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作者: USMedEdu
域名: blog.mitbbs.com/USMedEdu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080301000000 ~ 20080401000000


2008-03-31 16:18:46

主题: 木模: 政府和高官真的相信中医吗?
政府和高官真的相信中医吗? 

  木模      



中医的荒谬和欺骗本应是简单的,但在神州大地被洗脑多年,能够接受这个
现实的人并不多见,更多的人无法容忍对中医的剖析和质疑。理由似乎很硬实:
(一)老祖宗的东西,这么多年了,还能有错。(二)你看哪个医院没有中医,
有这个病能离得了中医。(三)政府这么大力推广,这么多专家和大官儿都不如
你明白。   


第一个很好解释,老祖宗的知识,错误多着呢!哪个民族的老祖宗都一样,
就算是我们的祖宗比别人强百倍,但还是留下了“人无完人,孰能无过”的至理
名言,有错误咋地,改就是了。老祖宗可没有说过自己都是正确的,歪曲祖宗才
是不肖子孙。   


第二个问题也好解释。医院的中医是越来越少,中医能单独能治的病好像还
没有,在医院工作的人都有一个共识,有病要找西医治,西医没办法的可以找中
医碰碰运气,也算是不放弃的一个选择吧。中医蒙不上没有任何责任,万一蒙上
一个就是立地成佛的神医。   

第三个问题最关键。国家的态度是主导性的,尤其是高度管制下的宣传媒体,
把中医弄得神乎其神,在这样的环境下,不相信真的很难。政府难道真的信任中
医吗?表面上看是这样,推广力度也非同寻常,最近还听说在畜牧业也有人鼓吹
要推广中医调理观念,简直是无孔不入。但有一个例外,就是计划生育领域,在
避孕、节育方法中,唯独没有中医,也没听说过政府推广什么中医措施。计划生
育是百年大计,国策中的国策,如果政府真的信任中医,为什么不让中医在这里
大显身手呢?我想答案已经有了,国策的执行是要动真格的,来不得儿戏,中医
这玩意儿确实靠不住,没有它只能是更好,在关键问题上政府真的不糊涂。   


政府中的高官,固然有中医的坚决拥护者,甚至身体力行,比如吴仪大妈,
但是有更多的例外,最典型的当属伟大领袖毛主席,他老人家一贯支持中医,大
力发展中医,但听说老人家自己却不信中医(有传记记载),长期的用脑过度难
以入睡,靠的都是西药,而不是什么安神补脑液之类的祖传秘方。   


中医能否骗下去,政府的态度是关键,至少应该让大家知道真相。反正我有
了病,只看西医,拒绝任何中医和中医方法。不知那些力挺中医的高官们,敢不
敢公开表态:得了病只看中医,拒绝西医治疗!如果这样,离事实就不会远了。



2008-03-31 14:59:48

主题: zt 中医界该如何自救?
中医界该如何自救

  作者:乘7路车去伊甸园

  自诞生之日起,中医界还从来没有面对过这么多的责难、怀疑和批评,怎么
会有今日之困局?其实早在将中医教育和产业纳入现代社会模式的那一天起,这
一切就不可避免的要发生了,剩下的就只是一个时间问题。

  抛去真伪、忧劣不谈,中医是一个松散的、感性化的、没有严谨结构的体系,
(这一特性确实和我国传统文化相一致),常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同样的一个
疾病,一个大师说其是发于寒凉,另一个大师说其发于体虚,于是会出现所谓的
看十个中医,得到十种不同的病理解释,医生开给病人十种不同的汤药之局面,
据说每种汤药还都有奇效,效如桴鼓,应手即愈,这一点确实让人觉着匪夷所思
了,也许正是中医的神奇之处吧。而现在中医院校教育所宣讲的中医理论体系,
其实也是新中医集体改革的结果,历史上真正的中医,根本就没有什么标准化的
模式,周易在社会上流行的时候,就在诊治中加一些周易的东西,堪舆风水在社
会上流行的时候,就在诊治方法中加一些运气之类的东西,甚至儒家理学的思路
也是可以加进去的,医生自己的感悟更是常常参杂其中,一个觉着胃病多了,就
说胃为后天之本、身体健康的关键,另一个觉着热病多了,就说热毒是万病之长、
身体发病的关键,反正都有理,都是大家,纷纷扰扰,莫衷一是,怎一个随性了
得。而且与现代医学知识之完全公开不同,我国医学之秘笈往往秘而不授,导致
众多宝籍失传,令今之遗老遗少们一旦提及就扼腕喟叹不已。这种思维模式是和
传统的农业社会息息相关的,经验而感性,而非标准和理性,是其中最为核心的
支撑点。

  这样一种无法被量化、没有标准的体系,如何能够适应现代的社会体系,如
何能够让在中学受过理科训练的学生接受?实际情况就是根本做不到,一个方剂
里面连药物种类都不固定(随意加减是大师的风范),而其中又包括着数种至数
十种药物,每一种药物又有多种的成份,这样下来,如何能确定是那一种成分起
了治疗作用?这还不算,就是疗效的评价,也不允许使用现代医学的标准,往往
自己制定一个不知出处依据的量表,用对症状表现的打分来评价,全然不管实验
室检查或其他的现代检查结果,反正就是有效,于是反复而理直气壮地表演着自
说自话,统计学上有意义,你还能说什么呐。

  这一点就是让其受到疗效、安全性的责问、面对自己的学校培养出大批掘墓
人的原因。如何解决这一困局,真正的方法只有一个:回归民间。

  现代的医院模式和大学院校的教育模式都不适合中医。不如就让他回到群众
中间,这样应该还可以保持神秘感,有效地回避各种怀疑和责难,继续荣光地神
奇和继承下去。



2008-03-31 14:53:57

主题: 飞蠓: 双重标准为哪般?
双重标准为哪般?

  飞蠓
  (http://blog.xinhuanet.com/u/memphis)

  人类获得性免疫缺陷综合征(AIDS,即艾滋病)上世纪80年代初被发现和定
名,因其接近100%的病死率被称为“世纪瘟疫”。现代医学为征服这种疾病投入
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但是依然没有找到能够根治它的灵丹妙药。按照惯例,现代
医学表示无能为力的场所,另类医学往往就会宣称自己“药到病除”,所以,自
从中国内地出现大量艾滋病患者,我们就能在电线杆上不断地发现声称自己能够
治愈艾滋病的“老中医”、“祖传秘方”。这些是明目张胆的骗子,没人会把他
们当回事,但是,抛开这些明骗不谈,人们依然愿意相信中医中药能够治愈艾滋
病,就像人们相信“明天早上太阳一定会升起”一样。例如,百度百科中关于
“艾滋病”的词条中就满怀敬意地写道:

  中医作为一种具有悠久历史的古老医学,对病毒性和免疫性疾病都有较好疗
效,而且有辨证论治的理论武器,可以治疗各种从未见过的疑难杂症,艾滋病也
不例外。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就治疗效果而言,目前中医治疗是世界上最好的治
疗方式之一。

  不知道这位不知名作者这么写的根据在哪里,不过显然最近发生的一个新闻
可以为这个作者增加一些底气。据报道,最近中医药局局长王国强先生在参加湖
南省中医药发展大会时透露:在对中医药治疗艾滋病试点工作项目进行总结后,
发现中医药治疗艾滋病取得了很好的疗效。究竟是什么样的疗效呢?据报道,中
医药治疗的患者“病毒载量的下降并不明显”,然而“在提高病人免疫功能、减
轻临床症状、提高生存质量方面疗效较好”。王局长还透露:我国现已启动中医
药治疗艾滋病评价标准的工作。为什么要另搞一套呢,据说是“对于艾滋病的临
床治疗,中西医缺乏统一的疗效标准。”

  艾滋病是由人免疫缺陷病毒(HIV)感染人体引起的,在21世纪的今天,这一
点近乎常识。经过20多年的研究,人们对HIV以及HIV感染人体的种种细节已经相
当清楚了:HIV是一种逆转录病毒,它主要攻击人体免疫系统中的CD4+T淋巴细胞,
从而破坏人体免疫系统而最终导致人体免疫系统崩溃,使人体因为丧失对各种疾
病尤其是微生物感染所致疾病的免疫能力而发病死亡。正是基于上述病毒学研究
结果,人们才把CD4+T细胞计数和病毒载量作为艾滋病检验和预测病程的客观标
准,作为检验治疗艾滋病的疗法和药物是否有效的检验标准。从这个角度来讲,
中医中药治疗的“患者病毒载量的下降并不明显”已经从客观上宣告中医中药在
“治愈”艾滋病问题上的无效,宣告“自2004年中医药治疗艾滋病试点项目
启动以来,国家财政已先后投入9000多万元经费”就此打了水漂(这些钱如
果用于购买正规抗艾药物可以解救多少不幸的病人于水深火热之中啊)。

  耐人寻味的是中医药管理部门并没有坦然接受这一事实,而是要为中医药另
立一套“治疗艾滋病评价标准”。正如有网友讽刺的那样,这已经不是原先吹嘘
的“指哪儿打哪儿”,而是“打哪儿指哪儿”了。这样做的唯一用处,就是维护
中医药的颜面,简言之,“面子工程”。当然,中医药管理部门可以这样搪塞:
中医药疗法虽然不能降低病毒载量,但是在其他方面还是很“有效”的嘛,我们
就针对这个确立疗效标准,不可以吗?可以,但问题在于在艾滋病治疗问题上,
什么是本什么是末?举个例子,一套自称“防杀一切计算机病毒”的杀毒软件,
突然让人们发现并不能查杀某些极具危害性的计算机病毒,软件开发商面对这样
的事实,却吹嘘“我的杀毒软件界面华丽,人机界面友好,启动速度快,占用系
统资源小,还是唯一的国产杀毒软件”,对于消费者来讲,他们会买帐吗?

  何况中医药管理部门为中医药疗效制定的标准是否具有客观性确定性也很成
问题。从报道上看,中医药的疗效体现在“提高病人免疫功能、减轻临床症状、
提高生存质量方面”,第一条基本上就是个笑话(HIV本身就是攻击人体免疫系
统的,如果真能提高病人免疫功能,中医药就不可能谦虚地说“患者病毒载量的
下降并不明显”),其余两条则不可能有可操作的量化的标准(尤其是所谓“提
高生存质量”),最终只能导致“我说有效就是有效”的情形。在这样一个疗效
标准框架下,恐怕连吃饭喝水等日常活动也会具有某种“疗效”,从这一点来看,
中医药局搞的这个双重标准,还具有强烈的搞笑效果。



2008-03-31 14:48:27

主题: 中药安全吗?消基会检测添西药、汞、铅含量过高 【中国时报 方佳怡/台北报导】
中药安全吗?消基会检测添西药、汞、铅含量过高

  【中国时报 方佳怡/台北报导】

  20060-10-16

  不少民众抱持“有病吃中药比吃西药好”的观念,不过,下肚的中药是否安
全?消基会日前办理消费者委托送检“中药掺加西药及含重金属”检测,今(十六)
日公布调查结果。消基会指出,六十三件样品中,共有十一件检出西药,检出比
率为百分之十七点五;至于六十五件检测是否含有重金属的样品中,有两件样品
检出汞含量超过卫生署规定,其中更有一件样品,同时被检出含铅量。

  为了替消费者的安全与健康把关,消基会即日起到二十七日为止,再度开放
“中药含西药、重金属检测”的申请。

  消基会的这项“中药掺加西药及含重金属”检测,是于今年六月间进行,收
到委托检测有无掺加西药的样品件数共六十三件;委托检测含有重金属铅的件数
二十四件;是否含有汞及镉的检测样品件数,分别有二十四件及十七件。

  消基会说,这次被检出掺加西药成分的种类,除了维生素类的维生素、中枢
神经兴奋剂中的咖啡因、利尿剂等较常被检出之外,包括止痛剂也验检出掺加西
药。消基会表示,业者添加目的,应该与想要达到快速疗效的效果有关。

  至于重金属的检测,消基会说,有一件来自“参药行”的“小儿惊风类”中
药样品中,不仅汞的含量超过卫生署规定“中药重金属总含量不得高于一百ppm”
的上限,更被检出铅的含量超过一百 ppm。另外有一件来自“国术馆”,用来治
疗“血管硬化”的中药样品中,检出汞含量高达百分之三点五。

  消基会更进一步表示,在合法场所取得的中药,检验出掺加西药的比例,由
九十二年(2003年)的百分之四点五,升高至九十四年(2005年)的百分之十八
点二%,逐年升高的趋势,显示中医界有害群之马,消基会呼吁中医界应自律,
给消费者安心的用药环境。

  消基会更说,所有的药品都是一体两面,既能治病也可能伤身,绝对不要轻
易相信“无病强身”的错误观念。不管是西药还是中药,强调“辨症论治”,在
临床上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消费者更不应该听信偏方或亲朋好友的推荐,随便购
买服用。



2008-03-31 14:46:44

主题: 孟隋: 中药里的汞就对人体无害?
中药里的汞就对人体无害?

孟隋
2006年08月15日浙江在线

  英国药物安全机构经检测发现,中药“复方芦荟胶囊”的中汞含量超过英国
标准11.7万倍。几位中国中医药领域的专家对此有不同的看法:许多国家以化学
药标准来看待和检测中药,是对中国传统医学的误解。(8月15日《东方早报》)

  时下流行质疑专家,因为专家们的话越来越让人看不懂。汞含量超过英国标
准“11.7万”倍,这是什么概念?词典上说:汞是一种危险物质,对人体的效应
主要是影响中枢神经及肾脏系统。过量的汞及其化合物被人体摄入会引起“汞中
毒”。如此看来,汞对人体确是一种毒物。超标了“11.7万”倍,我们的专家还
能“对此有不同的看法”,实在是过于奇特。

  中药和化学药的确有不同的检测标准,但是超标了“11.7万”倍的汞放在西
药里就是毒害人命的毒品,一旦放进我们的中药当中就成了治病救人的良药了?
这很另人费解。有人说这或许是“以毒攻毒”的药方子呢,这种说法其实是不负
责的。在千差万别的病情之间,谁能判断毒药的使用是“以毒攻毒”,还是“毒
上加毒”呢?那恐怕除非武侠小说里的“神医”再世不可。先不说现在的药品是
标准化生产的商业产品,是被批量制造出来的;更何况,药品是“入嘴”的东西,
是“治病”的东西,如此坚定和决绝地去否认其中严重超标的“毒物”是否过于
大意?

  “在中国国家药品标准里,中药中如安宫牛黄丸、仁丹等253个药品是国家
批准可以含有‘朱砂’成分(注:中药中的朱砂即为西药中说的汞含量)。”在西
药中也并不是不可以含有“朱砂”成分,关键人家西方人对含有的浓度和比例有
严格的限制罢了。含有“朱砂”成分并没有错误,但是含有超标“11.7万”倍的
“朱砂”可就太值得商榷一下了。就是药理上再不同,也不能说人体的机理不同
吧?大量超标摄入汞,在现代医学看来,是很容易引起“急性汞中毒”的,这是
不容置疑的。中药中的汞就不会引起汞中毒?谁信啊!

  因为人体解构的相同,任何医学的差异是相对的。不能说在我这里是毒药的,
在你那里就成了灵丹。我们最好不要把中西医学的差别夸打到那么巨大的程度。
为超标“11.7万”倍的汞毒进行“传统”和“文化”上的辩护是可笑的;遇到指
责,我们不应该动不动就拿“中西差异”来说事儿。



2008-03-30 15:21:16

主题: 张家玮: 恐怖,还敢吃中成药吗?(所谓“现代化”的中药)
恐怖,还敢吃中成药吗?(所谓“现代化”的中药)

作者:张家玮

中国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3月14日《关于公布含有兴奋剂目录所列物质药品名单的通知》(http://www.sfda.gov.cn/WS01/CL0055/28492.html),公布了含兴奋剂目
录所列物质的中药品种名单,看了其中含有激素普拉雄酮的中成药有五百多个, 如果不是SFDA的公告还真不敢信这是真的。

普拉雄酮(prasterone), 去氧异雄甾酮,化学名称为 3 β-羟基雄甾 -5-烯-17-酮(androst-5-en-17-one, 3 β-hydroxy), CAS 登录号53-43-0, 是在人体肾上腺皮质中
合成的 C19肾上腺甾类化合物, 有广泛的生理和病理生理作用, 是性激素的前体, 目前主要通过化学或生物合成生产原料药, 还没有看到过从动物或植物提取的产物, 因此中
成药中所含有的普拉雄酮只能是生产中添加的化学原料药。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通知要求有关中成药标示“运动员慎用”的指示, 普拉雄酮在药品中的成分比重应
该是可以检测出, 否则就没有必要做服药警示了。

普拉雄酮的药理作用是同化激素类药物, 可沙谧庸惫? 促进宫颈成熟,使宫口开大, 缩短分娩时间。 药物静脉注入后,经肝脏分解成脱氢表雄酮,再经一种特异化
酶(得尔塔5,4异构酶)作用后转化为雄烯二酮,然后再经卵巢内芳香化酶作用转化为雌酮和雌二醇。雌激素和雄激素在血液中95%与性激素结合球蛋白(SHBG)或睾酮-雌二醇结
合球蛋白(TeBG)特异结合。游离后与靶细胞特异受体结合后形成“活化”复合体,产生生物效应。主要用作妇产科用药。

在美国将普拉雄酮添加做口服的健康食品类的产品有不少, 但所用的物质大部分为普拉雄酮的肝代谢产物脱氢表雄酮(DHEA), 主要作用是延缓衰老和提供免疫力的健康食
品。但美国的健康食品和药品有严格的界限, 就是食品不能做药品, 不能用于治疗, 也不允许称有治疗作用。

SFDA列举的含普拉雄酮的中成药有500多种, 有很多是婴幼儿用药, 这类药品有必要添加普拉雄酮吗?列举其中如:珠珀惊风散; 珠珀保婴散(珠珀保婴丹); 育婴丸;
婴宁散; 小儿太极丸;小儿清凉止痒酊;小儿七珍丸;小儿暖脐膏;小儿牛黄散;小儿牛黄颗粒;小儿惊风七厘散;小儿惊风片;小儿健脾帖膏;小儿急惊散;小儿回春丸;小儿肺热平
胶囊;儿童感热清丸;儿科七厘散。
这些不少是传统育儿必备药品, 在普拉雄酮没有大量生产的年代是不会添加的,但现在居然给这些婴幼儿用药加入同化激素, 到底会起到什么作用?几年前有报道京津地区小
胖墩特多, 说不准就是由于用药含有同化激素造成的肥胖症。但对于婴幼儿用同化激素的成药处方药监部门没有规定吗?

查《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2000版一部的七厘散, 其成分为血竭,乳香,没药,红花,儿茶,冰片,麝香,朱砂八味, 普拉雄酮是哪儿来的, 如果没有添加能在服食者的尿检中
验出普拉雄酮吗? 如果加了药典处方成分以外的物质, 那这个药还是原来的药吗? 另外像安宫牛黄丸;同仁牛黄清心片;同仁大活络片;片仔癀;牛黄清心丸(局方)这些药为什么
要加普拉雄酮, 起到什么作用?

恐怖, 普拉雄酮, 为什么你会出现在这些中成药里.

(XYS20080322)

  对张家玮《恐怖,还敢吃中成药吗?》的一点补充

  疯和尚

  该名单中首列的几个中成药安喘片、喘息灵胶囊、止喘灵气雾剂、肺气肿片、肺气肿胶囊、喘舒片等含有克伦特罗,这也是现代医学治疗用于治疗支气管炎、
肺气肿等引起的哮喘的用药,并且该药:“用于治疗一般口服一次量为20—40微克,用量过大或无病用药则可能出现肌肉震颤、心慌、心悸、战栗、头疼、
恶心、呕吐等症状。特别是对于患有高血压、心脏病、甲亢、青光眼、前列腺肥大等疾病的人群危险性更大,可能会加重病情,导致意外。”也就是说,如果病
人的咳喘症状并非克伦特罗所针对的病因引发的,或者已经在服用克伦特罗的病人,可能会产生严重的毒副作用。

  上帝保佑计生委!!连中成药也在帮他们打工卖力呢!!而且计生委顶多能防着不多生,人家这是直接减少已存活人口,以后把计生委跟国家中医药管理局
合并得了。

(XYS20080324)

iiib:中药里面添加西药成分早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只是添加具有很大副作用的成分还是让人感到恐怖。从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衙门这样的行政行为,可以得出一个结论,我们太应该相信中央衙门和他们说的话了——鲁迅在《呐喊》里说,吵醒铁屋子里不知道的人是不对的。大概是怕天朝上国的运动员在奥运会期间由于不明真相,误用这些“中成药”导致无法通过兴奋剂检测,给伟大的天朝上国丢脸,领导会怪罪。至于广大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用药规范则仿佛可以置之不理。明明知道这些药厂的药类似于假药(药物必须严格按照药典配方进行生产,这个道理大家很容易理解,任何改动都成了假药,除非你获得新药批准),也要三缄其口。故建议本网网友,能不用中药尽量不用(包括中成药)。



2008-03-30 15:19:53

主题: 方舟子: 含兴奋剂的中成药岂能只让“运动员慎用”
含兴奋剂的中成药岂能只让“运动员慎用”

·方舟子·

近日,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出《关于公布含有兴奋剂目录所
列物质药品名单的通知》,列出1227种含兴奋剂的中成药品种,其中1
种含代血浆(右旋糖苷),6种含克仑特罗,9种含氢氯噻嗪,104种含
吗啡,174种含士的宁,400种含麻黄碱,533种含普拉雄酮。

这些兴奋剂成分,有的是配方中的草药本身所具有的,例如士的
宁源自马钱子,麻黄碱源自麻黄,吗啡源自罂粟壳。但是有的则是人工
合成的化学药物,例如克仑特罗、氢氯噻嗪、普拉雄酮,它们不可能来
自“天然成分”,只能是添加的化学成分。

其中最值得注意的是被用得最多的普拉雄酮,它是一种甾体激素,
进入体内后将转化成性激素。居然有533种中成药被检测出了含有这种
激素!这些并不是什么伪劣假冒或新研发的中成药,其中不乏片仔癀、
安宫牛黄丸、川贝枇杷糖浆等著名的传统中成药,但是在其成分中并没
有标出添加了普拉雄酮。被查出添加了普拉雄酮的还有多种是传统儿科
药物,同样没有标明,让婴幼儿稀里糊涂地吃下了性激素的前体。

国家药监局发这个通知的目的显然是为即将参加北京奥运会的中国
运动员着想,担心他们因为服了中成药而通不过兴奋剂检测,要求这些
中成药标明“运动员慎用”。但是这却无意中权威地证实了一个公开的
秘密:当前市场上的大部分中成药都添加了西药成分,有的在成分表中
标明(往往放在最后),更多的则是不标明,属于非法添加。

这也说明中成药的厂商们其实自己也对中成药的功效没有信心,所
以才会采取“药效不够,西药来凑”的作法,一方面利用国人对中药的
信任赚钱,一方面又利用西药的效果来欺骗国人。实际起作用的是西药
成分,但是用中药包装的西药的价格却远远高于西药本身的价格,还美
其名曰“中西医结合”。

消费者浪费了钱倒还罢了,如此“中西医结合”还有很多危害。添
加的西药有的是会有比较严重的副作用的处方药,需要在医生的指导下
才能服用。如果没有在中药中标明西药成分,患者不知不觉地吃了西药,
就无法预防、处理这些西药的副作用,也会干扰疾病的治疗。另一方面,
吃药并非多多益善,中、西药一起吃,中药有可能妨碍西药发挥效用,
甚至由于药物相互反应而出现毒副作用。人体摄入不必要的药物也增加
了肝、肾解毒的负担。在儿科用药中添加激素更是有害儿童的发育。

因此,药监局既然已经检测出了这些中成药非法添加了西药成分,
那就应该发出通报、召回药品、处置厂商,起码也得要求在说明书中标
明真实成分让消费者知情,岂能仅仅以“运动员慎用”就了事?难道广
大患者的健康还比不上某位运动员能否通过药检?

2008.3.26.



2008-03-30 15:16:20

主题: 程美信: 中医何止是科学!?
中医何止是科学?!

  程美信
  http://blog.sina.com.cn/u/5919c78401000685

  中医存废又发一轮争论,结局必然遵循中国历史固有的宿命。科学理性主义
在中国注定斗不过保守势力和国粹主义,因为后者拥有无与伦比的政治资源和民
情基础,之所以中国非现代国家,意味着中华民族仍处于一条腿要前进而另一条
腿要后退的尴尬处境。毫无疑问,中医在现代文明和科学体系下仍旧继续存在,
它显然离不开半封建和半现代的国情;半开化和半愚昧的国民,表面传统与现代、
愚昧与科学在中国没有彻底了清。目前中医是不是科学?以及它对国民健康利弊
都显得无关紧要,中医似乎关系到民族尊严与祖宗脸面,中国几千年文明的赌注
全押在中医这一国粹身上,废除中医等于对民族历史与华夏文明的彻底否定。换
言之,中医存废已不在学术与技术的范围,而是脸面荣辱和道德对错之争,主张
废弃中医无疑成了历史“无知”、败类“汉奸”。

  在21世纪的今天,推行中医与西医并存的混帐体系,可以说是“西体中用”
的现代翻版,可见中国社会要走出历史阴影还需许多路要走,曾经的挫折与失败
不但没能成为自强动力和宝贵经验,反而成了前进的障碍和守旧的理由;以致科
学技术在中国必须背负着道德裹脚布;意味着中国人的健康都成为国粹国学的鲜
活祭品;简直让人去实践“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的道德理想,所谓爱中医、信
中医等于“爱中华/爱祖国”。

  “西医治标,中医治本”之妖言,在国家政要、文化大师、无良奸商和江湖
郎中的大量推动下,几乎占侵了人心骨髓,应证了谎言一万遍就是真理的说法,
实则是传统糟粕的死灰复燃,给整个社会造成巨大损耗,不仅使人走入歧途去学
中医,还浪费大量的科研经费和公共资源;尤其对那些被穷困与无知所包围的人
们而言,更是雪上加霜,他们花钱去吃苦不堪言的草根兽角,关键是耽误了治病
时机。这大概是主废派所看到中医的社会危害性。

  从反西方列强到反文化霸权,官方有意不意的借助传统文化和祖宗招牌作为
政治工具,以弘扬传统去发扬民族主义和爱国主义,其目的在于证明东方专制主
义的合法性和优越性。故此,一切国粹国学国术都呼之欲出,从中医到国画、从
金庸到季羡林、从李洪痣到张宏堡,国学大师和气功大师之“闹剧”便是好戏连
台。中医背后不乏大小郎中、药贩、国学大师的财路饭碗,关键愚民政治需要一
个旧传统作为其合法衣钵,老百姓出于无知无奈,不管有没有病和信不信中医都
吠声吠形一通,拥护“中医”和痛斥“汉奸”无非表示自己的道德与政治立场的
正确,这便是愚民国土的一大独特风景。总之,江湖术士、“国学大师”和腐朽
制度的种种劣行,最终埋单必将是老百姓,他们才是名副其实“冤大头”。

  医学在中国有“中医”与“西医”之分,这本身已很荒谬,意味着医学不止
遵照科学实证体系,还须照顾到民族习惯与历史传统。显然,它是清末民初那场
辫子保卫战的遗留残骸,也是政治道德强暴科学的历史连续剧,使得疾病和药物
都具有民族文化属性,科技服从政治或道德之观感。众所周知,不论东方还是西
方,医术最初发展必然离不开直觉经验,它跟原始宗教巫术相为一体,从汉字
“毉”字便不难发现这一历史事实,早在中世纪之前,类似中医的古朴病理药理
几乎世界皆是;如欧洲各国的放血疗法的风行程度绝对不亚于中医的针灸刮痧,
可历史发展和科学进步必将取代不可靠的传统经验和落后手段。此外,中国传统
医术始终没有超出护理范围,其理论则还破烂不堪,还停留在阴阳八卦的原始调
门,完全被现代科学实证体系所摈弃。

  现代医学同样不能做到包治百病,但比中世纪的号脉放血医术手段是个飞跃
行进步。怪不得方舟子先生斥责中医为宗教迷信,其实一点不假,中医在历史上
大抵是宗教,可谓不折不扣的精神鸦片;这种情况在今日中国社会里仍一目了然,
那些绝症患者总是寻找偏方和烧香拜佛,如同西方大型医院里有祈祷小教堂一样,
算是一种人道的终极关怀。其次,穷困与无知也是中医的主要土壤,在祖国广大
农村地区,大病小病还盛行偏方土药,甚至迷信巫医,这也是江湖骗子大有市场
的根源。国家最初支持中医和赤脚医生,其原因也在于当时医疗设施和医学水平
的普遍落后,中医中药又是一个不可取代的现成庙堂,大抵上满足社会心理需求,
算是死马当活马医。

  如果说中医为中华民族作出巨大贡献,这无疑是吓人的虚夸之词,动物没有
文明都照样存活到今天;迷信总比野蛮要进一大步,今日中医比历史巫医总高明
一些,至少它增加了不少现代科学术语,听起来近乎很科学,如医药广告所宣传
那样,中医药都是传统精华与现代科技的结晶,实际大抵是些吃屌补屌、吃脑补
脑的史前理论。毕竟今天是生活在一个科学体系比较完备的时代,号脉医术手段
应当退出历史舞台;传统和现代、历史与现实更不容错位。中国人已为思想守旧
和文化落后负出了巨大代价,早该将中世纪医术的“中医”进入历史博物馆,这
是它应当的必然归宿,让其泛滥至今已是全体科学工作者的耻辱,更是整个国家
和民族的不幸。



2008-03-30 15:14:41

主题: 我本无名: 我国医学现代化路线图
医学现代化路线图

  作者:我本无名

  目前由于政治的干扰,导致我国医学现代化的进程常常出现波动。医学的现
代化是国家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的形势看来,医学的现代化甚至可以看
作政治现代化和国家现代化的一个标志性指标了。

  为了推动国家现代化,推动医学的现代化,推进人民科学素质的提高, 有
必要对医学现代化做一个路线规划。张教授的签名方式显然是一个一步到位的想
法,但受到了政治因素、教育因素和国民素质的限制,胎死腹中了。将这一功在
千秋的大业分步实现是一个比较好的方法。

  我认为,可以采用如下大致的步骤:

  1)推动新医旧医分离

  具体的做法就是:打击中西医结合的骗人疗法,减轻人们看病的经济负担。
推动国家立法,要求参考韩国模式,中医(旧医)不得在中药中加入西药,不得
盗用现代医学的概念,不得使用现代医学的检测设备。尤其是会导致人生命危险
的中药和西药同服或者在中药中使用西药的问题,采用刑事法律制裁。

  期间要大力宣传 中药有毒,旧医无理的观念,并采取措施,如刊登公益广
告的方式来提升公民的科学素质。

  2)推动旧医去国家化

  要求参照日本模式,在立法上废除旧医。使之成为一个文化现象。

  3)推动旧医申请文化遗产

  大力推动公民的科学素质的提高。完成将旧医送进历史博物馆的责任。



2008-03-30 15:06:37

主题: 郭午风: 靠吹牛和造谣救不了中医
靠吹牛和造谣救不了中医

  山东济南 郭午风

  博客中国上有一署名韩晗的“中医不可废除!致中国科协主席的公开信”,
信的最后还注有“欢迎各家媒体转载,欢迎各位有识之士签名支持”,看到文章
义愤填膺慷慨激昂,于是顺便瞄了一眼关于作者的介绍,原来韩先生是位20 出
头的受过表彰的文学青年,于是很想帮助他扬扬名气。韩晗先生所表达的继承维
护中国传统文化的爱国热情固然可贵,但作者所用的手法实在不敢恭维。其做派
与众多“中医爱国者”大致相同,并颇具代表性。大概此文学青年只有些玩字的
本事,而没有多少现代科技知识,在表达中医的理论和实际需求方面,底气极端
虚弱,只好靠吹牛和造谣来为中医虚张声势了。

  然而,或许因为是文学青年的缘故,其吹牛和造谣基本功练得实在不够扎实,
试举两例供诸位欣赏。

  谣言一:“我国中医学院士程莘农、陈可冀诸先生在国际医学界都享有盛
名”。而实际情况是,两位老中医在中国多多少少有点名气,但也仅仅局限在中医
界,恐怕90%的正规医生难知其大名,说在国际医学界都享有盛名,明摆着是吹牛。

  谣言二:“中医作为世界重要的医学诊断方法,在世界各国都被研究使用,
哈佛大学、加州大学等世界一流大学都相继成立了中医研究所”。这个牛吹得就
更离谱了,几乎所有发达国家对主流医学以外的民间疗法都是严格限制的,中医诊
断的四大法宝“望、闻、问、切”之一的,也是最具中医特色的“切(即所谓
“号脉”)”让洋大夫们都研究使用,岂不是天方夜谈?“切”这玩意,别说洋大
夫玩不了,就是中国正规医生也没有多少人在真的在用。当然,平时医生护士们
数脉搏与中医所谓的“切”可不是一码事,比如他们能有号出喜脉的绝技吗?不
知可爱的文学青年韩先生是怎么知道的,哈佛大学、加州大学等世界一流大学都
相继成立了中医研究所?你可以到两家大学的官方网站查查,大学机构栏目里罗列
得清清楚楚(哈佛大学官方网站:www.harvard.edu加州大学官方网站:
www.ucr.edu,如果还怕有所遗漏,还可以把the institute of Chinese 
traditional medicine of Harvard university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Google一下,肯定就万无一失了。要知道,在当今高度发达的网络信息社会,没
点起码的技术含量就出来混事、蒙人是很难的。

  然而,即便如此,韩先生满腔的爱国热忱还是值得肯定的,需要指出的是,中医
作为传统文化完全应该保留,文化么,侃侃而谈,唱唱京剧,写写书法,有那么
点盲目的自豪感加自我欣赏,也无可厚非,可是文化这东西是说着玩的,娱乐性
的,如果硬要被“中医爱国者”拿来,用一些诸如阴阳五行等原始、混沌理论来
给人诊疗疾病,这可就是害人了。如果“中医爱国者”们就靠吹牛和造谣这点看
家本事来拯救中医,只会让国人进一步认清中医及其拥戴者的虚伪本质,这样的
话,中医作为文化来保留的价值也会打大折扣的。

  附:

  国粹服务民族,中医不可废除

  ——致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院士的公开信

  尊敬的韩启德院士:

  您好!

  请允许我向您表示诚挚的致敬。您作为九三学社的中央主席,九三学社在您
的带领下成为了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一支重要力量;同时您作为一名德高望重的
科学家,今年又当选为中国科协的主席,成为了中国科学界名副其实的泰山北斗。
学生是一个没有什么资历的年轻人,给您写这封信可谓是冒昧至极。顶多只能算
是请教,但是作为一个中国人,一个从事人文社科工作的研究者,学生拙以为现
在很有必要向您提一下我最近颇感苦闷的一个想法:您作为一位国际知名的医学
家、我国首屈一指的病理生理学家,您对于何祚庥院士对于中医是“伪科学”的
定义,不知作何高见?

  首先请相信我是站在公正的层面谨慎地提出我的看法。无论是“打假代表”
司马南先生,还是“哲学乌鸦”黎鸣教授,都是我曾经有过往来的老师。我对他
们都是充满了崇敬而不是侮蔑或是偏袒。但是科学的发展需要是真理,早在几千
年前古希腊哲学家亚里士多德就发出了“我爱我师,更爱真理”的呼吁。在此,
学生谈谈我的想法,大致是如下三点。

  首先,中医不可废除。世界的医学现在的确是西医的时代,几个世纪以来自
然科学的高度发展为西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无论是哈维的血液循环
理论还是现在的基因学说,但是中医却受到了冷遇,中医在理论上的创新在很多
时候都要依靠西方的生化学、药学基础知识来完成。但是这是否就意味着中医是
“伪科学”呢?显然不是。既然用西医的观点也能把中医的原理说清楚,那么中
医在内容上仍然是科学的,况且我国中医学院士程莘农、陈可冀诸先生在国际医
学界都享有盛名。中医的理论绵延几千年,历经各种磨难至今,可能在理论上不
完善,但是却是我们汉民族行之有效的一套国粹。在国家的十一五发展规划中,
党中央明确指出“‘十一五’期间将加强中医传承方法、辩证体系研究以及基于
现代技术的中医药诊疗、评价技术标准与方法研究……”,在这样一个民族发展,
伟大复兴的紧要关头,提出废除中医,不但是荒唐的,更是不明智的,最重要是
与党中央的精神严重违背的。

  其次值得一提的是,中医作为联系海峡两岸的纽带,早在2003年就发挥了不
可估量的作用。2003年Sars疫情蔓延,海峡两岸中医学专家专门为“中医中药防
治Sars”召开了学术研讨会,会上各路专家为解决疫情积极建言献策,体现了中
华民族强大的凝聚力。今年5月,首届海峡两岸中医发展与合作论坛又在厦门召
开。来自祖国大陆、台湾、香港和澳门的全体代表发出《倡议书》,倡议建立中
医药长效交流机制,构建两岸中医交流合作平台,携手推进中医药走向世界,造
福全球华人乃至全人类。中医已经不止是一种医疗手段,也不止是一种文化形式,
而已经成为了海峡两岸,世界华人的共同语言。

  最后说一点的是,我们如何看待国粹?京剧、中医、陶瓷、民俗等等,都是
中华文化五千年来的巨大文化遗产,昆曲等国粹申报了世界非物质类文化遗产,
京剧与斯坦尼拉夫斯基、布莱西特并称世界三大表演体系,陶瓷的英文China代
表着大秦王朝,是中国的符号,中医作为世界重要的医学诊断方法,在世界各国
都被研究使用,哈佛大学、加州大学等世界一流大学都相继成立了中医研究所。
同为中华儿女,我们应该感到欣慰。我们应该把国粹作为国家的符号,作为世界
看中国的窗口,作为联系世界华人、海峡两岸的纽带,从而爱惜地加以保护,而
不是片面地加以否定。

  废除中医之荒谬言论,此风万万不可开。您作为一名医学家,我们相信您的
眼光,也相信您的大局观。对此,我们予以乐观的期待。敬祝

  冬安! 
  韩晗 敬上
  2006年12月6日
  (欢迎各家媒体转载,欢迎各位有识之士签名支持,谢谢!)



2008-03-30 15:05:23

主题: shunz: 从最近的中医之争看中国之落后
从最近的中医之争看中国之落后

作者:shunz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shunz.net/2006/11/chinas-backwardness.html)

  最近关于是否废除中医,网上吵得可是沸沸扬扬,但是仔细看看正反两方在
这场辩论中的表现,我们看到的却是一场闹剧,正方是摆证据,说效果,讲道理,
反方则是扣帽子,死缠烂打,无理取闹,这在逻辑上是完全一边倒的争论,在舆
论上却是倒到另一边,通过这场争论,我可以说从中品味出了很多,下面一一道
来:

  一、国民素质落后

  从这场争论中,我们可以看出国民素质,特别是科学素质极度落后,关于中
医是否符合现代科学范畴,以及中医与现代医学孰优孰劣,这应该是每一个具有
基本科学素质的人一眼就能判定的,但是在这场争论中,上至国家卫生部,下至
普通大学生,始终有人纠缠不清。稍微整理一下,可以看出这些人一般是具有以
下特征:

  1、泥古不化

  抱残守缺、泥古不化、墨守陈规这些本是中华文化特征之一,具体反映到中
医文化中,就更显得突出了,言必称《黄帝内经》等古人经典,无视现代科学的
进步,甚至认为“鸡尾酒疗法”是中国商代的水平,很有阿Q的特点,总认为
“我们先前比你阔多了”,总沉湎于中华泱泱大国的幻想中。这些人搁在八九十
年前就是那些封建遗老遗少,“数典忘祖”是这些人常挂在嘴边的话,其思维水
平不值一提。信奉权威,相信“祖传秘方”,更极端的则认为古人比现代人更聪
明,古代比现代更先进,认为人类文明是一代不如一代,相信武侠小说里从某个
山洞找到古人留下的武功秘笈就能无敌于天下:P。

  2、乱扣帽子

  扣帽子,诛心之论,这些也是中华文化,特别是政治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这次中医废存争论上也表现得淋漓尽致,在我的blog上转贴张教授的文章后就
有不下50人在这里骂张教授是汉奸,甚至直接说张教授是汪精卫。说中国哪里不
好就等于卖国,这是这些人的典型思维方式。

  3、逻辑混乱

  逻辑混乱,脑子一片浆糊是这些人的最大特征,这些人看不到中医理论的荒
唐,看不到“心主神明”的愚昧,看不到现代医学进步对中国人平均寿命的提高,
看不到中医一直在窃取现代医学的研究成果,比如,有种说法是中医可以提高人
体免疫力,岂不知免疫之说来自现代医学,中医根本不知道人体有免疫系统,何
来提高免疫力?中医说能抗病毒,但其实是病毒病菌不分,连基本的消毒概念都
不清楚,却号称能治SARS,非典时,有中医称能半年内研制出特效药,但是现在
过去3年多了,还是无影无踪。这些脑子浆糊的人是看不到这些的。

  4、胡乱类比

  这些人还有一个特征就是喜欢拿不相干的事物来做类比,这也是中华文化的
糟粕之一,不知深究概念内涵,而只是做简单类比。比如将中医西医类比为中餐
西餐,就是这种思维简单化的毛病。

  二、医疗体系落后

  从这次争论以及王澄医生的一系列文章,我看到了中国医疗体系与国外相比
的极度落后。了解到了中医存在于中国医疗体系的历史原因,更了解到中国现有
医疗体系的不公平。从国外的医生培养制度,知道了国内医生的水平之低下。联
系到自己看病的经历,感慨实在太多,让人生出:“为什么我生在中国”的愤慨。

  三、教育落后

  参与这场争论的死挺中医的人群基本上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但是绝大多数
都是建国后受教育的,特别是35岁以内的人都是在改革开放之后开始受教育的,
这些人应该都是受过正规的科学素养教育的,但是这些人都倒向了愚昧与无知,
这实在是中国教育的失败,从中折射出了中国教育的落后。

  综前所述,这段时间的争论暴露出了中国许多方面的落后,而这些落后又与
政治和历史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正如司履生教授所说的“中西医之争实际上是
新时期的思想解放运动”,希望这场思想解放运动能让更多的人觉醒,从而摆脱
愚昧与无知,加快缩短中国与世界的差距。



2008-03-30 15:00:56

主题: 南风: 中医是系统论?
中医是系统论?

  南风

  自“签名”事件以来,反伪派和护医派的斗争日趋激烈,在灵丹妙药的谎言
一个接一个的被揭穿以后,中医的顽固堡垒已经风雨飘摇,危机四伏,为“挽狂
澜于既倒,扶大厦于将倾”,他们只好扯出最后一根救命稻草,那就是被无数
“学者”反复提起的一句话:中医是“系统科学”,它把人体看作一个整体,强
调人体各个部分、各个器官之间的联系,“辨证施治”(本为辨症施治)。而西
医则“头痛医头,脚痛医脚”,“治标不治本。”因此,中医仍有其不可替代的
地位和优势。这种看法,在一大堆分析中医哲理的“学术论文”中被屡次提及,
糊弄了相当一批人,如果不予以拆穿,将继续误人子弟,贻害不浅。

  中医的“系统观”,集中表现在其基础理论的阴阳五行学说层面。这个学说
把金、木、水、火、土五种元素与人体的肺、肝、肾、心、脾五种器官对应,以
五行之间的相生相克关系来说明五脏之间的相互联系,看上去是一种整体观,但
实际上是无用的空洞理论,因为它只有躯壳而无实质内容,不能揭示出人体器官
之间的真实联系。记得2006年12月份凤凰卫视“一虎一席谈”有一个采访何祚庥
院士的镜头,何院士明确指出中医的阴阳五行是伪科学,说肺属金、肝属木之类
毫无依据(大意如此)。在节目现场做客的文化学者王鲁湘反驳道:何院士把金、
木、水、火、土与自然界五种具体的物质相等同,金就是金属,木就是木头,犯
了概念上的常识性错误(大意如此)。此话一出,结果引来台下无知的观众一片
掌声。实际上,王鲁湘先生的辩解是反驳不了中医“五行”学说是伪科学这个根
本观点的。无论五种物质是具体的也好,抽象的也好,实体也好,属性也好,它
都无法揭示人体器官之间的真实联系。如果说金、木、水、火、土是一个“隐
喻”,本体就必须和喻体有某种联系,所以“五行”与“五脏”的对应关系和相
生相克的机理,中医必须予以回答,若这种回答无基于经验的证据,那就是玄想
和胡诌,说其是伪科学是一点也不为过的。把这样一种虚构的整体观用来指导治
病,结果可想而知!

  至于说现代医学“头痛医头,脚痛医脚”,则是一种夸大的不实之词。不可
否认,由于科学发展和观测手段的限制,人体器官之间以及生理活动之间联系的
具体细节,还没有完全揭示出来,有时只得退而求其次,局部的问题局部的治疗,
这样的做法虽然有缺陷,但比中医按照不存在的联系去“综合治疗”还是要安全
有效一些。事实上,现代医学同样强调联系的观点,整体的观点。比如胃部有病
吃什么药,它会明确的告诉你这种药物对肝部、对肾部的副作用。又如一个人走
路站不稳,东倒西歪,现代医学也不会简单的认为问题就出在腿上,它可能治你
的小脑。可以看出,现代医学所揭示出来的联系,才是具体的、真实的、可操作
的。中医的“系统论”,则是虚构的、模糊的、不可操作的,用何院士的话来说,
应称之为“笼统论”。 

  不少学者还提到科学范式的转换问题,说我们这个时代正在经历一个伟大的
科学转型,以牛顿力学为代表的机械主义还原论的科学范式正在逐渐的向以现代
系统科学为代表的整体主义综合论的科学范式过渡,一些人就以此为据鼓吹中医
代表了人类医学的发展方向。应当说,科学的综合化、整体观是其发展趋势之一。
但现代系统科学与中医并无多少关系,以此论证中医的优越性是毫无根据、荒诞
不经的。现代系统科学的诞生,是20世纪40年代的事,内容包括一般系统论、信
息论、控制论、耗散结构理论、协同说、超循环论、突变论、分形、混沌等方面,
这些理论,都是建立在数学、物理、化学和生物等学科的基础上,纵观系统科学
理论创始人贝塔朗菲、维纳、哈肯、普利高津等人的著作,并未看出有哪一条原
理来自中医。人体是复杂的系统,当然需要以现代系统科学为指导,但是,这一
切都与中医的“笼统论”无关,“笼统论”无法揭示人体系统真实的生理生化过
程以及致病、治病机理,中医的发展已经是穷途暮路了。

  此外,整体的观点也并非中医所独有。几乎在人类早期所有的思维形式当中,
都包含着某种朴素的整体观、系统观。谟克里特有两本未流传下来的著作,一本
就叫《世界大系统》,另一本叫《世界小系统》,赫拉克里特在《论自然界》中
说:“世界是包括一切的整体”,毕达哥拉斯也说:“整个的天是一个和谐。”
古人在科学不发达的时代,观天察地,主客不分,容易产生自发的系统观点,中
医的朴素整体论,是其中的一种,在当时应当说也是有一些价值的,但我们没有
必要把它神化,没有必要把这个阴阳五行的体系搞得高深莫测。实际上,正是
“笼统论”这种大而化之的思维方式,才导致我们看问题只能看到一个朦胧的、
幻想的轮廓而看不清具体的细节,近代科学没有出现在我们这样的东方国家,和
这种思维方式很有关系,这很值得每个人深思。

  (2006.12.28 于 中国海洋大学)



2008-03-30 14:58:55

主题: 刘孟真: 是辨证论治还是辨基因论治?——解秘中医系列1
是辨证论治还是辨基因论治?——解秘中医系列1

刘孟真
http://liumengzheng.tianyablog.com/

  “有超过90%的药物只对30%~50%的患者有效!”三年前,在英国伦敦举行的
一次医疗药物国际研讨会上,世界医药界的巨头葛兰素史克(Glaxo Smith 
Kline)公司基因部副总裁阿兰·罗斯(Allen Roses)向世人公布这一消息。

  想想众多中医专家声称:“凡麻黄汤证者,以麻黄汤治之,有效率是多少?
100%!凡桂枝汤证者,以桂枝汤治之,有效率是多少?100%!凡‘胸肋苦满,心
烦喜呕,不欲食,口苦,咽干’ 属小柴胡证者,无论是何疾病,皆以小柴胡汤
治之,有效率是多少?100%!”最谦虚的也要说是90%,只是不知这些数据从何
而来?这些数据怕是“有生于无”,通过直觉,顿悟而来的吧。说这些话的人都
是阴虚火旺,说的都是谵语。别人说他重复性差,他就说只要是对证的有效率是
100%;别人说他没有实验,他就说他有内证实验,别人说他疗效差,他就说是现
在人没学懂,古人比现代人高明得多。

  由于基因变异的不同,不同的人对同一剂量的同一种药物的反应是不同的,
无论是在疗效还是副作用方面。比如说同一个药张三吃了5g,活性成分在血药浓
度中还没有达到有效量,李四也吃了5g,活性成分在血药浓度中居然接近中毒量。
这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基因多态性(Polymorphisme genetique,DNA位点表达上的
差异)。这些差异正是我们个体差异的生物基础。比如,他们能决定我们对药物
的易感性。

  大部分的多态性都是DNA中孤立的位点的简单变异——单核苷酸多态性
(Single Nucleotide Polymorphisms),即单个碱基的变化,在每个人身上有上
千万个。通常,这些单核苷酸多态位点与促成药物在机体内发生转化的基因有关。
对抗凝血剂有效性起主要作用的细胞色素分子P4502C9,至少存在3个P4502C9基
因的变种:CYP2C9*1、CYP2C9*2和CYP2C9*3。拥有 CYP2C9*3型基因的人
(代谢缓慢型),占总人数的4%,对抗凝血剂非常敏感,相对于拥有CYP2C9*1
型基因的人来说,他们只需很小的剂量即可。 1956年,美国一家研究机构发现,
当时的一种抗疟疾药物磷酸伯氨喹(Primaquine)在临床上针对不同的患者效果
有很大不同。经过分析和研究,科研人员发现这种差异缘于一种叫做“葡萄糖-
6-磷酸脱氢酶”(Glucose-6-phosphate Deshydrogenase)的基因物质的变异。
[1]

  药物遗传学(pharmacogenetics)研究遗传因素对药物代谢动力学的影响,
作为一个研究领域在上世纪50年代就出现了。它可以深入了解遗传变异对药物反
应的影响及其分子基础,并据此预测对药物异常反应的个体,从而进行有效的防
治。对药物遗传学的研究,已揭示了许多药物异常反应的遗传基础和生化本质,
可以帮助临床医生正确掌握用药的个体化原则,防止各种与遗传有关的药物反应。
2002年上市的罗素(Roche)公司的赫赛汀(Herceptin)是一种针对HER2检测为
阳性的患者使用。医生在开出这种药物之前首先要查找患者的肿瘤中是否存在这
种基因变异。

  由于内在(例如性别、疾病和遗传素质)、外在(例如环境、生活方式)因
素的相互影响,个体用药疗效取决于很多因素。对药物-靶器官相互作用(药效
学)或药物代谢(药物动力学)进行的药物遗传学研究,已获得遗传变异影响药
物疗效的大量信息。但根据基因型应用这些信息来指导具体病人的治疗时,临床
医师还必须考虑药物遗传学试验改善病人预后的经验证据。

  2005年3月,法国研究人员的研究结果表明:只需两个不同的基因有关的DNA
的两个变异,就可以解释病人在对药物的反应上50%的多样性。这两个基因一个
是CYP2C9,它编码的是许多药物在体内代谢所需的细胞色素P450酶系中的一种主
要的酶;另一个是VKORC1,是编码一种维生素K代谢酶的基因。[1]

  然而,基因差异并不是解释为什么患者对药物有不同反应的唯一因素,还有
其他的因素,如环境、饮食习惯、服用其他药物等等。但是决不会是中医大师口
中所谓的“证”。

  那究竟什么是证?《内经》中只有一处谈及证“气有高下,病有远近,證有
中外,治有轻重,适其至所为故也。”证有中外,为什么中外有证,大概是指体
内体外都有患病的证据。《伤寒论》中证常与脉合称,应该是指患者说出的证据,
区别于脉是医家切脉得出的。后世医家更是病证不分,有淋证,有痹证,显然这
都是指病。总之这证的概念是非常模糊混乱的。20世纪50年代有人提出辨证论治
是中医的特点,区别于西医的辨病论治。然而证的概念依然模糊混乱,有说是病
机,有说是疾病的本质,有说是外在的,有说是内在的,有说是有形的,有说是
无形的。

  我认为证是中医通过自我的感知对疾病本质的认识或者说猜测,是主观的,
10个人可能有十个认识。它不是基于物质,是基于表象,基于意识。它基于取类
比象,把表面看起来相似实际无关的症状拼凑起来称为证。

  有许多人想从细胞,分子,基因水平去寻求它的实质,这纯属浪费国家经费。
看看藏象和解剖两层皮的现象,人们能从解剖中寻找到五藏的实质吗?于是有聪
明的中医马上说藏象是功能的,不是实体的。藏象如此,证如此,经络如此,对
其寻求实质的工作都是无用的。

  中医和西医在对中医理论的求证中态度各不相同。西医只要发现一处不合其
理论的,就全部否定(符合枚举法);中医只要发现一处符合的,就拿来作为证
据,不符合的就弃之不理。更有中医在实验中篡改数据,或为毕业或为名利,前
者算是逼良为娼,后者就非常可耻了。

  西医也会个体化治疗,但他们首先会找到靠什么实施个体化治疗,实施后有
多大好处,但决不会靠什么玄而又玄的证来实施个体化治疗。

  参考文章:药理学新趋势:对“基因”下药,《新发现》2005,11



2008-03-30 14:57:29

主题: 谢浩基: 来自一名中医药大学毕业生对中医理论的见解
来自一名中医药大学毕业生对中医理论的见解

  作者:谢浩基

  对于中医理论,我想先讲一个关于“诡辩术”的故事:一人去买衣服,上衣
100元,试穿上衣后,又问店主知裤100元。就除下上衣给店主换裤欲走。店主:
“裤钱”答:“和上衣同价,给回你上衣了。”店主:“衣钱”:答:“我没要
你上衣,收啥钱?”店主:“裤钱”。。。循环

  这就是诡辩术,而中医理论就是这种理论基础的极致。诡辩术之一:回避本
源,用牵强附会的另外东西来应付问题。主要以口耳传承的中国传统医学,到目
前其安身立命的主要思想还是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六淫(风寒暑湿燥
热)、到八纲辩证(表里寒热虚实阴阳),全部都是模糊概念的理论,强行把另
外的认知变作医疗的作用基理,然后在这基础上伸延而成就一门学科。不认清这
个根源,我们所做的一切行为,无论是支持或是反对的研究理论,只要与它相关
的,都变得是为这座无基的空中楼阁添砖加瓦。因为无基,它可以容纳任何的声
音,丰富其形体。而五千年的积累,让其存在变得更加有可信服性,似乎可以让
人无法发现其虚无的本质。当你涉猎其中的内容,稍不小心就会忘记其根源,为
它添砖加瓦了,这样的人遍及平民大众至高学历研究人员。这样的内容,越研究
越浪费人力物力,无助于人类成就的进步。不过需知其有作为文化所拥有的娱乐
性及商业经济性的属性。从科学\学术的角度说,取缔中医理论的本科临床应用,
让之回归民间。将其理论束之高阁,如保留原来的中医研究专业,或编排入文学
专业,是对该事物的妥善处理办法。

  从社会角度说暂略。

  一些事实:在中医学院的学子会特别明白中医理论的经典奥义:“自圆其
说”,尤其是在他们的理论考试时的最后一题-病例分析。流传的应试经验:甭
管你怎回答,只要你能兜得回来“自圆其说”,没交白卷,就能得分。分数的高
低与字体的符合审美观程度成正比,与模糊概念的圆滑程度成正比,引经据典:
写上几句《黄帝内经》等“字字珠玑”的文言文肯定有加分。考虑中国的应试教
育:人才的突出靠成绩,要获得高分,得要(贝多芬)“背多分”。当年的我这
样认为:学好中医这种强词夺理的理论,需要把理性思维,逻辑思维完全放弃,
毫无保留地接受旧事物,不能有一丝的怀疑,越无知越头脑简单越能学好。现在
我用事实及阅历不断地加深自己判断能力的自信。

  一些现状:依据近两年对同学间的联络了解。

  1中医学院里面的声音:“毕业=失业”;西医院不为我们专业开门,中医
院也在慢慢过渡向拒绝。

  2已就业的人员当中的心声:“曾经为成为一名医生而努力,现在为不成为
一名垃圾而努力。”

  3有些人毕业两年过去了,大多数人已安心工作了,但心底的那些理智转换
成的是对生活的不满意,隐约着医院中跳来跳去的冲动。

  4两年后也有部分在医院中走出来的,个中原因当事人心知。

  5一部分的转研究生(待毕业)的还是个未知数。

  6少数出国留学,有转读护理专业,言辞中未表达过悔意。

  网上有个论题:《中医教育培养中医的掘墓人》我想回应的是中医教育需要
的不是人才,而是脑筋迷糊的人。需要的是白老鼠&代理人。中医教育与传销的
教育差不多,俗称洗脑。建议中医教育部门高考招生时别招重点本科,头脑清晰
的人,绝对是他们的掘墓人。



2008-03-30 14:10:31

主题: 海水一滴: 现代制药企业招股说明书中用"人中白"入药!
 人中白入药

  作者:海水一滴

  “本公司生产所需的原材料主要为各种药材、包装物及辅料,其中药材主要
包括冰片、安乃近、马来酸氯苯那敏、石膏、寒水石、甘草、山豆根、黄连、青
黛、人中白、毛冬青、羌活、葛根、马鞭草、青蒿等,主要来源于外购。”

  在“广东嘉应制药股份有限公司”的招股说明书中有以上的段落,真不知道
现在这个年代还有这样的现代制药企业用人中白!国家支持中医药可真能体现啊。
发行2050万股每股5.99元,圈钱12279.5万元,将来这个企业可以多多生产低效、
无效和恶心人的中药。

  这些人中白治病的机理能说明白吗?



2008-03-30 14:04:11

主题: 王澄: 佘靖和王国强迫害六千艾滋病人属于刑事犯罪
佘靖和王国强迫害六千艾滋病人属于刑事犯罪

  王澄  


  由前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局长佘靖发起的,现任局长王国强接手的给六千艾滋
病人实施中药治疗一案属于重大刑事犯罪案件。想要成立这个案件有两个关键点:
第一。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证明中药有治疗艾滋病的作用。特别是没有国际认可的
临床前(给病人使用之前)的科学研究和动物实验过程和阳性结果。第二。以国
家的名义派发中药给没有拒绝能力,没有其它选择能力,和没有其它选择途径的
穷人艾滋病人,违反了自愿服用中药的原则。

  佘靖和王国强的罪行至少有五条:

  一.歧视罪。 歧视农民病人,歧视穷人病人,和歧视艾滋病人。我们要问
佘靖和王国强,为什么不给城里的艾滋病人派发中药?为什么不给有钱的艾滋病
人派发中药?为什么不给不是艾滋病的其他病人以国家的名义派发中药?这不是
歧视是什么?

  二.欺骗罪。把没有治疗作用的中药说成是能治艾滋病的药并以国家的名义
派发给艾滋病人。这是明目张胆的欺骗行为。

  三.伤害罪。病人服用了没有治疗艾滋病作用的中药后,所承受的只有该中
药的毒副作用。造成对病人身体和精神的撕Α?p>  四.非人道罪。世界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允许药物不经过科学研究就可以直
接用于人体的。即使是已知的药物,如果要应用于一种新的疾病(艾滋病)也一
定要先做科学研究和动物实验。中国的中医一贯回避科学研究和动物实验,直接
用病人做盲目的中药临床实验达50多年之久,这是极其不人道的行为。这次六千
艾滋病人的中药“治疗”就是又一次超大规模的盲目的中药临床实验。

  五.迫害罪。以国家的不可抵御的权力强迫六千个艾滋病人接受没有治疗作
用的中药,这是国家对人民的迫害作为。

  请大家帮我把这篇文章传给这六千个艾滋病人和他们的家属,让他们准备好
和保存好证人证据。到时候我们一起把佘靖和王国强告上国家法庭。一定要让他
们俩坐大牢,也一定要为这六千个艾滋病人争取到国赔。


2008年3月29日



2008-03-30 13:49:09

主题: Oldray: CS考试的几点教训
CS考试的几点教训

发信人: Oldray (麦地惊天雷),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祝明日CS的三位同学马到成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29 20:06:55 2008)

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嘿嘿,回来发帖子感谢大奔和各位的祝福,也特别
感谢老毕和牛魔王师兄的考前帮助。

考完了感觉是被screw惨了,我总是很忧郁的赶上一些古怪问题。讲讲教训吧,各位要
考得兄弟们借鉴一下。

总体来说,fa和uw基本涵盖了所有的考试case,只不过是细节不同,注意sp很多是没有
case里面那么明显的体征和症状让你一下子就知道是什么病。我遇到的几乎所有case都
没什么相关症状,弄得我头疼不已。不过跳不出uw,fa鉴别诊断的范围。

时间需要认真掌握,练习的时候要比sp容易很多,要注意把时间卡紧一些,不然真正考
试的时候时间会不够。

还有就是要把疾病名字的拼写记清楚。我很有几个病明明知道是什么可是拼写总是觉得
不对。不知道会有多大影响,不过不能怨别人了。大家要引以为戒。

其他没啥了,能混到现在的弟兄们和病人交流不会有问题的,记住让他们happy就行了。
也祝马上就要考得另外三个兄弟好运。
--



2008-03-30 13:43:43

主题: 一个美国医学生的USMLE STEP1经验
一个美国医学生的USMLE STEP1经验


Page 1 of 10 September 2006

A Student’s Experience with USMLE Step 1



What is Step 1 and why is it important?
It is a 350 question 1-day 8 hour long exam. It is divided into 7 hour-long blocks of 50
questions. There is also 1 hour of total allotted break time. However, break can seem
shorter during the exam because you need to check in and out each time you leave the
room. Step 1 is entirely on a computer that keeps track of time for you. You can use
your break time any way you choose, and the break timer keeps track. You can’t pause
in the middle of a block. First Aid for USMLE has a great explanation of the exam. If
you want to become a doctor (and that’s why you’re here!), it is one of many exams you
must pass to become a licensed practicing physician in the U.S. Residency directors also
use your Step 1 score as a screening tool for residency selection
How should I study?
The info below is only one student’s view on how to study for Step 1. There is no one
right way to study for Step 1. Everyone will have a difficult style, strategy, and plan.
Decide what score you are aiming for: pass, average, very high, or somewhere in
between. This can determine your study plan. Talk to people and find a way that works
best for you. The biggest mistakes I think are:
• Not starting soon enough
• Using too many resources
• Using books during the study period that you have never seen before
• Adopting a study strategy that isn’t a good fit with your leaning style. (i.e. you
are a visual learner but use books without pictures)
The “study period” for Step 1 is not the 3-4 weeks allotted at the end of year 2. It is
during the entire 1st and 2nd years, with particular emphasis on year 2. It’s a mistake to
think that if you didn’t learn something well the first time, that you can learn it well
during the study period. Studying well for your classes will prepare you for Step 1 and
beyond, and preparing for Step 1 can supplement your coursework. I never viewed them
as separate. Both were complementary.
Know Yourself. I personally am a horrible memorizer. I have to see/hear/write
something several times using many different resources before I understand and retain. I
started thinking about Step 1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2nd year and set small but realistic
goals for myself. I am a procrastinator. I can’t sit down and read Lippincott’s in one
weekend. I needed to break it up in manageable chunks, such as reading a chapter a
week to make sure I stay motivated and on track.
Page 2 of 10 September 2006
Studying with others vs. by yourself. I had a study partner while studying for Step 1. It
helped me stay motivated because we had the same study styles and I knew someone
would be waiting for me if I didn’t get up and around. It was also great having someone
to chat with during study breaks. We would read a few pages at a time and then quiz
each other verbally on the material until we both learned it. I also studied with the same
partner throughout the first two years and it worked well for us. A lot of people studied
for Step 1 by themselves and this worked great for them too. Do what is best for you.
Where to begin?
First, I started reading discussions boards on Studentdoctor.net and see what other
people said about their study plans and books they used. I hated to see when people had
this huge list of books. It was too overwhelming. I poked around Amazon.com and read
the reviews on First Aid, BRS Phys, BRS Phys. I came across a Listmania! List by alias
“steveo” entitled “Rock the USMLE Step 1 Using Only 5 Books”. That was intriguing to
me, so I emailed him and he sent me a document he wrote entited : “A Student’s
Perspective On How To Study For Step I”, which I have attached to the end of this
document. I found his notes very helpful.
What about Kaplan Q-bank?
A tool most people use is Q-bank by Kaplan. It is a 2100+ question database with
sample test questions and answer explanations that are excellent for knowledge
assessment. It is organized by topic (i.e. physiology, microbiology, pathology) and organ
system (cardiology, neuro, renal), etc. It allows you to create 50-question exams based
on those parameters and also on questions that you have missed or not done yet, e.g an
exam of missed questions of respiratory microbiology. You can also take the blocks in
timed or tutor mode. Timed mode simulates a real exam. Tutor mode lets you review the
answers as you go and is good for learning. Read the answer explanations. The Kaplan
folks came and talked to us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year, and offered 9-month subscription
to 2nd years at a discount. My manageable goal was to do the organ system relevant
questions during the school year as we were covering them in our classes. So after
finishing the Cardiology section in Circulation course, I did the 250-some Cardiology
questions and read the answers and took notes on what I had missed.
Other practice questions
The other tool that was very useful was the NBME practice exams. Available on
nbme.org > “Self-Assessment Services” >”NBME Interactive Website for Self-
Assessment Services”. Create an account, and then choose “Comprehensive Basic
Science Self-Assessment (CBSSA)”. There are 4 forms, each costing $45. Each of the 4
forms has four 50-questions block, so 200 questions per form, 800 questions total. You
can choose Standard-Paced (1 hour for each 50-question block, 4 hours per form) or SelfPage
3 of 10 September 2006
Paced (4 hours for each 50 question block, 16 hours per form). Solutions are not
provided. If you choose the Self-paced version, you can answer the question block in an
hour, and then have 3 hours to look up the answers on the web. You can’t review the
exam once submitted, and you must submit it to get a score. It gives you a score that can
reasonably predict your Step 1 score. The questions are different than Kaplan and very
much worth doing. Since this costs money, it may be worthwhile to do them during the
study period. For more info:
http://www.nbme.org/programs/sas/sas.asp
http://www.nbme.org/programs/sas/essential.asp
What could I do during the year?
Remember this is only one students perspective. There are many different ways to study.
Ask around what worked for other people and figure out what would work best for you.
Here was sort of my plan:
Prior to study period, beginning September:
• Used comprehensive review books to supplement studying for classes, i.e. mostly
First Aid, BRS Path, BRS Phys, Lange and Lippincott Flashcards, and also Step-
Up, Hi-Yield, and took notes in them. Goal of getting through the content-related
chapters in these books while studying the subjects in class.
• Did the content-relevant Q-bank as I studied the topics during the class (I had
completed about 75% by the time the study period began)
• Used High-Yields as needed to supplement course work.
• Listened to Goljan lectures during commute to and from school
February
• Read Clinical Micro Made Simple in January/February
March
• Took the practice assessment offered at OHSU. Realized how little Biochemistry
I knew.
• Read Lippincott’s Biochemistry starting around March, only ½ to 1 chapter per
day
April
• Read the “Immunology” section of Lange Medical Microbiology and Immunology
(Levinson)
• Started reading Lippincott’s Pharmacology
Starting around beginning of May
Page 4 of 10 September 2006
• Started going through First-Aid in detail with study partner. Went over each page
methodically and tried to memorize as much as possible. Created a study
schedule, using First-Aid chapters as a guide
During Study Period
• Finished going through First Aid. Memorized as much as possible. Made sure I
understood as much as possible. Finished a section at a time using First-Aid as a
anchor and then supplemented
• Used other review books and class text books as necessary to further explain
things I didn’t understand in first aid
• Finished Qbank
• Went through High-Yield Embryo, a good aid for embryology and reviewing
organ system anatomy and pathology.
• Memorized the virus table in Clinical Micro Ridiculously Simple.
• Did the 4 NBME forms, 1 per week (200 questions per week)
• Did the Kaplan full-length practice exam
• Did 150 Released questions from NBME and reviewed answers (Free)
Time Committment
To get an estimate of how much time this took me (remember, I am a slow memorizer).
Qbank: For me, 2100 questions / 25 questions/hour (including reading answers) = 84
hours, or roughly 100 hours total to go through Qbank, (I completed 75% of this
before June)
High-Yield Embryo: 10 hours
First Aid: It took me roughly about 150 hours going through it in tremendous detail
NBME: 4 forms * 4 blocks/form * 4 hours/block = 64 hours
TOTAL: 325+ hours for Qbank, First Aid, HY, and NBME. Studying 60
hours/week = 5 ½ weeks
Other, not included in above, as were done throughout the year before May:
Goljan Lectures 40 hours
Clinical Micro Made Ridiculously Simple 20 hours
Lippincott’s Biochemistry 30 hours
Lippincott’s Pharmacology 30 hours
(only finished 1/3 of this, 30hours
an estimate for the whole book)
BRS Path 20 hours
Lange Medical Microbiology and Immunology (Levinson) 10 hours
(Immunology section only)
ADDITIONAL TIME TOTAL: 150 hours
Page 5 of 10 September 2006
Starting early helps. To get through the 150 hours, studying 1 hour per day is about 22
weeks, or 5 to 6 months. I tried to be creative and find less monotonous way to study. I
put the Goljan lectures on my iPod and listened to then on my commute to and from
school (40 minutes total) and then would try to read for ½ hour before I went to bed. I
made small goals, and only tried to read ½ to 1 chapter per night, so I would finish a book
in about 6 weeks. I would only do questions blocks of 25 question or so at a time. I
retained more and it was easier to stay focused.
Our study period was 5 weeks long. If you want to take a vacation, like many of us did,
and I highly recommend, that leaves about 4 weeks, which was how long I studied. So
that required me to study before the study period started. I probably ended up studying
60 hours/week for 3 ½ weeks during the studying period and then took a ½ week to
review and relax. You may take more of less time. Figure out how much time you will
need and plan accordingly.
Balance
Yes, Step 1 is important. But your health, well-being, happiness, and family cannot be
neglected. No score or amount of studying is worth it if you lose the things in your life
that are most important to you. Remember to get enough sleep, eat well, exercise, spend
time with your friends and family, and continue to pursue outside activities and interests
that are important to you.
Books
This book lists reflects where my weaknesses were. For example, I know biochemistry,
microbiology, and immunology were weak for me, so I studied that more. Books that I
used:
• First Aid
• BRS Path
• Lippincott’s Biochemistry
o Read after Circulation and Metabolism
• Goljan’s Pathology Audio lectures (available on ebay)
o 40 hours of Pathology lectures. Very funny and entertaining! I put these
on my iPod and listened to them on my commute to and from school.
• Lange Pathology Flashcards
o Used these throughout the school year. Very helpful for classes.
• Clinical Microbiology made Ridiculously Simple.
o Re-read this around mid-year. Made a lot more sense after Circulation
and Metabolism.
• Hi-Yield - I used an assortment of these, specifically High-Yield Embryo. Good,
easy reads.
Page 6 of 10 September 2006
• Step-Up
• Medical Microbiology & Immunology, Warren Levinson
Flashcards (The ** are the ones I used the most, but all are pretty good)
Lange
**Lange Pathology Flashcards, Barron, Lee
Lange Pharmacology Flashcards, Baron
Lange Microbiolo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 Flashcards, Bos, Somers
Lippincott
**Microcards, Harpavat, Nissim
**Pharmcards, Johannsen, Sabatine
**Pathcards, Marcucci,
Some Useful Websites:
http://www2.uic.edu/stud_orgs/hon/aoa/usmle1-15.shtml
http://www2.uic.edu/stud_orgs/hon/aoa/usmle.shtml
http://medinfo.ufl.edu/~med2007/year2/boards.ppt
Page 7 of 10 September 2006
A Student’s Perspective On How To Study For Step I
Basically, take my advice for what it is worth...I did well on Step I but I could probably take that
test again ten times and not get the same score. If you study hard and know the material, you will
probably break 240, but the difference between 240 and 265 is luck.
That being said, preparing for this exam is not a six week endeavor (well it is if your only goal is to
pass) and it should technically start at the beginning of second year. That doesn’t mean you
should be putting in time studying for any of the first year subjects during second year, rather you
need to learn the second material really well and in a clinical context so that you aren’t learning
any new information or associating a disease with its symptoms for the first time when the six
weeks of hell rolls around. 70-80% of the material on this exam is from the second year, so this
is where your money is. I believe the single biggest reason I did well was because when boards
study time came around, I didn’t even have to look at the two biggest subjects the exam (Micro &
Path) because I already knew them cold (don’t get me wrong I still looked at these subjects, I just
wasn’t relearning material or learning material for the first time…it was all just reinforcing the
material I already knew). The reason I feel I was able to do this was because I used very good
resources to study during the second year that approached these subjects from a clinical
perspective. This way when it came time for boards I was (1) using resources that I already knew
were good and (2) I had been using these resources the whole year so I was already familiar with
them (ie they were already full of my own notes and highlighting). Hopefully this makes sense but
you wouldn’t believe how many people start purchasing new books right before studying for
boards and then spend half of their time learning how to use the book and/or making your own
notes in the margin. All boards studying is supposed to be review, and I wouldn’t even bother
using a book that you haven’t already read at least once if you are in the hardcore boards study
period.
Finally, this exam is not like other standardized exams that you’ve taken up to this point (SAT or
MCAT) because your score is not predetermined before you walk in the door. There are a lot of
people in my class much smarter than I, and I did better than all of them on this exam. This is a
knowledge-based exam and there really aren’t any tricks…if you know the information well, you
will do well (as opposed to the MCAT where you could study your ass off and still come in at an 8
on the verbal). Resources are listed in the order of how useful I felt they were in preparing for
Step I. Remember, this is all just my take on how things are; each person needs to find out what
works for them. Good luck.
-C.S
Class of 2007
First Aid for the USMLE Step I
The absolute best book for Step I. Get it early and use it w/ your second year courses. Every
line printed in this book (even the ones that seem like random facts) is high yield. It is updated
every year to reflect the changes on the exam; 2006 version to be released in December. There
is a reason this book is universally used by all med students…it’s that good. This is the only book
I used for Pharm, Biochem, Embryo, Anatomy, Neuro, and Behavioral Science/Biostats.
Basically 90% of the questions you could or will be asked on these subjects are in this book;
there are additional books out there that are more thorough and probably contain the extra 10%
of material not in First Aid, but in my opinion it would be much more beneficial to know First Aid
inside and out than to know 70% of First Aid and use an additional book on the same subject.
Probably the biggest reason why everyone uses First Aid and not everyone does well on this
exam is that the key to using this book is UNDERSTANDING (and not just memorizing) the facts
in it. It will have facts like “an associated finding in patient’s with Conn’s syndrome is a
concurrent metabolic alkalosis.” And sure you can memorize this little fact but boards doesn’t
Page 8 of 10 September 2006
want to know the what (ie metabolic alkalosis finding) they want to know the why (aldosterone
stimulates a proton pump in the collecting ducts to pump hydrogen ions from the plasma into the
urine, so excess aldosterone results in more acidic urine and more alkalotic plasma).
Also, someone gave me the 2004 version of First Aid put to notecards on MS Word documents,
so if you want the docs let me know; I found them pretty useful.
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tg/detail/-/0071440674/ref=cm_bg_f_1/002-7066749-
0432026?v=glance
ISBN #0071440674
Goljan Lecture Series For The USMLE Step I
Five days of multidisciplinary lecture with most emphasis on pathology. Unbelievable how much
Dr. Goljan knows about Step I and how right on he is. Worth listening to at least two to three
times…just hard to find the time unless you want to listen to path lectures while at the gym or
while driving (which would probably accelerate the course to insanity rather than bump up your
score). I have these lectures on mp3, so drop me an email and I’ll make you a copy. These
lectures are very valuable.
Microcards
Best resource out there for microbiology for both Step I and the second year course. Very high
recall value (the information sticks with you) especially if you use the clinical scenarios written on
the front of every card. Everything you could want or be expected to know about the bugs and
their respective diseases is on these cards. Don’t get these for Step I if you haven’t been using
them all year, it would be a waste of your time…they need to be bought in the beginning of
second year and used with the course. The flow charts on the front of each section alone make
these cards high yield enough to buy (by the way, you should memorize and commit these flow
charts to memory when you study the respective bugs….it is unbelievable how much time this will
save you when you starts studying and how many attending you will impress third year when a
sputum gram stain shows gram positive rods and the attending asks you which bugs it could be
and you rattle off 10 species like it was nothing).
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ASIN/0781722004/qid=1123430567/sr=2-
1/ref=pd_bbs_b_ur_2_1/002-7066749-0432026
ISBN # 0781722004
Pathology Flash Cards
Everyone raves about BRS Path but these cards are where I felt the money was for path. Every
card has a clinical scenario on the front and all the major pathology on the back (etiology and
epidemiology, gross and micro pathology, clinical manifestations, treatment, and extra random
facts about the disease). My step one exam had very few obscure diseases/syndromes and I
would say 95% of the path questions I was asked were covered on these cards. Very good
resource but only if bought in the beginning of second year, otherwise they would take too much
time to use. These cards are fairly new so they haven’t gotten the publicity that BRS Path has yet
but eventually they will be considered a necessity for all taking path.
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tg/detail/-/0071436901/qid=1123430612/sr=1-
1/ref=sr_1_1/002-7066749-0432026?v=glance&s=books
ISBN #0071436901
BRS Pathology
Everyone knows about this book and everyone uses it for good reason. Clear, concise, and all
the info you need for path. More comprehensive than the path cards (but path cards have higher
yield/recall value). Questions and comprehensive exam are also very good.
Page 9 of 10 September 2006
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ASIN/0683302655/qid=1123430137/sr=2-
3/ref=pd_bbs_b_ur_2_3/002-7066749-0432026
ISBN #0683302655
BRS Physiology
BRS Physiology is the gold standard for studying phys. This is the only first year subject really
tested in depth on Step I; good to know it cold. The way the questions on physio are asked on
Step I is in the context of diseases; for example, they would give a scenario of a person who has
a small cell carcinoma of the lung and is experiencing signs and symptoms of hyponatremia
(headache, dizziness, altered mental status, ect.) and at the end of the scenario they may or may
not tell you that this person was diagnosed with SIADH (if they don’t you are supposed to assume
since the scenario is classic). Then, they’ll ask something about renal phys and fluid shifting
between compartments (serum osmolality would be decreased and both the ICF and ECF
expanded) or how hyponatremia causes cerebral edema (water movement from ECF into cells of
the brain causing swelling). It is very rare to have a physio question that doesn’t ask about the
pathophysiology of disease, so while it’s important to know the normal, most of the questions will
be on how deviations from normal physiology manifest as signs and symptoms of a disease.
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ASIN/0781739195/qid=1123430137/sr=2-
1/ref=pd_bbs_b_ur_2_1/002-7066749-0432026
ISBN #0781739195
Other Stuff You Can Buy If You Have The Cash And/Or
Time
Micro & Immuno Review
Good book but too much writing and so you should probably only use it to study for the
immunology section of your microbiology course. Otherwise, this book is most useful for the
assload of questions it has on each subject (virology, immunology, ect.). I did use this book for
boards but only to study immunology and I only reread the sections on hypersensitivity reactions
and immune deficiencies (which covers over 80% of all the immuno questions they’ll ask on
boards).
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tg/detail/-/0071382178/qid=1123430486/sr=1-
1/ref=sr_1_1/002-7066749-0432026?v=glance&s=books
ISBN #0071431993
USMLE Step I Secrets
The way the boards are written is that they write a case scenario and then write five or six
questions that could be asked about the case (anything from what is the diagnosis to what is the
mechanism of virulence of the bug that causes this disease to what drug would you give to treat
this disease); you and the person next to you might get the same case scenario but be asked
totally different questions about that case. This book is set up just like that; there is a case
followed by six or seven questions on the case and their answers. It is most useful because you
can see how they could ask multidiscipline questions on the same case (so it helps you see how
they could ask pharm, phys, biochem, and path questions on the same case). This book is
divided into systems and so its perfect for boards studying.
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tg/detail/-/1560535709/qid=1123571949/sr=8-
2/ref=pd_bbs_sbs_2/002-7066749-0432026?v=glance&s=books&n=507846
ISBN #1560535709
Page 10 of 10 September 2006
Platinum Vignettes
Much better than the Underground Clinical Vignettes series (which if you use the UCVs you’ll find
out just how much they suck within the first day). These books give ‘classic’ presentations for
diseases and bugs causing disease which is what they expect you to know on Step I. Also,
unlike the UCVs the answers are not printed on the same page as the case so you can actually
think about the case and come up with a diagnosis rather than having it given to you. The
behavioral science book in this series was especially useful. Dr. Brochert is the king of USMLE
exams; his books for step II and step III are to these exams what First Aid is to the step I exam
(he doesn’t have a step I book out, so these are as close as it comes).
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tg/detail/-/1560535741/qid=1123430769/sr=1-
3/ref=sr_1_3/002-7066749-0432026?v=glance&s=books
ISBN #1560535741
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tg/detail/-/1560535725/qid=1123430769/sr=1-
5/ref=sr_1_5/002-7066749-0432026?v=glance&s=books
ISBN #1560535725
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tg/detail/-/1560535695/qid=1123430769/sr=1-
6/ref=sr_1_6/002-7066749-0432026?v=glance&s=books
ISBN #1560535695
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tg/detail/-/1560535814/qid=1123430769/sr=1-
10/ref=sr_1_10/002-7066749-0432026?v=glance&s=books
ISBN #1560535814
http://www.amazon.com/exec/obidos/tg/detail/-/1560535768/qid=1123430879/sr=1-
12/ref=sr_1_12/002-7066749-0432026?v=glance&s=books
ISBN #1560535768



2008-03-29 22:47:22

主题: Oldray: usmleforum的病理match结果小总结
发信人: Oldray (麦地惊天雷),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usmleforum的病理match结果小总结。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29 20:30:26 2008)

把usmleforum的2008 match 帖子看了看,把他们贴出来的match信息总结了一下。另外
,还有一个interview的list, 有兴趣的结合gira以前的大贴子看一下心里就应该有个
大致了。不用担心,不是每个人都像老土和yeye那么牛,像我们这些正常人类还是有一
定的生存空间的么。

acetate - 03/22/08 18:43
Where matched: Case Western Reserve
Step1/2CK/2CS/3: 99/99/passed/not yet
ECFMGcertified: yes
Year graduated: 2005
USCE/U.S. LORs: 4 mo (2 in path), 2 USLORs (all from path)
Research/other path-related experiences: none
Visa needed: yes
Number of programs applied to: 60
Number of interviews: 13

ad2007 - 03/23/08 03:52
Where matched: St Lukes Roosevelth
Step1/2CK/2CS/3: 81/82/passed/81 second attempt
ECFMGcertified: yes
Year graduated: 2001
USCE/U.S. LORs: 6 months of observership. 4 US LORS.
Research/other path-related experiences: Poster this summer from NYU/
Residency from home country
Visa needed: yes
Number of programs applied to: 35 appox.
Number of interviews: 6 (NYU, St Lukes, Danbury, New England mass, Hartford,
Boston University).
Prematch: Hartford but rejected as it offers only J visa and also I wanted
to stay in new york.

kos - 03/21/08 03:01
Where matched: Pittsburgh
Step1/2CK/2CS/3: 99/79/passed/step-3 pass(84)
ECFMGcertified: yes
Year graduated: 2005
USCE/U.S. LORs: none/4 but none from pathologists
Research/other path-related experiences: yes (doing research now!)
Visa needed: yes
Number of programs applied to: 50 (only university-affiliated)
Number of interviews: 5

h2k - 03/21/08 10:39
Where prematched: Case Western
Step1/2CK/2CS/3: 95/91/86 Cs passed all first attempt
ECFMGcertified: yes
Year graduated: 1997
USCE/U.S. LORs: 1
Research/other path-related experiences: yes (8 papers)
Visa needed: No
Number of programs applied to: 97 - apply too many programs since I have no
time to screen them(mixture of university, university-affiliated, and
community programs)
Number of interviews: 7

ustmd2006 - 03/20/08 19:09
Where matched: Rush University (Chicago)
Step1/2CK/2CS/3: 83/87/passed (all first attempt)/will schedule to take it
before july (hehe)
ECFMGcertified: October 2008 (i suggest others have this by september when
applications start!)
Year graduated: 2006
USCE/U.S. LORs: 3 months with a private path group/1 month at NMH/3 U.S.
LORs
Research/other path-related experiences: Research in undergrad and
throughout med school (nothing published)/Bachelor\'s degree in Medical
Technology
Visa needed: no (U.S. citizen)
Number of programs applied to: 33 (mixture of university, university-
affiliated, and community programs)
Number of interviews: 4

happy_doctor - 03/20/08 23:11
Where prematched: New York
Step1/2CK/2CS/3: 91/89/passed/step-3 pass
ECFMGcertified: yes
Year graduated: 1999
USCE/U.S. LORs: none
Research/other path-related experiences: yes
Visa needed: yes
Number of programs applied to: 78 (mixture of university, university-
affiliated, and community programs)
Number of interviews: 9

dreamgirl - 03/21/08 00:34
Where prematched: Vanderbilt
Step1/2CK/2CS/3: 96/98/83 Cs passed all first attempt
ECFMGcertified: yes
Year graduated: 2004
USCE/U.S. LORs: 1
Research/other path-related experiences: yes (not much though)
Visa needed: yes
Number of programs applied to: 73 - not sure, lol - I think around 73 (
mixture of university, university-affiliated, and community programs)
Number of interviews: 15

INTERVIEWS
*Albany MCP: happy_doctor
*Albert Einstein: acetate
*Ball Memorial: shattered
*Berkshire: icc
*BWH: dreamgirl
*Boston University: dreamgirl, ustmd2006, patho79
*Brown: acetate
*Case Medical Center-Cleveland: H2k, acetate
*Cedars Sinai: patho79
*Conemaugh: churg, 3649736, path_dream
*Creighton: Jok
*Danbury CT: shattered, dreamgirl, churg, jok, ion, dowite
*Drexel: ustmd2006, 3649736, patho79
*Emory: icc
*East Tennessee U: Jok
*Georgetown UH: dr_2008, sad_doctor,patho79
*Henry Ford: swiss, steal5, patho79, icc, h2k, shattered, drsh, dowite
*Howard U: dumbme, dowite
*Jackson Memorial-Miami : patho79, dreamgirl
*Loyola: oxygen
*LSUHSC-Shreveport: ustmd2006, maroc
*Mayo: dreamgirl
*MCW: Brownie
*MGH: dowite
*MUSC: Jok
*Northwestern Chicago: happy_doctor
*NYU: ion
*Rush University: ustmd2006
*St. Joseph at Phonix, AZ: 3649736
*SUNY-Stone Brook: happy_doctor, 3649736
*SUNY Upstate - Syracuse: churg, Jok
*SUNY Downstate : 3649736
*Texas Methodist: dumbme, dowite
*Tufts-Baystate: dreamgirl, churg, h2k, 3649736, sad_doctor, shattered,
Maroc, mazol
*Tufts- NEMC (Boston): dreamgirl, bantibanda, patho79
*U at Buffalo: dreamgirl, patho79, Jok
*U of Cincinnati: Brownie, acetate
*UCI: oxygen
*U Florida-Jacksonville: patho79, ion, kos, Brownie
*U of Illinois: Jok
*U Indiana: path08, H2k
*U Kansas: Jok
*U of Kentucky (Louisville): Jok
*U Maryland: acetate, Jok
*U Mass: dreamgirl, happy_doctor, mazol
*UMDNJ-newark: patho79, icc, dowite
*UMDNJ Robert Wood (New Brunswick): Jok, dowite, Maroc
*U Minnesota: Brownie, dreamgirl, churg, Jok
*U Nebraska: happy_doctor, 3649736
*U New Mexico: churg, patho79, Brownie, Maroc
*U Pittsburgh MC: kos, shattered, dowite
*U South Florida, Tampa: patho79
*U TN-Memphis: dreamgirl, churg, steal5, rajgopalmehta, msn1998, kingfisher,
3649736, happy_doctor, drsh, bantibanda, acetate, dowite
*Vanderbilt: dreamgirl, acetate
*Washington U: kos, acetate
*Wayne State University: dreamgirl, pathman1, acetate, mazol
*West Virginia U: happy_doctor
*Yale: Magician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0.251



2008-03-29 22:38:44

主题: youcc: Timetable / Plan for NRMP Match 2010
发信人: youcc (麦地有喜),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Plan for NRMP Match 2010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29 22:16:06 2008)

usmletomd网站提供的计划
http://www.usmletomd.com/matchplanner

2010年

Timetable / Plan for NRMP Match 2010


# Before Checking Out the plan lets make sure we have the right context with
the Year you specified: Match Will Occur in the middle of March of 2010
# Residency Will Begin on 1st July 2010
# AND Application Season will Start on 1st September 2009

A\'ight ! Here are the dates you should keep in mind while planning your
steps

July 2009:

# Both USMLE Step 1 and USMLE Step 2 CK should be taken BEFORE the end of
July 2009
# Project back Four Months of Prep time EACH for Step 1 and Step 2 CK
# It will take around 4 week for Step 1 and Step 2 Ck Results to be
Electronically Reported
# Register For The Step 2 CS as Early as you Can - Read here Why
# Try your Best to Take the Step 2 CS BEFORE August 2009
# Purchase ERAS Token online by 1st July to get AAMC ID
# Documents for Match must reach ERAS-ECFMG for scanning by July End - or
esle the big waiting line will delay your scanning making delaying your
application

August 2009:

# As I said above, Documents for Match should have reached for scanning
before the start of August 2009
# Now is the time to start Collecing Information on Residency Program
Eligibility Criteria - See IMG-Friendly Residency Programs Blog
# Start Drafting your Personal Statements (also called SOP) for the
application - Refer to Personal Statement Tips
# Complete filling up your online application called Completed Application
Format (CAF) on the online ERAS system
# By August end latest, you should have passing scores on Both USMLE Step 1
and Step 2 CK reported

September 2009:

# You should be applying via ERAS on 1st of September2009
# Register for Step 3 Date Before first week of September if you wish to
take the Step 3 in 2009

September 2009 To January 2010:

# This is the Interview Season and the time to read Residency Interview Tips
# Keep trying to get US Clinical or Research Experiences and update programs
via email
# Most Interview Invites arrive from September to December 2009
# To Keep track of whether the Programs you applied are sending out
interview offers use the Interview Responses Database

January 2010:

# Arrival of Interview offer will end by January, rare after that2010
# H1b Visa Aspirants need to have Step 3 results by Jan 31st - earlier the
better, but do not compromise opportunities for US Clinical experience for
Step 3

February 2010:

# Mid-Feb: Rank Order List (ROL) Submission by Both Candidates and Residency
Programs
# ECFMG Certifiation is a MUST BEFORE ROL Submission deadline - Read ECFMG
certificate basics
# You need not have physical ECFMG certificate in hand - but you should meet
all requirements before ROL submission - but aim for 1st week of Februrary
to be on the safe side

March 2010:

# Match Results will be Declared by Mid-March
# Post Match Scramble for Two Days after the Match - Read Post-Match
Residency Scramble Basics

March To June 2010:

# Matched Candidates should Start and Complete Visa Processing if needed
# Also fix-up a Car + Driving License and a Place to Stay during this period

1st July 2010:

# Residency Begins after intial 1-2 weeks of Orientation and ACLS + BLS
training

--
※ 修改:·youcc 於 Mar 29 22:21:45 2008 修改本文·[FROM: 129.59.]



2008-03-29 22:36:14

主题: 扬子晚报: 美女子患罕见性格分裂有17种人格 声音个性各不同
美女子患罕见性格分裂有17种人格 声音个性各不同 扬子晚报

  据英国媒体25日报道,现年46岁的美国女子卡伦·奥弗希尔患上罕见精神疾病“多重人格分裂症”,她同时拥有17种不同人格,其行为就仿佛是17个完全不同的人全部集中在她的身上。庆幸的是,经过漫长治疗,卡伦体内的17种不同人格终于“合17为一”。

  据报道,卡伦是2个孩子的母亲,她的丈夫是个虐待狂。1990年,由于遭到强烈的自杀情绪折磨,卡伦求助于芝加哥市顶尖心理专家理查德·巴伊尔。巴伊尔发现,卡伦所患的是一种名叫“多重人格分裂症”的罕见心理疾病:她同时拥有17种不同人格。据了解,这17名经常出现在卡伦身上的“角色”有男有女,有黑人有白人,有大人有小孩子,年龄从2岁至34岁不等,仿佛17名住在卡伦体内的“房客”一般,每个人都有各自的声音、个性甚至怪癖。

  每当卡伦由自己分饰的“角色”回到“真我”时,她对自己刚刚经历的一切浑然不知,不得不借助一些蛛丝马迹帮助回忆。一次,她醒来时发现枕头下藏着一把水果刀,可是究竟它从何而来,怎么也想不起来。1993年10月,巴伊尔医生突然收到一个留着寄信人卡伦地址的信,里面有一封字迹潦草的铅笔信,上面写到: “我叫克莱尔,今年7岁。我住在卡伦体内!”

当今社会“人格分裂症”横行

  经过催眠治疗,巴伊尔大夫终于找到了卡伦的病因。当她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其父就经常用胶带捆住她的双手双腿,将她用力撞向墙壁。当她开始上学的时候,她的父亲和祖父经常用大头针扎她的双腿。再后来,他们还将她关进棺材或绑在桌子上实施性侵犯。由于受到父亲和祖父的威胁,卡伦不敢向他人倾吐真相,她只得躲进由她自己构筑的“虚拟世界”中,在这里17个虚构的“房客”可以代替她承受各种痛苦。

  巴伊尔大夫认识到,帮助卡伦的最好办法,莫过于通过催眠法将17种“人格角色”重新整合成同一个“真我”。经过17年漫长而痛苦的治疗,卡伦摆脱了众多“房客”的困扰,并与丈夫离婚,如今正准备将自己的经历撰写成书。



2008-03-29 19:11:02

主题: LinQi: 在美国感受月月进帐的月光族--住院医生
发信人: EcoRone (大叔),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zz 住院医月光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29 18:46:15 2008)

[美国]在美国感受月月进帐的月光族
作者:LinQi 来源:移民新闻 发文时间: 2008年03月26日 21:38:43

时下社会进步了,啥事都讲究个隐私什么的。年龄不能问,收入不能问,别人是初婚闪
婚还是再婚重婚,咱也尽量别问。随着整容和变性的兴起,以后大概连性别也不敢问了
。你想想,美女可能是“整”出来的,帅哥大概是“变”出来的。问多了,说不定会侵
犯人家的隐私权。


那些玄乎的事,老百姓其实并不一定特别关心。我们最关心的事就是油盐酱醋和钞票问
题。自从孩子爹做了住院医,而我又同时回归家庭做了没有收入的全职妈妈 后,不论
是生活中的亲朋好友还是网络中的读者朋友们,时常会担心我们的经济问题。有人疑惑
,只凭一个住院医的收入,怎么能养活五口之家呢?
为了解除大家的疑惑,也为了记录一下孩子爹的住院医生活,我干脆来个大坦白。钞票
这事,三年了,别提它了。我说,我说(篡改了一句样板戏歌词) 。

先来坦白一下美国住院医的年收入吧,平均来说,美国住院医的年薪大概在五万左右吧
。就凭这点儿钱,过日子是挺紧巴巴的。虽然住院医的收入不高,但组织上并 没有忘
记这帮被上级医生和广大洋病人们压榨的小大夫们。用所谓的黎明前的黑暗来形容美国
住院医的生活,那是再恰当不过了。

众所周知,不管是谁,在美国的任何一个医院做住院医,过得都是高负荷的生活。特别
是对于那些毕业于外国医学院的医生们来说,美国第一年的住院医训练更是让他们不堪
重负。语言关,医疗技术关,和同事和谐相处关等等,任何一个环节出现问题,都会令
住院医们困惑万分。

不过,到了第二年,大多数住院医基本都会适应这种高强度的职场生活。到了这时,有
些人就会考虑当“月光族”了。

美国的 “月光族”,英文叫做Moonlighting. 根据美国劳工部的统计,大约5%的在职
人员约700-800万的美国人在各行各业做着“月光族”。美国所谓的“月光族”,就是
指那些除了做本职工作,还兼 做第二份或者多份工作的美国人。说白了,
Moonlighting就是指那些在工作之余赚外快的个人行为。为了以下的叙述方便,根据
MOONLIGHTING的直译,我把赚外快的美国人称作“月光族” 。

大家都知道,比起正式行医的医生收入,美国住院医的薪水确实微薄。为了贴补家用,
或者说是为了体会一下挣钱的快感吧,很多住院医在二年级时就都纷纷做起了 “月光
族”。暂且不提美国的其它行业,仅就医疗系统而言,并不是美国所有的医院都有让住
院医做“月光族”的机会。很幸运,在我老公做住院医的医院,住院医 做“月光族”
,不仅热闹非凡,而且长势凶猛。

与我老公同期做住院医的同事,可谓是来自世界各地。其中既包括美国医学院的毕业生
,也包括毕业于中国,印度,巴基斯坦,巴西,韩国的外国医学生们。在这个 医院,
我们发现,对做“月光族”感兴趣的住院医,波及了全世界人民。谁不爱钞票呀,这么
一想,大家都争当“月光族” 绝对的合乎情理。

每月初,医院会把当月的加班时间表放置在值班区。然后,那些对做“月光族”感兴趣
的住院医们会根据自己的时间安排,选择想加班的日期。每当这个时候,孩子 爹和其
它的几个中国哥们,常常会捷足先登,把最好的月光时间全部为中国住院医拿下。什么
是最好的月光时间呢?那当然是周末时间了。如果能在周末的白天加 班,就可以最小
限度地减少值夜班的可能,这样也就减少了熬夜对身体的伤害。身体比什么都重要,正
因为如此,周末工非常抢手。

不过,粥少僧多,能够在周末做“月光族”的人毕竟有限。正因为如此,中国哥们之间
总是在搞互助。只要谁第一个看到值班表,他总会稀里哗啦地把所有的周末班 全部签
下。然后,他们再打电话通报,在中国住院医之间搞再分配。谁说中国人只会窝里斗?
孩子爹所在医院的中国哥们姐们特别团结,工作和生活都会彼此关照 着。别以为只有
我们中国人才这样,其它国家的人民也同样喜欢抢最佳的值班时间。你想想,他们不抢
,我们能抢吗?

孩子爹有位中国哥们小何,他夫人的收入不错,他和太太现在暂时还是无孩贵族。如果
按照维持中产阶级的生活标准来看,他根本没有当“月光族”的必要。可是, 每个月
他对周末加班或者值夜班却乐此不疲。他有句很搞笑的经典名句,在中国住院医中间广
为流传:“我只是换个地方睡觉而已,我就能挣几百美金,这多爽 啊。” 。是啊,如
果幸运,要是加班时夜里没有病人,住院医真的就是一边睡觉,一边拿钱。话虽如此,
孩子爹可没小何那么幸运,他加班的时候,经常要处理很多病人。

在美国医院,“月光族”的每小时收入,并不是按照住院医的低工资标准来发放的,“
月光族” 的薪水还是比较可观的。有时候,时间上也很灵活。记得有几次,医院护士
来电话让老公加班上岗时,孩子爹还在家里看电视或者正在陪孩子玩呢。不过,医院从
通 话时起,就已经算他上班了。如果当时没有病人,孩子爹过几个小时以后再去上班
都没关系。我们地处美国中部,比起美国大城市来,收入普遍偏低。在孩子爹工作 的
医院,做“月光族”的每小时收入大约是50美金。在美国不同城市的不同医院,“月光
族”收入会有一定的差别。

根据网络数据,地处不同城市和医院做“月光族” 的住院医,每夜会有约$500-1000的
收入。在一个关于美国医生薪水的网站,有“月光族”的详细收入介绍。简言之,“月
光族”住院医的周收入在 $1000-4000,年收入在$30,000-40,000。注意,这是在住
院医正常收入以外的额外收入。对此,大家可以在网络中获得最新数据,在此不 再赘
言。

虽然孩子爹可以有很多做“月光族”的机会,他本人似乎也有和小何一样挣钱的快感和
理论,我还是经常对他建议,只要家里不是月月光,你就没必要经常去做“月 光族”
。超负荷的工作,不仅对身体是一种伤害,我还一直认为,家长还是应该尽量多留在家
里陪孩子加强亲子关系为好。这不仅无价,也很宝贵。我知道,国内的 一些高官或者
富人都爱把孩子交给所谓的贵族学校全天候打理。我想,即使我们有这个条件,我大概
也不会做这样的选择。

总之,美国住院医的收入虽然微薄,但如果你身体好,体力壮,挣外块贴补家用的机会
还是有的。就这样,孩子爹以一人住院医的收入,再加上我们以前的积蓄和他 做“月
光族”的额外收入,我们一家五口不仅顺利地渡过了老公三年的住院医生活,还创下了
既无外债也无内债并有积蓄的奇迹。牛吧?

人在海外,就担心国人和我们谈收入的事。挣的少吧,人家说你怎么这么寒酸?挣的多
吧,人家又会说你臭显什么?挣的不多不少正合适吧,人家又说,出个国,你 怎么混
得这么平凡?以前,有感于这个话题,我写过几个字,现在一并放在这里,与读者共享
:隔着太平洋,解释是徒然的,装傻是必然的。那咱就自己理解咱,该 吃就吃,该花
就花,该省就省,该赚就赚。

在网络阅读中,我听说国内有个叫“月光族” 的群体。在中国,月光,月光,那是月
月花光。而在美国,月光,月光,则是月月进账。“你看,你看,月亮的脸偷偷在改变
” 。在我看来,虽是中美不同的“月光族”,他们却是一样的美丽着。

http://www.mitbbs.com/ym_article/ImmigrationNews/31156404.html
--
然后天空又再涌起密云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211.]



2008-03-28 23:36:10

主题: aoank: on US Medical School Application
发信人: aoank (aoank),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关于申请residency的身份问题,盼望得到一个明确的回答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25 21:55:42 2008)


I obtained my master degree in biology in China.

I worked at a US university as research technician for 3-4 years.

At the same time, I studied my pre-med at a decent university at night time.

I took MCAT too.

The admission bar set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s is higher than Americans.

Around 170-190 international students out of 1100-1300 international
applicants are accepted every year. (including Canadian students)

Apply as many schools as you can. I think at least 30-40 US medical schools
will accept international students. Do not apply for Texas schools or
California schools, or most State schools, if you have no particular reasons.

As long as you have a good MCAT score(eg. >=35) and a good undergraduate GPA
(eg. >=3.7) from a decent school, international applicants will have some
interviews.

As long as you do well in interviews and you have enough interviews, you
should be able to get acceptances.


If interested in research, you can apply for MD/PhD too. MD/PhD programs in
good universities are harder to apply than their MD programs. But MD/PhD
programs in mediocre universities are easier to apply than their MD programs.

You can use MITBBS email if you have any questions. I might reply
you a little late, because I am having midterm exams these days. But I will
reply you.



2008-03-28 10:26:17

主题: acne: USMLE--漫漫长征路(3)
发信人: acne (麦地米虫),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漫漫长征路(3)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r 28 00:41:43 2008)

本来想找原来的帖子修改一下写考试的,突然发现我的帖子又被删了:(

大致写一下吧,节省时间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一气呵成的考,因为几个steps关联性很强
,一起考高分的可能性更大些。

这个是我step1的原贴
“每个开始准备的人都要问,看什么书,做什么题,准备多长时间,每天看几个小时。
其实我觉得这些都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你最后出来的成绩是多少。如果NBME成绩达到
你预定的标准了,你就ready for the exam。另外我个人不主张非要几个月crack 
step1,其实学习的过程也是对USMLE考试,对自己学习方法摸索了解的一个过程。你要
小马过河,清楚哪一种学习方法适合自己。有的人听kaplan讲课效率高,有人直接看
reviewbook,有人多做题。我最后就固定在对着题目看FA,外加take notes。因为总是
不能坚持每天学习,所以只好用做题push自己,另外想最后focus在一本比较薄的书上
,所以就选了这种学习方法。

题目做了USMLERx,Kaplan Q bank,USMLEworld感觉风格可以总结如下:
USMLERx:这个是1,你认识吗?
Kaplan:1,2,3,4你能把1挑出来吗?
USMLEworld:为什么1+1=2?

考试的时候我抽到的题目,基本上10%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10%-15% 
USMLEworld level,剩下就是kaplan和USMLERx的mix.

另外最最重要的两个题库是NBME,USMLE CD,这个是我后来才领悟的,不过因为时间来
不及了,所以没有好好学习。考试的时候真有几道题目是原题照搬,或是换汤不换药,
所以大家千万不要放过,这个是最high yield的了。”

CK
很多老中CK都比step1成绩低,脱离临床久是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是step1考的是单
点思维,只要你能recall知识点就可以了;CK主要是compare and contrast,是树状思
维结构,这个才是临床思维的精华。如果你注意MD写grant,经常也是compare and 
contrast 。哈哈~~

Kaplan vedio是CK的根本,老师会提到重点疾病的diagnosis and differential 
diagnosis,这个是Kaplan notes上没有的。Kaplan+UW+NBME题库足够。

CS主要是找联系的partner,只要平时听说过关,不会有任何问题。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38.26.]



2008-03-27 07:16:11

主题: againstwind: 关于女住院医生的服装
发信人: againstwind (逆风而行),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Intern需要准备哪些衣服和鞋子?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r 26 23:31:44 2008)


值班时候scrubs,不值班,看个人喜好和医院的氛围,对女生的要求不是很严格的,衬
衫,毛衣,保守的恤衫都可以。不要穿的是:低胸的,无袖的,太紧身的,或者胸前有
醒目标语或者图案的上衣,比白大褂短的裙子,颜色鲜艳的袜子。穿裙子时候一定要穿
丝袜。我们医院女医生不能穿七分裤,露趾凉鞋,不过有时候我们打打擦边球,呵呵。
我觉得intern一直要跑来跑去,除非心情特别好,或者有活动什么的,高跟鞋裙子都可
以免掉。舒服点的长裤子多备几条,黑的灰色的,limited, express and jcrew 都有很
多。scrub时候可以穿球鞋,穿自己裤子的时候,穿一双质量好的皮鞋,这双鞋要花多
点钱,好好买一双。

还有头发要剪剪清爽,不一定要短,但是至少适合打理,否则每天早上本来就急急忙忙
,更没时间吹头发。

发一篇以前写的随笔:


code code 2006-11-30 20:37:15 

今天说的code,不是让我们在医院里一听见就要放下手中所有的事情奔跑的medical 
code,而是一个让我们大多数中国人不太想到的code,dress code。

记得第一天上班的时候,穿了一双自己觉得很舒服,在国内上班时候经常穿的休闲鞋,
在电梯里我的住院医生单独跟我说,我们的dress code是business casual,起码衬衫
西裤,女生也一样,不能穿球鞋。如果那天看门诊,就应该更正式,男生要带领带。只
有值班的时候可以穿scrubs和球鞋。

被一个男生指点衣着,让我觉得很难为情,呵呵。但是后来就一直很小心了。为此还买
了好几条比较正式的长裤。在美国买裤子是很伤脑筋的,那些woman department的长裤
我大多不合适,上班之前一直在junior那里买牛仔裤的,稍微要正式一点的时候就穿裙
子,但是在医院里除非心情好,很少穿裙子,一整天不停地跑来跑去,舒服方便最重要
。而且那些裤子大多版型不怎么样,穿出来有点老气,除了上班,我是不会穿的。可以
说这些钱,都是为了上班而花的。

在国内医院上班的时候,随心所欲地穿衣服,心情好的时候打扮得花枝招展,忙起来牛
仔裤拖着毛边也照样穿来。所以从来没有养成这种观念。

现在带我的attending,每天的衬衫和领带都是精心搭配的,衬衫颜色和领带图案配合
得恰到好处,低调而又合体,估计他的太太是花了不少功夫的,呵呵,不知道他家衣橱
里挂着多少套。

感恩节的那个周末,我连着上班实在是有点精神疲劳了,在周六查房的时候,穿了一件
休闲的绒衫,这样至少让自己觉得是假期了。结果attending盯着我看了半天,我终于
忍不住说,我是不是今天穿得不太合体,他微笑着点点头。我狡辩说,今天是周末嘛,
dress down。attending认真地说,病人并不这么认为的,他们看见的只是每天来上班
的医生。这句话让我很有启发。

虽然在医院工作,但是我们下意识里还是把自己和疾病,生命死亡分开的,我们有自己
的生活,自己的家庭,我们能感受到节日,和周末。但是对病人来说,在医院的每一天
并没有区别,他们的时间是用发病多久了,住院几天了来计算的。我们可能会觉得疲劳
,身体和精神上的,但是病人是不会预计到这个的。

记得以前总是很羡慕在办公室上班的白领,觉得他们每天衣着光鲜,风姿绰约地来上班
,跟我们这些天天罩着件白大衣的生活真实不同。现在自己每天早上打仗一样地上班还
要伤脑筋穿什么衣服,才体会到原来这个也不是想象中这么有乐趣的。

前段时间在看house,里面的Dr. Cuddy,天天穿紧身的洋服,衬衫领口开得很低,这个
就真的是为了养眼了,医院里的女医生都是穿得很保守的。毕竟你跟病人谈话的时候希
望他注意的是你的医嘱,呵呵。

正巧前几天看到一篇文章专门作了关于医生衣着对于病人感觉的影响,大多数病人预期
自己的医生是穿着正式合体的,如果一个穿着太过休闲的医生,会让病人对这个医生的
工作能力发生质疑,进而产生信任危机。毕竟医学是一件严肃的事情。

所以我的牛仔裤们,我的恤衫们,只能在我为数不多的假期中出场了,前几天在
express看到非常不错的衬衫,一下子买了好几个颜色,呵呵。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9.155.]



2008-03-27 07:11:32

主题: serena: 我从考STEP 1考试中得到的教训
发信人: serena (下一步?),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我从考STEP 1中得到的教训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r 26 18:08:37 2008)


刚在Oasis上看到成绩,很烂的分数,只有83。 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写下我的教训。毕
竟在版上潜水很久,菜鸟也受益不少。不能贡献经验,也写下一点教训吧,算是对麦地
的一点微薄回报。

教训一:报名太轻率,以致整个时间安排太被动。备考一年多,其间怀孕,宝宝满3个
月考试,中间的辛苦不想多说了,有给自己找借口之嫌。 版上很牛的宝妈们也不少,
比如俩宝妈,zhaojun2000等ID们,怀孕生子照顾宝宝仍然能拿高分,成功Match,我只
能承认自己是菜鸟一只,只不过怀着宝宝报名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是菜鸟的事实,结果
得到了一个惨痛教训。回头想想,还是自己太草率了,应该起码做一个NBME探探底再报
名。

教训二:书看得不够仔细,题做得不够多。大家可能觉得这真是句废话,但真的是我的
肺腑之言。拿到了分数,看了performance analysis,我觉得STEP1 还真是个能显示水
平的考试。我做的差的几门,Anatomy, Histology & cell biology,Nervous system
读医学院时就是头痛科目,备考时也是看书看不下去,做题提高不上来的几门,实际考
试都显示出来了。基础差的科目应该下大功夫才是,指望狂背FA是不能有本质改变的。
我的一位partner 去年8月考了99,她只看了kaplan notes, FA, 做了kaplan qbook, 
qbank 以及Goljan的comprehensive 180. 我也比葫芦画瓢,只是把题库改成了UW,但
事实证明,作为菜鸟,只用和高手一样的武器是自寻死路。

教训三:考前仿真练习太少。因为整个时间安排的失误(我开始报了去年9-11月,本希
望生宝宝之前考试,未能如愿,延期到2月底),UW去年10月初就做完了,而考前因为
照顾宝宝,只在距考试6周左右做了kaplan qbank 的两周free trial.考前没保持做题
强度,更多focus在背FA,复习UW的笔记上。虽然我的高分partner也在考前提醒我应该
尽量想办法练习真实考试的强度,但是这个我想就算再重来一遍,我仍然没有办法改变
。宝宝太小,总要喂奶,抽整块的时间连做4个block都很艰难,做6,7个block根本不
可能;半夜起来喂宝宝,白天连续做题精力也达不到。考前一个月,除了宝宝还处在“
百毒不侵”的前6个月,我,我ld还有来照顾我的妈妈都感冒病倒了一周多,让我彻底
放弃买qbank 来做的计划。我当时只想着,把自己知道的知识点看熟就不错了,再做很
多新题又没时间消化,也许更糟。至今,我也不能肯定自己当时的备考安排是不是错误
的,也许我还是应该买kaplan qbank 不停的做题?

教训四:这个也许是微不足道了,即使不发生,也不能令我的分数上90,但是还是想提
醒大家。我考试当天前两个block是连着做的,之后每做一个都要休息,午饭时休息了
30分钟。做完倒数第二个,特意看了下休息时间还剩6分钟,不敢全用完。离开考试机
房和再进去时都要签名和签时间的,我记得我只休息了4分钟,但是当我再回到考试界
面,居然显示block时间只剩58分钟了,一下子就精神紧张起来,本来就不稳的阵脚更
乱了。到今天,我也没弄懂,也没心情弄懂是怎么回事。但是,希望还没考试的同学们
引以为戒,考试当天一定安排好休息时间。

最后一点是给像我一样会在哺乳期考试的妈妈们的:我考试当天带了pump,但是实际上
时间很紧,根本别指望有时间泵奶。Breastfeeding 的妈妈们一定要提前调整,想好对
策。

先写这么多吧,这篇考经对版上诸多的牛牛们也许没有什么价值,但用心的,慢慢的写
下这些,我的心情也平静了好多,如果能对后来人有些帮助就更好了。我只有时间做了
NBME form1,比实际成绩还高一点点,但是就如大家所说,nbme对预测成绩真的很牛。

鸵鸟当了3周半,从今天开始,我得面对现实,好好计划一下下一步了。说心里话,真
的真的不想放弃,就算只拿了这样一个分数,也毕竟付出了很多,牺牲了很多。但是面
对step1 83 分,临床医学本科毕业近7年,国内生化硕士,美国 生化phd 只读了一年
就quit,没有国内和美国临床经验的现状,我该怎么做,在哪方面更努力去实现在美国
做医生的理想?

恳请各位版友,特别是和我情况类似之后又成功match的前辈们赐教,万分感激!!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202.]



2008-03-25 08:49:27

主题: 2008 MATCH PERFORMANCE -- NUMBER OF IMGS MATCHING INCREASES
发信人: benpu (麦地大奔),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official report for 2008 match stats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25 02:27:31 2008)

2008 MATCH PERFORMANCE -- NUMBER OF IMGS MATCHING INCREASES

For the sixth consecutive year, the number of first-year (PGY-1) residency 
positions offered through the Match increased. A total of 22,240 first-year 
positions were offered in the 2008 Match, held earlier this month. This 
represents an increase of 395 positions compared to last year and an 
increase of 1,638 positions since 2002.

The number of IMGs who matched to first-year positions increased by 122 
compared to 2007. Of the 10,304 IMGs who participated in the 2008 Match,
4,649* (45.1%) matched. In the 2007 Match, 4,527 (46.7%) IMG participants 
were matched to first-year positions.

There was a decrease in the number of matches for non-U.S. citizen IMGs and 
an increase in the number of matches for U.S. citizen IMGs.

Of the 7,335 IMG participants who were not U.S. citizens, 3,108 (42.4%) 
obtained first-year positions. The number of non-U.S. citizen IMGs who 
obtained positions in 2008 decreased by 72 compared to last year. This is 
the first year that there has been a decrease in the number of non-U.S. 
citizen IMGs matching to first-year positions since 2001.

Of the 2,969 U.S. citizen IMG participants, 1,541 (51.9%) were matched to 
first-year positions, an increase of 194 over last year. This is the fifth 
consecutive year that there has been an increase in the number of U.S. 
citizen IMGs matching to first-year positions.

*Note: The total number of IMGs who will fill PGY-1 positions for the
2008-2009 academic year will be higher than this number, since a significant
number of IMGs obtain PGY-1 positions outside of the Match.


About the Match

The annual NRMP Match is the system by which applicants are matched with 
available residency positions in U.S. programs of graduate medical education
(GME). Participants submit to the NRMP a list of residency programs, in 
order of preference. Ranked lists of preferred residency candidates are 
likewise submitted by U.S. GME programs with available positions. The 
matching of applicants to available positions is performed by computer 
algorithm. The Match results announced in March of each year are typically 
for GME programs beginning the following July.


Additional Resources on the Match and Match Results

The preceding data are taken from the Advance Data Tables for the 2008 Main 
Residency Match compiled by the NRMP. These tables provide detailed 
information on the positions offered and filled by the Match in 2008 and 
prior years. To access these tables, or to obtain further information on the
NRMP, visit www.nrmp.org.

The June issue of Academic Medicine, the journal of 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usually offers an analysis of Match results from 
the preceding March. For more information, visit your medical school\\\'s 
library or www.academicmedicine.org.

The September issue of JAMA: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traditionally provides an in-depth analysis of graduate medical educ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This analysis includes the number of IMGs entering and
continuing in U.S. GME programs and a breakdown of IMG resident physicians 
by specialty and subspecialty.
Visit your medical school\\\'s library or http://jama.ama-assn.org.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61.]



2008-03-24 19:28:29

主题: US Med Sch Seniors Enjoy Most Successful "Match Day" in 30 Years News Release
U.S. Medical School Seniors Enjoy Most Successful \"Match Day\" in 30 Years News Release

http://www.aamc.org/newsroom/pressrel/2008/080320.htm

Contact: Nicole Buckley
202-828-0041
[email protected]
www.nrmp.org 
 


2008 Residency Program Match is the Largest in History
For Immediate Release 

Washington, D.C., March 20, 2008—Across the nation today, more than 15,000 U.S. medical school seniors will be joined by classmates, friends, and family at \"Match Day\" ceremonies to learn where they will spend their years of residency training following graduation. There is plenty of reason to celebrate. According to the National Resident Matching Program (NRMP), which conducts the Match, more than 94 percent of seniors who applied for residencies this year were paired with a program of their choice—the highest percentage in more than three decades.

2008 Match Data
More than 15,000 U.S. medical school seniors applied for residency positions through the NRMP this year, and 94 percent of them matched to a program of their choice—the most successful Match in 30 years. 

View the data (PDF, 2 pages) 
 
Previous Match Day Results
2007 Match
2006 Match
2005 Match
2004 Match
2003 Match
2002 Match
2001 Match
2000 Match
 
Match Day Videos
Vanderbilt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University of Minnesota Medical School

University of South Florida College of Medicine
 
The 2008 Match was also the largest ever. Overall, 28,737 applicants vied for one of 22,240 first-year residency positions—the most applicants in history. Of those applicants, a record-high 15,242 were U.S. medical school seniors, 94.2 percent of whom successfully matched to a residency program. In fact, 84.6 percent of those seniors matched to one of their top three program choices. The number of first-year residency positions available through the Match was also the highest in history; 395 additional positions were added this year.

\"This Match has been a remarkable success,\" said NRMP President Henry J. Schultz, M.D. \"The record size of the Match this year and the favorable outcome for students are certainly reasons to celebrate this important rite of passage along the path to becoming a doctor.\"

There were notable increases this year as well in the number of Match applicants from international medical schools and osteopathic schools (which award the D.O. degree). More than 10,300 graduates of non-U.S. medical schools applied for U.S. residency positions through the Match; roughly 4,650 (about 45 percent) of whom matched to a first-year position. Nearly 1,900 osteopathic students and graduates applied to the Match this year and 71.6 percent matched to a position. 

Conducted annually by the NRMP, the Match uses a computer algorithm, designed to produce favorable results for students, that aligns the preferences of applicants with the preferences of residency programs in order to fill the thousands of training positions available at U.S. teaching hospitals.

More than one-fifth of the positions available through the Match this year were in internal medicine, and 2,660 U.S. medical school seniors (17.4 percent of all participating seniors) matched to one of those positions. 

Match results can be an indicator of career interests among graduating medical school students. One notable trend in specialty choice this year was an increased interest in family medicine residency positions; 1,156 (or 7.6 percent) of U.S. medical school seniors matched to one of those positions, up from 7.2 percent last year. There were more family medicine positions offered through the Match this year, reversing what had been a significant decline in available positions since 1998. The 2008 Match results also indicate that plastic surgery, orthopaedic surgery, dermatology, otolaryngology, diagnostic radiology, radiation oncology, and general surgery continue to be popular and competitive specialties.

Although Match Day is celebrated today as results are revealed to applicants, the Match is actually a week-long process. On Monday of this week, NRMP applicants were informed whether they had been matched to a residency program of their choice, although the name of that program was not revealed. Today, those matched applicants learn where they will spend at least their first year of residency training. For U.S. medical school seniors, this news will be delivered and celebrated during Match Day ceremonies at medical schools across the country. 

Applicants who learned Monday that they did not match to a residency position participate in what is known as \"the scramble,\" which began on Tuesday. The locations of remaining unfilled residency positions were released to unmatched applicants, who then had the opportunity to contact the programs directly to express interest in the open positions. Following the Match this year there were 1,300 unfilled first-year residency positions available for participants in the scramble. The NRMP estimates that between 12,000 and 13,000 people attempt to secure one of those open positions. Among these residency-seekers are the 7,800 applicants who did not match to a program (883 of whom are U.S. medical school seniors), as well as approximately 5,000 additional individuals who registered for the Match but did not complete all of the steps required for participation. 

The Match was established in 1952, at the request of medical students, to provide a fair and impartial transition from medical school to residency.

# # #

The National Resident Matching Program (NRMP) is a private, not-for-profit organization established in 1952 to provide an orderly and fair mechanism to match the preferences of applicants to U.S. residency positions with the preferences of residency program directors for those applicants. The NRMP is sponsored by the American Board of Medical Specialties,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Medical Colleges, the American Hospital Association, and the Council of Medical Specialty Societies.



2008-03-24 19:21:11

主题: wzxm: Pre-Med Preparation: The Importance of Physician Shadowing
发信人: wzxm (麦地蚊子凶猛),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转载]Pre-Med Preparation: The Importance of Physician Shadowing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Mar 23 04:40:50 2008)

出处:http://studentdoctor.net/blog/2008/03/22/pre-med-preparation-the-importance-of-physician-shadowing/

Pre-Med Preparation: The Importance of Physician Shadowing
Posted on March 22, 2008 
Filed Under Pre-Med Prep, Premedical Students
by Christian Becker, Author of The Official Student Doctor Network Medical 
School Admissions Guide

Physician shadowing, in my opinion, is one of the best extracurricular 
activities in which a pre-medical student can engage for several reasons:

1. It provides you with clinical exposure and stories to talk about in the 
admission interview.
2. Shadowing allows you to see what medicine and a physician’s life are 
like every day.
3. You will quickly discover if medicine is really for you.
4. It’s easy to set up and do.
5. It’s one of those “intangible” (and unofficial) requirements to get 
into medical school.

For purposes of this discussion, shadowing really boils down to one thing: 
clinical exposure. If you already have worked as a nurse or medical 
assistant with ample patient and physician contact and 
interaction, you really don’t need any shadowing, or at least not much. It
’s an easy way to get that important clinical exposure that can make or 
break your application. 

In essence, if you have not spent some significant time with physicians and 
patients during your time as a pre-med, how do you really know you want to 
be a physician? How do you convince the 
admissions folks that you truly know what it is like to be a physician and 
involved in patient care? They want to see that you have immersed yourself 
in clinical settings with real patients.

From my own experience as an applicant just a few years ago, I can 
emphatically state that I knew that I wanted to be a physician due almost 
entirely to my shadowing experiences. In addition, I was 
asked about those experiences in admissions interviews and was able to 
easily answer the question “Why medicine?”. I was also able to share some 
of the things I had seen and experienced during my 
observation time with my interviewers and use them in my personal statement.
In a nutshell, shadowing is what cemented my desire to be a physician.

As a student interviewer for my medical school, I cannot over-emphasize the 
need for clinical experiences and exposure. One of the most important 
predictors of whether or not someone is a strong, 
motivated applicant is the breadth of their clinical exposure. Minimal or a 
complete lack of experience may dash the hopes of gaining admission to 
medical school for an otherwise qualified applicant. I 
was getting ready to interview a candidate a few months ago who had very 
minimal clinical exposure listed on his application. He had spent some 
significant time in a research lab and had a fairly 
strong application with a good MCAT and GPA. In discussing this applicant 
with the faculty interviewer, we both agreed that they really had to 
convince us that they had an adequate understanding of 
and insight into medicine or he would be rejected, despite an otherwise 
decent application. It really came down to clinical exposure.

On a separate note, if you are still worried about answering “Why medicine?
”, I would suggest doing some more shadowing. This will allow you to get to
know the physician, their specialty, and medicine 
overall. You’ll meet that one patient that will affect you in some 
meaningful way. You will never forget them and will be able to talk about 
your experience for years (and in interviews). I had such an 
encounter with one of the surgeons I was shadowing. A little girl showed up 
with a dog bite to the face, brought into the office by her parents. It was 
just about time for all of us to go home and we 
ended up taking her into surgery that night. It was one of the most exciting
experiences for me as an undergrad: it wasn’t just the actual surgery that
was cool, but the whole experience with the patient 
and the drama surrounding the whole thing. It gave me a good story to help 
convey my passion for medicine.

I believe that if you only spend a few hours shadowing here and there, you 
really miss a large part of the experience. Be sure to spend enough hours 
shadowing the same physician. When I say “enough 
hours”, I would suggest that you may want to spend a few days or even a 
week with a physician in the office, the operating room, and/or maybe even 
taking some call. If you only go to see the “cool 
surgeries” and never go to clinic, you may miss out on some of the “real 
life” of a surgeon.

Other Clinical Exposure

Don’t forget that you can get clinical exposure in other ways as well. This
includes any employment in clinics or volunteer work in an emergency 
department, for example. Just make sure it’s real 
exposure with patients and physicians.

Arranging Shadowing Experiences

Realize that you can set up your shadowing however you like. Some people 
like to shadow a few hours every week for several weeks or months, if that 
is what will fit in their schedules. As already 
mentioned, I personally preferred spending time with one physician for an 
entire week in one stretch, Monday through Friday, 8:00 a.m. to 5:00 p.m., 
to get a better idea of what it is really like. I did this 
with several different physicians in different specialties and followed one 
of them on call after hours. I scheduled my shadowing experiences during the
summer when I was out of school for a few weeks 
during my undergrad, and would highly recommend it to anyone.

To schedule a shadowing experience, simply open the local Yellow Pages, pick
the specialty you are interested in observing, and call any physician’s 
office. Tell the office person that you are a pre-med 
student at XYZ University planning on going to medical school next year. Ask
them if Dr. Smith allows students to come into the office to shadow him or 
her. They very likely have done this before with 
other students. Tell them what dates you would prefer to shadow. Usually, 
the office staff will take down your phone number and then call you back 
after asking the physician or office manager. Many 
physicians are excited to have pre-meds in their offices.

While Shadowing

This may be obvious, but make sure you are dressed and groomed 
professionally when observing. If in doubt, overdress for the first day 
until you can get a feeling for what is acceptable in the office or 
the physician tells you it is okay to dress down. For men, that should be 
dress pants, shirt, and tie, and for women, dresses or professional business
attire.

Most of the time, you mainly stand back and observe what the physician does 
without doing anything yourself. Try not to get in the way. After all, that 
is what shadowing is. Some physicians may 
involve you to some degree, may let you look in ears, for example, or be 
part of what they do in some fashion. If so, great, but don’t expect too 
much.

Actively ask questions between patients or when appropriate. The middle of a
patient visit may be a bad time to quench your own thirst for knowledge. 
You want plenty of interaction with the physician 
so they can get to know you and see that you are interested in medicine, in 
patient care, etc. If you are interested in discussing controversial topics,
do so with caution and professionalism instead of 
bias.

Recommendation Letters

At the conclusion of your experience, make sure you ask the physician for a 
strong letter of recommendation in support of your application to medical 
school. Don’t underestimate the letter and ask for 
it in the right way, because there is a right and a wrong way to ask for a 
letter. I’ll devote an entire column to recommendation letters in the near 
future, since they do play an important role, so stay 
tuned!

Christian Becker is the creator and operator of www.medschoolready.com and 
an SDN Contributor.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189.]



2008-03-23 22:13:02

主题: 首例全脸移植
世界首例全脸移植:法国“象人”首次微笑
东亚经贸新闻 2008-03-23 14:45:26

http://news.creaders.net/headline/newsViewer.php?nid=338796&id=788592&dcid=8

据英国媒体3月23日报道,现年30岁的法国男子帕斯卡尔・科勒自从6岁起罹患可怕怪病,脸上长满肿瘤,犹如一个“象人”。去年1月,由法国顶尖整形医生劳伦特・蓝提耶利率领的医疗小组,为帕斯卡尔“秘密”进行了16个小时的全脸移植手术。如今,手术一年多过去了,“旧貌换新颜”的帕斯卡尔不仅找到一份会计师的工作,而且还憧憬着娶妻生子!日前,他首次透露了世界首例全脸移植手术的内幕。


不幸 满脸肿瘤形如“象人”

现年30岁的帕斯卡尔・科勒出生在巴黎北郊的亚尔琼登市,曾是一个眉清目秀的正常孩子。然而6岁生日刚过,他罹患一种名叫神经纤维瘤病的罕见遗传疾病,从此脸上长满了巨大的球状肿瘤。越长越多的肿瘤逐渐“吞噬”了他的眼睛、鼻子。由于嘴唇上的肿瘤越长越大并且溃烂,他甚至连说话和吃饭都很困难。面目全非的他从此被称为“象人”,每次外出都引来别人惊恐的尖叫和异样的眼光。

他回忆道:“有一次,我正在医院候诊室,有一个人在看见我后居然当场昏倒。”由于害怕,帕斯卡尔开始羞于出门。12岁时,他接受了首次肿瘤切除手术,此后类似的手术总共进行了30次,可惜皆收效甚微。随着一天天成长,帕斯卡尔逐渐变得坚强,虽然怪病缠身,可是却培养了诸多兴趣,比如打网球和篮球。此外,他还在巴黎的大学接受了为期2年的会计专业的职业培训。然而让他苦恼的是,由于外貌的缘故,没有人愿意聘请他。

惊喜 法医学泰斗亲自操刀

2005年11月24日,法国医生为时年38岁的法国毁容妇女伊莎贝拉・迪努瓦尔成功“换脸”,轰动了世界。虽然那次手术仅属于“局部换脸”,只是为患者移植了鼻子、嘴唇和下巴,却开创世界首例异体移植换脸术的先河。从那以后,帕斯卡尔一直在排队等待另一场更为惊心动魄的整形手术----“全脸移植”,主刀人将是法国医学泰斗、欧洲顶尖整形医生劳伦特・蓝提耶利。然而帕斯卡尔却被告知,手术风险性极高,他很有可能死在手术台上!

据悉,这是世界第三例、法国第二例“变脸” 手术,但却是世界首例“全脸移植”手术。帕斯卡尔表示:“这不是利用一张脸的局部去填补另一张脸的伤口的问题,而是用一张完整的脸去替换另一张完整的脸。蓝提耶利大夫告诉我,一旦我的身体对新脸出现排异反应,我可能要么死在手术台上,要么死于手术后。”


成功 皮肉血管神经全移植

去年1月一个寒冷的冬夜,帕斯卡尔接到告知,捐脸者找到了。随后,表哥驱车带他前往位于巴黎郊外的亨利蒙度医院。帕斯卡尔回忆道:“当麻醉师开始为我做术前准备时,我高兴极了。我的机会终于来了。即使面临死亡危险,我也义无反顾。”手术开始后,蓝提耶利大夫熟练地拿起手术刀,他首先切下了帕斯卡尔脸上的增生肿瘤,接着从其左眉毛上方一直切割到右眉毛上方,然后一直延伸到下巴下方,最后将一张椭圆形的脸部完整切下。

再下来,蓝提耶利又从捐赠者身上剥离面部皮肤,然后小心翼翼地切下皮下肌肉----其中有的正好位于面部骨骼下方。最后,蓝提耶利率领他的医疗小组细致地将切下的“新脸”安装到帕斯卡尔“旧脸”残留的大坑上,再将断裂的组织、神经、动脉、静脉一点点地缝合起来。经过16个小时的紧张奋战,手术终于宣告完成,帕斯卡尔被安然送回病房。

欢喜 24年以来第一次微笑

手术6天之后,帕斯卡尔首次在镜中看到自己的“新脸”,24年来第一次露出笑容。他高兴地大叫起来,随后举起手指打出一个象征胜利的“V”字。“变脸”手术后3周是考验手术成败的关键。幸运的是,帕斯卡尔没有出现任何排异反应。经过逐步的恢复和练习,现在他终于可以利用“新脸”的面部肌肉做出各种表情了。“换脸”手术10个月后,帕斯卡尔又接受了另一场修补手术。这一次,医生将一副钛金属假牙安装到了他的牙床上。

幸运 找到一份会计师工作

由于种种原因,蓝提耶利医生在手术后始终未向外界透露帕斯卡尔的名字。但帕斯卡尔称:“我的手术原本是个秘密,可是几乎所有的街坊都不知从哪儿得到了消息。当我从救护车下来的时候,只见一大帮人。他们欢呼道:‘好极了!’那场面真的很感人。”近日,他如愿以偿地找到一份会计师的工作,并且开始重新和朋友们打网球和篮球。

渴望 最想感谢匿名捐脸人

对于未来,帕斯卡尔充满了憧憬。他甚至希望能够找到意中人,结婚娶妻生子。帕斯卡尔表示:“手术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现在我能够第一次像正常人那样生活。大街上的人们不再用异样的眼光驻足凝视着我,或者发出恐怖尖叫。相反,我已经被别人所接受。我甚至开始憧憬着‘换脸’后的全新生活----我多想找到一个心爱的妻子,安居乐业,然后生儿育女。”

除了母亲、妹妹和蓝提耶利大夫及其医疗小组之外,帕斯卡尔最想感谢的人当然是那位至今不知姓名的捐脸者。也许,帕斯卡尔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真相,除非对方的家属自愿告知这个秘密。帕斯卡尔说:“所有关于捐赠者的信息都被严加保密,我觉得这样做没错。现在我每天都在为这位好心人祈祷,是他给了我一张新脸 ----以及一个新的生活。”



2008-03-23 22:12:27

主题: 首例全脸移植
世界首例全脸移植:法国“象人”首次微笑
东亚经贸新闻 2008-03-23 14:45:26

http://news.creaders.net/headline/newsViewer.php?nid=338796&id=788592&dcid=8

据英国媒体3月23日报道,现年30岁的法国男子帕斯卡尔・科勒自从6岁起罹患可怕怪病,脸上长满肿瘤,犹如一个“象人”。去年1月,由法国顶尖整形医生劳伦特・蓝提耶利率领的医疗小组,为帕斯卡尔“秘密”进行了16个小时的全脸移植手术。如今,手术一年多过去了,“旧貌换新颜”的帕斯卡尔不仅找到一份会计师的工作,而且还憧憬着娶妻生子!日前,他首次透露了世界首例全脸移植手术的内幕。


不幸 满脸肿瘤形如“象人”

现年30岁的帕斯卡尔・科勒出生在巴黎北郊的亚尔琼登市,曾是一个眉清目秀的正常孩子。然而6岁生日刚过,他罹患一种名叫神经纤维瘤病的罕见遗传疾病,从此脸上长满了巨大的球状肿瘤。越长越多的肿瘤逐渐“吞噬”了他的眼睛、鼻子。由于嘴唇上的肿瘤越长越大并且溃烂,他甚至连说话和吃饭都很困难。面目全非的他从此被称为“象人”,每次外出都引来别人惊恐的尖叫和异样的眼光。

他回忆道:“有一次,我正在医院候诊室,有一个人在看见我后居然当场昏倒。”由于害怕,帕斯卡尔开始羞于出门。12岁时,他接受了首次肿瘤切除手术,此后类似的手术总共进行了30次,可惜皆收效甚微。随着一天天成长,帕斯卡尔逐渐变得坚强,虽然怪病缠身,可是却培养了诸多兴趣,比如打网球和篮球。此外,他还在巴黎的大学接受了为期2年的会计专业的职业培训。然而让他苦恼的是,由于外貌的缘故,没有人愿意聘请他。

惊喜 法医学泰斗亲自操刀

2005年11月24日,法国医生为时年38岁的法国毁容妇女伊莎贝拉・迪努瓦尔成功“换脸”,轰动了世界。虽然那次手术仅属于“局部换脸”,只是为患者移植了鼻子、嘴唇和下巴,却开创世界首例异体移植换脸术的先河。从那以后,帕斯卡尔一直在排队等待另一场更为惊心动魄的整形手术----“全脸移植”,主刀人将是法国医学泰斗、欧洲顶尖整形医生劳伦特・蓝提耶利。然而帕斯卡尔却被告知,手术风险性极高,他很有可能死在手术台上!

据悉,这是世界第三例、法国第二例“变脸” 手术,但却是世界首例“全脸移植”手术。帕斯卡尔表示:“这不是利用一张脸的局部去填补另一张脸的伤口的问题,而是用一张完整的脸去替换另一张完整的脸。蓝提耶利大夫告诉我,一旦我的身体对新脸出现排异反应,我可能要么死在手术台上,要么死于手术后。”


成功 皮肉血管神经全移植

去年1月一个寒冷的冬夜,帕斯卡尔接到告知,捐脸者找到了。随后,表哥驱车带他前往位于巴黎郊外的亨利蒙度医院。帕斯卡尔回忆道:“当麻醉师开始为我做术前准备时,我高兴极了。我的机会终于来了。即使面临死亡危险,我也义无反顾。”手术开始后,蓝提耶利大夫熟练地拿起手术刀,他首先切下了帕斯卡尔脸上的增生肿瘤,接着从其左眉毛上方一直切割到右眉毛上方,然后一直延伸到下巴下方,最后将一张椭圆形的脸部完整切下。

再下来,蓝提耶利又从捐赠者身上剥离面部皮肤,然后小心翼翼地切下皮下肌肉----其中有的正好位于面部骨骼下方。最后,蓝提耶利率领他的医疗小组细致地将切下的“新脸”安装到帕斯卡尔“旧脸”残留的大坑上,再将断裂的组织、神经、动脉、静脉一点点地缝合起来。经过16个小时的紧张奋战,手术终于宣告完成,帕斯卡尔被安然送回病房。

欢喜 24年以来第一次微笑

手术6天之后,帕斯卡尔首次在镜中看到自己的“新脸”,24年来第一次露出笑容。他高兴地大叫起来,随后举起手指打出一个象征胜利的“V”字。“变脸”手术后3周是考验手术成败的关键。幸运的是,帕斯卡尔没有出现任何排异反应。经过逐步的恢复和练习,现在他终于可以利用“新脸”的面部肌肉做出各种表情了。“换脸”手术10个月后,帕斯卡尔又接受了另一场修补手术。这一次,医生将一副钛金属假牙安装到了他的牙床上。

幸运 找到一份会计师工作

由于种种原因,蓝提耶利医生在手术后始终未向外界透露帕斯卡尔的名字。但帕斯卡尔称:“我的手术原本是个秘密,可是几乎所有的街坊都不知从哪儿得到了消息。当我从救护车下来的时候,只见一大帮人。他们欢呼道:‘好极了!’那场面真的很感人。”近日,他如愿以偿地找到一份会计师的工作,并且开始重新和朋友们打网球和篮球。

渴望 最想感谢匿名捐脸人

对于未来,帕斯卡尔充满了憧憬。他甚至希望能够找到意中人,结婚娶妻生子。帕斯卡尔表示:“手术彻底改变了我的生活。现在我能够第一次像正常人那样生活。大街上的人们不再用异样的眼光驻足凝视着我,或者发出恐怖尖叫。相反,我已经被别人所接受。我甚至开始憧憬着‘换脸’后的全新生活----我多想找到一个心爱的妻子,安居乐业,然后生儿育女。”

除了母亲、妹妹和蓝提耶利大夫及其医疗小组之外,帕斯卡尔最想感谢的人当然是那位至今不知姓名的捐脸者。也许,帕斯卡尔永远都不可能知道真相,除非对方的家属自愿告知这个秘密。帕斯卡尔说:“所有关于捐赠者的信息都被严加保密,我觉得这样做没错。现在我每天都在为这位好心人祈祷,是他给了我一张新脸 ----以及一个新的生活。”



2008-03-23 14:03:26

主题: ttash: 我來稍微介紹一下台湾的医学教育和训练系统
我來稍微介紹一下台湾的医学教育和训练系统


发信人: ttash (marqu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台湾的医学教育和训练系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Mar 23 10:57:30 2008)

對台灣的醫學制度..我來稍微介紹一下...因為我2003年畢業,做了住院醫師, 現在我是
在一家醫院做內科總住院醫師...

台灣醫學院原來是7年制(最後一年為實習醫師,也就是Internship,但與美國的Intern是
指第一年住院醫師,就定義上就不同了). 現在有些醫學院有改成6年制,也就是以前的實
習醫師階段就合併到GME了...

畢業之後必須通過國家執照考試...通過了就有醫師證書...然後開始GME.

就GME來說..基本上跟美國的制度一樣...應該是學美國的制度,差別是我們沒有Match,
我們要以我們想走的科系,個別申請各各醫院,然後開始做住院醫師. 以內科來說,是3年
的住院醫師,就可以參加內科專科的Board考試,然後再進去次專科的fellowship訓練..
就是和美國一樣... 對於其他專科,如外科,婦產科等,也一樣,只是他們的住院醫師訓練
也許比內科長了一點...

教學課本都是英文原文...幾乎所有的醫學科本如Harrisons,Sabinston,Shwartz,Robbins pathology, Nelson pediatrics, William obs, Novak gyn...都是標準參考和教學書;
可是講話都當然用中文...哈哈哈..不過台灣醫院的病患病歷的記載基本上都是以英文為
主,較難以表達的才用中文書寫...

說說薪水,在台灣的情況來說,收入的確還不錯,有的跟美國比較.住院醫師如果在大的
醫學中心,每月平均折合美元大概3000-4000元;這樣的收入雖然在美國是一般,可是是台
灣一般人的收入的2到3倍... 如果你在比較小的區域醫院,那麼更高.. 到了主治醫師,
就跳住院醫師的3-4倍....

可是..可是...台灣有一個叫做\"全民健康保險\",簡稱健保,就是只要台灣居民,包括外國
人居住超過半年...就必須強制納保.這是政府的社會保險. 在健保的制度下,目前醫療
環境越來越困難,健保局的經營和財務狀況很危急.現在搞Global budget制,也就是總額
預算制...健保給付的錢就固定,醫師人員越來越增加就分到的這個大餅就變小...現在
很多醫院的人員配置飽和...將來是一片大的問題....

(若各位台灣的前輩覺得要更正...請多多指教)..




--
※ 修改:·ttash 於 Mar 23 11:11:03 2008 修改本文·[FROM: 218.169.]



2008-03-23 06:52:49

主题: jimtaipei: 台湾的医学教育和训练系统
发信人: jimtaipei (jim from taipei),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台湾的医学教育和训练系统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Mar 23 06:00:04 2008)

交作业罗~~~
有关台湾的医学学制,与大家分享一些资讯~

自从我毕业之后好像又有一些改革,大致上想学美国,把intern变成PGY,以免法律上出问题
要拿license也是学美国step2 CS,有个CS evaluation,不过简单多了
好像只有一个case,而且...actor都不够professional. 但我没有自己亲身involved,
所以没提到这部分~

制度大致上走美国路线

当时
大学开始医学系是七年制,最后一年是internship,
但是后来工作太多,有些学校internship会提早到第6年就开始,做两年intern
intern做的是就打杂抽血on foley,primary care几床,present meeting等等,不大确定
和现在美国PGY1内容是否类似?

医学系毕业,当时要考过两阶段国家考试-及格制-(现在好像又改一些考试内容与形式),
才可以拿医学执照,

GME的部分,就是apply各个科系
各医院独立举办招生和interview.
内科要满三年资历 (internship不包含,要3年residentship)就可以考内专的board.
之后有次专科,大致上来说都需要再2年的训练fellowship才可考次专科的board.
以cardiology而言,2年training, board拿到后就可以practice general cardiology
and interventinoal cardiology.但是因为饱和现象开始出现,要做intervention原则上
须再一年training.Fellowship结束就找attending physician工作.

因为健保all you can eat以及flat rate制度设计不良,还有global budget restriction,
各科医师都有过饱和现象,(因为positions数目固定,若增加position,则会dilute收入, 
所以有些医院pay高看得到但吃不到.except你很有关系),所以开始有各种的医学会成立以
缓冲就业人口迅速增加,逐渐的都要建立考照制度,但都需要额外训练年资(如,重症医学会,
心导管介入,心脏超音波etc.)

我年纪稍大一些,所以有些资讯可能不是很update,敬请见谅罗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0.112.]



2008-03-22 11:06:38

主题: MLMW: Humble vs. confidence: common pitfalls for Chinese applicants or students
发信人: MLMW (mylifemyway),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Humble vs. confidence: common pitfalls for Chinese applicants or students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r 21 19:43:05 2008)


Being humble is a great asset. However, it is very often being misread as
lacking of confidence in the American culture. 

So you have to show yourself whenever APPROPRIATE. If you are brilliant, pls 
show it. There is a famous Chinese saying which I believe to be a potentially 
a huge pitfall: 大智若愚。That may not be such a good idea in a different culture. Please don’t act like that and adjust those qualities properly.

On the other hand however, there is a fine line for being confident and being cocky.
Speak up and say it loud when it is your turn. 

As a student, DO NOT try to make your intern or your senior resident look bad just because you know something that they have missed. 

They will be pissed believe me and therefore you will suffer.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9.203.]



2008-03-22 10:50:51

主题: walterfl: >10年毕业,低分match上home program的经历(2)
发信人: walterfl (Walter),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给老刀交作业:>>10年毕业,低分match上home program的经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22 01:47:28 2008)

感谢各位。昨天不小心撞到了裸奔,就当我什么都没看见。。。

接着写。也作为我这几年的一个小结。

如果我用ERAS发出申请后就靠在椅背上等着interview call,那估计我现在还得继续在
椅背上靠着。

我不知道CS fail有多大影响,但是我的interview都是在这个fail成绩出来以前拿到的
。有一个program让我CS出来后马上联系他们,好给我安排interview,但是我联系他们
已经是12月以后的事情了,当然没有空位留给我。

大家都在说internal connection,对,如果有实实在在的internal connection,你就
成功了一半。但是像老刀这样怜悯普天下众生的,你就是跟他有联系,估计你的机会也
比较小。。。开开玩笑。

在我走到match以前,我没有任何这样实实在在的内部关系。但是,我有一些线索。我
知道另一个州的一个中等城市里的一个病理科医生是我们科里出来的,还有过一面之交
。这样辗转通过跟他比较近的人的介绍,我终于和他接上了头。于是提出full time去
做observership.当然没有问题,可也给我浇过一些冷水 -- 这个不会从根本上改变任
何东西。。。我知道他那里有residency program, 而且他也有一定的地位,所以权当
没听见这句话。

虽然observership不从根本上改变,但是对我的帮助真的非常大。经过短短的两个星期
,原来的对这里医院的陌生和恐惧心理一定会消失。大家大同小异,干的都是一样的活
。也应该学到一些住院医之间是如何相处的等等一些东西。更关键的是,找机会认识了
那里每个attending,然后最少介绍一下自己。热心的多聊聊。有一个犹太人医生每天让
我跟他看片子,最后说要把我介绍到Nebraska去。虽然最后他彻底忘掉了这个,但是他
是我后来的interviewer之一。我知道有的地方是attending自己选择interview谁的,
有人拉你一把,说不定你就成功了。

其实我所在的大学病理是我最想进的,这样可以避免搬家,这个城市也还不错。可惜那
里我一个人都不认识。偶尔听说一个朋友刚认识一个那里新来的中国人医生,就让他帮
着介绍。结果人家非常热心,有求必应。我就每天下午过去一两个小时跟着他。他也把
我介绍给PD。PD说你干过病理啊?在中国?哦,你最好有美国的经历,谁知道中国和美
国的病理培训有多大的差别。

等我从另一个州observe回来继续我养家糊口的工作,我就在想我最好到这个家门口的
program正式呆两个星期。去跟PD直接说了。PD过了一段时间给我email说我给你安排轮
转。

这个轮转安排的非常好,甚至有一张和住院医排在一起的schedule。总之让我在两个星
期接触到了尽量多的attendings。我征求了中国人医生朋友(已经是朋友了)的意见,
每天西装革履,着装整洁去上班,像一个住院医一样拿到片子,自己review,找
attendin对片子。然后尽量找机会表现自己。然后我interview这里的时候3/5的
interviewer都是我认识、认识我的。感觉就已经接近成功了。

这些都是在我pass CS之前的事。这边和老板也已经摊牌。真是一场赌博啊。

写的太细了,主要是让大家看看我是怎么建立internal connection的。下面我往简单
的说。

两个interview就是这样拿到的。还有一个不知道是看走眼了还是怎么的,给我的时候
好像是我CS fail掉的那天。我第一反应是他们发错人了。

Interview的过程就不多写了,已经有n多的很好的经历了。我的情况是,在我去过的地
方都没有难问题,像cs fail这样的问题都没有人问,看来是不想为难我。而那个看走
眼的program则是一堆的tough问题:你为什么选择我们这儿?为什么不留在你们那儿?
CS怎么fail了?做那么多research,还会临床吗????感觉跟审犯人一样。那个
interviewer最后可能也感觉问题太tough,还解释了一下是因为interview的人实在太多
了。。。

我没有主动打听我的rank情况,但是也被动地得到一些positive feedback。漫长的痛苦
的等待以后,我现在如释重负。我在想,如果我match不上,我的路怎么往前走?

我现在和我所有的朋友们分享了我的喜悦,可以看出,他们也真心地为我感到高兴。所
有的痛苦,所有的彷徨,我自己都承受了。但是我愿意和他们分享我的成功。

在田纳西美丽的夜晚,回想起这两年半时间,真的是百感交集,眼角也不自觉地已经潮
湿起来。。。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5.35.]



我知道很多人受到触动是因为跟我处于同样的处境。是非常的不容易,我周围失败的例
子比成功的多。但是只要努力过,即使失败的最后一无所有,也总比没试过留下终生的
遗憾强吧。几年前来美国的时候,不也是一无所有从0开始嘛。我觉得只要有信心一定
要做到,最后总能做到。人有多大胆,地有多大产啊,呵呵。我个人是把自己逼到了墙
角,如果失败了,真的是。。。我就不说重话了。

跟老板的关系处理方面,是最难的。我的老板是到最后摊牌告诉他我的计划的时候才知
道我在考试。我的情况是每年有1个月法定假期,但是实验室情况不允许我大摇大摆的
休息,step1我请了2个星期的假,step2一天假都没有请到,到observership的时候我
已经攒了无数天的假了。即使这样,我还是做好准备走人,并摊牌坦白我的career计划
,才请到假的(我说这个假我一定要休,不同意的话我会重新找工作)。

还有一点,老板推荐信也是很重要,虽然可以不要他的,但PD说不定会直接打电话。所
以这个平衡真的很难把握。我知道很多人都是part-time工作备考,这样简历没有gap,
考试也能更集中精力。如果经济上允许,我不建议保持full-time job. 
--



2008-03-21 19:11:53

主题: MLMW: My thoughts on the interview process and beyond
发信人: MLMW (mylifemyway),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My thoughts on the interview process and beyond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r 21 19:09:41 2008)

As I have promised. I will start to write before I start my slavery soon. 

Here are some personal understanding of the interview process (same logic 
for the pre-meds), logistics and other stuff I consider critical for your 
survival and success. 

First, try to understand the interviewers. It is a TOUGH JOB FOR THEM TOO. 
Think about this, they have to select the supposedly the right person for 
their program from just the paper works and 15 minutes interview. If it were
you, how you gonna approach and achieve the best results? Okay, now: 

What qualities programs look for?
• Personality qualities: if you fit in the team or not. Different 
specialty has different characters or stereotypes. Do you really look like 
them? Are you able to survive the hard works: physical and mental. They love
workaholics. Do all these qualities shown in the papers and a brief period 
of interview. 
• Persistence: How persistence you are in the pursuit of your 
career. It is in our own story: what you have done, what you have achieved, 
why you think that you are qualified? Show me the money. 
• A little bit OCPD. 
• Integrity: SO, SO, SO important. There is a thing called honor 
code in med school and integrity is uttermost important for a health care 
professional in the future career. I will talk more about this later. 
• Multitasking, hardworking and keeping sanity under considerable 
stress, some special qualities of the subspecialites: like motor skills in 
surgery esp. ortho. 
• Physicians look the same and they think the same: 
a. Evidence based: concrete numbers are important but not all: yes, you 
are a good test taker, so what? However, it is a cutoff to weed the large 
pool of applicants. You need to gain the ticket to show yourself first. 
b. L.O.R. from RELIABLE sources: the letter writers are the ones they 
know, they trust and they can confirm with. So, get a letter from the U.S.at
least and someone really knows you and even better if they are big shots. 
However, avoid those big shots who would not write you a decent letters. A 
wonderful letter from someone less known is still much better than a 
mediocre letter from someone well known. 
c. Making a judgement in a short time is difficult but that is what 
physicians good at (at least we/they think we/they are good at: pattern 
recognition)
d. Internal logics of your story: so be you own TRUE story in your 
personal statement. 

Never lie to yourself and the others. 
• For the career changers: include those from totally irrelevant 
major or different specialties which requires very different personalities: 
Watch the pitfalls before you apply: 
Ask yourself: why I want to do this? 
Is that really what I want?
Can you do this pretty much the rest of your life?

Programs want folks who really love that field and will survive at least the
whole process of the training and will success in that field after training


Finally, be yourself. Easy say than done. But it is a key for choosing your 
career path and being happy and sane. 

Overall, it is kinda silly but it depends on how you look overall. Look like
a duck, talk like a duck, you must be a duck. 

Again, think about how difficult it is for the interviewers and understand 
them first. They will be bored to death if they are seeing the same type of 
L.O.Rs and and same high scores, overachievers again and again. Are they 
able to remember me in a month or even a week? You will be a very successful
happy camper if they would say that: Wow, that is the guy we are looking 
for.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9.203.]



2008-03-21 17:55:44

主题: HappyDoc: 祝贺Match上的朋友,建议你们给自己放个假,好好休息一下
发信人: HappyDoc (快乐一生),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祝贺Match上的朋友,建议你们给自己放个假,好好休息一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r 21 15:43:12 2008)

祝贺已经Matched/Prematched的朋友们,暂时还没找到位置的朋友也不要着急,总结调
整一下再继续努力。我知道有不少CMG是第一次没Match上以后又找到住院医的,千万别
灰心丧气,有志者事竟成。

到六月下旬还有三个月的时间,我建议已经找到位置的朋友给自己放个假,放松一下。
利用这段时间回中国一次或是到什么地方好好玩儿一次。住院医/Fellow的假期一般都
是3-4周/年,而且还不让你连在一起歇。就是你刚做完的那1-2年也要忙着找工作考
Board,所以大家可能在以后的几年里没有时间回中国或休长假。我当时Match上以后,
五月下旬就把工作辞了带着全家回中国休假了。

除了那些表格之外还有什么有准备的呢?我个人认为现在没有必要再大本儿地念书了,
因为能够通过Steps就已经证明大家都已经具有一个intern应有的医学知识了。现在的
问题是:如何把挑多选题考试的知识转变为系统的医学知识;如何把书本知识和临床实
践结合起来,形成自己分析诊断和处理问题的能力;再有,对一个CMG Intern来讲,最
重要的就是如何去适应一个新的环境,处理好那些繁琐的临床日常工作。而这些知识都
是书本上没有的,只有在实际工作中才能学到。说实话,第一年Intern的主要工作就
是跑腿儿打杂儿,做那些主治/高年住院甚至连PGY2或是护士都不愿做的活儿,让干什么
就干什么,还要做得让他们满意让他们高兴,这才是好Intern。什么诊断治疗病人上台
做手术,那都是以后的事了。

我建议马上要开始做Intern的朋友,应该尽可能提前1-2周到program报道,和他们一起
查房收病人写病历写医嘱....,和他们一起值班一起进手术室。我刚开始做Intern时感
觉最不适应的就是对临床常见问题的处理常规,还有那些常用药的名字和剂量不熟。临
床上大量使用药物的Brand name,这和看书考试时不太一样。当然这些都是习惯问题,
有一两个月就适应了。我当时就是提前一个多星期报道的,把家安顿好,周围/医院的
环境也熟悉了一下,然后就跟着上届Intern的屁股转,看他们如何写病历/病程志,如
何写医嘱....。我当时的运气还不是最差,三天值一个班,我是开始做Intern的第二天
就值班儿了,我相信这里有的朋友上来第一天就会值班的。

都说住院医特别是Intern就像是“黑暗的旧社会”一样当牛做马,暗无天日。其实并没
那么可怕,忙是肯定忙点儿,其他的主要就是适应问题。前几个月熬过来适应了,以后
就是水到渠成的事了,祝大家好运。


--
※ 修改:·HappyDoc 於 Mar 21 15:59:10 2008 修改本文·[FROM: 70.161.]



2008-03-21 17:53:43

主题: contribute: experience: step 1, step 2 ck, cs
发信人: contribute (contribut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experience: step 1, step 2 ck, cs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r 21 16:59:52 2008)

It is interesting that I just learned about this site a couple of days ago. 
Anyway, I have written down my experience and I hope my experience will be 
helpful to everyone who is preparing for the USMLE and a medical career in 
US.

At this point I can assure everyone pursuing a medical career in US is 
definitely possible and doable. The main thing is you need to be PREPARED. 
Be prepared means you need to prepare for the match the time you start 
taking the exams. The same to find any kinds of job, networking is very 
important for residency application. At least you need strong letters of 
recommendation for your application. So you need to prepare your supporting 
network the time you are seriously taking the exams. I am not an expert in 
networking, but one thing I can assure you is this: if you work hard and 
show people your abilities and passion, you will earn the respect and 
support from people.

A little bit of my profile:

USMLE step 1, 99/245; step 2 CK 99/248; CS pass; Matched for 7/2008

Here are my experiences on the exams:

First of all, I feel USMLE are exams for primary care. So there are two 
things you need to pay attention to all the time you are preparing for the 
exams: most common diseases and the diseases that may lead to very serious 
consequences. For example, you need to know everything about hypertension, 
DM, smoking, alcoholic. Things like these are just so important. Probably 
this is also why aortic dissection is USMLE big time favorite.

Step 1:

Studies materials:

First Aid

Kaplan notes for all subjects other that Pathology.

Pathology: BRS review of pathology.

Kaplan Q book 

Robbins and Cotran Review of Pathology, Second Edition 
First aid is very important. You do need to read it several times. But if 
you aim at a high score, first aid is not enough. A good way is to make 
notes on your first aid, such as important things from the Q book. I read 
before some guy claimed that there were not empty margins in his first aid. 
Probably you really need to do this. My first aid is also full of notes too.
In this way, you can use your FA to do intense review just before exam.
The Kaplan notes are sufficient for the exam. I didn’t read the Kaplan 
pathology notes. I used BRS review pathology just because someone else told 
me it is better than Kaplan notes. BRS pathology offers an excellent big 
picture. When using the BRS review, bear in your mind to get the bigger 
picture it offers, which is very clear and helpful. However, you may need to
go extra to get the details. The questions in BRS are basically like jokes,
just too easy for the exam.

The Kaplan Q book is very good, and it is necessary to do the Q book because
many important points are not covered in the notes, but only in the 
explanation of the questions. The Q book is also similar to the really exam.
So are the sample questions from USMLE step 1! I was so stupid to think 
that the sample Qs might be too easy, and didn’t do it at all. But later I 
found out in the real exam, there were several similar Qs as the samples.
Robbins and Cotran Review of Pathology is a great book, especially the 
general pathology part (cell death, inflammation, immunopathology, et al). 
It is a must done. The organ and system part seems too difficult and too 
detailed. You don’t have to do these Qs if you don’t have enough time.
About the Kaplan Audio and Dr. Goljan’s lecture.

The biochemistry audio from Kaplan is very good. Pharmacology is good too. 
Anatomy is basically just reading notes. Many people said Dr. Goljan’s 
lectures was very helpful, but the Goljan notes are definitely not readable.
The bottom line is if you enjoy the way he taught, you will get more from 
the lectures. 


Step 2 CK.

Study material:

Kaplan notes, Q book, and USMLEWORLD online.

The Kaplan Q book is comparatively easy, and the questions are too short. 
USMLEWORLD is more similar to the real exam. At least in my exam, every 
question goes like a full patient note. So you may end up just so tired that
you can’t concentrate to read fast enough. Practice is very important. So 
when you do UW, be sure to use the timed mode. Here is how I did it: when I 
start on a new subject, I will do 20-30 questions using tutorial mode first,
to warm up and get use to the questions. And then use timed mode, do 25 
questions (about 30 min) every block. Read explanation and MAKE NOTES right 
after you finish each block. I think this is the most efficient way, since 
you can still remember most of the questions, especially the ones you are 
not sure about. In this way, you may save much time. Mark the question you 
were not sure or did wrong, so you can review them later. I only did the UW 
once, though I think it will be helpful if you have time to do it twice. At 
least do the questions you marked for a second time.

Because the questions are just too long in Ck, one trick I used was to read 
the first sentence of the question stem first (to get general profile of the
patient), then jump to the last 2-3 sentences of the questions stem. In 
this way, you can get a clear idea what is being asked. And very frequently,
you may find they told you the diagnosis by the end of the question stem! 
If this is the case, when you go back to read the question, which you must 
do, you just need to figure out whatever being asked other than the 
diagnosis. For example, if treatment is asked, you just need to find out 
indications/contraindications. 

Another suggestion: when preparing for CK, I was kind of too treatment-
oriented. Because there are a lot of 2-step questions in UW, which asking 
for treatments. In my real exam, however, I felt there were not so many 
questions about treatment. In contrast, there were still questions about the
mechanism of diseases, similar to these in step 1. Anyway, this is my 
personal experiences.

About Kaplan Video:

First all, you won’t have time to watch all of them. 
In internal medicine, endocrinology is very good. Conrad Fischer’s lectures
(cardio, hemo/onco, infectious diseases) are very good and entertaining. 
The others just so so. 

Gyn/OB is also helpful. Surgery is basically notes reading.

Step 2 CS:
Studies material: First Aid, UW cases and video.

The key to CS is to develop your own system for history taking and PE. There
is not time to think during exam, which is basically true for step 1 and ck
too. I felt the history questions in FA are poorly organized, so I 
organized them in my way for each case. The cases in FA should be sufficient
for your exam. It will cover most of the cases in your exam, however, be 
prepared for case not included in either FA or UW. In that case, don’t 
panic, use your medical knowledge and common sense, and you will be able to 
do it. 

UW will be a good source if you don’t know how to ask the questions, since 
they provide the actual questions. And unlike the UW Qbank, you can print 
most UW cases and download the video. Do subscribe UW CS as soon as you 
decide to use it. The UW video is helpful too. The setting is similar to the
exam room in the really exam.

For history taking, MNEMONICs are very helpful. I developed my own for each 
FA case. Digitaldoc blogger shows many good examples, also very helpful 
tricks for the exam. However, it is important to develop your own system. 
Once you saw the case, you should come up with your MNEMONIC. I felt it is 
helpful to write the mnemonic down before you entered to exam room. It may 
take 30s, but it is worth it.

About practice: many people suggest finding a partner and practicing with 
each other. But I think the most important thing is to have a CLEAR MENTAL 
FRAMEWORK for each case (including history, PE, differential diagnosis and 
workup). Again, you don’t have time to think during the exam. I studied 
myself, and just practiced a couple of times with my wife before exam 
(practice for a couple time is a must, unless you are really really good). I 
think I did well during the exam. So the point is, not mater how you study, 
just find the best way to establish the mental framework or conditioned 
reflex. Once you have this done, you will do well in the exam.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34.174.]



2008-03-21 09:23:24

主题: pokemon: 我的step1考经
发信人: pokemon (pok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我的step1考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r 21 09:07:47 2008)



我的考经如下:
Step1
准备时间:全职postdoc一年多
成绩242(99) 二月底
Kaplan Qbank ~60%
UW bank 60% cumulative
NBME1: 2 m before test 590 
NBME2: 1 m before test 590 
NBME3 2 w before test >590 
NBME4: 1 w before test <590
CD: not used
所用材料:Kaplan video和作题,看video的时候过了一遍书。还看了ridiculous 
Microbiology, Lippincott\'s pharmacology. 做了Kaplan IV, Qbank, Robbin\'s path
, 和 UW. FA. 听Goljan。
经验: 我不是看书派,有的时候连昨天看到哪里还要花点功夫才能搞明白。Kaplan的
video比书强,至少知道听没听过。后阶段每天做50题,把它们彻底弄清楚,作好笔记
。有的时候尽在网上搜答案了,2个小时才能过5道题。开始时一天过50道都很困难,后
来才好一点了。最后7天请了假,过FA NBME 和自己的笔记。
考试当天:每个block都出来放松一下,吃点东西,也就没有吃午餐。最后一个block前
把所有的休息时间都用掉。
考题感想:我的运气比较好,考的题目中记忆成分不多,比较适合我。感觉给出了很多
从没见过的场景,但是只要基本知识知道了,解答起来还是不太难的。当然有很多题只
能排除到最后两个选项,只好挑一个了。我的第一个block特别难,可能有大量测试题
在里头。4个NBME中的题在考时出现了大约5-7个。我复习时自觉放弃了许多纯粹记忆的
东西,如犹太人的代谢疾病,胎儿小儿发育,和疾病无关的面颈部发育,实在是没有本
事记住它们。好在考到的题不多。
经验教训:1,我考的时候电脑屏幕是CRT的,闪得利害。做题时眼睛很难受。如果可以
选择的话,各位还是找个用LCD的考点。2,最后7天新学的知识点中只有一个考到了。
体会是最后阶段拼命突击还不如好好休息,在考试时保持一个清晰的头脑。3,尽量看
自己不懂的。重复看已经知道的,时间利用率不高。3,后悔没有在PhD时把试考了,写
论文,答辩,找postdoc, 适应新的工作环境,需要大量精力和时间。

别的就不多说什么了,前辈们都写了很多了。
顺便找一下CS partner, 有没有4月底在phili考的?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4.30.]



2008-03-21 08:24:40

主题: 12岁少年自杀事件反思:中国千万留守儿童现状堪忧
12岁少年自杀事件反思:中国千万留守儿童现状堪忧 
 
 
  留守儿童章杨宇之死

  在中国“经济奇迹”的创造中,1000万留守儿童到底承载了什么和承载了多少,这是我们必须面对的问题

  ★ 实习记者/张鹭 发自安庆

  “爷爷,我亲你一个。”

  小脑袋从爷爷的背后探过来,用小嘴在爷爷的脸上盖了一个戳。

  大约3个小时后,章杨宇死了。

  凭借爷爷柴篮上的一条绳索,安徽省太湖县天台联合小学五年级学生章杨宇结束了自己12岁的生命。

  从初露征兆的2月14日(正月初八),到章杨宇死亡的2月25日(正月十九),11天时间里,这位五年级学生看似不经意间流露出的提示,让这起自杀看起来像是一个精心安排好的计划。

  一个只有单方知悉的心理契约

  大别山脚下的天台村,层级状分布在梯田之上。一块平地上几十户人家就是一个自然村。山背面大面积撂荒的土地,很好地说明了这个村子的劳务输出。这个村村民外出打工经常出现的状况是,村里的夫妻、父子、兄弟在同一家工厂里。其中包括章杨宇的父母——在江苏丹阳一家烟盒企业打工的章新华杨友娣夫妇。

  2008年初席卷南方的冰雪灾,耽误了天台联合小学的期末考试,却没有阻挡住章新华夫妇回家的脚步。他们“过年回家”,不仅是为了村里一年一度的祭祖,更是为了看看半年不见的儿子。

  与其他留守儿童比,章杨宇的情况好一点。自妈妈杨友娣2004年也从家里外出打工后,爸爸章新华每年暑假都会把儿子接到丹阳住上近两个月。

  从1987年起,章新华就长期在外打工。2004年通过一位房兄介绍,去了丹阳一家生产烟盒的工厂,妻子也跟了过来。留下二年级的章杨宇住在大姐家里,大姐的两个孩子在外工作,她很乐于为外出打工的三个弟弟看管孩子。章新华在四姐弟中排行老三,有一个哥哥和一个弟弟,哥哥有个儿子,弟弟有一对儿女。这样一来,四个留守的孩子都留给了大姐和年迈的父亲。

  算好了父母回家的日子,章杨宇像往年一样,把家里打扫得干干净净。按照惯例,父母回来后,他一定要睡在父母中间,两条胳膊搂住父母的脖子才能睡着。章新华有时怕儿子手酸,悄悄把他的手拿开,章杨宇马上就醒了。

  除夕早上,章新华领着儿子到家门口的祖堂祭祖——天台行政村由几个自然村组成,他所在的自然村叫章家老屋,村里的人都姓章,供奉同一个祖先。各自然村祭祖的时间各有不同,或中午或早上。他们村一直以来是早上。

  作为章家的男丁,章杨宇早早地起床,看着父亲端着盛满猪、鸡、鱼“三牲”的盆子进了祖祠,自己也跟着规规矩矩地磕头。祖祠外是隆隆的鞭炮声,祖祠里是村民间彼此祝福的话语。19天后,12岁的章杨宇,选择了祖祠后面一间柴房的木头椽子,作为自己通往另一个世界的渡口。

  章新华夫妇回到丹阳是正月初九。前一天,章杨宇照例要跟母亲去与他家隔河相望的姑姑家,以示托付。去的路上,他撒娇让母亲背他去。在回来的路上,背到一半,母亲喊累,他就主动下来了。

  在章新华的眼里,儿子是一个克制能力很强的人。除了2004年母亲第一次出门打工,他曾号啕大哭,此后就再也没哭过,而是变得闷闷不乐和默默流泪,而且不在大人面前表现出来,更不会抱住大人的腿不让走。父母走时,他甚至主动帮着收拾行李。

  但2008年正月初八,他前言不搭后语地对母亲说:“如果你(农历)三月初六不回来,我就要让你后悔。”三月初六,是章杨宇与父母定下的一个只有他自己单方知悉的心理契约。之前他听家里人说,父母会在这一天回来盖新房子。

  正月十九,回到丹阳的第十天。晚上7点多,接到弟弟“家中有急事,快回”的电话,章新华以为是73岁的父亲身体有病了。正在吃饭的他和妻子扔下手中碗筷,行李都没收拾就连夜从丹阳赶回来。

  到家已经是凌晨两点半。还没进门,章新华就看见堂屋里站满了乡亲,他心里猛地一沉,更加确信是父亲出了事。几步跨进家门,进到人最多的左边第一个房间,他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在人群的围绕下,儿子像睡着了一样躺在床上,没有一丝呼吸。

  两人扑到儿子身上大哭。当时的感受,章新华说自己没法用语言表达出来。也只有当说到这里时,这个戴着眼镜、一直在用平稳语调叙述的43岁男人,才会将身体前倾,释放出他努力克制的激动。杨友娣则早已因为伤心过度而身体虚弱,在姐姐家静养。

  最后一天

  正月十九是天台联合小学开学的日子,主要是发新书和自习。年初的大雪耽误了期末考试,原来的末考改到正月二十进行。如果章杨宇给自己一个考试的机会,不出意外的话,他将会在班上59名学生里拿到一个中上游的位置。这与他副班长的“身份”比较匹配。

  伯父说,五(1)班副班长是在早上7点多起的床。早饭是一如既往的米饭和白菜。伯父跟他家住同一座土坯房。伯父还没出去打工,章杨宇就住在残破不堪的家里,而不是姑姑家贴了漂亮瓷砖的新居。

  吃完早饭,伯父把他送到一河之隔的姑姑家,姑姑让他晚上来家吃饭。

  如果沿着姑姑家门前的山间小路一直往上走,章杨宇去学校的路程近一些。他没有这么做,而是从姑姑家折回。伯父后来推测,他可能是想找邻居兼同学章结强一起走。从家里走到学校,也就一刻钟路程,他也都想找个伴一起。在家长、老师和同学的眼中,他并不是一个内向的人。

  他折回时,章结强已经走了。他也因此省下走路的麻烦,来伯父家取摩托车的姑父载着他去了学校。姑父说,短短几分钟里,章杨宇跟他有说有笑。

  上午主要是报到和领新书。章杨宇问跟他一起排队报到的周帅,寒假作业做完没有,周回答,做完了,反问对方,章说,没有。同样对这个细节有感触的是章的爷爷,他一直在后悔,自己怎么没注意到一向听话的孙子今年没做寒假作业。据周玉春的转述,章的爷爷事后曾想起来,孙子在元宵节那天把寒假作业给烧掉了。

  他当天一个更加引人注目的地方是头发。同班同学章敏回忆,另一个女生悄悄跟她说,章杨宇今天打扮得好漂亮。章敏注意到,短头发的他很勉强地梳了个分头。

  大部分同学都在忙着报到、领书、打扫卫生和自习,没人在意副班长的新发型。章结强后来说,章杨宇在中午时流过泪。至于原因,他也不大清楚。

  那天的放学比平时早一点。章杨宇照例与章结强结伴回家。在路上,他对章结强说,“明天给你一个惊喜。”当时,章结强的诧异仅限于章杨宇没把新书背回家。他并不知道,他的好朋友右裤口袋里,有一张从新发的课本上撕下来的封底。

  下午3点多,回到家的章杨宇看见伯父在打牌,大人们漫不经心地跟他打招呼,他也不理人,径直走到自己的睡房看了看,又在伯父的房间里写了点东西,就出门了。牌桌上的一位村民后来告诉章的伯父,他看见章杨宇停在门口回头看了看屋子,才消失在他的视线外。

  章杨宇的下一个告别对象是爷爷。他趴在同样在打麻将的爷爷背上,送出了一个让爷爷事后追悔莫及的亲吻。

  章杨宇接下来的行踪,已经无法确认。有一点可以肯定:他在爷爷家的柴篮上解下了一根绳索。

  姑姑发现“不对劲”是在5点多。以往这个时候,她的侄儿应该早就回来了。焦急等待中的她,给自己的大弟弟打电话询问孩子的行踪。得到失望的答复后,她和丈夫赶过来,开始与弟弟一起寻找孩子。

  天色逐渐暗下来,几乎全章家老屋没有外出的村民,都加入到这场两个小时的寻找中。除了他平时一切有可能去的地方,他们还找了一些小孩可能藏身的地方。此时的一个普遍猜测是,章杨宇在学校受了批评,不好意思回家,自己藏了起来。

  早春的天七点多已经全黑了。靠着手电筒,对章杨宇的找寻还在继续。在所有的可能性都被穷尽后,伯父拐进了祖祠左侧的巷子里。

  祖祠跟章的家紧挨着,但祖祠后面却是一个很少有人注意的死角。这是一个土砖和瓦片垒出的棚子,以前养过猪,现在用来放柴火。在棚子伸出去的木头椽子中最低的那根之下,站着一个人影。

  一束电光照过去,正是侄儿的背影。他迟疑地叫了两声,让侄儿赶快下来,没有回应。走到章杨宇的正面,看见侄儿的整个身体是悬空的。侄儿脚下不远处的地上,有一把为他最后遮风挡雨的雨伞。

  遗书称父母每次离开都很伤心

  “你们每次离开,我都很伤心”

  遗书是伯父从他口袋里翻出来的。现在与那条致命的绳索,一起沉睡在公安局的证物袋里。伯父说,遗书的大致内容有三点:一是让父母原谅自己的“不孝”;二是借了堂姐章丽芳20块钱,让父母代为偿还;最后一条是,“你们每次离开我都很伤心,这也是我自杀的原因”。

  父亲每年候鸟般外出和回家,章杨宇已经习惯,因为从他出生起就一直如此。章新华说,那时他一年只回两三次,儿子四五岁了,对他还有点怕生。再长大后就好多了。

  2004年——现在成为了章新华后悔的起点。从这年开始,妻子杨友娣也从家里出来了。在此以前,长到8岁的章杨宇一直是由母亲带着睡,“这孩子对他妈妈特别黏”。母亲走后,他不得不一个人睡。

  几乎所有认识章杨宇的人,都异口同声地说他是个“活泼”的人。其中包括华冲小学56岁的语文教师周家理。从一年级到四年级,章杨宇就读于这所学校,周是他四年级时的班主任。周也是爸爸章新华读书时的老师。

  华冲小学的乒乓球台和篮球架之间有一块空地,这里成了天生带“门”的足球场。踢球的同学总会叫上章杨宇。他在球场上奔跑的身影,至今还留在周家理的脑海中。由于这个孩子的家境比较困难,周对他格外关心,经常开解他,“父母在外面打工赚钱,是为了让你读书”。

  同样的话,章新华也经常对儿子说。不过,12岁的章杨宇对父母的愿望是,“哪怕生活苦一点,也要一家人在一起。”家里条件不好,但是只要家里有大人,章杨宇就会选择在家住。周家理说,找他谈心,每当谈到父母,他就会流眼泪。

  除了羽毛球打得好,章的另一个特长是写文章。他给周老师印象最深的文章叫《爱的教育》,是写他姑姑的。一次下大雨,姑姑给他送伞来,自己的衣服却淋湿了。在文章的结尾,他写道,“我的姑妈比我妈妈还要亲”,说自己“有出息了一定要报答姑姑”。他要报答的对象也包括老师周家理。周记得四年级“毕业”那年寒假,父母回来,章杨宇一边欢呼着“我爸爸妈妈回来了”,一边小跑下来,硬要拉他去吃饭。

  这个立志要“做一个出色的人”的孩子十分爱漂亮,每天总要对着镜子把头发弄好才肯出门。但这并不妨碍他在大扫除时,脏活累活抢着干。读四年级时作为班长,他偶尔会流露出一点锋芒。在一张教学情况的调查表上,他给老师的教学建议是:希望老师上课严肃些。

  章新华认为儿子的性格里有另一个侧面,“这孩子心里特别能藏事,除非他愿意说,否则你怎么也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有时,同学在学校犯了错误,让他不要讲,他几乎从来不讲,偶尔告诉了父母,也叮嘱他们千万不要告诉别人。

  即便如此,他仍然拒绝相信儿子的死是一个安排好的计划,他坚持认为这不过是个“突然的决定”。至于是什么原因引爆了儿子内心的那根导火索,已经永远无从知道。

  在章杨宇短暂的一生中,最快乐的日子应该是2004年后在丹阳过的每一个暑假。离家八个小时的丹阳也是他到过的最远的地方。只不过,这样的日子总要被开学所打断。

  载满留守儿童的小学

  在短短几天内成为媒体聚焦点的天台联合小学,1998年以前曾是一所中学,由于只有四个教室,在1998年时搞调整,就与十几里路之外的刘羊中学合并,整个学校搬了过去,连篮球架也搬走了。教室荒了三年。

  2001年,受到集中办学思路的影响,这四间教室承担附近六所小学的五、六年级的教学,老师也由六所学校里抽出骨干力量来担任。章杨宇在2007年夏天从华冲学校“毕业”,实际上只在这里读了半年。

  在他来之前的一个学期,学校最后一位女老师也离开了。剩下的七位老师全是男老师。他这一届的五年级学生不多,五年级只开了一个班。多出的教室成为七名老师的办公室。

  三个班,十二门课,只有七名老师,老师们多是兼任数职。校长辛亚丹教数学和体育,副校长周玉春教自然和音乐,章杨宇的班主任占国杰要教语文、美术和音乐三门课。

  音乐课的设备只有一台电子琴,体育课只能踢足球,打乒乓球和羽毛球。篮球架被搬到刘羊中学,村里喜欢打篮球的大孩子出主意,大孩子出资100元,小孩子出资20元,合伙凑钱请人在学校旁边做一个篮筐。章杨宇也打篮球,但人小个子矮,在场上只能跟在大孩子后面跑。

  两台电视是学校最贵重的有形资产。电视是国家搞远程教育工程时买的,政府和村里出钱弄了一个卫星接收室,学校也出了一部分。上课的时候,用来播放一些与语文、数学教材配套的内容。有时也播放动画片和《动物世界》。最近的网吧在20多里地外的县城里,QQ和网络游戏对于他们而言还很陌生。

  由于集中了附近六个村的孩子,天台联合小学有80名寄宿生,占了180名学生中的近半。办公室的黑板上,用粉笔画了一份老师的夜班表格,值班老师必须留宿在学校里。用周玉春的话说,他们既是老师又是保姆。除了半夜送急病的孩子去县里医院,他做得最多的事就是安慰因为想父母而晚上哭的孩子,“有的时候,一个人哭,旁边的人都跟着流起泪来”。

  这样的情况与另一个数字有关:学校的180名学生中,留守儿童有45名,正好占25%,如果算上一位家长在外打工的,这个数字将爬升到80%。如此多的留守儿童背后,是精力有限的老师。

  章杨宇出事后,章新华对当天学校没能及时察觉儿子的情绪波动很有意见,“中午时都流过眼泪,学校怎么都没发现?”

  父亲的“梦想”与最后的“梦”

  除了对学校有些不满,章新华也有自责。

  在屋门口新建的祖祠的反衬下,他家的土坯房显得十分破败。屋子里每一件家什的历史,都能往前追溯好几十年,基本保持了中国贫困山区农村生活样式的原貌。唯一的例外是章杨宇伯父买的遥控电视机,章杨宇喜欢用它来看儿童节目,他最爱看的连续剧是《快乐星球》。据他的同学、也很喜欢看该剧的章敏概括,这个剧“是一个不快乐的小朋友加入了快乐星球后,后来就变快乐了”的故事。

  章新华跟杨友娣是1995年结的婚,当年就有了章杨宇。章杨宇出生的当天,杨还在地里挖红薯,“没办法,家里就两个劳动力。”他家只有三分水田、一亩多旱地,种地的话,“自己吃都不够。”他不得不很早就去湖北的矿业城市大冶做点手艺活:铜铁匠。手艺是祖宗传下来的,章家老屋的男人基本上都会。他指着墙上祖父的像说,祖父九岁起就出门干这个,干了一辈子。

  被问及为什么其他人外出打工能挣钱盖新房时,他只是喃喃地说自己“没有能力”。确切地说,他的能力没了用武之地。他的手艺在大冶逐渐被淘汰,这才不得不在2004年去丹阳改做烟盒检验的工作。

  当时章杨宇刚上二年级,家里已经负债6000多元,甚至有部分是结婚时欠下的。

  在这个大别山余脉的山村,土地的情况也越来越糟。这几年野猪的活动日益猖獗,原来多少还能指望获得一点收入的田地,已经没法种了。野猪肆虐的短短四五年时间里,村里大部分人的田地撂荒,吃饭的米都得自己去买。附近十里八乡外出打工的人,也因此在近几年呈加速度递增。与此对应,村里的马路边,也从2000年起,迅速冒起不少各色瓷砖的楼房,点缀在层层梯田之间。

  杨友娣不得不放弃土地的微薄收入,进了丈夫所在的工厂当勤杂工。这个决定使他们在四年内,不但还清了以前十年也没还清的债务,还盈余不少。如果再借一点钱,今年就可以把这间土坯房的老屋推倒,然后在原地也建一座漂亮的楼房。

  从2月26日凌晨,章新华夫妇从丹阳回来至今,他们都没有在老屋睡,一直住在他的姐姐和兄弟家。现在的章新华几乎天天梦见儿子。梦的内容全是这个三口之家在丹阳的快乐岁月,最常出现的场景是三个人在玩扑克游戏“跑得快”,输家钻桌子。

  梦境是他现在唯一能够舒缓悲痛的方式,因为现在的老屋里已经没有章杨宇的任何痕迹,仿佛他从来不曾在这里生活过。

  天台联合小学副校长、住址与章家隔河相望的周玉春,是最早赶到出事现场的老师。孩子下葬后,他曾向孩子父亲说想看章的日记,对方说,“已经烧了。”

  被烧掉的还有章的奖状、试卷、书包和衣服。 

□ 《中国新闻周刊》



2008-03-21 08:22:46

主题: 何三畏: 含泪捂死患病妹妹案中的价值迷思
含泪捂死患病妹妹案中的价值迷思 
 
                            何三畏


  ——精神病人的生命价值低于正常人的生命价值

  “姐姐含泪捂死患病妹妹”案,近日在四川省彭州市人民法院作出判决。犯故意杀人罪的姐姐被判“有期徒刑3年,缓期5年”执行。在这一悲剧事件中,杀人的姐姐、她们的父母、邻居、司法、媒体等所有方面所表现的对生命的态度,令人费解。

  这是一对19岁的孪生姐妹。妹妹于12岁时患脑膜炎留下后遗症,发病时精神失去控制,砸东西,打人,清醒时则为此感到痛悔。妹妹的病给亲人带来痛苦,也成为家庭的经济负担。妹妹被家人用铁链拴过,在被杀死以前,家人确认妹妹没有治愈的希望,将其送到精神病院住院。在精神病院呆了很短时间,医院打电话叫家人去,病人的状况再次刺激了家人。姐姐要求晚上留下来“陪妹妹”,父母回家了。

  此前没有人注意到姐姐的博客日记,早就流露了要“帮妹妹,也帮家庭解脱”的可怕念头。晚上,姐姐帮妹妹洗了澡。姐姐后来对媒体说,妹妹在这个过程中显得“很温柔”,但姐姐已经“不敢看她”。在妹妹被捂死以前,她们的父母接到姐姐的电话,汇报了洗澡的情况,说妹妹“好可怜”。此后,姐姐用两个枕头压在熟睡的妹妹头上,口念“对不起,对不起”的 “咒语”,一直把妹妹捂到不再挣扎。然后,她打了电话报警,坐在床边等待警察到来。

  父母因为“不能同时失去两个女儿”,找邻居签名“帮助”。据报道,被患者打闹骚扰过的邻居们果然有两百以上踊跃签名,他们证明姐姐是一个乖孩子,要求轻判姐姐。父母又要求给姐姐做了精神鉴定。结论是,姐姐有“轻度抑郁症”。至此,“姐姐捂杀患病妹妹案”在媒体上几乎成了一个“道德案”,姐姐转换为“道德模范”,关注焦点转向姐姐所受的伤害:她在高三时放弃高考,回家陪护妹妹,陪出了抑郁症。

  媒体使用的语言轻佻得吓人,其中有《含泪捂死妹妹,200居民为姐姐求情》的报道,另一个报道的标题是《姐姐捂死妹妹,真不应该》。

  当媒体判定“含泪捂杀妹妹”是“不应该”的事情的时候,姐姐站在了法庭上,她已经被关押半年了,但这个眉清目秀的19岁的姐姐表示,她“不后悔”,法庭则念其“自首”情节,且“当时患有抑郁症”,作出“判三缓五”的判决。她们的父母,此前曾向法院表示对凶手——自己的女儿“放弃刑事追究”,面对这样的“轻判”,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一家人“ 喜极而泣”(媒体语言),且向法官叩头“感谢”。

  姐姐是否有轻度抑郁症,杀妹时是否正在患病,除了相信有关鉴定,人们无话可说。但是,姐姐的种种言行——“要帮妹妹和家庭解脱痛苦”,杀死妹妹过程中的冷静和始终“不后悔”,则表明她一直受清醒的意志控制。杀妹计划势必经过长期的心理挣扎,这到底是反人性的还是“太人性”了?这个问题是如此难以回答吗?

  患者家庭长年生活艰辛,社会对患病女孩权益保障缺失,父母亲事后的“认可”,姐姐“杀死妹妹的理由”似乎很充分,可是,仍然让人无法想象的是,对于一个在同一瞬间孕育在同一个子宫里的生命,一个在12岁患病以前完全正常后来也仅仅是间歇性精神病的生命,在被一个受过中学教育的姐姐杀死半年后,为什么就没有一些悲悯复活呢?为什么姐姐杀死妹妹的理由是如此受体谅呢?

  人人生而平等,在这里,当事人父母,还有媒体、司法和公众的反应出现了一个巨大的道德和价值的倒退——精神病人的生命价值低于正常人的生命价值,这样的判决作出后,难以设想,是否会强化这种早已被文明社会摒弃的价值观,更难设想,是否会助长中国对精神病人的生活权益甚至生命权的漠视,要知道,中国在这一块本来就落后于先进国家。

  在这里谈生命的价值是多么奢侈的事情。法院作出这个判决,不是一般的慎重。上级法院的一位法官,亦曾打电话给审理此案的法院,“建议”“不能机械地适用法律”,“社会效果不能不考虑”。成都的一些专家学者,在媒体上表示支持判决。四川省社科院社会学研究所一位副所长说:将妹妹捂死,应该承担相应法律责任,“但她的行为也可以理解,是一种无奈之举”。而网络调查则表明,百分之七十的网友“支持判决”、“理解姐姐”。

  以法律“优惠”这个家庭的不幸,终于成为司法实体、知识界和草根民众的主流声音(不过,另据报道,当地检察院认为判决过轻,正在考虑是否抗诉)。这才是“姐姐含泪捂死妹妹”的“案发现场”。在这样的语境下,什么悲剧不可能发生呢。多数人“能理解”姐姐捂死睡梦中挣扎的妹妹,则被捂死的岂止是一个可怜的女孩,人性和良知是否同样受到了窒息?人性的黑洞多么令人惊悚,但都能找到根植于现实的呼应。

  精神病人,是我们人类的同胞,也是我们社会的弱势群体。他们可能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是我们的父母子女,这是家庭的不幸,也是社会的不幸,但,正是是否具备对这种不幸的承担和对弱势群体的悲悯,才彰显出人之不同于普通动物,才刻画出文明社会和落后社会的分野。

□ 南方人物周刊



2008-03-21 07:31:10

主题: gopath: 我的match总结
发信人: gopath (wei),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我的match总结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r 21 00:29:32 2008)

Background: 
Graduate<10y, 在加拿大,Ph.D, 99/99/86, 加上在加拿大的考试,11个月考了6个。
有几篇文章,在加拿大做了几个月的病理和内科的observation, 在美国做了2周病理。
2封推荐信是病理医生的,一封是我科研老板的。参加了美国和加拿大的 match。

结果:美国西岸病理

经验:well-rounded person is the best candidate
1. 分数:high score, open door. 考得高肯定是有帮助的,今年麦地所有的99/
99ers都上了,而且都是很好的地方。如果分数不理想,不要灰心。高分不是一切,好
的推荐信可以弥补分数的不足。

2. 推荐信:个人认为最重要。我是考完第一步即开始做临床轮转。为什么要等考完
一个呢?原因是轮转时你会被问很多问题的,如果你不会回答,你的轮转就不会给你带
了一封好的推荐信。 当然你可以多做几个轮转,选几个人给你写推荐信。不过这要花
更多的时间。我还要做实验,所以只能让每个轮转都发挥最大的作用。
轮转时还要主动把自己介绍给其他人,并且尊重每个你遇到的人。 我轮转结束时,系
里上上下下都对我影象很好。今天我学校的pd还问我申请了他们系没有。

3. 申请:尽早交上去最好。但只要在9月底之前,都不算晚。

4. 面试:
最想去的放后面。
刚开始收到的面试最好定在一周的中间,后面来的面试可以加在这周的首尾。
面试前要充分了解program: programWebsite, 面试人的文章,写下针对每个面试官
的问题。
面试后在24小时内发出感谢信。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8.189.]



2008-03-21 07:25:45

主题: jimtaipei: 一个台湾医生考版进住院的一点粗浅经验和经历
发信人: jimtaipei (jim from taipei),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I got it!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r 21 01:20:10 2008)

好久没来啦
因为平时都在忙, interview完就等著宣判,所以有点懒惰...

恭喜各位,今年 CMG 频传捷报!
个人经验全来自本版,也不晓得该写什么,因为都被写光了:p
所以大致上简要写一下.

我的credential...

绿卡-没有 (希望几年后会有)
毕业5-10年间,目前在Taiwan的医院practice.
没有PhD----国内在职进修PhD读到一半既然拿到PGY position就只好结束了
USMLE 2007/3月开始考, 2007/8月拿到certificate,10月clear step3
1/2分数只拿到98,这点要请大家多包含

得到的Position在纽约city, H1B
上次的聚会没办法参加,因为我还住在台湾~~不过心理很是向往
到纽约之后还希望和大家多多交流,苦闷的residency日子希望可以安稳的度过


准备APPLY我觉得几个重要的部分提出来和大家分享,可能大家都早就写过了
希望多少可以有些帮助

我觉得很多项目都很重要,比如说English proficiency是很重要,但是前提是要
进入interview的过程才有机会.所以如果英文能力都很好,我相信有interview就
一定会match到.

interview之前的步骤,我想US clinical experience当然是最棒的
但是这是逻辑上的一个难题,所以要靠缘分去解决(会到美国来,大多没
有usce,有usce的就继续走下去,不用出来match)所问缘分就是像老刀提
供机会给CMG这种缘分

usmle分数,美国推荐信,和young graduate都很重要,分数不好,人家写推
荐信也没著力点.PhD有一定的卖点,绿卡的话,我自己是没有,但我相信持有
绿卡的确会比较顺利一些.

因为有了绿卡几乎就是美国人,不用管签证的问题,没绿卡的话就得挤H1b窄
门,很多比较优的program 只给J1的也只能望之兴叹

在开始usmle之路前,最重要的还是得先到mitbbs来取经,这样才知道方向,才
知道怎么施力,多一分经验就少绕一点路~~

一点粗浅的经验与大家分享~~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0.112.]



2008-03-20 23:22:59

主题: walterfl: 毕业>10年,低分match上home program的经历
发信人: walterfl (Walter),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给老刀交作业:>>10年毕业,低分match上home program的经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20 23:01:29 2008)

看到这里大牛太多,很犹豫要不要写。不过我从另一个方面给大家一个例子,希望对一
些人有点儿帮助。

我是2003年出来做破死dog的。出来之前,已经知道美国这边的行情,暗自下定决心要
考医生,不过只是决心而已。用公款买了一套在国内能买到的pre-test系列,还专门带
到了美国(10几本书哪),但是到现在也没有翻动过-已经全然过时了。

到了这边的两年多的时间里,被陷进一个中国人的实验室里,整天干的是牛马的活儿,
吃的是猪狗饭(一个人做饭一个人吃,一次做饭一个星期吃 )。为了绿卡,我忍啊忍
啊,终于有一天没忍住,跟老板弄翻了。

然后找工作,还好,做过两年后的破死dog最吃香。挑了一个听说不太忙的美国人实验
室里,做的课题那叫一个垃圾。我是不管课题不课题的,只要轻松,铁了心要考试了。
我发过誓,如果我不考一考,那是“天理不容”!我自己把我自己逼到了绝路上。

再交代一下我的背景,92年本科毕业,一路上到博士,留校在医院病理科干过3年多。
出来时我能自己发大部分的报告了。实际上最后match上主要是我在不停地强调我这3年
的经历,虽然到现在,我恍然已经是毕业了15年的老毕业生了。

在新实验室用了半年的时间做了一些data,然后专心晚上看书,白天打瞌睡,准备了有
10个多月。中间觉得没准备好又延期了一次。最后step1考了84。虽然现在看分数很低
,可是我当时已经很高兴了。毕竟可以继续往下走。分数低的原因有很多,太多的
distraction我就不说了。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没有泡论坛!!!我第一轮看书用的
是一个埃及人给我推荐的,什么lippincaut (大概是这样拼), kazang (?)
pharmacology, ......有的书我看了两遍,啥用都没有,看完就忘了。很沮丧。直到我
发现kaplan notes,才慢慢步入正轨,可是已经浪费了很多的宝贵时间。还有,我那时
候不知道uw, 不知道nbme(所以也没有自我测试过,唉)。消息闭塞啊。我们这里很少
考board的,有考的也互相不通气,不知道都是怎么想的。

考之前还有一些事也严重影响了情绪。其中一件我要说一说。原来有一个chineseusmle
的yahoo group。上面有些人还是很热心的。我有一天也心血来潮,发了一个下载考试
材料的link。结果可能因为我以前说话得罪过一个小人,那个在houston的中国人伪装
成该书的代表,相继给我发了好几封email威胁我说要让我破产,不能继续考usmle之类
的。我虽然分析这个威胁真实性可能不大,但是我不能take risk,万一是真的呢?我们
全家在美国怎么办?所以在考前两周的时间,用了大量的时间,搜集下载此书人的签名
,满足此人的要求。我相信这里一定有人知道我办的这件蠢事。

然后我用查ip的方法豁然发现此email原来就是yahoo group上在某某医学院号称也在考
试并兼卖绿卡材料被人狂骂的某人。不是一个ip,是医学院和该人家里verizon(?)上
网的两个ip完全能对上(此人当然在这里也出现过,id都没有换,老刀做证)。我还能
说什么呢,只能怪自己愚蠢。

还有其他一些事。然后就是惨痛的84分。

然后老板逼着要发文章,写grant,因为我拿了他的benefit,美国人的嘴脸暴露以后和
中国人是一模一样的。

然后又拼命地偷老板的时间,用了6个月,step2 88分。这回是知道uw, nbme了。这次
分数不高我没有任何的excuses。只能崇拜那些99的大牛们了。

然后准备cs,3个月。别人2个星期,我准备3个月还过不了吗?没过。说语言不行。我自
己从来没觉得过我语言不行。

那已经是2007年的10月10号了。eras都申请100多个program了。也到了一个医院
observe两个星期了。痛不欲生啊!

然后天天刷屏约时间,10月25号的时候约到11月3号cs日期,豁出去了,赌了!再考。
一路10几个小时开车过去,在车上老婆帮着我背啊背啊背啊,每句话都背的跟背书一样
。考试的时候我也完全没有第一次那样的激情还即兴发挥几句。在每扇门前都在默念。
。。难道这个愚蠢的考试难道要把我彻底击垮吗?

结果当然是过了。然后拿到ecfmg certificate。

这时候我已经拿到了3个interview.

下次再说说我这3个interview怎么拿到的吧。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100.]
eCallChina Phone Card: Buy 0 Get 2 Free: 电话卡免费短信



2008-03-20 20:08:50

主题: fatmanII: 我的住院医生“十诫”
发信人: fatmanII (fatmanII),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10 things i think i think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20 15:59:57 2008)

i have always hoped there\'d be more chinese physicians, especially in 
subspecialties and such, looking around, you can see those from india and 
pakistan forming their own little circles and wonder when we chinese could 
do that,

seems many have matched successfully this year, maybe that day is getting 
closer,

first of all kudos to guidewire, or anybody going through surgical residency
, it\'s tough, not something that i could go through, 

for myself, a borerline burnout with questionable social skills and even 
more questionable medical skills, sitting by self late at night when demons 
come, i wonder if i\'ve picked the right career,

but from guidewire\'s example, maybe there are things i still remember about 
residency that could be of help, for people here going into internal 
mediciine/fp programs in the coming year,

maybe not exactly 10 things and not in any particular order,

1. don\'t trust anybody,
but yourself, not trying to be synical, but things will only be done if you 
do it yourself, 

2. document everything,
whenever you write something into the chart, write down the date and time, 
especially important for legal protection

3. drink enough water,
whenever your pager go off, drink some water, especially oncall at night, 
got to hydrate your own kidneys first

4. watch for your own safety,
most programs especially those univeristy programs located in downtown, when
you leave at late night; or when you driving home after taking all night 
calls, drive carefully

5. don\'t ignore your family/other things that are important in life
self-explanatory

6. when you have a chance, go to those drug rep dinners, mostly in fancy 
places, i couldn\'t even afford those on my current salary,

7. most procedures are like watch one, do one and teach one, just be careful
not to stick yourself with needles, all the horror stories there are, i 
stuck myself twice placing lines,

8. be nice to people from nurses to techs to janitor to clerks, but remember
if you always sit by the foot of the hill then the shit will keep flowing 
down to you,

9. now you really have a MD degree behind your name, congratulations that 
you are officially becoming a target for those blood sucking lawyers for 
malpractice lawsuits, two of my interns got sued, 

10. relax, they will not easily kick people out of any program, they need 
you as much as you need them, if not more, so unless you screw up big time 
nobody will kick you off the program,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0.154.]



2008-03-20 20:06:21

主题: guidewire: 给即将进外科住院医生的“十诫”
guidewire: 给即将进外科住院医生的“十诫”

发信人: guidewire (guidewir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answer a friend\'s question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20 19:47:57 2008)

after seeing fatman\'s post, I also think of are several things I want to 
remand folks who are starting residency. 

1, be honest, this is very very important, it is bad enough to make a 
mistake, it is worse to cover it up. people can forgive you if you screw up,
just admit it. but they won\'t if you lie, your reputation will be ruined. 
this is very serious. 

2. when make mistake, say sorry, don\'t try to find excuse. just don\'t let it
happen again. 

3. eat whenever you can, sleep whenever you can. pee whenever you can, this 
is the intern\'s rule, cause you don\'t know what is going to happen next. 

4. read advanced surgical recall and absite review, there will be a lot of 
pimping session in residency, people will get impressed if you can answer 
them right. 

5. work hard. I don\'t need say more about this. 

6. be a team player, don\'t care too much about call schedule etc. 

7. don\'t bad mouth anybody behind their back, word travels fast, and it will
get back to you before you know it. 

8. try to practice central line and intubation and A-line, this is basic for
interns, if you do it well, people will respect you. 

9. operationing wise, you may not have too much chance for it, so don\'t have
too much hope. 

10. respect hierchy, alway let your resident or your chief look good. don\'t 
not embarrass them infront attending or other resident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05.147.]



2008-03-20 19:41:46

主题: 力刀: 被录取住院医的同学,这三个月里你必需要做哪些事?
被录取住院医的同学,这两个月里你必需要做哪些事?

力刀


金榜题名当然该庆祝欢乐一下,也该松弛一下绷紧多时的神经--不仅你自己、还有
你的那位--为你一起分担忧愁、紧张和茫然几个月甚至1-2年了的亲人!

但是,俺这人就是糙--大喜日子也要“但是”、“但是”地骚扰别人,打各位的兴
头,但是,你必须清楚:离7月1日正式开始你那更艰苦的3-5年甚至个别的更长到7年
的住院医生/FELLOW生活和工作仅有三个月多一点。而这段时间,你有很多重要事情
要做、要落实。我简单叙述一下,提醒大家别过度高兴,无度地放假,把重要事情
要做的最好时光耽误了,以至到临近奔赴新地方、新工作了才发现问题的严重而措
手不及,甚至耽误你的正常开始住院医生。

必须做的事情,我曾在前面给“进病理住院医生注意事项”一文讲过,有的新加进
去,有的就一并重复一遍--俺老啦,嘴也碎、老刀也开始爱“唠叨”了,原谅了:


1. 立即去信和电话给录取单位的主任和/或负责住院医生工作的协调人(PC)问询该
州或你将去的单位对州行医执照办理有何要求。有的州如:IL、OH等要你如同办理
当年考ECFMG/USMLE时经过的程序一样,从你原国内单位出具有关证件和信件,这可
以很花时间的。我当初就足足花了半年才办下来!我不希望你们到时候才发现自己
也面临如此窘迫境地。

2. 到你所在单位有关科室去见习热身,熟悉本专业工作的环境、程序、有关操作(当
然你无权动手,但看了也比无知强)。这里,我觉得要现在就把自己当住院对待,与
人家住院同样时间工作下班和ON CALL。正所谓:磨刀不误砍柴功。你到时真刀真枪
拼杀时就不会茫然失措,于己、于病人、于你的同班和住院总以及ATTENDING都不利。


3. 读书、读书、再读书:把本专业的临床手册时刻带在身上,把最常见和关键、紧
急要命的重要章节读得烂熟于心,临阵就不会谎张,头脑如白纸一张了。这对于内、
外、妇、儿、家庭、神经、精神科等直接接触病人及家属、有急救内容的同学尤其
重要。但病理、放射、康复等,有见习经验,进去开始起来也会轻松很多。最苦和
让人很难盛受德就是头3个月。尤其对于已往根本无临床经验的CMG,切记!!!

4. 要随身携带一个小薄本的“常用药物手册”,记熟常用药物尤其抢救药品的名称、
商品名、剂型、常用量、配伍禁忌等。这是在你遇到夜班、ER急救时最能体现功夫
的部分之一。不要看药理学那类大部头!医学院书店里都有,最常用和方便的是:


每年更新的: XXXX年 Tarascon Pocket Pharmacopoeia 

才一两刀乐,如半个手掌大,80页。

我当初,一下买好几本,随身兜里、车里、家里床头、实验室等都放一本。

5. 若要迁居,把要去城市情况搞清楚,包括孩子学校校区、住处、交通(你的,孩
子上学的)、中国商店、住处周围社区安全情况等。

6. 你若要卖房子,这年头可不是容易事。就是出租,也很麻烦!

7. 你那位的工作机会如何?递送申请,等也费周折。当然,若暂时不打算工作,,
可以高枕无忧于此。

8. 最好能发现和了解有无CMG同行于该单位,请教了解更详细的问题,也可尽快扩
大社交范围。 

9. 最后强调的是,一定要在6月1日之前跟你的总住院了解值班安排情况和排表,以
及注意事项!!这点同前,内外妇儿等临床治疗科室的尤其重要!!!


10. 如果STEP3还没过去,一定争取在进之前结束它。成绩高低不重要,只要过了就成。
便于以后拿正式州执照是一,很多单位要求住院第2或3年开始前一定有STEP3成绩否
则不给下一年合同!有的州就强制要求离开!另外,现在考了,可以省去住院阶段
的很多时间和精力。

11, 如果你的医学院/医院 提供免费培训的心肺复苏(ACLS)课程,几个小时的课
程加模拟玩具的操作练习,考试通过就可拿到证书。这是内外妇儿等接触病人临床
治疗专业住院必须有的。当然,你也可以等到你进住院的头一周轮回时,在所进单
位提供的课程去学。但为何不提前把这些小事办妥,去了就能立即顺利开始上班呢?


12. 还有。。。那是你们该自己去考虑的啦!

现在,远不是狂欢的季节,你的艰苦路程刚刚浮现于你的眼前!这几个月要做的事
很多。做到上述各项,那将得到的回报是你与不做完全无法相比的!!!

切记老刀--一个老兵--这凡苦口婆心的唠叨!

祝你们新的征途能顺利开始!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3-20 18:59:37

主题: 力刀: 请各位今年进了住院医的同学记在心里:莫以善小而不为!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请各位升学的同学记在心里:进去后最能给CMG帮忙的就是--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20 15:20:49 2008)

请各位今年进了住院医的同学记在心里: 莫以善小而不为!


你进了住院医生行列也要想着还有广大在门外徘徊的中国医(学)生(CMG)同学、尤其
大龄CMG同学在眼巴巴望着这似乎高不可攀的大门呢,而你进门后最能给CMG帮忙的
就是:

一旦有同班或学友DROP的,立即给咱CMG难友们吱一声,好抢个先。

其实每年不少PG到9、10月甚至12月还有DROP或转走而出现突然空缺的。谁有内线得

到第一消息,谁就能进。这是最大的而又最简单容易的帮助!请各位升学的同学如
果能对俺有一点看得起,就请您把俺这代许多冒泡和潜水的CMG们的请求记在心里,
眼睁大,耳朵竖起,嘴头快点,一有什么信息,尽快泄露出来。

这样的帮助比俺在论坛码字和通过邮件、电话辅导忙活要有效和省力太多了。真的,
这是最方面和不费力的有效帮助。

我当年的住院单位,12个住院,10个半CMG,三届(其中一个是我师弟)都有是这样在
6月初被椅子急吼吼找俺们帮忙!--而拉上船的。一接电话立即来IV,当即签订卖身
契,
然后赶紧卖房子卖地来NY7月份上班的。

俺一个77级大学学妹也是这样,从我那里面试回去就听一圈内朋友说某候选可能有
了VISA问题,我一听说电话告诉她:赶紧拿了CV去直接敲椅子的门!不要电话联系!
直接刺刀见红!

她当即由夫君开车陪同杀上门,告诉秘书:就和椅子说5分钟话!椅子见了她,大眼
一扫CV,一番问候后,立马告诉她:请给他24小时,若等到明天那个VISA有问题的
外国医生不能解决问题,拿不到VISA,你就是那个住院医生了。

第二天,她声音颤抖哭着打来电话:她得到那个住院医生位置了。。。。。。

那年她也已是个俩宝妈,82年毕业后20年出头了。现在,她做得很好,打电话咨询
我关于明年要去做FELLOW了。

这样的故事海了去,就如同战场上的战机:谁有内线,谁先把CV送上哪怕早一分钟,
谁就先得月了。可送这种鸡毛信的只能是圈内知情人--就是你啦!

壮大CMG队伍,你们人人有责啊!

莫以善小而不为!

今年升学的同学,切记!!!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3-20 18:06:02

主题: Matched: 关于预防专业报名和MATCH 的一点建议
发信人: Matched (总算混了进去,我容易吗?),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关于预防专业报名和MATCH 的一点建议,not protocol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20 17:32:02 2008)


我对现在预防等专业 GRADUATE 申请要求不太了解,大家只能先问 ECFMG, 或报了名后
看 ECFMG 要求什么,因人因校而异,尽量满足要求。国内 MEDICAL SCHOOL 最好有朋
友帮忙,搞定需要的证明信之类。记住我是 2005 年初报的,要好好看看 ECFMG 
bulletin 得到最新要求。You may be declined first time, but you fight. You 
may still be declined, but at least you give a try. 情况不同了,没有人能保证
预防毕业的能报上名。

一旦报 STEP 1 得到批准,就不要再担心,考 STEP 1 到 CK, CS 当中有充分时间满足 
CERTIFICATION 的要求,那就是 MEDICAL SCHOOL TRANSCRIPT, DIPLOMA,etc, unless 
ECFMG has changed rules.

等你有了 ECFMG CERTIFICATE, 申请 MATCH 时还是难免遭到不少 PROGRAM 的歧视,你
得多做 OBSERVERSHIP, 证明你不比 REGULAR MEDICAL MAJOR GRADUATE 差,甚至跟好
,拿到好的推荐信,广泛申请,一年不行再来一年,像我一样,不要放弃 (OFF THE 
RECORD,如果这次又没 MATCH 上,我有可能至少放弃IM,也许利用 U.S. Ph.d 和 文章去找个 PATHOLOGY LAB 做 POSTDOC,将来(至少2-3年混个人缘好,弄到PAPER才能要ROL吧)申请PATHO).

我报名时没有一个人告诉我该怎么办,除了 ECFMG. 有好多时候,你只能去闯,去试。


--
※ 修改:·Matched 於 Mar 20 17:52:05 2008 修改本文·[FROM: 76.194.]



2008-03-20 18:03:40

主题: piggy: Match Day 的永久纪念
发信人: piggykitty (piggy),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纪念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20 17:16:32 2008)

能够如愿以偿去到我的第一选择,终于可以结束这一段辗转不安的生活,想写下一些感
受,给自己留念,与大家分享。我的条件大家都可以在置顶的文章中看到,就不再重复
,只是有几点,希望能给还在这条路上的同学一些帮助。

分数,尽量高吧,如果你其他条件不怎么样,这个是唯一你能掌控的了,至于考试经验
,这个板上有很多很精彩的文章,找到适合自己的学习方式,定下目标,相信天道酬勤
。绿卡,能有还是尽量有,毕竟还是可以让你多出不少机会的,顺带说一句,我有几个
自己办的朋友用了www.omnisofts.com 这个网站的材料,好像不错, 想省钱的同学可以
试试。面试,这个我的体会是 be yourself是最重要的,在开始的几个我没有和AMG一
起面试过,也想表现得对program很热情,后来在和AMG一起面试的时候发现,他们都很
内敛,也没有很talkative,该问的问,该沉默的时候沉默,我觉得那种氛围让我更
comfortable一些,因为我本就是很不aggressive的人,后来的面试我都一直保持着这
种比较是我本来性格的节奏,我的理解是,如果一个program因为我表现出来的热情而
喜欢我,其实并不是真正的自我,而如果我真实的一面被一个program喜欢,应该才算
是真的投缘了.问题好好准备一下,但其实问的最多的也就是那几个,并没有很怪异的
问题。还有,我的感觉是面试本身并没有make big difference, in terms of program
对我的印象,我相信之前他们有prelist, 而且PD面试与否还是mean something的。

虽然收到了很多面试,但最后内科和儿科一共我只去了14家,而且一路下来,我也知
道其实我只想去其中的两个(location issue),因为虽然也有top 2 and top 6的
program, 但是对我来说,一份能长相守的感情要重要得多,所以一向谨慎的我还是据
掉了两个pre,而且就锁定了两个 program, 在忐忑不安中等到了三月,因为我知道,即
使我去到其他地方,我也不会特别高兴。

要感谢很多人,这个板上的,大家在一条路上互相扶持,互相鼓励,让我知道,自己并
不是独自跋涉的人。在面试开始之前,我在自己的MSN space上写下了对自己的祝福,
后来素不相识的cardiogene (就是得了一个可爱女儿的)看到并留下了祝福,不知道
他是否在match,希望他一切顺利。还有harris,谢谢你给过我的所有帮助,如果不是
你的成功,我可能不会有勇气坚持到今天。还有againstwind, 虽然我们没有机会一起
工作,但是分享共同的心情是一样的。也讨教过著名的老刀,虽然最后我还是赌了,但
很感谢珍贵的建议。

最想感谢的是我的蟹蟹,感谢你风雨无阻的爱相随,无数次的鼓励和安慰,我们都是红
尘中平凡的人,所以我们的愿望也很简单,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相信这个结果一定是
上天给我们的爱的馈赠。象是那首我们都喜欢的老歌,愿我们在很老的时候,能够把珍
藏的往事慢慢聊。想起这一段时光,能会心一笑。

还有我的爸爸妈妈,他们比我还担心,妈妈记得我每一个面试的地方,帮我分析,在面
试快结束的时候,妈妈肱骨外科颈骨折,我是他们唯一的孩子,却没有办法陪在她身边
,希望妈妈能快些完全好起来。从未当面言爱,想和他们说,爸爸妈妈,我爱你们。


※ 修改:·piggykitty 於 Mar 20 17:23:03 2008 修改本文·[FROM: 143.111.]



2008-03-20 15:28:25

主题: madhorsee: life is full of surprise, live positively!
发信人: madhorsee (tongxi),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life is full of surprise, live positively!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20 15:03:45 2008)


10 yrs after graduation, GC, 2 1st author pub in 
English, no USCE.

my residency trip.step 1( 4/2007, 97), CK(9/2007, 88), CS(12/2007, passed on
the last min, swap date twice with other people from 11/07 to 1/08 and then
to 12/07).

Applied 110 programs with step 1 score in 9/16/2007, only IM, 2 interviews: LIJ + brookdale.  

Match result---LIJ!!!!!!!!! life is full of surprise, isn\'t it?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6.203.]



2008-03-20 15:25:09

主题: dabbler: 我的面试list
发信人: dabbler (看风往哪个方向吹),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我的面试list: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20 15:20:14 2008)


先罗嗦两句:
算是资深潜水员,偶尔冒泡,所以要感谢的人太多,在这只说几个人:谢谢cardiogene
,在我考steps的时候,给了我很多的帮助;谢谢jimmyzhang在我开始申请的时候的指
导;谢谢我最好的朋友JJ,我们一起开始复习,虽然你明年才会match,但是一起走过
的日子,支持和鼓励是最重要的;也祝你明年好运!谢谢所有和我一起努力和正在努力
的人们。也祝你们好运!顺便说一句:picasab师弟,我交作业了。

先说说我的credential:93年本科毕业,应该是算老毕业生了吧(惭愧),国内phD,
来美5年多,10余篇文章,一半是第一作者。99/99/pass。没有美国临床经验。

我一共拿了18个IV,我列在这里,排名不分先后(按全名的字母顺序):

BWH
Brookdale
BU
Greenwich Hospital
Harbor Hospital
Interfaith
Lincoln
LIJ
Metrowest Medical center
Mt. Auburn
Newton-Wellesley Hospital
NY downtown
St. Barnabars
St. Elizabeth Medical Center
SUNY, Syracuse
UPenn
Thomas-Jefferson
Tufts 


我的list很杂,可能象很多IMG一样,很好的和不太好的学校都有。我一共申请了内科
和康复,所以上面的list除了这两们外还有第一年的。这里有7个医院在波士顿地区,
过一段有时间我会逐一介绍,希望对明年的申请人有帮助;还有一些康复的地方也很好
,我因为家庭的原因最后选择了内科,但这是一个正在热起来的专业,生活质量好,我
也会另写一篇来说说我所知道的。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32.183.]



2008-03-20 10:23:50

主题: 陈明: 读《〈四部医典〉考源》
《〈四部医典〉考源》,蔡景峰、洪武娌著 
2001年第2期 
郑州:大象出版社,1999年3月第1版,2+210页。 

陈明 

--------------------------------------------------------------------------------
 
  作为雪域高原藏医学的奠基性著作,《四部医典》(rGyud bzhi)一直是学习与研究藏医学不可或缺的经典,其地位相当于中医的《黄帝内经》。它是公元8世纪末由宇陀宁玛著成的,12世纪中叶宇陀萨玛对之重新作了修订和疏解,基本定型后流传至今。 

  虽然藏医学史在二十世纪中国学坛一直就是冷门,但《四部医典》由于其不言而喻的重要性,还是占据了一定的学术话语份额,在三十来年的时间里,就有了三种汉译本,即1957年孙景风的上海市卫生局内部节译本、1983年李永年的偈颂体译本、1992年马世林等的白话体译本。不过,《四部医典》的起源问题仍然是冷门中的冷门,然而在藏医学史中以及国际藏学界,它却是经久不衰的热点话题。西方学者已经讨论了一个多世纪。《〈四部医典〉考源》一书则反映了中国学者在这一问题上的最新努力,可以说,这是一部具有国际学术对话意义的论著。 

  《四部医典》是印度吠陀医典梵本的翻译,还是西藏的本土医著?它是佛陀教诲所传的佛经,还是西藏医者的俗世著作?这就是长期以来对《四部医典》来源何方进行争论的焦点所在。从1835年匈牙利学者Csoma de Koros初次向西方介绍《四部医典》开始,苏联学者Б.Д.Питров、С.М.Николаеь、法国学者P.Huard、英国学者R.E.Emmerick、德国学者E.L.Finckh、日本学者芳村修基、还有Todd Fenner等等,都研究过《四部医典》,大部分还直接讨论它的来源问题。所持的观点也从最初一边倒认为《四部医典》就是印度吠陀医典的传本,到逐渐认为它是吸收了外来医学文化的西藏本土医著。《〈四部医典〉考源》主要解决的也是这些问题,虽然该书的基本观点实际上早在1982年由作者之一蔡景峰先生,在《四部医典》李永年汉译本的“序”中就已经阐明了(人民卫生出版社,1983年,5-10页)。 

  《〈四部医典〉考源》共有七章,外加四个附录和一则跋语。本书首先简要讨论了《四部医典》的书名,指出其全名《八支甘露心要秘密教授续》(Am??ah?dayàù?a?gaguhyopade÷a Tantra)正是引发其来源之争的原因。其次,本书讨论了《四部医典》的著成时间,论证其初成于8世纪末宇陀宁玛之手,定型于12世纪中叶的宇陀萨玛。本书接着讨论了关于《四部医典》的佛经说与著作说之争,梳理藏医史上南、北方学派对《四部医典》性质的不同认定,说明佛诲说的由来及其五条理由,并列举了非佛诲说的几条旁证。 

  《〈四部医典〉考源》的重点是第四章所作的比较文献学研究,从结构框架、医学起源、医疗器械、医德规定、死亡征兆、日常起居、胚胎学说、脉学等八个方面,将《四部医典》与印度“生命吠陀”医典以及中医典籍进行细致的对比。作者指出《四部医典》有156章,与吠陀医学著作120章的框架惯例不符,主要增加了论述脉诊、尿诊、脏腑学说等吠陀医学不具备的内容。通过比较,作者证明《四部医典》关于人间医学起源的论述、有关医用器械的内容、身体恶兆与疾病梦相、迎医的信使与医生途中的见闻等预卜疾病吉凶的隐喻、抑制生理欲望的内容,都与印度“生命吠陀”医典大同小异,有些甚至完全雷同。而《四部医典》关于脉诊的准备工作、脉诊的部位、冲甘恰三部候脉的手法、脉诊与四季和五行的关系,这些内容则又渊源于中医。《四部医典》在医德标准上超出了中医和印医,以七日为周期的胚胎学说则是古代医学体系中最先进的。为了进一步阐明《四部医典》与中医、藏医的关系,作者又对其“根本医典”第三章进行了逐句的研究。然后,作者比较了《四部医典》的两个版本(德格版与塔尔寺版),指出各自的优劣。作者的最后结论是:《四部医典》是藏族先民的优秀创作,在创造独特的民族医疗体系的过程中,汲取了古印度寿命吠陀医学、汉族中医学中的一些成就,并改造融合为一个有机的整体。С.М.Николаеь、Todd Fenner等学者也得出了相近的观点,Todd Fenner还认为《四部医典》中含有希腊医学的因子。 

  与以往的研究比较,《〈四部医典〉考源》一书的主要贡献在于将《四部医典》与吠陀医学、中医学进行多种医学体系的比较文献学研究,突破了以往集中将《四部医典》与吠陀医学进行单一性比较的局限,比较的范围更广了,相比较的主题也更多了,因此,建立在梵藏汉文献学基础上的结论平实可靠。 

  《〈四部医典〉考源》在将《四部医典》与印度医学文献比较时,主要利用了内科的《阇罗迦全集》(Caraka-saühità)、外科的《妙闻全集》(Su÷ruta-saühità)和Vàgbha?a写的《八支心要集》(Aù?à?gah?dya-saühità)。R.E.Emmerick也曾认为,《四部医典》是通过《八支心要集》来参考和借用了印度生命吠陀医学知识。由于篇幅的关系,本书没有过多利用藏文大藏经《丹珠尔》中所收的另一部印度医典《医理精华》(Siddhasàra,简称为Si.)。《医理精华》大约成书于七世纪中期,作者是拉维笈多(Ravigupta),有梵文本、藏文本、于阗文本、回鹘文本残片、阿拉伯文本残片存世。它的藏文译本非常完整,译名为“sman-dpyad gces-pa grub-pa zes bya-ba”,共有三个版本。藏译本最后有题记,意为“印度学者胜友(Jinamitra)和日铠(adityavarman)、以及翻译家月光(Candra)尊者,翻译和编排了它(《医理精华》)”。胜友是一位有名的翻译家,他在九世纪初期就参加了编纂《翻译名义大集》(Mahàvyutpatti)。张广达先生曾指出,胜友是赤祖德赞时代的梵学权威,可从《彰所知论》中得到证实。《医理精华》传入西藏的时候,《四部医典》还没有定型,有可能对后者产生过一些影响。在《四部医典》中,有一个很短的药方与《医理精华》中的极为相似。其第三卷“秘诀医典”中的第九十一章“壮阳之法”:“另外公山羊睾牛奶煮,/白糖芝麻调服功亦同。”(李永年汉译本,397页)。《医理精华》中的一个药方:“公山羊的睾丸在牛奶中煮好后,[加入]芝麻多次研磨,谁服食之后,再喝牛奶,就能使他壮阳。”(Si.28.22)这两个药方的主药是公山羊的睾丸,附加药物是牛奶、芝麻,Si.28.22缺一味白糖,而多出了“再喝牛奶”这一环节。白糖和蜜在《医理精华》中亦用于春药方(Si.28.19、28.20、28.21、28.23)。因此,《四部医典》的这个药方很可能来自Si.28.22,或者说二者有相同的印度来源,但它比Si.28.22无疑有所改进。这就是医学交流中所体现出的进步之一。在医理方面,《医理精华》与《四部医典》也有一些相同的地方。比如,“按照年龄的顺序,痰液、胆汁和内风被说成是依次成为主要成分。”(Si.1.38)年龄的顺序是指童年、中年到老年。《四部医典》则有“老年属隆中年赤,/幼年人属培根症。”(李永年汉译本,9页)隆、赤、培根,分别即内风、胆汁和痰液。可见二者是一致的。《医理精华》与《四部医典》的关系还有待深入的研究。 

  藏医学的妊娠学说,有自己的特色。一方面,在藏译的一些印度梵语医典中,是以十月胎象为主的。如藏译的《八支心要集》第二部分“人体学处”第一节“住胎品”,就如此。另一方面,在《四部医典》等藏医典籍中,主要有“七日系胎象”学说。《〈四部医典〉考源》专门讨论了《四部医典》中“论说医典”第二章“身体的形成”描述胚胎的发育过程的学说。在与中医学、印度吠陀医学相关文献比较的基础上,作者认为,“从文献学的角度来看,藏医对胚胎的发育以周为单位,逐周进行分析、观察和记载,在几个古代医疗体系中是最先进的。”(113页)而对印度佛典中的“七日为周期”的妊娠理论,作者认为是大食文化的影响而产生的,藏医以周为单位的胚胎学内容与佛典则无关系。我们赞同藏医的胚胎学内容的先进性,但它并不是无源之水,它的源头应该是印度佛典。因为在《四部医典》之前,没有任何藏医文献提到以周为单位的胚胎学内容,《四部医典》中却有大量的佛教和印度医学内容,而记载“七日为周期”胎象学说的《佛说胎胞经》和《修行道地经》,在西晋时(公元265-316年)就已由竺法护译出,这说明在公元三、四世纪或之前,印度佛教界就流行了这一学说,从这些佛典的译出到《四部医典》的形成,期间又有数百年时间,这一学说完全有可能从印度或者汉地传播到西藏。 

  本书中有几处不太明确的地方。第33页,“毕竟全书中有相当大一部分内容是与传统吠陀藏医不相同的,甚至有矛盾的地方。”其中的“传统吠陀藏医”,意义不明,可能是“传统吠陀医学”的误植。第76页,“吠陀寿命医学”,应倒为“寿命吠陀医学”,即ayurveda,也译作“生命吠陀”。在汉译佛典中,曾译为“寿吠陀”(《阿毗达磨大毗婆沙论》)、“阿输论”(《百论疏》)等。 

  本书是中国科学史著作出版基金资助项目,反映了大象出版社对科技史研究的大力支持。如果本书中的梵文、藏文的转写字符,没有这么多的误植和不规范的排印,那就功德圆满了。 

                                        (陈明)



2008-03-20 10:17:19

主题: 白雪: 读《藏族医学史》
——读《藏族医学史》 
 
作者: 白 雪 
来源: 中国藏学网   2007年08月24日 10:59 
--------------------------------------------------------------------------------
 
   最近我有机会拜读了尕藏陈来的专著——中国藏学出版社出版的《藏族医学史》。这部著作给我国民族医学史界带来了一股清新的气息。它对活跃民族医史学术思想,促进民族医学交流,加强各民族的团结,必将产生积极的影响,在我国民族医史研究上,应该是一个里程的一个标记。

  一
  解放以来,我国民族医史的研究取得了长足的发展,医史领域的成果也令人振奋,可是在运用新的研究方法方面一直不尽如人意,综合利用历史学、社会学、考古学等多学科的研究是一个薄弱的环节。以现代史学的写作方法,运用多学科的研究成果而著成的《藏族医学史》的问世,不能不说是藏族医史学界的一件喜事。全书按不同的历史时期,共分六章。第一章:原始社会的医疗活动;第二章:吐蕃早期的藏医;第三章:吐蕃中期的藏医;第四章:吐蕃分割时期的藏医;第五章:萨迦、帕竹时期的藏医;第六章:噶丹颇章时期的藏医。书中通过不同时期的具体史实,阐明了藏医学的起源、产生、发展、进步、成长的全过程。作者运用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观点,对藏医学理论的形成和发展,以及临床实践的日益丰富、充实与提高,对藏医学发展的各个主要阶段的时代背景、社会制度、政治经济文化交流对藏医学的影响等方面均作了简要分析,使读者从总体上对中华医学文化的组成部分——藏族医学,有一个比较全面而概要的认识。

  二
  这部洋洋三十万言的著作,读来并不令人生倦,而以严谨的结构、优美的文笔使人读后顿生淋漓痛快之感。作者在甘南卫校和甘肃中医学院藏医系任教的七年间,利用假期和课余时间,到藏区各地实地考查,广泛收集资料,并对众多的史料进行了必要的考证。在笔法上,注意对若干众所周知的史实予以撷要记述,防止冗赘重复;对尚未定论部分,则进一步考证、阐述。如:原始社会时期的藏医医疗活动,各时期藏医与周边地区的医学交流,医事制度,医学教育等方面均设有专门的篇章。

  三
 在读本书的过程中,我时时感到了作者的学术勇气,因为书中对许多以往忌讳的问题,都直面正视,大胆评说。议论之中,既没有囿于狭隘的民族观,也没有故作创新的极端之举。对本教与藏医、佛教与藏医、古印度医学与藏医等方面进行了详细的研究。
  研究医史不仅是对医学发展史的记录、认识,而且是开阔知识视野,汲取成功经验的途径。本书作者用一定的篇幅总结前人成功的经验和失败的教训,从医疗经验,进步发展,直到现代最新的成就,都收入视野。从内容而言,大到藏医学形成的自然、社会、文化背景,小到医学体系、藏医专科的发展等无所不容。在藏医学研究方面,本书已达到了一个新的水平,我相信由此必将引出一个繁华灿烂的未来。



2008-03-20 10:13:59

主题: 宗喀·漾正冈布: 藏医药历史
藏医药历史

宗喀·漾正冈布
兰州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 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人类学系研究员



藏医药历史(一) 


颂辞(代前言)

白若扎那等早期藏地洛札哇(译师)等像天空一样深广无际
         大小宇妥·云丹贡布如日月一对
         仁钦桑波似启明星
         而我自己则像光亮微弱的萤火虫
                        ——根据欧洛札哇·洛丹希饶的颂辞改编


藏医学的童年


     藏医学源远流长,博采欧亚诸医学之长。她与印度吠陀医学、中医学、西方传统医学(希腊-罗马-阿拉伯医学)并称世界四大传统医学,是藏民族贡献给世界的伟大遗产之一。
     藏医学现在实行的一些医疗与卫生保健措施可以追溯到5000至6000年前的藏地新石器时代乃至更早的旧石器时代。

     藏医学的一些基本概念如“鲁”(klu)及“鲁病”(klu-nad)等的渊源在藏地出土的4000至5000年前的陶器上所绘的复繁、具有多种变形的W 纹(蛙纹、藏语称klu-ris)中就可看出端倪。

     考古发现和研究证明,4000多年前藏族先民已经在进行用于医学目的的穿颅手术。这种穿颅术也广泛见于西欧、俄罗斯、波兰新石器时代的遗址,偶尔也发见于南美洲秘鲁等地的古代文化遗址。 说明包括医学在内,藏文化很早时就和亚、欧、非大陆的各史前文化有着广泛的联系。

     藏族先民早期医疗实践中最辉煌的要数她的药学。藏地在上古神话中即被称为是“不死之药”的产地,晚一些的文献中被称之为“曼畯”(sman-ljongs, “药物之域”)。自古以来,藏地持续不断地向东亚、南亚和世界各地输出许多重要的药物。这种传统一直持续到现在。

     相传约在公元前5、6世纪,藏地西部象雄人章松·协普赤西(zhang zhung drang srong dpyad bu khri shes)以象雄文著成《疗毒雍仲旋》(dug bcos gyung drung vkhyil). 
     至迟在这个时候,藏族先民对疾病大概有了“鲁”(klu nad)、“年”病(gnyan)的分类,并有相对应的对治药物分别叫作“降鲁”(klu bdud)和“杀年”(gnyan gsod).
     公元前2—3世纪以前,藏族先民能配制手、脚触之即死的毒药。有“有毒即药”(dug la sman yod)的说法。

     约在公元5、6世纪,相传有《药物配制》(sbyor ba sman kyi mdo)、《放血火灸器疗》(gtar sreg dpyad kyi mdo)等医著在卫藏一带流传。

藏族社会很早时就形成了勘与古波斯严格的隔离病人法规相媲美的卫生和社会习惯法。如公元4世纪初两位印度医生在藏地看到将受传染的老人隔离于屋外的卫生习俗。公元5世纪末6世纪初仲年德日(‘brong gnyan lde ru)赞普患麻疯病(mdze),为防止传染,有与其妃子等自愿走进坟墓而被活埋的壮举。

     公元6世纪前的藏地(至少某些地区)有近似古代犹太人的“礼拜”制和现在的星期作息的“净身拜神”(luskhrs te lha la phyag vtshol),“每3天做好事1次,每5天洗澡1次,邀请兄弟、长辈族人和亲戚来吃吃喝喝,奏乐玩耍”的习俗。民间有专门的采药活动。

     公元6世纪初的藏族先民中有专门的医生能作眼科手术。相传阿夏(va zha或 va ci)医生为达日年赛赞普作眼科手术,治好了其先天盲瞽,恢复视力。
 

欧亚医学在藏地的汇合


     公元7—9世纪是藏医学史上一个最重要的阶段。数以百计的外族医生来藏地宏医,数以千卷计的医著被译成了藏文。出现了象宇妥·云丹贡布这样的一代伟大医师,产生了象《居希》(rgyud bzhi,《四部医典》)、《月王药诊》(snandpyad zla bavi rgyal po)、《甘露宝瓶》(gso ba bdud rtsi bum pa)等这样的一批迄今仍然被藏蒙医生奉为圭臬,并有效指导着藏医学的理论与实践的经典著作。

     藏医学作为一个有完整系统的理论与实践体系的医学,是在这个时期孕育成熟,达到她的一个光辉顶点的。我们今天所说的藏医学体系的基本框架是在这个时期形成和定型的。
     公元7-9世纪有近30个医学或流派(Lugs)在藏争鸣。

     它们中有善用药物、饮食、外治和起居四种对治法的藏地中央学派(bod vam sbu rgyal kyi lugs);擅长用泻法的古老象雄学派(zhang zhung gi lugs);以放血术见长的多尔波学派(dol po lugs);善配毒的门巴学派(mon gi lugs); 擅长火灸的阿夏吐谷浑学派(a zha hor gyi lugs);以《医学十万颂》(gso dpyad vbum pavi rgyud)为根本经典的梵天学派(tshangs pa lhavi lugs);有《者逻迦八部集》的章松学派(drang srong gi lugs);长于五行算的中医学派(rgya nag gi lugs);擅长针刺放血的粟特学派(sog povi lugs);以尿诊术见长的希腊学派(khrom gyi lugs);长于铁条穿刺的外治的突厥学派(dru guvi lugs)等。

     我们通常所说的藏医学,即具有完整的理论与系统的医疗实践体系的公元7、8世纪以来的藏医学,正是将上述藏地的诸医疗系统与其他各外来医学的某些成分有机融铸而成的产物。
     公元7世纪—9世纪上半叶,藏地的麝香等药物输入阿拉伯及欧亚其他各国。

     公元7—9世纪藏医学发展和成熟,与几代赞普的医学政策和社会普遍崇尚医学的社会风气有直接关系。但更深层次的原因是,它是当时强盛与大一统的吐蕃帝国政治经济文化的综合反映。是藏族文明经千年的延续发展孕育出的必然产物。也是当时藏人“善学不回”(《旧唐书》中唐人对吐蕃人的评语)、积极进取勇于创造的民族精神的体现。

 


藏医药历史(二)

仁钦桑波与宇妥·萨玛云丹贡布的贡献


     公元10—11世纪可以被称为是藏族历史上一个礼崩乐坏的时期。许多文化传统被中断,但医学是个例外。
     这个时期在藏医学史上最重大的事件之一是百科全书式的伟大学者仁钦桑波(958—1055)将发八他(Vagabhata)的《八支精要集》、喀且·达瓦宛嘎(kha che zla ba mngon dgav)的《八支精要集广注•词义月光》(Padartha Candrika-prabhasa Nam Astangahrdaya Vivrti)等当时的一些最重要吠陀医典译成了藏文,对以后的藏医学产生了广泛的影响。
     公元12世纪末13世纪初,《四部医典》在湮没了数个世纪后被重新发掘出来并经宇妥·萨玛云丹贡布(1126—1203)等的校订、阐释、补充而成为藏医学最重要的经典。 

“内向”发展和南北争鸣时期


     公元14—16世纪,长期滋养藏医学成长和发展的吠陀医学在她的故乡南亚次大陆衰落。这一时期是藏医学相对“内向”独立发展的时期。藏医学进一步本土化。
     这个时期可以被概括为以“绛”(byang lugs)“苏尔“(zur lugs)二派(或可称北南二派)为首的藏地本土医学学派百家争鸣的时期。
      “绛”派的开创者为绛巴·南嘉扎桑(1395—1476)。“苏尔”派的领袖人物为苏喀·年尼多杰(1439—1478)和苏喀·洛追嘉波(1509—1583)等。 

藏地成为欧亚腹地古典医学的中心 

     17世纪—20世纪初,作为欧亚传统经典医学的藏医学演进和发展到她的巅峰时期。藏医学成为在欧亚腹地,乃至在全世界传布最广和最有影响的世界性传统医学之一。
     藏医学传播到包括蒙古各部在内的所有信仰藏传佛教和藏传佛教关系密切的民族和地区。除了藏地,从欧洲的伏尔加河流域,到西伯利亚,印度北部山地和克什米尔地区都在实践藏医学。从东海之滨的满清宫廷到莫斯科的达官贵族,都可以找到习于服用藏药的人。
     这个时期对藏医学贡献最大的要数第司·桑结嘉措(1653——1705)。他的医学著作有《四部医典注释·蓝琉璃》(Beedruurya sngon po)、《医学概论》(gso ba rig pavi khog vbubs)等。他主持绘制的79幅曼唐《四部医典图解》在世界医学史上来说也是个创举。他还在拉萨创建了医药学校。这所集学习、研制和医疗为一体的专科学校是藏医学史上最重要的官办学术机构之一。只有20世纪初在拉萨设立的曼孜康(医药与历算学院)可以与之相媲美。
     这个时期对藏医学做出特殊贡献,值得大书特书的人物还有帝玛尔·丹增彭措(Devu dmar dge bshes bstan vdzin phun tshogs,18世纪人)和钦饶诺布(mkhyen rab nor bu,1883——1963)等。
     帝玛尔的《晶珠本草》(shel gong shel phreng)集藏药(物)学之大成,迄今被许多藏医生(藏蒙医生)作为指导辨认、采集和炮制药物的权威经典使用。
     钦饶诺布长期担任在拉萨的官办医药历算学院(sman rtsis khang)的基巧(spyu khyab,总教师)。是20世纪初中叶最伟大的藏医学教育家。其弟子遍及各大藏区、蒙古各部、喜马拉雅山南麓和北缘诸藏裔社区。
     这个时期藏医学被纳入藏传佛教寺院(尤其是格鲁派)的经院教育的重要一部分。藏传佛教寺院从而成为藏医学的中心。


古典时代的结束 

      20世纪50年代到现今,是藏医学在一浪高过一浪的各种“全球化浪潮”和“现代化”冲击下寻求延续和发展机遇的时期。



2008-03-20 09:55:43

主题: 中国藏药浴
作者: 黄福开 
中国藏学出版社 2003.11版 323页 
ISBN/CIP: 7800576485 

简介

本书分总论,各论和附录三部分,总论从藏医药浴疗法的历史,机理,方药,器械和技术操作,护理等方面对藏药浴作了系统论述,各论部分介绍了十多种常见病的藏药浴疗法,并从藏医,中医和现代医学结合的角度对藏药浴适应症的诊疗作了比较性研究,附录部分选收有藏药浴历史文献的译文.本书是藏医学史上第一部藏药浴专著,也是藏医与中西医结合,采用现代诊疗术语系统阐述藏医药浴机理和方法的现代藏医专著.是从事藏医药等传统医药学研究的人员和广大临床工作者理想的参考书.



2008-03-20 09:47:19

主题: 藏医学通史
藏医学通史 
作者:蔡景峰 
出版社:青海人民出版社 出版日期:2002-10-1 
ISBN:722502188 商品编号:2006092812540088 
装帧:平装 
原价:¥34.3/本 
    
--------------------------------------------------------------------------------
内容提要 
    本书以藏医学本身的发展特点为纲,以藏医药学的发展分为几个不同阶段,全面系统地叙述了藏医学的生成发展的全过程,是迄今为止国内第一部全面介绍藏医药学发展史的汉文专著。 
 

--------------------------------------------------------------------------------
作者简介:

蔡景峰    男,(1927—),中国福建厦门人。1954年毕业于湘雅医学院,后在北京中央 人民医院任住院医生。1958年经系学习中医两年半后,分配至中国中医研究院从事 中国医学史研究至今。现为研究员、博士生导师。40年来,主要研究中国医学通史, 重点为魏晋南北朝断代医学人物评价、疾病史及专科史。以中西医结合的观点整理 了一些疾病史,如传染性肝炎、麻疹、痢疾、冠心病等;又如对重要历史学家司马 迁在医学思想方面进行的探讨,是国内唯一的一次尝试,在历史界有一定影响;在 专科史方面,曾撰写过中国古代麻醉史、经络学说形成和发展史;提出我国古代在 医学上的发明和发现共42项,认为都是最早的世界医药记录,曾被广泛引用和承认。 近20年来,研究兴趣转向中国少数民族医学史,重点是藏医学史。认为中国各少数 民族都有自已本民族的医药活动和经验积累,有的还总结出系统的理论体系,从而 形成自身的医药学、例如藏医学、蒙医学等。发现有本民族的语言文字并在历史上 留下了医药文献,在丰富的医疗实践基础上,吸收和融合其他医疗体系的精华,这 才创造了自已的民族医药学。 在西藏医学方面,对藏医早期、特别是吐蕃时期的历史有较深入的研究。对藏 医古代医药挂图“曼汤”曾做过系统的研究。认为现存于西藏拉萨的“曼汤”才是 该文物的原物并将曼汤共79幅整理并英译出版。对藏医经典著作《四部医典》进行 了比较文献学的研究,通过与古印度的阿输吠陀经典《妙闻全集》、《逻迦全集》 和汉族医典《黄帝内经》等的比较研究,否定了《四部医典》是印度梵文经典的藏 文遗本的错误观点。在中国,他倡导已形成一门新的学科即中国民族医学史。



2008-03-19 15:33:14

主题: dreambydream:我从失败到MATCH成功的路途:给那些今年没有能进入住院医生的同学们
我从失败到MATCH成功的路途:给那些今年没有能进入住院医生的同学们

发信人: dreambydream (colt),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All unmatched come here.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Mar 19 14:14:00 2008)

I think it is the best time for me to share my story with you guys. 

Last year, I had the exact feelings you are having now. Then, I did not 
know the website and experienced my worst time alone. This year, I hope that
I could go through the hard time with all you guys and you could get 
something from my story that could sooth you and encourage you. Then you 
will shake off the frustration and find your strength to move on. 

After getting the bad news, I had never had such feelings before, even 
though I had experienced failures before. Such feelings were a mixture of 
frustration, hopelessness, helplessness, hatred, desperation, shame and 
regret. In all, I felt dead and did not eat for one day. 

After scramble, life had to move on. First, I got advices from my classmates
, friends and USMLEFORUM. COM. Here I also want to thank all those who ever 
helped me and encouraged me. Then, I went over what weakness I had and what 
I did not do right. From there, I started to work on my weakness. I spent 
half time on observation while I kept my part-time job. I had planned to 
quit but I could not because of personal reason. I got several positive 
references from observation. Most physicians are very nice and would like to
help us if we ask. I also finished step 3 in July. 

From the very beginning of Sept, I applied over 200 programs (several 
specialties). This time, I got 18 IVs and matched. 

From my experience, I summarize some important experiences while I pursue my
American Dream.

Programs see you as a whole package. You do not need to be very good at 
everything but you should not have any weakness. If you have, strengthen it.
Just as we take steps, our score will be lowered if we are weak in some 
subjects. For most of us, English is No. 1 issue. If so, start to work on it
from now. I hired a private English tutor and spent a lot of money on 
English. Such investment is worthy from a long run. As long as we live here,
English always plays a critical role in our life no matter what we do. 

Matching is becoming harder and harder. Be prepared from the beginning. Get 
your scores as high as you can. As you know, most CMG who get matched scored
more than 90s. That does not mean people with 80s do not have chance. But 
definitely, it will be much harder. They could catch up if they have other 
credits to put on. 

“We always lose something when we get something”. Since you get the 
certificate, I think it is better for you guys to move on, whatever. But 
many people I know quit after first try. I feel sorry for them. Most of us 
are doing research. It means that you can always find a research job even 
though you quit one or two years. But you do not have the chance to get your
big dream into reality if you do not try your hard right now. If your 
status allows you to quit your job, do not hesitate and make full use of 
your time to do observations and finish step 3. Those will increase your 
chance for sure. It is only a few months before next application. 

Try to get your LOR as best as you can. The best references sometimes are 
not from the famous guys but from the ones who know you more and you know 
that he or she will write you an excellent one. If you are not hundred 
percent sure, you can choose not to waive and read it before you send them 
out. Sometimes, the references do not know what the programs or you need. 
You can ask them to revise it to meet your need. 

Regarding to PS, your PS is not ready until PD wants to offer you the job 
after he reads your PS. Otherwise, keep working on it and start to work on 
it earlier, which takes time. Put your insights, energy, enthusiasm, dreams
, efforts and strengths into it. After that, you can ask a professional 
editor to revise it. But they do not put any thoughts in it. All ideas are 
from you and they just polish it and make it like American. 

Be confident no matter what failures you have experienced. It is very easy 
for us to doubt ourselves after this. But who will have the confidence to 
offer you the important job if you do not have confidence in yourself? Keep 
your head up and smile even though our heart is bleeding. Where is the 
confidence from? It is from you work on your weakness, your well-preparation
and your hardworking. 

No pain, no gain. I wish all you make your American dreams come true. 

By the way, I am sure that you are curious about my scores and background. 
My step1/2 is low 90s and step 3 is 80. All are first attempt. I graduated 
almost 15 years ago and worked as a physician in China for eight years and 
as a postdoc in the USA for seven years with green card.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182.]



2008-03-19 13:11:25

主题: guidewire: 怎样作好prelim外科住院
发信人: guidewire (guidewir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怎样作好prelim外科住院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18 22:40:10 2008)

prelim 就是当奴隶, 一年以后用完就踢走了。很少有留下来或能在别处作外科的。所
以你
要想作外科,就要付出比别人多的多的努力。值班表公平与否不要在意。工作第一,
没作完主动要留下来。主动多干活。

我刚开始时很不习惯,觉得每个人都骂我。每作一件事都要挨骂。有一次被骂的很
厉害,以为要被开了。 就找主治医生道歉。 考评时, 被认为很会接受批评。大概
主治医生没想到被骂的人会道歉。

但是我心里很难受。跟家里诉苦,被告之: 人家讨厌你并不是因为你是外国人,而
是你活干不好。 如果你让大家省心,就都喜欢你了。 于是,恍然大悟,努力工作,
尽量为上级着想,不让他们累到。结果后来都原意跟我值班, 我虽然累的够呛,但
是大家开始尊重我了。后来3 个总住院联名要求科里收我。

还有要 nice, 对别人要尊重。象推车的,扫地的,护士等。不要发脾气。如果你只
对上级好,大家不会有好印象。有很多眼睛在看着你。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229.]



2008-03-19 12:34:13

主题: acne: 漫漫长征路(2)
发信人: acne (麦地米虫),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漫漫长征路(2)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18 23:24:44 2008)

师姐曾经和我说,基本上做博后来美,6年可以match;读Ph.D.就得8年才能match。
读Ph.D.需要上很多课程,就耽误了发paper的速度,拖了办绿卡的后腿。好处就是听说
机会比较多,口语一般读过书的同志都不差。

具体谈一下读书时候考板的时间安排。首先就是把所有必修课全部清掉,一只羊要赶,
一群羊也要放,多上两门课死不了人。考试也是一种惯性,常考的时候一点都不觉得累
,倒是一阵子不考试了,再考试反而很累。然后就是尽早过proposal,我当时老是觉得
prelim data不够多,拖拖拉拉,后来发现早写proposal对自己research的大方向会更
快的有一个了解,发paper反而更容易些。刚开始读书的时候不用老想着考板的事情,
把research基础打好了,后面考试一气呵成更好。

发了paper之后就是抓紧办绿卡,早一天递早一天省心。为了办绿卡,我是只要老板同
意我就去开会,然后抓紧申请各种奖项,有一次真是数钱数到手抽尽。后来别人和我说
,这个对match也有帮助。具体这个管不管用我不太清楚,但是有机会突出自己的事情
别放过去就是了。我的那几片published conference abstract就是那个时候攒下的。
另外拿奖后bussiness reception是个大好机会认识各种大牛,你拿了奖,别人对你多
少还有点印象,social起来也不会太尴尬。如果能有机会认识业界人士是最好的。

下面说说publication。就像Jimmy说的,有paper不写是愚蠢的。对于university 
program,他们非常看中publication。quantity和quality都很重要。我面试的时候有
个faculty看着我那一页纸的publication,笑得开了花,说你credential很好嘛。一个
faculty当着我的面就在圈我的一作文章,另外一个还说“嗯,一作不够多”我那叫一
个汗。总而言之,文章多多易善。我网上网下认识的同志,有CNS paper的结局都不错
。大家投稿的时候注意选那些名气大的,比如CNS, JAMA, JCI之类的,让人一看眼睛直
冒光就好。曾经有一个管fellowship的director和我说\"我们就喜欢你们这样的Ph.D.,
当然要有paper。等你们进了program,我们会提醒你们诶,我对某个东西很感兴趣,你
喜欢不?这个时候你们就该顺杆上给我们干活了”:)

补充一点,有绿卡的同志可以申请一些training grant,这样简历里面会看起来好
很多。没有绿卡机会就少很多,不过American Heart Association是不要求身份的,我
有师姐读Ph.D.就拿了一个fellowship,据她说对match有些帮助。我的课题死活扯
不上去,所以没有申请,如果做cardio或是stroke的同志可以试一下。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38.26.]



2008-03-18 22:13:25

主题: acne: 漫漫长征路(1)
发信人: acne (麦地米虫),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漫漫长征路(1)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18 22:10:15 2008)

和版上很多大牛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match比起来,我考虑走这条路已经很久了,属于
笨鸟先飞型。看到很多人在问该不该考板这个问题,我的感觉是应该问,“我该不该在
美国当医生,或是我该不该去match?”像老刀说的那样,这是个长远谋划的过程。

match的时候看得不仅仅是你的分数,是你整个人作为一个package来评价的。分数,面
试的问题可以通过自己短时间的努力来提高,但是推荐信,文章,口语不是一朝一夕就
能解决的。对于刚来美国的Ph.D student, postdoc,我的建议是,能选名校就选名校
,能选牛老板就选牛老板,这一点绝对不能含糊。而且越早决定越好,中途走人对老板
,对自己都是很大的损失。我在面试的时候,有人就直接问我,\"你是谁training出来
的?\"

对于选老板,我的感觉是选你想要match的专业的,在业界有一定知名度的MD最好。当
然拿诺奖和HHMI大牛也是top choice。因为认识他的人多,所以他的推荐信大家知道分
量如何,比较好做比较和评价。Medicine是一个很保守的专业,有点宁可错杀一千,不
可放过一个的感觉。program有时候更倾向于要一个自己比较了解的candidate。大家所
说的connection,有时候就是在这个方面起的作用。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38.26.]



2008-03-18 22:08:01

主题: hejin930: 犹豫之中,还是来交作业了
发信人: hejin930 (drh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犹豫之中,还是来交作业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18 12:22:50 2008)

首先说明,此贴决无“要鼓动有情趣“爱好”的年轻无知孩子去试试外科”的意思。也
完全同意老刀所说的,有很多经历是无法拷贝和模仿的。KGMOM的经验贴里有很多观点
和我相同,我也不在此重复了。

我1996 BMU 毕业,2001 SMU 临床外科博士,2001 年底出国postdoc。当时没有想到要
找一个外科医生的实验室。只是找了一个和自己研究兴趣相投的PhD老板。这是我的一
个先天不足,是不可挽回的失误。

2005 5月开始备考,(那时麦地板完全不是现在这么繁荣,所以经常光顾usmleforum。
),8月GC有眉目的时候考Step1,12月CS。2006,4月CK。(因为要全职工作,所以备
考时间拖的很长,如果辞职准备,半年搞定1,2,3应该是可以的)。2006 9月申请,
没有USCE,only 1 IV,no match。

2007 4月step3,7月LD毕业,就要有工作了,于是我辞职,离家作observership。(以
前写过一个关于找observership的跟贴,被版主删了)我当时的想法就是如果最后还是
没有iv,我至少在这些顶级的医院参观学习过。在Cleveland的observe收获最大,
Chairman给予了很大的支持。他的推荐在我iv的时候起了敲门砖的作用。在WashU的
observe也收获很多,但那时已经9月了,所以没有要推荐信。


我的IV list:

UT SanAntonio c/p
St Louis U c
Abington c/p
U Mississipi p
JHU p
NSLIJ c/p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9.112.]



2008-03-18 22:02:11

主题: benpu: Match Day 兴奋后的冷静
发信人: benpu (麦地大奔),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兴奋后的冷静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18 13:13:05 2008)

大家match了普天同庆,麦地欢腾。我就不合时宜的洒一点点冷水,让大家在继续欢乐
的同时,保持灵台一点清明。

我还没有进residency,大家也知道,所以只能以国内经验来说,前辈们请拍砖:

态度,态度,还是态度
1。进去了,分数就没有了意义。在attending眼里,不管你是80还是99,临床技能都为
0。
2。服从,因为你还根本没有本钱来争论,也不需你负责。唯一要做的就是拼命的学习。
3。对其他PGY-1的态度,PS里就算teamwork提到了100遍,几件小事就可能让你被
kickout。
4。对病人的态度,再如何强调也不过分。

I believe it\'s the key to survive your residency training. So, be prepared,
matching is just the start!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170.]



2008-03-18 21:58:56

主题: stomach: 绿卡,LOR和其他
发信人: stomach (stomach),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绿卡,LOR和其他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18 19:53:53 2008)

首先恭喜各位版上同修,这两日真是好消息不断。我虽然没有撑到match这最后一刻,
但一路走来得到大家太多帮助,都不知从何谢起。各种经验大家讲了许多,我只分享一
下自己关于几点常见顾虑的体会吧:

1。无绿卡的同仁:绿卡会帮助你获得更多的机会,因为从一开始申请你就会发现有许
多地方是直言不给H1b的,医院在条件相当的申请人中当然也会有现有绿卡的。但是,
以我个人有限的经验来看,没有绿卡不会妨碍你拿到decent community programs(
with inside fellowship groups)和部分university programs的面试。我发现地理位
置不太好的大学医院更愿意考虑非绿卡申请人,可能是US graduates对地理位置非常在
意的原因。

2。国内的推荐信有用吗:最可怕不是推荐人的名字人家没听过(当然你要是认识大牛
有可以有有力的推荐是最好啦),而是信一看就是在凑数。我国内的导师为我写了非常
好的信,讲到些我都没想到她会记住的小事情,还有面试官在面试的时候问到我,所以
说一封写得好的推荐信总是有帮助的。

3。文章/美国学位/科研经历有用吗:相当有用!!!我面试的大部分医院都和我聊了
这些(特著:即使是社区医院),而且文章总是你能力的表现之一。个人觉得这个可以
把CMG和其他国的申请人显著区分开。

4。怀孕是否是不利的因素:就准备考试讲,我当时有点点无心恋战,CK和STEP3觉得差
不多就上考场了。就面试讲,我不敢说怀孕百分百没影响PD决定是否录用我,但以我的
经历,只要解释好有家人支持,而且对住院医的艰辛是有准备的,这个就不会成为致命
点。当然,因为怀孕,有些面试最后都不得不取消掉,也是无奈。对了,我当初找孕妇
套装走了不少弯路,如果以后有姐妹遇到同样的情况,建议到mimi看看。那里从衬衣到
套装(wool)都很齐全的。

在面试中遇到不少CMG,有几位还反复在不同的医院见到,真是缘份不浅。 如今已经尘
埃落定,希望各位都如愿进入了自己喜欢的program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243.]



2008-03-18 15:54:31

主题: yuzaiusa: 写写考试/match感想,希望对别人有帮助
发信人: yuzaiusa (Expecto Patronum!),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写写感想,希望对别人有帮助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18 14:53:44 2008)

顺便赚几个伪币买新衣服穿。

从退学说起。

我在PhD第一年做完三个rotation之后,就知道我必须在physician和scientist之间做
一个选择。对我来说,做一个好的physician-scientist,不仅自己本身就要很牛,而
且要能舍得放弃一些生活的乐趣,所以physician还是scientist是迟早要做的决定。于
是第一次闹退学。阴差阳错的没有找到机会跟老板说就忍住了。一拖就是好几个月,感
觉离医生的理想越来越远,及其郁闷。到了二月份被scientist上面那篇著名的劝退文
章狠狠的刺激了一下,立刻和老板秘书要了个时间去找老板摊牌。老板开始以为我要跟
他讨论我写的proposal,没有想到是我要退学。他要我给出理由。我说,一是我有
family issue,当时我和老公还两地分居呢,更何况他快毕业了,也不可能在我们那里
找到工作;第二,我跟老板说,这不是我的career path,所以我要退学。老板说,如
果是因为实验不顺利,他是不会同意的,因为坚持下去就会有发现,还给我举了他第一
个学生实验不顺要求退学未果后来成功的事例。但如果是因为family issue和career 
plan,他同意。于是和实验室的同事交接工作,老板也给了我足够的时间转身份,办退
学手续。

我觉得老板说的是对的。实验不顺利不应该是退学的理由,要弄清楚自己的理想和自己
愿意/能够付出多少去实现自己的理想。

然后说考试。

有好多人都介绍过经验了,所以我也不多说了,用的都是常规教材,kaplan为主,step
1补充了FA,step 2补充了 step2 secret,step 3看的还是step 2的东西。都做了UW
以及NBME一套或者两套来测试一下。很重要的一点是,要根据自己学习的特点来复习:
有人是读书型的,比如我,基本上书都会看3遍,有些看了两遍,但是最多只做一个题
库。有人是做题型的,书看的少,但是题做得多。但是无论如何,功夫下到了,成绩自
然就上去了。考试成绩是自己最能够把握的东西,也是最客观的标准之一,所以尽量考
高分。

第三说说match。

-申请:第一天就交申请非常非常重要。还有就是要提早把certificate搞定。这些我
都没做到,所以吃亏了。我rotation实验室的professor给我写了推荐信,虽然是PhD,
但有一个PD专门提到她的信,说很strong。所以即便是PhD的信也是有用的。其它两封
是国内的教授写的。申请的program都是东北部的,回想起来,如果H1B的话,还是纽约
的program机会最大,NJ和CT的program绝大多数都是喜欢有绿卡的。

-面试:7个IV。感想是Be your best self。我就是我,我不可能appeal所有人,也不
需要。保持精神面貌良好,注意礼节。其实面试前program已经有一些想法了,面试只
是一个核实我和我的简历的过程,还有就是考察英语和临场发挥的了。我曾经和一个PD
聊过他办公室里的印象派绘画,还有一次碰到一个faculty和他谈起我cycling和hiking
的经历,而他恰好喜欢winter camping,颇有共同语言。好多时候,我感觉喜欢不喜欢
都是相互的,正所谓人以群分。

-prematch和ROL:我的两个prematch offer中,有一个我还是颇做了一番斗争才据掉
的。PD很nice,faculty们都很supportive,周围环境也很好。最后据掉的原因是那个
地方住院医太轻松了。我在国内没有做过住院医,所以最大的concern是做完三年住院
医以后看到病人心里没底,这对我来说,比match不上还可怕。我排第一的也不是我唯
一的一个university program,而是纽约的一个community program。离家比较近是最
重要的原因,还有就是他们那里内科的各个fellowship基本都有,而且收喜欢自己的住
院医,医院也在纽约比较安全还算整齐的地方,病人来自各个ethnic group,病人很多
,当然工作也很辛苦,不过我相信三年之后我会成为一个很好的内科医生:)

假如我没有match上,我干什么?
1,当然是observeship,这个别人说了很多了,我就不多说了
2,我会去学说西班牙语,当然英语也是要继续提高的。我觉得这是最有用的技能之一。

最后感谢一下版面上的前辈和同学们。长期潜水学到了很多东西,见识了很多大牛;偶
尔灌水还是和别人抬杠居多,实在不好意思。希望这一点点感想对大家有用。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4.119.]



2008-03-18 15:47:03

主题: guidewire: 给match prelim外科的朋友几句话
发信人: guidewire (guidewir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给 match prelim 外科的朋友几句话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18 14:57:23 2008)

首先恭喜进入住院训练. 

Sorry, it is too hard for me to tpye Chinese. So I just use English here. 

It will be total new experince for you. especially for those who had 
surgical training back home. because when you go into program as an intern, 
you are just a machine. only judged by whether you can follow command and do
the floor work well. My chief used to joke: I am the only resident, you 
guys are all slaves. you will be yield at very often, don\\\\\\\'t take it 
personally, it happens to everybody. the question is how to react, if you 
react with anger, that is a big minus, may get your ass kicked out of the 
program. 

work hard, follow command, do not argue. I used to tell my intern, I only 
want to hear 3 words from you: yes, no, sorry. This is not only you, 
everybody has to go through the same. 

Try hard to score well on the ABSITE. it will greatly increase your chance 
to get a catagorical spot. 


发信人: guidewire (guidewire),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外科的申请另劈奚径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18 22:03:02 2008)

现在外科申请越来越难。基本的途径是申请prilim, 然后在catagorical. 我见过有的
人在他的母国作过residency, 来美国直接申请fellowship.有一些fellowship 有
international fellow名额的, 还有一些fellowship 没有人去的。 like CT surgery
and trauma/Critical Care. 这都是我们的机会。 当你作完以后,你的竞争力就大大
加强了。这条路很长,很艰苦。 也不一定保证成功。 请个人根据自己情况决定。


The fellowships are mostly 
clinical ones. they need someone to do their work. So when they are 
desperate, they will accept someone from other country. But you still need 
to do residency to be able to practice surgery in the States. 

As far as life style wise. depends on sub-specialty. for general surgery 
sucks. when on call, constant abdominal pain, butt abscess, obstruction, etc
. it is less painful if you work with residents, but still need to wake up. 
and the next day is a full day. nobody will give you off. because you are 
the boss. if you don\'t work, no body can. 

colorectal has better life style. surg-onc also ok if you don\'t take general
surgery call. vascular depends on where you practice. Trauma basically you 
are hospital employee, when on call, they work freeking hard, and most of 
time, don\'t get operate.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05.147.]



2008-03-18 10:14:40

主题: ppll: My credential and IV list
发信人: ppll (matched2008),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PP credential and IV list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r 17 21:41:44 2008)

First, I want to thank all you guys here in this board. I learned a lot. Esp
thanks go to Jimmyzhang. 

94 grad, 5y orthop in China, MS computer here. 91/79/85,all 1st attempt, 5 
publications (1 in English- clinical),Last year got 4 IVs and ended up 
unmatched. 

I managed to find externship in a DO (Doctor of Osteopathy) teaching hospital 
and got two strong LORs. 

In Doctor of Osteopathy (D.O.) teaching hospitals, most are MDs, some of them graduated from Niu residency programs and Niu medical schools. I met a few very sharp MD physicians. 

I applied more than 100 including IM & FM, received only 9 ivs:

East Carolina
Flushing
Kingsbrook 
Mercer University
Mercy Medical Center
New Hanover
St Luke\'s Medical Center
St Mary Health Center
St Mary\'s Medical Center

My step2 score almost killed me. The 6m daily patient management saved me. 
So, score is the most important. But if not that good, US experience will 
help. It is also a good time to establish connection with physicians. They 
helped me with PS, rehearsals and answering questions. It gives me one 
clinical publication. So do not forget to seek DO teaching hospital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9.229.]

 

 
发信人: Hammer168 (一路发),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PP credential and IV list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r 17 23:01:20 2008)

多谢分享, 今天有学了一招. 我通过对ER的DO的观察, 觉得DO象国内三甲医院的进修医
生, 实际临床能力非常强, 只是理论基础稍弱. 所以我相信, DO teaching hospital 
应该能学到许多很实用的临床技能.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24.]

 


--
※ 修改:·ppll 於 Mar 18 02:36:48 2008 修改本文·[FROM: 99.161.]



2008-03-18 09:58:54

主题: SMALLCASE: 也来交作业--我的考试和被病理MATCH的经历
发信人: SMALLCASE (mihu),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也来交作业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18 09:53:15 2008)

95年医学院本科毕业,进入医学研究所做research assistant, 98年来美读PhD, 2003
年毕业,然后post-doc,2005年真正有了考board 念头,孩子那时一岁而且身体不好,
本想工作考board 带孩子三不误,试了试实在盯不住,又狠不下心送孩子回国,2006年
就把工作辞了。

Step: 235/260/pass, GC, 一般般的publication (>10, most are 2nd, 3rd authored). 
只申请了病理,3封US LOR, one from PhD supervisor, one from a cardiologist, 
and one from a private pathologist. 9月中旬申请撒出去了,然后才做了两个月的pathology observationship. 

只有4个IV, 最后matched, 有运气的成分吧. 

体会 :

1. Step成绩尽可能的考高,尤其是old graduate, 敲门砖。 

2. interview 不多,自己分析原因:现如今病理AMG 和FMG 大牛太多,推荐信不够
强,三封推荐信都是评价科研能力,辞职导致CV 上出现gap.

3. 建议:尽早作observation, 要临床方面的推荐信,熟悉这儿的clinical system, 
这样面试时心里有点儿底儿,问问题更有针对性。

4. 面试时常被问得“硬伤”#1:脱离临床这么久blah, blah…

5. 常被问得“硬伤”#2:为什么把research 工作辞了?住院医training会不会又
因为family issue 中断?--career gap 最好别有! 

6. 有个PD问我:你申请病理,可是你大学成绩单上病理成绩反倒比其他科低很多,
怎么回事?

7. 病理今年确实热, 不知道他们AMG 咋样,IMG个个背景 都挺牛的,时不时地自
惭形秽一下。

8. 做了两个病理observation, 感觉越来越喜欢病理。不管最后去哪儿,一定好好
学好好干,凭真本事才能吃上饭。

9. 谢谢版上的XDJM,尤其Dok,Jimmy, Gira, Yeye, Harris 等等。没有直接和
他们联系过,但从他们的帖子中受益多多。还想表示对家人的感谢,尤其是孩儿他爸的
支持。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9.151.]



2008-03-18 09:49:40

主题: 仅一个病理面试而一举成功的大龄CMG案例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仅一个病理面试而一举成功的大龄CMG案例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18 08:08:33 2008)


One of my students told me this very special story:

仅一个病理面试而一举成功的大龄CMG案例


国内90-91毕业。无临床经验和经历。

90年代中期来美,获PHD学位,做“千老”多年,有些文章。

USMLE: 99/>95/CS

今年第一次参加MATCH,但仅获得一个大学病理面试机会,被MATCH!

他的感受:面试是成功的最重要一环!


--
※ 修改:·dokknife 於 Mar 18 08:18:32 2008 修改本文·[FROM: 140.254.]



2008-03-18 07:45:04

主题: SMGC: “千老”数年熬出头:我的USMLE/面试和MATCH经历
SMGC: “千老”数年熬出头:我的USMLE/面试和MATCH经历

发信人: SMGC (亦彼),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交作业--不算多余的话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18 02:59:42 2008)

不算多余的话

今天,三月十七日。终于等到了梦寐以求的match通知。再过三天,就将知道是哪一个
病理program录取了我。在备考和申请过程中,我从mitbbs上得到了许多的信息,特别
是dokknife 和jimmyzhang的鼓励和帮助。希望我的一点经历也能对后来者有所启发。
希望CMG的队伍茁壮兴旺。

我从国内医学院本科毕业已超过十年(time waits for no man),有国内硕士学位(
对于考board和match基本没用)和两年国内临床经验(当然不是病理)。在美国做“千
老”数年,直到换完签证递交I-140后才丢掉幻想,准备考board。(尽管知道no 
country for old man, 我仍想sailing to Byzantium.)

从准备直到今天,一直仍做“千老”, 除了step1考前请了四天假及step1, step2ck &
cs考试当天请假外,从没因准备考试请过一天假。 鉴于医学英语所知甚少,化了整整
八个月精读了Current Medical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翻阅英汉医学词典无数次
才终于过关。(这一步太奢侈,不应效仿。)

开始准备step1时,又浪费了好几个月在一些不是最佳的书目上。(女怕嫁错郎,男怕
选错书。)最后,以kaplan notes 和 first aid 为主复习。其中病理用的是红封面
BRS review,完全没看kaplan。微生物以ridiculously simple 为主,看了小部分
kaplan。看了三遍书后做题库。仅做了kaplan qbank。第一遍unused总计71%正确。
NBME第一和第三套均为590 (约为96)。于是去考了。出乎意料,电脑屏幕闪烁不止,
考题则与kaplan大相径庭。于是变为了一场对挑战者的torture。三个星期后,居然得
了92/228。(Prepare for the worst, hope for the best.)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刚开始step2ck的准备,太太怀孕了,所以一直没
有好好学习,但还勉强是天天向上滴。完全用的是kaplan notes(没做q book)和
first aid。不太认真的两遍后,做了usmleworld 题库,很差很无奈!unused 第一遍
仅56%。只好反复看题记笔记。终于NBME有了530(约为91),便去了… 这一次有了经
验,目光紧盯屏幕正中,就不太觉得闪了。考题难度和NBME 差不多,篇幅和
usmleworld差不多,所以感觉还不错。最后得了意料之中的93/229。

说到cs,就不能不提我太太和小baby的贡献了。 我太太随身随时携带着我们的小胎儿
模拟了first aid上的每一个病人让我问诊并体检,直到练完了最后一个case,小小婴
儿宝才破膜而出。感动ing…… 此外,还通读了usmleworld的cases 并看了体检video
。芝加哥的12个病例,有十个与first aid差不多。另两例奇难,大约的确是传说中的
测试题了罢。尽管犯了不少不该犯的错,如漏问过去史等,还是顺利通过了cs。毕竟成
绩只有通过和不通过,还算是USMLE中最容易的一门了。 (CS law: 及早报名是中心,
first aid 和usmleworld 是基本点,如有人配合practice则更和谐了。)

07年夏,难忘的match application。强大的application都是相似的,弱小的
application各有各的弱点。我的弱点如下:
1. 尚无绿卡 
2. 推荐人不强(US MD/US PhD/Chinese MD)
3.推荐信我已阅 
4.无USCE 
5.医学院毕业太久
6.无step3成绩。

所以我只拿到了2个病理interview: U. Arizona 把我排名high,Beaumont Hospital 
排我在middle (他们面试了30人,排名了20人)。

经验:有备无患(Q&A),不卑不亢,穿着得体,舍我其谁,医生面试岂止在谈医。

教训:communication 仍待加强,对合适的人问合适的问题(曾问Beaumont Hospital 
dept chair 贵科对residency applicant step3 成绩deadline之要求, 被告知去问PD吧),
与住院医吃饭时应选易切割型食物……

今天, 到这里,就到这里吧……若您也是准备考board 的同袍—“时不可失,机不复
来。古人不言耶:天与不取,反受其咎。卿等速起。勿为华佗所笑!”(悍然引用倭寇
欺骗我十八省豪杰书,汗,退下…………)


p.s. 我曾用我朋友的id—wfsb 数次,今天刚取得激活码,这是我第一次用自己的id.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6.41.]



2008-03-17 22:48:44

主题: dongbeiYJR: 大龄CMG match 经验, 希望和我经历相似的朋友不要放弃
发信人: dongbeiYJR (DBR),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大龄CMG match 经验, 希望和我经历相似的朋友不要放弃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r 17 21:14:02 2008)

1993年毕业, 国内M.D., Ph.D. 国内肝胆外科医生.2003年初来美.
2005年申请3月回国,4月被告知没有位置.同月申请绿卡并报名准备考试.
2005年12月通过step 1/step2CK 及CS. 由于时间仓促, 成绩一般: 97/82. Step2成绩
成为致命缺陷. 吸取教训, 至今未考step3, 总觉得准备不充分(一年被蛇咬, 十年怕井
绳).
2006年9月申请, 开始只申请外科, 没有美国医生推荐信, 没有美国临床经验.到11月末
,只有两个Preliminary IVs, 后又申请FM, 又有三个IVs. 面试自我表现感觉良好(其实
是错觉). Rank时, 老婆坚决不同意外科放在前面, 最后阴差阳错还是match到纽约一医
院外科prelim.
2007年七月开始做PGY-1, 第一天就on-call. 第二天morning rounding被总住院大骂,
原因是我的病人在pre-round时一个也没换药. 之后几乎每天都被总住院和attending骂
. 犯的错误有: 不会按SOAP做morning report, 不会pre-op, 不会post-op, 不会下
post-op order, on-call时, 病人NGT脱出, 自己放回后没有告知senior……, 反正是
每天都犯错误, 多的我都记不清了. 这种情况直到半年后才有好转, 但是要命的是外科
住院医生每年的考评在11月份. 而attending认识到你原来还可以的时候, 考评已经结
束而且不可改了. 美国的`外科医生是没有任何忍耐性的. 自己出国前已经是上海最好
的医院的副教授, 被人骂时, 想死的心都有. 自己躲在宿舍里几次流泪.这里要说一句,
各位match上的, 在做intern时, 只要忠实执行上级医生的指示就够了, 没有问到你的
时候, 你不需要主动思考. 美国医院里的等级类似军队, 下级只有服从的份, 另外总住
院和attending 吩咐的任务一定按时完成, 记住, 在医院, 你只对总住院和attending
负责, 其他人都不怕得罪. You can’t make friends in hospital. 我讲一个例子,
我有一个病人, 第二天手术, 术前需要心内科clear心功能可以耐受手术, 我打内科医
生电话, pager, 打了几十次, 他就是不回. Afternoon rounding时, 总住院大怒, 他
说: “ I know he lives in New Jersey. Tonight you must find him and let him
clear the patient, I don’t mind how you do it, even if you knock the door
of each house in New Jersey.” 11月份考评, Associate Program Director尽管从
没和我一起工作过, 但他的评语: After discussing with the chief resident, we
both agree that Surgery is not a good choice for Dr. XXX, maybe Medicine is
a better choice for him. 我的临床技能更是被打了罕见的6分. 自己这时候才意识
到问题严重性, 赶快申请今年的match.(我原打算在我们医院好好表现, 争取转为
categorical, 尽管老婆坚决不同意我做外科). 由于申请晚了, 只得到了2 个IVS, 一
个是University of Wisconsin, 一个是University of Minnesota. 面试的感觉还可以
, 虽然我对现在医院很失望, 但毕竟我得到了宝贵的临床经验. 我还是非常感激我现在
的program. 面试后, 我拼命努力工作,看书, 准备一月份的外科住院医生ABSITE 考试
,也许是天道酬勤, 我考了99%. 得到成绩第二天, PD叫我到办公室, 说我是否想在这
里继续PGY-2 Prelim, 当时大喜. 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几乎在同时, 我通过关系得知我
面试的一个program会将我rank在前5名. 当时老婆就说放弃外科, 进FM. 一周后PD告知
RRC批准我们program扩增, PD问我是否考虑从新开始categorical PGY1,和老婆商量后
她依然坚决反对, 她是个护士, 我们有两个孩子, 由于工作的原因, 我们长期两地分居
, 什么花费都是两份不说, 更严重的是孩子的教育已经耽误了. 再经过5年孩子都快上
高中了. 老婆意见很明确, 根本没商量, 家庭利益第一位, 选择家庭医生, 放弃外科.
老婆说的很实在, 我都这岁数了, 等你做完5年, 肯定要再做两年fellow (这里再插一
句: CMG 做外科一定要做fellowship, 否则你根本没有病人, 这是几个老台湾外科医生
告诉我的. 我科的台湾attendings虽然刀开的绝对漂亮, 可是在科里根本没有市场, 平
时没有人注意你, 可是一旦你出事, M&M上主任会将你问的哑口无言), 到时候我都黄脸
婆了, 人生最好的时候都打拼了, 根本没有机会享受人生. 在美国能给你机会做医生已
经很运气了, 人应该知足. 于是下定决心等match, 告诉PD今年参加match, 不想签
categorical合同. PD 到也不多勉强. 今天结果, 两个IVs, matched. 但是说实在的,
心里还是有一种淡淡的失落感, 毕竟将来不能干外科了. 但想到自己的年龄和家庭情况
, 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这里衷心希望有志于外科的朋友加油. 对于CMG 来说, 不经过
Prelim 而直接进入Categorical 基本是不可能, 即使你是99/99/99. 因为美国的外科
体系大到临床诊断治疗流程, 小至开刀如何使用器械, 都与中国有不同之处, 没有PD
会要一个只有医学知识而不熟悉美国临床的人做Categorical. 但是match 到
preliminary Surgery 后只要努力, 还是很有可能转成Categorical的.

就写到这里, 最后祝每位好运.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59.]



2008-03-17 20:17:37

主题: zhaoju2000: 拒绝PRE-MATCH的结果:我被MATCH的简历
zhaoju2000: 拒绝PRE-MATCH的结果:我被MATCH的简历

发信人: zhaoju2000 (zhaoju2000),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Zhaoju2000\'s Credentials and IV list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r 17 19:59:03 2008)

2004 7-year program graduate (bachelor degree in 2002).
95/97/pass/92 all in first attempt
Pediatrics in China (residency unfinished)
2.5 months of observership in Miami Children\'s Hospital
EAD car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application and Green card just before the 
end of Februry, I updated all the programs I interviewed in time.
Applied to 3 specialties--Family medicine, Pediatrics, Internal medicine. 
146 in total.
Got 22 interview calls and went to 19 of them. Got one prematch but refused 
due to location concern. Ranked all of those I interviewed with.
I feel it is wise to apply to multispecialties since I only got 3 interviews
in my favorite field--Pediatrics, from which I get most clinical experience
and LORs. I thought I had strong background in Pedi.

In case someone is interested in my interview experience, please refer to an
articl I wrote earlier, here is the link: 
http://www.mitbbs.com/article/MedicalCareer/31172939_3.html

Hope the program I matched is not too low on my rank order list!

1 Internal Medicine, Kaiser Perm-Santa Clara-CA 
2 Internal Medicine, Loma Linda University-CA 
3 Internal Medicine,U Southern California 
4 Internal Medicine, Maimonides Med Ctr-NY 
5 Internal Medicine, New York Downtown Hosp-NY 
6 Internal Medicine, Lincoln Medical Ctr-NY 
7 Internal Medicine, Coney Island Hospital-NY 
8 Family Medicine, Mercy Med Ctr-Merced-CA 
9 Family Medicine,San Joaquin Gen Hosp-CA 
10 Family Medicine, Natividad Med Ctr-CA 
11 Family Medicine, Riverside County Reg Med-CA 
12 Family Medicine, California Hosp Med Ctr 
13 Family Medicine, Northridge Hosp Med Ctr-CA 
14 Pediatrics,UC San Francisco-Fresno-CA
15 Pediatrics, Albert Einstein Med Ctr-PA 
16 Pediatrics, St Josephs Reg Med Ctr-NJ 
17 Medicine-Primary, Mt Sinai SOM-Elmhurst-NY 
18 Medicine-Primary,Loma Linda University-CA 
19 Medicine-Primary, Brookdale Hosp Med Ctr-NY 
20 Medicine-Primary, Interfaith Med Ctr-NY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1.135.]



2008-03-17 19:29:32

主题: dejadream: USMLE 99/99/CS pass是怎样在7个月里练成的?
dejadream: USMLE 99/99/CS pass是怎样在7个月里练成的?

发信人: dejadream (醉入江南烟雨中),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Re: Report: matched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r 17 19:18:26 2008)



Anyway, this is the summary of my journey so far: 

graduated in 1999, 国内七年制。 最后一年半做了心内导管专业研究生。 

来美PhD, 03年summer 毕业, 然后走路游览大半年。 04年中开始postdoc. 对研究一
片痴心,可惜一再受到lab内外的打击. 

06年有了两宝,在他们10个月的时候,终于下了决心加入考board大军的行列。 

07年2月开始准备考试, 09月考完cs,九月底交出申请,12月底拿到certificate. 

99/99/cs, with GC. 

PS是自己写来然后请lab的老美看了一遍,相片是就着自家的床单做背景拍的。没有
USCE。 

主要申请麻醉与内科。 全部是大学program。面试: 麻醉9/20, 内科6/35

总体感觉大学内科申请比麻醉要激烈, 因为他们很看重你的临床经历, 毕业年限, 
certificate什么的。 

anesthesia IV list

1. U. Miami
2. U. Florida
3. U. Texas sw
4. U. AB
5. MGH
6. BID
7. Stanford
8. My home school
9. Wash. U

IM List

1. Wash .U
2. U. Miami
3. BWH
4. Home school
5. U. Mass
6. U. Florida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69.230.]



2008-03-17 18:49:21

主题: 力刀: 感言:在MATCH DAY--麦地丰收大喜日子
感言:在MATCH DAY--麦地丰收大喜日子


发信人: dokknife (力刀_麦地辅导员),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感言:在MATCH DAY--麦地丰收大喜日子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r 17 12:13:51 2008)


看到那一个个熟悉的ID被MATCH了,真是如一个忙碌了一年的老农看着成熟的麦穗开
镰之日那种心情。。。。。。

我们的队伍在壮大、我们的队伍向太阳。。。。。。

为你们高兴、骄傲、俺老刀眼角都湿热了。我很高兴这一年来,我这把老骨头还能
有点作用,能打出几颗钉。

大喜的日子,在此向所有被我的刻薄言辞所刺伤的CMG们道歉。只希望曾被我板砖过
的麦地ID们理解我的过于刻薄的言辞出于一片真诚的苦心--希望看到你们成功地进
入住院医生行列!

因为,当你们进入住院,比我要MEAN得多的ATTENDING和AMG住院、总住院及其他FMG们
在等待着你们,你们要存活下来,必须要能承受真实生活里的MEAN甚至不公平对待。

响鼓重锤,快牛多鞭。

我相信,你们经历过住院/FELLOWSHIP, 在行医的道路上会逐渐成熟,成为一名好
医生。


你们真诚的朋友,一个老兵:

力刀 3/10/20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3-17 18:26:50

主题: renaissance: My experience of USMLE/CV for MATCH of Internal Medicine.
renaissance: IM

88/85/pass without step 3, all first attempt; EAD holder
4 IV calls, but only attend three. I will write my interview expereince more
after I take step 3 in three weeks 
1998 graduate, US PhD 2006, 1 st author publication in a good journal; two 
2nd author pubs in so so journals
a few months of observationship, but started an externship in a private 
practice group last Oct

Super strong letters of reference from my PhD advisor and the doctors I have
worked with. The most impressive part of my application !!!



2008-03-17 18:25:04

主题: amberina:My experience and CV for Match
amberina:IM or Path


90/94/pass (all 1st attempt), EAD holder. 
1995 bachelor of medicine
1998 master of medicine in Gynecology oncology, Plus one more year 
residency in OBGYN
US PhD with 3 1st-author papers not including 3 papers in china, Honor 
society, national research award, profile in our school, 1 patent and many 
abstracts.
3 strong recommedations (1 from PhD mentor, 2 from the committe (directors)
5 ivs (very frustrated and dissapointed): 3 IM and 2 Path



2008-03-17 18:23:06

主题: MADMICE: 疯耗子我是如何钻进MATCH行列的?
疯耗子是如何钻进MATCH行列的?



MADMICE: IM/ Double 99/13 IV/ Graduate 1997


97年毕业,国内7年制,没有PhD,毕业留校外科,肝胆外科。
2001年底,来美破四刀。
8篇第一,二十几篇co-author,国内中文一篇第一,忘了多少co-author的了。
2006年3月开始准备,2007年8月考完step1/2/cs: 99/99/passed.只申请了内科。

我总共有13个内科面试,邮局开始就申请,但是估计是PS有问题,第一次开始写了
自己
就要做PS,后来9月底改了以后,社区医院的面试才来。。。。。。
这是教训。

UTSW medical center at Dallas
University of Florida at gainsville
university of minnesoda,MN
Mayo Clinic, Rochester, MN
Cleveland Clinic, Ohio
Howard University, DC
SUNY Downstate, Brooklyn, NY
Harbor hospital, Baltimore
GS hospital, Baltimore
UT at Chattanooga, TN
Brookdale hospital, brooklyn, NY
Caritas Carney Hospital, boston
New York Medical College( Richmond Program), staten island, ny



2008-03-17 18:20:04

主题: yuzaiusa: Matched!--我的简历
yuzaiusa: Matched!--我的简历


发信人: yuzaiusa (Expecto Patronum!),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Matched!!!!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r 17 12:07:50 2008)

Yeah!!!!

my credentials:
graduated in 2005
came to US for PhD
officially quit in March 2007, took USMLE afterward. 
99/99/PASS/?, 
applied on Oct 31, 2007, w/ the scores above, but no certificate until late Jan 2008 
only IM. 
No GC, need H1B. 

got 7 IV, 6 community programs, 1 university program
2 pre-match offers, didn\'t take. 
ranked 2 pgs, most likely matched into my No.1 choice. 


BTW,I\'ll write more about my experience. 



--
※ 修改:·yuzaiusa 於 Mar 17 15:30:55 2008 修改本文·[FROM: 64.119.]



2008-03-17 18:11:09

主题: PAHopeful: 一位也是老CMG的USMLE和MATCH经历
PAHopeful: 一位也是老CMG的USMLE和MATCH经历

发信人: PAHopeful (PA-C),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Another old graduate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r 17 18:07:41 2008)

1991 graduate, GC, 95/99/passed all on 1st attempt, no serious research or 
publication. PA-C with US MPAS and MS in CS, 5+ year Ortho experience in 
China, 5+ year software engineering in US (if this count). One year of US 
clerkship, 6 month of Emergency Medicine Physician Assistant experience. 5 
LORs including a SLOR, all from US MDs.

Applied to 60+ university program in early Sep., however, almost no IVs. 
Suspected some problems with a LOR in conjunction with my long graduation 
year and no research and publication, reapplied to some community or 
university-affiliated programs in middle Oct. without the LOR, got 6 IVs in 
total and attended them all. Avoid one prematch, unrank a program even 
though they sent me email saying I was ranked on their list, ranked the rest.

IV list:

Texas Tech University, El Paso, TX
Richmond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Staten Island, NY
Jersey Shore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Neptune, NJ
Overlook Hospital, Summit, NJ
Home School
Capital Health System, Trenton, NJ

A couple of the programs told me \"You are one of the other kind of Chinese 
medical graduates. Usually, the Chinese candidates we get have a long list 
of publications with PhD degree but no USCE. You are different.\"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99.141.]



2008-03-17 17:24:29

主题: syan: 我来交作业
发信人: siyan (麦地小狐狸),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我来交作业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r 17 17:21:58 2008)

2002年临床7年制毕业(内科研究生),同年来美,2007年初neuroscience Ph.D.毕业
,目前在同一实验室为post-doc。

考试成绩平平,step 1: 86 (2004), step 2: 92 (2007), step 3: 86 (2007),cs: 
pass (2007). 去年6月拿的NIW绿卡,一个月的内科见习,4封美国推荐信(其中2个M.D
.)。申请了160个programs (80个prelim 内科,20个categorical内科,其余为麻醉
和病理)。

收到14个IV,其中12个是2007年11月1日前来的,最后rank了13个.

1. Ball Memorial Hospital, Muncie, IN (categorical IM)
2. UTMB, austin, TX (categorical IM)
3. University of Tennessee, Chatnooga, TN (categorical IM)
4. University of Nevada, Las Vegas, NV (prelim IM)
5. Maricopa Medical Center, Phoenix, AZ (prelim IM)
6. Morehouse school of medicine, Atlanta, GA (prelim IM)
7. St. Luke\'s hospital, St. Louis, MO (prelim IM)
8. Resurrection Westlake hospital, Chicago, IL (prelim IM)
9. Huron Hospital,Cleveland Clinic, Cleveland, OH (prelim IM)
10. Oakwood Medical Center, Dearborn,MI (prelim IM)
11. Flushing medical center, NYC (prelim IM)
12. 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 Houston, TX (anesthesiology)
13. University of Miami, Miami, FL (anesthesiology)
14. 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 at Shreveport (pathology)

最nice的program是LSU的病理,也是我第一个去的地方。招2个人,面试6个星期,每次
只面试1个人。提供住宿,晚餐(很好吃的意大利餐馆),PD亲自去旅馆接送。这个
program以前有许多CMG毕业生,目前有1个PGY-1。早上先参加AP sign out,主持的是
个年轻的中国faculty,很有水平。然后和PD,coordinator谈,再由chief领着参观。

他们采取group interview,就是在一个大会议室,13个faculty在一起,轮流问你问题,
简直和论文答辩差不多,基本上都是behavior questions,但有人让我比较我所在的学
校病理系和他们病理系的优劣。中午和所有的residents吃饭,感觉residents各个都很
happy。下午是CP sign out,是个老军医,非常和蔼可亲。

这个program很注重research,要求每个resident每年做一个课题,当然这对于广大cmg
是个有利因素。目前有两个fellowship,Chairman是肾脏病理的牛人,临走前亲切接见
了我。Shreveport是个发展中的中等城市,去dallas三小时,local店都在一条大街两
侧,residents都住在离医院15分钟的距离内。周末两天不上班,平时7am-5pm,工作量
比较轻松。

强烈推荐大家以后申请这个地方,但没有prematch。


看在我打字手抽筋的分上,大家祝我找到个好的advanced program吧。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9.109.]



2008-03-17 17:22:18

主题: ALS: an Old CMG credential/Interview list
发信人: ALS (ALS),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Old CMG credential/iv list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r 17 17:19:35 2008)

1994 graduated from 5 years medical school (you may never heard about the 
name of my school:). Got ph.D in China and then came to US to do postdoc in 
1999. No clinical experience even in China. Almost 6 years in basic reserach
and 3 years clinical research. Step 1/2/CS 88/99/pass, all my LORs are US 
physicians that I work with, my postdoc. boss wrote me one but it came in 
too late. I did a few months OB in neurology and one month in internal 
medicine(IM OB was done recently)

Neurology IV list (attended 9 out of 13)

Home school 
SUNY upstate
UTSW 
Tufts
Uni. Tennessee
Long island Jewish 
Uni. Lousivlle
Medical college of Wisconsin
Uni. Wisconsin, madsion
Uni. Colorado
Uni. Kansas
Uni. Vermont
CCF(florida)

It has been tough 3 years, but if I can do it, you can do it too. 

to add a few notes, my ph.d and postdoc focus were in cardiovascular disease
, not neuroscience. My OB in both neurology and IM were part-time. I have a
few publications, the best one is PNAS (co-author).

My feeling is that recommendation letters played a key role in my case.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125.]



2008-03-17 17:17:23

主题: Hammer168: 我的USMLE故事简述
发信人: Hammer168 (一路发),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一路发的USMLE故事简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r 17 15:55:59 2008)

我想感谢每一位麦地的XDJM们, 当我考完CK后, 麦地收留了我. 帮助我顺利地走过IV的
阶段. 以下我大致写一下我的USMLE 故事.

92年就读南方某校七年, 97年出国Neuroscience Ph.D program, 2002年, 花$10买了一
本FA step1, $200 Kaplan notes (2001) 看了一个月, 觉得静不下心. 有位朋友借了
去看, 现在已经是开业医生了. 我当时犹豫的是毕业, 办绿卡, 所以没有下决心考. 有
位77级的前辈50岁做resident, 看我整天在计算机房下棋, 他在那儿为我痛心良久. 始
终, 我读书期间没考, 是非常不明智的.

PostDoc 做到2005年底, 绿卡交了材料. 2006 年3月开始, 每天约2小时看书, 考试前
三个月每天增加到5小时. 考前20天请假, 每天12-14小时 . 我是Goljan fan, 整天挂
着MP3听他的课. 网上下了kaplanQbank, 开始正确~50%, 考前一星期~75%. NBME3 考前
一月460, NBME4 考前一周470, USMLE CD考前3天90%. 9/1/2006实际step 1 成绩231/
94. 关于step1 考试目前 UW qbank好象比kaplan 好. 要注意的是考完应放松2-4周再
继续奋斗,有助身心健康. 

2007 1-2月, 买了UW step2 CK, 做了两月, ~50% 只做了一半.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
差, 可能与我临床经验少有关.

CS的部分出现意外. 去年4月2日考的, 我没有找partner, 我个人认为是失败的主要原
因. 由于复习准备不充分, 我想当然的把与病人的15分钟减到13分钟, 以延长写病历的
时间, 这个错误是致命的. 最后1-2分钟是医生展示个人魅力的重要环节, 不容忽视. 6
月底发榜后我痛苦了一个多星期, 以为2008 match 赶不上了. 大约7月初, 想明白了,
每天在计算机上等机会, 终于很快拿到8月8日的考试. 请了一星期假, 听了 Kaplan 
的5天的课, 觉得了解了很多, case 都是 FA 和 UW. 第二次, 我加强了greeting部分
的握手, 微笑. 整个考试期间笑得我脸麻木了. 加强了对病人的关心(assurance), 和
加强了最后1-2分钟的总结和counseling. 另外, 把病人当做自己的亲戚可能会有点帮
助.
最后请了一个多月的假, 10月底把CK清掉. Kaplan notes看了两遍, CRUSH 两遍, 再就
是做UW, 最后~60%. 本坛无数大牛有好的经验, 这儿就不重复. NBME2 一月前 440, 
NBME3 一周前420, USMLE CD 80%, 实际222/92.

以后大家就知道了, 我去年12月底起, 在本坛常胡言乱语, XDJM们很客气很温柔, 没有
拿砖头砸我, 我颇意外. 我要去的很可能是home program. 所以IV 也没什么特别的描
述. WANGKING 老兄给我电话辅导, 有兴趣的可以翻他的名贴. 以前一直在usmleforum
上转, 感觉本坛对我的IV的顺利进行是至关重要重要的, 因为我几乎是没有临床经验的
. 12月底做volunteer, 一星期一次. 虽然少, 也还很管用, 考完CK后, 接触临床的感
觉很好, 也很想多学临床. 这一两年的趋势是, observership/externship 的重要程度
一直在增加! 研究会有些帮助, 14 papers, no cns, >10 abstracts. 我的PS是自己写
了一个月, 然后花了$10, 找了一个professional editor的网站改了以下, 感觉这部分
投资可以增加到$100, 我的PS有点弱, 而且接触了临床后, 写的感觉不一样. 照片自己
照的, 惨不忍睹, 为scramble, 又花了$150重照, 虽然没用上. 申请10 IM, 10 
neurology. IVs from 1 neurology, 2 IM. 这些program, 我都有朋友, 我自己和PC
也周旋了很久,终于拿到IV. 如果早灌麦地, 可能我的IV 部分会强一些.

总结, 我的MATCH很重要的是, 1. 麦地的信息, 2. 无论如何不要放弃 3. 动用所有的
关系.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6.124.]



2008-03-17 13:58:53

主题: picasab: 麦地2008大丰收:match光荣榜
ACNE: NEUROLOGY/16 IV/Double 99/Graduate 2002/US Ph.D.

2002 graduate with 2 year Neurology residency in china, 99/99/CS pass with
1st attemp, will-get US ph.D. in Neuroscience. publication 15 journal papers
(with most of them in Chinese and non-first author) ,5 published abstracts,
several conference abstracts and a few small awards from the conference.Several monthes of part-time OB in Neurology, peds Neuro and Neuropath.

我一共拿了16个IV,当时申请的时候只有一个step1 99和CS pass,我想还是miss了
很多IV。不过也足够多了。list省掉了我自己的学校,还有一个死活想不起来了,等想
起来再补充好了。按字母顺序排的,排名不分前后

Albany Medical College
Barrow Neurological Institute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Penn State University
SUNY-Buffalo
Tufts University
University of Chicago
University of Florida
University of Louisville
University of Kansas
University of Missouri at Columbus
University of Oklahoma
University of Tennessee
University of Texas Southwestern Medical Center

**************************************************************

SIYAN: 1-year PRELIM

002年临床7年制毕业(内科研究生),同年来美,2007年初neuroscience Ph.D.毕业
,目前在同一实验室为post-doc。

考试成绩平平,step 1: 86 (2004), step 2: 92 (2007), step 3: 86 (2007),cs:
pass (2007). 去年6月拿的NIW绿卡,一个月的内科见习,4封美国推荐信(其中2个M.D
.)。申请了160个programs (80个prelim 内科,20个categorical内科,其余为麻醉
和病理)。

收到14个IV,其中12个是2007年11月1日前来的,最后rank了13个.

1. Ball Memorial Hospital, Muncie, IN (categorical IM)
2. UTMB, austin, TX (categorical IM)
3. University of Tennessee, Chatnooga, TN (categorical IM)
4. University of Nevada, Las Vegas, NV (prelim IM)
5. Maricopa Medical Center, Phoenix, AZ (prelim IM)
6. Morehouse school of medicine, Atlanta, GA (prelim IM)
7. St. Luke\'s hospital, St. Louis, MO (prelim IM)
8. Resurrection Westlake hospital, Chicago, IL (prelim IM)
9. Huron Hospital,Cleveland Clinic, Cleveland, OH (prelim IM)
10. Oakwood Medical Center, Dearborn,MI (prelim IM)
11. Flushing medical center, NYC (prelim IM)
12. Baylor college of medicine, Houston, TX (anesthesiology)
13. University of Miami, Miami, FL (anesthesiology)
14. Louisiana State University at Shreveport (pathology)

最nice的program是LSU的病理,也是我第一个去的地方。招2个人,面试6个星期,每次
只面试1个人。提供住宿,晚餐(很好吃的意大利餐馆),PD亲自去旅馆接送。这个
program以前有许多CMG毕业生,目前有1个PGY-1。早上先参加AP sign out,主持的是
个年轻的中国faculty,很有水平。然后和PD,coordinator谈,再由chief领着参观。他
们采取group interview,就是在一个大会议室,13个faculty在一起,轮流问你问题,
简直和论文答辩差不多,基本上都是behavior questions,但有人让我比较我所在的学
校病理系和他们病理系的优劣。中午和所有的residents吃饭,感觉residents各个都很
happy。下午是CP sign out,是个老军医,非常和蔼可亲。

这个program很注重research,要求每个resident每年做一个课题,当然这对于广大cmg
是个有利因素。目前有两个fellowship,Chairman是肾脏病理的牛人,临走前亲切接见
了我。Shreveport是个发展中的中等城市,去dallas三小时,local店都在一条大街两
侧,residents都住在离医院15分钟的距离内。周末两天不上班,平时7am-5pm,工作量
比较轻松。强烈推荐大家以后申请这个地方,但没有prematch。


*******************************************************

PAHOPEFUL: EM/IM/FM

1991 graduate, GC, 95/99/passed all on 1st attempt, no serious research or
publication. PA-C with US MPAS and MS in CS, 5+ year Ortho experience in
China, 5+ year software engineering in US (if this count). One year of US
clerkship, 6 month of Emergency Medicine Physician Assistant experience. 5
LORs including a SLOR, all from US MDs.

Applied to 60+ university program in early Sep., however, almost no IVs.
Suspected some problems with a LOR in conjunction with my long graduation
year and no research and publication, reapplied to some community or
university-affiliated programs in middle Oct. without the LOR, got 6 IVs in
total and attended them all. Avoid one prematch, unrank a program even
though they sent me email saying I was ranked on their list, ranked the rest.

IV list:

Texas Tech University, El Paso, TX
Richmond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Staten Island, NY
Jersey Shore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Neptune, NJ
Overlook Hospital, Summit, NJ
Home School
Capital Health System, Trenton, NJ

A couple of the programs told me \"You are one of the other kind of Chinese
medical graduates. Usually, the Chinese candidates we get have a long list
of publications with PhD degree but no USCE. You are different.\"


*******************************************************

amberina:IM or Path


90/94/pass (all 1st attempt), EAD holder. 
1995 bachelor of medicine
1998 master of medicine in Gynecology oncology, Plus one more year 
residency in OBGYN
US PhD with 3 1st-author papers not including 3 papers in china, Honor 
society, national research award, profile in our school, 1 patent and many 
abstracts.
3 strong recommedations (1 from PhD mentor, 2 from the committe (directors)
5 ivs (very frustrated and dissapointed): 3 IM and 2 Path


***************************************************************

MADMICE: IM/ Double 99/13 IV/ Graduate 1997


97年毕业,国内7年制,没有PhD,毕业留校外科,肝胆外科。
2001年底,来美破四刀。
8篇第一,二十几篇co-author,国内中文一篇第一,忘了多少co-author的了。
2006年3月开始准备,2007年8月考完step1/2/cs: 99/99/passed.只申请了内科。

我总共有13个内科面试,邮局开始就申请,但是估计是PS有问题,第一次开始写了自己
就要做PS,后来9月底改了以后,社区医院的面试才来。。。。。。
这是教训。

UTSW medical center at Dallas
University of Florida at gainsville
university of minnesoda,MN
Mayo Clinic, Rochester, MN
Cleveland Clinic, Ohio
Howard University, DC
SUNY Downstate, Brooklyn, NY
Harbor hospital, Baltimore
GS hospital, Baltimore
UT at Chattanooga, TN
Brookdale hospital, brooklyn, NY
Caritas Carney Hospital, boston
New York Medical College( Richmond Program), staten island, ny

***********************************************************

etcho : PATH

*******************************************************

yuzaiusa : IM

graduated in 2005
came to US for PhD
officially quit in March 2007, took USMLE afterward.
99/99/PASS/?,
applied on Oct 31, 2007, w/ the scores above, but no certificate until late Jan 2008
only IM.
No GC, need H1B.

got 7 IV, 6 community programs, 1 university program
2 pre-match offers, didn\'t take.
ranked 2 pgs, most likely matched into my No.1 choice.

*******************************************************

oldladysmile: PATH

*******************************************************

hejin930: surgery prelim


*******************************************************

Hammer168: IM or NEUROLOGY

GRADUATE 1977/ US PHD NEUROSCIENCE

STEP 1 231-94, STEP 2 222/92, CS 2 ATTEMPTS

VOLUNTEER & OBSERVESHIP/ 14 papers, no cns, >10 abstracts

申请10 IM, 10 neurology. IVs from 1 neurology, 2 IM. 


*******************************************************


piggykitty:

*******************************************************

madhorsee: IM w only 2 IVs

*******************************************************

roamer2: PEDI 6 IVs/84/86/pass/87(second time)/Graduate 1994/US MS.

1994 graduate (guess I can be count as old medical graduate)/did 5 years
pediatric residency training in tertiary hospital in China/got US MS degree/
start to work in US children\'s hospital(both clinical and research fields)
since 2002 (stuck by GC)/one publication with one AAP oral presentation
experience

*******************************************************

Matched:IM

*******************************************************

ALS: NEURO

1994 graduated from 5 years medical school (you may never heard about the
name of my school:). Got ph.D in China and then came to US to do postdoc in
1999. No clinical experience even in China. Almost 6 years in basic reserach
and 3 years clinical research. Step 1/2/CS 88/99/pass, all my LORs are US
physicians that I work with, my postdoc. boss wrote me one but it came in
too late. I did a few months OB in neurology and one month in internal
medicine(IM OB was done recently)

Neurology IV list (attended 9 out of 13)

Home school
SUNY upstate
UTSW
Tufts
Uni. Tennessee
Long island Jewish
Uni. Lousivlle
Medical college of Wisconsin
Uni. Wisconsin, madsion
Uni. Colorado
Uni. Kansas
Uni. Vermont
CCF(florida)


*******************************************************

LANCET2008: Prelim SURG w 2iv/92/89/passed/graduate 1994

1994本科毕业,1999年普外科博士毕业,2001年来美从事脏器移植研究至今并获绿卡。
来美第一作者文章10篇(7论文+2综述+1书), 学术会议发言14次(详见个人网站http://www.blueislet.com). 2006年 6月step1 92, 2006年12月step 2 ck 89, 2007年4月CS passed. 3美国MD LORs(但都只强调 research能力和工作态度),申请100个外科,仅得2 ivs, Matched one.


*******************************************************

PPLL: IM or FM

94 grad, 5y orthop in China, MS computer here. 91/79/85,all 1st attempt, 5
publications (1 in English- clinical),Last year got 4 IVs and ended up
unmatched.
I managed to find externship in a DO teaching hospital and got two strong
LORs.

I applied more than 100 including IM & FM, received only 9 ivs:
East Carolina
Flushing
Kingsbrook
Mercer University
Mercy Medical Center
New Hanover
St Luke\'s Medical Center
St Mary Health Center
St Mary\'s Medical Center

*******************************************************

GOPATH: apparently PATH

*******************************************************

renaissance: IM

88/85/pass without step 3, all first attempt; EAD holder
4 IV calls, but only attend three. I will write my interview expereince more
after I take step 3 in three weeks 
1998 graduate, US PhD 2006, 1 st author publication in a good journal; two 
2nd author pubs in so so journals
a few months of observationship, but started an externship in a private 
practice group last Oct

Super strong letters of reference from my PhD advisor and the doctors I have
worked with. The most impressive part of my application !!!

*******************************************************

walterfl: PATH Graduation - 1993/ Step 1 and 2: <90 CS: 2 attempts / Interview: 3

*******************************************************


SMALLCASE:PATH

*******************************************************

MLMW: Ortho or Gen. Surg. 

*******************************************************


麦地大龄女外科医生: IM or PATH 国内外科医生,毕业23年,第二年参加MATCH,5个病理,2个FM,1个IM面试)

女性,80级CMG,85年毕业,在国内当外科医生。

99年来美,在大学做与外科有关的科研。有20多篇文章,其中5篇第一作者。

USMLE:94/90/PASS,均一次通过。得到老板大力支持,3封临床医生包括DIRECTOR的
强力推荐信河电话推荐介绍。

2006MATCH未果。

2007,申请FM,病理和内科共50余单位,各得到数个面试,其中内科得到PRE-MATCH一
个,FM和病理也均得到PD的肯定答复将其列为MATCH名额内。 


*******************************************************

Dejadream: IM or ANES


graduated in 1999, 国内七年制。 最后一年半做了心内导管专业研究生。 来美PhD,
03年summer 毕业, 然后走路游览大半年。 04年中开始postdoc. 对研究一片痴心,
可惜一再受到lab内外的打击. 06年有了两宝,在他们10个月的时候,终于下了决心加
入考board大军的行列。 07年2月开始准备考试, 09月考完cs,九月底交出申请, 12月
底拿到certificate.

99/99/cs, with GC.

PS是自己写来然后请lab的老美看了一遍, 相片是就着自家的床单做背景拍的。 没有
USCE。

主要申请麻醉与内科。 全部是大学program。面试麻醉9/20, 内科6/35

总体感觉大学内科申请比麻醉要激烈, 因为他们很看重你的临床经历, 毕业年限,
certificate什么的。

anesthesia IV list

1. U. Miami
2. U. Florida
3. U. Texas sw
4. U. AB
5. MGH
6. BID
7. Stanford
8. My home school
9. Wash. U

IM List

1. Wash .U
2. U. Miami
3. BWH
4. Home school
5. U. Mass
6. U. Florida


*******************************************************

zhaoju2000: IM or FM or Pedi

2004 7-year program graduate (bachelor degree in 2002).
95/97/pass/92 all in first attempt
Pediatrics in China (residency unfinished)
2.5 months of observership in Miami Children\'s Hospital
EAD card at the beginning of the application and Green card just before the
end of Februry, I updated all the programs I interviewed in time.
Applied to 3 specialties--Family medicine, Pediatrics, Internal medicine.
146 in total.
Got 22 interview calls and went to 19 of them. Got one prematch but refused
due to location concern. Ranked all of those I interviewed with.
I feel it is wise to apply to multispecialties since I only got 3 interviews
in my favorite field--Pediatrics, from which I get most clinical experience
and LORs. I thought I had strong background in Pedi.

In case someone is interested in my interview experience, please refer to an
articl I wrote earlier, here is the link:
http://www.mitbbs.com/article/MedicalCareer/31172939_3.html

Hope the program I matched is not too low on my rank order list!

1 Internal Medicine, Kaiser Perm-Santa Clara-CA
2 Internal Medicine, Loma Linda University-CA
3 Internal Medicine,U Southern California
4 Internal Medicine, Maimonides Med Ctr-NY
5 Internal Medicine, New York Downtown Hosp-NY
6 Internal Medicine, Lincoln Medical Ctr-NY
7 Internal Medicine, Coney Island Hospital-NY
8 Family Medicine, Mercy Med Ctr-Merced-CA
9 Family Medicine,San Joaquin Gen Hosp-CA
10 Family Medicine, Natividad Med Ctr-CA
11 Family Medicine, Riverside County Reg Med-CA
12 Family Medicine, California Hosp Med Ctr
13 Family Medicine, Northridge Hosp Med Ctr-CA
14 Pediatrics,UC San Francisco-Fresno-CA
15 Pediatrics, Albert Einstein Med Ctr-PA
16 Pediatrics, St Josephs Reg Med Ctr-NJ
17 Medicine-Primary, Mt Sinai SOM-Elmhurst-NY
18 Medicine-Primary,Loma Linda University-CA
19 Medicine-Primary, Brookdale Hosp Med Ctr-NY
20 Medicine-Primary, Interfaith Med Ctr-NY 

*******************************************************

aimat2008


*******************************************************

WFSB: PATH

-medical degree: more than 10 yrs ago
-92/93/pass, first attempt
-no PhD
-no pathology experience
-2 first-author papers in US, lots of 2nd and 3rd author papers
-1 LoR from a US physician scientist (MD, internal medicine), 1 from a US
PhD, 1 from a MD in China
-only 2 interviews
-feedback from PDs: rank high; rank middle (this program ranked only 20
interviewees)
-special thanks to dokknife & jimmyzhang for your advice!!

*******************************************************

nanette dacumos

i matched with 4 int. only; grad 1995, anes back home, low scores 80\'s only
; med asst for 1 1/2 yr here in US, simple LORs but outstanding PS that I
believe made the difference.


*******************************************************

dongbeiYJR: FM (a very touching story & bloody truth)


1993年毕业, 国内M.D., Ph.D. 国内肝胆外科医生.2003年初来美.
2005年申请3月回国,4月被告知没有位置.同月申请绿卡并报名准备考试.
2005年12月通过step 1/step2CK 及CS. 由于时间仓促, 成绩一般: 97/82. Step2成绩
成为致命缺陷. 吸取教训, 至今未考step3, 总觉得准备不充分(一年被蛇咬, 十年怕井
绳).
2006年9月申请, 开始只申请外科, 没有美国医生推荐信, 没有美国临床经验.到11月末
,只有两个Preliminary IVs, 后又申请FM, 又有三个IVs. 面试自我表现感觉良好(其实
是错觉). Rank时, 老婆坚决不同意外科放在前面, 最后阴差阳错还是match到纽约一医
院外科prelim.
2007年七月开始做PGY-1, 第一天就on-call. 第二天morning rounding被总住院大骂,
原因是我的病人在pre-round时一个也没换药. 之后几乎每天都被总住院和attending骂
. 犯的错误有: 不会按SOAP做morning report, 不会pre-op, 不会post-op, 不会下
post-op order, on-call时, 病人NGT脱出, 自己放回后没有告知senior……, 反正是
每天都犯错误, 多的我都记不清了. 这种情况直到半年后才有好转, 但是要命的是外科
住院医生每年的考评在11月份. 而attending认识到你原来还可以的时候, 考评已经结
束而且不可改了. 美国的`外科医生是没有任何忍耐性的. 自己出国前已经是上海最好
的医院的副教授, 被人骂时, 想死的心都有. 自己躲在宿舍里几次流泪.这里要说一句,
各位match上的, 在做intern时, 只要忠实执行上级医生的指示就够了, 没有问到你的
时候, 你不需要主动思考. 美国医院里的等级类似军队, 下级只有服从的份, 另外总住
院和attending 吩咐的任务一定按时完成, 记住, 在医院, 你只对总住院和attending
负责, 其他人都不怕得罪. You can’t make friends in hospital. 我讲一个例子,
我有一个病人, 第二天手术, 术前需要心内科clear心功能可以耐受手术, 我打内科医
生电话, pager, 打了几十次, 他就是不回. Afternoon rounding时, 总住院大怒, 他
说: “ I know he lives in New Jersey. Tonight you must find him and let him
clear the patient, I don’t mind how you do it, even if you knock the door
of each house in New Jersey.” 11月份考评, Associate Program Director尽管从
没和我一起工作过, 但他的评语: After discussing with the chief resident, we
both agree that Surgery is not a good choice for Dr. XXX, maybe Medicine is
a better choice for him. 我的临床技能更是被打了罕见的6分. 自己这时候才意识
到问题严重性, 赶快申请今年的match.(我原打算在我们医院好好表现, 争取转为
categorical, 尽管老婆坚决不同意我做外科). 由于申请晚了, 只得到了2 个IVS, 一
个是University of Wisconsin, 一个是University of Minnesota. 面试的感觉还可以
, 虽然我对现在医院很失望, 但毕竟我得到了宝贵的临床经验. 我还是非常感激我现在
的program. 面试后, 我拼命努力工作,看书, 准备一月份的外科住院医生ABSITE 考试
,也许是天道酬勤, 我考了99%. 得到成绩第二天, PD叫我到办公室, 说我是否想在这
里继续PGY-2 Prelim, 当时大喜. 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几乎在同时, 我通过关系得知我
面试的一个program会将我rank在前5名. 当时老婆就说放弃外科, 进FM. 一周后PD告知
RRC批准我们program扩增, PD问我是否考虑从新开始categorical PGY1,和老婆商量后
她依然坚决反对, 她是个护士, 我们有两个孩子, 由于工作的原因, 我们长期两地分居
, 什么花费都是两份不说, 更严重的是孩子的教育已经耽误了. 再经过5年孩子都快上
高中了. 老婆意见很明确, 根本没商量, 家庭利益第一位, 选择家庭医生, 放弃外科.
老婆说的很实在, 我都这岁数了, 等你做完5年, 肯定要再做两年fellow (这里再插一
句: CMG 做外科一定要做fellowship, 否则你根本没有病人, 这是几个老台湾外科医生
告诉我的. 我科的台湾attendings虽然刀开的绝对漂亮, 可是在科里根本没有市场, 平
时没有人注意你, 可是一旦你出事, M&M上主任会将你问的哑口无言), 到时候我都黄脸
婆了, 人生最好的时候都打拼了, 根本没有机会享受人生. 在美国能给你机会做医生已
经很运气了, 人应该知足. 于是下定决心等match, 告诉PD今年参加match, 不想签
categorical合同. PD 到也不多勉强. 今天结果, 两个IVs, matched. 但是说实在的,
心里还是有一种淡淡的失落感, 毕竟将来不能干外科了. 但想到自己的年龄和家庭情况
, 也没什么好遗憾的. 这里衷心希望有志于外科的朋友加油. 对于CMG 来说, 不经过
Prelim 而直接进入Categorical 基本是不可能, 即使你是99/99/99. 因为美国的外科
体系大到临床诊断治疗流程, 小至开刀如何使用器械, 都与中国有不同之处, 没有PD
会要一个只有医学知识而不熟悉美国临床的人做Categorical. 但是match 到
preliminary Surgery 后只要努力, 还是很有可能转成Categorical的.

就写到这里, 最后祝每位好运.

*******************************************************



2008-03-17 13:54:23

主题: acne: 我的申请和面试情况小结
发信人: acne (麦地米虫),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响应号召贴IV list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r 17 13:34:38 2008)

大家同时把自己的背景贴出来吧,方便以后的人申请

2002 graduate with 2 year Neurology residency in china, 99/99/CS pass with 
1st attemp, will-get US ph.D. in Neuroscience. publication 15 journal papers
(with most of them in Chinese and non-first author) ,5 published abstracts,
several conference abstracts and a few small awards from the conference.Several monthes of part-time OB in Neurology, peds Neuro and Neuropath.

我一共拿了16个IV,当时申请的时候只有一个step1 99和CS pass,我想还是miss了
很多IV。不过也足够多了。list省掉了我自己的学校,还有一个死活想不起来了,等想
起来再补充好了。按字母顺序排的,排名不分前后

Albany Medical College
Barrow Neurological Institute 
Northwestern University 
Penn State University
SUNY-Buffalo
Tufts University 
University of Chicago
University of Florida
University of Louisville 
University of Kansas
University of Missouri at Columbus 
University of Oklahoma
University of Tennessee
University of Texas Southwestern Medical Center


--
※ 修改:·acne 於 Mar 17 13:47:07 2008 修改本文·[FROM: 138.26.]



2008-03-15 21:06:59

主题: 龙胆泻肝丸案 将面临巨额赔偿
龙胆泻肝丸案 将面临巨额赔偿


龙胆泻肝丸案 患者难证病因

新京报2005年1月19日

  ●虽然该中药曾经的组成成分“关木通”已被国家禁用

  ●虽然“关木通”已被众多权威医疗机构认定可导致肾损害

  ●但哪个患者能向法院证明,自己的肾病与服用这种中成药有关

  □本报记者王佳琳 汪城北京报道

  2004年12月14日,北京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两名肾病患者与中药企业同仁
堂的较量再告失利。

  围绕知名中成药龙胆泻肝丸而展开的诉讼已非首例,2003年3月,北京崇文
区法院以简易程序不公开审理患者李玲向同仁堂索赔一案,最终以患者不能证明
其肾病系因服用同仁堂所产龙胆泻肝丸为由,驳回李玲的索赔请求。

  更早前的2003年2月,新华社以系列报道方式首度向公众披露,龙胆泻肝丸
因所含成分“关木通”含马兜铃酸而可能导致尿毒症,北京中日友好医院已接治
相关患者100多名。

  新华社报道还披露,北京协和医院、中日友好医院、南京军区总医院等就关
木通进行动物实验,结果显示大鼠的药物反应与人相同:大剂量给药,大鼠出现
急性肾损害症状;长期小剂量间断给药,导致慢性肾损害。

  当年4月1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向全国发出通知,取消关木通药用标准,
龙胆泻肝丸系列药品(含水丸、胶囊、片剂等)的生产企业,必须于当年4月30
日前将处方中的关木通替换为木通(不含马兜铃酸),其他含有关木通的药品必
须于当年6月30日前完成替换。

  亦有业内人士指出,上述通知实际上留有两处余地:其一,通知称取消关木
通药用标准,是根据“对关木通及其制剂毒副作用的研究情况和结果分析以及相
关本草考证”,但并未明示所谓毒副作用的研究情况和分析结果。

  同时,国家药监局也并未召回原有含关木通成分的龙胆泻肝丸等中药制剂,
而是要求此类制剂“须凭医师处方购买,并在医师指导下使用。”并明确“肾脏
病患者、孕妇、新生儿禁用;儿童及老人一般不宜使用”;通知还指出:“本品
不宜长期使用,并定期复查肾功能。”2003年,龙胆泻肝丸及关木通事件引起巨
大社会反响,新华社系列报道的主要采写记者朱玉获该年度风云记者奖项。

  但有关部门补牢之功既存争议,肾病患者愈难追究亡羊之责———2004年12
月 14日暂告结束的索赔案中,一位律师吸取同类首宗案例败诉教训,辗转搜集
大量证据,试图证明患者所服龙胆泻肝丸正是同仁堂所产,但此次法院裁定认为,
患者不能证实所患肾病“系服用龙胆泻肝丸所致”。

  此前,有律师曾向媒体描述一种举证悖论的现实:“你必须先到公证处去,
验证你的肾没有问题,然后当着公证员的面吃下相关企业的两盒药,你再去检查
发现了肾衰,然后你才能够告。”一年后,这个举证悖论显然再次出现了。而同
仁堂通过答辩和举证还试图向法院证明,关木通的肾毒性不能等同于龙胆泻肝丸
的肾毒性,相对前者,后者毒性微乎其微。按此逻辑,应该不存在因服用龙胆泻
肝丸而产生的肾病患者。

  吃药泻火得上尿毒症?

  老尹的经历与另一些患者惊人地相似,2003年起诉同仁堂的李玲,2000年服
用龙胆泻肝丸“泻火”,一年后确诊尿毒症,此后靠洗肾维生。

  与老尹同日被驳回起诉的女性患者吴某,亦是同类经历。

  直至起诉被驳回,朝阳区居民尹某四个月里从未去过受理其案件的北京市二
中院。

  这位55岁的尿毒症患者已洗肾(接受肾透析治疗)近450次,收到过医院一
次病危通知。

  “我实在是跑不动了。”不愿意向公众透露具体姓名的老尹说,他现在每月
要做12次肾透析以维持生命,骑自行车和坐公交车都很困难。

  2001年退休前,老尹是一位厨师,由于整天与煤火、烤箱打交道,偶尔会头
晕、耳鸣或是牙痛。在他看来,这也就是“上火”,而单位职工医院的医生为他
开的龙胆泻肝丸,吃了很有效,此后一旦“上火”,老尹就一直吃这种药。

  2001年5月,老尹在医院查出“慢性间质性肾炎”,次年2月病情恶化,被诊
断为“慢性肾功能不全尿毒症期”,由此开始了靠借债进行血液透析维生的日子。

  根据此前媒体报道,老尹的上述经历与另一些患者惊人地相似,2003年起诉
同仁堂的李玲,2000年服用龙胆泻肝丸“泻火”,一年后确诊尿毒症,此后靠洗
肾维生。与老尹同日被驳回起诉的女性患者吴某,亦是同类经历。

  根据老尹提出的民事诉状,2003年2月至2004年5月,媒体先后发布关于龙胆
泻肝丸、关木通以及马兜铃酸导致肾损害的消息,他这才将自己的肾病与所吃的
药联系起来。老尹在诉状中还表示,至1999年底,他已逐渐感觉腰部不适,尿中
有泡沫,时常口渴。

  这种说法也是尹吴两位患者的共同之处,两人在律师的配合下,收集了所有
能找到的医生开药处方,据此统计,老尹在1998年到2000年三年间,共服用龙胆
泻肝丸至少140袋(6克装);吴某在1998年至2002年五年间,共服用龙胆泻肝丸
不少于440袋。

  关木通有毒是否等于龙胆泻肝丸有毒?

  现在的问题是,龙胆泻肝丸及关木通事件向公众披露至今已有近两年时间,
国家有关部门和有关医疗机构是否进行了直接针对龙胆泻肝丸的长期毒性鉴定?
就此,记者此前采访多家医疗机构和有关部门,均一无所获。

  从事后结果看,在两位肾病患者和同仁堂提交了有关证据之后,法院并没有
支持龙胆泻肝丸与发生肾损害之间的直接关联。

  患者方面列举了此前媒体和官方机构发布的关木通及其所含马兜铃酸肾毒性
的信息,其中包括国际上多个国家禁止含有马兜铃酸和关木通药品的消息。

  对于国际国内多个权威机构已证明的关木通肾毒性问题,同仁堂方面并未否
认,但其认为原告混淆了“马兜铃酸”、“关木通”和“龙胆泻肝丸”三个概念:
“单味中草药的毒性不等于复方中成药的毒性,这是中医药的基本常识。”事实
上,这正是龙胆泻肝丸案件至今未解的悬念———关木通有毒是否等于龙胆泻肝
丸有毒?

  反观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2003年的文件,这个问题的确没有在国家监管层面
解决,有关方面既没有确认龙胆泻肝丸的肾毒性,也没有召回企业此前生产的含
有关木通的各类产品。

  在此次案件中,同仁堂方面提供了两则有利于己方的证据,其一是北京市中
药科学研究所于1999年至2000年进行的一组实验,结果证明给大鼠90天连续灌胃
龙胆泻肝丸,未发现明显毒性反应。

  其二为河北医科大学中医学院中药教研室于2002年进行的一项实验,该实验
分别给几组大鼠灌胃龙胆泻肝丸和关木通药液,证明作为关木通复方药的龙胆泻
肝丸,“马兜铃酸含量明显减少数倍及数十倍”,龙胆泻肝丸的复方配置明显减
低了关木通的肾毒性。

  在原告两名患者提交的所有证据中,确实没有直接证明龙胆泻肝丸具有肾毒
性的权威鉴定或实验结论。但原告试图用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方式证明“被告对
其产品的肾毒性是完全可以预见的”。

  证据之一是,北京同仁堂网站在介绍该公司主管医师李心的信息中称,“龙
胆泻肝丸含有关木通,关木通中的马兜铃酸积蓄,不易代谢,可引起肾中毒,导
致肾坏死。通过大量的文献调研、专家咨询及患者的随访工作,李心提出用木通
科木通代替关木通生产龙胆泻肝丸的申请,还‘龙胆泻肝丸’以原貌。”

  资料于2001年8月上报国家药典委员会,很快得到重视,药典委员会会同国
家药监局经过专家论证,同意以木通科木通代替关木通使用,正式文件待发。

  证据之二是同仁堂集团公司人员鲍志东为第一作者的一篇论文,名为《马兜
铃属植物的肾毒性》,论文列举了自1964年以来国内对于关木通导致肾疾病的各
种报道,并得出结论为,“从上述报道看,我国对马兜铃属植物肾毒性的报道以
关木通为主,中毒患者服药剂量不等……并最终表现为急性肾衰竭,多因尿毒症
死亡。”从逻辑上看,上述两则证据仍然是论证关木通毒性的,严格讲,同仁堂
方面提交替换关木通的申请,尚不足以证明其已经认定龙胆泻肝丸有毒。

  同时,记者阅读鲍志东论文全文后发现,鲍的另一个主要论点是,合理控制
关木通的用量,不至于引起马兜铃酸中毒。

  由此产生的问题是,龙胆泻肝丸含有的关木通成分,在多大程度上是安全的。
同仁堂方面也清楚关木通中的马兜铃酸在人体中的积蓄性,但龙胆泻肝丸所含有
的哪怕是极少量的马兜铃酸,是否会在更长期的服用中,在患者体内积蓄到足以
伤害肾脏的程度呢?

  同仁堂方面提出了一则90天无毒的检验结果,但原告两名患者服用龙胆泻肝
丸的时间,显然比这更长些。

  记者手中掌握了另一份论文,名为“中草药致肾损害———马兜铃酸肾病的
诊治”,作者为内蒙古医院黄九香,文中明确提及了龙胆泻肝丸等中成药引起的
肾损害现象。

  更为关键的是,上述论文还列表说明,含关木通中成药引发的慢性肾衰“起
病非常缓慢”,为6-36个月。

  一个侧面佐证是,国家药监局在2003年4月发布取消关木通药用标准的文件
中,明确“本品(龙胆泻肝丸等关木通制剂)不宜长期使用,并定期复查肾功
能。”这是否可以理解为,国家药监局认为长期使用龙胆泻肝丸等关木通制剂可
能导致肾损害呢?

  显然,国家药监局虽然没有召回此前企业生产的含有关木通的药品,但通过
处方药控制和明确不宜长期使用,来杜绝今后出现患者长期服用含有关木通药品
而产生肾损害的问题。

  但假如此前确有患者因长期服用含有关木通的药品,已经产生了肾损害,谁
来对他们负责呢?

  龙胆泻肝丸案的举证悖论由此可以清晰地表达:如果国家或权威机构通过足
够长时间的实验证明,虽然关木通有毒,但龙胆泻肝丸由于含有关木通的分量足
够少,或者由于其复方配伍和炮制工艺,长期服用也无毒性,那么相关患者就必
须为自己的肾病寻找其他的原因。

  如果情况反过来,有权威机构能证实长期小剂量服用龙胆泻肝丸也会因马兜
铃酸积蓄导致肾损害,那么相关患者将有可能向法院证明自己的肾病正是由于服
用龙胆泻肝丸所致。

  现在的问题是,龙胆泻肝丸及关木通事件向公众披露至今已有近两年时间,
国家有关部门和有关医疗机构是否进行了直接针对龙胆泻肝丸的长期毒性鉴定?
就此,记者此前采访多家医疗机构和有关部门,均一无所获。

  此前有消息称天津中医学院院长张伯礼教授和马红梅副教授领导的课题组,
对关木通复方制剂肾毒性进行过系统研究,但记者1月18日致电天津中医学院要
求采访被拒绝。

  木通替换关木通为何迟了一年?

  同仁堂方面的申请资料既然“于2001年8月上报国家药典委员会,很快得到
重视,药典委员会会同国家药监局经过专家论证,同意以木通科木通代替关木通
使用,正式文件待发。”但这个正式的替换文件为何等到2003年2月底媒体揭露
关木通毒性问题之后,才于当年4月1日下达呢?

  除龙胆泻肝丸毒性之争外,此次患者索赔案的焦点还集中在同仁堂是否应对
其产品负责的层面。

  此前有专家考证,龙胆泻肝丸作为一个古方,其中的木通成分并非现在使用
的有毒的马兜铃科关木通,而是无毒的木通科的白木通、三叶木通等。同仁堂的
主管医师李心所谓“还龙胆泻肝丸以原貌”应是同样涵义。

  而国内外专家也均有结论,复方中药中采用的单味中草药,经常存在几种完
全不同的植物,但因功效相同而同名混用的现象。

  中国中医研究院一位教授向记者介绍,木通这个名字一度包含了几种完全不
同的植物,其中含概了马兜铃科的关木通、毛茛科的川木通,以及其他地区被认
为是木通的植物。前人认为,这样木通均有类似的功效。而到目前为止,被证明
有肾毒性的只有马兜铃科的几种木通。

  1990年版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将原龙胆泻肝丸中的“木通”改为
“关木通”。患者方面就此认为,即便同仁堂是按照药典改变配方,也应将药品
作为新药重新审批,也就要重新做药品的毒理试验。

  而同仁堂方面答辩称,关木通替代木通的龙胆泻肝丸在1983年已成为北京市
地方标准,不是新药。

  那位教授则向记者介绍,1990年之前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所列木通
实际概指多种植物,其中也包括关木通。1990版的药典,并非改动成分,而是确
定了关木通的惟一身份。

  这个说法,记者通过查阅1985版药典予以证实,该药典中,龙胆泻肝丸的一
个成分虽为木通,但在药材栏目下并没有单独的“木通”,只有“川木通”和
“关木通”。

  另据专家考证,有毒的关木通替代无毒的木通,最早始于清康熙30年,原因
在于产于东北的关木通资源比较丰富。

  而此前有媒体报道,国家药监局有关人士也曾表示,1990版药典将“木通”
改为“关木通”,也是出于草药资源多寡的考虑。

  由上述调查情况可以看出,龙胆泻肝丸使用关木通是一个历史性问题,同仁
堂既然按药典生产,似难以要求其对此负责。

  同时,患者的进一步观点是,在国外国内对关木通毒性已有多方信息的情况
下,同仁堂为何没有按照1999年发布的《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管理办法(试行)》
有关规定,就有关药品肾损害问题向北京市药品不良反应中心报告,也没有及时
在其生产的龙胆泻肝丸的使用说明书中补充注明“长期服用或大量服用会导致肾
损害”。

  对于后一个问题,同仁堂方面表示,“龙胆泻肝丸的肾毒性现在尚无定论,
何况‘当年’”。

  对于是否报告不良应问题,同仁堂方面认为自己“一直严格按照《药品不良
反应监测管理办法(试行)》有关规定,建立企业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管理制度并
履行报告义务”。

  耐人寻味的是,同仁堂没有明确说明自己是如何履行报告义务的,而此前作
为原告证据出现的同仁堂药师李心提出用木通替代关木通生产龙胆泻肝丸的申请,
是否可以视为同仁堂方面的报告呢?

  一个关于时间的问题在于,同仁堂方面的申请资料既然“于2001年8月上报
国家药典委员会,很快得到重视,药典委员会会同国家药监局经过专家论证,同
意以木通科木通代替关木通使用,正式文件待发。”但这个正式的替换文件为何
等到 2003年2月底媒体揭露关木通毒性问题之后,才于当年4月1日下达呢?

  既是处方药又是非处方药?

  当时确实存在两种标准,将说明书内容按非处方药统一标准进行修改的龙胆
泻肝丸产品,就作为非处方药处理;未修改者就作为处方药对待。

  在龙胆泻肝丸案件关于企业责任的争论中,同仁堂方面始终坚持,这个中成
药品种并非其独家产品,企业只是严格按照国家发布的药典生产这种药。

  由此,另一个争论焦点,就集中在同仁堂所产龙胆泻肝丸的说明书是否存在
缺陷。

  尹吴两患者的诉状均强调,他们在2001年之前服用的同仁堂所产龙胆泻肝丸,
说明书上没有注明关木通这一成分,而是仅注明了龙胆等其他5味“主要成分”。

  同时,关于服药禁忌和注意事项,当时产品的说明只有一条:“注意:孕妇
慎用”。

  1999年,龙胆泻肝丸被列入国家第一批非处方药。而同年12月14日国家药监
局发布的《非处方药药品标签、使用说明书和包装指导原则》(以下简称《指导
原则》)

  规定:作为中成药的非处方药必须在说明书中注明处方全部成分。

  患者方面还提供了一件山东淄博某药品企业2001年所产龙胆泻肝丸的说明书,
该说明书有明确“OTC(非处方药)甲类”标志,在注意事项方面列举了11项说
明,其中包括“按用法用量服用,小儿、年老体弱者应在医师指导下服用”:
“长期服用应向医师咨询”等现在看来十分关键的提示。

  就此,患者方面认为同仁堂既违反了上述《指导原则》中关于列举全部成分
的规定,在列明禁忌事项方面也有重要缺陷。

  而同仁堂在答辩状中回应称,虽然龙胆泻肝丸被列入了第一批《国家非处方
药目录》,但根据国药管安「1999」425号文件的规定,龙胆泻肝丸可以“按照
原批准使用说明书生产和使用,仍作为处方药药品。”记者找到了同仁堂提到的
国药管安「1999」425号文件,这份文件是对第一批《国家非处方药目录》药品
进行审核登记工作的通知。

  根据这份文件的有关内容,可以看出其下发的时间晚于上述《指导原则》,
文件中确有同仁堂方面引述的内容。

  但由此产生的问题是,在国家药监局2004年4月1日将含有关木通的龙胆泻肝
丸确定为处方药之前,这种药难道既是处方药又是非处方药,有关方面的政策是
否自相矛盾呢?

  记者1月18日以患者身份致电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评价中心,一位
工作人员对此解释说,当时确实存在两种标准,将说明书内容按非处方药统一标
准进行修改的龙胆泻肝丸产品,就作为非处方药处理;未修改者就作为处方药对
待。

  这个说法对于患者方面显然是不利的,如前所述,尹吴两名患者都用处方来
证明其服用同仁堂生产的龙胆泻肝丸,这恰恰也证明了该药品当时的处方药地位。

  同时,国药管安「1999」425号文还规定,厂家执行非处方药的说明书标准
的时间是2001年10月1日,在这个时间之前生产的药品可以按照原有说明书继续
销售使用。

  患者老尹被查出“慢性间质性肾炎”是在2001年5月,那么他服用的龙胆泻
肝丸显然生产于2001年10月1日之前。显然,他所提出的产品说明缺陷问题,其
责任也不能归之于生产企业同仁堂。

  在答辩状中,同仁堂方面曾提出,对依法生产的合格药品新发现的不良反应,
应当由国家通过立法建立相应的制度对患者予以赔偿,而不应当套用产品缺陷的
规定,追究生产企业的赔偿责任。

  就此产生了另一个关于时间的问题,据记者了解,龙胆泻肝丸产品的有效期
为4年左右,2001年10月1日前生产的缺乏必要提示的龙胆泻肝丸至今仍有可能在
市场上流通,而2003年4月前生产的含关木通的龙胆泻肝丸更要到2007年才失效,
那么,会不会仍有服用药物者因此受损呢?

  整个采访和调查中,当记者就相关疑问以媒体身份向国家药监局有关部门进
行求证时,均未得到答复。

  患者无法自证病因?

  在龙胆泻肝丸长期肾毒性的权威鉴定做出以前,医生也必须凭借患者主述来
确诊其马兜铃酸肾病,那么,做为生产厂家的同仁堂,总是可以用“患者本人主
诉服药史并不能等于确切的服药史”来阻断龙胆泻肝丸与患者肾病之间的关联,
也就始终不会输官司。

  一个事实是,所谓马兜铃酸肾病在医学界已是定论,这种肾病专指患者因服
用含有马兜铃酸的药物而导致的肾损害症状。

  目前,马兜铃科药材包括关木通、马兜铃、青木香、寻骨风、广防己、朱砂
莲等都已检出马兜铃酸。

  2004年8月18日,朝阳医院肾内科主任医师彭立人为老尹开具的诊断证明书
称:“患者既往服用4年的龙胆泻肝丸病史,故考虑为慢性间质性肾炎存在;尿
毒症终末期,马兜铃酸肾病可能性大”,据此,老尹的代理人认为,其肾损害事
实和龙胆泻肝丸有直接关系。

  而同仁堂方面向法院提出了两个举证质疑:其一,患者的间质性肾炎不能证
明就是马兜铃酸肾病,因为“还有很多诱发原因可以导致间质性肾炎”;其二,
患者本人的主诉服药史并不能等于确切的服药史。

  可以这样剖析上述质疑的内在逻辑:其一,患者并不能确诊自己间质性肾炎
就是马兜铃酸肾病,其二,谁保证患者没有隐瞒服用其他马兜铃酸药物的历史呢?

  从另一个角度看,患者只有在医院确诊自己的肾病并无其他成因,就是马兜
铃酸肾病,然后,证明自己此前只服用过龙胆泻肝丸这一种含有马兜铃酸的药物,
才能向法院证实自己的肾病与龙胆泻肝丸有关。

  患者有可能完成这种举证过程吗?记者此前采访东直门医院,得到了否定的
答复。

  该医院肾病中心主任王耀献介绍,东直门医院从2001年起就开始接诊怀疑服
用龙胆泻肝丸致肾衰患者,到目前已有40多名患者在该医院肾病中心接受治疗。

  王耀献认为,诱发这些患者肾衰的原因80%-90%是服用龙胆泻肝丸造成的,
但这个说法的依据是患者主述和临床诊断。

  据介绍,从临床上讲,马兜铃酸肾病致病原因可分三种:一是急性肾衰。由
一次性大剂量服用含有马兜铃酸成分药物引起,特别是土方药至少50克以上关木
通的煎煮,更容易造成该病症;二是常见的慢性肾衰。由患者长期、小剂量、间
断性服用造成;三是肾小管功能障碍。这类患者由于服用该药量较小,临床表现
较轻,引起肾衰的可能性不大。

  记者问,假如患者是服用龙胆泻肝丸致病,那么服药量多大,多长时间才会
造成肾衰。王耀献表示这个情况目前各个医院及研究机构还在调查,毕竟个体不
同,况且绝大多数的患者说不清楚他服药的确切时间及剂量,直到发病后才发现。

  由此,悖论再次出现,在龙胆泻肝丸长期肾毒性的权威鉴定做出以前,医生
也必须凭借患者主述来确诊其马兜铃酸肾病,那么,作为生产厂家的同仁堂,总
是可以用“患者本人主诉服药史并不能等于确切的服药史”来阻断龙胆泻肝丸与
患者肾病之间的关联,也就始终不会输官司。

  就患者主诉服药史是否根本不可能被法院采信的问题。中国中医研究院中药
研究所一位工作人员对记者说,现在患者提供的证据都是写在一些零散的处方上
的,根本没有一个患者能够提供一个合法的完整的病例,这不是患者的错,这是
由于我国到现在仍然没有建立一个完整的病例制度。

  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在一些国家,每个人从出生开始,就建立
起了一份自己专有的病例,以后所有的就诊记录都将完整的记录在这份病例上。
有了这种严谨、完整的病例制度,患者的身体情况、遗传病史、服药史等才能清
晰、完整地被收录,并作为患者主诉的主要依据,提交法庭。但我国现在的情况
是,几乎没人有一套完整的病例,患者的主诉自然也就没了可靠的证据支持。

  “百度”一下“龙胆泻肝丸”,相关网页多达26900篇。2004年12月14日,
随着北京两名肾病患者与中药企业同仁堂的较量再告失利,龙胆泻肝丸案举证责
任问题引人关注。


“龙胆泻肝丸”面临巨额赔偿 

  (2003-03-07外滩画报) 

  许多患者在服用龙胆泻肝丸的时候,并不知道这个“清火良药”具有较严重
的不良反应。
  上海和黄药业生产的龙胆泻肝丸没有按照国家规定把这个不良反应写进药品
使用说明书,存在说明缺陷。
  既然龙胆泻肝丸有那么大的不良反应,医院和医生为什么不把它列为慎开的
药物?医院和医生的这个服务也是有缺陷的。

  外滩记者
  邵嘉翔/报道 

  龙胆泻肝丸引发尿毒症

  2月27日,记者在上海交大附属第六医院(原市六院)见到了躺在病床上
的杨工程师。她脸色蜡黄,讷呆,显得心力衰竭,没说话的力气。

  站在一旁的丈夫毛先生对记者说:“我太太是市建筑科学研究院的工程师,
经常在全市各个工地上跑,原来一直身体很好,从来没得过什么大病。但自从吃
了这个龙胆泻肝丸之后,你看看成了什么样子。”

  太太得病,苦了老公。毛先生一脸痛苦地诉说了太太得病的来龙去脉:“2
000年初的时候,她有点上火,大便有些干燥,就到中山医院中医科去看医生,
医生给开了龙胆泻肝丸,吃了后觉得效果还不错,期间又去中山医院买了几次。
到2001年9月,我发现她脸有些浮肿,她自己也觉得走路没力气,胃口不好,
我们就到中山医院、曙光医院检查,查出得了肾病,后来转院到龙华医院肾内科,
陈以平教授详细询问她的服药史后,才开始怀疑是龙胆泻肝丸中毒。” 

  据记者了解,龙胆泻肝丸是一种常见的“清火良药”,因为是“纯中药制
剂”,价格又便宜,便被列为公费医疗药物目录,在上海的任何一家医院、药店
都能方便地买到。

  上海交大附属第六医院肾病风湿科主任汪年松告诉记者说:“杨女士是非常
典型的由于服用龙胆泻肝丸过量而引起的肾小管间质性肾病。现在这个病人已经
到了尿毒症晚期,每周要进行两次肾脏透析才能维持生命。” 

  致病的龙胆泻肝丸是上海和黄药业生产的

  毛先生告诉记者,杨工程师服用的龙胆泻肝丸是上海和黄药业生产的。

  据记者了解,和黄药业有限公司是由上海药材公司、和记黄埔分别投资50%
(总投资将达到2.2亿元)共同组建的一家合资制药企业。 

  记者在上海雷允上药店花7.4元买了一瓶和黄药业生产的龙胆泻肝丸,按
照包装上的电话,记者与和黄药业取得了联系。

  和黄药业公关部的周先生对记者说:“上海和黄药业生产的这种龙胆泻肝丸
是个很老的方子,是经过数百年考验过的,药厂是严格按照国家药典标准制造的,
科学性和安全性不容质疑。”

  打开这个龙胆泻肝丸的使用说明书,记者发现,药品的生产日期是2002
年6月22日,而早在2000年10月15日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就制定了
《药品包装、标签和说明书管理规定》,和国家规定相对照,就会发现和黄药业
生产的龙胆泻肝丸使用说明书存在缺陷。 

  按照规定,中药的使用说明书应当包括药品名称、主要成份、药理作用、功
能与主治、不良反应、禁忌症、注意事项等内容,但龙胆泻肝丸的说明书“省略”
了“不良反应”这样重要的一项内容。

  而龙胆泻肝丸的“不良反应”在业内早已是一个公开的秘密。上海市第六人
民医院的汪年松主任告诉记者说:“龙胆泻肝丸内的马兜铃酸会损伤肾脏,这一
点早被业内公认。有没有服用龙胆泻肝丸早就成为临床医生诊断间质性肾炎的关
键了。”

  “我国对龙胆泻肝丸的不良反应的研究早在10年前就已经开始了。”上海
市不良反应检测中心主任杜文民告诉记者说,“去年7月,国家药监局向有关生
产企业、医疗机构和各地药监局发了一个通报情况,是关于9种药品不良反应的,
其中就有龙胆泻肝丸。” 

  国家药监局的通报是这样描述龙胆泻肝丸的不良反应的:当心损害肾。作为
由龙胆、柴胡、关木通等多种中药制备而成的中药复方制剂,其中关木通里的马
兜铃酸有明显的肾脏毒性。建议老人、儿童、孕妇、肝肾功能下降者慎用,尤其
治疗期间注意肾功能监测。 

  当毛先生知道这个情况后愤怒地说:“药厂对不良反应只字未提,把我们这
个家给毁了。”

  既然龙胆泻肝丸有这样明显的不良反应,并且得到了官方的认可,作为药厂,
就应当在使用说明书中详细介绍,让患者知情。否则,按照国家规定,药业公司
应受到处罚,并要收回已上市的药品。

  龙胆泻肝丸为什么会损害人体肾脏

  上海和黄药业生产的龙胆泻肝丸含有一种中药“关木通”,问题就出在这个
“关木通”身上。

  关木通中含有一种叫作“马兜铃酸”的成分,这种成分是导致损害人体肾脏
的“元凶”。

  2000年第6期的《中华肾脏病杂志》上发表了中华医学会肾脏病分会主
任委员谌贻璞教授等人撰写的论文,题目是《马兜铃酸肾病存在四种临床病理类
型》,明确提出了“马兜铃酸肾病”这一医学概念。

  上海交大附属第六医院的汪年松主任向记者介绍了马兜铃酸的致病原因:
“马兜铃酸能损伤肾小管及间质,会使近端肾小管刷状缘脱落、坏死,导致患者
出现肾性糖尿和低分子蛋白尿,同时有远端肾小管酸中毒及低渗尿。临床上表现
为,初期出现急性肾衰,随着时间的推移,转变成慢性肾小管间质性肾病。这些
患者的治疗常常极为困难,病情往往逐渐发展为终末期肾病。”

  在2000年召开的全国肾病会议上,中国工程院院士、国际著名肾脏病专
家黎磊石说,关木通单次口服10克即可引起中毒,而这个剂量非常接近常用量。

  2001年6月,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FDA 发出警告,要求消费者
停止服用13种中草药制剂,其中包括龙胆泻肝丸。

  2003年2月26日,国家药监局有关人员对新华社记者说:“今后,含
有马兜铃酸的关木通将不再出现在中成药中,含关木通的药物将被禁止生产。”


  受害患者如何讨公道

  像杨工程师那样,在不知情的情况下服用了龙胆泻肝丸而导致肾脏疾病的例
子还有很多。

  上海交大附属第六医院的汪年松告诉记者,最近两年内,经他治疗的因为服
用龙胆泻肝丸而导致严重尿毒症的患者已经有5人了,而且都是肾病晚期,濒临
生命的边沿。

  此外,汪年松还接触到不少因为服食含有关木通的减肥药而得病的患者。汪
年松对记者说:“我清楚地记得,前段时间有个18岁的小姑娘,因为服用了含
有关木通的减肥药而得上尿毒症,入院后肾脏已经完全失去了排毒功能,不得不
靠价格昂贵的透析疗法维持身体状况。本来那个小姑娘家里已经存了一笔钱,要
送她去国外念书的。”

  这些无辜的受害者,他们能讨个公道吗?

  曾参与过卫生部多项立法工作的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卓小勤对记者说:“既
然龙胆泻肝丸有那么大的不良反应,医院为什么不把它列为慎开的药物?至少医
院在售药和医生在开药时,不能隐瞒该药品的不良反应,因此,医院和医生的这
个服务是有缺陷的。据此,患者可以追究医院的民事责任,要求医院给予民事赔
偿。”

  谈到药厂应该承担的责任,卓教授引用了《内经》中的“君、臣、佐、使”
理论来予以说明。

  “主病之谓君、佐君之谓臣、应君之谓使。”卓教授说,“君药:是一中药
方剂中针对主病或主症,起主要治疗作用的药物,以龙胆泻肝丸为例,假如其中
含有的关木通属于君药,药方不能更改,但关木通本身又有毒性,那么药厂就应
该在说明上对于服用此药可能会引起的不良反应予以明确说明,如不说明就是存
在说明缺陷;假如关木通是属于臣、佐、使,是起辅助疗效的药物,它还被发现
对人体有严重的毒副作用,而药厂又不及时更换的话,它就存在设计缺陷。”

  卓教授说:“无论是说明缺陷还是设计缺陷,患者都有权要求药厂给予经济
赔偿。当然,患者可以单独把医院或者药厂告上法庭,也可以将二者作为共同被
告。从媒体报道看,龙胆泻肝丸的受害者很多,这很可能是一个集团诉讼,龙胆
泻肝丸将面临巨额赔偿。”



2008-03-15 21:05:54

主题: 漫步遐思: 给常拿《本草纲目》说事的人上一课
给常拿《本草纲目》说事的人上一课

  作者:漫步遐思
  http://mbthd.blog.sohu.com/47738098.html

  最近和一个挺中医的的博友闹得不太愉快。该博友告诉我《本草纲目》(下
面简称《本》)是中医的四大经典,看看这就是挺中医人士对中医的认识水平。
挺中医人士在对批评中医的人口诛笔伐时最常用的一句话就是你不懂中医。一句
话你不懂你就没资格批评中医。大家说说什么逻辑,你怎么就知道我不懂中医,
你怎么就知道我懂得比你少,难道你是我肚里的蛔虫。你都不知道庄子那句名言:
子非我也,安知我之不知鱼也?

  再退一步说,不懂真的就没有批评资格了?简单的直观的事实总能看的出来
吧?再说哪门学科或哪门科学容不得合理的质疑,容不得批评?科学在质疑和批
评中一步一步的前进。只有宗教和专制政治才难容质疑和批评。有人说中医就像
一种宗教,还的确有些道理!

  前几天我写篇《给常谈中国传统文化的人上一课》。今天就给常拿《本》说
事的人上一课。看过《方舟子三否老中医》视频的人肯定对那个王琦老中医大跌
眼镜,为什么啊?王琦老中医居然说自己没有看过全本的《本》,居然不知道
《本》还有全本一说。

  实际上今天常见到的那些版本的《本》是删节版,很简单的道理。四、五百
年前的古人的百科全书里必定有很多迷信不合时宜的东西,被今天的编辑删除是
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看看现在通行的《本》的序言就知道了,什么去芜存菁、
去伪存真等。再一个就是李时珍早就说明了他的《本》52卷190万字。现在通行
的《本》如果没有后人添加的内容一般的也就在50~100多万字。可见现在通行的
版本缩水的厉害。

  《本草纲目》确实是纠正了前人的许多明显的错误,如李时珍以前的医书和
方术之书里都记载水银无毒(水银及其化合物是中药和炼制丹药的一种重要原
料)。李时珍明确指出水银有侵骨蚀脑的作用。《本》里虽指出了历代《本草》
和医家的诸多错误和迷信,可李时珍自己的错误和臆想也不少。

  李时珍最特别的是把历代的医家看不起的所谓偏方收集在了《本》里,并试
图按照中医的阴阳五行理论给出合理的解释。我猜“偏方治大病”这句名言大概
是在这以后流行起来。我手里有本《中国民间秘术大全》,看到里面的内容有些
确实看的出来是经验的积累,但更多的是臆想东西。有好多稀奇古怪的条目最后
面注明是来自《本》。

  下面举几个例子来说明《本》的一些典型错误和典型的臆想之处。看古装影
视或明清小说的朋友都知道那些青楼妓院的女老板被称做老鸨(bao),为何叫她
们老鸨说起来话长,我在这里就简单的说说。“鸨”这个字你即使不知道它的本
意但你看看它的偏旁是个“鸟”字,也应该猜得出:鸨是一种鸟类。事实确是这
样的,鸨是一种鸟类,而且种类还挺多,最常听到的是大鸨,中国字的优点在这
里显示出来了。原来对鸨这种野禽的认识和评价在历史上有过几次转变(从鸷鸟
-义鸟-淫鸟-勇鸟),《诗经》里就有对鸨的记载,这里从略。

  我专门谈谈《本》里对鸨的说法。这个说法大概也是李时珍继承了前人的说
法,而不是他亲自认真的观察得来的结果。《本》上说:鸨是孤雌,没有雄性。
怎么繁殖?李时珍的答案是与众鸟淫之。看了这个有点生物学知识的人你觉得可
能么,虽然有很少一些不同物种的动物之间可以杂交,但他们的后代一般都有生
理缺陷,不能繁殖,更何况是“众鸟”。这是个典型的以讹传讹。原来啊大鸨这
种鸟本来在人来集聚的地方就不常见,而且雄性的大鸨不但体型比雌性小了很多,
而且和在和雌性交配后就很快离开了。所以啊这个鸟就被不认真观察轻下结论的
古人给大大的污蔑了,最后作了妓院妈咪的代名词。人有过,鸨何辜?

  下面谈谈不认真的道听途说的李时珍是怎么污蔑一种鱼类。李时珍啊不但污
蔑鸟,换污蔑鱼,而且手法如出一辙。鲳鱼者娼鱼也,这种鱼就是鱼中的娼妓。
按李时珍的说法鲳鱼也是孤雌,没有雄性。怎么繁殖?与众鱼淫之。

  再谈谈王八和蛇的故事。我国民间故事常常有王八和蛇的故事。我这里说的
王八既可以指龟也可以指鳖(甲鱼),关于王八故事太多。

  中国最早有“鳖”与“龟”之分,《说文》上说:“鳖,甲虫也。”《考工
记》注:“外骨龟属;内骨鳖属,按鳖骨较龟稍内耳,实介属也。”一般的龟壳
较硬,背有裂纹,鳖壳较软,背部平滑。龟与鳖相比最大的特点是没有软裙,龟
的四肢、头尾都可以缩入壳内,鳖的头可以四肢不能。一般的中国人是不大细分
的,大多通称乌龟,俗称王八。《说文》里还说:龟,旧也。外骨内肉者也。从
它(蛇)。龟头与它(蛇)头同。天地之性,广肩无雄、龟鳖之类,以它(蛇)
为雄。李时珍就沿用了王八以蛇为为雄的荒唐说法。又是没有细致的观察轻下结
论的一例。为什么会得出这种结论,原来鳖这种动物和蛇有共栖现象。若果你要
在洞里捉鳖可要小心里面可能会有蛇的。由于这个原因王八和蛇的故事在民间盛
行不衰。李时珍沿用古人的错误,竟认为王八和蛇可以交配。

  最后再说弼马温的故事。《西游记》里讲玉皇大帝在天上给孙悟空封了个弼
马温的闲差,好多人多会认为玉皇大帝没有量才施用。读过《本》你就知道这实
在是冤枉了玉皇大帝。《本》中记载了猴子精(雄猴的精液)和经(雌猴的月经)
跌落的草可医治马瘟。弼马温的谐音就是避马瘟。看来玉皇大帝给孙悟空这个差
事倒是人尽其才啊。

  台湾历史学家、掌故家苏同炳先生《“弼马温”释义》文中说:“明人赵南
星所撰文集中,曾有这么一段话,说:‘《马经》言,马厩畜母猴辟马瘟疫,逐
月有天癸流草上,马食之永无疾病矣。《西游记》之所本。’”原来母猴每月来
的月经,流到马的草料上,马吃了,就可以辟马瘟!《马经》不见于《四库全书》
目录、《丛书综录》、《说郛》目录。赵南星(1550-1627年)文集名《赵忠毅
公文集》,国内无存,藏于美国国会图书馆。台湾有胶卷翻印本,苏同炳先生读
后,写成文章,使我们得以知道“弼马温”的真相。

  《本草纲目》沿用了许多的比他更早的古人的荒谬说法。如果你有幸看到全
本《本草纲目》你就会发现这是一本多么不值得信赖的(在科学上)书。而且你
也可以看到古人是怎么认识世界的。有些人吹嘘中医是未来的科学,什么系统论
控制论都拿来给中医狡辩。悲哀的不是古人,而是固守古人的今人。

  《本草纲目》之所以被一些人给神圣化完全归功于我们的盲目自耀的历史教
育。《本草纲目》之所以被翻译成多国文字并非他的医学价值,而是文化价值和
植物学的一个资料价值。在神圣化《本草纲目》上我们和韩国有一拼,韩国把那
个《东医宝鉴》吹得比我们厉害多了。



2008-03-15 20:55:04

主题: bangbu1996: 笑话大全——《本草纲目》
笑话大全——《本草纲目》

  bangbu1996


  只要是中国人,没有不知道《本草纲目》的,但真看过的,恐怕也没几人。
这样说不免有点小人之心,因为我自己没看过。

  近来因为极端无聊,随手翻了翻。看之前,我其实已有心理准备,因为在新
语丝里看到不少相关文章,知道这本书在今天仍然可资借鉴的医药价值也许小到
可以忽略不计,但我仍然远远低估了这本“巨著”的荒诞程度。

  “攻击”这本书的多爱说“人部”,我看了一下目录,有这一串药名:假发、
乱发、头垢、耳屎、膝头垢、指甲、牙齿、大粪、小儿胎屎、人尿、人中白(便
池里的尿垢)、秋石(人尿沉淀的白渣)、泌尿道结石、癖石(类似牛黄、狗宝
类的东西,但长在人身上,又如“舍利子”之类)、乳汁、月经血、人血、精液、
唾沫、牙垢、人汗、眼泪、人气、人魄(上吊死的人,“其下有物如麸炭”,即
此物也)、胡须、阴毛、人骨、天灵盖、人胞(胎盘)、胞衣水(羊水)、初生
脐带、阴茎、胆囊、人肉、木乃伊。你想不恶心都难吧。但这些我以前都知道些,
因此有了“免疫力”。

  我总以为其他部里不至于这么荒诞,否则这么高的声誉从何而来呢?我从兽
部看起,第一个讲“猪”,没想到其荒诞较之人部尤有过之。荒诞到了极点,就
成了笑话,以至于俺边看边笑,差点笑岔了气。我个人认为,这本书无疑是一本
关于中医药的笑话大全,李时珍无疑是一个伟大的幽默家。下面全文摘录“猪”
药的一小部分,供大家喷饭。(若是幽默感不够,最好不要看,免得至于恶心吐
饭,嘿嘿,毋谓言之不预也!)

  (猪)屎 一名猪零,《日华》曰:取东行牡猪者为良。〔颂曰〕今人又取
南行猪零,合太乙丹。〔时珍曰〕古方亦有用豭猪屎者,各随本方。猪零者,其
形累累零落而下也。(“猪零”,好名字!哈哈)

  【气味】寒,无毒。(这玩意儿居然无毒,不知道怎么证明的)

  【主治】寒热黄疸湿痹------《别录》。
  主蛊毒,天行热病。并取一升浸汁,顿服------《日华》。
  烧灰,发痘疮,治惊痫,除热解毒,治疮。------时珍。
  血溜出血不止,取新屎压之。------吴瑞。

  【发明】〔时珍曰〕《御药院方》治痘疮黑陷无价散、钱仲阳治急惊风痫惺
惺丸皆用之,取其除热解毒也。

  【附方】
  小儿客忤,偃啼面青。豭猪屎二升,水绞汁,温浴之。
  小儿夜啼。猪屎烧灰,淋汁浴儿,并以少许服之。------《圣惠方》。
  小儿阴肿。猪屎五升,煮热袋盛,安肿上。------《千金方》。
  雾露瘴毒,心烦少气,头痛心烦项强,颤掉欲吐。用新猪屎二升,酒一升,
绞汁暖服,取汗瘥。------《千金》。
  中猪肉毒。猪屎烧灰,水服方寸匕。------《外台》。
  妇人血崩。老母猪屎烧灰,酒服三钱。------李楼方。
  解一切毒。母猪屎,水和服之。------《千金》。(哈哈,相当于雪蟾蜍,
不服不行!)
  搅肠沙痛。用母猪生儿时抛下粪,日干为末,以白汤调服。
  口唇生核。猪屎绞汁温服。------《千金方》。
  白秃发落。腊月猪屎烧灰敷。------《肘后》。
  疔疮入腹。牡猪屎和水绞汁,服三合,立瘥。------《圣惠方》。
  十年恶疮。母猪粪烧存性,傅之。------《外台》方。
  消蚀恶肉。腊月豮猪粪烧存性一两,雄黄、槟榔各一钱,为末。湿者渗,干
者麻油、轻粉调抹。------《直指方》。
  胻疽青烂生于罤胫间,恶水淋漓,经年疮冷,败为深疽青黑,好肉虚肿,百
药不瘥,或瘥而复发。先以药蚀去恶肉,后用豭猪屎散,甚效。以猪屎烧研为末,
纳疮孔令满,白汁出,吮去更傅。有恶肉,再蚀去乃傅,以平为期,有验。
------《千金方》。
  男女下疳。母猪粪,黄泥包,煅存性为末。以米泔洗净,搽立效。------
《简便单方》。
  雀瘘有虫。母猪屎烧灰,以腊月猪膏和敷,当有虫出。------《千金方》。
  赤游火丹。母猪屎,水绞汁,服并傅之。------《外台》。

  猪窠中草【主治】小儿夜啼,密安席下,勿令母知。-----《日华》。
  (笑岔了气!)
  缚猪绳【主治】小儿惊啼,发歇不定,用腊月者烧灰,水服少许。-----藏
器。(哈哈哈哈!)

  这种笑话大全被中医一本正经的当作治病救人的医药著作,幽默感似乎比李
时珍又高一筹!但我却再也笑不出来,所谓“黑色幽默”,此之谓欤?
 

--------------------------------------------------------------------------------



2008-03-15 20:53:38

主题: bangbu1996: 中医断想
中医断想

  bangbu1996


  1

  除了中医,没有哪一门科学今天还在争论它是不是科学;
  除了中医,没有哪一门科学还在用两千年前的阴阳五行作它的理论核心;
  除了中医,没有哪一门科学要靠宪法来保护;
  除了中医,没有哪一门科学竟然要申遗。

  2

  聪明的现代中医们最热中作的事情之一就是不断给古旧中医贴上诸如后现代
医学、复杂性科学、整体医学、系统医学的标签,然而这是无济于事的!用电脑
算命,它还是算命。

  3

  中医里有一个内涵和外延都明确的概念吗?几乎一个也没有!除了玄学,世
界上还有另外一个类似的科学门类吗?

  4

  经络穴位之类的鬼东西看不到也就罢了,现在把心肺脾肝肾等等脏腑均狡辩
成非血肉的器官,实在是无赖无耻之极,也是无可奈何之极!尽管认识原始粗陋
充满荒谬,但古来医书里脏腑从来就是血肉的、实指的,心就是heart,脾就是
spleen。直到中医面临西医的诘难,无可辩驳,才灵机一动地把血肉脏腑全解释
为功能的、鬼气森森的东西(恽铁樵《群经见智录》)。这样,现代中医们终于
可以喘口气,继续心安里得的把玄学科学化。

  5

  一方面,中医学教材里明确说脾“位于中焦,横膈之下,形如刀镰”,解剖
学上分明就是spleen;一方面,中医辩士们却极力否认脾和spleen解剖学的同一
性。因为他们无法解释切脾患者的生理功能,他们说你西医切掉的只是spleen,
而中医的脾仍然在主统血、主肌肉呢。这就是所谓“复杂性科学”,是无法进行
“简单”的理解和推理的。现代中医们就是这样进行无耻和无奈的狡辩的。

  6

  “心主神明”的“心”当然指的不是heart了,那么“胆主决断”的“胆”
是胆囊吗?“胃主受纳”的“胃”是胃镜之胃吗?等等等等,整个的中医理论体
系根本经不起这样的问难。我看到中医学院里的名老中医们也用现代科技的X线,
他们说 X线并非是西医的专利,中医同样也可以用。谁说不呢!但我就问一句:
你从X线看到的“心脏扩大”之“心”和你那“主神明”之“心”是不是同一个
东西呢?你所“擅长”的治疗“冠心病”之“心”和你那“主神明”之“心”又
是不是同一个东西呢?

  7

  中医所对抗的不仅是现代医学,实际是整个现代科学体系,它在现代科学体
系之外另立一个美名曰“东方科学”的体系,只有在这个体系里,阴阳五行易经
八卦才有长盛不衰的生命力,尽管它们从来不曾产生什么实际的成果。

  8

  但整天的说阴阳,装模作样的望闻问切,毕竟解决不了现实的问题。所以现
代的中医们也要借用一切现代医学和现代科技的手段。他们用这些手段究竟看到
了什么,心里是很明白的,但是不可说,更不可追问。这种微妙的心理好比偷偷
地包二奶,用是要用的,名分是决不给的。

  9

  西医的进步是建立在“不断找前人的错”的基础上的。巨著《希氏内科学》
迄今22版,每一版都要改写大量的内容,与最初一版相比,已经面目全非,永恒
不变的是求实之科学精神!而中医之所以无法再进一步,就因为不敢找前人的错!
研究《内经》的著作浩如烟海,做的不外是注解或注解的注解的工作,千方百计
的找“前人的对”。因为不敢,所以不能。

  10

  对于疗效的评价,也是中医和现代医学的根本区别之一。中医是不惜把一切
经治病例的痊愈都归功于自己的医术的;而现代医学已深刻的认识到大约百分之
四十的疾病是自限的,所谓疗效决不简单是治疗之效!惟有经双盲实验金标准验
证过的疗效,才被认为是确切的疗效。

  11

  真要弘扬中医,其实很简单,在中小学课程里增加阴阳五行就是了。这比申
遗要简单得多,作用也绝对大得多!否则,没有任何力量能挡得住中医的必然消
亡!

  要饱受数理化生等现代科学熏陶的中学生们进到中医学院后突然面临莫名其
妙的阴阳五行,我知道,中医的消亡是必然的,他们将是中医的掘墓人!

  12

  中医是个“博大精深”的垃圾堆,费尽人力,深挖细扒,或许能找到一两块
金子;但决然的全部填埋,或许是更理智的选择。

  13

  我总是对我的病人说,不要用任何中药!因为几乎没有任何中药能通过严格
设计的临床实验,其有效性和安全性均是未知的。复方芦荟胶囊够绿色、够悠久
吧,但英国人就查出它的汞含量超标11.7万倍!这在中国,由于政策的保护,你
永远不可能知道类似的真相,即使知道了,也不会有什么处理(复方芦荟胶囊在
中国照销不误)。为了保护中医,已经到了草菅人命的地步了!

  14

  如果你说几乎所有的补品(包括人参)都是安慰剂,那么,几乎所有的中国
人都会说你无知。

  我知道两者都是事实,这是很可悲的!

  15

  动物的鞭能壮阳,人形的参能大补,诸如此类,不过是原始类比思维的想当
然,与科学毫不相干。然而,中国人的非理性迷狂的力量毕竟不容小看,连欧美
的洋鬼子们也将信将疑,他们对人参作了几十年严格的科学研究,结论是:人参
既没有药理作用,也没有营养作用。文化再博大,历史再悠久,看来对科学起不
到丝毫影响。

  16

  学生问:要怎样你才会相信中医是科学的呢?

  答:如果炼金术可以和现代化学平起平坐,如果用易经原理可以编写计算机
程序,我就相信中医是一种“东方科学”。

  17

  从事中医研究的人,他们试图证明越王勾践的宝剑还能用到现代战争中来。

  18

  认为中药副作用小,是一种错觉和谎言。临床所遇到的中药不良反应,从小
的过敏、胃肠反应,到严重的溶血、肾衰竭,均明显多于西药。鱼腥草事件只不
过冰山之一角。

  19

  如果按中药理论对现有西药都来个四性五味的药理分析,并据此用于临床,
我不知道将会出现怎样恐怖的后果,但理论上应该是可以这样的。不知道现代中
医们为什么不敢越此雷池一步,这是个耐人寻味的问题。



2008-03-15 20:52:32

主题: Bangbu1996: 读《医林改错》
读《医林改错》

  Bangbu1996

  《医林改错》我意以为是中医史上划时代的一本书!它本来为中医开创了一
条真正有科学精神的道路,可惜的是中医积重难返,非王清任一人之力所能回天!
这条路终于没能成为阳光大道。刘序“(《医林改错》)譬诸清夜钟鸣,当头棒
喝,梦梦者皆为之唤醒焉”,惜乎鸣喝之声太弱,惺忪醒者复又沉沉睡去。中医
自王清任后,改错精神遂成绝响!

  “古人曰:既不能为良相,愿为良医。以良医易而良相难。余曰:不然。治
国良相,世代皆有;著书良医,无一全人。其所以无全人者,因前人创着医书,
脏腑错误;后人遵行立论,病本先失,病本既失,纵有绣虎雕龙之笔,裁云补月
之能,病情与脏腑,绝不相符,此医道无全人之由来也。”------这段话一语道
破千年迷障!古代知识分子掌握着学术绝对的话语权,但重文而轻理,重经典而
轻实践尤其轻实验,他们作学问的方式多是皓首穷经,反复咀嚼圣贤语,吐出些
渣滓即成大师;而巫医乐师百工之人,虽掌握了一些实际技能,却永远是下三流,
上不了台面,其道不能彰显。知识分子十年寒窗,一心只为功名,一旦功名不就,
没了饭碗,才想到来混个良医。但他们作学问的方法一开始就错了,故所谓“儒
医”,不过是恢潦樽⒕钠廴酥挂健R窖耸导蒲В⊥跚迦沃案?br>一人对经典上的脏腑解剖有过一丝怀疑,更别说想到要去亲自解剖验证!而一味
以经诠经,以阴阳五行推理玄想,此中医基本理论谬误百出之根本原因也!

  王清任的解剖亦不是真正意义上的解剖,他只是“看剖”。尽管如此,他也
发现了流行两千年的大量错误,解剖的重要性毋庸置疑。但也因为他只是“看
剖”,他的改错并不彻底,甚至形成新的错误。然而,其“实证”的思想却是中
医史上绝无仅有的!“著书不明脏腑,岂不是痴人说梦;治病不明脏腑,何异于
盲子夜行!”这道理何其明白!但事实上几千年的中医就是在“不明脏腑”的状
态中过来的!王清任为了明识脏腑,穷数十年之工,先于坟场里看小儿尸体,其
时“正染瘟疹痢症,十死八九。”(此亦可见古代医学水平的低下)露天尸体正
多,然破腹露脏,多为犬食,所见并不确实。于是他又去看了不少死刑犯的尸体
(剐刑),到底也未看全!于隔膜一事,竟留心40年亦未得亲见,最后才得闻于
屠夫之口。“始知医书中所绘脏腑形图,与人之脏腑全不相合”,王清任相信自
己的眼睛甚于经典,他指出素问难经等经典中所描述的脏腑“其言彷佛似真,其
实脏腑未见,以无凭之谈,作欺人之事”。

  王清任所指出的错误甚多,如下所述只是一斑:“古人论脾胃,脾属土,土
主静而不宜动;脾动则不安。既云脾动不安,何得下文又言脾闻声则动,动则磨
胃化食,脾不动则食不化?论脾之动静,其错误如是;其论肺,虚如蜂窠,下无
透窍,吸之则满,呼之则虚。既云下无透窍,何得又云肺中有二十四孔,行列分
布,以行诸脏之气?论肺之孔窍,其错误又如是;其论肾,有两枚,即腰子。两
肾为肾,中间动气为命门。既云中间动气为命门,何得又云左肾为肾,右肾为命
门?两肾一体,如何两立其名,有何凭据?若以中间动气为命门,藏动气者,又
何物也?其论肾错误又如是;其论肝,左右有两经,即血管,从两胁肋起,上贯
头目,下由少腹环绕阴器,至足大指而止,既云肝左右有两经,何得又云肝居于
左,左胁属肝?论肝分左右,其错误又如是;其论心,为君主之官,神明出焉。
意藏于心,意是心之机,怠之所专曰志,志之动变曰思,以思谋远曰虑,用虑处
物曰智,五者皆藏于心。既藏于心,何得又云脾藏意智,肾主伎巧,肝主谋虑,
胆主决断?据所论处处皆有灵机,究竟未说明生灵机者何物?藏灵机者何所?若
用灵机,外有何神情?其论心如此含混;其论小肠,为受盛之官,化物出焉。言
饮食入小肠,化粪下至阑门,即小肠下口,分别清浊,粪归大肠,自肛门出,水
归膀胱为尿。如此论尿从粪中渗出……水自阑门出一节,真是千古笑谈。其论心
包络,细筋如丝,与相连者,心包络也。又云心外黄脂是心包络。又云心下横膜
之上,竖膜之下,黄脂是心包络。又云膻中有名无形者,乃心包络也。既云有名
无形,何得又云手中指之经,乃是手厥阴心包络之经也?论心包络竟有如许之多,
究竟心包络是何物?何能有如许之多那!……总之,本源一错,万虑皆失。”

  王清任在解剖上的很多发现前无古人,已经接近现代解剖,但由于方法学上
太简单,错误仍所难免,如“心无血论”等。但这些丝毫无损于《医林改错》的
伟大!《医林改错》的精髓在于“实证之思想”、“改错之精神”,后世之中医
从书中得了“血府逐瘀汤”,却欢欣鼓舞而去,买椟而还珠,此之谓欤?

  痛心之处还在于,王清任的改错基本白改了!今日之中医仍坚持“心主神明”
等谬误,“心主神明”能改吗?不能改!“心乃君主之官”,君主一倒,则根本
动摇,故死也不能认错!关于这一点,王清任也早有预见:“灵机记性,不在心
在脑一段,本不当说,纵然能说,必不能行”。死不认错,怎么改!

  《医林改错》,中医之广陵散乎!



2008-03-15 20:21:27

主题: 美国流感现况简报
美国流感现况简报(09/2007-02/2008)


2008-03-15 20:20:43

主题: 美国流感现况简报
美国流感现况简报(09/2007-02/2008)


2008-03-15 20:20:10

主题: 美国流感现况简报
美国流感现况简报(09/2007-02/2008)


2008-03-15 20:19:28

主题: 美国流感现况简报
美国流感现况简报(09/2007-02/2008)


2008-03-15 20:15:59

主题: Update: Influenza Activity in US, 09/30/2007--02/09/2008
Update: Influenza Activity --- United States, September 30, 2007--February 9, 2008

http://www.cdc.gov/mmwr/preview/mmwrhtml/mm57e215a1.htm


This report summarizes U.S. influenza activity* since the beginning of the 2007--08 influenza season (September 30, 2007) and updates the previous summary (1). From September through early December, influenza activity remained low in the United States. Activity increased from early December through the end of the year and has continued to increase in January and February. 

Viral Surveillance 

During September 30, 2007--February 9, 2008,†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and National Respiratory and Enteric Virus Surveillance System (NREVSS) collaborating laboratories in the United States reported testing 94,502 specimens for influenza viruses, and 10,568 (11%) tested positive (Figure 1). Of these positive specimens, 8,889 (84%) were influenza A viruses, and 1,679 (16%) were influenza B viruses. A total of 2,299 (26%) of the influenza A viruses have been subtyped: 1,033 (45%) were influenza A (H1N1) viruses, and 1,266 (55%) were influenza A (H3N2) viruses. Although influenza A (H1N1) viruses predominated through mid-January, an increasing proportion of subtyped influenza A viruses are influenza A (H3N2) viruses. Influenza A (H3N2) viruses were reported more frequently than influenza A (H1N1) viruses during January 20--February 9. During the week ending February 9, H3N2 became the predominant virus for the season overall. 

This season, more influenza A viruses than influenza B viruses have been identified in all regions. Among influenza A viruses, influenza A (H1N1) has predominated in the New England, Mid-Atlantic, West North Central, Mountain, and Pacific regions, and influenza A (H3N2) has predominated in the East North Central, South Atlantic, East South Central, and West South Central regions. This season, laboratory-confirmed influenza has been reported by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 and 47 states from all nine surveillance regions.§ 

Antigenic Characterization 

Since September 30, 2007, CDC has antigenically characterized 250 influenza viruses submitted by U.S. laboratories: 117 influenza A (H1N1), 65 influenza A (H3N2), and 68 influenza B viruses. One hundred seven (91%) of the 117 influenza A (H1N1) viruses were characterized as A/Solomon Islands/3/2006-like, the influenza A (H1N1) component of the 2007--08 influenza vaccine for the Northern Hemisphere and the 2008 influenza A (H1N1) component of the vaccine for the Southern Hemisphere; 10 (9%) of the 117 influenza A (H1N1) viruses were observed to have somewhat reduced titers with antisera produced against A/Solomon Islands/3/2006. Nine (14%) of the 65 influenza A (H3N2) viruses were characterized as A/Wisconsin/67/2005-like, the influenza A (H3N2) component of the 2007--08 influenza vaccine for the Northern Hemisphere. Fifty-three (81%) of the 65 influenza A (H3N2) viruses were characterized as A/Brisbane/10/2007-like, a recent antigenic variant that has evolved from A/Wisconsin/67/2005-like. A/Brisbane/10/2007-like virus is the recommended influenza A (H3N2) component for the 2008 Southern Hemisphere vaccine. Three (5%) of the 65 influenza A (H3N2) viruses were observed to have somewhat reduced titers with antisera produced against A/Wisconsin/67/2005 and A/Brisbane/10/2007. 

Influenza B viruses currently circulating can be divided into two antigenically distinct lineages represented by B/Victoria/02/87 and B/Yamagata/16/88. Four (6%) of the 68 influenza B viruses characterized belong to the B/Victoria lineage of viruses. One virus with B/Victoria lineage, B/Malaysia/2506/2004, is the influenza B component of the 2007--08 influenza vaccine. Sixty-four (94%) of the 68 influenza B viruses belong to the B/Yamagata lineage of viruses. 

Outpatient Illness Surveillance 

For the week ending February 9, the percentage of outpatient visits for influenza-like illness (ILI)¶ reported by approximately 1,400 U.S. sentinel providers in 50 states, Chicago,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 and New York City was 5.7%. This marks the seventh consecutive week that the percentage of outpatient visits for ILI exceeded the national baseline of 2.2%.** ILI was reported above region-specific baselines in all nine influenza surveillance regions. Also for the week ending 
February 9, the percentage of outpatient visits for acute respiratory illness (ARI)†† reported by approximately 800 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DoD) and 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 (VA) BioSense§§ outpatient treatment facilities was 3.5%,¶¶ which was above the national baseline of 3.2% (Figure 2). 

State-Specific Activity Levels 

Until the week ending January 5, widespread*** influenza activity had not been reported in any state. During the week ending January 5, widespread influenza activity was reported in Colorado. The number of states reporting widespread activity has increased each week. For the week ending February 9, widespread activity was reported by 44 states, and regional activity was reported by five states (Figure 3). 

Pneumonia and Influenza-Related Mortality 

Pneumonia and influenza (P&I) was listed as an underlying or contributing cause of death for 7.6% of all deaths reported through the 122 Cities Mortality Reporting System for the week ending February 9. This percentage was above the epidemic threshold of 7.2% for the week††† and marked the fifth consecutive week that P&I deaths were above the epidemic threshold since influenza activity began ris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Figure 4). 

Influenza-Associated Pediatric Hospitalizations 

Pediatric hospitalizations associated with laboratory-confirmed influenza infections are monitored by two population-based surveillance networks, the Emerging Infections Program (EIP) and the New Vaccine Surveillance Network (NVSN). During November 4, 2007--January 26, 2008, the preliminary laboratory-confirmed influenza-associated hospitalization rate reported by NVSN for children aged 0--4 years was 0.73 per 10,000. During September 30, 2007--February 2, 2008, EIP sites reported a preliminary laboratory-confirmed influenza-associated hospitalization rate of 0.36 per 10,000 for children aged 0--17 years. For children aged 0--4 years, the rate was 1.0 per 10,000, and for children aged 5--17 years, the rate was 0.1 per 10,000.§§§ 

Influenza-Related Pediatric Mortality 

As of February 9, a total of 10 pediatric deaths among children with laboratory-confirmed influenza had been reported to CDC through the National Notifiable Diseases Surveillance System for the 2007--08 influenza season. Ages of children who died ranged from 4 months to 14 years, with a median of 5.5 years. During the preceding three influenza seasons, the numbers of influenza-related pediatric deaths reported to CDC have ranged from 46 to 74. 

Resistance to Antiviral Medications 

During this influenza season, a small increase in the number of influenza viruses resistant to the neuraminidase inhibitor, oseltamivir, has been observed. Among the 350 influenza A and B viruses tested during the 2007--08 influenza season, 16 (4.6%) have been found to be resistant to oseltamivir. All of the oseltamivir-resistant viruses have been influenza A viruses (16 of 270, 5.9%). Of the resistant viruses, all are of the H1N1 subtype and have been determined to share the same genetic mutation that confers oseltamivir resistance. These 16 viruses represent 8.1% of the 198 influenza A (H1N1) viruses that have been tested, an increase from four (0.7%) of 588 influenza A (H1N1) viruses tested during the 2006--07 season. No resistance to oseltamivir has been determined among the 72 influenza A (H3N2) or the 80 influenza B viruses tested, and no antiviral resistance to zanamivir has been detected in any subtype. Adamantane resistance continues to be high; 87 (32%) of 271 influenza A viruses tested were resistant to adamantanes (i.e., amantadine or rimantadine), including 99% of influenza A (H3N2) viruses and 7.6% of influenza A (H1N1) viruses tested. Adamantanes are not recommended for the prevention or treatment of influenza this season because of the high rate of resistance among circulating influenza A viruses. 

Reported by: WHO Collaborating Center for the Surveillance, Epidemiology, and Control of Influenza. L Brammer, MPH, S Epperson, MPH, R Dhara, MPH, T Wallis, MS, L Finelli, DrPH, L Gubareva, PhD, J Bresee, MD, A Klimov, PhD, N Cox, PhD, Influenza Div, National Center for Immunization and Respiratory Diseases; N Dharan, MD, EIS Officer, CDC. 

Editorial Note: 

During October---December 2007, the United States experienced low but increasing levels of influenza activity. During January and early February, influenza activity increased more rapidly. For the week ending February 9, a total of 49 states reported either widespread or regional activity. During the most recent three influenza seasons (2004--05, 2005--06, and 2006--07), the number of states reporting regional or widespread activity peaked at 41--48 states. During this season, influenza virus isolates have been reported in all nine surveillance region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during the week ending February 9, 33% of specimens tested for influenza were positive. The peak percentage of specimens testing positive for influenza during the preceding three seasons ranged from 23% to 28%. During the week ending February 9, 5.7% of outpatient visits to sentinel providers were for influenza-like illness (ILI). The peak percentage of visits for ILI in the three previous seasons ranged from 3.3% to 5.4%. 

Since 1977, influenza A (H1N1), influenza A (H3N2), and influenza B viruses have circulated globally. Each year\'s influenza vaccine contains a virus representing each of these three distinct influenza virus groups. The three viruses selected to be included in this season\'s vaccine were selected in February 2007 as the viruses that appeared most likely to be circulating during this influenza season (2). The degree of antigenic match between current influenza vaccine strains and the influenza viruses that are circulating this season will continue to be assessed as more viruses become available for analysis. To date, 91% of influenza A (H1N1) viruses sent to CDC for antigenic characterization were similar to A/Solomon Islands/3/2006, the influenza A (H1N1) component of the 2007--08 influenza vaccine. Although the majority of influenza A (H3N2) and influenza B viruses are not optimally matched, vaccination with the trivalent influenza vaccine continues to be recommended because the vaccine can provide partial protection against related strains and reduce the risk for influenza-related complications and deaths (3--6). In addition, the vaccine contains three strains, and communities can experience outbreaks with more than one strain of influenza in a given year. 

Vaccination with trivalent influenza vaccines remains the best method for preventing influenza and its potentially severe complications. Although influenza activity is on the rise, vaccination during the current season still can provide benefit. Because persons require approximately 2 weeks after vaccination to develop immune response to vaccination, use of neuraminidase inhibitors for prevention of influenza in the 2 weeks after vaccination might be considered, especially for persons at high risk during a documented influenza outbreak (7). 

Antiviral medications are an important tool for treatment of influenza and also can be used for prevention. Recent studies have identified a considerable protective effect of antiviral treatment against complications associated with influenza (8), including death among older adults hospitalized with laboratory-confirmed influenza (9). This season, a low level of resistance to the influenza antiviral drug oseltamivir among influenza A viruses (16 of 270 tested, 5.9%) has been detected. All 16 resistant viruses identified this season were of the influenza A (H1N1) subtype and share the same genetic mutation; this mutation is the most common mutation in this subtype that confers resistance to oseltamivir. Given the low level of resistance to oseltamivir, the finding of resistance only in influenza A (H1N1) viruses, and no resistance to zanamivir, these drugs continue to be recommended for the treatment and prophylaxis of influenza (10). Although recommendations for use of antiviral medications have not changed, enhanced surveillance for detection of oseltamivir-resistant viruses is ongoing and will enable continued monitoring for changing trends over time. In addition to vaccination and antivirals, other means of decreasing the spread and impact of influenza include frequent handwashing, staying home from work or school when ill, and covering the nose or mouth with a tissue when coughing or sneezing. Additional information is available at http://www.cdc.gov/flu/protect/habits.htm. 

Acknowledgments 

This report is based, in part, on data contributed by participating state and territorial health departments and state public health laboratories, WHO collaborating laboratories, National Respiratory and Enteric Virus Surveillance System collaborating laboratories, the U.S. Influenza Sentinel Provider Surveillance Network, the New Vaccine Surveillance Network, the Emerging Infections Program, the Influenza-Associated Pediatric Mortality Surveillance System, and the 122 Cities Mortality Reporting System. 

References 
CDC. Update: influenza activity---United States, September 30--December 1, 2007. MMWR 2007;56:1287--91. 
Recommended composition of influenza virus vaccines for use in the 2007--2008 influenza season. Wkly Epidemiol Rec 2007;82:69--73. 
Edwards KM, Dupont WD, Westrich MK, Plummer WD Jr, Palmer PS, Wright PF. A randomized controlled trial of cold-adapted and inactivated vaccines for the prevention of influenza A disease. J Infect Dis 1994;169:68--76. 
Nichol KL, Nordin JD, Nelson DB, Mullooly JP, Hak E. Effectiveness of influenza vaccine in the community-dwelling elderly. N Engl J Med 2007:357:1373--81. 
Shuler CM, Iwamoto M, Bridges CB. Vaccine effectiveness against medically attended, laboratory-confirmed influenza among children aged 6 to 59 months, 2003--2004. Pediatrics 2007;119:e587--95. 
Russell KL, Ryan MA, Hawksworth A, et al. Effectiveness of the 2003--2004 influenza vaccine among U.S. military basic trainees: a year of suboptimal match between vaccine and circulating strain. Vaccine 2005;23:1981--5. 
CDC.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influenza: recommendations of the 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Practices (ACIP). MMWR 2006;55(No. RR-10). 
Kaiser L, Wat C, Mills T, Mahoney P, Ward P, Hayden F. Impact of oseltamivir treatment on influenza-related lower respiratory tract complications and hospitalizations. Arch Intern Med 2003;163:1667--72. 
McGeer A, Green KA, Plevneshi A, et al. Antiviral therapy and outcomes of influenza requiring hospitalization in Ontario, Canada. Clin Infect Dis 2007;45:1568--75. 
CDC. Prevention and control of influenza: recommendations of the Advisory Committee on Immunization Practices (ACIP), 2007. MMWR 2007;56(No. RR-6). 
* The CDC influenza surveillance system collects five categories of information from 10 data sources. Viral surveillance: U.S.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collaborating laboratories, the National Respiratory and Enteric Virus Surveillance System, and novel influenza A virus case reporting. Outpatient illness surveillance: U.S. Influenza Sentinel Provider Surveillance Network and the U.S. Department of Veterans Affairs/U.S. Department of Defense BioSense Outpatient Surveillance System. Mortality: 122 Cities Mortality Reporting System and influenza-associated pediatric mortality reports. Hospitalizations: Emerging Infections Program and New Vaccine Surveillance Network. Summary of geographic spread of influenza: state and territorial epidemiologist reports. 

† As of February 9, 2008. Data are preliminary and might change as more reports are received. 

§ New England (Connecticut, Maine, Massachusetts, New Hampshire, Vermont, and Rhode Island); Mid-Atlantic (New Jersey, New York City, upstate New York, and Pennsylvania); East North Central (Illinois, Indiana, Michigan, Ohio, and Wisconsin); West North Central (Iowa, Kansas, Minnesota, Missouri, Nebraska, North Dakota, and South Dakota); South Atlantic (Delaware, District of Columbia, Florida, Georgia, Maryland, North Carolina, South Carolina, Virginia, and West Virginia); East South Central (Alabama, Kentucky, Mississippi, and Tennessee); West South Central (Arkansas, Louisiana, Oklahoma, and Texas); Mountain (Arizona, Colorado, Idaho, Montana, Nevada, New Mexico, Utah, and Wyoming); Pacific (Alaska, California, Hawaii, Oregon, and Washington). 

¶ Defined as a temperature of >100.0°F (>37.8°C), oral or equivalent, and cough and/or sore throat, in the absence of a known cause other than influenza 

** The national and regional baselines are the mean percentage of visits for ILI during noninfluenza weeks for the previous three seasons plus two standard deviations. A noninfluenza week is a week during which <10% of specimens tested positive for influenza. National and regional percentages of patient visits for ILI are weighted on the basis of state population. Use of the national baseline for regional data is not appropriate. 

†† Based on 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Ninth Revision codes for ARI: 460--66 and 480--88. 

§§ BioSense is a national surveillance system that receives, analyzes, and evaluates health data from multiple sources, including 1) approximately 1,150 VA/DoD hospitals and ambulatory-care clinics; 2) multihospital systems, local hospitals, and state and regional syndromic surveillance systems in 37 states; and 3) Laboratory Corporation of America (LabCorp) test orders. 

¶¶ The national, regional, and age-specific baselines are the mean percentage of visits for ARI during noninfluenza weeks for the previous three seasons plus two standard deviations. A noninfluenza week is a week during which <10% of specimens tested positive for influenza. Use of the national baseline for regional data is not appropriate. 

*** Levels of activity are 1) no activity; 2) sporadic: isolated laboratory-confirmed influenza cases or laboratory-confirmed outbreak in one institution, with no increase in ILI activity; 3) local: increased ILI or at least two institutional outbreaks (ILI or laboratory-confirmed influenza) in one region with recent laboratory evidence of influenza in that region; virus activity no greater than sporadic in other regions; 4) regional: increased ILI activity or institutional outbreaks (ILI or laboratory-confirmed influenza) in at least two but fewer than half of the regions in the state with recent laboratory evidence of influenza in those regions; and 5) widespread: increased ILI activity or institutional outbreaks (ILI or laboratory-confirmed influenza) in at least half the regions in the state with recent laboratory evidence of influenza in the state. 

††† The expected seasonal baseline proportion of P&I deaths reported by the 122 Cities Mortality Reporting System is projected using a robust regression procedure in which a periodic regression model is applied to the observed percentage of deaths from P&I that occurred during the preceding 5 years. The epidemic threshold is 1.645 standard deviations above the seasonal baseline. 

§§§ NVSN conducts surveillance in Monroe County, New York; Hamilton County, Ohio; and Davidson County, Tennessee. NVSN provides population-based estimates of laboratory-confirmed influenza hospitalization rates in children aged <5 years admitted to NVSN hospitals with fever or respiratory symptoms. Children are prospectively enrolled, and respiratory samples are collected and tested by viral culture and reverse transcription--polymerase chain reaction (RT-PCR). EIP conducts surveillance in 60 counties associated with 12 metropolitan areas: San Francisco, California; Denver, Colorado; New Haven, Connecticut; Atlanta, Georgia; Baltimore, Maryland; Minneapolis/St. Paul, Minnesota; Albuquerque, New Mexico; Las Cruces, New Mexico; Albany, New York; Rochester, New York; Portland, Oregon; and Nashville, Tennessee. EIP conducts surveillance for laboratory-confirmed, influenza-related hospitalizations in persons aged <18 years. Hospital laboratory and admission databases and infection-control logs are reviewed to identify children with a positive influenza test (i.e., viral culture, direct fluorescent antibody assays, RT-PCR, or a commercial rapid antigen test) from testing conducted as a part of their routine care. 

Use of trade names and commercial sources is for identification only and does not imply endorsement by the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
References to non-CDC sites on the Internet are provided as a service to MMWR readers and do not constitute or imply endorsement of these organizations or their programs by CDC or the U.S. Department of Health and Human Services. CDC is not responsible for the content of pages found at these sites. URL addresses listed in MMWR were current as of the date of publication.
 


Disclaimer   All MMWR HTML versions of articles are electronic conversions from ASCII text into HTML. This conversion may have resulted in character translation or format errors in the HTML version. Users should not rely on this HTML document, but are referred to the electronic PDF version and/or the original MMWR paper copy for the official text, figures, and tables. An original paper copy of this issue can be obtained from the Superintendent of Documents, U.S. Government Printing Office (GPO), Washington, DC 20402-9371; telephone: (202) 512-1800. Contact GPO for current prices. 

Date last reviewed: 02/15/08



2008-03-15 20:10:38

主题: CDC: Avian Influenza: Current H5N1 Situation
Avian Influenza: Current H5N1 Situation

http://www.cdc.gov/flu/avian/outbreaks/current.htm

Assessment of Current Situation

The highly pathogenic avian influenza A (H5N1) epizootic (animal outbreak) in Asia, Europe, the Near East, and Africa is not expected to diminish significantly in the short term. It is likely that H5N1 virus infections among domestic poultry have become endemic in certain areas and that sporadic human infections resulting from direct contact with infected poultry and/or wild birds will continue to occur. So far, the spread of H5N1 virus from person-to-person has been very rare, limited and unsustained. However, this epizootic continues to pose an important public health threat. 

There is little pre-existing natural immunity to H5N1 virus infection in the human population. If H5N1 viruses gain the ability for efficient and sustained transmission among humans, an influenza pandemic could result, with potentially high rates of illness and death worldwide. No evidence for genetic reassortment between human and avian influenza A virus genes has been found to date, and there is no evidence of any significant changes to circulating H5N1 virus strains to suggest greater transmissibility to or among humans. Genetic sequencing of avian influenza A (H5N1) viruses from human cases in Vietnam, Thailand, and Indonesia shows resistance to the antiviral medications amantadine and rimantadine, two of the medications commonly used for treatment of influenza. This leaves two remaining antiviral medications (oseltamivir and zanamivir) that should still be effective against currently circulating strains of H5N1 viruses. A small number of oseltamivir resistant H5N1 virus infections of humans have been reported. Efforts to produce pre-pandemic vaccine candidates for humans that would be effective against avian influenza A (H5N1) viruses are ongoing. However, no H5N1 vaccines are currently available for human use. 

Research suggests that currently circulating strains of H5N1 viruses are becoming more capable of causing disease (pathogenic) in animals than were earlier H5N1 viruses. One study found that ducks infected with H5N1 virus are now shedding more virus for longer periods without showing symptoms of illness. This finding has implications for the role of ducks in transmitting disease to other birds and possibly to humans as well. Additionally, other findings have documented H5N1 virus infection among pigs in China and Vietnam; H5N1 virus infection of cats (experimental infection of housecats in the Netherlands, isolation of H5N1 virus from domestic cats in Germany and Thailand, and detection of H5N1 viral RNA in domestic cats in Iraq and Austria); H5N1 virus infection of dogs (isolation of H5N1 virus from a domestic dog in Thailand); and isolation of H5N1 viruses from tigers and leopards at zoos in Thailand). In addition, H5N1 virus infection in a wild stone marten (a weasel-like mammal) was reported in Germany and in a wild civet cat in Vietnam. Avian influenza A (H5N1) virus strains that emerged in Asia in 2003 continue to evolve and may adapt so that other mammals may be susceptible to infection as well.

Notable findings of epidemiologic investigations of human H5N1 cases include:
Thailand, 2004: An investigation concluded that probable limited human-to-human spread of influenza A (H5N1) had occurred in a family as a result of prolonged and very close contact between an ill child and her mother in a hospital. Transmission did not continue beyond one person. 
Vietnam, 2004: While the majority of known human H5N1 cases have begun with respiratory symptoms, one atypical fatal H5N1 case in a child in southern Vietnam presented with fever, diarrhea and seizures, and was initially diagnosed as encephalitis. The etiology was identified retrospectively as H5N1 virus through testing of cerebrospinal fluid, fecal matter, and throat and serum samples. Further research is needed to ascertain the implications of such findings. 
Vietnam, 2005: Investigations suggest transmission of H5N1 viruses to two persons through consumption of uncooked duck blood. 
Azerbaijan, 2006: Investigations revealed contact with H5N1-infected wild dead birds (swans) as the most plausible source of infection in several cases in teenagers involved in removing feathers from the birds. 
Indonesia, 2006: WHO reported evidence of limited human-to-human spread of H5N1 virus. In this situation, 8 people in one family were affected, with 7 deaths. H5N1 virus was isolated from 7 cases. The first family member is thought to have become ill through contact with infected poultry. This person then infected six family members. One of those six people (a child) then infected another family member (his father). No further spread outside of the exposed family was documented or suspected. 
Vietnam, 2006: A study reported a correlation between high H5N1 viral concentration and elevated inflammatory cytokine levels in fatal cases. The authors concluded that early antiviral treatment is needed to suppress H5N1 viral replication to prevent the inflammatory response that appears to be implicated in the pathogenesis of H5N1 virus infection. 
Human H5N1 Cases
(WHO) has reported human cases of avian influenza A (H5N1) in Asia, Africa, the Pacific, Europe and the Near East. Indonesia and Vietnam have reported the highest number of H5N1 cases to date. Overall mortality in reported H5N1 cases is approximately 60%. The majority of cases have occurred among children and adults aged less than 40 years old. Mortality was highest in cases aged 10-19 years old. Studies have documented the most significant risk factors for human H5N1 infection to be direct contact with sick or dead poultry or wild birds, or visiting a live poultry market. Most human H5N1 cases have been hospitalized late in their illness with severe respiratory disease. A small number of clinically mild H5N1 cases have been reported. The current cumulative number of confirmed human cases of avian influenza A/(H5N1) is available on the WHO Avian Influenza website. Despite the high mortality, human cases of H5N1 remain rare to date. 

Clusters of Human H5N1 Cases
Clusters of human H5N1 cases ranging from 2-8 cases per cluster have been identified in most countries that have reported H5N1 cases. Nearly all of the cluster cases have occurred among blood-related family members living in the same household. Whether such clusters are related to genetic or other factors is currently unknown. While most people in these clusters have been infected with H5N1 virus through direct contact with sick or dead poultry or wild birds, limited human-to-human transmission of H5N1 virus cannot be excluded in some clusters. 

Animal H5N1 Cases
Since December 2003, avian influenza A (H5N1) virus infections in animals have been reported in Asia, Africa, the Pacific, Europe and the Near East. View the update on avian influenza in animals from the World Organization for Animal Health Web site.

Bird Import Ban
There is currently a ban on the importation of birds and bird products from H5N1-affected countries. The regulation states that no person may import or attempt to import any birds (Class Aves), whether dead or alive, or any products derived from birds (including hatching eggs), from the specified countries. For more information, see Embargo of Birds from Specified Countries.

Travel
Updated Information for Travelers about Avian Influenza A(H5N1) is available at the CDC Travelers’ Health Web site. Also see Guidelines and Recommendations - Interim Guidance about Avian Influenza A (H5N1) for U.S. Citizens Living Abroad.

CDC Response
CDC is working with WHO and other international partners to monitor the situation closely. In addition, CDC continues to work with WHO and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 on development of a vaccine for influenza A (H5N1). For more information view CDC\'s Response to Avian Influenza.

Also see Updated Interim Guidance for Laboratory Testing of Persons with Suspected Infection with Avian Influenza A (H5N1) Virus in the United States for CDC’s domestic H5N1 surveillance recommendations.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as additional resources and information on avian influenza A H5N1, including

Recommendations and laboratory procedures for detection of avian influenza A(H5N1) virus in specimens from suspected human cases (pdf 165K, 28 pages) 
WHO guidelines for investigation of human cases of avian influenza A(H5N1) (pdf 115K, 18 pages) 
Collecting, preserving and shipping specimens for the diagnosis of avian influenza A(H5N1) virus infection Guide for field operations (pdf 2.36M, 83 pages) 
Background on the Current Outbreaks
Highly pathogenic avian influenza A (H5N1) virus is an influenza A virus subtype that occurs mainly in birds and is highly contagious among birds, causing high mortality among domestic poultry. Outbreaks of highly pathogenic H5N1 among poultry and wild birds are ongoing in a number of countries. Currently, there are two different groups (or clades) of H5N1 viruses circulating among poultry (clade 1, and clade 2 viruses). At least three subgroups or subclades of clade 2 H5N1 viruses have infected humans to date: subclades 2.1, 2.2, and 2.3 viruses. H5N1 virus infections of humans are rare and most cases have been associated with direct poultry contact during poultry outbreaks.  While the H5N1 virus does not now infect people easily, infection in humans is very serious when it occurs; so far, more than half of people reported infected have died. Rare cases of limited human-to-human spread of H5N1 virus may have occurred, but there is no evidence of sustained human-to-human transmission. 

Nonetheless, because all influenza viruses have the ability to change, scientists are concerned that H5N1 viruses one day could be able to infect humans more easily and spread easily from one person to another. Because H5N1 viruses have not infected many humans worldwide, there is little or no immune protection against them in the human population and an influenza pandemic (worldwide outbreak of disease) could begin if sustained H5N1 virus transmission occurred. Experts from around the world are watching the H5N1 situation very closely and are preparing for the possibility that H5N1 viruses may begin to spread more easily from person to person.


--------------------------------------------------------------------------------

NOTE: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maintains situation updates and cumulative reports of human cases of avian influenza A (H5N1) 

 Page last modified June 15, 2007



2008-03-15 20:01:39

主题: WHO: Avian influenza - 20/47 cases fatal in Egypt (03/11/2008
Avian influenza - situation in Egypt - update 7

11 March 2008

The Ministry of Health and Population of Egypt has announced a new human case of avian influenza A(H5N1) virus infection. The case is an 8-year-old male from Etsa District, Fayum Governorate. He was hospitalized with symptoms on 3 March. He is receiving treatment and is in a stable condition.

Investigations into the source of his infection indicate a history of contact with sick and dead poultry.

Of the 47 cases confirmed to date in Egypt, 20 have been fatal.


http://www.who.int/csr/don/2008_03_11/en/index.html



2008-03-15 19:53:15

主题: 广州流感升级 双重预警戒备
广州流感升级 双重预警戒备 
2008年03月14日19:51:35 [中国新闻]  
 
 似乎是与本港出现的流感疫情相互呼应,广州亦有多所学校发现流感病例。为此,广东省教育厅13日下发预警通知,要求学校、托幼机构建立和完善晨检制度、因病缺勤病因追查与登记制度、突发公共卫生事件报告人制度。广州亦跟随下发预警通知,不少公共场所业已启动「戒备」状态。 Mitbbs.com


就在广东省教育厅下发《关于学校、托幼机构预防流感、麻疹等呼吸道传染病的预警通知》后,广州市教育局也下发了《关于加强学校预防流感工作的通知》,严格要求学校落实晨检,做到「四早」,即「早发现」、「早报告」、「早隔离」、「早治疗」,不过当前尚未有停课决定。 Mitbbs.com


教室通风 每课至少开窗三次 Mitbbs.com


根据通知,广州各学校各教室每节课须至少开窗3次,保持空气新鲜;须控制室内聚集活动的次数,注意检查各种室内场馆的通风降温设备装置,做好通风工作;注意学校重点场所如图书馆、计算机室、语音室、寝室等公共场馆的定期消毒。 Mitbbs.com
  

此外,学校卫生工作人员、班主任、科任教师共同做好晨检后,医务室须做好门诊日记。一旦发现在同一宿舍或同一班级,1天内有3例或者连续3天有多个学生(5例以上)出现流感样症状时,应向当地疾控部门报告;发现有发热的学生,应及时隔离;发现病例,应及时就诊和回家休息。病愈学生,退热48小时方可回校上课。 Mitbbs.com


商场地铁消毒 板蓝根现断货 Mitbbs.com


而在广州的不少公共场所,从13日起已纷纷启动「戒备」状态。位于越秀区的王府井百货商场负责人表示,商场当前已开启通风设施,促进空气流通,并加强消毒;在广州的部分菜市场,也已加强消毒;地铁公司亦已采取消毒措施,并加强预防宣传。 Mitbbs.com


在广州市疫病预防控制中心,昨日在家长陪伴下轮候打预防针的儿童大排长龙。广州儿童医院儿科部医护人员表示,亦有100多名儿童由家人陪同来打预防针。据报,广州市儿童医院近期,平均每日接获4,500人求诊,最高达4,900人。 Mitbbs.com


在市内多家药店,板蓝根、小柴胡颗粒、抗病毒口服液等预防流感药物成了不少市民选购的目标,个别药店甚至出现了断货。



2008-03-14 21:43:44

主题: bangbu1996: “西医治标,中医治本”是中医界整体的谎言
“西医治标,中医治本”是中医界整体的谎言

  bangbu1996  医学捌号楼


  “西医治标,中医治本”这极具中国特色的八个字,俺本以为不过是不懂医
的老百姓的误解。孰料它的幽灵在中医论坛上竟无处不在。上自“中医大师”,
下至“中医初学者”无不视这八字真言为无上秘诀。这真让人莫名惊诧!看来不
是误解,而是中医界整体的谎言,否则只能说是“惊人的无知”。

  何为标?何为本?汉字的意义并不深奥。标者,树梢也,表象也,症状也;
本者,根茎也,本质也,病因也。中西医对“标”的认识是一致的,即疾病的客
观表现即症状和体征。但对“本”的概念却有本质的不同。中医认为产生疾病的
原因乃是阴阳的失调,具体的致病因素即所谓六淫七情疫疠痰饮瘀血等,所有这
一切皆源自古人朴素的自然观,皆不可精确定量客观的描述,乃是医生一番望闻
问切后的主观臆测和附会,不同的人完全可以得出不同的结论,所谓“医者,意
也”。而西医认为疾病乃是自稳调节(hemeostasis)的紊乱所致(与阴阳失调
有点象),但具体的病因是生物的理化的遗传的免疫的精神心理社会的渐而到了
基因的水平,所有这一切皆可经精确的实验证明,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故
无论中国人还是美国人其肺结核的病因均可证明就是没有民族感情的结核杆菌,
这就是科学。

  标本既明,可谈治疗。西医治病,务求明确病因,从来就是病因治疗和对症
治疗并重(即是标本兼治)而从来就不是某些别有用心的中医所说“西医是对症
治疗,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医学”。以贫血而论,其病因不下百种,单说缺铁
性贫血(IDA),在教科书上谈到其治疗时第一句话就是病因治疗(治本),而
后才是补铁(对症)。病因治疗何谓?是铁摄入不足就改善膳食结构,是溃疡萎
缩性胃炎就作相应治疗,是妇科病就看妇科,是肿瘤得切除,是钩虫病得驱虫等
等,这种病因治疗可谓是非清楚明明白白。补铁大家都会,何足道哉!若让中医
来治贫血,假若是古代中医的话(因为中医普遍认为古代的更高明),他没有血
象骨穿及一切现代检查技术,首先他要明确贫血的原因就不可能,尤其象钩虫病
导致的IDA他是不可能知道的,于是他只有把贫血笼统的说成是“血虚”之类,
然后主观臆测其根本多是脾的缘故(脾主血嘛),于是99%的中医(也许就是
100%)都来调脾,把百来种不同病因的贫血来个笼统一调脾,真能治本吗?还拿
简单的钩虫病来说,你不认识这个虫,怎么调脾肯定也白搭。道理不是明摆着的
吗!再说肺结核,几千年来中医拿它毫无办法,你不知道它的病因,怎么辩证也
没用。自从西医发现了结核杆菌才是肺结核唯一本质的病因并有了疗效确切的抗
痨药物,肺结核的治疗才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考察一下全国的结防所,可有
一家靠中药抗痨?外国的就更不用说了。甚至连疟疾这种小病,当年康熙爷得了,
那些御用中医们翻遍了典籍也是一筹莫展,而传教士几颗奎宁就给标本兼治了。

  总而言之,不明疾病的本质就谈不上治本。对于肺结核,全世界(除了某些
中医)有谁会否认它的本质就是结核杆菌呢?不抗痨,靠整体调节提高人体的抵
抗力(所谓正气)是不可能治本的!就象林黛玉吃再多的人参养荣丸,也不过落
得“质本洁来还洁去”“一掊净土掩风流”。宝玉若知道林妹妹咯的血里有结核
杆菌简单的用点雷米封利福平就可以救了“卿卿性命”,想来他也不会发疯出家,
后世也不会有许多悲金悼玉的痴男女了(哈哈说来中医对于中国文学倒有莫大的
贡献,本文就不详述了)。



2008-03-14 17:33:50

主题: PolarBear08: 我的考step1的经历
发信人: PolarBear08 (PolarBear08),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Got the score of my step 1!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6 11:39:43 2008)

首先谢谢大家。其实我考的并不是十分理想。但是总算是考完了这第一步。因为备考时
从这个网站受益不少,也就总结一下我的考step1的经历,或许对后来人有点帮助。

Step-1

我是在国内拿的学位。毕业后就出国做博士后。因为本科学的是临床医学,刚出国时,
周围有很多朋友都劝我考医师执照。开始时,并不是很动心。因为自己当年选择读PhD
就是因为喜欢搞科研的缘故,而且我们实验室的科研条件真是非常好。但是看到近两年
科研经费越来越紧,课题越来越难申请。也开始有了准备考board的念头。一来也算没
有白读5年临床,二来也多一个选择的机会。

下定决心后就开始报名,然后就着手开始准备。从报名到考试前后5个月左右的时间。
因为是全职的博士后,所以能利用的时间也就是晚上,还有就是双休日。因为时间有限
,能推掉的应酬尽量都推掉了。还好还没有孩子,又有老公的全力支持,所以能全身心
地投入备考中。

准备时间:2007年9月-2008年2月。工作日8pm-1am,每天4-5小时;双休日全天;考
前请了一个月的假期,全力突击了一下。虽然后来觉得请假的时间长了一些,但是感觉
这一个月的收获还是非常大的。

考试成绩/日期:232/97,2/16/2008

Kaplan Qbank /日期:没有买,一是贵,二是时间不够。但是试用了2-week free 
trial,大概完成了33%的题。平均 56%的正确率。All in time-limited mode.

UW Bank /日期:买了一个月的UW,做完了所有题目。平均56%的正确率。All in time
-limited mode.

NBME 1/日期:考前6周,510
NBME 2/日期:考前4周,530,感觉题目比form 1要难一些。
NBME 3/日期:考前1周,610
NBME 4/日期:考前1周,630

USMLE CD/日期:考前4天,90%正确率。

所用材料:Kaplan notes (7+qbook), Goljan Rapid Review, First Aid 2008, UW 
Qbank, 33% Kaplan Qbank

经验:一旦决定考board,就坚持做下去。选择好复习用书,针对自己可利用的时间,
制定切实可行的学习计划。

我的计划:3个月左右时间看完一遍kaplan notes。基本是每2周看完一本。每看完一本
note就限时做Qbook里的题目,加深印象。过完一遍notes以后,再看一遍FA。正好赶上
kaplan推出2-week free trial计划,做了2周的题目。然后考第一个NBME,摸一下底。
感觉还不错,然后就开始做UW,买了一个月。休假前,又做了一个NBME,确认一下当时
的水平。然后在那个休假的一个月里就开始狂做UW,看解释并把做错的或者比较好的解
释记在FA上。UW结束后,考前又看了一遍半FA。考前一周,最后测试了2个NBME,就去
考了。

个人以为:kaplan notes对付考试足够用了。如果想节约时间,做好不要去啃textbook
。UW Qbank的解释做得很好,做完题后一定要好好看,可以加深理解和融会贯通。
First Aid 2008编的很好,应该多看2遍。做题最好是限时做,这样考试时在时间掌握
上就不会有问题。尽量根据预约的考试调整好作息,这样考试时精力就会比较充沛一些
。最后你会发现8小时还是很长的。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29.112.]



2008-03-14 15:31:37

主题: 饶毅: 邹承鲁:善者好之 不善者恶之
邹承鲁:善者好之 不善者恶之           (作者:饶毅)   - [科学人物]

Tag: 人物 科学 
  常常有人,希望得到众口一词的好评。其实,大千世界人有各种,差异很大,能得到所有人好评的人怎么可能是正直而有原则的人?得许多好评和真正的好人,两者之间不能划等号。
  其实,两千多年前,孔老夫子就不提倡人人皆喜欢的“好人”。孔子提倡的人是:善者好之,不善者恶之。
  不久前去世的生化学家邹承鲁先生,就是一位这样的人。
  应该说明,和邹承鲁有不同意见,用客观事实正当的反对和批评他的人,并不是不善者。歪曲事实、用卑劣手段恶意攻击他的,才是不善者。

  有出色成就的科学家

  在生物化学专业上,邹承鲁有出色的成就。
  对知识的追求、对自然界的好奇、对演变规律的探索是科学家的本色。
     在过去一百年,多数中国科学家从事研究的机会和条件都很有限。但是,令我们敬佩和自豪的是,先辈中有相当一些人对知识有执着的热爱和追求,他们的态度、他们的精神推动了中国现代科学起步。
  而在现在条件比以前好很多的情况下,中国科技教育界存在一些戴着科学家帽子,对知识没有热情、从事科学研究为晋阶铺路的人,无助于科学精神在中国的良性发展。
     抗战后,邹承鲁考取留英庚款,选择生命的化学为一生追求的科学领域。他热爱科学几十年,凡遇时机允许,邹承鲁便积极投身于科学研究,即使条件简也不为所制,即使在癌症复发后,邹承鲁仍然对学科发展、领域进展感兴趣,继续看《自然》等刊物。

  邹承鲁留学剑桥时期就开始有很好的研究。回国后,他首先是中国酶学高水平研究的奠基人。中国的生物化学在二、三十年代由吴宪开创,五十年代后王应睐起很大的组织领导作用。曹天钦和邹承鲁等都对发展中国的生物化学起了重要作用。他在胰岛素合成过程中的工作是一个突出的例子。

  胰岛素是两条链组成的多肽,A链、B链中间通过二硫键连接起来。当时有多个合成方案。其中一个是分别合成两链后,再将它们合起来。当时不知道,分开的两链,能不能合起来。

  邹承鲁、张友尚、鲁子贤、许根俊、杜雨苍负责把天然的胰岛素拆开,然后看能不能合起来,所谓拆合工作。如果天然的可以拆合,那么人工合成的也就可以,这样就可以走两链分别合成、继而连接的途径。他们拆合成功,对胰岛素合成的课题来说,不仅是一步,而且就确定了总体途径。马上排除了其它途径、比如需要合成分叉链的途径。当时分成三部分,除了拆合以外,钮经义等合成B链,汪猷、邢其毅、季爱雪等合成A链。三部分工作都必需,所以自然科学一等奖是授予三部分的人。

  中国曾经有过一个单独由钮经义得诺贝尔奖的提议。钮领导的小组合成B链,B链比A链长,后来他还帮助A链合成,对合成起了很大的作用。他一直是生化所的,生化所做的贡献最多(邹当年也是生化所,而且大家公认的总组织者王应睐是生化所所长),所以选钮有一定的代表意义。

  相比而言,拆合工作最具原创性。单链合成用的方法没有原创性。多肽合成在五十年代已经有欧洲人得过诺贝尔奖,胰岛素单链合成过程,在方法上中国没有突破,而美国人蛋白质固相合成技术以后得奖是因为方法上创新,而且得到普遍应用。

  中国独立完成了拆合工作。不过,不是最早发表。国外做同样工作的人先发表,中国当时在大跃进年代没有及时发表。中国的产量和效率比国外的高。所以中国是独立做出拆合工作的两个研究组之一。

  拆合不仅是对合成方法重要,而且有理论意义。拆合成功等于证明蛋白质一级结构决定高级结构。诺贝尔奖后来给美国NIH的安芬森,他用尿素变性天然核酸酶A,并能复性,来证明“蛋白质一级结构决定高级结构”这个概念。如果当时把两个工作结合起来得奖,也是合理的:一个工作是天然蛋白质变性复性、一个是人工合成的双链可以合起来,两个工作相辅相成,证明同样的概念。

  很多人以是否得奖来评价人,甚至用是否提名来评价人,对于真正懂科学的人来说,不是隔靴搔痒、就是花边新闻。诺贝尔奖评奖委员会,虽然不是所有时候,但是多数时候是由一群三流科学家组成。因为它历史悠久,颁奖囊括了很多著名科学家,形成了它的声望和权威。实际上,错误从开始到现在贯穿诺贝尔奖历史。就在近五、六年,错的也不只一次。得的有错的,不得的也有错的。所以,不能单纯以得奖名单来说明某个学科哪个工作最重要。虽然得奖可以影响知名度,真正重要的研究,同行自然多数能判断。不重要的,就是得了奖,也会被同行中尊重事实的人所鄙视,虽然一般人不愿公开出来说。

  诺贝尔奖发错的频率,每十年不少于一次。二十一世纪不过六年,生物发奖有问题的就不只一次。我碰到过两次笑话。有一位不该得奖的人在中国演讲,学生提问很严,其他美国教授私下乐开了,他们不好讲的意见,中国学生提问中都体现出来了。还有一次美国一个教授得奖,他的同事和我一起开会,我提起来,她也笑说从来没有想到他会得。

  所以,诺贝尔奖发对时,可以用来介绍某个科学研究领域。但不是说,当委员会做出低劣的决定以后,其他人都必须认同、或需要解释委员会的行为。顺便说到,几年前,我曾经写过一个“二十一项值得得诺贝尔奖的工作”,有些人误解成我在预计谁得奖,其实,我是说什么工作值得得奖,不是预计。并不难想到有些科学家有能力运动到诺贝尔奖,可是我不觉得他们的工作值得得奖,所以我没有写在那篇短文里。就是后来他们得了,也不能使懂行的人对其学术水平的评价有所提高。

   不得奖,并不表明成就低于得奖的人。胰岛素是一例。中国参与做胰岛素的几位主要科学家的贡献,并不一定低于得了奖的美国科学家。

  疾呼公众道德原则的知识分子

  邹承鲁是著名科学家中少数的敢对大是大非问题公开发言的人之一。

  各行各业,华裔著名人士,很多都有爱惜羽毛的习惯,不涉及自己切身利益,绝不发言。或者只模糊地、空对空地讲冠冕堂皇的话。

  邹承鲁长期敢于对公众事务发言,直截了当,堂堂正正。

  他不怕卷入是非纷争,不怕降低身份,不怕各种报复,不怕流言蜚语。几十年如一日,实属难能可贵。

  他在学术界内部的人事纷争中,有些他对,有些他错,有些谈不上对错。但是那些纷争不是社会上所熟知的、有广泛影响的事件。所以要把学术界的人事政治和大是大非分开、和有社会普遍影响的事件分开。

  在邹承鲁疾呼的、对公众有影响的事件上,他都是对的。而且,在有些事件上,取得了成功。

  他仗义执言的公众事件,都依据他有判断力的事实。

  2004年,我和鲁白、邹承鲁合写了一篇有关中国科技体制改革的文章,在《自然》增刊发表的。这篇文章部分内容是建议科技政策管理和经费管理分家,将科技部升格为政策管理的总理科技办公室,而将科学经费管理交给自然科学基金。有些人认为这篇文章得罪了科技部。我和邹联系的时候并不知道,当时他正是科技部主持评审的国家最高科学奖进入最后一轮的少数几个候选人之一。(他曾两度进入最后一轮。我也是事后才从其他人那里知道。)只有他,明明知道这时做这种文章的作者对他个人只有坏处、没有好处,可是他根本没有犹豫,没有提过自己有什么不方便,马上同意做作者。他不为个人得失而回避张扬社会责任。能做到这样不计个人荣辱的人,在现代华人世界,还很缺乏。

  基因皇后事件,最早是方舟子网站发起。我听说后签了名,然后联系邹承鲁,我们共同写了一个短声明,给来采访的记者。邹承鲁的公开表态,对当时扭转中国媒体的报道倾向,起了重要作用。这是成功地击败浮夸的一个例子。

  核酸营养事件,虽然没有成功地使诈骗公司关门,但是事后,中国生化和分子生物学界的科学家不再有人公开为骗人的公司做广告。其中邹承鲁的作用明显。在他提议下中国生化和分子生物学学会正式立了“家规”,任何人不得以学会名义为公司作广告。

  早年的刘亚光事件、张颖清事件,近年的徐荣祥事件,都是上不得科学界台面的事情。严格地说,都不是科学界的事情,都是因为中国媒体科学素质较低,或因为有时有不懂行的官僚(有时仅仅是很小的官僚),或因为文化界本身混了一些基本学识太差、而嘴巴又太大的人,很差劲的事情,也在全国媒体上很热闹,兴师动众。邹承鲁不得不出面批评。他如果不发言,对方就更猖狂。他能不避身份,坚持发言,对低劣的噪音,有抑制作用。

  在中国文化环境欠清静的情况下,邹承鲁光明正大的表示意见,曾经有时被有些人在暗中放箭、被流言蜚语所害。争论,要以理服人。不是说邹承鲁公开批评了人,其他人就可以不择手段地攻击他。他用的是正当方式,反对他,不能用桌下手段。

  邹承鲁坚持为维护公众利益和社会道德而仗义执言,无论具体例子当时看上去是成功、还是失败,他的言行,为净化中国学术和文化界的空气,做出了贡献。

  邹承鲁的言行,也向青年人和后代立下了一面明镜:一个关心社会公德的人,不能凡事都只顾对自己个人利益;不能因为有点专业成就,就理所应当地以保全自身既得利益为行为准则。

  中国,什么时候达到和文明古国相称的文化社会环境?

  执着追求真理的学者

  邹承鲁对人的要求比较高,特别是要求人有才能。才能有限的人,而得到不适当的声誉、职位,他会提意见。

  邹承鲁对成就要求比较高,不算是成就的,或者差劲的东西,碰到他,难免要指出。

  邹承鲁要求严格尊重事实。对自己这样,所以不贪功。我曾经搞错过一次,以为79年他发《自然》论文是国内学者第一次在《自然》发表论文。他马上向我澄清,使文章得以及时改正。

  对他人也这样严格要求,所以“得罪人”。

  邹承鲁反对牛满江,本来已经有公论。近年牛、或者他的支持者企图借RNA干扰现象得诺贝尔奖、邹承鲁去世来反扑。牛满江曾是美国Temple大学教授。研究发育生物学,学术上有一定水平,但是并不突出。在同辈的华人发育生物学家中,上海细胞所老所长庄孝惠的水平要高于做过科学院副院长的童第周,而童要高于牛满江。

  70年代,牛满江曾经推进中美学术交流。在特定时代,做出了一定贡献。现代青年不能理解,那个时代,童第周那些国内科学家,常被批判,扫厕所不算惩罚而是劳动。全国很多大学和研究所,没有清洁工,是老师和学生打扫。牛满江的到来,有助于改善童第周等境遇,起码少扫几次厕所。好像牛满江说的一些话上了文件或者《参考消息》,如:科学家不应该参加大扫除、费了老大的训练不应该扫厕所。而各地的大学老师、科研人员用这种话去壮胆,还常常不成功,但有个“美籍华人”在上面说些话,也是莫大的欣慰。

  他提出的RNA做诱导分子,历史证明是错的。本来也没有关系,只是不应该称为重要成果。七十年代,他和童第周联名在《中国科学》发表的论文,说可以通过注射RNA,改变鱼的形状,而且改变是可以遗传的。这个发现,最根本的在于是否能够被重复。只要能重复,那么不管当时能不能理解其理论基础,都是重要发现。当时邹承鲁反对。我在哈佛时听Gilbert的同事说过,2006年还听另外一个代表团成员说:美国一个代表团在中国访问时,诺贝尔奖得主、哈佛大学教授Walter Gilbert等对牛所号称的发现提出尖锐的批评。可是很奇怪的是,牛满江不是通过做更多的实验,或让别人做更多的实验,在国际科学期刊来以科学事实进行科学探讨、科学辩论,而是靠在中国用行政压力、用媒体运作,令人生疑。中国的官员接见多少次、中文的媒体报道多少回,都不能改变科学事实。有这三十多年的时间,牛有经费,就应该拿出科学事实来。科学史上,不被人马上理解和认可的例子不少,都是靠科学事实来说话。我看过童第周论文集,和牛满江合作的论文很不合童的风格。童的研究一般创意不大,但是很扎实。如果要猜想,对合作论文的责任,牛为主、童为次。没听说童生前激烈为之辩护。

  邹承鲁还反对过中国一度认为是青年科学才俊的一位植物生物学研究者陈章良。陈回中国后,研究水平上不去。不知道是否因为急于求成,他在90年代远跨本行,研究了恐龙蛋的DNA。如果知道恐龙的生物特性,就会知道其DNA应该和哪些物种比较接近。如果知道古生物DNA专家如德国权威Svante Paabo的意见,就会知道DNA保存是有限的,远古的DNA要有特殊条件,才能保存到可以做PCR的要求。陈大概当时不知道这些理论和技术的微妙,从中国的恐龙蛋样品里拿DNA做分析,以为得到了恐龙的DNA,论文好像是发表在《北京大学学报》,《人民日报》等中国媒体很快发布消息。邹承鲁主持科学院生物学部做过学术鉴定,请多个专家参加,并正式成文,说拿到的不是恐龙DNA,是污染物的DNA(大意,邹承鲁给我寄过原件)。但是,据说因为中国有机构要保护回国青年科学家代表,怕挫伤回国青年的积极性,没有公布。仿佛忘记了,邹承鲁是五十年代英国名牌大学回国青年,回中国几十年后,做出贡献,却不能对80年代回国青年提出正当学术意见。恐龙蛋事件,不一定是学术腐败,但是不严谨,使科学上不成立的结论得以迅速广泛地由中国媒体传播,也不合规范,有浮夸。陈另外卷入论文涉嫌抄袭事件,不是邹承鲁提出,是其他人在《中国科学报》发表意见。

  有个性的人

  邹承鲁是有个性、有特色的人。

  他在学术界内部的人事纷争中,有些他对,有些他错,有些谈不上对错。但是那些不是社会上所知道的、有广泛影响的事件。

  有时,一些和他无关的事情,张冠李戴,怪罪到他头上了。如袁隆平没有当选中国科学院院士,有人根据邹当时是生物学部主任委员而认为是邹压制袁。邹虽然是生物学部主任委员,但是他没有参与讨论袁隆平的院士评选。据说袁隆平在科学院评选过程中,主要阻力是农学界,他的讨论没有出过农学组,所以没有到生物学部层面讨论。

  上海生化所的李载平先生,从五十年代起重视核酸研究,是中国较早开始分子生物学的先驱。他没有评上科学院院士,最后是工程院院士。有些人怪罪邹承鲁。据并非邹承鲁学生、而且和两人都熟的人说,压李的人并不是邹,而是上海的科学家。

  在中国文化环境中,邹承鲁为正事提意见,有些人不能区分,用不上台面的事来反击、打压他。邹反对有些人做院士,不一定他都对,可以说有时他不对。但是他有权利以学术理由来辩论。

  邹候选国家最高科学奖的时候,有人用手机送短信说,百岁老人反对。没有直接证据说明是百岁老人反对,还是有人用老人做借口。背后的起因,是邹承鲁在科学界提意见,确实得罪了人。

  百岁老人为中国科学发展起了作用。但是,和他同辈的人,如生理的冯德培、生化的王应睐比,其学术不很突出,可以说水平有相当差距。我第一次到他创立的研究所参观时,被带到成果展览室,看到介绍他做“细胞重建”,就提出这不妥当。我在美国约二十年研究的是神经发育,对早期发育涉猎不少。五十年代,做这方面的尝试是有道理的,但是多少年以后仍然说取得了成就,就不妥当。其实,这不妥当,就包括后人一看就知道“成就”有限。我提这个问题的时候,并不知道邹承鲁因为以前提过类似问题,而因此搞僵了人事关系。这是我们异口同声的一个例子。或许因为时过境迁,我没有受到任何责难,但是当年邹承鲁在他手下工作,就不好受了。当然,我现在这样写下来,也不是幼稚到以为没有人会来责怪我。但是,如果不写出来,不懂发育生物的人,有些可能以为邹承鲁没有缘由地不满他。据说邹承鲁说过他在国内多年研究不多,很少发表论文,这个情况,大家可以查文献,看邹说的对不对,不用其他人说明。

  以学术理由反对邹承鲁得奖是理所应当的。但是企图把其它纷争捅到国家部委的正式讨论,实在是有辱斯文。如果用人事纷争、而不是学术成就本身来讨论诺贝尔奖,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失去诺贝尔奖。
   
  后记

  在2006年出席著名生化学家邹承鲁先生葬礼之前,我只出席过一次葬礼:那是几年前华盛顿大学同事、美国发育神经生物学之父Victor Hamburger去世。我觉得他们有一些共同之处,都比较高龄,一生都追求有意义的人生。Hamburger葬礼上,我印象很深的是他的女儿要大家不用悲哀,鼓励大家讲101岁老人的趣事。我认为,83岁高龄邹承鲁先生,有丰富的人生,悼念也可以不仅悲哀。

   我以前写过两篇纪念文章,一篇关于神经生理学家冯德培先生,一篇是神经药理学家邹岗先生。悼念冯先生的文章也是我95年以来中文写作的开始。两篇文章都循常规,写可歌可泣部分。我后来记得读过原《自然》主编John Maddox的一篇书评,他批评书以一边倒的方式描写已故的主角,他认为如果主角有知,都不会同意:太单调乏味了。

   所以,我试图换一个写法,这不是说换文字的运用,而是内容。我知道自己中文写作“有特色”,主要是中文运用不规范,有自己翻译自己的痕迹,所以自知文字功底弱,只能祈求内容不同样的弱、至少能诚恳地表达。有些事情,我问过持正反两方面意见的人,不全之处,责任自然还在我自己。

  2007年2月1日洛杉矶至芝加哥途中完成
  2007年4月发表于《科学文化评论》第4第2期38-45页



2008-03-14 14:54:58

主题: Dr. Marie Csete Joints CIRM as CHIEF SCIENTIFIC OFFICER
DR. MARIE CSETE JOINS CIRM AS CHIEF SCIENTIFIC OFFICER

SAN FRANCISCO, Calif., March 12, 2008 – 

The California Institute for Regenerative Medicine (CIRM)
today named Marie E. Csete, MD, PhD, Chief Scientific Officer. In this role, Dr. Csete will be a key
member of the CIRM’s senior management team and help further define and execute the strategy to
achieve the Institute’s goals.
“We are delighted that Marie has chosen to relocate to California to join the CIRM,” stated Alan O.
Trounson, president of CIRM. “Her training and experience as both a basic researcher and clinician is
critical to our strategy of advancing discoveries into the translational pipeline. In addition, her expertise in
the field of transplantation and understanding of immunology issues will be highly relevant to advancing
new discoveries in the stem cell field toward therapies and cures. “
“Marie brings extraordinary experience and capabilities to this position,” stated Robert N. Klein, Chairman
of the Independent Citizens Oversight Committee, CIRM’s governing board. “Her scientific leadership is
certain to help us advance CIRM’s mission to support and advance stem cell research and regenerative
medicine under the highest ethical and medical standards.”
Stuart H. Orkin, MD, the David G. Nathan Professor of Pediatrics at Harvard Medical School, Chair of the
Department of Pediatric Oncology at Dana Farber Cancer Institute, and Chair of CIRM’s Scientific and
Medical Research Funding Working Group stated, “I am very pleased that Dr. Marie Csete will assume
the Chief Scientific Officer position at CIRM. She was an active and insightful member of the Scientific
Working Group. Her leadership will ensure that CIRM meets its potential for the state of California.”
\"No one knows more about or is more skilled at dealing with the intersecting worlds of real-life clinical
transplantation and basic stem cell research than Dr. Csete,\" commented David J Stone, MD, Adjunct
Professor of Anesthesiology and Neurological Surgery at the University of Virginia School of Medicine.
\"Dr. Csete is a person of the highest ethics who possesses the humanistic qualities that are required to
complement the scientific and clinical aspects of this complex field.\"
Prior to joining the CIRM, Dr. Csete was John E. Steinhaus Professor of Anesthesiology at Emory
University, with adjunct appointment in Cell Biology, and program faculty appointments in Biochemistry,
Cell and Developmental Biology, Neurosciences, and the Emory/Georgia Tech Biomedical Engineering
Program. She was also the director of Liver Transplant Anesthesiology at the Emory University Hospital
in Atlanta and director of the Emory/Georgia Tech Human Embryonic Stem Cell Core, and co-Director of
the Emory MD/PhD Program.
Dr. Csete graduated from Princeton University with a degree in Music and received her M.D. from
Columbia University’s College of Physicians & Surgeons. After residency and fellowship training at the
Massachusetts General Hospital and St. Elizabeth’s Hospital in Boston, Massachusetts, she was
Assistant Professor in Residence at the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 Francisco where she directed the
liver transplant anesthesiology team.
210 King Street, San Francisco, CA 94107 ¨ Phone: (415) 396-9100 ¨ Fax: (415) 396-9141
Web Address: www.cirm.ca.gov ¨ E-Mail: [email protected]
Dr. Csete received her PhD from Californ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 where her work focused on the role of
physiologic gases in stem cell fate. Her lab at Emory continues to study the role of gases in
differentiation, death, and migration of stem cells, as well as the aging of stem cells.
Additionally, as a member of the CIRM Scientific and Medical Research Funding Working Group since
2005, Dr. Csete has an appreciation and understanding of CIRM’s scientific strategy and has already
been providing expertise to the CIRM’s efforts.
About CIRM
CIRM was established in 2004 with the passage of Proposition 71, the California Stem Cell Research and
Cures Act. The statewide ballot measure, which provided $3 billion in funding for stem cell research at
California universities and research institutions, was overwhelmingly approved by voters, and called for
the establishment of an entity to make grants and provide loans for stem cell research, research facilities,
and other vital research opportunities. To date, the CIRM governing board has approved 156 research
grants totaling almost $260 million, making CIRM the largest source of funding for human embryonic stem
cell research in the world.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visit www.cirm.ca.gov.



2008-03-14 12:22:06

主题: knockingdown: CK学习初步体会--说说Group Study
CK学习初步体会--说说Group Study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807&nid=33138&s=all  

作者:knockingdown
发表时间:2008-03-12
更新时间:2008-03-12
浏览:244次
评论:0篇
引用:0次
地址:10.0.  
::: 栏目 ::: 

 
 
 Step2CK与Step1复习的不同之处在于,大部分内容上来看着都很眼熟,很有些抓不住复习重点的感觉。如果自律性再差一些,看起书来效率往往不是很高。看着别人找study partner学习,也跟着照猫画虎试了一下,个人觉得效果不错,记录一点体会。

寻找partner时,最好大家的进度差不多,这样理解程度相近,效果可能更好。为保证效率,人数最好不超过5人。大家难免会突然会出现这样那样的事情,不过令人欣慰的是我们都坚持以小组的利益为第一,即使临时有事,也尽量完成了自己那一部分。此外还要考虑到时区的因素,西部的同学要起早。小组会议在网上进行,我们是用skype。以一周一次为佳,平时各自准备,周六一起学习。每次每个人都负责1-2章节,这样大家都不很累,参与性也好。最好周日或者周一就设计好下周的进度,分配好章节,每个人平均2-3个小时,可以穿插进行。我是周一到周四每天晚上做一套UW, 周四抽出一个小时预览一下,周五整晚来备课,根据内容多少不同,我个人大概是从晚上10点备到1-2点的样子,然后周六早上起来再准备2个小时,以免讲解不流利。就这样,我们利用四个周六完成了内科和部分儿科,学习强度比较大,从上午11点到晚上11-12点,中间休息两次大约共1个半小时,所以要准备好泡面或者饼干之类的,不要饿晕倒。

要达到效果,每个人都要对自己负责的部分做好预习,付出的到位,收获就丰厚。此外CK复习,因为大家已经考完step1,对于临床表现大多比较熟悉,除非特殊内容,疾病介绍部分一般一带而过就可以了(这是我们一起复习了两次才意识到的)。应该将重点放在诊断和治疗上(强调best initial/most accurate test, best initial management/most appropriate management)。尽量不照本宣科,讲归纳总结的重点内容,这样时间短效率高,大家收获都大。为了讲解流畅,最好事先做好notes,或者至少在notes上标注好重点内容,否则讲解时notes上的小字密密麻麻讲解时现找内容,降低速度,耽搁时间,听讲者也会有找不到北的感觉。不过,大家都是边工作边复习,所以partner之间要相互理解和鼓励,好的积极的学习氛围更加重要。

Study group的主要好处在于两点,一是急行军,短期迅速过一遍notes,自己复习不到最后关头很难有这种效率。二是因为要给别人讲明白,自己就要看得很透彻,个人体会这是最促进学习的了,专心看一遍再加讲一遍,复习后的一周之内个人体会基本可以倒背如流,至少对于提高UW正确率有明显效果。在此感谢一下我的study partner们,他们大都不太常来版上。也谢谢Acne向我传授经验。

最后说一下,每个人的情况不大一样,这种方法主要适用于自律性像我一样相对较差的同学,如果你自己看书可以很专注,就不必采用Group Study的方式。



2008-03-13 20:25:26

主题: missguo2: ER开场之女医生们
ER开场之女医生们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3143&nid=33162&s=all

作者:missguo2
发表时间:2008-03-12
更新时间:2008-03-12


在急诊室当volunteer已经大半年了,慢慢的也熟悉起来,除了傻笑终于还会运用别的交流方式了,虽然交流方式非常拙劣,我的英文也总好像消化不良一般的断断续续(对不起80后英文好的称号啊!),可是还是得到很多鼓励。今天来说说我们ER的几位doctor,看到他们就觉得医生这个职业真得不是每个人都做得,可是也没有一个一成不变的模式,我“认识”的这几个医生就各有特点,有时候闲的时候我会想象在若干年前他们傻乎乎或者飞扬跋扈的样子,就忍不住揣摩说招生的人到底看到了他们背后共同的哪一个点把他们都招进去。

从谁开始说呢。先来说说性别比例好了。女生比我想象中的要多(拜那部电视剧所赐,我一直以为ER基本不会超过两位女医生)。我数过,到现在为止我在那里一共见过4个女医生,5个男医生,还有2个resident全部都是女孩。男医生改天说,今天来说说这4个女医生。

首先来说说唯一那个未婚的cindy(我都是偷偷看人手指上的戒指猜出来的)。cindy医生是那几位里面最瘦的,喝水只喝减肥可乐,说话走路很快很快,刚刚剪了短头发看起来就更干练了。她属于那种我觉得有气场的那种女人,往我面前一站我就能感觉到女生少有的一股凌厉和严肃。我其实挺怕她的,刚开始我都不敢怎么跟她说话,当然我现在也不敢怎么跟她说话。一直到现在,她有时候dictation我偷偷在旁边听发现大部分都是无法catch up的,就连她有时候跟我说要我去拿东西,我都要迟疑一下才能行动。我总觉得她对我印象不太好,可能觉得我比较slow吧。可是其实我非常喜欢她的个性,我总觉得我年轻的时候像她,那种走在人群里“一眼就能被挑出来”的toughness我觉得挺好,可是我现在好像没有了555。cindy的雷厉风行在很多时候都能挽救crisis的情况,比如她是少有的能完全依靠语言里面的威慑力让病人老实下来的女医生,而且在出现矛盾而需要跟第三方协调的时候,她是那种摆明态度你就知道肯定没有希望argue的那种坚定。我很少跟着她去看病人,一则她的动作实在太快,二则她几乎从不看着我笑,三则她对我从来不叫名字,我对她总是怕怕的。

然后是谁呢。jackie好了。Jackie算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医生了,因为她跟我以前看的一部医学片里面的那个可爱的女医生一个名字。她应该是这四个女医生里面年纪最大的,所以处理事情的时候最沉稳,也乐于教人一些东西。她话不多,也不常笑,但是还是感觉比cindy柔和很多,讲话的速度一般快。一般她在的时候,每次稍晚一些我会求着跟她去看病人。她一般要么不答应,答应了之后每次离开pagoda之前是会叫我的,看病人的过程中也会有时候看着我再用比较专业的语言重复一次病人的话,看完病人之后还会跟我简单的总结一下病情然后说说她的判断然后问我有没有问题。大多数时候我除了o都没有话答,偶尔我会问两个白痴问题,她可能觉得满无趣的,不过会给我解释啦。她比cindy壮,个子也高,总是带一块绿色的玉,趁着她深绿色的scrub很漂亮。我觉得她比较符合我心目中女医生的形象,不是太彪悍,但是又不是太柔弱。而且我觉得她应该是一个很好的领导者,不过她给我的感觉,镇住台面靠的不是cindy那样的气势,而是非常冷静的道理或者分析。

再来说说kat。她是从来不穿白大褂的,总是一身黑,显得她的金头发特别特别好看。她和后面我要说到的may医生一样属于温和派的。她的name tag上总会挂着儿子的照片,有时候去看病人的途中是会理理正儿子的照片才进房间的。Kat人很好看,看起来也不大,很典型blonde的长相,甜美的不得了。她讲话的速度也很快,但是不像cindy从头快到尾,而是她一段话一段话中间是有比较长的时间停顿的,感觉是那种想一段说一段的女孩。她也是,不爱笑,我一般和她交流都是从巧克力开始。一般情况,当天值班她坐哪个桌子我扫一眼就知道,肯定堆满了各种chip饮料energy bar,我总是分巧克力给她吃,她吃零食的时候就跟小朋友一样。当然,有时候边拆袋子边看屏幕到一半也是忽然一句“Oh, shoot”就冲出去了的。我有时候也能跟着她看病人,但是她一般看完了不跟我解释什么,除非我问,不过多数时候她总是特别忙,可能因为我和她schedule的问题,基本上我在的时候她都是triage doctor,大部分的诊断都是蜻蜓点水。

最后是May咯。如果说“妙手仁心”这个短语要为“仁心”的部分在我们那选一个代言人,那就非may医生莫属。May医生长得一副弯弯的眼睛,笑起来超好看的,她还特别喜欢笑,动不动眼睛就笑没有了。她讲话又带一点点鼻音,每次看到小baby说\\\"Oh, he/she is so cute~\\\"的时候感觉超温柔的。May医生讲话速度是4个人里面最慢的,所以我最喜欢跟着她,因为绝对不存在听不懂或者听错的问题。她面部表情很丰富,同情心很重,是那种听病人说哪里哪里痛会露出很担心的表情的那种人,她对付小孩特别有一套,感觉有时候很像阿姨而不是医生。她跟小孩子的爸爸妈妈解释一些medication的时候也常说:\\\"I know it\\\'s not comfortable. My daughter had this before. I know what feeling the parents have.\\\" 我觉得有时候她有一点点像头两季Grey\\\'s anatomy里面的izzie,是会让人觉得,她有站过你的角度考虑你的感受的那种医生。我一直猜想她还不是attending,因为她总穿一个短的白大褂,所以她对谁都是客客气气的,对我也很好,有时候会偷偷告诉我哪哪床有个有趣的病人等会带我去看,或者说今天下午我们来了个病人也是从中国来的哦。我一点都不怕她,除非她忙得脚不沾地,不然我求她带我去看病人她都是高高兴兴说好我心里也不会慌的。

我每次跟着去看病人的时候他们都会问我,你要去申请护士学校还是医学院亚,我就指着她们说,我想像她一样压。然后大家都笑。有时候我也会想,不知道以后会比较像她们四个里面的谁哦。呵呵,今天先写到这吧,改天再写。



2008-03-13 20:23:21

主题: bangbu1996: 《本草纲目》笑话之鸡蛋
《本草纲目》笑话之鸡蛋

  作者:bangbu1996

  《本草纲目》以秽物入药,如人之屎尿尸肉经血、猪牛狗鸡几乎一切动物肛
门排泄物,恶心荒诞无以复加,最易为反中医者诟病。中医粉丝虽无可辩驳,但
死不认错是其本性,每每倒打一耙,指责批评者心理阴暗。想想也是,历史局限
性嘛,几百年前的书,难免有些糟粕,秽物之外,岂无精华?将瑰宝巨著视为笑
话大全,无乃太过?

  我翻到禽部,挑最熟悉的“鸡”,跳过“鸡矢”,细看最干净最纯洁我的最
爱------“鸡子(鸡蛋)”,结果,我仍然笑翻了,错不了,这是一本中医药笑
话大全。下面摘录部分,附以简评(括号内部分)。

  鸡子即鸡卵也,黄雌者为上,乌雌者次之。(why?)

  【气味】甘,平,无毒。〔思邈曰〕微寒。畏醇醋。〔鼎曰〕不宜多食,令
人腹中有声,动风气。和葱、蒜食之,气短;同韭子食,成风痛;共鳖肉食,损
人;共獭肉食,成遁尸注(不太懂,似乎相当于西医的脓血症、肌肉深部脓肿),
同兔肉食,成泄痢。妊妇以鸡子、鲤鱼同食,令儿生疮;同糯米食,令儿生虫。
(均为无稽之谈,一笑!)

  〔时珍曰〕小儿患痘疹,忌食鸡子,及闻煎食之气,令生翳膜(再笑!)。
  【主治】除热火灼烂疮、痫痉,可作虎魄神物(古人认为琥珀是由老虎死后
的精魂入地化成)。《别录》。……《太平御览》云:正旦吞乌鸡子一枚,可以
练形。《岣嵝神书》云:八月晦日夜半,面北吞乌鸡子一枚,有事可隐形。(大
笑!)

  【发明】〔时珍曰〕卵白象天,其气清,其性微寒;卵黄象地,其气浑,其
性温;卵则兼黄白而用之,其性平。精不足者补之以气,故卵白能清气,治伏热、
目赤、咽痛诸疾;形不足者补之以味,故卵黄能补血,治下痢、胎产诸疾;卵则
兼理气血,故治上列诸疾也。(中医所谓药理多是诸如此类逻辑错乱的瞎联想,
笑!)
  【附方】旧八,新二十三。

  天行不解已汗者。用新生鸡子五枚,倾盏中,入水一鸡子搅浑,以水一升煮
沸投入,纳少酱啜之,令汗出愈。《许仁则方》。

  天行呕逆食入即吐。鸡子一枚,水煮三五沸,冷水浸少顷,吞之。《外台》。
  伤寒发狂烦躁热极。 吞生鸡子一枚,效。《食鉴》。(哈哈)

  三十六黄《救急方》:用鸡子一颗,连壳烧灰,研酢一合和之,温服,鼻中
虫出为效。

  白虎风病〔藏器曰〕取鸡子揩病处,咒愿,送粪堆头上,不过三次瘥。白虎
是粪神,爱吃鸡子也。(粪也有神,绝倒!)

  年深哮喘,鸡子略敲损,浸尿缸中三四日,煮食,能去风痰。《集成》。
(如此简单的哮喘妙方,不知哪个病人愿意一试,哈哈!)

  小儿疳痢肚胀。用鸡子一个开孔,入巴豆一粒,轻粉一钱,用纸五十重裹,
于饭上蒸三度,放冷去壳研,入麝香少许,糊和丸米粒大。食后温汤下二丸至三
丸。《经验方》。 (装神弄鬼,究是何理?)

  预解痘毒保和方:用鸡卵一枚,活地龙一条入卵内,饭上蒸熟,去地龙,与
儿食,每岁立春日食一枚,终身不出痘也。(有此妙法,打什么鸟疫苗!大笑三
声!)
  李氏用鸡卵一枚,童便浸七日,水煮食之,永不出痘。(再大笑三声!)
  李捷用头生鸡子三五枚,浸厕坑内五七日,取出煮熟与食,数日再食一枚,
永不出痘。(笑不出来了!)

  子死腹中用三家鸡卵各一枚,三家盐各一撮,三家水各一升,同煮,令妇东
向饮之。《千金方》。(为什么要三家?为什么要东向?医乎?巫乎?)

  产后血多不止。乌鸡子三枚,醋半升,酒二升,和搅,煮取一升,分四服。
《拾遗》。(今天的中医敢这样处理产后大出血,是否算故意杀人?哈哈)

  腋下胡臭。鸡子两枚,煮熟去壳,热夹,待冷,弃之三叉路口,勿回顾。如
此三次效。《肘后方》。(不笑不行!却不敢向狐臭同事推荐,哈哈!)
  胡蔓野毒即断肠草。一叶入口,百窍流血。惟急取凤凰胎,即鸡卵抱未成雏
者,已成者不用,研烂,和麻油灌之。吐出毒物乃生,少迟即死。《岭南卫生
方》。(这样的急救,恐惧!笑不出!)

  痈疽发背初作及经十日以上,肿赤焮热,日夜疼痛,百药不效者。用毈鸡子
一枚,新狗屎如鸡子大,(又见狗屎,无可逃避的屎尿,哈哈哈哈!)搅匀,微
火熬令稀稠得所,捻作饼子,于肿头上贴之,以帛包抹,时时看视,觉饼热即易,
勿令转动及歇气,经一宿定。如日多者,三日贴之,一日一易,至瘥乃止。此方
秽恶,不可施之贵人(穷人不是人?从此可见李时珍医德高尚也不过是扯淡!哈
哈)。一切诸方皆不能及,但可备择而已。《千金方》。

  身体发热,不拘大人、小儿。用鸡卵三枚,白蜜一合和服,立瘥。《普济
方》。(这样就能退热?还“立瘥”?这个验证起来非常容易,果有此神效,今
天一定广为流传。李时珍对这些奇方怪法不加一丝一毫的怀疑或验证就收录,说
明他不具有起码的科学素质,纯粹是个捡垃圾的!《本草纲目》没有科学价值当
可断言!)



2008-03-13 16:58:55

主题: 女性心脏病发作症状不同引起关注 VOA记者: 马蒂格
女性心脏病发作症状不同引起关注 

VOA记者: 马蒂格 
华盛顿
Jan 11, 2008
  


不论是男性或女性都有患心脏病的可能,但是两者之间的症状却是不同的。心脏病发作的原因是通往心脏的血管被堵塞,无法把含有氧气的血液输入心脏,使心脏的肌肉在几个小时之内受损。如果堵塞的程度严重,心脏在几分钟之内就会受到损伤,所以,对心脏病发作的病人来说,接受治疗的时间至关重要。在电影里面,当一个人心脏病发作的时候,他会捂着胸口发出痛苦的呻吟,然后倒在地上。

但是,美国心脏学家乔治.索普科说,那只是在演戏,未必符合真实的情况。索普科是“美国国家心脏、肺脏及血液研究所”的研究员。他说,很多人在心脏病发作的时候并没有电影里面所表演的那种样子,女性当中出现这种情形的更少。索普科和他的同事对30年来男性和女性患者的心脏病发作记录进行了查阅。他说:“我们发现心脏病发作有很多不同的症状,但是在妇女当中,有相当大的一部分、也就是三分之一,并没有感到胸部疼痛。”

女性病患时常会有其他的症状,乔治.索普科说:“心脏病发的时候,女性病患的颈部,颚部、肩部或者臂膀可能有不舒服的感觉,也可能突然呼吸短促、或者突然感到疲劳。”

*美国女性头号杀手*

由于不知道这些症状显示着心脏病发作,很多妇女延误了就医的时间,结果使心血管疾病成为美国妇女的头号杀手,心血管疾病也是全世界妇女最普遍的致命疾病之一。

近年来,妇女对癌症有了较多的认识。但是,索普科说,心脏病对妇女构成的危险性超过癌症,尤其是年龄较大的妇女。索普科把心脏病以及患乳腺癌的机率做了一个比较。他说:“以25岁到54岁的妇女来说,患心脏病以及患乳腺癌的机率大致相等,心脏病略微少一点。但是,过了54岁之后,心脏病患者明显的大幅上升,而乳腺癌则少许增加。随着年龄的增长,患心脏病的机率大约增加10倍到15倍。”

索普科说,女性以及她们的医生必须密切注意女性心脏病发作的症状,这是至关重要的,应该尽快就医。索普科的研究报告发表在美国《内科学文献》期刊上。



2008-03-13 16:56:31

主题: VOA: 用小电泵帮助心力衰竭患者血循环
用小电泵帮助心力衰竭患者血循环 

记者: 史密斯 
华盛顿
2008年3月10日
  


充血性心力衰竭患者的症状是心脏衰弱,血液无法做正常的循环,肺部和人体的其他器官出现积水的现象。但是,被诊断出患有充血性心力衰竭的病人,并不一定陷于绝望,虽然没有完全治好的方法,很多患有这种心脏疾病的人可能病情好转,有一名女性患者就是利用一种新的装置来帮助她的心脏恢复机能。

莎莉纳.冈萨雷兹是一名心力衰竭患者,有一年多的时间,她的情况相当危险。她说:
“那是一段非常困难的时间,我走不了两步路就会觉得上气不接下气。”

她的医生罗伯特.波加维说:时间非常急迫,罗伯特.波加维是美国“德克萨斯心脏研究中心”的医生,他说:“莎莉纳.冈萨雷兹的心力衰竭病况严重,可能只有三十天的寿命了。”

据“世界卫生组织”估计:每年至少有两百万新的充血性心力衰竭病例,男性和女性患者的人数大致相等,除了心脏移植,没有根治的方法,但是,在获得一个合适的心脏之前,医生们还是要设法维持莎莉纳.冈萨雷兹的生命。

他们发现了一个解决的方法,那就是利用一个小型的电动泵使病人的血液以每分钟一万圈的速度在体内循环。这种被称做“心脏伴侣”的小型电动泵为体型较小的妇女带来希望, 因为男性患者使用的标准型号的电动泵对她们不适用。

“德克萨斯心脏研究中心”设在美国德克萨斯州的休斯敦,研究中心的医生勃德.佛雷瑟说:“这种装置可以把很多病人从死亡的边缘挽救回来,对于心力衰竭没有其他医治的方法。”

过了三个月,莎莉纳.冈萨雷兹已经恢复到能够回到小学去教课,能够跟在她儿子后面跑,甚至于还能做运动。罗伯特.波加维医生说,另外还有一项对病人有利的发现,他说:“我们把电动泵放慢之后发现她的病况好转,经过一段休息,她的心脏机能有了进步,这种情形是很少见的。”

对莎莉纳.冈萨雷兹来说,她有了一个新生的机会,医生们计划把她的电动泵撤除,医生说她不再需要移植,因为她的心脏已经有自己跳动的能力。



2008-03-13 16:43:27

主题: VOA记者 维拉瑞尔: 美科学家研制新疟疾疫苗效果倍增
美科学家研制新疟疾疫苗效果倍增 

VOA记者: 维拉瑞尔 
华盛顿
Mar 4, 2008
  


美国总统布什不久之前到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进行了一次访问,他特别关注的是疟疾和非洲大陆上的其他卫生问题。大多数卫生专家说,对疟疾的控制需要从很多方面着手。

在坦桑尼亚的一所医院当中美国总统布什和夫人分发了一些涂有杀虫剂的蚊帐,用来预防疟疾的传染。仅仅在坦桑尼亚,每年就有超过10万人死于疟疾。布什总统说:“疟疾所造成的苦难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每一个死于疟疾的案例都令人无法接受。”

疟疾是一种寄生虫引起的,带有这种寄生虫的蚊子在叮咬人的时候会使寄生虫进入人的血液。世界卫生组织报告说,在非洲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每年大约有100万人死于疟疾,其中大多数是年龄在5岁以下的儿童,平均每30秒钟就有一个儿童死亡。

布什总统在2005年宣布一项为期5年、总计花费12亿美元的疟疾防治计划,目的是把15个非洲国家的疟疾死亡率降低一半。这项计划所采取的措施包括分发药品,训练卫生工作人员以及在室内喷洒杀虫剂。这项计划的受惠者已经超过2千5百万人。很多科学家说,对抗疟疾要从多方面着手进行。

美国科学家史蒂芬.霍夫曼正在致力研发一种疫苗。他放弃了医生的工作,在美国马里兰州开设了萨纳利亚疫苗制造公司,资金主要是盖茨基金会所捐助的2千9百万美元。这家公司的任务是利用蚊虫来制造疟疾疫苗。

*七十种疫苗正在实验*

目前,全世界有70种正在实验的疫苗。但是,史蒂芬.霍夫蔓说,萨纳利亚研发的和其他疫苗不同,因为萨纳利亚实验室的工作人员是对整个寄生虫加以利用,他们经由辐射把染有疟疾的蚊虫杀死,然后从蚊虫的唾液腺抽出已经变的衰弱的寄生虫,这种寄生虫在注入人体血液的时候会产生免疫反应,初步研究的结果显示,这种方法有希望获得成功。

史蒂芬.霍夫蔓说:“对于接受注射的人,其他疫苗所显示的保护作用最多只有30%到40%,有效时间也不会超过几个星期,而我们的疫苗所显示的保护作用在99%以上,有效时间至少有10个月。”

史蒂芬.霍夫蔓说,他和他的同事计划在今年月向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申请批准他们研发的疫苗。他们希望在今年年底以前开始做临床试验。



2008-03-13 16:42:08

主题: 世卫组织:脑膜炎新疫苗不久问世 记者: 施瓦茨
世卫组织:脑膜炎新疫苗不久问世 记者: 施瓦茨 
达喀尔
2008年3月10日
  


脑膜炎爆发高峰季节还剩下3个月,布基纳法索和中非共和国已经有几百人因脑膜炎丧生。但是,世界卫生组织说,一种新型、低成本、持续时间长的疫苗可能最早于明年问世,这种疫苗可以帮助防止更多的脑膜炎爆发。

*非洲国家今年已出现几千例脑膜炎*

自从2008年初以来,处在脑膜炎多发地带的国家已经报告了几千例脑膜炎病例。

脑膜炎多发地带是从塞内加尔到埃塞俄比亚的一连串非洲国家。世界上超过三分之二导致死亡的脑膜炎病例都出现在这个地区。

今年,仅仅在布基纳法索就有超过350人死于脑膜炎。

脑膜炎侵袭大脑和脊髓附近的膜。即使得到治疗之后,还是有10%的脑膜炎患者会死亡。

许多脑膜炎发生在该地区最干旱的季节,也就是1月到6月间。

*目前的疫苗有很大局限性*

世界卫生组织和该地区的政府以及其它国家的卫生组织一起已经给疫情最严重地区的成千上万人注射了疫苗。

但是,世界卫生组织脑膜炎专家科斯塔说,目前的疫苗在抗击脑膜炎方面有极大局限性。他说:“这种疫苗只能免疫两年,因此,这种疫苗是预防性疫苗,用来控制脑膜炎爆发,但是这种疫苗不能让人很长一段时间都免疫。”

目前的疫苗也无法保护年幼的儿童。

*新疫苗的免疫期至少10年*

世界卫生组织已经研发了一种新的疫苗,他们希望可以用这种疫苗来防止脑膜炎爆发。

科斯塔说:“根据我们目前收集的数据,新的疫苗将让人免疫至少10年。这意味著我们可以让人免疫,而且那些没有接种疫苗的人也将因为别人注射了疫苗而获益,因为我们将阻止脑膜炎球菌传播。”

这种疫苗的目标是一种特别的脑膜炎菌株,名叫血清A型。科斯塔说,这种菌株导致了非洲几乎所有的脑膜炎症。

*世卫组织计划明年初推出这种疫苗*

科斯塔说,世界卫生组织希望使用这种新疫苗来给所有的人接种,这种疫苗每支只要40美分。科斯塔说:“我们希望用这种新的疫苗来减少血清A型脑膜炎。”

研发这种新疫苗的公司和世界卫生组织一起计划在明年初推出这种疫苗。



2008-03-13 16:06:38

主题: Dr. Barrett谈中医(警惕针炙、气功、与中医) 寻正/译
美国医生谈中医(警惕针炙、气功、与中医)

  Stephen Barrett, M.D.,寻正/译

  【应原作者要求,凡转载此文,请保留这个链结:
http://www.quackwatch.org。此文英文原文链结为:
http://www.quackwatch.org/01QuackeryRelatedTopics/acu.html】

  【译者导言:Barrett医生是一位退休的精神病医生,在美国是著名的作家、
编辑和消费者权利代言人,他是全美反卫生欺诈委员会的副会长、美国科学与健
康委员会科学顾问、超自然现象科学调查委员会(CSICOP)特别会员。他曾在
1984年因反对营养物品欺诈获得FDA局长公众服务特别贡献奖,2001年从美国健
康教育协会获得健康教育卓越服务奖,是美国食品协会的荣誉会员。此文为众多
的Barrett医生反医疗营养欺诈的作品之一,发表在他主持的QuackWatch网站上。
〖〗内容为译者根据原文意译所加。针炙是中医在美国流行的主要形式,所以本
文侧重讨论针炙。】

  中医,常称东方医学或者中国传统医学(TCM),包括大量的基于神秘的各
种民间医疗实践。它宣称身体内存在一种生命能量(气),循特定路线运动,叫
做经络,与身体脏器与功能相连。疾病是气平衡失调或者〖运行〗受阻引起的。
古传实践技术如针炙、气功以及各种草药的使用据称可以〖帮助〗恢复〖气〗平
衡。

  传统的针炙,正如现行实践那样,要用不锈钢针刺入身体各部位。低频电流
可能被施于炙针以产生更大的刺激。其它可以单用或者结合针炙的技术包括灸术
(对皮肤使用燃烧的药絮或者草药),通过插入的炙针注入无菌水、普鲁卡因、
吗啡因、维生素、或者极度稀释疗法的药品,使用激光(激光炙),对外耳部进
行针炙(耳炙术),按摩(使用按压〖穴位〗的方法)。所有治疗都针对所谓的
“穴位”,据称穴位在全身都有分布。最早的穴位有365个,跟一年365天相对应,
随后在过去的2000年里炙术支持者们相继扩展了穴位的个数,达到2000个左右
[1]。一部分实践者对疾病部位或者邻近部位进行针炙,其他人则根据症状选择
〖治疗〗穴位。在传统的针炙治疗中,通常多个穴位结合使用。

  气功也宣称能影响生命能量〖气〗的运动。内气功是为自己练功,涉及深呼
吸、集中意念及放松技巧。外气功则为“气功大师”所发,据称可以用他们手指
发出的能量治疗大范围内的疾病。但是对中国气功师们进行科学调查的研究者未
能发现任何证明超自然力量的存在的证据,〖相反〗有一些〖故意〗欺骗的证据。
比如他们发现,躺在距气功师有八英尺远的桌面上的病人随着气功师手掌运动而
有节奏地运动或者翻腾,但是当〖病人〗她不能看见气功师时,她的运动跟气功
师就没有联系[2]。数年前被中国取缔的法/轮/功就是一种气功,它宣称是“一
种强有力的治疗、释放压力与提高健康度的机制”。

  绝大多数针炙师坚持对健康与疾病的中国传统观念,认为针炙、草药以及相
关实践技术是对整个疾病领域的都有效的〖系列〗手段。其他的人则拒绝这种传
统看法,认为针炙只是止痛的一种简单有效的手段。中医先生所使用的诊断过程
包括问(医疗疾病史、生活方式),望(皮肤、舌头、肤色),闻(呼吸声),
与切脉。据说有六大经脉相对应于身体器官与功能,每只手都可以通过切脉诊察
哪股经脉缺气〖气虚〗。(现代医学只确认一种脉博,对应于心脏跳动,可以在
腕、颈、足及其它地方察探到。)一些针炙师认为在症状发生数周乃至数月前就
发生了身体能量失衡。他们宣称针炙可以用于治疗这类病人,这些病人没有明显
的疾病而只是感到不适。

  中医(以及其它亚洲国家的民间医学实践)对一些特定物种〖的生存〗构成
威胁。比如说,黑熊——因它们的胆囊而身价倍增——在亚洲几乎被猎杀绝迹,
偷猎黑熊在北美也是一个越来越严重的问题。

  含糊的主张

  据说针炙有效的病症包括慢性疼痛(颈、腰痛,偏头痛),急性损伤痛(扭
拉伤、肌肉与韧带撕裂伤),胃肠疾患(消化不良、溃疡、便秘、腹泻),心血
管疾患(高低血压),泌尿生殖疾患(月经不调、性冷淡、阳萎),肌肉神经疾
患(瘫痪、失聪),以及行为疾患(暴食症、药物依赖、吸烟)。但是,支持这
些主张的证据多为针炙师们的观察〖经验〗及有严重科学设计缺陷的研究。一个
设有对照的研究发现电炙耳朵对慢性疼痛的治疗作用不比安慰剂刺激(轻柔刺激)
更好[3]。在1990年,三位荷兰流行病学者分析了51项有对照的针炙治疗慢性疼
痛的研究,结论说“即使是较好的研究的质量也很差……针炙对慢性疼痛的治疗
的功效仍旧可疑。” [4]他们也研究了针炙治疗香烟、海洛因、与酒精的成瘾性
的报告,认为针炙作为对这些疾患的有效治疗手段不受合格的临床研究所支持
[5]。

  针炙麻醉在东方用于手术并未象其支持者所建议的那样普遍。在中国医生会
剃除那些看上去不适合的病人。针炙不被用于急诊手术,〖若被用于手术则〗要
常常伴随着局部麻醉或者结合镇静安眠药物[6]。

  针炙如何止痛是不清楚的,一种理论建议疼痛信号在传输到脊髓或者大脑前
在许多连接到局部的“门户”被阻止;另一种理论认为针炙刺激躯体产生镇痛类
的物质叫做内啡呔,可以止痛;其它理论涉及安慰剂效应、外部诱导(催眠效
应)、习得条件作用作为重要因素。Melzack与Wall注意到针炙产生的止痛作用
可以用许多其它类型的感觉过度刺激所产生,比如说电与热应用于针炙穴位上或
者身体的其它部位,他们结论说“这些类型的刺激的有效性证明针炙并非一种神
奇的治疗方式,而只是许多通过增强感觉输入而产生镇痛作用的方式之一。”在
1981年美国医生协会科学事务委员会表明〖针炙〗止痛作用在大多数人并非总是
存在或者可以重复观察到,在不少人中根本就观察不到[7]。

  1995年密苏里大学医学院精神病临床教授George A. Ulett(MD,Ph.D.)宣
布“去掉超自然的想法,针炙实际上是一种很简单的可以用于非药物性止痛的技
术。”他认为中国传统式的针炙〖因为缺乏适当刺激〗实际只是安慰剂作用,而
用电刺激大约80个针炙穴位被证实有止痛作用[8]。

  在中国的中医研究的质量奇差无比,最近一个对2938份发表在中国的医学杂
志上的临床研究报告进行的分析断定它们中的绝大多数毫无结论价值。研究者表
示:

  在大多数的研究中,疾病是通过传统〖中医〗医学的体系来定义与诊断的,
研究结果是通过主观或者客观或者二者皆有的传统医学方法认定的【作者可能是
指这些研究是通过“传统方法”认定附合现代医学标准的结果,比如用中医的方
法判定肝炎的治愈与否,译者注】,还往往加以传统中医的结果判定〖比如气虚
血瘀等〗。发表在非专科类的杂志上的超过90%的研究是评估大多为中国秘方
【秘方一词在西方学术界及公众眼里都具有强烈的贬义,译者注】的草药方剂……

  虽然近年来在方法学的质量上有所进步,仍旧存在大量的问题。随机化过程
多数描述欠当,只有15%的研究应用了盲法,少量的研究才有超过300的样本量,
许多研究中使用另一种缺乏随机对照研究证实疗效的中国传统方法来作为对照,
大多数研究只关注短期与中期而非长期效果,大多数研究不报告研究对象顺从治
疗状况与随访的完全度,疗效极少用量化来表示与汇报,从来没有提到过原设治
疗分析【Intention to treat analysis,指实验分组按最初设计治疗手段,而
非实现了的治疗手段分组,比如说有的病人不遵从研究人员分配的组而私自或者
征求得同意变换了组别,或者退出研究等,在原设治疗分析中还放在原设组内分
析,译者注】,超过半数的研究没有汇报〖研究对象〗基线特征或者副作用。许
多研究只是短篇报道。大多数研究都取得了对检验效果的阳性结果,表明发表偏
差的普遍存在,通过对49篇研究针炙对中风的疗效的研究的漏斗图分析【测定样
本大小与确切临床疗效大小的关系,漏斗图不对称及样本大小与疗效临床大小成
反比分别表明发表的选择性偏差及测试疗效的无效性,译者注】,证实在该领域
内的选择性发表阳性结果的偏差,提示针炙可能不比对照的效果更好[9]。

  在Heidelberg大学的两位科学家发明了“假针”,可以帮助针炙研究者设置
更好的对照研究。该装置是一个有钝头的针,可以在铜柄里自由移动,当钝头接
触到了皮肤,病人有针炙针插入的感觉,同时该针的暴露部分不断地缩入柄内,
造成针插入皮肤的印象。当此假针用于志愿者时,没有人怀疑此针实际未插入皮
肤内[10]。

  在2004年,Heidelberg大学的一个团队在对妇女在乳房及妇科手术术后恶心
与呕吐的针炙疗效研究中证实了其假针的价值。该研究中有220位妇女在前臂内
侧的“心包经6号穴”【可能指郄门穴,译者注】针炙穴位上接受了针炙或者假
针治疗,在术后恶心呕吐的后果或者抗吐药使用〖频度〗上两组没有区别,在麻
醉前接受治疗或者在麻醉后接受治疗的基础上两组也没有区别[11]。对上述研究
进行更细致的分组分析显示呕吐在针炙组病人中有“显著降低”,但是作者们正
确地表明此类发现可能是因为关注多个结果造成的。(当关注的结果愈多,在结
果中发现一个假的有统计显著性的结果的机率也随之增加。)这项研究之所以重
要,因为术后恶心呕吐减少是少有的有科学杂志中报道支持的针炙疗效之一,
〖那些〗其它〖针炙防治术后恶心呕吐〗研究有阳性结果的未能实现如此严格的
对照控制。

  Harriet Hall是一位对医疗欺诈感兴趣的退休了的家庭医生,他用很有趣的
方法总结了针炙研究的显著结果:

  各种针炙研究证实了你在哪里放置炙针都不重要,或者你当真使用炙针与只
是假装使用炙针(只要被实验对象相信你使用了炙针)都是一样的。许多针炙研
究者正在做我称为牙妖科学:测量枕头下钱还剩多少,丝毫不管牙妖是否真的存
在。【西方的传统,小孩换牙时脱牙睡觉前藏枕头下,熟睡后父母用硬币或钞票
换之,醒后告之牙妖用钱换走了小孩的牙。译者注】

  风险是存在的

  不适当的针炙操作可以导致昏迷、局部血肿(因为刺穿了血管)、气胸(刺
穿了肺)、惊厥、局部感染、乙肝(炙针传播)、细菌性心内膜炎、接触性皮炎、
以及神经损伤。针炙师使用的草药没有受到安全性、疗效、实效上的法律管制。
此外如果针炙师不采用科学知识体系进行诊断,还存在漏诊危险疾病〖而不能得
到及进治疗〗的风险。

  针炙的副作用很可能跟针炙师所受训练有关。对1135位挪威医生的调查揭示
了66例感染、25例肺穿透、31例疼痛加重、与80例其它并发症。对197位更倾向
于认识到即时并发症的针炙师平行调查显示132例昏迷、26例疼痛加重、8例气胸、
与45例其它意外[12]。但是一个在日本医疗设施内五年内对76位针炙师的研究在
55591次针炙治疗中只发现了64例有害事件(包括16例遗忘的炙针与13例暂时性
低血压),没有严重的并发症,研究者结论说接受过适当〖现代〗医学训练的针
炙师不容易出现严重的有害事件[13]。

  在2001年英国针炙委员会的成员参加了两个前瞻性研究后报告说在经历了超
过66000次针炙治疗的病人中〖观察到〗并发症机率低而且没有严重并发症[14,
15]。伴随的社论认为并发症在称职的针炙师手上很少发生[16]。因为缺乏后果
资料,上述研究不能对风险与效益进行对比评估,这些研究也没有涉及针炙师使
用传统中医方法进行不适当诊断(而未能及时得到有效治疗)的机率。

  靠不住的〖治疗〗标准

  在1971年,因为许多美国名人到中国带回来的〖神奇〗故事,针炙突然变得
热门起来。创业者,包括医学界的或者没有医学背景的,开始用夸张的广告手法
宣传〖有关的〗诊所、研讨讲习会、现场表演、书刊、远程学习课程、以及业余
自修成套装备。目前一些州限制只有医生才能进行针炙,或者针炙者必须在医生
的监督下才能执业,在大约20个州里人们可以不需要医生的监督就执业针炙。
FDA现在规定炙针为二类医疗用品,要求合法执业者在执业活动中标记其为一次
性用品[17]。针炙不在老年保险(Medicare)的保险范围内。1998年3月的美国
脊柱按摩协会杂志用了一个分五部分的封面报道鼓励脊柱按摩术师进行针炙训练,
其中之一的作者声称这样可以扩大他们的执业范围[18]。

  全国针炙与东方医学认证委员会(NCCAOM)出台了志愿认证的认证标准,对
东方医学、针炙、中医草药学、亚洲躯体治疗术进行分别认证。在2007年,据称
该认证项目或者测验在40个州及哥伦比亚特区得到执照认可,在全美有2万多有
执照执业者[19]。(Acupuncture.com网站提供各州执照执业信息。)针炙师的
〖专业〗证件通常包括C.A.(持证针炙师)、Lic. Ac.(执照针炙师)、M.A.
(针炙硕士)、Dip. Ac.(针炙毕业证)、Dipl.O.M.(东方医学毕业证)、以
及O.M.D.(东方医学博士)。其中一些有法律价值,但它们并不保证〖证书〗持
有人有能力进行必要的诊断或者进行合理的治疗。

  在1990年美国教育部承认现在被叫住针炙与东方医学认证委员会的认证资格,
但是此认同并非基于〖认证人员〗所学的科学基础,而是基于其它因素[20]。
Ulett表示:

  针炙的认证是一个假打欺骗。虽然得到认证的包括一些头脑简单的医生,大
多数是非医学专业人员,他们假装医生,使用认证作为一系列未经证实的新时代
医疗骗术的保护伞。遗憾的是,一些健康维持会(HMO)、医院、甚至医学院都
经不起引诱,从而将真正需要现代医疗的病患暴露给庸医骗术〖作为欺骗目标〗。

  全美反卫生欺诈委员会作出了如下结论:

  针炙是未经证实的治疗方法。
  其理论与实践是基于原始及幻想的疾病与健康概念上,这些概念跟现代科学
毫无关系。
  在过去20年的研究中证明针炙对任何疾病都没有明确的效果。
  经验中的针炙效果多半是基于期望、暗示、反刺激、条件化、以及其它心理
机制的综合效果。
  针炙的使用应当被限制在适当的研究机构与活动中。
  保险公司不应该被强制要求为针炙服务提供保险覆盖。
  允许非医学专业的针炙师执业〖的政策〗应当被逐步废除。
  希望尝试针炙的消费者应当同有相关专业知识、而又没有任何商业利益相关
的医生〖而非针炙师〗就其情况进行咨询[21]。

  发神经的国立卫生研究院(NIH)

  在1997年,国立卫生研究院及其它一些政府机构组织了求同发展会议,该会
议建议说“现已有足够的证据……支持针炙有价值进入正统医学以及鼓励更多的
对其生理机制与临床价值的研究。”[22]其评审团也建议联邦政府与保险公司扩
大保险覆盖范围让更多的人有机会得到针炙治疗。这些结论没有基于在全美反卫
生欺诈委员会立场公告发表后的相关研究,相反,它们反应了一个由针炙支持者
控制的计划委员会所选择的评审团成员的偏见[23]。全美反卫生欺诈委员会董事
长Wallance Sampson医生认为该求同会议是“〖针炙〗鼓吹者们的求同,而非基
于合理科学观点的求同”。

  虽然该会议的报告也描述了一些重要的问题,但它未能用适当的角度来阐述。
该评审团承认“研究针炙的绝大部分报告都是个案、个案系列、或者是缺乏合理
设计以验证疗效的研究”,以及只有“相对很少”的高质量的有对照的针炙疗效
的实验研究,但是它报告说“世界卫生组织列举了40多个适合于针炙治疗的疾病
状态。”这一句话的后面应该加一句,〖世界卫生组织的〗这个清单缺乏有效性。
【世界卫生组织也受政治影响,在很多领域并不具有权威性结论(或权威性结论
的能力),中国易于受骗的消费者似乎对国际组织的观点与看法,有时甚至是名
称看上去象国际组织的,都一定程度上缺乏免疫力。译者注】

  更为严重的是,尽管求同报告提及了中医针炙理论,它未能指出〖消费者〗
到缺乏合理诊断能力的针炙师处寻求诊治的风险与经济浪费。该报告提出:

  针炙的主要理论是基于在身体内存在对健康至关重要的能量流(称气)的各
种模型,这些能量流的阻断是导致疾病的根源,而针炙师可以通过可辩认的皮肤
穴位去纠正能量流失衡。
  针炙主要采用全面的、基于能量的方法而非基于疾病的诊断与治疗模式。
  尽管对穴位的解剖与生理进行了大量的研究,对这些穴位的准确定义与描述
仍然存在大量争议。一些关键的传统东方医学的概念比如气的循环、经络系统、
五行理论的科学基础更难以捉摸,难以与现代生物医学知识体系相弥合,但它们
在针炙治疗过程中评估病人与决定治疗方式上有着重要作用。

  简单地说,上述讨论的意思就是如果你找到传统中医执业者,你不可能得到
适当的诊断。很少有发表文章提到这个事实,让我觉得甚为惊讶。即使是《消费
者报告》杂志也建议寻求针炙治疗的读者向有ACCAOM认证的针炙师求治,我建议
人们避免这样的认证执业者,因为认证所需要的训练是基于毫无道理的中医理论,
得到针炙最安全的途径是大学医学院里做此方面研究的不相信此类理论的医生。

  诊断方面的研究

  在1998年,我在一个社区学院听一个报告以后,一位很有经验的中医执业者
察看了我的脉博与舌苔,他诊断说我的脉相显得有“疲劳紧张”,舌苔上看我有
“血瘀”。不一会儿他又告诉一位妇女她的脉相显示有心脏早搏(一种心脏节律
有异常的情况,有没有意义要看个人是否存在潜在的心脏疾患)。他对我们都建
议进行针炙与草药治疗——大约要花90美元治疗一次。我察看了那位妇女的脉博,
发现她的脉博完全正常。我认为非医学专业的针炙师们大多依据不适当的诊断
〖来进行治疗〗,国立卫生研究院求同会议评审人员应当强调这个问题的严重性。

  一个在2001年发表的研究显示了中医实践的荒唐。一位有慢性腰痛的40岁的
妇女在两周内看了7个针炙师,有6个诊断她“气滞”,5个“血瘀”,2个“肾气
虚”,1个“阴虚”,以及一个“肝气虚”。建议的治疗更是各有天地,在6个明
确写下治疗的意见中,针炙师计划用7-26个炙针在背部、腿、手、与足上的4-
16个特别的“穴位”治疗,在28个选定的穴位中只有4(14%)个穴位有两个以上
的针炙师选定〖其它穴位均取决于特定针炙师〗[24]。该研究试图通过设计使得
结果更一致。所有的针炙师都在同一个中医学校受过培训,另外6个〖针炙师〗
志原者因为他们使用“非常特别的治疗方法”被排除了,有3 个因为执业不满三
年而被排除了。基于科学的方法被详细研究〖与应用〗以确保其可靠性,这好象
是最早的一个已发表的关注中医诊断与治疗的稳定一致性的研究。我期望有更大
的研究证实中医诊断毫无意义,跟病人的健康状态毫无关系。该研究的作者宣称
那些诊断显示“高度一致”,因为几乎所有的针炙师都发现了气或血瘀,不过,
更合理的解释是几乎任何人都会得到这样的诊断。如果一个健康的人被多位针炙
师检查,其后的〖诊治〗过程肯定极为精彩。

  更多的信息请至:

  CSICOP关于中医与伪科学在中国的调查
(http://www.csicop.org/si/9609/china.html)
  全美反卫生欺诈委员会关于针炙的立场公告
(http://www.ncahf.org/pp/acu.html) 
  质问Isadore Rosenfeld医生的针炙故事
(http://www.csicop.org/si/9907/news.html)

  参考文献

  1. Skrabanek P. Acupuncture: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In 
Stalker D, Glymour C, editors. Examining Holistic Medicine. Amherst, NY: 
Prometheus Books, 1985. 
  2. Kurtz P, Alcock J, and others. Testing psi claims in China: 
Visit by a CSICOP delegation. Skeptical Inquirer 12:364-375, 1988. 
  3. Melzack R, Katz J. Auriculotherapy fails to relieve chronic 
pain: A controlled crossover study. JAMA 251:1041?1043, 1984 
  4. Ter Reit G, Kleijnen J, Knipschild P. Acupuncture and chronic 
pain: A criteria-based meta-analysis. Clinical Epidemiology 
43:1191-1199, 1990. 
  5. Ter Riet G, Kleijnen J, Knipschild P. A meta-analysis of 
studies into the effect of acupuncture on addiction. British Journal 
of General Practice 40:379-382, 1990. 
  6. Beyerstein BL, Sampson W. Traditional Medicine and 
Pseudoscience in China: A Report of the Second CSICOP Delegation (Part 
1). Skeptical Inquirer 20(4):18-26, 1996. 
  7.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Council on Scientific Affairs. 
Reports of the Council on Scientific Affairs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1981. Chicago, 1982, The Association. 
  8. Ulett GA. Acupuncture update 1984. Southern Medical Journal 
78:233?234, 1985. 
  9. Tang J-L, Zhan S-Y, Ernst E. Review of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319:160-161, 1999. 
  10. Streitberger K, Kleinhenz J. Introducing a placebo needle into 
acupuncture research. Lancet 352:364-365, 1998. 
  11. Streitberger K and others. Acupuncture compared to 
placebo-acupuncture for postoperative nausea and vomiting prophylaxis: 
A randomised placebo-controlled patient and observer blind trial. 
Anesthesia 59:142-149, 2004. 
  12. Norheim JA, Fennebe V. Adverse effects of acupuncture. Lancet 
345:1576, 1995. 
  13. Yama????a H and others. Adverse events related to acupuncture. 
JAMA 280:1563-1564, 1998. 
  14. White A and others. Adverse events following acupuncture: 
Prospective surgery of 32,000 consultations with doctors and 
physiotherapists. BMJ 323:485-486, 2001. 
  15. MacPherson H and others. York acupuncture safety study: 
Prospective survey of 24,000 treatments by traditional acupuncturists. 
BMJ 323:486-487, 2001. 
  16. Vincent C. The safety of acupuncture. BMJ 323:467-468, 2001. 
  17. Acupuncture needle status changed. FDA Talk Paper T96-21, 
April 1, 1996 
  18. Wells D. Think acu-practic: Acupuncture benefits for 
chiropractic.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hiropractic Association 
35(3):10-13, 1998. 
  19. NCCAOM 25th Anniversary Booklet. Burtonsville, MD: NCCAOM, 2007. 
  20.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Office of Postsecondary Education. 
Nationally Recognized Accrediting Agencies and Associations. Criteria 
and Procedures for Listing by the U.S. Secretary For Education and 
Current List. Washington, D.C., 1995, 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21. Sampson W and others. Acupuncture: The position paper of the 
National Council Against Health Fraud. Clinical Journal of Pain 
7:162-166, 1991. 
  22. Acupuncture. NIH Consensus Statement 15:(5), November 3-5, 1997. 
  23. Sampson W. On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Drug Abuse Consensus 
Conference on Acupuncture. Scientific Review of Alternative Medicine 
2(1):54-55, 1998. 
  24. Kalauokalani D and others. Acupuncture for chronic low back 
pain: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patterns among acupuncturists ????uating 
the same patient. Southern Medical Journal 94:486-492, 2001. 


Original artical:

Be Wary of Acupuncture, Qigong, 
and \"Chinese Medicine\" 
Stephen Barrett, M.D.
\"Chinese medicine,\" often called \"Oriental medicine\" or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CM),\" encompasses a vast array of folk medical practices based on mysticism. It holds that the body\'s vital energy (chi or qi) circulates through channels, called meridians, that have branches connected to bodily organs and functions. Illness is attributed to imbalance or interruption of chi.. Ancient practices such as acupuncture, Qigong, and the use of various herbs are claimed to restore balance.

Traditional acupuncture, as now practiced, involves the insertion of stainless steel needles into various body areas. A low-frequency current may be applied to the needles to produce greater stimulation. Other procedures used separately or together with acupuncture include: moxibustion (burning of floss or herbs applied to the skin); injection of sterile water, procaine, morphine, vitamins, or homeopathic solutions through the inserted needles; applications of laser beams (laserpuncture); placement of needles in the external ear (auriculotherapy); and acupressure (use of manual pressure). Treatment is applied to \"acupuncture points,\" which are said to be located throughout the body. Originally there were 365 such points, corresponding to the days of the year, but the number identified by proponents during the past 2,000 years has increased gradually to about 2,000 [1]. Some practitioners place needles at or near the site of disease, whereas others select points on the basis of symptoms. In traditional acupuncture, a combination of points is usually used.

Qigong is also claimed to influence the flow of \"vital energy.\" Internal Qigong involves deep breathing, concentration, and relaxation techniques used by individuals for themselves. External Qigong is performed by \"Qigong masters\" who claim to cure a wide variety of diseases with energy released from their fingertips. However, scientific investigators of Qigong masters in China have found no evidence of paranormal powers and some evidence of deception. They found, for example, that a patient lying on a table about eight feet from a Qigong master moved rhythmically or thrashed about as the master moved his hands. But when she was placed so that she could no longer see him, her movements were unrelated to his [2]. Falun gong, which China banned several years ago, is a Qigong varient claimed to be \"a powerful mechanism for healing, stress relief and health improvements.\"

Most acupuncturists espouse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view of health and disease and consider acupuncture, herbal medicine, and related practices to be valid approaches to the full gamut of disease. Others reject the traditional approach and merely claim that acupuncture offers a simple way to achieve pain relief. The diagnostic process used by TCM practitioners may include questioning (medical history, lifestyle), observations (skin, tongue, color), listening (breathing sounds), and pulse-taking. Six pulse aspects said to correlate with body organs or functions are checked on each wrist to determine which meridians are \"deficient\" in chi. (Medical science recognizes only one pulse, corresponding to the heartbeat, which can be felt in the wrist, neck, feet, and various other places.) Some acupuncturists state that the electrical properties of the body may become imbalanced weeks or even months before symptoms occur. These practitioners claim that acupuncture can be used to treat conditions when the patient just \"doesn\'t feel right,\" even though no disease is apparent.

TCM (as well as the folk medical practices of various other Asian countries) is a threat to certain animal species. For example, black bears—valued for their gall bladders—have been hunted nearly to extinction in Asia, and poaching of black bears is a serious problem in North America.

Dubious Claims
The conditions claimed to respond to acupuncture include chronic pain (neck and back pain, migraine headaches), acute injury-related pain (strains, muscle and ligament tears), gastrointestinal problems (indigestion, ulcers, constipation, diarrhea), cardiovascular conditions (high and low blood pressure), genitourinary problems (menstrual irregularity, frigidity, impotence), muscle and nerve conditions (paralysis, deafness), and behavioral problems (overeating, drug dependence, smoking). However, the evidence supporting these claims consists mostly of practitioners\' observations and poorly designed studies. A controlled study found that electroacupuncture of the ear was no more effective than placebo stimulation (light touching) against chronic pain [3]. In 1990, three Dutch epidemiologists analyzed 51 controlled studies of acupuncture for chronic pain and concluded that \"the quality of even the better studies proved to be mediocre. . . . The efficacy of acupuncture in the treatment of chronic pain remains doubtful.\" [4] They also examined reports of acupuncture used to treat addictions to cigarettes, heroin, and alcohol, and concluded that claims that acupuncture is effective as a therapy for these conditions are not supported by sound clinical research [5].

Acupuncture anesthesia is not used for surgery in the Orient to the extent that its proponents suggest. In China physicians screen out patients who appear to be unsuitable. Acupuncture is not used for emergency surgery and often is accompanied by local anesthesia or narcotic medication [6].

How acupuncture may relieve pain is unclear. One theory suggests that pain impulses are blocked from reaching the spinal cord or brain at various \"gates\" to these areas. Another theory suggests that acupuncture stimulates the body to produce narcotic-like substances called endorphins, which reduce pain. Other theories suggest that the placebo effect, external suggestion (hypnosis), and cultural conditioning are important factors. Melzack and Wall note that pain relief produced by acupuncture can also be produced by many other types of sensory hyperstimulation, such as electricity and heat at acupuncture points and elsewhere in the body. They conclude that \"the effectiveness of all of these forms of stimulation indicates that acupuncture is not a magical procedure but only one of many ways to produce analgesia [pain relief] by an intense sensory input.\" In 1981,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Council on Scientific Affairs noted that pain relief does not occur consistently or reproducibly in most people and does not operate at all in some people [7].

In 1995, George A. Ulett, M.D., Ph.D., Clinical Professor of Psychiatry, University of Missouri School of Medicine, stated that \"devoid of metaphysical thinking, acupuncture becomes a rather simple technique that can be useful as a nondrug method of pain control.\" He believes that the traditional Chinese variety is primarily a placebo treatment, but electrical stimulation of about 80 acupuncture points has been proven useful for pain control [8].

The quality of TCM research in China has been extremely poor. A recent analysis of 2,938 reports of clinical trials reported in Chinese medical journals concluded that that no conclusions could be drawn from the vast majority of them. The researchers stated:

In most of the trials, disease was defined and diagnosed according to conventional medicine; trial outcomes were assessed with objective or subjective (or both) methods of conventional medicine, often complemented by traditional Chinese methods. Over 90% of the trials in non-specialist journals evaluated herbal treatments that were mostly proprietary Chinese medicines. . . .

Although methodological quality has been improving over the years, many problems remain. The method of randomisation was often inappropriately described. Blinding was used in only 15% of trials. Only a few studies had sample sizes of 300 subjects or more. Many trials used as a control another Chinese medicine treatment whose effectiveness had often not been evaluated by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Most trials focused on short term or intermediate rather than long term outcomes. Most trials did not report data on compliance and completeness of follow up. Effectiveness was rarely quantitatively expressed and reported. Intention to treat analysis was never mentioned. Over half did not report data on baseline characteristics or on side effects. Many trials were published as short reports. Most trials claimed that the tested treatments were effective, indicating that publication bias may be common; a funnel plot of the 49 trials of acupuncture in the treatment of stroke confirmed selective publication of positive trials in the area, suggesting that acupuncture may not be more effective than the control treatments. [9]

Two scientists at the University of Heidelberg have developed a \"fake needle\" that may enable acupuncture researchers to perform better-designed controlled studies. The device is a needle with a blunt tip that moves freely within a copper handle. When the tip touches the skin, the patient feels a sensation similar to that of an acupuncture needle. At the same time, the visible part of the needle moves inside the handle so it appears to shorten as though penetrating the skin. When the device was tested on volunteers, none suspected that it had not penetrated the skin [10].

In 2004, a University of Heidelberg team proved the worth of their \"sham acupuncture\" technique in a study of postoperative nausea and vomiting (PONV) in women who underwent breast or gynecologic surgery. The study involved 220 women who received either acupuncture or the sham procedure at the acupuncture point \"Pericardium 6\" on the inside of the forearm. No significant difference in PONV or antivomiting medication use was found between the two groups or between the people who received treatment before anesthesia was induced and those who received it while anesthetized [11]. A subgroup analysis found that vomiting was \"significantly reduced\" among the acupuncture patients, but the authors correctly noted that this finding might be due to studying multiple outcomes. (As the number of different outcome measures increases, so do the odds that a \"statistically significant\" finding will be spurious.) This study is important because PONV reduction is one of the few alleged benefits of acupuncture supported by reports in scientific journals. However, the other positive studies were not as tightly controlled.

Harriet Hall, a retired family practitioner who is interested in quackery, has summed up the significance of acupuncture research in an interesting way: 

Acupuncture studies have shown that it makes no difference where you put the needles. Or whether you use needles or just pretend to use needles (as long as the subject believes you used them). Many acupuncture researchers are doing what I call Tooth Fairy science: measuring how much money is left under the pillow without bothering to ask if the Tooth Fairy is real. 

Risks Exist
Improperly performed acupuncture can cause fainting, local hematoma (due to bleeding from a punctured blood vessel), pneumothorax (punctured lung), convulsions, local infections, hepatitis B (from unsterile needles), bacterial endocarditis, contact dermatitis, and nerve damage. The herbs used by acupuncture practitioners are not regulated for safety, potency, or effectiveness. There is also risk that an acupuncturist whose approach to diagnosis is not based on scientific concepts will fail to diagnose a dangerous condition.

The adverse effects of acupuncture are probably related to the nature of the practitioner\'s training. A survey of 1,135 Norwegian physicians revealed 66 cases of infection, 25 cases of punctured lung, 31 cases of increased pain, and 80 other cases with complications. A parallel survey of 197 acupuncturists, who are more apt to see immediate complications, yielded 132 cases of fainting, 26 cases of increased pain, 8 cases of pneumothorax, and 45 other adverse results [12]. However, a 5-year study involving 76 acupuncturists at a Japanese medical facility tabulated only 64 adverse event reports (including 16 forgotten needles and 13 cases of transient low blood pressure) associated with 55,591 acupuncture treatments. No serious complications were reported. The researchers concluded that serious adverse reactions are uncommon among acupuncturists who are medically trained [13].

In 2001, members of the British Acupuncture Council who participated in two prospective studies have reported low complication rates and no serious complications among patients who underwent a total of more than 66,000 treatments [14,15]. An accompany editorial suggested that in competent hands, the likelihood of complcations is small [16]. Since outcome data are not available, the studies cannot compare the balance of risks vs benefit. Nor do the studies take into account the likelihood of misdiagnosis (and failure to seek appropriate medical care) by practitioners who use traditional Chinese methods.

Questionable Standards
In 1971, an acupuncture boom occurred in the United States because of stories about visits to China by various American dignitaries. Entrepreneurs, both medical and nonmedical, began using flamboyant advertising techniques to promote clinics, seminars, demonstrations, books, correspondence courses, and do-it-yourself kits. Today some states restrict the practice of acupuncture to physicians or others operating under their direct supervision. In about 20 states, people who lack medical training can perform acupuncture without medical supervision. The FDA now classifies acupuncture needles as Class II medical devices and requires labeling for one-time use by practitioners who are legally authorized to use them [17]. Acupuncture is not covered under Medicare. The March 1998 issue of the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hiropractic Association carried a five-part cover story encouraging chiropractors to get acupuncture training, which, according to one contributor, would enable them to broaden the scope of their practice [18].

The National Certification Commission for Acupuncture and Oriental Medicine (NCCAOM) has set voluntary certification standards and offers separate certifications on Oriental medicine, acupuncture, Chinese herbology, and Asian bodywork therapy. In 2007, it reported that its certification programs or exams were be recognized for licensure in 40 states and the District of Columbia and that more than 20,000 practitioners are licensed in the United States [19]. (The Acupuncture.com Web site provides information on the licensing status of each state.) The credentials used by acupuncturists include C.A. (certified acupuncturist), Lic. Ac. (licensed acupuncturist), M.A. (master acupuncturist), Dip. Ac. (diplomate of acupuncture), Dipl.O.M. (diplomate of Oriental medicine), and O.M.D. (doctor of Oriental medicine). Some of these have legal significance, but they do not signify that the holder is competent to make adequate diagnoses or render appropriate treatment. 

In 1990, the U.S. Secretary of Education recognized what is now called the Accreditation Commission for Acupuncture and Oriental Medicine (ACAOM) as an accrediting agency. However, such recognition is not based on the scientific validity of what is taught but upon other criteria [20]. Ulett has noted:

Certification of acupuncturists is a sham. While a few of those so accredited are naive physicians, most are nonmedical persons who only play at being doctor and use this certification as an umbrella for a host of unproven New Age hokum treatments. Unfortunately, a few HMOs, hospitals, and even medical schools are succumbing to the bait and exposing patients to such bogus treatments when they need real medical care.

The National Council Against Health Fraud has concluded:

Acupuncture is an unproven modality of treatment. 
Its theory and practice are based on primitive and fanciful concepts of health and disease that bear no relationship to present scientific knowledge 
Research during the past 20 years has not demonstrated that acupuncture is effective against any disease. 
Perceived effects of acupuncture are probably due to a combination of expectation, suggestion, counter-irritation, conditioning, and other psychologic mechanisms. 
The use of acupuncture should be restricted to appropriate research settings, 
Insurance companies should not be required by law to cover acupuncture treatment, 
Licensure of lay acupuncturists should be phased out. 
Consumers who wish to try acupuncture should discuss their situation with a knowledgeable physician who has no commercial interest [21]. 
The NIH Debacle
In 1997, a Consensus Development Conference sponsored by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and several other agencies concluded that \"there is sufficient evidence . . . of acupuncture\'s value to expand its use into conventional medicine and to encourage further studies of its physiology and clinical value.\" [22] The panelists also suggested that the federal government and insurance companies expand coverage of acupuncture so more people can have access to it. These conclusions were not based on research done after NCAHF\'s position paper was published. Rather, they reflected the bias of the panelists who were selected by a planning committee dominated by acupuncture proponents [23]. NCAHF board chairman Wallace Sampson, M.D., has described the conference \"a consensus of proponents, not a consensus of valid scientific opinion.\"

Although the report described some serious problems, it failed to place them into proper perspective. The panel acknowledged that \"the vast majority of papers studying acupuncture consist of case reports, case series, or intervention studies with designs inadequate to assess efficacy\" and that \"relatively few\" high-quality controlled trials have been published about acupuncture\'s effects. But it reported that \"the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has listed more than 40 [conditions] for which [acupuncture] may be indicated.\" This sentence should have been followed by a statement that the list was not valid.

Far more serious, although the consensus report touched on Chinese acupuncture theory, it failed to point out the danger and economic waste involved in going to practitioners who can\'t make appropriate diagnoses. The report noted:

The general theory of acupuncture is based on the premise that there are patterns of energy flow (Qi) through the body that are essential for health. Disruptions of this flow are believed to be responsible for disease. The acupuncturist can correct imbalances of flow at identifiable points close to the skin. 
Acupuncture focuses on a holistic, energy-based approach to the patient rather than a disease-oriented diagnostic and treatment model. 
Despite considerable efforts to understand the anatomy and physiology of the \"acupuncture points,\" the definition and characterization of these points remains controversial. Even more elusive is the scientific basis of some of the key traditional Eastern medical concepts such as the circulation of Qi, the meridian system, and the five phases theory, which are difficult to reconcile with contemporary biomedical information but continue to play an important role in the evaluation of patients and the formulation of treatment in acupuncture. 
Simply stated, this means that if you go to a practitioner who practices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you are unlikely to be properly diagnosed. Very few publications have mentioned this, which strikes me as very strange. Even Consumer Reports magazine has advised readers who want acupuncture treatment to consult a practitioner who is NCCAOM-certified. I advise people to avoid \"certified\" practitioners. Because the training needed for certification is based on nonsensical TCM theories, the safest way to obtain acupuncture is from a medical doctor who does research at a university-based medical school and does not expouse such theories. 

Diagnostic Studies
In 1998, following a lecture I attended at a local college, an experienced TCM practitioner diagnosed me by taking my pulse and looking at my tongue. He stated that my pulse showed signs of \"stress\" and that my tongue indicated I was suffering from \"congestion of the blood.\" A few minutes later, he told a woman that her pulse showed premature ventricular contractions (a disturbance of the heart\'s rhythm that could be harmless or significant, depending on whether the individual has underlying heart disease). He suggested that both of us undergo treatment with acupuncture and herbs—which would have cost about $90 per visit. I took the woman\'s pulse and found that it was completely normal. I believe that the majority of nonmedical acupuncturists rely on improper diagnostic procedures. The NIH consensus panel should have emphasized the seriousness of this problem.

A study published in 2001 illustrates the absurdity of TCM practices. A 40-year-old woman with chronic back pain who visited seven acupuncturists during a two-week period was diagnosed with \"Qi stagnation\" by 6 of them, \"blood stagnation\" by 5 , \"kidney Qi deficiency\" by 2, \"yin deficiency\" by 1, and \"liver Qi deficiency\" by 1. The proposed treatments varied even more. Among the six who recorded their recommendations, the practitioners planned to use between 7 and 26 needles inserted into 4 to 16 specific \"acupuncture points\" in the back, leg, hand, and foot. Of 28 acupuncture points selected, only 4 (14%) were prescribed by two or more acupuncturists. [24] The study appears to have been designed to make the results as consistent as possible. All of the acupuncturists had been trained at a school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TCM). Six other volunteers were excluded because they \"used highly atypical practices,\" and three were excluded because they had been in practice for less than three years. Whereas science-based methods are thoroughly studied to ensure that they are reliable, this appears to be the first published study that examines the consistency of TCM diagnosis or treatment. I would expect larger studies to show that TCM diagnoses are meaningless and have little or nothing to do with the patient\'s health status. The study\'s authors state that the diagnostic findings showed \"considerable consistency\" because nearly all of the practitioners found Qi or blood stagnation. However, the most likely explanation is that these are diagnosed in nearly everyone. It would be fascinating to see what would happen if a healthy person was examined by multiple acupuncturists.

For Additional Information
CSICOP Investigation of TCM and Pseudoscience in China 
NCAHF Position Paper on Acupuncture 
Questioning Dr. Isadore Rosenfeld\'s Acupuncture Story 
References
Skrabanek P. Acupuncture: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In Stalker D, Glymour C, editors. Examining Holistic Medicine. Amherst, NY: Prometheus Books, 1985. 
Kurtz P, Alcock J, and others. Testing psi claims in China: Visit by a CSICOP delegation. Skeptical Inquirer 12:364-375, 1988. 
Melzack R, Katz J. Auriculotherapy fails to relieve chronic pain: A controlled crossover study. JAMA 251:1041­1043, 1984 
Ter Reit G, Kleijnen J, Knipschild P. Acupuncture and chronic pain: A criteria-based meta-analysis. Clinical Epidemiology 43:1191-1199, 1990. 
Ter Riet G, Kleijnen J, Knipschild P. A meta-analysis of studies into the effect of acupuncture on addiction. British Journal of General Practice 40:379-382, 1990. 
Beyerstein BL, Sampson W. Traditional Medicine and Pseudoscience in China: A Report of the Second CSICOP Delegation (Part 1). Skeptical Inquirer 20(4):18-26, 1996.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Council on Scientific Affairs. Reports of the Council on Scientific Affairs of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1981. Chicago, 1982, The Association. 
Ulett GA. Acupuncture update 1984. Southern Medical Journal 78:233­234, 1985. 
Tang J-L, Zhan S-Y, Ernst E. Review of randomised controlled trials of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British Medical Journal 319:160-161, 1999. 
Streitberger K, Kleinhenz J. Introducing a placebo needle into acupuncture research. Lancet 352:364-365, 1998. 
Streitberger K and others. Acupuncture compared to placebo-acupuncture for postoperative nausea and vomiting prophylaxis: A randomised placebo-controlled patient and observer blind trial. Anesthesia 59:142-149, 2004. 
Norheim JA, Fennebe V. Adverse effects of acupuncture. Lancet 345:1576, 1995. 
Yamashita H and others. Adverse events related to acupuncture. JAMA 280:1563-1564, 1998. 
White A and others. Adverse events following acupuncture: Prospective surgery of 32,000 consultations with doctors and physiotherapists. BMJ 323:485-486, 2001. 
MacPherson H and others. York acupuncture safety study: Prospective survey of 24,000 treatments by traditional acupuncturists. BMJ 323:486-487, 2001. 
Vincent C. The safety of acupuncture. BMJ 323:467-468, 2001. 
Acupuncture needle status changed. FDA Talk Paper T96-21, April 1, 1996 
Wells D. Think acu-practic: Acupuncture benefits for chiropractic. Journal of the American Chiropractic Association 35(3):10-13, 1998. 
NCCAOM 25th Anniversary Booklet. Burtonsville, MD: NCCAOM, 2007.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Office of Postsecondary Education. Nationally Recognized Accrediting Agencies and Associations. Criteria and Procedures for Listing by the U.S. Secretary For Education and Current List. Washington, D.C., 1995, U.S. Department of Education. 
Sampson W and others. Acupuncture: The position paper of the National Council Against Health Fraud. Clinical Journal of Pain 7:162-166, 1991. 
Acupuncture. NIH Consensus Statement 15:(5), November 3-5, 1997. 
Sampson W. On the National Institute of Drug Abuse Consensus Conference on Acupuncture. Scientific Review of Alternative Medicine 2(1):54-55, 1998. 
Kalauokalani D and others. Acupuncture for chronic low back pain: Diagnosis and treatment patterns among acupuncturists evaluating the same patient. Southern Medical Journal 94:486-492, 2001. 

This article was revised on December 30, 2007.



2008-03-13 16:01:48

主题: 方舟子: 再说新华社假新闻:“中药复方治疗机理获得了国际医学界的肯定”
再说新华社假新闻:“中药复方治疗机理获得了国际医学界的肯定”

·方舟子·


今天读到了这篇号称“中药复方治疗机理获得了国际医学界的肯定”的论文
预印本(还未在《美国科学院院报》的网站上登出,可能登在下一期),下面是
一些发现:

一、该论文的通讯作者是陈竺、陈赛娟夫妇,为陈竺以美国科学院外籍院士
的身份供稿。《美国科学院院报》对院士来稿(每人每年限4篇)或推荐稿(每
人每年限2篇)授予特权:无需像其他学术期刊一样在收到来稿后经过同行审稿
再决定是否发表,而只要求在投稿的同时附上由院士自己找来的两名专家的意见。
这项特权实际上保证了所有院士来稿或推荐稿都会被发表,因此一名院士在该刊上
发表论文实在不是什么值得吹嘘的事,当然更与“国际医学界的肯定”毫无关系。

二、该论文的内容是研究一种用以治疗急性早幼粒细胞性白血病的中药配方
(据中文报道,该中药叫“复方黄黛片”)中的三种化学成分对小鼠的作用,声
称三种化学成分同时使用能发挥协同作用,一种为主要成分,两种为辅助成分。
(西方传统医学、现代医学也讲究药物的协同作用,并非中医的发明)。
论文中并没有使用中文报道所声称的“君臣佐使”、“正邪”、“阴阳”等中医
术语,也没有上海瑞金医院报道中所附的那张搞笑的插图
(见http://www.rjh.com.cn/docpage/c338/200803/0310_338_17107.htm)。

三、该论文并不研究中药的疗效,它声称中药配方能有效治疗急性早幼粒细
胞性白血病时,引用的是三篇中文文献,并无国外文献,不知国内记者从哪里发
现了“美国科学界承认中药复方黄黛片治白血病”。

四、该论文作者在论文脚注中按规定声明无利益冲突,但是看到如此迫不及
待地同一天在多家中文媒体上以夸大不实之辞推销“复方黄黛片”,让人不能不
怀疑那个声明是个谎言。



2008-03-13 15:53:05

主题: VOA记者 沃森: 想当美国医生?漫漫学医之路
想当美国医生?漫漫学医之路

VOA 记者: 沃森 
华盛顿
2008年3月10日
  


在美国要想成为医生,那可是一条漫长的艰辛路途。且不说在医学院的几年寒窗苦读,就是当实习医生、住院医生的时候也常常是每周要工作1百小时以上。尽管如此,医生仍然是很多年轻人和家长们最向往的职业之一。接下来我们就一起详细了解一下在美国要如何才能实现医生梦。

*两三人里选一*

在美国要想成为医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第一步当然是上医学院。美国有120多所医学院为有志成为医生的人提供学习课程。人们可以从很多途径去了解医学院的方方面面,其中包括参考专门提供大学排名的普林斯顿评论,这份出版物提供关于学院、学习课程以及就业的相关信息。

普林斯顿评论指出,要想进入医学院,竞争非常激烈。每年,美国各个医学院一共招收大约1万6千名学生,可是报名的却多达3万5千人,其中包括很多女性。
 
*考试和录取*

很多学生为了保险,联系了不只一所学校,有些人甚至申请多所学校。申请时最重要的一个部分是医学院入学考试,简称MCAT。美国医学院协会提供在计算机上进行的考试,学生可以在美国境内及世界很多国家参加考试。
 
学校录取学生通常看以下几个方面:逻辑推理能力、生理生物科学,以及写作。申请医学院的学生需要在入学考试中取得好成绩,他们在大学本科的学习成绩也必须达到要求。
 
想成为医生的学生们通常要学习大量的生物、化学及其它科学方面的课程。有些学生在申请医学院前会到医疗机构或医学研究机构工作一、两年时间。

另外,面试也是进入医学院必须通过的一道关。面试就是申请人直接和医学院的老师进行交谈。面试的老师希望对申请人有更进一步的了解,比如,申请人知道一个医学院学生或实习医生的生活压力有多大吗?他在从医过程中为自己制定什么样的目标呢?
 
*一年学费1万5到4万多*

医学院的学费非常贵,上私立医学院一年可能要花4万美元或者更多,公立医学院的平均费用大概是1万5千美元左右。大多数学生需要申请贷款。很多学生上完医学院都负债累累。
 
一些美国人通过加入美国海军、陆军、空军或者公共卫生服务系统而成为医生。在马里兰州贝塞斯达市,有一所公共卫生武装部队大学。学生们可以在这所大学的医学院免费上学。除了军队和公共卫生医生必须掌握的技术外,学生们还会接受其它方面的培训。按照规定,这些学生毕业后必须为政府工作7年时间。
 
*收入各异*

在美国,医生是收入最高的职业之一。大城市里的专科医生,比如眼科或外科手术医生通常挣钱最多。但是有些医生挣得不多,特别是在一些贫穷社区里开业的医生。一些偏远地区的医生甚至有时候会同意病人用水果、蔬菜来抵一部分诊费。
 
医学院学生通常头两年在学校里读书,他们用这段时间学习人体系统,还要学习如何诊断并治疗疾病。到第三年,学生们开始到医院和病人接触。通常会由经验丰富的医生对他们进行指导。学生们边学边考虑他们未来独当一面时需要什么技能。
 
*从实习医生到住院医生*

在第四学年,学生们开始和一些医院联系,争取在医学院毕业后接受更多的培训。进入好医院工作的竞争极其激烈。在医院进修的医生第一年通常被称为实习医生,以后就是住院医生了。他们在医学教授或者其它医学专家的指导下给病人看病。
 
在医院做完实习医生和住院医生后还有什么样的挑战呢?明天为您播出美国医生之路的第二部分。

想当美国医生?漫漫学医之路(2) 记者: 沃森 
华盛顿
2008年3月12日
  


在美国如何成为医生?首先,要先上医学院,但是那还不够。美国50个州都要求在美国医学院的学生至少在医院工作一年。在外国的医学院获得毕业证书的学生可能要做两到三年时间的住院医生。当然,有时候会有一些例外。

外国人要想在美国做住院医生,必须符合外国医学院毕业生教育委员会的要求。整个过程包括参加好几项考试,通过后申请人才可能申请到美国接受培训的签证。培训结束后,外国学生按照规定要回国服务至少两年时间。但是由于医生资源缺乏以及其它的需求,一些人不用回国服务就可以拿到居留美国的签证。

接受培训的学生在不同科室实习,比如说,在小儿科做一个月,第二个月可能换到手术室去。住院医生实习期的长短取决于他们选择的医学领域。

*医学分科详细*

美国的医学分科较细。有人可以选择成为心血管医生,专门看和心脏有关的病症;有人成为肿瘤科医生,专门治疗癌症病人;有人成为小儿科医生,还有一些医生进入大学或者公司从事医学研究工作。

但是无论怎么选择,首先需要的是经验。有的医生在成为专科医生前要在医院里工作相当长的时间,比如神经外科医生,他们做脑部、颈部和背部的手术,有些神经外科医生自己开业前往往做6年或者更长时间的住院医。

芝加哥的一个医生回忆说,他开始做住院医前,想到急救中心工作。但是他在医院的急救室做完实习医生后,就失去兴趣了,因为他接触到了太多急需救治的病人,比如车祸受伤的和中枪受伤的人等等。最后他选择做外科医生,他说这让他有更多的时间去决定如何帮助病人。

*工作时间过长*

1999年,美国国立医学研究所公布了一份关于医疗事故的报告。报告说,本来可以防止的医疗事故每年至少导致4万4千人死亡。2004年,新英格兰临床医学期刊刊登了两项由政府资助的、关于实习医生严重错误的研究结果。研究结果发现,在两个重症护理领域中,事故发生率会随着实习医生工作时间缩短而降低。另外,实习医生在需要开药和确诊的时候也会少犯错误。

但接收实习医生的医院表示,由于住院医工作时间缩短,他们必须付给医院其他工作人员更多的钱。有些住院医表示,为了监测病人的病情发展,有时候他们必须延长工作时间。不过,一些经验丰富的医生认为,住院医应当尽可能多做事,才能成为好医生。

2003年,负责监督住院医培训工作的美国医学教育认证委员会减少了住院医的工作时间。一些住院医往往每周在医院工作100小时或者更长,有时一次值班就超过36小时,很少有睡眠时间。根据新规定,住院医生一次最多只能值班30小时。医院不应该要求他们一周工作超过80小时。另外,不管是实习医生还是住院医,每7天必须有一个休息日。不过,一些住院医表示,并非所有的医院都遵守新的规定。

*苦尽甜来*

保罗.罗基是伊利诺伊州的一名医学教育专家。他和住院医一起工作了很多年。他说,现在做一个住院医生比以前更难。病人不象过去一样在医院住那么长时间,因此年轻的住院医很难在短时间内掌握必要的技能。

罗基表示,学医很难,但是当人们看见自己获得了成为一个优秀医生所需要的知识和技能时会有很大的成就感。



2008-03-13 13:18:03

主题: 整形外科史--好书推荐(英文)
A History of Plastic Surgery
 
By Paolo Santoni-Rugiu and Philip J. Sykes. 395 pp., illustrated, with CD-ROM. Berlin, Springer, 2007. $121(used)-329(new). 

ISBN 978-3-540-46240-8.

In this fascinating overview of the history of plastic surgery, the text is set out clearly and methodically with numerous impressive color illustrations. The book gives ample evidence that plastic surgery is one of the oldest surgical specialties, with procedures that often transcend the anatomical boundaries that define and limit other specialties. The content clearly draws on all the knowledge and skills the authors have amassed during their long and illustrious careers, as well as their expert knowledge of specialized texts. 

The book has three major sections: an introduction to wound healing and the use of grafts and flaps (chapters 1 through 6), discussions of reconstructive surgery of specific areas (chapters 7 through 11), and discussions of cosmetic surgery (chapters 12 through 15). The second section is the most extensive, and it is very detailed. Throughout all the sections, the authors highlight the seminal achievements of Hippocrates, Galen, and Gaspare Tagliacozzi, and those of more recent innovators such as Harold Gillies. 

Each chapter tells an absorbing story that is well illustrated with images of ancient manuscripts, noteworthy persons, and clinical photographs. The introduction to wound healing and the use of grafts and flaps contains considerable detail concerning the anatomical foundations of surgery and the closure of wounds. The physician who believes that the use of glue to close wounds is a recent advance may be interested to know that the Egyptians closed the margins of linear wounds by using strips of linen cloth that were made adherent by the application of gum. Indeed, it is possible that this technique predates the Egyptians, since resins were already well known in 8000 b.c. In the section on reconstructive surgery of specific areas, topics that are now proportionally uncommon are discussed at length because of their historical importance. Nasal reconstruction and other surgical procedures that blossomed during the Renaissance are presented as the centerpiece in the development of the principles of plastic surgery. The authors highlight the contributions that were made to this process by physicians and surgeons in several countries. 

The section of chapters on cosmetic surgery is full of interesting information, and it highlights the fact that the yearning for good looks is by no means a recent phenomenon. Separate chapters on cosmetic rhinoplasty, facial rejuvenation, and cosmetic breast surgery give the reader an overview of the developments within aesthetic surgery. The book is rounded off with an extensive list of references, a subject index that reads like a who\\\'s who of plastic surgery, and some recommended further reading. 

In the preface, the authors highlight obvious omissions, which include burns, maxillofacial surgery, craniofacial surgery, and hand surgery. Even so, they have produced an accessible and informative book that will be referred to constantly by trainee and veteran plastic surgeons alike. 


Iain S. Whitaker, M.A., M.R.C.S. 
Morriston Hospital 
Swansea SA6 6NL, United Kingdom 
[email protected]

http://content.nejm.org/cgi/content/full/358/11/1204



2008-03-13 12:08:36

主题: 香港正处于流感高发季 全港小学停课两周
流感 全港小学停课两周
 
刘云龙 联合报 2008年03月13日 字体大小:     
香港近日恐爆发流感,港府食物及卫生局局长周一岳昨晚宣布,香港正处于流感高发季节,全港小学、特殊学校、幼儿园和幼稚园今天起停课两周。 
近日香港先后有三名儿童出现流感症状后,病情迅速恶化死亡,原因均未确定,引起不少家长恐慌,港府已委请专家调查。 

一个多星期前,一名两岁男童因发烧在沙田威尔斯医院留院十七小时后死亡,但院方在男童身上没有验出任何流感病毒。 

一名居住屯门的三岁女童,上月廿九日因发烧、咳嗽和流鼻水,到屯门医院求医,第二天病情急转直下,当天傍晚病逝。该名女童确诊感染流感病毒。 

七岁男童罗浩明上周四因感冒到屯门医院求医,当时肺部没有发炎,院方认为不用住院,但两天内病情急剧恶化,前天病逝。 

港府卫生防护中心总监曾浩辉表示,罗浩明就读的顺德联谊总会何日东小学,二月底至今,有卅多名学童出现呼吸道感染症状,包括发烧和咳嗽,其中五人住院,目前情况稳定,经化验后,发现其中三个样本有流感病毒。校方决定提早放复活节假两星期。 

 

 
本文网址: http://www.secretchina.com/news/235783.html



2008-03-13 08:27:02

主题: 王澄: 中医们对姚明的“关心”
中医们对姚明的“关心”

  王澄

  姚明骨伤需要在美国手术。全球的华人都很关心,希望他早日康复,能顺利
参加8月份的北京奥运会。然而,读了2008年3月5日的中国中医药报,看到中医
们对姚明的那份“关心”,我实在憋不住想要说几句。

  中国的中医们说,姚明的骨伤不需要做手术,也不需要用螺纹钉固定,更不
需要四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就可以恢复了。

  我在这里问一问南京中医药大学的杨璞,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骨伤科孔晓
海,和江苏省外治法中心副主任夏公旭:

  一. 你们没有和身在美国的姚明坐在一起谈过话,仔细了解他的既
往运动受伤史,这次受伤的经过,疼痛的程度和功能障碍的程度,他的运动训练
的强度,受伤后保守治疗的效果;你们没有给他做过身体检查,用手摸过受伤部
位的压痛程度,扳一扳左脚踝看看它的活动度和稳定度怎样,检查过左腿左踝左
脚肌肉的强度,神经的完整性(intact),深部肌腱反跳;你们没有读过姚明左
踝的X光片,看一看骨折线的走向;等等,那么你们怎么能够判定美国骨科医生
作出的手术决定和用螺纹钉固定不是对姚明的最佳选择呢?你们不和病人有身体
的接触,隔着一个大海就能做出比姚明的美国医生更好的医疗决定?

  二. 我不知道你们三位是什么样的医学教育背景。如果只有中医教
育背景,那么在这个世界上,上至美国,下至北朝鲜,没有人承认你们受过医学
教育。在国际上,你们不是医生。你们没有像美国骨科医生那样受到过完整的医
学基础课教育,临床医学训练,和骨科专业训练,你们有什么资格提医疗方面的
建议?你们说你们的办法比美国骨科医生的办法好,那么请问你们的办法和美国
骨科医生的办法在医学基础学方面的区别是什么?在临床医学方面的区别是什么?
在骨科专业方面的区别是什么?

  为什么全世界关心姚明的西医都不公开谈自己对姚明的手术的骨科专业方面
的看法?因为他们知道自己是谁。为什么一有点事中医就鼓噪,因为你们中医不
知道自己是谁。

  附录
  南京中医药大学杨璞:《姚明骨伤与中医骨科之“伤”》 

  2月27日凌晨,NBA火箭队对外宣布,中锋姚明因左脚脚踝骨折,将告别本赛
季剩下的所有比赛,很有可能缺席北京奥运会!姚明在当地医院做的检查结果显
示:左脚脚踝应力性骨折。应力性骨折通常是因日积月累所导致的疲劳性骨折,
是篮球等项目运动员常见的运动损伤。虽然美国的现代医疗技术水平是公认的世
界顶尖,但是即便如此,火箭队的队医仍对姚明的及时康复并不乐观。姚明也向
媒体坦言,如果因为这次受伤不能参加北京奥运会,这将成为他职业生涯里最大
的遗憾!姚之队负责人章明基透露,经过美国3位顶尖医学专家的会诊,姚明的左
脚手术方案为微创手术,然后用螺纹钉固定,以加快愈合速度。与此同时,医生还
替姚明清除脚部的骨刺,以增加脚踝的活动幅度,减少骨裂的风险。手术之后,姚
明会回到国内,接受篮协所建议的中医疗法,加速康复进程。

  对于以上事件,国内不少治疗骨伤有丰富经验的中医专家表示,姚明的脚伤
并不需要动手术,通过中医的疗法完全可以尽快恢复,甚至有可能赶得上火箭队
的季后赛。

  针对报道里提到的姚明的脚伤将采取手术治疗,大概需要四个月左右的恢复
时间的说法,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骨伤科孔晓海主任并不认同,他认为治疗应
力性骨折最重要的就是卧床休息。中医对于这种骨折,一般采取外敷膏药与内服
中药并举的治疗方法,不至于做微创手术,也不需要用螺纹钉固定,更不需要四
个月的时间,两个月就可以恢复了。

  江苏省外治法中心副主任夏公旭专家认为,中医治疗不应仅仅作为患者手术
后期的康复手段,而应积极地提前介入,中医强调的是整体观,脚部应力性骨折
是个局部问题,但是治疗要从全身着眼,病证结合,活血化瘀、消肿止痛、滋补
肝肾、壮骨生髓,促进骨折愈合。结合西医的石膏固定,后期加以中医的食疗方
法的调理,两个月之内康复是可能的。

  我们欣慰于中医骨科较之西医骨科的优势之余,也应该感到一丝遗憾和伤感,
为什么如此好的治疗手段在西方的医疗领域得不到广泛运用?以至于中国篮协也
把其定位为姚明手术后回国的康复治疗手段,这不能不说是中医骨伤科的一块硬
伤。中医骨伤科曾经有过辉煌的历史,也有过坎坷的历程,随着党和政府对中医
药扶持的力度不断加大,对中医药相关政策的不断深化和具体,我们有理由、有
信心,也要有亮剑精神,把中医骨伤科的精髓发扬光大,造福于世界人民!让今
日的遗憾与“伤口”变成明日的自豪与骄傲!



2008-03-13 08:24:40

主题: 星点星: 有些提案,其实是毒药
有些提案,其实是毒药

作者:星点星

常言道:龙生龙,凤生凤,老鼠天生会打洞。作为一名血脉正统的“龙”的
传人,毛新宇博士最大的研究成果是:“经过我多年的研究,我一直认为二战中
有两个国家的贡献是最大的——一个是苏联,还有一个就是中国。在我爷爷领导
下,中国人民进行了八年抗战。据统计,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八路军、新四军和地
方武装共消灭了日军150万”,其实也不足为奇,谁叫他是毛泽东的孙子呢,再
爆炸性的研究成果也没啥好奇怪的。只是这些研究成果在新娘一类娱乐网站展示
一下,其爆炸威力不要伤及无辜,就可以了,恐怕大家连讨论的兴趣都没有。

可毛博士这次在两会上的提案,就不那么好玩了。看了他接受新快报记者2
月11日的采访报道,才知道有人要把手伸向孩子们了。以前看方先生关于在中国
大陆小学里搞“眼保健操”是忽悠人的文章,我想还有一个副作用是从小就告诉
孩子们连影子都没有的所谓穴位,对于孩子树立正确的科学观有不小的毒害作用。
现在倒好,直接在小学和中学开设中医药课程,就不得不让我这个家长紧张起来。
心里一边安慰自己这个提案是不会被采纳的,一边又担心会不会应了“弘扬传统
医学”的景,万一真批准了可怎么好。这不是还有陈竺在支持他吗?甚至说有些
工作现在已经开始在做,“比方说,我提出来的在小学设置中医药课程”。

我让9岁女儿读方舟子的作品,我会陪着女儿一起读和讲解给她听,前几天
突然听她说他们班上也有一个同学在读方舟子,我当时一时激动起来,连说“还
有希望吧!还有希望吧!” 还有吧?

真的希望这还是毛博士以往一贯的“云山雾罩”,真希望陈部长当时只是随
身带了罐鞋油闲着没事给毛博士擦擦而已。可如果不幸他所说的是真的,中国人
要真正走出蒙昧,又要再增加许多的苦难了。

转摘:http://www.xkb.com.cn/view.php?id=217020

新宇提案
  中医药学应进中小学课堂
  毛新宇介绍,自己是新当选的全国第十一届政协委员,本次上会一共准备了
四个提案。其中三个提案是直接跟爷爷的思想有关的。“我要论述毛泽东思想与
我国教育事业的发展问题,毛泽东的经济思想与我国的企业发展的问题,还有关
于毛主席三线建设的思想与我国经济建设工业布局的问题。目前惟一写好的一个
就是‘发展我国的中医中药事业’的建议。”

  中小学应设中医药基础课
  记:您的有关中医中药的提案内容,能不能详细介绍一下?
  毛:这个提案我写了四个部分。首先,我国在十七大提出弘扬中国传统文化,
提出要关注民生,而在民生中,人民身体健康的问题非常重要。1956年,毛主席
就提出过要中西医相结合、互相发展,以保障我国人民的身体健康问题。现在中
医作为中国文化最主要核心的内容之一,值得大力弘扬。另外,我自己业余学过
两年中医,比较了解。现在中医作为我国的优秀传统文化,在国外非常受到重视,
国外也研究我们的中医。而我国中医上的发展还有待于大力的弘扬和提倡。所以
我提这个提案。我提出在小学和中学开设中医药课程。
  记:您觉得小学开始学中医药的话,可以学什么?
  毛:可以通过图片文字识别一些药材,加强一些小学生的食品、卫生安全常
识,学会自我保护。比方现在有些学生,去食用一些有毒的蘑菇,主要因为他们
无法识别。

  建议重修《本草纲目》
  记:您的提案里还有哪些内容?
  毛:在中医方面大家都比较关注的一个问题,就是重修《本草纲目》。据我
了解,我们中国古代的历史上各个王朝,只要出现过盛世的朝代就修《本草纲
目》。现在我国社会经济发展又到了一个鼎盛时期,又该准备开始重修《本草纲
目》。我对重修这件事很重视,因为《本草纲目》是我国最著名的医学家李时珍
对人类最大的贡献。
  记:您这个提案提出以后,大家有没有讨论和交流?
  毛:我提出以后,得到了很多委员的呼吁,他们对这个很感兴趣,很多人都
跟我聊了中医。昨天下午,我又在人民大会堂见了我国卫生部部长,他说很高兴
我能写这个提案,并且有些工作咱们国家正在推进。比方说,我提出来的在小学
设置中医药课程,这个工作大家现在已经开始在做。



2008-03-12 23:29:22

主题: zt看不到光: 中国是否有“看病难、看病贵”
中国是否有“看病难、看病贵”

  作者 看不到光

  目前在中国从普通百姓到国家领导人及众多媒体都在关注“看病难,看病贵”
的问题。舆论普遍认为:公立医疗机构的公益性质淡化,片面追求经济利益的倾
向严重,不正之风未能及时纠正,导致群众看病难、看病贵。把矛头指向医院和
医生。对这个问题,我们作为临床一线工作的医生很少有话语权。大部分医生的
工作很繁忙,可能没有精力或不屑于讨论这个问题。中国是否存在“看病难,看
病贵”?原因是什么?我非常赞同广州卫生局副局长曾其毅的观点,从某种意义
上讲“走遍全世界看病最不难是中国”。 “看病难,看病贵”只是一种表象。
是中国医疗缺乏公平、缺乏规范、没有同舟共济的社会保障制度的体现。

  在中国看病到底难不难?自从市场经济开始进入中国医疗卫生领域,虽然无
法解决公平性的问题,最直接的后果是提高了资源配置的效率和效益。我所工作
过的4家大学附属医院和国内许多大医院一样为了竞争和提高效益都在实行365天
无假日门诊,周末也时常做一些非急诊的普通手术。老百姓甚至把医院当成24小
时便利店看,平时上班没有时间看病,周末来看病,甚至有的病人白天没有时间
开药,夜里闲时来医院来开药。这在其他国家是无法想像的。特别是一些中小医
院的门诊量很少,病床使用率极低,民营医院在拼命做广告,甚至把没有病的健
康人都当成患者收入院。目前各种医院都在千方百计的吸引和争抢病人,在中国
城市中除极个别院医疗基本是买方市场。几年前我曾带队到东北数个县级市医院
搞“视觉第一、光明扶贫”活动,当地医院大多数科室病人都不够,不存在“看
病难”。在中国城市中白内障病人如果想要做手术,任何大医院包括人满为患的
协和、北医、上医、同仁医院和号称中国眼科航空母舰的中山大学眼科中心都可
以在10天之内解决。而在香港和澳门白内障病人想靠公立医院做手术,就要排很
长时间。因为白内障是择期手术。我的病人中就有从香港和澳门来的,因为排队
时间长宁可自己掏钱到我们这里做手术。今年年初有一位从香港来的双眼白内障
患者,要求我帮他做左眼手术,我检查后说右眼更重一些,应该先做,他告诉我
右眼已经在香港有预约,排到6月中旬手术。而左眼可能需要更长时间。我相信
不少人都有在国外看牙的经历,我92年在日本看龋齿,本来牙痛的要命应该算急
诊,可是预约在3日之后才得到诊治。当然医生治疗水准和材料都很棒。要是在
我们中国,病人早就把医院骂个狗血喷头。

  所谓中国特色的“看病难”,只是病人过分集中到大医院,小医院门可罗雀。
既造成了“全国人民上协和”的拥挤局面,这也是中国人聪明的表现。老百姓不
敢拿自己的健康当儿戏。新语丝的一篇文章说“大医院少部分医生在胡说八道,
小医院大部分医生在胡说八道”虽然非常好笑,但业内人都清楚是千真万确的事
实。中国医疗的结症是不公平和“缺医少药”,缺的是能够规范看病的医生。迫
使病人集中到了大医院。这完全是政府的责任,而不是我们医生自己的责任,因
为新中国自建国以来就从未建立起国际通用的毕业后医生规范化培训的制度。中
国的医生本科毕业后除少数名牌大学附属教学医院外都是临床工作中自学成才,
或师傅带徒弟,在不同医院工作接触的病种和师傅的水平是千差万别的,因此我
们临床医生的水平也可以说是千差万别的。有些医生到了国外留学才知道怎样看
病是正确的和规范的。这也许能成为世界奇观。因为我不知道地球上还有没有其
他国家的医生是这样培养出来的。我以前的印象中菲律宾非常贫穷落后,但结识
了一个菲律宾的眼科医生才知道,菲律宾的医生都是很正规的。他问我在中国要
取得眼科医生资格需要独立完成多少例白内障手术(因为白内障手术是眼科医生
的基础,菲律宾要求100例),我想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因为中国本科毕业后没
有规范化培训,有行医执照就可以称为眼科医生。有的人在5年内可以完成上千
例白内障手术,有的1例都没有机会做。机遇完全不平等。纵观美国眼科医生培
养和准入制度,8年医学院教育(4年预科通过MCAT,后4年入医科)毕业后经
AMCAS(American Medical College Application Service)等组织推荐申请在
有教学资质医院经3年培训成为通科医师,再经考试获准后做3-5年眼科住院医师
完成规范化培训,取得资格后才能申请到各种医院做眼科医生。不经过这个程序
没有任何医院会接收你。想正式成为一名眼科医生要经过14-16年学习和培训,
全美国每年只有约480人有资格成为眼科医生。这种模子制造出来的眼科医生的
水平是比较接近的,到任何医院都不会有太大问题,因此美国的病人可能不太挑
剔医院。到那里看病都一样。中国的眼科医生约22000人,按美国医生的培养速
度计算,人均占有量不会太少,但素质和技能上是有差别的。香港经过专科培训
取得资格的医生称为“院士”,并向全社会公布,老百姓到任何公立或私立医院
都知道谁是院士,没有假冒。卫生部现在终于明白必须进行毕业后规范化培训造
就合格医生,并确定了本科毕业后3年培养成为通科医生5年培养成为专科医生的
方针。2006年也批准了第1批培训基地,但中国其他部门都不明白培养合格医生
的重要性,没有出台任何配套措施,所以优秀的医科毕业生并没有积极性参加这
种培训,因为长达5年的培训异常艰苦,待遇很低,而取得专科医生资格后还是
要找工作,到那时工资不但没有提高工作岗位可能被没有参加培训的医生占满了
(现在有资格做培训基地的医院和学科还很少,容量有限)。在中国合理的东西
未必能实行得了,就算能实施,要把现在所有的新毕业生和基层医院的医生都分
批培训完,恐怕要30年时间。

  在有人说以下几点是看病贵的原因。

  一、大处方:我国卫生费用的12%~37%都被大处方浪费掉了。

  我觉得这种说法有点混淆视听,医生的处方根本不存在大小,只能分有用还
是无用,如果是普通感冒不需要抗生素,你开20元钱的小处方也是浪费的,如果
感冒引发了严重并发症,2000元的大处方是救命而不是浪费。关键是诊断和治疗
的正确性。我国医药费中触目惊心的浪费确实存在,不是大处方,而是错误和不
规范的用药。而且大多数是“中小”处方。特别是中药。

  二、药品比例高:有统计我国药品费用占全部卫生支出的52%,这一比例在
大多数国家仅有15%~40%。

  不规范用药确实提高了药品比例,这只是问题的一方面。医生,护士的廉价
劳动也是药品比例相对高的重要要原因。大多数国家的诊疗费和手术费都很高。
所以药费比例相对低

  三、大检查:

  不良媒体经常曝光医院做过度检查、重复检查,医生开无谓检查单提好处费。
有些个案我没有调查也无法否认。如果认为医疗中过度检查导致中国“看病贵”
就是太外行了。据我所知国内管理正规的大医院做任何检查都没有提成,中国医
生看病大多数情况都是因为病人没有钱而检查不足,不存在过度检查,极少数为
举证倒置,防止医疗纠纷做检查。中国医生最大的梦想是能够在看病时不考虑病
人的经济情况,完全根据病情需要做检查和治疗。以眼科为例,我国每年约做40
万例白内障手术,术前常规应做角膜内皮细胞检查,但限于病人的经济条件,绝
大部分都没有做。这在国外是必查的项目。

  在中国看病贵不贵,医疗收费是否合理,主要取决于医疗活动的科技含量和
医务人员的劳动成本,恐怕不能以普通的老百姓的承受能力为标准,保障生命和
健康的医疗活动,在世界任何地方都必然是昂贵的。而且随着高科技的发展和人
们对健康和生活质量的追求,医疗成本一定会越来越高。患者对健康的无限需求
和有限的健康资源永远存在矛盾。发达国家的普通百姓也不可能用自己薪水看得
起大病,何况中国这样的低收入的发展中国家。中国医生的廉价劳动,已经降低
了医疗成本。能让普通百姓看得起病,关键是建立起同舟共济的社会医疗保障体
系。我是每天都给病人送去光明的人,但在我眼里中国医疗的前途一片灰暗。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37.189.]



2008-03-12 19:45:49

主题: bangbu1996:笑话大全——《本草纲目》
笑话大全——《本草纲目》

  bangbu1996

  只要是中国人,没有不知道《本草纲目》的,但真看过的,恐怕也没几人。
这样说不免有点小人之心,因为我自己没看过。

  近来因为极端无聊,随手翻了翻。看之前,我其实已有心理准备,因为在新
语丝里看到不少相关文章,知道这本书在今天仍然可资借鉴的医药价值也许小到
可以忽略不计,但我仍然远远低估了这本“巨著”的荒诞程度。

  “攻击”这本书的多爱说“人部”,我看了一下目录,有这一串药名:假发、
乱发、头垢、耳屎、膝头垢、指甲、牙齿、大粪、小儿胎屎、人尿、人中白(便
池里的尿垢)、秋石(人尿沉淀的白渣)、泌尿道结石、癖石(类似牛黄、狗宝
类的东西,但长在人身上,又如“舍利子”之类)、乳汁、月经血、人血、精液、
唾沫、牙垢、人汗、眼泪、人气、人魄(上吊死的人,“其下有物如麸炭”,即
此物也)、胡须、阴毛、人骨、天灵盖、人胞(胎盘)、胞衣水(羊水)、初生
脐带、阴茎、胆囊、人肉、木乃伊。你想不恶心都难吧。但这些我以前都知道些,
因此有了“免疫力”。

  我总以为其他部里不至于这么荒诞,否则这么高的声誉从何而来呢?我从兽
部看起,第一个讲“猪”,没想到其荒诞较之人部尤有过之。荒诞到了极点,就
成了笑话,以至于俺边看边笑,差点笑岔了气。我个人认为,这本书无疑是一本
关于中医药的笑话大全,李时珍无疑是一个伟大的幽默家。下面全文摘录“猪”
药的一小部分,供大家喷饭。(若是幽默感不够,最好不要看,免得至于恶心吐
饭,嘿嘿,毋谓言之不预也!)

  (猪)屎 一名猪零,《日华》曰:取东行牡猪者为良。〔颂曰〕今人又取
南行猪零,合太乙丹。〔时珍曰〕古方亦有用豭猪屎者,各随本方。猪零者,其
形累累零落而下也。(“猪零”,好名字!哈哈)

  【气味】寒,无毒。(这玩意儿居然无毒,不知道怎么证明的)

  【主治】寒热黄疸湿痹------《别录》。
  主蛊毒,天行热病。并取一升浸汁,顿服------《日华》。
  烧灰,发痘疮,治惊痫,除热解毒,治疮。------时珍。
  血溜出血不止,取新屎压之。------吴瑞。

  【发明】〔时珍曰〕《御药院方》治痘疮黑陷无价散、钱仲阳治急惊风痫惺
惺丸皆用之,取其除热解毒也。

  【附方】
  小儿客忤,偃啼面青。豭猪屎二升,水绞汁,温浴之。
  小儿夜啼。猪屎烧灰,淋汁浴儿,并以少许服之。------《圣惠方》。
  小儿阴肿。猪屎五升,煮热袋盛,安肿上。------《千金方》。
  雾露瘴毒,心烦少气,头痛心烦项强,颤掉欲吐。用新猪屎二升,酒一升,
绞汁暖服,取汗瘥。------《千金》。
  中猪肉毒。猪屎烧灰,水服方寸匕。------《外台》。
  妇人血崩。老母猪屎烧灰,酒服三钱。------李楼方。
  解一切毒。母猪屎,水和服之。------《千金》。(哈哈,相当于雪蟾蜍,
不服不行!)
  搅肠沙痛。用母猪生儿时抛下粪,日干为末,以白汤调服。
  口唇生核。猪屎绞汁温服。------《千金方》。
  白秃发落。腊月猪屎烧灰敷。------《肘后》。
  疔疮入腹。牡猪屎和水绞汁,服三合,立瘥。------《圣惠方》。
  十年恶疮。母猪粪烧存性,傅之。------《外台》方。
  消蚀恶肉。腊月豮猪粪烧存性一两,雄黄、槟榔各一钱,为末。湿者渗,干
者麻油、轻粉调抹。------《直指方》。
  胻疽青烂生于罤胫间,恶水淋漓,经年疮冷,败为深疽青黑,好肉虚肿,百
药不瘥,或瘥而复发。先以药蚀去恶肉,后用豭猪屎散,甚效。以猪屎烧研为末,
纳疮孔令满,白汁出,吮去更傅。有恶肉,再蚀去乃傅,以平为期,有验。
------《千金方》。
  男女下疳。母猪粪,黄泥包,煅存性为末。以米泔洗净,搽立效。------
《简便单方》。
  雀瘘有虫。母猪屎烧灰,以腊月猪膏和敷,当有虫出。------《千金方》。
  赤游火丹。母猪屎,水绞汁,服并傅之。------《外台》。

  猪窠中草【主治】小儿夜啼,密安席下,勿令母知。-----《日华》。
  (笑岔了气!)
  缚猪绳【主治】小儿惊啼,发歇不定,用腊月者烧灰,水服少许。-----藏
器。(哈哈哈哈!)

  这种笑话大全被中医一本正经的当作治病救人的医药著作,幽默感似乎比李
时珍又高一筹!但我却再也笑不出来,所谓“黑色幽默”,此之谓欤?



2008-03-12 19:44:31

主题: bangbu1996: 应该怎样继承和发扬中医
应该怎样继承和发扬中医

  作者:bangbu1996

  应该怎样继承和发扬中医?回答这一问题,必须把中医和现代医学作比较,
或者说必须深刻了解中医的缺陷和优势(如果有的话)所在。

  中医关于人体结构的全部理论毫无疑问是建立在古人最原始最粗糙的经验和
玄想臆测的基础上的。从五脏六腑到经络穴位,从气血到津液,每一个概念都玩
劈空掌,每一个概念都可以随意理解,每一个概念都不能被严格设计的实验观测
证明。一个脾,可以被说成1、非解剖意义的器官;2、等于spleen 或
pancreas;3、等于spleen +pancreas;4、等于脾太阴藏象系统。一个三焦,
从古争到今,仍然并将永远无结论。几乎不夸张的说,关于人体结构的绝大多数
概念,中医都不能说清楚它究竟是实体的还是虚指的。相比之下,现代医学从大
体解剖到组织细胞到基因分子,无不有确凿的实验观测,经得起任何的重复检验,
并随着科学的进步而不断自我修正。当你说心肌梗死,全世界任何一个现代医学
医生都知道你说的是心脏冠状动脉的某一分支阻塞导致其供应区的心肌坏死,不
存在任何歧义。中医论结构,子虚说乌有。因此,中医关于人体结构的全部理论
在今天都没有丝毫继承的价值,直接拿现代医学的来就可以了。

  中医关于人体生理的全部理论不过是胡说八道。心主神明胆决断,脾主统血
肾志恐,乌有三焦行水气,经络营卫空对空,所有这些理论建立的基础是阴阳五
行算命术,只要你信,它俨然就灵;现代医学则完全不一样,它对人体生理的研
究凭借的是物理化学生物学这些不断进展的现代科学,现代科学进步到什么境界,
现代医学就会追随到什么境界。无论你信还是不信,你的血型终身不变,你要输
异型血,你就要冒生命危险。科学的本质是,无论你的信仰,无论你的文化,无
论你的哲学怎样的不同,科学的规律都一定搞掂你。中医挂着现代化的羊头,却
无法真正利用现代科学,无论什么层次的科学手段,均无法检测分析描述量化诸
如营卫、阴阳、神明、疏泄、精微等几乎一切中医生理学概念术语。所以,中医
关于人体生理的全部理论在今天也没有丝毫继承的价值,直接拿现代医学的来就
可以了。

  中医关于病因的全部理论不过是想当然。我说血虚,你说气虚,他说肾亏,
谁也不错,谁也不对,因为这一套说法是产生于不存在真正意义科学的两千年前,
任一种说法都没有标准,不能量化,不可检验,你愿意怎么说,就可以怎么说,
你胡子越长,越可以胡说。今天科学如此发达,仍然有很多疾病的原因不能确定,
但只要确定了的,如结核杆菌之于结核病,全世界的医生,无论是美国的,还是
爪哇的,不会有第二种说法。今日的中医没有不知道病因的,并且不同中医知道
的病因还不同。非典之来,全世界的实验室通力合作,才搞清楚它的原因,中医
毫不费力就从古书中找到了答案,似乎古书中含有一切疾病的答案,万世而不竭。
现代医学对病因的研究永无尽头,恒视科学进步而进步;但中医病因说不但放之
四海,放之古今,甚至放之千秋万代而皆准。不得不说,中医关于病因的全部理
论在今天仍然没有丝毫继承的价值,直接拿现代医学的来就可以了。

  中医望、闻、问、切四诊,较之现代医学的问、视、触、叩、听、嗅加生化、
细胞、微生物、免疫、病理、分子生物、遗传、心电、X线、超声、CT、MR
I、数字减影、内镜等等等等,无异于天壤,无异于雀鸟鲲鹏。只要不是真正意
义的榆木脑袋,今天的中医没有谁还在真正固守望、闻、问、切的!不信,到任
何一所中医院去看看,有谁不查血不照X线最起码不用听诊器不用血压表?!

  说到治疗,中医惟大言欺世而已。中医尽管对于解剖生理病因病理一无所知,
但似乎没有攻克不了的疾病,没有治不了本的疾病,没有不擅长治慢性病和疑难
病的。现代医学愈发达,愈深刻认识到疗效的本质和医学本身的局限。现代医学
认定,判断治疗和效果之间可能的因果关系的不是医生个人,不是患者,更不是
悠久的历史,而是大样本随机对照双盲临床试验!这一思想震荡世界(除了中
医),成了现代临床医学的灵魂,现代医学因此否定或修正了大量历史悠久理论
合理的所谓标准治疗。任何新的治疗方法和药物要合法进入临床必须面临更严苛
的临床试验的检验!其极端的严谨审慎,缘于对生命极端的尊重。而中医一人一
方,随意组方,假辨证之美名,瞎猫碰死老鼠,疗效未知,毒副作用未知,视全
世界公认原则而不顾,为特色而特色,为传统而传统,其本质是对生命的极端漠
视。

“治未病”尤是近来闹剧,现代医学以疫苗消灭天花,基本消灭脊髓灰质炎,
这才是真正的“治未病”!试问中医能治何未病,还是治后有如练成九阳神功百
病不生?经过了怎样的验证?有何证据?中医卫士们也许会说,中医“治未病”
经过了几千年的检验,还需要证据吗?中国人之所以繁衍到今天,中医“治未病”
功不可没,这就是他们的弱智逻辑。当然,几千年的经验里,要说一无是处令人
难以接受,其中的某些个案如针灸的有限作用、某些药物等可能有符合现代医学
标准的疗效,其理论如何不必管它,但必须要进行严格的临床试验后,确定其疗
效和潜在不良反应,才能最后用在病人身上,这就是“废医验药”派的主张。这
是中医唯一可能有值得继承和发展的地方。



2008-03-12 19:42:49

主题: bangbu1996: 有感于吴仪研究《黄帝内经》
有感于吴仪研究《黄帝内经》 

  作者:bangbu1996

  吴仪在2008年全国中医药工作会议上说她“打算退休后研究中医药,现在正
在学习《黄帝内经》”。这番话使中医粉丝兴奋不已,他们仿佛听到了又一个
“中医药是个伟大的宝库”似的圣言。吴仪前不久曾表态“明年完全退休希望你
们完全把我忘记”,看来要让人们完全忘记她是不容易的,至少中医粉丝们是决
不会的。 

  国家领导人也是普通人,吴仪的个人魅力很吸引我,她愿意退休后看看《黄
帝内经》之类的古董,和朱总理退休后拉二胡唱京剧一样,都是无可非议的个人
爱好。但仅此而已,吴仪研究《黄帝内经》阻止不了中医的必然衰落!

  高中毕业时,因为我立志学医,我的语文老师(北大古典文学系高才生)也
曾对我推荐过《黄帝内经》。我牢记老师的话,在大一囫囵读过一遍,端的是古
奥典雅,玄妙莫测,博大精深。但在我次第学完下列的医学基础课后,我不得不
改变认识,在今天,《黄帝内经》可资借鉴的医学价值近似于零。这些课程是:
解剖学、组胚学、生理学、生化学、病理学、细胞遗传学、药理学、微生物学、
免疫学、寄生虫学、分子生物学、预防医学等等。再以后学习约十门临床课程,
进入临床后又学习循证医学,回头又看《黄帝内经》,“满纸荒唐言”,与科学
毫不搭界!

  没有系统学习并领悟现代医学的人,无论他的地位有多高,他的人文修养有
多深厚,总是会被《黄帝内经》之类的中医古董所迷惑的,吴仪和毛泽东都不例
外。

  况且,“看看”《黄帝内经》或《本草纲目》并不等于“研究”中医药,更
不等于“研究”医学,必须,惟有走进临床,才能触及医学的灵魂!一个退休的
老人是不具备这样的条件的,她的“学习《黄帝内经》”和我阅读金庸小说一样,
作秀或消遣而已。

  吴仪打算退休后研究中医 正在学习《黄帝内经》

  2008年01月24日法制晚报

  上午参加2008年全国中医药工作会 借机和大家告别

  吴仪:“我退休后要研究中医”

  “我已经连续参加了三次中医药工作会议了,今天,我要借这个机会跟大家
说再见,因为我很快要退休了!”国务院副总理吴仪的话音刚落,现场立刻响起
了经久不息的掌声。

  吴仪是在今天上午国家中医药管理局的2008年全国中医药工作会议上说这番
话的。

  吴仪笑呵呵地说:“中医是有很大学问的,我打算退休后研究中医药,现在
正在学习《黄帝内经》……”她的话还没有说完,在场的人都笑了,然后便是掌
声。

  吴仪接着告诉大家,她现在已经买了一本中药书,正在努力学习。对于大部
分中药,她基本能够说出其性能与功用。

  她说,我国需要进一步完善中医药的师承制度,“要打破传男不传女的中医
传统!”吴仪说完这句话后哈哈大笑起来,在场的所有人受她的感染,也笑了。

  末了,吴仪站起来向主席台下面作揖,向大家提前拜年。临走时,她又向全
体人员挥手告别,现场的近400人立刻全体起立,掌声四起,目送吴仪走出会场。

  来源:记者 朱治华



2008-03-12 19:41:31

主题: 张功耀: 可耻的“专家”,可悲的国民
可耻的“专家”,可悲的国民

  张功耀


  科学是唯一性的,没有东方和西方之分,也完全不存在什么“民族性科学”
和“地方性科学”。如果像某些“专家”所说的那样,存在所谓“民族性的科
学”,则中国56个民族就可以有56种不同的科学;俄国113个民族,就可能存在
113个不同的科学。美国的民族多样性是全世界最突出的,可是,美国只有一种
科学。我想,没有比这更具有常识性的了。

  众所周知,中国属于东方,却并不代表东方。就东方文明古国对世界科学史
的贡献来说,在古代科学方面,中国远远比不上埃及、印度、伊拉克、叙利亚、
以色列、土耳其、巴勒斯坦;就现代科学来说,中国也比不上以色列、日本、印
度、巴基斯坦、韩国和土耳其。可是,我国的某些“专家”为了表现自己的“爱
国主义”,讨好国内某种不良情绪,不顾国际影响,一再独占性地滥用“东方”
的名义来标榜自己,欺骗世人。

  如果这些自欺欺人的胡编乱造和自我标榜仅仅是为了表明他们是一个“爱国
的专家”的话,那倒无所谓。谁愿意为“爱国主义”的假面具买单,谁掏钱去。
可是,如果他们说出来的话可能为害人民的生命安全,则任何人都应该站起来,
给以无情的揭露和批判。

  最近,我看到两个“专家”发表的言论。他们使我毛骨悚然,也使我倒抽了
两口冷气!

  一个“专家”鼓吹说,有些中药的确是有毒的,但是,中药有“自己独特的
配伍理论”,依照这些配伍方法去做,就可以把一些中药的毒性消除掉。至于这
些“配伍”能不能消除这些毒素,他不允许别人怀疑,更不允许用“西方科学”
的方法进行实验检验,却一再以威胁的口吻强词夺理地说:“这不需要西方科学
证明”。言外之意,他说什么,你就得信什么。不然的话,轻则是你“不懂中
医”,“受了科学主义的毒害”;重则给你扣上“汉奸”、“卖国贼”的帽子。
总之,他要用谎言杀人,是不允许世界上有揭穿其谎言的任何企图存在的。

  另一个“专家”更加不要脸,也更加没有人性。他这样告诉我们的老百姓:
中药在“西方科学”标准来看是有毒的,但是,在“中国科学”(这位专家捏造
出来的术语)标准来看则是无毒的,对待中药的毒性,不能用“西方科学”标准
来衡量,而应该按照“中国科学”标准去衡量。至于为什么中毒都有“西方标准”
和“中国标准”,那也是“不容置疑”的。因为他是代表我国主流意识形态的
“专家”,他说什么,你就得信什么。谁不信,马上就会棍子遍地打,帽子满天
飞,给你来一个从上到下的集中声讨!

  我这个人是不信邪,也不怕集中声讨的。我鼓励所有的读者都不要信邪:鬼
不要怕,神不要怕,棍子不要怕,帽子不要怕,谩骂不要怕,声讨不要怕,打压
不要怕,“权威”不要怕,“专家”不要怕,学阀不要怕,至于那些学术小流氓
和愤青小混混,直接地就可以目空他们!不用说那些看上去不可一世的学术小流
氓和愤青小混混,除了一个空空如也的皮囊之外,身上没有任何值钱的东西,就
是那些江湖气息浓厚的“大专家”、“大学者”、“大教授”、“中医泰斗”、
“科学文化人”,也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只要你勇敢地撕开他的皮囊,露出
来的多半是在淤泥中沤了好几年的草包。

  比如说,按照这后一个“专家”所鼓吹的奇谈怪论,鸦片用“西方科学标准”
判断属于毒品,按照“中国科学标准”判断可能就属于“福寿膏”了。这样的
“独立见解”究竟价值几何,难道我们不清楚,还要那些披着“看家狗”外衣的
“豺狼专家”来点拨我们吗?

  我不知道我们中国究竟还有多少人相信这些泯灭人性、残害生命的“专家言
论”。但是,我断言,所有那些相信并且实践这些“专家言论”的人,绝对要被
毒害致死,无一例外!

  你看,这些“爱国的专家”多么可耻!试想一下,这样荒唐透顶的言论如果
不被揭露和批判,我们中国要为之付出多少人命?这难道不值得我们深思么?

  然而,可耻只是意味着“专家”的霸道与混账。并不是任何一个可耻的人都
会给我们中国带来社会悲剧。可耻的“专家”要在中国造成社会悲剧,还要有一
批愚昧的国民。非常令人短气的是,中国竟然真的不乏迷信“专家言论”的国民。
他们不知道自己处境有多危险,也完全不知道那可耻的“专家”是在用谎言欺骗
他们,却愚昧地亲身实践着那些“专家”言论。

  其实,有毒就是有毒。药物的毒性不可能依据“东方科学标准”和“西方科
学标准”而有丝毫的不同。这就是说,药物的毒性作用是一种不以人的意志为转
移的客观作用。当一种药物可以对流浪汉产生毒性作用的时候,它也绝对会对
“专家”和“权威”产生相同的毒性作用。——如果不信,所有的“专家”和
“权威”都可以亲自试试!同样道理,当一种药物可以对西方人产生毒性作用的
时候,对中国人也照样会产生相同的毒性作用。当完全中药配方的龙胆泻肝丸,
和同样完全中药配方的减肥茶,毒死了成百上千的比利时人、英国人和中国人之
后,关于中草药毒性的“中国科学判断标准”和“西方科学判断标准”的争论,
实际上已经变得毫无意义了。

  必须承认,不是所有有毒物质都不能用于医学。但是,医学在使用有毒物质
的时候,必须事先要有一种清醒和自觉。熟悉医学科学的人知道,有些药物的毒
素是可以通过健康的肾脏和肝脏代谢出体外的。这是我们可以安全使用某些有毒
元素治病(如使用抗生素消炎)和缓解疼痛(如使用吗啡镇痛)的科学依据所在。
非常不幸的是,绝大部分中草药的有效成分和毒性成分,至今不明确,因而也还
没有可行的解毒方法。什么绿豆解巴豆毒,羊血解勾吻毒,人屎“解诸毒”,狗
屎“解一切毒”,全都是骗人的鬼话。更有甚者,绝大部分中草药的有毒元素,
能否被代谢出体外,也还没有得到可靠的证实。因此,中草药的毒性成分很容易
在人体中形成残留和累积。也正因为这样,中草药除了可能引起急性中毒之外,
还经常发生慢性中毒和遗传性中毒。这已经是自我标榜为“东方科学”的中医所
掩盖不了的了。

  在我们中国,至今生活着一大群可耻的“专家”,也生活着相当多可悲的国
民。可耻的“专家”不断麻痹着可悲的国民。这是我国当前一个严酷的社会现实。
我们只有撕开那些可耻的“专家”的假面具,才能唤醒那些麻木不仁的国民。为
此,我呼吁一切有良知的学者都起来,勇敢揭去那些可耻“专家”的假面具,醒
万民于不智不悟自贱自残!



2008-03-11 22:15:40

主题: scrub2008: 跟大家分享最后两个IV的体会
发信人: scrub2008 (jobsmac),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IV experience(Final)&surprising prematch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11 20:31:55 2008)

跟大家分享最后两个IV的体会吧!

Creighton University:

这是个University-based program,有不少fellowship,Chairman是印度人,每年大约有
70%的IMG,绝大部分是印度人,据说很多resident都是fresh graduate, double99,不
是很喜欢old graduates.IV那天除我之外都是印度人,AMG都是for prelim.

IV还是比较轻松的,先是一位primary care的faculty面试我,主要是解释了一下
program,谈谈我的工作情况,问我有啥问题,后来就扯到creighton bluejay
basketball上了,好在我比较喜欢体育,谈得也算投机。第2个面试我的人没想到是DR.
Lynch(Lynch\'s syndrome的发现者),它老人家已近80高龄了,他根本没有我的资料
,好在我带了CV,面试不到5分钟就结束了,不知为啥让他来IV,可能是我的research
background.他也没问啥,不过有个问题是你为啥要做这些年postdoc才来做住院医,我
就跟他解释了我的research,然后赶紧问他如果match了可否跟他做些clinical
research,他说没问题。IV后收到了他们的信,据说收到的人都被rank了。但是排的高
低就不得而知了。


St Mary\'s Medical Center in San Francisco:

这是个community-based的program,大部分都是IMG,每年都至少有一个CMG.对毕业年限
也没有要求。在这里有机会去UCSFrotation,大部分graduate都去了primary care or
hospitalist.给我们tour的是位北医的兄弟,口语非常好!!

IV是两个faculty,第一个对我的PS很感兴趣,问我为啥当医生,为啥又去了日本读博
士。接着问我怎么知道他们的,最后问我将来的打算,有了在dallas的经验,我告诉他
hospitalist非常interesting,如果可能希望能继续留在这个医院,以报答医院对我的
培养,他听了好像很满意。最后说了句你是个strong candidate.估计是客套话。下个
faculty是primary care的,他看我在做observeship,便让我讲个interesting case,有
了上次的经验,这次感觉好多了,其他的问题就比较常见了strength, weakness...
因为开会去过San Francisco两次,对那里印象很好,而且华人有多,就是房价贵了点,
医院附近的studio要1100。

我的IV experinece就谈完了,多谢大家的支持。

关于prematch根本没有想到,因为我的分数一般,没有临床经验。那是2月中旬我正准
备certify我的list,早晨开车的时候突然寄到一个陌生电话,一接发现是我面试大学的
PD,他先夸了我的publication,然后问我是否感兴趣他们有个新的position先做一年
research,然后在做3年residency.让我考虑一下给他们答复,想了想觉得这个学校也在
我的top3里,多做一年research也没啥坏处,没过几天就答应了。不过contract是在2
月27号发过来的,差点就去match了。

我觉得自己IV的时候表现一般,估计还是我的resarch background打动了他们。我觉得
再这些年的research没白做。一句话Your hard work will pay off, Never Give up!
下面是我最喜欢的一段话来自Shawshank Redemption“That there are things in
this world not carved out of gray stone. That there\'s a small place inside
of us they can never lock away, and that place is called hope. Hope is a
good thing, maybe the best of things, and no good thing ever dies”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198.]



2008-03-11 18:42:08

主题: zbbh: 3月2号MITBBS医学职业版纽约网聚纪实--最后总结
3月2号MITBBS医学职业版纽约网聚纪实--最后总结

发信人: zbbh (zbbh),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3/2版聚最后一贴-超长总结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11 17:57:25 2008)

严重警告:超长
Promise:zbbh的最后一篇关于聚会的帖子

大家对聚会的事情估计已经有些审美疲劳了。
我promise这是最后一篇。大奔指示我们对聚会做一个小结,以便为以后可能的聚会做
参考。我们聚会后给大家发了一份survey。由cellkinase起草,Nicolewang, 
Feifeibei, Knockingdown和我共同商议定稿。结果由他们4个人统计,我来汇总。到今
天共收到45份survey。结果如下

注:1、打分的项目,5分为最高,1分为最低
2、大家的建议和意见我们原文照抄以免做不恰当的解读。不同部分可能有所交叉。

第一部分:评估

一、共聚会地点
1、上午attending lecture报告厅:87% 5分;13% 13分 (大家还是比较满意的)
2、下午自由交流的会议室:19% 5分, 38 % 4分,29% 3分,14% 2分 (空间太小,大
家不是非常满意)

二、食物
早餐 69% 5分;18% 4分;13% 3分 
中餐51% 5分;33% 4分;13% 3分; 2% 1分
零食64% 5分;31% 4分;5% 3分

三、时间:89% 认为适当;11% 嫌太短;没人抱怨太长

四、活动收费:91%认为适当,可以接受;9%认为太少,应该增加活动内容。

五、attending lecture打分,8位attending的演讲平均得分均超过4.2分,最受欢迎的
是Dr. Lisa Eng的演讲,接近满分。为避免没必要的争议,不公布每位attending的具
体得分。

六、下午跟大家交流最有帮助的attending:几位到场的attending均上榜,最受欢迎的
是跟大家聊得时间长的Dr. Zhou和Dr. Xu.

七、演讲和自由交流时间分配:70%认为合适;13%认为自由交流时间不够应减少演讲时
间;7%认为应该增加演讲时间。

八、关于医师会:
1、73%的人原来没有听说过医师会;27%的人听说过。
2、通过这次聚会,74%的人对医师会的印象变好;24%没变化;2%变坏。
3、对于医师会的mentorship program:98%的人表示感兴趣;2%的人没有兴趣(这是我
们下一步工作应该重点盯防的)
4、这次聚会后,59%的人表示希望马上加入医师会;37%准备以后加入;2%的人已经是
会员;2%的人表示不会加入。

九、对这次聚会最满意的地方:
1.请来了这么多资深的attending,把他们的经历,经验和CMGs分享,这是最宝贵的
2.组织非常合理,lecture和自由讨论相结合,见到大量处于各个阶段的CMG朋友,听到
不同的声音,结实新的朋友。
3.得到成功cmg的心得
4.Saw the popular IDs in person, : ) Thank you everyone for making this 
event possible. I loved it.
6.认识了好多人,包括校友
7.Organizer’s effort and detail info
8.本次活动在各方面都组织得很好,为广大CMG的交流开了一个好头,希望能定期(每
半年)组织一次,或者是如果大家都能够加入ACAP的话,以另外的组织交流。
9.know a lot people: doctors and will-be-doctors
10. well organization
11. 场地合适,ACAP大力支持,我们的组织者组织有方
12. Everything is fine. You guys have done a great job.
13. 第一次组织成这样,应该大力肯定。
14. Knowing ACAP tries to help CMGs
15. 组织有序。内容充实。找到了很多朋友。
16. 遇到很多志同道合的朋友
17. 大家有充分的交流机会
18. 大会的组织
19. 了解了ACAP, 认识了许多xdjm,对以后的路有了更清晰的认识。
20.有机会听到资深医生的亲身体验
21.计划周密,井然有序
22.talk with attendings
23.感到了鼓励
24.听到前辈们亲口讲述关于CMG 在美国survive,develop 的信息
25.有多位前辈的指点
26.Excellent preparing(except AV system)
27.Get to know there are people like me going through the same thing. I am 
not alone and I don’t have excuse being lazy any more
28.人气旺,素质好
29.大家的热诚
30.认识了大家,认识了ACAP
31.Good organization
32.Most of the attending’s lecture are very helpful, remind me a lot of key
point which I know but I did not realize their importance.
33.Attending’s speech and personal interactions
34.Communication! Communication! Communication!
35.能见到住院医和有经验的主治医生。另外,食物,会场安排,会议组织,主持得非
常到位,让大家感觉很流畅很舒适。
36. 地点和讲座

十、对聚会最不满意的地方
1.基本上没有什么不满意的,只是最后交流的地方在大一些就更好了
2.自由交流的场地略显拥挤
3.No realization of the mentoring program. Have not made the right 
connection expected (pediatric MD).
4.Unable to start on time and thus lack of Q/A time.
5.下午的活动有些松散
6. 时间太紧,很多演讲人讲得太仓促,没有尽情发挥
7. 讨论时间短,没有组织好。
8. No.
9. 没有聊够。
10. 午饭没吃饱 (我们可是剩了好多午饭啊)
11. 11楼地方太小
12. 11 楼会议室有些小,站不下只好早回家了 
13. 人很多,没有机会找到想聊的所有的ID。
14.没发现
15. speakers 演讲的时间较紧,没有时间充分传达他们的经验
16.下午场没有内科前辈出现
17..There is no presentation on how to prepare for exams
18..No seats in the afternoon. The room is small and people have to stand 
for hours. On the other hand, it provided flexibility so people get to join 
difference group to talk more easy. I would not call
19.11楼地方太小
20.时间短, 地方小
21.没发现
22.大家应该事先介绍一下自己的情况,这样找人交流目标也比较明确。因为大家总是
想找和自己情况差不多(正在考STEP1还是正在MATCH)的聊天。现在好多人还不知道
Cellkinase是谁。
23.Nothing much. Just an opinion that people should step out to introduce 
themselves more!
24.the discussion at afternoon was not so organized although it close to 
perfection.
25.CMG socialization, I can’t go because of time.
26.11楼地方太小
27.时间短, 地方小
28.投影

第二部分 建议:

一、剩下的$302.45钱怎么用?
62%建议留作下次聚会用
18%建议捐给华人医师会以表谢意
8%建议捐献给慈善机构
4%建议投资股票积累资金
4%建议reimburse Dr. Jie Zhou的机票
4%建议分给主要组织者以表奖励

二、对增加、减少哪部分演讲的建议
1.介绍ACAP的演讲可以由一位speaker全权介绍;如果能够增加如何match,如何做个
好的住院医生则更好。
2. More stories and examples will be better. Less common sense general 
principles. More about exam, match, residency experience and attending lives.
3.Increase how to start up, eg. match, residency Q&C
4.Increase the Q&A and social time, decrease presentations
5.增加Neurology的介绍
6.How to best prepare for the exams.
7.how to improve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 skills in the hospital
8.We need more information about the residency program. Dr. Eng gave some 
good useful information about the application. I think next time we can have
some current and recent residents to talk about their experience on 
application and life of residency,and their program/hospital.
9.增加match的信息,减少介绍IMG的信息
10.Most lectures are about how to do after being matched. I think lectures 
about how to match successfully (such as finding observership, extenship) 
should be covered heavier, considering most attendees are before match. 
11.增加一些关于做好住院医,如何搞好关系的内容。
12.没有neurology attending希望下次可以有; 也希望讲一些考试及match的经验
13.增加如Dr. Pan 这样的讲演
14.增加如何应对住院医期间的文化 障碍与语言障碍, 要具体
15.如何跟医院联系,得到美国临床经验的机会
16.增加具体如何解决实际问题如如何解决语言问题,如何解决文化差异问题,多举实
际例子。我们都知道有语言困难、文化差异
17.增加每个演讲者的时间
18.ACAP 的介绍可以少些
19.增加how to prepare for step1 and step2
20.Residents, Pre-residents
21.就此次活动目的来说, 这样的安排是很好的, 毕竟是第一次, 听众各个层面都有今
后更focus 的聚会, topic 也应针对听众focus.
22.多点面试方面的内容
23.All works fine with me
24.Increase the talk about how to improve interview skill and what as a 
typical American PD care about
25.增加how to prepare for step1 and step2
26.增加 how to match and 1st Residents

三、对于聚会形势的建议
1.可以增加同一阶段的人互相认识, 交流
2.也许可以分成流动小组讨论交流。比如先按阶段分小组讨论,step1小组abc,step2
小组abc,match小组abc,resident小组abc,etc, abc间可以30min shuffle重组,可
以交流大家都关心的topics;2小时后,再按纵向梯队分小组1234,每组都有各阶段cmg
, 可以交流不同阶段的经历感受。优点是交流更充分,缺点是有点机械化。其实现在的
自由谈论交流也很好。
3.We should have a couple of group leaders. And separate topics, so that 
people in different stage of preparation can separate out and have a more 
informative use of the time
4.Should break into small groups, each group corresponds to different 
stages, like preparing for step 1, step2 and waiting for match etc.
5.可以给某些ID机会上台演讲,讲自己的考试和match经验。
6.Consider to divide the attendants into several groups, e.g., according to
the stages of exam preparation, and have moderators for each group. 
Questions and sharing personal experience in the group could be more 
efficient and very helpful.
7.这样很好,好可以交游等
8.不错,但如果能大家坐下来,给参与者向大家自我介绍的时间,以便更多人了解就更好
9.不同复习阶段的可以小聚一下
10. Organize several groups in different levels (step1, step2, Matching, 
post-match, resident, et al. ). XDJM share their experience in each level 
and invite several next level XDJM succeeding in this level to share their 
success experience. 
11.In each group, XDJM can also organize several learning subgroup. 
12.Set up such gathering for each level group every 2~3 months. 
13.Have regions like exam steps, study partner, match info, residency 
programs. This way people can find interested topic more easy
14.针对不同阶段,不同兴趣, 事先分组,更有效交流
15.以后最好自由讨论的时候按大家不同兴趣分成几组,如step1组,step2组, Match
组。以及大家都感兴趣的与Attending自由讨论交流组。或许会更有效率
16.这样很好
17.I would prefer more informal meeting, more time to communicate.
18.Tell everyone your ID plz!!!
19.Good format; space too crowded
20.Set some little groups such as “exam group”, “interview group”, “
match group” that is easier for everyone to find information they need.
21.和ACAP联合的形式比较好,有role model指导解疑。
22.指定专人负责各个不同的group,比如step1,step2,step3,match和residency,
attending各一组,分别交流,参予者可以free加如任何组的讨论
23.Very good. 
24.最好再分成几个小组。
25.希望下次场地大一些。最好是更有组织的问答形式,即attending坐话筒前轮流回
答问题,这样大家都可以听得到。等每个attending回答完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后再分
组去找自己关心的专题。
26.可小规模,多形式举行
27.分Group: 考steps ,正在match 等, 各组最好有个leader, 便于回答大家问题。
28.根据不同需求分组,比如,USMLE考试组,match讨论组, resident经验交流组,
另外组间可以交叉交流。 

四、对美国华人医师会的建议
1.如果能够尽快建立如医师会所期望的一个mentorship program, CMGs会受益匪浅。
2.扩大宣传,增加交流和活动内容
3.如有机会,请安排对premed的指导
4.No empty promises. Get the mentoring program up and running.
5.Things are easy to say but hard to do. Hope ACAP can actually DO 
something for the CMG community.
6.以后年会增加针对准备考试准备match的内容
7.希望得到更多指导, 减少我们的盲目性
8.象“麦地”一样为所有CMG做实事,帮助目前处于不同阶段的XDJM加入这个行列,壮
大我们华人医生队伍。比如,提供 “空缺的住院医位置”的信息,Observership 机会等
9.尽快建立obervation program; 并建立与CMG 沟通的渠道,例如经常组织类似这次
的活动
10.完善网站建设,有完善的系统帮助后备
11.Please provide info of the observership like duration, location, means, 
cost and what are required and what can be expected
12.ACAP可否考虑设立医学教育committee,真正有专人(当然也是他们的业余时间)考虑
如何帮助后来的CMG?
13.建议不定期举行对CMG的辅导,介绍纽约和外地的program,一年1-2次为宜
14.希望得到更多指导, 减少我们的盲目性,Provide more help and advice
15.provide CS training
16.Please consider giving observeship to premed students from China too!!! 
Please please.
17.internet is pretty powerful resource, let more people to know this 
organize.
18.眼科医生
19.hope they can really help us to get position
20.能否定期举行一些活动,加强交流
21.I appreciate their effect to help CMG, particularly the mentor program. 
I hope they can start it ASAP.
22.对full time job的人申请observationship给出建议。
23.Elder generation helps young generation, establishing good connection 
inside Chinese American medical community
24.要扩大影响力。
25. 能否讲讲怎样帮大家找observation及externship
26.对针对处于各阶段的CMG都能提供帮助
27.加强宣传

五、其它建议
1.organize more
2.希望能有更多的专科代表,讲讲他们的经验和经历,比如neurology, pediatrics, 
family medicine, etc. 能有更多的resident 代表更好。
3.I couldn’t request more.
4.每年一次
5.Many thinks to ZBBH, cellkinase, and other NY organizers.
6.多多举行。
7.谢谢这次给大家认识的机会; 各位组织者辛苦了(不知下次可不可以向大使馆要活动
经费;希望这样的活动越多越好;期待下次再见
8. 这样的活动多不定期举行,可成立club,形式可多样。
9. 经常举行类似的聚会
10. 给每人一个介绍自己的机会,至少show一下自己的ID,以便粉丝知道自己的偶像。
11.能否有医师会的其他成员愿意加入指导CMGs的考试,match,和如何做好residency
的队伍中来。
12.应该定期举行,一年一度或半年一度。或许可以考虑松散的membership,既加强纽
带关系,又保证个人自由度。
13.Get a pediatrician next time J Get the MDs who accept shadowing/
mentoring/obs. To meet with us face to face
14.To have similar gathering once a while
15.真的非常谢谢你们为本次活动所作出的工作。
16.定期聚会交流.
17.定期举办
18.非常感谢所有组织者为这次活动付出的所有辛劳,并希望能多组织类似活动,让我
们可以有找到组织的感觉。如果需要人力物力,我愿意全力效劳。再次感谢。
19.Thank you very much for all your effort. You succeeded in organizing 
this event, you will be more successful in your medical career since it 
shows you have the heart and the ability helping people. More people like 
you guys are needed. I hope we all will be like you in certain ways in our 
lives.
20.多多联系,互相鼓励
21.It\'s a good start!
22.不知道ACAP除了在纽约,其他地区是否也可以组织类似的辅导
23.It would be great to do it regularly; if more junior residents could 
attend, it would be great.
24.more activities like this one.
25.非常感谢组织者们的无私奉献和付出,再次感谢你们!
26.Provide lecture notes or slides; Lectures on match and board preparation.
27.better food
28.以后还是小集体见面吃点东西吧,太正式我害怕.(公共场所phobia)
29.如果99是满分的话,这次都可以打100分了,绝对出乎意料的好。给下一届组织会
议的同学压力比较大。交多少钱应该不是问题,一次活动交20-30不算什么。我们可以
用这笔钱做很多事。
30.The more gatherings, the better!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0.163.]

 
 
 
 
 eCallChina Phone Card: Buy 0 Get 2 Free: 电话卡免费短信  
 
 benpu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文章]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进入讨论区] [返回顶部]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转寄] [转贴] [ 2 ] 
 
发信人: benpu (麦地大奔),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3/2版聚最后一贴-超长总结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11 18:20:21 2008)

很难表达我看这份报告的心情。哲别、菲菲贝、cellkinase、老撂、妮可,还有其他参
加组织的版友,有你们就有希望,大家都参与进来提高CMG地位就不是空想。谢谢,真
诚的感谢!

没有付出,就没有回报。而不计较回报的付出更值得赞赏。我们难道不应该把这样的事
迹记载下来吗?

哲别他们为我们做出了榜样。希望大家都能意识到这一点,所谓我为人人,人人为我,
团结就是力量。陈词滥调其实也是颠扑不破的真理。走第一步难,为所有人先走第一步
更难。他们已经为大家走出了第一步,现在请大家一起跟上来!

ACAP为了这次聚会作了很多的工作,再次表示感谢!他们也看到了我们麦地的能量。为
了更好的合作,请大家响应号召,参加人口普查,推选地区召集人,有序组织起来,从
而为更好的和ACAP,乃至更多的组织合作打好基础,为大家争取更大的机会!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16.170.]



2008-03-11 14:30:57

主题: scrub2008: 我的面试经历(之3)
发信人: scrub2008 (jobsmac),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IV experience(3)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r 11 11:24:59 2008)

接着在和大家分享2个德州面试的经历。

Presbyterian Hospital of Dallas:

这是个不错的community-based hospital.PD Dr. Feldman 是个大牛。这里大约50% 
IMG。Resident之间的关系很融洽。面试前,PD让每个人讲讲他最喜欢的一本书和一部
电影。我最喜欢的是Shawshank Redemption. 没想到PD也喜欢这部电影。

面试包括PD和一个faculty. PD的面试问题包括my background,why dallas, career 
goal...问题都是很常见的,如果他对你满意他会告诉你you\'ll be ranked.不过我没有
那么幸运。估计是我过于强调fellowship and academic medicine,毕竟他们这里的
research机会不多,大部分graduates去了primary care。它可能觉得我不能fit in.
IV我的faculty也没有问太多问题,主要是讲讲他们的program,不过当他听到我的
fellowship plan时他马上告诉我我选错了地方,我应该去univeristy program。
他们培养的目标是primary care doctor.一句话他觉得我也不适合他们。

我得教训是IV时如果过分强调你的research,fellowship goal会让他们感到你对
primary care不感兴趣了,希望日后IV的xdjm不要犯同样的错误了。


Texas Tech Odessa program:

虽然网上写的是university-based的program,其实还是个community-based hospital,
没有fellowship.很多病人需要用spanish交流。IV我的是他们的chairman和一个
research director.chairman主要介绍一下他们的program然后告诉我今年夏天开始会
有些med studnet rotation.最后希望rank的时候别忘了他们。Research direcotr主要
谈了谈我的research experience.总的感觉是比较轻松的。

据说PD和associate PD会问medical questions.他们这里好像有一个CMG,是个100%IMG 
program.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7.134.]



2008-03-11 10:39:52

主题: 麻醉医生
Introduction of Clinical Practice of Anesthesiology

Naixi Li, MD, PhD

Westchester Anesthesiologist, InC
Lawrence Hospital Center
Bronxville, NY


Job Market Situation:

Out of top ten hardest recruiting specialty
Competition from CRNA
80/20 to 50/50


Responsibilities:

General
Sedation
Regional (neuraxial)
Nerve blocks


Job positions:

Hospital 
Office 
Surgical center


About Naixi Li, MD, PhD

Dr. Li is a board certified anesthesiologist and practices at Lawrence 
Hospital Center, NY. He graduated from Beijing Medical University, and was 
trained at the Department of Neurosurgery, Tiantan Hospital of Beijing for a
short period. Then, he went to New York Medical College, started the basic 
medical research at the Department of Cell Biology and Anatomy, where he 
received his degree of PhD. His clinical training was finished at the 
Department of Anesthesiology of Albert Einstein Medical College, where he 
became Attending Anesthesiologist and Assistant Professor of Anesthesiology 
afterwards. Currently, he serves as the Alternate Director of District 3 of 
New York State Society of Anesthesiologists (NYSSA); the President of 
Chinese American Society of Anesthesiology (CASA). He also serves as the 
board member of Association of Chinese American Physicians (ACAP).



2008-03-10 19:29:41

主题: 田穗荣: 一位医生的从业感言
一位医生的从业感言--

田穗荣



医学与宗教

1977年中国自文化大革命以来首次恢复高考。基于对读书的爱好,我参加了这次考试,
居然成绩不错。可惜的是我所报名的大学和专业没有录取我。不知为何,我被分配到了
一间医学院。当时我连医疗系是怎么一回事都没搞清楚。不过我的选择只有两个,去读
医科或这一辈子也甭想接受高等教育。许多朋友劝我不要去读大学,因为我将会面临毕
业分配。闹得不好还有可能去农村。我想人生能有几次搏,这是我的人生之中唯一的一
次读大学的机会,我决不能就此放弃。就是这样,我成为那间医学院77届学生。

老实说当时没有任何人认为我的决定对我的人生会有任何重大意义。二十多年后的今天
回头再看,我那些没读大学的同学们大都已下岗,我那些读了大学的同学们已成为各个
工作岗位的中坚分子。而我,目前在美国一间医院担任麻醉师。五年的医学院学生生涯
有苦有甜,学到的知识让我们一辈子受用无穷。在我的同事之中,有哈佛,耶鲁,麻省
理工学院的毕业生,和他们比起来,我不愿意说我比他们好,但至少我可以说我的知识
水平及工作表现和他们相等。我并不是我们这一届最聪明和工作能力最强的一个。由此
可以想象其它同学们的成就。我一直都非常为我是那间医学院的毕业生而感到自豪。

毕业后我移民到美国。到美国的大学里读过书,靠自学通过了美国医生资格考试。经过
了数年的住院医生训练,通过了麻醉专科文凭考试。我经历了中国和美国的高等教育,
医学训练。我希望把我的一些工作经验写出来,以供大家参考,去其糟粕,取其精粹。
也许能增加大家对美国的医疗系统的了解。

为什么当医生,在1978年中国的医学院似乎没有专门的课程来讨论。医学院也没有医学
道德及社会学的课程。总的来说,社会上对医生的一般概念就是:\\\"悬壶济世,救死扶
伤,解除病痛。\\\"中国社会也相对简单,大多数人是汉人。宗教基本是多神教。什么门
呀,灶呀都有神。中国人什么都信,但又没有严格的宗教法则去遵循。至于我们这一辈
,则是什么都不信。什么宗教有什么规矩,那更是一窍不通。在我的脑袋里,病人有病
,我们尽力治病,那就是一个好医生,这简直是再简单不过的道理。可惜在美国行医时
,这个道理有时会遇到麻烦。

到美国数年后,决定要参加美国医生资格考试。买了一大堆书开始苦读。医学知识倒不
是个太大的问题,只是把医学的中文单词变成英文单词,融会贯通背熟就行了。令人头
痛的是宗教和社会问题。下面我就举一个例子,由此大家能体会一下,在美国宗教给医
生们带来的难题。

美国是一个由多民族,多种族,多国籍,多宗教组成的国家。各种不同文化背景的人们
能够相对和平地生活在一起,实在是应归功于美国政府的各项法律和政策。在众多的宗
教中,有一个叫\\\"上帝见证会\\\"(Jehovah\\\'s Witnesses)。这个宗教应该是基督教的一
个分支。它的信徒相信输血会破坏他们血液的纯洁,死后不能上天堂。因此这个宗教的
信徒拒绝输血。这个宗教的输血问题是美国医生资格考试的必考题。一般原则是,这种
病人入院时神智还清醒的话,医生会和病人详细讨论输血问题。如果病人签字拒绝输血
,在住院过程中病人因大出血而昏迷,医生只能作输液之类的支持疗法,决不能输血,
甚至病人家属要求输血以挽救病人生命也不能接受。至于病人因严重贫血而去世也是无
可奈何的事。如果医生违反病人意愿给病人输了血救活了病人,病人可以把医生告上公
堂,理由是污染了病人纯洁的血液以致于病人不能将来上天堂,这种精神损失得由医生
赔偿。大概这种事情只能发生在美国,医生救了病人性命还要害怕承担法律责任。

有一天一位中国老年妇女需要做髋关节手术。她是\\\"上帝见证会\\\"(Jehovah\\\'s
Witnesses)的信徒,她的文化程度非常低,大概连这个宗教是怎么一回事都没搞清楚
。她那些懂英文的教友和她到洋骨科医生F医生的办公室作术前检查。F医生谈到了输血
问题,至于她那些教友们是如何作翻译的就不得而知了。总而言之这位老妇人在拒绝输
血的条文下签了名。手术中由于出血她的生命体征变得不稳定。麻醉师做了气管插管,
补液,用了升压药,术后把她送到麻醉复苏室。这时已是傍晚时分。F医生交代说,不
做任何血液检验,不输血,只进行支持疗法,病人要是不行了也没办法。说完以后F医
生就回家了。

N医生是一位两岁时随家庭从香港移民到美国的中国人。她是一位严肃认真的麻醉主治
医生,心地很好。N医生并不是这个手术的麻醉医师,但她那晚刚好是值班主治医生。
这个病人病情不稳定,麻醉复苏室的护士叫懂中文的她去向病人的姐姐说明病情。N医
生把情况一说,病人的姐姐马上大惊失色,叫道:\\\"我的妹妹没有想到做这个手术可能
会死。她是绝对不会拒绝输血的,求求你救救她的性命啊!\\\"N医生说有拒绝输血的文件
在病历里,我也没有办法。病人家属拽着N医生苦苦哀求,N医生看了实在不忍。她想方
设法,打电话给医院的值班领导,不同的医生同事,但她仍不得要领。在没有办法的情
况下,她反复翻阅病历,终于发现病人曾经签了一张同意治疗的文件。而这个文件内的
条文中居然有同意输血的一条(美国病人入院接受治疗,要签多张文件)。在这种情况
下,她以这张文件为据,再打电话给医院值班领导,医院律师,麻醉主任,走法律漏洞
,终于在半夜里,她写了医嘱下令输血。输血后病人的生命体征马上稳定下来,N医生
把病人救活了。

翌日清晨,F医生回到医院,得知病人接受了输血,他的脸色难看极了。他担心他会卷
入法律诉讼中。在这里我得说明一下,F医生是一位医术精湛,非常负责任的杰出骨科
医生。术前他已经向病人解释清楚,术后他是按法律条文去做。从法律上而言,他是完
全正确的。ICU主治医生的脸色也是阴晴不定,输血是发生在ICU,这件事要告起来他也
吃不了兜着走。N医生则是彷徨不安,担心不已。她做了一件我认为是天大的好事,但
她却承受到了天大的压力。我看到此情此景心里实在替N医生不服气。我发现这个病人
的姐姐与我的亲戚是相识的。我通过我的亲戚叫病人的姐姐送花和感谢卡片给N医生,
以让洋医生们看到病人是感谢N医生为病人所做的一切。

亲人们为了此事闹得天翻地覆,人仰马翻。病人那年迈的姐姐彻夜不眠,整夜在医生,
护士和病床旁边团团转,为挽救病人的生命而累得筋疲力尽。 病人那些分散在各地的
儿女们当晚接到病危通知,第二天就赶到医院,在如此短的时间内买的机票大概所费不
赀,还要请假影响工作。大家自然对那个宗教骂声不绝。而这位病人在鬼门关转了一圈
回到人间,恐怕也不会再去那个教堂。本来如果宗教能教人行善,未必是件坏事。但在
美国,教堂也是一种生意。牧师就是教堂的经理。教堂的业绩往往是以参加教堂的人数
及收集的捐款来评价的。所以一些缺德的牧师是拼命拉教徒,教徒们又是在外面拉人进
教会,尤其是教育程度低的老百姓,因为这些人好哄好骗。至于这种教会把教徒们的生
命放在哪里就只有天知道。

有一次我要为一位Jehovah\\\'s Witnesses的教徒做剖宫产的麻醉。我向产妇及家属详细
地解释了有关输血的问题,最后产妇同意在必须的情况下可以输血。这个产妇和丈夫是
有一定教育程度的,他们大概认识到如果为了宗教信仰而拒绝输血,让新生儿失去母亲
,丈夫失去妻子的做法是一个错误的选择。剖宫产过程顺利,母亲和婴儿都很平安,这
位产妇最终并没有接受输血。事实上剖宫产输血的可能性很小,但是对于我来说,如果
病人签字拒绝输血而又碰到术中大出血,病人在昏迷中不能重新签字同意输血。而我要
根据法律\\\"见死不救\\\",眼睁睁地看着这位年轻健康的妇女去世,实在是一件难以接受的
事。

此事已过去数年,病人并没有提出法律诉讼。很可惜的是这些来了美国多年却不懂美国
法律的中国人认为医生救人是天经地义,分内之事,根本无法理解N医生在此事中所承
受的压力。他们也不会意识到,在美国,\\\"悬壶济世,救死扶伤,解除病痛\\\"并不是那么
简单。一切都要以法律为准。美国的医生是在法律的约束下行医治病的。由于许多中国
人的英语不好,与医生的交流也有一定的障碍。在这种情况下,找可靠,信得过的翻译
是很重要的。当你拿笔签署任何文件,你得明白文件的内容。生活在美国的大地上,中
国人应多了解美国的法律,这样才能最大地保障自己的利益,也不至于陷进美国的法律
网内而无力自拔。

N医生事后并没有受到表扬。同事们对此事都噤若寒蝉。老实说她没有给医院和别的医
生们带来麻烦就不错了。我对N医生说,这事与你无关,你完全可以置之不理。你折腾
了几个小时,却遭到如此对待,实在不值。她说,看到病人要死,看到病人家属那悲伤
的面孔,实在没有办法不尽力而为,我总不能看着病人死去。对此事我只能说一句话: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希望N医生好心有好报,一辈子万事顺利。

在美国,当一位医生不容易,当一位好医生更不容易。大多数的医生能够兢兢业业地工
作,为病人服务。但是像N医生那样,急病人所急,忧病人所忧,甘愿冒着承担法律诉
讼的危险和吊销自己医生执照的麻烦去救病人性命,那真是少之又少。在我的心目中,
N医生既是一位好医生,也是一位社会的无名英雄。如果我们的社会里,能有多一些像
她这样的英雄,我们的生活就会更美好了。


由恶性高热谈起

一天下午S医生告诉我去做一个急腹症手术的麻醉。S医生说一个住院医生已经到病房去
给这个病人做气管插管。给这样的病人做麻醉是件容易的事。我按照常规进手术室把麻
醉机器准备好,刚走到走廊,一个ICU的主治医生正将病人推进手术室大门。我一看心
里打了个楞,ICU主治医生从来不亲自送病人,他的出现不是一个好现象。病人躺在移
动病床上,带着氧气罩,呼吸急促,气管并没有插管。ICU医生简单介绍病人情况:在
病房时病人血压低,正在补液。我向病人打招呼,问病情。病人提起他的家人有恶性高
热病史,我一听心里吓了一跳,恶性高热是一种由麻醉引起的罕见疾病。书上读过,考
试背过,从未见过。当时无暇细想,只好把病人送进手术室。 就在那短暂的时间内,
我的大脑拼命地在想书上是如何处理恶性高热的。一进手术室,我就把可以引起恶性高
热的麻醉药物全部移走,但是那些可以引起恶性高热的麻醉药物都是我们常用的。例如
司可林是急腹症手术全麻诱导最好的肌松剂,由于其副作用,世界的药剂学家们花了多
年时间,试图研究出新药来替代司可林,至今尚未成功。不用司可林去做急腹症手术全
麻诱导是令麻醉师头痛的事。 此时我已无它选择。我把监测仪放在病人身上。一看病
人的生命体征,我呆了,苦也,这个病人要死在我的手里。这时候我的肾上腺素一定分
泌到了顶点。眼里看着病人心率血压,脑子里在做着鉴别诊断,手里不停地处理。

麻醉还没开始,病人仍然清醒,S医生进了房间来一看监测仪数据,他脸色马上紧张
起来,他说:\\\"你的病人病的很重,我能帮你做什么?\\\" 这是他以最轻描淡写的方式说
的,事后他告诉我他以为病人要死。我说我要做有创性动脉压监测,你做清醒气管插管
。 S医生做了清醒气管插管后就离开了。 而我做了动脉插管,静脉插管,插胃管,中
心静脉插管,给麻药,用升压药维持血压,补液,输血,做血气分析,治疗严重代谢性
酸中毒,量体温,监测及维持尿量。多年来麻醉训练中苦读教科书所学到的生理病理知
识及大量麻醉病例中练出来基本功在这个手术发挥得淋漓尽致。两个多小时的麻醉过程
,从头到脚忙个不停。 慢慢地病人的生命体征稳定下来,手术顺利完成,把病人平安
地送到ICU,我才松了一口气。事后外科医生及S医生笑眯眯地表扬我:\\\"You did the
good job\\\"。而我则是累瘫了。

恶性高热是一种家族遗传,由麻醉引起的罕见疾病。下面我用一些数据说明一下。

恶性高热的发病率: 儿童 1:15,000 成人 1:50,000 - 250,000

我是一位麻醉师,平均每年做800例麻醉, 如果一个麻醉师的麻醉生涯是四十年的话,
终其一生,也只能做32,000例麻醉。也就是说大多数麻醉师从来没见过恶性高热。这
种疾病,不会诊断,不治疗,死亡率很高。及时诊断,及时治疗,死亡率相当低(10%
)。 由于这个特性,这个疾病是麻醉专科必考之题。 笔试要考,连口试也不放过。我
在口试时就被问及这个疾病。幸亏平时背书努力,居然对答如流,顺利通过。 但是背
书是一回事,实际处理又是一回事。 每一台麻醉机都有一张纸,上面写着:malignant
hyperthermia, call for help。 斯文的翻译就是:恶性高热,请求援助,粗俗的翻
译就是:恶性高热,叫救命。请想一想这种叫救命的情景吧。一大群麻醉同僚涌进你的
手术室,七嘴八舌,七手八脚地来帮忙。作为这台麻醉的主管麻醉师,你要像一位指挥
官一样,叫这个同事做这个,那个同事做那个。动脉插管,血气分析,混和特效药及静
脉注射特效药,插胃管灌冰水,插尿管,对症治疗,例如心率不整,严重代谢性酸中毒。

书上是这么说的,实际上谁也没有经验,做起来免不了忐忑不安,战战兢兢。 而且
这个病仍有10% 的死亡率, 所以谁也不愿做这个叫救命的麻醉师。由于大家提高了对
此病的认识,在问病史的时候我们都会问起个人及家人的过去麻醉史。只要在病史里有
怀疑是恶性高热的资料,所有可能引起恶性高热的药物都将避免使用。如果出现了这样
的一个病例,我们还要为该病人一家作遗传咨询。介绍病人与恶性高热热线联系。因为
这不是病人一人的事,而是病人全家及其他亲戚将来做手术麻醉的安全大事。几年前我
去中国参加麻醉年会,在会场的墙上贴着一个病例,一位16岁的健康男孩在接受全麻中
出现恶性高热的症状及体征,最后男孩去世。不知道写这个病例的麻醉师是否认识到这
个病例是恶性高热,因为整篇病例没有提到诊断,只是描述了麻醉师们如何对症治疗。
显而易见他们的对症治疗没能救活这个孩子。后来我和其他国内麻醉师聊起这个病例,
许多麻醉师并不知道这个病,有位正在读研究生的麻醉师提起他读过这个病,但是中国
没有特效药,诊断了这个病也无药可治。不知道他是否认识到他也应该对病人家属的未
来负责任。大概因为这个病是罕见病,大多数麻醉师一辈子也不会碰到一个病例,何苦
花时间去学习。不知道有多少中国的医生同意他的说法,更不知道有多少中国老百姓会
同意他的说法。

历史上麻醉是由外科医生首先发明的。在开始一段时间里麻醉是由外科医生做的。由于
医学的发展,麻醉和外科分了家。但是在相当一段时间里麻醉是外科的附属品。有位同
学告诉我七十年代时广州郊区的一间县医院的麻醉是由插队知青做的,而这位插队知青
的麻醉技术是由外科医生教的。现在麻醉已成为医学的一门专科,它和心脏科,肺科,
ICU科一样,是intensive care 的一部分。在美国,八年大学毕业的医学博士还要经历
四年住院医生的地狱式训练而成为主治医生,才能独立给病人提供麻醉服务。美国的临
床医生只有两个级别:住院医生,主治医生。在临床上是主治医生责任制,也就是说主
治医生对他所做的麻醉负完全责任。就像我碰到的这个可疑恶性高热病人,尽管病情很
重,麻醉主任也知道这件事,但他并没有提供他的个人帮助。大概他也没有处理过这样
的病例,他对于恶性高热的了解和我差不多,书本知识而已。这种主治医生责任制给主
治医生很大压力。尤其是晚上值班,一位主治医生要提供麻醉服务给不同的手术和不同
病史的病人,再重的病人你也要按照教科书妥善处理。没有广泛的书本知识和大量临床
经验实在很难应付这种压力。主治医生不会因为技术性的问题把主任拉进手术室。 

中国临床医生则有多个级别,从住院医生到主任医生。碰到技术性的问题,低级的医生
一级一级地向上级医师请示。有一位主任告诉我,在手术室里如果一位病人要死,他一
定要在现场作指挥一直到病人逝世为止。大概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主任,有的医生似乎
在混日子,当了多年医生,只能做一些常规工作,很少读教科书。难的工作自有上级医
师顶着。不知道从这样的事实我能否作一个希望不会得罪中国同僚的大胆推测,美国主
治医生和中国的主任医生是相等水平(如果我能排除个人差异)。医学院毕业生美国只
需要四年时间就培养了能够独当一面的主治医生,中国需要多少年才能培养出能够独当
一面的主任医师呢?在美国每个病人都由受到全面训练的主治医师提供医疗服务。在中
国是否每个病人都由高质量的主任医师提供医疗服务?我们有什么办法提高大多数医生
的医学素质?我希望中国的医学同僚们能帮我找到答案。

B医生是一位高大,身材消瘦白人年青住院医生。他相当聪明,工作也做的不错。所以
在进入住院医生生涯数月后听到的是以表扬声为主。他自然是踌躇满志,信心十足。可
是住院医生工作艰苦,他正好和妻子闹离婚,心理压力也很大。有一次他和我一起做一
个心脏麻醉,他的操作出了差错。我告诉了他,他居然发脾气。我毫不客气的对他说,
请你离开手术室,休息一下,镇静一下你的神经后再回来。他马上静了下来,但不愿离
开手术室。终于他平静下来和我一起完成了这个手术。医生这个行业毕竟是以男性为主
的,作为一个男性白人去接受东方女性的批评似乎较难接受。但是我的主治医师同事们
,有从哈佛,耶鲁,麻省理工学院毕业的。他们对我的工作态度和能力都非常尊重。我
不会允许住院医生在我面前无理取闹。B医生就是那位到病房去给那位可疑恶性高热病
人作气管插管的住院医生。这件事情发生后第二天,我正好和B医生一起工作。他洋洋
得意地提起此事。他说他知道病人要做手术,他建议把病人送到手术室去作气管插管会
较安全些。然后他问我:\\\"Did I make the right decision\\\"?看着他那英俊而自负的
面庞,我问他,你知道病人病史吗?你知道病人生命体征吗?你请示过任何主治医生吗
?他的回答全是\\\"no\\\"。我说,你对病人一无所知,就去作决定,这是错误之一,未请示
主治医师,私自作决定,这是错误之二。更严重的是你为病人作了错误的决定。我把病
人的病情详细地讲给他听。我说这个病人有内科急诊,又有外科急诊。由于病人已进入
休克状态,接近死亡边缘,在这种情况下病人接受麻醉和手术的危险性很高。所以这个
病人应首先接受内科抢救。在ICU里做抢救,至少有一个主治医师,数个住院医生及护
士。他们有足够的人力给病人放置各种入侵性监测管道,做各种血液检验,作出诊断和
进行及时正确的治疗。病人的病情稳定以后就可以安全地送到手术室作进一步的外科治
疗。冒冒然地把濒死的病人送到手术室,而每一个手术室只有一个主治医生,抢救条件
远不如ICU,你的做法,直接威胁了病人的生命安全,间接的威胁了主治医师的职业生
涯。你大概是想害主治医生吧。对于我那严肃的指责,他无言以对。

此事以后我仍有机会和B医生一起工作,大概我的知识和能力足以让他佩服。他对我的
态度完全改变了。而我则乐意和任何尊重我,尊重医学的人一起工作。

教育方式及制度对医学人士一生的影响

医生,是科学家,诺贝尔奖的许多获奖者是医生;医生,又是临床专家,解除病痛,为
人民服务;医生,也是技术员,或者是手工操作者,例如外科医生,麻醉师,凭着一双
灵巧的双手,救死扶伤。我毕业于中国的一间普通医学院,在美国接受了严格的专业训
练。最近我回中国,到医院里走一走,和我那些医疗界的同行们聊天,他们的一些说法
和做法使我惊讶。他们非常重视个人经验,强调资历,蔑视理论学习。我们\\\"本是同根
生\\\",为什么他们会使我惊讶?为什么我会觉得他们观念落后,孤陋寡闻和无视科学?
我在中国完成了高等教育,又曾任教于中国的中学,在美国我再次进入大学,还有三个
在美国出生,受美国教育的孩子,不可避免地接触了美国的教育系统和方式。由此我对
两国的教育制度有了一定的了解和看法。想全面地比较这两个国家的教育是一个大题目
,不是我这篇短文所能囊括的。我只是想从几个小的方面来写出自己的体会。一个国家
的发展和进步,最重要的是人才问题。毫无疑问,美国是一个先进的国家,最重要的是
这个国家有一批各个领域的精英。难得可贵的是,许多精英来自世界各地,却能在这个
移民国家里发出闪亮的光芒。也许这就是美国教育和用人制度的魅力。我希望这篇短文
能对中国的教育改革有一点帮助,对中国医生培训有一点帮助。

论文训练及其长期影响

小时候去看电影时,任何角色出现在荧幕,我总爱问一句:\\\"他是忠还是奸?\\\"忠者,好
人也,奸者,坏人也。当时的教育,好人是完美的好人,从里到外决无瑕疵。坏人则一
定是头上生疮,脚下流脓,坏到了底。这种观点也反映在历史人物的教育上,任何历史
人物都离不开忠或奸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分类。作为学生,当然是照本宣科,把这个忠与
奸分个清清楚楚,否则要落个立场不稳的评语,将来的政治前途堪虑,用广东人的话来
说,就是冻过水了。美国历史书中,对于历史人物的评价大体上仍有忠与奸之分,但是
其评价比较灵活。老师们往往要求学生就历史某个人物或事件作为题材,到图书馆找参
考书写论文。当我听到我的儿女小学就开始写论文,简直是膛目结舌,我这个大学毕业
生都没写过论文,你们有水平写论文吗?当然小学生的论文就简单显浅,大学生的论文
就严谨得多。其实,无论低级或高级的论文,基本上是翻看资料,找出证据阐明自己的
观点而已。只要有足够的证据证明自己论点的正确,就是一篇过得去的论文。在写论文
的过程中,学生不需要照搬教科书的观点。这样学生有一个独立思考,根据事实分析,
求证的过程。

基于好奇,我向女儿提了个问题:\\\"华盛顿总统在美国基本上是一个正面的,英雄式的
人物,如果你想写一篇论文以反映这位伟大总统的缺点为主,老师会给你不及格吗?\\\"
她满认真地想了想,然后回答道::\\\"只要你有足够的证据证明你的论点,老师不会给
你不及格。但是图书馆里有关华盛顿总统的书成千上万,绝大部分书籍都是描述他的丰
功伟绩,随便找几本书翻一翻,就可以找到事实证明这位总统的伟大。如果你要写他的
缺点,大概要翻上几十本书才能从字里行间找到一些资料。证据不充分,论文的分数也
不会高。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谁愿干呢?\\\"

如果一个学生从小学六年级开始写论文,每年写两篇。高中毕业时他已完成十四篇论文
,大学毕业就已完成二十二篇论文。写论文是一个根据资料求证的过程。由于长期的练
习,反复的求证,美国的学生养成了独立思考,尊重事实的习惯。即使是最有权威的科
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美国人都会分析其设计和数据以确定它的价值。要是你去和美国
的专业人士讨论工作,他们总是引经据典,以教科书和文献的资料来支持自己的做法。
在科学面前人人平等,专家们的做法也是一样,他们用科学资料而不是用自己的资历或
职位来证明自己的正确。

与其相反,中国的教育是老师讲,学生背。学生没有读论文的习惯,也没有习惯或者没
有胆量去质疑老师的教学。要是你去和中国的专业人士谈专业,他们常常提起自己干这
一行已经有多少年了,是有丰富经验的,他们的作法是由他们自己的经验甚至职务来支
持的。他们的说法常常令我目瞪口呆。我在这里举个例子。我在中国的一家医院观察手
术时看到了外科医生为乳癌病人做的乳癌根治切除术。我对一位中国外科医生朋友提起
此事,问其原因,他的回答令我惊奇,他没有提起手术指征,也没有提起任何文献,只
是说基本上每个医院都是这样做,外科主任是这么教的(一种变相师傅带徒弟的做法)
,规定的。过去外科主任的主任也是这么做的(好一个几十年一贯制)。我给乳癌病人
所做的麻醉有许多例,还从未见过乳癌根治切除术(只要符合手术指征,极少数病人也
会接受这个手术)。那些洋外科医生说现代的乳癌手术是能少切就少切,连腋下的淋巴
结也是能保留就保留。绝大部分的乳癌手术只是局部肿瘤切除,腋下的淋巴结也只是尽
量切有癌的淋巴结,术后再根据病情做化疗或放疗。根据研究,这两种新旧的手术方式
效果差不多,但是新的手术能提高病人术后的生活素质。当我对中国医生的做法有异议
时,他们一脸不屑地表示,他们做这样的手术已经多少年,多少例了,用得着你教吗?
我无言以对,心里只是很纳闷,他们知道个人的经验和全球人类的经验比起来还不如沧
海一粟吗?大概不知道。他们很少学习最新的科学论文,他们往往不知道也不愿承认他
们的某些做法是过时的,甚至是不正确的。他们傲慢而知识贫乏。我知道是我们的教育
制度把他们培养成这种德行,更希望中国教育制度的改革能够培养出真正尊重科学的人
才。

师徒制和师生制

中国传统上的技术工作(包括临床医生的培训)的传授是师徒制,徒弟跟着师傅在工作
中学习技术。在美国,大多数的技术工作是学校的老师教的。这些技术工作包括厨师,
美容理发师,机械员,电工,汽车修理员,各种电器设备的维修技工,护士等等。有的
学校(厨师,美容师)是属于职业学校,相当于中国的中专水平。大多数技工学校是两
年制的大学,学生毕业后领取副学士学位文凭,相当于中国的大专水平。下面我就这两
种制度简单分析一下。

师傅/学校

我不知道中国国家或者某个工种对师傅的技术和教学水平有没有统一,规范的考核和要
求。如果没有的话,师傅的理论,技术和教学水平恐怕差异很大,教出来的徒弟大概也
是良莠不齐。一般而言,学徒学到的实际操作比较多,理论比较少。美国所有的学校都
得向教育局备案注册,递交教学大纲,课程安排,证明其专业的教师水平(大多数的教
师都是本科或硕士毕业生)。许多技术工作要求学生毕业后再去考取全国或全州统一的
执照考核,及格后才能工作。这种全国(州)性的统一考试就是建立了一个统一的标准
,每个学校要按照这个标准来教学,学生要按这个标准去学习。美国学院制教育出来的
学生,理论学得比较多,实际操作也学一些,整体水平比较平均。

师傅/教师

中国有一句俗话,\\\"教会徒弟饿死师傅。\\\" 这是一种社会现实。根据报道,一个下级医
院的医生(徒弟)到上级医院进修。上级医院的医生(师傅)把他安排看门诊而不让他
学习难度高的技术。其原因,这个师傅怕徒弟学会了技术,会把他的病人抢走。这种技
术私有制的做法肯定会妨碍专业技术在中国的传播。在美国,每个学校毕业生的执照考
核及格率还要上报教育局。可想而知,如果一个学校毕业生执照考核及格率低的话,这
个学校就得关门大吉,老师就要失业了。因此,从个人利益出发,中国师傅教学可能会
有留一手的做法,美国教师则要全力以付,希望教好每个学生,使他们毕业后能考过执
照,找到工作。

满师/毕业生

如果比较中美两种制度下培养出来的技工,中国学徒的手工技术比较熟练,满师后对其
工作马上得心应手。但是由于理论水平低,工作起来是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将来学习
新的技术,职位的提升都会有困难。美国技工毕业生的技术操作比较生疏,需要一段时
间来掌握其技术工作。但是他们的理论好,容易掌握新的技术,工作起来既知其然也知
其所以然,再加上他们已有两年的大学学分,只要他们稍加努力到大学多读两年书,就
能成为本科生。这样,他们将来的发展也就是颇有潜力了。

在美国,有一些技术工作也允许工人在职训练后去参加执照考试。 事实上由于这些工
人缺乏系统的理论学习,他们考核及格的机会如凤毛麟角。许多工人在多次考核不及格
后还是只好到学校修学分拿文凭再去考执照。一般而言,即使干基本相同的工作,有执
照的技工要对没有执照技工的工作负责任,所以前者的工资是后者的两倍。我在美国常
常买中国制造的产品,这些产品大都是由中国的廉价劳工生产出来的,技术,质量水平
要求不高。我回到中国看见美国进口到中国的产品,基本上都是高质量,高科技的产品
。举个例子来说,人造膝(髋)关节,精确的关节设计,使其能吻合病人关节的解剖要
求;关节植入人体后要能承受十万百万次关节运动所造成的磨损,合金的选择,冶炼,
生产,每一步的质量要求非常高。每一步生产程序的把关,都是由工程师和技术员共同
完成的。这样的一个人造关节,在美国要卖五千到六千美金。我常常感慨地想,中国服
装工人要缝纫,出口多少件衣裳才能换回美国技工生产的这么一个关节呢?

美国的技术工人(蓝领阶级)心灵手巧,他们能够把博士们在实验室研究出来的理论,
工程师在办公室画出来的蓝图变成美国人民看得见,摸得着,带来许多生活上方便的产
品。正因为如此,他们的工资和许多本科毕业生差不多。所不同的是,他们工作在工厂
,工地,体力劳动比较多而已。他们并不是普通的苦力,他们是美国产业大军,中产阶
级的重要组成部分。他们在社会上享有相当高的地位,他们的地位是建立在他们精湛的
技术,高度的专业水平和对社会的贡献的基础上。

住院医生之培训

直到目前为止,中国的临床医生的培训基本仍然是师傅徒弟制。医学院的毕业生(徒弟
)在医院找到工作,他的培训就是由年资高的医生和主任(师傅们)负责。美国的医学
院学生经过长达八年的大学教育才能毕业。但是学习并没有结束,更艰苦的博士后训练
(住院医生训练)还在后头。全美国每一个专业的训练都是统一规划,统一标准,统一
要求。

培训医院/师傅

中国任何医院都可以培训年轻医生,一般而言,大医院的师傅们水平比较好,病例比较
多,如果能在这样的医院找到工作和接受培训,徒弟的水平一般还过得去。如果在小医
院或诊所找到工作,师傅们本身的水平就不高,知识有限,能教给徒弟的实在不多,由
此可推想,徒弟的水平也难提高,况且,许多小医院的师傅根本就不愿意认真地教徒弟
。尽管如此,即使在大医院,年轻医生的培训仍然因医院而异,重视年轻医生培训的医
院,临床医生的水平会好些,但仍然缺乏全国统一的要求,各个医院培养出来的医生水
平参差不齐。全美国只有少数医院提供住院医生培训,这些医院得有一定的规模和病例
数量以供教学用,还要有足够的师资力量,绝大部分负责教学的临床医生都拥有其专科
文凭。医院有专人负责住院医生的培训工作,包括拟订教学计划,课程安排和定期考试
。每个科室还设有住院医生培训委员会,成员一般包括科主任,主治医生和住院医生代
表。这个委员会定期讨论住院医生培训中发现的问题,研究解决办法,例如对一些知识
和水平比较差的住院医生提供一对一的辅导。美国还有专门的机构检查医院的教学质量
。教学工作没做好的医院将被取消其培训资格。所以每个负责培训的医院和医生都是全
力以赴地作好教学工作。

住院医生

中国的住院医生在找到工作后就成为雇员,在工作中受到上级医生的指导。好学的住院
医生基本上是在自愿的情况下读一些教科书,不好学的医生满足于日常工作,能解决一
些常见的疾病,不能解决的,就叫上级医生。有一次我和一位行医五年的医生聊天,发
现这位医生理论知识非常贫乏,临床上也是一塌糊涂,我感到不解。事后和科室的主任
谈起来,主任告诉我,他也要求医生们读书,可是他们不肯读,当主任的也没有办法,
只要他们工作不出事,主任无权处理这些不学无术的医生。这位主任谈起这个问题时,
显得非常的无奈。同时主任得常常盯着这些医生的工作,以防这些医生出事,这样一来
,主任感到压力很大。在这样的制度下,住院医生没有太大的压力去提高自己的水平。

美国的住院医生工作非常繁重,精神压力很大,工作时间很长(80-100小时/星期)。
除了应付日常工作,每个住院医生还有阅读任务及参加科室考试。住院医生完成培训后
要参加全国统一的考试来获取其专科文凭,这个考试大多数是笔试,就是考理论,有的
专科还有口试。而且考试题目中相当一部分题目涉及到一些严重威胁病人的生命,但又
少见或罕见(high risk and low frequency)的疾病,例如下文所提的恶性高热症。
既然罕见,在培训过程中就不一定能碰到。大家只能从书上学习前人的经验,这种病例
如果不能妥善处理,病人就会死在医生手里。医生们不读书根本无法考试及格。在培训
中表现不好的住院医生将会受到处分甚至被迫离开。住院医生只是在培训医院接受培训
,培训完成后他们再到全国各地找工作。在找工作的过程中,主任的介绍信是最重要的
。美国的住院医生在高压下确是非常努力地工作和学习以达到一定的水平。

住院医生制度及其对美国医疗水平的影响

我想用两个例子来说明这个问题。

住院医生的培训一般是在医学院的附属医院进行。这些医院学术风气很浓,医生教授们
既做临床,也做科研,许多新的医学理论,药物,医疗方法和医疗器械都是在这些医院
研究发明出来的。他们培养出来的医生面向全国,要到各地的大小医院找工作。

第一例

如无意外,一位美国人18岁高中毕业,26岁医学院毕业,经过3-5年的住院医生培训,
大约30岁左右他就成为主治医生。如果他是外科医生,今年60岁,那么他外科培训应该
是在30多年前进行的。30多年前,乳癌的外科治疗是乳癌根治切除术,胆囊的切除要在
病人腹部切一条一尺长的切口。他在一间乡间医院勤勤恳恳地工作,似乎可以30年不变
地重复这样的治疗方法。但是新的主治医生来工作了,这位医生当住院医生的时候,乳
癌根治切除术已经基本摒除了,大部分胆囊的切除是在腹部切几个小口用内窥镜的方式
做的。学术杂志有研究论文证明新的治疗方式安全,有效,减少病人痛苦。新的主治用
新的治疗方法开始工作,他的到来给老主治带来了挑战。这位老主治大概有三个选择:
一,学习新的技术;二,墨守成规,但要放弃某些手术,例如要用窥镜做的手术,这
样他的收入将会大大减少;三,选择提早退休。我这样的说法似乎很残忍,可是科学不
断发展,并不允许一个医生一成不变地用几十年前的技术为病人服务。长江(也许应称
为密西西比河)后浪推前浪,社会才能向前发展。其实我这里用的是一个非常极端的例
子。许多美国医生每年参加继续教育课程,阅读专业杂志,不断提高自己的专业水平以
避免被淘汰的命运。在这样的系统之下,住院医生毕业后把新的技术,理念带到全国。
即使在一间乡村医院,病人仍能获得由一流医院培养出来的医生的医疗照顾。所以美国
各医院的医疗水平比较接近,受益的是广大的老百姓。

第二例

过去放射科医生的工作范围基本上是限于阅读X光片,近十年来介入放射科崛起。过去
,脑血管瘤,主动脉瘤的治疗是由外科手术来完成,手术风险很高。现在介入放射科的
医生能更安全,可靠地治疗这些疾病。由于这个科目是近年来发展起来的,许多美国的
医院缺乏这样的专科医生来开展业务。当一个介入放射科医生完成培训后,他很可能要
成为一间医院介入放射科的始祖。当他到医院面试时,得像一个生意人那样去了解各方
面的情况,包括医院附近的人口分布,医院的经济状况,医院的病例和病种等等。介入
放射科的仪器非常昂贵,动辄几百万美元,没有足够的经济条件,仪器都买不起。没有
足够的病源,医生的工资都发不出来。如果一切条件妥当,这位医生就是把新的治疗技
术带给了医院,新的医疗服务带给当地居民。

美国的住院医生培训系统培养了一批批能够掌握先进技术,全面,水平均匀的主治医生
。他们像播种机那样,走到那里,他们的技术就带到那里。而这个系统的最大受益者,
就是全美国的老百姓。

杂志俱乐部(Journal Club)

杂志俱乐部(Journal Club)是美国医学界非常流行的一种学术研讨会的形式。除了少
数人以外,大多数人都会或多或少有那么一点惰性,包括本人在内,不愿翻看医学杂志
。由此许多科室会安排一位医生负责杂志俱乐部(Journal Club)的工作。这位医生花
比较多的时间查看医学杂志,找一些比较有价值的文章让科里的医生们来进行学习讨论
。一般而言,讨论前的两个星期,每一位医生都已收到文章的复印件,自己先行阅读。
杂志俱乐部(Journal Club)的时候,大家再进一步分析文章的内容。如果经过讨论后
,文章的内容能被大家认同,在实践中,我们可能会按照这个文献的结论指导日常工作
。在这种学术气氛下,大多数医生都要读文献以提高自己的水平。我这个懒鬼也在这种
环境下读一些文献。

我觉得这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方式,应该把它带回中国。今年我一回到中国,就把带来的
一篇文献交给一位颇有名气的教学医院的麻醉主任。我请他将此文献复印后交给麻醉科
的同事阅读,我将会在两个星期后到他们科室讨论这篇文献。

我在这里先把这篇文献简单介绍一下。

这篇文献是今年(2004年)发表于新英格兰医学杂志(The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新英格兰医学杂志是国际上颇有名气的医学杂志,其医学论文是相当有水
平的。这篇文献的做法是由一位奥地利医生设计的,奥地利,德国和瑞士三个国家,三
十多个地区,四十多间医院的医务人员配合,收集资料而成。其主要内容是比较两种药
物对于心脏骤停(cardiac arrest)病人抢救时的效果。这篇文献在我们的科室讨论过
,大家同意其观点,并打算将其做法应用于我们的临床工作。

毛主席说过,实践是检验真理的标准。目前医学界的临床科学讲究的是循证医学,任何
治疗方式都要在治疗病人的过程中接受检验,如果能证明其做法是疗效好,副作用少,
这种疗法就会推广到整个医疗界。在这里有一个统计学的问题。求证的过程中要有足够
的病例数字才能有统计学上的意义。一般而言,一个或几个医生很难在短时间内收集到
足够的病例把论文写出来。以这篇论文为例,一个医生一年也碰不上几例心脏骤停,如
果一个医生一人只用自己所做过的病例来写这篇论文,他一辈子也凑不够病例数字来得
出结论。因此美国和欧洲的医生往往共同合作来做研究(multiple center research)
。论文的发表是医生们/专家们职位晋升的重要因素,谁都想成为论文的第一作者,这
种做法可谓是全世界都一样。但是不知为何,外国的专家们似乎比较容易配合,许多医
学研究论文是收集多个医学中心的资料而写成的。我曾经问洋人同事,你帮别的医院收
集资料,你的名字根本不可能出现在那篇论文里,为什么你愿意做?他说,要想在相对
短的时间内得出结论,就得有大量病例,这不是个人的力量可完成的。如果这种治疗方
法对病人有利,早点得出结论,我们可以早点把这种治疗推广到各地,病人可以早点得
到更好的治疗。况且,这次我帮了别人,下次别人也会帮我。写论文的机会是一定有的
,关键是要有好的构想和设计,互相帮忙比较容易出成果,对大家都有利,对病人更有
利。

两个星期后,我到达这个麻醉科与麻醉师们讨论这篇文章。我提的第一问题就是,这篇
文章由三个国家的医务人员做出来,你们作为中国这个地区的龙头老大,能否设计出一
篇论文的纲要,与此地区的医生们共同做出一篇有价值的论文。麻醉师们面面相觑,脸
露难色。我向他们提出这个问题是有原因的。中国的学术界的发展还是比较薄弱,以医
疗界为例,中国医生在世界一流的医学杂志上发表的论文实在不多。医生们的水平固然
是一个问题,其合作精神那就更不要提了。只要看一看坐在我面前的这群麻醉师的表情
就可以猜测得到这种合作的困难程度,难于上青天吧?我感到悲哀,失望,什么时候中
国的研究人员才能放弃个人本位主义,学会互相帮助配合呢?

我在美国读过这篇论文,去开会的前一晚上我特地把论文重读,以求真正明白这文章的
意义。按理说,这个医院有许多研究生,博士生,有两个星期的时间,这么一篇仅仅四
页的英文论文,他们应该能够读通读透了吧,很可惜的是,当我提出问题时,很明显的
,他们似乎并不太明白此论文的内容,就算有人明白这篇论文的内容,也没有几位医生
愿意主动发言参与讨论。我曾经在香港的医院参加过一个学术讨论会,一位教授级的人
物做主持,上面教授正襟危坐,谈论病例,提出问题。下面的低级医务人员小心翼翼,
战战兢兢地回答问题。

中国是一个有数千年文化的文明大国,礼仪之邦。英国的所谓贵族绅士的习性也是规矩
多多。相对而言,美国建国时间数百年,没有太多什么君君臣臣之类的条条框框。人与
人之间的相处比较平等,这种平等反映在家庭的家长和儿女之间,学校的老师和学生之
间,学术界的教授和一般研究人员之间。这种平等是建立在互相尊重的条件下。当然这
种做法有利也有弊,恐怕中国人是不太愿意接受的。但是学术讨论是一种学习方式,既
是讨论,就得大家发言,为什么一定要在大教授的指导下说话?在美国的学术讨论会上
,气氛是很轻松的,没有太大的级别压力。反正大家所引证的都是书上的资料,谁读得
书多,发言时就能娓娓道来,就算有争辩也无所谓。这种环境和做法实际就是鼓励大家
多看书多学习,否则自己在这样的场合连话都不敢说一句。

当我开始讲述文章内容的时候,一位医生发言了:\\\"这个药物是血管收缩剂,会引起肾
脏血管收缩,减少肾脏的血液供应,造成肾功能损害。\\\"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你知道
你在说什么吗?我仔细地看了看这位医生,年纪比较大,说话时一副盛气凌人的态度。
根据我以往在中国讲学的经验,在这样的研讨会上,只有那些有一定职称和地位的人才
会发言,小不点们大都是噤若寒蝉。这么说这位医生是大有来头的(后来我才知道他是
一位麻醉教授),我应不应该当着几十位的医生面前斥责他呢?几十年来中国的教育总
是要我们尊师重道,特别是对年纪大的长辈。如果我指出他的错误,叫他如何下台,颜
面何存?想到这里,我没有和他正面冲突,继续对文章进行讲解。

心脏骤停是临床上最为紧急的情况,必须争分夺秒地在现场进行抢救。这篇文章讨论的
是对心脏骤停病人使用的救命药物。在这种情况下大多数救命药物都是收缩全身血管以
达到保持对心脏和大脑血液的供应,心肌缺氧改善后,心跳可能自动恢复,全身的血循
环和氧气供应恢复,病人就得救了,病人的肾脏也就得救了。在这个抢救过程中,我们
确实是牺牲了肾脏和其它器官的血液供应,这是在没有办法的危急情况下丢卒保车的做
法。况且心脏停跳,就算药物不收缩肾脏血管,也没有血液流到肾脏去保持其功能。这
位教授先生似是而非的分析简直是莫名其妙。事后我猜想有三个原因使这位教授如此发
言。第一个可能性是教授事先没有认真读这篇文献,不知道我们的讨论内容是有关心脏
骤停,所以他只是一般性地讲述药物的药理作用。假如事实是如此的话,他还是懂医学
的。第二个可能性是他知道我们正在讨论治疗心脏骤停的药物,这样他的发言真是太可
怕了。他根本就不懂一些最基本的抢救生命的生理,病理及原则。那可真是可悲可叹了
。第三个可能性是我从他说话的语调和态度猜的。他大概觉得我这位来自美国的麻醉师
没有什么了不起,要给我一个下马威。其实我的医学教育是在中国完成的,在美国工作
多年后想把美国一些好的做法带回中国(在这里我要声明,不是所有美国的做法都是好
的,先进的),促进中国医学的发展。我到此医院做这个学术研讨会是自愿的,没有收
任何酬劳,就连到医院的来回交通费也是自己的花费。这篇论文是发表在美国的医学杂
志上,作者是奥地利人,参与收集资料的医务人员来自三个欧洲的国家。和美国也扯不
上关系,再说科学是没有国界的,只要论文有科学的价值,我们就得好好地学。我确实
没有什么了不起,了不起的是那些脚踏实地做研究工作的各国医学界同行。如果这位教
授能认真地读了这篇论文,指出其不足之处,我很愿意和他一起共同研究。闭着眼睛发
言是不合适的。

在美国,心肺复苏(Cardiac-Pulmonary Resuscitation,CPR) 是普及教育,从小学
起学生们就开始有CPR的基本介绍,我儿子的十年级课本就有一个章节是讲述CPR的生理
,病理的有关理论及基本做法。媒体也向人民宣传CPR的重要性和做法。在CPR的基础上
使用救命药物及其它救命措施(Advanced Cardiac Life Support,ACLS)是医务人员
的必修课,这个课程内容是由美国心脏协会制定,上完课后再通过考试才可以获得ACLS
证书。麻醉师一定得有这个证书才能工作。由于医学不断发展,ACLS的内容也是在不断
改变之中。所以这个证书只有两年有效期,那就是说我们每两年得重新上课考试以获得
此证书。这次我回到中国,从电视得知这个城市正在开始对医生们进行ACLS教育,其上
课内容就是按照美国心脏协会制定的ACLS课程。也就是说在此以前,中国医生并没有接
受规范性的ACLS教育,他们是如何抢救病人的呢?最近在北京举行的马拉松长跑中,一
位年轻大学生倒在长跑的路上,他的同学们等了6-7分钟才觉得不太对劲,等到医务人
员到达现场开始抢救时,已将近10分钟了。这10分钟是生命的黄金分钟(Golden
minutes),过了这10分钟,患者存活的机会几乎等于零,这位大学生就是这样抢救无
效与世长辞了。如果这位大学生的同学们有学过CPR,能够马上检查脉搏,及早通知救
援人员,开始进行CPR,也许这位大学生有可能得救了。

最近我读了一个报道,它提到诺贝尔奖的获得者丁肇中教授在中国的一次讲学中,用了
三个\\\"我不知道\\\"来回答听众的问题。读者们对他的诚实态度好评如潮。在美国我参加全
国性的学术活动多次,讲课后总是有时间让听众提问题,讲课者常常用\\\"不知道\\\"来回答
他们不知道或没有答案的问题。许多美国的科学工作者对学术性问题的回答都是严肃诚
实的,这是一个科学工作者的基本品德,非常普通的做法。所以丁肇中教授的做法在美
国根本不会上报而产生轰动和受到褒奖。为什么他的做法会在中国引起如此反响?看来
中国专家们缺乏这样的基本品德吧?

回美国后,我把此教授的发言告知我的同事们,几乎每人都瞪大眼睛叫道,这个时候还
考虑肾脏干什么?赶紧把心脏给救了吧?我告诉他们,基于发言者的身份,我不敢把他
的发言顶回去。 洋人们说,我们没有你们中国人那么多规矩,管他是什么身份,只要
他说得不对,我就一定跟他辩论,我才不会照顾他的面子。这不同的做法大概是体现了
两种文化和教育。他那种大大咧咧的神情使我突然意识到,也许美国科学家诚实的基本
品德并不是天生具有,而是被环境逼出来的。美国人没有太多的老幼尊卑之传统思想,
如果这位教授的做法发生在美国,他的谬论马上就会给这些没上没下的美国洋人当面批
得体无完肤.

我是中国人,在中国出生,受教育,我和全世界的中国人民一样,希望中国富强,兴旺
。我愿意我自己的国家付出自己微薄的力量,更希望中国人在这个过程中能支持帮助我
,让我能感到自己人的温暖。让我能有更多的机会为祖国的医疗事业做一些贡献

--
浮生若梦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69.230.]



2008-03-10 18:35:37

主题: 住院医录取率



2008-03-10 18:34:00

主题: 麻醉师收入
Introduction of Clinical Practice of Anesthesiology

Naixi Li, MD, PhD

Westchester Anesthesiologist, InC
Lawrence Hospital Center
Bronxville, NY


Job Market Situation:

Out of top ten hardest recruiting specialty
Competition from CRNA
80/20 to 50/50


Responsibilities:

General
Sedation
Regional (neuraxial)
Nerve blocks


Job positions:

Hospital 
Office 
Surgical center


About Naixi Li, MD, PhD

Dr. Li is a board certified anesthesiologist and practices at Lawrence 
Hospital Center, NY. He graduated from Beijing Medical University, and was 
trained at the Department of Neurosurgery, Tiantan Hospital of Beijing for a
short period. Then, he went to New York Medical College, started the basic 
medical research at the Department of Cell Biology and Anatomy, where he 
received his degree of PhD. His clinical training was finished at the 
Department of Anesthesiology of Albert Einstein Medical College, where he 
became Attending Anesthesiologist and Assistant Professor of Anesthesiology 
afterwards. Currently, he serves as the Alternate Director of District 3 of 
New York State Society of Anesthesiologists (NYSSA); the President of 
Chinese American Society of Anesthesiology (CASA). He also serves as the 
board member of Association of Chinese American Physicians (ACAP).



2008-03-10 18:33:06

主题: 医学专业选择



2008-03-10 18:15:49

主题: scrub2008: 我的面试经历(之2)
发信人: scrub2008 (jobsmac),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IV experience(2)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Mar 10 17:48:39 2008)

上周和大家分享了几个医院(Richmond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SUNY buffalo, 
Jersey Shore Medical Center,Our Lady of Mercy Medical Center,Howard 
University Hospital)的IV experience. 这周继续和大家分享一下。


Medical College of Georgia:

我是先接到phone interview invitation,问题包括why georgia, why IM, what\\\'s 
your strength, your challenge. 都是些很常见的问题。大约2周后接到了IV 
invitation.

这个program虽然不是很大,但他们有很多fellowship的choice.以前IMG很多,最近2,3
年大约有3个左右,他们每年要15人。感觉还是IMG friendly program.

面试当天有5个AMG,2个Caribbean Med School,1个老印,1个ethiopian。共2个人面试。
面试我的是2个chief residnet,问题都是很常见的why augusta, why IM...觉得还是
很容易的。PD好像面试了那些AMG。大部分program还是优先考虑AMG的这也正常。总的
感觉还不错,就是城市小了点,唯一值得骄傲的是Masters每年在这里举行,有机会一
睹Tiger的雄姿!!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lafayette, LA):

这是个community-based hospital,但属于LSU下属的,有机会去LSU做fellowship.如果
你的分数不是很高,毕业年限也很久了,可以申请这里试试。这几年是100%IMG,second 
year 有一个CMG.

面试前先attend morning report,Dr. Larmarche will ask you few questions.我那
天还算幸运,是一个典型的肺癌,主要是鉴别诊断啥的。接下来就是被他IV,他对我还
算满意,问了些简单的个人问题,然后说我是个strong candidate,不过他说他们会把
美国学生放在我前面,还告诉我如果今年match不上的话,就和他联系,明年肯定没问
题,估计是客套话吧。然后是PD,主要是给你解释他们program,没问题,最后是个
resident问题也很简单。

如果你的IV不多的话,这是个choice.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7.134.]



2008-03-10 13:19:23

主题: Dr. Xiao: The Chinese American Pathologists Association (CAPA) 2008
The Chinese American Pathologists Association

President: Shu-Yuan Xiao, M.D.

President-Elect: Shuan Li, M.D. Vice President: Pei Hui, M.D., Ph.D.
Vice President: Maomi Li, M.D., Ph.D. Member at Large: Jiaoti Huang, M.D, Ph.D.
Secretary: Steven Shen, M.D., Ph.D. Member at Large: Wenxin Zheng, M.D., Ph.D.
Immediate Past-President: Bin Yang, M.D., Ph.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March 8, 2008

Dear CAPA members and friends,

It is with great pride that I write to you about our Association, the numerous achievements by our members, and the prospective about our future. Among many missions envisioned by the original group who funded this society, providing a platform for the overseas Chinese who are involved in practice, teaching, and research in the field of Pathology, to interact and to share, is the foremost important. We’ve just had such an opportunity during the 2008 Annual Meeting and Reception, held on Sunday, March 2nd, 2008, in Denver.

Despite the fact that the event was held at a place away from the main USCAP hotel, about 120 members showed up at the reception. Thanks to the hard work of Wendy Liu (Case University) and others, we had very nice meeting rooms, and plenty of delicious food and drinks. I am sure that everyone who was there enjoyed it very much. The event was also attended by several guests of honor, including Drs. Chris Crum (President of USCAP), Fred Silva (Executive VP of USCAP), David Hardwick (Secretary of IAP), H.K Ng (President of Asia-Pacific IAP), Gary Tse (President of Hong Kong IAP), Stanley Robboy (President candidate of CAP), Jiang Gu (Dean of College of Biomedical Sciences of Peking University, China), who all gave warm-hearted speeches, and acknowledged the great contributions by CAPA members.

In the past year, Bin Yang (Cleveland Clinic), our Immediate Past President, had worked so hard and played such pivotal roles in accomplishing several educational and scholarly activities, and helped increasing the visibility and strength of our society. Among these were the establishments of the CAPA-CCC (Chinese Cytopathologists Club) and the CAPA-Canadian chapter. During his slide presentation, Bin gave a nice summary of the many prestigious awards received by CAPA members. I strongly encourage everyone to visit our website to view a complete list of these great achievements (www.capa-ht.org). In addition, at the 2008 USCAP, there were 471 abstracts authored or co-authored by someone of Chinese heritage. 

Among these, 351 abstracts have a Chinese pathologist as the first author, with 312 being CAPA members. These represent about 20% of all USCAP abstracts (1707) this year. This is a huge contribution by our group. Needless to say, such impressive academic achievements by these members make us all proud! At this point, I like to share with you a quote from a recent email sent by Dr. Fred Silva: “Very impressive CAPA report: you and your CAPA members have really been quite prolific in the USCAP. You should be very proud! Appreciated and honored greatly by the Academy as well....”

It is on this great platform, as a proud member, and with great honor, that I assume the duty of President of CAPA. Obviously, I am fortunate that a lot have been done under the leadership of Bin Yang, and several important activities are already set to start in the near future. There will be several educational diagnostic pathology workshops that CAPA is either a co-sponsor or co-organizer in 2008 and 2009. A Chinese Medical Association Pathology meeting will be held from June 20 to 24th in Shenyang. One of the keynote speakers will be Dr. Chris Crum. The 7th Annual Meeting of ADPC will be held on October 25-26, 2008 in Beijing as well. Several members have organized or are going to organize educational missions in China this year. Please visit our website periodically for the most updated information. We are in the process of making such activities known to members in a more timely fashion, so those who are interested in participating will have more time to plan.

Also during the annual meeting, the membership has approved the election to the Executive Committee 4 new distinguished members, Wenxin Zheng (University of Arizona), Jiaoti Huang (University of Rochester), Steven Shen (Methodist Hospital Houston and Cornell University), and Shuan Li (Orlando Regional Health System). I’m grateful that they will join Pei Hui (Yale University), Maomi Li (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 and myself, as the new EC. to carry the torch of CAPA to the next phase.

Finally, I would like to congratulate the members who’ve just “retired” from the EC, and thank them again for their tireless efforts and valuable contributions to our society. They are: Qin Huang (Boston VA Hospital), Wendy Liu, Bin Yang, and Jim Zhai (Methodist Hospital Houston). It is comforting to know that they will continue to support our missions regardless of their positions in the Association.

Sincerely,

Shu-Yuan Xiao, M.D. President
Chinese American Pathologists Association (CAPA)
www.capa-ht.org
Professor
Departments of Pathology and Internal Medicine
University of Texas Medical Branch (UTMB)
Galveston, Texas 77555
ww.capa-ht.org



2008-03-10 13:01:42

主题: 力刀: 从FELLOW到住院医生的逆行之道
从FELLOW到住院医生的逆行之道

力刀 


有不少中国医(学)生(CMG)在国内时就已经是多年临床医生了,或者有些CMG是国
家资助来美国进修和观摩临床的进修生或临床FELLOW。如果,想进住院医生,其实
可以发挥自己的这点优势走一条与大多数人的考版、面试、进住院、毕业后做FELLOW的
不同道路,也即我这里说的“从FELLOW到住院医生的逆行之道”。这是切实可行的
一条甚至有更大优势的途径。这里我简述一下走这条道路的几个方面:

1。是否可行?

回答:YES!通过这种途径最后回到住院医生的大有人在。而且,有的进入之顺利、
所进单位的理想程度,是其他CMG凭着与AMG和其他国家FMG们硬拼要轻松容易得多!

我住院医生时的同班,一个来自菲律宾FMG女孩儿,在国内就是皮肤科医生了,得到
其国家资助,来美国NY的ACKERMAN LAB(Dr. ACKERMAN是全美国皮肤病理研究所前所
长,皮肤病理协会前会长,著名皮肤病理医生)进修两年,与我同年到NSUH做病理住
院,毕业后又回到ACKERMAN LAB进修FELLOW,结束后又到全美乃至世界最大的癌症
中心休斯顿MD ANDERSON CANCER CENTER进修了血液病理FELLOW。另一位我的熟人,
在国内做了6年的放射科医生,现跟随放射科主任做科研,受到其欣赏和支持,给予
其FELLOWSHIP位置,并答应一年后转为住院,可以缩短一年,也即得到一年的CREDIT,
而这一年是FELLOW的工资和工作待遇,待转住院则已是PGY-2了。对于他来说,无论
是经济上、工作和将来道路都可以说是绿灯一路大开了。

2。如何走这条路?

(1)。当然,首先你得有坚强的大树和牛人的支持。如前述的两个例子,都是得到其
所在单位大老板的绝对支持和提携,才有可能。

(2)。一般而言,若你在美国多年,当然希望和要求你已经把USMLE考完,甚至STEP3也
考完了。已经得到ECFMG的证书。这样,即使不是绿卡的,也可以以H1身份工作。州
医学委员会也容易审批通过给予你州执照。如果是国内才来不久或1-2年,尚无ECFMG证
书,最好能开始考,但如果没有,只要大老板坚决支持,州里给予专门给外国来美
的临床医生的访问进修临时教育执照来做临床也是可以的。对此,各州医学委员会
有不同松紧度和具体条例要求。你需要进你所在州的BOARD OF MEDICINE网站或打电
话联系,或经过大学医院、医学中心具体负责这类项目的办公室了解并可能的话通
过他们协助办理手续得到执照。

一句话,只要你够条件、有大牛人老板的支持,一般都可以办成的。


3。 这条路的优点:

a. 你的起点比住院医生高,待遇也高。当然责任也大得多,因为前提对方认为并认
可是你已经有相当临床经验了,要高于住院医生,至少比PGY-1和/或PGY-2的高一个
水平--主要是临床一般技能,当然你需要的是对美国临床系统和体制等方面及具体
专业高层次的提高。

b. 你有了FELLOWSHIP的经验、有了执照、有了熟人和牛人的联系和介绍推荐,找住
院单位就容易得多,即使你年龄大、口音口语等方面有缺陷、STEP 1/2的分数可能
不是很高,等等缺陷可以大大地被你的临床FELLOWSHIP经历所弥补。接受单位会更
愿意相信你的实际能力。很多时候,你做FELLOW的单位就可以有限录取或提前给予
你住院的位置。这种情况,在CMG里也大有人在,前述的放射科FELLWO就已得到CHAIR
的允诺,FELLOW一年后进PGY-2,免掉了需去找PRILIMINARY第一年的麻烦。 

c. 你虽然先当FELLOW后进住院,好像反着走了,但绝对不吃亏不说,你占了很多光
和有利之处。有很多专业学科BOARD如前述的放射科专业认可你先做FELLOW的学历,
所以,住院毕业后不必再做FELLOW,而且,你在FELLOW期间就可考BOARD证书!
等你回到住院阶段,你基本上可说是熟门熟路,驾轻就熟轻松应付住院的工作,而
且,ATTENDING们会对你另言相待,把你当JUNIOR ATTENDING对待。你在住院甚至FELLOW
中地位也绝对不一样的,日子会好过得多。即使有些专业,如前述的皮肤病理不认
可先前的FELLOWSHIP,住院毕业后仍需重新做FELLOW,你仍比没做过的人在水平上要高
得多,可谓退一步进两步。

4。这条路的另类走法:

有的CMG年龄确实很大,考USMLE深感吃力,或再做3-5年住院感到时间太长,或体力
及家庭因素,不愿再这样做下去,可以在1-2年FELLOW毕业后,得到州执照,或就在
本单位,或联系其他单位,作为医生助理工作,帮医生开刀、管理病人等,相当于
医生但又不是完全独立的行医。待遇也相当可以。工作强度则因人因地而有极大差
别。但总体上,比其他职业还是要好得多。我有个同学,国内是心胸外科医生,就
给她工作的心胸外科主任当助理,除开刀,管理病房,甚至带FELLOW和住院,工作
也10多万了--虽然只有她老板的十分之一不到,可比绝大多数CMG在实验室工作而言,
强很多。

这里,最关键的是你自己的心态了:有不少人觉得自己干的医生的活儿,却拿得工
资很低,不能作为独立行医的医生,难免心有不畅。这要你自己来解决了。你愿意
这样走,就得面对这现实!这种走法的最大缺点,除上述工作重但收入不及正式医
生外,其职业保障也有潜在问题:你只能局限于在接受你的单位工作,出了医院或
大学或所在州,很多时候就不能被认可。需新单位从新办理一些手续。

若决定这样走,要仔细想好其利弊,及有关条例和要求及限制等。

总之,先做FELLOW后做住院医生是可行并且相当不错的进入美国临床途径。尽管能
有这种机会和能力的CMG不多,但如果你确实有这种机遇,我认为是绝对应该考虑的。


原因已如上述。

Good luck!



3/10/20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3-10 11:16:32

主题: Coming to America —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s in US
Coming to America —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s in the United States

Graham T. McMahon, M.B., B.Ch.



They can\'t believe that I round at 6:30 a.m., that I am available to my 
patients 24 hours a day, or that I don\'t get paid overtime for long hours. 
My medical school classmates who continue to work in Ireland live a 
different life from mine — one that I have left behind.

But I am not alone.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s account for a quarter of
the 853,187 physicians in the United States,1 an increase of 160 percent 
since 1975. Immigrant physicians also account for 27 percent of the country\'
s 96,937 residents and fellows,1 having migrated in search of training and 
career opportunities that are unavailable in their home countries.

An examination of the U.S. physician workforce suggests that there is an 
ever-increasing dependence on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s. Although the 
number of physicians in the United States has increased at twice the rate of
population growth in the past 10 years, many urban and rural communities 
continue to have shortages of physicians. Recently, the federal Council on 
Graduate Medical Education, in response to the findings of a study that it 
commissioned, acknowledged that the country appeared to be on the verge of a
serious shortage of physicians and endorsed a recommendation that medical 
schools and training programs increase their enrollments over the next 
decade to help offset a future shortfall of doctors.2 Primary care practices
are likely to be the hardest hit; perceived challenges to a high quality of
life and decreasing reimbursement rates for office visits have eroded the 
attractiveness of primary care specialties to graduates of U.S. medical 
schools.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s have consistently provided a safety
net for such programs, hospitals, and areas of shortage. Some 40 percent of
primary care programs in the United States are already dependent on 
immigrant physicians,3 and a full two thirds of international graduates 
serve in hospitals that provide a disproportionate share of care for the 
poor in this country.3

The transition to life in the United States can be fraught with unexpected 
challenges for doctors who have trained abroad. Professional and doctor–
patient relationships can be distinctly different from what they are used to
. Physicians who have practiced abroad report that U.S. patients have higher
expectations of their doctors\' availability and the services to be provided
. Patients here almost universally receive their hospital care in the 
privacy of a one-bed or two-bed room, whereas hospitals in Europe and Asia 
feature communal wards with their resultant microcommunities of nurses, 
aides, and doctors. Immigrant physicians can be disoriented by their 
different role within the health care team. School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strongly emphasizes evidence-based practice and the use of technology over 
personal style and traditional approaches, and nonphysician health care 
professionals have more responsibility in the U.S. system than elsewhere. 
Add in the need to learn hundreds of new brand names and laboratory values 
and to adjust to differently formatted medical notes, and it is hardly 
surprising that these adaptive challenges can be overwhelming for the newly 
immigrated physician.

Both physicians and their patients can find language barriers frustrating. 
Despite the requirement of the Educational Commission for Foreign Medical 
Graduates (ECFMG) for the demonstration of competence in English, only 
physicians with previous immersion among English speakers can reach the 
level of fluency that is typically required for discussions about medical 
decisions. When patients report what may be genuine problems with doctor–
patient communication, their complaints can be interpreted, rightly or 
wrongly, as evidence of intolerance or racism and can strike a further blow 
to the self-esteem of immigrants who are already struggling against 
suspicion.

International physicians contribute much more than medical manpower and have
consistently infused every part of the United States with new ideas and 
skills that have been critical to the nation\'s economic, scientific, and 
cultural growth (see Figure). In addition to being overrepresented in the 
groups that care for the country\'s most isolated and vulnerable citizens,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s contribute enormously to the country\'s 
research endeavors.4 Many of the world\'s most talented graduates seek U.S. 
medical positions out of a desire to engage in constructive medical research
, for which few opportunities exist in their home nations. Despite this 
ambition, it is more difficult for them than for U.S.-born graduates to eke 
out a research career, since noncitizens are ineligible for training grants 
from the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NIH) — a particular challenge, 
since a large proportion of research fellowships are funded by such grants.


View larger version (50K):
[in this window]
[in a new window]
Figure. Prevalence of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s throughout the 
United States.
Data are from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Physician Masterfile, 2004.




For many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s, gaining access to train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is an enormous challenge. No applicant is spared the stress of
the examinations, interviews, and licensing procedures or the tumult of 
adaptation to a new culture, often undertaken without family and friends. 
There is no reciprocal recognition of training between the United States and
the rest of the world, which means that practitioners who wish to immigrate
must complete an internship and a residency in the United States in order 
to be eligible for board certification for independent practice here. 
International graduates must demonstrate their readiness to enter U.S. 
training by passing the steps of the United States Medical Licensing 
Examination (USMLE) and the clinical-skills examination to fulfill the 
requirements of the ECFMG. This series of examinations now costs nearly $3,
000, plus the cost of travel to the United States — a net amount 
approximately equal to one year\'s salary for a physician from a low-income 
nation. It is clear that these costs restrict access to the system for 
candidates from impoverished nations; the introduction of the expensive 
clinical-skills examination in 1998 halved the number of ECFMG certificates 
issued in 1999.4 However, the examinations have made it easier for program 
directors to compare the knowledge attainment of U.S. and international 
graduates and have alleviated their qualms about judging the skills of 
applicants who come from disparate regions (see Table).

View this table:
[in this window]
[in a new window]
Table. The 10 Most Prevalent Non-U.S. Nationalities among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s (IMGs) Work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Multiple attempts to manage the medical workforce through the regulation of 
the immigration of physicians and concern about siphoning off medical talent
from developing nations have resulted in a convoluted visa system involving
restrictions that are peculiar to the medical profession. Visas for 
training purposes (J visas) may be sponsored by the ECFMG but require a 
return to one\'s home nation for a minimum of two years after training is 
completed; H1b \"professional worker\" visas provide broader opportunities but
require the applicant to have passed step 3 of the USMLE, to have secured 
an offer of a training position, and to have been granted a temporary state 
medical license.

Since the United States depends on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s, much can
be done to facilitate the integration of the immigrant workforce into the U
.S. medical system. Peers and superiors of trainees can ease the process by 
communicating their understanding of the unique challenges that newly 
immigrated physicians face and allowing time for adaptation. Program 
directors can support professional-worker visas for physicians in order to 
facilitate their pursuit of diverse career paths, and expedited visa-
processing procedures can be implemented. English-immersion courses can be 
extremely useful for some immigrants. And a reevaluation of the eligibility 
rules for noncitizens that would enable them to receive research training 
awards from the NIH and other sources may maximize the contribution of 
international graduates — and perhaps invigorate the national research 
enterprise in the process.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s make an important contribution to the health
and well-being of the American people. Initiatives that encourage greater 
participation of immigrant physicians in our clinical and research workforce
may allow us to build a health care system that is equitable not only for 
these contributing physicians, but for the U.S. public itself.


Source Information

From the Division of Endocrinology, Diabetes, and Hypertension, Brigham and 
Women\'s Hospital, Boston.

References


Physician characteristics and distribution in the US, 2004-2005. Chicago: 
AMA Press, 2003. 
Council on Graduate Medical Education. Minutes of meeting, September 17, 
2003. (Accessed May 20, 2004, at http://www.cogme.gov/minutes09_03.htm.)
Whitcomb ME, Miller RS. Participation of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s in 
graduate medical education and hospital care for the poor. JAMA 1995;274:696
-699. [Abstract]
Whelan GP, Gary NE, Kostis J, Boulet JR, Hallock JA. The changing pool of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s seeking certification training in US 
graduate medical education programs. JAMA 2002;288:1079-1084.



2008-03-10 11:05:14

主题: 好书推荐:How Doctors Think
好书推荐: HOW DOCTORS THINK


TITLE: How Doctors Think
by Jerome E. Groopman
ISBN: 0618-61003-0
ISBN 13: 978-0618-61003-7
Publisher: Houghton Mifflin
Publish Date: 19 March, 2007
Binding: Hardcover , 320 pages 
List Price: USD 26.00



2008-03-10 10:58:21

主题: zbbh/Nicolewang: 促使3月2日纽约版聚成功的草根英雄们
发信人: zbbh (zbbh),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3月2日纽约版聚前言后语之草根英雄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Mar 9 15:58:13 2008)

我们这次聚会没有资金、没有组织资源、没有版上领导光临,是一次彻彻底底的草根运
动。各位ID的理解和支持、每一位兄弟姐妹的积极参与才使我们这次聚会能够顺利举行
成为可能。虽然各位XDJM 贡献不尽相同,但是正是大家的点点滴滴的工作才促成了这
次聚会的圆满。所以从这种意义上来讲,我们每一位参与的兄弟姐妹都是我们这次草根
运动的英雄。

大家在这两个月中,表现出CMG的诚信和素质。举几个例子:

比如,大家相识在网上,不知道彼此姓名和单位,报名时又没有交报名费,所以诚信成
为大家报名后的唯一约束力。但是几乎所有报了名兄弟姐妹都如约到达会场,因为临时
有事不能来参加聚会的XDJM也都提前来信通知,让我们在确定聚会地点、跟医师会和
Mount Sinai协调、收费等方面取得主动。

又如,因为我们的报名人数不断增加,聚会时间和地点一变再变。开始为了给纽约外的
ID足够的时间travel,我们聚会开始时间起初定在10点钟,但是,因为时间紧张,最后
聚会时间提前到9点,这就意味着纽约外的ID可能凌晨3点钟就不得不起床,摸黑开车前
来纽约,但是没有一位XDJM抱怨。

另外,俗话说众口难调,要想100多人吃饭满意并非易事。我开始还为负责这项艰巨任
务的nicolewang捏把汗。但是后来大家的表现打消了我的疑虑。开始我们先是计划自己
订饭,nicole精心准备了菜谱供大家选择;后来医师会答应为我们cover所有人午饭;
nicole又让大家选择我们是自己订饭还是吃医师会为大家提供的午饭;结果绝大多数ID
选择医师会的午饭(我猜想大家也是想减少组织者的工作量吧,毕竟工作餐式的午饭肯
定比不上我们自己订的);那么少数人定饭就会因为不同人得交不同钱,麻烦了很多,
然后nicole再次写信询问要求自己订饭的ID是否可以接受医师会的午饭,结果大家都很
理解,没人抱怨。

此外,在聚会当天主动帮忙布置会场,打扫卫生等ID不胜枚举。

大奔要我总结一下参与组织的ID,他要论功行赏,我把我能想起的列在下面;因为参加
帮忙的人实在太多,我肯定会有遗漏,请大家补充,找大奔要包子。

以下ID排名不分先后,贡献不论大小。

Nicolewang:聚会主要组织者之一,从第一次见面商量具体活动方案到现在跟我一起总
结聚会的survey以及跟医师会联系。具体负责订饭、参加聚会者的confirmation(最高
峰期间每天收发e-mail近百),买零食、并跟feifeibei一起管理财务。特别鸣谢
Nicole的老公,帮助买东西、拎东西;在寒冷的3月2号早晨请俺去他们家,一杯热水为
我节省了大量ATP用于聚会当天的活动。

Feifeibei:聚会主要组织者之一,从第一次见面商量具体活动方案到现在跟我一起总
结聚会的survey以及跟医师会联系等。具体负责准备attending的gift(后取消)、买
零食、并跟Nicole一起管理财务。

Cellkinase:聚会主要组织者之一,从第一次见面商量具体活动方案到现在跟我一起总
结聚会的survey以及跟医师会联系等。具体负责场地(他最早为我们找到了场地,解决
了最头疼的一个问题;虽然最后没用到,但是在当时来讲是最大的贡献)、购买并打印
麦地版ID;当苦力一起搬运饮料、零食等。

Knockingdown:聚会主要组织者之一,从第一次见面商量具体活动方案到现在跟我一起
总结聚会的survey以及跟医师会联系等。具体负责当日交通、购买饮料、当苦力一起搬
运饮料、零食、当司机负责接送其他几位组织者等。特别鸣谢Knockingdown的领导,我
们第一次见面时,她也在场,给我们提出很多宝贵意见;并为保证knockingdown考试、
组织聚会两不误起到了不可替代的监督作用。

Kgmom:为纽约外的ID提供住宿;帮要来纽约的ID咨询租房、介绍环境;作为地主负责
聚会当日聚会下午的交流活动;最后留下来打扫卫生。

Shadow:最早报名对聚会支持;采取“报名——〉退出——〉再参加”为聚会增加悬念
,增加了可观赏性;为其他ID提供share hotel;为聚会设计海报;并坚持聚会后留下
来打扫卫生;并坚持赠送我们一张one day unlimited 地铁票(注:因为Knockingdown
送我们回家,没用到)。

Dojo:为其他同城ID提供Carpool.

Lztao:PGY-2住院医,无私为大家分享经验。

Applenyc:为纽约外ID提供住宿;为聚会设计海报。

PIONY:为聚会打印海报并亲自送到聚会现场。

MLMW:四年级医学生,为PER-MED的DDMM提供无私帮助。

Flybearfly:跟大家分享笔记。

Lifein nyc:急诊科PGY-1,跟大家分享宝贵经验并跟大家分享当天报告录音。

Chase01:负责在聚会前收集演讲人的ppt file;当天的A-V(请不要想歪了)系统;接
待演讲人等。

Ke:为纽约外ID提供住宿;为聚会摄影。

Pnh:为聚会摄影。
Weicheng:非麦地ID。Mount Sinai地主。负责组装POSTER,OFFER录像(后因效果不好
未能成功);跟大家搬东西;帮当天需要打印东西的ID打印;帮大家找厕所等。 :)

Andrew:为纽约外ID提供住宿。

Nomantu:为纽约外ID提供住宿。

特别鸣谢单位:

美国华人医师会:已有帖子详述。有几个工作人员特别指出:Virginia, Jackie,
Sara及其漂亮的侄女。

Mount Sinai医学院:为我们提供场地、音像、免除大家参加HBV symposium的部分费用
。特别指出:消化内科的秘书:Joan,在帮我们联系场地、免除A-V费用过程中起到很
大作用。

其他单位:如C1大学、C2大学、A大学、M研究所等,为我们提供了免费打印、纸、笔等
。因为涉及privacy问题不做详细讨论。

就想到这些,请大家补充。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0.163.]


发信人: Nicolewang (尕可儿),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3月2日纽约版聚前言后语之草根英雄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Mar 9 19:42:11 2008)

潜水这么久,看到版聚热度不减,心里还是比较爽的。向各位同伙抱个拳,大家都辛苦
啦。含泪感谢一大早跑来参加活动的各位麦友,是你们让俺有机会体验扫荡超市里所有
好吃的零食,以及数次粉碎老公偷吃企图后的成就感。是你们让俺有机会参观了传说中
的西奈山医学院,两年前可是被无情的据过啊。。。。。。是你们让我能够认识版上这
么多大牛,甚至同台跑跑龙套,是你们让我那微不足道的贡献有了意义,也让麦地成为
我生活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再抱个拳吧。

如今聚已聚过,散都散去,俺也要和大家一样静下心来好好看书啦。该感谢的还是要感
谢(除了俺家lg,没有让他去会场服务已经算放他一马啦),该做的作业一页都不能缺
,其他的,就浮云吧。

带头大哥zbbh的文采和组织能力大家都有见识了,爱看穿短裙的ppmm,出门不戴戒指大
家也都有耳闻。俺来说些大家不知道滴:

想当初1月12号俺们几个组织人相约在膳坊安排工作,大家很是兴奋,天南地北海聊,
每次俺们聊到high处,z大哥都能保持冷静的头脑悄无声息地把俺们带回到正题分配工
作。俺纳闷,他也不知道俺是经常混food版的,咋就一眼瞅中让我负责订餐,搞吃的。
一直想问他俺是不是看起来就是个爱吃的主。在接下来大概两个月的漫长日子里,z大
哥每天收发邮件到手软,中间包括耐心地回答各位关于报名的问题,与医师会联系,督
促我们几个的工作,没有夸张,他在高峰期每天收到的邮件的确有上百封。

可是牛人就是牛人,精力超强,到现在我的邮箱里还躺着他经常半夜2,3点早晨8,9
点发来的邮件,而且封封条理清晰,工作布置头头是道。跟医师会开电话会议也是交涉
到2-3点。大家想想我们这次为什么能获得医师会的大力支持,cover我们几千块的花销,
一方面因为他们确实想帮我们,另一方面也是z大哥不分昼夜与之谈判的结果:)。

说实话,后来俺还是那么耐心地看信写信很大程度上都是被他感动咧。还有就是z大哥
不光考试成绩高,面试面得好,人还是非常会变通滴(除了一直没搞清楚mitbbs里伪币
的用途),我们的A-V系统没有收钱,也是他单枪匹马跑到mount sinai交涉的结果,
呵呵:)

能想到的差不多就这些了,本来不想写,想继续保持潜水的状态,今天看到他的文章实
在脸红,还是跳出来说说为这次为聚会付出最多的带头大哥吧。刀前辈,z大哥,奔斑
斑。。。。都说得对,这次聚会只是开始。。。。。。



2008-03-09 11:32:47

主题: zbbh: 3月2号纽约版聚前言后语之华人医师会
发信人: zbbh (zbbh),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3月2号纽约版聚前言后语之华人医师会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Mar 9 03:11:29 2008)

关于美国华人医师会本来打算要在致谢篇一起感谢了,但是还是决定单开一篇。一是因
为医师会对我们这次聚会帮助实在太大,远远超出我的预期;二是的确觉得这个组织不
错,值得向大家推荐。

首先声明:1、我现在还不是医师会成员(但是忙完这一阵子就会加入),医师会也没
有对我承诺什么高官厚禄,so no conflict of interest。希望尽量从一个相对公正的
角度对其评价;2、以下所有信息均来自这次聚会前后对医师会的了解,以前的事情我
不了解,以后的事情我不敢保证,但是我相信,如果我们跟医师会共同努力,麦地版和
医师会的结合应该能对我们产生重要的、正面的作用。

跟医师会的联系过程:

聚会开始的时候没有准备找医师会,一是对他们不了解,想象应该像大部分官僚组织一
样比较务虚,不好打交道;二是正像前几天一个id说得那样,因为咱们还没进这个门,
所以需要connection,对于医师会这样一个主要由开业医师和attending组成的组织,
他们不需要咱门这样的connection,至少是短期内不需要,所以人家多半不会搭理咱。

因为许多参加聚会的xdjm提出请一些attending给大家做做报告,介绍介绍经验,我就
联系联系了医师会的前任主席Dr. Wei Huachen(老刀说的那个big cow医生)请他给大
家作报告。因为听说过他的一些故事,知道他是个热心帮助CMG的医生。不过,对于他
有没有时间没抱太大希望,因为他是一个大忙人,他在Mount Sinai是attending,同时
有自己的实验室,另外还有自己的私人诊所,还担任很多社会职务。没想到他挺痛快地
答应了,并说会推掉其他应酬。

受此鼓励,我继续联系医师会的其他成员,请他们作报告,结果除了3月2号当天要去参
加病理年会的Dr. David Zhang之外,其他成员均表示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事情,愿意
参加,并且问我们有没有别的需要帮忙。当时正当我们报名人数超过80,原来
cellkinase找的聚会场所略显拥挤,我便提出能否帮我们提供场所。结果Dr. Li Naixi
帮我们联系了NYQH的学术报告厅,Dr. Henry Chen帮我们租下了曼哈顿中城New York 
Life总部的一个business center,并提出他们提供早餐。后来,Dr. Henry Chen提出
恰好3月2号Mount Sinai有一个HBV symposium由Mount Sinai和医师会合办,届时会有
哈佛、斯坦福、Mount Sinai的医生以及大批华人医生参加,是一个难得的跟华人医生
交流的机会,问我们愿不愿意参加。如果我们愿意参加,他们将cover报名费、资料费
和午餐费。原则是:我们参不参加自愿;参加哪个seminar自愿;什么时候离开自愿。
我和Nicolewang跟大家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超过一半xdjm表示感兴趣,但是希望聚会
场所能在Mount Sinai,以免到时候两头跑。随后医师会跟Mount Sinai协调,最后把聚
会场所定在Mount Sinai。

再后来我们的报名人数超过了100人,医师会对此非常重视,专门召开了电话会议,我
在场。当时,医师会提出希望让我们加入医师会,一是壮大他们的组织,二是这样他们
Cover我们参加HBV symposium才名正言顺。当时我提出,鉴于大家并不了解医师会,现
在要求大家加入恐怕大家会有想法。但是只要是医师会能证明这个协会是愿意并且能为
CMG提供指导和帮助的话,大家自然会加入这个组织,而办好这次聚会是一个非常好的
契机。

医师会领导层最后达成一致:无条件、全方位对我们的聚会进行支持。为了表示诚意,

1、医师会将cover我们聚会场所费用;所有参加聚会者早餐、午餐费用;所有参加HBV 
symposium CMG的一切费用;帮忙联系attending lectures等。

2、对于参加医师会也采取自愿原则:加不加入自愿;什么时候加入自愿;加不加入医
师会跟医师会对这次聚会的支持不挂钩。

3、允许所有没有进入resident training的CMG以最低的年费20元的student member身
份加入。

4、医师会会根据我们的情况调整增加活动内容。例如对于提到的大家找
observationship难的问题,Dr. Henry Chen提出要建立mentorship program,由ACAP
及其兄弟Association的member为CMG提供Shadow的机会。他已经把protocol提交
committee。

3月2号聚会当天,医师会履行了他们的诺言,华人医师会和Mount Sinai一起光为我们
这次聚会提供的资金上的帮助就有6000-8000美元,而且从早上帮忙装Badge,到帮我们
运零食、到attending的报告、跟大家的交流、早餐、中餐等,医师会的成员一直在帮
忙。

另外还有两点让我觉得这是个不错的组织的。

一个是我们当时是准备给做报告的attending买些小礼物以表感谢的,但是后来几位做
报告的attending知道后坚决不要,最后一个做报告的Dr. Calvin Pan跟我说了这么几
句话:第一、医师会的宗旨就是要帮助华人医师,壮大这个队伍,你们是华人医师队伍
的未来,你们的成功就是给我们最好的礼物;第二、如果说我们希望从你们那里得到什
么,我们希望当你们成为attending以后,也要想我们帮助你们一样去帮助更多的CMG进
入这个队伍;第三、如果你们觉得我们这个组织还不错,还能给CMG提供帮助的话,请
你加入这个组织,并且在你们的网站上、朋友中宣传我们这个组织,让更多的人加入医
师会,让我们华人医师队伍不断壮大。我记得老刀也是说过类似的话的。看得出医师会
有一批想做事、有远见的成员。

另外一个让我觉得这个组织不错的是Mommy让我问医师会湾区有没有医师会成员。他们
的回答是:1、没有,但是他们在全国各地都有connection可以帮助大家;2、告诉我“
There is a newly established medical society over there. Unfortunately, it\\\'s
not an ACAP chapter yet. We are working on it. ” 并且Dr. Li Naixi给了这个
组织的VP的联系方式, David Tang, at [email protected] 3、让我告诉大家如果希
望参加其他的协会,请到下面这个链接找local的协会。http://www.fcmsdocs.org/ 。
我觉得这表明虽然他们希望我们加入他们协会,但并不是为了recruit more members而
隐藏信息。

迄今为止,我个人跟医师会的接触的经历是愉快的。我们CMG要发展壮大,麦地版是一
个非常重要的家园,但是我觉得光网上交流是不够的,这也是我当初倡议这次版聚的初
衷。我们必须跟一些实体组织相结合,扩大我们的network。华人医师会也许是一个不
错的选择。当然如何做好这个connection,需要我们跟医师会的共同努力。我马上要进
入intern年,肯定不会有时间做这个事情了,这个重担就落到了斑竹大奔以及我们的几
个联络员身上了。我会做好牵针引线的过渡工作。

我现在都快睁不开眼了。在我彻底糊涂之前,把加入医师会的重要信息告诉大家:

1、 如果想加入医师会,请填写附件表格,以fax(718-321-8836)或扫描用e-mail
[email protected])发送给 医师会。

2、 本来是要求医师会现任member推荐的,但是我跟医师会交涉过了,请大家在
reference一栏注明“I am one of the March 2nd CMG gathering attendees at 
Mount Sinai”或“I heard ACAP from March 2nd CMG gathering at Mount Sinai”
即可。

3、 如果大家有问题可以登陆医师会网站http://www.acaponline.org/ 。可以直接跟
医师会联系,email [email protected]; 电话718-321-8798。另外也可以跟医师会
的领导层联系,他们的联系方式请见http://acaponline.org/contact_us.html ; 另
外,给我们做报告的Dr. Eng是一个非常愿意跟大家交流的人,她的e-mail是,[email protected] 。

只是提醒大家,他们都是全职医生,未必能给大家及时回信。

4、 如果大家想加入其他协会,请查找http://www.fcmsdocs.org/ 。

这是华人医师会的网页:

http://acaponline.org/join_us.html

提醒大家一声,如果写信,大家尽量用英文,我知道某些ACAP成员的电脑不能显示
中文。另外,Dr. Eng两岁就移民美国了,不知道她能不能读中文。呵呵

祝大家好运,晚安!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0.107.]


发信人: benpu (麦地大奔),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3月2号纽约版聚前言后语之华人医师会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Mar 9 13:47:12 2008)

请大家尽量不要自行联系。我和哲别商量好了,并与ACAP协商后统一为大家安排。所以
大家要尽快推选地区负责人(时区长等)以便开展工作。

他们都是执业医师,工作都很忙。感谢他们百忙中抽空帮助我们,因此更不能abuse。

为了长久、有序的合作,除在版聚时已经和他们联系好的,其他版友请切勿自行联系!
--



2008-03-09 11:19:28

主题: 佩姬.佛莱明



2008-03-09 11:18:37

主题: 冰上之花
集天赋、魅力、美丽、勇敢与真诚于一体的冰上之花--佩姬.佛莱明(冰上之花
--1)

力刀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97/14850.jpg
佩姬.佛莱明

花样滑冰是冰上运动最吸引人的项目,尤其是女子花样滑冰,那是集竞技运动技巧、
艺术修养和魅力于一体,最完美结合的运动项目。

在群星灿烂的女子花样滑冰选手中,我最欣赏和敬佩的有三位选手,而佩姬.佛莱
明则永远是我心中排列第一位的。

--1966至68连续三届世锦赛、1968年冬季奥运、5届全美花样滑金牌
得主,是冰上运动的美丽象征和光辉榜样。

她11岁那年,她最敬爱的教练随同参加1961年在西德Prague举行的世
界锦标赛的美国花样滑冰队全体成员因飞机失事而去世--一件震动美国和全世界
冰上运动悲剧。然而,佛莱明没有被这巨大打击所屈服,她在家人的支持和培养下,
继续着她的教练的为之终生的事业。在1968年法国Grenoble冬季奥运
会上,她穿着母亲亲手为她缝制的比赛服,以88.6分远远领先于第二名选手的
无可匹敌巨大优势为美国冰上项目队夺取了唯一一枚金牌。那年,美国三大电视台
之一的ABC也第一次以彩色图像转播了她的比赛实况,她的夺冠让美国千千万万
的观众欢欣鼓舞和感动。也如一位著名女子花样滑冰教练所言:“她的成功使得在
飞机失事巨大打击和阴影下的美国冰上运动的列车再次鼓足马力向前奔驰了……”。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97/14848.jpg

她的成功使得她成为万众瞩目的1986年美国自由女神一百周年纪念仪式上为维
修妆扮一新的自由女神揭幕人。

她曾在中国表演过,用的冰舞乐曲就是为广大中国民众所熟悉和喜爱的小提琴协奏
曲《梁祝》,她出场表演的服装是带着两条悠长飘逸的蝴蝶翅膀式长衫。虽然那时,
中国还没有彩色电视,连9寸黑白电视也是极少人家才有的东西,我也是挤在父亲
是高干的铁哥们家里观看了她的访华演出。近30年过去了,她那优美动人的冰舞
让俺印象深刻,我至今不能忘怀。

http://www.dok-forum.net/discus/messages/97/14849.jpg


1998年,就在她在法国夺得冬奥金牌30周年那年,她被诊断得了乳腺癌。从
此,她又面临了人生旅途的、她自己称之为“人生奥林匹克挑战”又一更为艰巨的
挑战。手术加放疗/化疗,折腾得她人成骨头一把,弱不禁风。但是,当她从治疗
打击恢复后,仍坚持锻练,教孩子们冰舞,还不时客串冰运会解说评论员。其形象
风韵依旧光彩照人。她自己以及很多扇她的人们建立了佛莱明网站,她也多次在电
台和电视台接受采访和演讲,出版传记和撰写有关文章为广大妇女做有关乳腺癌知
识的传播,鼓舞了许许多多听众和读者,更增添了许多与她同命运的患病妇女生火
的勇气。

她被美国体育画报授予二十世纪奖、并被评为全球七位“改变了运动项目的运动员”
光荣称号的选手之一、她是代表美国为2002盐湖城冬奥会高举火炬进场开幕式
的运动员代表、她作为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运动员之一而进入美国和世界冰上运动名
人堂、美国奥林匹克名人堂、以及世界体育基金会名人堂。同时,拥有着体育界其
他众多荣誉和奖励。

佛莱明--这位近40年前的集运动天赋的魅力和美丽的形象于一体、这位勇敢面
对生与死和病魔挑战的冰上之花,她用自己那与癌症坚强搏斗的实例鼓舞着许许多
多患病的妇女们,展现着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竞技场上永不屈服、奋力拼搏的运动员
的伟大和真诚朴实 ,也感动着新、老几代人们。

祝她此生幸福,健康,快乐--毕竟她曾给我们带来过冰上运动的美丽享受。

一位集天赋、魅力、美丽、勇敢与真诚于一体的冰上之花--

佩姬.佛莱明!



10/08/2006 寄自美国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2008-03-08 14:49:25

主题: 谈谈名医(1)——老头儿 作者:X
谈谈名医(1)——老头儿

  作者:X

  这几年分别在美国东西海岸的两家医院里混,所以认识了一些医生,其中有
几个应该也算是名医了吧,因为都是著名医学院的教授兼院校或大系科的主管,
写教科书的主儿。相处下来,觉得也是天龙八部,各人各相。

  今儿个说的这位,哈佛的教授,医院是美国最牛的医院之一,他在那儿做脑
外科的一把手,一做就是三十年。前几年老头儿不愿意做主任了,医院大张旗鼓
满世界地找了大半年,最后把老头儿的开山大弟子请回来了。大弟子在首都行医
多年,给总统部长议员们看病看腻味了,纽约一家著名的肿瘤医院想请他去做院
长,双方正在谈条件,一听说波士顿这边想请他接老师的班,赶紧跟纽约说了一
声“拜拜了您哪!” ,便巴巴地带着老婆来到这里接替了老头儿的掌门之位。

  第一次和老头儿见面,老头儿问我在做什么,我回答说在找基因。老头儿问
我怎么找,我说和钓鱼差不多。从此老头儿逢人就介绍说我是渔夫。

  后来别人告诉我,老头儿和杜卡基斯是称兄道弟的哥儿们。杜卡基斯是谁?
我刚到美国时,正赶上老布什和杜卡基斯竞选美国总统。一个是副总统,一个是
麻省州长,斗得不亦乐乎。结果虽然老杜败了,但好歹他也算是个人物吧。哈佛
地处波士顿,乃是麻省的治下,因此当时我心说:嘿,这老头儿还挺会走上层路
线的。哪不知,实际情况是包不同包三爷的口头禅:非也非也。

  话说老杜在做着麻省州长时,有一天他的舅大爷病了,想着老头儿的医院是
波士顿的头牌,赶紧往那儿送哪!医生一检查,虽然不是什么立马就要了命的病,
可是也得住院观察。赶巧了,正好那几天医院人满,没床位了。医生说,得,没
辙,我安排给您转一医院吧!

  可是老杜的舅大爷不干了:转院?咱可就是冲着你们这医院来的呀!一个电
话就打到老杜那儿去了。老杜说这事容易,你等着,我打一电话给医院院长。医
院院长说了:这事儿,我得找病房总管。病房总管是由院里的几位大佬们轮流坐
庄,院长一查,嘿,今儿个的病房总管不是别人,正是和老杜称兄道弟的老头儿!
院长心想这可好办了,一个电话打给老头儿,将情况一说,老头儿说,啊,老杜
啊,咱哥们,你让他直接给我打个电话好了。

  院长跟老杜一说,老杜心说自己哥们到底好说话,于是就接通了老头儿的电
话。哪不知老头儿拿起电话就是一顿臭骂:你臭小子带着州政府的那帮龟孙子干
的好事!两年前给医疗系统增加经费的那个提案,不是让你们给否决了吗?不增
加经费,医院就没法扩建,哪儿来的那么多床位?所以今儿个你舅大爷没床,活
该!不瞒你说,院里的最后一张床位,就在你舅大爷来之前十分钟给了外头拉来
的一个犯了心脏病的流浪汉。谁让你舅大爷不早点来?!

  结果,老杜的舅大爷最终还是转去了另一家医院。

  其实老头儿不是恶人。他对一般病人、对同事、对我这样的后辈,极其关心
照顾。

  后来和老头儿一起去一私人饭局,老头儿喝意大利红酒喝得兴起,于是又露
了一招:老头儿还弹得一手好钢琴!肖邦的奏鸣曲,老头儿弹得神彩飞扬。再一
问,原来老头儿还是波士顿交响乐团的总监!他还做过麻省艺术和科学委员会的
主任,对麻省的艺术馆、博物馆和其它教科文事业贡献甚大。

  老头儿真是个人物。唉,可惜像他这样的人,现在越来越少了。



2008-03-08 14:35:24

主题: 王会中: 中医博大精深录(2)
中医博大精深录(2)

  作者:王会中

  据长江商报报道:2007年12月13日,中科院院士、著名理论物理学家何祚庥
在武汉生物工程学院作“反伪科学和学术腐败”的学术报告,席间讲到中医阴阳
五行理论是伪科学,该校一教授当场予以反驳,两人现场辩驳10多分钟,僵持不
下。

  何祚庥表示,什么叫做虚火上升,什么叫做寒症,这些语言是不科学的。而
且,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这套理论也是不科学的。

  詹亚华教授也不示弱:“中医博大精深,千百年来始终维系着中华民族的繁
衍生息,是华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这种一脉相承、绵延数千年一直未曾中断
的医药文化及文明,是世界医学史上所罕见的。”

  詹亚华教授真可谓爱国,爱国到了可以不顾任何事实,凭空胡说八道的程度。
一个教授,不根据事实说话,你叫的什么授?

  中医是如何维系中华民族繁衍生息的?没有记录的,一概不说,要用事实说
话。

  公元162年,皇甫规的部队发生瘟疫,死者十分之三四。

  东汉末,在一次瘟疫中,张仲景200多人的宗族中,有2/3因病死去了。

  皇甫谧,因病服寒食散,药性不对劲,常感到委靡烦躁,很悲观郁闷,曾碰
刀自杀,被叔母劝下来了。后来自己学医书,最后,还是死于服“五石散”。
(含有砒霜等剧毒)

  因为自己或家人有病,被庸医治死或治坏的还有因而学医的还有:戴垚
(尧)、许叔微、李杲、李中梓、方有执、吴有性、周树人、恽铁樵,……他们
为什么要自己学医?是因为找不到良医之故也。

  再看看明清两代瘟疫的流行、肆虐。

  明史记载瘟疫大流行23次,死人多少,难以计数。在这23次大流行中,没包
括公元1641年的大流行。可见记载有相当多的遗漏。这次疫情遍及山东、河北、
江苏、浙江等省,吴氏的家乡江苏吴县一带疫情很严重,当时诸医误用伤寒法治
疗没有疗效,死亡者甚众。“一巷百余家,无一家仅免;一门数十口,无一口仅
存者”。(《吴县志》)吴有性对此非常痛心:“守古法不合今病,以今病简古
书,原无明论,是以投剂不效,医者仿惶无措,病者日近危笃,病愈急,投药愈
乱、不死于病,乃死于医,不死于医,乃死于圣经之遗亡也。”

  清史稿记录瘟疫大流行,从1644年到872年,228年间,共计91次。凡是发生
在同年,不同地区的,只算一次。死的人数难以估计。当此时也,没有计划生育,
一对夫妇,生八九个孩子的,是极为普遍的情况,能成活一半就算不错了。如果
说,老百姓贫穷,皇帝总不贫穷吧?他们的子女夭折的有多少?总不能回避事实
吧?战争可以大批地死人,而过去,人口数量始终在低位运行,战争死人其实远
比瘟疫的杀伤力要小,瘟疫的杀伤力是经常的。普通疾病的杀伤力也很大,比方
说伤风感冒,治之不当,就可以并发肺炎,过去,很多婴幼儿就是死于肺炎。

  面对这样的事实,詹亚华教授将做什么样的辩解?



2008-03-08 13:47:10

主题: scrub2008: SUNY at Buffalo和Our Lady of Mercy Medical Center面试经历
scrub2008: SUNY at Buffalo和Our Lady of Mercy Medical Center面试经历

发信人: scrub2008 (jobsmac),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Re: IV experience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8 12:13:15 2008)

谢谢大家的鼓励!我觉得申请一定是越早越好,因为申请人是越来越多,一旦interview
seats满了后就不会再发邀请函了。如果可能的话,尽量多申请些program。我是申
请了100多个,多花些钱还是值的!如果有精力能提前问出program的criteria最好。
因为有的只要毕业3年或5年以内的,另外个人觉得PS还是很重要的,如果你能写出与众
不同的story最好了。

本人文笔不佳,最后找了个写作公司修改了一下。再就是最好有observership or 
externship experience.因为我做research的时候认识了一个fellow,后来就到他
的clinic做了几个月的observership。如果你一点经验没有的话,建议还是争取做
几个月的obervership,可能比分数还重要。

今天继续和大家分享几个IVexperience。对了,上个RUMC的resident都是FMG。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SUNY) at Buffalo:

这是一个University-based program,有很多fellowship的chance.他们的resident大
约有70%是FMG,主要都是印度医生,他们给的10年住院医名单中只有3-4个中国人。
面试当天有11-2个人,8个老印,一个AMG,一个ukraine,一个中东人。面试是3个
人,一个second year resident,没啥问题,一个是PD ,她的问题有些tough也算正常,
因为她觉得我毕业时间很长,就问我现在医疗和我毕业那个年代有何不同,另外又
问我做了这些年的research,脱离临床很久,能否会马上fit in。我跟她解释了我
现在做observership,另外research帮助我有logical mind and analytical skill。

这些都是做内科医生所需要的。年龄大证明你的人生阅历深,有助于handle stress。
估计各位xdjm会有更好的answer.如果你没有一点临床经验的话一定要准备好回答这
样的问题,关键是争取谈论的你的强项。

还有问题是What is the challenge for you regarding to residency training?
另一个faculty的问题就比较轻松了,主要是问问你将来的打算什么的,介绍一下他
们的意愿。总的感觉他们还是喜欢毕业年限比较短的医生。


Our Lady of Mercy Medical Center, New York City:

这个医院位于bronx,听说医院周围不是很安全,本人不在纽约居住所以这个信息仅
供参考。去年所有的住院医都是FMG,主要是印度和非洲医生。面试前先做套MCQ,据
说能答对80%就会让他们很满意,如果你刚考完step2应该没有问题。只有PD面试我,
他主要问问我今后的打算,以前的工作和研究情况,还问我有没有认识的医生,感
觉这里connection很重要。

Hospital tour的时候,chief resident告诉我们这的PD是不会帮你找工作的,做
fellowship的机会不是很大,nurse也不是很nice.总体感觉一般,没什么值得推荐的,
他们每年都有prematch offer。

Kingsbrook Jewish Hospital

这个医院不提供签证,因为看到去年他们面试了450人,觉得机会不大就没去。从朋
友那里得来的信息,他们面试的时候先让你根据症状如hypoglycemia自己编个病历,
然后给他们讲述你的management plan,当然他们会问你些问题。好像去那里面试的
CMG也不少。

--

谢谢老刀和大家的鼓励。老刀讲的非常有道理,IV前的mock interview练习是非常重要
的,我是找了一个美国同事练习的,当然和家里人联系也可以,如果能找个有IV经验的
MD最好不过了,一定要熟练,而要自然绝对不能让人感到你是在背。

关于PS找美国同事老板也可以,我利用公司网站是http://www.essayedge.com/medical/editing/residency_index.shtml

只是价格比较贵,要120。

另外IMG Friendly program 我有一个链接大家可以参考一下。
http://www.fmgamerica.com/internal_medicine.html

我去年买了个service,如果哪位需要的话我可以给你发到信箱里。总的感觉是这些服务
不是很准,因为一半我IV的program都不在它的list上。关键大家自己要好好地研究。
如果IV过的xdjm能陆续把自己的经验传上来的话,肯定会对明年的match的朋友无论是
在时间,金钱还有精力上有很大的帮助。

Jersey Shore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NJ: 
Required documents prior to IV,
A copy of your citizenship documentation (Green Card, EAD, US Passport)
Verification of completion of core clinical rotations. Each must be a
minimum of 4 weeks duration in each of the following: Internal Medicine,
Surgery, OB/GYN, Pediatrics and Psychiatry.

我是自己写了证明找学校盖的章,可以把课间和生产实习都算上。这个program是community hospital,offer prematch,probably 100% IMG.
IV 包括Dr.Kaunzinger,Residency Recruiter and a faculty. Dr.Kauzinger问了常见
的问题如weakness,strength,后让我 talk interesting case.我觉得大家面试前最好准
备一个case,然后练习一下,一定要显得很professional,如果能找个医生指导一下最
好。感觉他对research不是很感兴趣,大部分graduates好像去了primary practice.另
一个faculty也考察了我的communication skill,假如他是一个糖尿病的患者,让我说
服他使用insulin.别的问题就没什么了。最后是group interview,每个人来个自我介
绍就行了。总的感觉这个program还可以。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37.48.]



2008-03-08 00:41:47

主题: scrub2008: 我的第一个面试经历
发信人: scrub2008 (jobsmac),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IV experience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Mar 7 23:06:06 2008)

我觉得prep USMLE forum上的面试体会还是很有帮助的。大家也不妨效仿一下把自己的
体会也跟大家共享,这样可对明年面试的人提供参考。

我本人的情况是90/91/CS pass,GC Holder,国内没做过临床,毕业超过10年。只申请
了内科,共拿到12个IV offer.

这里先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第一个IV的经历吧,如果反响好的话,我会继续和大家分享。
Richmond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Staten Island, NY).

面试时遇到了4-5中国人,这个program每年都会要1-2名中国人,对中国人好像不错。
他们的标准是两门85分以上都给面试机会(他们Program里的中国住院医告诉我的)。
prefer GC, EAD OK.工资很高第一年有$53K,医院有apartment,one bedroom 600,two
bedroom800.

面试是2个人,一个是faculty面试我的是个印度hospitalist,问题是常见的strength, weakness,why here?PD是Dr.Grossman.她人不错,没问什么问题,就问问我的研究和将
来的打算。问题结束后她会问你是否有兴趣second look.我因此第二天又去了一趟,感
觉没啥大用,只是对医院的scutwork 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有机会和那里的中国住院医
聊聊。采血好像都是医生的事,如果愿意练手的话,机会大大的有。研究的机会基本没
有,不过这里的中国医生也都找到了fellowship,因为大家都有很强的研究背景。

从今年开始没有prematch offer了,估计是报的人多了,他们很有信心了。这里都是
Dr.Grossman管事,如果她对你的印象特别好,你的match机会就会大增了。一句话这里
的面试还是比较轻松的,如果你毕业年限很长的话,不妨申请这里试试。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72.198.]



2008-03-07 22:55:55

主题: 王会中: 中医博大精深录(3)关于SARS的治疗
中医博大精深录(3)关于SARS的治疗

  作者:王会中

  “2003年春,‘非典肆虐,面对这种突如其来的病魔,中国的医生并不抱怨
《黄帝内经》没有记载萨斯病毒,并不抱怨《伤寒论》没有提供治疗萨斯的药方,
他们运用岐黄医学的理论方案,与时俱进,开拓创新,赢得了防治‘非典’的胜
利。”

  这是长春中医学院教授崔仲平为《素问次注集疏》所做序言里的一段话。

  首先,“非典”一词就不准确。凡表现不典型的肺炎,都可称为“非典”。
在病因不明确时,这样称谓,情有可原,病因清楚了,还这样称谓,就是迷离马
虎了。外行人这样称谓,也情有可原,业内人士如此不讲究名实相符,就是无知。
在《实用内科学》第12版里,被称作严重急性呼吸综合症(Serious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 SARS)。在此以前,学者们写论文,也用这个名词。

  中医对认识、治疗SARS有什么贡献?贡献不是自吹出来的,不是官员表态表
出来的,对于机体里的SARS病毒,现在没有杀灭的办法。SARS病毒的致病作用,
主要是在肺部呼吸管道的上皮细胞,损害免疫细胞,渗出纤维蛋白进入肺泡,产
生呼吸困难。现代医学对SARS的治疗,主要是支持疗法,可以选择性的用激素抑
制渗出,缓解和改善呼吸困难,同时给氧和其它支持疗法,使病人的免疫力增强,
用自身的免疫力杀灭病毒。在自主呼吸困难的时候,还可以用呼吸机帮助呼吸。

  在病人呼吸困难的情况下,胃肠道的功能肯定不好。一定要灌些又苦又没有
效果的中药,完全是在增加病人的痛苦。

  贪天之功据为己有,让行政官员表态支持,决不是科学需要用事实来说明问
题的科学态度。

  我国的权威著作《实用内科学》,2006年出了第12版,增加了关于SARS的内
容。治疗手段归结为8条,只字没提中医有什么作用。这是否又在打击中医了?
快告状吧!



2008-03-07 16:14:24

主题: 王强: 从“非医攻博”的失败看中医教育的主流模式
从“非医攻博”的失败看中医教育的主流模式

  王强
  (山东淄博市中心医院中医科主任中医师)

  “非医攻博”是某些主张排斥西医的中医教育家理想中的未来“中医主流教
育”的实验田。他们说的“非医”是指没学过西医。把这样的学生直接培养为
“中医博士”,这在当初是由一些自称为“铁杆中医”或“纯正中医”的人提出
来的。他们认为“中医要发展,就首先要与西医划清界限”。他们发表了诸如所
谓“中西医学相反论”、“中西医学对峙论”、“中医要按固有的理论独立自主
发展论”、“中医现代化是一个悖论”等。他们把医用动物实验嘲讽为“小白鼠
点头”或“跟着老鼠跑”,提出要“培养纯正中医”,首先“反对用现代西医学
实验方法研究中医”,他们的“非医”就是“非”的现代医学。他们虽然主张用
所谓“现代高科技方法”等研究中医,却单单排除了现代医学方法,因此其要害
就是否定中西医结合。

  由于“非医攻博”培养的目的不是为了造就维护人民健康的高水平医家,而
仅仅是为了排除西医影响以求所谓中医学术的“纯正”,这就违背了医学伦理学
原则,其结果必然为社会所抛弃。即使这些非医博士都能就业,但如不花大力气
改变其自身“非医”的本质,那他们在病人面前,必然成为鲁迅先生所说的“自
觉或不自觉的骗子”。例如某些“纯正中医”定下标准说,“纯正中医”要能
“内视返观”有“内视功力诊病”,并且鼓吹“非医”博士们用“高能物理学”、
“量子力学”去研究“内证实验”。其实这与李洪志的“法/轮/功”并无二至,
拉着“传统文化”和“高科技”的大旗作虎皮而已。近年广为言说的“离开现代
医学实验方法”的所谓中医“内证实验”(据说能内视自己体内的经络和穴位),
与前些年广为流传的伪气功“同气相求”,其结局也不会强到哪儿去。我们认为,
要应用现代高科技方法研究中医,必须以现代医学为桥梁和中介。不很好掌握现
代医学方法(包括医学硬科学和软科学方法),仅用现代科学其它学科的方法研
究中医,只能是空谈,这是由现代科学的整体性、统一性所决定的。所以,“非
医攻博”必须首先“变医”再博,否则就只能成为那种在中医家面前说哲学,在
哲学家面前说中医的“文化人”了。

  现在中医界许多人爱说“中医首先要姓中”,其实,无论中医、西医,都首
先要姓“医”。这也是由中、西医学的统一性决定的。中医如果不首先姓“医”,
那就是姓中也不中!有些中医爱讲世界的整体性,但却否定医学的整体性和中西
医学研究对象的同一性:他们片面强调“中医自身发展规律”,说要“按中医固
有理论发展下去”,却忘记了医学发展的普遍规律——主要按医学研究对象和研
究方法的矛盾运动规律发展。凡是医家都应当遵循“人的生命过程和防病治病的
客观规律”,否则就可能草菅人命。例如主张“非医攻博”的某“铁杆中医”在
报上发表文章说,我国药监部门叫停关木通等含马兜铃中药是“屈从于西方,舍
弃中医理论”的“自杀行为”,是“愚蠢的行为”。但是“医为仁术”,真正的
中医工作者应以人为本,决不会明知某药有害无益,还让病人为了维护所谓“中
医固有理论”而去牺牲生命。西医帮助中医纠正了对含马兜铃酸中药的应用,本
来是中西医结合保障人民健康的一种进步,但却为“铁杆中医”所不容,他们的
“仁心”不是很虚伪吗?

  医学是人类最复杂的学问,现代医学的硬科学部分植根于现代数学、物理学、
生物学、化学等自然科学,而其软科学部分则与哲学社会科学乃至人文学科接壤。
人文学科不全属于科学范畴,所以,科学也不一定能解决医学的所有问题。但是,
对必须用科学方法去解决的医学问题,用非科学方法去解决,也是错误的。自然
科学强调的是客观性和世界统一性,而人文学科的生命之源则是其民族性。中医
学虽然具有中国传统文化属性,但只要它还用来防治现代社会的人的病,就必须
保持其自然科学的本质属性,就一定要与世界性的现代医学保持统一性。文艺界
所谓“越是具有民族性,越是具有世界性”的口头弹并不能套用于医学。由于
“非医攻博”恰恰是对医学的世界统一性的背离,所以究竟其能走多远,也就不
言自明了。

  由于“非医攻博”不仅仅是一种“边缘型”中医教育模式,所以对其错误及
对中医教育的危害,不能单从毕业生的就业率来衡量,而主要应从其对中西医结
合的否定所造成的中医教育失败来认识。否则不可能接受教训,还会使中医教育
倒退。

  中西医结合是中医发展过程中的范式转换。自上世纪初京城名医肖龙友、施
今墨等的临床辨证与辨西医的病相结合的实践始,经过数十年无数人的参与,中
西医结合的科学共同体已经形成,并且发挥着中医临床的主力作用。因此我们的
中医教育要适应社会需要,就应以培养中西结合医生为主。文革前,我国的中医
教育的主流模式就是中西医结合的,中西医学课程各半。五十年代中医学院学生
学的现代医学基础课、内科学与西医院校差不多,其它临床课程少了些。文革前
中医学院毕业生成了我国中医事业的骨干力量。但文革后,中医教育乃至整个中
医管理部门的话语权却逐渐让假装弱势的所谓“铁杆中医”们霸占,现代医学课
程被砍掉大半,中医院校的毕业生也越来越不被医院(包括中医院)所欢迎。但
是中医教育的掌门人却不顾社会需求,继续误人子弟达到极致,搞出完全排斥现
代医学的“非医攻博”。结果“非医”博士们当然也更是难入医院大门,多有上
当受骗之感。“非医攻博”本来就是一件“皇帝的新衣”,当初笔者就曾著文质
疑,无奈人微言轻。胳膊扭不过大腿。那些“泰斗”们都说这件“新衣”漂亮。
至今虽然皇帝已经被冻得屁股青紫,他们也还不认帐。中医教育看来痼疾难返了!



2008-03-07 16:12:40

主题: 格那丁: 作为巫术的中医
作为巫术的中医

  格那丁

  一

  要成名医就得有几个神奇故事。

  芦墟迮耕石不知道得了什么病,成天直愣愣地瞪着,六天六夜不吃不喝不言
语。吴江名医徐灵胎看见后说得的是“阴阳相搏证”。于是,投下去一剂药。迮
耕石立刻闭上了眼睛,还能说话了。再给他一剂,迮耕石跃然而起。跃起后的迮
耕石不解地问:“我病危时看见有红黑二人缠绕着作祟,突然黑人被雷电震死了,
接着红人也被白虎叼走了,这是怎么回事呢?”徐灵胎先生解释道:“那雷震是
我投的附子霹雳散,白虎吗是我的天生白虎汤。”迮耕石惊以为神。(袁枚《徐
灵胎先生传》)

  像这一类的故事在古籍里还有很多:扁鹊、华佗、刘涓子、葛洪、孙思邈、
许叔微、叶天士等都有。可怜江湖游医只知吹嘘自己“学贯天人,汇通中西,曾
得异人指点”,哪及得这些流芳千古的名医的万一!翻开《名医类案》、《续名
医类案》、《串雅》这些书,你是能看到很多这种神奇故事的。《素问.移精变
气论》说上古治病,“惟其移精变气,可祝由而已”,作为巫术形态之一的祝由
科一直延续到了元代。这就是有名的“巫医不分”。虽然“医源于巫”这个观点
以前曾受到过严厉批判,但是从“巫医不分”的事实看,他们同源实在具有逻辑
的必然。《山海经·大荒西经》里有巫彭、巫抵、巫阳、巫凡、巫相这些角色,
现在我们也时常看到灵魂附身者摇身一变而成良医的事,这说明“巫医不分”不
仅源远而且流长,虽然《礼记.天官》里对有他们分化的明确记载。

  那么,什么是巫术呢?

  女为巫,男为觋。《说文》说:“女能事无形,以舞降神者也。”就是利用
符咒、物件或行为达到某种预想效果的仪式性活动,泰勒称之为观念联想的误用,
通过装假舒缓一下情感压力。因此,巫术是缺乏达到目的的手段时的一种用于宣
泄和激发的替代品(埃文斯-普里查德认为巫术的产生不是因为情感倒是它诱发
了情感状态的产生,见《原始宗教理论》第二章)。为此,弗雷泽专门区分了模
仿巫术和染触巫术。他认为科学和宗教无不导源于巫术。这里,我们感兴趣的不
是巫术的功用,而是潜藏在它之下的思维模式,这种思维模式是怎么成为支配中
医的一种机制的。

  按照弗雷泽模仿巫术的结果相似原则和染触巫术的事物同原论,我们看到贯
穿在巫术之中的思维模式就是类比推理(这个观点直接来自列维-斯特劳斯,见
《野性思维》),维柯叫做“神的语言”,弗莱把它和语言发展的隐喻阶段对应
起来,有人在艺术家、儿童的思维中也找到类似的东西,这且不去说它。不过,
有一点可以肯定,巫术思维是人类的一种普遍思维模式。列维-斯特劳斯就认为
每个人的头脑中都有科学和巫术思维成分,没有高低贵贱之分。所谓的进步,他
说,不过是不变的认识力投射到了新对象上而已。

  这就是巫术思维——类比推理的实质,将此一领域的经验赋予另一领域,而
它最典型的遗迹莫过于隐喻了——隐喻是描述和看待世界的一种认知方式。要达
成这种认知,其起核心作用的就是相似性原则。类比是什么?是模仿、相似、区
分和比较。类比使我们看到了因果,扩展了经验领域,赋予了自己和世界以意义。
类比思维和理性思维在认知上具有同等效力。

  然而,我们说具有同等效力并不是在作价值判断,不等于说它们必然正确,
它们的正确与否还得接受实在世界和经验的检验。理性思维有谬误的时候,类比
思维也会出现差错。比如“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阙”概率就很小,“枯杨
生稊,老夫得其女妻”可能性也不大,而“日晕三更雨,月晕午时风”就有些不
一样了,因为据说这是经过了统计学处理的,概率说是要变天的。这一点应该明
确。

  二

  中医的基础理论大多来自古代哲学,或者说禀承了中国人特有的类比思维模
式,阴阳五行、脏腑经络、病因病机、辨证论治以及方药等莫不如此。说特有的
类比思维并不意味着中国人都用这个模式思维,现实生活中我们还是挺实际的。
文学艺术作品不去说它,那是它们的专利,这里要说的是理性文章,如哲学、科
学、逻辑学、地理选择之类。雷霆是什么?朱熹就认为和爆竹差不多,是郁积之
气的散发。照此推论,人们的歌哭笑,战争、洪水、地震这些现象也和雷霆一样
了?难怪要“大发雷霆”,因为他有郁积之气需要散发。用“聚-散”的模式来
解释雷电也许不错,错在它的“气”和“电”不是对等的东西。不要小看这一点,
“如果那些术语(科学的专业术语)要达到它们的目的,它们的意义就必须具体
规定到能肯定所得出的陈述是完全可检验的,并能使自己用于解释、预见和反推”
(亨普尔《自然科学的哲学》)。可检验性和定量内容是对科学的本质要求。出
现这种情况大概与我们缺乏一套相应的身体物理概念体系有关。类比是异中求同,
是趋于综合的一种运作,而分析是同中求异,趋于精细。综合对文艺有利,分析
将更有利于于科学,如果能把两者结合起来那当然更好,上古时代的初民都是那
样做的。

  西方医学源于古希腊,代表人物是希波克拉底和盖伦。他们强调的是心-身、
人体-自然的相互联系,即整体医学。医生非常重视个体健康的特殊性,认为人
之所以发病是由于机体内部出现了紊乱。这跟中医大同小异,所谓“阴平阳秘”,
“阳胜则热,阴胜则寒”。文艺复兴运动之后,西方医学医走上了一条背离传统
的路子,“体液”说受到了猛烈抨击,一切都以实证为基础,以观察、检查、证
据收集来进行验证,理性主义渗透到了所有的方面。对照之下,我们的医学就只
能谨守着过去的典籍,谨守着“医者,意也”的古训,一路走下去,并以此沾沾
自喜,这不能不让人深思。

  “阴阳者,天地之道也,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之本始,神明之府
也。”这是中医阴阳学说的总纲,在《内经》里明白写着。教材在讲到这一句时
特加按语:“……人的生理、病理的产生同样根源于阴阳的变化,从而使祖国医
学摆脱迷信巫术的束缚,在朴素的唯物主义观点和自然辩证法思想的指导下,沿
着科学的道路向前发展。”果真是这样吗?谁都知道阴阳概念来自古代神话。天
地开辟神话世界各民族都有:“世界开始时是一片茫茫大海,叫做努”(埃及神
话)。中国不叫“努”而叫混沌,与大海是一个东西(见《老子校释》“淡若海”
朱谦之案),就是晦暗、黑夜,哲学叫“太极之初”。黑夜就是大海,是混沌。
天亮了,太阳出来了,当然是大(太)素。它们都根植于初民的白天黑夜经验。
文化人类学上把这类东西叫做“成对相反物”,包括黑白、好坏、冷热、生熟等。
这是人们面对纷繁复杂的实在世界时的一种秩序建构,是与人从自然分离出来后
产生了自我意识紧密相连的。知识起源于分别,对知识来说分别心不可少。所以,
这类概念才具有广泛的包容性,才是天地之道,万物之纲纪,变化之父母,生杀
之本始,什么地方都可以用,用了也不会错。只是长此以往,磨掉了棱角的它们
似乎就有些大而无当,空空如也了,等于什么也没有说。于是,顺着这列模糊的
路标,后来者就要靠自己的悟性去摸索,因此才有在它之上的各家学说。“故清
阳为天,浊阴为地,地气上为云,天气下为雨,雨出地气,云出天气”,“故清
阳出上窍,浊阴出下窍,清阳发腠理,浊阴走五藏,清阳实四肢,浊阴归六府。”
天、云、天气、上窍、腠理、四肢属阳,其他属阴,这里它们的关系显然是相似
和类推,往好处说跟科学的模型理论差不多,可能具有或然性,但不能推而广之。

  五行学说相对来说要精细一些,因为毕竟多出了三个名目。按照《礼记》的
说法,这是最关乎民用的五种东西,于是就借来作了世界元素的代表。无独有偶,
印度古代也有这个范畴系统:五大、五微、五根、五唯、五作根、五作业,原来
是很可以拿来作一篇文化传播学的大文章的。表面上看,木火土金水,春夏(长
夏)秋冬,东南中西北,青赤黄白黑,仁礼信义智,鸡羊牛马猪,李杏枣桃栗,
目耳口鼻二阴,肝心脾肺肾等一一对应,丝丝入扣,构成了一个囊括一切而又和
谐完整的理论体系(脏象学说),但是稍具科学常识的人都知道它在打比方,把
天象、物象、体象、病象、社会现象等特征进行隐喻式转移。正因为如此,它的
类比思维模式就更是表露无遗了。

  “气”在中国文化里是一个无所不包而又无孔不入的概念,这里不可能对它
进行分析。往上说它是超形而上的东西,往下说它又很具体。与“阴”“阳”
“心”“神”“血”等概念一样,构成了中医学理论的主要支柱。除此之外,在
中医那里还有脏腑、经络、津液等等,也是很基本的概念。限于篇幅,这里只拈
出“心”来略作申说。

  众所周知,奠定中医理论基础的是那本中医学的圣经——《黄帝内经》,而
《内经》中把这一切都统率起来的是脏象学说。“心”是什么?这不得不涉及到
“神”,因为心为神舍,神动于心。首先,神是超形而上的,类似于终极存在。
“视之无形,尝之无味,故谓冥冥若神仿佛。”又说:“神乎神,耳不闻。目明
心开而志先。慧然独悟,口弗能言。俱视独视,适若昏。昭然独明,若风吹云,
故曰神。”这种东西你看不见摸不着,甚至连想也别去想,只能用诗的语言去形
容,用现象学的方法去逼近,没有办法。下一层次是形而上,就是“阴阳不测谓
之神”的“神”,与老子“非常道”的“道”很相似。再下一层次就是我们常说
的自然万物的规律,“物由主之者”。往下依次是生命的标志,身心活动,心理
活动(包括灵感)。(在《〈内经〉“神”义的层面分析》中我有详细论述,见
《西藏科技》1992年第2期)

  中医运用“神”主要落实在后面三个层次上,前面几个层次是为后面的找根
据,以便获得一种哲学的优越性。一句话,中医关于“心”的学说在“主神明”
和“主血脉”。关于“主神明”,我怀疑是那时的普遍认识。《荀子》说“心者,
形之君也,神明之主也”,《孟子》说“心之官则思”就是证据。因为“心”像
高高在上的君主,“神明出焉”,所有的生命活动都围着它转,所以“心动则五
脏六腑皆摇”,不只是发神经,其他方面也要受到影响。关于“心主血脉”,
《素问.六节藏象论》这样说:“心者,生之本神之处也,其华在面,其充在血
脉,为阳中之太阳,通于夏气。”这里没有说明为什么“心”非要“主血脉”,
不好妄加猜测。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就是“心”与“脉”与“通于夏气”的“夏”
在五行里是一个类别,从这里可以得到一些启示。拘泥于脏象学说,按照人间朝
廷的君主功能来理解心功能属于典型的隐喻性思维。问题是这个“心”不是解剖
意义上的“心”,它是一个功能集,与之相对应的心神不足和由此导致的心阴虚、
心阳虚的病理模式也难以确定其指涉。

  中医学把风寒暑湿燥火、七情劳伤饮食起居等作为致病的主要因子。当然,
这里我们不能强迫古人用细菌病毒去解释,但是我们要追究的是这个病理模式赖
以建立的机制。重要的不是对病因进行寻找归类,而要看它如何理解发病,就是
病机学说。

  以外感六淫风寒暑湿燥火为例。无一例外,中医学的病机都是与这些邪气的
自然特性密切相关的。“风”的特点是什么?“风者善行而数变”,所以感受风
邪后就会起病急骤,恶风,肢体酸痛,到处游走,比如部分风湿性关节炎就是
“风邪”作祟。“火”的特点是什么?火是热之甚,其性上炎,于是发热,面红
目赤,心烦口渴,舌红苔黄。“湿”的特点是什么?湿性重浊,粘滞,感染了湿
邪就会头身重如裹,黏糊糊地经久难愈,舌苔白而厚腻。不必再介绍下去了,以
此类推,这就是中医的病因病机学说。两千多年前的古人这样说或许是一种智慧
的表现,但是时至今日在拥有了现代病理学的前提下,我们的专家、学者、教授、
医生仍将之奉为准绳,以之指导临床实践就很难理解了。病机学说的三段论式推
理本来是不错的,错在它把自然状态的六淫与人体内的病因等而视之。出现在体
内的起病急骤,恶风,肢体酸痛,到处游走的是“风”吗?发热,面红目赤,心
烦口渴,舌红苔黄的是“火”吗?“一种实践能够有效地作用于它预定要作用的
世界那部分到多大程度取决于实践的性质,它所产生的理论的性质以及实在世界
的性质。我们甚至可以说,那些通过科学实践同实在世界发生联系,而它们的运
用总是有成效的理论是真的。”(A.F.查尔默斯《科学究竟是什么?》第153页)
可见病因病机学说“与事实不符合”。

  辨证论治是中医学的灵魂和核心,也是最为人们所津津乐道的,它代表着中
医学的精华:整体观。奠定这个方法论基础的是《伤寒论》。汉以前有医经和经
方之分,理论与技术脱节。张仲景融两家之长,把理法方药结合在一起,以三阴
三阳统摄诸病,创立了六经辩证体系。现在常说的八纲辨证,其落脚点就在这里。
后来的温病学派发展出一套卫气营血辩证,其实就是六经辨证的延伸。

  众所周知,疾病的诊断离不开人的感知。在西方,第一本关于符号学的著作
是希波克拉底的《论预后诊断》,就是症状学,即讨论如何通过症候来判断病情。
作为交际过程中有意义(传达信息)的媒介物,症状(信息)在不同个体、不同
疾病、不同时间和部位的表达方式是不尽相同的。如何透过这些庞杂的表象看到
它的本质,这就是诊断学所要解决的问题。由于技术手段限制,古人只能通过暗
箱操作来探究疾病的内在联系,于是就有了辨证论治。

  辨证论治包括辨证求因、审因论治、依证论法和以方遣药,即把有联系的症
候群、病因、治法、方药串在了一起,提纲挈领,极大地方便了后人诊治。“太
阳病,下之后,脉促,胸满者,桂枝去芍药汤主之。”“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
上,心中烦,不得卧,黄连阿胶汤主之。”这样说你不会明白,更不能就凭这个
去当医生,否则把它编程输入计算机让它处理就行了。在我看来,中医的辨证
(证候分类)主要借鉴了《易经》的八卦衍生模式,是阴阳五行、气血津液和病
因排列组和的结果(取舍在所难免)。说起来挺方便的,但用起来仍然随意性很
大,最好是有一定的临床经验,日积月累,这样才能运用之妙,存乎一心。

  西医诊断讲究从病入手,抓住一个病,从它的病因、病理、症状、诊断、鉴
别、治疗、预后一路说来,说得挺实在的。中医主要从症状入手,将其归类,探
究其内在的联系,然后处方用药。所以,听西医的诊断心里挺踏实——“医生,
我得的什么病?”“胃癌。”哦,你知道怎么回事了。听中医的诊断你就会犯迷
糊——“医生,我得的什么病?”“胃痛。”等于没说,你不说他也知道胃痛。
一病有多症,一症属多病,必须不断添加症状项去辨析,这就更增加了问题的复
杂性,因此《伤寒论》才要费那么大的劲去辨假象。这说明这个体系至少需要改
进。那么,如何进行改进呢?须得借助实在世界重塑整个模式。王弼在《周易略
例》中说:“故触类可为其象,合义可为其征。”辨证论治倒是恰当地体现了这
一点。

  说到中药,有人也许要说,它们都是被证明了有效的,应该不属于巫术范畴
了吧?

  这里举一个例子,比较极端,出自《东坡志林》卷三。

  “有患疾者,医问其得疾之由,曰乘船遇风,惊而得之。医取多年柁牙,为
柁工手汗所渍处,刮末杂丹砂、茯神之流,饮之而愈。今《本草注.别药性论》
云:止汗用麻黄根节及故竹扇为末服之。文忠因言:医以意用药,多此比。初似
儿戏,然或有验,殆未易致诘也。予因谓公:以笔墨烧灰饮学者当治昏惰耶?推
此而广之,则饮伯夷之盥水可以疗贪,食比干之馊余可以已佞,舔樊哙之盾可以
治怯,嗅西子之珥可以疗恶疾矣。公遂大笑。”

  像这类“以意用药”例子在古书里到处都是,你在《酉阳杂俎》、《桯史》、
甚至《本草纲目》里都可以见到。有人怀疑我们今天常用的活血药桃仁就是巫术
的残存。《艺文类聚》卷八十六引《岁时记》说:“桃者五行之精,压服邪气,
制百鬼。”早在春秋战国时就有插桃枝、贴桃符驱邪的记载了。如今,江湖游医
更把这一套发扬光大,越弄越离谱,简直就是当时巫术仪式的重演,这个且不说
它。

  中医对药物的运用是按照君、臣、佐、使的人伦关系进行配搭和理解的:主
药为君,其次为臣,再次为佐,以此类推。如果这种配搭只是一种比喻,倒也勉
强说得过去,但是,它的性味归经就不一样了。四气五味说到底是属于阴阳五行
范畴的,寒热温凉属于阴阳,辛酸甘苦咸属于五行,因此,在此基础上组合出来
的药方就是可塑性很强的一种东西。麻黄性温味苦,辛,入肺、膀胱等经,有祛
寒发汗,平喘利尿的功效。现代药理研究已经知道了麻黄碱、挥发油的作用,随
着研究的深入,其他有效成分和功效也将被陆续揭示出来,不能因为现代药理研
究还不到位就把它拿来作为中医正确的证据,照此下去,与时推移,中医药将面
临越走越窄的境地。

  我从不怀疑中药的有效性,并且一直认为它是缺乏技术条件时巧妙运用天然
药物的顶峰,但是我却怀疑它的药理解释。抗生素的杀菌抑菌作用我们都知道得
很清楚,但当说到银花、黄芩一类中药时我们就只能用“清热解毒”四个字来解
释。这个解释说明什么?需要的是对它们如何“清热解毒”的说明,这才是摆脱
了类比思维的真正的科学,建立在此基础上的药理学才是令人信服的。或许有人
要说,这样做的后果不是导致中药学消亡,让西医或现代医学取而代之吗?确实
有这种可能。不过为了战胜疾病,让不合理的合理消亡又有何不可?何必把民族
主义、地方主义那一套搬到科学里来,像他们那样坚守自己的领地?固步自封早
晚也要被人取代。

  三

  中医学从《黄帝内经》肇始至今已经过去两千多年了,事实是除了在前人基
础上的修补完善,几乎没有大的发展(温病学派可能是一个例外),就像解释经
典的传笺注疏一样。这个事实有它内在的逻辑性。在我看来,葆有它生命的不是
它的理论而是药物,特别是药物组合而成的方剂:天罗地网,大范围包抄,有有
效的,有没有效的,有效果好的,也有吃死人的。如果你足够聪明,临床经验又
足够丰富,或许可以摸索出一条有效的途径。这正是中医名家各执一端而又卓然
成家的道理。这里,病人对医生的信赖也有些作用,信则灵,不信则不灵,本来
中医治的就是慢性病,病人的心理因素作用挺大,或许由于你的信仰你就自己好
了也说不定。

  根据我的经验,中医的治病说到底只有一条:理论给人信心,剩下的就是药
物和剂量的选择了。那么多补气药你选择哪一味?给它多大剂量?就这么简单。
最简单的也是最复杂的。因此,我想说我在这里并不一概贬斥中医,相反,我倒
想褒扬它,因为它已近于艺术。在这种意义上,它比机械割裂的西医强。世界上
的事都是把戏,看谁玩得高明。文学是对句式的选择,绘画是对色彩和线条的选
择,除此之外我们还能干什么?说发明是假的,问题早就摆在那里,就看我们如
何解释。所以,我说中医不是科学而是艺术,归根到底还是巫术,只是这样说要
好听一些。

  探究中医的巫术类比思维就不能不说到隐喻,这是难以回避的问题。语言总
体上是一个隐喻性的符号系统(这里用的是亚里士多德的“修辞性语言”,即广
义的隐喻,包括明喻),我们的概念系统就是建立在隐喻之上的。隐喻不只是一
种修辞手段,更重要的是一种认知行为。借助隐喻,我们把熟悉的喻体的特点投
射到了本体之上,从而使本体获得了相应的性质。神经是什么?生命体内传递知
觉和运动的纤维性组织。“神经”是一个比喻,“生命体”、“纤维”、“组织”
也是比喻。这么看来,中医和西医似乎也没有什么区别。其实不然,仔细探究,
我们就可以看出它们的不同。概念来自实例和种属特点,从实例到种属特点的抽
象恰好吻合着人类的思维发展史(卡西尔语言发展三阶段论)。实例作为原型与
原始思维的具象性是难分难舍的,根隐喻的实质就是这种语言的概念化过程。根
据伽达默尔的理论,隐喻性语言向直义性语言的过渡是因为我们的经验实体化后
对它们进行了指称、种属化和定量分析。中医所缺乏的正是这种指称、范畴化和
定量分析,其运用仅靠停留在隐喻阶段的类比运作,而西医却是范畴化后的一种
事理说明,比喻只是作为它感知世界和构造概念的辅助性工具。原始思维的特点
是近取诸身,把自己做了万物的标准,所以才有至今沿用且被文艺视为圭臬的生
命力强大的拟人法(有生),才有山腰、桌腿、车头这些说法。中医学充分利用
了这一有生模式,或者说在迫不得已、不知不觉的情况运用了它。这里重要的不
是比喻模式(模型)是否低劣,而是它与推理(逻辑)的区别。

  从哲学的观点看,“理解来自于相互作用,来自于与环境和他人的不断的协
商。我们的身体以及物质和文化环境的特点赋予了我们的经验一种经验格式塔。
这些格式塔决定了我们经验的一致性。如果我们认为经验和在与语境互相作用中
直接产生的格式塔相一致,那我们就是直接理解这一经验的,如果我们用某一领
域的经验来赋予另一领域的经验以结构,我们就是隐喻性地理解这一经验。”
(束定芳《隐喻学研究》)由此可见,中医学最大的特点是它的经验格式塔建立
几乎依赖于文化环境的特点而很少考虑身体和物理的属性,它只是用一种经验来
赋予另一种经验以结构(同构),而全然不顾这两种经验的性质以及它们之间是
否可以替换。由于物理身体属性的粗略化,中医的陈述和包含在陈述中的概念不
说错误至少说在信息提供程度上是不严谨的,因为这个理论本身就不是一种精确
的有结构的理论,更不用说对它进行实验验证了。辩证论治和方剂组合因为缺乏
依据实证的基本范畴而出现了极大的偏离,依赖辩证和在辩证之下的方药加减更
难以像西医那样做到一一对应。心阴虚或者心阳虚也罢,脾阳虚或者寒湿困脾也
罢,从实证的角度看它们都难以归位、定量和范畴化。总之一句话,中医最缺乏
的是通过身体物理接触而发展出的那一套自己独特的概念体系。因此,数十年来
人们含辛茹苦所进行的中西医结合尝试才收效甚微,因为它们根本就是两种截然
不同的范畴体系,其思维模式的差别使得在它们之间寻找对应点的努力都一一落
空。如果有兴趣的话,我们还可以拿藏医来作一番比较,那样将更能看出在文化
制约下的他们在面对同一实在世界时各自所采取的不同范式和立场了。这可能正
好印证了福柯的那句话:医学根本不是一门科学。

  然而我们要说,即使它不是科学,为了达到它的目的它仍然必须通过身体和
物理的接触来实现。这就是中医的致命伤,中医解剖学的缺失也直接地证明了这
一点。所以,一遇到现代医学它就暴露了弱点,显得孤立无助的样子。幸好现代
医学远不能说完备,它那一大碗中药还可以或多或少起到一些似是而非的作用,
因而它才能够在现代社会立足。不过,1920年的“废止旧医(中医)”已经敲响
了警钟,这却是不得不防的。



2008-03-07 16:09:26

主题: zt 关于旧医在我国历史上防治传染病的作用
关于旧医在我国历史上防治传染病的作用

  作者:乘7路车去伊甸园

  有人反复提到,中医对中华民族的人口繁衍意义重大,在我国历史上的疫病
防治发挥了重大作用,因此我国没有出现过西方那种大规模的流行病爆发引起大
范围死亡的情况,事实真的如此吗?

  看看古人都是怎么说的:

  汉·张仲景·医圣:“建安纪年以来,犹未十稔,其死亡者,三分有二,伤寒十
居其七。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

  金元四大医家之一·李东垣:“往者,遭壬辰之变,五六十日之间,为饮食
劳倦所伤而殁者,将百万人,皆谓由伤寒而殁...”

  清代名医·吴瑭:“癸丑岁,都下温疫大行,诸友强起瑭治之,大抵已成坏
病,幸存活数十人,其死于世俗之手者,不可胜数。呜呼!生民何辜,不死于病
而死于医,是有医不若无医也,学医不精,不若不学医也。”

  清代名医·周扬俊:“而大疫之沿门阖境。传染相同者。允在兵荒之后。尸
浊秽气。充斥道路。人在气交。感之而病。气无所异。人病亦同。所以月令于孟
春。掩骼理.... ”

  现代·毛主席诗词:

  绿水青山枉自多 华佗无奈小虫何 千村薜荔人遗矢 万户萧疏鬼唱歌 
  坐地日行八千里 巡天遥看一千河 牛郎欲问瘟神事 一样悲欢逐逝波

  [注:伤寒、温病、瘟疫是古人对于传染性流行病的称谓。]

  另:

  《清史稿》节取:

  道光元年三月,任丘大疫。六月,冠县大疫;武城大疫;范县大疫;钜野疫;
登州府属大疫,死者无算。七月,东光大疫,元氏大疫;新乐大疫;通州大疫;
济南大疫,死者无算;东阿、武定大疫;滕县大疫;济宁州大疫。八月,乐亭大
疫;青县时疫大作,至八月始止,死者不可胜计;清苑、定州瘟疫流行,病毙无
数;灤州大疫;元氏、内丘、唐山、蠡县大疫;望都大疫;临榆疫;南宫、曲阳、
武强大疫;平乡大疫。九月,日照大疫,沂水大疫。二年夏,无极、南乐大疫,
临榆大疫,永嘉疫。七月,宜城大疫,安定大疫。三年春,泰州大疫。秋,临榆
大疫。四年,平谷、南乐、清苑大疫。六年冬,霑化疫。七年冬,武城疫。十一
年秋,永嘉瘟。十二年三月,武昌大疫,咸宁大疫,潜江大疫。四月,蓬莱疫。
五月,黄陂、汉阳大疫;宜都大疫;石首大疫,死者无算;崇阳大疫;监利疫;
松滋大疫。八月,应城大疫,黄梅大疫,公安大疫。十三年春,诸城大疫。四月,
乘县大疫。五月,宜城大疫,永嘉大疫,日照大疫,定海?大疫。十四年六月,
宣平大疫,高淳大疫。十五年七月,范县大疫。十六年夏,青州疫,海阳大疫,
即墨大疫。十九年九月,云梦大疫。二十二年正月,高淳大疫。夏,武昌大疫,
蕲州大疫。二十三年七月,麻城大疫,定南?大疫。八月,常山大疫。二十七年
秋,永嘉大疫。二十八年春,永嘉大疫。二十九年五月,丽水大疫。

  以上都是可靠的历史资料,大家可以自己看,自己做判断。



2008-03-07 16:02:05

主题: ERAS: Preparing for Scramble after 2008 Match
Preparing for Scramble  

http://www.aamc.org/students/eras/info_scramble/start.htm


This Advisory is to inform applicants about ERAS 2008 Scramble operations and recommended practices for unfilled NRMP Match positions for ERAS participating programs. Beginning at 12:00 p.m. ET on Tuesday of Match Week, a period of time is set aside for those applicants who did not match. This time period is commonly known as the \\\"Scramble.\\\" The Scramble gives unmatched applicants an opportunity to contact unfilled programs and possibly secure a position before Match Day. 

During this period, applicants attempt to secure a position by applying to new programs and reapplying to previous programs. ERAS is available for applicants to apply to a maximum of forty-five (45) programs free of charge. During Scramble, applicants may apply to a maximum of 30 programs to which they have not applied this season, and an additional 15 programs to whom they have applied to this season. 

Applicants, during Scramble, may only apply via ERAS to a maximum of forty-five (45) programs (30 new and 15 reapply) using MyERAS, even if you wish to pay for additional programs. Applications, during Scramble, via ERAS are free if applicants meet the following criteria: 

Must have participated in ERAS during the regular season (applied to and paid for at least one program). 
Account must be paid in full no less than two weeks prior to the Scramble period. 
ERAS will allow applicants the ability to apply to a program, if that program has unfilled positions, and you applied to them via ERAS earlier in the season through the new MyERAS reapply function (only available during Scramble). You may contact the program and inform them that you wish to be considered as a Scramble applicant. That program will count towards your fifteen (15) reapply Scramble programs in MyERAS. Residency applicants that apply or reapply to programs during the Scramble period will have access to a special edition of application tracking called ADTS Lite. This special service will allow applicants to track the upload and receipt of their application during this important period of time. 

ERAS and the NRMP have collaborated to create a checklist for programs during the Scramble period. This checklist will provide helpful information for programs to prepare for communicating with applicants during Match Week. ERAS and the NRMP hope this information will help ease the stress of recruiting during this important time. 
Match Week
Monday, March 17, 2008 - Applicants may log into the NRMP\\\'s Registration, Ranking, and Results (R3) System at www.nrmp.org using their AAMC ID number and password beginning at 12:00 p.m. ET to find out if they matched to a position, but not where they matched. The message will be displayed immediately on the screen upon logging in and will be worded in such a way that the applicant will know whether they need to scramble and if so, which type of position they will need to scramble for on Tuesday, March 18, 2008. 

Tuesday, March 18, 2008, 12:00 p.m. ET - Applicants that are registered with the NRMP and did not match, or did not submit a rank order list, and/or were withdrawn will have access to the Dynamic Unfilled Programs List in the R3 System. Applicants may not contact unfilled programs prior to 12:00 p.m. ET that Tuesday. The unfilled list is updated by the NRMP every hour to reflect the updated number of remaining unfilled positions. 

Thursday, March 20, 2008, 1:00 p.m. ET - Match Day! Matched applicants may log into the R3 System at 1:00 p.m. ET using their AAMC ID number and password to find out which institution they matched to through the formal match process. Their match program and specialty will be displayed on the screen immediately after signing in.



ERAS Use During the Scramble Period
From 12 noon Eastern Time on Tuesday until 12 noon Eastern Time on the Thursday during Match Week in March each year, there is a \"Scramble\" period just before the NRMP Match Day results are released. During this period, applicants who did not match to a position attempt to fill remaining unfilled positions. 

ERAS is available to applicants to apply to a maximum of forty-five (45) programs free of charge. Thirty (30) of those programs can be new programs and fifteen (15) can be programs to which the applicant has applied during the ERAS season. The applicant must meet the following criteria: 

Must have participated in ERAS during the regular season. This means you must have applied to (and paid for) at least one program. 
Account must be paid in full no less than two weeks prior to the Scramble period. 
Please go to Preparing for Scramble for more information.



2008-03-07 15:27:08

主题: 2008 Important ERASE/NRMP Timelines & Deadlines for FMGs
2008

FEB 27
NRMP Match late registration deadline. NRMP Match rank order list certification deadline.

MAR 17
Applicant matched and unmatched information posted to NRMP website.

MAR 18-20 
NRMP Post-Match Scramble.

MAR 20
Results of Match announced by NRMP.

First week in April
Registration at MyERAS closes.

MAY 31
ERAS PostOffice closes, ending current ERAS cycle.

JUL 1
Residency training begins.

Important Notes: Dates are subject to change. You should verify all dates directly with the appropriate entity. For complete information, refer to the NRMP 2008 Main Match Schedule and the ERAS 2008 Timeline.

                  *                      *                       *

ERAS 2009 Applicant Timeline Date Activity 

May 2008 ERAS 2009 Applicant Manuals will be available for PDF download by chapter or in its entirety on our Web site.

Schools may begin to generate and distribute MyERAS tokens to applicants.  
July 1, 2008 MyERAS Web site opens to applicants to begin working on their applications.

Osteopathic applicants may begin selecting and applying to osteopathic training programs only.  

July 15, 2008 Osteopathic training programs can begin contacting the ERAS PostOffice to download application files. 

September 1, 2008 Applicants may begin applying to ACGME accredited programs.
ACGME accredited programs may begin contacting the ERAS PostOffice to download application files.  

November 1, 2008 MSPEs are released to ACGME accredited programs.* 

December 2008 Military Match 

January 2009 Urology Match 

February 2009 Osteopathic Match 

March 2009 NRMP Match results will be available. 

May 31, 2009 ERAS PostOffice will close to prepare for the 2010 season. 

Note: The ERAS PostOffice will not hold MSPEs for osteopathic applicants applying to osteopathic programs. They will become available as soon as they are attached and transmitted to the ERAS PostOffice.

http://www.aamc.org/students/eras/timeline/

     *                               *                                  *

2008 NRMP Main Match Schedule

August 15, 2007
 Applicant registration begins at 12:00 noon eastern time.
 
September 1, 2007
 Institution / program registration begins at 12:00 noon eastern time.
 
November 30, 2007
 Applicant registration deadline
Note: Applicants may register after this deadline by paying an additional late registration fee of $50.00 when registering after 11:59 PM eastern time. 
 
January 15, 2008
 Rank order list entry begins.
Applicants and programs may start entering their rank order lists at 12:00 noon eastern time.
 
January 31, 2008
 Quota change deadline
Programs must submit final information on quotas and withdrawals by 11:59 PM eastern time.
 
February 27, 2008
 Late registration deadline

Rank order list certification deadline
Applicants and programs must certify their rank order lists by 9:00 PM eastern time. Staff will be available to answer your questions during the final deadline hours. CERTIFIED applicant and program rank order lists and any other information pertinent to the Match must be entered in the R3 System by this date and time. 
 
March 17, 2008
 Applicant matched and unmatched information posted to the Web site at 12:00 noon eastern time.
 
March 18, 2008
 Filled and unfilled results for individual programs posted to the Web site at 11:30 am eastern time. 

Locations of all unfilled positions are released at 12:00 noon eastern time. Unmatched applicants may begin contacting unfilled programs at 12:00 noon eastern time.
 
March 20, 2008
 Match Day! Match results for applicants are posted to Web site at 1:00 pm eastern time.
 
March 21, 2008
 Hospitals send letters of appointment to matched applicants after this date.
 

Note: Any contact between programs and unmatched applicants (or their designees) prior to 12:00 noon eastern time Tuesday, March 18, 2008, is a violation of the Match Participation Agreement. Contact between programs and matched applicants prior to the general announcement of 2008 Match results at 1:00 pm eastern time Thursday, March 20, 2008, also is a violation of the Match Participation Agreement.

http://www.nrmp.org/res_match/yearly.html



2008-03-07 15:15:06

主题: 美国科学院、美国医学科学院: 科学、进化与神创论 (晓实 译)
科学、进化与神创论

  美国科学院、美国医学科学院 著
  晓实 译

  (美国科学院出版社2008年1月出版)

  序言

  科学技术的进展对人类生活有深远的影响。在19世纪,大多数家庭都可能由
于疾病失去一个或更多的孩子。今天,在美国和其它发达国家,儿童死于疾病的
事情已经不多见了。我们每天都依赖应用科学的知识和方法创造的技术。我们日
常使用的计算机和移动电话,我们旅行乘坐的汽车和飞机,我们服用的药物,以
及我们吃的许多食物都部分是基于科研成果创造出来的。科学改善了我们的生活
标准,使人类能够飞入地球的轨道,登上月球,使我们以新的方式来思考自己和
宇宙。

  进化生物学一直是,而且将继续是现代科学的奠基石。这本小册子记载了进
化论的知识为人类福祉做出的一些重要贡献,包括预防和治疗人类疾病、开发新
的农业产品和进行工业创新等。广义说来,进化论是生物学中的基本概念,它既
研究过去的生命形态,也探讨今天的生物之间的相互关联和多样性。目前,生命
科学和医学研究的进展都很迅速,这主要归功于进化论知识中所蕴含的原则。这
些知识不仅通过研究日益增多的化石记录得到,现代生物学及分子生物学技术也
为进化的研究做出了同等重要的贡献。当然,像所有其它活跃的科学领域一样,
许多饶有兴趣的问题仍然有待回答,这本小册子也简要概括了针对这些问题的活
跃的研究领域。

  然而,民意调查表明,许多人仍然对生物进化的知识持有疑问。也许有人告
诉他们,有关进化的科学知识不完全、有谬误、或者有疑点。他们也许难以理解,
生物进化的自然过程怎么能够产生这样难以想象的精彩纷呈的生物群,从显微细
菌到鲸和红杉树,从珊瑚礁上的简单海绵体到能够思索这个行星上生物史的人类。
他们疑惑,如果接受进化论的话,是不是还可以继续坚持他们的宗教信仰。

  这本书针对这些问题而出版。它为那些对进化争端颇感困惑的人提供一个指
南。它指出生物进化在现代生物学中所扮演的角色,阐明为什么在公立学校的科
学课程中,只应该讲授以科学证据为基础的知识。对这本书感兴趣的读者可能包
括学校董事会成员、科学教师和其他教育方面的领导、决策者、法律学者、以及
本领域其他有志于为学生提供优质科学教育的人士。这本小书也是为了更广泛的
读者群编写的,包括那些希望更好地了解支持进化论的多线索证据,理解为什么
说进化论既是事实,又解释了地球生物多样性过程的高质量中小学学生、大学学
生、以及成人等。

  这本小书还在更广泛的基础上讨论了进化论的研究。它定义了科学界所理解
的“理论”。它显示进化论反映了科学的本质以及它如何有别于宗教。它说明为
什么科学界的压倒多数都接受进化论,认为它是现代生物学的基石。它陈示了有
些科学家和宗教团体的声明,对于他们来说,进化论和信仰为什么相互兼容。它
还阐明为什么在全国的公立学校里,不能用非科学的神创论(包括智能设计神创
论)代替进化论作为科学课程。

  《科学、进化及神创论》是美国科学院1984年首次颁布的出版物的第三版。
美国科学院是一个独立的科学家团体,其成员由科学家自己根据其在科学领域的
杰出贡献遴选出来。美国科学院自1863年起受国会委任,为联邦政府就科学技术
方面的问题提出咨询。鉴于进化论对生物学、物理学、医学和改善卫生保健等日
益增加的重要性,新的版本由美国科学院和美国医学科学院共同主持。美国医学
科学院作为美国科学院的附属机构创立于1970年,它提出有关生物医学、医学和
卫生保健方面的科学建议。

  自从这本小册子的前两个版本发表以后,进化生物学领域又有了显著的发展,
这个新版本加入了这些重要的进展。化石发掘继续为生物进化史提供新的引人注
目的证据。在分子生物学方面,我们得到了生物分子新的资料和知识,包括人类
的完整DNA序列。DNA测序法成为确立物种之间遗传关联的重要工具。DNA序列一
方面证实了化石证据,另一方面促进化石记录仍然不完整方面的进化研究。称为
进化发育生物学的一个全新领域已经出现,在这个科学分支里,科学家研究历史
进程里的遗传变化如何影响生物的形态和功能。生物进化的研究是人类现代科学
史上最为活跃,影响深远的努力之一。

  围绕着进化论的公众争端也发生了变化。在1980年代,许多反对在公立学校
讲授进化论的人支持这样的立法,即要求生物学教师在课堂里讨论“科学神创
论”。这种论调主张,化石记录和行星的地质学特征与地球及其生物只是在几千
年以前创造出来的信仰不相矛盾。主要的法庭案例——包括1987年最高法院的案
例——裁决,“特创科学”是宗教信仰,而不是科学研究的产物,不能在公立学
校里讲授,因为如果这样做的话,便把特殊的宗教观点强加在所有学生的头上了。

  自那以后,进化论的反对者另辟蹊径。有些人拥戴称为“智能设计”的观点,
这是一种新的神创论,主张生物结构过于复杂,不可能由自然机理进化产生。
2005年,宾西法尼亚州多佛(Dover)的重要法庭案例判决,在课堂里讲授智能
设计论违宪,原因与以前一样,它是基于宗教信仰而非科学。

  另一些人争辩说, 科学教师应该教给学生围绕进化论的各种“争端”。但
在科学界,关于进化是否发生没有任何争议。刚好相反,支持“变异的遗传”
(达尔文语)的证据汹涌澎湃,无可阻挡。自达尔文以后的一个半世纪以来,科
学家关于生物变异、遗传和自然选择的内在机理发现了许多精致的细节,并且证
明这些机理如何在时间的长河中导致生物变化。由于不可胜数的证据,科学家认
为进化的发生是具有最坚实基础的科学事实。生物学家也十分确信进化如何发生
的机理。

  这个出版物主要包括三个章节。第1章简要描述进化过程、科学的本质、以
及科学与宗教的区别。第2章更加详细地考查了许多不同的支持进化论的科学证
据,包括从各种不同领域得来的证据,例如天文学、古生物学、比较解剖学、分
子生物学、遗传学和人类学等。第3章考查了好几种神创论者的观点,包括智能
设计论,讨论了反对在公立学校的课堂里讲授神创论观点的科学及法律原因。我
们选择了一些常见问题附在书后。“进一步阅读材料”包括本书的参考文献,及
其它关于进化、科学的本质和宗教的出版物。

  正如《科学、进化及神创论》所清楚阐述的那样,进化证据与宗教信仰完全
兼容。科学和宗教以完全不同的方式认知世界。毫无必要地把它们置于对立的两
面,只会是两败俱伤,有损于人类更加美好的未来。

  Ralph J. Cicerone
  美国科学院院长
  Harvey V. Fineberg
  美国医学科学院院长
  Francisco J. Ayala
  编撰委员会主席

  第1章 进化及科学的本质

  支持生物进化的科学证据继续快速增长

  一个半世纪以来,科学家一直在不断地搜集证据,以加深和拓宽我们对生物
进化的事实和过程的了解。研究的方面不仅包括进化是怎么样发生的,还包括进
化仍然在怎样进行着。

  2004年,一组研究人员做出重大发现。在加拿大北部的海岛上,他们发现一
个四英尺长的动物化石,这个化石所具有的生物学特征介于鱼类和四足动物之间。
像我们所熟知的鱼一样,它拥有鳃、鳞、和鳍,它生命中的大部分时光也许是在
水里度过的。但它还有肺、灵活扭动的脖子、以及可以在浅水滩或陆地上支持身
体的强硬的鳍骨骼。

  迄今为止的植物及动物化石的科学研究,已经就这种动物的生存环境积累了
大量的证据。大约3亿7千5百万年以前,今天位于加拿大努那福特(Nunavut)地
区的埃尔斯米尔岛(Ellesmere),属于一片潺潺溪流纵横蜿蜒的广袤平原。水
域的岸上生长着树、蕨类、及其它古代植物,从而为细菌、真菌、以及依赖腐败
植被为生的简单动物创造了良好的生长环境。那时,陆地上还没有大型动物,但
海洋里拥有各种各样的鱼,有些鱼种以生长在淡水浅滩及沼泽里的动植物为生。

  古生物学家曾经发现过这种浅水鱼类的化石。它们的鳍骨比其它的鱼种更为
结实,也更为复杂。这样的骨骼也许有助于他们穿越被植物阻塞的通道,而且,
他们除了鳃以外,还有简单的肺。古生物学家还在较为年轻的沉积层里发现类似
鱼的动物化石,这种动物的部分时光也许是在陆地上度过的。它们被称为早期的
四足动物,他们的前后鳍都有所变化,类似于原初的四肢,他们还具有其它有助
于离开水域而生存的特征。但是,古生物学家还没有发现过浅水鱼和有肢动物之
间的过渡动物化石。

  发现这个新化石的研究小组由一本教科书得知,加拿大北部有大约3亿7千5
百万年以前积淀的沉积岩,这正是进化生物学预测浅水鱼向陆地过渡的时段。因
此,这个小组决定将研究重点放在加拿大北部。为了到达研究地点,研究人员必
须乘坐几个小时的飞机和直升机,而且,他们每年只能在降雪前的夏天工作两个
来月。在野外工作的第四个夏天,他们终于找到了预想中的化石。在一个山坡上
露出地面的岩层中,他们发掘出了被命名为“Tiktaalik”的动物化石。这是用
加拿大北部因纽特人的语言命名的,意思是“大淡水鱼”。“大淡水鱼”仍然拥
有许多鱼的特征,但它也具有早期四足动物的典型特征。更加重要的是,它的鳍
骨骼的构造类似于有肢动物的肢体,可以用来移动和支撑身体。

  一个多世纪以来的进化生物学的研究成果预测,两栖类、爬行类、恐龙、鸟
类、以及哺乳类动物的祖先,是大约3亿7千5百万年以前由海洋登陆的早期物种
之一。“大淡水鱼”的发现为这一预测提供了强有力的支持。确实,我们自己手
臂和腿的主要骨骼的整体构造与“大淡水鱼”的类似。

  “大淡水鱼”的发现,对于证实进化论的的预测当然非常重要,但它只不过
是每年众多发现中的一个例子罢了。这些发现不断地加深和拓宽我们对生物进化
论的科学理解。这些发现不仅来自古生物学的研究,他们还来自物理、化学、天
文学、以及生物学各个分支的研究。支持进化论的观察和实验结果汗牛充栋,绝
大多数的科学家对于进化是否发生过,或是否仍然在进行之中不再质疑,而只是
积极投身于进化过程的研究工作中。科学家们坚信,新的证据将像过去的150年
来一样,一如既往的支持进化论的基本构想。

  生物进化论是现代生物学的中心原则

  生物进化论的研究改变了我们对地球上生命的理解。地球上为什么有如此之
多不同的生物?地球上所有的生物如何构成一个完整的进化体系?进化论为我们
提供了科学的解释。它告诉我们,为什么有些外貌迥然的生物实际上有亲缘关系,
而有些外貌相似的生物却在进化树上遥遥相望。它为我们解释,人类是怎样在地
球上出现的,我们作为人种与其它哪些生物在进化上密切相连。它为我们揭示,
不同的人群之间有什么样的关系,我们是如何得到这些不同的特性的。它使我们
能够找到新的有效的途径,保护自己免受进化中的细菌和病毒的不断侵犯。

  生物进化是指生物在多世代繁衍中的特性改变。在本世纪初遗传学开始发源
以前,生物学家对于从亲本至后代的特性的遗传原理一无所知。遗传学的研究表
明,可遗传的特性来自DNA,而DNA 从一个世代被传递到下一个世代。DNA含有称
为基因的片段,基因指导蛋白质的合成,而蛋白质则为细胞的生长和各种功能所
需要。基因还负责调节和控制单细胞的卵子发育成多细胞的生物体。因此,DNA
负责生物的形体和功能的延绵不绝的永世繁衍。

  然而,后代并不永远和亲本一模一样。在任何一个物种里——包括人类——
绝大多数生物个体都或多或少有些遗传特性的变异。在采取有性生殖的物种里,
每个亲本为后代提供一半的遗传信息,在精子细胞和卵子细胞融合后,后代从他
的亲本得到完整的遗传信息。两个亲本的DNA在后代的生物体内以新的方式结合
在一起。而且,在有性生殖和无性生殖的生物体(如细菌)中,DNA的世代传递
会引起称为“突变”的变化。

  当生物体里的DNA发生突变以后,有几种可能的情况。突变可能导致对生物
体有害的特性变化,使得它和种群里的其他个体相比较,生存机会降低,或者产
生后代的机会降低。另一种可能是,突变对个体的生存或生殖没有任何影响。或
者,新的突变可能产生一个有益的特性,它使个体能够更好的利用环境资源,从
而提高生存和产生后代的能力。例如,一条鱼的鳍也许会稍有变化,而这种变化
有助于它更容易通过浅水滩(就像“大淡水鱼”的祖先一样);一只昆虫也许会
获得不同于其他个体的颜色,使其更难于被捕食它的动物发现;或者一只苍蝇的
翅膀样式或求偶行为与众不同,使得它能够更加成功地吸引配偶。

  如果突变提高个体的存活率,那么,这个个体有可能比群体内的其他个体产
生更多的后代。如果其后代继承了该突变,那么,具有有益特性的个体数量将一
代代地递增下去。这样,在时间的长河中,这个有益特性——以及决定此有益特
性的遗传物质DNA——将在这个生物种群里日益繁荣。与此相反,拥有不利甚或
有害突变的个体不大可能把它们的DNA传递给未来的世代,而由此突变导致的特
性将趋于日益稀少,或最终从种群里消亡。简而言之,进化是指在连续繁衍的世
代里,由个体组成的种群里的可遗传特性的变化。进化是指种群的进化,单独的
个体是不能进化的。

  具有有益特性的个体的繁殖优势被称为“自然选择”,因为大自然“选择”
提高个体生存繁殖能力的特性。如果个体的突变特性降低它的生存繁殖能力,自
然选择还会降低此特性在种群里的分布。人工选择的过程与此相似,但这个过程
里的选择主体是人,而不是自然环境。人设法使动物或植物与理想的特性交配,
并加以选择。由于人工选择,我们才有了今天的各种家养动物,例如不同品种的
狗、猫和马等,以及植物,例如玫瑰花、郁金香、玉米等。

  进化在生物种群里导致无分巨细的变化

  进化生物学家在物种以内和物种之间都发现某些结构、生化过程和途径、以
及行为具有高度的稳定性。有些物种在数百万年的时间里,身体结构很少发生明
显的变化。在DNA分子水平上,有些控制对于细胞功能至关重要的生化反应的基
因,在即使关系遥远的物种之间都很少变化。

  然而,在不同的时间坐标上,自然选择也能够产生迥然相异的进化效果。在
仅仅几个世代的区间以内(或者,根据某些文献的记载,甚至在一个世代以内),
进化在个体内产生小规模的微进化改变。例如,许多致病细菌进化出更好的抵抗
抗生素的能力。如果一个细菌的遗传变异提高它忍受抗生素的能力,这个细菌将
得以生存,并产生更多的自身拷贝,而其它无抵抗能力的细菌则被抗生素杀死。
当导致肺结核、脑膜炎、葡萄球菌感染、性传播疾病以及其它疾病的细菌对日益
增多的抗生素产生抗性时,我们则面临着严峻的挑战。

  微进化的另一个例子来自生活在特立尼达岛上Aripo河中的虹鳉(一种色彩
艳丽的胎生小鱼)。生活在河流里的虹鳉无分大小年龄都被大个头的鱼捕食,而
生活在河流上游小溪里的虹鳉只是小个头鱼的捕食对象,小个头捕食者当然只能
吞食年幼的小虹鳉。河里的虹鳉成熟更快,个头更小,比溪里的虹鳉产生更多的
小个体后代,因为具有这种特性的虹鳉比大个头虹鳉更易于躲避捕食者。当把河
里的虹鳉置于原本没有虹鳉种群存在的小溪以后,它们在大约20代以后就进化出
了溪里虹鳉的特性。

  需要多长的时间产生1000个世代?每100万年可能产生多少代?

   1代 1000代 每100万年总代数
  细菌 1小时到1天 1000小时(42天)到2.7年 87亿到3亿7千零40万
  宠物:狗/猫 2年 2000年 50万
  人 22年 22000年 45000


  遗传变化在进化过程中的长期累积能够产生新型的生物体,包括新的物种。
当物种以内的亚群长时期地进行亚群内交配时,通常就会形成新的物种。比如说,
物种以内的某个亚群由于地理分隔而与该物种的其他群体分开,或者,某个亚群
采用与种内其他个体不同的方式利用资源。当亚群内的个体相互交配时,与种内
其余个体相比较不同的遗传特性就得以积累起来。如果这种生殖分离长期持续下
去,该亚群内的个体可能不会对原初种群个体的求偶行为或其它信号做出反应。
最后,遗传差异积累到一定程度后,不同亚群之间的个体即使进行交配,也无法
产生可存活的后代。通过这种方式,现存物种能够持续不断的“萌生”新的物种。

  在悠悠的进化长河中,新物种的不断形成能够产生与它们的祖先迥然相异的
生物体。虽然,每一个新物种都与产生它们的物种相似,但延绵不断的新物种的
形成将使它们与祖先的差异越来越大。当新的进化变异使得一个群体有能力占领
新的栖息地,或者以新的方式利用现有的资源时,这种与祖先的趋异性将会变得
异常剧烈。

  现在,让我们来看一下有肢动物登陆以后四足动物继续进化的例子吧。当新
的植物种进化出来并覆盖地表以后,具有能够利用这种新的生存环境的特性的四
足动物随之进化产生。早期的四足动物是两栖类,它们在陆地上度过部分时光,
但它们仍然在水里或潮湿的环境里产卵。大约3亿4千万年以前具有羊膜的卵进化
产生,其结构具有坚硬的外壳以及附加的隔膜,使得胚胎能够在干燥的环境下生
存。这是爬行类动物进化史上的关键步骤之一。

  早期的爬行类分裂成好几个主要的谱系。一个谱系产生爬行动物,包括恐龙,
还产生鸟类。另一个谱系产生哺乳动物,那大约是在2 亿到2亿5千万年以前。

  从爬行类到哺乳动物的进化过渡在化石记录中有非常详细地记载。根据进化
过程而排列起来的化石形体拥有逐渐增大的大脑,更加特异化的感官,下巴和牙
齿适于更加有效地摄食和咀嚼,四肢逐步地由身体的侧面移向下面,雌性生殖器
官能够越来越好地支持胎儿的体内发育和营养。哺乳动物中许多生物学上的新颖
性恐怕都与热血的进化有关,与冷血的爬行类祖先相比较,这个特性使得哺乳动
物能够在更大的温度范围内更为积极地活动。

  然后,在6千万至8千万年以前,一群称为灵长类的哺乳动物首次出现在化石
记录中。这些哺乳动物的手脚有抓物的能力,眼睛正对前方,大脑更为发达复杂。
这就是进化出古代和现代人类的谱系。

  科学家根据经验证据解释自然现象

  过去两个世纪以来,对进化论日渐加深的理解为科学的工作方式提供了无以
比拟的实例。科学知识和理解的积累来自于观察和解释的相互作用。科学家通过
观察自然世界和实验活动来积累信息。然后,根据实验和其它观察所得到的数据,
他们对所研究的系统做出解释,指出该系统在一般情况下是如何工作的。他们在
不同的条件下做进一步的观察和实验,对他们的解释加以验证。其他科学家对该
观察结果加以独立的证实,并进行进一步的研究,结果可能产生更加复杂的解释,
并对未来的观察和实验做出预测。通过这种途径,科学家对于自然界的特殊现象
不断地达到更加精确,更加全面的解释。

  在科学的领域里,任何解释都必须基于自然发生的现象。自然动因原则上是
可重复的,因此,能够由其他人加以独立的验证。如果解释是基于某种自然现象
以外的主观意志,科学家既无法证实这种解释,也没有反驳的基础。任何科学的
解释必须是可检验的,那就是说,必须能够找到可能的观察结果支持它,同时,
还必须能够找到可能的观察结果来反驳它。一项解释的提出必须能够据此找到潜
在的反驳它的观察证据,不然的话,这项解释无法进行科学的检验。

  由于观察和解释相互依赖,共同成长,因此,科学是一项积累性的活动。可
重复的观察和实验产生的解释,日益精确和全面地描述自然现象,而这些解释又
反过来建议新的观察和实验,其结果可以用来进一步验证和扩充解释。这样,由
于下一代科学家通常利用新技术,对他们前辈的工作结果加以修正、改进、和扩
展,科学的解释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日益复杂精确,涉及面也日益宽广。

  在科学的领域里,我们不可能绝对肯定地证明某种解释是完美无缺、无须修
正了。有些科学家提出的解释,后来被进一步的观察或实验证明是错误的。新的
科学仪器可能提供更为精确的观察数据,以证明现有的解释是不充分的。新的概
念导致的解释可能指出旧有的解释并不完全或者有所缺陷。我们过去所接受的许
多科学的概念,现在发现不是十分精确,或者只适用于有限的领域。

  尽管如此,许多科学的解释已经被相当彻底地检验过了,新的观察结果或新
的实验分析不大可能对它们做出重大改变。科学家们已经广为接受这些解释,认
为它们实事求是地说明了自然世界。物质的原子结构、以基因为基础的遗传、血
液循环、行星运动的引力作用、通过自然选择的生物进化过程只是浩如烟海的科
学解释中的少数几例,所有这些科学解释早就以无可抵抗、无可辩驳的力量所证
实了。

  科学并不是唯一的认知和理解的方式。但科学的认知方式不同于其它的方式
在于,它依赖于经验证据以及可检验的解释。由于生物进化论所解释的自然现象
也是宗教界所关注的中心,包括生物多样性的起源,尤其是人类的起源,因此,
自从查尔斯?达尔文和阿尔弗雷德?罗素?华莱士在1858年首次清楚的表述以后,
进化论一直是人类社会争议的中心。
  进化证据与宗教信仰并行不悖

  今天,众多的宗教派别承认生物进化在地球数十亿年的历史进程中,产生了
我们所熟知的生物多样性。许多宗教团体还发表声明,指出进化论与他们所信仰
的教义并行不悖。科学家和神学家都挥笔行文,动情地阐述过他们对宇宙史、对
地球上的生命史的敬畏和惊叹,指出他们不认为对于上帝的信仰和进化的证据之
间有任何冲突。那些拒绝接受进化论的宗教派别,通常倾向于对宗教教义的文字
作严格的字面上的解释。

  科学和宗教基于人类经历的不同方面。在科学领域里,解释必须以观察自然
世界得到的证据为基础。如果科学的观察和实验与现存的解释相冲突,那么,该
解释最终必须加以修正,甚至完全放弃。与此相反,宗教信仰并不仅仅以经验的
证据为后盾,也不一定会由于相悖的证据而改变,而且通常涉及超自然的力量或
实体。由于超自然的实体不属于自然世界,科学无法对其进行研究。从这个意义
上来说,科学与宗教是平行的,他们以不同的方式关注人类对于外部世界的认知。
把科学与宗教置于相互冲突的困境中,并因此导致激烈的论战实在是风马牛不相
及。

  宗教社团言论摘录

  许多宗教派别和宗教领袖个人发表声明,承认进化的发生,并且指出进化和
信仰并不冲突。

  “在有关人类起源的进化论与上帝乃造物主的教条之间没有矛盾。”——基
督教长老会

  “学生对进化论的无知将严重危害他们对世界和自然法则的理解,用‘科学
的’面目给他们介绍其他学说将使他们对科学的方法和标准产生错误的概念。”
——美国犹太教教士中心协会

  “在他的教皇通谕《Humani Generis》(1950)中, 我的前任庇护十二世
已经肯定,只要我们不丧失某种固定的信念,在进化论和有关人类及其使命的信
仰教条之间没有冲突……今天,在该通谕发表半个多世纪以后,有些新的发现引
导我们承认进化不仅仅是假说。实际上,在不同的科学领域一系列的发现之后,
这个理论不可思议地对研究人员的心灵产生愈来愈大的影响。这些独立研究的结
果综合起来——既不是预先计划,也不是有意为之——构建了对该理论极为有益
的重要论点。”——教皇保罗二世,给教皇科学院的信,1996年10月22日。

  “我们,下面签名的,来自许多不同传统的基督教牧师相信,《圣经》的永
恒的真理与现代科学的发现可以和睦地共处。我们相信进化论是科学的基本事实,
它经受住了严格的检验,人类许多丰富的知识和成就都建筑在这个理论之上。拒
绝这个事实,或者认为它只不过是‘许多假说中的一种’,是对科学无知的蓄意
容忍,而且将把这种无知传递给我们的后代。我们相信,能够进行批判性思维的
大脑就是上帝给予我们的珍贵礼物之一,拒绝充分使用这个礼物就是拒绝造物主
的意愿……我们敦促学校董事会成员肯定进化论教学是人类知识的重要部分,并
因此维护科学课程的完整性。我们要求,把科学作为科学来对待,把宗教作为宗
教来对待,这是两种不同形式的相互补充的真理。”——“牧师公开信”,由1
万多名基督教牧师签名。详情参见
http://www.butler.edu/clergyproject/clergy_project.htm。

  科学家言论摘录

  科学家,像其他职业的人员一样,关于宗教和宇宙超自然力量或实体的作用
持有迥然不同的立场。有些人持有称为科学至上主义的观点,这种观点认为,科
学方法这一样东西就足以揭开宇宙的所有秘密。另一些人持有称为自然神论的观
点,这种观点断定,上帝创造所有的事物并启动宇宙的运行,但现在不再积极地
干预自然现象。许多科学家都信仰上帝或者是原动力的提供者,或者是现宇宙的
活跃力量,但他们都动情地撰文描述过信仰。

  “神创论者不可避免地在科学还没有解释,或者他们断言科学无法解释的地
方寻找上帝。大多数信仰宗教的科学家在科学已经理解,已经解释过的地方寻找
上帝。”——肯尼思·米勒,布朗大学生物学教授,《寻找达尔文的上帝:一名
科学家搜寻上帝与宗教之间的通性》一书的作者。引言出自访谈录
http://www.actionbioscience.org/evolution/miller.html。

  “我认为,作为一名严谨的科学家,信仰关注我们每一个人的上帝,这二者
之间没有矛盾。科学的使命是探索自然。上帝的使命在于精神世界,这是一个无
法用科学的语言和工具探索的领域。我们必须使用心灵、头脑和灵魂等。”——
弗朗西斯·柯林斯,人类基因组计划主任,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人类基因组研究
所主任。引言摘自他的书《上帝的语言:一名科学家提供信仰的证据》第6页。

  “我们关于宇宙的科学知识……为信仰上帝的人们提供一个非凡的机会反思
他们的信仰。”——乔治·科因神父,天主教牧师,梵蒂冈天文台前主任。引言
摘自在棕榈滩大西洋大学(Palm Beach Atlantic University)的谈话,“科学
不需要上帝吗,或者需要?一名天主教科学家看进化论,”2006年1月31日。参
见http://chem.tufts.edu/AnswersInScience/Coyne-Evolution.htm。

第2章 生物进化论的证据

  许多科学分支都为进化论提供佐证

  各种各样的证据都为科学地了解生物进化论做出了贡献。有些证据早在19世
纪或以前就为科学家所熟知,例如早就灭绝的动物的化石和物种的地理分布等。
另外一些证据直到20世纪和21世纪才可能得到,例如DNA序列的比较。

  进化论的证据不止是来源于生物学,还来源于历史上和现代的其它学科的研
究,比如说人类学、天体物理学、化学、地质学、物理学、数学、以及其它的科
学分支,包括行为和社会科学等。天体物理学和地质学已经证明,地球的年龄足
以通过生物进化产生我们今天所见到的物种。物理学和化学测定年代的技术为进
化历史中的关键事件打上了时间标记。其他物种的研究揭示,物种之间的延续性
不仅以物质形式体现,行为也同样具有延续性。人类学的研究为人类的起源提供
了新的见解,使我们更好地了解生物学和社会人文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这些人
文因素是指人类行为及社会体系的总和。

  像所有其他活跃的科学领域一样,许多问题仍然有待于回答。生物学家仍在
坚持不竭地继续研究生物之间的进化关系、影响生物形态和功能的遗传变异、生
物对于地球物理环境的影响、智能和社会行为的进化、以及其它许多引人入胜的
课题。但在所有这些研究中,他们就发生过并正在继续发生的进化的某些问题寻
求“如何发生”,而不是“是否发生”的答案。他们通过研究进一步阐明进化过
程中变化的机理,以及变化的后果。

  科学家在过去的几个世纪里不辞辛劳地撰写了一部引人注目的鸿篇巨制,生
物进化论就是其中的一部分。这个故事始于宇宙、太阳系、和地球的形成,这些
事件产生了适于生命进化的条件。毋庸讳言,关于这个行星上的生命起源问题仍
然谜团重重,但毫无疑问,生命的出现启动了生物进化的历程隆隆向前,直至今
天。今天,通过研究控制进化变异的遗传过程,科学家们正在向这部鸿篇巨制里
添加新的篇章。

  宇宙、银河系、太阳系的起源提供了地球上生命进化必需的条件

  地球在宇宙中的位置在20世纪变化不小,和它在16世纪及17世纪所遭遇的命
运相差无几。那时,哥白尼提出是太阳,而不是地球构成那时候所谓的宇宙中心,
并就此引起轩然大波。在1920年代,架设在洛杉矶郊外威尔逊山天文台的一架新
望远镜发现,那些跨越苍穹的夜空中四处分散的许多微弱的光点,并不是银河系
的的星云。它们都代表不同的星系,每一个星系都包括数以十亿计的星球。通过
研究这些星球发射的光线,天体物理学家发现另一个令人震惊的结论:这些星系
正在向不同的方向四散后退,也就是说,宇宙正在膨胀。

  根据这个观察结果,比利时天文学家、罗马天主教会牧师乔治?勒梅特首先
提出假说,宇宙的起源始于“宇宙大爆炸”。根据这个假说,宇宙里所有的能量
和物质最初是被压缩在一个体积无限小、物质无限密集、温度无限高的物体里,
这个物体被称为奇异点(singularity),科学家对此所知甚少。然后,宇宙开
始膨胀。在膨胀的过程中,宇宙逐渐冷却下来,一直冷却到构成今天的物质的基
本粒子变得稳定。宇宙大爆炸的发生以及自那以后所经历的时间,暗示深层空间
的物质应该具有一定的温度,以地面为基地的微波射电望远镜证实了这一预测。
后来在卫星上的观察进一步表明,宇宙微波背景辐射的性质与宇宙大爆炸假说所
预测的一模一样。

  随着宇宙的膨胀,其中的物质被引力或其它不太清楚的方式集中起来,形成
后来变为星系的巨大结构。在这些结构之内,小得多的物质团块坍缩在一起,形
成气体和尘埃的螺旋星云。当单个星云中心的物质被引力压缩到足够的程度以后,
星云中的氢原子开始核聚变形成氦原子,并发射可见光及其它辐射,这就是恒星
的起源。

  天体物理学家还发现有些恒星的中部形成扁平的旋转物质盘。这种圆盘中的
气体和尘埃能够聚集成小颗粒,小颗粒能够形成称为小行星体的更大的结构。计
算机模拟表明,小行星体能够聚结在一起形成围绕恒星旋转的行星和其它物体
(例如卫星和小行星)。我们自己的太阳系大概就是这样形成的。通过仔细的测
量,我们还在银河系的其它部分发现围绕恒星运转的大行星。这些结果表明,在
我们的银河系中,数以十亿计的行星围绕着更多的恒星运转。

  天体物理学家和地质学家设计了多种方法测量宇宙、银河系、太阳系、以及
我们的地球的年龄。通过测量星系之间的距离和分离速度,天文学家能够计算出
来宇宙大爆炸是在多久以前发生的。日益精确的测量方法表明,宇宙的年龄大约
是140亿年。另一种估计宇宙年龄的方法,是测量由大爆炸留下的宇宙微波背景
辐射,也产生了相似的结果。其它的观察和计算结果表明,我们的星系在大爆炸
的几亿年以后就开始形成了,因此,银河系的年龄几乎和宇宙一样的古老。

  我们的太阳系于更近的年代在银河系里形成。陨石是形成太阳系的残余物质,
测量陨石中的放射性元素表明,我们的行星大约于45到46 亿年以前形成。地球
形成以后受到小行星和彗星的不断撞击,使地球的表面融化。最近的计算表明,
有一个撞击地球的物体像火星一样大,它溅起来的物质在环绕地球的轨道上聚结
形成今天的月球。从月球上带回来的物质中,最古老的岩石经测定年龄为44到45
亿年。地球上发现的最古老的固体物质是锆石晶体,大约于44亿年以前形成。年
龄为35亿年以上的岩石在地球上的各个大陆均有发现。

  地球形成十亿年以后出现生命

  最古老的化石证据表明,地球史的绝大多数时段都伴随有生命的存在。澳大
利亚西部的古生物学家发现,称为叠层石的沉积岩层可能是由于34亿年前的细菌
活动造成的,蓝绿藻的化石已经证明有差不多35亿年的年龄。其它的化学证据提
示,生命的起源可能更早,大概在地球表面冷却后几亿年就开始了。

  弄清楚生命如何开始是既令人兴奋,又具有挑战性的科学难题。迄今为止,
所发现的最古老的生命形态的化石是35亿年。试图模拟早期生物形成的条件非常
困难,因为我们不十分清楚早期地球上的化学和物理特点。尽管如此,研究人员
还是提出了自我复制生物体如何形成并开始进化的假说,而且,他们在实验室里
检验了这些假说。虽然没有一个假说得到大家的一致认同,但科学家还是在这些
基本问题上取得了进展。

  自从1950年代以来,数以百计的人工实验的证据表明,地球上最简单的化合
物,包括水和火山喷发的气体,能够通过化学反应形成构建生命的分子材料,包
括聚合形成蛋白质、DNA、以及细胞膜的各种生物分子。来自外层空间的陨石也
含有某些这一类的化学分子,天文学家通过射电望远镜在星际空间也发现许多这
一类的分子。

  生命的起源有三个必要条件。首先,许多能够自我复制的化学分子聚集在一
起。第二,这些分子集合体的复制品必须展示变异,以便有些集合体能够更好的
利用环境资源和抵抗环境压力。第三,这种变异必须能够继承下去,这样的话,
有些变异体在合适的环境条件下将占有数量优势。

  迄今为止,我们还不知道哪些分子的组合首先满足这些条件,但通过一种称
为RNA分子(核糖核酸)的研究,科学家向我们展示了这一过程可能的工作原理。
研究人员最近发现,有些RNA分子能够极大的促进某些化学反应的速率,包括部
分其它RNA分子的复制。如果一种化学分子,比如说RNA,能够自我复制(也许借
助于其它分子),它就能够形成非常简单的生命基础。如果这种自我复制体被包
装在化学囊泡或者膜里面,它们则可能形成“原生细胞”,也就是原始细胞的早
期版本。这些分子里发生的结构变化将导致变异,例如,使其在某一特定环境中
复制速率加快。这样,自然选择就开始工作了,为具有分子结构优势的原生细胞
创造机会以提高其复杂性。

  为生命起源构建一个令人信服的假说,我们首先必须回答许多问题。迄今为
止,研究生命起源的科学家仍然不知道哪一组化学物质是自我复制的先驱。即使
我们能够在实验室里由简单的化合物创造生命细胞,也无法证明在几十亿年前的
早期地球上,我们的自然母亲走过了同样的道路。无论如何,像所有其它的自然
现象一样,生命的化学起源的基本原则,及其过程中令人信服的化学细节,都必
须通过科学的研究加以阐明。以往的科学史表明,即使貌似坚不可摧的科学难题,
比如生命的起源,也可能由于理论的进展、新型仪器的发展、以及新事实的发现
等而柳暗花明。

  化石记录详细记载了进化过程

  19世纪初叶,博物学家发现层层叠叠的沉积岩中的化石具有一定的排列顺序。
在沉积岩中,年代更为久远的物质沉积得更深,更接近沉积岩的底部,而更为近
期的沉积物位于上面一些。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更古老的岩石有时位于年轻
岩石之上,那是由于地壳大规模巨变导致的。

  与当代生物密切相似的化石出现于相对年轻的沉积物中,而与当代生物差距
较大的化石位于更古老的沉积物中。根据这些观察,许多博物学家认为生物随着
时间而变化,其中包括查尔斯·达尔文的祖父。但是,达尔文和阿尔弗雷德·罗
素·华莱士第一个指出自然选择是推动进化的动力,或者被达尔文称之为“变异
的遗传”(decent with modification)。

  达尔文于1859年发表《物种起源》时,古生物学还是一门新兴的科学领域。
地质史上许多年代的沉积岩要么是鲜为人知,要么是还没有充分研究。达尔文公
开自己的理论以前,花了近20年的时间搜集支持论点的证据,他也仔细考虑了支
持论点的证据不充分的问题,比如说那个时代的化石记录不完全,缺少有些主要
生物群体之间的过渡化石等。

  从那时起的一个半世纪以来,古生物学家发现了很多达尔文时代所未知的过
渡型生物。在各种各样的考古点,在年龄为5 亿4千万到6亿3千5百万年之间的沉
积石里发现了软体多细胞生物的痕迹。在更早的沉积物里发现的化石痕迹表明,
蠕虫样的生物可能早在10亿年以前就存在了。其中有一些生物很可能是单细胞生
物和硬体生物之间的过渡型,前者是地球生命史开始的20亿年或更长的时间里唯
一的居民,而后者从5 亿4千万年以前开始大量出现于化石记录中。而且,在此
期间出现的许多生物都是过渡型生物,它们连接早期的软体生物和某些主要的进
化谱系,例如一直繁衍到今天的鱼类、节肢动物、和软体动物等。

  正如本书开始时所述,“大淡水鱼”是鱼类和生活在陆地上的早期四足动物
之间的重要过渡型。大约3亿3千万年前的化石记载了早期四足动物至大型两栖类
的进化历程。从2亿3千万年前的岩石中发掘出来的保存完好的骨架显示,恐龙是
从爬行类的谱系进化而来。始祖鸟是长期以来众所周知的过渡类型,这是一个年
龄为1亿5千5百万年的化石,它具有小型恐龙的骨架,但同时又有羽毛和翅膀。
在中国境内发掘出了更多的类鸟化石,年龄大约为1亿1千万年,这些化石的尾巴
更小,并有带爪的肢体。更为晚些的化石记录揭示了很多现代生物的进化轨迹,
例如鲸、象、犰狳、马、和人类等。

  相同的结构和行为通常由共同的祖先进化而来

  今天,生活在地球上的每一个物种都属于自己的进化谱系,也就是说,是由
原有的物种产生的,而那个原有的物种又是从原有的物种产生的,循环往复,推
至远古。对于今天生存的任意两个物种来说,它们的进化谱系都能够回溯到二者
的交汇之处。在那个交叉点上,就是这两个现代物种的最近的共同祖先物种。
(有时,共同祖先物种又被称为共同祖先,但这个名词有可能意味着一群生物,
而不是单一的祖先。)比如说,人类和黑猩猩的共同祖先是生活在大约600至700
万年以前的一个物种,而人类和河豚的共同祖先是4亿多年以前生活在海洋里的
一种古代鱼。

  因此,人类不是黑猩猩或今天生活的任一种猿类的后裔,而是来自一个已经
不再存在的物种。人类也不是今天生活的鱼类的后裔,而是来自于转变为早期四
足动物的鱼种。

  如果两个物种的共同祖先生活在相对较近的地质年代,那么,和具有更为遥
远的共同祖先的两个物种比较,它们会有更多的相同的物理特征和社会行为。因
此,人类和黑猩猩相比较,比和鱼相比较有更多的相似性。不过,所有的生物都
或多或少地有些共同特性,因为他们在过去的某个时间点上总是具有共同的祖先。
比如,根据累积的化石和分子生物学证据,人类、牛、鲸、和蝙蝠等的共同祖先
很可能是生活在大约1亿年以前的小型哺乳动物。该共同祖先的后裔经历了很多
重要的变化,但它们的骨骼仍然非常相似。有一位作者写道,黄牛漫行于陆地,
鲸鱼潜游于海洋,蝙蝠翱翔于天空,它们的骨骼构造细节虽然相异,但它们亲如
一家,骨骼的总体构造何其相似乃尔!

  进化生物学家把来自共同祖先的相似结构称为“同源性”。比较解剖学家不
仅研究骨骼结构的同源性,还研究身体其他部分的同源性,由它们之间的相似程
度决定进化关系。采用同样的方法,其他生物学家研究不同生物之间的不同器官
的功能的相似性、胚胎发育的相似性或行为的相似性等等。这些研究结果为进化
途径提供了证据,把今天的生物同它们的共同祖先联系起来。然后,通过观察化
石记录,我们则能够检验基于这些证据所提出的假说。

  有时,不同的进化谱系独立进化出相似的结构,称为“类似”结构,它们看
起来像同源性,却是由相同的环境产生,而不是来自共同的祖先。例如,海豚属
于水栖哺乳类,它们是在过去5千万年的历史进程中,由陆地哺乳类进化产生的。
从进化意义上来看,海豚距鱼之遥远与老鼠和人类无异。但它们进化出了流线型
的身体,与鱼、鲨鱼、甚至和早已灭绝的称为鱼龙的恐龙的身体极为相似。来自
很多生物学分支的这类证据使得进化生物学家能够辨别,物理结构和行为的相似
性究竟是来自共同的祖先,还是对相似的环境压力独立做出的同样反应。

  许多植物和动物的地理分布都是进化的结果

  地球上生命的多样性令人眼花缭乱。数以百万计的物种生活在地上、地下、
和空中,每一个物种都在自己的生态环境或小生境内悠然自得。有些物种,像人
类、狗、和老鼠等能够在迥然相异的环境中生存。有些生物却是极端地专门化了。
有一种真菌只能在一种甲虫鞘翅的背面生存,而这个特定的甲虫物种只存在于法
国南部的某些岩洞里。有一种果蝇幼虫(Drosophila carcinophila)只在一种
陆地蟹的第三对颚足片下面的特异化的沟槽里发育,而这种蟹只存在于加勒比海
岛。

  生物进化论的发生不仅能够解释多样性,而且能够说明它的地理分布。比如,
让我们来考虑一下夏威夷岛上果蝇类的情况吧。属于果蝇属(Drosophila)和与
其密切有关的花果蝇属(Scaptomyza)的500多个果蝇种都只为夏威夷所特有。
这些夏威夷种占全世界所有果蝇的大约四分之一,比地球上任何一个同样面积的
地方都要多得多。为什么这么多不同种的果蝇独独青睐夏威夷这块宝地呢?

  答案就在夏威夷的地质史和生物史之中。夏威夷群岛由海洋中的火山顶部形
成,从来没有与任何大陆相连接过。从地球内部喷出的熔岩使地壳加热,当太平
洋构造板块移过这个“热点”时则形成群岛。最年轻的岛屿最高,更古老的岛屿
则被逐渐侵蚀掉,最终沉降于水面之下。这个岛屿链中最古老的陆地是库雷环礁
岛(Kure Atoll),大约3千万年以前从太平洋中升起,而最年轻的岛屿夏威夷
“大岛”只有50万年的历史,并且仍然有大量的火山活动在进行中。

  夏威夷群岛原本一片荒凉贫瘠,岛上所有的土生植物和动物——就是那些
1200年到1600年以前人类上岛之前就存在的物种——都是通过空气或水体从周围
的大陆和遥远的岛屿登岛的生物的后裔。就夏威夷的果蝇类而言,不同来源的证
据,尤其是来自DNA的证据表明,所有的土生果蝇和花果蝇种都是一个祖先物种
的后裔,该物种几百万年以前就占据了夏威夷群岛。

  这些最初的开拓者所遇到的条件对快速的物种形成极为有利。随着成群的果
蝇占领具有不同的海拔、降水量、土壤和植物等的栖息地,单个的物种不断地作
为母种产生很多的新物种。除此以外,小群的果蝇——有的时候也许就一只受过
精的雌蝇——不断地飞到,或者被携带到其它的岛上,在那儿产生新的物种。许
多新物种能够在岛上占领的小生境在大陆上早就被其它物种捷足先登了。例如,
许多夏威夷果蝇类在地上腐败的树叶上产卵,在大陆,这样的生态环境早就被昆
虫或其它生物占领了,但在夏威夷群岛上,这种小生境几乎完全是虚位以待。

  生活在北美和南美洲的哺乳动物提供了又一个很好的实例,来说明进化对物
种分布的影响。在哺乳动物进化的早期,这两块大陆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大得多
的陆地。大陆的分裂导致北美和南美的分离,在那以后,他们各自的哺乳动物向
不同的方向进化。在南美洲进化的哺乳动物根据化石记录包括现代动物群食蚁类、
树栖类、负鼠类、犰狳类等。在北美洲也进化出许多的物种,其中包括马、蝙蝠、
狼、以及剑齿虎(saber-toothed cat)等。在那以后,大约300万年以前,由于
地球构造板块的移动,北美和南美大陆又重新连接起来。起源于南美洲的哺乳动
物向北方迁移,比如犰狳类、豪猪类、以及负鼠类等。同时,很多种北美洲的哺
乳动物也最终穿越巴拿马地峡而落户南方,包括鹿、浣熊、美洲狮、熊、和狗等。

  分子生物学证实并扩展了由其它证据得到的结论

  尽管对生命的分子基础几乎是一无所知,查尔斯·达尔文及19世纪的其他生
物学家仍然得出了进化的结论。在那以后,详细考查生物分子结构的能力,为我
们关于进化的机理和历史进程提供了全新的证据。新的证据完全证实了由化石记
录、物种的地理分布、以及其它形式的证据做出的一般结论。除此以外,它还关
于物种之间的进化关系和进化机理,提供了丰富的新型证据。

  在无性生殖的生物里,DNA直接从母本至后代一代一代地传递下去,而在有
性生殖的生物里,DNA的传递通过携带DNA的精子和卵子细胞的融合进行。正如前
所述,DNA的核苷序列在世代的传递过程中会发生突变;如果这些变异产生有利
特性,新的DNA序列则有可能在多世代的繁衍中在种群里扩散。对生物特性没有
影响的中性突变,可能通过DNA的世代传递在种群里维持下去。其结果是,DNA保
留着过去遗传变异的纪录,包括那些决定进化适应性的变异。

  通过比较两种生物的DNA序列,生物学家能够揭示自它们从共同的祖先分道
扬镳以来所发生的遗传变异。如果两个物种拥有较为近期的共同祖先,那么,与
两个拥有遥远的共同祖先的物种相比较,它们之间的DNA序列更为相似。例如,
人类的DNA序列在不同的个体和种群之间的差异很小,与黑猩猩DNA序列的平均差
异也只有几个百分比,表明我们有相对近期的共同祖先。但是,人类DNA序列与
狒狒、鼠、鸡、河豚DNA序列的差异越来越大,表明我们和这些生物的进化距离
越来越大。比较人类和苍蝇、蠕虫、及植物的DNA序列时发现甚至更大的差别。
但不管从共同祖先分支以后经历了多长的时间,DNA序列的相似性在所有的物种
里都存在。在某些基因里,甚至人类和细菌的DNA序列都具有一定的相似性,这
些相似性决定了具有相似功能的分子结构。因此,生物进化告诉我们,为什么通
过其它生物的研究,我们能够了解对于人类生命至关重要的生化过程。实际上,
今天大部分的生物医学研究都是基于所有生物的共同属性。

  分子生物学的贡献远远不止弄清楚生物之间的进化关系。它还能够揭示在漫
长的进化历程里,遗传变异如何在生物里产生新的特性。比如说,分子生物学家
一直在研究一种调节蛋白的功能,该蛋白在生物受精卵的发育过程中,能够开启
或关闭细胞里其它基因的表达。这些蛋白质的结构、这些蛋白与DNA结合的区域、
最近发现甚至小型RNA分子的微小变化,都可能对生物个体的组织和功能发育产
生剧烈的影响。这一类的变化可能决定进化历程中某些主要的创新事件的发生,
例如早期四足动物鳍到肢体的转变。更加重要的是,非常相似的调节蛋白组在迥
然不同的生物如苍蝇、鼠、和人类里都存在,尽管它们与共同祖先的距离已经是
数百万年之遥。DNA的证据向我们提示,控制生命形态的基本机理在多细胞生物
的进化之前或之间早已确立,自那以后高度保守,变化甚少。

  生物进化解释了人类发源的历史

  本书中已经讨论过的所有证据都指向同样的结论,人类由灵长类祖先进化而
来。在19世纪,人类和猿拥有共同的祖先是一个全新的概念,在达尔文时代和以
后许多年一直是激烈辩论的主题。但是今天,科学界不再怀疑人类和其它所有灵
长类之间有密切的进化关系。利用研究其它物种进化时所用过的同样的科学方法
和工具,研究人员积累了大量的,并且仍然与日俱增的化石和无可争辩的分子生
物学证据,它们都清楚地表明,驱动地球上所有其它生命进化的动力,也同样驱
动着人类特性的生物进化。

  根据DNA序列比较的相似程度,人类和黑猩猩的共同祖先生活在大约600至
700万年前的非洲。从这个祖先物种至现代人类的进化树上还有一些分支,代表
后来已经灭绝的一些种群或物种。在历史上的不同时期,地球上似乎还生活过好
几种类人物种。

  大约410万年以前,非洲出现了一个物种,古生物学家把它命名为南方古猿
属(Australopithecus)。(该属的一个物种首先在非洲南部发现,但在非洲东
部也发现了其它化石,包括一个3岁女性几乎完整的骨骼化石。)这个属的成年
大脑和现代猿的体积一样(根据头盖骨化石的体积记载),从它的短腿和上肢的
特点看来,它生命中的部分时间似乎喜欢爬树。但南方古猿属也像人类一样直立
步行。最早的南方古猿属物种留下的脚印已经被发现,该脚印被凝固的火山灰高
度清晰地保留下来。

  大约230万年以前,最早的人属物种在非洲进化出来,所有的现代人种都属
于这个属。这个最早的种被称为能人(Homo habilis)。根据200万年前的头盖
骨的测定,它的平均大脑体积比早些的南方古猿属要大大约50%。最早的石器出
现于大约260万年以前。

  大约180万年以前,一个更加进化的人种直立人(Homo erectus)出现了。
这个人种从非洲蔓延到欧亚大陆。以后的化石记录包括人属中其它种的骸骨遗迹。
一般说来,更近期的人种的大脑都比早些种的大脑体积更大。

  现有证据表明,身体和大脑的体积都和我们一样的解剖学上的现代人智人
(Homo sapiens),是由更早的人种在非洲进化产生的。现代人已知的最早化石
还不到20万年的历史。这个组的成员分散于整个非洲,以后,又逐渐蔓延到亚洲、
澳洲、欧洲、和美洲,取代了早些时候已经在全球某些地区生活的其他人类的种
群。


第3章 神创论者的观点

  神创论者的观点拒绝科学的发现和方法

  那些鼓吹总称为“神创论”,最近又称为“智能设计神创论”的人们实际上
持有各种不同的观念。广义地说,“神创论者”是指那些拒绝对已知宇宙作出自
然的科学解释,而相信超自然实体的特别创造的人。形形色色的神创论的宗旨并
不是信仰上帝,正如前所述,许多信仰者以及很多主流的宗教派别都接受科学发
现,接受进化论。神创论也不一定代表对《圣经》进行字面释义的基督教。有些
非基督教的宗教信仰者同样企图取代科学,用他们超自然的宗教教义来解释自然
现象。

  在美国,各种面目的神创论通常是由规模不大的政治利益团体所鼓吹的。这
些团体通常由活跃的原教旨主义者组成,他们相信,唯一只有超自然的实体能够
解释宇宙的自然变化,和地球上生命的生物多样性。但即使这样的神创论者的观
点也彼此冲突。有一种称为“年轻地球说”的神创论者相信圣经对宇宙和地球起
源的解释,它们只是在几千年以前产生的。这种形式的神创论的拥戴者们相信,
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物都是在短暂的时间里创造出来的,创造伊始就基本上具
有今天存在的样子。另一批称为“古老地球说”的神创论者接受地球年龄非常古
老的事实,但拒绝接受有关生物进化的其它科学发现。

  没有任何科学证据支持这些观点。与之相反,如前所述,各种独立的证据表
明地球的年龄是大约45亿年,宇宙的年龄大约是140亿年。否定估计这些年龄的
证据不仅意味着否定生物进化论,同时也否定了现代物理学、化学、天体物理学、
和地质学的基石。

  有些神创论者相信,一场世界范围的大洪水能够解释今天地球的形状和化石
的分布。但这种主张也与科学的观察和证据相冲突。如果相信地球的沉积物及其
中的化石是在短期内积淀起来的,这与众所周知的沉积过程不相符合。而且,在
那样短的时间内,也不可能拥有在地球最高峰的顶部积淀沉积物所需要的水量。

  神创论者有时指责化石记录不完整,宣称这就是表明生命自产生起就具有现
代形态的证据。但这种论调完全无视于过去两个世纪以来,古生物学家和其他生
物学家积累了丰富而且极为详细的进化史记录,而且,这些记录还在与日俱增。
古生物学家的研究已经填补了查尔斯?达尔文时代缺失的许多化石记录。所谓化
石记录“百孔千疮”,进化论无所依赖的断言只不过是一派胡言。实际上,今天
的古生物学家关于沉积物年龄的知识已经足以使他们预测,在什么地方能够找到
特异的重要过渡型化石,就像“大淡水鱼”和现代人类祖先的发现一样。研究人
员还利用新的技术,例如X射线断层成像(CT)技术,探索精细骨骼化石的内部
结构和构成。无论是科学文献还是通俗媒体,常常都有令人激动的发现新化石的
报道。

  化石记录另一个令人信服的特点就是它的连贯一致性。我们知道,恐龙是6
千5百万年前灭绝的,人类的出现只是过去几百万年之间的事情,而地球上从来
没有发现过一例恐龙与人类在一起的化石。在2亿2千多万年的沉积物中,也从来
没有发现过哺乳类的化石。所有神创论者指出的这种关系似乎紊乱甚或颠倒的沉
积物中,科学家都已经清楚地证明,这种颠倒是由于地质岩层的折叠使得有些地
层折到上面或下面所致。在化石记录中,只含有单细胞生物化石的沉积物,比既
含有单细胞,又含有多细胞生物遗迹的沉积物出现得要早。地球沉积物中化石出
现的顺序确定无疑地表明进化的发生。

  神创论者有时争辩说,进化的概念只能是假说,因为“从来没有人看见过进
化的发生”。这种诡辩只不过清楚地揭示,有些神创论者对科学推理的重要特征
一无所知。科学结论并不局限于直接的观察,而是通常依赖于推论,也就是对观
察得到的结果进行推理。即使在围绕地球旋转的宇宙飞船上,科学家也不可能直
接看见地球围绕太阳旋转。他们依赖大量的独立证据推断出来,太阳是太阳系的
中心。直到最近开发出极为强大的显微镜以前,科学家一直观察不到原子的结构,
但自然物质的表现使物质的原子本质成为无可怀疑的事实。在使用足够强大的显
微镜观察到病毒结构以前很多年,科学家就已经假设了病毒的存在。

  因此,在许多科学领域,科学家虽然没有直接观察到有些物质(例如基因和
原子)或现象(例如地球围绕太阳旋转),但它们已经是确立无疑的事实。科学
家通过观察和实验证据间接地证明这些物质或现象。进化论也是如此。实际上,
从这本书里可以看到,进化科学是通过科学推理而深刻理解自然现象的最佳实例
之一。

  没有人看见进化发生的这种诡辩,进一步无视无可争辩的证据都在证明进化
已经发生和正在继续。流感病毒每年发生变化,忍耐抗生素的菌株不断出现,这
些都是进化动力的产物。进化正在继续的另一个例子是抵抗各种杀虫剂的蚊子的
出现,这使得非洲和世界其它地方的疟疾有卷土重来之势。自达尔文时代以来发
现的大量过渡型化石,揭示了物种如何地不断产生新的物种,并因此使身体形状
和功能发生迅速变化。当然,进化中的许多特殊过程也可能直接观察到。科学家
用微生物和其它典型系统直接测试进化假说也不是绝无仅有的。

  神创论者拒绝接受科学的事实,部分是由于他们排斥从自然过程中得到的证
据,因为它们与《圣经》发生冲突。但是,科学无法测试超自然的可能性。对于
持有年轻地球说的神创论者来说,不管有多少经验证据表明地球的年龄有几十亿
年,都不大可能改变他们的看法,那就是即使上帝使地球不过看起来似乎很古老,
这个世界实际上仍然很年轻。由于这种诉诸超自然的力量无法用科学探索的规则
和方法来检验,它们不属于科学的范畴。

  “智能设计”神创论没有科学证据的支持

  一个新的神创论流派的某些成员暂时放弃了太阳系、银河系、和宇宙是否有
几十亿年还是只有几千年历史的问题。但这些神创论者异口同声地主张,自然界
的宇宙和生物显示出“智能设计”的证据。他们争辩说,有些生物学结构太过复
杂,它们不可能通过随机突变和自然选择的过程进化出来,并把此现象称之为
“不可简化的复杂性”。根据进化论之前早已存在的神学论点,他们宣称生物必
须像设计捕鼠器或时钟一样被设计出来,也就是说,为了使设备正常地工作,所
有零件都必须同时存在。如果有一个零件缺失或者改变,设备则无法正常地工作。
支持智能设计的神创论者认为,由于“简单的”生物学结构如细菌鞭毛都如此复
杂,通过随机突变同时产生鞭毛的所有成分的几率无穷小。根据这种看法,更为
复杂的生物学结构(例如脊椎动物的眼睛)或功能(例如免疫系统)不可能通过
自然过程来产生,因此必须是由超自然的智能设计师创造的。

  然而,现代生物学的发现驳斥了智能设计神创论者的观点。生物学家研究了
所有被断言为设计产物的生物学系统,证明它们如何能够通过自然过程产生。以
细菌的鞭毛为例,没有一种鞭毛普遍存在于所有的鞭毛细菌里。鞭毛的种类精彩
纷呈,有些简单,有些复杂,很多细菌还没有鞭毛帮助它们运动。因此,这些细
菌细胞膜里面的某些成分很可能就是各种鞭毛蛋白质的前体。除此以外,有些细
菌通过分泌蛋白质对其它细胞注射毒素,这些蛋白质的分子结构与鞭毛上的蛋白
质极为相似。这种相似表明进化上的同源性,分泌蛋白质的组织结构的任何变化
就可能作为向鞭毛蛋白进化的基础。因此,鞭毛蛋白质并不具有“不可简化的复
杂性”。

  进化生物学家还证明,非常复杂的生化机理,比如凝血过程或哺乳类的免疫
反应,如何能通过简单的前体系统进化出来。就凝血过程而言,通过今天生活的
生物(例如鱼、爬行动物、和鸟)证实,哺乳类的有些凝血成分存在于这些早期
生物里,是从这些前体传递下来的。哺乳类的凝血系统是在这些早期前体的基础
上进化构建起来的。

  现存的生物学系统也能够获得新的功能。比如说,一个特异系统在细胞里也
许负责某种功能,后来,通过进化过程它又被用于不同的目的。Hox基因是现存
系统通过进化获得新的功能的最佳实例。分子生物学家发现,生物系统获得新功
能一种非常重要的机理是基因复制。细胞分裂时频繁地复制某些DNA片段,其结
果是细胞拥有多拷贝的某些基因。如果这些多拷贝基因遗传给后代,那么,其中
的一个拷贝能够服务于细胞的原初的功能,而另外的拷贝则能够积累变化,最终
形成新的功能。很多细胞过程的生化机理都有明显的证据表明,它们来自于进化
史上某些DNA区域的复制。

  面目纷呈的典型的神创论观点不仅缺乏科学的内涵,它们还由于以假二分法
为基础而流于荒谬。就算他们否定进化的论据是正确的,那也不能因此确立神创
论者们的断言。完全可能还有其它不同的解释存在。打个比方说,如果没有证据
表明外面在下雨,你不能因此就得出结论说外面一定是阳光灿烂。其它的情况也
是可能的。科学要求为假说提出可检验的证据,而不仅仅是向辩论的对方挑战。
智能设计论无法通过实际经验来检验,因此它不属于科学概念的范畴。

  神创论者有时候断言,由于科学家在生物进化论中的既得利益,他们不愿意
考虑其它的可能性。这种宣称同样误解了科学。科学家持续不断地通过实验观察
来检验理论,在科学界认可的任何科学期刊里发表研究论文之前,把他们的概念、
证据和结论提交给同行批评审查。任何观察结果的解释漏洞都可能成为追踪研究
的热点,因为那很可能代表重要的新学科,或表明现有假说或理论存在缺陷。历
史上向现行理论挑战的科学家比比皆是,他们就某些自然现象提出新的证据,并
做出更加全面的解释。科学家之间虽然是合作的,但也是相互竞争的。如果一名
科学家无视相反的证据坚持己见,另一名科学家就会迫不及待地重复有关实验,
发表不同的证据。如果生物进化论有严重缺陷,许多科学家都会争先恐后地首先
发表更加完善的可检验的假说,以在青史永留芳名。科学文献中没有与进化论相
悖的可行理论这一事实,并不是因为什么既得利益或者言论限制,而是由于进化
论一直并继续得到坚如磐石的证据的支持。

  科学潜在的实用性也要求我们毫无保留地欢迎新理论。如果通过把沉积岩
(石油和天然气的储藏之地)的形成解释为由一场大洪水导致,石油地质学家因
此能够找到更多的油气储藏,他们当然会举双手欢迎这种解释,但他们并不这样。
与此相反,石油地质学家和其他地质学家的观点一致,即沉积岩是由几十亿年的
地球历史产生的。确实,石油地质学家一直是辨别沉积化石的先锋,这些化石通
过数百万年的历史在蜿蜒的河流、三角洲、海岸沙滩和珊瑚礁这样的环境里形成。

  神创论者们的论点逆转科学的方法。他们从一个不可能改变的解释起步,也
就是超自然的力量创造了生物和地球系统,而拒绝科学的基本要素,也就是假说
必须限于可检验的对自然的解释。他们的信仰无法通过科学的手段检验、修正或
否定,因此与科学的方法毫不相干。

  在公共教育系统忽视进化论并强调非科学的对象危及科学培养

  神创论的立场虽然缺乏科学证据,有些鼓吹者仍然坚持不懈地强烈要求,在
科学的课堂里与进化论一起讲授各种神创论,或者用神创论取代进化论。许多教
师受到来自决策层、学校管理层、家长和学生的巨大压力,要求忽视或取消进化
论的教学。其结果是,许多美国学生丧失了现代科学知识和理论的教育机会,而
这种教育对他们关于自己的人生和我们整体的未来做出明智理性的决定是不可或
缺的。

  不管他们以后从事何种职业,想要在今天这样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社会里获
得成功,所有的学生都需要打下坚实的科学基础。今天,许多迅速发展的高薪工
作岗位都需要清楚地了解科学的基本概念、应用和本质。如果想要对公共政策作
出精明睿智的决定,人们必须了解这些政策是否得到科学证据的支持,或者这些
证据是否通过颠扑不破的科学方法和原理获得的。学习进化论就是一种非常有效
的途径,它不仅帮助学生了解这一科学知识宝库中的基石理论,还帮助他们理解
科学的本质、方法和局限性。

  由于科学在现代生活的所有方面的重要性,科学课程不应该受到非科学对象
的侵犯。在科学课堂里讲授神创论混淆了科学与非科学之间的界限。它违反了科
学教育的基本宗旨,把高级科学教育的目的束之高阁。

  法院案例摘录

  1925年的约翰·斯科普斯(John Scopes)案例探讨了田纳西州一条法律的
合法性,这条法律禁止在公立学校讲授“任何有悖于《圣经》中关于人之神创的
理论”。自那以后,好几个法庭案例都审查了把神创论观点引入教学的法律问题。
好几个法院判例都裁决,各种面目的神创论,包括智能设计神创论,都属于宗教
而非科学,因此把它们引入公立学校的科学课堂是违宪的。这些案例包括1987年
最高法院 的爱德华兹对阿奎拉德(Edwards v. Aguillard)一案,以及更近期
的2005年联邦地方法院(宾西法尼亚中部)的奇兹米勒对多佛学区(Kitsmiller
v. Dover Area School District)一案。下面的引言摘自3个最显著的案例。

  美国最高法院,艾帕孙对阿肯色州(Epperson v. Arkansas),1968年

  “我们的民主政府,州立的和联邦的,必须对宗教的理论、信条及实践等事
物保持中立。它不能对任何宗教或非宗教拥护者表示敌意,它不能资助、鼓励或
促进一种宗教或宗教理论,而因此反对另一种,甚至包括交战对方的宗教。”

  美国最高法院,爱德华兹对阿奎拉德(Edwards v. Aguillard),1987年

  “(要求与进化论一起在公立学校讲授‘神创科学’的路易斯安那州‘神创
法案’的)主要目的是改变公立学校的科学课程,为完全拒绝进化论基本事实的
特殊宗教信条提供宣传优势。因此,该法案的提出要么是为了促进实施特殊宗教
教义的神创科学理论,要么是为了禁止某些宗教派别反对的科学理论的教学。无
论如何,该法案违反第一修正案。”

  宾西法尼亚中部地方法院,奇兹米勒对多佛学区(Kitsmiller v. Dover
Area School District),2005年

  “我们认为智能设计论不属于科学,由于它没能在同行审议的期刊里发表,
没能参与研究和检验,没能得到科学界的认可,因此不能被判定为正确的,广为
接受的科学理论。就我们所知,智能设计论以神学而不是科学为基础……进一步,
智能设计论的支持者试图避免科学的审查,我们认定它经受不了科学的审查。但
它采取的策略是提倡进化论的争端,而不是智能设计论自己,应该在科学课堂里
讲授。这种策略的最佳解释是缺乏坦诚,最坏解释是散布谣言。智能设计论运动
的目的不是鼓励批判性思维,而是煽动一场旨在以智能设计论取代进化论的革
命。”

  美国法律并不禁止在公立学校里作为一个学科论及或学习宗教,比如说,神
创论可以在一个比较宗教学的课堂里讨论。但是,作为公务员,公立学校的教师
必须对宗教保持中立,也就是说,他们既不能促进,也不能约束宗教实践。如果
允许在公立学校里讨论智能设计神创论,那么,印度教、伊斯兰教、土著印第安
人教及其它非基督教的神创论观点,以及那些与科学兼容的主流宗教观点都应该
在课堂里讨论。由于美国的宪法禁止联邦政府与宗教的牵涉,利用公共资金为所
有学生讲授一种宗教或者其中的一部分是不合适的。而且,在这样的课堂里即使
讲授这些观点也是不合适的,因为它们不是科学的观点。

  第4章 结论

  科学及以科学为基础的技术改变了现代人类的生活。它们卓有成效地改善了
我们的生活水准、公共福利、健康状况和安全条件等。它们改变了我们关于宇宙
的概念,使我们重新思考自己,用新的目光来看待我们周围的世界。

  生物进化论是现代科学中最重要的理论之一。许多不同领域的科学研究都为
进化论提供了大量的支持证据。它是现代生物学各分支的基础,包括生物医学,
在其它许多科学和工程领域都有广泛的应用潜力。

  作为个人和整体社会,我们现在做出的决定将对我们的子孙后代有深远的影
响。我们需要保护地球上的植物、动物和自然环境等,但我们怎样才能维持此需
要和其他社会紧迫问题之间的平衡?为了后代的幸福着想,我们应该改变使用矿
物燃料和其他自然资源的习惯吗?我们应该在何种程度上应用分子生物学方面的
新知识去改变生物的性状?

  不仔细地考虑生物进化论,我们无法明智地回答任何一个问题。人们需要理
解生物进化论,了解它在广义的科学范畴里面所扮演的角色,清楚它在今天某些
最为紧迫的社会、文化和政治争端里面至关重要的作用。

  科学技术广泛深入现代社会的各个方面,学生越来越需要对于科学的基本概
念、应用和本质得到健全的教育。由于进化论一直并将继续是生物医学和生命科
学的基石,帮助学生知道和理解进化论方面的科学证据、机理和涵义是高级科学
教育必不可少的。

  科学与宗教是迥然不同的认知过程。毫无必要地把它们置于对立的两面,只
会是两败俱伤,有损于人类更加美好的未来。
 

进化论与医学:征服新的传染疾病

  2002年下半年,中国境内有数百人感染了一种未知病菌,并因此患急性肺炎
而病倒。这种疾病被命名为“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症,”或SARS。该疾病迅速传
播到越南、香港和加拿大,并导致数百人死亡。2003年3月,加州大学旧金山分
校的一个研究小组得到一份从SARS病体组织分离出来的病毒样品。他们利用一种
称为DNA微阵列的新技术,24小时之内就得到了鉴定结果。这个病毒属于一组特
定的病毒,是一个前所未知的新成员。这个鉴定结果由其他研究人员通过不同的
技术所证实。研究人员立即开始了血液检测方面的工作,以鉴定感染人员以便隔
离。同时,关于疾病治疗、防止病毒感染的疫苗的研究工作也立即展开。

  进化方面的知识在SARS病毒的鉴定过程中至关重要。该病毒的遗传信息与其
它病毒的相似,因为他们都是从同样的病毒进化而来的。而且,关于SARS病毒进
化历程的知识给科学家提供了关于此疾病的重要信息,例如病毒是如何传播的。
了解人类病原体的进化起源对于未来也非常重要,因为现存的感染因子以后会进
化产生新的更加危险的病原体。

  进化论与农业:小麦的驯化

  如果人类很好地理解了自然界所发生的现象,则通常能够更好地控制它,并
用它来服务于新的目的。小麦的驯化就是例子之一。

  通过从不同的考古位点搜集种子,并分析他们在长期的历史进程中的性状变
化,科学家们提出人类如何在历史上改变小麦的假说。在大约1万1千年以前,中
东人开始栽种植物以获取粮食,而不是完全依赖于搜集或猎取野生动植物。这些
早期种植者开始储存具有优良性状的植物的种子,并在下一个生长季节播种。通
过这种“人工选择”,他们创造了大量特别适于农业种植的作物。例如,通过许
多代人的努力,种植者改变了野生小麦的特性,使得小麦种子成熟后仍然留在植
株上,而且很容易把它们和外壳分离开来。在随后的几千年间,世界各地的居民
用类似的进化变异的方法,把其它许多野生动植物转化成我们今天所依赖的农作
物和家养动物。

  近年来,植物学家开始用小麦与来自中东及其它地区的野生亲缘杂交。利用
这些杂交体,他们培育出了对于干旱、高温和虫害抗性增强的小麦品种。最近,
分子生物学家从植物DNA 中鉴别出各种与优良性状有关的基因,以便把这些基因
引入其它的作物中。这些进展有赖于对进化的了解,以便分析植物之间的关系,
寻找能够用来改善作物的性状。

  进化论与工业:自然选择原理的应用

  自然选择的原理在生物学以外的许多领域都得到应用。例如,化学家利用自
然选择的原理开发具有特殊功能的新的化学分子。首先,他们利用化工技术从现
有的分子合成一些衍生物。然后,测定这些衍生物中所需要的功能。那些具有最
佳功能的衍生物被挑选出来,并用来合成新的衍生物。重复循环这一选择过程,
最终可得到特殊功能显著增强的化学分子。使用这种技术产生的生化酶,能够高
效率地把玉米秆和其它农业废物转化成乙醇。

  进化论是理论还是事实?

  二者都是。但为了回答这个问题,我们需要更加深入地探讨一下“理论”和
“事实”的涵义。

  在日常生活中,“理论”通常是指直觉或者猜测。当人们说,“我有个理论
来解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他们通常从支离破碎或模棱两可的证据中做出结
论。

  理论的科学定义和这个词在日常生活中的意思差别很大。它是指对于自然界
某一现象的全面解释,这种解释由大量的经验证据所支持。

  许多科学的理论坚如磐石,不大可能被任何新的证据所撼动。比如说,不可
能会有新的证据证明地球不是围绕着太阳旋转(日心说),或者生物体不是由细
胞组成(细胞学说),物质不是由原子组成,或者地球表面不是被分割成在地质
年代里移动的固体板块(板块构造理论)等。就像这些犹如基石的科学理论一样,
进化论被无以数计的观察结果和实验数据所支持,所证实,科学家们坚信,新的
证据不可能推翻进化论的基本构想。然而,像所有的科学理论一样,随着新的科
学领域的出现,随着新技术使得以前不可能进行的观察和实验变为现实,进化论
也将不断地加以完善。

  科学理论最重要的性质之一,就是它能够对还没有观察到的自然事件或现象
作出预测。比如,万有引力理论预测了物体在月球和其它行星上的表现,很久以
后,宇宙飞船和宇航员的实际活动证实了这一预测。发现“大淡水鱼”的进化生
物学家预测,在3亿7千5百万年古老的沉积岩中,有可能找到介于鱼类和有肢陆
地动物之间的动物化石。他们的发现证实了基于进化理论的预测。对于预测的证
实也反过来提高理论的可信度。

  在科学中,“事实”通常是指观察、测量或其它形式的证据。重要的是,这
些证据应当能够在相似的条件下重复发生。科学家还用“事实”这个词来指经过
千锤百炼的科学解释,对于这些解释,已经没有任何必要的理由继续检验,或者
寻找新的实例加以反驳。就此而言,过去发生的和正在继续的进化就是科学事实。
由于支持进化论的证据如此强大,科学家们不再质疑进化是否发生过,或是否仍
然在继续之中。与此相反,他们积极开展进化机理的研究,弄清楚进化发生的速
率有多快,以及其它有关的问题。

  同位素年代测定法

  根据现代宇宙论,构成普通物质的粒子(质子、中子和电子)是在宇宙大爆
炸后冷却时形成的。以后,这些粒子结合起来形成氢原子、氦原子和少量元素周
期表中下一个更重的元素,锂。

  宇宙里所有其它的元素是在太阳这样的恒星,和称为超新星的爆发星球里面
形成的。向轻元素里面加入中子的核反应产生更重的元素。超新星把这些元素抛
向星际空间。这些元素和宇宙大爆炸产生的氢、氦、锂元素一起形成我们的太阳
系。

  有些原子具有放射性,也就是说,他们自然地衰变为其它放射性或非放射性
原子,同时放射出亚原子颗粒和能量。每一种放射性核素都有自己的半衰期,就
是样品中一半的原子发生衰变所需的时间。因此,放射性原子像时钟一样记载物
质存在的时间。通过比较物质内放射性元素量和衰变产物量,研究人员可以测出
来该物质是什么时候形成的。这种测量方法为地球、月球、陨星和太阳系等测定
了年龄。这些测定结果表明,这些物体的年龄都是几十亿年了。

  反对讲授进化论的人对同位素年代测定法投以怀疑。同位素年代测定法来自
于一个多世纪的创造性研究,它代表了现代科学中基础最为稳固的成就之一。

  具有彩色翅膀的果蝇类

  夏威夷的果蝇类是“辐射适应”的一个优秀例子,就是说一个祖先物种在相
对较短的时间内产生了大量的新物种。进化生物学家的注意力特别集中于大约
100个果蝇类物种,他们的翅膀大且具有绚丽的彩色斑纹。这组果蝇被称为彩翅
果蝇类(picture-winged drosophilids),它们的遗传物质里令人瞩目地携带
着该组果蝇进化史的生物学记录。

  所有果蝇幼虫的唾腺细胞都含有特殊结构的染色体,称为多线染色体。这些
多线染色体很容易用显微镜观察到,它们展示出上百条深度和大小不一的色带。
通过这些带型,非常容易检测到一种称为倒位的染色体重排。有的时候,DNA的
复制错误能够导致染色体片段的翻转。其结果是,染色体中有一段具有特异的深
浅带型的片段定向被翻转过来。不同果蝇种的不同染色体片段都发生过很多这样
的倒位重排。

  夏威夷群岛上的单个果蝇种辐射成多物种时都伴随有带型变化,研究人员利
用染色体里的带型变化,重新构建现有的果蝇种从旧岛转移到新岛,并产生新物
种的顺序。例如,作为群岛链中最年轻的“大岛” 夏威夷岛,现在共有26个具
有彩色翅膀的果蝇类。通过仔细检查这些物种里特异的染色体倒位,并且与更古
老的岛上的种相比较,研究人员已经确定大岛上的果蝇起源于19个不同的种,它
们都通过小群果蝇(有时甚至是一只受过精的雌蝇)来自一个更为古老的岛屿。

  早期四足动物的肢体进化

  分子生物学家一直在寻找和发现发育过程中控制身体各部分形成的DNA区域。
在所发现的这些DNA区域中,最重要的那些被称为Hox基因组。

  人和其它哺乳类共有39个Hox基因。每个Hox基因都控制其它类型基因的功能,
而且,同样的Hox基因在身体的不同部分,能够控制不同的基因组。

  在种类繁多的无脊椎动物和脊椎动物中,Hox基因还涉及许多不同的解剖学
结构的发育,包括肢体、脊骨、消化系统和生殖器官等。如图所示(图免——译
者),在果蝇胚胎中控制身体各部分发育的同样的Hox基因,也控制鼠胚胎和其
它哺乳动物的身体各部分发育。图中同样的颜色表示同样的Hox基因在两种生物
中的控制活性。

  Hox基因还指导鱼鳍和陆地脊椎动物肢体的形成。它们在肢体动物中以不同
的方式表达,结果形成手指和脚趾。这些基因表达的变异很可能与早期四足动物
的进化有关,例如“大淡水鱼”。

  鲸、海豚和小鲸的进化

  化石与分子生物学证据相结合,使得生物学家能够建立比过去精确得多的进
化史。例如,最近在亚洲出土的化石揭示了一连串的生物,它们始于大约5千万
年以前。它们首先在陆地上以猎取方式生活,然后持续地生活于海洋环境中。这
些化石记录的证据与最近的遗传学发现一致,也就是说,今天的鲸、海豚和小鲸
是一群称为偶蹄动物类的陆地哺乳动物的后裔,包括今天的绵羊、山羊和长颈鹿
等。最近,对现代小鲸DNA调节系统的研究,发现了导致这些生物的祖先失去后
肢,并发育出更为流线型身体的分子变异。所有这些形式的证据都相互支持,为
深刻理解进化论增添了华彩篇章。

  常见问题的回答

  进化论和宗教是相互对立的吗?

  报纸和电视报道 有时候使人觉得进化论和宗教好像水火不相容,这是不对
的。许多科学家和神学家都撰文论述过,一个人既可以拥有信仰,也可以接受生
物进化论为正确的理论。许多历史上和当代的科学家既对理解自然做出了杰出贡
献,同时也是虔诚的宗教信仰者。同时,许多宗教人士接受进化论的真实性,许
多宗教派别发表措辞坚定的声明以表达这一立场。(参见
http://www.ncseweb.org/resources/articles/1028_statements_from_religio
us_org_12_19_2002.asp)

  毋庸讳言,分歧肯定存在。有些人拒绝所有包括“进化”这个词的科学;而
另一些人则排斥所有形式的宗教。科学与宗教信仰的范畴非常广泛。遗憾的是,
正好是那些占据此范畴两个极端的人定下公众讨论的基调。但有一点是明确的,
进化论是科学,而且只有科学才能在科学的课堂里讲授和学习。

  相信进化论也是一种信仰吗?

  接受进化论和宗教信仰有云泥之别。科学家对进化这一事件的信心,是建立
在由自然界各方面搜集得来的大量证据基础之上。科学知识要想为人们所接受,
则必须抵挡住不厌其烦的检验、再检验和实验。进化论在科学界为人们所接受,
是因为它经受住了一个多世纪成千上万科学家的广泛的检验。诚如在2006年,国
际科学院组织(一个国家科学院的国际网络)所发布的“关于进化论教学的声明”
所言,“地球及此行星上生命的起源和进化这一建立在证据基础之上的事实,是
在多学科的努力下,通过很多的观察和独立的实验结果所确立。”(参见
http://www.interacademies.net/Object.File/Master/6/150/Evolution%20sta
tement.pdf。)

  很少有宗教信仰依赖于从自然界搜集得来的证据。与之相反,宗教信仰的重
要元素是信仰,也就是说无条件地接受事实,不管有没有经验证据支持或反对该
事实。科学家不能够单独依靠信仰来接受科学结论,因为所有的结论都必须经受
观察结果的检验。因此,科学家并不像人们信仰上帝那样,“信仰”进化论。

  生物的随机变异怎么能够导致更适于生存的生物?

  与公众普遍持有的印象相反,生物进化并不是随机过程,只不过为进化提供
原始材料的生物变异并不是预先决定的,也没有什么特殊的目的。DNA复制时,
复制过程里的错误产生新的DNA序列。这些新的序列就像是进化的“实验品”。
绝大多数突变不会改变生物的特性或适应性。但有些突变赋予生物提高生存和繁
殖能力的特性,而另一些突变则降低生物的繁殖能力。

  具有有益变异的个体在种群里比其他个体有更好的繁殖能力,这个过程被称
为“自然选择”。有些生物种群在自然选择条件下经过多个世代以后可能会发生
变化,能够更好地在一定的环境条件下生存和繁殖。而有些种群则无法适应改变
的环境,最终灭绝。

  围绕着进化论还有许多问题没有回答吗?有很多著名的科学家否定进化论吗?

  与所有其它活跃的科学领域一样,进化论当然还有问题需要回答。总会有新
的问题需要提出,新的情况需要考虑,以及新的途径去研究已知现象。但进化论
本身已经彻底地检验过了,生物学家不再考查进化是否发生或正在继续发生。而
且,生物学家不再辩论或质疑进化过程中的许多机理。与其它的科学领域一样,
科学家继续研究进化过程如何发生的机理。随着新技术的发展使以前无法想象的
观察和新型实验变为可能,科学家不断地审视和检验有关进化机理的证据可信度。
但这些问题的存在既不会削弱,也不会影响进化已经发生和正在继续发生的事实。

  这样的问题也不会毁损进化论的可信度。确实,一个理论的可信度部分依赖
于为科学家提供观察现象的解释能力,以及在探索新的现象和观察结果时对未知
发现的预测能力。就这一点而言,进化论过去一直是,而且继续是现代科学里已
知最多产的理论。

  在科学的领域里,随着新信息和新技术的出现,即使那些基础稳固的理论也
继续得到检验和完善化。比如说,万有引力理论在地球上为许多观察结果所证实。
但理论科学家们利用他们对物质宇宙的理解,持续不断地检验万有引力理论在极
端情况下的局限性,例如在中子星和黑洞附近的表现怎样。有一天,人类可能会
发现新的现象,要求我们扩展或修改万有引力理论,正像在20世纪初叶,广义相
对论的出现扩展了我们关于万有引力的知识一样。

  随着研究的不断进行,关于进化论的新见解层出不穷。比如说,使用新的工
具和技术,科学家正在深入研究遗传变异与生物个体的形态功能的变化之间的关
联。

  有些反对进化论教学的人,不顾语言环境地引用著名科学家的话,并宣称这
些科学家不支持进化论。然而,仔细研究这些引言发现,这些科学家实际上是在
质疑进化如何发生的某些机理问题,而不是进化是否发生过。

  有什么证据表明宇宙的年龄有几十亿年了?

  这是一个重要问题,因为地球上现有的生物非常丰富多彩,它们的进化需要
一个相当长的历史时期才能完成。各种不同的年代测定技术独立地证实,地球的
年龄已经是几十亿年了。测量地球、月球和陨石物质里面的放射性元素提供了地
球和太阳系的年龄。这些测量结果相互吻合,也与放射性的物理过程一致。太阳
系和银河系年龄的其它证据包括行星及其卫星上环形山形成的记录、银河系里面
最古老星球的年龄、以及宇宙膨胀的速率等。测量宇宙大爆炸遗留下来的微波背
景辐射也支持宇宙悠远的年龄估计。

  进化论教学中引进批判性思维和“争端”有什么不对吗?

  批判性思维的教学没有任何不对。学生们需要学习如何根据观察结果完善他
们的想法,接受科学的概念。科学知识本身,就是许多代的科学家对自然世界的
问题进行批判性思维的结果。如果人类的知识宝库要不断地丰富下去,我们则必
须坚持不懈地重新考查和质疑科学知识。

  但是,批判性思维并不意味着所有的批评都具有同等的正确性。批判性思维
必须以推理和证据的原则为基础。讨论批判性思维或争端时,并不是说对于缺乏
基本证据的想法也要给予同样的重视。智能设计神创论者们提出的想法不是来自
科学的推理。在科学课堂里讨论这些想法是不合适的,因为它们缺乏科学证据的
支持。

  最近有人呼吁在科学课堂里引进“批判性分析”,貌似漂亮,但伪装之下大
有深远的意义。为了在科学里混入神创论的概念,各种企图真是花样百出,所用
的表达有“讲授争端”或者“讲授赞成和反对进化论的观点”等等,不一而足。
这些呼吁当中有许多直接点名攻击进化论的教学,或其它有人认为有争议的学科
的教学。。通过这种途径,他们企图将神创论者的观点引入科学课堂,虽然科学
家们已经彻底地驳斥了这些观点。有趣的是,在科学课程里应用批判性思维,将
把这些概念从科学课堂里排斥在外,因为它们不符合科学的标准。

  进化论的基本要素中不存在科学方面的争议。就此而言,智能设计论运动所
呼吁的“讲授争端”是没有根据的。当然,进化论中还有许多有趣的问题需要讨
论,比如说性别的进化起源、物种形成的不同机理等,这些问题的讨论有充足的
理由在科学课堂里进行。然而,企图说进化论有致命的弱点,并因此迷惑学生的
观点纯属无中生有,因为进化论有无可争辩的证据支持。神创论者的观点不属于
科学的范畴,美国最高法院和其它联邦法院判决,把这些观点引入科学课程违反
美国的宪法。

  神创论的主要观点是什么?

  “神创论”是一个广义的名词。在最一般的意义上,它拒绝科学对于自然界
的某些特征(不管是生物学、地质学或其它学科)的解释,而认为这些特征是通
过某种超自然的实体或力量直接创造的(有时称为“特创论”)。有些神创论者
相信,宇宙和地球只有几千年的历史,这种立场被称为“年轻地球说”神创论。
神创论的观点还包括,生物的复杂特征不能由自然过程来解释,而是需要超自然
的“智能设计师”的干预。本书后面的“进一步阅读材料”中列出了很多书,它
们都表述了以不同的方式使用的“神创论”这个词。

  不和进化论一起讲授神创论是否不公平?

  科学教育的目的是为了让学生了解科学各分支最优秀的学问。因此,科学课
程是几个世纪以来科学研究的产物。任何概念,如果要适当地运用于学校教育中,
它首先必须成为广为接受的科学基础知识的一部分。比如说,解释大陆运动和形
状的大陆漂移学说在研究和辩论了很多年以后,才成为基础科学课程的一部分。
随着数据的累积,地球表面是由一系列大型板块构成的概念日益清晰,这些板块
不以大陆的界线为基础,不断地相互交错移动。板块构造理论(1960年代中期提
出)就是从这些数据基础上成长起来的,它为大陆移动提供了更加完全的解释。
新的理论还预测一些重要现象,例如地震和火山有可能在哪些地方发生。当板块
构造理论积累了足够的证据以后,它就为科学界广为接受,并且成为地球科学课
程的一部分。

  科学家和科学教育工作者认为,我们应该在科学课堂里讲授进化论,因为它
是唯一检验过的,对今天的生物世界本质的全面的科学解释,而且有无可争辩的
证据的支持,为科学界广为接受。与之相反,神创论者所坚持的概念没有证据的
支持,因此遭到科学界的拒绝。

  关于地球上的物种起源和多样性,不同宗教持有很不相同的观点和教义。由
于神创论以宗教信仰的部分信条为基础,在科学课堂里讲授意味着向学生灌输特
殊的宗教观点。根据美国最高法院和联邦地方法院的好几个主要判例,这一行为
违反美国宪法。

  科学反驳宗教吗?

  科学既不证实,也不反驳宗教。科学进展对某些宗教信条发出质疑,比如说,
地球是在非常近期的年代里产生的,太阳围绕着地球旋转,以及精神病是由于精
灵或魔鬼附身所导致等。但许多宗教信条所涉及的实体或概念,目前与科学的范
畴无关。因此,假设所有的宗教信条都受到科学发现的挑战是无稽之谈。

  随着科学的继续发展,我们对自然现象的理解将更加全面,更加精确,包括
对生物进化过程更深刻的理解。如果某一现象目前还没有科学的解释,就说它必
定归属于超自然的神,这种断言对科学和宗教是两相侵害。神学家已经指出,随
着科学为越来越多原本属于超自然力量的现象提供解释,这种“填补缺口”式的
信仰方式将危及信仰。而且,为属于另一范畴的现象提供解释,混淆了科学和宗
教的作用。

  许多科学家都动情地撰文指出过,他们的科学研究如何增强了他们对造物者
的敬畏和理解。科学研究不会削弱或危及信仰。

  名词解释

  物种:在有性生殖的生物里,物种是指相互之间能够交配的个体。
  古生物学家:通过化石研究了解古代生物的科学家。
  特性:生物的物理或行为特征。
  DNA: 脱氧核糖核酸。由称为核苷的分子串连组成的生物大分子链。核苷的
序列含有细胞为了生长、分裂成子细胞和合成新蛋白质所需要的信息。
  蛋白质:由称为氨基酸的小分子链构成的大分子。氨基酸的序列及分子的三
维结构决定蛋白质在细胞或生物里的特殊功能。
  突变:DNA里核苷序列的变化。这种变化能够改变蛋白质的结构或蛋白质合
成的调节作用。
  种群:一群同种的生物个体,个体之间的物理距离不远,使它们能够相互交
配。
  自然选择:由于环境特性的结果,生物个体之间不同的生存和繁殖能力。
  微进化:一群生物个体内的特性变化,但不导致新物种的形成。
  科学:利用证据为自然现象构建可检验的解释和预测,以及通过此过程所积
累的知识。
  核素:原子核里有一定数目质子和中子的原子。一种元素是根据原子核里面
的质子数目定义的。具有同样数目的质子,但不同数目的中子的核素是该元素的
同位素。
  RNA: 核糖核酸。一种与DNA有关的分子,由称为核苷的分子组成链状。RNA
具有多种细胞功能,包括为蛋白质合成提供模板,而且能够催化某些生物化学反
应。
  沉积岩:由水、风或冰积淀的颗粒构成的岩石。
  物种形成:由现有物种产生新物种的进化过程。
  CT: 通过一个物体“切片式”的一系列二维X光图像的结合,生成该物体三
维图像的医学成像技术。


  (2008年1月6日动笔,2008年1月18日初稿及三稿)
  (此稿在翻译过程中陆续发表于网站,因此初稿及二三稿同时进行。)



2008-03-07 15:09:50

主题: zt 中医院校该如何改革?
中医院校该如何改革?

  作者:乘7路车去伊甸园

  很长一段时间里,中医院校都处于一个比较尴尬的境地,铁杆中医们认为这
类正规的院校在扼杀纯正的中医,培养出来的学生不读圣贤书、不识周易八卦,
只会英语、计算机,而且还总是向西医妥协低头,连研究方法都是西医的那套,
以致于中医院校实验室的仪器设备乃至实验动物白鼠兔子等等无不让夫子及夫子
的弟子们蹙眉侧目。

  而另一面呐,西医们对于中医院校也是充满了神秘感,经常有西医医生感叹,
原来中医同行竟然具备不错的西医训练,有志于从事临床工作的中医毕业生常常
能够清晰地感到那种低人一等的感受,可毕竟自己花了一半或一半以上的时间学
了中医,在现代医学上确实无法与人相比。于是,出现了中医医院只招西医毕业
生的情况也就不让人奇怪了。而这逼得很多真正希望成为一名合格医生的中医院
校学生改弦易辙,把考取西医的研究生作为自己奋斗的目标。

  两面不讨好,大家都不满意,而且这样的模式也没有什么值得一提的成就,
中医的神奇依然还是停留在故纸堆和口耳相传之中,那还为什么不改革一下呐?
让大家都满意一些,真的就那么难吗?

  做为学校,至少要为毕业生的前途负点责任吧,总是一味的不管不顾不闻不
问,总也不是办法呀。中医学校的毕业生难分配,是从80年代就开始的事情,早
就是急需解决的老问题了。

  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应该是先以培养临床医生为基础,其后再关注个性发
展的。中医的发展也是这样。可能是由于中医文化过于博大精深,其结果有很多
人无法真正的融入其中,据说主要原因是高中之前接受的教育与中医传统教育差
别较大,所以我们看到的是,部分喜欢中国传统文化、甚或有家学渊源的幸运儿
在中医圈内如鱼得水、乐此不疲,但也有很多人无法完成从自然科学训练进入文
化医学的转型,从个人思想到执业工作过程都过的比较痛苦,这一点应该是大家
都要承认的现实,多少代的中医毕业生的经历已经证实了这一点。 

  所以,应该给第二种人一条生路。虽然对这种现象的原因争论不休,但可以
肯定的是,错并不在他们身上。 

  更何况,在现代科学昌明的今天,一个治病救人的医生,如果不具备基本的
解剖、生理、药理、病理等知识,基本上也无非成为一个合格的医生。 

  因此,在本科阶段给予与西医院校同等水平的临床医生培养是必须的,这同
时也能充分解决所谓中医掘墓人的问题,这部分人有了适合的道路可供选择,自
然不会因为被限制在中医的圈子里而满腹怨懑。将中医课程的学习放在研究生阶
段,最好招收有一定现代临床经验的人来进行中医研究生的培养,提高中医师培
养的标准,这样也许会真正建设出热爱中医、有真才实学的高素质中医人才队伍,
按照这个模式,中医或许会有更好的发展前景。 

  至于民间中医,他们不属于高等教育的范畴,自有卫生行政部门去管理。

  既然各不相许,为何不各取其便呐?这不是很好地扶正祛邪的方法吗?

  中医院校要发展,也应该把好脉搏、辨证论治、按方抓药。



2008-03-07 15:06:55

主题: 王献章: “中西医结合”都结合了些什么?
“中西医结合”都结合了些什么?

  王献章

  如果我说出中国化学、西方化学、中国生物学、西方生物学诸如此类有地域
之分的称谓时,人们一定会说这是在搞笑,荒唐之极!集物理、化学、生物学等
自然科学之大成的医学科学,在中华大地上却有了中国医学、西方医学有地域之
分的称谓。人们喊了几百年了,却没有人说这是在搞笑,荒唐之极!并进而提出
了“中西医结合”这一“伟大”的命题,有者还期望能成为医学之“双翼”。也
就是说,有人希望它能像马和驴的结合一样,生出一匹坚韧有力的大骡子来。问
题在于,现代医学可以称为马,还是一匹千里马;而传统医学呢?它并不是一头
驴呀!连一头蠢驴都不是!充其量只会是二只驴蹄子或是一只驴耳朵。它本身没
有生命,自然就不会有生命的延续了。

  迄今为止,“中西医结合”的口号喊了半个多世纪了,在幅员辽阔、人口众
多的大地上竟没有一个业内人士找到“中西医结合”的亮点或者成果。却屡屡出
现畸胎怪象:挂着“中医学院”的牌子,教授现代医学的内容;挂着“中医医院”
的牌子,用现代医学的检查方法确诊后,用现代的方法治疗,最后加上模糊的
“中药”;癌症患者在手术、放疗、化疗结束后,本来应该及时补充蛋白质、葡
萄糖、脂肪、微量元素、电解质等基础物质,却偏偏让患者大量服用价格昂贵没
有任何治疗作用的 “灵芝”类“中草药”(制造此类的纳税人对社会危害甚
大),并把手术、放疗、化疗治疗康复的效果据为己有;在无治疗作用的“中药”
中加现代药物;名为“中医师”,口中说的话,笔端行的文,却以现代医学学术
内容为主;一个获得国药准字号药品的功能与主治中说,此药用于属于热证的细
菌性痢疾,却不能指出什么是热证,热证与细菌性痢疾之间的关系如何;另一获
国药准字号药物,注明成分有薄荷油、野菊花、马来酸氯苯那敏和对乙酰氨基酚
性质不同的两类物质,把它们“结合”在一起,美名曰“双效”;更为离奇的是,
一位知名作家督促癌症专家把“气功”也“结合”到癌症的临床医疗工作中去,
并为医生的笑而不语感到气愤。——凡此种种,不胜枚举!

  医学是人类共通的科学文化,不能有地域之分,更谈不到什么“结合”。只
要分清传统医学、现代医学、科学、伪科学的概念,去伪存真就可以了。这样才
能与人类医学并轨,同步前进。我们的医疗市场就不会混乱到无法收拾,良莠难
分的局面。



2008-03-07 15:05:34

主题: 刘夙: 慎勿轻信中药研究的“学术论文”
慎勿轻信中药研究的“学术论文”

刘夙


  我的“中药批判”系列科普,已经写了六篇。因为写作速度慢,产量低,影响力当
然还不能和方舟子、张功耀诸先生比肩,无怪有铁杆中医信徒Y君称我为“无名之辈”
“小流氓”,实在恰如其分。不过自打这些文章发表以来,多少也得到一些读者反馈,
有些提供了颇有价值的新材料或个人感想,有些则提出了很有意义的问题。我觉得应该
认真对待这些反馈,回答有意义的疑问,所以决定不定期地写一些“答读者问”,对我
的文章中的未尽事宜作进一步的阐释。这是第一篇。

问:你的文章说天麻、锁阳、桔梗、贝母要么没有药效,要么药效没有通过检验,可是
在PubMed或万方、维普等数据库中很容易就能找到论证这些中药有药效的论文,你怎么
解释?
答:这个质疑,最早是一位匿名的“新浪网友”在评论我新浪网志上《天麻“南迁”记
》和《苁蓉难锁阳》二文的时候提出的。他的原话如下:

? 建议你在评论天麻的药用价值前先到PubMed上去查一查相关文献。如果看不
懂可以去问方舟子。
? 不知你说“苁蓉和锁阳根本就不能壮阳”有什么根据?大概是“中医支持的
我就反对”的心理作怪。你到PubMed上搜搜Cynomorium coccineum就知道“壮阳”有没
有科学依据。

后来,有一位铁杆中医信徒Y君,在攻击经常在新语丝上发表反中医文章的段建中先生
时,也提出了类似的观点:

  ……当然,我在此仅仅是从微量元素的角度解释锁阳的,但事实上很多专业人士对
锁阳和苁蓉已经作了比较深入的研究。例如,我在“维普”输入“锁阳”进行搜索,结
果是搜到了80篇论文,其中在第一页就发现了10篇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锁阳的论文,论
文题目分别是:(此处略去题目。——刘注)。我又输入“苁蓉”进行搜索,结果是搜
到了438篇论文,其中在第一页就发现了9篇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锁阳的论文,论文题目
分别是:(此处亦略去题目。——刘注)。如果有的朋友真想了解点保健知识,那你随
时可以到“万方数据”或“维普”去仔细阅读那些研究论文。

后来这位Y君又通过段建中先生的文章发现了我这个“无名之辈”“小流氓”的一系列
文章,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攻击我,并且把我加进了他的个人网站上的“立此存照”名
单。在这篇文章的最后,他进一步说:

  最后我在这里给诋毁中医的愚蠢之徒2个提醒:1、如果你不愿意在我的网站“立此
存照”,那么今后你在你写诋毁中医的垃圾文章的时候,不要再耍小聪明!因为您只能
在有些时候欺骗有些人,但是你不可能在所有的时候欺骗所有的人!2、也要学会运用
“万方数据”、“维普”等专业论文网站的论文对我的拙作和文章进行检验。很多诋毁
中医的愚蠢之徒再三要求我对我的我的拙作和文章的某个问题作出解释。但是我一般是
不理睬,因为我不想当一群笨蛋的老师!……

这些质疑的逻辑无非是这样:

  在学术期刊发表了关于中药研究的文章,就说明这些中药有药效;
  在学术期刊上的确发表了研究天麻、锁阳、桔梗、贝母的文章;
  所以,天麻、锁阳、桔梗、贝母是有药效的。

这个逻辑的要害在于,其大前提是不成立的,也就是说,在学术期刊上发表了关于中药
研究的文章,未必说明这些中药有药效;有关中药研究的“学术论文”绝不可轻信。

  要明白这一点,必须先知道一种药物的药效是如何检验的。方舟子先生已经多次论
述过现代医学检验药效的方法,我在这里简单复述一下:现代医学要求在做药物的临床
实验前,先进行体外实验和动物实验,只有体外实验和动物实验都通过了,才有必要进
行临床实验。在临床实验中,必须遵循对照、随机、双盲的原则。对照,就是说必须把
做为实验对象的病人分成两组,一组服用真药,一组服用假药(安慰剂),通过对比才
能确知药物的药效;随机,就是说在挑选病人和把病人分组时必须随机选择,以避免因
人为的选择而引入误差;双盲,就是说在实验过程中病人不能知道他服用的药是真是假
,给病人药的医生也不能知道他所给的药是真是假,以避免心理作用干扰药效检验。临
床实验也不是光做一次就可以的,而是分为三期,一期的规模比一期大。直到三期临床
实验都通过了,我们才能放心说这种药确实有药效。

  现在绝大多数的关于中药研究的论文,不过是在论述中药的体外实验和动物实验结
果,而且其中还有相当一部分实验的设计严重不合理。比如体外实验也需要对照,即把
药物加到体外培养的病变细胞和正常细胞中进行对照,但有的实验根本不设正常细胞对
照组,光是把中药加到病变细胞中,发现病变细胞崩解、死亡了,就断言该药通过了体
外实验的检验,这当然是十分荒谬的。

  在国外,进入到临床实验阶段的中药可谓寥寥无几,进入到二期临床实验阶段的中
药更是屈指可数,还没有一种中药进入到三期临床实验阶段。而在国内进行的许多中药
临床实验,根本就没有严格遵循对照、随机、双盲三原则,所得出的结论当然也都不可
信。这也是国外医学界很少重视中国的医药学杂志的原因之一。

  为了进一步说明这一点,我就来给大家分析一个具体例子。上述Y君攻击我的文章
中,有这样一段替皂苷辩护:

  什么是皂苷?皂苷真是这样无能吗?皂苷是高等有机化学中介绍的一类有机化合
物。但是我在这里不以苦涩难等的高等有机化学专业知识驳斥这位“化学专家”,而是
把我从“维普”中搜到的关于研究皂苷的论文告诉大家。
  2007年10月4日我在“维普”输入“皂苷”进行搜索,结果是搜到了2001年以来的
3122篇论文!!!其中在第一页就发现了11篇(下面实际上只给了9篇的标题。——刘
注)用现代科学方法研究皂苷的论文,论文题目分别是:《蒺藜总皂苷胶囊在脑血栓形
成后遗症中的应用——附50例临床资料总结》、《三七总皂苷对大鼠慢性高眼压视网膜
损伤的保护作用》、《冷水七中5种活性三萜皂苷对小鼠的半数致死量测定》、《无患
子皂苷对肾性高血压大鼠血压及左心室血流动力学的影响》、《降血糖植物皂苷研究进
展》、《侧脑室注射IL-6对大鼠脑电活动的影响及柴胡皂苷a的干预作用》、《尼莫地
平联合β-七叶皂苷钠治疗脑出血并发脑水肿疗效分析》、《柴胡皂苷d对人肝细胞L-O2
体外毒性机制探讨》、《苦瓜皂苷对亚急性衰老小鼠抗氧化作用的研究》。很显然,皂
苷并不像那位“化学专家”所说的那样无能!

从题目可知,上述9篇论文中,没有一篇是研究皂苷的祛痰效果的,因此Y君在这里实际
上偷换了概念,以为只要论证皂苷有药效,就可以反驳我的《桔梗无远志》一文了,其
逻辑水平之低下可见一斑。

  不过就算不纠缠这些,我们也不妨来看看这9篇论文都研究了些什么。还是从题目
可知,有1篇(《降血糖植物皂苷研究进展》)不过是综述,有1篇(《柴胡皂苷d对人
肝细胞L-O2体外毒性机制探讨》)是体外实验,有5篇是动物实验,只有2篇(《蒺藜总
皂苷胶囊在脑血栓形成后遗症中的应用——附50例临床资料总结》和《尼莫地平联合β
-七叶皂苷钠治疗脑出血并发脑水肿疗效分析》)是临床实验。这两篇文章的详细发表
情况是:

  《蒺藜总皂苷胶囊在脑血栓形成后遗症中的应用——附50例临床资料总结》,刘
进、牛宝英,《光明中医》2007年6期;
  《尼莫地平联合β-七叶皂苷钠治疗脑出血并发脑水肿疗效分析》,陈荐、叶创新
,《中华临床医学研究杂志》2007年11期。

《光明中医》和《中华临床医学研究杂志》这两种期刊都没有被SCI收录(要知道,
2007年SCI收录的中国医学类期刊已达277种),基本可以断定属于不入流的垃圾期刊,
由此已可初步了解这两篇文章的学术水平。再仔细看这两篇文章的具体内容,可以发现
以下两点问题:第一,这两篇文章虽然宣称其实验是对照、随机的,但对照组并不是安
慰剂,而是另一种药物,而且在实验过程中并没有做到双盲,这样在实验程序上就存在
致命的不合理性。第二,就算把这两个实验看成是两种药物疗效的比对实验(这时的确
不需要安慰剂对照组,也未必需要双盲),前文是将蒺藜总皂苷胶囊和注射用头胞唑肟
钠合用,后文是将β-七叶皂苷钠和尼莫地平合用,这样即使比另一组有更好的药效,
也无法说明究竟是皂苷在起作用,还是与之合用的药物在起作用。由此就可以断定,这
两篇论文的结果根本不能作为皂苷有药效的证据,它们都是学术垃圾。

  其实,只要牢记对照、随机、双盲法的原则,即使对医学一窍不通的人,也可以对
一些论文的实验合理性做出初步推断,因为一篇论文总不免要介绍实验过程,而这个对
实验过程的介绍是不需要多少高深的医学知识就可以看明白的。套用那位疯狂攻击方舟
子、张功耀、段建中诸先生和我的Y君的话,“善于运用”药效检验三原则,“是剥开
”中医“的画皮的一种最方便、最有效的方法”。

2007.10.05-06初稿
2007.10.07略改



2008-03-07 13:58:21

主题: Dr. Wei: REWARDS & CHALLENGES OF CMGs/CAPs
REWARDS & CHALLENGES OF CMGs/CAPs

Huachen Wei, M.D., Ph.D., F.A.A.D
Former President of ACAP (Term 2004-06)
Professor of Dermatology
Director of Dermatology Research Laboratories
Mount Sinai Medical Center
New York, NY 10029, USA


*****************************************************************************

Key Points:

1. Find an organization for professional guidance and career development

2. Be fully prepared for your residency training: a turning point of life



Join ACAP!

1. To foster a professional community in practice of medicine for CAPs
2. To provide opportunities for education & professional development
3. To promote networking for academic activities & patient care
4. To provide platform for CMGs/CAPs to share experiences in training & practice


Advantages for CMGs:

1. Higher education level: 30% MD/Ph.D, majority of CMGs with MS degree

2. Research experience with track record

3. Pre-existing clinical experience


Disadvantages for CMGs:

1. Unfamiliarity with US clinical systems

2. Lack of standardized residency training

3. Long-term Absence of clinical practice (> 3 yr)

4. Exaggerated ego/ weak language skills


How to Prepare (1):

1. Join ACAP: an organization specifically for physicians with Chinese heritage
2. Share experiences on training, what to do, and not to do, etc. in each specialty
3. Provide educational programs for new residents, fellowship, CAP seeking for 
   jobs in academic institutes, group/solo practice
4. Offer pre-residency observership to ACAP members


How to Prepare (2):

1. Observership (3 months or more) is highly recommended
2. Hand on experience with Mentor with Chinese background
3. Familiarize yourself with US systems, order, work-up guidelines, consultation 
   requests, commonly used brand names


Conclusions:

1. CMG should be proud of our Chinese cultural heritage.                                            

2. You can do as well as AMGs!

3. ACAP:  A dream home for CMGs/CAPs.   
                   
4. Join ACAP today!                                                              

5. Be fully prepared for your residency. 

6. Do a observership with ACAP mentor!

                            *                *                  *

About Dr. Wei:

Huachen Wei, M.D., Ph.D. 
Dr. Huachen Wei is a tenured Professor of Dermatology, Director of Dermatology Research at Mount Sinai Medical Center, and a chief of dermatology service at Queens Hospital Center. 

Dr. Wei obtained his MD from Shandong Medical University, his MPH from Beijing Medical University, and his Ph.D. from New York University in 1991. He served as an Assistant Professor at University of Alabama at Birmingham from 1992-1995, and joined Mount Sinai as an Associate Professor of Dermatology in 1995. He completed his internship and Dermatology residency at Mount Sinai Hospital. 

He has published over 150 scientific papers and abstracts on basic and clinical sciences, and has received over 30 research grants from various agencies, including 5 National Institute of Health (NIH) R01 research awards. He was the recipient of the prestigious awards from American Academy of Dermatology, Dermatology Foundation, and Nelson Paul Anderson memorial award from Pacific Dermatology Association. 

Dr. Wei is board certified dermatologist with a practice at Elmhurst, New York. He is currently serving as the president of ACAP for the term of 2004-2006.



2008-03-07 11:59:25

主题: IM FELLOWSHIP
Number of First -Year Internal Medicine Fellows by Subspecialty


2008-03-07 11:58:11

主题: FELLOWSHIP
Internal Medicine Fellows by Year of Training Most fellows complete their tainting (ABIM Data):


2008-03-07 11:57:05

主题: FELLOWSHIP
Majority of the fellow position taken by USMG


2008-03-07 11:56:04

主题: 内科FELLOWSHIP
Seeking Fellowship Training


2008-03-07 11:54:28

主题: PGY-3 IMG
Third-Year Internal Medicine Residents by Type of Medical School Attended


2008-03-07 11:53:23

主题: 医生收入状况
Losing Ground: Physician Income


2008-03-07 11:50:43

主题: ABIM data
Number of Internal Medicine Programs and Residents in Last 10 Years – ABIM Data


2008-03-07 11:49:57

主题: ABIM data
Number of Internal Medicine Programs and Residents in Last 10 Years – ABIM Data


2008-03-07 11:38:34

主题: Dr. Pan: medicine--life, practice and being a good resident
An introduction of medicine-life, practice and being a good resident 

Calvin Pan, MD, FACG, FACP
Assistant Professor
Mount Sinai School of 
Medicine, New York
*****
Director - Clinical
Research / Hepatology
Elmhurst Hospital Center

*****************************************************************************

Outlines:

Pros and Cons of getting into Internal Medicine

Getting into a good program

How to become a good resident

What to pick  after surviving the residency : Fellowship training Vs. Practice 


Why Internal Medicine? Pros and Cons:


Advantages:

1. Building up a solid foundation for clinical science

2. Flexibility to pursue further training in other  fields

3. More positions available than the other specialties

4. Step stone to variety subspecialty training within the specialty

5. Non pyramid structure in training program, most trainees will graduate

6. Above the average income and cover largest patient sector


Number of Internal Medicine Programs and Residents in Last 10 Years – ABIM Data
Figure 1. and 2. seen here: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nid=32887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tid=440&nid=32888&s=all 



Disadvantages:

1. Large work load from training to practice, it is going to get worse.

2. Good training programs are very competitive

3. Subspecialty training decision has to be made as early as PGY 1

4. Future income will be heavily affected by Medicare Fund Pool

5. Positions available in the job market are lest in major cities

6. Private practice value has been downplayed by HMO



Losing Ground: Physician Income
Figure 3. seen here: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tid=382&nid=32889&s=all 



Third-Year Internal Medicine Residents by Type of Medical School Attended 
Figure 4. seen here: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tid=380&nid=32890&s=all 



Bottomlines: 

You have to do what you like in your life, NOT JUST For Money or Because It Is Easy!


Ideal candidate for a prestige IM program:

1. Academic Credentials

A: From a prestige medical school ( unfamiliar with FMG schools)
B: Great Med School performance ( Transcript )
C: High percentile on USMLE 
D: Dean’s recommendation ( top students preferred,  with honor)
E: Research experience and publications

2. Motivation and ability to provide excellent care for patients

A: Passion on IM ( Covering letter, academic/ non-academic activities)
B: Recommendations from reliable source (local letters preferred for FMG)
C: Personality and professional attitude ( Interview assessment )
D: Patient care experience (FMG with observer/ externship in US preferred)


Be a BEST Resident? Have to do what a leader needs to do, NOT just your best !!!

Hard Working, No Kidding!

   Be focus ( time, energy and money)
Read for the cases every day
On top of your patient data
   Always prepare to lead
Lead the care of your patients
Lead the case discussion in any occasion
Strike to the top of in-service exam
Lead the care for patients under the others


Suggestions for CMGs:

1. Work on language skill !!! ( Effective Communication)
- Especially, case presentation skill.

2. Familiar with the medical system in the US (Medical terminology, data capturing and organizing, chart writing and record keeping, EMR…)

3. Master patient Interview technique
  (Collect Data with efficiency, emotional support, establish patient’s confidence on you)
4. Access Cultural Barrier and Master Cross Cultural Skills

5. Choose university base program if plan for fellowship



Seeking Fellowship Training:
Figure 5. seen here: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tid=381&nid=32891&s=all 


Majority of the fellow position taken by USMG:
Figure 6. seen here: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tid=381&nid=32893&s=all 


Internal Medicine Fellows by Year of Training Most fellows complete their tainting (ABIM Data):
Figure 7. seen here: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tid=381&nid=32894&s=al


Number of First -Year Internal Medicine Fellows by Subspecialty:
Figure 8. seen here: 
http://www.mitbbs.com/pc/pccon.php?id=2289&tid=381&nid=32895&s=all 


What if I go for community  practice?

1. Choose the training programs located in the desire practice location

2. Make your decision early: Solo or Group

3. Start to plan at PGY II, proceed at PGY III

- Solo : Capital, Location, Application for Hospital  privilege.  
                  (HMO   provider privilege needs above)

- Group:  Income expectation, work load, partnership potential, 
                   quality of life. 

                   More important!!! to find the people you can work with, 
                   it is your life.


                                Thank You & Good Luck!


About Dr. Pan:
 
Calvin Pan, MD, is Director of the Clinical Research/Hepatology at Mount Sinai Services at Elmhurst Hospital and Assistant Professor of Clinical Medicine at Mount Sinai School of Medicine in New York City. Dr. Pan is also an Attending Physician at Elmhurst Hospital and Flushing Hospital Medical Center. 
 
Dr. Pan received his BS from Guangzhou Medical College in China and his MD conferral from the University of the State of New York at Albany.  After his internship and residency of internal medicine at Long Island Jewish Medical Center, the Long Island Campus for the Albert Einstein College of Medicine in New York, he completed a fellowship in gastroenterology and hepatology at the State University of New York at Stony Brook in Long Island. Dr. Pan is board certified in internal medicine and gastroenterology.  
 
In addition to maintaining a large practice with a focus on patients with hepatitis B in China town in Queens, Dr. Pan has been a principal investigator in many multi-center trials on antiviral therapy for viral hepatitis and served as a member of the steeling committee for Hepatitis B trials. His publications have appeared in American Journal of Physiology, Nephron, American Journal of Gastroenterology, 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Medical Science, Research Communication of Substance Abuse, and Publication of the Society for Experimental Biology and Medicine. In a recent application to the National Institution of Health NIDDK UO1 Hepatitis B Network Research Grant, he and Dr. Douglas Dieterich serve as the Principle Investigator for a Mini network of Mount Sinai School of Medicine. In addition to his research activities, he also chairs the HBV advisory board of Asian Expert Consortium in the East Coast and serves as a board member for the Asian Health Foundation (AHF). 

Recognized by his colleagues for his personal integrity, superior competence in internal medicine, and professional accomplishment with outstanding scholarly activities, Dr. Pan is honored with the title of  Fellow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Physicians (FACP) and Fellow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Gastroenterology (FACG). He was elected by the Consumers’ Research Council of America. As “America\\\'s Top Physicians” and his biography was featured by The Guide To America\\\'s Physicians. He organizes many CME courses to educate physicians on viral hepatitis. He was recently elected as a chairman of Conference Committee in The Association of Chinese American Physicians (ACAP). He speaks frequently around the country on viral hepatitis and its treatment options. He gives approximately thirty to forty lectures annually at regional, national and international physician educational events. 

Dr. Pan partnered with Tzu Chi Foundation, USA and organized the largest hepatitis C screening program in the Chinese community in New York and is a major organizer in many screening and outreach programs for hepatitis B and hepatitis C in the community. With all his other activities, he derives unending fulfillment from providing care for patients with liver diseases, who can be treated with increasing effectiveness in light of the exciting advances in medical and surgical treatment in recent years.



2008-03-06 18:41:16

主题: FIRST AID 的作用--关于准备USMLE和参加MATCH的一点个人浅见(2)
FIRST AID 的作用--关于准备USMLE和参加MATCH的一点个人浅见(2) 

力刀 


FA不是保证让你只看它就能过step1/2/3的, 它只是复习大纲,它告诉你usmle考试 
的85-95%内容范围,而不是具体内容,也更不是考试题。任何人只看FA绝对过不去, 
但不看它去复习,绝对是费劲还要走很多弯路。

我离开临床9年后开始复习考试,过来的感觉是必须先看1-2遍FA熟悉知道大概内容,
范围,然后做题和看书结合。若习题解答能完全看懂和包括所考内容,则作罢,如不
能,再去翻参考书--绝对不要去看CECIL和HARRISON内科,太罗嗦,看完也记不住,
手头有一本(或在图书馆看)CURRENT DIAGNOSIS & TREATMENT应该就足够了--是否是
当年的并不重要,前1-2年的也够用,并不会过时。

除非很新很重要的疾病和发现,或治疗方法突破要看当年或最新版本--如萨斯爆发
后第二年就出现在那年的CDT上了,也在STEP3考了。HIV/AIDS的1最新进展、宫颈癌
疫苗的使用,BRCA1/2与乳腺癌/卵巢癌等关系和临床意义等新进展都应注意--当这
些新东西已成功或定论用于临床时,CDT一旦写进去,第2年的考试就有很大可能会
出来,虽然题不多,但你注意了,你拿到这分,就比不注意丢此分的人高了一点--
别小看这一点,在大家水平几乎差不多的时候,1-2分就会刷下很大一批人,起决
定性作用。因为USMLE的分数不是绝对分数,是一个PERCENTILE,过线分数是根据
所有那(半?)年考生们总的考试情况分数分?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3-06 18:25:30

主题: 力刀:读医学职业版网友NYC网聚有感两件小事
读医学职业版网友NYC网聚有感两件小事:

力刀:


这次MITBBS医学职业版第一次聚会,是很成功的聚会--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讲。看各
位如此激动和兴奋以及没去的那种羡慕之情即可感受到。

但我从zbbh及其他网友的文字中对两件很不起眼的小事有所感触:

1。聚会完毕,影子等网友能主动帮忙打扫会场。

2。 关于对来讲座的CMG住院医生和ATTENDING们是否发了感谢信邮件。

各位对此何感想和认识?

如果我是个PD或CEO,我会很欣赏留下主动帮忙打扫会场的人士,如果我要招人,这
种人将会得到我第一选择!因为,他们体现了比他人突出的职业精神和责任心!想
想为这次聚会付出多少心血和个人时间的几位网友的劳动,你作为伸手舒舒服服及
其方便就受惠的参加者,做一点点这种义务劳动又算什么?这一不起眼的事比起你
多次口头的感谢要有价值的多,也真诚的多--在我看来!!!

如果我是PD,我接到申请,我会对及时发感谢信的申请人有更多好感和认同。这是
最起码的职业行为标准!

不少牛ID曾在论坛表示过IV后是否要立即写回信感谢IV单位各位ATTENDING和PD,在
我看来,这是最最起码的面试ABC知识,连西方这最起码的职业文化规矩都不懂或不
尊重,你如何成为一个好的真正的,能融入这个社会和得到主流社会承认和尊重的
PRO???
 
你们正在努力考版、申请和面试、希望成为在美国行医的医生。你们不应当从现在
起时时刻刻事事按PRO来要求自己?很多习俗并非天生的,要考平素的一点一滴做起
来培养的。

To be a pro, to behave as a pro NOW! 

从小事做起,莫以善小而不为!


3/6/2008 于 美国 俄亥俄州立大学 病理系 
美国医学教育博客: 
http://www.mitbbs.com/pc/index.php?id=USMedEdu (面对全球网站)
http://www.mitbbs.cn/pc/index.php?id=USMedEdu (大陆镜像网站)
刀客论坛: www.dok-forum.net 
力刀新浪博客: http://blog.sina.com.cn/dokknife



2008-03-06 15:20:03

主题: Dr.Qin: Pathology: Life, Practice,and being a good resident
An Introduction of Pathology: Life, Practice, and being a good resident

Lihui Qin, MD, PhD.
Associate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Pathology
Mount Sinai Medical Center
New York, NY


1. The basic level: 
How to survive;
2. Mid level: 
To be a good resident;
3. Advanced level: 
To be a great pathologist.



1. The basic level: How to survive;

(1). Patient care is always your first priority!
Be on time!!!
(2). Most mistakes pathologists made are mixing up specimens!
Be organize and careful!!!
(3). Be a team player: 
 Patient care unit
 You will learn a lot from your classmates;
 Pathology world is small!
Be helpful for others! 
Personality counts!
(4). Communication skills
(5). Be truthful.


2. Mid level: To be a good resident;

(1). Grossing specimen:
 Clinical sense
 Be careful
 Gross description and Photograph
 Never be shy to ask for help!!!
 Potential legal case

(2). Signing out with attending:
 Preview all slides;
 Make your own diagnosis;
 Follow-up levels, special stains, etc.
 Communicate with clinicians if needed

(3). Self studies:
 Learn from your own cases;
 Learn from your peers’ cases;
 Conferences



3. Advanced level: To be a great pathologist.

(1). Mechanisms of diseases
(2). Update your knowledge
(3). Sharp your communication skills


about Dr. Qin:

Qin, Lihui, MD & PhD
 
Positions and Employment
         1986 - 1990        Practice Research Professor, Institute of Occupational Medicine, Chinese Academy of Preventive Medicine, Beijing, China 
         1994 - 1999        Research fellow/Assistant Research Scientist, Departments of Surgery and Microbiology and Immunology, University of Michigan, Ann Arbor, MI.
         1999 - 2000        Research Assistant Professor, Institute of Gene Therapy and Molecular Medicine, Mount Sinai School of Medicine, New York, NY.
         1999 - 2002        Resident, Department of Pathology, Mount Sinai School of Medicine, New York, NY.
         2002 – 2003       Fellow, GI and transplantation pathology, Department of Pathology, Mount Sinai School of Medicine, New York, NY.
         2003 – 2006       Assistant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Pathology and Vascular Biology and Transplantation Program, Yale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New Haven, CT.
         2006 -                 Associate Professor, Department of Pathology, Mount Sinai School of Medicine, New York, NY.
 
         Professional Memberships
 
         1995 - 1999        Member,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Immunologists
         1996 - 1999        Member, American Society of Gene Therapy
         2002 -                 member, College of American Pathologists
 
Honors:  1995       American Association of Immunologists Travel Award



2008-03-06 15:03:39

主题: ECFMG: IMG Advisors Network
ECFMG Acculturation Program

IMG Advisors Network (IAN)

http://ecfmg22.securesites.net/acculturation/advisors.html


Background 
IMG Advisors Network 
Nature of Advice 
How to Participate 
Background
ECFMG has begun a series of initiatives designed to facilitate the transition of international medical graduates (IMGs) arriving from outside the United States into U.S. medicine and culture. These efforts are in response to the growing recognition that, even though many IMGs arrive with excellent prior medical education and fluency in English, there are still many issues that are confusing and unclear. The U.S. health care system and the institutions where IMGs train may be organized and operate very differently from those with which they are familiar. They must learn to live and work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adjust to differences in language and culture. This transition can be quite stressful not only for the physician but for family members as well when they accompany the IMG.

Most IMGs do make the necessary transitions and eventually become comfortable working in U.S. hospitals and clinics and liv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However, ECFMG’s discussions with focus groups of IMGs indicate that this transition could be facilitated by:

Advice from other IMGs who have entered U.S. training programs and can provide very practical and useful answers to questions and concerns on a wide range of topics. 
Access to this advice and other acculturation resources before leaving the home country, where these resources may be limited, and before the demands and challenges of the new training program begin. 
To accomplish this, ECFMG has launched the IMG Advisors Network.

IMG Advisors Network
The IMG Advisors Network (IAN) is a free service that allows qualified IMGs who will be coming to the United States from other countries to connect with advisors who can answer questions about living and working in the United States. To use this service to obtain advice, you must meet the qualifications of advisees. There are also qualifications for advisors, which include being in or having completed an ACGME-accredited training program in the United States.

IAN advisors serve on a volunteer basis. The IAN database lists available advisors by name, medical specialty, U.S. GME institution, location in the United States, country of medical education, medical school, and other demographics. The IMGs using this service will be able to select an advisor based on these criteria. Once an advisor has been selected, the e-mail address of the IMG seeking advice will be provided to the advisor, who can then begin communicating directly with the advisee. ECFMG is actively recruiting IMGs to serve as advisors; refer to Information for Potential Advisors.

The communications between advisors and advisees are direct, rather than through ECFMG. However, there is an option to copy ECFMG on any particular e-mail, if the advisor or advisee chooses to do so. The purpose for this is simply to allow those of us working on this program to see what kinds of issues are being raised and to use that information to develop more and better resources to assist IMGs throughout the acculturation process. There will be no response from ECFMG to such “cc:s”. If you choose not to copy ECFMG, correspondence between advisor and advisee will not be visible to or monitored by ECFMG.

Nature of Advice
There is a wide range of topics that might be raised by advisees and could be addressed appropriately by advisors. A sample of such topics includes:

Bringing spouses or family right away versus having them come after getting settled 
When to arrive 
Where to find lodging 
Where to find ethnic restaurants and grocery stores 
Where to find houses of worship 
Setting up personal finances – bank accounts, credit cards, Social Security Numbers 
Advisability of buying an automobile; getting a driver’s license 
What to pack – kinds and amount of clothes, personal effects 
Spouses and children – employment opportunities, child care, schools 
Support groups – people from the same country or ethnic groups 
What to expect as far as work and call schedules, time off, vacations 
Recreational resources 
U.S. culture – books, TV shows, movies, music, sports 
Language – idioms, jargon, abbreviations (ECFMG will be developing and making available materials in these areas) 
Unique features or characteristics of the program or the area in which it is located 
Some topics should not be addressed to advisors:

Questions regarding the ECFMG Certification process. The policies and procedures related to ECFMG Certification are complex and subject to change. For these inquiries, advisees should refer to the ECFMG website or contact ECFMG’s Applicant Information Services at [email protected] or (215) 386-5900. 
Questions regarding participation in or application to ECFMG\'s J-1 Exchange Visitor Sponsorship Program. The requirements for ECFMG J-1 visa sponsorship and the related federal regulations are complex. Advisees should refer these issues to ECFMG’s Exchange Visitor Sponsorship department at (215) 823-2121 or visit www.ecfmg.org/evsp/index.html. Discussion and advice regarding the various visa options for physicians may be an area in which the advisors might contribute; however, ECFMG discourages IAN advisors from providing specific immigration counseling. 
Although advisors can provide advice regarding preparation for the USMLE examinations, including USMLE Step 3, they must never disclose actual test material, such as questions, test cases, or other specific test content. IMGs receiving such information would be at risk of sanction for irregular behavior and could have their records permanently annotated or be subject to bars from future examinations. 
Advisors will defer to program directors or program administrators if advice or information differs from that the IMG might receive directly from the program director or program or institution staff. 
How to Participate
For eligibility and information on participating as an advisee or advisor, follow the appropriate link, below.



2008-03-06 13:45:24

主题: zbbh: 3月2号纽约MITBBS医学职业版网聚纪实
3月2号纽约MITBBS医学职业版网聚纪实

发信人: zbbh (zbbh),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3月2号纽约网聚流水账之聚会当天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Mar 6 12:09:11 2008)

对不住各位xdjm,聚会后一直未能有时间整理。看到几天前大家的热烈讨论,我觉
得我能整理一些算一些吧。参加聚会的xdjm帮忙补充。

先跟大家汇报一下当天的情形,然后汇报准备工作和聚会后的工作。

我的3月2号是从凌晨12点多收到最后一个报名的小妹妹的信开始的,说是刚刚听说
这个事,非常感兴趣,让我打电话过去告诉她时间、地点。看来信的名字想象是个
挺漂亮的小妹妹,赶紧遵命抓起电话打过去。(第二天见到了,是两个穿漂亮小短
裙的妹妹之一,呵呵)。

5点25分,电话铃响起。是华人医师会的Virginia,一个挺nice的lady打来的,问我
什么时候出发,说是星期天地铁不好做。Sigh!

6点40跟Nicolewang会合,受到Nicole夫妇热情接待

7点钟Knockingdown开车拖着5箱凌晨刚买的新鲜纯净水、Soda接上我、Nicole、
cellkinase赶赴Mount Sinai。7点40我们赶到Mount Sinai的时候,由影子设计、PIONY
打印、weicheng组装的网聚的POSTER已经立在Mount Sinai Ichan building的大厅
里。
华人医师会的4位工作人员已经准备好了工作台(其中有个很漂亮的小姑娘一直帮
cellkinase装badge,好像是医师会一位工作人员Sara的侄女,问了名字,忘了),

在feifeibei已经到了,否则我们就显得太懒了。

8点5分左右,第一个来登记的是一位没有报名的xd,说昨天夜里刚听朋友说起。然
后来自Alabama、Minnesota几位远道的ID。开始大家有些拘谨,后来人慢慢多起来,
大家也慢慢放松下来,开始grab早餐聊起来。Nicolewang、feifeibei、cellkinase在
忙着登
记、收钱、发印有麦地版 ID的badge,knockingdown不停的接电话,偶尔到门口,
给不
熟悉地形的XDJM指路。我的工作就是跟来的人握手、聊天(呵呵,还是总负责好,
不用干活)。几位invited speaker Dr. Wei Huachen, Dr. Lisa Eng, Dr. Henry 
Chen, Dr. Naixi Li 都在8点半左右到了。随着人多起来,大家开始发现旧相识,
overheard“我是你妈妈的学生”,“我一起工作的同事怎么是睡在你下铺的兄弟”
见到几个人气高的ID:影子跟照片上一样,只是(也许是我太矮)比我想象的高很
多;kgmom跟我想象的差不多,非常平和和智慧的一个人。人越来越多,大厅里热闹
起来,大家不再拘禁,开始大声喊着说话好让同伴听到。

最初报名的xdjm有130多人,confirm要来的有103人,最后签到的一共92人,后来又

几个比较晚到的。其中3位现役residents,20几个是参加2008年match的包括6位pre-
match的,5位pre-med的ddmm,其余大部分是正在准备考试个阶段的xdjm。

因为管AV设备的Technician迟到,本应9点钟开始的聚会9点半才开始。Zbbh致词,
大概
三分钟左右,大意是“自己被赶鸭子上架成为主要组织者之一;对于我们绝大多数
人来讲,我们今天是头一次见面:熟悉的ID,陌生的面孔,共同的梦想──在美国
当医生;今天是麦地版非常有意义的一天,今天我们这么多人能走出电脑屏幕,走
到一起,本身就是一个进步;美国华人医师会给予我们这次聚会大力支持,提供了
场地、提供了影音设备、Cover了我们的早餐和午饭,为我们提供了一个跟华人医师
交流的机会;然后逼着大家鼓掌感谢。”

然后是attending的报告,共8位。其中6位是华人医师会成员。分别是:

1.Dr. Wei Huachen (Mount Sinai皮肤科教授,ACAP前任会长):报告题目是“
Rewards and challenges of being a Chinese American Physician”

2. Dr. Chen Henry (内科,ACAP现任会长):报告题目是“We are here to help- 

an introduction of ACAP”

3.Dr. Lisa Eng (妇产科,做过13年的residency program coordinator):报告

目是“How to prepare for a good application”

4.Dr. Naixi Li (麻醉科) 报告题目是“An introduction of Anesthesiology-life,
practice and being a good resident”

5.Dr. Lihui Qin (病理科) “An introduction of Pathology-life, practice 
and 
being a good resident”

6.Dr. Jianlin Xu (精神科,非ACAP会员) 报告题目是“An introduction of 
Psychiatry-life, practice and being a good resident”

7.Dr. Jie Zhou (麻醉科,非ACAP会员,哈佛大学BWH的,他在帮助cmg进入residency
training中作出过很多努力。他是主动跟我们联系的。他是3月1号on call night后,

2号一大早从Boston飞纽约的) 报告题目是“美国住院医师培训”

8.Dr. Calvin Pan (内科,ACAP成员,Mount Sinai的assistant professor,这次

们之所以能借到Mount Sinai的地方,并且免除了很多费用,Dr. Pan起到了至关重
要的
作用) 报告题目“An introduction of Internal Medicine-life, practice and 

being a good resident”

Weicheng试着录像,但是没能成功。Ke和Xiaochu负责照相。本来的计划是每人15分

演讲,5分钟大家问问题,但是因为AV的问题耽误了时间,问问题环节只好取消。但
是大家在上午报告结束后,继续跟演讲人聊天,几位演讲人身边都围着一大群xdjm。


关于演讲内容,我已经得到4位speaker的授权,正在联系另外4位,我会另开post把

们的简介和ppt file上传。

下午的活动主要包括两个部分:

一是HBV symposium:是华人医师会和Mount Sinai合办的。Harvard Medical School, 

Dean for Medical Education, Dr. Jules L. Dienstag和Stanford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Chief of Hepatology, Dr. Emmet B. Keeffe以及大批的华人医生到场。
Mount Sinai有很多attending、resident、消化和传染科的clinical fellow参加。
我们感觉这是一个接触和了解华人医师的机会,便鼓励大家参加。华人医师会和Mount 
Sinai免去所有参加聚会的XDJM的报名费、资料费并免费提供午餐。原则是聚会的XDJM参
不参加symposium自由、参加多久自由、参加哪个部分自由、来去自由。我们有50几
个xdjm报名参加,当然很多人中途离开参加我们自己的交流。

第二个部分是我们自己交流,在11楼的会议室和lounge。先前作报告的有几位attending 
Dr. Li, Dr. Eng, Dr. Xu, Dr. Zhou, Dr. Pan等也先后来到楼上跟大家交流,特
别是Dr. Xu 和Dr. Zhou 跟大家聊了整整一个下午。华人医师会cover午餐pizza
(for some reason,他们double order了午餐,最后我们剩下了好多,只有恳请附
近的xdjm带走),feifeibei、nicolewang买的零食、knockingdown买的水,kgmom作
为地主负责招呼xdjm。自己交流其实是我们的初衷,但这次最大的问题是11楼的会
议室地方太小,大家大部分时间只能站着聊天。(对不住大家了,受到财力、人力
限制,实在很难找到大的地方了。)好处是很热闹,一点都不冷清(找借口,自我
安慰一下)。

据观察,大家聊天的方式大致分为4类:一类是随缘型的,感觉顺眼的,走上去就开
聊;一类是计划型的,拿着参加聚会者名单,寻找自己感兴趣的对象,找到后自我
介绍,
然后开聊(看到好几个xdjm的名单上的名字是做了标记的,显然是有备而来);第
3类
是追星类的(年轻妹妹居多),一直闪烁着崇拜的目光,围在attending,特别是被

为第一帅哥的Dr. Zhou周围;第4类是害羞型,安静的站在边上,等人上前搭讪。

这次自己交流大家的收获各不相同。在聚会前给大家发了聚会者名单,标明所在城
市及match/exam准备阶段以便大家有的放矢地寻找交流对象。但是因为人多,各个
准备阶段的人都有,如果开始每有做好homework,可能就要看当天的缘分了。比如
影子、andy等4、5个pre-med的ddmm找到了正在读医学院的MLMW,几个人坐在lounge聊
了几个小时,据影子讲收获颇大。还有上医的一群xdjm找到了一大帮校友,最后拉
着Dr. Xu一起去撮饭了。另外看到不少在互留电话、真实姓名的;还有xdjm后来来
信说建立了study group。大家似乎只争朝夕地在聊天,合影的看到一些,但是不多,
希望上传照片的xdjm恐怕要失望了。

下午4点半左右,部分xdjm开始握手、离开。5点钟Dr. Zhou不得不离开赶飞机。Dr. 
Pan从楼下的HBV symposium抽身跟大家有聊了快一个小时。5点50,我们不得不结束,

纽约的ID以及热心的影子留下来打扫卫生。大家只顾聊天,午饭、零食剩了很多很
多,
最后只有央求大家带走。

6点半左右,我们离开Mount Sinai。

当然,这只是一个开始。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140.163.]



2008-03-06 13:24:10

主题: ACAP



2008-03-06 13:23:50

主题: ACAP



2008-03-06 13:23:29

主题: ACAP



2008-03-06 13:23:00

主题: ACAP



2008-03-06 13:22:34

主题: ACAP



2008-03-06 13:22:00

主题: ACAP
ACAP and Henry Chen, MD

Dr. Chen is an attending physician at Lutheran Hospital, Brooklyn, New York. He graduated from Guangzhou Medical College, China in 1982. He earned his Master Degree of Surgery in Sun Yat-Sen University, School of Medicine 1987. Dr. Chen completed his Internal Medicine residency training at New York Hospital of Queens 1996, and started his private practice since then. He is the founder and president of Jennan Comprehensive Medical PC with three different locations. He is Board certified Internist and licensed physician acupuncturist. He is very actively involved in the Chinese community activities and Chinese physician organizations including ACAP and Homecrest Community Services. He is currently serving as the Vice President of ACAP and board member of Homecrest Community Services. Through Dr. Chen’s effort and leadership, Lutheran Hospital has established a Chinese unit in its medical/surgical floor, which is the first of this kind of setting among hospitals in New York City.



2008-03-06 13:11:55

主题: Dr. Lisa Eng: 如何申请住院医生(HOW TO APPLY RESIDENCY)
HOW TO APPLY RESIDENCY -- Choosing well, choosing for success

Lisa Eng, DO
Director  of  Risk Management and Quality Development
Department of Obstetrics and Gynecology
Richmond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Staten Island, NY



Goals:

How to prepare before you apply
Choosing a program
The application process
The interview
Visas


Homework:

Browse the web
Know who’s who in your chosen profession
Know the major issues facing that field
National organizations
Choose a mentor
Carefully plan your final medical school years
Read: Iserson’s Getting Into a Residency: A Guide for Medical Students
Talk to graduates/seniors from your school


Read about major issues facing your profession:

Clinical issues
Educational issues
Legislative /regulatory issues


The Big Picture:

ACGME/RRC role
Consistent educational elements
Ensures adequate and varied experience
Your role
Find program that fits
Maximize experience
Best program for you
Stability
Accreditation, re-accreditation, length of accreditation


The Application:

Dean’s letter
Board scores
Academic record
Personal statement
Letters of recommendation
Outside interests and activities
Activity in your chosen profession, interest
Publications and research
Personality


Personal Statement:

Chance to express yourself
Why you would fit into the specialty
Have others review/critique
One page only
Monitor spelling/grammar


Letters of Recommendation:

Need at least 3 
At least 2 should be in your specialty
More valuable if from training programs
Solicit letters early while they remember you
Preferably from physicians in the US
Supply personal statement/CV/transcript 


Letters of recommendation:

Who should you ask?
How well do they know you?
How well are they known?
Program director/chairman/research director
National lecturer
Politically involved


The Interview:

When
November – January
Winter  weather travel
Rank list preparation
The Night before
Prepare/review questions
Gather data: visit site, area, review webpage

That Day:
Eat breakfast
Be on time or early
Don’t over/under dress
Don’t dominate the interview
Be yourself
Ask questions
Take notes/pictures
Be nice to everyone…but not overly
Did I fit in?


Professionalism:

It’s a small world – make friends
Never ever bad-mouth another program
Don’t blow off an interview
Follow-up letter, phone-call or email



Final Word about Ob/Gyn in NY:

Hard Work
Long hours
Litigation
Rewarding
Broad/Narrow specialty
Flexibility



Summary:

Relax
Choose your mentor
Communicate with peers
Communicate with advisor and mentor


About Dr. Eng:

Lisa Eng, D. O. 
 
Dr. Eng is board certified in Obstetrics & Gynecology. She received her medical degree from NY College of Osteopathic Medicine in 1990. Her internship and Residency in Obstetrics & Gynecology were conducted at Lutheran Medical Center in Brooklyn, New York. Dr. Eng has been in private practice since 1995 and is one of the co-founder of New Life Ob/Gyn Group, LLP. She is vice chair of District II of the American College of Obstetricians/Gynecologists (ACOG), Vice President of the Brooklyn Gyn Society, and Residency Educational Coordinator for the Department of Ob/Gyn at Lutheran Medical Center. She is chair of the adhoc Task Force for Cultural Competency of ACOG/District II. She has spent the last 13 years as the Residency Coordinator for the Department of Ob/Gyn at Lutheran Medical Center in Brooklyn and has been involved in the selection of residents, managing the residency and assisting the residents in their H1 and J1 visa issues.  She is now the Director of Quality Development and Risk management at Richmond University medical Center in Staten Isla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