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作者: USMedEdu
域名: blog.mitbbs.com/USMedEdu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080401000000 ~ 20080501000000


2008-04-30 17:26:26

主题: 军医蒋彦永
中国军医蒋彦永获得释放
 
 
许多中国人把蒋彦永看成大胆直言的英雄 
在去年披露中国\"萨斯\"疫情,随后又要求中共当局重新评价1989年天安门事件的中国军医蒋彦永星期二(7月20日)获得释放。 

蒋彦永在今年二月份上书中国最高层领导人,要求中共重新评价在政治上极为敏感的1989年天安门事件。 

在那次事件中,中共出动军队镇压了要求民主的示威学生,造成数百人死亡。 

在今年6月1日,也就是1989年天安门事件15周年纪念日前夕,蒋彦永受到拘押,被强迫\"学习\",接受\"教育\"。 

蒋彦永的妻子华仲尉星期二通过电话向记者证实,蒋彦永已经回到自己在北京的家中,但是被责令不准对记者发表谈话。 

BBC中文部记者打电话给蒋彦永在美国的女儿蒋瑞,询问了有关情况。蒋瑞说,她的父亲确实获得了释放,身体很好,但是不能对记者发表谈话。 

************************************************************************************
 
BBC: 2004年06月04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3:47北京时间11:47发表 
蒋彦永夫妇据报在北京失踪



每到六四周年,北京的气氛自然紧绷 
因披露萨斯(SARS)真相而闻名的中国退役军医蒋彦永曾建议为1989年的“六四事件”正名,就在“六四事件”15周年到来之际,蒋彦永夫妇据报在北京失踪。 

据路透社引述蒋彦永在美国加州生活的女儿蒋瑞所发表的声明说:“我们是蒋彦永医生的子女,促请中国政府调查我们父母在北京失踪的事情。” 

蒋瑞引述父母在北京的邻居说,自从当地时间6月1日早上9时,蒋彦永夫妇离开北京的寓所前往解放军301医院后,便一直没有再回来。 

72岁的蒋彦永是解放军301医院的退休医师。 

“隐瞒下落” 



蒋彦永公开萨斯真相  

蒋瑞说:“我们不想猜测父母发生了什么事,但我们相信解放军301医院的有关单位蓄意对我们隐瞒了一些事情。” 

“当我们的家人向医院查询父母的下落时,获得了含糊的答复。” 

她补充说,医院方面只仅仅说:“他们安全。” 

医院方面则拒绝对事件发表评论。 

在“六四”15周年来临之际,一些“六四”死难者家属和异见人士的人身自由受到限制或遭到软禁。 

在今年3月两会召开期间,蒋彦永致函全国人大和中央政治局,建议为1989年的六四运动正名。 

他要求中国共产党承认镇压天安门广场的六四运动是错误的,称那次事件是“六四学生爱国运动”。 

他在信中说,15年快过去了,但在中国人的集体意识中对这次事件并没有淡忘,年复一年,“老百姓越来越失望和愤慨”。 


***********************************************************************************

BBC中文部记者 陈立: 

今年4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前外科主任,退休老军医蒋彦永揭露北京萨斯疫情,引起中外关注。但是,中国官方媒体对蒋彦永一直采取回避态度, 并时而传出他受到军方警告和纪律处分的传言。 

最近几天,中国官方媒体出乎意料报道了他的近况。本台曾在4月份访问过蒋教授,但是今天的采访计划却出师不利。 

在中国的萨斯危机中,一名年逾古稀的老军医---蒋彦永教授成了中外瞩目的新闻人物。是他率先向海内外新闻媒体透露萨斯疫情的真相,批评中国当局隐瞒谎报的错误做法。在国际社会的压力下,中国政府被迫面对现实。 

但是,蒋彦永的声音在中国官方媒体上几乎是销声匿迹,并频频传出他受到警告和军纪处分的传言。 

压力 

不过,在沉寂了几个月之后,最近几天,中国官方媒体出乎意料地采访报道了蒋彦永。 

报道说,解放军301医院已经为年逾古稀的外科教授蒋彦永提供高级专家的待遇,外出均有专车接送。官方通讯社新华社还引用蒋彦永的话说,他没有受到任何压力。 

有媒体分析说,让蒋彦永公开露面, 反映了中国领导层鼓励新闻公开,提高政府透明度的决心。 

今天早些时候,本台记者打电话给住在北京的蒋彦永教授,希望能够做一个越洋电话采访,谈谈他的近况和他对中国控制萨斯疫情的最新看法。 

蒋教授抱歉地说,他不能接受采访。他说,他是一名军人,他所在单位的政治部有规定,彼此有协议,如果要采访,必须向政治部事先提出申请,批准之后才能进行。 

他同时委婉的表示,即便提出申请,得到准许的机会可能也不大,言下之意是不必麻烦了。 

之外,本台记者又打电话给他,表示我们愿意直接向主管的政治部提出采访申请。 

蒋教授解释说,其实,现在对他作采访报道的国内媒体也就是新华社一家。 

之后,我们接连拨了几次蒋教授所在医院政治部主任的电话,都未能接通,申请一事也就作罢,采访计划流产。 

公关策略 

中国问题专家分析说,蒋彦永能在中国官方媒体露面,没有因为揭露萨斯真相而受到迫害,生活工作如常,是中国的一个进步。 

对习惯了骑自行车的蒋教授来说,为他配备大众轿车自然是体现了政府对他的尊重和关心,但是也让人怀疑官方有意限制他的行动自由。 

对崇尚真实的蒋教授来说,更大的言论空间或许是他最大的愿望。 

中国政府有意改革新闻媒体,提倡增加报道自由和透明度,是好事, 

但是,从今天蒋彦永采访最后流产的情形来看,官方的口号,更像是一种政治和公关策略。 

************************************************************************************

2003年04月09日 格林尼治标准时间07:32北京时间15:32发表 
中国军医斥当局隐瞒疫情



北京居民不敢对致命肺炎掉以轻心 
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在香港和新加坡等地的疫情仍然严重,中国当局则一再重申,这种严重传染病的疫情已经在中国得到有效控制。 

但在北京,有一名医生向媒体发信,指斥中国卫生部门隐瞒事实。这位医生表示,单是解放军309医院,直到上周四已经接收了60个感染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病人住院,其中七人死亡。 

根据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公布的数字,北京只有19个有关的病例,其中四人死亡。而全国的感染病例就有1,279个,53人死亡。 

谎言? 

报道说,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的退休外科主任蒋彦永发信给记者表示,他与许多一起工作的医生和护士听到张文康公布的数字时都很愤怒。 

蒋彦永医生在信中指出,“我想他大概很想做大事,所以就一定要说假话。” 

据报蒋彦永加入了共产党已经超过50年,像他这样资深的党员公开批评领导干部是很少有的事,这可能会导致他被清算甚至下牢。 

回应 

对于有关的批评,中国卫生部发言人回应说,军方医院不在张文康的管辖范围。 

这位发言人对路透社表示:“在中国,军方医院是独立的,张文康无权控制军方医院。” 

北京副市长张茅不愿意正面回应有关蒋彦永的批评,只是说中央和地方政府会定期公布有关的数字。 

他说,卫生部每天都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最新的情况。 

张茅说:“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病例,并没有影响北京人的生活及工作,所以在北京工作和旅游都是安全的。” 

不过,有多位北京医生表示,他们工作的医院的传染病房已经住满了怀疑感染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病人,所以说北京只有19个病例根本没有可能。 

要求全面交待 

由于在北京不断传出这类的消息,在北京调查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世卫小组表示,他们会审慎处理有关的传言,但强调这些传言还没有得到证实。 

不过,世界卫生组织就再次促请中国政府,对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死亡和感染数字提交一个全面和公开的报告。 

中国政府一直被批评在处理有关的疫症时反应缓慢和不公开。中国在去年11月首先在广东省发现这种致命肺炎,到今年2月才对外公布有关的消息,以至病毒旋即在香港等地蔓延。 

到近日中国当局答应对外公开疫情的最新发展,但仍然被外界质疑中国公布的资料的真确性。



2008-04-30 17:17:03

主题: 军医蒋彦永
写署名信揭露疫情被隐瞒的事实诚实军医蒋彦永 

--------------------------------------------------------------------------------
 
http://www.sina.com.cn 2003年05月21日09:52 南方都市报 
 

  据媒体报道,蒋彦永祖籍杭州,出身望族世家,祖父是浙江兴业银行的创办人,父亲是银行家。1949年蒋彦永考入燕京大学医预系,1952年又进入北京协和医学院学习,后进入解放军总医院工作。他在“文革”初期被打成“反革命”,平反后重返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工作。蒋彦永退休前是301医院的外科主任、全国肿瘤学会全军肿瘤专业组副组长。

  5月初,记者与蒋彦永联系,电话里,他重复了此前可能已对不少记者说过的话:他接受采访要经过院方的同意。

  此后的1周内,记者与301医院宣传处沟通了多次,甚至提出在采访中可以回避院方认为敏感的问题,比如那封使蒋彦永在海内外知名的信件,但还是被“经请示”后客气地拒绝。

  如果给抗击SARS列一个“人物谱”,这位301医院的退休军医可能是目前媒体曝光率最低的一个,但也是最不能回避的人物之一。

  署名信的轩然大波

  4月3日,时任卫生部部长的张文康对媒体称“疫情已经得到控制”,并公布北京的非典疫情为“患者12例,死亡3例”。蒋彦永看到了这一数字,“看了后简直不敢相信”。

  4月4日,蒋彦永写了那封对于中国抗击SARS的进程有标志性意义的署名信,信中写道:“今天我到病房去,所有的医生、护士看了昨天的新闻都非常生气。”信中,蒋彦永对张文康有很激烈的斥责之辞,说他“说假话”。

  根据蒋彦永在信中的描述,他看了新闻后就打电话向309医院咨询,了解到309医院已经收治了60例SARS病人,到4月3日已有6人死亡,到4月5日已有7人死亡。因309医院的病房已满,总后勤部又让302医院再收治。另外,在武警医疗系统中数十名SARS病人中,病情较重的5例也转到302医院治疗。

  蒋彦永称,今年“两会”刚开始时,就有一位老人来301医院看病,他的病情相当重,因疑为SARS,就转到302医院去治疗。当时302医院也没经验,在对该病人诊治过程中就有近10位医生护士被传染。那位老人因病太重,入院两天就病故了,他的夫人很快也进了302医院,但也在短期内病故。

  不久,301医院的肝外科收了一个病人,人院后表现出SARS的症状,转309医院后不治身亡,肝胆病房有2位医生、3位护士也被传染,肝胆病房被迫关闭。301医院还有其它几个病房也有类似情况,有些医护人员被传染。

  蒋彦永的这封信先是在4月4日、5日两天内以电子邮件的形式分别发给了两家媒体,但没有得到回应。他在信中希望新闻媒体“用新闻工作者的正直呼声,参加到这一和SARS斗争的行列中来”。

  美国《时代周刊》在4月8日《北京遭到SARS袭击》的文章中,引用了这封信,国际舆论大哗。世界卫生组织以这封信为线索之一,加紧了对北京的考察。4月11日,此前已经被世界卫生组织排除出疫区行列的北京重新被世界卫生组织定为疫区。

  4月20日下午,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SARS问题新闻发布会上,卫生部常务副部长高强在4月20日公布的数字是,北京共确诊SARS病例339例,有疑似病例402例。5天前,官方公布的北京SARS确诊病例只有37例。高强解释“数字变化很大”的原因时,承认“由于有关部门工作机制不健全,疫情统计存在较大疏漏,没有做到准确地上报疫情数字。”随后,卫生部部长张文康和北京市长孟学农被免去党政职务。

  “不说真话国家要吃亏”

  “早晨7点起床,然后骑着自行车到医院转转,买点菜,回来在家里上上网,看看书,除了每星期一要参加医院科里的病房查房,平时的日子就是这样过的。”蒋彦永向媒体这样描述自己的近况。

  10多年前退休的蒋彦永现在仍是301医院专家组成员,还带着两名博士研究生。

  他的儿女都不在身边,远在美国工作的女儿每天都会打电话问候他。160平方米的大房子,只有他和老伴、孙子住。蒋彦永现在仍非常关注防治非典的最新研究进展,并将这些资料制成录像,送给科里的医护人员。

  “我觉得医生不说真话,死人要多,国家要吃亏。”蒋彦永写那封署名信的原因非常简单。《财经》杂志认为,中国SARS疫情信息披露日益透明化,蒋彦永功不可没,并称他为“诚实的医生”。记者认为,蒋彦永所做的贡献并不仅仅限于一位医务工作者的范畴。他首先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位公民,而且是位诚实的公民,承担起了公民应尽的责任。

  本报驻京记者 李鑫旁白

  诚实不能成为稀缺资源

  蒋彦永作为一个诚实的医生赢得了广泛的尊敬。说谎的人们总在为自己的假话寻找着种种理由。

  “我觉得医生不说真话,死人要多,国家要吃亏。”蒋彦永这句话字字朴实,却蕴含着巨大的勇气。在所有人都沉浸在形势大好的喜悦中时,蒋彦永的话使人们猛然醒悟,政府以前所未有的高效率进入危机状态;他的话打乱了老百姓悠闲的都市生活,对死亡的恐惧迅速蔓延。但与此同时,铺天盖地的信息汹涌而来,感染数字、死亡数字不再成为禁忌,公众的知情权受到了从未有过的尊重,一个普通老人对中国社会产生了如此巨大的推动力,这听起来有点像传说中的故事。

  许多人都有这样的想法:我不给谎言做帮腔,但由于种种原因,我不能发出良知的声音,那我只好不发言,我的内心仍然是诚实的。用一句话来总结这种现象那就是:沉默是金,自保当紧。当一个人这样做时可能会凸显出一种独特的个性,当一群人这样做时就会出现沉默的群体,当所有的人都这样做时,那就会导致一种非常可怕的景象———集体性的失语!

  蒋彦永的经历告诉我们,个体变得无力或许并不是缘于他的渺小和脆弱,而是因为他正逐渐失去了一种可贵的品质,那就是诚实。

  本报评论员 于平图:

  72岁高龄的退休医生蒋彦永仍然关注着非典疫情的发展。 
 
**********************************************************************************

美国之音记者莉雅2003年4月9日报导──就在中国当局一再重申非典型肺炎——也就是萨斯病——已经在中国得到有效控制的同时,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所属的301医院退休外科医生蒋彦永先生向媒体发表书面声明,说中国卫生部门隐瞒有关事实真相。 

蒋彦永说,到4月3号为止,单是被总后勤部指定为收治非典型肺炎的309医院,已经接收了60个感染非典型肺炎的病人住院,其中至少有6人死亡。但是根据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在4月3号公布的数字,北京只有12个有关的病例,其中三人死亡。这位现年71岁、被301医院反聘回来的外科医生在声明中说,他和许多一起工作的医生和护士听到张文康公布的数字时都感到非常愤怒。他希望新闻媒体能努力为人类的生命和健康负责,用新闻工作者的正义呼声,参加到和萨斯病斗争的行列中来。 

美国之音记者莉雅通过电话找到了蒋彦永大夫,对他进行了采访。蒋彦永大夫首先谈到他这么做的原因。 

蒋彦永:我作为一个医生,应该把我所知道的情况告诉老百姓,让关心这事的人知道。因为,这种病本身并不是没法控制的病,只要很正确的来对待这个问题,这个病是可以很好地控制的。如果不正确的宣传,它本身这个病就会很难控制 。因为,它到底是传染病。所以,我觉得,我作为医生,我有责任,因为,我听了那个卫生部长所报的数字,我觉得不符合实际。这样的话,如果大家认为这个病已经控制得很好了,大家可以掉以轻心啦,大家不必去费很大劲儿啦,那可能将来就会有灾难。所以,我先给凤凰台、中央台发了我的一些想法过去。但是,他们并没有回答我。后来就是《时代杂志》来采访,那我很愿意把这种情况让他们了解。 

莉雅:能不能解释一下,你是怎么样掌握这种情况,也就是说,你提供的情况是不是可靠的呢? 

蒋:文字上讲得很清楚,我所提供的这些数字,我是很准确地问到过有关的医生。那么,一切有关的数字我要负全部的责任。我这话已经写上,那就说明我要对提供的数字绝对负责的。 

莉雅:就是说,你从跟这些病人直接有接触的,就是了解非典型肺炎在这几家军队的医院里的情况。 

蒋:我从有关的这些医院里我的医生朋友们了解到,这些医院里我很多同行我知道他们在管这些病。我希望他们告诉我真实的情况。他们很认真地告诉了我这些情况。 

莉雅:你所掌握的这些情况只是这几家军队医院里的情况,是不是? 

蒋:我没有别的地方情况。我本身在这个系统工作。我只知道这个军队医院。军队医院我比较熟悉。 

莉雅:根据您的了解,北京,目前非典型肺炎的传播情况,究竟有多严重呢? 

蒋:那我没法给你说,因为我不知道。我不是内科医生,也不是搞肺炎的医生。 对不起,我只能说我知道的,我听到的。你说整个北京,我没法去了解,我也不知道这个数字。 

莉雅:您提供这些情况,跟当局提供的情况,是不一样的,是有冲突的。您有没有考虑到,就是把您知道的这个情况,公布出来,会不会对您个人造成一些后果呢? 

蒋:当然我也会考虑到这个问题,是不是?那么,暂时,我觉得,我所提供的情况,都是如实的。我没有欺骗,也没有添油加醋讲一些话,那我相信。任何一个,如果谁,在这个问题上,给我造成一些麻烦。这有可能,很有可能的。但是,我是有宪法保护的。因为,宪法允许我自由地发表我的看法。当然,也可能最后有各种我意想不到的事,那我也是做了这种准备的。我主要对老百姓,对人民,确实有好处。而且,我相信对我们的国家,也有很多好处。并不是对我们国家不利,我不相信这点。因为国家如果能够从我提供的这些情况,吸取一定的教训,他就会让世界人民更信任。 

北京医生指斥当局隐瞒疫情

(BBC) 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在香港和新加坡等地的疫情仍然严重,中国当局则一再重申,这种严重传染病的疫情已经在中国得到有效控制。 

但在北京,有一名医生向媒体发信,指斥中国卫生部门隐瞒事实。这位医生表示,单是解放军309医院,直到上周四已经接收了60个感染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病人住院,其中七人死亡。 

根据中国卫生部长张文康公布的数字,北京只有19个有关的病例,其中四人死亡。而全国的感染病例就有1,279个,53人死亡。 

谎言? 

报道说,北京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医院(301医院)的退休外科主任蒋彦永发信给记者表示,他与许多一起工作的医生和护士听到张文康公布的数字时都很愤怒。 

蒋彦永医生在信中指出,“我想他大概很想做大事,所以就一定要说假话。” 

据报蒋彦永加入了XX党已经超过50年,象他这样资深的党员公开批评领导干部是很少有的事,这可能会导致他被清算甚至下牢。 

回应 

对于有关的批评,中国卫生部发言人回应说,军方医院不在张文康的管辖范围。 

这位发言人对路透社表示:“在中国,军方医院是独立的,张文康无权控制军方医院。” 

北京副市长张茅不愿意正面回应有关蒋彦永的批评,只是说中央和地方政府会定期公布有关的数字。 

他说,卫生部每天都向世界卫生组织报告最新的情况。 

张茅说:“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病例,并没有影响北京人的生活及工作,所以在北京工作和旅游都是安全的。” 

不过,有多位北京医生表示,他们工作的医院的传染病房已经住满了怀疑感染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病人,所以说北京只有19个病例根本没有可能。 

要求全面交待 

由于在北京不断传出这类的消息,在北京调查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世卫小组表示,他们会审慎处理有关的传言,但强调这些传言还没有得到证实。 

不过,世界卫生组织就再次促请中国政府,对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症的死亡和感染数字提交一个全面和公开的报告。 

中国政府一直被批评在处理有关的疫症时反应缓慢和不公开。中国在去年11月首先在广东省发现这种致命肺炎,到今年2月才对外公布有关的消息,以至病毒旋即在香港等地蔓延。 

到近日中国当局答应对外公开疫情的最新发展,但仍然被外界质疑中国公布的资料的真确性。


************************************************************************************


中國不放蔣彥永來美


世界日报

SARS鬥士獲紐約科學院裴傑斯人權獎 申請出國當局不准

【本報香港十一日電】香港的一個人權監督機構表示,中國當局已拒絕曾在2003年披露中國SARS疫情的軍醫蔣彥永(見圖 網路圖片),前往美國紐約領取一項人權獎。

中國媒體把今年76歲的蔣彥永稱為「誠\\\實的醫生」,因為當年他曾率先向媒體披露北京有一百多個未曾公布的SARS病例。

他後來又在2004年上書全國人大常委會,要求平反「六四」,結果被當局拘留兩個月,接受「教育」,至今人身自由仍受限制。

總部設在香港的「中國人權民運\\\信息中心」透露,美國紐約科學院(New York Academy of Science) 6月底宣布將把2007年裴傑斯人權獎頒發給中國人民解放軍301醫院退休外科主任蔣彥永,但是中國當局禁止他在9月離開中國。

該中心的聲明說,蔣彥永近日向解放軍301醫院及解放軍總政治部提出到美國領獎的申請,但相關部門卻以9月是中共十七大召開前的敏感時期為由拒絕。

蔣彥永質疑說,「我不知道為什麼我去國外的申請沒有獲批」。此前他申請赴美探望女兒也被當局拒絕。

~約科學院為了表彰蔣彥永對SARS疫情的無私工作,將授予他本年度裴傑斯人權獎。為對抗愛滋病做出重要貢獻的中國醫生高耀潔也將獲得這一獎項。

裴傑斯人權獎將在紐約科學院的年度會議中頒發,頒獎典禮定9月20日在紐約舉行。紐約科學院是一個獨立、非營利的組織,成立於1817年,是紐約歷史最久的科學家組織。轄下的人權委員會宗旨是追求全球科學家同業的基本人權。



2008-04-30 16:59:23

主题: 拿人试验换心者
东方医院的换心换肺手术 

--------------------------------------------------------------------------------
 
CCTV    2008-04-30 10:29:53 
 
昨天我们栏目播出了“致命的柏林心”,介绍了12岁男孩周易清在上海市东方医院接受人工心脏加干细胞、肌细胞治疗,结果致死的事。引起各界强烈反响。许多观众纷纷打来电话,表示愤慨。他们询问,东方医院到底是什么医院?刘中民院长又是何人呢?东方医院是上海一家二级甲等医院,原来在知名医院和三级甲等医院众多的上海并不出名,技术实力也谈不上雄厚,但是这几年,东方医院却因为它的心脏手术一举声名鹊起,包括在周易清等很多患者身上实施的人工心脏等手术为这家医院创造了众多的中国、亚洲、甚至世界第一。刘中民院长据说近年来治疗终末期心衰病人获得成功,多次获得上海市科技成果奖励,这些荣誉和光环是不是存在问题?现在我们再来听听来自美国的一位医学博士的意见。

 
盛泽林,美国迈阿密大学医学博士,在美国从事医疗工作多年,刚回国不久,现任职于一家外资药企。在了解了周易清的手术情况,特别是了解到周易清的肌细胞手术是美国医生做的以后,他感到非常吃惊。有违人道了 这种手术放在小白鼠身上做做,可能可以成功,人身上怎么能做,这在美国是不敢做的.

  两年前美国还是哪里的一家公司在河南做艾滋病新药试验,死了好几个人,这种做法很显然是利用中国法规不太健全的空当,在中国进行试验,因为很多试验在动物身上难以得到完全的数据,人工心脏可能是其中一种,这些试验在中国完全后,数据可以拿回美国去,然后可以用这些数据去说服投资者……

  13岁男孩多次手术后痛苦死亡

   


周易清的母亲接受记者采访



 13岁的男孩周易清在上海东方医院为他进行了人工心脏、干细胞、肌细胞等这些世界最尖端医疗手术后死亡,也许这时大家都有这样一个疑问,周易清患的是心脏病,不做这些手术,周易清的就能康复吗?结果会不会是一样的? 

  原上海市药监局监督员陈晓兰认为,我敢说,他一定能够活下来,还有一个小孩,看到(周易清)痛苦的样子,坚持没有做,就活下来了

  这就是那个没有安装人工心脏的朱昊,现在仍然在正常的上学,尽管没有做人工心脏,但是它也在东方医院接受了和周易清一样的干细胞和肌细胞手术。

  朱昊的妈妈说,没有手术前还是蛮好的,但是做过干细胞、肌细胞手术后现在身体很差,怕冷,怕热,感冒多。 

  2004年9月,干细胞手术宣告失败,周易清不仅没能出院,期间还因为脑部血栓造成偏瘫.此时,周易清已经入院将近半年时间,看着整天带着人工心脏,行动不便的儿子,周振华夫妻痛苦万分。

  说有肌细胞,我说成熟吗,他说用在人身上怎么能不成熟

  2004年10月,来自美国的医生为周易清做了肌细胞手术。

  郭永倍说:不让我们看的,他住在重症监护室

  做完肌细胞后不久,郭永倍见到了周易清,儿子的话让她终生难忘。

  郭永倍的儿子周易清说,妈妈,你和爸爸不要救我了,我说为什么,他说你不知道在里面,我说了你们会很伤心的……

  肌细胞修复再次失败。9个月后,东方医院决定对周易清实施换心手术。但是,这一次周易清没有再挺过来.

  我现在想起来,他得人生是很短暂的,但是他吃的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尽管邓中星老人保住了一条命,但是一家人的生活已经彻底改变。

  我们一家三口每天来家都是哭,孩子看到爸爸这样

  陈晓兰:人工心脏,肌细胞 干细胞这一类手术如果获得成功,那也是别人的成功,但是付出去的却是中国人的生命,中国老百姓的生命。


   
 


  周易清 

   
 



   
 


  德籍医生 翁渝国 

    
 


    上海市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

   
换心换肺 致人死亡

  除了人工心脏外,东方医院的另一个著名的手术是换心换肺,2003 年的9月24日,上海下岗女工陈凤英接受了上海东方医院和镇江人民医院共同实施的心肺联合移植手术,但是他没有能够活着离开手术台。

   




  接受心肺联合移植手术的死者陈凤英的儿子黄凌

  这是陈凤英的儿子黄凌,电视机旁放着的照片就是已经故去的陈凤英。2003年3月26日,49岁的陈凤英出现胸闷等不适症状,来到上海东方医院治疗,给他看病的是东方医院的院长刘中民,结论是陈凤英必须进行心肺联合移植。

  必须换心换肺,否则活不了三个月……

  心肺联合移植手术费用高的惊人,可让陈凤英没有想到的是,医院称这个手术竟然可以免费。

  由于当时没有供体,陈凤英只能先采取保守治疗,等待供体。其间两次在东方医院住院治疗,一只到9月初,供体都没有找到,此时已经远远超过了只能活3个月的期限,但是黄凌说,他们当时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他当时说我母亲活不了三个月,但是到9月份都已经六个月了,我母亲还好好的

  9月中旬,供体确定,由于供体在江苏镇江,陈凤英21日在东方医院办理了出院手续,随后赴镇江,9月24日陈凤英手术失败。

  “心肺联合移植”手术被医学界称之为“珠穆朗玛峰”,手术难度大,按照有关统计数据,截至2006年,这一手术在全国仅开展了10余例。手术难度大,风险自然也高,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但是黄凌却认定,母亲陈凤英的死有问题,

  本来对母亲的死,缺乏医学知识的黄凌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1年后,网上一些帖子让他对母亲的死有了怀疑,

  医院什么资料也不给

  回想当时手术费用全免等很多细节,黄凌越来越觉得母亲的手术存在问题。

  我母亲身体以前很好,都一直能爬楼什么的

  黄凌说,母亲陈凤英以前在船上工作,对身体的要求很高,去东方医院看病时,一直在正常上班,如果是心脏功能差到了非换不可的地步,怎么可能还正常上班。

  黄凌:一直到镇江去做手术,还是自己提着行李大包小包上汽车……

  而上海市卫生局出具的一份材料更加坚定了黄凌的怀疑,这是上海市卫生局允许东方医院开展“心肺联合移植手术”临床试用的批文,批复的时间是2004年7月。

  凭这个,就可以说是在那我母亲做实验

  心肺联合移植在各种器官移植中是风险最高、存活率最低的手术之一,当时陈凤英和家人对此并不了解,但是,黄凌告诉记者,东方医院没有告诉患者这是试验性质的手术。

  手术成功率98% 说在我们医院这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手术了……

  从人工心脏到心肺联合移植,在对多位患者家属的采访中,我们得到了一个共同的信息,成功率, 90%以上,但是据了解,全世界第一例心肺联合移植手术在1968年完成,但至今仍然是一项高风险、低存活率、昂贵的手术。而存活超过100天的微乎其微,因此即使手术算是成功了,也可能只能在多活几个月,而在黄凌看来,他觉得母亲陈凤英根本就不需要做这样的手术。…… 

  为获得更多的证据,黄凌多次到东方医院交涉,终于拿回了部分病历,在这些病历中,黄凌马上在一张肺部检查记录上发现了问题。 

  心肺还算健康的人居然作了心肺联合移植手术

  黄凌通过朋友的关系,找到了以揭露医疗黑幕著称的陈晓兰医生,他的怀疑被证实了。

  在这份病历中,陈晓兰医生又发现了另一个严重的问题。这是2003年3月26日陈凤英的病历。是刘中民亲笔书写的,上面明确写道,神清、无颈静脉怒张、两肺无啰音、心跳80次/分、律齐、未闻病理杂音、双下肢未浮肿,但是随后得出的结论却是心功能4级。

  完全是自相矛盾

  陈晓兰医生介绍说,人的心功能一共分为一、二、三、四 四个等级,四级是病情最为严重的的等级,也是进行心脏移植的必备条件之一,按照刘中民院长的资历、水平,他不应该,也不可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陈晓兰 刘中民是享受国务院津贴的专家……

  为了进一步求证这份病历是否自相矛盾和存在严重问题,记者还咨询了上海瑞金医院心胸外科负责人。

  电话采访上海瑞金医院心胸外科负责人 矛盾的,不可能这样的现象和结论

  陈晓兰 他就是要给他换心换肺,他就这样写

  在了解到这些情况后,黄凌怀着极其悲愤的心情,在网上发出了,《母亲你在天堂还好吗?》的帖子,反映母亲陈凤英手术中存在的问题,

  我无法用语言去形容这个人,他就是变相得故意杀人……

  根据一些公开的信息,东方医院称共为5位患者做过心肺联合移植手术,分别是江苏人徐小平、上海人陈凤英、浙江人陈祥豹、上海人张艳、上海人陈燕,其中名叫徐小平的患者最为特殊,正是这位患者让黄凌的母亲陈凤英最后下了接收心肺联合移植手术,同时她也是目前唯一一位还活着的患者……

  一位江苏农妇的奇特遭遇

  根据黄凌的回忆,他母亲陈凤英在手术前,院方曾经安排她见了一个人——来自苏北的农妇徐小平,当时徐小平刚刚做过心肺联合移植手术不久,正是这次见面打消了陈凤英最后的顾虑。

  他对我母亲说 手术很好的

  根据黄凌了解到的情况,先后有多人在东方医院做过心肺联合移植手术,现在唯一活着的只有徐小平一人,也就是他母亲手术前见过的那个患者,因此对徐小平自己称手术很好、没问题的说法,黄凌产生了怀疑。

  我觉得徐小平就是个托

  这是当时上海和镇江媒体前前后后对徐小平手术的报道,

  报道显示,徐小平不仅手术相当成功,而且现在生活的状况非常好,真的是这样吗?通过很长时间的努力,记者和黄凌终于在上海浦东一处出租房内找到了徐小平,眼前的徐小平已经廋得脱了型,和媒体上神采飞扬的照片判若两人。

  现在身体不行,楼都没法爬,生不如死

  徐小平生前在镇江一个市场里卖肉,他的丈夫只管杀猪,卖肉就他一个人,常常是一站一天,一付好身体好是远近闻名……

  以前在镇江卖肉,什么活都干,上百斤的肉我都抬得动……

  徐小平现在经常心慌,气喘,心跳经常超过每分钟120次,手术前他的体重是55公斤,但是现在体重只有37公斤,连最简单的家务活都不能做,他完全没有想到手术后自己会变成这样,因为当时医生告诉她这个手术很成熟。

  徐小平 说做了15个了,我们也就没有再问

  根据徐小平介绍,当时为了劝说她接受着一手术,镇江人民医院和她签订了一系列协议,并作了公证,镇江人民医院承诺将徐小平的家庭从淮安迁到镇江,负责三个孩子的转学、补贴生活费,帮助徐小平开小店、做生意等等,医院还答应给徐小平住房两间。

  ……还要给我找工作,你说我开不开

  徐小平 如果当时知道这样,肯定不能做这个手术,上当了^ 

  除了恨以外,徐小平也在怀疑自己当初的病情是不是严重到了非要换心换肺的程度.为此,徐小平曾经多次去医院要过病历,但是镇江人民医院以遗失为由始终不肯把病历交给自己。

  这是徐小平手里关于自己病情唯一的一份检查,是手术前三个月他在镇江另外一家三甲医院做的心脏彩超。记者就这份彩超电话采访了上海瑞金医院心胸外科专家。

  电话采访 瑞金医院

  陈晓兰 徐小平有过三个孩子,怎么可能有先天性心脏病,他以前是卖肉的,干很重的体力活 怎么可能是心功能4级

  现在的徐小平已经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身体每况愈下,生病前,夫妻俩在镇江卖肉,一家人过的幸福快乐,但是现在,这个家庭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笑声。

  徐小平已经于今年4月份死亡

  黄凌还了解到,在东方医院心肺联合移植手术中也有外籍医生参与,给徐小平做手术的不仅有刘中民和镇江人民医院的医生,还有一位叫翁渝国的德籍医生,这位医生同样参与了东方医院给周易清等多位患者做的人工心脏手术。

  对于进行医疗试验,我国不是没有相关的规定,就拿上海市来说,开展试验性质的手术,必须要经过卫生主管门的批准才能够进行、必需要告知患者家属手术的风险,而且这样的手术必须是免费的,但是关于违规进行这种手术的处罚以及赔偿等,却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可依,再加上监管不严,这些正是国外一些医疗机构钻空子的地方。进行世界顶尖医疗试验是应该的,但是有一个前提--这些试验首先必须是合法的,是符合人伦的,如果掩盖试验的真相,为了试验甚至为了某种利益而非法剥夺他人的生命,这不是医疗试验,而是在犯罪。希望有关部门能对此事进行彻查!让周易清等人的灵魂得到安息!



2008-04-30 16:57:57

主题: 试验牺牲品儿童
东方医院的换心换肺手术 

--------------------------------------------------------------------------------
 
CCTV    2008-04-30 10:29:53 
 
昨天我们栏目播出了“致命的柏林心”,介绍了12岁男孩周易清在上海市东方医院接受人工心脏加干细胞、肌细胞治疗,结果致死的事。引起各界强烈反响。许多观众纷纷打来电话,表示愤慨。他们询问,东方医院到底是什么医院?刘中民院长又是何人呢?东方医院是上海一家二级甲等医院,原来在知名医院和三级甲等医院众多的上海并不出名,技术实力也谈不上雄厚,但是这几年,东方医院却因为它的心脏手术一举声名鹊起,包括在周易清等很多患者身上实施的人工心脏等手术为这家医院创造了众多的中国、亚洲、甚至世界第一。刘中民院长据说近年来治疗终末期心衰病人获得成功,多次获得上海市科技成果奖励,这些荣誉和光环是不是存在问题?现在我们再来听听来自美国的一位医学博士的意见。

 
盛泽林,美国迈阿密大学医学博士,在美国从事医疗工作多年,刚回国不久,现任职于一家外资药企。在了解了周易清的手术情况,特别是了解到周易清的肌细胞手术是美国医生做的以后,他感到非常吃惊。有违人道了 这种手术放在小白鼠身上做做,可能可以成功,人身上怎么能做,这在美国是不敢做的.

  两年前美国还是哪里的一家公司在河南做艾滋病新药试验,死了好几个人,这种做法很显然是利用中国法规不太健全的空当,在中国进行试验,因为很多试验在动物身上难以得到完全的数据,人工心脏可能是其中一种,这些试验在中国完全后,数据可以拿回美国去,然后可以用这些数据去说服投资者……

  13岁男孩多次手术后痛苦死亡

   


周易清的母亲接受记者采访



 13岁的男孩周易清在上海东方医院为他进行了人工心脏、干细胞、肌细胞等这些世界最尖端医疗手术后死亡,也许这时大家都有这样一个疑问,周易清患的是心脏病,不做这些手术,周易清的就能康复吗?结果会不会是一样的? 

  原上海市药监局监督员陈晓兰认为,我敢说,他一定能够活下来,还有一个小孩,看到(周易清)痛苦的样子,坚持没有做,就活下来了

  这就是那个没有安装人工心脏的朱昊,现在仍然在正常的上学,尽管没有做人工心脏,但是它也在东方医院接受了和周易清一样的干细胞和肌细胞手术。

  朱昊的妈妈说,没有手术前还是蛮好的,但是做过干细胞、肌细胞手术后现在身体很差,怕冷,怕热,感冒多。 

  2004年9月,干细胞手术宣告失败,周易清不仅没能出院,期间还因为脑部血栓造成偏瘫.此时,周易清已经入院将近半年时间,看着整天带着人工心脏,行动不便的儿子,周振华夫妻痛苦万分。

  说有肌细胞,我说成熟吗,他说用在人身上怎么能不成熟

  2004年10月,来自美国的医生为周易清做了肌细胞手术。

  郭永倍说:不让我们看的,他住在重症监护室

  做完肌细胞后不久,郭永倍见到了周易清,儿子的话让她终生难忘。

  郭永倍的儿子周易清说,妈妈,你和爸爸不要救我了,我说为什么,他说你不知道在里面,我说了你们会很伤心的……

  肌细胞修复再次失败。9个月后,东方医院决定对周易清实施换心手术。但是,这一次周易清没有再挺过来.

  我现在想起来,他得人生是很短暂的,但是他吃的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尽管邓中星老人保住了一条命,但是一家人的生活已经彻底改变。

  我们一家三口每天来家都是哭,孩子看到爸爸这样

  陈晓兰:人工心脏,肌细胞 干细胞这一类手术如果获得成功,那也是别人的成功,但是付出去的却是中国人的生命,中国老百姓的生命。


   
 


  周易清 

   
 



   
 


  德籍医生 翁渝国 

    
 


    上海市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

   
换心换肺 致人死亡

  除了人工心脏外,东方医院的另一个著名的手术是换心换肺,2003 年的9月24日,上海下岗女工陈凤英接受了上海东方医院和镇江人民医院共同实施的心肺联合移植手术,但是他没有能够活着离开手术台。

   




  接受心肺联合移植手术的死者陈凤英的儿子黄凌

  这是陈凤英的儿子黄凌,电视机旁放着的照片就是已经故去的陈凤英。2003年3月26日,49岁的陈凤英出现胸闷等不适症状,来到上海东方医院治疗,给他看病的是东方医院的院长刘中民,结论是陈凤英必须进行心肺联合移植。

  必须换心换肺,否则活不了三个月……

  心肺联合移植手术费用高的惊人,可让陈凤英没有想到的是,医院称这个手术竟然可以免费。

  由于当时没有供体,陈凤英只能先采取保守治疗,等待供体。其间两次在东方医院住院治疗,一只到9月初,供体都没有找到,此时已经远远超过了只能活3个月的期限,但是黄凌说,他们当时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他当时说我母亲活不了三个月,但是到9月份都已经六个月了,我母亲还好好的

  9月中旬,供体确定,由于供体在江苏镇江,陈凤英21日在东方医院办理了出院手续,随后赴镇江,9月24日陈凤英手术失败。

  “心肺联合移植”手术被医学界称之为“珠穆朗玛峰”,手术难度大,按照有关统计数据,截至2006年,这一手术在全国仅开展了10余例。手术难度大,风险自然也高,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但是黄凌却认定,母亲陈凤英的死有问题,

  本来对母亲的死,缺乏医学知识的黄凌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1年后,网上一些帖子让他对母亲的死有了怀疑,

  医院什么资料也不给

  回想当时手术费用全免等很多细节,黄凌越来越觉得母亲的手术存在问题。

  我母亲身体以前很好,都一直能爬楼什么的

  黄凌说,母亲陈凤英以前在船上工作,对身体的要求很高,去东方医院看病时,一直在正常上班,如果是心脏功能差到了非换不可的地步,怎么可能还正常上班。

  黄凌:一直到镇江去做手术,还是自己提着行李大包小包上汽车……

  而上海市卫生局出具的一份材料更加坚定了黄凌的怀疑,这是上海市卫生局允许东方医院开展“心肺联合移植手术”临床试用的批文,批复的时间是2004年7月。

  凭这个,就可以说是在那我母亲做实验

  心肺联合移植在各种器官移植中是风险最高、存活率最低的手术之一,当时陈凤英和家人对此并不了解,但是,黄凌告诉记者,东方医院没有告诉患者这是试验性质的手术。

  手术成功率98% 说在我们医院这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手术了……

  从人工心脏到心肺联合移植,在对多位患者家属的采访中,我们得到了一个共同的信息,成功率, 90%以上,但是据了解,全世界第一例心肺联合移植手术在1968年完成,但至今仍然是一项高风险、低存活率、昂贵的手术。而存活超过100天的微乎其微,因此即使手术算是成功了,也可能只能在多活几个月,而在黄凌看来,他觉得母亲陈凤英根本就不需要做这样的手术。…… 

  为获得更多的证据,黄凌多次到东方医院交涉,终于拿回了部分病历,在这些病历中,黄凌马上在一张肺部检查记录上发现了问题。 

  心肺还算健康的人居然作了心肺联合移植手术

  黄凌通过朋友的关系,找到了以揭露医疗黑幕著称的陈晓兰医生,他的怀疑被证实了。

  在这份病历中,陈晓兰医生又发现了另一个严重的问题。这是2003年3月26日陈凤英的病历。是刘中民亲笔书写的,上面明确写道,神清、无颈静脉怒张、两肺无啰音、心跳80次/分、律齐、未闻病理杂音、双下肢未浮肿,但是随后得出的结论却是心功能4级。

  完全是自相矛盾

  陈晓兰医生介绍说,人的心功能一共分为一、二、三、四 四个等级,四级是病情最为严重的的等级,也是进行心脏移植的必备条件之一,按照刘中民院长的资历、水平,他不应该,也不可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陈晓兰 刘中民是享受国务院津贴的专家……

  为了进一步求证这份病历是否自相矛盾和存在严重问题,记者还咨询了上海瑞金医院心胸外科负责人。

  电话采访上海瑞金医院心胸外科负责人 矛盾的,不可能这样的现象和结论

  陈晓兰 他就是要给他换心换肺,他就这样写

  在了解到这些情况后,黄凌怀着极其悲愤的心情,在网上发出了,《母亲你在天堂还好吗?》的帖子,反映母亲陈凤英手术中存在的问题,

  我无法用语言去形容这个人,他就是变相得故意杀人……

  根据一些公开的信息,东方医院称共为5位患者做过心肺联合移植手术,分别是江苏人徐小平、上海人陈凤英、浙江人陈祥豹、上海人张艳、上海人陈燕,其中名叫徐小平的患者最为特殊,正是这位患者让黄凌的母亲陈凤英最后下了接收心肺联合移植手术,同时她也是目前唯一一位还活着的患者……

  一位江苏农妇的奇特遭遇

  根据黄凌的回忆,他母亲陈凤英在手术前,院方曾经安排她见了一个人——来自苏北的农妇徐小平,当时徐小平刚刚做过心肺联合移植手术不久,正是这次见面打消了陈凤英最后的顾虑。

  他对我母亲说 手术很好的

  根据黄凌了解到的情况,先后有多人在东方医院做过心肺联合移植手术,现在唯一活着的只有徐小平一人,也就是他母亲手术前见过的那个患者,因此对徐小平自己称手术很好、没问题的说法,黄凌产生了怀疑。

  我觉得徐小平就是个托

  这是当时上海和镇江媒体前前后后对徐小平手术的报道,

  报道显示,徐小平不仅手术相当成功,而且现在生活的状况非常好,真的是这样吗?通过很长时间的努力,记者和黄凌终于在上海浦东一处出租房内找到了徐小平,眼前的徐小平已经廋得脱了型,和媒体上神采飞扬的照片判若两人。

  现在身体不行,楼都没法爬,生不如死

  徐小平生前在镇江一个市场里卖肉,他的丈夫只管杀猪,卖肉就他一个人,常常是一站一天,一付好身体好是远近闻名……

  以前在镇江卖肉,什么活都干,上百斤的肉我都抬得动……

  徐小平现在经常心慌,气喘,心跳经常超过每分钟120次,手术前他的体重是55公斤,但是现在体重只有37公斤,连最简单的家务活都不能做,他完全没有想到手术后自己会变成这样,因为当时医生告诉她这个手术很成熟。

  徐小平 说做了15个了,我们也就没有再问

  根据徐小平介绍,当时为了劝说她接受着一手术,镇江人民医院和她签订了一系列协议,并作了公证,镇江人民医院承诺将徐小平的家庭从淮安迁到镇江,负责三个孩子的转学、补贴生活费,帮助徐小平开小店、做生意等等,医院还答应给徐小平住房两间。

  ……还要给我找工作,你说我开不开

  徐小平 如果当时知道这样,肯定不能做这个手术,上当了^ 

  除了恨以外,徐小平也在怀疑自己当初的病情是不是严重到了非要换心换肺的程度.为此,徐小平曾经多次去医院要过病历,但是镇江人民医院以遗失为由始终不肯把病历交给自己。

  这是徐小平手里关于自己病情唯一的一份检查,是手术前三个月他在镇江另外一家三甲医院做的心脏彩超。记者就这份彩超电话采访了上海瑞金医院心胸外科专家。

  电话采访 瑞金医院

  陈晓兰 徐小平有过三个孩子,怎么可能有先天性心脏病,他以前是卖肉的,干很重的体力活 怎么可能是心功能4级

  现在的徐小平已经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身体每况愈下,生病前,夫妻俩在镇江卖肉,一家人过的幸福快乐,但是现在,这个家庭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笑声。

  徐小平已经于今年4月份死亡

  黄凌还了解到,在东方医院心肺联合移植手术中也有外籍医生参与,给徐小平做手术的不仅有刘中民和镇江人民医院的医生,还有一位叫翁渝国的德籍医生,这位医生同样参与了东方医院给周易清等多位患者做的人工心脏手术。

  对于进行医疗试验,我国不是没有相关的规定,就拿上海市来说,开展试验性质的手术,必须要经过卫生主管门的批准才能够进行、必需要告知患者家属手术的风险,而且这样的手术必须是免费的,但是关于违规进行这种手术的处罚以及赔偿等,却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可依,再加上监管不严,这些正是国外一些医疗机构钻空子的地方。进行世界顶尖医疗试验是应该的,但是有一个前提--这些试验首先必须是合法的,是符合人伦的,如果掩盖试验的真相,为了试验甚至为了某种利益而非法剥夺他人的生命,这不是医疗试验,而是在犯罪。希望有关部门能对此事进行彻查!让周易清等人的灵魂得到安息!



2008-04-30 16:55:59

主题: CCTV: 东方医院的换心换肺手术
东方医院的换心换肺手术 

--------------------------------------------------------------------------------
 
CCTV    2008-04-30 10:29:53 
 
昨天我们栏目播出了“致命的柏林心”,介绍了12岁男孩周易清在上海市东方医院接受人工心脏加干细胞、肌细胞治疗,结果致死的事。引起各界强烈反响。许多观众纷纷打来电话,表示愤慨。他们询问,东方医院到底是什么医院?刘中民院长又是何人呢?东方医院是上海一家二级甲等医院,原来在知名医院和三级甲等医院众多的上海并不出名,技术实力也谈不上雄厚,但是这几年,东方医院却因为它的心脏手术一举声名鹊起,包括在周易清等很多患者身上实施的人工心脏等手术为这家医院创造了众多的中国、亚洲、甚至世界第一。刘中民院长据说近年来治疗终末期心衰病人获得成功,多次获得上海市科技成果奖励,这些荣誉和光环是不是存在问题?现在我们再来听听来自美国的一位医学博士的意见。

 
盛泽林,美国迈阿密大学医学博士,在美国从事医疗工作多年,刚回国不久,现任职于一家外资药企。在了解了周易清的手术情况,特别是了解到周易清的肌细胞手术是美国医生做的以后,他感到非常吃惊。有违人道了 这种手术放在小白鼠身上做做,可能可以成功,人身上怎么能做,这在美国是不敢做的.

  两年前美国还是哪里的一家公司在河南做艾滋病新药试验,死了好几个人,这种做法很显然是利用中国法规不太健全的空当,在中国进行试验,因为很多试验在动物身上难以得到完全的数据,人工心脏可能是其中一种,这些试验在中国完全后,数据可以拿回美国去,然后可以用这些数据去说服投资者……

  13岁男孩多次手术后痛苦死亡

   


周易清的母亲接受记者采访



 13岁的男孩周易清在上海东方医院为他进行了人工心脏、干细胞、肌细胞等这些世界最尖端医疗手术后死亡,也许这时大家都有这样一个疑问,周易清患的是心脏病,不做这些手术,周易清的就能康复吗?结果会不会是一样的? 

  原上海市药监局监督员陈晓兰认为,我敢说,他一定能够活下来,还有一个小孩,看到(周易清)痛苦的样子,坚持没有做,就活下来了

  这就是那个没有安装人工心脏的朱昊,现在仍然在正常的上学,尽管没有做人工心脏,但是它也在东方医院接受了和周易清一样的干细胞和肌细胞手术。

  朱昊的妈妈说,没有手术前还是蛮好的,但是做过干细胞、肌细胞手术后现在身体很差,怕冷,怕热,感冒多。 

  2004年9月,干细胞手术宣告失败,周易清不仅没能出院,期间还因为脑部血栓造成偏瘫.此时,周易清已经入院将近半年时间,看着整天带着人工心脏,行动不便的儿子,周振华夫妻痛苦万分。

  说有肌细胞,我说成熟吗,他说用在人身上怎么能不成熟

  2004年10月,来自美国的医生为周易清做了肌细胞手术。

  郭永倍说:不让我们看的,他住在重症监护室

  做完肌细胞后不久,郭永倍见到了周易清,儿子的话让她终生难忘。

  郭永倍的儿子周易清说,妈妈,你和爸爸不要救我了,我说为什么,他说你不知道在里面,我说了你们会很伤心的……

  肌细胞修复再次失败。9个月后,东方医院决定对周易清实施换心手术。但是,这一次周易清没有再挺过来.

  我现在想起来,他得人生是很短暂的,但是他吃的苦是常人无法想象的

  尽管邓中星老人保住了一条命,但是一家人的生活已经彻底改变。

  我们一家三口每天来家都是哭,孩子看到爸爸这样

  陈晓兰:人工心脏,肌细胞 干细胞这一类手术如果获得成功,那也是别人的成功,但是付出去的却是中国人的生命,中国老百姓的生命。


   
 


  周易清 

   
 



   
 


  德籍医生 翁渝国 

    
 


    上海市东方医院院长刘中民

   
换心换肺 致人死亡

  除了人工心脏外,东方医院的另一个著名的手术是换心换肺,2003 年的9月24日,上海下岗女工陈凤英接受了上海东方医院和镇江人民医院共同实施的心肺联合移植手术,但是他没有能够活着离开手术台。

   




  接受心肺联合移植手术的死者陈凤英的儿子黄凌

  这是陈凤英的儿子黄凌,电视机旁放着的照片就是已经故去的陈凤英。2003年3月26日,49岁的陈凤英出现胸闷等不适症状,来到上海东方医院治疗,给他看病的是东方医院的院长刘中民,结论是陈凤英必须进行心肺联合移植。

  必须换心换肺,否则活不了三个月……

  心肺联合移植手术费用高的惊人,可让陈凤英没有想到的是,医院称这个手术竟然可以免费。

  由于当时没有供体,陈凤英只能先采取保守治疗,等待供体。其间两次在东方医院住院治疗,一只到9月初,供体都没有找到,此时已经远远超过了只能活3个月的期限,但是黄凌说,他们当时都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他当时说我母亲活不了三个月,但是到9月份都已经六个月了,我母亲还好好的

  9月中旬,供体确定,由于供体在江苏镇江,陈凤英21日在东方医院办理了出院手续,随后赴镇江,9月24日陈凤英手术失败。

  “心肺联合移植”手术被医学界称之为“珠穆朗玛峰”,手术难度大,按照有关统计数据,截至2006年,这一手术在全国仅开展了10余例。手术难度大,风险自然也高,这是最简单不过的道理,但是黄凌却认定,母亲陈凤英的死有问题,

  本来对母亲的死,缺乏医学知识的黄凌并没有觉得有什么问题,但是,1年后,网上一些帖子让他对母亲的死有了怀疑,

  医院什么资料也不给

  回想当时手术费用全免等很多细节,黄凌越来越觉得母亲的手术存在问题。

  我母亲身体以前很好,都一直能爬楼什么的

  黄凌说,母亲陈凤英以前在船上工作,对身体的要求很高,去东方医院看病时,一直在正常上班,如果是心脏功能差到了非换不可的地步,怎么可能还正常上班。

  黄凌:一直到镇江去做手术,还是自己提着行李大包小包上汽车……

  而上海市卫生局出具的一份材料更加坚定了黄凌的怀疑,这是上海市卫生局允许东方医院开展“心肺联合移植手术”临床试用的批文,批复的时间是2004年7月。

  凭这个,就可以说是在那我母亲做实验

  心肺联合移植在各种器官移植中是风险最高、存活率最低的手术之一,当时陈凤英和家人对此并不了解,但是,黄凌告诉记者,东方医院没有告诉患者这是试验性质的手术。

  手术成功率98% 说在我们医院这已经是一个非常成熟的手术了……

  从人工心脏到心肺联合移植,在对多位患者家属的采访中,我们得到了一个共同的信息,成功率, 90%以上,但是据了解,全世界第一例心肺联合移植手术在1968年完成,但至今仍然是一项高风险、低存活率、昂贵的手术。而存活超过100天的微乎其微,因此即使手术算是成功了,也可能只能在多活几个月,而在黄凌看来,他觉得母亲陈凤英根本就不需要做这样的手术。…… 

  为获得更多的证据,黄凌多次到东方医院交涉,终于拿回了部分病历,在这些病历中,黄凌马上在一张肺部检查记录上发现了问题。 

  心肺还算健康的人居然作了心肺联合移植手术

  黄凌通过朋友的关系,找到了以揭露医疗黑幕著称的陈晓兰医生,他的怀疑被证实了。

  在这份病历中,陈晓兰医生又发现了另一个严重的问题。这是2003年3月26日陈凤英的病历。是刘中民亲笔书写的,上面明确写道,神清、无颈静脉怒张、两肺无啰音、心跳80次/分、律齐、未闻病理杂音、双下肢未浮肿,但是随后得出的结论却是心功能4级。

  完全是自相矛盾

  陈晓兰医生介绍说,人的心功能一共分为一、二、三、四 四个等级,四级是病情最为严重的的等级,也是进行心脏移植的必备条件之一,按照刘中民院长的资历、水平,他不应该,也不可能犯这样的低级错误。

  陈晓兰 刘中民是享受国务院津贴的专家……

  为了进一步求证这份病历是否自相矛盾和存在严重问题,记者还咨询了上海瑞金医院心胸外科负责人。

  电话采访上海瑞金医院心胸外科负责人 矛盾的,不可能这样的现象和结论

  陈晓兰 他就是要给他换心换肺,他就这样写

  在了解到这些情况后,黄凌怀着极其悲愤的心情,在网上发出了,《母亲你在天堂还好吗?》的帖子,反映母亲陈凤英手术中存在的问题,

  我无法用语言去形容这个人,他就是变相得故意杀人……

  根据一些公开的信息,东方医院称共为5位患者做过心肺联合移植手术,分别是江苏人徐小平、上海人陈凤英、浙江人陈祥豹、上海人张艳、上海人陈燕,其中名叫徐小平的患者最为特殊,正是这位患者让黄凌的母亲陈凤英最后下了接收心肺联合移植手术,同时她也是目前唯一一位还活着的患者……

  一位江苏农妇的奇特遭遇

  根据黄凌的回忆,他母亲陈凤英在手术前,院方曾经安排她见了一个人——来自苏北的农妇徐小平,当时徐小平刚刚做过心肺联合移植手术不久,正是这次见面打消了陈凤英最后的顾虑。

  他对我母亲说 手术很好的

  根据黄凌了解到的情况,先后有多人在东方医院做过心肺联合移植手术,现在唯一活着的只有徐小平一人,也就是他母亲手术前见过的那个患者,因此对徐小平自己称手术很好、没问题的说法,黄凌产生了怀疑。

  我觉得徐小平就是个托

  这是当时上海和镇江媒体前前后后对徐小平手术的报道,

  报道显示,徐小平不仅手术相当成功,而且现在生活的状况非常好,真的是这样吗?通过很长时间的努力,记者和黄凌终于在上海浦东一处出租房内找到了徐小平,眼前的徐小平已经廋得脱了型,和媒体上神采飞扬的照片判若两人。

  现在身体不行,楼都没法爬,生不如死

  徐小平生前在镇江一个市场里卖肉,他的丈夫只管杀猪,卖肉就他一个人,常常是一站一天,一付好身体好是远近闻名……

  以前在镇江卖肉,什么活都干,上百斤的肉我都抬得动……

  徐小平现在经常心慌,气喘,心跳经常超过每分钟120次,手术前他的体重是55公斤,但是现在体重只有37公斤,连最简单的家务活都不能做,他完全没有想到手术后自己会变成这样,因为当时医生告诉她这个手术很成熟。

  徐小平 说做了15个了,我们也就没有再问

  根据徐小平介绍,当时为了劝说她接受着一手术,镇江人民医院和她签订了一系列协议,并作了公证,镇江人民医院承诺将徐小平的家庭从淮安迁到镇江,负责三个孩子的转学、补贴生活费,帮助徐小平开小店、做生意等等,医院还答应给徐小平住房两间。

  ……还要给我找工作,你说我开不开

  徐小平 如果当时知道这样,肯定不能做这个手术,上当了^ 

  除了恨以外,徐小平也在怀疑自己当初的病情是不是严重到了非要换心换肺的程度.为此,徐小平曾经多次去医院要过病历,但是镇江人民医院以遗失为由始终不肯把病历交给自己。

  这是徐小平手里关于自己病情唯一的一份检查,是手术前三个月他在镇江另外一家三甲医院做的心脏彩超。记者就这份彩超电话采访了上海瑞金医院心胸外科专家。

  电话采访 瑞金医院

  陈晓兰 徐小平有过三个孩子,怎么可能有先天性心脏病,他以前是卖肉的,干很重的体力活 怎么可能是心功能4级

  现在的徐小平已经完全丧失了劳动能力,身体每况愈下,生病前,夫妻俩在镇江卖肉,一家人过的幸福快乐,但是现在,这个家庭再也没有了往日的笑声。

  徐小平已经于今年4月份死亡

  黄凌还了解到,在东方医院心肺联合移植手术中也有外籍医生参与,给徐小平做手术的不仅有刘中民和镇江人民医院的医生,还有一位叫翁渝国的德籍医生,这位医生同样参与了东方医院给周易清等多位患者做的人工心脏手术。

  对于进行医疗试验,我国不是没有相关的规定,就拿上海市来说,开展试验性质的手术,必须要经过卫生主管门的批准才能够进行、必需要告知患者家属手术的风险,而且这样的手术必须是免费的,但是关于违规进行这种手术的处罚以及赔偿等,却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可依,再加上监管不严,这些正是国外一些医疗机构钻空子的地方。进行世界顶尖医疗试验是应该的,但是有一个前提--这些试验首先必须是合法的,是符合人伦的,如果掩盖试验的真相,为了试验甚至为了某种利益而非法剥夺他人的生命,这不是医疗试验,而是在犯罪。希望有关部门能对此事进行彻查!让周易清等人的灵魂得到安息!



2008-04-30 16:54:32

主题: 熊印钢: 中医,古老的理论、两千年前的思维、原始的技能
中医,古老的理论、两千年前的思维、原始的技能

  熊印钢


  如果说把中医理论看做一种文化,因为民族都热爱自己的文化;如果说把中
医理论看做是一种科学,说明头脑中科学萌芽还很稚嫩;如果说把中医看成现代
社会主流医学,说明夜郎自大的天国文化还在延续;如果说把中医看成比现代医
学更有优势,说明在科学时代仍然存在愚昧无知;如果说中医一点都不能治病也
是一种过激偏见;如果说中医能治癌症还不复发,那是无神论者的古代神话。

  在人类掌握电磁波技术、微电子技术、光子理论的科学时代,还在争论科学
尚未诞生两千年前蒙昧时期对疾病认识的中医理论是科学还是不是科学,是否有
点荒唐,因为无论用什么理由去拔高和用现代理论去修饰中医理论,但是都无法
改变中医理论是科学前时代古老的理论,是两千年前古人蒙昧的认识,是早期医
学原始的技能。因为科学渐进性的发展规律决定,人类的大脑不可能有传奇神话
故事中那种未来先知。如果从另一个侧面去看也反映出人类智慧具有双重性,人
性的利益主义在人类社会生活中的普遍与强劲。

  在科学没有来到人间的时代,尽管人类搞不清人为什么会患病,但是人用智
慧发现了药物能治疗疾病,经验医学从此诞生。由于古人不知疾病的本质和疾病
康复的机理,就主观的走入治愈疾病全靠药物的误区。在古代巫师文化一统天下
中,在封建迷信文化的引导下,人们把治疗疾病的希望完全寄予寻找神奇的仙药,
善于想像的古人从此就编造出形形色色的神医仙药传奇故事。古往今来民众的眼
里把这一切都当真,因此中医古往今来就一直蒙着一层高深莫测的面纱。其实疾
病康复是多种因素,药物的作用既不是全部,也不是主体。人类大多数疾病的治
愈存在三大治愈因素:

  第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希波克拉底发现的人类具有自然赐予的抗病力。他说:
“人类最好的医生是人的本能,任何药物都是帮助这个本能。”已被现代医学证
明是人体免疫功能与修复功能。比如艾兹病破坏人的免疫系统,任何药物将无法
发挥作用。人类在无医无药与动物共处的两千多万年,和走出丛林的200多万年
中,能够生存繁衍就是靠这种天然的巨大抗病力。因此,没有中医就没有中华民
族的危言无论出自何人之口,都是违背科学与历史的夜郎自大。

  中医号称自己有五千年的历史,因此就是科学,在古代就是社会主流医学。
在科学没有诞生之前,如果说在当时医学刚走出迷信的时候是“暂时”的真理还
能成立,正如俗话所说,“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但中医并非是古代的主
流医学。其实巫医才是人类医学的鼻祖,它才是古代最早的主流医学。因为自从
人类出现语言和思维巫医就诞生,人类的祖先也曾在很长时间把它当真理,因此
它一直与人类文明伴随,现在都很难考证它出现的准确时间。在科学发达的现代
社会,巫医在社会中下层仍然有不小的潜在市场,其原因既有巫师文化的延续,
也是因为巫医存在暗示治疗的因素。

  其实中华民族创造知识的历史才三千多年,中医理论的鼻祖是汉武帝时代的
儒士董仲舒,是在汉代他才把阴阳立说和五行立说合并,创造出阴阳五行古代初
期原始的哲学理论体系。在人类文明初期神灵文化一统天下的那个时期,上至九
五之尊的天子,下到初九的庶民百姓,没有哪一个不是神灵文化的忠实信徒。在
神灵文化统治时代,巫师与巫医浑然一体,因此巫医才是古代社会的主流医学。
中医那时还立不起自己的杆子。中医的历史满打满算也就两千多年。其实中医一
直就是民间经验对症治疗,其理论不仅虚拟而且充满缪说,就理论而言也是零散
不全,还是全面继承发展中从宫廷遗文和达官贵人的墓里挖掘出来的古本,加工
整理和吹捧,才冠以博大精深的美名。实际上很多粉丝根本没有看过这些古董原
文,只根据口传耳闻与媒体喧染就认定它博大精深。

  第二个治疗因素是人体的自我生理调节功能。由于人是有语言和思维的动物,
因此这个调节很容易被暗示。因为人类大约有百分之40-60的患者并无器质性疾
病,但感到身体不适和痛苦,因此暗示疗法是全世界对功能疾病普通的治疗方法。

  第三种才是药物的治疗作用。

  自然科学诞生之后定立了两条科学准则:

  一、是只有三人以上同时观察到的自然现像,才能作为可靠的科学研究素材。
因为人是个利益主义,又是个很能使用智慧为自己服务,善于说假话与造假的动
物。因此在人类社会的造假现像并未因文明进步而减少反而更多,技术更高,领
域更广,层次从下里巴人上升到衣冠楚楚令人难以相信的阳春白雪。这是为什么?
因为追求自我利益是人的一种强大本性。

  二、在药物治疗中疾病痊愈,要确定药物是否真实的疗效必须作双盲对照实
验排除暗示治疗的效果。所谓双盲实验是将同一种疾病病人分成两组,用外观一
样的胶囊药物治疗,其中一组装的不是药而是安慰剂,主管医生都不知道自己的
病人服的到底是药还是安慰剂,才能排除医生和药物暗示作用,才能观察药物真
实疗效,最后作出科学的结论。

  暗示作用的心理基础与病人迷信医生与药物有直接观系。即人们常说的信则
灵,不信则不灵是一个道理。举一个真实的例子。

  中世纪的神灵审判。一起盗窃案有五个嫌疑人,都不承认自己偷东西,法官
明白其中有一个人在说假话。这个说假话的人就是贼,但是没有办法。如果动刑
至少可能有三个人受不了皮肉之苦,屈打成招,还是确定不了谁是真贼。因此聪
明的法官就请巫师来作神灵审判。

  当时是神灵文化一统天下的中世纪,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对神灵相信得五体投
地。因为巫师是神灵的化身,因此就由巫师代表神灵来审判。巫师先作法场,把
人的潜意识引入神灵世界,然后用符烧灰化五碗“神水”。巫师说:谁偷了东西
不承认,神灵就会惩罚他。因此喝了这碗“神水”双眼就会失明。结果贼喝了水
眼睛马上就看不见,招认了是自己偷了东西。巫师又说,你承认了罪过,有改过
之意,眼睛就能看见。贼的眼睛马上又能看见。

  这是个有关心灵结构的心理学暗示原理。巫师的语言通过意识进入人的潜意
识,没有偷东西的人受到的暗示是:神灵是公正的,因此我没有偷东西,所以我
喝了神水眼睛不会失明。俗话说,“吃馇肉口渴;做贼心虚”,小偷受到的心理
暗示是:因为我偷了东西,所以我喝了神水神会惩罚我,因此我的眼睛一定会失
明。潜意识就干扰小偷的视觉功能。虽然古代巫师并不懂心理学知识与原理,但
有信则灵,不信则不灵的社会实践经验。因此巫师没有一个不能吹大牛。可能社
会民众稍加回忆就可发现像胡万林、刘太医以及社会江湖游医没有哪个不是能包
治百病的吹牛高手。

  即在现代社会也不乏有中医说,中医比西医的最大优势是治癌症不复发。这
也不奇怪。因为中医理论根本没有癌症的科学概念,按照中医理论和望闻问切,
就根本不可能诊断出癌症。任何中医诊断的癌症都是利用西医的科学知识去认识,
用现代病理技术去确定,因此如果他能诊断癌症,说明中医的阴阳五行理已经念
蜕变为科学理念,实际上已经不是中医。

  但是由于人类的疾病十分复杂,有各种各样的疾病,有些疾病的治疗与人体
免疫功能和暗示作用没有直接关系,往往会考察出这种医学对疾病认识理论的真
正实用性。

  比如,在中国宋代出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医案。有个员外的少爷用鱼钩挂食钓
农民的鸡玩,他一高兴就学鸡吃食,一不小心把鱼钩带食吸到食道中。用手拽鱼
线,越拽鱼线鱼钩钩得越牢,反而取不出来。这下把员外急坏了。打发仆人把潭
州城里的四大名医高手都到家来,这个特殊的病例潭州城的四大名医束手无策。
中医说阴阳平衡不得病,可这个小孩阴阳平衡照样得了病;如果用辩证施治绕花
子,但绕去绕来还是要回到取鱼钩的原位。中医这种玄而空的医学理论把人的思
维引向不具体的抽像概念之中,束缚人们观察疾病的微观世界,也就找不出解决
具体问题的有效方法。四大名医各显其能无能可显,发挥集体智慧全是纸上谈兵。
别看这个病不大,在古代如果鱼钩不能取出,小孩可能因此而发生纵膈感染,很
可能因此而发生败血症死于非命。

  员外急得六神无主。因为四大名医高手说了,你把京城的御医请来都没有办
法,只能让鱼钩自己烂掉,听天由命。俗话说病急乱投医,这个管家突然想到潭
州城里有一位心灵手巧的莫老先生。莫老先生是全城出了名的银匠,于是就向主
人建议把他请来。四大名医说,请他来根本没有用。我们医生都没办法,他又不
是医生,既没学过《黄帝内经》,更不懂阴阳五行,他来了也是白来。员外实在
没有其他主意,就叫管家把莫老先生请来试着瞧瞧。

  莫老先生到员外家中,用手牵着鱼线叫小孩张开嘴察看了一翻,又叫管家把
小孩用的鱼钩找来查看了一翻。然后坐在太师椅上不停的叭哒烟锅,埋头在想主
意。屋里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莫老先生身上,看他到底有什么高招。莫老先生叭
哒了第三锅烟,突然脸上露出了笑纹,抬头胸有成竹的说:“有了!”

  莫老先生叫管家找一串小彿珠,一个蚕茧,一把剪刀,一陀猪油。他把蚕茧
剪成小圆片,在中央戳个小孔,把猪油涂在两面,把小孩口外的鱼线二尺处剪断,
再把断头穿过小圆孔。他一面安慰小孩,一面叫管家再找一双银筷子。叫小孩张
开嘴,莫老先生小心翼翼的把剪成圆片的茧子用筷子推到小孩咽部。此时他从鱼
线断头慢慢的穿佛珠。莫老先生边穿佛珠边叫小孩咽口水,并说:“只要你听我
的话,鱼钩一定能取出来。如果你不听话,鱼钩会在里面把肉烂掉。”小孩答应
与他配合。

  当莫老先生把多半串佛珠穿完后,把嘴边的佛珠向下压,轻轻用力拉紧鱼线,
一串佛珠就变成一根木棍。他一面安慰小孩,慢慢用力向下推佛珠,一瞬间用力
一提,佛珠带鱼钩就从嘴里出来了。一下把在场的四大郎中高手惊呆了。

  员外高兴得眼泪都掉下来。莫老先生笑着说,什么药都不要吃。每天用败毒
的摘尔根熬水当茶喝,因为鱼钩有毒。吃五天稀饭,以后就没事了。

  尽管莫老先生不懂医术,但他是个爱动脑筋用逻辑思维的人。因为他从钓鱼
鱼钩钩到鱼嘴深部,取不出鱼钩,用一根竹棍撑着鱼钩往后退取鱼钩的经验得到
启示,用想像思维创造了用佛珠穿鱼线代替竹棍,发明了倒取金钩的绝技。而且
他考虑十分周全。他用蚕茧小圆片的目的是从食道取出鱼钩时起到保护食道不被
鱼勾二次划伤的作用。其实莫老先生是以取出鱼钩为目标逻辑求证思维想出的办
法。

  医学是一门以解决问题为目标,逻辑思维求证的自然科学。而中医两千多年
的思维模式都是在不具体,虚拟世界去思考虚拟疾病,解决虚拟的问题。只要病
人好了都认为是药物的功效。把解决人类疾病的思维方向主要放在寻找奇药异方
上。因此他们的阴阳五行思维模式无法启开疾病微观世界的大门,所以对这类疾
病想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确实如同四大名医所说,即在宫廷御医也不可能想出
办法。

  这是中医两千多年以来用抽像思维模式不能解决具体疾病的理念结症。因为
思考点偏离具体目标,被带到无边无际的阴阳五行黑洞,中华民族再聪明,再有
智慧也不可能在虚拟中发挥智慧去解决具体问题。因此古代阴阳五行的错误思维
模式,就是束缚中华民族进入微观世界发生创造性的最大遗害。只要想想,尽管
中医和一些学者把阴阳五行理论吹得登峰造极,除了给天命论的迷信文化充当万
能工具之外,给中华民族的文明进步创造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哪一件事情?

  像潭州城的这种不存在免疫因素和自我暗示治疗因素的疾病,就显现出中医
阴阳五行理思维模式致命缺陷和实用性的低能。人常说三个臭皮匠当个诸葛亮,
而四大名医不敌一个不懂中医阴阳五行理论的老工匠。

  如果把中医与希波克拉底的经验医学作对比中医的先天缺陷就更清楚。西方
医学走出迷信之后,首先希波克拉底有人体抗病力的正确医学理念,其次是认识
疾病的方向集中是人体可证因素的猜想中。因为当时解剖学、生理学没有出现,
是知识贫乏猜错了,而不是思维模式与方向的错误。但是随着人们认识人体的知
识正确和清晰,很容易发现错误与抛弃错误。因为自然科学的发展都是在踩着过
去落后和错误的肩头上在进步与创新。如果不能认识和批判过去的错误,还把古
人猜错了的东西当宝贝,不准民众批评,有智慧的中国人只能永远停留在两千年
前的蒙昧去认识疾病,因此传统中医仍然是从原始迷信走出半原始时代对疾病的
认识水平。因为中国人奉信传统,忌讳破传统,因此就不能也不敢突破古人的认
识论,也就不能向前发展。事实证明建国后,在巨大的财力、物力、人力和权力
的支持下中医仍然停留在两千年前的水平。

  如果中医说这是在否定中医五十多年来的巨大发展,其实并不是中医自身在
发展。在耗费巨大财力的继承发展中,中医在发展的每一步都是现代医学对落后
原始医学的改造。比如:一、用西医科学诊断取代中医的虚拟模糊诊断免除误诊
医疗风险;二、用西医的实验技术搞清部分中医成分;三、用西医实验技术开发
中药,就是鉴定成果的理论技术一条龙也全部是西医理论和技术;四、中医对现
代医学各种先进高科技技术、设备在医疗中广泛应用,没有一项是属于中医自己
的知识产权所有;五、用西医的细菌、病毒、免疫、内环境、外环境,去认识疾
病,有哪一个论点能从前科学时代带有封建迷性色彩,唯心猜想的中医理论中找
出完整清晰的论述?有哪怕一丁点是中医自身发展的也算数。确实难以找出来。

  都是西医发现什么,中医跟着在发现什么。然后在古书上去找似是而非的只
言片语来证明中医早就很伟大。如果没有西医,中医仍然像两千年前一样的原始。
如果把西医的科学知识与现代技术剥去,中医与两千年前又有哪一点区别?谁能
拿出证据来推翻?因为中医理论本身决定不废弃封闭的不科学理论根本不可能有
任何发展。正如毛主席所说:“不破不立”。你中医不废弃自己的不科学理论,
怎么建立科学认识疾病观?但是为了维护中医这面旗帜,中医不承认是在自我改
造,甚至连中西医结合都不敢承认,说是中医自身发展。这不仅违背科学良知与
准则,也是最大的剽窃与科学造假。

  把两千年前的古老医学提到与世界现代医学同等,是特定社会条件下指鹿为
马的产物。中医与西医并列发展走过了五十多年,与社会民主、进步、法制在21
世纪交汇。在科学领域走高桥很难再走下去,因为扶持政策对市场经济鞭长莫及。
因此中医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一、传统中医要生存就退回到社会医疗辅助位置,像中国台湾的中医那样,
按自己的传统理论诊断,按传统理论尊古炮制传统药物,自由生存发展,不使用
西医的任何药品、器材、设备。如果不拔高中医与西医对等的社会医疗责任,承
担社会辅助医疗,仍然可以保持传统特色,而且仍有传统医疗市场需求,传统中
医也未必会消失。

  二、如果中医要发展必然医学理念要科学化。就不能医学理念科学化,用西
医科学知识和现代技术不认账,还说自己是中医。承认在走中西医结合之路,堂
堂正正的生存发展。

  随着社会民主进步与学术自由,这个问题浮出水面。中医为了依靠西医科学
诊断避免误诊医疗风险生存,又要独立门号,把自己医学理念科学化之后使用西
医科学技术仍然声称自己是中医,为了模糊中医不明不白长期占用西医科学理论
和现代技术,又美其名曰:是“现代”中医。又创造出“现代”中医这个新名词。

  “现代”两个字包涵着世界各国众多的科学家几代人的心血与成果,以“现
代”两个字中医就白白的占用西医科学知识与现代先进技术说不过去。如果承认
中西医结合造福于人类,因为科学无国界,符合知识产权法规,不会有争议。但
是中医把这个人类共享的医学成果,用于另立旗号为不科学的医种虚名服务,和
用于已在市场中消亡的传统中医借尸还魂性质就改变。因为中医的“现代”包装
物每一方寸都是西医众多的科学家的心血和成果。如果剥去现代包装,中医仍然
是古老的理论,两千年前的蒙昧时代的思维和原始的技术,难道不是吗?

  在中医政治化时代民众根本不了解中医理论的始祖《黄帝内经》和《本草纲
目》,只能从中医喧染与媒体宣传中知道是两部伟大的巨作,只能从被业内人士
口传耳闻中知道是古代就有科学自然观的不朽之著。

  随着民众对这两部巨著逐渐了解,神秘面纱被揭开,如果说这两部著作是文
化应该是宝贵遗产,因为它真实的记录了古人认识自然,认识疾病的的初期的真
实观点,具有很大的史料价值。因为历史在于真实,而科学在于求实。 


  但是在现代科学社会如果把充满封建迷信色彩,带有不少荒唐立说的东西作
为医学理论吹得博大精深会让人耻笑。《黄帝内经》天人合一并非是一些学者和
业内人士吹嘘的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现代科学自然观,而是为封建统治服务的天
命论。在蒙昧时代人类根本不可能有宇宙和自然的现代词汇概念,只有玉皇大帝
王母娘娘天的概念。

  人与自然和谐,天人合一的现代自然观还是近代各国科学家,从物种灭绝,
环境污染,温室效应,以及厄尔诺尼灾害气象巨增,才发现并提出。如果《黄帝
内经》早在2000多年前就对人与自然有如此清晰、明确的认识,自然科学早就在
中国出现。现代医学也不会诞生在西方,更有可能西方的民族主义人士把世界现
代医学称为中医了。

  《黄帝内经》的天人合一是指天决定王朝兴衰;天决定人生凶吉祸福;皇帝
是天子,在替天行道。臣民都要听皇帝的话。不听皇帝的话是违背天意,因此要
受到天的惩罚。而天人感应是指天上有什么人体就有什么,比如天有日月,人有
两目,天圆地方,人头圆足方以对应等等,人体的构造与天的组成相感应,因此
结构一致。甚至有荒唐的鸡屎治大病,念咒也能治病。《本草纲目》中鸟听叫声
能受孕,喝立春雨水与偷富人的灯放在床下也能治不孕症,孕妇吃兔肉小孩长兔
唇,吃生姜小孩长多指,母兔舔公兔毛能怀孕,没有公猫,用竹苕扫母猫背也能
怀孕等等,这些封建迷信理论面纱逐渐被揭开之后更明白了中医只是个经验治疗,
根本没有指导医疗完整的系统的科学理论体系。全是科学前时代蒙昧时期缪说连
篇的产物。

  但是在几十年中由于把中医拔得太高,博大精深的面子使中医难以下楼。事
实证明“科学”靠扶持是难以在民主、进步、法制社会的市场经济中继续走下去,
但是在今天中医仍然死守中医理论博大精深,既要用西医科学理论与实验技术维
持生存,又千方百计为中医也是社会主流医学辩护。尽管有政策支持,有恃无恐,
但占势并不占道理,面对科学的尴尬难以应对。第一招是拉大旗做虎皮;第二招
是扣政治大帽子;都不管用,干脆操妈操祖宗骂不堪入耳的脏话;学术辩论的语
言和中医理论一样原始。

  也有一些讲礼的文章,不是阴阳五行理论伟大的空话就是回避焦点问题的兜
圈子,“科学”和“理据”难觅。还有些大手笔,说了半天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因为他根本没有看过《黄帝内经》和《本草纲目》,完全是根据口传耳闻和媒体
喧染所知,所以只能听懂一句政治术语:你们诋毁“国粹”中医会招来民众反对,
一定不会得逞!如果号称博大精深,又有政策撑腰的“国粹”在摆事实讲理据的
学术争辩中,一诋就毁那么弱不经风,还能不要人掺扶也能登科学大雅之堂吗?
凡盖世真理都是不怕诋毁,而且在诋毁声中才显英雄本色。比如,达尔文的进化
论,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都不是在众人不理解的谩骂与诋毁声中顶天立地,最后
又在诋毁中被接受为真理吗!



2008-04-30 16:16:07

主题: momdoc: 我的USMLE step2 CS感想
发信人: momdoc (麦地鸟),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我的CS感想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30 15:40:25 2008)

我认为CS重点考察的是,1 time management,完成encounter的各个部分是pass的关键
,应付这一点的有效方法是多练习,练出时间感;2 communication,这个说起来有点
复杂,下面根据encounter的各个组成部分说。


1. History taking:你掌握谈话的节奏和结构,由你发问,病人填进内容。所以
要熟悉你要问的问题list,即使在你有点慌张时你依然可以问到要问的问题。

2. Physical:相对来说最不重要的一部分(但并不等于你可以完全忽视它),所
以如果万一时间很紧张,可以省掉一点,甚至,万万不得已时大部省略。

3. Summary:目的是a告诉对方,我接收到了你的信息;b 如果信息有错,给对方
机会纠正你。

4. Closure:这是精华部分,SP明显的竖起耳朵听着那。给出你的鉴别诊断及下一
步的workup。

5. Counseling:显示你对病人的关怀和体贴,常见的counseling 点有:smoking
,ETOH,illicit drugs,DM;depression和dementia case的重点更是counseling。其
他的case可以基于common sense发挥,比如CAD的低脂高纤维饮食等,有时间的话多少
说一两句。

最后,在整个过程中,要1 be sensitive:注意到SP的任何表情,举动,一有风吹草动
就问:are you ok? Is there anyway I can help you ? 2 be respectful : 比如动
sp身体的任何部位,得到他的允许后在动手。3 be calm 做错了,遗漏了,不要怕,
move on,保持镇定很重要,否则sp难以想像动则慌张的人怎么当合格的临床医生。

补充两点:1 phsical 我觉得做体察时不要be silent,要告诉病人你准备做什么。
keep talking也许比体察的手法更重要,在我看来。2 closure时要用layman,不要带
出专业术语,还得费时解释,几浪费时间还丢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1.214.]



2008-04-30 12:06:17

主题: 北京医学院网上公布:“终止与北京科宇联合干细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合作关系的严正声明”
北京医学院网上公布惊人消息:“终止与北京科宇联合干细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合作关系的严正声明”,并发出警告。


北京科宇联合干细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号称:起死回生,再创神奇。

结果骗人骗钱。

谁开的?
董事长: 李凌松 博士 现任北京大学干细胞研究中心主任:

公司首席科学家——李凌松教授: 北京大学干细胞研究中心主任,首席科学家。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美国华盛顿大学博士。1999年应聘回国,任北京大学医学部细胞生物学和遗传系主任。归国前为斯坦福大学生殖生物学研究员。

李恩: 公司责任科学家。现任哈佛麻州总医院心血管研究中心研究员,哈佛医学院基础研究员。 

廖新生: 毕业于美国Taxas大学,现在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Fred Huchinson癌症研究中心做临床医生。

李凌衡: 现受聘于Stowers医学研究所干细胞实验室。李凌衡博士还曾任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副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 
沈丽: 北京大学干细胞研究中心及解剖学与组织胚胎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周春燕: 干细胞研究中心教授 ,1983年毕业于哈尔滨医科大学。1986年或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分子病毒学硕士学位。1994年获英国剑桥大学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


http://www.bjmu.edu.cn/200411/article/2008-03/26061.htm

终止与北京科宇联合干细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合作关系的严正声明 
(2008-03-12) 

  北京大学医学部特声明:从2007年12月31日起,北京大学干细胞研究中心与北京科宇联合干细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已终止任何形式的合作关系。

  鉴于北京科宇联合干细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仍在使用北京大学干细胞研究中心名义进行商务活动,北京大学医学部声明,北京大学干细胞研究中心不承担北京科宇联合干细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及其合作机构经营行为带来的任何后果。

  北京大学医学部保留追究任何违背上述声明行为的权利。

北京大学医学部
2008年3月1日 


http://www.sinocells.com/1-5.asp
管理团队 

董事长: 李凌松 博士 现任北京大学干细胞研究中心主任
董 事: 李 平 硕士 现任北京科宇联合干细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崔秀焕 博士 现任韩国LIFECORD INTERNATIONAL CO.,LTD首席执行官 
金光福 硕士 现任上海中信未来投资管理优先公司总裁、首席执行官 
黄小华 学士 现任重庆华英集团董事长 
廖新生 博士 现任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Fred Huchinson癌症研究中心临床医生 


管理团队 

董事长: 李凌松 博士 现任北京大学干细胞研究中心主任
董 事: 李 平 硕士 现任北京科宇联合干细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崔秀焕 博士 现任韩国LIFECORD INTERNATIONAL CO.,LTD首席执行官 
金光福 硕士 现任上海中信未来投资管理优先公司总裁、首席执行官 
黄小华 学士 现任重庆华英集团董事长 
廖新生 博士 现任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Fred Huchinson癌症研究中心临床医生 



管理团队 

董事长: 李凌松 博士 现任北京大学干细胞研究中心主任
董 事: 李 平 硕士 现任北京科宇联合干细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崔秀焕 博士 现任韩国LIFECORD INTERNATIONAL CO.,LTD首席执行官 
金光福 硕士 现任上海中信未来投资管理优先公司总裁、首席执行官 
黄小华 学士 现任重庆华英集团董事长 
廖新生 博士 现任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Fred Huchinson癌症研究中心临床医生 


管理团队 

董事长: 李凌松 博士 现任北京大学干细胞研究中心主任
董 事: 李 平 硕士 现任北京科宇联合干细胞生物技术有限公司副董事长
崔秀焕 博士 现任韩国LIFECORD INTERNATIONAL CO.,LTD首席执行官 
金光福 硕士 现任上海中信未来投资管理优先公司总裁、首席执行官 
黄小华 学士 现任重庆华英集团董事长 
廖新生 博士 现任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Fred Huchinson癌症研究中心临床医生 

http://www.sinocells.com/3-1.asp
公司首席科学家——李凌松教授: 
北京大学干细胞研究中心主任,首席科学家。北京大学医学部教授,美国华盛顿大学博士。1999年应聘回国,任北京大学医学部细胞生物学和遗传系主任。归国前为斯坦福大学生殖生物学研究员。

李恩: 
公司责任科学家。获北京大学生物系硕士学位和美国麻省理工学院生物学博士学位,其导师为诺贝尔奖金获得者Rudolf Jaenisch博士。现任哈佛麻州总医院心血管研究中心研究员,哈佛医学院基础研究员。 
廖新生: 
毕业于美国Taxas大学,在Stanford著名干细胞专家 Weissman实验室博士后训练,并取得了在美国行医的资格。现在西雅图华盛顿大学的Fred Huchinson癌症研究中心做临床医生,专门从事“干细胞及骨髓移植治疗”研究和疾病治疗,该中心是世界上第一家进行骨髓移植治疗的机构,2000年他们用造血干细胞技术治疗了200多例白血病患者。 
李凌衡: 
现受聘于由美国时代共同基金总裁Mr.Stowers捐资2亿美元建立的Stowers医学研究所干细胞实验室。他于1994年在美国纽约大学(NEW YORK UNIV.)获生物化学及分子生物学博士,专长于干细胞的基因调控研究。他领导的研究小组利用最先进的生物芯片技术从目前在genebank注册的30000个基因序列中初步筛出了2400多个和干细胞分化与发育相关的基因。李凌衡博士还曾任美国西雅图华盛顿大学医学院副教授(Assistant Professor)。 
沈丽: 
博士生导师、教授。1983年毕业于北京医科大学基础医学系,获医学学士学位,1986年在北京医科大学获医学硕士学位,1986年8月至今在北京医科大学解剖学系任教,1992年9月至1993年8月在香港大学解剖学系CMB进修,任RAⅡ。现任北京大学干细胞研究中心及解剖学与组织胚胎学系教授、博士生导师。 
周春燕: 
干细胞研究中心教授 ,1983年毕业于哈尔滨医科大学。1986年或中国预防医学科学院分子病毒学硕士学位。1994年获英国剑桥大学分子生物学博士学位。归国前任英国Imutran/Novartis公司的Senior Scientist。现任北京大学医学部生化与分子生物学系教授。主要研究方向:器官及细胞移植过程中免疫排斥的调节以及肌体微环境对移植细胞的诱导分化机制,尤其是骨髓干细胞在受损心肌组织内的诱导分化及其对心肌损伤的修复。



2008-04-29 11:36:45

主题: Dr.Urbani
SARS and Carlo Urbani

Brigg Reilley, M.P.H., Michel Van Herp, M.D., M.P.H., Dan Sermand, Ph.D., and Nicoletta Dentico, M.P.H. 

http://content.nejm.org/cgi/content/full/348/20/1951
 
 
On February 28, the Vietnam French Hospital of Hanoi, a private hospital of about 60 beds, contacted the Hanoi office of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A patient had presented with an unusual influenza-like virus. Hospital officials suspected an avian influenzavirus and asked whether someone from the WHO could take a look. Dr. Carlo Urbani, a specialist in infectious diseases, answered that call (Figure). In a matter of weeks, he and five other health care professionals would be dead from a previously unknown pathogen. 
 
We now know that Hanoi was experiencing an outbreak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Dr. Urbani swiftly determined that the small private hospital was facing something unusual. For the next several days, he chose to work at the hospital, documenting findings, arranging for samples to be sent for testing, and reinforcing infection control. The hospital established an isolation ward that was kept under guard. Dr. Urbani worked directly with the medical staff of the hospital to strengthen morale and to keep fear in check as SARS revealed itself to be highly contagious and virulent. Of the first 60 patients with SARS, more than half were health care workers. At a certain moment, many of the staff members made the difficult decision to quarantine themselves. To protect their families and community, some health care workers put themselves at great personal risk, deciding to sleep in the hospital and effectively sealing themselves off from the outside world. 

In some ways, the SARS outbreak in Hanoi is a story of what can go right, of public health\\\'s coming before politics. First-line health care providers quickly alerted the WHO of an atypical pneumonia. Dr. Urbani recognized the severity of the public health threat. Immediately, the WHO requested an emergency meeting on Sunday, March 9, with the Vice Minister of Health of Vietnam. Dr. Urbani\\\'s temperament and intuition and the strong trust he had built with Vietnamese authorities were critical at this juncture. The four-hour discussion led the government to take the extraordinary steps of quarantining the Vietnam French Hospital, introducing new infection-control procedures in other hospitals, and issuing an international appeal for expert assistance. Additional specialists from the WHO and th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CDC) arrived on the scene, and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MSF, or Doctors without Borders) responded with staff members as well as infection-control suits and kits that were previously stocked for outbreaks of Ebola virus. The Vietnam French Hospital has been closed temporarily, and patients with SARS are cared for in two wards of the public Bach Mai Hospital, with the assistance of a team from MSF. No new cases in health care workers have been reported, and the outbreak in Vietnam appears to be contained. By dealing with the outbreak openly and decisively, Vietnam risked damage to its image and economy. If it had decided to take refuge in secrecy, however, the results might have been catastrophic. 

Dr. Urbani would not survive to see the successes resulting from his early detection of SARS. On March 11, he began to have symptoms during a flight to Bangkok. On his arrival, he told a colleague from the CDC who greeted him at the airport not to approach him. They sat down at a distance from each other, in silence, waiting for an ambulance to assemble protective gear. He fought SARS for the next 18 days in a makeshift isolation room in a Bangkok hospital. Dr. Carlo Urbani died on March 29, 2003. 

SARS is a pandemic of our global age. In just a few weeks, SARS had spread through air travel to at least three continents. Conversely, in the same amount of time, researchers working in no fewer than 10 countries have collaborated to identify the virus, sequence its genome, and take steps toward rapid diagnosis. It is now hoped that the large strides taken in basic research will quickly lead to therapeutic advances or a vaccine. 

Health care workers continue to be on the front line. Apart from the index patient, all the patients in the Vietnamese outbreak who died were doctors and nurses. In Hong Kong, approximately 25 percent of patients with SARS have been health care professionals, including the chief executive of the hospital authority. The intensive care wards are full — a situation that is exacerbated by the staffing difficulties presented by the hundreds of SARS cases affecting medical personnel. It is becoming difficult to import additional infection-control equipment, since countries where the suits are manufactured are holding onto their stocks as they brace themselves for outbreaks of SARS within their own borders. Once effective drug therapy has been found, similar problems may arise with availability and distribution, especially if the effective treatment turns out to involve a relatively rare and expensive drug, such as ribavirin. 

It remains to be seen whether the number of new SARS outbreaks will ebb or whether what we have seen to date is indeed the leading edge of a much larger pandemic. Currently, the attack rate in Hong Kong is approximately 2 cases per 10,000 population over the course of two months. This rate compares favorably with the seasonal attack rates of influenza-like illness, which reached 50 cases per 10,000 population in one week this winter in Europe. 

In 1999, Dr. Urbani was president of MSF–Italy and a member of the delegation in Oslo, Norway, that accepted the Nobel Peace Prize. Although he would be gratified that so much has been accomplished with respect to SARS in such a short time, he would certainly point out that the other diseases he worked with — such as the human immunodeficiency virus and AIDS, tuberculosis, and malaria, which kill millions of people each year — deserve to be treated with similar urgency. Whatever the future direction of SARS, it is clear that Dr. Urbani\\\'s decisive and determined intervention has bought precious time and saved lives. We remember Dr. Urbani with a mixture of pride in his selfless devotion to medicine and unspeakable grief about the void his departure has left in the hearts of his colleagues around the world. 



Source Information

From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Doctors without Borders) U.S.A. (B.R.), Belgium (M.V.H.), Vietnam (D.S.), and Italy (N.D.)

***********************************************************************************

From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Jump to: navigation, search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rlo_Urbani
 
Carlo UrbaniCarlo Urbani (Castelplanio, Italy October 19, 1956 – Bangkok, Thailand March 29, 2003) was an Italian physician and the first to identify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as a new and dangerously contagious disease. His early warning to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touched off a massive response that probably helped save the lives of millions of people around the world.

In 2003, Urbani was called in to The French Hospital of Hanoi to look at patient Johnny Chen, an American businessman who had fallen ill with what doctors thought was a bad case of the flu. Urbani realized that Chen did not have the flu, but that what he did have was probably new and highly contagious. Urbani immediately notified WHO, triggering the most effective response to a major epidemic in history. Urbani persuaded the Vietnamese Health Ministry to begin isolating patients and screening travelers, thus slowing the early pace of the epidemic. On March 11, he flew from Hanoi to a conference in Bangkok, Thailand and fell ill with SARS while on the plane. A colleague who met him at the airport called an ambulance. After 18 days of intensive care in a Bangkok hospital, his wife only able to speak to him through an intercom, Urbani died at the age of 46.

Urbani received his medical degree from the University of Ancona and worked for a time as a general practitioner, before starting a career in infectious diseases. He was a past president of the Italian chapter of Médecins Sans Frontières and was one of the individuals who accepted the 1999 Nobel Peace Prize on behalf of that organization. He was employed by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and based in Hanoi, Vietnam, where he mainly worked on combatting parasitic diseases, but was generally expert on infectious diseases. He was married and had three children.



2008-04-29 11:33:25

主题: WHO: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The Fifty-sixth World Health Assembly
FIFTY-SIXTH WORLD HEALTH ASSEMBLY WHA56.29
Agenda item 14.16 28 May 2003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The Fifty-sixth World Health Assembly,
Having considered the report on the emergence of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and the international response;1
Recalling resolutions WHA48.13 on new, emerging and re-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WHA54.14 on global health security – epidemic alert and responses, EB111.R13 on revision of the
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 and EB111.R6 on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influenza pandemics
and annual epidemics;
Deeply concerned that SARS, as the first severe infectious disease to emerge in the twenty-first
century, poses a serious threat to global health security, the livelihood of populations, the functioning
of health systems, and the stability and growth of economies;
Deeply appreciative of the dedication in responding to SARS of health care workers in all
countries, including WHO staff member, Dr Carlo Urbani, who in late February 2003 first brought
SARS to the attention of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and died of SARS on 29 March 2003;
Recognizing the need for Member States to take individual and collective actions to implement
effective measures to contain the spread of SARS;
Acknowledging that the control of SARS requires intensive regional and global collaboration,
effective strategies and additional resources at local, national, regional and international levels;
Appreciating the crucial role of WHO in a worldwide campaign to control and contain the
spread of SARS;
Acknowledging the great effort made by affected countries, including those with limited
resources, and other Member States in containing SARS;
Acknowledging the willingness of the scientific community, facilitated by WHO, to collaborate
urgently, which led to the exceptionally rapid progress in the understanding of a new disease;
1 Document A56/48.
WHA56.29
2
Noting, however, that much about the causative agent and the clinical and epidemiological
features of SARS remains to be elucidated, and that the future course of the outbreak cannot as yet be
predicted;
Noting that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experiences with SARS contribute lessons that can
improve preparedness for responding to, and mitigating the public health, economic, and social
consequences of the next 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 the next influenza pandemic, and the possible
use of a biological agent to cause harm;
Seeking to apply the spirit of several regional and international efforts in fighting the SARS
epidemic, including the ASEAN +31 Ministers of Health Special Meeting on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Kuala Lumpur, 26 April 2003), the Special ASEAN-China Leaders Meeting on
the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 (Bangkok, 29 April 2003), Emergency Meeting of
SAARC Health Ministers on the SARS Epidemic (Malé, 29 April 2003), ASEAN +3 Aviation Forum
on the Prevention and Containment of SARS (Manila, 15-16 May 2003), and the Extraordinary
Council of European Union Health Ministers Meeting (Brussels, 6 May 2003),
1. URGES Members States:
(1) to commit fully to controlling SARS and other emerging and re-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through political leadership, the provision of adequate resources, including through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intensified multisectoral collaboration and public information;
(2) to apply WHO recommended guidelines on surveillance, including case definitions, case
management and international travel;2
(3) to report cases promptly and transparently and to provide requested information to WHO;
(4) to enhance collaboration with WHO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and regional organizations in
order to support epidemiological and laboratory surveillance systems, and to foster effective and
rapid responses to contain the disease;
(5) to strengthen, to the extent possible, capacity for SARS surveillance and control by
developing or enhancing existing national programmes for communicable disease control;
(6) to ensure that those with operational responsibilities can be contacted by telephone or
through electronic communications at all times;
(7) to continue to collaborate with and, when appropriate, provide assistance to WHO’s
Global Outbreak Alert and Response Network as the operational arm of the global response;
(8) to request the support of WHO when appropriate, and particularly when control measures
employed are ineffective in halting the spread of disease;
1 China, Japan, and the Republic of Korea.
2 Travel to and from areas affected by SARS, in-flight management of suspected SARS cases who develop symptoms
while on board, including aircraft disinfection techniques.
WHA56.29
3
(9) to use their experience with SARS preparedness and response to strengthen
epidemiological and laboratory capacity as part of preparedness plans for responding to the next
emerging infection, the next influenza pandemic, and the possible deliberate use of a biological
agent to cause harm;
(10) to exchange information and experience on epidemics and th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emerging and re-emerging infectious diseases in a timely manner, including among countries
sharing land borders;1
(11) to mitigate the adverse impact of the SARS epidemic on the health of the population,
health systems and socioeconomic development;
2. REQUESTS the Director-General:
(1) to further mobilize and sustain global efforts to control the SARS epidemic;
(2) to update and standardize guidelines on international travel, in particular those related to
aviation, through enhanced collaboration with other international and regional organizations;
(3) to update guidelines on surveillance, including case definitions, clinical and laboratory
diagnosis, and management, and on effective preventive measures;
(4) to review and update, on the basis of epidemiological data and information provided by
Member States, the classification of “areas with recent local transmission”, through close
interactive consultation with the Member States concerned, and in a manner that safeguards the
health of populations while minimizing public misunderstanding and negative socioeconomic
impact;
(5) to mobilize global scientific research to improve understanding of the disease and to
develop control tools such as diagnostic tests, drugs and vaccines that are accessible to and
affordable by Member States, especially developing countries and countries with economies in
transition;
(6) to collaborate with Member States in their efforts to mobilize financial and human
resources and technical support in order to develop or enhance national, regional and global
systems for epidemiological surveillance and to ensure effective responses to emerging and reemerging
diseases, including SARS;
(7) to respond appropriately to all requests for WHO’s support for surveillance,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SARS in conformity with the WHO Constitution;
(8) to strengthen the functions of WHO’s Global Outbreak Alert and Response Network;
(9) to strengthen the global network of WHO collaborating centres in order to carry out
research and training on the management of emerging and re-emerging diseases, including
SARS;
1 WHO regards any country with an international airport, or sharing a border with an area having recent local
transmission of SARS, as being at risk of imported cases.
WHA56.29
4
(10) to take into account evidence, experiences, knowledge and lessons acquired during the
SARS response when revising the International Health Regulations;
(11) to report to the Fifty-seventh World Health Assembly through the Executive Board at its
113th session on progress made in the implementation of this resolution.
Tenth plenary meeting, 28 May 2003
A56/VR/10
= = =



2008-04-29 11:18:51

主题: WHO:中国禽流感病例现况通报 (2/26/08)
Avian influenza – situation in China - update 2
26 February 2008 

The Ministry of Health in China has reported a new case of human infection with the H5N1 avian influenza virus. The case is a 44-year old female from Haifeng county, Shanwei city, Guangdong province.

She developed symptoms on 16 February was hospitalized on 22 February and died on 25 February. The case was confirmed by the national laboratory on 25 February. The case had contact with sick and dead poultry prior to her illness. All contacts have been placed under medical observation. All remain healthy to date.

Of the 30 cases confirmed to date in China, 20 have been fatal.



2008-04-29 10:38:39

主题: 申请美国医学院面试常见问题
申请美国医学院面试常见问题

发信人: futuredoc (futuredoc),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To Sunshadow, WZXM, and others--this could be useful for you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Apr 29 04:19:47 2008)

interview questions:

• Why do you want to be a doctor? 
• What will you if you aren’t accepted to medical school?
• What makes you special?
• What are your 2 best points?
• What are your 2 weakest points?
• What do you think will be your greatest challenge in completing 
medical school or learning how to be a doctor?
• In your view, what is the most pressing problem facing medicine 
today?
• How will you pay for medical school?
• If you could do anything different in your education, what would you
do?
• Tell me about yourself. 
• What do you do in your spare time?
• How did you get here? 
• Why would you be a good doctor? 
• What are your strengths? 
• What do you feel are the most important qualities in being a good 
doctor? 
• What are your hobbies? 
• Are you a leader or a follower? Why?
• What exposure have you had to the medical profession? 
• Discuss your clinical experiences.
• Discuss your volunteer work.
• What do you think you will like most about medicine?
• What do you think you will like least about medicine?
• Expect questions concerning what you think about ethics and 
healthcare (e.g., abortion, cloning, euthanasia). 
• Be prepared to discuss managed healthcare and changes in the QLD 
Health system 
• How are you a match for our medical school? 
• Would you perform abortions as a doctor? Under what conditions? 
• What are three things you want to change about yourself? 
• How would you describe the relationship between science and medicine?
• Which family member has influenced your life so far and why?


What are your interests? What intrigues you?
Put simply, I am interested and intrigued by people. I love that everyone 
has a story and a journey – and I love building and maintaining 
relationships. All of my interests are unashamedly a pursuit of people.

Passionate curiosities? 
I am passionately curious about Medicine and I am curious to be a part of it. 
I am curious to see if it is all that I have anticipated (the good and the
bad). I am curious to see how ‘making a difference’ feels.
What sustains your work? What keeps you committed to a task? What gives you 
energy?
Challenges. A sense of accomplishment. Problem solving and learning.

What are your areas of expertise? What skills do you most enjoy using? What 
could you teach someone else?
I have studied Science, thus making it my area of expertise (!). I do, 
however – enjoy using everything that I have learnt. I also enjoy using my 
people skills and problem solving skills.

What is really important to you? What do you value?
People I already know and love and those I am yet to meet. Enjoying life (
and all that is has to offer) and being all that I am created to be.

What shapes your expectations of work?
Simply, the expectations I have for myself.

What are your preferences in your work environment? 
Room for growth and opportunity to learn.

What do you look for in working conditions, work culture, salary, geography,
schedule, benefits, co-workers and other resources?

Most importantly – a respectful and honest work culture. For a young single
girl, other work conditions are not incredibly important. Geography, 
schedule…

Where are you in your career path? 
Part of the way. I have completed my undergraduate education and I am 
committed to making post-graduate medicine a reality. Still a long road to 
travel.

How much time do you have to devote to this process? 
As long as it takes.

Are you facing specific deadlines?
The only deadlines are the ones I set for myself – which, is as soon as 
possible… (!)

This is a key question in an interview to get into medicine – how would I 
answer it? I cannot say (but I wish I could say) – ‘because I just do’, 
or – ‘because I always have wanted to’ or even, ‘because it has always 
been my dream’. I need a legitimate answer. Medicine has always been in my 
vision for the future – but I could not tell you exactly why.
When I think of medicine, there is a certain picture in my mind. I know it 
is hard work, requires dedication and commitment – but I am just drawn to 
it.

Here are some basic things that I can list: 
I am fascinated with the intricacies of the human body – how it is so 
finely and amazingly controlled!
I am fascinated with diseases and conditions.
I am fascinated with people. I love people, I love their stories, their 
trials and their triumphs. I am a big ‘ol sticky beak and love being 
involved…
I am attracted to the responsibility it holds… It doesn’t get much bigger 
than life or death.
I desperately want to learn- and continue to learn for the rest of my life. 
I want to be part of the continuing development of medical technologie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1.]



2008-04-28 22:30:35

主题: 《只有一个孩子》——中国独生子女意外伤害悲情报告
《只有一个孩子》——中国独生子女意外伤害悲情报告

          黎光寿



差一点被封杀的书

7月2日,海淀区大慧寺12号,中国人口福利基金会,秘书长苗霞的办公室,电话响个不停。 

对方是中国国家人口与计划生育委员会某个司的负责人,他们委托苗霞帮他们多购买几本新书《只有一个孩子》。苗霞回答:“等一下吧,我统计一下,看有多少人要,就给你们多买几本过来。”

《北京文学》杂志执行主编杨晓升的报告文学《只有一个孩子》刚刚上市,国家人口计生委的领导就成了它的第一批读者。而苗霞几乎成了“书商”,7月1日,她委托人买了5本,7月2日又为国家人口计生委的有关领导购买30本。

据苗霞7月5日说,周六、周日,包括他在内,很多国家人口计生委的干部都在家里认真阅读《只有一个孩子》这本书。

顾名思义,《只有一个孩子》这本书和目前中国计划生育政策中的“一对夫妇只能生一个孩子”有关,而在书的封面上,和另外一个题目“中国独生子女意外伤害悲情报告”相呼应,阿拉伯数字的“1”被打上了一个删除的红圈,让人直接感到这根独苗发生了意外,整个家庭陷入深深的悲哀和黑暗之中。

对于杨晓升来说,“揭人家的伤痛是一件极不人道的事情,也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但这一次,我不得不去做有生以来第一件违背自己本意的事情”。为什么一定要做呢?为什么一定要选择计划生育政策中最敏感的独生子女来做呢?

杨晓升说:“当我像中国繁华都市里许许多多三口之家那样,充分享受天伦之乐的时候,忽然间却害怕失去什么。”“当我接二连三地从媒体上获悉某某城市某某三口之家的独生子女不幸夭折的时候,我便不寒而栗,内心深处随之感觉到难以言状的颤动与同情。”

于是,从两年前开始,杨晓升开始走进那些遭受意外灾难的独生子女家庭,“以自己多少有些不自量力的关心、同情与开导,去抚慰他们那受伤的、至今仍汩汩滴血的心灵。”“我想从他们所经受的打击、所面临的困难中考察当今中国普遍存在的一家三口、‘只有一个孩子’的家庭模式的血缘生态现状,乃至由此带来的对中国社会、对中华民族现在与未来的影响。”

这本书的采访和写作花了两年,杨晓升选取了6个典型的独生子女家庭,运用报告文学的手法,写出了这些遭遇意外的独生子女家庭的凄凉处境。据该书的策划人李阳泉说,杨晓升写这本书的时候,下了很大决心,甚至做好了“随时去死”的准备。

从记者在发稿前所了解的信息来看,国家人口计生委对这本书采取了理性和开明的态度,杨晓升不用去死了。

杨晓升说:“……这件事情,绝不仅仅牵涉到那些不幸地遭遇意外伤害的独生子女家庭,而且关系到当今中国所有的独生子女家庭,乃至关系到中华民族自身的生态现状以及中国的未来。”

悬在独生子女头上的利剑

“一天,两天,三天……张晔的生命之火在风雨飘摇中顽强地燃烧着,所有的人都全神贯注,满怀希望地祈祷着这羸弱的生命之火能永久地持续下去,期待着这无限宝贵的青春生命能在医护人员的精心呵护下发生奇迹重获新生,这种祈祷与期待一直进行了9天。当第九天的如血朝霞照常映现蓝天的时候,张晔这盏燃烧了17年零265天的生命之火,还是无情地、令人遗憾地彻底熄灭了。”

张晔是杨晓升笔下的六个典型中的第一个,她是北京十八中高二的学生,17岁,家中的独苗,如果不出事的话,现在应该大学毕业了。1999年1月19日的早晨,张晔在上学的途中遭遇车祸,9天后治疗无效死亡。

杨晓升很早就在关注独生子女意外伤害的问题,从张晔的死亡开始,他就开始了对独生子女意外伤害事件的实质性采访。“自从我开始投入这部长篇报告文学的创作,工作之余,我都无一例外、不由自主地要开始关注我周围的生命。每每走在大街上,我都要不由自主地注视、观察那熙来攘往的陌生路人,他们或行色匆匆或一路谈笑,或意气风发或心事重重。然而……环是我生活的四周,不幸说来了就来了。”

路途遥远的采访给他很深的感受,发生在身边的事情同样也让他感到生命的脆弱。

2001年5月7日中午,离他居住地不远的北京朝阳区松榆里32楼一位12岁女孩的坠楼身亡,他不停地追问:“难道生命的消失真如流星那样,亮光闪过的刹那间之后,就注定要悄无声息了吗?”

一个和自己同一个小区居住的年轻女孩因为感情危机跳楼自杀,他看着在水泥地上迅速凝固的血,内心翻江倒海难以平静:“仅仅是一念之差,原本美丽的生命就可能瞬间毁灭,永远不可能挽回——她是独生女吗?”

从个体人的每一次意外,到克拉玛依大火、洛阳大火、北京蓝极速网吧大火等一次次集体的悲剧,他感叹:“灾难又时时让你让你如此猝不及防。对于我们每一个善良的人来说,你祈求生活的幸福,渴望生命的健康和平安,有时候灾难与火海却偏偏与你作对。最要命的是,有时候灾难降临的不仅仅是生命的一个个体,而是生命的一个个群体,让你猝不及防,倍感绝望;让你无法承受,难以面对。”

在对自己搜集到的一组组数据进行梳理后,杨晓升更感到震惊:

——2002年6月,中澳儿童意外伤害防治中心公布的一项全国性的调查结果显示,儿童营养不良性疾病和感染性疾病逐年下降,意外伤害在致使儿童死亡因素中占到40%左右。

——20世纪90年代我国0—14岁儿童意外死亡专项调查显示:在各种死亡原因中,意外死亡已占第一位,占总死亡人数的31.3%;据推算,我国15岁以下儿童每年因意外伤害引起的死亡竟有40万—50万人之多。

——据不完全统计,2000年我国有16000名中小学生因食物中毒、溺水、交通事故、自杀等非正常原因死亡,平均每天有一个班的学生因意外事故而早早离开人世。

——在造成意外伤害的主要危险因素中,依次是:交通肇事、溺水、烧伤烫伤、食物中毒、跌落、窒息、自杀和他杀。

“我国儿童意外伤害死亡率为发达国家的3—11倍,每天有多达一个班(40—50人)的孩子因意外伤害而死亡。我国已有近100万个家庭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孩子。意外伤害,已成为悬在我们独生子女头上的一把利剑。”杨晓升说:“‘独生’意味着惟一,而惟一是经不起伤害、更经不起毁灭的。”

失去独子的家庭有多难

在杨晓升的笔下,失去独子的家庭生活有多难呢?林为忠家里的故事可见一斑。

林为忠家住在北京广安门一带,儿子林为华则每天骑自行车到官园去上高中。1999年12月30日,16岁的林为华在上学的途中死于交通事故。

林为忠的父亲在失去老伴后,以致郁郁寡欢、情绪低落,孙子出事之后,更是承受不了这突然而来的打击,他病倒了。好在他还有其他子孙可以忙前忙后地来照顾他,还可以有些精神依托。

但姥姥姥爷去失去了自己唯一的外孙。在林为华还没有出事之前,每逢周末或者节假日,妻子刘春华总要带着丈夫和孩子到姥姥姥爷家里团聚。眼看着差一天就能够看见心爱的外孙的时候,这个消息一下子把他们击倒了,两个老人双双病倒在病床上,晚上闭不了眼睛、怎么都睡不了觉,眼前尽是外孙生前的身影,耳边全是出车祸时外孙绝望的惨叫。姥爷经不住这打击,不到半年就不幸去世了。

林为忠夫妇俩在儿子出事以后一直没有回到自己的家。因为他们一回到家,儿子生前最后一次跟他们告别时的音容笑貌总是浮现在他们眼前。尤其是妻子刘春华,家里的任何一样物品,都能够起她对儿子的强烈思念和清晰的回忆,她终日因此寝食不安,愁容满面,根本就无法过正常的生活。

出于对身体的考虑,林为忠决定离开家门,搬到别的地方去住。

先是住在父亲那里,但到了周末,林为忠的哥哥、妹妹都把孩子带来见爷爷了,这种热闹刺激了刘春华。林为华出事后的第一个春节,大伙儿端起碗准备吃团圆饭时,发现少了林为华,一股凄凉的、强烈的思子之情瞬间攫住了林为忠夫妇,并很快影响到了全家,本该欢乐的除夕夜变成了悲戚凄凉之夜。

林为忠的叔叔知道他们的情况后,提议他们到自己家去住。他有两套房子,让一套给林为忠暂时居住,林为忠听从了叔叔的安排。后来,单位又给他们调换了一套两居室,为了不是妻子触景生情,搬家的时候林为忠把所有的家具都处理掉了,只留下一个电视机,其他的家具完全换成新的。

尽管如此,经受致命打击之后的刘春华,身体元气大伤。儿子出事以后,她的精神一下子就垮了,整天萎靡不振,一直上不了班。同事或朋友们关心她,前来看她,她也是强打精神跟人家说话,但却有气无力。

执著的老龄“补生族”

既然失去了独苗,有没有“补生”的呢?杨晓升说:“有。” 

广州的文女士就是执著的“补生族”中的一员。1999年夏天,文女士20岁的儿子死于一场意外事故。经过了三个月以泪洗面的生活后,47岁的文女士十分强烈地要求重新生一个孩子。要命的是文女士已经绝经,无法再次怀孕,生命的不可重复让文女士悲痛苦涩的内心雪上加霜、苦上添苦。

绝望中,文女士的只有一种叫做“试管婴儿”的技术可以帮助绝经妇女重新怀孕。绝望中的文女士看到了希望,他开始一家家地跑,逐个向专家打听试管婴儿的方法和费用。专家纷纷摇头。有的警告她说:“像你这样的年纪怀孕异常危险,高龄产妇斯在手术台的病例时有发生。”文女士执著地说:“没有了孩子的家只能是一个残缺的家,生命、金钱对于我来讲都已毫无意义。为了那一声‘妈妈’,哪怕只有一丝希望,我都愿意尝试,今生再做一次妈妈。”

48岁的时候,思子心切的她毅然与丈夫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尝试试管婴儿,重育爱子。2000年12月,他们夫妻双双来到广东集爱遗传与不育诊疗中心求治。2002年2月20日,文女士终于怀孕了,而且还是双胞胎。

文女士一家并不富裕,丈夫已经退休,每月收入只有几百块钱,而文女士自己则一直没有固定工作,靠骑三轮车运货谋生。儿子去世前,她家存了几万块钱,本打算留给儿子结婚用,可是这笔钱后来花在了做试管婴儿上。即便如此,这些钱还不够,不得已还卖掉了家中一些值钱的物品。怀孕后的文女士再也拿不出多余的钱给自己和附中的宝宝增加营养了。为了挣钱养宝宝,已经坏了3个月身孕的文女士,竟然还瞒着医生偷偷去洪德路蹬三轮车运货,一趟车赚5块钱。

2002 年广州的夏天又特别炎热,文女士的手脚又因为怀孕而水肿,蹬起来特别吃力,一趟车蹬下来,早已全身湿透。有一回文女士骑着车被路上的石头绊了一下,整个人从车上摔了下来,幸亏只是擦破了点皮,没有伤及胎儿,她不敢告诉丈夫和医生,自己偷偷抹了点药。为了赚钱养孩子,怀着身孕的她一直坚持工作。

像文女士一样年已半百、却仍执著地走上重新生子道路的高龄孕妇,在杨晓升的书中不乏其人。因为“只有重新获得孩子,才能修补他们心灵深处的创痛;也只有重新获得孩子,才能使他们当中绝大多数人将生活的信心重新拾起、将未来的希望之火重新点燃……”
 
都市里谁在生二胎

既然独生子女遭受意外后重新生育二胎是如此的艰难,那在都市里,有没有直接生育二胎的呢?全国政协委员、天津市儿童医院的黄敬孚在河北省一个县,当地人就告诉他如何生二胎:“有权明着生,有钱买着生,没钱跑着生。”杨晓升在书中说,在北京这样的大城市里也是这样。

王惠是两个孩子的母亲,她是北京人,北京某大学会计专业毕业,先是在北京大学下属的一家公司做会计,后来随丈夫一起下海经商,拥有了自己的计算机流水线,再后来开了一个花店。

1994年,王惠生下了自己的女儿,相隔不到两年,她又生下了自己的儿子。而在她生第二胎的时候,居委会老是盯住她。但是她保住了自己的孩子,让他平安降生。而第二个孩子让计生部门给罚了2万元钱。

王惠生第二胎的直接原因是担心类似克拉玛依那样的大火在光临自己头上。她对杨晓升说:“1994年年底,克拉玛依大火时我在新疆分公司,亲眼目睹了那场大火带来的灾难。我至今仍清楚地记得,那场大火死了288个孩子,全部是生龙活虎的中小学生。那些死去的孩子大都是油田的职工子弟。石油城的油田管理局在计划生育方面管得特别严,那些孩子基本上都是独生子女。那么多的孩子死去之后,石油城后来给他们家长一定的补贴,还给他们放假,让他们回家重新生孩子。可是那些女职工大都快40出头了,间隔时间都那么长,子宫都退化了,生孩子谈何容易?……这样的事情响起来也都让人后怕,设身处地地讲,谁承受得了这样的悲惨遭遇啊?”

王惠告诉杨晓升生二胎的人都是哪些人:“这些人都属于自由职业者,比那些传统体制中的公职人员,人身上相对自由,没有太多的约束和管制;而且经济上他们大都比较宽裕,多养一个孩子根本不成问题,也愿意承担超生之后计生部门的罚款。所以,这类人是当今都市里的二胎族中的主体。”

独生子女政策背后的人口困境

“他们是一对90岁高龄的老两口,为了下楼这件事已经商量好几个月了。5层的楼梯,对他们就构成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于是他们被禁锢在家中的小天地里。日复一日,他们只能互相面对,与外界惟一的联系就是那台电视。他们太想去晒晒太阳、听听孩子们嬉戏的声音了——这一切对别人来说太平常了,而对于他们来说却是一种奢侈——惟有这样,他们才会感到他们活着,活在一个有人的世界中。他们仅有的一个儿子在国外。因为住在5层楼上,他们平时很少下楼,靠着儿媳的姐姐每周为他们买一次菜和生活用品维持生活。”

“在一个天气晴好的冬天,他们终于决定实施蓄谋已久的下楼计划。对两位高龄老人来说,下这5层楼,无异于一次探险,也许一脚站不稳,就会从楼梯上摔下来,后果不堪设想——他们之间只要有一个人出了意外,生活就维持不下去了。可他们总得去晒晒太阳啊,要不,骨质会更加疏松,会连路也走不了了。于是,俩人搀扶着,如履薄冰办一点一点走下来,没想到当他们刚走到阳光下时,两人同时感到天旋地转……”

“当居委会主任从院内花坛经过时,看到这两个老人紧紧地挤靠在一起坐在花坛边上,冻得浑身哆嗦。一问方知,他们因无力上楼而回不了家,又冻又饿地坐在这里已经整整一天了!主任连忙叫了几个年轻人把老人背上了5楼。”

“下楼的远征终告结束,从此他们再也没有走到过外面那个世界。”

这是杨晓升笔下一对90高龄的老夫妻下楼的故事,而这样的故事随着独生子女政策的进一步延续,正在越来越多地上演。因为忠孝不能两全,越有本事的孩子走得越远,越来越多的人撇下自己年老的父母,在遥远的地方终日为自己的事业忙碌。

这样的家庭被称为“空巢”家庭。根据1995年对北京、上海、苏州、广州和香港等地的调查表明,这样的“空巢”家庭比例高达36.3%,占老人总数的三分之一以上。

不可否认,中国的独生子女政策,为中国人口的控制做出了贡献。但书中写道:“我国的家庭功能也发生了根本的改变:家庭规模在缩小,三口之家,单亲家庭增多,甚至一口之家者也不在少数;家庭结构在变,别说四世同堂,就是三代人同居的家庭也很少了;由于上述两种改变导致了第三种改变,就是家庭功能的改变,其中很重要一点就是家庭养老照料功能外延给社会。但据统计,我国住在各种养老设施中的老人不足100万,不到老年人总数的1%……在各地的养老设施中,最好的入住率也只有30%。”

然而,即使老人回归家庭,即使他们的独生子女也还孝顺,“四二一”(四个老人、一对独生子女夫妇和一个孩子)模式的家庭,那上有四老下有一少(或者两少)的中年夫妻,该如何能够承受起如此沉重的生活压力?他们又该如何尽孝呢?他们是做孝子,还是牺牲前途呢?“对于一个家庭而言,如果独生子女夫妇的下一代还是独生子女,那么三代同堂时就可能出现一对年轻人赡养12位老人的局面,家庭负担繁重的可以压死人。”

全国政协委员的呼吁

独生子女政策造成的问题引起了两位全国政协委员的重视,他们分别是天津市儿童医院的黄敬孚、北京的何竹康。他们从2000年起,就开始向大会提交关于调整计划生育政策的提案。

黄敬孚委员2000年提交给全国政协九届三次会议的提案是《关于建议考虑调整计划生育政策,逐步将独生子女政策改为“二胎”政策的提案》,认为已经实行了五分之一世纪的独生子女政策如果继续延续下去,将会产生人口老龄化、男女比例失调、人口素质不平衡、独生子女心理问题严重等问题。黄敬孚建议,从社情民意、扩大内需、养老、就业等角度,“建议有关部门认真研究长期‘独生子女’政策带来的负面影响,希望在一二年内将独生子女政策改为‘二胎政策’。”

在同一次政协会上,何竹康委员的提案建议有关部门将计划生育政策调整为“鼓励一胎,允许二胎,杜绝三胎”。

2002 年3月召开的全国政协九届五次会议上,黄敬孚委员再次提交了《建议从更全面的角度考虑计划生育政策的提案》。黄敬孚在提案中说,我国计划生育政策取得了很大成效,人口控制保持了低增长,但独生子女政策实行时间过长,已经快速接近1/4个世纪,社会老龄化问题突出,老人已经超过了人口的10%;长时期的独生子女政策将减少国力,降低综合国力;男女比例失调的年度太长;独生子女的心理问题、教育成长问题日益突出;现代医学无法保证每一个独生子健康成长,年长儿童由于疾病、意外事故的死亡给独生子女的父母带来不可弥补、无法形容的损害……黄敬孚建议“尽快将我国计划生育政策中的独生子女政策改为双胎。”



2008-04-28 14:17:49

主题: 安徽阜阳疫情 19儿童经抢救无效死亡
安徽阜阳疫情上报半月后方公开并出现误判 

2008-04-28 08:32:00 来源: 新华网(北京) 网友评论 37 条 点击查看  目前,患者挤满了安徽省阜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儿科专科门诊部,均是大人带着小孩来就诊。从3月上旬开始,阜阳市医院陆续收诊了多例儿童发热病症,这些患者或口腔、手足、臀部出现皮疹,或出现口腔内溃疡、黏膜疹等症状。在3天时间内,连续出现5例患病儿童死亡。于是,关于“怪病”夺取儿童生命的传言在阜阳广泛流传, 

  很多家长将孩子们从幼儿园接回家,不敢轻易外出,甚至将小孩送到乡下“避难”。直到4月15日,当地媒体才第一次公开病情,但公开的信息称,该病为呼吸道感染疾病,并非传染病,于是,很多孩子又回到了幼儿园。 

  4月27日,新华社向全国发布消息,称“阜阳市3月份以来已有789名儿童感染肠道病毒EV71,19人经全力抢救无效死亡。据介绍,今年3月上旬,阜阳市几家医院陆续收治了以发热伴口腔、手足臀部皮疹为主的疾病患者,少数伴有脑、心、肺严重损害。经卫生部、安徽省和阜阳市 

  专家的流行病学调查、临床诊断和实验室检测,确定该病为肠道病毒EV71感染。” 

  据南方都市报记者了解,目前仍在医院住院治疗和留院观察的有204例,其中重症患者18例,病危4例。 

  国家卫生部先后派出19名专家,安徽省卫生厅也相继派出10批22名病理和临床等专家赴阜阳调查处理和技术指导,国家疾病控制中心副主任杨维中坐镇指挥。 

  4月26日,卫生部部长陈竺赴阜阳视察,之后召开会议,会上,一位专家汇报称,因为没有疫苗,所以尚无有效办法控制。 

  一。3月的传言 

  小儿非典?人禽流感?手足口病? 

  3月上旬,阜阳市人民医院接收了5例患病儿童,症状一样,但3月27日死亡1例,3月28日死亡两例,3月29日又死亡两例。极短时间内,连续死亡5例患病儿童,医院感到不同寻常。于是在3月31日上报,安徽省派出的专家组很快赶赴阜阳。而患者仍在增加。 

  但直到4月15日,当地政府才在本地媒体上公开了关于此病的信息。 

  在此之前的近一个月的时间里,关于“怪病”夺取儿童生命的传言,在阜阳大量传播,死亡人数有“几例”、“十几例”等等各种不同的说法。“百度贴吧”里也出现了“阜阳儿童突然死亡那么多为什么不公布?”的帖子。 

  有人称这种病是“小儿非典”,有人称是“人禽流感”,还有人说是“口蹄疫”,有人说是“手足口病”等等,不一而足。 

  家长们不敢带着孩子上街。有的家长把孩子送到了外地的亲戚家或者乡下。虽然教育局没有要求放假,但有些幼儿园主动放假。 

  与此同时,板蓝根、巴士消毒液等相关的药品都涨价了。 

  二。不明的疾病 

  从发病到死亡,约20个小时 

  沙启桂的孙子沙香茹是第6例死亡的病例。4月1日临近中午时,奶奶张玉英发现孩子发烧了,体温达38℃。爷爷沙启桂做了32年乡村赤脚医生,他给孙子打了退烧针。午饭后,又给他挂了吊针。14时,沙香茹的母亲发现他手心和脚心,起满了米粒大小的疱疹。沙启桂起初以为孩子起了疹子,没有太在意。 

  翌日凌晨两点钟,沙香茹还能自己起床小便。凌晨4点,又发了高烧,沙启桂又给他挂了吊针。40多分钟后,老伴喊醒了沙启桂说,孩子的高烧退了。但沙启桂在听了孙子的胸音后,发现孩子肺部已感染,呼吸开始急促起来。他才意识到病情十分严重,立即拨打了120.凌晨5:10,孩子被送到阜阳市第二人民医院。开始抢救时,孩子呼吸越来越急促,嘴里不断吐出浅红色的泡沫。两个多小时后,即8:30左右,孩子不幸夭折。 

  发烧为何导致死亡?病历上没有写明病因,也没有医生告诉家属。 

  不明原因的亲属去医院讨说法。但医生告诉他们:我们也尽了力了,之前阜阳市人民医院已经有5例婴幼儿患者死亡,病症相似,省里的专家都来了,但没有找出具体的病因。 

  事后发现,医院并未撒谎,那时,专家、医院均未将此病视为传染病。 

  三。错误的诊断 

  市卫生局称此乃“重症肺炎” 

  直到4月15日,当地的媒体,同时刊登播出《市医院儿科专家就出现呼吸道疾病问题答记者问》和《有关人士就近期阜城出现呼吸道感染症状较重患儿问题答记者问》。 

  问答确认,该市最近呼吸道感染症状比较重的患儿,有“几例”已死亡。经疾控中心专家流行病学调查,表明这几个病例没有相互传染联系,患儿家庭和他们接触的人群至今未发现类似症状的患者,“请转告群众不用担心”。 

  而各级卫生医疗部门也接到阜阳市卫生局的内部文件,称死亡6例,因发烧,呼吸衰竭而死亡,属于“重症肺炎”,要求加强春季呼吸道感染疾病的防治工作。 

  一家幼儿园的老师说,在政府通过媒体发布这样的信息后,他们开始逐个给家长打电话,让他们把孩子送到幼儿园,继续上课。 

  四。迟到的措施 

  病情暴发近一个月后全市大消毒 

  4月25日,当地所有媒体集中刊登、播报了《广泛发动,全民参与,积极防治小儿肠道病毒感染疾病》的新闻。报道第一次将此病确定为肠道病毒EV71感染。 

  阜阳市一位医疗卫生系统的工作人员称,一直以来,在当地政府,一直是“内紧外松”:医疗系统内部下达了指令性文件,采取了措施,但对外没有公布。 

  之前的4月23日上午,各级专家们在阜阳市卫校召开了紧急会议。据与会者透露,从3月上旬起,至4月23日,本次病情共有16名婴幼儿死亡。4月24日上午,各级乡镇领取巴士消毒液,对辖区内的公共场所进行消毒。 

  4月24日傍晚,阜阳市区的全体幼儿教师集中在阜阳市教委大楼会议室,召开紧急会议。市卫生局发动全体幼儿教师立即调查本班的学生,有没有手足口病的发病史并认真填写《阜阳市手足口病病例回顾性调查》。 

  就在4月24日,由于手足口病的暴发,新加坡关闭了多家幼儿园。 

  五。蔓延的病情 

  当地医院已经人满为患 

  根据安排,负责此次病情救治的定点医疗医院,是阜阳市人民医院和阜阳市第二人民医院。 

  作为阜阳市唯一的传染病医院———阜阳市第二人民医院急救中心的大堂,以及走廊里全部都是临时增加的床铺。 

  到4月26日,阜阳市人民医院已经安排了130多张床铺。 

  “在当地,每年都会发现手足口病,但没有今年这么多,像今年这样的流传,尚属首次。”一名工作人员说。 

  疾病时间表 

  3月上旬 

  收治“怪病”患者; 

  3月27日 

  第一例死亡; 

  3月28日 

  第二、三例死亡; 

  3月29日 

  第四、五例死亡; 

  3月31日 

  上报安徽省卫生厅; 

  4月13日 

  卫生部专家抵达阜阳; 

  4月15日 

  当地媒体首次公开“呼吸道疾病”病情; 

  4月23日 

  确诊为肠道病毒EV71感染; 

  4月25日 

  阜阳媒体发布官方消息; 

  4月26日 

  卫生部部长陈竺赴阜阳; 

  4月27日 

  新华社向全国发布消息。 

  相关资料:何为肠道病毒EV71感染? 

  据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副主任杨维中、北京地坛医院主任医师李兴旺、北京儿童医院ICU室主任钱素云等专家介绍,肠道病毒EV71是人肠道病毒的一种,简称为EV71,常引起儿童手足口病、病毒性咽峡炎,重症患儿可出现肺水肿、脑炎等,统称为肠道病毒EV71感染疾病。该病多发生于儿童,尤其是3岁以下婴幼儿多发,少数病情较重,严重的会引起死亡。 

  专家们介绍,患儿感染肠道病毒EV71后,多以发热起病,一般为38℃左右,发热同时在口腔、手足、臀部出现皮疹,或出现口腔粘膜疱疹。部分病人早期有咳嗽等感冒样表现。发热1~2天后开始出现皮疹,通常出现在手掌和足底,也可以出现在臀部。有的患儿不发热,只表现为手、足、臀部皮疹或疱疹性咽峡炎,病情较轻。大多数患儿在一周以内体温下降、皮疹消退,病情恢复。 

  广东EV71病毒监测未见异常 

  就安徽省阜阳市儿童感染肠道病毒EV71致19人死亡一事,记者昨晚采访了广东省卫生厅有关负责人。据悉,目前我省有关病毒监测没有发现异常。广东省疾控中心流行病研究所所长何剑锋解释说,其实EV71病毒是全球性传染病病毒,并不罕见。我国1981年在上海最早发现。据报道,1998年深圳市卫生防疫站曾分离出2株EV71病毒,但近年来全省有关监测一直未见异常。



2008-04-25 10:30:20

主题: 南方周末: 抗击SARS:公共卫生应急机制火速出台
抗击SARS:公共卫生应急机制火速出台 

转载请注明来自丁香园
发布日期: 2008-04-01 16:20  文章来源: 南方周末  


2003年5月,备受瞩目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应急条例》的起草工作已经完成,正在等待国务院最后审议。据了解,条例从起草到提交审议,前前后后,只花了短短半个月时间。说起这种非典时期的“非常速度”,主持该条例全程制定工作的国务院法制办教科文卫司副司长宋瑞霖说:“我们采用的是特事特办的方式,这种速度前所未有。我们有信心条例能尽快通过审议,以在控制非典问题上起到好的作用。”

有关人士注意到,在当前这场SARS危机中,各个层面除了在病人收治、疫情监测、药物研究等方面竭力突进外,在机制的变革和重建上也在迅速行动。这与过去不同,不是等问题结束之后再总结反思,作政策和机制方面的修补。

为什么在这次危机中机制的修补能如此迅速?它对非典的抗击能发挥什么作用?会对政府行为和社会活动造成什么影响?

一个“应急蓝本”的出台

建立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应急机制,是非典疫情爆发以来,一直为中央三番五次强调的工作重点。

2003年4月1日,副总理吴仪视察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CDC)时,就对在场的人表示,她此行“一个很重要的目的”,就是要推动中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整套机制的建立。这是中国领导人第一次在公开场合提出应急机制的建设问题。因此,吴仪的这番讲话,被国外舆论评价为“公共卫生事业上新的转折点”,是会对未来中国产生深远影响的“标志事件”。

建立公共卫生应急机制的问题,就在SARS肆虐的背景下,被迅速提上议事日程。4月14日,国务院召开办公会议,温家宝总理原则上同意卫生部关于建立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应急机制的意见。

会后的当天,卫生部立即会同国务院法制办,召集相关专家,几乎是以“昼夜不息”的方式,进行《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应急条例》的起草。

2003年4月25日,吴仪在向全国人大汇报工作时表示,条例已经完成起草和征求意见工作。4月30日,国务院法制办汇总各方面意见,交由国务院常委会作最后审议。

宋瑞霖副司长告诉记者,尽管条例出台跟解决非典密切相关,但它不是单纯针对非典问题,而是适用于所有可能发生的公共卫生事件,包括可能造成社会健康严重损害的重大传染病疫情、群体性不明原因疾病、重大中毒和放射性损伤,以及其他一些影响公共健康的事件。“条例是一个关于应急机制的法律‘蓝本’,为解决未来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搭起了完整的法律框架,各级政府可以据此建立自上而下的应急反应机制。”

宋瑞霖把条例制定的意义,总结为“使突发事件处理机制走上了法制化轨道”。他说,有了这个条例,今后再发生诸如非典之类的事件,就能够有一个制度化、规范化的处理渠道。面对灾害,大家不至于手忙脚乱,而是各司其职,各负其责,这样就能把灾难带来的损害控制到最低。“这是我们国家过去没有的,也是我们最大的创新。”

强化政府责任

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赵同刚司长和宋瑞霖副司长都不约而同地提到,条例与众不同的地方,在于其体现出的思想,即“预防为主,常备不懈,统一领导,分级负责,反应及时,措施果断,依靠科学,加强合作”的原则。“这看似‘很虚’的原则,落实到具体条款中,就是强化了政府责任。”赵司长说。

宋瑞霖对此作了更仔细的解释:“传染病防治法主要规定了卫生行政部门的责任。但现在来看,一个突发事件不仅仅是一个部门的问题。控制SARS,我们采取了很多措施,譬如进行人群隔离,关闭公共场所,规范老百姓日常行为,组织药品生产,供应医疗器械,等等,这些都直接与防治紧密相连,但却不是简单的、纯粹的卫生部门问题,而涉及到社会动员,要求很多相关部门要发挥自身作用,所以,政府必须全面协调,责任更重大。”

据了解,条例自始至终都贯穿“强化政府管理,履行政府职能”的思想。为做到应急方面的“常备不懈”,条例的总则里面就提出,从国务院开始,设立一个常备机构,即全国突发性应急处理指挥部。指挥部以卫生部牵头,财政、社保、教育、公安等有关部门予以配合,而总指挥,很可能参照这次抗击SARS的方式,“由副总理甚至总理级的领导担任”。而从县到省一级的地方政府,也必须按照此模式,设立这样的常备机构。如此一来,以后再遇到突发情况,就有专门的政府机构进行应对,而不是临时搭建一个班子,政府职能也可由此转变,更倾向于进行公共管理和提供公共服务。

SARS事件中为诸多人非议的疫情通报问题,条例中作了具体责任规定。条例要求,政府在接到监测机构或医疗卫生机构的突发事件报告后,需要在1小时内作出反应,向上一级政府通报,并有责任通告毗邻的省市地。若有谎报、瞒报或其他履行职责不力的情况,惩罚颇为严厉:各级政府的主要负责人要受行政处分,或撤或降;更严重者,则要依法承担刑事责任。

现实的应对之策
  
北京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胡永华教授,在4月24日受国务院法制办之邀,参加《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应急条例》的研讨工作。在胡永华俭朴的办公室里,他告诉记者,那次研讨是最后的定稿会,有法律、疾控领域等十来位专家参加。“那时条例已经通过中央各个部委讨论,领导也完成审阅。上面还有高强副部长的审阅意见,密密麻麻提了很多建议,甚至包括一些说法是否妥当。看得出,他审得很仔细。”

那么,为何要在抗击SARS的关键时期,“神速”般地出台一部法规,而不是像以前一样,等问题结束了之后再总结反思,作政策和机制方面的修补?对此,胡永华的答案有二:一是有很强的现实针对意义;二是体现了新一届政府的执政的法制化意识。

胡永华分析说,中国以前也曾爆发过多次灾害,如上海的甲肝、1998年的洪水等,情况都相当严重,但这次SARS疫情,由于其不确定性,给政府带来的压力远远大于从前。胡教授指出,条例中的若干规定,都反映出针对现实情况解决问题的意图疫情报告制度尤为引人关注。条例中不仅规定了对突发事件不得瞒报、缓报、漏报,而且还“很有深意”地指出,不得“授意他人谎报、瞒报”,否则,将面临严厉的法律责任。

非典事件不仅暴露了我国在公共卫生问题上的诸多沉疴,而且体制上的一些流弊也表露无遗。抗击SARS工作中,尽管由副总理吴仪担纲总指挥,使得各部门的配合协调能尽量做到有序,但各自为政、政令不通的弊病仍时有显现。

胡教授举了一个例子:许多流行病临床调查资料归属于不同部门,但这些部门相互间配合协作非常差,疾病控制部门和科研机构想取得这些资料十分困难,使得这些资源不能得到很好的利用,科研进程受阻。譬如中国CDC这两天才得到有关部门特许,可以从有关方面那里拿一些有关北京疫情的具体调查资料。

针对此类情况,条例第32条就明文规定,要形成一个“相互协作配合,集中力量进行科学研究”的机制,卫生行政主管部门指定的专门机构,有责任在突发事件发生后及时进行科学研究,同时其他部门有义务进行配合,提供所需要的资源。

公众非常关心的隔离问题,也在条例中得到反映。说起隔离,胡教授指了指窗外不足10米远的一栋小楼,笑着说:“看到了吗?那里面住着19名与非典患者亲密接触过的人,现在被统一隔离,给大家筑起了一道防护墙。若是非典没被宣布为甲类传染病,那么这种隔离就不可能进行,而且是非法的。”

据他介绍,在公共卫生突发事件方面,国家只有《传染病防治法》规定了,对甲类传染病国家有权实施强制隔离。但事实上,需要疏散隔离的情况非常多,比如发生生化袭击,大面积集体中毒,或实验室有毒物质泄露造成地区污染等等。胡永华介绍,条例对此及时作出修补,规定但凡给公众身体健康造成危害的突发事件,无论是否甲类传染病,都可由公安机关配合实施隔离。对那些拒不配合的人,也可采取强制措施。

胡永华总结说,条例中的每一条,几乎都是在吸取了“很多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制定出来的。“条例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起草出来,没有拿到全国范围内来广泛讨论,也没有外国专家参与意见,肯定有一些疏漏和不足之处,但是,对于解决目前存在的问题,有很强的针对性和现实意义。”

信息收集反映重重问题

事实上,《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应急条例》的制定,并非中国建立公共卫生应急机制的一个起点。中华预防医学会副会长、卫生部信息统计中心原主任陈育德认为,政府在公共卫生应急反应机制上的初步意识,始于1998年。

“1998年的洪水泛滥造成一些地区瘟疫流行,后来李岚清副总理就提出,要加强疫情报告系统建设,把现代化的计算机技术和通信技术用进去。方案是我当时提出来,原名叫‘疫情报告系统’,后来变成国家卫生信息系统,但是疫情报告先行。”然而,即使有这个系统,卫生部门的信息管理方面依旧有错漏,在SARS问题上表现尤为明显。对此,陈育德用了一个形象化的比喻:垃圾进,垃圾出。“输进去的信息都是有疏漏的,你怎么指望它的终端会出来完备准确的信息?”

从事卫生统计工作的人员素质和责任心问题是重要原因。他告诉记者,以前他们让一些乡村报告痢疾疫情,乡卫生院院长一拍脑袋,说,“大概有20个吧。”事实上,痢疾在农村是常见病,高发季节肯定不止20人。后来他们做漏报调查,发现漏报率相当高。“医护人员是疫情的法定报告人,但他们中的一些人由于工作忙、责任感不强、法律意识不够等原因,常常缓报或不报疫情,造成防疫部门收集疫情困难和不准确。”他说。

另一方面原因,是由于以前负责疫情调查的卫生防疫部门人员专业素质相对较差,且经费严重匮乏,无力全面进行疫情调查和分析。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院长姜庆五教授,把卫生防疫部门称为一些关系户的寄居之所和官员们养老的风水宝地:“防疫是一个技术性要求相对较高的工作,然而由于它的地位不高,在许多官员眼里,就成了‘福利部门’,三姑六姨都往里面安插,退休的干部任站长、副站长,使得整个队伍业务能力相当差。”姜庆五曾去过不少地方的疾控部门,发现一半以上是非专业人员,不但没经过专业公共卫生训练,甚至连基础的医学知识都不具备。

胡永华教授也对记者表示,北京大概有5000人从事疾病预防控制,但真正受过正规专业训练,做得比较到位的,“不超过50人”。国家在公共卫生方面财力物力投入不足,是公共卫生体系孱弱的更为重要的因素。陈育德教授给记者算了一笔账:2000年,国家财政总投入15886亿,卫生事业费占国家财政的1.74%,为272亿;而公共财政则只占其中的10%左右,约为30多亿元。2001年,国家有卫生防疫站4253个,人员20多万。“这些钱基本上只够发工资,根本没有钱进行业务调查。”姜庆五教授认为,我国公共卫生事业上由来已久的弊端,不从体制上理顺,观念上更新,即使投入再多的钱,也解决不了问题。

解决之道

据了解,中国的卫生防疫体系建于上世纪50年代,完全“克隆”苏联模式:集防疫和卫生监督检查于一体。改革开放前,防疫部门由中央统管,经费能够保证,而到了1980年代中期,中央实施“分灶吃饭”财政改革,防疫部门就被划归地方。由于缺少国家统一规划,这个“耗钱”的部门,在各方面就一直受到排挤。

2002年初,国家对防疫体系进行改革,把“预防”这个公共卫生的职能与卫生执法监督划分开来,从中央到地方,成立疾病控制中心,以期加强国家在防病控制方面的能力。然而,短短一年时间,还没待其机构完全建立,就遭遇SARS冲击。其检验的结果,证明我国的疾控体系还相当薄弱,亟待完善。

陈育德教授说,国家一直强调“预防为主”,但在实际工作中,“重治轻防”的问题没得到有效地解决。他认为,首先要解决公共财政导向问题。公共卫生事业是市场之手失灵的一块,政府有义务向公众提供卫生服务这个公共产品。“整个公共卫生体系建立健全了,才谈得上有能力去应付突发事件。”

SARS事件也给了政府以深刻教训。政府很快作出回应,譬如拨20亿应急专项款,建立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应急基金等。这些思想也体现在《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应急条例》中,总则的第6条就专门规定:应急专业指导部门要进行相关研究,建立监督检测、卫生防护、设施技术与人才储备所需经费,纳入同级政府财政预算,从法律上给予切实的物质保障。在条例规定的应急预案的七方面内容中,有两条要求各级政府花大力气,做好物资储备以及应急专业队伍建设。

接受采访的官员和专家都认为,建立一套行之有效的公共卫生突发事件应急机制,条例的制定出台只是第一步。这是一个综合配套工程,需要社会方方面面的支持:政府的重视,政策物资上的保证,相关单位的协作,公众对公共卫生事业的理解等等,都不可或缺。

胡永华教授特别指出,公众意识也是影响公共卫生事业发展的关键。很多老百姓不明白公共卫生的真正含意,狭隘的理解为公共环境卫生,而且对从事公共卫生工作的人缺乏足够的理解和尊重。“由于社会认可度低,收入也差,我们学校毕业的学生百分之六七十去了欧美国家,在我国公共卫生人才奇缺的情势下,这是重大损失。”



2008-04-25 10:22:30

主题: 网络直报系统与医院HIS的连接试点测试 by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网络直报系统与医院HIS的连接试点测试 
转载请注明来自丁香园
发布日期: 2008-04-01 15:58  文章来源: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  
关键词: 网络直报 疾控中心 HIS SARS  点击次数: 24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成功实现网络直报系统与医院HIS的连接试点测试 

随着科学技术的突飞猛进,信息化的浪潮也席卷到医疗卫生领域。医院信息系统(hospital information system, HIS)从问世以来,日益成为医院科学管理和提高医疗服务水平的有力手段。然而2003年SARS过后,政府加大了对公共卫生领域的投资力度,该领域的信息化发展也逐步跟进。2004年1月1日全国范围内实现了传染病疫情个案信息的网络直报,网络覆盖了95%的县及以上医院和71%的乡镇卫生院,对及时发现疫情,动态监控传染病的发生,发挥了重要作用。但是由于缺乏医院HIS与传染病网络直报系统的连接,即使是在一些信息化程度很高的医院也无法实现传染病信息的实时无缝交换,而是将传染病报告卡信息从HIS中打印出来,然后通过手工方式再录入到国家传染病的网络直报系统中,这已经与信息化发展的进程不相适应。

为此,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信息中心于2007年7月7日启动了网络直报系统与医院HIS的连接试点工作,旨在推进医防两大业务系统的互连互通。并率先选择浙江省绍兴市人民医院、江西省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和四川省绵阳市中心医院作为首先开展试点的医院。通过对数据交换技术和信息管理模式的研究,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编制了《网络直报系统与医院HIS连接试点工作方案》,制定了“国家网络直报系统传染病报告信息和死亡病例报告信息的数据交换标准”和“系统接口标准”。在中国疾控中心信息中心的指导下,浙江省绍兴市人民医院和江西省南昌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先后完成了对医院HIS改造,实现了网络直报系统与医院HIS连接测试数据的上传。同时四川省绵阳市中心医院也在紧锣密鼓跟进。

网络直报系统与医院HIS的连接,从技术上实现了医防的有机结合,对未来国家公共卫生信息化的发展具有里程碑的意义。



2008-04-25 10:20:22

主题: lw56102: 中医面对医学伦理学的尴尬
中医面对医学伦理学的尴尬

  lw56102


  医学伦理学有两个基本原则,一个是有益原则,一个是无伤害原则。医生应
该竭尽全力维护患者的健康利益,如果没有办法恢复健康,至少不去做伤害。但
是很多医疗措施都是有潜在伤害危险的,因此要求医生一定要将可能的伤害详尽
的告知患者,由患者自己决定是否实行,这是国际医学伦理学的惯例。同时,医
生要不断的更新知识,寻找更有效,伤害性更小的医疗诊治措施。在同时存在有
益和伤害的可能时,要综合权衡,同时要参考病人自己的意见,因为你认为不适
合的病人可能认为适合,你认为适合的,病人可能无法接受。在不断的实践和总
结中,医学获得了进步,病人的健康保障也更完善。

  但是因为医学的局限性,过去阶段的医疗措施可能放到今天看来就是不适合
的,今天的医疗措施将来也可能被淘汰。如果用益处小于害处的诊治措施,必然
违背医学伦理学的两个原则。医生就要受到道德甚至法制的制裁。这样一来出现
一个新的问题,如果医生因为过于担心可能会带来的害处进行消极处理,可能会
导致医疗水平的退步。因此医学伦理学还有一个被大家接受的原则,那就是在所
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的伤害,则不被认为违反伦理学原则。首先,大家都
不知道,就无法预防;其次大家都不知道,就无法制定规则进行惩罚。一旦有了
证据,还继续使用伤害性的医疗措施,那就需要医学伦理甚至司法的介入了。即
便施行医疗措施的医务人员本人不知道这些证据的存在也不能当作借口,因为尽
量广泛的获取最新的医疗技术信息是医务人员的法定义务。而做到实时更新知识
除了医务人员自己的努力之外,好需要有发达的出版行业、畅通的信息渠道、完
善的不良反应报告制度、空间和时间上广泛的学术交流,以及大范围的流行病学
调查。

  医学伦理学的两个原则对于中医同样适用,只要中医仍然坚持要以国家医疗
体制的名义进行医疗活动。那个无人知道即不为过的原则在中医身上也不例外。
所以我们今天绝不可能去追究古代医学家的错误,尽管有些错误今天看来是显而
易见的。在古代没有先进的科学手段的条件下,我们不能苛求古人要发现所有人
都发现不了的东西。就如同著名历史学家吴晗对农民起义怪圈的评价:在没有任
何新的政治体制和哲学思想的情况下,农民起义不可能建立起民主制度,批评农
民起义的封建怪圈是没有意义的。

  但是如果到了今天,在现代医学已经取得了长足进步,相比中医为人类健康
做出了更大贡献的情况下,仍然固守古人的那套东西,不求进步,只求保守。把
古人当圣人似的捧杀。拒绝接受甚至诋毁有着事实和科学基础的医疗手段。对人
体解剖学、生理学、病理生理学等基础的医学知识不学、不懂,只知道在古人的
黄卷中冥思苦想,当发生误诊误治时,就活该得不到医学伦理学的支持了。同时
因为中医学界的先天发育不良,上面的那些信息渠道、不良反应报告制度、广泛
的学术交流和大范围的流行病学调查几乎没有,也许想不尴尬都不行了。



2008-04-24 17:59:31

主题: 饶毅: 对肖传国起诉方舟子一案的意见书
对肖传国起诉方舟子一案的意见书 

饶毅 



美国西北大学神经科教授 

兼中国北京生命科学研究所资深研究员 


  以下是我对肖传国起诉方是民一案的意见。 


  从念研究生开始,我在神经科学这一行已23年。近十一年和中国有许多交 

流,并在中国直接从事研究和教学,对中国生物医学的历史演变有过一些探讨, 

对中国生物医学界比较熟悉,对国际神经科学界也不陌生,对中国学术界现状也 

较了解。 


  虽然我无法知道本案涉及的全部细节,但是,为了法律的尊严,我劝法院驳 

回此案,以后也不要受理类似的案件。理由是:不清楚肖传国智力是否和年龄相 

称、或有缺陷,精神是否有毛病、或有异于正常成年人;恐怕其中一个有比较大 

的问题。除了2002年我在一篇说明里顺带回应过他的问题以外,其后我对他 

的事不愿意表态,主要原因是怕出现与智商低下、或者精神有问题者辩论的情况; 

俗话说,如果一个人和傻瓜(或者精神病)吵架,别人会以为这个人也是傻瓜 

(或者精神病)。我没见过肖传国,不能断定、但也不能排除,他有上述两个毛 

病中的一个。比如,精神健全、懂基本规律的成年科学工作者如果要得到科学界 

的认可,都知道是要靠自己的科学工作,而不是在媒体、网上、或者法院里去无 

休止地费时间和气力。如果谁要折磨自己而读《肖传国致全国媒体,学术界同仁 

和方舟子的公开信》,很容易提出他有没有比语无伦次更大的问题、很难摆脱对 

作者精神健康的疑问。是肖传国真的重要到全国媒体关心的程度、还是他判断力 

异常找错了发信对象?是他为了斗方舟子花时间而牺牲诺贝尔奖(“诺贝尔奖暂 

时不想”)、还是诺贝尔奖从来和他无缘?给“全国媒体、学术界同仁”的公开 

信上写骂人话,是肖智商或情商低下、还是全国人民品位象他想像的那么低、低 

到不会反感他脏话骂人? 


  因为怀疑他有以上两大问题之一,我不敢冒成为蠢才或疯子之危险去起诉他 

对我和其他二十多个在美国的华裔学者的攻击和诬陷。我劝法院也不要贸然接受 

他的起诉。如果什么时候事实证明他有其中一个问题,而法院现在继续受理此案 

就有可能导致法院蒙羞。我甘冒做蠢才或疯子之险,写下此意见,也是为法院的 

尊严着想。 


  如果不是科学院现有院士已经意识到肖水平很低而拒绝他,而是方是民的言 

论使肖传国没有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那么可以认为:方是民为中国科学院立了 

一功。在我看来:没有很强的证据表明肖传国真正搞懂了科学常规,也没有充分 

证明他的水平高于我的低年级研究生、高年级大学生、甚至学生的学生。如果肖 

传国当选中国院士,那可能使院士水平破低点记录。 


2006年9月6日 


(XYS20060907)



2008-04-24 12:06:48

主题: 南方窗: SARS五周年反思:维护健康离不开行政体制改革
SARS五周年反思:维护健康离不开行政体制改革
转载请注明来自丁香园
发布日期: 2008-04-01 17:56  文章来源: 南方窗  
关键词: SARS 反思 体制 改革  点击次数: 86  


“某市大型露天赛场,数千球迷正沉浸在激烈的比赛中。空中有一架小型飞机拉着一条巨大的气球标语,为当地一家房地产公司做广告。谁也没注意到飞机上掉下一些白色的粉末。星期一晚上开始,市内几家大医院的急诊室都陆续来了不少症状相似的病人。高烧,咳嗽,气促,全身无力。有的是一家人都病了。有几个昨天还很正常看球赛的小伙子因呼吸困难须人工插管用呼吸机。

“很奇怪,所有的病人都看了昨天的球赛。病人还是不断到来,可是医院已经连加床的地方都没有了。已经有两个病人死去了。媒体报道引起全城恐慌。当卫生当局知道是炭疽爆发时,发现市里现有抗菌素远远不够。抢救病人的人工呼吸机也十分短缺。”

这不是现场报道,而是2002年底,黄建始在做《生物恐怖离我们有多远》的报告时对听众讲述的一则小故事。作为流行病学教授,黄建始还担任中国医学科学院和中国协和医学院的校长助理,是卫生部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专家咨询委员会成员,一直致力于中国和美国的公共卫生应急体系的研究。

故事讲完了,没想到短短几个月后,却变成了现实,不同的只是SARS代替了炭疽。

面对记者,黄建始又讲起了另一个故事:2013年6月初,全球变暖达到一个新的高峰。连续一周,中国各大城市出现反常的高温。市民们因为天热,睡不着,各处掀起起了“万众一心修长城”的高潮,每天晚上都有许多人在打麻将。因为最近股市又现牛市,全民炒股。海外金融大鳄再次兴风作浪,掀起上海深圳金融风暴。熊市的出现让许多人破产,跳楼的有,但更多的是中风和心肌梗塞。京、沪、津、渝和羊城从6月初开始医院中风和心梗病人剧增,6月中旬大小医院都已经连加床的地方也没有了。情况继续恶化,差不多每3家就有一个中风或心梗病人。病人中不少是医生,累得出现中风或心梗病。朝气蓬勃充满生机的中国城市几乎瘫痪了:到处一片混乱,高价也雇不到护理人员。许多人没有办法,只好请假在家照顾中风和心梗的亲人,大多数企业和政府机构因此没法正常运转……

这个故事会变成现实吗?很有可能。现在中国有人类有史以来最庞大的中风和心肌梗塞的高危人群,目前大部分高危人群的危险都没有得到很好的评估和控制,许多人都因此过早地离开了我们,王均瑶,高秀敏,候耀文……

两个故事讲的都是公共卫生问题。第一个故事告诉我们,如果不能保障国民健康,经济繁荣是建立在沙堆上的。第二个故事告诉我们,保障健康的体系必须与时俱进,传染病控制了,新的健康威胁还会出现。

从第一个故事到第二个故事有多远?SARS带来的伤痛能否让我们学会避免第二个故事的发生? SARS爆发过去5年了,我们记取了什么,改变了什么,又忘记了什么?


遇SARS而后勇

SARS这场全民洗劫过后,国人似乎突然发现,原来卫生统计数字早已显示,由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引起的死亡人数虽然不多,排不上十大死因榜,但它对生命健康的直接威协,对人群心理的负面影响,对社会安定的直接冲击,力量巨大。因此,世界各国都在不同程度上重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应对。

在美国等一些发达西方国家,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已经比较完善,而中国在这方面一直比较薄弱。SARS过后,中国的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建设开始迅猛发展,虽然起步较晚,但是发展很快,并且一直在完善之中。 


SARS后政府投入117亿元解决国家、省CDC(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的硬件,投资114亿元来建设医疗救治网。从2003年开始,卫生部即着手规划建设从中央到31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全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联动平台,确保各地重大公共事件突发时,各级领导和卫生部门能全面及时掌握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和卫生资源等有关信息,提高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决策和快速反应能力。中央安排专项资金支持22个中西部经济欠发达地区以及辽宁省、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的省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指挥与决策系统建设。

2003年,国务院颁发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条例》,并修改传染病法,于2004年12月1日起开始实施新《传染病防治法》,确立了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快速处理机制。2004年,卫生部成立了卫生应急办公室,负责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监测预警、应对准备等工作。到2005年,全国已共有24个省、自治区、直辖市成立或即将成立卫生应急办公室,31个省份通过网络直接报告传染病疫情等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实现100%的网络直报。

2006年1月23日,为了加强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机制建设,充分发挥专家在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决策咨询、技术指导等方面的作用,有效应对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卫生部成立了国家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专家咨询委员,委员会包括105名各领域的专家。 2007年8月,国家又出台了《突发事件应对法》,11月1日正式实施。其间相继出台了各种应急预案,使突发事件发生时能够第一时间启动预案作出反应。

中国重视应急人才的培训也是从2003年SARS危机后开始的,几年来人才培训在探索中不断前进。卫生部已经制定出中长期的培训方案《2006~2010年全国卫生应急工作培训规划》。而“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也于2005年被人事部确定为中国公务员应该具备的核心能力之一。

经过近5年的建设,中国已经形成了一套严谨的信息报告系统,在信息收集方面基本能满足应对突发事件的需要。地方卫生防疫由卫生监督所和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两个系统负责,均直属地方卫生局,形成了网络化的疾病预防控制体系,成立了全国性的应急办公室。初步形成了全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指挥与决策系统建立并完善卫生应急管理法律法规和卫生应急预案体系。在国家示范和指导作用下,各省市县也纷纷成立相应机构,建设配套体系。

卫生部“十一五”时期卫生应急工作的总体目标也进一步提出:逐步构建“横向到边、纵向到底”的卫生应急工作预案体系。完善中央、省、市、县、乡五级传染病、不明原因疾病等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监测和信息报告网络系统,加强全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和救灾防病信息报告管理系统建设,提高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报告的准确性和时效性。加强以重大传染病为重点的监测预警系统建设,及时、准确地发布突发公共卫生事件预警信息。

世界卫生组织告诉记者,中国已经和其它世卫组织成员国一样承诺:对公共卫生风险和紧急事件快速反应,对公共卫生风险信息确认的要求做出反应,评估公共卫生事件采用通用标准,并在24小时内通报世卫组织等。而世卫组织也会提供信息、技术援助和可能的资金支持。


硬件很硬 软件不软

1949年之后中国即着手建立公共卫生体系。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个体系是有效的,在上世纪70年代中国就基本消灭了几种主要的传染病。SARS之后,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这个概念开始引起民众注意,加上后来发生的人禽流感等一系列事件,有关部门开始意识到,作为社会保障体系的一部分,中国的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如此不完善,它被忽略了。

今年是SARS危机5周年,5年间,中国的公共卫生应急体系迅猛发展,但是正如当初应急体系的建设被忽略一样,中国在这个体系的建设过程中,似乎也忽略了别的但同样重要的东西。  

“预防为主是我国从多年工作中总结出来的成功经验,是我国卫生工作的基本原则。但实际工作中,它是名存实不在——说起来重要,做起来次要,忙起来不要!”黄建始认为,“虽然我国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应急机制已经初步建立,基本能够及时、有效地处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但预防还是没有受到真正的重视。应对和预防共同构成公共卫生的堤坝,洪水来了,这里有个口,堵住了,但是洪水不治理,缺口堵不胜堵。目前,中国对预防的经费投入、人员培训、技术、房屋、设备、装备等关注不够。”

黄教授告诉记者,中国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建设的重点应该是能力建设,这个体系应该包括训练有素的公共卫生队伍和医疗卫生队伍,十分有效的项目和政策评价机制,强大的流行病学调查和突发事件监测能力,应对突发事件的能力,快速有效的公共卫生实验室和安全可靠的公共卫生信息系统,高效的健康教育队伍和强大的社会动员能力。

现在中国的公共卫生应急体系是硬件很硬,在信息系统、医院等基础硬件设施上投入较多,但观念、制度、政策、人员等软件则发展空间很大,就像高速公路建起来了,开车的还是喝酒的人,也没有交通规则。落后的观念和体制已经成为体系建设、完善过程中的瓶颈。从投资“诊断和治疗”系统到投资健康维护和管理系统,从注重疾病诊治到对生命全过程的健康监测、疾病控制,都需要观念的转变。控制传染病,软件比硬件更重要,但也最容易不受重视。

中医理论讲究的是“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上工治未病”,可见首要目标是预防突发事件的发生,将99.9%的潜在突发事件消灭在萌芽之中。而当突发事件出现时,要求应急体系有足够的应对能力,迅速控制局面,将负面影响减少到最低限度。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在很多情况下具有不可预见性,但又不是完全不可预防的。如果全社会的公共卫生意识得到极大提高,一旦发生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就能迅速启动应急处理机制,使疫情得到及时控制。

“长期以来,大公共卫生观念只是停留在口头上,SARS之后并没有得到根本的改变。建设公共卫生应急体系的工作,实际上几乎还是由卫生行政主管部门一家承包,政府的作用、各部门的职能以及如何协调并不清楚,甚至于处于无序的状态。我国医疗、预防体制分家,条块分割,部门封锁,医疗、预防资源不能整合的局面还是继续存在。部分地区只知盲目投资,大兴土木,无视人力资源和机构能力建设的重要性。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的最重要环节之一,即健康教育和全民健康素质的提高,依然没有被列入重要议程。”而这些,才是黄建始最希望大家关注的问题。


维护健康,同样要靠体制改革

上述种种问题的最终解决,离不开行政体制改革。“卫生上层建筑行政体制有很大问题,太多部门和健康有关,国务院里有20几个部委、职能部门涉及公共卫生,如卫生部、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科技部、民政部、公安部、财政部、农业部、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局、劳动和社会保障部、水利部、建设部、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教育部、国家环境保护总局、交通部、国家安全生产监督管理总局、国家统计局、国家旅游局、国家烟草局、国家地震局、国家林业局、国家气象局、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国务院法制办等。” 

黄建始对记者逐一细数这些有关部门。

“由于缺乏一个权威的机构来建立组织、协调和处理突发公共卫生事件的机制,当出现涉及多部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时,如2005年夏季的人猪链球菌感染事件和最近的禽流感疫情,就容易出现沟通不畅、协调缺失的现象 。”黄建始认为,由于体制上缺乏统一协调机构,加上现有政府人事和财务管理上诸多不利于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的条条框框,以及法律在公共卫生体系建设许多重大问题中的缺位,这几年每当出现重大传染病疫情时,就不得不由国家领导人亲自出马。这不但严重冲击了国家正常的工作,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共卫生应急体系建设的正常进程。应急办虽然成立了,但体制上其实并没有理顺。

因为涉及卫生的职能部门有很多,直到今天,都无法确切知道中国一天出生和死亡的确切人数,公安部,计划生育部门、防疫站等不同部门的统计数字居然不一样。为什么不一样?因为公安部黑户口不算、计划生育黑指标不算,但现在几乎所有的母亲都会给孩子打疫苗,所以防疫站的数字是相对准确的,而实际中的政府决策却并不会根据防疫部门统计的数字。黄建始认为,这类事情很多,但是改起来很难,拿出生人口统计来说,没有一个部门会承认自己的数字不准确,部门利益导致很多问题大家都知道,但是解决不了。人都数不清,疾病怎么控制好,应对体系怎么应对?

在政府决策方面也存在很多问题。公共卫生决策往往是根据短期需求进行的, 不是依据长期研究的成果;公共卫生决策常常是围绕危机、热点问题和有组织的利益集团的关注点进行的。到目前为止,国内对卫生领域的政策研究基本上都集中在医疗保障、医疗机构改革和社区筹资与组织等方面,较少开展公共卫生政策研究,公共卫生体系建设的研究更是少得可怜。公共卫生基线资料不系统,不全面。现有体制没有能力为公共卫生体系建设提供良好的环境。

希波克拉底曾说过:事实上有两种东西:科学和看法。科学带来知识,而看法只能带来无知。用科学证据来支持体系建设的决策、制定和执行有关项目,可以提高公共卫生项目和决策的质量,避免有限的公共卫生资源不必要的浪费和预防决策失误带来的危害。光凭个人和部分人的看法做决策是十分危险的,但现实生活中许多事情是根据个别官员或部分专家的看法决定的。

再则,国家财政对卫生事业投入的资金也相对较少。“美国卫生部的钱是和国防部的预算差不多的,中国连他们的零头都没有。SARS之前,财政部发改委一个处长手上掌握的机动资金比整个卫生部的钱都多。有人在报纸上估算过,3000至6000亿元就可以把全国人民的医疗卫生健康包起来。中国公车费用、公费旅游和招待费等加起来就是6000亿。” 黄建始认为,现有卫生资源的分配,目前重点还是放在治疗上,政府科研经费支持也偏重于基础和临床研究,这是方向上的错误。“我们是治疗大病,不保小病。科学研究这些年投入越来越多,在健康医疗、生命科学上面投的钱越来越多,但中国在卫生方面取得的举世瞩目的成绩,却都是在毛时代。现在花了这么多钱,但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中国人的健康,癌、心血管等疾病越来越多。”

黄建始的心里有一笔账:“人均期望寿命每提高10%,GDP就会提高1%。中国在预防上投入1块钱会有8块钱的回报。有统计表明,中国政府烟税的收入1050亿,但因烟致病等负面影响,需要政府花费1500亿,所以政府一定不能短视啊!”



2008-04-24 12:03:04

主题: 抗非典护士
曾影红:“ICU的护士顶得上半个医生”
转载请注明来自丁香园
发布日期: 2008-04-02 16:41  文章来源: 东方早报  
关键词: SARS 后遗症 医务人员  点击次数: 232  


 
曾影红(前排中),女,39岁,广东省中医院ICU(重症监护室)护士长。


感染原因:抢救本院受感染医生,为他擦身护理受传染。

现状:完全康复,正常工作。

略显小巧玲珑的身材,脸上总是挂着笑容,说话也快。这位ICU(重症监护室)的护士长说要是在三、四年前讲述那段故事,她一定会哭的,那时她九岁的女儿,还有手下那帮年轻的护士曾给予她太多感动。或许时间久了,现在的她已经学会平静。

“ICU的护士可以下‘护嘱’”

ICU对于很多人来说是有些神秘的,来这里接受治疗的都是危重病人,不夸张地说这里就是患者生存和死亡的分界线。在这里:病人家属被要求只能在规定时间前来探视有限的时间;在室外穿粉红外衣的护士进屋后就得换上天蓝色;三三两两的护士来回穿梭,要不是她们脸上的笑容,这里还真让人有些紧张。这个神秘空间里,被称呼为“护长”的小个子女人曾影红每天都带领她的护士们做着挽救病人于生死线的事情。

“ICU的护士顶得上半个医生”,曾影红这样评价自己的31名护士。在ICU,护士可以开具“护嘱”,一般的情况不用呼叫医生,比如为心脏骤停的病人电击除颤,护士只需“啪”的一下就可以解决了,而这在其他科室是绝对不允许的事情。记者问,这里护士工作内容中最危险是什么?曾影红脱口而出:“深度吸痰。”她说,尤其在当年“非典”期间,吸痰的器械还很原始,呼吸的口是开放的,护士和病人基本上是同呼吸。“医生只需要过一段时间来做一次,而我们的护士是天天要做。”曾影红把“天天”二字拖得尤其长。

“护长”是“非典”期间ICU第一个倒下的医务人员。那时,一位年轻男大夫受感染住进了ICU,由于连带腹泻,需要经常擦洗身体,然而二十几岁年纪的他却不好意思让年轻护士碰他,“护长”站出来说,“这里面我结婚了,没问题的。”随后包括洗、抽血、上呼吸机都由曾影红来完成,直到她因出现持续高烧而倒下。

紧接着,她的护士接二连三倒下。“收来的都是重症病人,需要近距离给他们按压,每按压一个病人就要倒下几个护士。”让曾影红感动的是她的护士没有一个离开工作岗位,身为合同工、没有广州户口的她们并没有“只是打工求钱”。

曾影红说,她和科里的姑娘们现在依然会回忆起当年“非典”时的情形,回想那时候遇到困难她们是怎样在做。有新进来的护士,她们还会为新人讲述当年的事情,让她们知道科室的过去。“我希望大家一直能够亲如家人,相互帮扶。”

为祈求她康复女儿曾下跪

还没有得到确诊前,曾影红担心自己已经受到感染,不知情的同事也希望她“还是回来岗位”,在打好行李搬到医院病房去住之前,身为母亲的她特意让老公把九岁的女儿送往孩子奶奶家里,她对女儿说,“妈妈要回医院,有段时间都回不来了。”她还调侃说,自己拿走了家里所有的钱,包括存折、现金,让孩子先和奶奶一起生活段时间。在医院里,病情严重的她一住就是三个月。其间,曾影红从来没有害怕过,她说倒不是因为相信科技,而是“当时在一种大家都不害怕的氛围里”。尽管不断有护士倒下,那些还健康的护士在加班间隙还要给病倒的同事们煮粥吃。

让曾影红感动的还有她的女儿。当初为了避免孩子学习分心,她让丈夫和婆婆不告诉孩子实情。很长时间不见妈妈的女儿有一天偷听了爸爸和奶奶的电话,知道自己的妈妈不是去做手术,而是病得很重,她就偷偷地哭。每天早上起床后她都会先走到阳台,跪在地上,祈求天上的爷爷能保佑妈妈平安归来。为了让自己的祈求灵验,她还一直没有让自己的爸爸知道。曾影红说是自己亏欠女儿,“小小年纪的她本不该一个人默默承担这份压力。”

“非典”过后第一次出游

2004年,曾影红登上海拔2500米的云南玉龙雪山。这绝对是一件透露出双重信息的好事情。一方面这显示她身体完全康复了,呼吸和行动都轻松如昔;另一方面意义更深远,她终于愿意走出市区到外面旅游了。此前在医院工作近二十年的她从来没有出去旅游过,尽管单位也安排有假期,收入也算可以,但要么是觉得生活需要节省些过,要么就是担心手下护士没有了她的“督促”会做不好事情,放心不下的她每次都选择放弃。

“现在不会了。”她说自己更懂得生活了,她会主动要求和爱人一起带着孩子出去走走,她还拿出因获得广东省抗击“非典”个人二等功得到的那部分奖金去买回食品补身体,她笑称那是“不义之财”。如今给下属交待完事情她也开始放心了。“她们其实都很棒的。”她说,自己以前对待护士太苛刻,总是希望她们能成才,一定逼着她们去完成一些她设定的指标,现在的她虽然也要求她们努力工作,但已经少说“必须”之类的话了,她现在常说的是“真是努力了,我们来年再争取。”交待任务时她会说,“你这样做好不好。”最明显的区别是她再也不去骂人了。

曾影红说自己是看着医院的ICU一点一滴成长起来的。九年前,所在医院开始筹办ICU,她被选派到北京进修,而后通过竞争上岗担任ICU护士长至今。当初康复后医院照顾她的身体,本打算安排她到轻松些的岗位,她谢绝了。“这么多年,有感情了。再说身边有这么些很棒的年轻女孩子们,舍不得。”

如今从容下来的她说自己不会再如当初那般要强,同时她也提醒着自己“没有老本吃,年轻的护士都还看着我呢。”采访结束,曾影红拿出手机频频打着电话,听不懂粤语的记者猜测她是在交待被耽搁的事情了。此前她说自己今年还得准备职称考试的事情,“我最怕的就是英语了。”忙碌的她只好每天都抽些时间去看英语书了。



2008-04-23 15:47:35

主题: drhedgehog: I Passed CS...I am a happy hedgehog
发信人: drhedgehog (麦地小刺猬),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I Passed CS...I am a happy hedgehog:)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23 15:26:39 2008)

I felt pretty good about my CS test taken one day ago and hope the result 
will concur in several weeks.---3/6/08

I am so happy that I passed CS.---4/23/08

I benefited the most from the FA wit “Passing does not need perfection”. 
Try really hard to understand it if you are a perfectionist like me, for it 
will definitely influence your way of preparation. In fact, within the given
time frame in CS test, efficiency and relative completeness outweigh 
perfection. Besides, your compassion, your calmness and even your smile will
inevitably affect your score.

“Practice, Prioritize, and Protocol” --The 3Ps best summarize my 
experience of preparation for CS. Prioritization of your questions for the 
patients is the key for good time management, and repeated timed practice of
simulated cases is the way to approach it. In addition, a good generalized 
protocol for all possible cases will enable you to breeze through the test.

To excel in the test, you first need to know the test and yourself very well
. I think the CS test is a relatively easy test for a well-prepared mind. 
The general information chapters about CS in FA, UW and USMLE CD will help 
you understand what the test is like. In addition, live exam experiences can
be of great help. How did people pass? Read it, think about it, and apply 
it. Listed below are some valuable experiences from people in this forum who
have passed the test.

Jimmyzhang http://www.mitbbs.com/article/MedicalCareer/18977259_3.html
Yeye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1943&nid=28004&s=all
Zbbh’s friend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1/MedicalCareer/30855200_30883556_1.html
Gira555 http://www.mitbbs.com/article/MedicalCareer/22762223_3.html
Madoc http://www.mitbbs.com/article/MedicalCareer/25148245_3.html
Heartdoc2007 http://www.mitbbs.com/article/MedicalCareer/24773560_3.html

The time needed for the test preparation depends on how proficient your 
spoken English is. The CS has two big components for scoring: ICE (
Integrated Clinical Encounter) score including DG (Data-Gathering) and PN (
Patient Note), and COM (Communication) score including IPS (Inter-Personal 
Skills) and SEP (Spoken English Proficiency). Only SEP cannot be easily 
improved in a short period of time. I spend one and a half month on this 
test. The first half month I was also reviewing CK in the same time. I got 
really serious in the last month. 

To get well prepared for the test, selecting the right materials is the 
basis. In my opinion, FA plus UW is enough. Kaplan 5 day audio and website http://csprotocol.blogspot.com/ are good but not necessary, if you don’t have extra time. Mini-cases in FA are essential, but you probably won’t be able to appreciate its beauty unless you are really into it. UW is a good supplemental material, for it contains a more complete coverage of cases as well as videos for time-efficient PE. 10 out of my 12 test cases were covered well in these two materials, while the other 2 cases are manageable by your common medical knowledge and your confidence. Don’t be panic.

Second, it is not exaggerated to stress again and again how important to 
practice, practice and practice! Try to find a good live partner who has the
similar time schedule. I was lucky to find a good one from www. usmleforum.
com . We tried our best to mimic the test environment as real as possible 
such as using real stethoscope, draping with a shawl, triggering jerks by 
pen, and wearing a gown if you pretend to be a SP. You won’t realize how “
time consuming” it is to untie the gown and tie the gown until you face the
real thing. So don’t just imagine each step while practicing. Do it!!! 
Time it!!! (Do buy a timer). Another important reminder is that try to spend
more time practicing on the beginning and the end of the encounter. My 
little trick not to forget counseling the important topics is that make a 
RLQ box on the scratch paper and write down the abbreviation of the topic (X
for safe sex, A for alcohol, Sm for smoking…) into that box while taking 
the history. Don’t underestimate the patient notes. I neglected it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preparation so that I was so anxious to make up for it in 
the last week. I like the FA style and I used it in my test. Even though the
bullet type is straightforward and simple, it doesn’t fit my taste.:) No 
matter which style you use, the main thing is to have a clear mind and write
it down in an organized and legible way. As to PE, just be “focused” and 
“skilled”! 

Third, the appearance is important. I did my first makeup in my life that 
day! It is quite risky but I made it. The light makeup did make you look 
better and professional. Thanks to ericusa, flysine, lancet2008 and 
dendrite88. I took your suggestion and wore a ponytail. However, I saw 
female AMGs all let their long hair down that day. Anyway, I still prefer 
ponytail since it is neat and convenient to do PE. In addition to showing 
consideration (make SP comfortable in every detailed way) and confidence, 
smile brightly when appropriate. 

Last but not least, hmm…this is the same sentence I used it in my Step1 
exam experience. Well, again, try to have a good sleep. Please, please book 
a good hotel. To save money, we had a big sacrifice of “sleepless night in
LA” at that motel. Quarrels, noisy music and sirens challenged our nerves!
We moved to another hotel the very next morning without hesitation. 

Thanks to everyone who helped me through this journey, specially my hubby 
who always gave my hard time on my pronunciation and grammar during practice
. Even though I envy those couples that had fun during practice, I do know 
without the push, I won’t master this monster so easily.

Well, it is such a big relief!!! I sincerely wish everyone best of the luck
on C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9.224.]



2008-04-23 15:33:41

主题: 住院医聚会讲座
发信人: benpu (麦地大奔),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老刀会“报名须知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9 10:28:36 2008)

首先感谢老刀费心给大家提供一个这么难得的好机会。老雷已经在帖子里说明了,老刀
工作很忙,又要联系安排讲课的医生,提供自己新家为此次聚会的场所;再要他亲自统
计,一一回复大家的报名,实在是过意不去。再说,我们版内的组织工作已经开展,正
好借此机会完善运作。因此,我们斑竹就把版内参加人员的组织工作揽过来,使老刀能
够集中精力,多联系一些高年医生为大家答疑解惑。等统计完毕再一并发给老刀。同时
,为了让老刀和大家及时了解报名详情,特在本版开投票“报名人数”“目前状态”及
“感兴趣专业”。这个工作由oldray全权负责。谢谢老刀,谢谢老雷 ;-)

所以,请报名者一定完成以下三个步骤。

1。给斑竹信箱 [email protected] 发信报名。(已给老刀发信的也请重新报名。
未给老刀发信的请直接报名,勿再发信给老刀。另外,请用常用信箱,并注明是否愿意
加入版内联系册)
a.ID和姓名
b.目前准备step及何时match
c.有意的专科
d.特别想问的问题(specific question, not general),仅限一个
e.你的地址(城市即可),学校及专业
f.联系方法
g.参加人数,是否家属,几个小孩(年龄)
h.是否带东西


2。在本版投票------“老刀会”参加人数

3。在本版投票------“老刀会”目前状态

4。在本版投票------“老刀会”感兴趣专业


因为在老刀家举办,可能有人数限制。因此,按以下原则优先考虑

1。本版活跃ID
2。本版注册ID
3。完成step的情况


投票我等会有空再开。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61.]


发信人: Oldray (斩鞍),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老刀会”报名!(美东地区USMLE/住院医生/FELLOW聚会讲座)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Apr 8 21:01:59 2008)

首先感谢老刀能提供这样一个机会让大家见面,学习。实话实说,不容易。
由于老刀也不是神仙,也还要忙自己的工作,家庭事务,大奔提议我们几个斑竹搭一把
手,让老刀负担小一些,也算是我们的一点心意。所以我们把报名和联络的活儿揽过来
了。

老刀会的正式名称是:“美东地区USMLE/住院医生/FELLOW的BBQ聚会讲座。”
在会上,老刀将请来不同专业的attendings,主要讲讲以下方面:
1. 如何申请residency.
2. 如何survive并做好residency.
3. 如何再将选择并申请fellowship.
4. academic和private的特点及选择。

具体请见: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nid=35566
http://www.mitbbs.com/article/MedicalCareer/31183459_0.html

请有兴趣的朋友们把以下信息寄到 [email protected],我们将整理汇总后交给老
刀。

1. 本站id及真实姓名。
2. 在胸卡上希望显示的是id/name/both.
3. email 和联系电话。
4. 工作单位或住址。
5. 打算申请的专业。

老刀会根据这些信息(人数,专业)决定邀请的attending,食物多少等等,并发出邀
请函。邀请函上将有您的名字,以及他的住址和开车路线。

好了,就是这些,那时候不光听讲座,我们也可以互相谈谈考试,就手把老刀的雷明顿
骗过来玩玩。 希望有兴趣的朋友尽快通知我们,让老刀早些心里有数。

--
※ 修改:·Oldray 於 Apr 8 21:02:57 2008 修改本文·[FROM: 70.251.] 


Invited faculty attendings:

Internal Medicine:
Dr. Han, XQ, MD, PhD, (Director, Interventional Cardiology Division, Richmond Hospital)
Dr. Qin, XS, MD, PhD, (Attending, Hema/Onco, Richmond Hospital)
Dr. Pu, M, M D, PhD, (Asso Prof., Director, Echocardiography lab, OSU Medical center)
Dr. Liu, ZG, M D, PhD, (Asso Prof., OSU Medical center)
Dr. Li, YY, M D, PhD, attending physician, (Central Ohio Cardiovascular Physicians)
Dr. Chen, F. MD, (PCP, COPC Metrowest)

Pathology:
Dr. Shen, RL, MD,  (Director, Asso. Prof., Cytopathology, OSU Medical center)
Dr. Zhao, WQ, MD, PhD, (Assis, Director, Immunology/Molecular genetic diagnostic core lab, OSUMC)
Dr. Wu, HF, MD, (Assist Prof., Director, Coagulation lab, Dept of Pathology, OSUMC)
Dr. He, G., MD, PhD (Assist Prof., Pathology, OSUMC)
Dr. Wen, P., MD, physician (Pathology, Riverside Hospital, Columbus, OH)

Anesthesiology:
Dr. Shao, YF, MD, (Assist Prof., OSUMC)
Dr. Xia, Y, MD, PhD, (Assist Prof., OSUMC)


Psychiatry:
Dr. Zhang, XY, MD, PhD, attending physician.


Neurology:
waiting for confirmation.



2008-04-23 11:36:01

主题: knockingdown: knocked Step2 CK down
发信人: knockingdown (麦地撂E倒),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CK done-253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23 11:29:41 2008)

本来不打算写什么了,因为step2 CK复习相对于step1来讲比较容易, 就是两个Q bank
加 Kaplan notes 足够了。不过看有人还是想问学习进程做为参考,记录一下。

复习资料, Kaplan notes + Video, Kaplan Q bank/UW Q bank.

先是用两个月时间看notes,进度比较慢,有些看不进去,这期间做了Qbook的内科和外
科,主要是促进看书,正确率大概76%。看完了内科/外科/妇科就开始做题Kaplan Q 
bank/UW Q bank,同时看儿科+再次内科。Behavioral因为作题正确率并不太差,没看
。不过听了前9个Vedio。考前请了3天假,本来还想看一遍书,后来感觉咋都看不完了
,就突击了Secrets(我自己在bookstore买的,绿皮第二版,后来发现Amazon便宜5块)
的大半,感觉重点内容和UW和像,考试时遇到了大约5-6道自己平时没太注意的题。

中间参加了学习小组,帮助非常大。和Cardiogene对了NBME Form 1,和大奔/
jintianhao/ssletitbe讨论了Form2,收获也不小,一并在此感谢!

K Qbank,正确率 69%---看完后作了NBME Form1 (2/17/08-620/243) 
UW Qbank,正确率 69%---看完后作了NBME Form2 (3/23/08-680/254)
USMLE CD,考前一天,37/41/44。CD没收到,我从官方网站上下载的,这次感觉很好,
是一个软件,运行界面和真正考试非常相像。不知道为什么我Step1考试时没见到,做
得是PDF版的,人傻没办法,大家不要和我一样,呵呵...

考试 4/3/08, Score report: 4/23/08 11AM, 253/99 (只要时间掌握没大问题,CK
的NBME也还是挺准的)。这次考试吸取Step1的教训,选择了一个周四,果然分数20天
就出来了,少了一份煎熬。考点在曼哈顿42街第三大到交界处,感觉很好,赞一下!不
过提前去踩点,楼下保安不让进的。

Psychiatry 和 Mental disorder 没看书就是不行,得分最低,各有4个小叉在
Borderline Performance上,一份耕耘一份收获,在此再次佩服一下考了260的牛牛们
。考题大概1/3强是正好一页,1/3是7-8行的样子,剩下的较短,类似于NBME。我是遇
到5-6行以下的就细读,如果题干较长,就跳读,不管题目长短,都是提前两三分钟做
完的样子,不检查,省下时间用来放松,呵呵,很惬意。

懒人的作业写完了,就到这里。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6.203.]



2008-04-23 09:02:08

主题: Lucy Chen: How to prepare for a medical career in the U.S.: a student’s perspective
How to prepare for a medical career in the U.S.: a student’s perspective

By Lucy Chen

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
B.A. Biology: Neuroscience 2008
[email protected]

In retrospect, my journey to this point has been incredibly long and a bit daunting. I stand at the threshold: I have just graduated from college this past December and I plan on attending medical school in the fall of 2008. I have spent countless hours doing research, community service, writing applications and taking tests. But where did it all start? The purpose of this article is to narrate my experiences in preparing for medical school: what I did in my undergraduate career to create a cogent, solid record to present in my applications. 

To be honest, I did not have my sights on medicine when I first matriculated into Washington University in St. Louis. Many of my peers were like me: unsure of what classes to take, so why not select a little of everything? My first semester I chose General Chemistry, Psychology, Calculus 3 and Writing. In my General Chemistry course, there were a lot of “Pre-med” students. That is, students who were on the track to go to medical school. In order to “pre-med” at my school, one had to take the following courses: one year of General Chemistry, one year of Organic Chemistry, one year of Physics, one year of Math, and General Biology and Physiology. These general requirements are decided by medical schools. I found that I really enjoyed Chemistry and enjoyed the challenge of studying science. Coupled with the fact that my father is a practicing physician, I stayed on the “pre-med” track. 

Through my college academics, I took all of the aforementioned courses and declared a major in Neuroscience. I had a lot of interest in the detailed aspects of this field and complimented my studies with a minor in Anthropology, a subject I found to be incredibly interesting. I want to emphasize this point: one does NOT have to be a Biology major to go to medical school. In fact, medical schools encourage applicants to major in whatever they like: some choose English or Chinese, Engineering, Political Science or even Art History! The only required courses are those basic sciences courses. 

This discussion leads me into another big aspect of the medical school application: the MCAT, or Medical College Admissions Test. This is an entrance exam which all students must take. This standardized test acts as a barometer to measure all students. This test is usually taken in the spring semester of one’s third/junior year. Inorganic and Organic Chemistry, Physics, Biology and Verbal are the only topics tested on the MCAT. It is a grueling test, and one usually starts preparing four to six months prior to the test date. The preparation is difficult and time-consuming. The maximum score is 45, but any score above 30 is considered competitive. I took this test twice: once at the beginning and once at the end of my junior year because I was not happy with my score. However, I would recommend taking it only once. 

Finally, besides studying, I took time to fill my application with research and community service/volunteering. I did research in the summertime. I worked at my hometown university, The Ohio State University in a Pharmacology lab. I was given my own project in molecular biology constructing DNA plasmids and assaying cells. It was a big responsibility and it shows medical schools your dedication to scientific endeavors. Also, I did a lot of volunteering in the local community. I worked at a community clinic, giving advice to young women about their health. I also worked in a physician’s private clinic communicating with patients and doing office work. My advice would be to find medical activities that one is interested in, in a field that you might specialize in. Finally, I shadowed many physicians such as a Neonatal surgeon, a Ob/Gyn, an Emergency Room doctor, an Internist and many more, to confirm my desires to enter this field. I thought their jobs were very challenging and ultimately, knew this was going to be a rewarding career! 

The application process started the summer before my fourth/senior year. I compiled all of my grades, activities and letters of recommendations (these are letters from professors or mentors who can speak highly about your accomplishments). I began crafting a “personal statement”: this is a one page essay that details WHY I wanted to be a doctor. I wrote many drafts and made many corrections. I would recommend having a few friends or teachers proofread this essay because it is a very important component of one’s application. Each medical school will read your accomplishments and personal statement and each school has their own set of essay questions. In all, I did a LOT of writing that summer. I chose to apply to fifteen schools and was invited to interview a 9 (totaling about $2000 of application fees and travel expenses). On average, most students will apply to 10-20 schools depending on how much money they want to spend on fees. Choose low-tier, middle-tier and upper-tier schools by comparing your GPA (Grade point average: calculated from your school grades) and MCAT score to each school’s averages. Out of those 9 schools, I was accepted at 3 and waitlisted at 6. I will make a decision to attend one of those accepted schools and stay on the waitlists until I hear some news. 

My advice to those students just beginning this journey or contemplating changing their life path: take the time to understand what a life in medicine entails. Shadow some doctors, talk to some patients, figure out if you are comfortable talking to people about their private health issues or would like to have the responsibility to make important decisions. I know that medical school will be challenging, but I’m excited to take it head-on! I know this is the best career for me, but to each his own! Good luck!



2008-04-22 11:45:33

主题: zt 非典研究的典型意义
非典研究的典型意义
转载请注明来自丁香园
发布日期: 2008-04-01 16:14  文章来源: 南方周末  
关键词: SARS 防治 研究  点击次数: 51  


SARS,即非典型性肺炎,似乎正渐渐淡出公众视野,但科学家并没有忘却这个曾经带来全球性恐慌的著名杀手。在提防SARS的同时,科学家还有一个更大的担心:禽流感。这些日子,中国科学家在SARS研究上成果不断,而经历过SARS洗礼的卫生部则在禽流感防治上措施不断。

2005年9月号的著名学术杂志《自然医学》上,来自中国和美国的一组研究人员发表了一项有关SARS防治特效药的研究成果。

该课题组由广东防治非典科技攻关协作组主持,阵容强大,中华医学会会长钟南山院士任首席顾问,中山大学李宝健教授和美国Intradiam公司陆阳博士任负责人。自2003年6月起,课题组利用生物医药领域十分热门的一项技术———小分子干扰核糖核酸(aiRNA),筛选出了针对SARS冠状病毒基因组的候选药物。

随后,在中国医科院实验动物所秦川所长等科学家的协作下,课题组找来21只恒河猴进行动物实验。在不同受试组的猴子受到SARS病毒感染前后,像喷雾一样,利用鼻腔点滴法将aiRNA药物导入猴子体内。结果发现,药物能够有效缓解SARS病症,明显减轻肺部损伤。

钟南山表示,aiRNA是一种基因干扰疗法,在应用中比普通疫苗要更加慎重,课题组也不会立即进行人体临床试验,而是要继续在猴子身上进行长期毒性试验,以检验药物的安全性。

除了钟南山所在课题组以外,其他一些课题组在SARS研究方面也不甘示弱。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传染病所所长徐建国等人在本月的《病毒学杂志》发布了一张SARS病毒的“分子进化树”。SARS病毒家族成员在这棵“树”上的位置由高到低,可依次分为原始群、低致病性群、高致病性群和流行群,2004年的广东SARS病例由低致病性病毒引起,2003年那场大流行则主要由高致病性群和流行群所引起。这个课题组还说,2004年初广东出现SARS病例前后,并未发现广州新源市场果子狸所携带的SARS病毒由外地省份农场果子狸输入的证据。

同样是在9月份,香港大学袁国勇教授等人在《美国科学院院报》上发表的论文,也为SARS溯源提供了新的线索。此前,科学家已经怀疑,果子狸可能只是SARS病毒从其他野生动物传播到人类的一个中介。港大课题组则在香港地区一种名叫菊头蝠的野生蝙蝠身上发现了与SARS病毒非常相似的冠状病毒,并呼吁人类小心对待这类动物。蝙蝠与人类关系密切,治疗眼疾的中药“夜明砂”即由蝙蝠粪便制成,还有人将蝙蝠肉作为美味或药材。

两个多月前,中国医科院基础医学所蒋澄宇教授与奥地利科学院生物技术所约瑟夫·潘宁格(Josef Penninger)教授共同率领的一个多国研究团队,还在《自然》和《自然医学》杂志发表了两篇SARS论文。他们发现,一种名叫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的蛋白质,在SARS引起的肺功能衰竭中能够起重要保护作用。该成果为治疗SARS造成的急性肺损伤,以及研发安全可靠的SARS疫苗,提供了新思路。

目前,国内已经有SARS病毒灭活疫苗完成了一期临床试验,但如同绝大多数疫苗研制一样,进展并不顺利,短期内恐怕难以大规模应用。据钟南山介绍,一期的安全性试验中,接受疫苗的志愿者体内明显产生了抗体,但抗体的持续时间不是很长,目前研究人员正在改进疫苗注射的次数和方法,但距离二期的有效性试验尚需要一定时间。

SARS似乎不再是一种迫在眉睫的威胁,但在钟南山看来,人们并不能就此掉以轻心,而且,“对非典的研究仍然具有典型的意义”。他说,很多传染病毒的破坏性具有相似之处,研究SARS病毒对其他传染病的防治也就有很大的启发作用,特别是对禽流感的预防有重要意义。

香港大学的历高斯(John Nicholls)和裴伟士(Malik Peiris)在《自然医学》上针对蒋澄宇和潘宁格的文章发表评论时就称,该项成果还可能推而广之,去尝试治疗其他原因引起的急性肺损伤,“特别地,人类正面临禽流感大流行的潜在威胁,现有治疗手段又非常匮乏,这方面的研究显得极为重要”。在历史上著名的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中,全球有数千万人丧生,医生和科学家们束手无策,而急性肺功能衰竭不仅是SARS的主要死因,也是西班牙大流感和禽流感等疾病的夺命招数。

“到目前来看,禽流感的潜在威胁可能会更大,世界上都没有得到很好的遏制,泰国、俄罗斯等国家,以及我国的青海等地还时有发生,”钟南山说,“禽流感病毒会产生变异,通过人体传播的危险依然存在,而且可能性相当大,所以我们应该加大对禽流感的重视程度。”



2008-04-22 11:31:41

主题: 中國肝素致人死亡?美中叫陣
中國肝素致人死亡?美中叫陣


【本報華盛頓特派員林寶慶報導】美中雙方有關經貿的摩擦再添一樁,並且正式檯面化,美中雙方21日為有關肝素(heparin)是否造成服用病人死亡的糾紛,公開叫陣,相互指責。
聯邦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21日指出,向美國供應抗凝血用肝素的中國常州凱普公司,處理類肝素過程有重大偏差。FDA說,除非凱普作出修正,否則美國計畫禁止凱普的肝素進口。FDA表示,2007年初以來,美國已有一百多名病人因使用含有肝素的抗凝血藥而死亡。

中國醫藥專家21日則立即在中國駐美使館舉行記者會,提出反駁。中方專家稱,造成相關意外死亡的因素很多,目前並無足夠證據,證明相關病人的過敏反應是直接受肝素的影響。而且,常州凱普公司的營運\,都是由美國總部威斯康辛州的「科學蛋白質實驗室」所負責的。

中方官員並說,雙方未來任何允許美方藥檢人員在中國調查,都應該是互惠的協議。沒有任何證據顯示死亡原因倒底是肝素,還是肝素的污染物。這種死亡現象只發生在美國,中方官員因此稱問題應出在美國。

美國參眾兩院不同委員會已自22日起安排出三場「肝素危機」的相關聽證,這些措施都顯示美國消費大眾對來自中國的多種民生用品的安全性,從玩具到牙膏感到日益不安,現在又添上進口自中國的藥物。

FDA一直在調查國際巴士特公司(Baxter International Inc.)製造的肝素受污染事件。國際巴士特公司的肝素原料是「科學蛋白質實驗室」供應的來自中國常州凱普公司的貨。FDA今年2月並曾前往調查。

FDA上周召集多國專家,探討最近的肝素事件,及肝素質量標準、檢測方法、臨床不良反應、產品追溯以及產品供應等問題,並於18日公布初步報告,國際巴士特公司的肝素在中國凱普公司工廠的製造過程中,受到某種非天然化學物質的污染。共有包括美中在內的11個國家有相似的死亡病例。

中方接到初步報告後,隨即提出反駁。中國國家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以及中國衛生部和該局共有七名專家來華府開會。北京協和醫院腎內科教授李學旺21日在中國駐美使館的記者會中,指出FDA的報告並不完全,他說,還需數月時間的資料分析,才能有更進一步的調查結果。

中國藥品生物制品檢定所常務副所長金少鴻則指出,中國常州凱普公司的營運\,都是由美國總部負責。



2008-04-21 17:06:20

主题: 我们“战胜非典”了吗?
我们“战胜非典”了吗?

转载请注明来自丁香园
发布日期: 2008-04-04 17:53  文章来源: 丁香园  
关键词: 非典 病毒 治疗  点击次数: 115  


最近看到有医疗工作者说我们在当时战胜了“非典”。我不以为然。试想,我们现在连感冒都没有战胜,何谈战胜“非典”?我们是科学工作者,说话要严谨。我们不是诗人,诗人可以高歌“飞流直下三千尺”,但我们科学工作者只能经过实际测量后才能说瀑布到底有多高。人家诗人那样说叫浪曼、有气势。但如果我们在写科学论文时也像诗人一样去说,那叫胡编乱造。我们也不是记者,记者可以说“亩产三万斤”,那叫为了鼓舞人民的“战天斗地的意志”,但我们科学工作者经过论证后也说“确实有亩产三万斤”(如钱学森之流),只能饿死三千多万人。同样,外行人可以说“我们战胜了非典”,那是政治的需要,政府为了面子的需要,与我们内行人想法不同。外行人可以对疾病的估计盲目乐观,而我们必须有清醒的头脑,理智的看待问题。

  请问,我们找到了针对冠状病毒的特效药了吗?没有,假如“非典”重来,我们也只能是对症治疗,做不到针对病因的治疗。难道这叫“战胜”?即使人们发现了抗生素,对细菌可能有了一些办法,但因为耐药菌株的日益增多,人们都不敢说“战胜了肺炎”。而对于病毒感染人们基本上没有特效药,却妄言“战胜”,岂不贻笑大方?

  现在我们可以勉强的说战胜了天花,因为疫苗的广泛接种,人间天花已绝迹好多年了。这完全是在人类的干预下取得的成功,但谁也不能保证以后天花永远不会卷土重来。可是,即使过了许多年,萨斯病毒再没有来,我们也不能说是人类战胜了萨斯,而只能说萨斯病毒销声匿迹了,因为并不是在我们人类的主动干预下取得的成功。

  可能有人说,假如当年政府不采取措施,坐视不理,任由病毒泛滥传播,“非典”岂不是还要继续肆虐?这难道不是在政府的干预下取得的成绩?我举一例,比如有海啸要来了,众人得到预报或跑到高处或跑到外乡避灾,从而没有受到灾难,难道就叫战胜了海啸吗?或者你看到一群土匪正挡在路上,你吓的躲开了,没有受到土匪的伤害,难道就叫战胜了土匪?太可笑了吧。当某一地区出现了疫情,政府采取隔离、救治病人等措施,切断传染的途径,这都是正常社会的正常工作,其宗旨是使其他健康人免受病毒的袭击,尽快使疫情平息下来,即使平息下来了,也只能叫“疫情过去了”,而决不是什么“战胜”了“疫情”。可是到了我们国家这里,正常社会的正常工作成了政府一件天大的功绩,看来我们国家人的思维不正常。

  还有,如果我们说“战胜”了非典,对得起那些因“非典”而死去的病人吗?这其中还有许多人是医务工作者,是我们的同仁。对于我们这些侥幸没有受冠状病毒感染的人来说,我们大谈“战胜”了“非典”,而对于那些死的人来说,能谈得上战胜吗?如果在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中,一方要取得胜利必须要有人在战斗中牺牲,那么按正常思维这种牺牲就是取得胜利而必须的过程,即使一方最后只剩下一个人,但对方全部死亡了,那也可以称为胜利(虽然我不希望看到这样的“胜利”)。但我们在控制“非典”的时候,假设我们国家最后死了一半的人,“非典”疫情这时才过去,难道我们也说“战胜”了“非典”?在目前我们还没有找到治疗和预防冠状病毒感染的方法的情况下,即使冠状病毒夺走了我们一个人的生命,我们也不能妄谈“战胜”。

  以目前的科学技术水平的发展,我们在与微生物的斗争中,可能有一些人会获得治愈,但就整个人类对整个微生物的斗争来说,还不能取得完全彻底的胜利。很多人最终被微生物夺去了生命,这样的事每时每刻都在我们的身边发生着,而我们医生尽了最大的努力,也是徒劳无功。

  人类至今没有最终战胜微生物,所以不要说什么“战胜了非典”,这是政治词语,不应从我们医学工作者嘴里说出来。“非典”疫情过去了,我们要深刻反思,在这场与“非典”的搏斗中,我们有没有失误的地方?有没有人为因素导致疫情扩大从而导致了更多的死亡?



2008-04-21 17:04:18

主题: 葛延风: 反思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
反思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
转载请注明来自丁香园
发布日期: 2008-04-01 17:50  文章来源: 中国经济时报  
关键词: 卫生体制 改革 SARS  点击次数: 83  


反思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  

时间:2005年08月02日  

中国的医疗卫生问题近年来一直是一个社会热点,“非典”(SARS)的爆发进一步加剧了社会各界对这一问题的关注,有关研究工作也正在加速开展。早在2003年初,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部就与世界卫生组织北京代表处达成“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合作课题的研究意向。经过一年半左右的努力,研究成果告一段落。

课题组的研究重点是,对新中国成立以来医疗卫生体制在建立、发展、改革等各方面所取得的成绩及存在的问题进行一次总体性的评价和反思。在此基础上,也对今后的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提出了框架性设想。为了更深入地了解这项研究的具体内容,中国经济时报记者专访了该研究项目的负责人、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副部长葛延风。

计划经济时期,中国的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取得过显著成就,有很多值得总结的经验

中国经济时报:从时间序列上看,在以建立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为标志的改革开放前后,我国医疗卫生事业处于两个明显的不同发展阶段,改革前和改革后的医疗卫生制度形成了非常大的差异。您怎样评价计划经济时期我国的医疗卫生制度?

葛延风:计划经济时期,在整个经济发展水平相当低的情况下,通过有效的制度安排,中国用占 GDP3%左右的卫生投入,大体上满足了几乎所有社会成员的基本医疗卫生服务需求,国民健康水平迅速提高,不少国民综合健康指标达到了中等收入国家的水平,成绩十分显著,被一些国际机构评价为发展中国家医疗卫生工作的典范。

中国经济时报:这一时期,有哪些值得总结的经验?

葛延风:大致有三个方面的经验:一是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布局与服务目标比较合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的20多年里,通过政府的统一规划、组织和大力投入,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得到了迅速的发展,形成了包括医疗、预防,保健、康复、教学、科研等在内的比较完整的,布局合理的城乡医疗卫生服务体系。其中,农村集预防、保健和治疗于一体的三级医疗服务网的建立尤其值得称道。体系的逐步发展和健全,确保了服务的可及性,基本全面解决了城乡特别是农村的缺医少药问题。同时,计划经济时期,各级、各类医疗卫生机构的服务目标定位明确,即全面追求公益目标,全心全意提高公众健康水平,不以营利为目的。基于这种目标定位,加上政府对医疗服务体系的直接和间接投入,所提供的服务价格非常低廉,使广大人民群众有了病不仅能够获得治疗,也治疗的起。

二是医疗卫生工作的干预重点选择合理。第一,突出“预防为主”,重视公共卫生事业发展。在整个医疗卫生投入中,对公共卫生事业的投入一直处于优先地位。第二,在一般性疾病治疗方面,干预重点集中于成本低、效益好的常见病和多发病治疗上,技术路线选择上也注重适宜技术,强调中西医结合。另外,政府对医疗服务的标准、规范等也有比较严格的控制,医疗服务机构行为比较规范,医患双方保持了较好的互动关系。

三是形成了广覆盖的医疗费用保障机制。一方面是医疗保障体制获得了长足的发展。在城镇地区公费医疗和劳保医疗制度基本上覆盖了所有的劳动者;在农村地区,合作医疗制度逐步普及,鼎盛时期覆盖了90%左右的农村人口。另一方面,公益性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本身,也具备很强的转移支付和医疗费用保障功能。由于各种医疗服务机构的人员工资、基础设施以及医疗设备投入主要来自政府和各经济集体,药品价格也受到政府的严格控制,因此,医疗服务体系在提供基本医疗卫生服务的同时,也具有转移支付和医疗费用保障的功能。

中国经济时报:在您看来计划经济时期医疗卫生事业取得成功的决定性因素是什么?

葛延风:是政府发挥了主导作用。计划经济时期,医疗卫生的投入以政府为主,医疗卫生资源在不同卫生领域以及不同群体间的分配由政府统一规划,具体服务的组织与管理也由政府按照严格的计划实施。从而保证了全国绝大多数居民都能够得到最基本的医疗卫生服务,确保了中国人民健康水平的迅速提高。这些成绩的取得,说明中国当时的选择符合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基本要求和规律。

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医疗卫生体制发生了很大变化,在某些方面也取得了进展,但暴露的问题更为严重。从总体上讲,改革是不成功的

中国经济时报: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医疗卫生体制,包括医疗服务的供给方式和医疗保障方式等,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怎样看待和总结这些变革?

葛延风: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医疗卫生体制的确发生了非常巨大的改变。变革的基本走向用一句话概况就是逐步商业化、市场化。在供给层面,各种资本都可以进入医疗服务领域,基本上不存在进入和退出限制,新建医疗机构的布局以及服务目标定位主要取决于市场需求状况。包括公立医疗机构乃至公共卫生机构在内的所有医疗服务机构,都已经成为实行独立经济核算、具有独立经营意识的利益主体。归纳起来,就是整个医疗卫生服务逐步走向商业化、市场化的服务方式。在需求层面,医疗卫生服务需求越来越多地演变为私人消费品。目前在城镇地区,医疗保障保险制度所覆盖的人群大约有1亿人左右,不足全部城镇从业人员的半数:在农村地区,则只有全部人口的10%左右。另外,无论是农村还是城镇的医疗保障体制本身都不具有强制性。

商业化、市场化走向的体制变革的成效主要在于:在供给方面,医疗服务机构的数量、医生数量以及床位数量都比计划经济时期有了明显的增长,技术装备水平全面改善,医务人员的业务素质迅速提高,能够开展的诊疗项目不断增加。此外,医疗服务机构及有关人员的积极性,内部运转效率有了普遍提高。部分社会成员特别是富裕群体的医疗服务需求也得到了更大程度的满足。

但体制变革所带来的消极后果,主要表现为医疗服务的公平性下降和卫生投入的宏观效率低下。在公平性方面,不同社会成员医疗卫生需求的实际被满足程度,由于收入差距的扩大而严重地两极分化。在2000年世界卫生组织对成员国卫生筹资与分配公平性的评估排序中,中国列188位,在191个成员国中倒数第4。

在卫生投入的宏观绩效方面,全社会的卫生投入水平大幅度提高,2002年,卫生总费用占GDP的比重已经增至5.24%,2003年超过5.4%。但尽管如此,居民综合健康指标却没有明显的改善,但在某些领域特别是公共卫生领域,一些卫生、健康指标甚至恶化。改革开放前已被控制的部分传染病、地方病开始死灰复燃,新的卫生、健康问题也不断出现。在世界卫生组织2000年对191个成员国的卫生总体绩效评估排序中,中国仅列144位,结果令人深思。

公平性和宏观效率的低下,导致了消极的社会与经济后果。它不仅影响到国民的健康,也带来了诸如贫困、公众不满情绪增加、群体间关系失衡等一系列社会问题:多数居民在医疗问题上的消极预期,已经成为导致宏观经济需求不足的一个重要因素。长此以往,不仅影响经济发展,而且危及社会的稳定以及公众对改革的支持程度。

中国经济时报:是不是商业化、市场化的改革方向错了?为什么会出现这一问题?

葛延风:它违背了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基本规律。

与一般消费品不同,大部分的医疗卫生服务具有公共品或准公共品性质。具有公共品性质的服务是营利性市场主体干不了、干不好或不愿干的。更具体地说,在服务供给层面,过度走向商业化、市场化,必然导致布局不合理,降低服务可及性、干预重点和技术路线选择走向高段,降低卫生投入绩效以及服务价格攀升等一系列问题;在需求层面,服务需求逐步演变为私人消费品,则必然带来部分社会成员无力求医的问题,并会带来诸多社会矛盾,全社会的健康风险也会进一步加大。这可以说是早就被国际上的理论和实践证明了的。

我认为,导致医疗卫生体制变革中出现偏差的主要原因包括:

一是在于改革和发展模式选择中过分重视经济增长,包括医疗卫生事业在内的社会事业发展没有得到应有的重视。经济体制改革开始以后,由于体制基础的变动,传统的医疗卫生体制特别是医疗保障体制受到了严重冲击,实际的保障范围迅速下降。面对这种现实,在相当长时间内都没有形成明确的体制调整和事业发展思路,而是被动地修修补补、维持局面。

二是对医疗卫生事业的特殊性缺乏清醒的认识。相当多医疗卫生服务具有公共品性质,是市场化所解决不了的。此外,医疗卫生事业发展还要强调服务可及性,要强调投入所获得的健康绩效,因个人经济能力和疾病风险之间的矛盾,还要强调互济。所有这些都是商业化、市场化的体制无法实现的。遗憾的是,很多基本问题在这些年并未得到重视,一些人对改革结果评判的标准也错误地定位于看医疗服务机构是否盈利、政府财政负担是否降低等等,而没有认真考虑医疗卫生事业发展所真正要达到的促进公平、促进健康和提高卫生投入获得的健康结果问题。

三是其他方面的体制变动对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影响。其中最突出的是财政体制的变动因素。1980年代实行多种形式的财政分级包干体制以后,医疗卫生事业发展的责任特别是政府的投入责任主要由地方财政承担。由于地区间经济发展水平和地方财政能力上存在很大差距,使得不少落后地区缺乏发展医疗卫生事业的基本能力,以至不得不采取一些错误的改革和发展方式。

四是既得利益群体的影响。医疗卫生事业发展在总体上陷入既不公平也缺乏效率境地的同时,自然会产生既得利益群体。在前一阶段医疗卫生体制的市场化改革中,既得利益群体主要是部分医疗服务机构和从业人员,以及部分享受较高医疗保障待遇的社会成员。由于信息不对称、谈判能力的差别,以及其他体制缺陷因素的存在,既得利益群体对改革方向的影响不容忽视。它是导致合理的改革措施难以推行,医疗卫生事业发展逐步偏离合理方向的一个重要因素。

未来中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原则和方向

中国经济时报:未来中国医疗卫生体制的改革应当坚持什么原则?

葛延风:两条原则必须坚持。一是要追求公平,要确保所有社会成员都能够得到基本的医疗卫生服务。这是促进社会稳定和发展的需要,是建设和谐社会的需要。同时,实现医疗卫生事业的公平,确保所有社会成员的基本健康,对于降低全社会的疾病负担,对于稳定城乡居民生活预期,进而拉动消费,促进宏观经济增长意义也都是非常重大的。二是要强调卫生投入的绩效。现在很多人关注比如医疗服务机构能否盈利等所谓的“效率”是不对的,真正要关注的应该是医疗卫生投入的健康绩效、健康结果。也就是,在有限的全社会卫生投入水平下,如何能够使全民族的健康水平获得最大限度的提高。评价医疗卫生体制及有关改革是否成功的标准也只能是这两个方面。

中国经济时报:如何组织才能更好地实现公平及卫生投入的健康绩效?

葛延风:具体组织方式的选择及改革涉及很多内容,非常复杂。从国际经验看,各个国家的体制也有很大不同。但一个最核心的问题是要强化政府责任。一是要确保对公共卫生事业的投入,这是公共品,是市场及企业无法自发提供的,且对健康和社会稳定影响突出,必须确保。二是在一般医疗领域,要强化政府在筹资和分配方面的功能,不能把疾病治疗的经济风险过分由个人和家庭承担;三是要全面干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的建设和发展,要形成合理的、确保可及性的布局,医疗服务机构的服务目标也必须突出公益性。

中国经济时报:你们的这项研究提出了一个框架性的改革建议,建议解决的关键问题主要有什么?

葛延风:我们建议的关键点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一是打破城乡、所有制等各种界限,建立覆盖全民的、一体化的医疗卫生体制。建国以来,中国的医疗卫生体制建设特别是医疗保障体制建设,一直是分别城乡、分别所有制乃至分别就业状态来组织实施的。这种制度建设方式已经落后于当前的经济发展阶段。在未来的改革中,必须打破城乡、所有制等界限,建立一个覆盖全民的、一体化的医疗卫生体制。这样不仅可以更好地实现社会公平,保障全体公民的基本健康权益,也可以避免体制分割所造成的利益集团分化以及由此产生矛盾和冲突,还能够从根本上扫清传统医疗体制对劳动力流动、国有企业改革,以及多种经济成分共同发展等形成的障碍。更为重要的是,通过城乡一体化的医疗卫生体制建设,可以真正增进对农民权益的保护。

二是要划分医疗卫生服务的层次和范围,实行不同的保障和组织方式,突出重点,合理利用医疗资源,合理实施政府与市场、政府与个人之间的责任分工。虽然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经济增长很快,医疗卫生支出占GDP的比重也在不断增加,但必须认识到,我们目前所能够投入到医疗卫生领域的资源还是极为有限的。前面谈到,很多发达国家人均卫生支出都在2000-3000美元甚至更高,而中国目前的人均GDP才刚刚超过1000美元,换句话说,即使我们把全部财富都投入到医疗卫生领域,都无法达到发达国家的水平。在这种情况下,就必须考虑将医疗卫生服务分层,突出对基本需求的服务,突出成本低、健康效益好的服务。另一方面,虽然要充分强调政府责任,但很显然,所有医疗卫生服务及筹资责任全部由政府承担也是不现实的。虽然不能将医疗卫生事业全面市场化,但在实践证明可行的领域也是可以引入市场和竞争机制的。所以,要合理实现政府、市场之间以及政府和个人以及社会组织之间合理的分工。而要实现合理分工,基础也是要合理划分医疗卫生服务的层次、范围。

三是要注重医疗卫生服务机构的改革。在医疗卫生问题上,医疗服务的提供者居于非常特殊的位置。无论是防病还是治病,无论是检查还是用药等等都是主要靠医疗卫生服务机构以及医务人员来完成的。因此,医疗服务机构和服务工作者的行为对于医疗卫生事业的绩效有着决定性作用。这些年来,中国医疗卫生领域之所以出现越来越多的问题,百姓的不满越来越多,与医疗服务机构行为严重偏离公益目标密不可分。而之所以出现这些问题,关键在于组织和管理方式选择出现偏差。所以,必须对医疗服务机构的组织运行方式进行全面改革。

医疗卫生事业是非常复杂的,不仅涉及的利益主体多,与财政体制、行政管理体制以及经济和社会组织方式等其他体制的关系也非常密切,且在筹资、费用给付等等很多方面还有非常多的技术性问题。这些在未来改革中都需要给予充分关注。

我们的建议只是一个思路性的建议,还有很多问题需要进一步讨论、探索。

(注: 葛延风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发展研究部副部长)



2008-04-21 17:02:30

主题: 非典账单之重
武震:非典账单,不能承受之重
转载请注明来自丁香园
发布日期: 2008-04-02 16:52  文章来源: 东方早报  
关键词: SARS 后遗症 医务人员  点击次数: 333  


 
姓名:武震,30岁,北京丰台区花乡医院原内科护士,非典时于北大人民医院急诊科实习。


感染原因:2003年4月10日晚,转送一位急诊病人时不慎感染,后得知该病人为北大人民医院第一例非典病人。

现状:10处骨坏死,2007年1月进行骨移植手术,工伤八级。

见到武震时,她正躺在中日友好医院骨科的病床上,输着液,脚上还打着骨牵引。她热情地招呼我们坐下,苍白的脸上挂着淡淡的微笑。武震的骨头移植手术恢复不太理想,原来的工伤七级可能要改为八级了。

出院的时候哭了

当非典在北京突然爆发时,26岁的武震正在北大人民医院急诊科实习。2003年4月10日晚,急诊科收治了第一例非典病人,武震正好当班,“当时没有什么防护措施,后来才知道是非典患者”。值完夜班,武震回到家中,开始畏寒、发烧、呼吸困难。出于职业敏感,她迅速收拾好东西,正式入院治疗,后被确诊感染“非典”,转至长辛店医院隔离病房。

饱受病痛的折磨,也差点与死神擦肩而过,躺在病床上的武震却每天都很兴奋。因为长辛店医院所有非典患者中就她一人是医护人员,大家都很照顾她,朋友们也都打电话安慰、鼓励她,觉得特光荣。一听到广播里“众志成城,共抗非典”的口号,武震马上心潮澎湃:出了院,我还要上前线!我有抗体了!

然而这种激动的心情在出院时骤然转变。“七万!听到这么多钱我当时就懵了!”非典期间,医护人员的治疗费用由单位支付,可武震是个例外。非典是在人民医院感染的,可人民医院是实习单位,并不是工作单位,不好开口要钱;工作单位是一所乡镇医院,还没给职工入医保,武震也没办法享受医保报销。院方一直在催缴费用,武震焦急万分,一筹莫展的她想到了学校,“我是在实习期间被感染的,学校应该负一定责任……”,然而学校的态度十分坚决,称她为成人教育,不归学校管。

只能回过头来找单位。单位虽然很同情她,但数额七万元的治疗费用,对于财政状况本身就很拮据的乡镇医院来说,是一笔不小的支出。领导建议武震一边找乡政府,一边找卫生局,单位也尽力筹措。无奈之下,武震只好“厚着脸皮”去求人民医院,依然没有结果,“人家说你怎么不早找啊,03年底前有这个政策,现在没了。” 

武震个人先垫付了一部分费用,单位支付了一部分。直到2004年夏天,在她和家人的多方奔走下,乡政府组织了一次捐款,丰台区民政局给了一些补贴,自己掏的费用才算了结。

不得已放弃治疗

重获新生的武震很快欢欣地上班了,她很珍惜这得来不易的生活,也对未来也充满了憧憬。然后10月份的一份核磁共振报告,打破了生活的平静——由于非典时使用大量激素,导致股骨头坏死。像所有后遗症患者一样,她震惊、哭喊、郁闷,但摆在眼前的事实,逃避不了。

2004年3月,武震和几十位非典后遗症严重患者集体入住小汤山医院进行疗养。然而武震仅仅呆了三个月,就没钱继续住下去了。她说当时特别不愿意离开,因为复查片子时,看到别的病友都有改善,自己却没有时十分着急,“留下来治疗应该会好一些。”她始终觉得委屈,“为什么有钱就能住,没钱就不能住?” 

可是哪来的钱?乡里已经捐过一次钱,向单位要钱,也不太可能。非典的治疗费,单位已经掏了不少,也到处争取,为她“讨到”了一些钱。剩下的一条路——只能向家里要。自己的家境,在农村都不算好,父亲是锅炉工,后来被买断工龄,只能在取暖的季节里找到工作;母亲是普通农民,几乎没有收入来源。为了自己,父母已经操了不少心,不能再向他们伸手了。

无奈之下,武震只能放弃治疗,回到单位继续上班。平时吃一点预防骨质疏松的药,每三个月复查一次,没有任何理疗可做,疼得厉害了就打几天吊针,吃点止痛药。除此之外,她也没有其他病友“车接车送”的待遇,每天骑着自行车上下班,车后面架着两个拐。医院为了照顾她,将她安排到住院部收费处工作,虽说不太劳累,但和门诊医生的待遇相去甚远,最关键的是,不在一线就失去了最好的学习机会。

不能在心爱的岗位工作,没有钱巩固治疗,反反复复想着这些事,武震整天郁郁寡欢、心情压抑。“当初就不要救活我,让我死了算了!”在卫生部的心理调查中,测出“重度抑郁”倾向,后经安定医院确诊为抑郁症,一直服药治疗。 

2004年9月,武震特意请了一天假,拄着拐来到北京市政府大楼。刚要往里面走,被警卫拦下来,“干什么?”“我----!”她笑着告诉我们,那一刻突然有了前所无有的勇气。信访室里面人头攒动,空气浑浊,有点像火车站售票大厅,夹杂着各地的方言,每个人都很激动。“开始不好意思进去,后来一想我没做什么亏心事,是国家和政府把我忽略了。”弱小的武震拼命挤,怎么也挤不进去,只能在后面等着。一位女干部注意到这个拄着双拐的女孩,走到她跟前。刚开口问怎么了,武震的眼泪刷刷就下来了,“我是因公感染非典的,因为单位没钱,没法支付我的医药费,不能继续治疗了……请问对我们这些人究竟有没有政策?”女干部给了她卫生局的地址,说正管这事呢。

第二天,武震拖着疲累的身体来到卫生局。一听是感染非典的后遗症患者,工作人员把她单独叫到一个屋里,给了一张表,各种信息记录得十分详细。“填完表格,我觉得开始有点眉目了。”等待的过程还是有些漫长,一直到2006年4月,卫生部出台了“非典”后遗症人员医疗费用报销办法,对415名感染“非典”医务人员进行了工伤认定和劳动能力鉴定。年底,武震的遗留医药费全部报销,入了工伤保险,以后的治疗也有了保障。

“终于有人管了……”四年追讨之路有了结果,武震的脸上第一次露出了笑容。然而这个命运多舛的女孩最终没有逃过厄运。2006年底,她的病情急转直下,双腿疼痛难忍,一查,左股骨头塌陷了。为了缓解疼痛,她选择了做手术,即使再站起来的愿望遥不可及,坚强的她依然会有好的治疗方法出现,或许,她已经习惯了越挫越勇。

武震在医院住了四个月,每天只能盯着天花板,她迫切地想要腿快点好起来,能到外面走走。



2008-04-21 16:57:46

主题: 抗非典英烈
追思白衣战士:赵光灏
姓名:赵光灏 
生辰:1965年 
祭日:2003年4月22日 
籍贯:新加坡 
国家:新加坡 
职业:医生 
单位:中央医院 
生平 赵光灏生前是中央医院血管外科顾问医生,他在对抗沙斯战役最激烈的时候,志愿中断度假,从美国赶回新加坡,奋不顾身地投入抗炎前线,不幸染上沙斯,于2003年4月22日病逝,年仅38岁。



2008-04-21 16:51:52

主题: 抗非典英烈
追思白衣战士:林永祥
姓名:林永祥 
生辰:1975年 
祭日:2003年5月16日 
籍贯:台湾省 
国家:中国 
职业:医生 
单位:台湾高雄长庚医院 
生平 林永祥,生于1975年,生前系台湾高雄长庚医院的住院医师。林永祥毕业于高雄医学院,结婚不到一年。他是因为照顾一位台北仁济医院SARS病患而感染,5月4日发烧、腹泻而进入负压隔离病房观察治疗。在与SARS病魔奋战多日后,林永祥2003年5月16日上午9时30分不治去世,年仅28岁。他是台湾第二位因染SARS死亡的医生。



2008-04-21 16:39:03

主题: 抗非典英烈
追思白衣战士:谢婉雯

姓名:谢婉雯 
生辰:1968年 
祭日:2003年5月13日 
籍贯:香港 
国家:中国 
职业:医生 
单位:香港屯门医院 
生平 谢婉雯1968 年出生,长於草根家庭,生活於公屋石荫村,毕业於石荫慈幼小学,中学勤奋上进,是东华三院伍若瑜夫人纪念中学的高材生,於1985年以八优的成绩会考毕业,是当年的女状元之一。其後进入中文大学医学院。中学时候的她已经品学兼优,乐於助人,很有领导才能,既参加女童军,游泳、网球,也爱读小说,可说是文武双全的才女。她年少时已立志当医生济世,据她父亲忆述,印象至深的是女儿四五岁时,有一天看见电视中有救伤的场面,小婉雯说∶“我大个女要做医生!”日後她梦想成真,她的志向造就了一个不平凡的故事!据她的老师说她有六“好”∶“好”用心读书,上课好留心,好关怀别人,是一个好的聆听者,处事好审慎,好准确。

谢婉雯是难得的青年人,她在大学的表现固然出色,多位在2003年非典型肺炎疫潮中的研究人员和医疗顾问,以至教育统筹局长李国章先生,都曾是她的老师,对她的评语都是最好的。而她在毕业行医後十年,便先後考取了三个专业资格,亦到英国进修,成为胸肺科的主任医生,在大战中负起部门领军的重任。1992年医科毕业,至2003年疫症流行之时,年轻的她在屯门医院已服务了整整十年!她先在急症室任职,又在老人科和胸肺科服务。由於她人缘好,平易近人,处事实务低调,同事昵称她为“表妹”,这位专科医生能令顽石点头,连野蛮的病人也乖乖听话。

2000年底,谢婉雯医生与陈伟兴医生结婚,年半後丈夫不幸血癌去世。谢医生收拾哀伤後再回前线,救治无数病人。

2003年正当非典型横行全城之际,屯门医院接收首批患者,谢婉雯医生抱著她一贯的热诚,主动请缨往深切治疗部救治危殆的病人,与另一殉职男护士先後感染病毒。她在半小时内,亲自为四名病人插喉,英勇无畏,心中只想著救活别人。她在4月3日病发,头十天情况稳定,之後突然恶化,4月15日转入深切治疗部,要插喉呼吸。她在深切治疗部一个月,逝世前仍表示“我要尽快出院,回病房帮手”,病危时仍惦念母亲,昏迷前叮嘱友好代为安慰妈妈。2003年5月13日凌晨四时,谢婉雯医生完成了世上的任务,打过美好的仗,跑过当跑的路,像天使一般回到天家。



2008-04-21 16:23:23

主题: 漫画佛洛伊德
佛洛伊德(Sigmund Freud 1856, 5.6--1939,9.23)


2008-04-21 12:15:48

主题: 首例“非典”接诊医生
叶钧强:全球首例“非典”患者接诊医生
转载请注明来自丁香园
发布日期: 2008-04-02 17:08  文章来源: 东方早报  
关键词: SARS 公共卫生 应急机制  点击次数: 234  



叶钧强,男,31岁,广东省河源市人民医院呼吸科医生。

感染原因:收治经官方认可,有据可查的全球前两例“非典”患者时感染。

现状:肺功能异常,残总比明显升高,经常伴随咳嗽,正常工作。  

叶钧强在广州军区总医院进修医生宿舍里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提及SARS,叶钧强是一个无法回避的人物,因为他是有据可查的全球首位“非典”患者黄杏初最早的主治医师。由于当时人们还不知道这是一种极强的新型传染疾病,叶钧强在接诊这位病人时,没有体会到任何不同往常的神圣感受,反而由于没有实行任何特殊防护措施,直接导致“中招”,现在,他最想说的是“运气”。“应该说是我和他们共同的运气,最起码我们现在都还好好地活着。”

“抗非”从这里开始

2002年12月15日下午,黄杏初被送到广东省河源市人民医院内科病区,当班医生叶钧强诊断其症状为高热、咳嗽、呼吸困难。两天后,医院再次收到一位症状相同的患者郭仁程。叶钧强笑称与他们相会是缘分,这两位病人都是在外地患病后返回到河源老家的。在用了各种退热方法及抗生素治疗后,两位患者的病情始终不见起色。病情紧急,叶钧强先后亲自把黄杏初送往广州陆军总医院,后又把郭仁程送往广州呼吸疾病研究所。

送走病人后的河源市人民医院开始接连出现险情。12月23日,该院某护士成为第一位感染SARS的医护人员,她为此还被迫打掉腹中四个月的胎儿,这个小生命也成为“非典”的第一个牺牲品。12月24日,平安夜,叶钧强出现发烧症状,一周的时间里医院先后有9名医护人员出现相同的病症。2002年的最后一天,叶钧强病情加重——高烧不退,几乎不能呼吸、说话。由于此时正在“呼研所”救治的郭姓患者病情急剧恶化,他们已经不敢轻易再收治叶钧强,他只好被转送到广州陆军总医院。

在那里,叶钧强再次见到了他的病人——黄杏初,现在两个人都是病人了。“看到了由我亲自送来的首位病人已经好转很多,而他刚进来时候的病情要比我严重得多,所以我对自己是很有信心的。”叶钧强回忆,他是在看到黄杏初的日渐康复中找到了自己的将来。只是他不知道那位同样由他转送的病人在另一个地方已经数次被宣告病危。

进修与“非典”无关 

叶钧强在医院一共住了90天,直到 2003年3月23日才出院。在那年的5月,他回到广州陆军总医院进修学习。有媒体说他是为了“从哪里跌倒在哪里爬起来”,“非同一般的感受促使他立志成为呼吸科方面专家”,他笑着说,进修其实是单位早就安排好的,只是由于“非典”的出现延误了时间。“当然我是抱着学好本领的决心过来的,只是进修本身的确与‘非典’无关。”我们在他的宿舍见到他的时候,他在这边的第二次进修也行将结束,行李包都已经打好。

他还清晰记得自己第一次过来进修的情景。那时候医院里很多呼吸科的进修医生选择离开这个“是非”之地,“整个进修楼道里空荡荡的,随地丢弃的东西”,因“祸”得“福”,他也得以享受到一人一间的待遇,而当去年底再过来学习的时候,他所在宿舍一共住进7名进修医生。那时候的他还不敢公开自己的姓名,“所有的人都在询问叶钧强是谁,那可绝对不是渴望认识的眼神。”他说,经历“非典”后,他开始看淡很多事情。叶钧强是最早接触“非典”患者的医生,他提供的情况无疑是研究疫情最早的珍贵资料,“叶钧强”这个名字也开始频频出现在报纸电视上,当年德国一家媒体还带来翻译对他进行专访,他现在回忆时只是说“我的普通话不好,与他们沟通很费劲。”

“能不打搅尽量别打搅他们了”

访谈中,记者提及他最初接诊的两位病人的近况时,叶钧强说,“你们能够不打搅他们尽量别去打搅了。”据了解,那位“全球首例”的黄姓病人康复情况不错,而郭姓患者却落下了后遗症,出现“股骨头坏死”。而且由于他当时在进去后就接受了很多的检查,前后花去费用达几十万元。在国家宣布对所有感染SARS的病人实行免费治疗的时候,他已经出院了,所有费用都是他个人承担。“他的家人曾经找过我,询问能否帮忙,他们不愿意与外界接触,其实我能够理解。”

他说自己家就在医院宿舍楼里,邻居是同事,妻子是本院护士,既是患者又是医生的双重身份帮助他能够更好的融入到社会。“而他们就不同了,不但要自己学会重新融入社会,还要周围的人能够再次接受,这样的过程会相对迟缓些。不过现在他们又都有了自己的工作。我们不用太‘担心’他们。”

叶钧强在说话过程中,不时会咳嗽几声。“我的肺功能不太好,肺部残气量比较大。”每到冬季不小心感冒的话,就会持续咳嗽上三五个礼拜。他说,这次过来进修是单位考虑到要筹建ICU(危重监护病房),至于以后是转到ICU还是继续在内科工作,“看单位的安排了。”



2008-04-21 12:07:58

主题: 抗非典英烈
抗非典英烈,追思白衣战士:叶欣

姓名:叶欣 
生辰:1956年7月9日 
祭日:2003年3月25日 
籍贯:广东 
国家:中国 
职业:护士长 
单位:广东省中医院 
网友寄思     更多>>·希望英烈们能安息 ·面对疾病的肆虐我们义不容辞因为 ... ·我是外科医生,我的妻子也是护士, ... ·不管医生还是护士都在非典中做出 ... ·为您的家人祈祷平安! 生平 叶欣生前为广东省中医院护士长,中共党员,1956年7月9日出生于广东徐闻一个医学世家。在这次抗击非典的没有硝烟的战斗中,她身先士卒,加班加点,忘我工作,与同志们一起把一个个患者从死亡线上抢救回来。2003年3月4日中午,叶欣开始出现发热症状,后确诊染上了非典型肺炎,因抢救无效于3月25日凌晨1∶30逝世,年仅47岁。 

在玉兰花开的时节,广东省中医院护士长叶欣永远离开了人世,她牺牲在抗击非典型肺炎的战场上。生前,她留下了一句令人刻骨铭心的话:这里危险,让我来。



2008-04-21 12:03:54

主题: 抗非典烈士
纪念抗非典烈士

五年前,一种未知的疾病悄悄袭来、蔓延……你们恪尽职守、勇敢地冲向救死扶伤的第一线。战斗中,你们不幸被感染,在我们身边倒下。
  你们的牺牲,和幸存者的努力,换来的,是真知,和更多患者的康复;是关注,和制度的进步;是感动,和全社会对医护的尊重!
  清明节,我们去,看望我们的兄弟姐妹……

今天,丁香园北京联谊会组织部分战友自愿来到“救死扶伤纪念坛”, 祭奠九位在2003年抗击非典时以身殉职的烈士。大家手捧鲜花,来到北京市海淀区黑龙潭抗击非典纪念坛,代表祖国各地及海外的丁香园战友表达对烈士们的敬仰和缅怀之情。



“救死扶伤纪念坛”正面观


  一位身穿防护服的医生,手捧鲜花,做出抗击非典胜取得成功的胜利姿势。最朴实的微笑掩不住背后的辛酸,在这个没有硝烟的战场上,是我们全体医务工作者用生命换取了最后的胜利,将国人从那场突如其来的恐慌中解救出来,而我们的九名医务工作者,却将生命最后的一个微笑永远留在了人间。



2008-04-21 11:18:13

主题: 08暑期OSU“美国住院医生/FELLOW”申请教育辅导聚会讲座
08暑期“美国住院医生/FELLOW”申请教育辅导聚会讲座

这个周末,COLUMBUS的医师聚会,我又约请了数位不同专业医师并得到肯定答复,
愿意来参加7/5/08的BBQ聚会和咨询辅导。

目前已有下列专业和10多位医师来聚会辅导:

1。内科/家庭科:
有>6心内科(OSU的心内DIRECTOR和ASSOCIATE PROF,其他私立医院的心内介入DIRECTOR、
血液/肿瘤科医师、有自己开业的内科和家庭科医师,这样,对你以后发展,可以有
不同方向的辅导和咨询);

2。 麻醉科:
2位OSU麻醉科医生(都是多年科研和临床经验丰富的老CMG);

3。病理:

7位:6位是OSU病理系MD/PHD(3位分别是CYTOPATHOLOGY、免疫/分子生物LAB、和血
凝LAB的 DIRECTORS)、一位私立医院病理医生);

4。神经科:
1位。

5。 PSYCHIATRY:
1位在私立医院的医生。

基本上,所有的医生都是在美曾科研多年传入临床的大龄CMG,有些甚至已在美行医
近10年,经验丰富的私立开业、私立和/或大学医院医生。

希望来参加的CMG将能得到他们无私和详细的辅导以利今年的MATCH和今后的发展。



力刀(何刚)  4/21/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4-18 17:58:54

主题: 中国开始批量生产人用禽流感疫苗 VOA记者:马尔蒂
中国开始批量生产人用禽流感疫苗 记者: 马尔蒂 
香港
2008年4月7日
  


在临床试验显示禽流感疫苗有效之后,中国官员已经批准大批量生产人用禽流感疫苗。世界各国的科学家正在寻找防止禽流感病毒传播的途径。

北京科兴生物制品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说,两期临床试验证明疫苗有效。该公司和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联合研制出这种人类使用的禽流感疫苗。这一进展对多年来为防止人类感染H5N1型禽流感病毒而努力研制疫苗的科学家来说是一个喜讯。在世界范围已经有近400人感染这种致命病毒,并导致至少238人死亡,其中大多数死亡病例发生在亚洲。

*可能出现人之间传染*

专家担心,H5N1型禽流感病毒有可能导致出现人之间传播的致命传染病。迄今为止,人类死亡病例大多是因为病人接触生病的家禽而感染禽流感病毒的,但是也出现了几例人与人之间感染的病例。

马利克.佩利斯在香港大学教授微生物学,11年前香港爆发禽流感时,他是发现H5N1型禽流感病毒的首批科学家之一,并参与了解析禽流感病毒基因图以及基因变异的研究小组的工作。佩利斯说:“人们担心的是,如果这种病毒有着足够的时间接触人体,那么它迟早能学会如何在人类之间传播,到那时我们将面临一场流行病的爆发,后果相当严重的。”

*历史与萨斯病毒相似*

佩利斯说,目前极为关键的是要研制出疫苗,因为禽流感病毒的感染率极有可能很高。他说,H5N1型禽流感病毒的历史看起来跟萨斯病毒相似。2002年在中国爆发的萨斯病蔓延到世界范围,导致近800人丧生,香港有299人死于萨斯病。

佩利斯说:“如果我们回顾一下萨斯病的历史,就可以看到一个相当雷同的现象。萨斯病毒也是在动物身上、在中国南方动物市场上发现的病毒。病毒在好几年间反复被人类感染上。这期间,萨斯病毒最终学会了适应人体,学会了如何在人类之间进行传播,最后导致了一场我们目睹的全球性萨斯病的爆发。”

自从H5N1型禽流感病毒2003年再此出现以来,已经在世界范围蔓延开来,导致千百万只鸡鸭和其他禽类的死亡和宰杀。印度尼西亚是人类感染禽流感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有107个死亡病例,其次是越南,有52人死亡。



2008-04-18 17:57:56

主题: 证据显示老年痴呆症已有预防办法 VOA记者:史密斯
证据显示老年痴呆症已有预防办法 记者: 史密斯 
华盛顿
2008年4月8日
  


世界卫生组织估计,目前全世界患老人痴呆症的病人大约有一千八百万。这个数字预计到2025年会增加一倍。许多老年痴呆症的病患都居住在发展中国家。美国的新近数字估计,每八人中,就有一人将患上这个疾病。但是,有充分的证据显示,现在对于老年痴呆症,已经有一些方法可用了。

美国疾病防治中心报告,美国正处在长寿革命的边缘上。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诞生的婴儿,也就是婴儿潮的一代,已经六十岁左右了。再过二十年,每五名美国人中就有一名老年人。

许多父母患了老年痴呆症的人都对自己未来的命运感到担忧,弗兰.赫什科维茨就是其中的一个。她说:“想到这事也会发生到我身上,真令人恐惧。” 

最近几年来,科学家一直在研究延缓记忆力衰退的方法。虽然这种病无法治愈,但是保持身心活动看来是最有益的做法。目前的研究显示,运动与不运动的结果大不一样。

*蛋白质班块*

在一个研究室里,一群老鼠做运动。另一群不能运动。经过解剖检验后发现,运动的老鼠脑神经细胞之间的蛋白质班块堆积量,比不运动的老鼠少50%至80%。这种蛋白质班块就是消蚀记忆力的物质。

医学专家说,对老鼠的研究结果,可以应用于人类。梅奥诊所的罗纳德.彼得森医师说,每星期至少两到三次,让心率加快三十至四十五分钟,会降低患老年痴呆症的风险。

他说:“经常运动可能是防治老人痴呆症最好的方法。它比服药、智力活动、维生素和健康食谱更为有效。”

由于这类病症和家庭以及遗传历史有关连,许多人都像赫什科维茨一样希望每天的运动能够成为他们的救星。



2008-04-18 17:56:25

主题: 科学家追踪病毒爆发区查发病因素 VOA记者:霍本
科学家追踪病毒爆发区查发病因素 VOA记者:霍本 
华盛顿
2008年4月11日
  


过去几十年来,世界上出现了不少的新疾病,比如艾滋病毒、埃博拉出血热病毒、萨斯病毒以及抗药性结核病等。科学家现在知道一些疾病是怎么出现的。例如,他们知道萨斯病毒最先来自东亚的蝙蝠,后来传染到其它哺乳动物,最后传播给人类。

一些科学家开始注意到这些疾病产生的方式。哥伦比亚大学的马克.利维就是其中的一位。他和其他一些专家一道收集了有关335个病原体的资料。利维说:“我们把所有资料放在一幅地图上,查看这些疾病是从哪里发生的。然后我们又将这些资料和其它危险因素综合在一起,例如人口密度和野生动物密度,在加上一些其它的因素,来查看这些因素之间有什么关连性。”

*人口及野生哺乳动物数量*

利维和他的报告共同执笔人发现,某些地方比其它地方更有可能发生新的疾病。他们发现两个新疾病发生的因素,其中之一是人口的快速增长和人口密度增加。

利维说:“另外一个我们能够确定的因素就是当地野生哺乳动物的数量。接近人类的野生动物越多,这些野生动物的病原体传给人类的危险性就越高。因此,许多人类新疾病都发生在亚洲东部、撒哈拉以南和南美洲的部分人口密集地区。这些地区人口众多,附近又有很多野生动物。”

*利维:现代科技也可能造成疾病蔓延*

利维还说,现代科技也可能造成疾病的蔓延。例如,误用抗生素造成多种抗药性结核病的发展。他说,要敦促卫生计划人员重视疾病的监测和防治,在这方面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利维还说,要预测新疾病的发生,不要等到这些疾病传染到人类才采取行动。

马克.利维的论文和疾病发生地图发表在《自然》杂志上。



2008-04-18 17:53:56

主题: 血吸虫研究
研发治疗血吸虫病新药又有新进展 VOA记者: 莫斯 
华盛顿
2008年4月10日
  

血吸虫成活周期 
科学家认为,他们在治疗血吸虫病新药物的研发方面迈进了一步。现在全世界有2亿多人患有血吸虫病,其中大多数居住在热带的发展中国家,有10%的患者因为内出血、铁质流失、器官受损等原因而成为残疾人。

美国的一个研究小组发现,有一种化合物能够破坏血吸虫赖以生存的一种酵素。血吸虫是一种扁形的寄生虫。科学家在实验室老鼠身上试验这种化合物的作用。他们发现这种化合物能杀死从幼虫到成虫的各种阶段的血吸虫。这种研究也显示,这种化合物对所有3种导致人类疾病的血吸虫都能发生作用。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支持这项试验。来自伊里诺伊州立大学,和国家卫生研究院化学基因组学中心的科学家,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他们的研究报告。

这项研究工作由生物学教授戴维.威廉斯主持。他说,血吸虫需要氧气维持生存,使用氧气时产生的缺氧烈性物质能破坏有机组织。血吸虫具有保护性的酵素。威廉斯教授说,这种实验中的药物能使这种酵素失去作用,使这些寄生虫自行消亡。自从1980年代以来,70多个热带国家的医生主要使用“比奎酮”来治疗血吸虫病,公共卫生专家担心血吸虫会对这种药物产生抗药性。

*蜗牛热*

每年死于血吸虫病的患者高达27万。这种病又被称为蜗牛热。因为这种体积非常细小的寄生虫先感染了蜗牛,蜗牛又产出了受感染的卵。人喝了有蜗牛生存的淡水后就受到了感染。

这类寄生虫也可以透过皮肤进入人体。他们进入输送养分到小肠和泌尿系统的血管。如果血吸虫又产卵,而且虫卵又进入淡水中,更多的蜗牛和人类又被感染。

新药物还需要作更多的试验。科学家说,他们希望在四五年之内对这个药物进行人体试验。



2008-04-18 17:50:42

主题: 研发治疗血吸虫病新药又有新进展 VOA记者:莫斯
研发治疗血吸虫病新药又有新进展 VOA记者: 莫斯 
华盛顿
2008年4月10日
  

血吸虫成活周期 
科学家认为,他们在治疗血吸虫病新药物的研发方面迈进了一步。现在全世界有2亿多人患有血吸虫病,其中大多数居住在热带的发展中国家,有10%的患者因为内出血、铁质流失、器官受损等原因而成为残疾人。

美国的一个研究小组发现,有一种化合物能够破坏血吸虫赖以生存的一种酵素。血吸虫是一种扁形的寄生虫。科学家在实验室老鼠身上试验这种化合物的作用。他们发现这种化合物能杀死从幼虫到成虫的各种阶段的血吸虫。这种研究也显示,这种化合物对所有3种导致人类疾病的血吸虫都能发生作用。

美国国家卫生研究院支持这项试验。来自伊里诺伊州立大学,和国家卫生研究院化学基因组学中心的科学家,在《自然》杂志上发表了他们的研究报告。

这项研究工作由生物学教授戴维.威廉斯主持。他说,血吸虫需要氧气维持生存,使用氧气时产生的缺氧烈性物质能破坏有机组织。血吸虫具有保护性的酵素。威廉斯教授说,这种实验中的药物能使这种酵素失去作用,使这些寄生虫自行消亡。自从1980年代以来,70多个热带国家的医生主要使用“比奎酮”来治疗血吸虫病,公共卫生专家担心血吸虫会对这种药物产生抗药性。

*蜗牛热*

每年死于血吸虫病的患者高达27万。这种病又被称为蜗牛热。因为这种体积非常细小的寄生虫先感染了蜗牛,蜗牛又产出了受感染的卵。人喝了有蜗牛生存的淡水后就受到了感染。

这类寄生虫也可以透过皮肤进入人体。他们进入输送养分到小肠和泌尿系统的血管。如果血吸虫又产卵,而且虫卵又进入淡水中,更多的蜗牛和人类又被感染。

新药物还需要作更多的试验。科学家说,他们希望在四五年之内对这个药物进行人体试验。



2008-04-18 17:49:00

主题: US Face-off
波士顿准备美国首次面部移植手术 记者: 皮尔逊 
华盛顿
2008年3月27日
  


全世界目前只有3个人接受过面部的部分移植手术:法国两人,中国一人。美国波士顿一家医院正准备做下一例面部移植手术。

狄诺伊蕾三年前接受面部移植手术。她被一只狗咬掉了鼻子和嘴唇,是第一位接受
面部移植外科手术的人。狄诺伊蕾说,这项手术拯救了她的生命,因为手术带给她和其他人  
全世界只有3人接受过面部部分移植手术 
一样的面孔。这个手术也受到了批评,批评者说,狄诺伊蕾虽然破了相,但并没有生命危险。

*世界已有三人接收面部移植手术*

过去3年里,还有另外两人做了面部局部移植手术。一个人在中国,他被熊抓伤。另一人也在法国,疾病使他的面容受损。

法国外科医师蓝蒂耶里说,面目变形使这个人不能正常生活,移植手术是唯一的解决办法:“他敏锐而理智,他完全能够应对这项手术。这就是他为什么决定要做这个手术。他了解手术的风险和好处。他也知道他可能因此而死亡。但是他接受了这项手术。”

做过手术的人说,手术使他们得以重过正常生活和做我们大多数人看作理所当然的事,比如吃饭、喝水。

*波士顿曾目睹第一例人体器官移植*

50年多前,波士顿布里格姆和妇女医院的医师们,成功地完成了第一次人体器官移植手术。从那时起,器官移植历经了长期的发展。布里格姆和妇女医院现在被选定为美国第一家进行面部移植手术的医院。

波马哈克医师是这个移植手术小组的成员之一。他说:“这项手术不是挽救生命,而是给予生命。它确实使病人重回正常生活,就像狄诺伊蕾一样。”

仍然有人批评这种手术。接受移植的病患必须服抗排斥药物,这个过程存在严重感染、肾脏损伤和患癌症的风险。布里格姆和妇女医院说,移植手术只限于面部严重受损的病患。



2008-04-17 15:16:52

主题: jjc: step1 93, experiences and lession
发信人: jjc (dogcat),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step1 93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pr 17 14:23:17 2008)

Sorry, I can\'t type Chinese here. I got the OK score, not the dream 99. But
I\'m happy. 

Prepare time: 1 year (full time work with a two-year old boy, 2-3hr weekday,
no study on weekend, I gave weekends to my boy, took off 5 weeks before 
test)

Score/date: 223/93 3/28/2008


UW: 6 months, 50-70%, average 60%

Books: Because I\'m old graduate (>10year) I went over some text books for 
better understanding and detail. Not just for the exam, I think that will 
help me in future medical practice. 

Katzung and Trevor\'s Pharmacology: Examination and Board Review: a lot of 
detail. I like this book because it gives good physiology and phathology 
background. 


Lippincott\'s Illustrated reviews: Biochemistry Good book if you hate 
biochemisty when you were in school. Good illustration for genetic disease.


Robbins and Cotran Pathologic Basis of Disease read once at the begining 
with BRS pathology. Not neccessary for the test. But again for me, an old 
graduate, it helped me to remember things with good background information 
and gave me confidency somehow. 

BRS and Goljan pathology: BRS 1time Goljan 2 times. I did the second time 
along with UW, FA. I liked that combination. 

Kplan notes: only for neuroanatomy, biostatistcs and behavior. As an old 
graduate, I started with Kplan and found out it\'s so dry and boring to 
remember. That\'s one reason I went to textbooks for pharmacolloy and 
pathology and biochemistry. 

Mirobiology: Microbiology Made Ridiculously Simple: great book

Immunology: FA and UW. All things mentioned in FA I went to the chapters in
Janeway\'s \'Immunobiology\'. Again, the textbook helped me to remember those
dry and boring test points. 

NBME form1:490 (1month ago)
form4: 510(4days ago)


Lessons: Should do th FA+UW+Goljan combantion earlier. I only did that in 
last 5 weeksand found myself a little short of time. But I didn\'t pospone 
the test because I felt myself in deep anxiety, just wanted to end it soon. 
Do NBME early and should downloaded them. The online paid one is good to 
do the evaluation and let me where\'s the weak point. The downloaded should 
be used to review. I got several exactly same questions during the real 
test. 

Feelings after test. UW is the must. Do every question and truly 
understand what it ask. That\'s enough for the test. Sure you will get some
questions from nowhere. Oh, bother, stick the basic. For many moms doing 
the test, don\'t give away all your life to the test. I thought that before
. And I figure out that if I cann\'t handle work, exam and family at same 
time now I won\'t survive the residency year in the future. Spend time with
your family and your baby, keep good communication with your spouse. Even 
if he is very surppotive, he still has his needs and thoughts. When you 
are with your family, don\'t think your test. When my son was just one 
year old, he can tell if I was concentrated on him or not. If my thoughts
went away or I wanted to read when he was playing, he would be whining 
more and ask more time or even threw away whatever I was reading. If I was
truly involved in playing with him, he would actually be reasonalble and 
need less time and both of us would be happy. I would be less stress and 
have better efficiency in study. Don\'t ignor the brain power of a infant 
or toddler. That little brain actually works.:) If you have an easy baby, 
lucky you. That\'s not the case for me. That\'s why I gave all weekends to 
him, took him to gymboree class, park, playground, zoo....Kid\'s happiness 
is so simple and pure, why not let them have it when they can. I would say
that we can not compare the happiness of getting 99 in usmle with that in a
toddler\'s smile. For those who don\'t have kid, try to finish the test 
before they come. Kid are amazing creatures. They give you endless love, 
joy and WORKS. 

Good luck for everyone! Thanks for everyone posted here. I\'ve been silient
from the beginning. I got a lot of good information from here. I\'m moving 
to the step 2.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6.6.]



2008-04-17 08:50:50

主题: myID2007: Step 1考试心得
发信人: myID2007 (得过且过),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Step 1考试心得.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16 23:10:23 2008)

Step 1 考试心得

先说准备时间: 从去年九月到今年三月二十七, 有将近七个月的时间, 中间去掉感恩节
, 圣诞节, 和新年, 总的准备时间大概有六个半月. 另外我是全职考试的, 平均
10hours/weeddays, 3hours/weekends. 个人觉得其实六个月就足够了, 最后有点儿油
尽灯枯的感觉. 这几个月我是这样分配的: 前三个月把个门大概过了两遍, 这个我下面
详细说, 做题大概用了两个半月, 最后一个月过了一遍First Aid, Goljan’s Audio, 
和做错了的题.

下面我说说看的书:
1. Anatomy: 第一遍: High-Yield Anatomy. + Kaplan Anatomy DVD course, 第二
遍: Kaplan web audio prepare. 个人觉得Kaplan anatomy DVD course 不错, 它把
Embryology和Anatomy一起讲, anatomy 的概念就很系统化, 容易记, High-yield 
Anatomy 看了一遍好象没什么感觉, 有一章讲颈椎外伤的, 我觉得太偏太深了. 
2. Neuroanatomy: 看了两遍High-yield Neuroanatomy. 这个强烈推荐, 如果这本
书都看明白了, Neuroanatomy应该没有问题. 
3. Emryology 和 Histology, 我没有另外看书, 就是上面提到的kaplan Anatomy 
DVD course + Kaplan web audio prepare + first aid. 
4. Behavioral Science: 第一遍: High-yield Behavioral Science + High-yield
Biostatistics. 第二遍: Kaplan web audio prepare.
5. Microbiology + immunology: 这两本书我都只过了一遍. Clinical 
Microbiology made ridiculously simple, 强烈推荐, 要不是它, 我估计光
microbiology一门我就depression了, + high-yield Immunology. 强烈推荐, 简单扼
要.
6. Biochemistry: 第一遍: Kaplan Biochemistry. 第二遍: Kaplan web audio 
prepare. 强烈推荐.
7. Physiology: 第一遍: BRS Physiology, 第二遍: Kaplan web audio prepare. 
Kaplan的强烈推荐, 引用别人的评论: He (the instructor) is a slower talker, 
but after you listen to him, it feels like you have never learned physiology
before.
8. Pathology: 第一遍: BRS Pathology, 第二遍: Goljan’s Audio. Goljan’s 
Audio 我一共听了三遍, 强烈推荐. This guy is the God!
9. Pharmacology: 第一遍: Katzung&Trevor’s Pharmacology Examination & 
Board Review, 第二遍: Kaplan web audio prepare. Trevor的书推荐, 但是
antibiotics部分我是看的Clinical Microbiology made ridiculously simple.

个人觉得Kaplan web audio prepare 很值得一听, 每门都是八个小时, 句句精华啊. 
我没能找到: pathology, microbiology, neuroanatomy, and immunology. 不过
Pathology Goljan就够了. 另外每门看多之后, 我都会看一便First Aid的相关章节. 


然后说说我做的题库:

1. Kaplan: 最开始做的是网上找的2006版, 我是分科记时做的: 最初每套题都错16
, 17个, 很是郁闷, 对于做错的题, 我就把学到的东西记在First aid 相关内容旁边. 
这样便于复习. 后来Kaplan 有一个免费两周试用, 我就在那两周内把所有的题又做了
一遍, 这一遍是Mixed and Timed. 我把Kaplan的题库作为巩固复习的, 没有用它来评
估. 对于Kaplan的题库我想说两句, 我觉得一是题目给的clues太多, 比较简单; 再一
个就是复习重点需要更新. 

2. USMLE world: 这个我是用来评估的, Mixed and timed all the time, 我一般
都是三天做七套题, 第一天做七套, 剩下两天复习, 一周做两次. 所有的题都做完, 正
确率是77%, rating 好象是85%. 还是把学到的东西记在First aid相关内容旁边. 便于
复习. 这个题库我也说一下: 我觉得它里面有一些step 2的内容. 如果看某些题内容
好象不在上面复习的书里, 基本就可以忽略了. 另外一个我想说的就是, 一天做七套就
要象真正考试那样做, 这样考试那天就跟平时也没有什么不同了. 我第一次做七套题过
后, 累的要死, 后来就没感觉了.

3. NEME 2, 3, 4. 我是做的网上down的, 也不知道多少分, 反正每套题平均错五到
六个的样子 (2-8不等). 这个我还得说一句, NBME的题最好了, 可惜我原来没打算做, 
做的时候都是考前一周了, 也没有好好研究一下, 可惜可惜.


再说说考试那天的感觉.

1. 我觉得考的不是很深, 但是知识面要求很宽: 举几个例子, 考了某种肠道蠕虫的
感染方式, 考个某种原虫(非常少见的原虫)的诊断, 考了某种herb的副作用.

2. Anatomy, embryology, histology 考的很不多, 可惜了我花在上面的时间. 

Neuroanatomy 考的不少, 更过分的是有三道题都是脑干损伤, 我当时差点就背过气去
了. 因为上面三个题库脑干损伤都不是很强调, 我就大概看了看, 想侥幸一把, 没成想
……. 气得我在心里狠狠问候了他们的祖先. 

3. Behavioral 题目很多, 我觉得怎么也得有20道, 很多到是common sense就可以答.

4. Pharmacology 考的不是很多, 都是最prototype的药.

5. Hema考的偏, 居然考了好几道hypercoagulation的题.

6. Microbiology 考的不多也浅, 我觉得kaplan 和 usmle world 的Microbiology 
太深了. 没必要.

7. 别的好象没什么意外了.

最后我想说的就是: 考试是很烦, 但是最开始不要想那么多, 一门一门的过, 另外就是
大量做题, 做错的题留的印象会比光看书深, 还能帮助自己找到重点, 提醒自己忽略的
. 我们中国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民族, 一定会考的好的. 让我们把美国变成中国人住院
医培训基地吧!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96.]



2008-04-17 08:49:11

主题: 非典五周年
献给非典五周年的诗--中国协和医科大学 袁钟

转载请注明来自丁香园
发布日期: 2008-04-03 20:11  文章来源: 丁香园  
关键词: 非典 五周年 诗  点击次数: 446  


忘不了那年的春末夏初,
忘不了刻骨铭心的悲壮画幕。
不明原因的咳嗽发烧,
不明来源的冠状病毒。

眼睁睁病人迅速增加,
眼睁睁同事不断倒伏。
国难当头黑云压城,
民族危机风云密布。

医务人员,生与死,“兵临城下”,
白衣战士,灵与肉,“谁主沉浮”?

好男儿削发示志,
大丈夫血写遗书。
真烈女前赴后继,
好姑娘沙场信步。

一层层隔离口罩遮不住小护士紧张面容,
一件件防护衣裳掩不住护士长职业风骨;
一个个诊室充满青年医生坚强意志,
一间间病房展示老专家凛然气度。

没日没夜的救护车,
终日不停的呼吸机。
没时没点的急抢救,
连绵不断的重监护。

同事隔离,依然情系患者,

科室封闭,同样绝不退出。
送别战友,依然与病魔为伍,
擦干眼泪,同样将SARS降服。

我们不是勇敢的革命志士,
我们不是无畏的战斗英雄,
我们是普通的杏林大夫。
没有经历辛亥革命的寒暑,
没有听过“五·四”运动的疾呼。
没有体会红军长征的艰苦,
却擂起了抗击SARS的战鼓!

人生短暂,但总会有日顶正午,
个人渺小,但仍然是明亮火烛。
将我们的生命赋予国家和民族的意义,
从此人生骄傲幸福!

献给抗SARS牺牲的兄弟姐妹。 
献给抗击SARS的所有医务工作者。

袁钟
2008年清明


编辑: jurgen    作者: 丁香园通讯员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网站观点:
 

  2008-04-09 10:24:08.0 DL789521 发表评论   
 
 生命诚可贵付出价更高!我们英雄致敬!  

  2008-04-07 08:56:40.0 cuish 发表评论   

 向抗击非典的英雄们致敬!  

  2008-04-06 19:29:22.0 Guest 发表评论   
 
 感激你们  

  2008-04-06 00:02:26.0 Guest 发表评论   
 
 向抗击非典的英雄们致敬  

  2008-04-05 20:34:45.0 厉晶伟 发表评论   
 
 SARS,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经过全国医务工作者数月的共同努力,终于取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向抗击非典的英雄们同行们致敬!  

  2008-04-05 20:34:08.0 Guest 发表评论   

 SARS,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经过全国医务工作者数月的共同努力,终于取得了这场战争的胜利。向抗击非典的英雄们同行们致敬!  

  2008-04-05 15:42:34.0 Guest 发表评论   

 谢谢你们.鲜花献给我们最伟大的战友,你们永远是我们的骄傲。  

  2008-04-05 12:55:23.0 Guest 发表评论   
 
 向抗击非典的英雄们致敬!!!  

  2008-04-04 22:35:37.0 sonya27 发表评论   
 
 你们是我的老师,虽然不曾相识,但你们的光辉形象我将永远铭记。谁不怕死?奔赴战场的时候想到的是责任!  

  2008-04-04 22:27:08.0 luosuosuo 发表评论   

 最崇高的敬意给无私的英雄的前辈.  
 
  2008-04-04 22:03:31.0 ljp0386 发表评论   

 向抗击非典的英雄们致敬!  


  2008-04-04 21:51:20.0 dukh 发表评论   

 沧海横流方显英雄本色,民族危难足见爱国热情!岁月流逝,流不去你们的豪情热血;来日方长,更趋现英雄的不朽功勋! ——向“非典烈士”致敬!  
 

  2008-04-04 21:49:41.0 Guest 发表评论   

 向抗击非典的英雄们致敬!  

  2008-04-04 21:01:32.0 大卫686868 发表评论   
 
 非典战场的烈士们,祖国不会忘记你们!人民不会忘记你们!向你们致敬!向梁世奎主任致敬!  

  2008-04-04 20:59:54.0 大卫686868 发表评论   

 非典战场的烈士们,祖国不会忘记你们!人民不会忘记你们!向你们致敬!向梁世奎主任致敬!  
 

  2008-04-04 12:52:21.0 ldl999 发表评论   
 

 向抗击非典的英雄们致敬! 向所有医护人员致敬!  

  2008-04-04 10:11:43.0 hongyan6333 发表评论   

 又想起了我的同学,李晓红,一个年青的主治医师,快要做母亲了,但是在非典那场灾难中,走了,连她那未出世的孩子!!她是我们永远的骄傲!!  
 

  2008-04-04 09:32:01.0 sunkkk 发表评论   

 向抗击非典的英雄们致敬! 向所有医护人员致敬!  


  2008-04-03 22:24:20.0 Guest 发表评论   

 向抗击非典的英雄们致敬! 向所有医护人员致敬!医护人员不需要有多高的工资只需要一点尊重而已  


  2008-04-03 22:23:15.0 超声一员 发表评论   
 
 向牺牲的抗击非典的战友们致敬!  
 

  2008-04-03 22:10:37.0 lijunjunxsl 发表评论   
 
 向非典战场的烈士们致敬!  
 

  2008-04-03 21:51:56.0 Guest 发表评论   
 
 敬礼英雄们,我的同道,希望社会不要忘记,给我们一点宽松的工作环境,尊重一点医务人员  
 

  2008-04-03 21:28:41.0 叶子82 发表评论   
 
 向抗击非典的英雄们致敬!  
 
   
2008-04-03 21:26:24.0 水城 发表评论   
 
 鲜花献给我们最伟大的战友,你们永远是我们的骄傲。



2008-04-16 13:58:17

主题: 献给非典五周年的诗--中国协和医科大学 袁钟
献给非典五周年的诗--中国协和医科大学 袁钟
转载请注明来自丁香园
发布日期: 2008-04-03 20:11  文章来源: 丁香园  
关键词: 非典 五周年 诗  点击次数: 446  


忘不了那年的春末夏初,
忘不了刻骨铭心的悲壮画幕。
不明原因的咳嗽发烧,
不明来源的冠状病毒。

眼睁睁病人迅速增加,
眼睁睁同事不断倒伏。
国难当头黑云压城,
民族危机风云密布。

医务人员,生与死,“兵临城下”,
白衣战士,灵与肉,“谁主沉浮”?

好男儿削发示志,
大丈夫血写遗书。
真烈女前赴后继,
好姑娘沙场信步。

一层层隔离口罩遮不住小护士紧张面容,
一件件防护衣裳掩不住护士长职业风骨;
一个个诊室充满青年医生坚强意志,
一间间病房展示老专家凛然气度。

没日没夜的救护车,
终日不停的呼吸机。
没时没点的急抢救,
连绵不断的重监护。

同事隔离,依然情系患者,

科室封闭,同样绝不退出。
送别战友,依然与病魔为伍,
擦干眼泪,同样将SARS降服。

我们不是勇敢的革命志士,
我们不是无畏的战斗英雄,
我们是普通的杏林大夫。
没有经历辛亥革命的寒暑,
没有听过“五·四”运动的疾呼。
没有体会红军长征的艰苦,
却擂起了抗击SARS的战鼓!

人生短暂,但总会有日顶正午,
个人渺小,但仍然是明亮火烛。
将我们的生命赋予国家和民族的意义,
从此人生骄傲幸福!

献给抗SARS牺牲的兄弟姐妹。 
献给抗击SARS的所有医务工作者。

袁钟
2008年清明



2008-04-16 13:30:44

主题: Matched: 关于预防专业报名和MATCH 的一点建议
发信人: Matched (总算混了进去,我容易吗?),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关于预防专业报名和MATCH 的一点建议,not protocol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20 17:32:02 2008)


我对现在预防等专业 GRADUATE 申请要求不太了解,大家只能先问 ECFMG, 或报了名后
看 ECFMG 要求什么,因人因校而异,尽量满足要求。国内 MEDICAL SCHOOL 最好有朋
友帮忙,搞定需要的证明信之类。记住我是 2005 年初报的,要好好看看 ECFMG 
bulletin 得到最新要求。You may be declined first time, but you fight. You 
may still be declined, but at least you give a try. 情况不同了,没有人能保证
预防毕业的能报上名。

一旦报 STEP 1 得到批准,就不要再担心,考 STEP 1 到 CK, CS 当中有充分时间满足 
CERTIFICATION 的要求,那就是 MEDICAL SCHOOL TRANSCRIPT, DIPLOMA,etc, unless 
ECFMG has changed rules.

等你有了 ECFMG CERTIFICATE, 申请 MATCH 时还是难免遭到不少 PROGRAM 的歧视,你
得多做 OBSERVERSHIP, 证明你不比 REGULAR MEDICAL MAJOR GRADUATE 差,甚至跟好
,拿到好的推荐信,广泛申请,一年不行再来一年,像我一样,不要放弃 (OFF THE 
RECORD,如果这次又没 MATCH 上,我有可能至少放弃IM,也许利用 U.S. Ph.d 和 文章去找个 PATHOLOGY LAB 做 POSTDOC,将来(至少2-3年混个人缘好,弄到PAPER才能要 LOR 吧)申请PATHO).

我报名时没有一个人告诉我该怎么办,除了 ECFMG. 有好多时候,你只能去闯,去试。



--
※ 修改:·Matched 於 Mar 20 22:01:45 2008 修改本文·[FROM: 75.58.]



2008-04-15 16:36:06

主题: fatmanII: on 内科intern 的入门书
发信人: fatmanII (fatmanII),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请教内科intern 的入门书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Apr 15 16:25:31 2008)



washington manual is too big to carry around, as well as all those on call 
series, i used to carry that cardiology in call book for a month in card 
rotation, and really hurt my shoulder on that side,

you can get stanford guide for antimicrobials, tarascon has pocket books of 
pharmacopoeia and internal medicine and critical care pocket books that are 
quite helpful, you could get those free from drug reps, 

there is this little binded maxwell quick medical reference which is very 
helpful, teaches you how to write notes and stuff, some quick reference 
values as well,

basically when you write your note, follow the soap format, s for subjective
, whatever the patient said; o for objective, including the vitals and 
physical exam and labs; a for assessment, such as diagnosis; p for plan, 
what you plan to do,

actually come to think of it the last year in residency my hospital started 
giving out pre-printed progress note, if you ever go to VA, pretty much 
everything is pre-formatted,

and also, put your stethoscope in your pocket, sometimes your patient might 
try to strangle you with it if you hang it around your neck,

good luck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0.154.]



2008-04-15 12:24:39

主题: 内科住院必备5
TITLE: Washington Manual Outpatient Survival Guide

by Gregory Sayuk, Grace Lin, Jill Elwing
ISBN: 0781-74365-6
ISBN 13: 978-0781-74365-5
Publisher: Lippincott Williams and Wilkins
Publish Date: 2003-09-01
Binding: Paperback , 463 pages 
Weight: 0.7 pounds 
List Price: USD 38.50 used: $16.46



2008-04-15 12:21:50

主题: 内科住院必备1
TITLE: Washington Manual of Medical Therapeutics
by Washing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Sam J. Lubner, Daniel H. Cooper, Washing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Dapartment of Medicine, Andrew J. Krainik
ISBN: 0781-78125-6
ISBN 13: 978-0781-78125-1
Publisher: Lippincott Williams and Wilkins
Publish Date: 2007-03-01
Binding: Paperback , 848 pages 
List Price: USD 49.95 used: $17.99



2008-04-15 12:15:27

主题: 心电图手册
Rapid Interpretation of EKG\'s, Sixth Edition (Paperback)
by Dale Dubin 

Book Description
YES! You have the right book!! 
For thirty (30!) years the world\'s best seller (printed in 28 languages), RAPID INTERPRETATION OF EKG\'s is the most popular and most referenced of all EKG (ECG) texts. But beware... success breeds imitations. 

Competitors, aware of its longstanding success, imitate this classic by using synonyms for RAPID or INTERPRETATION or by substituting \"ECG\'s\" for EKG\'s. Don\'t be deceived by the numerous look-alikes with enticing titles. There is only one RAPID INTERPRETATION OF EKG\'s. 

Now it is the most current text of its kind, since it is updated yearly. Extensively illustrated and simplified to assure rapid comprehension, an entire chapter is easily consumed and mastered in a sitting. In the process of learning EKG interpretation, the reader gains a deeper understanding of cardiac physiology. Emphasis is on UNDERSTANDING rather than memorizing, so readers quickly acquire a lifetime of practical knowledge. --This text refers to an out of print or unavailable edition of this title. 

Book Info
Vividly illustrated in color, this text presents a simplified and interactive format for rapid comprehension. Emphasizes understanding rather than memorizing. Previous edition: c1996. For students. Softcover. 

 See all Editorial Reviews 


--------------------------------------------------------------------------------
Product Details

Paperback: 368 pages 
Publisher: Cover Publishing Company; 6 edition (October 15, 2000) 
Language: English 
ISBN-10: 0912912065 
ISBN-13: 978-0912912066 
Product Dimensions: 10 x 7 x 0.8 inches 
Shipping Weight: 2.2 pounds 

Price: $25.95~34.95



2008-04-15 11:22:15

主题: 成人急诊手册
Tarascon Adult Emergency Pocketbook, Third Edition (Paperback)

by Steven G. Rothrock (Author) 


Editorial Reviews

Book Description
The Tarascon Adult Emergency Pocketbook is designed as the ultimate portable reference for the busy emergency physician or internist. This concise, organized pocket guide is packed with essential lists, figures, & tables providing instant reminders of hard-to-remember yet vitally important clinical information. The Tarascon Adult Emergency Pocketbook is meticulously referenced and provides expert commentary on current academic controversies within the field. Convenient reference sections include dysrhythmia protocols, emergency drug infusions, antibiotic therapy, rapid-sequence intubation, toxicology, trauma care, burn care, and much more. 

Book Info
Orlando Regional Medical Center, FL. Shirt-pocket quick reference of algorithms and tables for emergencies in adults. Previous edition: c1999. Softcover. --This text refers to an out of print or unavailable edition of this title. 

--------------------------------------------------------------------------------
Product Details

Paperback: 208 pages 
Publisher: Tarascon Publishing; 3rd edition (October 2004) 
Language: English 
ISBN-10: 1882742370 
ISBN-13: 978-1882742370 
Product Dimensions: 5.2 x 3.3 x 0.5 inches 
Shipping Weight: 3.2 ounces



2008-04-15 11:16:27

主题: 住院必备药典
Tarascon Pocket Pharmacopoeia, 2007 Classic Shirt-Pocket Edition (Paperback)
by Steven M. Green (Author)

Paperback: 158 pages 
Publisher: Tarascon Publishing; 1 edition (October 25, 2006) 
Language: English 
ISBN-10: 1882742486 
ISBN-13: 978-1882742486 
Product Dimensions: 5.1 x 3.2 x 0.1 inches 
Shipping Weight: 1.6 ounces 

Price: $1.95~32.95(w/ CD)



2008-04-15 11:14:35

主题: 内科住院必备3
Tarascon Internal Medicine & Critical Care Pocketbook, Fourth Edition (Paperback)
by James S., M.D. Winshall (Author), Robert J. Lederman (Author) 


Paperback: 226 pages 
Publisher: Tarascon Publishing; 4 edition (October 25, 2006) 
Language: English 
ISBN-10: 1882742508 
ISBN-13: 978-1882742509 
Product Dimensions: 5.2 x 3.3 x 0.4 inches 
Shipping Weight: 2.4 ounces 

Price: $8.95~14.95



2008-04-15 11:10:15

主题: 内科住院必备2
TITLE: The Washington Manual of Critical Care

by Marin H. Kollef, Timothy J. Bedient, Warren Isakow, Chad A. Witt
ISBN: 0781-77054-8
ISBN 13: 978-0781-77054-5
Publisher: Lippincott Williams & Wilkins,US
Publish Date: October 2007
Binding: Taschenbuch 
List Price: USD 48.95 

used: $27.95



2008-04-15 11:04:53

主题: 内科住院必备4
TITLE: Washington Manual Internship Survival Guide

by Tammy L. Lin, Kaori A. Sakurai, Washington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Department of Medicine, Thomas M. Defer
ISBN: 0781-78645-2
ISBN 13: 978-0781-78645-4
Publisher: Lippincott Williams and Wilkins
Publish Date: December 2005
Binding: Paperback , 235 pages , 2 edition 
Weight: 0.5 pounds 
List Price: USD 34.95 

half.com used one: $14.95 + $3.99(shipping)



2008-04-14 16:41:15

主题: Cancer:US08
TABLE 13 Probability of Developing Invasive Cancers Within Selected Age Intervals by Sex, United States*


2008-04-14 16:40:21

主题: Cancer:US08
TABLE 12 Cancer Death Rates* by Educational Attainment, Race, and Sex, United States, 2001


2008-04-14 16:38:55

主题: Cancer:US08
TABLE 11 Cancer Incidence and Death Rates* by Site, Race, and Ethnicity, United States, 2000 to 2004


2008-04-12 09:54:05

主题: 熊印钢: 中医,古老的理论、两千年前的思维、原始的技能
中医,古老的理论、两千年前的思维、原始的技能

  熊印钢

  如果说把中医理论看做一种文化,因为民族都热爱自己的文化;如果说把中
医理论看做是一种科学,说明头脑中科学萌芽还很稚嫩;如果说把中医看成现代
社会主流医学,说明夜郎自大的天国文化还在延续;如果说把中医看成比现代医
学更有优势,说明在科学时代仍然存在愚昧无知;如果说中医一点都不能治病也
是一种过激偏见;如果说中医能治癌症还不复发,那是无神论者的古代神话。

  在人类掌握电磁波技术、微电子技术、光子理论的科学时代,还在争论科学
尚未诞生两千年前蒙昧时期对疾病认识的中医理论是科学还是不是科学,是否有
点荒唐,因为无论用什么理由去拔高和用现代理论去修饰中医理论,但是都无法
改变中医理论是科学前时代古老的理论,是两千年前古人蒙昧的认识,是早期医
学原始的技能。因为科学渐进性的发展规律决定,人类的大脑不可能有传奇神话
故事中那种未来先知。如果从另一个侧面去看也反映出人类智慧具有双重性,人
性的利益主义在人类社会生活中的普遍与强劲。

  在科学没有来到人间的时代,尽管人类搞不清人为什么会患病,但是人用智
慧发现了药物能治疗疾病,经验医学从此诞生。由于古人不知疾病的本质和疾病
康复的机理,就主观的走入治愈疾病全靠药物的误区。在古代巫师文化一统天下
中,在封建迷信文化的引导下,人们把治疗疾病的希望完全寄予寻找神奇的仙药,
善于想像的古人从此就编造出形形色色的神医仙药传奇故事。古往今来民众的眼
里把这一切都当真,因此中医古往今来就一直蒙着一层高深莫测的面纱。其实疾
病康复是多种因素,药物的作用既不是全部,也不是主体。人类大多数疾病的治
愈存在三大治愈因素:

  第一个最重要的因素是希波克拉底发现的人类具有自然赐予的抗病力。他说:
“人类最好的医生是人的本能,任何药物都是帮助这个本能。”已被现代医学证
明是人体免疫功能与修复功能。比如艾兹病破坏人的免疫系统,任何药物将无法
发挥作用。人类在无医无药与动物共处的两千多万年,和走出丛林的200多万年
中,能够生存繁衍就是靠这种天然的巨大抗病力。因此,没有中医就没有中华民
族的危言无论出自何人之口,都是违背科学与历史的夜郎自大。

  中医号称自己有五千年的历史,因此就是科学,在古代就是社会主流医学。
在科学没有诞生之前,如果说在当时医学刚走出迷信的时候是“暂时”的真理还
能成立,正如俗话所说,“山中无老虎,猴子称大王”。但中医并非是古代的主
流医学。其实巫医才是人类医学的鼻祖,它才是古代最早的主流医学。因为自从
人类出现语言和思维巫医就诞生,人类的祖先也曾在很长时间把它当真理,因此
它一直与人类文明伴随,现在都很难考证它出现的准确时间。在科学发达的现代
社会,巫医在社会中下层仍然有不小的潜在市场,其原因既有巫师文化的延续,
也是因为巫医存在暗示治疗的因素。

  其实中华民族创造知识的历史才三千多年,中医理论的鼻祖是汉武帝时代的
儒士董仲舒,是在汉代他才把阴阳立说和五行立说合并,创造出阴阳五行古代初
期原始的哲学理论体系。在人类文明初期神灵文化一统天下的那个时期,上至九
五之尊的天子,下到初九的庶民百姓,没有哪一个不是神灵文化的忠实信徒。在
神灵文化统治时代,巫师与巫医浑然一体,因此巫医才是古代社会的主流医学。
中医那时还立不起自己的杆子。中医的历史满打满算也就两千多年。其实中医一
直就是民间经验对症治疗,其理论不仅虚拟而且充满缪说,就理论而言也是零散
不全,还是全面继承发展中从宫廷遗文和达官贵人的墓里挖掘出来的古本,加工
整理和吹捧,才冠以博大精深的美名。实际上很多粉丝根本没有看过这些古董原
文,只根据口传耳闻与媒体喧染就认定它博大精深。

  第二个治疗因素是人体的自我生理调节功能。由于人是有语言和思维的动物,
因此这个调节很容易被暗示。因为人类大约有百分之40-60的患者并无器质性疾
病,但感到身体不适和痛苦,因此暗示疗法是全世界对功能疾病普通的治疗方法。

  第三种才是药物的治疗作用。

  自然科学诞生之后定立了两条科学准则:

  一、是只有三人以上同时观察到的自然现像,才能作为可靠的科学研究素材。
因为人是个利益主义,又是个很能使用智慧为自己服务,善于说假话与造假的动
物。因此在人类社会的造假现像并未因文明进步而减少反而更多,技术更高,领
域更广,层次从下里巴人上升到衣冠楚楚令人难以相信的阳春白雪。这是为什么?
因为追求自我利益是人的一种强大本性。

  二、在药物治疗中疾病痊愈,要确定药物是否真实的疗效必须作双盲对照实
验排除暗示治疗的效果。所谓双盲实验是将同一种疾病病人分成两组,用外观一
样的胶囊药物治疗,其中一组装的不是药而是安慰剂,主管医生都不知道自己的
病人服的到底是药还是安慰剂,才能排除医生和药物暗示作用,才能观察药物真
实疗效,最后作出科学的结论。

  暗示作用的心理基础与病人迷信医生与药物有直接观系。即人们常说的信则
灵,不信则不灵是一个道理。举一个真实的例子。

  中世纪的神灵审判。一起盗窃案有五个嫌疑人,都不承认自己偷东西,法官
明白其中有一个人在说假话。这个说假话的人就是贼,但是没有办法。如果动刑
至少可能有三个人受不了皮肉之苦,屈打成招,还是确定不了谁是真贼。因此聪
明的法官就请巫师来作神灵审判。

  当时是神灵文化一统天下的中世纪,社会中每一个人都对神灵相信得五体投
地。因为巫师是神灵的化身,因此就由巫师代表神灵来审判。巫师先作法场,把
人的潜意识引入神灵世界,然后用符烧灰化五碗“神水”。巫师说:谁偷了东西
不承认,神灵就会惩罚他。因此喝了这碗“神水”双眼就会失明。结果贼喝了水
眼睛马上就看不见,招认了是自己偷了东西。巫师又说,你承认了罪过,有改过
之意,眼睛就能看见。贼的眼睛马上又能看见。

  这是个有关心灵结构的心理学暗示原理。巫师的语言通过意识进入人的潜意
识,没有偷东西的人受到的暗示是:神灵是公正的,因此我没有偷东西,所以我
喝了神水眼睛不会失明。俗话说,“吃馇肉口渴;做贼心虚”,小偷受到的心理
暗示是:因为我偷了东西,所以我喝了神水神会惩罚我,因此我的眼睛一定会失
明。潜意识就干扰小偷的视觉功能。虽然古代巫师并不懂心理学知识与原理,但
有信则灵,不信则不灵的社会实践经验。因此巫师没有一个不能吹大牛。可能社
会民众稍加回忆就可发现像胡万林、刘太医以及社会江湖游医没有哪个不是能包
治百病的吹牛高手。

  即在现代社会也不乏有中医说,中医比西医的最大优势是治癌症不复发。这
也不奇怪。因为中医理论根本没有癌症的科学概念,按照中医理论和望闻问切,
就根本不可能诊断出癌症。任何中医诊断的癌症都是利用西医的科学知识去认识,
用现代病理技术去确定,因此如果他能诊断癌症,说明中医的阴阳五行理已经念
蜕变为科学理念,实际上已经不是中医。

  但是由于人类的疾病十分复杂,有各种各样的疾病,有些疾病的治疗与人体
免疫功能和暗示作用没有直接关系,往往会考察出这种医学对疾病认识理论的真
正实用性。

  比如,在中国宋代出了这样一个奇怪的医案。有个员外的少爷用鱼钩挂食钓
农民的鸡玩,他一高兴就学鸡吃食,一不小心把鱼钩带食吸到食道中。用手拽鱼
线,越拽鱼线鱼钩钩得越牢,反而取不出来。这下把员外急坏了。打发仆人把潭
州城里的四大名医高手都到家来,这个特殊的病例潭州城的四大名医束手无策。
中医说阴阳平衡不得病,可这个小孩阴阳平衡照样得了病;如果用辩证施治绕花
子,但绕去绕来还是要回到取鱼钩的原位。中医这种玄而空的医学理论把人的思
维引向不具体的抽像概念之中,束缚人们观察疾病的微观世界,也就找不出解决
具体问题的有效方法。四大名医各显其能无能可显,发挥集体智慧全是纸上谈兵。
别看这个病不大,在古代如果鱼钩不能取出,小孩可能因此而发生纵膈感染,很
可能因此而发生败血症死于非命。

  员外急得六神无主。因为四大名医高手说了,你把京城的御医请来都没有办
法,只能让鱼钩自己烂掉,听天由命。俗话说病急乱投医,这个管家突然想到潭
州城里有一位心灵手巧的莫老先生。莫老先生是全城出了名的银匠,于是就向主
人建议把他请来。四大名医说,请他来根本没有用。我们医生都没办法,他又不
是医生,既没学过《黄帝内经》,更不懂阴阳五行,他来了也是白来。员外实在
没有其他主意,就叫管家把莫老先生请来试着瞧瞧。

  莫老先生到员外家中,用手牵着鱼线叫小孩张开嘴察看了一翻,又叫管家把
小孩用的鱼钩找来查看了一翻。然后坐在太师椅上不停的叭哒烟锅,埋头在想主
意。屋里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莫老先生身上,看他到底有什么高招。莫老先生叭
哒了第三锅烟,突然脸上露出了笑纹,抬头胸有成竹的说:“有了!”

  莫老先生叫管家找一串小彿珠,一个蚕茧,一把剪刀,一陀猪油。他把蚕茧
剪成小圆片,在中央戳个小孔,把猪油涂在两面,把小孩口外的鱼线二尺处剪断,
再把断头穿过小圆孔。他一面安慰小孩,一面叫管家再找一双银筷子。叫小孩张
开嘴,莫老先生小心翼翼的把剪成圆片的茧子用筷子推到小孩咽部。此时他从鱼
线断头慢慢的穿佛珠。莫老先生边穿佛珠边叫小孩咽口水,并说:“只要你听我
的话,鱼钩一定能取出来。如果你不听话,鱼钩会在里面把肉烂掉。”小孩答应
与他配合。

  当莫老先生把多半串佛珠穿完后,把嘴边的佛珠向下压,轻轻用力拉紧鱼线,
一串佛珠就变成一根木棍。他一面安慰小孩,慢慢用力向下推佛珠,一瞬间用力
一提,佛珠带鱼钩就从嘴里出来了。一下把在场的四大郎中高手惊呆了。

  员外高兴得眼泪都掉下来。莫老先生笑着说,什么药都不要吃。每天用败毒
的摘尔根熬水当茶喝,因为鱼钩有毒。吃五天稀饭,以后就没事了。

  尽管莫老先生不懂医术,但他是个爱动脑筋用逻辑思维的人。因为他从钓鱼
鱼钩钩到鱼嘴深部,取不出鱼钩,用一根竹棍撑着鱼钩往后退取鱼钩的经验得到
启示,用想像思维创造了用佛珠穿鱼线代替竹棍,发明了倒取金钩的绝技。而且
他考虑十分周全。他用蚕茧小圆片的目的是从食道取出鱼钩时起到保护食道不被
鱼勾二次划伤的作用。其实莫老先生是以取出鱼钩为目标逻辑求证思维想出的办
法。

  医学是一门以解决问题为目标,逻辑思维求证的自然科学。而中医两千多年
的思维模式都是在不具体,虚拟世界去思考虚拟疾病,解决虚拟的问题。只要病
人好了都认为是药物的功效。把解决人类疾病的思维方向主要放在寻找奇药异方
上。因此他们的阴阳五行思维模式无法启开疾病微观世界的大门,所以对这类疾
病想不出解决问题的办法。确实如同四大名医所说,即在宫廷御医也不可能想出
办法。

  这是中医两千多年以来用抽像思维模式不能解决具体疾病的理念结症。因为
思考点偏离具体目标,被带到无边无际的阴阳五行黑洞,中华民族再聪明,再有
智慧也不可能在虚拟中发挥智慧去解决具体问题。因此古代阴阳五行的错误思维
模式,就是束缚中华民族进入微观世界发生创造性的最大遗害。只要想想,尽管
中医和一些学者把阴阳五行理论吹得登峰造极,除了给天命论的迷信文化充当万
能工具之外,给中华民族的文明进步创造了看得见摸得着的哪一件事情?

  像潭州城的这种不存在免疫因素和自我暗示治疗因素的疾病,就显现出中医
阴阳五行理思维模式致命缺陷和实用性的低能。人常说三个臭皮匠当个诸葛亮,
而四大名医不敌一个不懂中医阴阳五行理论的老工匠。

  如果把中医与希波克拉底的经验医学作对比中医的先天缺陷就更清楚。西方
医学走出迷信之后,首先希波克拉底有人体抗病力的正确医学理念,其次是认识
疾病的方向集中是人体可证因素的猜想中。因为当时解剖学、生理学没有出现,
是知识贫乏猜错了,而不是思维模式与方向的错误。但是随着人们认识人体的知
识正确和清晰,很容易发现错误与抛弃错误。因为自然科学的发展都是在踩着过
去落后和错误的肩头上在进步与创新。如果不能认识和批判过去的错误,还把古
人猜错了的东西当宝贝,不准民众批评,有智慧的中国人只能永远停留在两千年
前的蒙昧去认识疾病,因此传统中医仍然是从原始迷信走出半原始时代对疾病的
认识水平。因为中国人奉信传统,忌讳破传统,因此就不能也不敢突破古人的认
识论,也就不能向前发展。事实证明建国后,在巨大的财力、物力、人力和权力
的支持下中医仍然停留在两千年前的水平。

  如果中医说这是在否定中医五十多年来的巨大发展,其实并不是中医自身在
发展。在耗费巨大财力的继承发展中,中医在发展的每一步都是现代医学对落后
原始医学的改造。比如:一、用西医科学诊断取代中医的虚拟模糊诊断免除误诊
医疗风险;二、用西医的实验技术搞清部分中医成分;三、用西医实验技术开发
中药,就是鉴定成果的理论技术一条龙也全部是西医理论和技术;四、中医对现
代医学各种先进高科技技术、设备在医疗中广泛应用,没有一项是属于中医自己
的知识产权所有;五、用西医的细菌、病毒、免疫、内环境、外环境,去认识疾
病,有哪一个论点能从前科学时代带有封建迷性色彩,唯心猜想的中医理论中找
出完整清晰的论述?有哪怕一丁点是中医自身发展的也算数。确实难以找出来。

  都是西医发现什么,中医跟着在发现什么。然后在古书上去找似是而非的只
言片语来证明中医早就很伟大。如果没有西医,中医仍然像两千年前一样的原始。
如果把西医的科学知识与现代技术剥去,中医与两千年前又有哪一点区别?谁能
拿出证据来推翻?因为中医理论本身决定不废弃封闭的不科学理论根本不可能有
任何发展。正如毛主席所说:“不破不立”。你中医不废弃自己的不科学理论,
怎么建立科学认识疾病观?但是为了维护中医这面旗帜,中医不承认是在自我改
造,甚至连中西医结合都不敢承认,说是中医自身发展。这不仅违背科学良知与
准则,也是最大的剽窃与科学造假。

  把两千年前的古老医学提到与世界现代医学同等,是特定社会条件下指鹿为
马的产物。中医与西医并列发展走过了五十多年,与社会民主、进步、法制在21
世纪交汇。在科学领域走高桥很难再走下去,因为扶持政策对市场经济鞭长莫及。
因此中医只有两条路可以选择:

  一、传统中医要生存就退回到社会医疗辅助位置,像中国台湾的中医那样,
按自己的传统理论诊断,按传统理论尊古炮制传统药物,自由生存发展,不使用
西医的任何药品、器材、设备。如果不拔高中医与西医对等的社会医疗责任,承
担社会辅助医疗,仍然可以保持传统特色,而且仍有传统医疗市场需求,传统中
医也未必会消失。

  二、如果中医要发展必然医学理念要科学化。就不能医学理念科学化,用西
医科学知识和现代技术不认账,还说自己是中医。承认在走中西医结合之路,堂
堂正正的生存发展。

  随着社会民主进步与学术自由,这个问题浮出水面。中医为了依靠西医科学
诊断避免误诊医疗风险生存,又要独立门号,把自己医学理念科学化之后使用西
医科学技术仍然声称自己是中医,为了模糊中医不明不白长期占用西医科学理论
和现代技术,又美其名曰:是“现代”中医。又创造出“现代”中医这个新名词。

  “现代”两个字包涵着世界各国众多的科学家几代人的心血与成果,以“现
代”两个字中医就白白的占用西医科学知识与现代先进技术说不过去。如果承认
中西医结合造福于人类,因为科学无国界,符合知识产权法规,不会有争议。但
是中医把这个人类共享的医学成果,用于另立旗号为不科学的医种虚名服务,和
用于已在市场中消亡的传统中医借尸还魂性质就改变。因为中医的“现代”包装
物每一方寸都是西医众多的科学家的心血和成果。如果剥去现代包装,中医仍然
是古老的理论,两千年前的蒙昧时代的思维和原始的技术,难道不是吗?

  在中医政治化时代民众根本不了解中医理论的始祖《黄帝内经》和《本草纲
目》,只能从中医喧染与媒体宣传中知道是两部伟大的巨作,只能从被业内人士
口传耳闻中知道是古代就有科学自然观的不朽之著。

  随着民众对这两部巨著逐渐了解,神秘面纱被揭开,如果说这两部著作是文
化应该是宝贵遗产,因为它真实的记录了古人认识自然,认识疾病的的初期的真
实观点,具有很大的史料价值。因为历史在于真实,而科学在于求实。

  但是在现代科学社会如果把充满封建迷信色彩,带有不少荒唐立说的东西作
为医学理论吹得博大精深会让人耻笑。《黄帝内经》天人合一并非是一些学者和
业内人士吹嘘的人与自然和谐统一的现代科学自然观,而是为封建统治服务的天
命论。在蒙昧时代人类根本不可能有宇宙和自然的现代词汇概念,只有玉皇大帝
王母娘娘天的概念。

  人与自然和谐,天人合一的现代自然观还是近代各国科学家,从物种灭绝,
环境污染,温室效应,以及厄尔诺尼灾害气象巨增,才发现并提出。如果《黄帝
内经》早在2000多年前就对人与自然有如此清晰、明确的认识,自然科学早就在
中国出现。现代医学也不会诞生在西方,更有可能西方的民族主义人士把世界现
代医学称为中医了。

  《黄帝内经》的天人合一是指天决定王朝兴衰;天决定人生凶吉祸福;皇帝
是天子,在替天行道。臣民都要听皇帝的话。不听皇帝的话是违背天意,因此要
受到天的惩罚。而天人感应是指天上有什么人体就有什么,比如天有日月,人有
两目,天圆地方,人头圆足方以对应等等,人体的构造与天的组成相感应,因此
结构一致。甚至有荒唐的鸡屎治大病,念咒也能治病。《本草纲目》中鸟听叫声
能受孕,喝立春雨水与偷富人的灯放在床下也能治不孕症,孕妇吃兔肉小孩长兔
唇,吃生姜小孩长多指,母兔舔公兔毛能怀孕,没有公猫,用竹苕扫母猫背也能
怀孕等等,这些封建迷信理论面纱逐渐被揭开之后更明白了中医只是个经验治疗,
根本没有指导医疗完整的系统的科学理论体系。全是科学前时代蒙昧时期缪说连
篇的产物。

  但是在几十年中由于把中医拔得太高,博大精深的面子使中医难以下楼。事
实证明“科学”靠扶持是难以在民主、进步、法制社会的市场经济中继续走下去,
但是在今天中医仍然死守中医理论博大精深,既要用西医科学理论与实验技术维
持生存,又千方百计为中医也是社会主流医学辩护。尽管有政策支持,有恃无恐,
但占势并不占道理,面对科学的尴尬难以应对。第一招是拉大旗做虎皮;第二招
是扣政治大帽子;都不管用,干脆操妈操祖宗骂不堪入耳的脏话;学术辩论的语
言和中医理论一样原始。

  也有一些讲礼的文章,不是阴阳五行理论伟大的空话就是回避焦点问题的兜
圈子,“科学”和“理据”难觅。还有些大手笔,说了半天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因为他根本没有看过《黄帝内经》和《本草纲目》,完全是根据口传耳闻和媒体
喧染所知,所以只能听懂一句政治术语:你们诋毁“国粹”中医会招来民众反对,
一定不会得逞!如果号称博大精深,又有政策撑腰的“国粹”在摆事实讲理据的
学术争辩中,一诋就毁那么弱不经风,还能不要人掺扶也能登科学大雅之堂吗?
凡盖世真理都是不怕诋毁,而且在诋毁声中才显英雄本色。比如,达尔文的进化
论,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都不是在众人不理解的谩骂与诋毁声中顶天立地,最后
又在诋毁中被接受为真理吗!



2008-04-09 11:01:19

主题: acne: 漫漫长征路(4)
发信人: acne (麦地米虫),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漫漫长征路(4)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Apr 8 23:50:23 2008)


下面说说做observership:

做OB有以下几个作用:体现你对临床工作感兴趣,对美国医疗体系有一定的了解,并且
通过OB表现你的临床水平。如果OB做的好的话,attending是会很高兴给你写推荐信的
。如果你做了OB,别人没有给你写推荐信,就需要自己好好反省一下哪里不对了。说个
小插曲,因为面试太多还要考CK,只好狠心取消了很多面试。给program写信的时候说
自己可能考不完了,要不把面试的机会给别人吧。结果一个PD立马给我回了封信,说小
粉你推荐信不行哈,都是说research的,我们虽然叫你来面试,可是还是希望你有能评
价你临床水平的推荐信。我那时在神经科OB做得晚,推荐信还没有upload上去,所以这
个“评价我临床水平的推荐信”后来才补上去了。不过OB的重要性还是可见一斑。

现在做OB是越来越普遍。基本上大家都找个地方去做,有熟人的最好,直接打个招呼就
结了。这也是我为什么主张找Ph.D.或博后老板就找MD的原因。一是老板比较支持,二
就是很多关系套关系,找OB写推荐信都很方便。如果没有关系,可以考虑和本校相关科
室直接联系,需要走一些paper work 。如果科室内有规定不能做OB的话,就只能和外
面联系了。曾经MGH和BWH都提供 free Neurology OB,但是我去年联系的时候,MGH小
秘说停止了。看如今他家的主页也把这项取消了 (http://www.massgeneral.org/neurology/training_prog.htm),挺可惜的,不过BWH我
还没有去问。听说JHH内科提供OB,但要收费。有兴趣的同志可以打听一下。

几个小注意事项:一是找的OB争取找和自己以前干过相关的,比较能体现自己的水平。
比如以前干心内的,就shadow心内的医生。毕竟是老本行,还是有底子吹一吹的。二是
让大家吃得happy,这个ALS也提过了。三就是医药代表的东西不要拿。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38.26.]



2008-04-07 18:37:16

主题: 力刀: 美东地区USMLE/住院医生/FELLOWSHIP的BBQ聚会讲座通知
美东地区USMLE/住院医生/FELLOWSHIP的BBQ聚会讲座通知

力刀


为帮助更多CMG进入、本刀拟在七月五日,周六,上午至晚八点,“刀客庄园”的草
地上,以OSU多学科及开业医生们的名义,举办一个非正式、BBQ形式的聚会讲座。
内容包括:

认识和理解考版(USMLE)、申请住院医生、进入住院后如何生存、及如何考虑和申请
住院医生毕业后FELLOWSHIP,在大学、私立单位或私人开业,等等问题。

专业方面,目前包括有:内科、家庭科、麻醉、病理、和精神病科。

请各位愿意参加者,将自己的ID/姓名、地址、E-MAIL、联系电话、及所感兴趣专业
方向电子邮件于我:

[email protected]

虽说是非正式聚会,但我仍希望和要求来者能正式表明身份和注册,来宾届时将发
给一个粘贴的ID卡(按自己的选择,可以是网上ID,可以是正式姓名),以方便各位
之间和于ATTENDING医生们之间相互交流。另外,因时是我私人居所,所以,希望来
者能有真实身份,至少让我这做东德知道你的身份。请予理解。

来者可自带所喜欢和拿手的食品,也可以不带任何东西。

希望有意者尽快来信报名,我以便计划人数和招待范围及准备物品。


力刀 4/7/20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4-07 12:10:58

主题: Lab Report: What Do We Know Now?--Thirty Years of Running Lessons
Lab Report: What Do We Know Now?
Thirty Years of Running Lessons

By Pete Pfitzinger, M.S.

As featured in the JanFeb 2007 issue of Running Times Magazine 


In recognition of Running Times’ 30th Anniversary, Jonathan Beverly asked me to write a column on how our knowledge of training has improved over the past 30 years. In 1977, the first running boom was accelerating, and I was a sophomore at Cornell, reading Running Times to discover Frank Shorter’s, Lasse Viren’s and Bill Rodgers’ training secrets. Here are my observations of how our understanding of training has changed over the past 30 years, and how we use that knowledge to train more effectively.

More mileage is not always better

The prevailing training philosophy in the 1970s was \\\"more is better.\\\" If Tom Fleming was running 150 miles per week, then someone else would try 160, and if Derek Clayton was doing 30-mile long runs . . . you get the picture. The ethos of the time was the more mileage you put in, the more you \\\"deserved\\\" to race well. This approach trickled down through the growing running community, and led to a boom in sports medicine as thousands of injured runners flocked to doctors, physical therapists and podiatrists.

Today, we understand that while large increases in training can be made over long periods of time, the body can only handle relatively small increases in a given time period. In addition, there are large differences between runners in how much mileage their bodies can deal with, based on their biomechanics, running experience, age and injury history.

LSD is for novices

In the 1970s, we thought that the benefits of long runs were obtained by simply accumulating \\\"time on your feet.\\\" LSD (long, slow distance) was often touted as the most effective way to train. Even then, elite runners, such as Don Kardong and Patti Catalano, knew that LSD would only prepare them to run a long way slowly, but that knowledge was not widespread.

In 2007, we know that many of the physiological adaptations to long runs (e.g., increased glycogen storage, and increased fat utilization at race pace) are specific to your training pace. With LSD, your body does not gain the beneficial adaptations at speeds approaching race pace. LSD is great for novice runners whose goal is simply to finish a marathon, but more experienced runners should do their long runs at a variety of paces depending on the specific goal of the workout.

Intervals get longer and slower

A key component of training 30 years ago was 400 meter (or 440 yards back then) intervals. Running hard once around the track was handed down from the 1960s when the U.S. running scene was dominated by milers Jim Ryun and Marty Liquori.

Now we know that while 400s may be excellent preparation for the mile, they are not as relevant for longer races. The primary purpose of interval training is to increase your VO2 max, and the most effective way to do that is to run intervals in which you accumulate time at close to your current VO2 max pace (about 3K race pace). When running hard 400s, you train your lactic acid (anaerobic) system and provide less stimulus to improve your VO2 max pace. In addition, because it takes a minute or so to get your cardiovascular system up to its maximal capacity, you do not accumulate much time in the optimal range during a 400 workout. Longer intervals (e.g., 600-1200m) at the correct intensity are more effective than flat-out 400s.

Cross-training has its place

The approach to cross-training has totally changed over the past 30 years. Back in 1977, runners were runners, and it was the rare runner indeed who did anything more than run, stretch, and perhaps lift weights. In 2007, we know that swimming, cycling, elliptical training and other forms of aerobic training are great ways to improve overall cardiovascular fitness with less risk of injury than cranking up your running mileage. In addition, core stability training helps runners maintain good technique and avoid injury.

Training based on intensity zones

In the mid-70s, a huge void existed between long slow distance and fast intervals. Today, we train in several intensity zones with specific purposes to optimize race preparation and enhance recovery, and many runners use heart monitors to ensure they maintain the optimal effort during each workout.

During the next decade, renowned exercise physiologist and coach, Jack Daniels, and others verified the benefits of tempo workouts to improve lactate threshold pace, which is the best physiological predictor of distance running performance. Tempo runs are now a staple component of training, and heart monitors help ensure that you stay in the optimal intensity zone.

Recovery is as important as hard training

Thirty years ago, runners tended to string together as many hard days in a row as possible before their bodies made them take an easy day. These days, we understand that optimal adaptation only occurs with the correct balance of hard training and recovery. It takes discipline to go easy when you feel good on a planned recovery day, and using a heart monitor provides objective data so you stay in the optimal zone. Including a recovery week after every three to five weeks of training allows your body to adapt to the key workouts you put in during your hard weeks, and helps prevent overtraining (which is really under-recovery).

Carbohydrates and fluid

Thirty years ago, most of us only drank water during training and races. I can even remember being given salt tablets (well, OK, that was closer to 35 years ago) to prevent cramps. Today, we understand the performance benefits of preventing both dehydration and glycogen depletion. A wide variety of products are now available to help us stay well-hydrated, to avoid carbohydrate depletion and to rebuild glycogen stores quickly after training.

A new prescription for stretching

In the 70s, we knew stretching could be good for you, but made the mistake of stretching cold, or doing prolonged stretches before racing which has now been shown to temporarily weaken muscles. Now we know that stretching is safer and more effective after a light warm-up, and to hold stretches for no more than five to 10 seconds before racing.

Women runners can beat the men

The most dramatic change over the past 30 years is that back then women represented less than 25 percent of the running population. In the 1970s, although the number of women runners was growing exponentially, no one knew what the female body could (or should be asked to) tolerate, and there were no generally accepted training regimens for women. In 2007, we know that women can train at the same relative intensity as men, and that some women can outrun almost all of the men.



http://runningtimes.com/Article.aspx?ArticleID=9912



2008-04-07 10:36:08

主题: bangbu1996: 中医诊法奥义
中医诊法奥义

  作者:bangbu1996
  (http://blog.sina.com.cn/bangbu1996)

  中医诊法不外乎“望闻问切”四字,“望闻问”根本不接触人体,“切”法
望之俨然,实际对人体的接触局限而肤浅之致。四诊本质上是古代科技水平低下
的原始、朴素、简单的诊断手段,被现代中医一忽悠,竟发掘出许多据说是中医
才特有的奥义来。我们来看看。

  “司外揣内”,这个词听起来就奥义兮兮的,第五版《中医学》中说“它是
中医诊法应用的一个基本原则,贯彻这一原则就可以正确处理表与里、现象与本
质、局部与整体的辩证关系,从而作出正确诊断。”显然,“司外揣内”是中医
诊法的第一奥义,它究竟是什么意思呢?说穿了让人笑掉大牙,不过是“通过观
察外表的现象,推测内脏的变化,认识病理本质”的意思,这难道可以成为中医
的特色?难道现代医学(甚至所有的传统医学)不是这样的吗?谁又逮个病人就
把他打开了拆散了找“疾病的本质”呢?我们在临床上看到病人有二尖瓣面容,
再用听诊器听到中医无法“切”知的心尖区低调隆隆样局限不传导的舒张中晚期
杂音,我们就可以推测病人系“二尖瓣狭窄”,这难道不是“司外揣内”?我们
又听到心音强弱不等、心律快慢不齐、摸到脉搏短绌而判断“心房颤动”;我们
通过发热伴心脏杂音、瘀点、线状出血、Roth斑、Osler结节、脾肿大而推测
“亚急性感染性心内膜炎”;午后低热伴盗汗听到右上肺细湿罗音而推测“肺结
核”等等几乎一切临床诊断过程,不都是“司外揣内”吗?现代医学更深刻更高
明的是它意识到这些简单的“司外”还不够,还难免犯主观主义和经验主义的错
误,因此它还有更高级的“司外”技术:做B超验证二尖瓣究竟是否狭窄,血培
养验证究竟有无感染,痰涂片培养验证究竟有无结核杆菌,这样的“揣内”才更
客观可靠啊!更关键的是,作为科学,并不是只要你“揣”就够了,你还必须验
证你的“揣”是否正确!这,就不是仅仅“司外”就行了!所以现代医学还有一
系列“研内”的手段,比如解剖病理学,通过解剖死亡尸体,直接把二尖瓣、心
腔内赘生物、肺组织空洞结节等物件拿到显微镜下来看来研究等等,如此随着研
究的不断深入、手段的不断改进,现代医学对疾病的理解才不断逼近真相,回过
头来指导临床“司外揣内”也才更可靠!如果只知道“司外揣内”,就算“揣”
上一万年,对疾病本质的认识也只可能是一笔糊涂帐!此是“司外揣内” 奥义
之所在。

  “见微知著”,这没有什么高深的,指“通过局部或微小的变化认知整体”,
其实是“司外揣内”的一部分。现代医学同样处处体现“见微知著”,比如见中
性粒细胞增高,我们知体内可能有细菌感染;“癌中之王”肝癌在1cm以下的微
小肝癌阶段就可以被检查出来而根治;而一些遗传病的基因诊断甚至在发病之前
就可以诊断出来等等。这些判断全都可以被严格的检验证明,这才是真正的“见
微知著”。中医则空洞的标榜而已,其所见的“微”和所知的“著”之间的联系
不过是中医想当然耳,未经严格的科学证明,并无必然的逻辑关系。比如中医见
白睛赤断为肺火,白睛青蓝断为肝风,不但联想荒诞无凭,且“肺火”和“肝风”
也不知何物,子虚相思乌有而已。至于以脉象而“知”孕男孕女,早已成了笑话。
所以非“知”著也,实乃“揣”著也!此是“见微知著” 奥义之所在。

  “揆度奇恒”,碰到此等貌似高深的中医概念,千万别被它唬住了,查查字
典很容易戳穿它。“揆度”就是“揣测”的意思,说白了还是“猜”或者“蒙”;
“奇”者,“变”也;“恒”者“常”也。教科书上当然不愿意承认“猜”或者
“蒙”,它说是“诊病时熟知正常,通过比较发现异常,以了解疾病的本质及变
化”。就算这样,这难道是中医才特有的?现代医学的解剖、生理、生化等学问
难道不是“熟知正常”?病理学、微生物学、免疫学、影象学等等不能“发现异
常”?谁“揆度”的“奇恒”更可靠、更科学?智力正常的有良知的人当不难判
断。

  “内外详察”,这被中医列为原则之一,其实是不错的,但中医只能“整体”
的考察“外”,而不可能“还原”的考察“内”。对“内”,中医惟有“揣”,
惟有“揆度”而已。当现代医学的内镜伸到胃、肠、腹腔、宫腔、关节腔、胸腔、
颅内等中医难以想象的神秘地带,带出一幅幅古代只有孙悟空才可能看到的清晰
图片时,这才称得上是“内外详察”!中医“内外详察”的奥义也不过是标榜而
已!

  “四诊合参”,参看我的《中医为什么非要和西医结合》一文,很清楚,现
代中医其实全在偷用西医手段进行“N诊合参”。“四诊”云云,不过鸭子死了
嘴硬,死不认错,岂有他哉!不过,实际做的是“N诊”,口里硬要叫作“四
诊”,这正是现代中医的性格,端的是奥义无穷!

  “病证结合”,辨病中医是根本无能为力的,所以实际上,中医只是直接拿
现代医学的病来作招牌,然后加上个鬼话连篇的“辨证”来忽悠而已。比如它在
乙肝的西医诊断下面加上诸如湿热中阻型、 肝郁脾虚型、 瘀血阻络型、肝肾阴
虚型等等鬼话。乙肝的诊断标准全世界统一,“湿热中阻”等你就只好听他说,
他怎么说你也只好姑妄听之,没有任何标准能判断他辨的正确与否。“辨病”是
辨不过西医的,如果连“辨证”这点特色也没有,中医颜面何在?所以一定要把
“辨证”神化!阴阳已渺茫,表里有无中,寒热瞬息变,虚实空对空。况“辨证”
和“辩证”俨然孪生子,哲学上和政治上先天正确!此“病证结合”之奥义乎?

  中医诊法奥义,看来仅仅是一种文字幻象,中医其他奥义,当作如是观。



2008-04-07 10:33:54

主题: Cancer:US08
FIGURE 7 Total Number of Cancer Deaths Avoided from 1991 to 2004 in Men and 1992 to 2004 in Women.

The blue line represents the actual number of cancer deaths recorded in each year, and the bold red line represents the expected number of cancer deaths if cancer mortality rates had remained the same since 1990/1991.



2008-04-07 10:32:56

主题: Cancer:US08
TABLE 10 Reported Deaths for the Five Leading Cancer Sites by Age and Sex, United States, 2005


2008-04-07 10:31:43

主题: Cancer:US08
FIGURE 6 Death Rates* for Cancer and Heart Disease for Ages Younger than 85 and 85 and Older, 1975 to 2004.

*Rates are age-adjusted to the 2000 US standard population.

Source: US Mortality Data, 1960 to 2004, 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06.



2008-04-07 10:30:42

主题: Cancer:US08
TABLE 9 Ten Leading Causes of Death by Age and Sex, United States, 2005


2008-04-07 10:28:35

主题: 明湖之鲤: 中医专业人士说中医
中医专业人士说中医

  作者:明湖之鲤

  申遗、中医及其他

  1972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通过了>.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之于世界遗产的任务:
  .鼓励各国签约>并确定各国文化和自然遗
产的保护;
  .鼓励各签约国提交遗产地名单以被录入世界遗产名录;
  .鼓励各签约国展开行动计划并实施相关世界遗产保护现状的报告制度;
  .帮助各签约国拯救世界遗产的风景名胜并提供技术支持和专业培训;
  .当世界遗产遭到突发危险时提供紧急援助;
  .支持各签约国为唤起民众保护世界遗产的意识而进行的活动;
  .鼓励民众参与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的保护;
  .鼓励国际间在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方面的协作.

  以上是申遗这个名目的由来,从中可见,申遗不是竞赛,而是宣告对某些自
然或人文遗产的抢救性保护。

  我们申遗是为了更好地保护这些濒危的资源。某项目该不该申遗,最重要的
还是要看该项目在现实中的状况。申遗成功不是工作的结束的标志,而是对该项
目系统性保护工作的正式开始。我们不必为了申遗而申遗,如果国家重视,对某
项资源保护得力,那么申遗与否其实是一件无关宏旨的事。

  据说韩医要申遗,前一段时间也听说中医要申遗,韩医我不了解,中医多少
知道一些。对中医申遗我颇不以为然。中医在国内并未消亡,至今仍坚守着一块
阵地。现在还算是活的学问,中医的根基在于其基础理论,这理论从远古的阴阳
五行到汉代的六经传变到明代的三焦辨证,一直到现在,仍然谋求适应性的发展,
如果中医真的是科学,她必然能在现代有所突破与西医或融合或互补。这就不能
列入遗产序列中。正如我们不能把物理学列入文化遗产,更不能把经典力学单独
列入文化遗产。从另一个角度讲,如果中医不是科学,那么她必然终将消亡于现
代医学中,只留下中药和方剂的有效成分。这样以谬误的理论做基础的学科,是
无从列入文化遗产的。当然,如果招魂和跳大神可以列入文化遗产,那我无话可
说。

  行文至此,忽然觉得招魂和跳大神作为文化现象,确属即将消亡的珍贵资源。
或许真的需要保护。我国的巫术文化,也确是一个有意思的话题。

  我最想说的是:申遗不是跑百米,切实做一些保护性工作更重要。秦俑不用
宣传,参观者和盗保者就纷至踏来,甚至还引来了行为艺术家。这样的遗产,申
不申遗不都一样?北京老城、胡同四合院可算是遗产吧,我们保护得如何?

  再说中医

  现在新浪博客的首页上正在激辨中医是否科学。

  中医恰恰是我的专业,但我以前已经表明态度,中医是很多经验的总结,并
将其上升到理论。

  我觉得有几个问题得说明白,否则讨论没有意义:

  1。其他国家的人是怎么在没有中医的古代活过来的?

  2。在现阶段,中医或是中西医结合治疗疾病,与西医治疗疾病有没有统计
学上的差异?即在大样本的情况下,死亡率或是生存质量和未用中医手段治疗相
比,是否有明显差异。(如果有,那么将是惊人的成果。)

  3。中医的科学性是指其基础理论还是指中药?

  4。国外所谓的中医热和承认她的科学性是不是一回事?

  下面逐条分析:

  1。各国、各民族都有自已的传统医学。我们不能因为中国人存活至今就认
为中医优越。远的不说,蒙医、苗医、藏医和我们常说的中医就不是一回事。她
们也都自成体系。西方也有自已的传统医学,民间疗法。现在有些手段他们的政
府允许,但不能作为严格的治病手段,和医学不搭界。这有点象咱们现在的足疗。
而大多数的西方民间疗法随着现代医学兴起而消亡。

  2。中国人用中医这么多年,大样本的疾病死亡率、治愈率和西方相比怎么
样?如果可以证明优越,西方人是不会视而不见的。诺贝尔医学奖也会给咱中国
人。说实话,我真的期待有这一天。就中药来说不是没可能。有人说非典用中医
的治疗效果特好,死亡率比国外低得多,很好,我期待这样的成果能在国际上发
表,让外国人心服口服。

  3。中药有用,有有效成分,是不容否认的。日本的学者做试验细致,早已
开始研究中药配方后有效成分的变异,从而研究方剂的功效,这是很有前途的研
究,我国现在也在开展。但中药的科学性不代表中医的科学性,中医的基础理论
才是说明中医科学性与否的依据。中医的这种理论不是一种可以继续研究的方法。
她在理论上可以解释所有疾病,但在实践中有很多不确定性。也许有人说,现代
科学也是这样。诚然,牛顿经典力学解释不了天体运动,相对论可以解释。但这
两种理论的适用范围是清楚的。中医理论的问题在于:既可以用A理论来解释某
个病人,也可以用B理论解释他(中医特点在于,对症不对病,其实更确切的说,
中医是对人不对病)或用C理论,至于哪个对,只有实践出真知了。

  4。不可否认,现代医学没有解决的问题很多,所以各国都不排斥各种民间
的疗法作为补充治疗,包括特别的信仰和巫术,但这种方法首先应是无害的(有
些国家认为应是无创的),至少可以起安慰作用。所以中医也可以在世界各个角
落里生根发芽。但发达国家对药物的监控很厉害。他们“帮助”中国人发现了好
多单味中药的毒性。在美国就有一百多味中药、包括国内很常用的都被禁止使用
了。当然,根据日本和中国的成果,很多有毒的中药在配方后毒性消失或减轻。
国外中医的现状不足以证明中医的科学性或是优越性。

  针炙来自外星人?

  经过一下午思考,忽然想到一个新的假说可以解释中医。

  众所周知(指医务人士,不包括某些无条件认为中医先进的人)中医对人体
解剖很不了解。中医习惯于从整体上看问题。直到清代的王清任老先生上乱坟岗
子里去观察死人,特别是被动物吃过一半的死人,算是使中医在人体解剖上有了
很大的进步。他老人家出了一本书,叫《医林改错》,改了不少古代的荒谬认识。
当然,他这种观察法太简单,弄错了不少。比如他认为人喝进去的水,是经过大
网膜的过滤,然后到了膀胱排出的。

  有人说中医中扁鹊和华佗多么厉害。可据现有文献记载,扁鹊那双眼睛就是
X光机,直接能看到脏腑。这老先生一望诊,相当于我们现在花了上百块钱去拍
片,兴许还能比得上全身CT。这特异功能谁能比得了?当代只有一个人据说能与
之相提并论----胡万林老先生,可不幸政府说那是假的。至于华佗,那整个就是
天外飞仙,前无古人、后二千年无来者地开展外科麻醉、腹部外科手术、神经外
科手术。他的创见已经于那个年代失传。和现行中医无任何关系。

  中医对于神经和心血管系统知之甚少,可是却对经络记载的如此详细和周密,
而且始自一部神奇的《黄帝内经》,这经络与神经和血管都不尽相同,到现在研
究的还不是很明白。古代人是怎么发现的?有人提出古代有很多经络敏感人。即
被针炙过穴位后,自身能察觉到经络走行或是表现出某种体征让施针者发现经络
走行。这种人现在也偶尔能碰到。一般认为,古代的经络敏感人比较多。

  可古代为什么会有较多的经络敏感人呢?

  如果把《黄帝内经》看作向外星高等生物学习的记录,那么就好理解了。整
个中医针炙理论是外星人自已用的。他们的构造和人类不完全相同,而他们也许
和地球人发生过某种结合,导致地球人也能在一定程度上表达出他们的特性。这
种特性随着地球人的自身繁殖而变得越来越少。这至少可以解释为什么《黄帝内
经》不去关注人体的解剖特性而去研究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经络。

  有种惶恐,我没看过《发现黄帝内经》,不会和我观点一样吧。呵呵。



2008-04-06 20:17:30

主题: bangbu1996: “西医治标,中医治本”是中医界整体的谎言
“西医治标,中医治本”是中医界整体的谎言

  bangbu1996
  医学捌号楼

  “西医治标,中医治本”这极具中国特色的八个字,俺本以为不过是不懂医
的老百姓的误解。孰料它的幽灵在中医论坛上竟无处不在。上自“中医大师”,
下至“中医初学者”无不视这八字真言为无上秘诀。这真让人莫名惊诧!看来不
是误解,而是中医界整体的谎言,否则只能说是“惊人的无知”。

  何为标?何为本?汉字的意义并不深奥。标者,树梢也,表象也,症状也;
本者,根茎也,本质也,病因也。中西医对“标”的认识是一致的,即疾病的客
观表现即症状和体征。但对“本”的概念却有本质的不同。中医认为产生疾病的
原因乃是阴阳的失调,具体的致病因素即所谓六淫七情疫疠痰饮瘀血等,所有这
一切皆源自古人朴素的自然观,皆不可精确定量客观的描述,乃是医生一番望闻
问切后的主观臆测和附会,不同的人完全可以得出不同的结论,所谓“医者,意
也”。而西医认为疾病乃是自稳调节(hemeostasis)的紊乱所致(与阴阳失调
有点象),但具体的病因是生物的理化的遗传的免疫的精神心理社会的渐而到了
基因的水平,所有这一切皆可经精确的实验证明,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故
无论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其肺结核的病因均可证明就是没有民族感情的结核杆菌,
这就是科学。

  标本既明,可谈治疗。西医治病,务求明确病因,从来就是病因治疗和对症
治疗并重(即是标本兼治)而从来就不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中医所说“西医是对症
治疗,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医学”。以贫血而论,其病因不下百种,单说缺铁
性贫血(IDA),在教科书上谈到其治疗时第一句话就是病因治疗(治本),而
后才是补铁(对症)。病因治疗何谓?是铁摄入不足就改善膳食结构,是溃疡萎
缩性胃炎就作相应治疗,是妇科病就看妇科,是肿瘤得切除,是钩虫病得驱虫等
等,这种病因治疗可谓是非清楚明明白白。补铁大家都会,何足道哉!若让中医
来治贫血,假若是古代中医的话(因为中医普遍认为古代的更高明),他没有血
象骨穿及一切现代检查技术,首先他要明确贫血的原因就不可能,尤其象钩虫病
导致的IDA他是不可能知道的,于是他只有把贫血笼统的说成是“血虚”之类,
然后主观臆测其根本多是脾的缘故(脾主血嘛),于是99%的中医(也许就是
100%)都来调脾,把百来种不同病因的贫血来个笼统一调脾,真能治本吗?还拿
简单的钩虫病来说,你不认识这个虫,怎么调脾肯定也白搭。道理不是明摆着的
吗!再说肺结核,几千年来中医拿它毫无办法,你不知道它的病因,怎么辩证也
没用。自从西医发现了结核杆菌才是肺结核唯一本质的病因并有了疗效确切的抗
痨药物,肺结核的治疗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考察一下全国的结防所,可有
一家靠中药抗痨?外国的就更不用说了。甚至连疟疾这种小病,当年康熙爷得了,
那些御用中医们翻遍了典籍也是一筹莫展,而传教士几颗奎宁就给标本兼治了。

  总而言之,不明疾病的本质就谈不上治本。对于肺结核,全世界(除了某些
中医)有谁会否认它的本质就是结核杆菌呢?不抗痨,靠整体调节提高人体的抵
抗力(所谓正气)是不可能治本的!就象林黛玉吃再多的人参养荣丸,也不过落
得“质本洁来还洁去”“一掊净土掩风流”。宝玉若知道林妹妹咯的血里有结核
杆菌简单的用点雷米封利福平就可以救了“卿卿性命”,想来他也不会发疯出家,
后世也不会有许多悲金悼玉的痴男女了(哈哈说来中医对于中国文学倒有莫大的
贡献,本文就不详述了)。



2008-04-06 14:58:15

主题: 最棒的老爹
嘿,这世上最棒的老爹!

力刀 (编译)


这是个感动了世上千千万万人们的故事,一个催人泪下但振奋人心的故事。我把它
编译整理如下,希望更多的华人能读到这个动人故事并从中得到一些启示──

他,前美国国家警备队空军上校,老父亲DICK曾85次推着他那残疾儿子RICK的轮椅
车,一起跑完了26.2英里的马拉松长跑比赛、8次一天里不仅推车跑了26.2英里的马
拉松、而且拖着橡皮船游完2.4英里、并带着RICK蹬车骑完112英里的铁人参项赛!
Dick还拖着载着RICK的雪橇完成越野滑雪赛、还曾背着RICK爬山、甚至骑车横穿了
美国大陆!

而瘫痪的RICK可曾给他老爹做过什么?并不多,也没什么──只是救了DICK的老命!


。。。。。。

这个人世间动人的父子之爱的故事发生于麻州的文切斯特市──

四十多年前,当RICK出生时,由于宫内脐带缠绕脖颈造成窒息,大脑缺氧损伤而导
致产后硬性脑痪。当时,医生告诉DICK和他妻子:这孩子只能是“植物人”而终其
一生。并劝告道:把他送到育婴院去吧。

可DICK夫妇俩却不信这邪──他们发现小RICK的眼睛可以跟着他俩在屋里行动而转
动!夫妇俩把他当正常孩子精心抚养。五年后,RICK先后有了两个弟弟。而DICK夫
妇认为RICK的智力并不差于他的正常健康的弟弟。可是,他们带着RICK去学校希望
RICK得到教育时,却一再碰壁被校方拒绝──校方认为他大脑发育障碍无法接受任
何信息,无法与常人一样接受教育和交流!DICK夫妇俩并不气馁,他们自己在家教
RICK字母和拼写。当小RICK11岁时,他俩带着他到TUFT大学工程系请求能否有任何
方法帮助孩子与外界交流。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没门!”、“这孩子大脑根本
不可能思维和流”!老DICK对那些工程师、教授们说:他会的!不信?给他说个笑
话吧!

工程师们照办了,小RICK咧嘴开心地笑了!于是,一切都改变了──

工程师们花了$5千元的代价为RICK设计和组装了一部特制电脑,小RICK可以用他额
头部侧面轻轻碰撞接触一个连接开关而控制鼠标器,显示出拼音字母和符号──他
可以与外部世界交流了,用电脑荧光屏与人“说话”了!

当这台电脑被安置好,让小RICK“说话”时,让所有人惊叹感动的事是小RICK“说”
的第一个词语不是“爸爸、妈妈”,而是为他们麻州职业冰球队的欢呼:“GO BRUINS!”
──那一年波士顿BRUINS冰球队夺得了职业冰球(NFL)联赛总冠军!老DICK夫妇骤然
明白了,小RICK和所有人一样在关注着他们的冰球队,他和所有健康人一样:他热
爱体育!!!

……

直到1975年,RICK才得以进入当地的一所公立中学与其他健康孩子一样得到教育了。

当RICK的一个高中同学因意外瘫痪,学校为他组织了公益性5英里长跑募捐活动时,
RICK敲下了:

“爹地,我也想去跑”!

“行”!

从未认真跑过一英里和认真锻炼、整日爱完牌的DICK推着RICK跑了那次5英里义跑活
动。他们是倒数第二名。“结果,我倒跟残废了一样,全身痛了整整两周。可是,
我俩跟得到冠军一样高兴”!



那天彻底改变了RICK的生活和命运──他“说”道:爹地,当我们跑的时候,我觉
得我跟其他人一样,是好好的,一点也不残也不废!

这句话也彻底改变了老DICK的生命!──他变得似乎强迫症一般地迫切地要尽其一
切给予RICK这种感觉。他练开了推着RICK轮椅车的长跑,他如此执着地练,甚至要
参加1979波士顿马拉松赛!当然,他的申请被组委会拒绝了。可DICK并不放弃,坚
持锻炼,参加其他的群众性长跑活动。结果,1983年,他俩的一次马拉松赛成绩竟
然使得他们有资格进入了次年波士顿马拉松赛!而且,他们跑完全程不说竟然进入
前25%!

有人对DICK鼓动道:嘿,老哥们,为何不试试铁人三项?

这可是个巨大挑战:DICK压根儿就不会游泳,何况打6岁以后就没骑过自行车?可是,
老DICK仍旧不信邪,他努力去试。从开始时,跟石头一样入水就沉到能游下全程─
─要拖着用绳子缠在DICK腰上载着RICK的沉重的橡皮船!1985年父亲节那天,这爷
儿俩参加了第一次铁人三项赛,虽然是最后一名,但他俩完成了全程!全家为之欢
呼,这是那个父亲节给老DICK最好的礼物!





当体育记者采访DICK爷俩时,这老爷儿俩已完成212次三项赛,包括4次15小时的夏
威夷铁人三项赛!他们还出国参加有关比赛呢!

想像一下,若是一个年轻汉子在赛途中看着自己被一个拖着已是成人的残疾人的轮
椅或橡皮船赶超过去,一定是很臊得慌的窘迫感觉。他俩从早先开始参加比赛,被
周围人们当怪物看待,没人答理,到后来渐渐得到越来越多人们理解、赞赏和鼓励
支持,现在,当人们看到他爷俩参赛,都会来问候和祝福,当比赛进行中,他们每
超过一个选手,人们都为他俩欢呼和加油,包括被赶超的选手,也由衷地为他们欢
呼加油!为他们鼓劲的啦啦队和参赛选手们会对RICK高喊道:嘿,RICK,再给你老
爷子加把劲啊!



有人曾问DICK:咋不见你自己一个人比赛呢?“没门,要跑,俺爷俩一起跑”!老
DICK答道。他参加这些比赛就是为看到RICK和他一起奔跑、游泳和骑车时那展现在
脸上的天真快乐的笑容!

2005年,老DICK65岁,RICK43岁。这爷儿俩已完成了第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在两
万多赛者中,名列第5083位!要问他俩的最好成绩?1992年的2小时40分──比世界
记录仅多35分钟!RICK敲着电脑骄傲地“说到”:没说的,我爹地是the Father of
the Century!

下面是这爷俩共同完成的比赛记录:

206次三项(长跑、游泳和自行车赛),其中6次是铁人三项!
20次 Duathlons;
64次马拉松,其中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
78次半程马拉松;
7次 18.6英里;
1次 20公里赛;
34次10英里赛;
27次7.1英里;
8次15公里赛;
204次10公里赛;
143次5英里赛;
4次8公里赛;
15次4英里赛;
92次5公里赛;
6次20英里赛;
2次11公里赛;
……

总计 911次比赛
最好成绩:2:40:47 马拉松
56:21 15公里
1:21:12 半程马拉松
40:27 7.1英里
13:43:37 铁人三项
35:48 10公里
2:01:54 18.6英里
27:17 5英里
59:01 10英里
17:40 5公里
2:10:45 20英里


1992年连续45天骑车和跑步横越美国大陆3,735英里。

。。。。。。当然,DICK也曾出过一点问题:两年前,他在一次比赛中有过轻度
心脏病发作。医生检查时发现他心脏的一根冠状动脉已经堵塞达95%。医生惊叹道:
如果您不是保持如此良好的体格,你大概15年前就完玩了!

正是从这个角度,DICK和RICK爷俩相互拯救和支撑了对方的生命!

1993年,RICK从波士顿大学毕业,而在毕业仪式后两周,老爷俩又参加了当年波士
顿马拉松比赛。现在,RICK在波士顿学院电脑实验室有着自己的工作──帮助工程
师建造一种代号为“鹰眼”电脑系统──其中包括可以通过残疾人眼球目光移动来
控制的电脑指挥机械系统。他也有着自己的家庭。老DICK也已从美国国家警卫队空
军服役满35年的上校而退役,并尽量争取与儿子有机会多聚一起参加为残疾人的慈
善募捐活动,全国巡回演讲,当然,仍参加比赛──包括2005年父亲节的长跑比赛。




那天晚上,儿子RICK买单和老爹DICK在饭店撮了一顿。当然,RICK最想给他老爹DICK的
绝不仅仅是一顿饭,他想给他那亲爱的DICK老爹一个买不来的礼物。他敲着键盘,
一字一字显示在萤光屏上──

“我最想干的事是:我的爹地坐在轮椅车上,我来推着他这老家伙跑一次”!

。。。。。。



4/4/2008 完稿于 OSU 病理系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编译后记:

撂笔至此,打完最后RICK“说”的那句话,我感觉眼角湿热……。DICK,你那铁一
般的意志和火一样的父爱,感动和鼓舞了千万个有类似残疾孩子的父母,也感动着
更多的健康的人们。

DICK,你不愧被人们赞誉为“这世上最棒的老爹、最壮的男爷们”!──The strongest
Father!

本文取材于:
Rick Reilly:Sports Illustrated Issue date: June 20, 2005, p. 88
Strongest Dad in the World

Racing Towards Inclusion
by David Tereshchuk
Article courtesy of multi\'merica.com

http://www.teamhoyt.com/images/hoytbook.jpg

如果您想更多地了解和支持Team Hoyt,请联系:

Team Hoyt
241 Mashapaug Road
Holland, MA
01521
Fax: (413) 245-9554
Email: [email protected]
网站 United cereberal palsy:
Web www.teamhoyt.com



2008-04-06 14:57:15

主题: 最棒的老爹
嘿,这世上最棒的老爹!

嘿,这世上最棒的老爹!

力刀 (编译)

这是个感动了世上千千万万人们的故事,一个催人泪下但振奋人心的故事。我把它
编译整理如下,希望更多的华人能读到这个动人故事并从中得到一些启示──

他,前美国国家警备队空军上校,老父亲DICK曾85次推着他那残疾儿子RICK的轮椅
车,一起跑完了26.2英里的马拉松长跑比赛、8次一天里不仅推车跑了26.2英里的马
拉松、而且拖着橡皮船游完2.4英里、并带着RICK蹬车骑完112英里的铁人参项赛!
Dick还拖着载着RICK的雪橇完成越野滑雪赛、还曾背着RICK爬山、甚至骑车横穿了
美国大陆!

而瘫痪的RICK可曾给他老爹做过什么?并不多,也没什么──只是救了DICK的老命!

。。。。。。

这个人世间动人的父子之爱的故事发生于麻州的文切斯特市──

四十多年前,当RICK出生时,由于宫内脐带缠绕脖颈造成窒息,大脑缺氧损伤而导
致产后硬性脑痪。当时,医生告诉DICK和他妻子:这孩子只能是“植物人”而终其
一生。并劝告道:把他送到育婴院去吧。

可DICK夫妇俩却不信这邪──他们发现小RICK的眼睛可以跟着他俩在屋里行动而转
动!夫妇俩把他当正常孩子精心抚养。五年后,RICK先后有了两个弟弟。而DICK夫
妇认为RICK的智力并不差于他的正常健康的弟弟。可是,他们带着RICK去学校希望
RICK得到教育时,却一再碰壁被校方拒绝──校方认为他大脑发育障碍无法接受任
何信息,无法与常人一样接受教育和交流!DICK夫妇俩并不气馁,他们自己在家教
RICK字母和拼写。当小RICK11岁时,他俩带着他到TUFT大学工程系请求能否有任何
方法帮助孩子与外界交流。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没门!”、“这孩子大脑根本
不可能思维和流”!老DICK对那些工程师、教授们说:他会的!不信?给他说个笑
话吧!

工程师们照办了,小RICK咧嘴开心地笑了!于是,一切都改变了──

工程师们花了$5千元的代价为RICK设计和组装了一部特制电脑,小RICK可以用他额
头部侧面轻轻碰撞接触一个连接开关而控制鼠标器,显示出拼音字母和符号──他
可以与外部世界交流了,用电脑荧光屏与人“说话”了!

当这台电脑被安置好,让小RICK“说话”时,让所有人惊叹感动的事是小RICK“说”
的第一个词语不是“爸爸、妈妈”,而是为他们麻州职业冰球队的欢呼:“GO BRUINS!”
──那一年波士顿BRUINS冰球队夺得了职业冰球(NFL)联赛总冠军!老DICK夫妇骤然
明白了,小RICK和所有人一样在关注着他们的冰球队,他和所有健康人一样:他热
爱体育!!!

……

直到1975年,RICK才得以进入当地的一所公立中学与其他健康孩子一样得到教育了。

当RICK的一个高中同学因意外瘫痪,学校为他组织了公益性5英里长跑募捐活动时,
RICK敲下了:

“爹地,我也想去跑”!

“行”!

从未认真跑过一英里和认真锻炼、整日爱完牌的DICK推着RICK跑了那次5英里义跑活
动。他们是倒数第二名。“结果,我倒跟残废了一样,全身痛了整整两周。可是,
我俩跟得到冠军一样高兴”!

那天彻底改变了RICK的生活和命运──他“说”道:爹地,当我们跑的时候,我觉
得我跟其他人一样,是好好的,一点也不残也不废!

这句话也彻底改变了老DICK的生命!──他变得似乎强迫症一般地迫切地要尽其一
切给予RICK这种感觉。他练开了推着RICK轮椅车的长跑,他如此执着地练,甚至要
参加1979波士顿马拉松赛!当然,他的申请被组委会拒绝了。可DICK并不放弃,坚
持锻炼,参加其他的群众性长跑活动。结果,1983年,他俩的一次马拉松赛成绩竟
然使得他们有资格进入了次年波士顿马拉松赛!而且,他们跑完全程不说竟然进入
前25%!

有人对DICK鼓动道:嘿,老哥们,为何不试试铁人三项?

这可是个巨大挑战:DICK压根儿就不会游泳,何况打6岁以后就没骑过自行车?可是,
老DICK仍旧不信邪,他努力去试。从开始时,跟石头一样入水就沉到能游下全程─
─要拖着用绳子缠在DICK腰上载着RICK的沉重的橡皮船!1985年父亲节那天,这爷
儿俩参加了第一次铁人三项赛,虽然是最后一名,但他俩完成了全程!全家为之欢
呼,这是那个父亲节给老DICK最好的礼物!

当体育记者采访DICK爷俩时,这老爷儿俩已完成212次三项赛,包括4次15小时的夏
威夷铁人三项赛!他们还出国参加有关比赛呢!

想像一下,若是一个年轻汉子在赛途中看着自己被一个拖着已是成人的残疾人的轮
椅或橡皮船赶超过去,一定是很臊得慌的窘迫感觉。他俩从早先开始参加比赛,被
周围人们当怪物看待,没人答理,到后来渐渐得到越来越多人们理解、赞赏和鼓励
支持,现在,当人们看到他爷俩参赛,都会来问候和祝福,当比赛进行中,他们每
超过一个选手,人们都为他俩欢呼和加油,包括被赶超的选手,也由衷地为他们欢
呼加油!为他们鼓劲的啦啦队和参赛选手们会对RICK高喊道:嘿,RICK,再给你老
爷子加把劲啊!

有人曾问DICK:咋不见你自己一个人比赛呢?“没门,要跑,俺爷俩一起跑”!老
DICK答道。他参加这些比赛就是为看到RICK和他一起奔跑、游泳和骑车时那展现在
脸上的天真快乐的笑容!

2005年,老DICK65岁,RICK43岁。这爷儿俩已完成了第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在两
万多赛者中,名列第5083位!要问他俩的最好成绩?1992年的2小时40分──比世界
记录仅多35分钟!RICK敲着电脑骄傲地“说到”:没说的,我爹地是the Father of
the Century!

下面是这爷俩共同完成的比赛记录:

206次三项(长跑、游泳和自行车赛),其中6次是铁人三项!
20次 Duathlons;
64次马拉松,其中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
78次半程马拉松;
7次 18.6英里;
1次 20公里赛;
34次10英里赛;
27次7.1英里;
8次15公里赛;
204次10公里赛;
143次5英里赛;
4次8公里赛;
15次4英里赛;
92次5公里赛;
6次20英里赛;
2次11公里赛;
……

总计 911次比赛
最好成绩:2:40:47 马拉松
56:21 15公里
1:21:12 半程马拉松
40:27 7.1英里
13:43:37 铁人三项
35:48 10公里
2:01:54 18.6英里
27:17 5英里
59:01 10英里
17:40 5公里
2:10:45 20英里

1992年连续45天骑车和跑步横越美国大陆3,735英里。

。。。。。。当然,DICK也曾出过一点问题:两年前,他在一次比赛中有过轻度
心脏病发作。医生检查时发现他心脏的一根冠状动脉已经堵塞达95%。医生惊叹道:
如果您不是保持如此良好的体格,你大概15年前就完玩了!

正是从这个角度,DICK和RICK爷俩相互拯救和支撑了对方的生命!

1993年,RICK从波士顿大学毕业,而在毕业仪式后两周,老爷俩又参加了当年波士
顿马拉松比赛。现在,RICK在波士顿学院电脑实验室有着自己的工作──帮助工程
师建造一种代号为“鹰眼”电脑系统──其中包括可以通过残疾人眼球目光移动来
控制的电脑指挥机械系统。他也有着自己的家庭。老DICK也已从美国国家警卫队空
军服役满35年的上校而退役,并尽量争取与儿子有机会多聚一起参加为残疾人的慈
善募捐活动,全国巡回演讲,当然,仍参加比赛──包括2005年父亲节的长跑比赛。

那天晚上,儿子RICK买单和老爹DICK在饭店撮了一顿。当然,RICK最想给他老爹DICK的
绝不仅仅是一顿饭,他想给他那亲爱的DICK老爹一个买不来的礼物。他敲着键盘,
一字一字显示在萤光屏上──

“我最想干的事是:我的爹地坐在轮椅车上,我来推着他这老家伙跑一次”!

。。。。。。

 

4/4/2008 完稿于 OSU 病理系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编译后记:

撂笔至此,打完最后RICK“说”的那句话,我感觉眼角湿热……。DICK,你那铁一
般的意志和火一样的父爱,感动和鼓舞了千万个有类似残疾孩子的父母,也感动着
更多的健康的人们。

DICK,你不愧被人们赞誉为“这世上最棒的老爹、最壮的男爷们”!──The strongest
Father!

本文取材于:
Rick Reilly:Sports Illustrated Issue date: June 20, 2005, p. 88
Strongest Dad in the World

Racing Towards Inclusion
by David Tereshchuk
Article courtesy of multi’merica.com

如果您想更多地了解和支持Team Hoyt,请联系:

Team Hoyt
241 Mashapaug Road
Holland, MA
01521
Fax: (413) 245-9554
Email: [email protected]
网站 United cereberal palsy:
Web www.teamhoyt.com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97/16994.jpg





2008-04-06 14:56:43

主题: 最棒的老爹
嘿,这世上最棒的老爹!

嘿,这世上最棒的老爹!

力刀 (编译)

这是个感动了世上千千万万人们的故事,一个催人泪下但振奋人心的故事。我把它
编译整理如下,希望更多的华人能读到这个动人故事并从中得到一些启示──

他,前美国国家警备队空军上校,老父亲DICK曾85次推着他那残疾儿子RICK的轮椅
车,一起跑完了26.2英里的马拉松长跑比赛、8次一天里不仅推车跑了26.2英里的马
拉松、而且拖着橡皮船游完2.4英里、并带着RICK蹬车骑完112英里的铁人参项赛!
Dick还拖着载着RICK的雪橇完成越野滑雪赛、还曾背着RICK爬山、甚至骑车横穿了
美国大陆!

而瘫痪的RICK可曾给他老爹做过什么?并不多,也没什么──只是救了DICK的老命!

。。。。。。

这个人世间动人的父子之爱的故事发生于麻州的文切斯特市──

四十多年前,当RICK出生时,由于宫内脐带缠绕脖颈造成窒息,大脑缺氧损伤而导
致产后硬性脑痪。当时,医生告诉DICK和他妻子:这孩子只能是“植物人”而终其
一生。并劝告道:把他送到育婴院去吧。

可DICK夫妇俩却不信这邪──他们发现小RICK的眼睛可以跟着他俩在屋里行动而转
动!夫妇俩把他当正常孩子精心抚养。五年后,RICK先后有了两个弟弟。而DICK夫
妇认为RICK的智力并不差于他的正常健康的弟弟。可是,他们带着RICK去学校希望
RICK得到教育时,却一再碰壁被校方拒绝──校方认为他大脑发育障碍无法接受任
何信息,无法与常人一样接受教育和交流!DICK夫妇俩并不气馁,他们自己在家教
RICK字母和拼写。当小RICK11岁时,他俩带着他到TUFT大学工程系请求能否有任何
方法帮助孩子与外界交流。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没门!”、“这孩子大脑根本
不可能思维和流”!老DICK对那些工程师、教授们说:他会的!不信?给他说个笑
话吧!

工程师们照办了,小RICK咧嘴开心地笑了!于是,一切都改变了──

工程师们花了$5千元的代价为RICK设计和组装了一部特制电脑,小RICK可以用他额
头部侧面轻轻碰撞接触一个连接开关而控制鼠标器,显示出拼音字母和符号──他
可以与外部世界交流了,用电脑荧光屏与人“说话”了!

当这台电脑被安置好,让小RICK“说话”时,让所有人惊叹感动的事是小RICK“说”
的第一个词语不是“爸爸、妈妈”,而是为他们麻州职业冰球队的欢呼:“GO BRUINS!”
──那一年波士顿BRUINS冰球队夺得了职业冰球(NFL)联赛总冠军!老DICK夫妇骤然
明白了,小RICK和所有人一样在关注着他们的冰球队,他和所有健康人一样:他热
爱体育!!!

……

直到1975年,RICK才得以进入当地的一所公立中学与其他健康孩子一样得到教育了。

当RICK的一个高中同学因意外瘫痪,学校为他组织了公益性5英里长跑募捐活动时,
RICK敲下了:

“爹地,我也想去跑”!

“行”!

从未认真跑过一英里和认真锻炼、整日爱完牌的DICK推着RICK跑了那次5英里义跑活
动。他们是倒数第二名。“结果,我倒跟残废了一样,全身痛了整整两周。可是,
我俩跟得到冠军一样高兴”!

那天彻底改变了RICK的生活和命运──他“说”道:爹地,当我们跑的时候,我觉
得我跟其他人一样,是好好的,一点也不残也不废!

这句话也彻底改变了老DICK的生命!──他变得似乎强迫症一般地迫切地要尽其一
切给予RICK这种感觉。他练开了推着RICK轮椅车的长跑,他如此执着地练,甚至要
参加1979波士顿马拉松赛!当然,他的申请被组委会拒绝了。可DICK并不放弃,坚
持锻炼,参加其他的群众性长跑活动。结果,1983年,他俩的一次马拉松赛成绩竟
然使得他们有资格进入了次年波士顿马拉松赛!而且,他们跑完全程不说竟然进入
前25%!

有人对DICK鼓动道:嘿,老哥们,为何不试试铁人三项?

这可是个巨大挑战:DICK压根儿就不会游泳,何况打6岁以后就没骑过自行车?可是,
老DICK仍旧不信邪,他努力去试。从开始时,跟石头一样入水就沉到能游下全程─
─要拖着用绳子缠在DICK腰上载着RICK的沉重的橡皮船!1985年父亲节那天,这爷
儿俩参加了第一次铁人三项赛,虽然是最后一名,但他俩完成了全程!全家为之欢
呼,这是那个父亲节给老DICK最好的礼物!

当体育记者采访DICK爷俩时,这老爷儿俩已完成212次三项赛,包括4次15小时的夏
威夷铁人三项赛!他们还出国参加有关比赛呢!

想像一下,若是一个年轻汉子在赛途中看着自己被一个拖着已是成人的残疾人的轮
椅或橡皮船赶超过去,一定是很臊得慌的窘迫感觉。他俩从早先开始参加比赛,被
周围人们当怪物看待,没人答理,到后来渐渐得到越来越多人们理解、赞赏和鼓励
支持,现在,当人们看到他爷俩参赛,都会来问候和祝福,当比赛进行中,他们每
超过一个选手,人们都为他俩欢呼和加油,包括被赶超的选手,也由衷地为他们欢
呼加油!为他们鼓劲的啦啦队和参赛选手们会对RICK高喊道:嘿,RICK,再给你老
爷子加把劲啊!

有人曾问DICK:咋不见你自己一个人比赛呢?“没门,要跑,俺爷俩一起跑”!老
DICK答道。他参加这些比赛就是为看到RICK和他一起奔跑、游泳和骑车时那展现在
脸上的天真快乐的笑容!

2005年,老DICK65岁,RICK43岁。这爷儿俩已完成了第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在两
万多赛者中,名列第5083位!要问他俩的最好成绩?1992年的2小时40分──比世界
记录仅多35分钟!RICK敲着电脑骄傲地“说到”:没说的,我爹地是the Father of
the Century!

下面是这爷俩共同完成的比赛记录:

206次三项(长跑、游泳和自行车赛),其中6次是铁人三项!
20次 Duathlons;
64次马拉松,其中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
78次半程马拉松;
7次 18.6英里;
1次 20公里赛;
34次10英里赛;
27次7.1英里;
8次15公里赛;
204次10公里赛;
143次5英里赛;
4次8公里赛;
15次4英里赛;
92次5公里赛;
6次20英里赛;
2次11公里赛;
……

总计 911次比赛
最好成绩:2:40:47 马拉松
56:21 15公里
1:21:12 半程马拉松
40:27 7.1英里
13:43:37 铁人三项
35:48 10公里
2:01:54 18.6英里
27:17 5英里
59:01 10英里
17:40 5公里
2:10:45 20英里

1992年连续45天骑车和跑步横越美国大陆3,735英里。

。。。。。。当然,DICK也曾出过一点问题:两年前,他在一次比赛中有过轻度
心脏病发作。医生检查时发现他心脏的一根冠状动脉已经堵塞达95%。医生惊叹道:
如果您不是保持如此良好的体格,你大概15年前就完玩了!

正是从这个角度,DICK和RICK爷俩相互拯救和支撑了对方的生命!

1993年,RICK从波士顿大学毕业,而在毕业仪式后两周,老爷俩又参加了当年波士
顿马拉松比赛。现在,RICK在波士顿学院电脑实验室有着自己的工作──帮助工程
师建造一种代号为“鹰眼”电脑系统──其中包括可以通过残疾人眼球目光移动来
控制的电脑指挥机械系统。他也有着自己的家庭。老DICK也已从美国国家警卫队空
军服役满35年的上校而退役,并尽量争取与儿子有机会多聚一起参加为残疾人的慈
善募捐活动,全国巡回演讲,当然,仍参加比赛──包括2005年父亲节的长跑比赛。

那天晚上,儿子RICK买单和老爹DICK在饭店撮了一顿。当然,RICK最想给他老爹DICK的
绝不仅仅是一顿饭,他想给他那亲爱的DICK老爹一个买不来的礼物。他敲着键盘,
一字一字显示在萤光屏上──

“我最想干的事是:我的爹地坐在轮椅车上,我来推着他这老家伙跑一次”!

。。。。。。

 

4/4/2008 完稿于 OSU 病理系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编译后记:

撂笔至此,打完最后RICK“说”的那句话,我感觉眼角湿热……。DICK,你那铁一
般的意志和火一样的父爱,感动和鼓舞了千万个有类似残疾孩子的父母,也感动着
更多的健康的人们。

DICK,你不愧被人们赞誉为“这世上最棒的老爹、最壮的男爷们”!──The strongest
Father!

本文取材于:
Rick Reilly:Sports Illustrated Issue date: June 20, 2005, p. 88
Strongest Dad in the World

Racing Towards Inclusion
by David Tereshchuk
Article courtesy of multi’merica.com

如果您想更多地了解和支持Team Hoyt,请联系:

Team Hoyt
241 Mashapaug Road
Holland, MA
01521
Fax: (413) 245-9554
Email: [email protected]
网站 United cereberal palsy:
Web www.teamhoyt.com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97/16994.jpg





2008-04-06 14:55:20

主题: 最棒的老爹
嘿,这世上最棒的老爹!

力刀 (编译)



这是个感动了世上千千万万人们的故事,一个催人泪下但振奋人心的故事。我把它
编译整理如下,希望更多的华人能读到这个动人故事并从中得到一些启示──

他,前美国国家警备队空军上校,老父亲DICK曾85次推着他那残疾儿子RICK的轮椅
车,一起跑完了26.2英里的马拉松长跑比赛、8次一天里不仅推车跑了26.2英里的马
拉松、而且拖着橡皮船游完2.4英里、并带着RICK蹬车骑完112英里的铁人参项赛!
Dick还拖着载着RICK的雪橇完成越野滑雪赛、还曾背着RICK爬山、甚至骑车横穿了
美国大陆!

而瘫痪的RICK可曾给他老爹做过什么?并不多,也没什么──只是救了DICK的老命!


。。。。。。

这个人世间动人的父子之爱的故事发生于麻州的文切斯特市──

四十多年前,当RICK出生时,由于宫内脐带缠绕脖颈造成窒息,大脑缺氧损伤而导
致产后硬性脑痪。当时,医生告诉DICK和他妻子:这孩子只能是“植物人”而终其
一生。并劝告道:把他送到育婴院去吧。

可DICK夫妇俩却不信这邪──他们发现小RICK的眼睛可以跟着他俩在屋里行动而转
动!夫妇俩把他当正常孩子精心抚养。五年后,RICK先后有了两个弟弟。而DICK夫
妇认为RICK的智力并不差于他的正常健康的弟弟。可是,他们带着RICK去学校希望
RICK得到教育时,却一再碰壁被校方拒绝──校方认为他大脑发育障碍无法接受任
何信息,无法与常人一样接受教育和交流!DICK夫妇俩并不气馁,他们自己在家教
RICK字母和拼写。当小RICK11岁时,他俩带着他到TUFT大学工程系请求能否有任何
方法帮助孩子与外界交流。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没门!”、“这孩子大脑根本
不可能思维和流”!老DICK对那些工程师、教授们说:他会的!不信?给他说个笑
话吧!

工程师们照办了,小RICK咧嘴开心地笑了!于是,一切都改变了──

工程师们花了$5千元的代价为RICK设计和组装了一部特制电脑,小RICK可以用他额
头部侧面轻轻碰撞接触一个连接开关而控制鼠标器,显示出拼音字母和符号──他
可以与外部世界交流了,用电脑荧光屏与人“说话”了!

当这台电脑被安置好,让小RICK“说话”时,让所有人惊叹感动的事是小RICK“说”
的第一个词语不是“爸爸、妈妈”,而是为他们麻州职业冰球队的欢呼:“GO BRUINS!”
──那一年波士顿BRUINS冰球队夺得了职业冰球(NFL)联赛总冠军!老DICK夫妇骤然
明白了,小RICK和所有人一样在关注着他们的冰球队,他和所有健康人一样:他热
爱体育!!!

……

直到1975年,RICK才得以进入当地的一所公立中学与其他健康孩子一样得到教育了。

当RICK的一个高中同学因意外瘫痪,学校为他组织了公益性5英里长跑募捐活动时,
RICK敲下了:

“爹地,我也想去跑”!

“行”!

从未认真跑过一英里和认真锻炼、整日爱完牌的DICK推着RICK跑了那次5英里义跑活
动。他们是倒数第二名。“结果,我倒跟残废了一样,全身痛了整整两周。可是,
我俩跟得到冠军一样高兴”!



那天彻底改变了RICK的生活和命运──他“说”道:爹地,当我们跑的时候,我觉
得我跟其他人一样,是好好的,一点也不残也不废!

这句话也彻底改变了老DICK的生命!──他变得似乎强迫症一般地迫切地要尽其一
切给予RICK这种感觉。他练开了推着RICK轮椅车的长跑,他如此执着地练,甚至要
参加1979波士顿马拉松赛!当然,他的申请被组委会拒绝了。可DICK并不放弃,坚
持锻炼,参加其他的群众性长跑活动。结果,1983年,他俩的一次马拉松赛成绩竟
然使得他们有资格进入了次年波士顿马拉松赛!而且,他们跑完全程不说竟然进入
前25%!

有人对DICK鼓动道:嘿,老哥们,为何不试试铁人三项?

这可是个巨大挑战:DICK压根儿就不会游泳,何况打6岁以后就没骑过自行车?可是,
老DICK仍旧不信邪,他努力去试。从开始时,跟石头一样入水就沉到能游下全程─
─要拖着用绳子缠在DICK腰上载着RICK的沉重的橡皮船!1985年父亲节那天,这爷
儿俩参加了第一次铁人三项赛,虽然是最后一名,但他俩完成了全程!全家为之欢
呼,这是那个父亲节给老DICK最好的礼物!





当体育记者采访DICK爷俩时,这老爷儿俩已完成212次三项赛,包括4次15小时的夏
威夷铁人三项赛!他们还出国参加有关比赛呢!

想像一下,若是一个年轻汉子在赛途中看着自己被一个拖着已是成人的残疾人的轮
椅或橡皮船赶超过去,一定是很臊得慌的窘迫感觉。他俩从早先开始参加比赛,被
周围人们当怪物看待,没人答理,到后来渐渐得到越来越多人们理解、赞赏和鼓励
支持,现在,当人们看到他爷俩参赛,都会来问候和祝福,当比赛进行中,他们每
超过一个选手,人们都为他俩欢呼和加油,包括被赶超的选手,也由衷地为他们欢
呼加油!为他们鼓劲的啦啦队和参赛选手们会对RICK高喊道:嘿,RICK,再给你老
爷子加把劲啊!



有人曾问DICK:咋不见你自己一个人比赛呢?“没门,要跑,俺爷俩一起跑”!老
DICK答道。他参加这些比赛就是为看到RICK和他一起奔跑、游泳和骑车时那展现在
脸上的天真快乐的笑容!

2005年,老DICK65岁,RICK43岁。这爷儿俩已完成了第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在两
万多赛者中,名列第5083位!要问他俩的最好成绩?1992年的2小时40分──比世界
记录仅多35分钟!RICK敲着电脑骄傲地“说到”:没说的,我爹地是the Father of
the Century!

下面是这爷俩共同完成的比赛记录:

206次三项(长跑、游泳和自行车赛),其中6次是铁人三项!
20次 Duathlons;
64次马拉松,其中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
78次半程马拉松;
7次 18.6英里;
1次 20公里赛;
34次10英里赛;
27次7.1英里;
8次15公里赛;
204次10公里赛;
143次5英里赛;
4次8公里赛;
15次4英里赛;
92次5公里赛;
6次20英里赛;
2次11公里赛;
……

总计 911次比赛
最好成绩:2:40:47 马拉松
56:21 15公里
1:21:12 半程马拉松
40:27 7.1英里
13:43:37 铁人三项
35:48 10公里
2:01:54 18.6英里
27:17 5英里
59:01 10英里
17:40 5公里
2:10:45 20英里


1992年连续45天骑车和跑步横越美国大陆3,735英里。

。。。。。。当然,DICK也曾出过一点问题:两年前,他在一次比赛中有过轻度
心脏病发作。医生检查时发现他心脏的一根冠状动脉已经堵塞达95%。医生惊叹道:
如果您不是保持如此良好的体格,你大概15年前就完玩了!

正是从这个角度,DICK和RICK爷俩相互拯救和支撑了对方的生命!

1993年,RICK从波士顿大学毕业,而在毕业仪式后两周,老爷俩又参加了当年波士
顿马拉松比赛。现在,RICK在波士顿学院电脑实验室有着自己的工作──帮助工程
师建造一种代号为“鹰眼”电脑系统──其中包括可以通过残疾人眼球目光移动来
控制的电脑指挥机械系统。他也有着自己的家庭。老DICK也已从美国国家警卫队空
军服役满35年的上校而退役,并尽量争取与儿子有机会多聚一起参加为残疾人的慈
善募捐活动,全国巡回演讲,当然,仍参加比赛──包括2005年父亲节的长跑比赛。




那天晚上,儿子RICK买单和老爹DICK在饭店撮了一顿。当然,RICK最想给他老爹DICK的
绝不仅仅是一顿饭,他想给他那亲爱的DICK老爹一个买不来的礼物。他敲着键盘,
一字一字显示在萤光屏上──

“我最想干的事是:我的爹地坐在轮椅车上,我来推着他这老家伙跑一次”!

。。。。。。



4/4/2008 完稿于 OSU 病理系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编译后记:

撂笔至此,打完最后RICK“说”的那句话,我感觉眼角湿热……。DICK,你那铁一
般的意志和火一样的父爱,感动和鼓舞了千万个有类似残疾孩子的父母,也感动着
更多的健康的人们。

DICK,你不愧被人们赞誉为“这世上最棒的老爹、最壮的男爷们”!──The strongest
Father!

本文取材于:
Rick Reilly:Sports Illustrated Issue date: June 20, 2005, p. 88
Strongest Dad in the World

Racing Towards Inclusion
by David Tereshchuk
Article courtesy of multi\\\'merica.com

http://www.teamhoyt.com/images/hoytbook.jpg

如果您想更多地了解和支持Team Hoyt,请联系:

Team Hoyt
241 Mashapaug Road
Holland, MA
01521
Fax: (413) 245-9554
Email: [email protected]
网站 United cereberal palsy:
Web www.teamhoyt.com



2008-04-05 16:19:04

主题: frank1952: 努力推动“废医验药”
努力推动“废医验药”

  frank1952

  中医将成为中国医学发展史中重要一章被记载下来,他不会消亡,也不应当
消亡。用书籍去记录它不如使他流传在人间更为生动、真实。

  用现代医学替代中医,这是人类文明进步的必然趋势,是任何人采用任何方
式都改变不了的现实。今天我们之所以提出这个问题并作了如此深入的讨论,是
在促进这个过程能够尽可能缩短一些。

  试想,中医退出国家正规医疗体制,卫生部宣布对中医废医验药并接受统一
的国际标准的那一天,将意味着中国国人的健康开始真正从科学的层面上受到重
视。那一任卫生部长、那一任政府将被载入历史史册,再过若干年,当人们回顾
当年这一任政府在这件事的作为时,将会给予很高的评价。但又会不无遗憾的加
上一句:“……可惜晚了一些”。对此我们翘首以盼,但目前并不能抱太大的奢
望,这事实在很难。难的是我们的政府官员(一部分)依然这样愚昧,有这样的
人在掌握、影响着政策,怎么可能做出明智的举措呢。我们的政府职能部门,出
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张功耀教授分析的很清楚)目前是不可能人为促进这一进程
的。即使他们中的部分人认识到了并且想做,也有许多可以理解的难处――还有
这么多人喜欢看中医,有这么多中医从业人员,有这么多农民在种植中草药,有
这么多产业,谁会去冒险触动这根神经呢?只要有一部分有良心、讲实际的领导
能够对那些毫无益处的投资把紧一些,多说句公道话,别像科技部副部长那样信
口开河,别像王国强那样骂人不道德,你们就是代表人民利益的有功之臣了。将
来老百姓明白过来后就能理解和赞扬你们。

  废医验药难是难点儿,但是我们又要说,快了!因为,我们看到先进国家的
现代医学发展如此快,有那么多科技工作者在脚踏实地、勤奋工作着,医学上的
一个个难题正被他们逐渐攻克。而现代医学的每一个成就都是对中医的巨大冲击。
世界各国家的人民又都能因此受益,这会反过来教育中国人,让他们进一步明白
什么是先进、什么是落后,什么是科学、什么是愚昧,什么是爱国、什么是故步
自封。随着人们思想的开放,人们的受教育程度以及对自身健康的关注度越来越
高,人们对是与非的辨别力是会有一个飞跃的。相信多数中国人总会有觉悟的一
天。

  从中国自身来说,民主与法制总会逐步健全吧,人民受教育程度总会越来越
高吧,人民对自身健康的关注度总会越来越强烈吧,中医对西医的依赖总会越来
越多吧,中药不会总能躲在公认的国际标准的以外吧,明白的人总会越来越多吧,
那些信封阴阳五行的遗老遗少总会越来越少吧。。。。。。

  虽然说废医验药等主张目前实现不了,但新语丝20070119一个叫张杨的说得
很好,“越是废不了越要喊废”。呐喊、宣传还是能发挥相当大的作用的。我想
许多人是通过这场讨论才加入到这一逐渐壮大的队伍中来的。当确信方舟子、何
祚庥、张功耀等人是出于善良之心,他们的观点是以严谨的科学原理为依据,他
们的行为是在为追求真理,他们是在用知识去擦亮人们的眼睛时,我们对他们的
勇敢和智慧感到由衷的钦佩。作为首先觉悟的、有良心、有责任的中国人,应当
利用各种机会向周围的人宣传,宣传科学,宣传健康,宣传乱用药的危害。为了
自己、为了他人的健康、为了中国早日扔掉贫穷落后的帽子。

  不要急,事情总要一步一步的来,废医、退出暂且不行,验药会相对容易实
现一些吧,患者的知情权没理由被拒绝吧,患者的选择权还是有的吧。科学和进
步的明天总会来到的,让我们共同努力。

  据我所知有些医院的处方中、西药是分别开的,需要分别去交款。我遇到这
种情况只交西药的钱,拿西药。中药处方我只是浏览一下,如果是山楂丸之类,
有可能也要,其他的我根本不会去拿。两年前我就开始这么做了。最近我更是将
抽屉里所有的乱七八糟的中药彻底做了清理,足足腾出半个抽屉,并告知全家,
今后尽量不吃中药,谁吃的话,要先问问我或上网浏览一下,免得吃亏上当,我
有权利这么做。



2008-04-05 16:18:01

主题: lw56102: 对宣称可以治愈乙肝的中医说点心里话
对宣称可以治愈乙肝的中医说点心里话

  lw56102

  中医吧里不少人都宣称可以治愈乙肝,这种本领即便是医学最先进的国家或
者地区都是有爆炸性的。如果把这个宣称里的乙肝去掉,而是换成某种中医的证,
则意义就会大大降低,至少没有人再会趋之若骛的找这位中医来治病。所以,这
些中医对自己的宣传,乙肝是一个主要的也是最重要的宣传点。

  然而乙肝正因为在现代医学里还没有很好的根治方法,所以对乙肝的诊断标
准就变得非常重要。谁要认为自己能够根治乙肝,首先得让人相信你治疗的确实
是乙肝。不管诊断标准是什么,乙肝的血清标记物是必不可少的,症状可以有,
也可以没有。我相信中医判断病人是否乙肝也是要参照血清标记物的,而不是靠
什么号脉、舌像。在现有的争论中,任何中医包括支持者都没有提出一个中医依
靠自己的感觉判断乙肝的。如果你说治愈了乙肝,那么首先应该是血清标记物的
变化,否则你所谓的治疗乙肝的说法就毫无意义。如果你只是缓解了乙肝病人的
某种症状,而血清标记物没有变化,那肯定不是治愈了乙肝,只能暂时说你缓解
了病人的症状。这一点,我相信那些宣称可以治愈乙肝的中医应该可以退一步了,
不要再硬着头皮坚持了。

  缓解乙肝病人症状是否有意义呢?也许有,也许没有。如果说有,你首先要
确定他的症状确确实实是由于乙肝所引起的。这一点在很多病人那里很容易,因
为肝炎毕竟有一些比较一致的症状和体征,比如乏力、食欲减退、厌油、发热、
黄疸等等,其次还有复杂的生化和影像检查手段来辅助。但在有些病人,则未必
容易,比如有的人发现自己得了乙肝以后经常失眠多梦、多疑、无端的乏力,但
是乏力不是发生在劳累当时,而是一天忙完,安静下来之后,这些症状就很难说
是否和乙肝有关,但很可能无关。在你说自己治愈乙肝之前,能否先分清楚哪些
是和乙肝有关的,哪些可能没有关系,我看中医未必能分清,甚至有中医干脆宣
称自己在用中医治疗乙肝的时候根本不受乙肝的影响,不知道这是不是间接的宣
布自己从来不考虑症状是否和乙肝相关。奇怪的是一旦某个症状获得了缓解,又
立刻要让大家相信自己治愈了乙肝。

  即便是某些和乙肝相关的表现,比如荒诞、乏力、食欲不振,甚至包括生化
和影像学检查,经过你的治疗改善了是否就能证明你能治愈乙肝呢?同样不能。
在对疾病疗效上,现代医学从来不敢贪大自然之功为己有,一定要排除疾病自我
发展的可能。那么乙肝病人的这些症状是否可以在一定时间内缓解呢?可以,很
多农村的乙肝病人,没有钱治疗,往往回家自己扛着,在一定时间内自行缓解的
也不是没有见过。甚至一次急性发作,之后终身不再反复的也是大有人在。这是
乙肝自身的规律决定,不能因为这个病人缓解之前被我看过就宣布是我治愈的。
另外一个误区在于多处就诊的患者,很多人往往简单的认为最后一个治疗的医师
水平最高,也不然。以前家里有个人突然出现顽固的呃逆,用了好多药都不管用,
最后让我父亲打电话给我,我建议他将某种药物加倍服用,结果登时好了。对方
不断的对着父亲夸我医术好,我告诉父亲也许是这个药管用,也许就该好了。

  最后再说一点,关于乙肝的治疗,不是一个简单的用药杀病毒的问题,中医
往往在自己治愈乙肝说服力不足的情况下,尽力的抹黑现代医学的治疗。但是现
代医学对于乙肝不是简单的杀除,现代医学不会因为暂时没有特效的杀病毒药物
就放弃了。无法治愈已感染的患者,至少可以让更少的人感染。天花病毒已被消
灭,恐怕也不是靠杀解决的吧。避免体液和血液传播,避免母婴垂直传播,广泛
接种乙肝疫苗,宣传乙肝预防知识,乙肝病毒携带者避免从事幼儿教师等职业,
这些都大大减少了乙肝的感染机会,随着这些措施的推进,我国的乙肝感染率会
大幅度减少。当然这些都依赖于对乙肝病毒微生物学的认识和快速高效的检测手
段,而不是中医的什么治未病。



2008-04-05 16:16:53

主题: 慕景强: 中医为什么非要成为科学?
中医为什么非要成为科学?

  慕景强

  “出啥事了?出啥事了?”

  记得读研究生的时候一室友每次从外面回来,脑袋刚伸进宿舍门就会问这个
问题,一副惟恐天下不乱的样子,后来大家也好象受了传染(也是故意)一样,
见面第一句话都改成了“出啥事了?”。而另一位江南的同学则在有事情发生后
都会以“搞大了”做为评论的开头,一时成了我们宿舍一景。而我国现在医药界
真的是出事了,真的是搞大了。

  搞中医的和搞西医的打起来了,搞西医的要联名上书废除中医,搞中医的不
甘示弱,据理力争,说要保卫国粹,发扬传统。双方在各路媒体(以网络为甚)
上开始了激烈的辩论,开始大家还是就学术言学术,后来有些争论还发展成了人
身攻击,一时间好不热闹。害怕真的是搞大了不可收场,都是娘的孩子,打坏哪
一个都心疼,于是卫生部站出来力挺稍显势微的中医:“中医药既是我们的国粹,
也是目前我国医药卫生领域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部分……“十一五”期间,卫生
事业发展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特点就是要加大对中医药发展的支持力度,发扬光大
中医药事业。”

  这次估计老祖宗的传统中医命还会很长,因为从常理来看,这次反中医,官
方是反对的,而民国时期曾经有过的一次“废止中医”案是官方主持的都没废成
功。民国三年一月,教育总长汪大燮决定把中医废除,中药也不用。当时主张废
止中医的代表人物还有余云岫、傅斯年等,由于那段历史现在被引用过多已变成
常识了,此处不赘。

  窃以为,中西医争论的焦点是中医是否是科学。坚持取消中医一方认为中医
是伪科学,列数其斑斑“恶行”;坚持中医一方认为中医是科学的,罗列其种种
功用。但在强大的西医攻势面前,中医不免露窃,极力想证明自己是科学的。本
人对中医和西医都七窍通了六窍,凭自己的经验也无法说到底哪一种更好,但一
直有个问题我搞不明白,那就是中医为什么非要成为科学?不是科学又能怎样呢?
不是科学就不是中医了吗?

  从历史上讲,现代科学的概念的出现是晚于中医的出现的,而且相差很远很
远,中医横行一时的时候,科学的概念还没有出现。那么,科学是什么?

  在上世纪初那些最先提出这一问题的人士心目中,“科学”的定义是相当明
确而一致的:“科学”是指在近代欧洲出现的科学理论、实验方法和机构组织。
现在来讲,科学还需要:与现有其他科学理论是相容的;在理论上不能自相矛盾;
必须是可以被证伪的;实验的可重复性;规律性、逻辑等概念。可以看出,科学
不仅是一种方法、程序、逻辑体系,还是一套话语体系、行为规范、价值取向和
道德准则。也就是说,要想成为科学,至少要符合上面的一套规则。正确性并不
是评价科学与否的标准,科学承认自己不会永远正确,它会出错,但是知错能改,
今天“正确的”结论,随时都可能成为“不正确的”。我们判断一种学说是不是
科学,不是依据它的结论,而是依据它所用的方法、它所遵循的程序。

  科学的东西不一定有用处、对人有好处,不科学的东西也一样有益于人民。
用科学的标准来评价中医,结果当然可以是科学也可以不是科学,但这不影响中
医做为中医的存在。06年篮球世锦赛,美国的NBA和WNBA成员组成的国家队都没
有拿到冠军,当然不是他(她)们水平不行,而是由于裁判的规则不同,但这并
不影响他(她)们在球迷心目中的地位——天下第一。人家回美国依然采用自己
的规则,全世界为之疯狂依旧。

  我们心里都明白,科学是西方来的──在中国的传统语汇中,甚至就根本没
有“科学”这样一个词。问中国传统的中医是不是科学,等于鸡同鸭讲,和一直
争论的“中国古代有没有科学?”一样本身就是个伪问题。

  中医大可不必对西医的挑战惊慌失措,不科学你依然可以作为中医而存在,
民众是否接受不是因为你是不是科学,关键看的还是效果,流行歌曲不是科学,
但喜爱的人众多。中医同仁们应该“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至于能否永
远走下去,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

  但我还是悲哀地看到,“中医研究院”改成了“中医科学研究院”,不知是
自讨没趣,还是底气不足。

  (2006-10-27晚)



2008-04-05 16:14:50

主题: 沉疴不治: 中医为什么不能质疑?
中医为什么不能质疑?

  作者:沉疴不治

  任何科学都经得起质疑,当年爱因斯坦发表相对论没有几个人能接受和理解,
现在只要是大学物理教师都懂,并且实验也验证了爱因斯坦相对论的正确性,如
果说爱因斯坦相对论到现在还不能被理解和科学验证,这个理论与玄学巫术有什
么区别?

  为什么西药必须经过从老鼠、狗、猴、人一二三期临床试验(不同药物流程
有差别),必须注明可能的毒副作用,西医必须建立一套医疗事故鉴定和处理体
系,这是对生命负责任的体现,这是对人权的尊重,为什么中药中医就可以超然
于外?为什么可以允许中医有杀人于无形的特权?

  批判“发愣功”、批判“水变油”时为什么没有人说是“居心叵测”?批判
“中医”时就有人说是“居心叵测”?难道以方舟子博士、王澄医生、张功耀教
授为代表的反伪科学人士都与“发愣功”、“水变油”、“中医”有怨有仇?他
们的做法体现了科学的社会良心!

  如果维护两千多年来就“神圣”不变的“中医理论体系”是那些不受现代医
学“污染”的纯粹原教旨主义中医大师还可以理解,因为他们要维护信仰,哪怕
以伤害无辜为代价;如果维护两千多年来就“神圣”不变的“中医理论体系”是
那些受到现代医学熏陶、掌握了一定现代医学知识和技能的伪中医大师,只能理
解为他们对利益的追逐高于对生命的尊重!

  大学应该是社会的良心,现在国内大学的一些所谓学者什么都不缺,唯一缺
少的就是良心!

  从事人命关天事业的人们请慎思!

  以上纯属个人见解,如有科学错误之处,请大师们本着理性、科学的态度指
教,本人不相信超科学、超自然之说。



2008-04-05 16:13:23

主题: 直白: 中国中医药大学的入学体检
中国中医药大学的入学体检

  直白
  http://blog.sina.com.cn/u/1253230742


  从来没有想到关于一种理论是否科学的争论居然明令禁止讨论!多么可笑,
如果中医们和伪中医支持者们自认为是正确的,是有用的,是经得起检验的,为
什么连争论和讨论都害怕呢?但是这倒是为中医的虚弱和无力作了最好的注解。

  我一直坚信方舟子的看法,中医不单不是科学,连伪科学也算不上,中医实
际上是非科学的东西!伪科学还能披上科学的伪装,但是中医和伪中医支持者们
连遮羞布也不需要,简直就是直接骗,没有任何理由!

  和讯上面的王新军受不了压力退出,前几天正好去长沙,想起张功耀老师是
在长沙工作,很想拜访,可惜行程不允许,有人认为现在恐怕张功耀对来访者抱
有戒心,因为反对势力太大,一种关于科学和医学的争论居然如此!看到张功耀
的无奈退出感言,真是中国科学界和医学界的悲哀!

  但愿科学的光芒可以照亮大地,但愿来百姓不再受巫医巫药的毒害,但愿一
种废纸堆里出来的迷信不再堂而皇之的出现在我们的教育和医疗系统,为此我愿
用我所有的业余时间和精力做科学普及的工作,让我们的病人不再花冤枉钱,让
我们的病人不再耽误病情!

  本来觉得与愚昧之徒争论纯属浪费时间,事实如此,因为辩论的都是些混蛋,
不想继续浪费时间,但是现在,越是这样,我越要花更多的时间进行科学普及!

  我们的中医和伪中医支持者们,享受着现代医学带来的好处,他们输液、麻
醉、手术、疫苗、产前检查、剖腹产、影像学检查、实验室检查,这些所谓的中
医所没有的东西,他们的家人都是这样,但是却在欺骗老百姓说要补养正气、要
吃中药、针灸麻醉等等,但是他们的孩子不是靠正气而是靠疫苗,他们的家人不
是靠针灸麻醉而是靠西医麻醉!这些人是彻底的混蛋!

  这些可笑的伪中医支持者们,中国中医药大学的入学体检是现代医学手段!
他们用在病人身上的所谓神奇的“医学”居然不能为他们自己的学生进行体检!



2008-04-05 14:52:56

主题: 最棒的老爹
嘿,这世上最棒的老爹!

嘿,这世上最棒的老爹!

力刀 (编译)

这是个感动了世上千千万万人们的故事,一个催人泪下但振奋人心的故事。我把它
编译整理如下,希望更多的华人能读到这个动人故事并从中得到一些启示──

他,前美国国家警备队空军上校,老父亲DICK曾85次推着他那残疾儿子RICK的轮椅
车,一起跑完了26.2英里的马拉松长跑比赛、8次一天里不仅推车跑了26.2英里的马
拉松、而且拖着橡皮船游完2.4英里、并带着RICK蹬车骑完112英里的铁人参项赛!
Dick还拖着载着RICK的雪橇完成越野滑雪赛、还曾背着RICK爬山、甚至骑车横穿了
美国大陆!

而瘫痪的RICK可曾给他老爹做过什么?并不多,也没什么──只是救了DICK的老命!

。。。。。。

这个人世间动人的父子之爱的故事发生于麻州的文切斯特市──

四十多年前,当RICK出生时,由于宫内脐带缠绕脖颈造成窒息,大脑缺氧损伤而导
致产后硬性脑痪。当时,医生告诉DICK和他妻子:这孩子只能是“植物人”而终其
一生。并劝告道:把他送到育婴院去吧。

可DICK夫妇俩却不信这邪──他们发现小RICK的眼睛可以跟着他俩在屋里行动而转
动!夫妇俩把他当正常孩子精心抚养。五年后,RICK先后有了两个弟弟。而DICK夫
妇认为RICK的智力并不差于他的正常健康的弟弟。可是,他们带着RICK去学校希望
RICK得到教育时,却一再碰壁被校方拒绝──校方认为他大脑发育障碍无法接受任
何信息,无法与常人一样接受教育和交流!DICK夫妇俩并不气馁,他们自己在家教
RICK字母和拼写。当小RICK11岁时,他俩带着他到TUFT大学工程系请求能否有任何
方法帮助孩子与外界交流。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没门!”、“这孩子大脑根本
不可能思维和流”!老DICK对那些工程师、教授们说:他会的!不信?给他说个笑
话吧!

工程师们照办了,小RICK咧嘴开心地笑了!于是,一切都改变了──

工程师们花了$5千元的代价为RICK设计和组装了一部特制电脑,小RICK可以用他额
头部侧面轻轻碰撞接触一个连接开关而控制鼠标器,显示出拼音字母和符号──他
可以与外部世界交流了,用电脑荧光屏与人“说话”了!

当这台电脑被安置好,让小RICK“说话”时,让所有人惊叹感动的事是小RICK“说”
的第一个词语不是“爸爸、妈妈”,而是为他们麻州职业冰球队的欢呼:“GO BRUINS!”
──那一年波士顿BRUINS冰球队夺得了职业冰球(NFL)联赛总冠军!老DICK夫妇骤然
明白了,小RICK和所有人一样在关注着他们的冰球队,他和所有健康人一样:他热
爱体育!!!

……

直到1975年,RICK才得以进入当地的一所公立中学与其他健康孩子一样得到教育了。

当RICK的一个高中同学因意外瘫痪,学校为他组织了公益性5英里长跑募捐活动时,
RICK敲下了:

“爹地,我也想去跑”!

“行”!

从未认真跑过一英里和认真锻炼、整日爱完牌的DICK推着RICK跑了那次5英里义跑活
动。他们是倒数第二名。“结果,我倒跟残废了一样,全身痛了整整两周。可是,
我俩跟得到冠军一样高兴”!

那天彻底改变了RICK的生活和命运──他“说”道:爹地,当我们跑的时候,我觉
得我跟其他人一样,是好好的,一点也不残也不废!

这句话也彻底改变了老DICK的生命!──他变得似乎强迫症一般地迫切地要尽其一
切给予RICK这种感觉。他练开了推着RICK轮椅车的长跑,他如此执着地练,甚至要
参加1979波士顿马拉松赛!当然,他的申请被组委会拒绝了。可DICK并不放弃,坚
持锻炼,参加其他的群众性长跑活动。结果,1983年,他俩的一次马拉松赛成绩竟
然使得他们有资格进入了次年波士顿马拉松赛!而且,他们跑完全程不说竟然进入
前25%!

有人对DICK鼓动道:嘿,老哥们,为何不试试铁人三项?

这可是个巨大挑战:DICK压根儿就不会游泳,何况打6岁以后就没骑过自行车?可是,
老DICK仍旧不信邪,他努力去试。从开始时,跟石头一样入水就沉到能游下全程─
─要拖着用绳子缠在DICK腰上载着RICK的沉重的橡皮船!1985年父亲节那天,这爷
儿俩参加了第一次铁人三项赛,虽然是最后一名,但他俩完成了全程!全家为之欢
呼,这是那个父亲节给老DICK最好的礼物!

当体育记者采访DICK爷俩时,这老爷儿俩已完成212次三项赛,包括4次15小时的夏
威夷铁人三项赛!他们还出国参加有关比赛呢!

想像一下,若是一个年轻汉子在赛途中看着自己被一个拖着已是成人的残疾人的轮
椅或橡皮船赶超过去,一定是很臊得慌的窘迫感觉。他俩从早先开始参加比赛,被
周围人们当怪物看待,没人答理,到后来渐渐得到越来越多人们理解、赞赏和鼓励
支持,现在,当人们看到他爷俩参赛,都会来问候和祝福,当比赛进行中,他们每
超过一个选手,人们都为他俩欢呼和加油,包括被赶超的选手,也由衷地为他们欢
呼加油!为他们鼓劲的啦啦队和参赛选手们会对RICK高喊道:嘿,RICK,再给你老
爷子加把劲啊!

有人曾问DICK:咋不见你自己一个人比赛呢?“没门,要跑,俺爷俩一起跑”!老
DICK答道。他参加这些比赛就是为看到RICK和他一起奔跑、游泳和骑车时那展现在
脸上的天真快乐的笑容!

2005年,老DICK65岁,RICK43岁。这爷儿俩已完成了第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在两
万多赛者中,名列第5083位!要问他俩的最好成绩?1992年的2小时40分──比世界
记录仅多35分钟!RICK敲着电脑骄傲地“说到”:没说的,我爹地是the Father of
the Century!

下面是这爷俩共同完成的比赛记录:

206次三项(长跑、游泳和自行车赛),其中6次是铁人三项!
20次 Duathlons;
64次马拉松,其中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
78次半程马拉松;
7次 18.6英里;
1次 20公里赛;
34次10英里赛;
27次7.1英里;
8次15公里赛;
204次10公里赛;
143次5英里赛;
4次8公里赛;
15次4英里赛;
92次5公里赛;
6次20英里赛;
2次11公里赛;
……

总计 911次比赛
最好成绩:2:40:47 马拉松
56:21 15公里
1:21:12 半程马拉松
40:27 7.1英里
13:43:37 铁人三项
35:48 10公里
2:01:54 18.6英里
27:17 5英里
59:01 10英里
17:40 5公里
2:10:45 20英里

1992年连续45天骑车和跑步横越美国大陆3,735英里。

。。。。。。当然,DICK也曾出过一点问题:两年前,他在一次比赛中有过轻度
心脏病发作。医生检查时发现他心脏的一根冠状动脉已经堵塞达95%。医生惊叹道:
如果您不是保持如此良好的体格,你大概15年前就完玩了!

正是从这个角度,DICK和RICK爷俩相互拯救和支撑了对方的生命!

1993年,RICK从波士顿大学毕业,而在毕业仪式后两周,老爷俩又参加了当年波士
顿马拉松比赛。现在,RICK在波士顿学院电脑实验室有着自己的工作──帮助工程
师建造一种代号为“鹰眼”电脑系统──其中包括可以通过残疾人眼球目光移动来
控制的电脑指挥机械系统。他也有着自己的家庭。老DICK也已从美国国家警卫队空
军服役满35年的上校而退役,并尽量争取与儿子有机会多聚一起参加为残疾人的慈
善募捐活动,全国巡回演讲,当然,仍参加比赛──包括2005年父亲节的长跑比赛。

那天晚上,儿子RICK买单和老爹DICK在饭店撮了一顿。当然,RICK最想给他老爹DICK的
绝不仅仅是一顿饭,他想给他那亲爱的DICK老爹一个买不来的礼物。他敲着键盘,
一字一字显示在萤光屏上──

“我最想干的事是:我的爹地坐在轮椅车上,我来推着他这老家伙跑一次”!

。。。。。。

 

4/4/2008 完稿于 OSU 病理系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编译后记:

撂笔至此,打完最后RICK“说”的那句话,我感觉眼角湿热……。DICK,你那铁一
般的意志和火一样的父爱,感动和鼓舞了千万个有类似残疾孩子的父母,也感动着
更多的健康的人们。

DICK,你不愧被人们赞誉为“这世上最棒的老爹、最壮的男爷们”!──The strongest
Father!

本文取材于:
Rick Reilly:Sports Illustrated Issue date: June 20, 2005, p. 88
Strongest Dad in the World

Racing Towards Inclusion
by David Tereshchuk
Article courtesy of multi’merica.com

如果您想更多地了解和支持Team Hoyt,请联系:

Team Hoyt
241 Mashapaug Road
Holland, MA
01521
Fax: (413) 245-9554
Email: [email protected]
网站 United cereberal palsy:
Web www.teamhoyt.com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97/16994.jpg





2008-04-05 14:47:37

主题: 最棒的老爹
嘿,这世上最棒的老爹!

力刀 (编译)


这是个感动了世上千千万万人们的故事,一个催人泪下但振奋人心的故事。我把它
编译整理如下,希望更多的华人能读到这个动人故事并从中得到一些启示──

他,前美国国家警备队空军上校,老父亲DICK曾85次推着他那残疾儿子RICK的轮椅
车,一起跑完了26.2英里的马拉松长跑比赛、8次一天里不仅推车跑了26.2英里的马
拉松、而且拖着橡皮船游完2.4英里、并带着RICK蹬车骑完112英里的铁人参项赛!
Dick还拖着载着RICK的雪橇完成越野滑雪赛、还曾背着RICK爬山、甚至骑车横穿了
美国大陆!

而瘫痪的RICK可曾给他老爹做过什么?并不多,也没什么──只是救了DICK的老命!


。。。。。。

这个人世间动人的父子之爱的故事发生于麻州的文切斯特市──

四十多年前,当RICK出生时,由于宫内脐带缠绕脖颈造成窒息,大脑缺氧损伤而导
致产后硬性脑痪。当时,医生告诉DICK和他妻子:这孩子只能是“植物人”而终其
一生。并劝告道:把他送到育婴院去吧。

可DICK夫妇俩却不信这邪──他们发现小RICK的眼睛可以跟着他俩在屋里行动而转
动!夫妇俩把他当正常孩子精心抚养。五年后,RICK先后有了两个弟弟。而DICK夫
妇认为RICK的智力并不差于他的正常健康的弟弟。可是,他们带着RICK去学校希望
RICK得到教育时,却一再碰壁被校方拒绝──校方认为他大脑发育障碍无法接受任
何信息,无法与常人一样接受教育和交流!DICK夫妇俩并不气馁,他们自己在家教
RICK字母和拼写。当小RICK11岁时,他俩带着他到TUFT大学工程系请求能否有任何
方法帮助孩子与外界交流。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没门!”、“这孩子大脑根本
不可能思维和流”!老DICK对那些工程师、教授们说:他会的!不信?给他说个笑
话吧!

工程师们照办了,小RICK咧嘴开心地笑了!于是,一切都改变了──

工程师们花了$5千元的代价为RICK设计和组装了一部特制电脑,小RICK可以用他额
头部侧面轻轻碰撞接触一个连接开关而控制鼠标器,显示出拼音字母和符号──他
可以与外部世界交流了,用电脑荧光屏与人“说话”了!

当这台电脑被安置好,让小RICK“说话”时,让所有人惊叹感动的事是小RICK“说”
的第一个词语不是“爸爸、妈妈”,而是为他们麻州职业冰球队的欢呼:“GO BRUINS!”
──那一年波士顿BRUINS冰球队夺得了职业冰球(NFL)联赛总冠军!老DICK夫妇骤然
明白了,小RICK和所有人一样在关注着他们的冰球队,他和所有健康人一样:他热
爱体育!!!

……

直到1975年,RICK才得以进入当地的一所公立中学与其他健康孩子一样得到教育了。

当RICK的一个高中同学因意外瘫痪,学校为他组织了公益性5英里长跑募捐活动时,
RICK敲下了:

“爹地,我也想去跑”!

“行”!

从未认真跑过一英里和认真锻炼、整日爱完牌的DICK推着RICK跑了那次5英里义跑活
动。他们是倒数第二名。“结果,我倒跟残废了一样,全身痛了整整两周。可是,
我俩跟得到冠军一样高兴”!



那天彻底改变了RICK的生活和命运──他“说”道:爹地,当我们跑的时候,我觉
得我跟其他人一样,是好好的,一点也不残也不废!

这句话也彻底改变了老DICK的生命!──他变得似乎强迫症一般地迫切地要尽其一
切给予RICK这种感觉。他练开了推着RICK轮椅车的长跑,他如此执着地练,甚至要
参加1979波士顿马拉松赛!当然,他的申请被组委会拒绝了。可DICK并不放弃,坚
持锻炼,参加其他的群众性长跑活动。结果,1983年,他俩的一次马拉松赛成绩竟
然使得他们有资格进入了次年波士顿马拉松赛!而且,他们跑完全程不说竟然进入
前25%!

有人对DICK鼓动道:嘿,老哥们,为何不试试铁人三项?

这可是个巨大挑战:DICK压根儿就不会游泳,何况打6岁以后就没骑过自行车?可是,
老DICK仍旧不信邪,他努力去试。从开始时,跟石头一样入水就沉到能游下全程─
─要拖着用绳子缠在DICK腰上载着RICK的沉重的橡皮船!1985年父亲节那天,这爷
儿俩参加了第一次铁人三项赛,虽然是最后一名,但他俩完成了全程!全家为之欢
呼,这是那个父亲节给老DICK最好的礼物!





当体育记者采访DICK爷俩时,这老爷儿俩已完成212次三项赛,包括4次15小时的夏
威夷铁人三项赛!他们还出国参加有关比赛呢!

想像一下,若是一个年轻汉子在赛途中看着自己被一个拖着已是成人的残疾人的轮
椅或橡皮船赶超过去,一定是很臊得慌的窘迫感觉。他俩从早先开始参加比赛,被
周围人们当怪物看待,没人答理,到后来渐渐得到越来越多人们理解、赞赏和鼓励
支持,现在,当人们看到他爷俩参赛,都会来问候和祝福,当比赛进行中,他们每
超过一个选手,人们都为他俩欢呼和加油,包括被赶超的选手,也由衷地为他们欢
呼加油!为他们鼓劲的啦啦队和参赛选手们会对RICK高喊道:嘿,RICK,再给你老
爷子加把劲啊!



有人曾问DICK:咋不见你自己一个人比赛呢?“没门,要跑,俺爷俩一起跑”!老
DICK答道。他参加这些比赛就是为看到RICK和他一起奔跑、游泳和骑车时那展现在
脸上的天真快乐的笑容!

2005年,老DICK65岁,RICK43岁。这爷儿俩已完成了第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在两
万多赛者中,名列第5083位!要问他俩的最好成绩?1992年的2小时40分──比世界
记录仅多35分钟!RICK敲着电脑骄傲地“说到”:没说的,我爹地是the Father of 
the Century!

下面是这爷俩共同完成的比赛记录:

206次三项(长跑、游泳和自行车赛),其中6次是铁人三项!
20次 Duathlons;
64次马拉松,其中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
78次半程马拉松;
7次 18.6英里;
1次 20公里赛;
34次10英里赛;
27次7.1英里;
8次15公里赛;
204次10公里赛;
143次5英里赛;
4次8公里赛;
15次4英里赛;
92次5公里赛;
6次20英里赛;
2次11公里赛;
……

总计 911次比赛
最好成绩:2:40:47 马拉松
56:21 15公里
1:21:12 半程马拉松
40:27 7.1英里
13:43:37 铁人三项
35:48 10公里
2:01:54 18.6英里
27:17 5英里
59:01 10英里
17:40 5公里
2:10:45 20英里 


1992年连续45天骑车和跑步横越美国大陆3,735英里。

。。。。。。当然,DICK也曾出过一点问题:两年前,他在一次比赛中有过轻度
心脏病发作。医生检查时发现他心脏的一根冠状动脉已经堵塞达95%。医生惊叹道:
如果您不是保持如此良好的体格,你大概15年前就完玩了!

正是从这个角度,DICK和RICK爷俩相互拯救和支撑了对方的生命!

1993年,RICK从波士顿大学毕业,而在毕业仪式后两周,老爷俩又参加了当年波士
顿马拉松比赛。现在,RICK在波士顿学院电脑实验室有着自己的工作──帮助工程
师建造一种代号为“鹰眼”电脑系统──其中包括可以通过残疾人眼球目光移动来
控制的电脑指挥机械系统。他也有着自己的家庭。老DICK也已从美国国家警卫队空
军服役满35年的上校而退役,并尽量争取与儿子有机会多聚一起参加为残疾人的慈
善募捐活动,全国巡回演讲,当然,仍参加比赛──包括2005年父亲节的长跑比赛。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97/16985.jpg

那天晚上,儿子RICK买单和老爹DICK在饭店撮了一顿。当然,RICK最想给他老爹DICK的
绝不仅仅是一顿饭,他想给他那亲爱的DICK老爹一个买不来的礼物。他敲着键盘,
一字一字显示在萤光屏上──

“我最想干的事是:我的爹地坐在轮椅车上,我来推着他这老家伙跑一次”!

。。。。。。



4/4/2008 完稿于 OSU 病理系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编译后记:

撂笔至此,打完最后RICK“说”的那句话,我感觉眼角湿热……。DICK,你那铁一
般的意志和火一样的父爱,感动和鼓舞了千万个有类似残疾孩子的父母,也感动着
更多的健康的人们。

DICK,你不愧被人们赞誉为“这世上最棒的老爹、最壮的男爷们”!──The strongest 
Father!

本文取材于:
Rick Reilly:Sports Illustrated Issue date: June 20, 2005, p. 88
Strongest Dad in the World

Racing Towards Inclusion
by David Tereshchuk
Article courtesy of multi\'merica.com 

http://www.teamhoyt.com/images/hoytbook.jpg

如果您想更多地了解和支持Team Hoyt,请联系:

Team Hoyt
241 Mashapaug Road
Holland, MA
01521
Fax: (413) 245-9554
Email: [email protected]
网站 United cereberal palsy:
Web www.teamhoyt.com







2008-04-05 14:47:02

主题: 最棒的老爹
嘿,这世上最棒的老爹!

力刀 (编译)


这是个感动了世上千千万万人们的故事,一个催人泪下但振奋人心的故事。我把它
编译整理如下,希望更多的华人能读到这个动人故事并从中得到一些启示──

他,前美国国家警备队空军上校,老父亲DICK曾85次推着他那残疾儿子RICK的轮椅
车,一起跑完了26.2英里的马拉松长跑比赛、8次一天里不仅推车跑了26.2英里的马
拉松、而且拖着橡皮船游完2.4英里、并带着RICK蹬车骑完112英里的铁人参项赛!
Dick还拖着载着RICK的雪橇完成越野滑雪赛、还曾背着RICK爬山、甚至骑车横穿了
美国大陆!

而瘫痪的RICK可曾给他老爹做过什么?并不多,也没什么──只是救了DICK的老命!


。。。。。。

这个人世间动人的父子之爱的故事发生于麻州的文切斯特市──

四十多年前,当RICK出生时,由于宫内脐带缠绕脖颈造成窒息,大脑缺氧损伤而导
致产后硬性脑痪。当时,医生告诉DICK和他妻子:这孩子只能是“植物人”而终其
一生。并劝告道:把他送到育婴院去吧。

可DICK夫妇俩却不信这邪──他们发现小RICK的眼睛可以跟着他俩在屋里行动而转
动!夫妇俩把他当正常孩子精心抚养。五年后,RICK先后有了两个弟弟。而DICK夫
妇认为RICK的智力并不差于他的正常健康的弟弟。可是,他们带着RICK去学校希望
RICK得到教育时,却一再碰壁被校方拒绝──校方认为他大脑发育障碍无法接受任
何信息,无法与常人一样接受教育和交流!DICK夫妇俩并不气馁,他们自己在家教
RICK字母和拼写。当小RICK11岁时,他俩带着他到TUFT大学工程系请求能否有任何
方法帮助孩子与外界交流。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没门!”、“这孩子大脑根本
不可能思维和流”!老DICK对那些工程师、教授们说:他会的!不信?给他说个笑
话吧!

工程师们照办了,小RICK咧嘴开心地笑了!于是,一切都改变了──

工程师们花了$5千元的代价为RICK设计和组装了一部特制电脑,小RICK可以用他额
头部侧面轻轻碰撞接触一个连接开关而控制鼠标器,显示出拼音字母和符号──他
可以与外部世界交流了,用电脑荧光屏与人“说话”了!

当这台电脑被安置好,让小RICK“说话”时,让所有人惊叹感动的事是小RICK“说”
的第一个词语不是“爸爸、妈妈”,而是为他们麻州职业冰球队的欢呼:“GO BRUINS!”
──那一年波士顿BRUINS冰球队夺得了职业冰球(NFL)联赛总冠军!老DICK夫妇骤然
明白了,小RICK和所有人一样在关注着他们的冰球队,他和所有健康人一样:他热
爱体育!!!

……

直到1975年,RICK才得以进入当地的一所公立中学与其他健康孩子一样得到教育了。

当RICK的一个高中同学因意外瘫痪,学校为他组织了公益性5英里长跑募捐活动时,
RICK敲下了:

“爹地,我也想去跑”!

“行”!

从未认真跑过一英里和认真锻炼、整日爱完牌的DICK推着RICK跑了那次5英里义跑活
动。他们是倒数第二名。“结果,我倒跟残废了一样,全身痛了整整两周。可是,
我俩跟得到冠军一样高兴”!



那天彻底改变了RICK的生活和命运──他“说”道:爹地,当我们跑的时候,我觉
得我跟其他人一样,是好好的,一点也不残也不废!

这句话也彻底改变了老DICK的生命!──他变得似乎强迫症一般地迫切地要尽其一
切给予RICK这种感觉。他练开了推着RICK轮椅车的长跑,他如此执着地练,甚至要
参加1979波士顿马拉松赛!当然,他的申请被组委会拒绝了。可DICK并不放弃,坚
持锻炼,参加其他的群众性长跑活动。结果,1983年,他俩的一次马拉松赛成绩竟
然使得他们有资格进入了次年波士顿马拉松赛!而且,他们跑完全程不说竟然进入
前25%!

有人对DICK鼓动道:嘿,老哥们,为何不试试铁人三项?

这可是个巨大挑战:DICK压根儿就不会游泳,何况打6岁以后就没骑过自行车?可是,
老DICK仍旧不信邪,他努力去试。从开始时,跟石头一样入水就沉到能游下全程─
─要拖着用绳子缠在DICK腰上载着RICK的沉重的橡皮船!1985年父亲节那天,这爷
儿俩参加了第一次铁人三项赛,虽然是最后一名,但他俩完成了全程!全家为之欢
呼,这是那个父亲节给老DICK最好的礼物!





当体育记者采访DICK爷俩时,这老爷儿俩已完成212次三项赛,包括4次15小时的夏
威夷铁人三项赛!他们还出国参加有关比赛呢!

想像一下,若是一个年轻汉子在赛途中看着自己被一个拖着已是成人的残疾人的轮
椅或橡皮船赶超过去,一定是很臊得慌的窘迫感觉。他俩从早先开始参加比赛,被
周围人们当怪物看待,没人答理,到后来渐渐得到越来越多人们理解、赞赏和鼓励
支持,现在,当人们看到他爷俩参赛,都会来问候和祝福,当比赛进行中,他们每
超过一个选手,人们都为他俩欢呼和加油,包括被赶超的选手,也由衷地为他们欢
呼加油!为他们鼓劲的啦啦队和参赛选手们会对RICK高喊道:嘿,RICK,再给你老
爷子加把劲啊!



有人曾问DICK:咋不见你自己一个人比赛呢?“没门,要跑,俺爷俩一起跑”!老
DICK答道。他参加这些比赛就是为看到RICK和他一起奔跑、游泳和骑车时那展现在
脸上的天真快乐的笑容!

2005年,老DICK65岁,RICK43岁。这爷儿俩已完成了第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在两
万多赛者中,名列第5083位!要问他俩的最好成绩?1992年的2小时40分──比世界
记录仅多35分钟!RICK敲着电脑骄傲地“说到”:没说的,我爹地是the Father of 
the Century!

下面是这爷俩共同完成的比赛记录:

206次三项(长跑、游泳和自行车赛),其中6次是铁人三项!
20次 Duathlons;
64次马拉松,其中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
78次半程马拉松;
7次 18.6英里;
1次 20公里赛;
34次10英里赛;
27次7.1英里;
8次15公里赛;
204次10公里赛;
143次5英里赛;
4次8公里赛;
15次4英里赛;
92次5公里赛;
6次20英里赛;
2次11公里赛;
……

总计 911次比赛
最好成绩:2:40:47 马拉松
56:21 15公里
1:21:12 半程马拉松
40:27 7.1英里
13:43:37 铁人三项
35:48 10公里
2:01:54 18.6英里
27:17 5英里
59:01 10英里
17:40 5公里
2:10:45 20英里 


1992年连续45天骑车和跑步横越美国大陆3,735英里。

。。。。。。当然,DICK也曾出过一点问题:两年前,他在一次比赛中有过轻度
心脏病发作。医生检查时发现他心脏的一根冠状动脉已经堵塞达95%。医生惊叹道:
如果您不是保持如此良好的体格,你大概15年前就完玩了!

正是从这个角度,DICK和RICK爷俩相互拯救和支撑了对方的生命!

1993年,RICK从波士顿大学毕业,而在毕业仪式后两周,老爷俩又参加了当年波士
顿马拉松比赛。现在,RICK在波士顿学院电脑实验室有着自己的工作──帮助工程
师建造一种代号为“鹰眼”电脑系统──其中包括可以通过残疾人眼球目光移动来
控制的电脑指挥机械系统。他也有着自己的家庭。老DICK也已从美国国家警卫队空
军服役满35年的上校而退役,并尽量争取与儿子有机会多聚一起参加为残疾人的慈
善募捐活动,全国巡回演讲,当然,仍参加比赛──包括2005年父亲节的长跑比赛。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97/16985.jpg

那天晚上,儿子RICK买单和老爹DICK在饭店撮了一顿。当然,RICK最想给他老爹DICK的
绝不仅仅是一顿饭,他想给他那亲爱的DICK老爹一个买不来的礼物。他敲着键盘,
一字一字显示在萤光屏上──

“我最想干的事是:我的爹地坐在轮椅车上,我来推着他这老家伙跑一次”!

。。。。。。



4/4/2008 完稿于 OSU 病理系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编译后记:

撂笔至此,打完最后RICK“说”的那句话,我感觉眼角湿热……。DICK,你那铁一
般的意志和火一样的父爱,感动和鼓舞了千万个有类似残疾孩子的父母,也感动着
更多的健康的人们。

DICK,你不愧被人们赞誉为“这世上最棒的老爹、最壮的男爷们”!──The strongest 
Father!

本文取材于:
Rick Reilly:Sports Illustrated Issue date: June 20, 2005, p. 88
Strongest Dad in the World

Racing Towards Inclusion
by David Tereshchuk
Article courtesy of multi\'merica.com 

http://www.teamhoyt.com/images/hoytbook.jpg

如果您想更多地了解和支持Team Hoyt,请联系:

Team Hoyt
241 Mashapaug Road
Holland, MA
01521
Fax: (413) 245-9554
Email: [email protected]
网站 United cereberal palsy:
Web www.teamhoyt.com







2008-04-05 14:43:58

主题: 嘿,这世上最棒的老爹!
嘿,这世上最棒的老爹!

力刀 (编译)


这是个感动了世上千千万万人们的故事,一个催人泪下但振奋人心的故事。我把它
编译整理如下,希望更多的华人能读到这个动人故事并从中得到一些启示──

他,前美国国家警备队空军上校,老父亲DICK曾85次推着他那残疾儿子RICK的轮椅
车,一起跑完了26.2英里的马拉松长跑比赛、8次一天里不仅推车跑了26.2英里的马
拉松、而且拖着橡皮船游完2.4英里、并带着RICK蹬车骑完112英里的铁人参项赛!
Dick还拖着载着RICK的雪橇完成越野滑雪赛、还曾背着RICK爬山、甚至骑车横穿了
美国大陆!

而瘫痪的RICK可曾给他老爹做过什么?并不多,也没什么──只是救了DICK的老命!


。。。。。。

这个人世间动人的父子之爱的故事发生于麻州的文切斯特市──

四十多年前,当RICK出生时,由于宫内脐带缠绕脖颈造成窒息,大脑缺氧损伤而导
致产后硬性脑痪。当时,医生告诉DICK和他妻子:这孩子只能是“植物人”而终其
一生。并劝告道:把他送到育婴院去吧。

可DICK夫妇俩却不信这邪──他们发现小RICK的眼睛可以跟着他俩在屋里行动而转
动!夫妇俩把他当正常孩子精心抚养。五年后,RICK先后有了两个弟弟。而DICK夫
妇认为RICK的智力并不差于他的正常健康的弟弟。可是,他们带着RICK去学校希望
RICK得到教育时,却一再碰壁被校方拒绝──校方认为他大脑发育障碍无法接受任
何信息,无法与常人一样接受教育和交流!DICK夫妇俩并不气馁,他们自己在家教
RICK字母和拼写。当小RICK11岁时,他俩带着他到TUFT大学工程系请求能否有任何
方法帮助孩子与外界交流。得到的答案是否定的:“没门!”、“这孩子大脑根本
不可能思维和流”!老DICK对那些工程师、教授们说:他会的!不信?给他说个笑
话吧!

工程师们照办了,小RICK咧嘴开心地笑了!于是,一切都改变了──

工程师们花了$5千元的代价为RICK设计和组装了一部特制电脑,小RICK可以用他额
头部侧面轻轻碰撞接触一个连接开关而控制鼠标器,显示出拼音字母和符号──他
可以与外部世界交流了,用电脑荧光屏与人“说话”了!

当这台电脑被安置好,让小RICK“说话”时,让所有人惊叹感动的事是小RICK“说”
的第一个词语不是“爸爸、妈妈”,而是为他们麻州职业冰球队的欢呼:“GO BRUINS!”
──那一年波士顿BRUINS冰球队夺得了职业冰球(NFL)联赛总冠军!老DICK夫妇骤然
明白了,小RICK和所有人一样在关注着他们的冰球队,他和所有健康人一样:他热
爱体育!!!

……

直到1975年,RICK才得以进入当地的一所公立中学与其他健康孩子一样得到教育了。

当RICK的一个高中同学因意外瘫痪,学校为他组织了公益性5英里长跑募捐活动时,
RICK敲下了:

“爹地,我也想去跑”!

“行”!

从未认真跑过一英里和认真锻炼、整日爱完牌的DICK推着RICK跑了那次5英里义跑活
动。他们是倒数第二名。“结果,我倒跟残废了一样,全身痛了整整两周。可是,
我俩跟得到冠军一样高兴”!



那天彻底改变了RICK的生活和命运──他“说”道:爹地,当我们跑的时候,我觉
得我跟其他人一样,是好好的,一点也不残也不废!

这句话也彻底改变了老DICK的生命!──他变得似乎强迫症一般地迫切地要尽其一
切给予RICK这种感觉。他练开了推着RICK轮椅车的长跑,他如此执着地练,甚至要
参加1979波士顿马拉松赛!当然,他的申请被组委会拒绝了。可DICK并不放弃,坚
持锻炼,参加其他的群众性长跑活动。结果,1983年,他俩的一次马拉松赛成绩竟
然使得他们有资格进入了次年波士顿马拉松赛!而且,他们跑完全程不说竟然进入
前25%!

有人对DICK鼓动道:嘿,老哥们,为何不试试铁人三项?

这可是个巨大挑战:DICK压根儿就不会游泳,何况打6岁以后就没骑过自行车?可是,
老DICK仍旧不信邪,他努力去试。从开始时,跟石头一样入水就沉到能游下全程─
─要拖着用绳子缠在DICK腰上载着RICK的沉重的橡皮船!1985年父亲节那天,这爷
儿俩参加了第一次铁人三项赛,虽然是最后一名,但他俩完成了全程!全家为之欢
呼,这是那个父亲节给老DICK最好的礼物!





当体育记者采访DICK爷俩时,这老爷儿俩已完成212次三项赛,包括4次15小时的夏
威夷铁人三项赛!他们还出国参加有关比赛呢!

想像一下,若是一个年轻汉子在赛途中看着自己被一个拖着已是成人的残疾人的轮
椅或橡皮船赶超过去,一定是很臊得慌的窘迫感觉。他俩从早先开始参加比赛,被
周围人们当怪物看待,没人答理,到后来渐渐得到越来越多人们理解、赞赏和鼓励
支持,现在,当人们看到他爷俩参赛,都会来问候和祝福,当比赛进行中,他们每
超过一个选手,人们都为他俩欢呼和加油,包括被赶超的选手,也由衷地为他们欢
呼加油!为他们鼓劲的啦啦队和参赛选手们会对RICK高喊道:嘿,RICK,再给你老
爷子加把劲啊!



有人曾问DICK:咋不见你自己一个人比赛呢?“没门,要跑,俺爷俩一起跑”!老
DICK答道。他参加这些比赛就是为看到RICK和他一起奔跑、游泳和骑车时那展现在
脸上的天真快乐的笑容!

2005年,老DICK65岁,RICK43岁。这爷儿俩已完成了第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在两
万多赛者中,名列第5083位!要问他俩的最好成绩?1992年的2小时40分──比世界
记录仅多35分钟!RICK敲着电脑骄傲地“说到”:没说的,我爹地是the Father of 
the Century!

下面是这爷俩共同完成的比赛记录:

206次三项(长跑、游泳和自行车赛),其中6次是铁人三项!
20次 Duathlons;
64次马拉松,其中24次波士顿马拉松赛;
78次半程马拉松;
7次 18.6英里;
1次 20公里赛;
34次10英里赛;
27次7.1英里;
8次15公里赛;
204次10公里赛;
143次5英里赛;
4次8公里赛;
15次4英里赛;
92次5公里赛;
6次20英里赛;
2次11公里赛;
……

总计 911次比赛
最好成绩:2:40:47 马拉松
56:21 15公里
1:21:12 半程马拉松
40:27 7.1英里
13:43:37 铁人三项
35:48 10公里
2:01:54 18.6英里
27:17 5英里
59:01 10英里
17:40 5公里
2:10:45 20英里 


1992年连续45天骑车和跑步横越美国大陆3,735英里。

。。。。。。当然,DICK也曾出过一点问题:两年前,他在一次比赛中有过轻度
心脏病发作。医生检查时发现他心脏的一根冠状动脉已经堵塞达95%。医生惊叹道:
如果您不是保持如此良好的体格,你大概15年前就完玩了!

正是从这个角度,DICK和RICK爷俩相互拯救和支撑了对方的生命!

1993年,RICK从波士顿大学毕业,而在毕业仪式后两周,老爷俩又参加了当年波士
顿马拉松比赛。现在,RICK在波士顿学院电脑实验室有着自己的工作──帮助工程
师建造一种代号为“鹰眼”电脑系统──其中包括可以通过残疾人眼球目光移动来
控制的电脑指挥机械系统。他也有着自己的家庭。老DICK也已从美国国家警卫队空
军服役满35年的上校而退役,并尽量争取与儿子有机会多聚一起参加为残疾人的慈
善募捐活动,全国巡回演讲,当然,仍参加比赛──包括2005年父亲节的长跑比赛。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97/16985.jpg

那天晚上,儿子RICK买单和老爹DICK在饭店撮了一顿。当然,RICK最想给他老爹DICK的
绝不仅仅是一顿饭,他想给他那亲爱的DICK老爹一个买不来的礼物。他敲着键盘,
一字一字显示在萤光屏上──

“我最想干的事是:我的爹地坐在轮椅车上,我来推着他这老家伙跑一次”!

。。。。。。



4/4/2008 完稿于 OSU 病理系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编译后记:

撂笔至此,打完最后RICK“说”的那句话,我感觉眼角湿热……。DICK,你那铁一
般的意志和火一样的父爱,感动和鼓舞了千万个有类似残疾孩子的父母,也感动着
更多的健康的人们。

DICK,你不愧被人们赞誉为“这世上最棒的老爹、最壮的男爷们”!──The strongest 
Father!

本文取材于:
Rick Reilly:Sports Illustrated Issue date: June 20, 2005, p. 88
Strongest Dad in the World

Racing Towards Inclusion
by David Tereshchuk
Article courtesy of multi\'merica.com 

http://www.teamhoyt.com/images/hoytbook.jpg

如果您想更多地了解和支持Team Hoyt,请联系:

Team Hoyt
241 Mashapaug Road
Holland, MA
01521
Fax: (413) 245-9554
Email: [email protected]
网站 United cereberal palsy:
Web www.teamhoyt.com







2008-04-04 15:36:05

主题: 棒棒: 中医名家批《本草纲目》
中医名家批《本草纲目》

  作者:棒棒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f8a52301008nvl.html

  在网上“研究”《本草纲目》,得到一些非常有意思的逸闻,记于此。

  黄元御(1705-1758),清代著名医学家,尊经派的代表人物,继承和发展
了博大精深的祖国医学理论,对后世医家影响深远,被誉为“一代宗师”(以上
据百度)。这位“宗师”在他的《玉楸药解》里所表达的言论令人惊讶,他认为
在神农、张仲景之后,“后之作者,谁复知医解药?诸家本草,率皆孟浪之谈!”
并赤裸裸的把矛头直指向伟大的医药学家李时珍:“明李时珍修《纲目》,博引
庸工讹谬之论,杂以小说、稗官、仙经、梵志,荒唐无稽,背驰圣明作述之义几
千里矣!”“纪载博矣,而丑谬不经”,虽然没读过他的书,这几句评语却大获
我心,哈哈。

  陈修园(1753~1823),中国清代医学家。学术上尊经崇古,对《神农本草
经》推崇备至,谓其“字字精确,遵法用之,其效如神”。他老人家能看得起的
后世本草,只有同样尊经的《本草崇原》和《本草经解要》等少数药书,除此而
外的本草,在他眼中基本都是垃圾。对李时珍则是深恶痛绝,他说“最陋是李时
珍《纲目》,泛引杂说而无当”,更把《本经》遭受冷落的罪过,都归咎于李时
珍:“自时珍之《纲目》盛行,而神农之《本草经》遂废。”恨不得学秦始皇
“学者必于此等书焚去,方可与言医道”。

  看来古人之愤激者较之棒棒也不遑多让啊,哈哈。



2008-04-04 14:59:27

主题: ssletitbe: Done with CK yesterday
发信人: ssletitbe (letitb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done with CK yesterday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pr 4 13:58:41 2008)

I also took CK yesterday. The 9 hour exam was terrible, and I got acute 
carpal tunnel syndrome when I finally clicked the last button :). Time is 
tight for me, I used to have 15-20 minutes left in my step1, but this time I
only got 10minute to review. I might have marked too many questions, for 
couple blocks, I even didn\'t finish the review. The break time is barely 
enough for me as well, as I have to get out of the room after finishing each
block, otherwise panic attack ensues, so I feel it is amazing that 
Knockingdown even had the luxury to go to a resteraunt for lunch :). An 
unexpected accident happened when I almost finished my 4th block, that all 
computers in my test center got frozen, so we got extra 20 minutes for break
while waiting for them to fix the problem. 

In term of experience, I am a huge fan of Gira, so please refer to her 
experience. In short, that is Kaplan lecture notes + qbanks. I didn\'t listen
or watch any veido or audio material. I also feel practice with lots of 
questions is the key in step2. The real exam is similar to UW. The 2 qbanks 
provide good coverage. My NBME scores have been steady improved with the 
completion of qbanks. Many people don\'t like FA, but I bought the newest 
edition (6th), and I like it, at least it helps me to build up a complete 
structure of the knowledge. Hope this help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245.]



2008-04-04 11:00:01

主题: Cancer:US08
TABLE 8 Trends in the Recorded Number of Deaths for Selected Cancers by Sex, United States, 1990 to 2005.


2008-04-04 10:59:06

主题: Cancer:US08
TABLE 7 Fifteen Leading Causes of Death, United States, 2005


2008-04-04 10:58:08

主题: Cancer:US08
TABLE 6 The Contribution of Indvidual Cancer Sites to the Decrease in Cancer Death Rates, 1990 to 2004


2008-04-04 10:56:14

主题: 大陆医生怪事
(图文)骨科主任遭恐吓 携两柄大铁锤上班 

--------------------------------------------------------------------------------
 大洋网    2008-04-03 20:25:17 
 
佛山市三水区人民医院骨科主任叶茂通过技术改良,并报医院和区卫生局、市科技局等部门立项后,将“自锁折尾钉创新张力带固定治疗髌骨骨折”成功申请为医院建院66年来的第一项国家专利,但其徒弟、同科室医生陈某甲突然向政府相关部门举报,称叶茂生产非法医疗器械,并未经患者家属同意而用于人体。其间,师徒兵刃相见,之后警方、药监部门、区卫生局先后介入调查。3月28日,佛山市卫生局突然再次对叶茂等四人进行处罚,医院随后撤销其一切职务……

事件:医院首次填补无科研专利项目

 
“这个项目填补了医院自建院66年来无专利的空白。”51岁的三水人民医院医生叶茂接受记者采访时说。他之前一直是三水区人民医院骨二科负责人、副主任医师,是1992年医院从江西将其以人才引进。

叶茂介绍称,自己被撤职处罚源于其三年前承担医院2005年至2007年佛山市科技攻关项目“自锁折尾钉创新张力带固定治疗髌骨骨折”。该科研项目2005年由三水区医院申报,经区卫生局、科技局和佛山市科技局批准,2007年顺利结题,同时取得《实用新型专利证书》和《外观设计专利证书》两项国家专利,并有论文在国家刊物上发表。

此后不久,有人向卫生、药监部门举报,称“叶茂非法生产医疗器械及非法进行医学试验,问题的严重性一下子引起了各级政府的关注”。

举报:生产医疗器械及医学实验非法

举报叶茂的正是叶茂之前所带的徒弟,后来成为骨二科副主任医师的陈某甲。2007年7月份,陈某甲以“叶茂利用自己是科室负责人,极度打压本人业务技术发展,妄图进行技术垄断”,向上级举报叶茂非法生产医疗器械及非法进行医学实验。

记者调查了解到,从2005年项目立项到2007年结题,叶茂所在的科室共为20名患者进行了手术,根据医院和政府相关部门调查的结果看,“患者恢复良好,没有并发症”。记者联系到两名术后的患者罗某和邓某,两人的回答是“还可以”。

举报后1个月左右,三水区药监局以“使用了未经国家有关部门审批的医疗器械”对医院做出了3.6万元的罚款,收缴了全部的改良医疗器械;8月14日,卫生局作出对叶茂停止医师执照半年的处罚决定,但因临上手术台的叶茂拒绝签字而不了了之;12月27日,在多个部门协调下,佛山市卫生局对叶茂作出口头批评。但从2007年7月后,这个新改良的项目还是停止了。

处罚:警告处分4名骨科医生

今年3月28日,佛山市卫生局下发一份行政处罚告知书,包括叶茂、陈某甲在内的四名骨科医生均受到警告处分。告知书以叶茂在医师执业活动中“使用未取得医疗器械产品生产注册证书的‘自锁折尾式钉’”和“对患者进行实验性临床医疗时未征得患者本人或者其家属同意”,拟对其作出警告处罚。但这份决定被叶茂拒绝签收。

告知书明确4名受到处罚的医务人员可以在4月3日前提出申诉。但就在3月29日,医院突然召集各部门负责人,宣布“接上级指示”免去叶茂科室负责人职务。叶茂再次提出强烈抗议,他认为:“这是一份越级处罚,且在三水区卫生部门已经对该事情有定论后再处罚是坚决不可接受的!”

积怨:“徒弟”持刀闯办公室扬言弑师

根据叶茂的讲述显示,陈某甲在2006年至2007年之间,先后出现多次违章违纪违规行为,最为严重的是曾经出现“见死不救”的情况。叶茂先后5次找他谈话,但没有效果。随后,作为负责人的叶茂不再安排陈的工作,由此两人有了积怨。

此后,陈某甲开始向各部门反映情况,举报叶茂非法生产医疗器械及非法进行医学实验,两人的私人矛盾激化。

叶茂提供的材料显示,去年9月30日上午10时,陈某甲持1米多的长刀冲进科室中,扬言“如果不安排他的工作,将会杀人”。所幸被科室其他同事拦住而没有出现意外,警方随后也介入并立案调查。

此后,此类恐吓言语多次出现,从那时候起,叶茂开始每日带着两柄大铁锤上班。

“徒弟”:违章违规违纪之说属实

4月2日下午4时30分,记者电话联系陈某甲医生,对于叶茂说他多次出现违规违纪违章的说法,陈表示“属实”,但他认为,即便是这样,自己是可以改正的,但叶茂之后就想“搞”走他,毁了他的前途。而对于持刀扬言要杀人的说法,陈某甲不置可否地表示:“让他拿出证据来!”但记者随后从医院多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务人员口中得到证实。

记者随后从陈某甲向上级反映的举报信中看到,除了非法生产医疗器械和进行临床试验,还有一条至关重要的信息:“在很多患者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实验后,出现膝关节疼痛、创伤性关节炎、术后非法器械出现松动等不适”。

“现在只是撤职,远远没有达到我的要求。”陈某甲表示。

对话叶茂:

记者:别人说你的医疗器械在小作坊里生产属于非法生产?为什么没有到药监部门审批呢?

叶茂:那不是生产,是加工改良。这个环节都是经过医院同意的,三水区没有一家有生产医疗器械资质的企业,我找到一家正规有加工资质的模具生产企业进行加工后入库,需要时经过器械科批准拿出来,消毒后进行手术。

对于审批,这是个认识上的问题,到底什么时候去审批,由谁去审批,到现在大家认识都不同。或许结题后就应该去审批,但处罚已经一个接一个下来了,这个新的项目就再没有应用了。

记者:处罚事先告知书认为你在临床应用过程中,没有征得患者本人或者家属同意?

叶茂:不可能。每个手术之前,都要征得患者本人或家属同意,他们是要签字的。有人说我这些产品,是在病人身上实验,我已经说过了,这不是新产品,只是改良。

佛山市卫生局:处罚叶茂完全合法

昨日下午5时,佛山市卫生局相关负责人及该局法律顾问一行五人共同约见本报记者,对这起因“创新医疗机械”而引起的纠纷作出回应,并就该事件的调查结果及争论焦点向媒体说明。

焦点一:使用该医疗器械是否违规

佛山市卫生局法律顾问高劲松称,根据国家相关规定,叶茂所研制的医疗器械,必须先向药监部门进行申报,然后才能生产出来,并到省卫生行政部门指定的医院进行临床试验,试验成功后才能进行批量生产,并最终用于临床使用。而叶茂并未走完相关程序。

焦点二:是新产品还是仅仅加工改良

至于叶茂制造改良医疗器械的行为到底是非法生产还是仅仅如他所说的是“加工改良”,高劲松表示,叶茂的这个项目已经获得国家专利,而专利具有新颖性和创造性。这都说明,叶茂加工改良的是一种新的产品。

焦点三:是个人行为还是职务行为

经过调查,在该项目为取得科研立项之前,叶茂就已经使用该医疗器械为一名患者进行过手术,这明显是其个人行为。而随后的违规使用行为,得到院方的批准,应该算作职务行为。



2008-04-03 19:11:17

主题: bostonclear: My Preparation and Experience of CS
发信人: bostonclear (li),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CS检查鼻腔是用那个耳镜略微放进鼻腔看还是就用小手电照一下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pr 3 18:50:50 2008)

Upon dok\\\'s request, let me share a little about my preparation of CS. But 
they are just my personal understandings, dont assume they are right, after 
all, USMLE havent proofread it :) 

1. Time:
when pratice, time 12-13 mins, leave 2-3 mins as the time for entering door,
walking in, washing hands or recovering from panic et al ... 6 min history 
taking, 1-2 min summerizing afterwards, 3-4 mins physical, 2-3 min closure.
Almost all ppl I know who failed CS have time management problem, you get to
practice to just KNOW it\\\'s time to move on to next step ...

2. History;
Dont ask too much, focus on C/O, many wasted too much time on this ... 
routing Qs should be around C/O ... remember u only have 6 mins

3. Summarized after history and ask if pts want to add/correct anything u 
got; many of them told me what I missed or got wrong ... they all looked at 
note when I was writting ...

4.Physical:
Talk and explain what you are doing while examing, no need to do too much, 
but do mention what u intend to do and the purpose, so u will get credit;

5. Closure:
Very important, u need to show u did learn something after all above; also 
show ur person concern about pts general being; give general advices about 
food/excise/offer help/offer useful info ... closure is also time to make up
ur mistakes .... this seems to be the weakest link for CMGs ... I practice 
this by myself a lot

6. Pay attenion to details:
The way u walk, where u stand, how to make eye contact ... practice and look
other practice helps a lot ....

7. Mentally ready for unexpected:
Pts may challenge u with Qs/behavor u never prepared for, dont panic, be 
honest (say u will check with attending and get back to them later, the 
worst), pause a while to recollect and move on to next stage ... if u screw 
up one case, dont panic when write pt, dont think about what u miss when 
write, think about what u got ...


Hope it will be hepeful for others, good luck!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163.]


发信人: kickout (kickout),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CS检查鼻腔是用那个耳镜略微放进鼻腔看还是就用小手电照一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pr 3 23:14:50 2008)

My two cents, unless you are ABSOLUTELY sure that you can handle the 
computer format very well, don\'t use the keyboard, just use pen and paper. 
You know, if you begin one case report with computer, you have to finish it 
with computer, though you may change to pen and paper for next case. Do you
wanna take the risk while you are extremely nervous? My answer is no.

BTW, as I said previously, for CS, there are three most important tips: 
speak everything clearly, do everything gently, and not forget wash your 
hands seriously. Furthermore, before knocking on the door, make a deep, 
deep breath, it does help. oh, one more thing, I recommend the Listerine 
breath strips, the pocket size, take one slip before each case, it can 
firstly fresh your breath, and secondly keep you cool in mind.

Good luck for everybody taking CS.


【 在 pokemon (poke) 的大作中提到: 】
: 问过来人一个小问题:
: 如果type PN,并采用第二个例子的格式,这样的话,每行字不多,但要写很多行,到
: 时候电脑上的表格让写这么多行吗?考试时的status bar只计字数,不计行数吗?
: 多谢!



--


 
发信人: Lancet2008 (麦叶刀),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CS检查鼻腔是用那个耳镜略微放进鼻腔看还是就用小手电照一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pr 3 23:20:57 2008)

Only words, not lines, counted.

One suggestion when typing: using \"Caps Lock\" and typing all in capital 
letters will save your time. I did so.

【 在 pokemon (poke) 的大作中提到: 】
: 问过来人一个小问题:
: 如果type PN,并采用第二个例子的格式,这样的话,每行字不多,但要写很多行,到
: 时候电脑上的表格让写这么多行吗?考试时的status bar只计字数,不计行数吗?
: 多谢!




 
发信人: bostonclear (li),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CS检查鼻腔是用那个耳镜略微放进鼻腔看还是就用小手电照一下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pr 4 00:25:38 2008)

pokemon: I dont know the answer, I never tried to use computer for pt ....

also, as kickout mentioned, I also spent 20-30 secs before entered the door.
List 3-4 differitials based on c/o, for each dignosis, list one or two 
major dignosis citeria, list physical exams I should do for that ... do 
these to avoid forget obverious, esp when unexpected happened and ur brain 
just go blank, this will be very helpful to fell back on .... 

another thing I want to mention is, when u really do the test (not when 
pratice), once enter the door, trust ur instinct, dont go through list in ur
mind constantly (use the time when u wash hand to recollect if u ask all u 
need, if u missed anything, ask during physical exam) .... the reason is, u 
have to REACT to everything pts says, u wont do that if u r constantly 
thinking, the pts will notice u r not listening with heart, just as we can 
sense someone is 心不在蔫, I feel this is a big reason for failing in 
communication --- dont u hate when someone look at u with an empty eye and u
know he is thinking about something else? I noticed this once when I 
practiced with a friend and he said \"I felt u r looking AT my eye, not INTO 
my eye\", dont do that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163.]


 
发信人: sweetie (甜饼饼), 信区: MedicalCareer


Can anybody please tell me where to practice PN on computer for CS?
I prefer computer notes because my handwriting is not so good.

Thanks!!
--

 
发信人: lewtin (麦地嘭嘭响),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CS检查鼻腔是用那个耳镜略微放进鼻腔看还是就用小手电照一下鼻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Apr 4 14:43:42 2008)

这--

http://www.usmle.org/Orientation/2008/PatientNote/EntryFrame.htm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9.59.]



2008-04-03 17:27:35

主题: Morningmoon: My Pathology Observation Thoughts and Experiences at OSU
My Pathology observation thoughts and experiences at OSU

                        Morningmoon




1. Overwhelming first day of observation

11:50pm, I laid in bed exhausted physically yet still exciting mentally, what a rich and overwhelming day! I’ve seen so much, heard so much and learned so much…. And I cannot help to write some of my thoughts today – for a memorization of my first day and first step into the real world of pathology!

First of all, the facilities and equipments in Surgical Pathology dept in OSU are so amazing. When I first entered the grossing and frozen section room, I saw several staff busy with processing various samples, colon, breast, bone, kidney, etc, yet I didn’t feel anything abnormal, then I suddenly realized how come there’s no smelling at all with all the fresh or formalin soaked human tissues in the room? The answer is that they have a really strong vacuum system over each bench which continues working and keeping the air in the room fresh. In the grossing area, each bench is equipped with a LCD as well as a microphone hanging over the wall, so very convenient for the pathologist assistant to do grossing while referring to the patients’ complete record in the computer and then give the dictation over the microphone at the same time. The other area is for frozen section, a bench for sample processing and several section machines, a microscope with large LCD display for the pathologist to read and demo the slides. Convenient, organized environment leads to efficiency and pleasure in work.

All the peoples are really nice here, from the attending physician, PA to office staffs. Dr He showed me around, went through all the paperwork with me and gave me really useful suggestions on how to make a good start and get the maximum of every valuable day here. He and another Chinese attending also showed some interesting cases and talked about some basics of reading slides under microscope to make diagnosis, grade, prognosis, etc. The Pathologist assistants here are all well-trained, I’ve learned a lot with them by watching them doing the grossing and frozen section. They are also very nice to offer me help and answer any questions I asked no matter how basic it may sounds to them, one of them is so kind that she even taught me how to operate the frozen section machine and let me practice on some useless samples. When I watched them to do it, it seems very easy, however, it turns out to be so difficult when I try to do it by myself. So never look down any tiny stuff without your own experience, my first lesson today.

My second lesson is to find myself not able to correlate the medical knowledge with the real world, which is somehow frustrating. Although I got pretty good step1 and 2ck scores, when I watched the attending in charge of frozen section read slides, decide whether malignant or benign and release report in just several minutes, I realize how far away I am from a real pathologist. The truth is I even didn’t look clearly at the samples, I have no clue at all what cell and tissue it is and I was thinking to myself to switch to a high power of microscopy, the attending has finished reading, dialed to the OR telling the results. Oh my goodness, that’s done? My brain still is complete blank. So lesson 2 today, steps score means nothing if we cannot transform the knowledge into the real world. There’s just so much to learn, to absorb and to digest.  

What a day! My first day observation in pathology real world, I know I still have a long long way to go ahead, yet I look forward to step onto this journey full of excitement, versatility and challenge. I know I will get to the endpoint one day and look back all my previous footprints to be proud of myself.  For that day to coming, I tell myself – good start, work hard and keep going! 


2. Autopsy – how scare could it be?

Pathology has become a more and more competitive specialty nowadays, even for American medical students due to its better lifestyle and reasonable income. Here in OSU pathology dept., 12 out of 14 residents are AMGs with the remaining two being the CMGs. However, it still opens its door more widely than all other specialty to us old CMGs with some research experiences. I know many CMGs are considering applying for Pathology program just like me myself, yet one major concern hesitating some of us, especially females without previous pathology experience, is autopsy. Autopsy, how scare could it be? Am I able to do it? Will I feel extremely uncomfortable? With all these doubts, I watched first autopsy on the 3rd day of my observation.

It came unexpected, just when I was in the FS room observing around noon, Dr He told me there’s a body arriving and we then hurried to the autopsy room. On the way there – a long underground tunnel, I started to feel a little anxious, all my previous related experiences were in medical school studying human anatomy, which is a long time before. Then we reached the place, a bright, spacious room with music. It’s a bit stinkier than grossing room, but after completely equipped by wearing the face mask, cap, shoe cover and protective clothes, I feel much better. Two autopsy staff, one first year pathology resident and a PA student were already there. The body was kept fresh in freezer for 1 day, with face and private area of the body covered with some cloth.  No time to think more, the autopsy started. It was a complete autopsy, which means all internal organs are to be taken out for pathology analysis. The procedure was that the 2 autopsy staffs opened the body and took out the various internal organs in one piece and then passed on to the resident and PA student to check if there’re any major abnormalities, resect some typical areas and send for histology analysis later, then fill a form/report. It sounded simple, however, time flied by without being noticed when it’s done. Quite a physical challenge to me – near 5 hours’ standing up and keeping still most of the time.

Honestly, I did feel a bit uncomfortable and nausea during the first hour, it’s lucky I didn’t have my lunch before otherwise I may throw up. However, those feeling disappeared little by little as time went by. Especially after all the organs were taken out and the resident started to check the abnormalities, my mind was then occupied more by paying attention to the pathologic change of the organs. The resident was also a very nice one who explained to me each of his step and answered every of my questions. He also told me that autopsy is one of the rotations during 1st year of residency, the board requirement is at least 50, he’s already done more than that and I can see he’s really very familiar now.

I was totally exhausted after observing a whole afternoon’s autopsy, but I am very happy I went through it and get rid of my previous concern. I don’t think anyone will really enjoy it, but it’s also not that scaring. One may feel uncomfortable during 1st time exposure, but I believe it could be overcome with our strong nerve and will, which we all have at the moment we determined to fulfill our dream – being a Chinese physician in US.     



3. Some thoughts at the end of my observation in Pathology

Before typing this topic, I read again the previous ones I wrote when I just started my observation, I could recall the excitement, anxiety and ignorance at that time. Now approaching the end of observation, the initial excitement and anxiety both faded, my knowledge in Pathology is still poor, so what have I gained? I would say: determination and confidence. I would like to share some of my thoughts with any of us CMGs who will find it helpful.

First of all, I will suggest anyone considering Pathology residency program to do an observership before application, particularly those without previous working or research experiences in pathology like me myself. Before the observation, my whole understanding of pathologist’s life is through internet and consultation with friends who’s in this field. However, just like an old Chinese saying, hearing a hundred times is inferior than seeing one time. Only by observation could one better understand a pathologist’s job scope, daily routine, responsibility, and so on, thus decide whether you fit into this specialty or not and if you would like to commit yourself to choose pathologist as a life-long career. Different people have different view of point. For me, I favor more in a better lifestyle – pathologist work in regular hours, rare night calls and don’t have to round at weekends, just perfect for one who want to balance both career and family. Pathologist deals with other medical professionals instead of patients, which is very straightforward – another gain point in my view. However, most time pathologist sits before the microscope for hours to read slides and sign out cases, some may find it boring, but for me it’s much better than rushing to wherever place whatever you’re doing whenever a blue code is called. So again, it’s totally personal decision, interest plays a very important role. 

Secondly, I think doing an observation will booster one’s confidence in future interview greatly. Although it’s not possible to master a vast amount of knowledge in pathology in such a short time, I did acquire a lot common sense, basic rules and general guidelines in various fields of pathology. This definitely helps in writing personal statement, and I am sure it should also help if I will have any interview in pathology program in future – I will be more confident sitting before the PD, knowing what they’re talking, what are the questions I should ask, and what are the most important qualities they are looking for.

Finally, I am so grateful for this observership opportunity all thanks to Dr. He. I tried my best to perform well. This is such a valuable chance for me. I am one in the category without any internal connections, no US PhD – so no home school here. I am sure there’re a lot CMGs with similar background as me. It’s really hard to get an observership without knowing any internal persons. My experience is to try the best to improve any other qualities or credentials you can control including steps scores, oral English, and then don’t miss any chance to build a connection, so whenever a chance appears to you, be ready to grab it. 

My observation in pathology ends, this experience will be a big plus for my application for sure, I really hope I can make it next year, and wish everyone of you reading my writing – to fulfill your dream one day!



2008-04-03 12:48:11

主题: madmice: 我是如何精神抖擞地熬夜准备USMLE的?
发信人: madmice (麦地至尊宝),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step 1准备中,求大家激励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20 17:31:42 2008)

我准备的时候和你一样,吃好饭眼睛都睁不开。

我的办法是在地板上睡觉。

老婆问干嘛不上床睡觉。答曰:地上睡的很不舒服,半个小时,肯定能醒。呵呵,醒了
再看,就好多了。


挺过来就行了。明年看你的了!


--
※ 修改:·madmice 於 Mar 20 17:32:35 2008 修改本文·[FROM: 152.16.]


发信人: fatsy (fatsy),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step 1准备中,求大家激励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15 12:43:11 2008)

全职phd,最近做实验每天都累得要死,吃好饭看书眼睛都睁不开了,一定要去睡觉,
醒来都是已经晚上10点多了,每天都只能看2小时不到,喝了咖啡又失眠,第二天没有
办法工作,每次睡过都很内疚,可死撑着看书又没有一点效率,UW买来2个月了才做了
一半。每天都活在自责中,我该怎么办哪!大家拿砖头砸我吧!很佩服那些全职考了99
的。



2008-04-03 11:46:32

主题: Cancer:US08
TABLE 5 Trends in Cancer Incidence and Death Rates for Selected Cancers by Sex, United States, 1975 to 2004


2008-04-03 11:26:06

主题: Cancer:US08
FIGURE 5 Annual Age-adjusted Cancer Death Rates* Among Females for Selected Cancers, United States, 1930 to 2004.

*Rates are age-adjusted to the 2000 US standard population.

Uterus includes uterine cervix and uterine corpus.

Note: Due to changes in ICD coding, numerator information has changed over time. Rates for cancers of the uterus, ovary, lung and bronchus, and colon and rectum are affected by these changes.

Source: US Mortality Data, 1960 to 2004, US Mortality Volumes 1930 to 1959, 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06.



2008-04-03 11:17:23

主题: Cancer:US08
FIGURE 4 Annual Age-adjusted Cancer Death Rates* Among Males for Selected Cancers, United States, 1930 to 2004.

*Rates are age-adjusted to the 2000 US standard population.

Note: Due to changes in ICD coding, numerator information has changed over time. Rates for cancers of the lung and bronchus, colon and rectum, and liver are affected by these changes.

Source: US Mortality Data, 1960 to 2004, US Mortality Volumes, 1930 to 1959, 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06.



2008-04-02 18:06:07

主题: Cancer:US08
FIGURE 3 Annual Age-adjusted Cancer Incidence Rates* for Selected Cancers by Sex, United States, 1975 to 2004.

*Rates are age-adjusted to the 2000 US standard population and adjusted for delays in reporting.

Source: Surveillance, Epidemiology, and End Results (SEER) Program (www.seer.cancer.gov). Delay-Adjusted Incidence database: \"SEER Incidence Delay-Adjusted Rates, 9 Registries, 1975–2004.\"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DCCPS, Surveillance Research Program, Statistical Research and Applications Branch, released April 2007, based on the November 2006 SEER data submission.



2008-04-02 18:04:56

主题: Cancer:US08
FIGURE 2 Annual Age-adjusted Cancer Incidence and Death Rates* for All Sites by Sex, United States, 1975 to 2004.
*Rates are age-adjusted to the 2000 US standard population. Incidence rates are adjusted for delays in reporting.

Source: Incidence—Surveillance, Epidemiology, and End Results (SEER) program, (www.seer.cancer.gov). Delay-Adjusted Incidence database: \"SEER Incidence Delay-Adjusted Rates, 9 Registries, 1975–2004.\"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DCCPS, Surveillance Research Program, Statistical Research and Applications Branch, released April 2007, based on the November 2006 SEER data submission. Mortality—US Mortality Data, 1960 to 2004, 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2006.



2008-04-02 18:03:24

主题: Cancer:US08
TABLE 4 Cancer Incidence Rates* by Site and State, United States, 2000 to 2004

http://caonline.amcancersoc.org/cgi/content/full/58/2/71/T4



2008-04-02 13:15:39

主题: lzumc2008: 我的step 1考试经验
发信人: lzumc2008 (麦地MyHoney),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菜鸟的step 1考试经验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Apr 2 10:42:22 2008)

今天拿到成绩,221/92,是个菜成绩,但是我已经很满意了,虽然不是99,但我知足了:-)写
点经验,给那些想考99的一点我的经验教训,希望你们大家都能考个99!

准备考试是从去年四月初才开始的,但是从去年thanksgiving一直到new year,都不幸生
病了,再加上holliday,哦,我也很贪玩,就没有怎么好好看书,荒废了一个多月,还把考试
给延到March,11. In a word,总用时将近11个月.PHD学生.

April, 2007到2008新年,每周看书到概28小时,每周末都要去mall shopping,呵呵,浪费
了不少看书的时间. 

从2008新年后到考试那70天里,每周看书42小时,我还在PHD上学,所以不是全职看书,每
周还要去饭店做bartendar,所以每周还要打工16个小时.现在想象,如果不打工,也许会
考的更好,可是这个成绩我已经很满意了.

考前7周做了NBME1/216,考前5周NBME3/大约205分,考前3周NBME2/209,考前一周NBME4/
216,考前5周,USMLE CD上的第一套题50题,错了13题,考前5天,USMLE CD上的第2套题50
题,错了12题;考前三天,USMLE CD上的第3套题50题,错了12题.呵呵,我的这些模拟题成
绩可真菜啊,可是最后成绩是221/92.

复习用书: 
Goljan pathology review:建议大家去买这本书,不要用打印的版本(我看了一遍),书店
有卖的,第二版吧,很不错,我买来后,看了一遍

Goljan pathology audio,听了两遍半.第一遍的时候真糟糕,听不懂,边听边看那个
goljan的打印版的notes,后来听第二遍的时候,感觉好多了.

Kaplan notes系列: physiology,behavirial science, biochemistry, pharmacology,
microbiology. Anatomy那本大书中的histology,embryology部分,gross anatomy只看
了两章.


其他用书: High yield: neuroanatomy.
因为我以前修过gross anatomy, histology, embryology, neuroanatomy,biostistics
,physiology,所以这些书就只看了一遍,其他的都看了一遍后,开始做kaplan q bank,结
果很不理想,又把书给看了一遍.

Kaplan Q bank去年9月就做完了,55%正确率,然后做UW,UW做了有1200题目,可是UW越做
越差,在11月份,就停了UW,正好又生病,就没有怎么看书和做题.生病期间还是复习了点
书,本来考试安排在12/21的,只好延期到03/11.

过了新年后,因为又看完了一遍书,再接着做UW,感觉好多了,最后UW在考前两周给做完了
,只有57%的正确率.

关于FA,我大概去年就看了一遍,然后今年又断断续续的看,在考前,FA总共看了有3-4遍,
感觉FA只能cover 75-80的内容,我的真正考题里,很多知识点都是kaplan notes以外的,
题目很长,生化,细胞生物考的很偏,我到现在都记得有好多题目我都不会,复习资料里没
有的,药理和生化考了好多图和表的题目,病理整个儿就是综合起来,多器官,多系统,看
的我眼花,分不清这人到底是那里病了,觉得case里哪个器官都有病.还想提醒一下,我的
考题MRI,CT很多,5 question per block,而且题目很长,觉对比NBME样题难,我时间紧紧
巴巴的,first block has 5 minutes left, 2nd block has 14 seconds left, all 
the left blocks I only have 1 or 2 minutes left.

我基本上每个block中间都休息一下,那个center只有一个厕所,还是男女共用的,等着上
厕所,可真烦人.还有我考试,过度紧张,有7-8题,会做的,脑袋都不思考了,都给做错了.
平均每个block mark了有15题是我肯定拿不准的.我考试那天,胃肠道反应很强烈,就象
孕妇怀孕初期时常呕吐一样,我也是的,好在我的电脑在拐角,我就在那,一边做题,一边
干呕,哎,现在想想,当时的情景,真可怜,还好,都成为过去了.

考完试,心情糟糕透顶,想这今天如果成绩不好,我就去撞墙.昨晚和LD睡觉前在床上chat
了一会儿,LD很善解人意,不论我将来在职业上做出什么选择,她永远会尊重我的意见,并
支持我的意见. 

最要感谢的是我的LD,I love you so so so much!

还有家人,妈妈,岳父母亲的大力支持和这里朋友的鼓励.

希望后来人,想考99的,从我这里得到点教训,就是我还是投入的时间少了点,如果每周那
16个小时打工的时间也能用来学习,也许就不会是92分了,还有一点,就是第一遍看书的时候,要细致点,不要囫囵吞枣,如果每晚能再抽出点时间briefly review一下当天所复习的知识,可能效果会更好.anyway,我很happy了,绿卡也拿到了,妈妈也快过来了,现在要好好努力准备CS,and CK,还要写第二篇文章,今年7月份PHD一定要毕业.不祈求别的什么了,平安吧,平安是福!

导师今天从日本开会回来了,趁他高兴,和他坦白了所有的事情,导师很理解我,因为他以前的学生最后都去做了医生,他希望我的PHD经验以后能在我的临床工作中带来一定的帮助,问了我,是不是需要他写申请皮肤科的推荐信,导师认为皮肤科很难,但是也不能give up,还有就是导师认为neurology比internal medicine更适合我. 不管怎样,白天在实验室,好好工作,争取把PHD给早点拿到.


最后祝福这里所有的朋友们,付出总会有回报,我们既然踏上这条船,就没有退路了,只能
坚强的走下去,祝大伙好运!!!


--
※ 修改:·lzumc2008 於 Apr 2 12:47:58 2008 修改本文·[FROM: 192.231.]



2008-04-02 10:34:06

主题: Cancer Statistics, 2008
Cancer Statistics, 2008


Ahmedin Jemal, DVM, PhD, Rebecca Siegel, MPH, Elizabeth Ward, PhD, Yongping Hao, PhD, Jiaquan Xu, MD*, Taylor Murray and Michael J. Thun, MD, MS 
Dr. Jemal is Strategic Director, Cancer Surveillance, Department of Epidemiology and Surveillance Research,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Atlanta, GA. 
Ms. Siegel is Manager, Surveillance Information Services, Department of Epidemiology and Surveillance Research,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Atlanta, GA. 
Dr. Ward is Managing Director, Surveillance Research, Department of Epidemiology and Surveillance Research,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Atlanta, GA. 
Dr. Hao is Senior Epidemiologist, Surveillance Research, Department of Epidemiology and Surveillance Research,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Atlanta, GA. 
Dr. Xu is Epidemiologist, Mortality Statistics Branch, Division of Vital Statistics, 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Hyattsville, MD. 
Mr. Murray is Manager, Surveillance Data Systems, Department of Epidemiology and Surveillance Research,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Atlanta, GA. 
Dr. Thun is Vice President, Department of Epidemiology and Surveillance Research,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Atlanta, GA. 

Published online through CA First Look at http://CAonline.AmCancerSoc.org. 


Each year, the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estimates the number of new cancer cases and deaths expected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the current year and compiles the most recent data on cancer incidence, mortality, and survival based on incidence data from the National Cancer Institute, 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 and the North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Central Cancer Registries and mortality data from the National Center for Health Statistics. Incidence and death rates are age-standardized to the 2000 US standard million population. A total of 1,437,180 new cancer cases and 565,650 deaths from cancer are projected to occur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2008. Notable trends in cancer incidence and mortality include stabilization of incidence rates for all cancer sites combined in men from 1995 through 2004 and in women from 1999 through 2004 and a continued decrease in the cancer death rate since 1990 in men and since 1991 in women. Overall cancer death rates in 2004 compared with 1990 in men and 1991 in women decreased by 18.4% and 10.5%, respectively, resulting in the avoidance of over a half million deaths from cancer during this time interval. This report also examines cancer incidence, mortality, and survival by site, sex, race/ethnicity, education, geographic area, and calendar year, as well as the proportionate contribution of selected sites to the overall trends. Although much progress has been made in reducing mortality rates, stabilizing incidence rates, and improving survival, cancer still accounts for more deaths than heart disease in persons under age 85 years. Further progress can be accelerated by supporting new discoveries and by applying existing cancer control knowledge across all segments of the population. 


CA Cancer J Clin 2008; 58:71-96 
doi: 10.3322/CA.2007.0010 
© 2008 American Cancer Society

http://caonline.amcancersoc.org/cgi/content/abstract/58/2/71



2008-04-02 10:10:43

主题: Cancer:US08
TABLE 3 Age-standardized Death Rates for All Cancers Combined, 2000 to 2004, and Estimated Deaths* from All Cancers Combined and Selected Sites by State, United States, 2008

http://caonline.amcancersoc.org/cgi/content/full/58/2/71/T3



2008-04-02 10:09:08

主题: Cancer:US08
FIGURE 1 Ten Leading Cancer Types for the Estimated New Cancer Cases and Deaths, by Sex, United States, 2008.

*Excludes basal and squamous cell skin cancers and in situ carcinoma except urinary bladder. Estimates are rounded to the nearest 10.

http://caonline.amcancersoc.org/cgi/content/full/58/2/71/F1



2008-04-02 10:06:46

主题: Cancer:US08
TABLE 2 Age-standardized Incidence Rates for All Cancers Combined, 2000 to 2004, and Estimated New Cases* for Selected Cancers by State, United States, 2008


http://caonline.amcancersoc.org/cgi/content/full/58/2/71/T2



2008-04-02 10:03:39

主题: Cancer:US08
TABLE 1 Estimated New Cancer Cases and Deaths by Sex, United States, 2008*


http://caonline.amcancersoc.org/cgi/content/full/58/2/71/T1



2008-04-02 06:35:04

主题: FMG Matched
Percent Matches by Rank Number (Non-U.S. Senior Applicants, FMGs)

Contact:

Nicole Buckley
202-828-0041
[email protected]
www.nrmp.org



2008-04-02 06:33:31

主题: AMG matched
Percent Matches by Rank Number (U.S. Senior Applicants, AMGs)


Contact:

Nicole Buckley
202-828-0041
[email protected]
www.nrmp.org



2008-04-02 06:09:04

主题: BioStar: 也谈谈生物医学类专业朋友们的职业选择
也谈谈生物医学类专业朋友们的职业选择

http://biostar.blog.sohu.com/83235747.html



做生物医学这一行,从国内出来的,无非两大类:一类是国内医学院毕业的,一类是国
内非医学院校生物系毕业的。
这两类人,到美国第一站,也无非两大类:一类是读学位,一类是进实验室做访问学者
或博士后。没听说过到美国就开业行医的。

所以这美国第一站,可以说把所有人拉到同一起跑线上,谁也甭瞧不起谁。

在这起跑线上一起跑,四周一看,才明白:原本以为咱渡海留洋,好歹也是个精英,原
来不过是挤在人家供过于求的冷门行业人才市场上,做廉价劳动力呢!
于是,心理开始不平衡,“穷则思变”了。

这个时候,国内背景的差别,才开始左右人生职业走向。

通常讲,
A)国内生物系毕业的,要么在国内就拿了博士,来美直接做博士后;要么是国内名牌
大学本科毕业或在读研究生,考了托福GRE,拿了全额奖学金(如果您想想美国人趋之
若鹜的金融,法律等行业几乎从来不给留学生全奖,您就会明白拿全奖意味着什么了)
,来美做博士生。这类人虽说水平素质能力有高有低,但基本上都在国内学生时代有过
身为高材生的历史,所以自我感觉较好,同时由于主要人生经历在校园里渡过,往往多
少有点理想主义。

这些人的走向大致有以下几种:

1)执著热爱科学事业,天资和机遇都有的,若干年后,成为美国大学TENURE TRACK助
理教授,一生从事科学研究。不幸的是,这类人是凤毛麟角。

2)执著热爱科学事业,天资和机遇至少缺一的,则一直在实验室里做下去,最高可以
做到RESEARCH ASSISTANT PROFESSOR,虚衔,不属于正式教职工编制,实验室老板发
工资。这类人占相当部分。

3)热爱科学研究,但不太执著的,就纷纷到生物技术或制药公司求职。几年来美国生
物技术及制药类就业市场供远远大于求,所以成功者虽比第1)类多得多,但也还是少
数,不成功者则暂时在第2)类蓄势待发。

4)不热爱科学研究的,改行。这类人也占相当部分。

可以看出,国内生物系毕业的,几乎在美国没有从事医疗行业的机会。只有一个例外,
就是极少数,拿到绿卡后,考入美国医学院读MD,和美国人中的竞争优胜者重头比高低
。这类人绝对是牛人。是第4)类里的极少数。

B)国内医学院毕业的,无论是来自协和还是非重点医科院校,无论是本科毕业还是博
士毕业,一跨进美国,头上就顶着一个MD的头衔。这就意味着,这一类朋友,除了上述
四类选择外,还多了一个美国人自己需要挤进名牌大学做优等生,再花费巨资学费,经
历残酷竞争读四年医学院,才能拚出来的机会——有资格参加行医执照考试。

所以,国内医学院毕业的,不仅A)中1)到4)的几类人都有,还多出了一大类:每天
钻图书馆备考BOARD,一但考过,就走了一条经济实惠的捷径,美国公认的“上流”职
业-医生就成为可选项。

因此,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这话一点不假。



--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0.0.]



2008-04-02 00:11:44

主题: 王澄: 美国临床医学界对针灸的科学评价
美国临床医学界对针灸的科学评价

  王澄 美国康复科医生 纽约市 2006年10月21日

  健康报网2006年10月12日转贴《针灸能治多少病?》,天津中医药大学第一
附属医院、全国针灸临床研究中心副主任杜元灏博士的回答是,针灸可以治疗
461种病。

  美国把针灸放在自己的国家里观察了20多年,中国的针灸鼓吹者再也不能用
“洋夷不识我大清之宝”的鬼话来欺骗中国百姓了。美国医学界的结论是:针灸
不能治病,只有做止痛方面的辅助治疗。我认为,作为临床医学家的美国医生对
针灸的基本看法与中国老百姓的实际亲身体会很接近。这就是为什么中国老百姓
做针灸治疗只肯付几元钱或十几元钱。

  我在这里摘译的是美国2006年第45版的《当代医学诊断和治疗》中《针灸》
一章,第1723页到1729页。(Current medica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edited by Lawrence M. Tierney, Jr., Stephen J. McPhee, and Maxine A.
Papadakis; Lange Medical Books/McGraw-Hill)我曾打电话给出版社,他们说
中国有中译本。

  先介绍一下这本书。《当代医学诊断和治疗》是美国青年临床医生使用最多
的一本书。几乎是人手一册。它包括的面很宽,非常实用,明确,丰富。它每年
更新一次,新收进来的内容虽然新但又很确切。十分难得。是所有第一年到第三
年美国住院医生打下扎实临床基础的最好的书之一。我曾建议做为中国的“疾病
诊疗标准”的蓝本。

  第1723页到1729页《针灸》一章评述了美国病人寻求针灸治疗的几个常见病。
包括中风康复,慢性疼痛,腰痛,关节炎,急性牙痛,头痛,哮喘,恶心和呕吐,
和尼古丁/海洛因/酒精成瘾的治疗。

  要说明一下,这本书没有介绍针灸在其它疾病中的应用,并不是美国医学界
故意不扩大针灸的临床应用范围。原因有两个,一是没有美国人做的科学研究证
明针灸能用在其它地方,二是美国人认为,上面几个病如用针灸治疗可能比起其
它病更为显效。如果这几个病都不能获得准确的效果,针灸的临床应用就不可能
扩大了。

  本文中针灸对每一种疾病的治疗效果是根据每一篇科学研究论文的结果而定
的。这是美国人在美国做的有关针灸的科学研究。结果小结如下:中风康复:一
篇论文认为,针灸似乎是对中风康复有帮助。还需要进一步的更高质量的研究来
证实这些发现。另一篇说,对于运动功能的恢复,针灸没有效果。但是对于残障
的恢复,针灸有小的正面作用,还需要进一步的更高质量的研究来确定是不是针
灸对残障的效果来自于假治(placebo effect)。慢性疼痛:不能下结论。腰痛:
一篇说不能下结论。另一篇说,针灸比对照组好,但是,分组比较没有发现真针
灸和假针灸(sham)有区别。膝关节炎:对于疼痛和功能结合起来观察,有限的证
据表明针灸比对照组好。对于疼痛,真针灸比假针灸(sham)好。而对于功能本身,
真针灸和假针灸(sham)比,无结论。急性牙痛:定义性的结论是针灸比假针灸
(sham)和对照组好。可做为牙痛的辅助治疗。美国国家健康局National
Institues of Health认为,有证据说明针灸对手术后牙痛有效。复发性头痛:
针灸治疗复发性头痛有帮助。哮喘:一篇说没有足够的证据去建议用针灸来治疗
慢性哮喘。另一篇说不能下结论。手术后恶心呕吐:针灸和抗呕吐药效果相同。
但是针灸比假治好。戒烟:真针灸和假针灸(sham)效果相同。美国国家健康局
National Institues of Health确认:事实证明针灸对戒烟无效。对于戒毒,美
国目前认为针灸无效。所以美国建议,如果今后没有严格的科学研究结果支持,
针灸不可作为单一戒毒方法。

  以上就是2006年美国对针灸的全部临床结论。

  我们不知道杜元灏博士说的461种病是哪些病。但是我们知道石学敏院士能
用针灸治疗很多病。比如,“醒脑开窍针刺法治疗中风病”。说是“取得辉煌的
成绩,形成了一套科学的、系统的、规范的治疗体系。具有广泛的适用范围,证
明该针法乃至针刺疗法具有强大的生命力和实用价值。确立了无可取代的地位。
其疗效明显优于中药、西药、及其他针刺法。”此外,石学敏的针灸还能治:中
风后应激性溃疡,假性延髓麻痹,中风病复视,老年期痴呆,急性心肌梗塞合并
心律失常,复苏导管起搏抢救AMI合并严重心律失常,病态窦房结综合征(SSS),
中枢性呼吸衰竭,习惯性便秘,头臂动脉型大动脉炎,椎基底动脉供血不足,无
脉症,支气管哮喘,冠心病,胆石症,高血压,截瘫,颈椎病及腰椎间盘突出症。
刺络疗法可泻余血邪气(1800年北美流行过),治疗支气管哮喘、三叉神经痛、
面肌痉挛、周围性面瘫急性期、风湿、类风湿关节炎、诸神经痛、软组织损伤、
丹毒、急性乳腺炎、淋巴腺炎、静脉炎带状疱疹等病症。

  我们用平常心想一想,在上述的各种疾病的标准现代医学的治疗中,加上针
灸和不加针灸,有区别吗?

  杜元灏博士和石学敏院士,希望你们提供科学论文来支持你们说的针灸的这
么多疗效。你们的实验结果要在世界不同的地理位置的不同的实验室,由不同的
小组去做,如果都能重复出来你们的结果,那才是真的。这不是刁难你们,这就
是现代国际标准。一个医疗方法有效,就是对全世界的人类都有效,而不是只对
杜元灏博士和石学敏院士的病人有效。

  如果中国的医生和百姓认为美国医生说的是真话,是科学结论,那么中医还
剩下啥了?

  ————————————————————————————
  (较详细的翻译)表42-5。

  中风康复
  作者:Park, 2001年。 研究方式:系统评估。方法:随即对照实验,
(各种类型的中风)。9个研究结果共538个病人。观察指标:斯坎地那维亚和中
国中风标准,Barthel 指数,Nottingham 健康指标,运动功能,和住院天数。
  结果:总的来说,针灸似乎是对中风康复有帮助。9个研究结果中6个显示出
针灸比对照组好。还需要进一步的更高质量的研究来证实这些发现。

  作者:Sze 等, 2002年。研究方式:Meta分析。方法:随即对照实验,中
风后6个月内的观察。14个研究结果共1213个病人。观察指标:斯坎地那维亚和
中国中风标准,Rivermead 活动指标,Brunnstom分级,Fugl-Meyer 运动指数,
Barthel 指数,功能性独立(自我料理)测量,Sunnaas 日产活动指标。
  结果:对于运动功能的恢复,针灸没有效果。但是对于残障的恢复,针灸有
小的正面作用。还需要进一步的更高质量的研究来确定是不是针灸对残障的效果
来自于假治(placebo effect)。

  慢性疼痛
  作者:Ezzo, 2000年。 研究方式:系统评估。方法:随即对照实验,病
人的疼痛超过3个月。47个研究结果。观察指标:疼痛减轻。
  结果:不能下结论。

  腰痛
  作者:van Tulder, 1999年。 研究方式:系统评估。方法:随即对照实
验,急性和慢性腰痛。11个研究结果542个病人。观察指标:疼痛减轻。
  结果:不能下结论。

  作者:Ernst, 1998年。 研究方式:Meta分析。方法:随即对照实验,各
种腰痛。9个研究结果377个病人。观察指标:疼痛减轻。
  结果:总的来说,针灸比对照组好。但是,分组比较没有发现真针灸和假针
灸(sham)有区别。

  膝关节炎
  作者:Ezzo, 2001年。 研究方式:系统评估。方法:随即对照实验。7个
研究结果393个病人。观察指标:疼痛,功能,整体改善。。
  结果:对于疼痛和功能结合观察,有限的证据表明针灸比对照组好。对于疼
痛,真针灸比假针灸(sham)好。而对于功能本身,真针灸和假针灸(sham)比,无
结论。

  急性牙痛
  作者:Ernst, 1998年。 研究方式:系统评估。方法:对照实验。16个研
究结果941个病人。观察指标:疼痛减轻。
  结果:定义性的结论是针灸比假针灸(sham)和对照组好。可做为牙痛的辅助
治疗。美国国家健康局National Institues of Health认为,有证据说明针灸对
手术后牙痛有效。

  复发性头痛
  作者:Melchart, 2002年。 研究方式:系统评估。方法:随即对照实验。
26个研究结果1151个病人。观察指标:任何头痛。
  结果:总的来说,针灸治疗复发性头痛有帮助。16个研究中8个显示真针灸
比假针灸(sham)好。16个研究中4个显示好的趋势。

  哮喘
  作者:Linda, 2000年。 研究方式:系统评估。方法:随即实验。7个研
究结果174个病人。观察指标:所有主观和客观的表现。
  结果:没有足够的证据去建议用针灸来治疗慢性哮喘。

  作者:Martin, 2002年。 研究方式:系统评估和Meta分析。方法:随即
对照实验。11个研究结果。观察指标:肺功能。
  结果:不能下结论。

  手术后恶心呕吐
  作者:Lee, 1999年。 研究方式:Meta分析。方法:随即对照实验。19个
研究结果。观察指标:手术后6小时内和48小时内恶心呕吐发生的次数。
  结果:针灸和抗呕吐药效果相同。但是针灸比假治好。

  戒烟
  作者:White, 2002年。 研究方式:Meta分析。方法:随即对照实验。22
个研究结果4608个病人。观察指标:戒断。
  结果:6个星期,6个月和12个月的观察,真针灸和假针灸(sham)效果相同。
美国国家健康局National Institues of Health确认:事实证明针灸对戒烟无效。
对于戒毒,美国目前认为针灸无效。所以美国建议,如果没有严格的科学研究结
果支持,针灸不可作为单一戒毒方法。

  Park J et al: Effectiveness of acupuncture for stroke: a
systematic review. J Neurol 2001;248:558.

  Sze FK et al: Does acupuncture improve motor recovery after stroke?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Stroke 2002;33:2604.

  Ezzo J: Is acupuncture effective for the treatment of chronic pain?
A systematic review. Pain 200;86:217.

  Van Tulder MW et al: Acupuncture for low back pain.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2):CD001351.

  Ernst E et al: Acupuncture for back pain: a meta-analysis of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s. Arch Intern Med 1998;158:2235.

  Ezzo J etal: Acupuncture for osteoarthritis of the knee: a
systematic review. Arthritis Rheum 2001;44: 819.

  Ernst E et al: The effectiveness of acupuncture in treating acute
dental pain: a systematic review. Br Dent J 1998;184:443.

  Melchart D et al: Acupuncture for idiopathic headache.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2;(1): CDD001218.

  Linde K et al: Acupuncture for chronic asthma.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0;(2):CD000008.

  Martin J et al: Efficacy of acupuncture in asthm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of published data from 11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Eur Respir J 2002;20:846.

  Lee A et al: The use of nonpharmacologic techniques to prevent
postoperative nausea and vomiting: a meta-analysis. Anesth Analg
1999;88:1362.

  White A et al: Acupuncture for smoking cessation. Cochrane
Database Syst Rev 2002;(2):CD000009.



2008-04-01 23:51:14

主题: bostonclear: my experience on USMLE and Match
发信人: bostonclear (li),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my experience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Apr 1 14:50:11 2008)

come a little late but hope it can be helpful to others ...

>10 yrs graduate, 2 month OB/no other clinical experience, US PhD, GC, 90s/
90s/cs all first attempt, 8 IVs, pre-ed.

1. make up ur mind:
Once u do, dont look back. This maybe the most important steps. Takes the
longest time for me. Thought over it carefully and make up my mind in 2006;

2. creat a good enviorment:
I didnt quit job as I fear too much pressure. Changed job and found a boss
who would judge ur work by what u actually acheive, not the time u spend in
lab ( I am very lucky). Also found some CMGs to study together .. thank them
all.

3. make plan:
Usually study 2-3 hr daytime b/w works, 3 hrs at night. 4-5 hrs weekend. I
like to study in hour-long block, can never do long 3-4 hrs session ---
works best for me and can keep my job .... Dont over-work uself to
exhausting at the beginning, u need the last push at the end ....

4. Step 1 is the most difficult;
Take me 3-4 months to feel I was making progress. Another 2 month before
step 1 was the most stressful. Only did Kaplan Qbank, 50s %. My strongest
suggestions is to go through NBME CAREFULLY, it is the best study materials.
After I did form, I felt I knew what they are asking. Went through every Qs
of NBME and know what they are asking.

5.Day of test:
Ur attitude and physical condition is very very important. Get to attack
each Q, get to focus no matter how tired u r at the end, get to keep on
going with positive attitude even u dont know the last 20 Qs. What I did was
: sleep a lot a week ahead, not just a day before; Dont eat too much in
break; take break after every block; no study the day before. I believe u
can score much higher than ur NBME is u r \\\"in the zone\\\";

6. Practice, practice, pratice CS:
Practice for more than 2 months on CS with a group of friends, discuss with
each other, make suggestions ... pay attention to everything, the way u walk
, how to look at patients, how far to stand from patients et al .... I once
thought I was over-practicing, but after exam I knew I was not ... it is not
a easy test for us, even if ur speaking england is good, u have to practice
a lot. Fail CS is the WORST ...

7. Step 2 in 3 months:
Use kaplan note and UW only, low % till exam. Again, found NBME the most
helpful (tho score low in all forms)

8. OB:
Knock on the doors of physicians with no connection at all, get one with
good LOR ---- dont be afraid of being rejected, ask, ask and ask, u will
meet one nice guy evenually, and that\\\'s all u need ...

9. Application:
ASAP, I applied late ...Pay attention to other factor, PS, ur photo, check
every letter in ur CV and responding email, OB, LOR ... You r not a beauty
if only ur nose if pretty ...

10. IVs:
Be youself, be honest, relax and have a good time ... know what u say, mean
what u say, dont pretend to be someone else. To me, it is more a personality
test, which is very hard to fake ...

11. Take step 3 if u can
I didnt but I can tell it helps a lot in getting IVs.

It is a very busy and hard one-year, but I enjoyed it very much, I did
something that is hard, which I was not sure I can do, and at the end I made
it ... it is very rewarding by itself ... and my experiments all worked
great and I am writting two papers now ...

Thanks a lot for ppl here, 老刀, jimmy ... got a lot of good advices from
them ...

Good luck to everyone!


my timeline is Jan step 1, May CS, Aug step 2, application completed Oct (
ecfmg certified) --- I was late in application .... I did all application 
while waiting for result of CK in Sep, but w/o ECFMG certificate I think it 
is considered incompleted application ....

I practiced with 2-3 ppl, I think practice with as many different ppl as 
possible is the best ...

you should go for it, even if a little late, there are still opportunities, 
and it is a great experience ... 

good luck!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231.]



2008-04-01 12:28:30

主题: 落星: 错误百出的《黄帝内经》
错误百出的《黄帝内经》

  落星的BLOG
  http://blog.sina.com.cn/u/44cdadb3010009rv

  前些日子看到方舟子说,张仲景的医学常识不如现在医科大学的毕业生,引
起了大众的广泛争论。

  前段时间看到罗素说了一句话,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几乎没有一句是对
的。

  为什么西方人那么容易便能如此接受这样的事情,而我们却要痛苦的挣扎。

  我们不能奢求古人知道的很多,他们认识这个世界的方法和眼光很有限,他
们写得东西也都是在他们当时看来很先进的,相当有创造性和建设性的,也是功
不可没的,即使到了现在他也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一个有效的借鉴,他们的世界观
也有相当的可取之处。可是,我们仍然有必要以亚里士多德的《物理学》作为我
们现代物理学最重要的著作么?或者说,我们有必要把《黄帝内经》作为我们治
病救人的医学的重要参考书籍么?

  但是,在BBS上看到很多中医言称,每看一次《黄帝内经》都有很多收获,
我不知道他们的收获从何而来,而且我也相信,那些潜心于XX的人,每看一次
《转 XX》收获不一定比他们少。记得有一次和一个中医讨论中医药理论,他举
了一个例子来证明我对中医的不了解,原文不太能记得,大意是这样,大意是大
地悬浮于宇宙之中,使他能够悬浮于宇宙的力量是“大气”。这种“大气”当然
不是现在的大气,因为我相信那时的人还不知道有什么空气之类的东西,至少他
们不知道现在的大气是什么?很奇怪,为什么他们居然能用这样的话来反驳我,
如果他能用这句话也说明这句话在大多数中医看来是正确的,或许这就是他们认
为的经典,可是这句话有什么可取之处,整句话来,这句话是完全错误的。

  我看过《黄帝内经》不多,只看过一些,世界观值得学习,可是理论除了没
有什么实际借鉴意义的玄学外,没有多少是正确的。

  不要说亚里士多德、阿基米德、柏拉图之类的人,就是稍近牛顿、达尔文等
科学巨匠,他们在很多感性经验上面他们的确要比我们知道许多,但是关于正确
的理论知识,他们肯定没有现在物理学、生物学大学毕业生知道的多,甚至是高
中生毕业生我相信都能和他们不相上下。可是这些并不能阻碍他们成为一代的科
学巨匠,成为一代伟人、圣人,但是不管怎样,他们已经是过去,我们不仅仅是
要站他们的的肩膀上,我们还要站在站在他们肩膀好几层之上的人的肩膀上。因
此我们有什么理由相信,张仲景等东汉甚至之前的人能够比现代人了解的更多,
即使是更靠经验的医学?他们的东西,很多经验是十分有效的,但他们的所谓的
理论几乎是完全错误的,我们不可求古人完全正确,如果完全正确,哪只能说明
他们根本什么也没说,或者换个方法来说,他们讲的一些全是模棱两可的东西,
或者中医所说的学习中医需要悟性。不在乎你从这些经典里学到什么理解到什么,
在乎的是你怎么把你遇到的东西往这些理论往上面凑。

  黄帝内经错误百出,也许本不是应该值得争论的事情,可是爱国主义使中医
盲目地反对,使那些无知的人随声附合,动不动就以汉奸称呼对方。也是现在很
多时候,爱国主义成为证明我们历史和传统正确的最主要的证据,或者说依据。

  或者说,我们不仅仅要告诉国人,什么是民主、科学,而是应该告诉他们,
什么才是真正的爱,什么是真正的爱国。



2008-04-01 12:26:54

主题: 李传亮: 中医人士的常用辩词
中医人士的常用辩词

  李传亮

  自2006年以来,学者们与中医界人士就中医的伪科学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辩论,
辩论十分精彩。学者们以理性、科学和对百姓健康负责的态度,指出了中医的许
多弊端和非科学之处,但中医人士死活不肯承认,整个辩论一边倒的现象十分明
显。这要十分感谢方舟子、何祚庥、张功耀、司马南等人,他们用学识和机智为
中国人奉献了一份份脍炙人口的精神大餐。

  中医界人士的辩论显得笨拙和强词夺理,实在缺乏基本的辩术,追根溯源还
是因为中医的科学性不强所致。辩术只是现象,学识才是根本。如果中医科学性
强而无懈可击,其他人便找不到攻击的破绽了。如果中医是科学的话,诺大的中
医队伍,怎么可能找不出几个学识渊博、辩术精湛的人呢?

  下面列举几个中医人士反复使用的辩词,供大家欣赏。

  第一,“你根本不懂中医”

  如果有人说中医是伪科学,说中医没有经过严格的科学检验,说中医不遵守
科学的基本规则,中医人士立刻就会反驳说,“中医博大精深,你根本不懂中
医”。意思很明确,不懂中医,就没有批评中医的权力,也就没有与中医人士进
行辩论的资格。这哪里像辩论?分明是人身攻击。中医人士往往在辩论之初用气
势压倒对方,进行人身攻击是他们惯用的伎俩,他们哪里料到学者们都不是吃素
的,轻轻一击便可将他们击倒。方舟子与一位著名中医辩论时说,全本的《本草
纲目》中有许多谬论,如喝了立春后的第一杯雨水就可以怀孕,这位中医竟然说
没看过全本的《本草纲目》,显得很没有学识。

  在重庆龙门阵的电视辩论节目中,一位中医人士反复说方舟子不懂中医,方
舟子一气之下反击说,“我没说你骗人,你还敢说我无知!”把那位中医立即羞
辱得够呛。学者们从不进行人身攻击,只是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才被迫进行自卫
还击。

  第二,“你没有遇到好大夫”

  当人们举出中医治病失败的例子时,中医人士惯用的辩词就是,“你没有遇
到好大夫”。没有遇到本事高超的大夫,当然就治不好病了。可是,什么样的中
医算是好大夫呢?到哪里去找好大夫呢?何祚庥院士与一位著名中医辩论时说,
自己的父亲25岁时得了伤寒,被中医治死了。这位中医说何院士的父亲没有遇到
好大夫,何院士立即反驳说,大夫是夏应堂,上海当时最著名的中医,绝对是大
大的名中医。立即把对手羞辱得哑口无言。

  把中医治病的失败,都说成是个别中医的无能,是中医人士常用的辩论伎俩。
中医互相贬低,自我吹嘘,是司空见惯的事。“你没有遇到好大夫,当然治不好
病了”,言外之意是,你要是遇到我,病就会治好的。中医都说自己本事大,别
人本事差,完全是小人伎俩。

  第三,“江湖骗子不代表中医”

  在中国有许多江湖骗子,打着中医的旗号到处骗人。明目张胆的大骗子就有
很多,像胡万林等。电视上也经常有骗子们的广告,几年前河南、陕西一带的中
医院在电视上做广告,说他们能“还你一对健康的肾”。吸引了全国各地的肾病
患者前去诊治,结果能治好的寥寥无几。一个疗程一个疗程的无限期吃药,自愈
的患者归功于医院,治不好的患者自认倒霉。每当人们提及中医骗子时,中医人
士就反驳说,那不代表中医。可是,许多中医骗子都有中医资格证书,推销的也
都是中药,怎么不代表中医?而且中医的骗子数目之多,几乎随处可见。鲁迅说
中医都是骗子,其实一点都不过分,只是大骗和小骗而已。中医人士在辩论时说,
江湖骗子不代表中医,可是,到哪里去找不是骗子的中医呢?话又说回来,为什
么那么多骗子喜欢打着中医的旗号,而不是打着西医的旗号?这说明西医是科学,
科学是不骗人的。

  第四,“中医辩证(辨症)施治”

  辩证法应该是个好东西,但在中国却成了混淆是非的工具。比如对一个人,
既要看到他的优点,又要看到他的缺点;对一件事,既要看到它的正面,又要看
到它的负面。需要某个人时,无限夸大他的成绩;踩踏某个人时,把他说的一无
是处。中医也采用了辩证法。对同一个患者,一千个中医有一千个诊断结果,能
开出一千个处方。每个中医都能滔滔不绝地讲出一大堆的理由,让患者丈二和尚
摸不着头脑。这哪里是医生在给患者诊病?而是患者在给医生诊病,是患者在检
验医生的随机应变能力和胡诌八扯的能力。更为可笑的是,中医还经常批评西医
“治标不治本,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既然西医这么差,中医为何还借助西医
的力量,用中西医结合的方法给患者治病呢?西医通过一系列的检查,给病情下
一个明确的诊断。中医号称辩证施治,是整体医学,但中医从来不下书面的诊断
报告,只开处方卖钱。不管得的什么病,或者根本没有病,到中医那里都能诊断
出病来,阴阳虚实的随便说个名字即可,反正仪器检测不出来,患者也搞不懂,
全凭医生的嘴巴信口开河。到西医那里看病,通过检查有可能诊断为没病,而中
医则不同,来者皆有病。中医治疗起来更玄,你头痛,我给你治整体,你脚痛,
我也给你治整体,反正是包治百病的。什么艾滋病、肾病,全都能治好。因为中
医根本没有病的具体概念,统统以虚实论之。如果在服用中药的过程中,你自愈
了,中医会大肆宣传自己的医术高明(在许多名中医的诊室中,都能看到“妙手
回春”、“医术精湛”的锦旗、牌匾);如果你的病情进一步恶化了,中医会说
你又得了其他的病,本来是给你治阳病的,结果你还有阴病,你事先并没有说明。
辩证法吗,正说正有理,反说反有理。辩证法被中医运用的十分娴熟。

  中医的望闻问切,其实都是幌子。中医近年有了网络、电话和信函等远程诊
病方法,4种诊断手法中只剩一个了,说明其他3个可有可无。许多中医在听了病
情介绍后就立即开处方,说明中医的诊断都是假的。

  其他的常用辩词还有,“中医是一门古老的医学,博大精深”,“中华民族
的繁衍生息归功于中医”,“中药无毒副作用”,“中医是中国的传统文化”,
“中医是东方的科学,不能用西方的科学进行检验”,等等。

  一些中医人士,连科学和文化都分不清,就赤膊上阵了,难怪中医越来越不
景气了。当代中国人的科学意识越来越强,对伪科学的识别能力也越来越高,任
何欺骗和愚弄百姓的做法,都会受到人们的无情揭露和抛弃。



2008-04-01 12:23:56

主题: 奥卡姆剃刀: 科学的特性与中医理论的基础
科学的特性与中医理论的基础

  作者:奥卡姆剃刀


  中医药事业是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大事,近百年来对中医药问题的争论从来没
有停止过,自从何祚庥院士指出“中医的基础理论—阴阳五行是伪科学”和张功
耀教授提出“要将中医退出现行的医疗体制”的建议后,引起了轩然大波。在普
通公众的眼中,科学好比是正确和有效的代名词,称中医的基础理论—阴阳五行
是伪科学的说法,自然引起了中医支持者的强烈反对,但中医与科学的关系到底
是怎样的?本文试图对科学的特性与中医理论的基础进行比较,分析中医理论的
基础存在的问题与中医药事业的发展之路。

  一、科学的特性

  科学,我们通常所讲的自然科学,是一种与宗教、阴阳五行等并行的知识体
系,科学并不是绝对真理,也尚不能解释世间所有的现象,科学研究的对象是客
观规律,并一直指导着人们的一系列技术实践活动,它所做的判断是真伪判断而
不是价值判断,科学与其它知识体系最明显的区别在于它坚持“客观、逻辑、实
证、可重复检验”等一系列独特的方法和规则。由于人类认识的局限性,每个科
学理论并不能保证是绝对正确的,但从历史和统计的角度来看,科学理论是人类
最可靠的知识。

  科学的这些独特的方法和规则,使科学理论本身具有了一些特有的性质,例
如科学具有排它性和可证伪性,排它性说的是对一个客观规律只有一种科学的论
述,而与之对立或不相容的论述不是科学;可证伪性说的是任何科学都具有可以
被证明是错了的潜在可能性,例如“人是天地日月之精华而产生”,这个理论就
不具有可证伪性,因为天地日月之精华是子虚乌有的东西,可以预见在今后的一
段时间内也无法找到这个东西,对它是无法证伪的。再比如说,我们无法证伪
“上帝造人理论”,因为就算科学提供了一个明确透彻的机制来说明人的每一个
进化步骤,这仍不能排除有个未知因素设计人的可能性,也就是说什么东西都可
以推到上帝那里去,因此不具有理论和技术价值。相反地,进化论才有可能是科
学,任何能够用可靠方法查证的在三叠纪沉积层中发现的原始人类化石,都会把
进化论这种理论完全推翻。

  科学的排它性和可证伪性,说明科学本身认为客观规律是不以我们的意志而
转移的,它承认了人类认识的局限性,说明科学不是终极真理,只是人类对某一
事物公认的最正确的解释,这个所谓“最正确的解释”在将来的确有可能性被证
明是错的,但这已经是人类当前认识能力的极限了。

  科学方法和规则也不是完美无缺的,它们是人类现有的、针对于客观规律的
最先进、最可靠的方法和规则。为什么不是完美无缺的方法和规则会是人类最先
进、最可靠的方法和规则呢?实际上这正是科学有别于经院哲学的地方,科学并
不以“完美无缺”为目标,而是以理论是否符合现实,并能指导现实活动为目标。
只有经院哲学才会追求所谓终极原因,追求包罗万象的理论体系。科学本身是为
实践而生的,回顾整个人类的哲学史,回顾全人类对真理问题的不断反思和批判
过程,才能知道科学是有着极其深厚的人文和哲学基础的,科学是全人类反思和
批判的产物。历史的经验告诉我们,科学的这些方法和规则,是历代科学探索者
理性思考和科学实验的结果,是被历史证明了的在探索客观规律方面最先进、最
可靠的方法。相对于某个具体的科学理论,科学方法和规则被验证得更持久、更
充分和更可靠。在其它更好的方法出现之前,科学方法仍是我们研究客观规律最
好的方法,同时也是我们在研究客观规律时必须要坚持的方法。

  二、中医理论的基础

  中医学的基础理论主要包括阴阳、五行、运气、脏象、经络等学说,以及病
因、病机、诊法、辨证、治则治法、预防、养生等内容。阴阳是中国古代哲学范
畴,中医学运用阴阳对立统一的观念来阐述人体上下、内外各部分之间,以及人
体生命活动同自然、社会这些外界环境之间的复杂联系,阴阳对立统一的相对平
衡,是维持和保证人体正常活动的基础,如平衡失调和破坏,则导致人体疾病的
发生发展,影响生命的正常活动。五行学说用木、火、土、金、水等五个哲学范
畴来概括客观世界中的不同事物属性,并用五行相生相克的动态模式来说明事物
间的相互联系和转化规律。中医学主要用五行学说阐述五脏六腑间的功能联系以
及脏腑失衡时疾病发生发展的机理,也用以指导脏腑疾病的治疗。由此可见,中
医学的立足基础属于哲学范畴,其基础是阴阳五行。

  之所以称阴阳五行只是哲学而不是科学,原因在于它不遵守“客观、逻辑、
实证、可重复检验”等科学的方法与规则,也不具备科学理论的“排它性”和
“可证伪性”,在面对人类的疾病这种非常客观的东西时,不能根据阴阳五行理
论得出一个“排它性”的解释,究竟什么是失调、什么是太盛、什么是不和、什
么是虚实?也没有一个能够量化的标准,对待同一个患者,王中医说脾胃不和,
可李中医说和的很呢,两人依据都是同一个阴阳五行,但谁对谁错莫衷一是。

  2006年底,知名中医教授刘力红先生在凤凰卫视的世纪大讲堂做了题为《中
医与传统文化》的报告,看过后感到其通篇说了一个“平”字,大意说的是阴阳
平衡是维持和保证人体正常活动的基础,若如平衡失调和破坏,则导致人体疾病
的发生和发展,影响生命的正常活动。但究竟何种特征发展到何种程度算是“平”
或“不平”,这个问题刘先生并没有涉及。阴阳五行并没有提供一个判断“平不
平”的客观标准,依靠的是中医的存乎一心,但王中医和李中医各自存乎的“一
心”不一致时,应该听谁的?根据中医理论能无可争议地判断出他俩的“一心”
谁对谁错吗?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2007年5月,中医界500名代表聚会广州发表了《中医药发展宣言》,其中李
连达院士指出:“目前社会上的确有一些江湖骗子任意吹嘘中医疗效,表现在广
告夸大功效,盗用专家名誉宣传,欺骗群众,这些才是真正的“伪科学”,是中
医药界的“老鼠屎”,严重影响了中医药的名声,要坚决打击;但这并不代表真
正的中医药,真正的中医药是科学的。”

  李院士的言论令我思考了一个问题,即我们如何辨别出某个中医是良医还是
骗子?例如我们能否根据中医理论无可辩驳地论证胡万林是骗子?有人称胡万林
使用芒硝的量过大,但中医用药讲究“存乎一心”,你无法根据中医理论证明胡
万林的这“一心”就是错的,从胡万林的种种表现来看,我感到胡万林对自己是
非常坚信的,他从没有承认过自己是骗子,事实上胡万林“以毒攻毒、扶正驱邪”
的说法有很多人信服,即使他被判入狱后还有极多的人找他看病。自称为他弟子
的杨正峰治死了人被判刑12年,所用的手法与胡万林一脉相承,他称药方是受
《千金方》启发的,中医人士能用中医理论无可辩驳地论证杨正峰受到的这个启
发是错误的吗?

  中医治好了几个人,就称中医伟大,中医治死了几个人,就称这个中医是
“老鼠屎”,中医依然伟大,这实在是有强辞夺理之嫌。我国的食品安全问题堪
忧,但好在我们还有食品卫生法、卫生监督部门和各种国家规范可以依赖,而当
我们面对一个中医时?我们该如何辨别出他是一个真正的中医还是一颗中医的
“老鼠屎”?难道只能拿我们自己的身体去做实验吗?

  其实中医界本身也是纠缠不清的,例如台湾名中医倪海厦称内地训练出来不
中不西的中医医术是无法治好病的,

  只有使用经方才可以真正的治好疾病。按照他的说法,我们内地的绝大多数
中医岂不都是赝品?当然,在科学界也有学术争论,但科学界有共同遵循的科学
研究方法和规则,能够保证我们在这些方法和规则下得到共识,而中医的这些问
题,关键在于其基础理论—阴阳五行学说缺少这种可帮助我们得到共识的研究方
法和规则,这种笼统的、感性的、模糊的哲学思辩是不足以指导具体的人体客观
规律的研究的。

  李连达院士称“真正的中医药是科学的”,但什么才是真正的中医药?什么
不是真正的中医药?区分它们的标准是什么?哪些人在掌握着这些标准?如果这
些问题没有明确的答案,而只是把出了事的中医药统统称为假中医药,那这种马
后炮式的说法是无法令人信服的。

  三、 中医的“整体论”分析

  近年来,科学界对复杂巨系统的研究越来越深入,而研究使用的仍是现有的
科学方法,并没有什么新意。不少支持中医的人士经常称人体就是一个复杂巨系
统,还原论的科学方法是不适用的,中医理论是高于还原论科学的理论,并将中
医理论说成是系统论和整体论。

  其实,系统论和整体论并不是一回事,简单说来,系统论是科学而整体论不
是,系统论认为系统的功能不仅取决于系统的构成要素,而且在更大程度上取决
于这些要素的构成方式,强调的是整体性思想。但需要指出的是,根据系统论对
一个具体系统的分析,不是模糊定性的,而是精确定量的,它使用了数学规划、
博弈论、排队论、库存论、决策理论、搜索论、图论等大量科学方法,它得出的
结论是排它的、可证伪的科学结论。系统论在多目标规划等领域中有着重要的应
用。例如在二战期间,美军的运输船要通过日军的控制海域,有被日军空军击沉
的危险,如果在运输船上加装高炮,可以使日军的飞机不敢过低,从而降低被击
沉的危险。但由于加装高炮后使运输量减少,客观上运输船通过该海域的频次增
多了,这又增加了被击沉的危险。是否应该在运输船上加装高炮,美国的科学家
运用运筹学的方法给出了答案,我们当然不能重复当时的情况以获得重复性检验
结果,但其中推理的每一步,都有严密的数学理论的支撑,可以保证其结论是在
当时掌握的情况的条件下的最优选择。再比如神六飞船本身就是一个典型的复杂
巨系统,其可靠性涉及到的因素比运输船加装高炮涉及的因素多得多,使用解析
法是无法完成的,发射前指挥部就给出了其成功发射并返回的概率,这个概率是
应用系统理论中的统计分析法得出的,这个结论是可以信赖的。由此可见,强调
“整体”是对的,但要正确地体现出整体性,需要的是对系统间要素及构成方式
的精确、定量的分析,不仅要有整体性的想法,更重要的是要有实现这种想法的
可靠的、有效的手段,没有这些手段,所谓的整体性就是一句空话。

  而所谓的整体论应属哲学范畴,它强调的是普遍联系,认为看似不相关的因
素其实都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种认识是深刻的。但这些关系的结构是怎样的?
关系之间的定量关系是什么?关系的相互作用是什么?却没有像系统论那样可靠
有效的方法去研究,仅仅依靠这种思想是无法对医疗实践给予具体明确和可靠的
指导。中医的整体论,就好比不对一棵棵具体的树及树之间的具体关系进行研究,
一上来就对整个森林进行一番研究描述,得出一个定性的、笼统的、模糊的说法,
然后又把这个关于森林的定性的、笼统的、模糊的说法用于对具体树的指导,这
个过程违反了人类认识从简单到复杂、从个体到一般的规律,势必要南辕北辙。
所以说,中医强调的“整体论”的优势,只不过是一座美丽而虚幻的空中楼阁。

  四、对中医理论的验证

  科学发展到今天,对客观规律的研究已经非常深入了,越来越复杂的科学理
论距离公众的常识越来越远,公众不懂得具体的科学内容,但却非常相信科学的
东西,一些人称之为“迷信科学”。其实,中国的老百姓迷信的东西很多,但就
是不迷信科学,老百姓的家里有灶王爷的像、有关公的像、有佛祖的像,就是没
有牛顿和陈景润的像,药王殿里供奉着孙思邈的神像,善男信女们磕头许愿以求
自己和家人健康长寿,但从来没有塑着爱因斯坦像的科王殿供人膜拜。中国老百
姓对科学的态度是彻底的实用主义,化肥的确能增产,我就相信,如果不能增产,
就是打上“中国科学院隆重推荐”的牌子,我也不卖帐。科学是可靠的,不管你
信不信它都一样灵,老百姓相信可靠的东西,这是智慧而不是迷信。

  每个中国老百姓一出生就都生活在中医的语言环境中,例如“上火”、“脾
气”、“动了肝火”等,像“西医治标、中医治本”,“中药没有副作用”之类
的说法深入人心,中国老百姓对中医的认同是自然而然的,甚至包括一些高层次
的科技工作者,例如2007年6月28日的《科学日报》报道了中国科学技术部尚勇
副部长在罗马召开的中欧中医中药大会开幕式上的致词中,宣布了中医所获得的
一项爆炸性成就:“中医不但能够通过脉搏诊断妇女是否怀孕,而且能判断男
女”,这个说法得到了何祚庥院士的批评,并引起了很大反响。

  近几十年来,中医相对于现代医学越来越落后,已经丧失了在急救领域和体
检领域的一席之地,更多地是在慢性病上进行一些替代性治疗。根据2006年10月
30日《中国青年报》报道,一项针对14677人的调查显示,87.8%的受访者表示
自己“相信中医”,同时,仅有27.7%的人声称“如果生了病,愿意首先看中
医”,中国老百姓对中医的医疗效果信心不足,但是还是要选择相信它,这才是
迷信。

  中医是一个完整的医疗体系,其理论体系是博大和复杂的,它有着自成一体
的认识方法,当然不能简单地以中医理论不是科学而断然否定它,中医理论是否
是正确和可靠的,关键在于它是否得到了实践的检验。可以设想,如果使用与科
学不相容的中医理论来认识和指导对疾病的诊断和治疗,并且得到了可靠的正面
结论,那当然是对中医理论的肯定,同时也是对科学的补充和修正,如何对中医
药理论有效性进行检验就成为关键的问题。中医支持者经常用某些中医药有效的
案例来来说事,但个案是不足以作为理论成立的论据,原因在于个案有着太大的
偶然性,例如两人同时感冒,由于一人身体强壮,即使不吃药也比吃对了药的体
弱者康复的更快,这就不能得出药物无效的结论,因此在做检验时就不能选一组
强壮的小伙子和一组年老体衰的老人进行比较,同时要保持一定数量的样本量,
最大限度地减少偶然因素的影响。给一组实验对象实施医疗时的同时,对另一组
也要进行假医疗,实验对象和负责给出诊断结论的医生对接受真治疗和接受假治
疗的具体情况不知情,这样才能杜绝心理作用对实验对象和医生的影响,由医生
对实验对象的康复情况进行判定后,最后由掌握分组情况的工作人员统计结果,
给出医疗是否有效的结论。通过“随机、大样本、双盲、对照”的方法检验出来
的医疗手段的有效性,最大限度地规避了偶然因素、心理因素的影响,是客观可
靠的。一些中医人士因为现代医学(俗称西医)使用了这种方法,称中医不需要
西医来检验,其实这种检验方法并不是西医的专利,而是在确定复杂事物之间因
果关系时常用的科学方法,因门户之见而无端排斥这种智慧的、有效的、客观的
方法,无疑是反智的。

  当前,毒中药事件层出不穷,随着现代医学检验能力和人们对生命健康关注
度的不断提高,这个问题变得越来越尖锐。那些反对“中医药现代化”政策的中
医界人士们该如何面对呢?用阴阳五行这套说辞去给中药的毒副作用定性定量,
估计人们不会相信。治死了人再用“是药三分毒、治病不治命”的说法来搪塞恐
怕也不行了。重建人们对中医药的信心,关键是要用科学的方法去检验中药的疗
效和毒副作用,这样给老百姓一个明确的、可靠的数据和说法,才会消除他们的
恐慌并重建起对中医药的信心。

  五、我对中医的看法

  当前中医药问题是个热点问题,有人支持中医,有人质疑反对中医,其态度
往往还比较激烈。我认为空谈支持或反对中医并没有什么意义,关键是支持中医
的什么?反对中医的什么?例如我本人的态度即可称为支持中医又可称为反对中
医,说我支持中医,是因为我支持中医药是我国一项重要文化遗产的说法,认为
某些中医药手段是有效的,也支持“中医药现代化”的现行政策;说我反对中医,
是因为我反对将阴阳五行称为科学的做法,反对用这种非科学的哲学理论指导对
人体的诊断和治疗。所以,我认为按“支持中医”或“反对中医”来划分人们对
中医的观点是不妥的,这是感情态度上的区分而不是理性认识上的区分,如果必
须要区分,也应该以是否支持“中医药现代化”来区分。

  “中医药现代化”是国家为发展中医药事业而推行的一项重要国策,是“科
教兴国”的一个具体体现,其实质就是用科学的方法研究、改造、发展中医药事
业。但由于中医理论的基础与科学格格不入,中医药越现代化,暴露的问题就越
多,一些中医界人士担心现代化会伤害中医理论的根基,使“中医不姓中”了,
因此存在着对“中医药现代化”悲观甚至反对的态度。其实纵观中医药的发展,
无论是其基础理论还是具体的手段和方法,在几千年的历史中也是在不断发展的,
不是一成不变的,用不着担心现代化了的中医就不是“中医”了,用我们当前比
古人更深刻的智慧和更行之有效的科学方法改造它,中医应该会成为一个全新的、
科学的、被更多人所接受的中医。即使科学研究表明某些中医理论是错误的,或
者中医理论的基础本身就是错误的,那么抛弃这些错误的理论就是对人民生命健
康的负责,同时也是人类认识领域的又一次重大进步。

  注:感谢市隐、飞蠓网友对此文的指正。



2008-04-01 12:05:52

主题: 王澄: 中医药显著疗效在哪里?
中医药显著疗效在哪里?

  王澄医生



  最近有人说,“中医药作为重要的卫生资源,不仅对许多常见病、多发病疗
效显著,而且在重大疑难疾病和新发传染病等防治方面也发挥着重要的作用。”

  我们和中医之争的关键就在这里。我们就是没有看到中医药在任何常见病多
发病的治疗中有明显疗效。

  一. 中医理论胡说八道,中医诊断是瞎猜

  中医理论不能被证伪,不能推陈出新,不能更新换代,这就不是科学,是经
文。理论都不对,治疗还能对吗?西方人绝对不能接受中医理论和诊断方法。美
国全国反健康事业欺诈造假协会副总裁Stephen Barrett, M.D.史蒂芬巴雷特医
学博士批判中医(2004 年1月 29 日再版)说:

  [2001 年的一篇文章揭露了中医的荒谬。 一位患有慢性腰背痛的40岁的妇
女在二个星期内看了七位针灸师。 其中6 个针灸师诊断她是气淤,5个诊断她是
血淤,2个诊断她是肾气虚,1个诊断她是阴虚,1个诊断她是肝气虚。针灸师提
出的治疗方法更是一个和另一个不同,比如,有6个针灸师写下了他们(建议)
在背,腿,手,脚的针灸穴位名,最少的用7根针,最多的用26根针;穴位最少
的选4个,最多的选16个。在全部写下的 28个穴位中,只有 4个穴位(14%) 被两
个或多于两个针灸师共选。 这个研究是用来观测一致性的。 所有被观测的针灸
师都毕业于中医学院。想要志愿参加的针灸师中有6人被排除,因为他们的(诊
断治疗)方法“非常不标准”;另外3 人也被排除,因为他们行医不到三年。这
个发表的文章似乎是第一个用现代科学方法来研究中医师之间的诊断和治疗的一
致性。 我猜如果研究的规模再大一些,就能证明中医的诊断方法是毫无意义的,
对病人的疾病说明不了什么。而这篇文章的作者却说,几乎所有的针灸师都诊断
了气血淤滞,所以作者认为结果是 \" 相当一致 \" 。 然而, 很可能所有的病人
(无论他得了什么病)的诊断都叫气血淤滞。如果派一个健康的人去看多个针灸
师,(他也被这些人诊断为气血淤滞),那就露馅了。]

  [A study published in 2001 illustrates the absurdity of TCM 
practices. A 40-year-old woman with chronic back pain who visited 
seven acupuncturists during a two-week period was diagnosed with \"Qi 
stagnation\" by 6 of them, \"blood stagnation\" by 5 , \"kidney Qi 
deficiency\" by 2, \"yin deficiency\" by 1, and \"liver Qi deficiency\" by 1. 
The proposed treatments varied even more. Among the six who recorded 
their recommendations, the practitioners planned to use between 7 and 
26 needles inserted into 4 to 16 specific \"acupuncture points\" in the 
back, leg, hand, and foot. Of 28 acupuncture points selected, only 4 
(14%) were prescribed by two or more acupuncturists. [23] The study 
appears to have been designed to make the results as consistent as 
possible. All of the acupuncturists had been trained at a school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CM). Six other volunteers were excluded 
because they \"used highly atypical practices,\" and three were excluded 
because they had been in practice for less than three years. Whereas 
science-based methods are thoroughly studied to ensure that they are 
reliable, this appears to be the first published study that examines 
the consistency of TCM diagnosis or treatment. I would expect larger 
studies to show that TCM diagnoses are meaningless and have little or 
nothing to do with the patient\'s health status. The study\'s authors 
state that the diagnostic findings showed \"considerable consistency\" 
because nearly all of the practitioners found Qi or blood stagnation. 
However, the most likely explanation is that these are diagnosed in 
nearly everyone. It would be fascinating to see what would happen if a 
healthy person was examined by multiple acupuncturists.]
  (史蒂芬巴雷特文章摘要结束)

  我建议大家看一看美国1989年的一部电影。叫Fat man and little boy(胖
子和小子),“胖子和小子”是美国最先研制出来的两颗原子弹的绰号。一个原
子弹叫“胖子”,另一个叫“小子”。这部电影真实地描写了美国科学家在国家
的大力支持下用了仅仅两年的时间就从理论的东西生产出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
这是一个原创性工作,在这个工作的过程中,首先理论要准确无误,一丝也不能
错。因为那是全部工作的唯一线索。

  我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才来美国不久。对美国还没有多少了解。但是,
看这部电影时对我产生了一次强烈的震撼。电影中描述,1943年4月这个工作展
开之后,美军委派负责这项工作的指挥官Groves将军要求科学家们用19个月的时
间把原子弹做出来。结果是1945年7月试爆成功。对我的震撼就在这“19个月”
的期限上。我对自己说,这怎么可能?生产世界上第一颗原子弹是“无中生有”
的过程,怎么能够做出时间上的规定呢?后来,通过我对美国的多年的了解,我
终于明白了一个道理:科学工作中最要紧的是理论的正确性。如果理论非常正确
和准确,那么通过这个理论做出产品的可能性就很大。理论正确并不一定能够在
当时的时代生产出产品,因为还有工艺水平的问题。但是,理论如果不正确,那
就决不会生产出任何产品。

  再回头看看中医,阴阳五行全是胡说八道,连错误百出都谈不上,怎么可能
奢谈临床应用,指导药理?日本“废医存药”难道没有道理?为什么日本进步那
么快?我认为,中国和日本一样,只要能够搬掉中医理论这块绊脚石,医疗卫生
事业就会有很大的进步。日本就是先搬掉了,所以日本的医疗事业就先进步了。

  二.中药大多数无效,少数低效。副作用不知道

  我们和中医之间尖锐的冲突就是,中药到底有没有效? 首先要问,我们中
国人到底承认不承认当今国际通用的衡量药物效果的标准?这就是实验室实验,
动物实验,临床一,二,三期实验,药物上市后的临床四期实验。如果承认这个
标准是全人类共同需要遵守的标准,也就是用这个方法做出的“有效”结论就是
人人能够接受的“有效”,而用这个方法做出的“无效”结论就是人人能够接受
的“无效”,那么,迄今为止,没有一个中药“有效”。

  2007年11月19日《健康报网》说:“迄今为止,在欧盟和美国市场中,中药
至今还只能以食品、保健品或食品添加剂的身份出现。迄今为止,中国非专利药
在欧美发达国家注册的一个也没有,中药作为药品在美国及西欧等发达国家也没
有一个获得注册。”(市场报 ,“中药价格上涨药效减弱增加医患矛盾”)外
国人说那是草,中国人说那是药,谁在笑话谁?今天,中医忙着制定一个新的标
准,用来否定国际标准。中医要不要先否定中国人和世界上其他人是同一种人类。

  中医有国家支持,为什么不敢把他们认为有显著疗效的中药送到欧美发达国
家走一趟四个期的临床实验?因为所有的中国官员都知道,中药百分之百过不了
这四个期的“严刑拷打”。为这件事花中国纳税人的上亿美元将来要坐牢。还有,
有关部门对中药的副作用一再加以掩盖,为什么这样拿中国人不当人。

  中医中药过去的大量的所谓“有效”,都是与病人的信任,医生的关怀,治
疗的hand on (用手在病人身上作针灸,推拿)有很大关系。这其中就混杂着
“安慰剂效果”。“安慰剂效果”有时可以达到30%。也就是说给所有的人都吃
了假药,如果病人相信这个“新药”有效,病人中30%会说“服药后有好转”。

  怎样才能区别中医中药是真的有效还是假的有效?就是双盲法。医生发给病
人外表不能区分真假的药。(先用号码登记在册)医生和病人都不知道谁吃的是
真药,谁吃的是无效的假药。这就叫双盲。

  所以过去的一年多中国人感到很奇怪,中医药那么多年都好好的,能治病,
怎么会一下子就无效了呢?那是因为过去的一年多我们教会了中医师双盲法,中
医师就再也不理直气壮了。

  三.现代医学的诊断和治疗完全可以替代中医那一套

  医学是发展的科学,有新的更好的东西出来,旧的就必须要被淘汰。我们一
次一次摆擂台,要中医告诉我们哪个疾病用中医药治疗比现代医学治疗好。说出
来我们大家一起讨论。两年了,中医含含糊糊说过有8个病,却又拿不出有说服
力的,达到循证医学要求的科学结论。

  中医药的没用是显而易见的。今天中医有事没事都要插一脚。我们请所有的
和中医一起工作的医生留心观察一下,如果在你们的临床工作中,故意不让中医
来插一手,那个工作的最终结果会有不同吗?比如,现代医学在抢救心肌梗死时,
让中医来帮忙和不让中医来帮忙,对病人的治疗结果有不同吗?如果没有不同,
那么中医不是多余的吗?不是在恶化“看病贵”吗?

  全中国的现代医学和中医的医护人员摸着自己的良心问一声,在现代医学的
忙碌的日常工作中,没有中医的参与行不行?

  四. 世人不是因为中药的原理说不清楚才拒绝服用中药的

  中医还有一个说法,中药有效,但是因为说不出作用原理,所以才被否认。
中医的这个说法是大错特错了。因为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生病的人会为了“原理”
而服药。包括医生本人生病,只求药能治病,谁会关心原理不原理,那是科学家
的事。青霉素的发现也不是因为“原理”而被发现的。是因为青霉能杀死细菌才
发现的。至于青霉素的杀菌原理,那是以后科学家关心的事。远的不说,就说李
大鹏的康莱特注射液,没有人知道它的原理,不是也被美国FDA批准进行人体实
验了吗。可是,当美国批准康莱特的二期临床实验,要看看康莱特能不能缩小实
体肿瘤的体积的时候,李大鹏就被吓跑了。美国的二期实验也不是要看“原理”
呀。



2008-03-24 20:23:09

主题: Matching vs Matched
Total Number of Active Applicants vs Matched for residency

2003: 18,806 vs 23,965
2004: 19,391 vs 25,246
2005: 19,760 vs 25,348
2006: 20,072 vs 26,715
2007: 20,514 vs 27,944
2008: 20,940 vs 28,737

Contact:

Nicole Buckley
202-828-0041
[email protected]
www.nrmp.org



2008-03-24 20:11:34

主题: AMG matched
Total active AMGs and numbers matched into residency.

2003: 13,364 vs 14,332
2004: 13,572 vs 14,609
2005: 13,798 vs 14,719
2006: 14,059 vs 15,008
2007: 14,201 vs 15,206
2008: 14,359 vs 15,242


Contact:

Nicole Buckley
202-828-0041
[email protected]
www.nrmp.org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