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五花八门
作者: Cannaa
域名: blog.mitbbs.com/Cannaa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20301000000 ~ 20120401000000


2012-03-18 09:11:38

主题: 华人修房被骗记(图组)
不知道为何无法在买买提贴图,有兴趣者自己google"华人修房被骗记",就可见图见真相。
--------
附近华人装修队很多,随便请了一个,本来以为八九不离十,谁知真碰上一个文明的无赖。

先说这房子旧,town里很担心装修质量,那C姓工头说没问题,他在国内搞土木工程,盖房子小意思。然后就说开工就收30%的工钱,说是他们这都这规矩。好吧,就给他30%吧,反正中国人圈子就这么大,还怕他骗吗?

然后就是换房顶。房东把材料买好后,这陈工头带来了一个帮工。倒是快,一天就把旧房毡片铲除了。然后就说这房顶木板太旧,需要在钉上一层新的,工钱加一千。这样就由原来的$2400变成$3400。改换新毡片时,这C工头说房东买的防水层不是他指定的那种牌子,房东说“你等着,我去HomeDepot给你买”。可是这工头等不及,他说你这房顶有一定斜度,不用防水层也不会漏水。他就稀里花啦直接把毡片钉上去,他争分夺秒要三天完工。房东吓一跳,前年冬天家家房顶积雪漏水的事还心有余悸呢。第二天,C工头自己没来,但是他请了另外一个帮工,老M。老M好说话,房东把买来的防水层交给老M,请他直接铺到C工头已经钉好的毡片上,再钉上毡片。第三天,房顶铺好一半了,房东的美国朋友来看房,一眼就发现问题了。这房顶有一个直角拐弯处,直角弯里是一个山谷形槽(见图一),本来槽两边的毡片应该在山谷中线交汇,这样才能保证水往低处流,房子不会漏雨。可是这帮人把毡片交汇歪了,离中线两尺远(见图一)。难看不说,一积雪就容易漏。这老美朋友当时就指出来。C工头根本不把老外放在眼里,C工头说他做的事他承担责任,坏了他来修。然后他对房东抱怨,他不喜欢老外对他说三道四。房东只好照顾他的情绪,把老美支开了。

等到做雨水槽时,C工头要求加$500工钱。房东也没数,加就加把。干起活来又说这三层楼上的那个雨水槽不能换,因为型号不同。不换就不换吧,房东好说话,也没有说降低工钱。等到收工时问题来了。一楼的雨水槽总长42英尺,是请人来按长度轧了一条42尺长的钢片。安装时,C工头发现房檐一端有一小木片支棱出来,不到半寸。只要用小刀把小木片割掉一点就行了。可是,C工头要争分夺秒,他懒得下来找刀锯,他干脆顺手把雨水槽钢片剪短两寸,削足适履,总算把雨槽装上(见图二, 三)

这样雨水槽就比房子短一截,难看之极。房东打电话问他为什么雨水槽短一截,C工头引经据典讲了一大堆房上木块 不能锯之类,房东心凉了,但是还是很克制,没有闹僵。

按原计划,C工头还把房子里装了些木支架一类活,收了$2000 ($2000 本来是包活,因为别的缘故,只干了一天,就没再来了)。加上换房顶雨水槽,总共$5900,总共干了5天。真达到了每天超过一千元了。

没几天,一场大雨,新换的房顶漏了,是烟囱附近漏,还挺严重。房东把C工头找来。C说可能是因为没有更换烟囱附近的铅片,房东问为什么当初不换,C工头说你不是说要省钱吗?房东愕然,他还替房东着想? 总算C的帮工来把铅片换了(见图四),试过后不漏雨了。但是房东注意到房顶有两飘落的毡片,可能是当初没有清理干净,也没有多想。


等到西裔人来装修时又发现问题了。房顶脊梁骨上被风吹掉了4, 5片毡片,里面的透气海绵层裸露着(见图五)。再一看,被风吹的原因是因为钉屋脊毡片的钉子太短,只有一寸半,按标准是两寸半。可是两寸半长的钉子不能用枪钉,只能用手钉。C工头争分夺秒,怎么能用手呢?其实房东在发现防水层的事就知道找错人了,无奈人家拿着%30押金呢。到了房里支持木架时,只要有一点没有按原计划或是任何有改动的小地方,这C性工头就要加钱,房东早就压着火呢。

此后,另一个华人告诉房东,他两年前曾经把朋友介绍给这个C工头换房顶,也发生大风把房顶吹飞的事。这人干一家,毁一家,从来没有回头客户。他自己当然发了,来美国几年就买了三处房产。事后房东通过熟人问那个帮工,换铅片时就应该发现毡被风吹了,为什么不告诉房东?那帮工说他告诉陈工头了,并且要C工头回来修。C当然不会“浪费”时间了。

房东不客气了,这种豆腐渣工程竟然搞到美国了。他把几张照片发给C工头,要求他退款$2500。房东的理由是:最后一天在房子里干活,两人一天收$2000,不合理,应该退回$1500。至于房顶和雨水槽的损伤,应该退$1000。合计$2500。C工头讨价还价,退了$1800,这事就了了。

事后房东把事情经过告诉美国朋友,美国朋友没好气地说“这差劲的中国人(freakingChinese)”,众人大笑。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Boston 版



2012-03-10 21:38:52

主题: 急!!!王立山寻求华语精神科医生
昨天出庭,法庭同意给我一个调查员,一个法医专家,及一个精神病科医生协助调查,准备辩护。我现在需要找以上几位专家。政府派的律师会帮着找,但精神方面,我想问一下有没有哈佛耶鲁医学院的中国人?有没有可能,或是认识什么华语精神病科医生可以推荐?请问谁知道如何联系精神科医生愈哲亚?一般最好有forensicPsychiatry方面的证书。这事比较急,若能早点找到一个合适的,请先给我的律师JefferyLapierre(235 Church street, New Haven, CT 06510, tel.:(203)5036818,fax:(203)7896863)打电话,通过他跟我联系,我们可以先同电话,看看是否合适。谢谢!

找精神科医生比较敏感。一找,你被诬有罪想用精神病借口辩护。想说老印的不是,那不是正好证明有罪,有动机。不管怎样做,别人都会从有罪角度联系。

另外,凡是与我来往信件,肯定会被狱方拆开并保留复印件。我因为没有电视,不知道但听说二月十三日,十四日两日电视不断重复提我的案子,从“认定有罪角度出发,分析动机等”。我猜猜不管如何,他们总是能看到我的东西。这也没办法。只是提醒任何与我通信的人明白。

昨天那个叫ScottJones的律师说是在中午与我谈谈。似乎他仍然能看到我寄给Lapieere的东西。他们是一个办公室的同属一部门。Jeff可能是他手下。Jones仍对到底发生了什么感兴趣。认为我一直没有抓住主要矛盾。我猜他们也是要知道我到底要怎么辩护,对他们来说,似乎除了精神因素,没什么可辩护的。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一个似乎尚年轻的女的(像在国内的景象),精神有问题,拿着两把斧子,当我领着我的一个小孩经过时,用一把斧子朝我扔过来。我接住了,但又担心另一把斧子,而那人又朝我冲来。我和孩子正要过河。我十分着急,醒了过来…

另外,每次上庭,都是大清早被叫醒(三点半左右),然后被弄到一个地方,脱衣检查后,等着吃早餐,吃过早餐后,上手脚锁镣,然后像猪一样被运到另一个监狱,在另一个监狱先在笼子里等,到了九点钟左右,再用铁链子串起来,上脚镣,再被运到法院地下室,在那等。任何时候,见了律师或上庭,都是手铐脚镣一起上。以前有律师,不用动脑子。如今自己代表自己,到了下午出庭,大脑已开始麻木,听证时,脑子并不是很好用。我要求几次让他们近中午再把我送去法庭,他们都不干这是很不公平的。总之,人为刀俎,我为鱼肉。

王立山写于狱中

公元二零一二年二月十六日

如有合适医生请帮助联系一下,请转发博文扩大寻找范围, 多谢!

请先给王立山的律师JefferyLapierre(235 Church street, New Haven, CT 06510, tel.:(203)5036818,fax:(203)7896863)打电话

最好直接给王写信,手写比较安全。他现在急需指导,不管是法律还是社会常识。
Lishan Wang #375805
50 Nunnawauk Road,
Newtown, CT 06470-2319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2012-03-04 08:48:26

主题: 吃人的美国离婚法如何摧残男人们
一篇名为“麻省的耻辱:恐惧的赡养费”的公开信,历数了麻省离婚法对男人的摧残,强制男人对前妻终身赡养把男人们永远打入地狱,不得翻身。http://www.massalimonyreform.org/PDFs/Horror_Stories_MassAlimonyReform.pdf 信中列举了41个真实案例,它催化了麻省离婚法变革,新的离婚法部分停止了终身赡养费,新法已在2011年获得通过,将在2012年三月正式实施。

下面是公开信里列出的真人真事。

1,商人进监狱90天,2008年9月8日到12月7日。男人必须支付$90万美国赡养费的欠款。入狱前,他的薪水是每年4万8千美元。由于他入监,他的公司歇业。埃塞克斯郡

一个富有的商人,由于无过失离婚,必须每年支付前妻$20万赡养费。到了2003年,他的投资业务垮了,他告知前妻他的收入下降。他不得不让为他工作的两个儿子下岗。2003年上法庭,他希望能减少给前妻的赡养费,被法官拒绝。他只好尽力所为继续支付前妻,有时一年10万美元。他前妻身体健康,离婚时47岁,从未被要求工作。自从1995年离婚以来已陆续收到总计2百20万美元的赡养费。到2007年,即使他的生意已经完全垮了,可是法官在2008年的最后判决里拒绝男方降低款项。法官不认为他的经审核的纳税申报是真的,此报单证明他现在年收入是$4万8千美国。虽然他没有被控骗税。法官不接受他儿子的证词,儿子是他的雇员,但是法官说他儿子是“不可靠”的证人。法官下令将他的护照吊销,并要他签署一项声明,要求他把每一分钱,包括退税,都必须支付给前妻,直到还完90万美元的债务。到了2008年9月8日,由于离90万美元的欠款还少$25万,他被判处入狱90天。在他进监狱之前,他一直倾其所能支付给前妻健康保险。他进监狱后,前妻就不再收到赡养费了,健康保险也停了。但是,法官仍然相信该男子每年挣50万美元,因此每年必须支付前妻20万多,即使他在监狱里没有收入。事实上,他在监狱里时间越长,他就业的机会就渺茫。他的第二个妻子,当时结婚13年了,拖着两个孩子,生活完全被打乱。他的前妻所生的三个已成年的孩子被这无休止的离婚诉讼搅在中间。他的上诉已被拒绝,其中包括州立最高司法法院的上诉也被拒绝。如果到12月份他刑满释放,他可能又会接到传票上法庭,根据现有债务他将被判2年以上。

2。一个60岁亚裔,曾经富有的妇产科医生,1978年移居美国,现在生活在福利房里,靠着他从常春藤盟校毕业的女儿支付房租。埃塞克斯郡。

一个当医生的丈夫,有着三个女儿的家庭,在1997年离婚了,是那种不可调和的离婚。虽然女方分到了超过一半的婚姻资产,高额的孩子抚养费和赡养费,虽然女方有一份房地产经纪人工作,这个极度自负的前妻已经毁了他的一切,前前后后诉讼超过10年。家庭法院总是满足她日益增长的需求,尽管男方支付她和孩子们,送她们到常春藤盟校。他现在60岁,患癌症,失业,靠每月177元的公共援助过渡期生活。他的女儿为他支付房租。他把案件总结成10页,发送到麻省赡养费改革机构。他的官司还在上诉法庭进行。他请不起律师。他写道:“我被洗劫一空,没有养老金,没有退休补贴,没有股票,没有财产”。失业却拿不到救济,因为DOR的征税务部不批准。除了一辆11年龄的旧车,我一无所有,零。无论经济上还是精神上,我都被我自学成材的‘律师前妻’整垮。她的波士顿律师曾经把一个普通离婚诉讼变成了对37名包括法官,书记员,前律师事务所,州立总检察长在内的复杂指控,已经走过了五个州立法庭。作为“pro_se”,也就是代表我自己,我是无助无望,像鸡蛋碰石头。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可以再次发生在我们的赡养费改革组的其他成员身上。这是现代奴隶制,它终身折磨勤劳的丈夫和无辜的二任妻子。丈夫越努力工作,前妻要的就越多。这鼓励前妻在家坐享其成,诉讼,提要求,拿钱。即使前妻知道我经历了严重的右肾癌症手术,而且左肾也有其他复杂的医疗问题,她还是毫无顾忌地对我发出“犯罪行为”的传票。我已经熬了25年了。我被掠夺一空。她像是一个吃肉的怪物,吸干血后,又要啃骨头。”

3, 离婚27年后,退休男人被赡养费追住了,诺佛克郡

2007,一个67岁的领取退休金的男人收到到了前妻的律师来信。27年前离婚时,两口子协议放弃赡养费,谁也不赡养谁。可是现在,这女的没钱了,离婚时留给她的房子和养老金也不知怎么都没了。这男的时下自己有3万元贷款,可是2008年五月法庭判定男的每星期付女的$312,外加律师费。现在,女的又要求享有男的一半退休金。男的上法庭已经花了上万元了。连他的第二个妻子,已经结婚15年而且有自己的退休金的人,也要跟着倒贴这男的。男的面临个人破产,如果不付赡养费就会讲监狱。男的目前服用抗忧郁药物调血糖。他以前从来不用这类药物。

 4。80岁男,患癌症,心脏病,在佛罗里达州的投资日益贬值,却被迫支付赡养费给前妻,她是一个退休的心理治疗师。

 他写道:我现在80岁,于1979年由前妻提出离婚。她在1975年就搬出去了,把孩子们也带走了。我付赡养费和子女抚养费,送我们的孩子到民办高校(包括常春藤联盟学校)读书。他们都长大了,结婚或有孩子了。离婚前,我支付前妻通过研究生院。她成了一个社工,专业从事家庭治疗。她先给别人工作,然后自己开业,保持了约25年的私人执业。孩子们长大后,我继续支付每年10万400美元的赡养费......如果那个月支票稍微晚寄了,她立即打电话过来。虽然我有一个曾经40年蓬勃发展的皮革鞣制企业, 在过去十年中走下坡路,由于制鞋生产移往海外,到亚洲国家。我甚至无法出售我的生意。此外,我的健康状况有所下降。我有一个三重搭桥,经历了两次手术,突出磁盘和脊髓stinosis的,有失控的糖尿病,有过心脏起搏器安装。

我结婚23年的第二任妻子已经去世,她在过去15年遭受狼疮生活。我四年前再婚。我现在的妻子做了癌症手术。不用说,我现在的投资,也就是我生存的依靠,正在快速减弱。我认为这是不合情理的,我继续在我生命中的这个阶段支付赡养费,直到老死。

   _____总共有41人控诉,太长,没时间翻译。有兴趣者请看

http://www.massalimonyreform.org/PDFs/Horror_Stories_MassAlimonyReform.pdf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WaterWorld 版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