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Tianzi的博客
作者: Tianzi
域名: blog.mitbbs.com/Tianzi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50601000000 ~ 20150701000000


2015-06-14 17:42:45

主题: 老张系列4 - 秘密
说实在的,老张在杜鹃面前还是很自卑的。首先自己年龄大了将近十岁,年轻时的帅气洒脱和野心
在十几年的科研生涯中快磨没了,做千老还穷的在博士屯这个地方只能和别人合租,存款还不到五
位数。所以老张也只有在夜里想想杜鹃了。

杜鹃刚来的那段时间里,老板给了杜鹃一个很有希望的课题,是去年走的一个博后做过很多,又没
有带走的课题。也不奇怪,这个实验室绝大多数博后都找不到发考题的位置,也就没有机会带走什
么。老板当然无所谓,反正做了一半点课题正好可以留着钓新博后,而好课题自然要给自己喜欢的
人。老板让老张带带杜鹃,老张也就只好答应了。杜鹃的实验技术不太好,开始的时候,经常用楚
楚动人让人爱怜的目光求老张帮忙,有时就用双手支撑着脸,趴在实验台上,微微撅着嘴,浑圆的
屁股一扭一扭地,嗲声嗲气地求老张。每到这个时候,老张就丝毫没有抵抗力地投降了。有时夜
里,老张还梦见杜鹃像女王一样坐在高处,而自己匍匐在杜鹃的脚下。他的尊严低到了尘埃,而内
心却充满了喜悦。在老张的帮助下,杜鹃的课题进展很快,而老张自己的课题却进展缓慢,让老板
很不满。于是,慢慢的老张连星期天也不能休息个整天了。

又是一个长周末的星期天。前一晚上,老张又梦到了女神杜鹃,所以起来了精神也不大好。等到了
实验室,已经中午了。实验室空无一人,除了自己。老张开始默默地整理下数据,顺便把老鼠尾巴
处理一下。可是不少老鼠尾巴,有他自己项目的,也有为杜鹃做的,因为女神怕老鼠,不敢剪老鼠
尾巴。突然,老张听到有女人的娇笑声,似乎是杜鹃的声音。老张的心跳不由得加速起来。循着声
音,老张悄悄地走向老板办公室,门关着。远远地透过门上的小窗,老张看到老板舒适地坐在转椅
上,背着门,而杜鹃正坐在椅子的一个扶手上,仰头笑着,老板扶着她的背。突然,杜鹃的转了下
头,老张吓得下意识地蹲了下来,然后四肢着地迅速地挪回自己的实验台,赶紧关了电脑,轻轻地
把老鼠尾巴放回冰箱,踩着碎步,飞也似的逃出了实验室。老张回到家里,感到想呕吐,也不知道
是因为看到了不该看的秘密吓的,还是因为见到了自己的女神竟然是别人的婊子而感到恶心。他灌
了两罐啤酒才感觉略微好些。心里仍然有些忐忑,担心杜鹃回头的时候看到了他。

老板是杜鹃父亲的年龄了,虽然年轻时还算长的可以,但现在头发花白,头顶地中海结构,皮肤粗
糙,金色的毛随着年纪开始变浅。老张和实验室所有其他博后一样,不喜欢老板,所以想起老板
时,总有一种恶毒的想法,觉得金毛狮王变成了白毛狮王,就像长了白色的霉一样恶心。老张怎么
也想不到,杜鹃会做这种事。但事情就这样发生了。



2015-06-14 17:41:52

主题: 老张系列3 - 新人
老张的师妹夏闲月还是走了。走的前一天,老张帮她收拾东西时,她的眼睛红红的,说来了两年
了,什么也没得到,只得到了点贫困线以下的工资,倒是总生气身体都搞坏了。师妹的气色的确越
来越差。到了最后一个月,天天哭,原来红润的脸颊慢慢地变得发青,原来乌黑发亮的长发慢慢地
变的干枯,鬓边都有少许几丝白发了。这行女人当男人用,男人当牲口用,做时间长了,美女都得
变黄脸婆,老张心里对自己说。师妹刚来的时候,虽然三十出头了,但仍然身材高挑,肤如凝脂,
一张好看的鹅蛋脸配上一双明亮的眸子,身上散发着成熟女性的魅力又不乏青春气息,让老张惊为
天人,以至于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老张都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只剩下脸红。在那段时间里,从未
跟女人亲密过的老张,在夜里经常想着师妹就到了天堂。等尘埃落定,老张又会狠狠扇自己两个耳
光。第二天见到师妹,老张完全无法直视,只是低着头红着脸匆匆走过。所以开始时师妹以为老张
是个怪人。

师妹是被迫走的。她在和另两个博后的竞争中始终处于下风,而老板则饶有兴致地看着三个博后之
间赤裸裸的敌意,享用着三人对自己的恭顺,根本不管谁在竞争中占上风。师妹在每天哭,哭了一
个月后,决定辞职不干了,准备在家做代购或干脆回国。她说,一辈子都没吃过这种苦受过这种
气。师妹的丈夫,老彭,也支持,说再做下去,日子没法过了,不得抑郁症也得得癌症。于是师妹
转了身份,先回国休养了。老张有好些天怅然若失。

又是一个周六,组会上老张做了报告,之后老板把老张叫到办公室。老张很有些忐忑,以为自己最
近没什么拿的出手的进展,要倒霉了。果然,老板劈头盖脸地说了老张一顿,不辣不辣,主要是说
老张是个资深千老了,实验进展却比刚来没多久的南美博后还慢,自己想要的结果,老张都做不出
来。这两年,老板的钱越拿越多,在实验室里越发像个国王了。老张只有虚心听着,不敢分辨什
么。老板发泄了一通,最后总算怒气消了。然后询问老张可不可以去机场接一位新来的中国博后,
叫Juan Du。老张不敢说个不字,连忙应承下来,记下了时间,就退了出来。老张晚上本来有饭
局,这下泡汤了。

这女生应该叫杜鹃吧,老张想。老板的发音很可笑,发成了胡安. 杜。当然老张当时没敢笑。

傍晚,老张特意回家把实验室穿的体恤衫和牛仔裤脱了,洗了个澡,换了他上次和化学妹约会时穿
过的西裤和blazer,把日渐稀疏的头发好好梳理了一遍,又用牛奶噎下去一片干面包,就直奔机
场。本来计划早点到,可是碰上了同性恋大游行,结果还晚到了半个小时。他远远地看到有个二十
六七岁的长脸的中国女人已经在出口等待。于是他就赶紧过去停下,问是不是杜鹃。对方点点头,
于是老张就赶紧下车帮她把行李装好,又殷勤地跑到副驾的车门口要打开车门。结果,杜鹃直接自
己打开后座车门,坐了进去。老张尴尬地挠了挠头,心里叹了口气。

从后视镜里,老张偶尔会瞟一眼杜鹃。她长得不如夏师妹,光看脸的话在国内就算一路人吧,颧骨
有点高,皮肤也有些发黄发黑,但在美国的理工科中国女生里也算不错了。一路上,老张试图搭讪
几次,挑起些话头,杜鹃都不冷不热地压下去了,没有一句多说的话。杜鹃要暂时住在学校的房子
里。到了目的地,老张又殷勤地把箱子给拎进屋,杜鹃终于勉强笑了一下,说了声太感谢了,老张
还没转身呢,就把门关上了。老张有点不爽,心说,自己这么不受待见?弄的老张周末情绪都不太
好。

星期一,老板领着杜鹃到实验室里介绍给大家,说“This is our new colleague, Grace。”等一一
介绍了,老板又让老张带杜鹃去办手续。虽然仍然不爽,老张还是很乐意,尤其是杜鹃穿了紧身牛
仔和白色吊带衫,显得身材很好,前凸后翘,和大多数中国女生不大一样。她还化了淡妆恰到好
处,睫毛也修了下,画了眼影,掩盖了细长眼。杜鹃的打扮,让老张有些心猿意马。杜鹃的态度比
星期六的时候要好些,虽然还刻意保持着距离,但说话比较主动了。有时又刻意地冲老张笑笑,让
老张很受用。老张一路试图打探下杜鹃的婚姻状态,都被她叉过去了。直到过了好一阵,老张才辗
转听到传闻,说杜鹃在国内有男友。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