did not have this problem. I smiled.

he asked me what I do for fun. I said I teach Chinese, taking students to
Chinese food, and making extra money by tutoring them.

he asked me what I would have done in my life, if not doing medicine. I said teaching
language.

He looked at my resume and said \"you speak Cantonese, right\", I said I only
can understand it.

He asked if I still see patients. I said yes, but outpatient only in my USCE. He said \"don\'t worry, I am sure you saw plenty of sick in-patients in China\". I nodded.

He asked me if I have any questions.

I asked him to tell me about the EBM teaching in residency. He said morning report is now evidence based, not like before he came. He also said they have journal club, bla bla. I then told him that I am familiar with EBM and comfortable with it.

I told him I read his publication describing a resident education project he
worked on as associate PD in Englewood hospital. He said that project was fun. I asked him if he is doing similar stuff in this program. He said he is not in charge of ambulatory care, so he does not participate much in this kind projects any more. But then he smiled and said maybe he should consider doing it again.

I then said that I also read his article on IMG residents. He was amazed
that I read his articles. He was so happy that he drawed a star sign on the cover of the folder that contains my file.

We also talked about Chinese food. his favorite is Xiao Long Tang Bao. I said I can help him find good Chinese food. he laughed. I told him the food is cardiologist\'s nightmare.

We also talked about some doctors that we both know.

The day ended at 1:30 pm.




--
※ 修改:·docrockville 於 Feb 7 13:26:55 2009 修改本文·[FROM: 98.204.]



2009-02-09 10:20:54

主题: 白宫御医史
The White House Physician: A History from Washington to George W. Bush (Paperback)
by Ludwig M. Deppisch (Author), M.D. (Author) 
 
List Price: $39.95  
Price: $39.95 & this item ships for FREE with Super Saver Shipping. Details  
 
In Stock.
Ships from and sold by Amazon.com. Gift-wrap available. 
 
8 new from $39.95 4 used from $35.95  
 
Editorial Reviews
Product Description
When President George Washington fell ill six short weeks after his inauguration, he summoned Samuel Bard, one of the most prominent physicians of the day. Thereafter, when residing at his presidential home in Manhattan, Washington consistently relied on Bard for medical care. Thus Bard became the first in a line of presidential physicians, the providers of medical care for America\'s chief executive.

From George Washington to George W. Bush, this volume examines 217 years of health care in the White House and the men and women who ministered to these presidential patients. Beginning with that first presidential physician\'s visit on June 13, 1789, it analyzes the relationships--sometimes fruitful and sometimes disastrous--of the presidents with their physicians. While biographical sketches detailing the background of each physician are included, the main focus of the work is the especially complex physician-patient relationship and the ways in which it has changed over time. The evolution of the presidential physician\'s responsibilities is also discussed, as are developments in American medicine during presidential terms. 

About the Author
Ludwig M. Deppisch, M.D., is a pathologist. A native of New York, he lives in Tucson, Arizona. 

--------------------------------------------------------------------------------
Product Details
Paperback: 266 pages 
Publisher: McFarland (July 30, 2007) 
Language: English 
ISBN-10: 0786429763 
ISBN-13: 978-0786429769 
Product Dimensions: 9 x 6 x 0.7 inches 
Shipping Weight: 13.6 ounces



2009-02-07 14:46:12

主题: Dr. 二餅: Be prepared!--Fellowship interview questions
发信人: diarrhea (二餅),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Fellowship interview questions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Feb 7 09:05:53 2009)

Fellowship interview is totally different with resident interview. 
Interviewers love to ask research. This the advantage of CMGs. It is the 
time to do your research show. Here are the most popular questions during 
your fellowship interview:

Why do you want to do Cardiology?
Why do you choose our program?
Why do we choose you?
Why did you leave your country?
You were practicing surgery in your country, why did you choose IM? Will you
be happy with your choice?
What will you do 10 years later?
What is your current research?
Tell me something about your previous research related to Cardiology?
If you have a lab and fund right now, what percentage of your time will use 
for research?
What do you want to do in research?


Be prepared. They could ask any questions:
One of my interview ended up Tibet (Something happened there at that moment).
One of my interview ended up New York Philharmonic Orchestra (in North Korea
at the time).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73.3.]



2009-02-05 08:43:39

主题: Be Proactive in Improving Ourselves as Pathologists in 2009
Be Proactive in Improving Ourselves as Pathologists in 2009
   
  [email protected] – Residents Issue – Winter 2009

Residents Forum Chair’s Message 

 As we recently welcomed in a new year, I imagine many of you made New Year’s resolutions. Most of the classic resolutions that I heard are personal improvements like to lose weight, to quit smoking, or to spend more time with loved ones. 

According to the ever popular Wikipedia, only 12% of people actually meet their resolution goals. This certainly makes the whole idea sound rather daunting, leaving us to wonder if we shouldn’t focus on more realistic goals. 

If we refer to the Chinese zodiac, 2009 is the Year of the Ox, and this is regarded as a time of fortitude, focus, and hard work. Perhaps this year we can take a cue from the Chinese calendar and make our resolutions based on improving ourselves as pathologists. 

I don’t know about the rest of you, but I spend a rather large percentage of my time working, so it seems I might have a better chance of meeting a goal at work as opposed to meeting a goal on my dusty treadmill. 

Preliminary data from a survey put out by the College of American Pathologists suggests that graduating pathology residents are less well prepared for practice than they would like to be. This distressing fact is unfortunately supported by employers who have hired the recent graduates. So let us make our resolution “to be proactive in improving ourselves as pathologists,” such that we might turn this data around. 

Here are a few ways how to transform in 2009:

Become an invaluable member of the patient care team. Call clinicians, and call them often. Call them when you don’t necessarily have to, whether it be to relay diagnoses even if they could look them up themselves, to ask patient history questions even if you could find the data in a patient chart, or to brainstorm possible primary sources of malignancies with the radiologist. I have found that initiating a conversation for one reason turns into an invaluable information trading session for both sides. Create an environment for yourself where the clinicians know who you are when you call, such that they will remember the helpful pathology resident when they need to make decisions on their patients. Become an expert on laboratory tests and diagnostics, so you will have suggestions for them when they need you. 

Remember the “Every number is a life™” campaign by the College of American Pathologists in your day to day work. When you think you couldn’t possibly do another lymph node dissection or look at one more endometrial biopsy, remind yourself that there is a patient out there who depends on you. There are no do-overs when it comes to patient specimens and diagnoses, so be diligent and persistent in everything you do, and know your limitations. When I find myself starting to drift, I think about how I would feel if a languid resident was dissecting my specimen, and that always brings me back to where I should be. 

Devote some time to preparing yourself for understanding the business of practice. Learn about coding, billing, and reimbursement. Keep an eye on legislation and how it affects pathologists. Spend time with division and section leaders in pathology at your institution to familiarize yourself with the challenges and decisions they make on a daily basis. Also, attend the College of American Pathologists Residents Forum at USCAP’s annual meeting on March 7, 2009 in Boston, MA where there will be an education session on the Practice of Pathology. 

Recognize yourself for your efforts. Because we, as pathologists, spend quite a fair amount of our time working, try to reward yourself whenever you can. Take satisfaction in a job well done, whether it be providing the correct diagnosis, helping to guide treatment for your patient, or dispensing essential blood products. 

In parting, I leave you with this fun fact: President Obama was born in 1961, a Year of the Ox. These people are said to be born leaders: assiduous, unfailingly patient, capable of enduring hardship, systematic, well organized. As we hope that our new president lives up to this characterization, may we be inspired by the Ox as we strive to make 2009 a prosperous year for self improvement in all aspects of our lives. 

Have your own ideas? Visit the CAP Residents Online Community and share them with your peers. 

Want to have the Residents Forum take action? Contact me and we’ll figure out how to get it accomplished. Together we will build a successful future for our profession.


Amanda E. Wehler, DO
Chair of the Residents Forum


http://www.cap.org/apps/cap.portal?_nfpb=true&cntvwrPtlt_actionOverride=%2Fportlets%2FcontentViewer%2Fshow&_windowLabel=cntvwrPtlt&cntvwrPtlt%7BactionForm.contentReference%7D=news_service%2Fresidents_edition_winter_2009%2Fwinter_forum_chair_letter.htm&_state=maximized&_pageLabel=cntvwr



2009-02-05 02:09:14

主题: 添墨: 申请和面试PRELIMINARY和CATEGORY的经验教训
发信人: mzephyrus (添墨),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请教添墨妹和二饼兄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an 30 01:41:51 2009)

奔兄明鉴,策略很微妙。

我当时的问题就是把prelim和cate混为一谈,觉得拿得到cate的prematch,prelim也
应该可以。是二饼医生还有后来几位帮助我的院总和主治朋友让我了解了prelim和cate
的申请方法根本就是两回事。

Cate因为有三年的培训时间,医院选人的标准相对更注重潜力。所以IMG的机会就大些。
但是prelim就那么一年时间,入选人热身的余地很小,也没有将来拿fellowship给医院
提高声誉的可能,医院就会愿意要本土的学生。这个时候是在用我们的短处和本土生的
长处比,劣势很明显的。我得到prematch的情况应该算是很特殊了,很不具有普遍性。
再次提醒大家,小心对付!

策略的关键词也许就是match这个词本身。问题是主从关系要搞清,是谁match谁。做‘
主’的当然可以我行我素。但是IMG在这场游戏中大多处在‘从’的位置,各个医院风
格不同。面试应对方式就应该是不同的。这时候内线信息就非常重要了。如果这个医院
喜欢给prematch,想进去就得去要prematch。如果人家根本不会给prematch,硬push会
适得其反。

我拿到PGY2后很急于搞定PGY1。第二天就去面试一家我同时申请了prelim和cate的医院
(绝对错误的方法,大家千万不要学),面试过程好像还成,结束后去找PD要prematch,
PD说我们不给prelim prematch。我再次强调对他的医院的兴趣和我想加入的决心,就得
到一句’现在不适合谈prematch,写信联系吧’,就再没了下文。二饼医生了解他的PD,
知道他选人的加分点、减分点,我有幸得到他的指导,就晓得和PD谈时如何应对能多加
点分,少减点分。

我的感觉是:希望进入这家医院,就应该调整自己适应这家医院的要求。我们需要的是:

1. 内线信息:选人标准,prematch,fellowship,对于iv后的follow-up的重视情
况等等。这些信息大多数人很难在面试前得到,如果在面试的交流中获得一些也是很有
帮助的。

2. 认真对待这些内线信息。别太固执己见。比如PD对于observership嗤之以鼻,
你最好不要再去强调它给你如何多的收益。

好像越写越象老生常谈,自己经过了这个过程,回头看看,才会感觉到这些常谈的重要,
可惜自己身在其中的时候并没有意识到,走了不少弯路。不知道有多少同学有先知先觉的
悟性,那才真是幸运。

希望奔兄和大家对我的回复不太失望。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5.96.]



2009-02-05 02:01:09

主题: shyj: 本校精神科PD非面试第一次会面谈记趣
发信人: shyj (baobao),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和本校精神科PD第一次会面谈记趣(非面试)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an 31 01:12:24 2009)

自从知道step1的成绩之后,心情非常沮丧,因为我是用了比大多数人更多的时间,拿
到了一个非常不理想的成绩,使得我对于自己都开始怀疑。不过自己天生阿Q心理,向
来不会沮丧多久,过了2天就开始平静下来了,想想下面要如何弥补了。

由于我早就选好了要做精神科,不管考得好坏,我的选择都是一样的,貌似精神科要求
分数不高,我可能还有机会,但想想自己的分数,毕业年限,年龄等等,好像都不是占
优势的地方,估计我得自己先主动出击,而不是坐着等match了。我本人向来没有名校
情结,哪里合适都可以,LD工作安定也也不愿搬家,那么自己原来博士毕业,现在工作
的学校就成了首选,这样的话,估计就得先去表表忠心,联络感情了,也弄个临床观察
先干干。

我自己老板倒是个MD,也愿意帮忙,但他是神经科而不是精神科的教授,正式申请的时
候愿意出手相助说说好话倒没问题,现在初步的联系还得自己出马。

长话短说,我先给学校精神科的椅子男发了个电邮,因为以前和他有几面之源,好歹有
个脸熟。一封信发出去要求见面谈,本来是想电邮里套套近乎就好了,但想想不如直接
见面有效,于是就厚着脸皮要求见面谈。当时正过节呢,没人睬我,还好过完节后就受
到回信了,建议我先去找PD谈谈,令我开心的事,他还把我这封信和他的回信都转给了
那PD。这样我就赶紧打着椅子男的旗帜,给PD发信要求见面。居然,当天PD就回信说很
愿意见面,让我吃了一惊,赶紧和他的小秘定了个日子。

日子定了,我突然发现,我都不知道要和PD谈啥。我那时正如火如荼的复习CK,脑子里
根本没有关于面谈的想法,总觉得以后再想不妨,可这下得好好准备了,否则把这最佳
选择给搞砸了可就惨了。心里就有些怪自己没事找事,去找PD干嘛?但剑已出鞘,也只
能硬着头皮舞下去了。

这下我的CK就管不了了,我去查面试的东西,再把这些材料好好整理了一下,想想问题
如何回答。一个好朋友在本校精神科,赶紧去问问关于这PD的情况,貌似这个人很不错
,和我朋友关系也很好,再了解了一下这个PD的背景,于是心定了一点。准备了几天,
突然意识到,这个不是面试,所以PD估计不会问我多少问题,自己想想最多问问我为啥
喜欢精神科,还有自己的经历就恐怕够了。我恐怕得准备多些要问的问题,尤其是一些
比较有内涵的问题,好充分显示我的热情和投入。这下我的路线就得立刻修改,赶紧整
了个自己要问问问题的list,这时benpu和xlitx给了好多提示,这里先谢过。

然后就是冲过去见面了,当天居然还迟到,让我非常汗颜,等我急匆匆赶过去时,已经
晚了5分钟,更别提我脸红耳赤的模样了,真是懊恼。但还是得见见,否则更糟。PD早
已端坐等我,先道歉几句,就开始了会谈。

一开始PD的态度甚是平常,不冷不热,给我讲讲这个program的好处,比如说病人数不
少,还有增加的趋势,生活方式比较好云云,我正好用这个时间来调整呼吸,让自己平
静下来。接下去就该我问问题了,因为我看出来他无意和我久谈,如果我自己不表现积
极些的话,一会儿就会被请出去了。我赶紧送了一份自己精心准备的简历,自我介绍了
一下我的背景,然后着重强调我和本校的联系。不等他问,就先强调了自己对于精神科
的热爱。问问题的时候,也问了几个和精神科很关联的问题,而不是大陆货,放之个学
科皆准的问题。这下PD的脸就开始变好了,开始和颜悦色的给我介绍这个program的特
色,还有将来的fellowship云云。他开始细问我现在的情况,我一一说来,问我step1
的成绩,我如实以告,他居然说很不错,让我跌破眼镜。我当然大表忠心,说要考
step2还有step3,这样才有机会match。他看看我,说我的背景很强,主要是前后两个
老板都很有名,自己又有好文章,有很大希望,今年肯定给我个面试,还顺便告诉我他
们这里最近开始給prematch,就是给那些科研背景强的IMG。

我赶紧跟上,问他能不能跟他去做观察,看他面有难色,说没有多少时间上临床,怕我
没有机会看病人,我赶紧说他是我某某好朋友的推荐,因为他曾经跟过,觉得很有帮助,
顺便介绍了那人是我好朋友等等。这个效果极佳啊,他的脸色如同花开,一再和我说,
我那朋友是个wonderful person,所以他的好朋友也一定wonderful,哈哈。然后就把
我推荐给另一个医生做观察,让我和那人联系,就说是他转的,还在架子上找书要送给
我一本,说是这里住院医必备的,我一看是最后一本了,赶紧说我自己会去买的,多谢
好意了。

就这样会面结束了,拿了一张名片,让我多多和他联系,带我去小秘那里办临床观察的
手续,我就告辞了。总体感觉不错,经验和教训如下:

1. 千万不可迟到。切切。我一开始很被动就是因为迟到。

2. 准备一份简历,这样自我吹嘘时也让他有东西看,看到啥时就会问问题,少点无
话可讲的尴尬。

3. 本校不要放弃,要着重攻破,如果愿意留得话。一般本校program愿意找本校毕
业,人头熟推荐起来也方便。

4. 之前好好准备问题,尤其要问的问题,一定要针对具体的program,不可泛泛而
论,及时表忠心,但不要显得做作。

5. 如果有朋友在那里工作,一定要好好用用这个关系。当然前提是朋友表现还可以
。我回来就去和我的好朋友打个招呼,让他有空替我美言几句,如果拆我的台就打断他
的腿云云。

6. 一定要先打听面谈人的背景和兴趣再对症下药。这个PD不做科研,所以我事先带
过去的学术幻灯没有任何用处,但我对于精神病临床的热爱就让他刮目相看。如果要见
椅子男,必须要好好讲科研了,因为他对于科研非常感兴趣。

7. 不要对于不好成绩太沮丧,好好发掘自己的优点,尤其是对于一些分数要求不高
的学科,我们还是有希望的。我一直以为,我的step 1不好,肯定得把所有step都考掉
才有机会prematch到好的program,但那PD告诉我step2 是我的当务之急,step3 可以
搁一搁。

8. 不要忘掉自己的老板,尤其是老板还有些势力。这PD就直接告诉我说,我前后的
老板都很厉害,对于我的申请非常有利。我回来就赶紧和我老板汇报一声,还提醒他有
prematch可能,我老板是个绝顶聪明的人,应该会在合适的时间有所表示的,效果我就
不得而知了‘顺其自然就好。

9. 现在申请很多,PD说2008年有大概600申请,60个面谈,最后取7-8人,精神科还
是最不热门的科室,我的学校虽然不错,但绝不是名校,所以千万不可掉以轻心,有关
系一定要用。

10. 大学的H1好像给的很痛快,起码这个PD说H1和J1都没有问题,我不需要签证也
就没有多问。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7.82.]



2009-02-05 01:41:46

主题: lzumc2008: 我的六个面试经验
发信人: lzumc2008 (麦地乖乖虎),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My experience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4 17:22:28 2009)

去年整个夏天就是忙着答辩,申请,还要准备CK考试,最后还有个Full time job.我毕业
后的这个job也还OK啦.老板说可以把它改成one year postdoc for me,这样钱也多点.
我没有答应,researcher(就是Technician)很好,最适合我了,不用看文章,写文章,写
protocol,9am to 5pm,做做实验就行了.每天早上8点到图书馆,做一个CK qbank,9点上
班, 除去午饭时间,做做实验,每天在学校还能看3小时的书,就正好把当天早上做的一个
block的CK QBANK给订正掉.新工作的老板人很好,我只要把该做的实验给做完就行了,实
验都是自己安排.

9月2号在ERAS上申请了,后来面试少,十月份,又补了些,面试还是很少,只有6个,最后
ECFMG certificate拿到的时候,12月和元月份又来了四个IV,可惜,已经签了prematch,
这几个基本上就都cancel掉了.

我想这和我CK考的太晚有关系.还有就是1/3的program申请的晚了,到十月份才申请.

就这样,一边焦急等面试,ERAS,email每天都check几十次,还要工作,复习CK.还要准备面
试的问题.说老实话,我没有mock interview,没有时间去准备了,就把inserton’s那本
书里的问题给抄到一个本子上,再自己写答案,让老婆改答案.

其实答案写在那里,也不可能背下来的.但是都是自己经历过的,所以说的时候掌握语速
和对方的反映,就可以了.


说正题,我的六个面试经验.


我就不说我去哪些地方面试了.去了6个地方,给三个地方写了thank you email.结果这
三个地方都回了信邮寄到我家里.有一个比较generic,什么you have a very high
chance get matched to our program, blah, blah, 另外两个program给我邮寄的卡里
写的都是比较personal的东西,看的出来,他们也比较喜欢我.

第一个面试,好奇怪,那天,四个 asian,没有一个和program说happy holiday,program也
没有和我们说happy holliday.
我倒霉,一上来,是PD,why this specialty, why this program,还被问到好多medical
ethics的question,(how to delieve brain death news to patient’s family
members, 还有一些gene diagnosis的相关问题),真的,我都给问傻了,但是还好,ask
what patients and his family know, give best care that we can offer, and
also follow hospital’s rules.当时脑袋不够转,只能围绕这些个说了.

第二个是vice PD, 聊的还不错,浸染还和我说她自己感觉到在这里被束缚住了,她的感
兴趣的领域在这里没有深入展开,当然,其他还是很好的,好几个fellowship的机会.还问
到我为什么放弃国内的硕士生,又到美国,有改了专业.

第三个是chairman,自我介绍,和问我我homeschool的一个老师怎么样了,还好我知道他
的情况,说他已经到TX了,还有房子在我们那里没有卖掉,可是现在好担心,因为TX被水淹
了,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第四个是attending,也被问到为什么国内退学改专业的事情.一个劲地说我肯定会match
上的,天啊,我这才开始面试啊,老天知道我会不会match上啊.

基本上这四个面试官每个人都问我还有什么问题吗?

老婆,老婆爸爸妈妈在城市四周看了看,我还是不喜欢这个地方,但是回来后,因为是第一
个面试,还是发了thank you email,最后等来的就是一张邮寄来的一封信.

Chief resident,fellow给的tour还是很不错的.说老实话,问我们有啥问题,在tour的时
候,我们这几个问的都是和on call schedule, lecture, living condition,elective
来问的,4个asian,里面就一个是AMG,3个CMG,只好有啥问题就问了,问的也都是inserton’s 
那本书上提到的问题.当chief一说几天一考试,每周都有reading assignment, 
research是如何强的时候,我就已经觉得我不适合这个program了,我有PHD有怎样,
我不喜欢搞research啊!


第二个面试:更搞笑.医院区不好,但是可以住在好的区,以后老婆做护士,日子还是能过
的下去的.

被三个人问了7,8个医学问题,我会的只有一个,结果第二天给我prematch.
上来就是chairman: tell me about urself, why this specialty, how do u handle
conflit, ur strength and weakness, present a case, 然后被问了两个医学问题,
insulin drip的dose问题.metformin的机制.看我回答不上来,还说,没有关系,你没有用
过这些,我问你了,是对你的不公平,然后他给我详细的解释了一下.然后拿着我的信,说
很喜欢OB的hospitalist写的信.然后问了家庭,一提到我老婆,我就来劲了,什么love
grows everyday,他也有同感,呵呵!

第二个,是PD,被ask在张纸上回答三个问题,1.你未来十年会怎样. 2. 经济差,会怎样影
响医学. 3.what is the “the practice of medicine”,然后面试的时候被提到喜欢
另一封推荐信,very personable,from my graduate program director.又被问到家庭
情况.又拿个pulmonary function test result,还有个EKG让我看.我只简单回答了
pulmonary function test, not restrictive lung disease,maybe chronic long
disease such as COPD? EKG,我不会,答错了.

第三个,是个cardiologist,更搞笑,我肚子饿的啊,响声震天,还是连环的.又被问到家庭
.面试被电话打断,是他LP打来的,等他挂掉电话,我就很关心地问了:is everything ok?
他就说:你知道,wife….blah,blah,好有意思.然后被问到mitral sternosis,我真的是
脑子不好使,只知道diastolic murmur,结果他循循善诱,我能感觉到他想让我答对啊,可
惜偶不会.问我之前,就说了:这些问题不会回答也没有关系的. 看我最后实在不会,他只
好说答案了.我就: oh, yes, that’s it, I also remember macharnary murmur in
PDA patients. 能补救一点就补救一点吧.


第三个面试.

面完了,真受不了了,我就够话多的,面试我的chairman, pd, attending比我话还多,一
个劲地说他们 的program,需要会说中文的.反正面完后,很不喜欢这个program,从哪里
不喜欢的呢? 第一:拿到他们的制作精美的宣传册: a minimum of 89 on USMLE step 1
am required. 这个am把我给吸引住了.使我怀疑到我过去十几年学的英文了,第三人称
单数啊,再一细读,天啊,四面纸,7个语法错误!还不包括排版上的错误.这个program真牛
!然后PD进来了,浅灰西服, 格子衬衫,一个red bow tie,西服袖子被卷起.很有型!可惜
了,一条裤腿被塞进了袜子里,我差点没有笑出声了.他一回身,就说,好消息: 过去两年
的毕业生board passing rate is 100%.

别人都说好啊好啊,我在想:一年三个人,两年六个,这要有一个不pass,那85%了,过去两
年,那三年前,五年前呢,有几个没有 pass.哎,就六个人,都pass了,也吹一吹,有意思啊
有意思,心里这么想,脸上还是微笑,和其他candidate的表情是一样的.

第一个,被attending面试,他可真能说,我着急,我没有机会把我的优点给说出来,不过,
聊天就聊天吧,时不时地把自己的优点给带出来.20分钟,很快过去.

第二个,是PD,真的很metrosexual的一个人啊,人真会说,问了我的PHD research,我以后
想做什么,见什么人说什么话啊,他一直说他program里有人做什么什么fellowship,那我
的理想也是那个 fellowship,再加上为什么.他的话,真的是,有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啊,
我又急了,没有表现我merit的时候,又被问到还在哪里面试了.我答到:mainly east coast,
他这个地方是我最想来的,趁机加了自己优点,为什么想来.


第三个,chairman,我感觉PD,chairman都象打过botox,从我以前的皮肤科经验来看. 也是
why this program, your strength, 感觉回答的一般.

无所谓了,就象找媳妇似的,从那个宣传册开始,就不喜欢这个program了.也没有发thank you email.

lunch很好,和好多个resident了天,那天面试,三个IMG, 两个AMG,都是单
身帅哥美女,我除外,他们长的真好看,就是个子一个个地都太矮,老美也有好矮的啊:-)

在和一个resident hospital tour的时候,趁机说到PD,chairman 都和我提到你了,
你的fellowship,让我多和你交流.



第四个面试,我已经不需要带那个黑色的portofolia了,原谅我的拼写吧.

把我以前写的给贴过来从发一遍.

去了Brookdale University Hospital的内科, 医院比较大,在Brooklyn的黑人区,很忙
很忙. 那天面试的总共有十个人,都是IMG,有三,四个都有四十多岁了,就一个Indian刚
从印度毕业,比我小,天啊,印度出美女,这男的,长的都不怎么样,看起来好老.其他人都
比我大.

我去面试的头一天下午去医院附近看了看,天,做bus浸染做了80分钟才从Brooklyn的意
大利区做到那个黑人区.我不知道其他在那里面试或工作的CMG是怎么想的,我反正是极
度的uncomfortable!

医院病人是黑人,没有关系.但是住院医都很忙,都希望离医院住的近点,可是这个医院方
圆40-50分钟车程都是黑人区,说老实话,我真的没有勇气在那里住下来.这么说吧,我和
我LD,一黄一白,住在那附近,被人杀掉的可能性太高了!

那天想仔细考察一下医院的,可惜到了那里,都快下午四点了,天也快黑了.当时我走在路
上,这个bus站也很奇怪,问了好多黑小孩,和好几个bus driver,才知道从那里上车做回
意大利区.当时打电话cancel,可惜没有人接.只好第二天又来了.

面试,就是演戏.心里再不喜欢,面试总是要走过场的,去impress别人.一个PGY2给的tour
.两个医生面试我的,都说了好多遍被impress了,都没有问医学问题.好奇怪,其他人都被
问到医学问题或present a case了.

这个医院还是有点教学的,感觉就是太忙了,parking lot离医院也远.黑人区实在不适合
我们家.在这里工作应该很能锻炼人的,结束training后,应该很comfortable地去
practice,有的也去做了fellowship.

后来去了另一家大医院,chief resident给我的tour,那天就面试我一个人,问我还面了
哪个地方,我刚说出brookdale,那个chief resident就摇晃着手指,连连说No,No. you
don\\\'t wanna go there. 真是笑死人啊.

我还是那句话,医院累点没有关系,就是希望能住在一个好地方.两头,总得图个一头.

以上只是个人感觉,仅供参考.


第五个面试:

还是内科,本想cancel的,结果打电话,一番问好后,对方紧接着问我下周什么时候有
空,下下周什么时候有空,我说我明天就回去了.结果对方说: hold on one second,然后
半分钟后和我说:今天下午一点可以吗?

事以至此,就不cancel,下午就去了,面试我的医生很nice,都详细的说了他们轮转
schedule,和我说:他们这里还是很忙的.我马上就说: I am prepared, otherwise I
won’t be here now!

整个面试都很放松,后来,还有免费pizza,可惜我都吃过了,呵呵!

下午是chief resident给的tour,就我一个人,我知道这里的前辈们都说过了哪些问题
AMG问,哪些问题CMG最好别问.可是就我一个来面试的,那就没有办法了,我只好都问了,
那个chief很好,还带我去见另一个管social worker 的lady, 因为她知道详细的health
insurance的东西.说:这个lady也很重要,一定要和她搞好关系.我选program,一部分也
考虑到了health insurance,因为有特殊原因.

就这样,面试轻松搞定,出了医院,见了朋友,我们fashion版的版主,我的前任,两个人点
了8个菜吧,呵呵,最后,有的根本就没有动筷子,我们倆都是眼大肚皮小的,剩下的打包带
给朋友老公吃.


第六个面试:

Pre dinner就不细说了,有我老婆在,不愁没有话题.
第二天,chief全天做我的escort,面是很轻松,round都是大家做在一起边吃免费早餐边
报告的.和PD聊天,下午和chairman聊天也很轻松,一个小时,还是聊了很多东西的,很多
东西都有相同的体会. 从小妈妈就教我respect everyone, 要善良, 帮助别人,
appreciate everyone’s help,and要从每个人身上发现他们不同的优点.这些都是和
chairman谈话的话题,一但话题打开,chairman 也就很能说了,并且和我说很高兴我们有
共同点在对待生活和病人方面. 家庭又被问到了,怎么认识的,等等,我就说啊,….每个
美满的家庭都有它美满的道理和维持美满的秘密,我们家的秘密是:从不带着眼泪上床睡
觉. 当天问题当天解决,实在解决不了,也要让LD看到我们正在解决,并且要会积极地看
待和解决它,chairman 一定就很高兴,又说了她的.

在从我的老帖子里贴过来一点东西:

我是这么回答OB的问题的.

首先我说我从什么时候做OB, 跟的是谁,什么hospitalist program director,schedule
是什么样的(每周两天,7am to 7pm),然后我会说到OB经历,一开始observe,跟的医生是
如何教我的,讨论病历,怎样用药,怎样在电脑上下order,两个月后,带我的老师就让我体
检病人,问病史,并且写HP. 当我写好后,带我的老师会很让我suprised的拿出一份他打
印出来的他以前写的这个病人的旧病历,一对照,90%他以前写的,我现在写的都cover到
了. OB的时候,护士们,clerk们是怎样的nice(正好借机吹一下自己是个great team
player, get along with everybody, and respect everyone and appreciate their
help.) 我觉得,生动的描述,你的OB的经历,并且有个对比,并且趁机把你的优点都给带
了出来,会给面试你的人更深更好的印象.

我觉得这属于面试技巧的问题.随后你再可以加上,你是quick learner,马上考step 3,
并且继续做OB知道你正式上班之前.这样就可以打消PD对你的临床能力的疑惑了.

如果问题对口,趁机又说了一下,其实很多病人的underlying psychosocial issue也是
很有意思的.然后话题又展开了,我和一个chairman就聊了这些.然后chairman就一个劲
地说,我就听,打开chairman的话匣子,总归是个好事情:-)

我还碰到个PD,是我最后一个面试的PD,提到这个问题,可是发现我又读PHD,又考试,
又做OB,就觉得我以后一定能胜任,我都不需要回答她的问题,她自己就把问我的问题给
回答掉了,太好玩了.她还问了我主持chinese new year\\\'s gala 的事情,她很感兴趣,
我就有声有色的描述了一下,连续主持了两年,正好把team work, work under stress, friendly to everyone, appreciate everybody\\\'s help等等都给借这个机会都给说出来了.



总结:

一:学习方面.

可是非常的stressful,你如果是全职看书,也许一年能考掉.如果半职看书,估计要20个
月才能考掉.在这其间,整个人的心情都受做题,看书,NBME,真正考试的折磨.这个时候,
家庭的支持就很重要.我那时候,每天上学放学老婆接送,一进车内,就是考试考试的事情,
我老婆耳朵早就起了老茧,可是还是努力做到安慰我.

所以准备考board的朋友们,如果你已经是有家室的,希望你们的另一半,看到我的帖子后,
能更加体会到你们的苦处,更加支持你们!我很佩服版上的大哥哥,小弟弟,已经结婚的,既
要养家,又要工作,外加考试,是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真的让我佩服.

我也很佩服版上的妈妈们,有了孩子,更不容易啊,你们这考试间的辛苦超出了我的想象
范围.

单身的,相对要轻松点,可是人人都有自己的苦处. 希望大伙都能顺利match上!


二:生活方面.
每个人的处人待事的观点是不同的.

但是我想善良一点,尊重别人,appreciate别人给你的帮助和忠告,这是最基本的.
学习的时候,也要劳逸结合,文武之道,有张有弛.

我很少想不开,看事情要尽量看到它们好的一面,别从最坏的方面去看问题.人和人不要
比,没有什么好比的,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是我会看到别人的长处,努力去学习,希望我
也能做到,实在做不到,也没有关系,只要我今天比昨天,今年比去年有进去,我就满足了.
有家有口的版友们,其实你学习再辛苦,可是时不时的给你的另一半一些鼓励,让他们知
道你很appreciate他们/她们对你们的支持,是件好事情.Communication,
communication.这个很重要.对家庭还是对以后的病人来说,都很重要.

我老婆有时候,她精神上也有快撑不住的时候.这个时候:我会抱抱她,就几分钟,说:you
are everything to me, I can not live without you, I love you so so so much!
她就又好过来了,呵呵!语言的魅力啊!

我是有点shopholic,我觉得,自己要对自己好点,考试读书已经很辛苦了,哪怕每周,每两
周给自己买个自己喜欢的Calvin Klein的hip brief,花的钱不多,我也就满足了,呵呵.
Kenneth cole的袜子,等等,小东西,呵呵.缺点就是,这两年下来,这些东西都有好几十个
.领带也好几十条了,衬衫也好几十件.我觉得,shopping对我来说就是放松,哪怕是给自
己买一小瓶维生素,我也会感觉到:这是自己犒劳自己,对本周看书努力的奖励,下周一定
要继续努力!希望大家能找到一个方法能把考试和生活,工作给更好的协调起来!

人际关系很重要,我面试的时候,一个attending说喜欢我PHD导师的信,他还读给我听:
XXXX is a gem, he is universally liked by everyone in our department. blah,
blah,我自己听到后,都不好意思了.我想我对EMG lab里的人都很nice,她们也就对我很
nice,告诉我schedule,这样能使我白天周一到周五OB和PHD两不误.


三: 面试方面.
最重要的就是: be yourself!
反正我是show my 热情了, 他们能感到我的热情. 两个chairman当时就说到我的热情了
,and I have no problem to get along with everyone.Mock interview 能练习是最
好的,别和我学,我没有练习.多练习,没有错的!

面试要察言观色,记住一点:被问到很难回答的问题,也要尽量在正面回答问题的同时也
要把自己的优点给带出来.if possible, let them know your potential.

Inserton’s how to get into a residency这本书必看.
Jimmyzhnag前辈提到的 Interview Power录像,by Tom Washington,也是必看无疑.
我还看了 next day job interview.买了interview power selling yourself face to 
face,可惜,时间来不及了,没有看这本书.

我把inserton’s 上的问题给整理到笔记本上了,并写了答案,针对我自己的. 在此,感
谢alohaahola,谢谢你给我的你的面试问题的word file,让我意识到:天啊,我还差一大
截,赶紧准备,呵呵


四: 感谢卖地
我刚来卖地的时候,是acne做版主,紧接着是USMLE做版主,我也帮着Benpu,做过版五.
麦地能有今天,和前辈们的无私奉献分不开,和版主的凝聚力,版友的支持分不开.
soaplover,KD,zhzha把精华区做的很好!

我只想说:这个麦地的繁荣需要大家的贡献和维护.老一辈们,请能帮一个,就是一个.同
辈们,请多多交流,新来的,不懂的就问,总会有好心人来帮助你的.

但是请大家appreciate大伙对你的帮助.尊重别人是一个最基本的要求.请,谢谢,说出
来,不丢人.

还请大家相互间少点指责,请谅解版主工作辛苦,不可能删贴前给通知说理由.我以前在
fashion版,那里如果都要给通知,那我就不要干活了,每天删几百个帖子,就时时刻刻地
去给通知吧.版规希望大家遵守.

最后希望这里百花齐放,万家争鸣.

其他一些我以前写的相关联接:
关于申请教训的:http://www.mitbbs.com/article/MedicalCareer/31234942_3.html
step2 CS 经验: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MedicalCareer/31202142.html
step2 CK 经验: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MedicalCareer/31230244.html
step 1 经验: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nid=35181


--
※ 修改:·lzumc2008 於 Feb 5 01:19:13 2009 修改本文·[FROM: 75.66.]



2009-02-04 16:57:52

主题: lzumc2008: My experience
发信人: lzumc2008 (麦地乖乖虎),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My experience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4 16:52:03 2009)

其实没有多少经验,教训有不少.我把教训放在最后给列出来,方便大家查看.
主要是好朋友让我写的,我就写一下,比较罗唆,还请大家原谅.

算是我对麦地做点贡献. 然后要考step3,回归家庭,这几年,真对不起我老婆了,老婆不
喜欢我上网,我也就答应她了,以后就不能常来这里了.我也给大家提供不了太大帮助,能
帮一个是一个,如果大家有问题,可以email联系.

首先感谢这里的朋友,老刀,能向老刀那样,无私帮助大家,并坚持帮助大家的,少之又少,
请广大CMG们珍惜老刀的帮助.

朋友很多,Jimmyzhang, penbu, oldray,acne,siyan,scrub2008,wangking,nycyokel,
soaplover, youcc,knokingdown,drhedgehoge,yibord,mommy,yuzaiusa,dabbler,coreg
,yorgurt,angelanhan,pokemon,usmle,snowflake,picasob,sunshadow, Andy就不一一
说出来了.

感谢家人,没有家人的支持,我根本完成不了这个过程.

我是2007年四月一号正式准备step1的,2008年3月考的step1,6月考的CS,11月底考的CK,
ECFMG certificate是Christmas Eve那天给邮寄到家的.

考经在medicalcareer版精华区里能查到.考试真是打持久战,没有老婆和她全家的支持,
我根本就考不下来.

三月份开始做OB,跟了两个医生,一个是hospitalist,每两周的周末(周六周日)7am to 
7pm跟在他后面,其实算一算,也就是每两周OB有24小时,另外一个是Neurologist,他只管
EMG,在四楼,我的实验室在7 楼.我就周一到周五,早上8点到9点,下午有时候也抽空去OB
,一周下来,也就10小时.因为人缘不错,那里的前台的, EMG 的TECH都对我很好,提前告
诉我第二天的schedule,这样我就可以选在我有空,他们也有病人的时候来OB,周一到周
五白天其他时间就在我自己的实验室,因为我毕竟还要在08年夏天把PHD给毕业掉.

我是在 7月初就找他们要推荐信,并让他们把推荐信给邮寄了出去. 至于那个MSPE,我是
打电话给我以前在国内的导师,他是校长,所以MSPE办的很顺利.顺便还请他有新文章发
表的时候,帮我一下,因为他发表的文章的research,我以前在国内的时候都 过的&#
61514;这样,我就又多了四篇文章,虽然不是前三作,但是有比没有强.我以前的导师和师
娘对我真是好啊!

自己PHD有一篇第一作者的文章, 开会还有两个POSTER.我的PHD导师对我也不错.我是拿
到step1成绩后和他摊牌的.其实导师不是傻子,他早就猜到了.他和我说他以前的中国学
生们最后都去做医生了,都是phd, postdoc,然后才去做医生的,我比他们要早几年.

PS自己写,老婆(老婆本科是学文的)修改,然后老婆姐姐修改(她有两个English master 
degree),然后PHD导师修改,然后又请一个Neurology professor,一个family medicine 
professor 修改. 最后又让Tia,一个美国同学给修改.

去年整个夏天就是忙着答辩,申请,还要准备CK考试,最后还有个Full time job.我毕业
后的这个job也还OK啦.老板说可以把它改成one year postdoc for me,这样钱也多点.
我没有答应,researcher(就是Technician)很好,最适合我了,不用看文章,写文章,写
protocol,9am to 5pm,做做实验就行了.每天早上8点到图书馆,做一个CK qbank,9点上
班, 除去午饭时间,做做实验,每天在学校还能看3小时的书,就正好把当天早上做的一个
block的CK QBANK给订正掉.新工作的老板人很好,我只要把该做的实验给做完就行了,实
验都是自己安排.

9月2号在ERAS上申请了,后来面试少,十月份,又补了些,面试还是很少,只有6个,最后
ECFMG certificate拿到的时候,12月和元月份又来了四个IV,可惜,已经签了prematch,
这几个基本上就都cancel掉了.

我想这和我CK考的太晚有关系.还有就是1/3的program申请的晚了,到十月份才申请.

就这样,一边焦急等面试,ERAS,email每天都check几十次,还要工作,复习CK.还要准备面
试的问题.说老实话,我没有mock interview,没有时间去准备了,就把inserton’s那本
书里的问题给抄到一个本子上,再自己写答案,让老婆改答案.

其实答案写在那里,也不可能背下来的.但是都是自己经历过的,所以说的时候掌握语速
和对方的反映,就可以了.

我就不费话那么多了,说正题,我的面试经验.


--
※ 修改:·lzumc2008 於 Feb 4 16:52:59 2009 修改本文·[FROM: 192.231.]



2009-02-04 15:17:51

主题: zt 内科面试故事
发信人: diarrhea (二餅),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讲讲SF Match和prelim-by二饼医生和添墨同学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an 30 20:04:11 2009)

版主让二饼医生往这坑里灌, 二饼在文学城读到一篇有关内科面试的Bloc. XDJM一起欣
赏吧. 


内科面试故事 2009-01-20 19:19:39 

得了一个内科的面试,当然要去面一下。S医院是个社区医院,本来叫个圣什么什么医
院,为了好听,后来改叫某某医学院某某医院,显得好象是挂在一个当地的小医学院名
下。这里的内科三年制住院医(CATEGORICAL)每年要招十多个,还要招同样数目的一
年制实习医(PRELIM)。这种一年制的实习医培养计划其实挺难进,基本没见到招外国
医学院毕业生。美国医学院毕业生在这里做一年内科实习医,以后可以考虑去皮肤科,
放射科,眼科什么的,算是一个过渡时期。我们中国人要进的都是那种三年制的,至今
我还没听说过谁做那种一年内科实习医的。顺便说一句,只有内科和外科有PRELIM。外
科的PRELIM好象大家不太爱去,据说特别累。 

这里基本每年都招一个或几个中国人,今年有一个三年级的中国住院医正在做总住院,
所以特别有兴趣想多招几个中国人进来。当然,他最终也不能做主,只能尽力推荐。每
年都会有不少中国人报这里,有好几个人得到面试。至于最终有几个人被选上,只能看
造化了。即使是在社区医院里比,这个医院也属于比较弱的,所以做住院医培训计划主
任(PD)的老顾就要想尽办法尽量招一些水平高的人来。招满人是不用愁的,因为有很
多想申请住院医位置的人只要有医院要,哪里都肯去就是一个例子,比如我就是一个例
子。问题是,看起来水平高的申请人会有很多其它的机会,最终排名时会把其它医院排
在前面,不来这里。当然,即使是有十多个面试的人,也没有人有信心一定能MATCH上
,所以对S医院也不能放弃,仍然要拍着胸脯表态说自己多喜欢这里。这个事情有点象
印度人找对象,面试十多个,最终挑一个。 

每个申请人都想进到自己能进的最好的医院,但是底线是至少好歹总要进一个什么医院
。每个医院都想招到自己最喜欢的,觉得水平最高的住院医,但是底线是至少要招满人
。所以这是一个游戏。对于竞争力比较高的医院和竞争力比较高的申请人来说,这个游
戏不错,有实力的申请人到了好医院,有一种蛟龙入水,英雄惜英雄的感觉。对于竞争
力比较差的医院和候选人来说,这事情其实就有点丑陋了。明知那个医院不怎么样,但
还要把它夸成一朵花,表示这是自己最想去的医院。而作PD的,不敢期待来优秀的候选
人把自己医院排在前面,但还总是不死心,总想利用PREMATCH或口头承诺的方式让候选
人把自己医院的排在前面。看热闹的人觉得这挺好笑,但对当事人来说这却是很严肃的
选择,虽然整个过程有点丑陋。 

S医院离机场不近不远,大概打车四五十美刀。医院附近的旅馆不知为什么那么贵,一
百五十左右。住在机场附近的旅馆才五六十,比较省钱。除了打车,还可以利用公共交
通,先坐火车,倒地铁,再坐船,再坐公共汽车,虽然绕远费时间,但能省不少钱。在
公共汽车上看到一个中国老兄,西装革履的,估计也是去面试的。还有一个印度姑娘,
一身正式的职业装束,不用问,也是同路人。这两个人提前一站下车,我在下一站下车
后往回走,走进医院大门向保安问清楚内科在那里。走到内科的小会议室时,那两个人
也刚好进来,相互一笑,他们刚才肯定也看出我是来面试的了。医院在那两站之间,他
们先下车,我后下车,最后同时到达,算是一个有趣的小插曲。 

内科每拨来面试的人真多,有二十来个,大家坐在十几排长条椅子上先听总住院介绍情
况,然后等着跟PD老顾还有另一个主治医挨个谈话,每个人谈十到十五分钟左右。后谈
的人先跟着总住院参观医院,就那么几层楼,十几分钟就看完了。闲着没事的时候就跟
那个中国人聊聊天。那个人岁数也不小了,这是他第三年参加MATCH,由于考分很低,
每年他得到的面试都特别少。他说去年就来这里面试过,人家没要,今年再来试试。老
兄五短身材,头顶已经秃了,就是俗话说的“聪明绝顶”。一般来讲,早早秃顶跟雄激
素分泌过于旺盛有关,而雄激素旺盛的话人会聪明一些,所以“聪明绝顶”是有生物学
依据的。可是看来老顾去年没有买这个帐。 

PD老顾是个女的,五十来岁的白人,挺实诚挺厚道的样子。老顾表现出对我以前在中国
的临床经验和在美国的研究背景有一点认可的样子,谈得还算比较融洽,没有问什么太
刁钻的问题。象聊家常一样,问到我还申请了哪里,我就交代还申请了家庭医学。申请
精神科的事情没有提,省得费唇舌解释不清。对比有些人面试当时或随后得到特别积极
的反应,我这个面试估计成功的可能不大,顶多会被排在第三梯队。一般来说,如果要
招十个人,排在前十名的是第一梯队,只要你把这个医院排在第一名,一定会进去。如
果是排在十一到二十名,则极有可能会进去,因为前十名里肯定会有不少人把别的医院
排在前面被别的医院先挑走。象S医院这样的,排在第三梯队还有希望。 

另一个面试我的主治医大概是印度人吧,口音实在太重了,非常难听懂,两个人象走过
场一样好歹把面试面完。他倒不一定对我有什么恶感,但相信好感也肯定没有。他只是
做临床,对研究一点兴趣也没有,他跟我没什么话题好谈的。走出来后,向秘书问清楚
了他的名字,回家后该写感谢信还得写。 

有不少中国人都知道S医院的PD老顾,他们或者在S医院作过或正在作住院医,或者来过
面试。有个朋友告诉我,想当年快到MATCH日时,老顾居然打电话给他,说是如果他把S
医院排在第一名,她会把他排得高高的。这其实是违规的行为,但老顾每年都在这么做
。那个朋友最终把另一个医院排在第一名,去了那里。但当初被老顾那么一问,真的挺
难回答。回答把S医院排在第一名吧,心里更想去另一个医院,不甘心;回答不同意吧
,又实在不愿意失去S医院这个机会。老顾亲自打电话这招,看似不耻下问,平易近人
,其实很恶,是给人出难题。象我这样没几个面试的,她要是给我打电话,我保证回答
同意,可以把S医院放在第一名。问题是她只给那些竞争力强的候选人打电话。这年头
,富的富死,穷的穷死。有什么办法呢,谁让咱毕业年头太长,人家不喜欢要呢。 

老顾更恶的是曾经骗两个人做COUPLE MATCH,COUPLE MATCH就是夫妻俩一起去一个城
市的意思。本来这两个人有更好的选择,但既然老顾许诺把两个人都排得很高,这两个
人就同意都把S医院排在第一名。结果发榜的那天,女的进S医院了,男的一下MATCH到
第二志愿很遥远的一个城市。老顾解释说,已经把两个人都排得很高,而且是紧挨着的
,不知为什么这么巧正好前一个进去了,后一个没进去。老顾很不好意思,提出要亲自
出面交涉,把那个男的也要过来。这两个人一合计,不能再相信她了,就让那个男的先
去那个城市,第二年再转吧。后来,那个女的提出要转走,老顾说不如让你先生过来。
那个女的说,他那边已经开始替她申请,不好意思改了。其实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
绳,再也不敢相信老顾了。老顾自己心里也明白自己理亏,所以最终没太为难就放人了
,该写推荐信就写推荐信,虽然故意拖了几个星期。事实是,这一年里,老顾对那个女
的挺不错,不知道是因为那个女的工作做得好,还是老顾多少心里有点内疚。 

虽然大家都觉得S医院水平不太高,客观地说,S医院有些方面还是挺不错的。工资比较
高,生活也挺方便,工作不是太忙。住院医教育虽然一般般,但专门拿出两个星期让大
家复习考试,所以最终大家考得还可以。毕业后去做FELLOW的人不多,总住院是这样解
释的,“我们这儿的住院医平均岁数比较大,所以毕业后很多人都想赶紧工作挣钱,不
愿意再做专科培训了。”说得挺有道理。PD老顾貌似敦厚,其实挺会打小算盘,但她那
也是为了自己的住院医培训计划更好。而且,虽然老顾有失承诺,但毕竟在想办法补救
,还算守住了美国信用社会的底线。让我默默祈祷,能去S医院吧,也算是今年没有白
忙一场。老顾老顾,求求您,三月中旬给我打个电话吧。只要有地方可去,我也不一定
非要去精神科,干自己的老本行也很好,还轻车熟路呢。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7.85.]



2009-02-04 14:52:13

主题: Dr. Fix: What Should I Do If I Witness a Medical Error?
发信人: docrockville (docrockvill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What Should I Do If I Witness a Medical Error?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4 08:49:15 2009)

What Should I Do If I Witness a Medical Error?
Posted 11/14/2008

Question:
If I see an attending or resident commit a medical error, what should I do? 
Should I tell the patient or 
report the problem to someone else?

Response from Megan Fix, MD
Attending Physician, Maine Medical Center, Portland, Maine

Medical errors are prevalent, often times preventable, and are the 
responsibility of each and every 
member of the healthcare team. Even as a medical student, you have a duty to
protect your patients 
and keep them safe. Witnessing a physician make an error puts you in an 
awkward position, but the 
more you feel empowered to protect your patient, the easier it will be to 
speak up.

As reported in the landmark paper, \"To Err is Human,\" between 44,000 and 98,
000 deaths per year are 
due to medical errors.[1] Many of these errors are preventable. Do not 
underestimate your role as part 
of your patient\'s safety net. You can help prevent these errors and also 
help disclose them when they 
happen.

In a recent article by 3 medical students, 1 student explains how she helped
intercept a potential error 
when a patient was improperly prepped for surgery.[2] She spoke up, not once
but twice, so that the 
patient could be re-prepped. Even within the medical hierarchy, your 
communication is important. In 
that moment, she put the patient first and helped avoid a potentially 
harmful error.

When medical errors occur, it is our duty to disclose them. Truthful 
disclosure is good for patients. 
Recent evidence shows us that most patients actually prefer to know about 
medical errors that have 
happened to them. Furthermore, surveyed patients said they would be less 
likely to sue if they were 
informed of the error by the attending physician.[3]

So now that you feel empowered to prevent and help disclose medical errors, 
how do you do so? The 
easiest way is to be direct and honest in a respectful manner. You are never
wrong if you put the 
patient first. Remember that you are a part of a team.

Get the facts in a nonjudgmental way. Was this a medical error due to 
equipment or dispensing of 
medication? Medical students are still in the role of the learner. It never 
hurts to say something like, 
\"this may be a ridiculous question but...\" or \"I may be mistaken, but...\" 
This is a respectful way to ask 
what is right for the patient and oftentimes, once the error is identified, 
both you and the attending 
physician can then respond and inform the patient together.

Be a team member. You may feel compelled to \"tell\" on the attending 
physician or resident who 
committed the error, but this will not only undermine your relationship with
the patient, it will also 
create distrust and lack of confidence within the whole medical team. As 
part of the team, your goal is 
to work with the attending physician to disclose to the patient or to make 
the error right. One way is to 
respect the authority of the attending physician by asking for their 
assistance. This can help deflect 
possible defensiveness that may arise. For example, you might say, \"I spoke 
with Mrs. Jones and she is 
very concerned about X. I would like your help discussing it with her.\" If 
that does not work, then 
approach your resident. Again, put the patient first as in, \"I was concerned
about our patient when I 
saw Y. I\'d like to talk to the attending physician, will you join me?\"

Remember that the attending physician has the ultimate responsibility. If an
error is made, it is his or 
her job to disclose the error to the patient. You may help protect your 
patient by asking the attending 
physician to disclose, but it is not your job to do it alone. If you are 
having difficulty, ask for a second 
opinion from a trusted faculty member or an ethics committee member.

I encourage you to read a series of medical student essays on this topic 
from JAMA.[4] In 1 excellent 
essay, Courtney J. Wusthoff beautifully summarizes the role of the medical 
student in an error 
situation[5]:

In determining a course of action, the medical student must consider duties 
to the patient, physician, 
and him- or herself. It is inappropriate for the student to unilaterally 
disclose the error, yet the student 
must not allow the patient to be deceived.

Medical errors will happen, and when they do, we must maintain our duty to 
the patient. Even though 
we all make mistakes, most of us want to do the right thing. In these 
situations, the right thing is to put 
your patient first and act in an ethical and respectful way.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14.]



2009-02-04 14:44:13

主题: droplets: CS 经历
发信人: droplets (滴水穿石),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CS 经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Feb 4 11:02:14 2009)

12月中旬考的, 刚收到成绩, 通过了, 可算松了口气, 可以focus on my CK 了.

我准备的还算充分, 大概复习的时间一个月多几天, 前半个月每天3-4小时, 后半月每
天5-6小时. 看了5天的FA前面的MINI CASE后, 也看了大牛们的考经, 还是不知从哪下
手最好. 然后就参加了KAPLAN的5 days course, 对我很有帮助, 我惰性挺强的, 之所
以开始每天看3-4小时, 不是不想看, 实在是看不进去. 参加了这个班, 对考试整体有
了立体形象化了解, 还可以针对不足, 进行改进. 我已经有N年没碰过病人了, 这下也
见识了标准病人. 

KAPLAN 最后一天的测试, 按着K的标准, 几项我都通过了, 只有ICE是压线过的, 这很
正常, 我当时觉得自己的PHYSICAL EXAM和病理书写比较差, K教的挺好的,就是我需要
时间消化. 回家以后看了FA两遍, 和老公练了一遍, UW 看了一遍, 和老公练了FA上没
有的CASE. 这些练习基本是最后几天练的, 每晚练8-10个CASE. 病志书写一共能练了
30-40个, 考试当天上午还和老公练了4-5个CASE.

进考场之前一直都很自信的, 进去后发现和我一起考试的都是美国学生, 大部分要赶今
年的MATCH, 排在我前面的是个要MATCH骨科的大帅哥, 笑起来特有亲和力, 我心理暗自
叫苦, 后面一个黑哥们, 聊了一会儿, 加勒比医学院毕业的美国人, 再看其他的都是一
个个自信满满的帅哥美女, 心理还是有些没底的, 心想幸好穿了高跟鞋, 要不在这一群
人里, 168的个子也显得很矬.

我遇到的CASE都不难, 和Kaplan的CASE比, 真正考试要简单得多, 基本都在预料之中, 
没有一个NEURO CASE, 虽然我之前, 做足了准备. 有一个MAKEUP 没看出来比较懊恼, 
是一个黄疸的病历, 这个SP是黑人, 重点应该在他的手掌上, 好像有点黄, 我当时看着
觉得怪, 想问, 但还是没问, 因为我以前没太注意过正常黑人的手掌, 不知道应该是啥
颜色的, 休息的时候看了一下后面黑哥们的手掌, 大呼, 完了… 

我的第一个CASE, 没做完, 可能是太紧张, 也可能是想做的太完美, 刚要说诊断, 时间
就到了,离开之前挤着又问了句Do you have any question for me? 老头儿笑着说, No
question at this moment. 其它的CASE还都算满意, 病历书写我练的太少, 我总觉得
还需要再多30秒.

能想起来的就这么多了, 希望大家都顺利通过!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192.]



2009-02-04 05:13:04

主题: Mayo Clinic College of Medicine Commencement Address given by an IMG
发信人: docrockville (docrockvill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Mayo Clinic College of Medicine Commencement Address given by an IMG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Feb 1 12:38:46 2009)


Dr. Elias A. Zerhouni

May 21, 2005


Thank you, Dr. Berquist [Director for Education, Mayo Clinic College of
Medicine].

I\'m here today to honor the graduates, and I have one message for you:

Fasten your seatbelts!

You\'re truly in the driver’s seat. It’s your time, it’s your place in
history.

As Dr. Cortese [CEO, Mayo Foundation] just said, you are tomorrow’s leaders
in medicine. Hopefully, you will take care of us, and also be leaders in
medical research.

When I think about your graduation, I go back about 35 years when I had
decided that I wanted to come to the United States of America. I considered
the U.S. to be the greatest country on earth, one that had the best
opportunities.

So, I made the decision to emigrate here. I had an uncle who was a
radiologist and, as you can guess, he motivated me to go into radiology.
That made sense because I had a background in math, physics, and engineering
. But he also convinced me that radiology would be the next great field in
medicine. I asked him where I should apply, and he told me the Mayo Clinic
or Johns Hopkins.

Well, since I was turned down by Mayo, I couldn’t resist the invitation to
give the commencement address!

Truly, this is probably the most dynamic, fast-paced, high-stakes world we
could imagine. And though you just finished one phase of your career —
albeit a very important one — I am telling you that the real ride is to
come. Trust me, it’s going to be a challenge, but also an era of great
opportunities. I think it will be a revolutionary era.

I came to this country from Algeria with $369 in my pocket. I was very lucky
to be accepted into the residency program at Johns Hopkins. When I began my
radiology career there, the field was not considered a front runner in
medicine. In fact, at the time, it was mostly a backwater. Well, as it
turned out, we were entering revolutionary times for medical imaging, and
very few had predicted the future of this area.

I’ve been fortunate to live in the most exciting 30 years in medicine, and
in medical imaging, and I thought that there could not be another 30 years
like this. But let me tell you, I’m wrong. I think what we’re going to
witness over the next 25 to 30 years is going to be, again, a period of
extraordinary change.

As you do your job as a scientist, you write a few papers and if you have
good slides you get invited to give a lot of talks. That’s the way to see
the world without paying the bills! I invented a few things. I started a few
companies. I got into a lot of problems, and I solved a lot of them.

Then, 3 years ago, President Bush asked me to serve as the Director of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I believe that it is our duty to serve our
country, because our country really serves us in ways that no one — no one
— can equate around the world. When I was nominated, he told me that I
represent a good example of what America is all about, and I said, “No, Sir
, this says more about America than it says about me.”

So, yes, I\'ve had to fasten my seatbelt a few times in my life. And since I\'
ve been working in Washington, I\'ve had to be sure I had an airbag too!

But I did not come here to talk about me, I’m here to talk about you. And,
on this occasion, I’ve come to give you a few words of wisdom about where
you are in the world during this time in history, and what the Mayo has done
for you.

This day reminds me of a graduation I went to 2 years ago, the graduation of
my older son. I was sitting in the audience and I was thinking about him, a
little baby having fevers, about all the problems and difficulties he faced
. All the anxiety I had about whether he\'d be able to succeed, how I could
help him, and how I would pay his tuition!

He made it — he graduated, just like you today. So I was thinking about
that day, and I thought, “You know, in so many ways, the reason you’re
here is because of your parents and what they’ve done for you.” So I’m
going to ask the graduates, the faculty, and all of those here who are not
parents of the graduates to give a round of applause to the parents of today
\'s graduates.

You have gotten this far, and I’m sure that many people have told you, “
Don’t take yourself so seriously.” But going through what you have gone
through and succeeding in the ways you have is very unique. Very few people,
very few Americans, have had that privilege.

So, that’s why I want to encourage you to do the opposite, to take yourself
very seriously, because we’re depending on you. You will have to lead us
through the most dramatic time in medical history. Some of you will make the
discoveries that transform medicine, and others will put those discoveries
into practice for millions of people.

For thousands of years, humankind has worked toward better ways to treat
disease and improve people’s health. You’d think by now that we’d have it
done. Solved. Case closed. Well, the case isn\'t closed, and in fact it is
actually more open than ever. We\'re at the beginning, and we still know very
little.

Think about the history of life on Earth, which began 4 billion years ago.
The explosion of human intelligence occurred about 100,000 years ago. So the
last 100 years in which we’ve been really active in medical research is
less than the blink of an eye in the course of the hour we’ve spent
together today!

Today marks the end of your formal education, but it’s truly a new
beginning. An acceleration in the rate of change in science will require you
to be lifelong learners. In fact, what is most important about your
education at Mayo is not so much what you learn, because I can assure you
that about half of what you learn is wrong. And half of what you learn is
right — but, not completely right.

What you need to do in the next stages of your career is learn to teach
yourself so you can eventually leave a legacy for the next generation. They,
in turn, will be able to prevent and cure disease more effectively than we
have in the past.

Medical science is an extraordinary frontier, and we need to explore it
aggressively. It is the land of the mostly unknown. You may argue with me
about that, after spending 4 years immersed in books, labs, and clinics, but
I am not kidding. I’ve asked leading scientists around the country to
answer the question, “How much biology do we truly understand? How much do
we need to know to be effective as scientists, as healers, as physicians?

Do you know what the answer is? About 10 percent. That’s what Nobel
laureates say, that’s what CEOs of creative biotech companies have told me.
And if you compare that percentage of knowledge relative to any other field
of science, physics for example, you\'ll get a very different answer, “We
know 80 percent of what there is to know in physics.”

It\'s just not so in the life sciences.

The challenges and costs of current healthcare are rising, as is the burden
of disease. If we do not find better ways of overcoming this disease burden,
through new discoveries made at a very rapid pace, we are in trouble. If we
continue to practice medicine the way we know how to do today, 20 years
from now we will have lost the most important game of the 21st century.

The 21st century is the century of the life sciences, of biomedical and
behavioral research. It is the century where we will have to find solutions
for our societal health problems.

As technology does its job at steering scientific progress, you will need to
learn constantly. The pace of biomedical progress is going to be
breathtaking. Imagine, for example, real-time remote wireless nanosensors in
pumps that administer medications to patients at home. Or at work. Imagine
that you could precisely identify patients at risk for various specific
conditions. More importantly, imagine being able to find out who is not at
risk, so you don’t have to intervene across large populations when only a
small percentage of the population is at risk.

You, as physicians, will rely on the basic discoveries that must occur for
us to be able to prevent disease before it strikes. Because once a disease
has struck, once we have lost normal function, the cost is enormous. That\'s
in human terms, not just dollars.

It has not been proven by anyone that biological processes are reversible.
In fact, I would venture to say that it’s more likely that pathological
processes that destroy function, like those that cause Alzheimer’s Disease,
are not reversible. Like aging is not reversible. But trust me, we’ll find
the solution to the hair problem!

But seriously, I think what is important in the message that I’m giving you
today is that it is critical that you stay grounded in the reality of today
. As Dr. Cortese said, we need to perform what we know, as best we know it.
But also realize that what we know is insufficient, and we need to fill in
the gaps rapidly because we are facing challenges caused by the aging of the
population and the burden of chronic diseases that none of us yet knows how
to tackle.

As Director of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I am focusing on one goal
— to help people live longer and healthier lives. As a physician, I am all
too familiar with the limits of our current approaches to clinical medicine.
Even with the best medical care in the world, we don’t necessarily have
the best healthcare system in the world. I think we need to work on that.

And despite all the technological \"wow\" factors, I think we also need to
worry about how can we offer equitable access to all people and eliminate
unfair disparities? Simply expanding what we currently do is not enough.

The gains, as we have seen with managed care, are real, but they are
marginal. They only provide temporary relief, with relentlessly increasing
costs soon resuming their upward course. No better-managed way of just
providing what we offer today can be a lasting solution. Being good — or a
little bit better — at what we do now is not enough. We have to discover
new strategies that are orders of magnitude more effective than what we have
today.

Our patients deserve the best. They are relying on us to push the frontier
every chance we get. We have to push that frontier fast, and it won\'t be
easy.

An ironic twist is that, in many ways, we are victims of our own success.
When you look at the history of disease over the past 30 to 35 years, we
have beaten down the acute conditions that hurt people in the short-term.
Nonetheless, our \"reward\" is disease that lasts a long time.

For example, you heard about cardiovascular surgery from one of the alumni.
Today, heart disease, in its acute form, is better controlled than it ever
was. And in making these gains, we have increased life expectancy.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he century, we’ve gone from a life expectancy of 47 years to
77 years, and people say that most of the gain was due to advances in
public health and better hygiene. And that is true.

But let me describe to you an interesting statistic. Every 5 years over the
past 30 years, we have extended life expectancy by a year. If you look at
the past 30 to 35 years, much of our progress has been because of medical
research successes that control acute diseases. So, increasing life
expectancy has led to an era where 75% of our healthcare costs are related
to chronic diseases.

The diseases we fight are shifty, always evolving and adapting to humankind
and our attempts to control them. I don’t think I have to tell you about
diseases that are changing right in front of us. Take emerging and
reemerging infections, for example.

Back in the 1970s, we thought that malaria would be gone from the face of
the earth by 1985. Well, in 2005, it\'s back. And there are many others, such
as AIDS. We have more infectious diseases now than we believed we would
have, and we are further behind than where we were in the 1970s.

There are other emerging diseases. Obesity is a new trend, and we really
have to tackle it because it has the potential to reverse all of the
progress we’ve made in healthcare for the many, many years we’ve been
working at it.

We need to understand more about human behavior. What is it about humans
that they do things they know they shouldn\'t do? What is it about us that
makes it possible for us to smoke, eat a bad diet, not exercise, knowing
full well that all this is harmful to us? Research on human behavior is what
we will need to do over the next 10 to 15 years.

Let me give you a little bit of a perspective on the challenges facing NIH.
As you heard, the NIH budget is $28 billion, and you would think that this
would be more than enough money to solve all the problems that we have. But
I look at it differently.

What is the dollar amount per American that this represents? It’s $96 per
American, per year. That\'s what the NIH has to deploy to make sure that we
can sponsor the best research across the board.

And consider that healthcare costs are rising fast. We currently have an
expenditure of about $5,500 per American, per year, and it’s going up at a
rate of approximately 8 to 9 percent annually. There are several hundred
common diseases and a significant disease burden from obesity. On top of
that, we have 6,000 rare conditions that no one wants to deal with because
it’s not economically viable. NIH has a responsibility to tackle these.

So, we are going to have to be much more effective in finding new cures, and
putting these new cures into place, than we have been in the past.

This is where I think the efforts you’re making are going to be critical,
as are places like the Mayo Clinic. Very few institutions have the capacity
to meet the challenge of translating basic research into real changes in
practice. This is, I think, where the most opportunity exists for you as new
M.D.s and Ph. D.s.

So, on our end, we have to look at the potential for NIH to give you the
opportunity, if you are interested, to begin a research career as early as
possible. From NIH\'s standpoint,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s we can do
is to make sure that scientists take chances at the earliest age they can.
If we’re dealing with a world where we only know 10 percent of what we need
to know, maybe more ideas will need to be tested.

One of my great challenges is to find ways of giving you the stimulus and
the support to begin a research career early. I also want to be sure that
those who are going into the community remain lifelong partners with the
research enterprise.

Why is that important? Because in the future, diseases that are chronic are
going to be seen by community practitioners. The patients with long-term
diseases like diabetes or other chronic conditions are not going to come to
major academic institutions. They’re going to be seen in a community
setting.

Therefore, it is critical for us to create those ties, linking academic
centers with communities. As the physicians of the future, you should
understand that it is no longer going to be the traditional relationship of
\"one doctor, one patient\" that we used to know. It is going to be \"one
patient, one care team.\"

This is the big challenge for young doctors — being able to work across
multiple disciplines and find ways of integrating those disciplines in
practice. You\'ll need to find ways to break the silos between disciplines in
order to make a contribution to science.

When I say that, people say, “Well, that’s easy to say, but how do you get
there?”

If you look at the greatest scientists of this century, many of their
contributions were made when they were quite young. Look at Howard Temin,
for example. He was in his twenties when he did the fundamental research
that led to our understanding of reverse transcriptase and how to treat AIDS
. Look at Linus Pauling, who was also in his twenties when he described the
nature of chemical bonds. Marie Curie was in her late twenties when she did
the work that earned her a Nobel Prize, and in her late thirties when she
won a second Nobel.

NIH\'s Marshall Nirenberg, who discovered the genetic code, was 27 years old
when he started that work and 31 when he finished it. He got the Nobel Prize
at 35.

Today, the average scientist becomes independent somewhere between 37 and 40
years of age. As the NIH Director, I want to change that. I want to find
ways to let young scientists take chances early in their careers because
they are usually the most creative at that time.

Of course, it doesn’t mean that others are not. I can give you the example
of Julie Axelrod, who passed away 2 months ago. He was extremely productive
in his lab until age 90. Maurice Hilleman, one of the great pioneers of
preventive medicine who died just about a month ago, was still working on
new vaccines into his late 70s.

So it’s not a question of age, it’s a question of opportunity. It’s a
question of having the chance to show how good you are, and we want to be
able to let you do that.

I know that your school is already making headway. Your Dean told me that
most students now take advantage of a complete scholarship program. This is
incredibly helpful, because at the end of your training, your debt burden is
not as high as some of your colleagues, and you\'re in a better position to
make a choice to do research.

My advice to you is to stay in the greatest game in science this century:
life sciences research. And let me give you some personal advice about how
to do this because, as I told you before, your world is going to change very
fast. The journalist Thomas Friedman, a New York Times foreign affairs
columnist, wrote a book called \"The World Is Flat,\" that describes the
globalization of knowledge. That\'s what I\'m talking about.

You will have to be more adaptive than at any other time in history — to be
able to work across networks, in global collaborations. So, how will you
get there? How are you going to break barriers and silos? This may seem
difficult, but I have some rules that I\'d like to share with you. They\'re
called my “50/50” rules.

Progress often comes from areas of science and practice that you don’t know
about, but that knowledge still impacts your field. So, my first 50/50 rule
is that you shouldn\'t become so specialized that you lose sight of what’s
happening around you. How do you do that?

I approached it this way. Fifty percent of my colleagues were from my own
specialty. But, I always made a point to cultivate the other 50 percent from
different fields, like computer science and physics, and to know scientists
from all over the world.

The second 50/50 rule pertains to knowledge. How do you read? How do you
learn? Well, 50 percent of what I read was about radiology, and 50 percent
was about something else. You may say that’s not easy to do.

But I believe that, in this century, there’s going to be a need for the
rebirth of the so-called “Renaissance Man.” Today, we have information
systems that give you information instantly and easily. You don’t need to
record it, you don’t need to keep it, you can have access to the
information in real time.

So, you shouldn\'t fill your head with ways to find information. Instead, you
should concentrate on learning to learn. You know the old saying, “Don’t
give me fish, show me how to fish.” Well in today\'s world, the key will be
learning to spend 50 percent of your time on your specialty and the other
half on things outside your direct profession. You have to keep balance. The
other thing, though, is that as you look at the 50/50 rules, you have to
remember that there are exceptions, the most important of which is “In love
, there’s no 50/50 business!”

And, of course, integrity. This is not something you can split up, and you
have to keep it 100 percent. Last but not least, if you have a dream, don’t
have half a dream, have a 100 percent dream. Think the biggest dream you
can, because dreams are like little boxes — you can’t make a large box fit
into a small box. You can’t make a great life fit into a small dream.

I am not exaggerating when I say that the world is counting on you. Follow
these rules and understand the trends. Keep true to your intellectual
curiosity, your integrity, your compassion, and your desire to keep people
healthy. Keep alive your desire to advance human knowledge.

Let me just leave you with a very modest proposal. Fasten your seatbelts,
friends, it’s going to be a great ride. Enjoy it!

Congratulation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8.172.]



2009-02-04 03:57:08

主题: Drman: No Reason Why!
发信人: Drman (Mr.),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No Reason Why 《舍不得孩子逮不着狼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Feb 3 23:43:56 2009)

Since recently I have read so many questions such as:

Why go for USMLE?
Why practicing medicine in USA?
Why not taking USMLE?
Why not going back to China to practice medicine?
Why husband/wife not supportive for me to take USMLE?
What\'s the advantage and disadvantage for taking USMLE?


So many WHYs, I can feel those confused minds. Don\'t let so many WHYs
haunting on your mind. Set up your goal, work on it and you\'ll get it! There
is really no WHY and don\'t waste your time on answering WHYs. Life is full
of mysteries. You need to unfold those mysteries step by step with no
hesitation.

Just as the song--

http://www.youtube.com/watch?v=lF7_Qq1vucQ&NR=1


舍不得孩子逮不着狼!


Good luck,



Drman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97.]



发信人: knockingdown (麦地撂M倒),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No Reason Why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Feb 3 22:15:19 2009)

您老的帖子总是那么富有深意,给人以启迪:)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190.]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