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信息::
名称: 五花八门
作者: Cannaa
域名: blog.mitbbs.com/Cannaa
站点: BBS 未名空间站

档案日期:20100501000000 ~ 20100601000000


2010-05-25 14:50:42

主题: 牛津博士精彩作证过程--C语言测试问答
在岳东晓博士的知识产权诉讼中,侵权的被告雇佣了一名牛津博士,
简历相当唬人。从小就编程,替美军的干活,FULBRIGHT学者,英特尔、
升阳公司的顾问,软件、硬件通吃...你读到简历第25页时,会不相信
天下竟有这等神人,要五体投地、甘拜下风了。

然后此人抨击岳博士的软件,用词是TRIVIAL, SO TRIVIAL, FUNGIBLE,
LITTLE VALUE等等极为不尊重的语言充斥其专家报告。
岳老都花了2年时间开发的技术,此人称
只要两个星期,花3万2美金搞定。总之,美国是个金钱社会,5美金
可以让人把衣服脱光,70万美金,你可以找博士证明太阳西边出来、
地球明天会变火球。OJ不就是吗?
找了博士专家证明存在试管里的血液会散发在空气里,污染证物。

但你不揭穿他,法官、陪审团就会完全相信他。你就输了。OJ不就无罪吗?

另外,C语言是几乎所有现代计算机语言(如JAVA)的基础,几乎所有
流行操作系统的语言(UNIX,WIINDOWS,ETC)。发明C语言的人
都是美国科学院的高人。获得计算机科学的图林奖(TURING AWARD)。
C语言是计算机本科的必修课程,甚至是中学课程。不懂C,就相当于
数学家不懂1元一次方程。

以下是基本作证过程。

先是该牛津博士的吹牛,总之牛的不行了。
轮到我方了。如果我方信了这个邪,就根本不会去问C这么基本的问题。
但咱中国农民就是不信这个邪,就像三元里的农民不信锄头砍不死英夷一样。
这是一个精神问题。张学良当年怕倭寇,还没打、精神上屈服了,
结果30万东北军不敢对1万日军放一枪,日寇把东北人蹂躏了14年,
晚上家家不准关门,任凭倭寇进入。
老毛不怕美帝,国军投诚士兵在朝鲜打得美国鬼子满山跑。就是这个道理。

言归正传。
//////////////询问过程

问:知道C语言吗?(岳博士的技术部分是用C开发)。

答:当然知道,我还拿了本书来了,\"The C Programming Language\",这两人写的,C的经典著作。每个学计算机的都看过。

问:写过C语言程序吗?

答:当然了。我从几岁就开始编程,高中就给美军的干活,解决多少高难问题。后来我给INTEL、SUN都写过很多。

问:你写的最大的C程序多少行代码?

答:少于10万行吧。

(以下一些更多的确认其高手地位的问题忽略)

问:好的,在这个诉讼中的程序中有一段代码如下,它是干什么的?
(递给他一页打印的代码。指到这一行:
local = (char *(*)()) inc_1;
)

答:(长考10分钟)我可能需要查C参考手册才能DECIPHER这个。

问:(提示一下)那个算符(OPERATOR)是干什么的?

答:(斩钉截铁、很权威地)这里根本没有任何算符。

//////////////

看官可能不是计算机专业,不知是何名堂:
local = (char *(*)()) inc_1;

其实只是一句赋值语句,把inc_1赋值给local。问题在于,前面
这星星、月亮是干什么的。

很显然的,这是一个类型转换(type cast)。如果知道中间那个()是一个调用算符
(call operator),一切就很明显了。

诉讼接下来,我们还问了该牛津博士一些更深一点的技术问题,他
基本完全缴枪投降,承认在相关技术和很多其他方面不是专家。老岳才是
专家。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跟美国人打官司也不是。



2010-05-23 08:49:29

主题: 全胜为上--岳东晓维权案庭审攻防
全胜为上--岳东晓维权案庭审攻防
此次岳东晓博士在美国硅谷联邦法 院的知识产权案,被告雇佣了FENWICK & WEST LLP律师事务所,有300多名律师,据称平均每名合伙人年收入100万美元。参与主审的两名合伙人LAURENCE PULGRAM和JEDEDIAH WAKEFIELD据称是知识产权领域的一流高手,曾经让IBM在一个案子里赔偿了4亿美元,硅谷无出其右者。另有LIWEN MAH等若干ASSOCIATE。此MAH先生亦号称某大学博士,原从事电子工程之类工作,后改行法律。法庭里,ASSOCIATE主要负责资料整理等次 要事宜,听两大高手发号司令。被告雇佣了两名专家,一曰PHILIP FAILLCE,号称为牛津大学博士,任教于斯坦福大学,曾参与英特尔奔腾芯片设计,升阳公司操作系统开发等,自称计算机科学家,计算机行业专家;另一人 名曰LYNDE博士,为加州伯克莱大学经济博士,某研究机构CORNERSTONE RESEARCH的经济学家。此二专家的报酬为70万美金,各写了一份几十页的报告,内容可想而知,无非是被告侵权范围很小,原告软件简单、贡献很少,被 告赔偿应该很小之类。

原告岳东晓方原来也请了一名专家,主要是用于分析对方的源代码(因对方不允许岳博士查阅其源代码)。但被告拖到最后才交出源代码,原告专家没有时间完成分 析,没有及时递交报告而被被告要求排除。结果是原告只有一名专家,就是岳博士自己,而他没有查看对方软件的源代码。

庭审开始,先是双方事实证人作证。这些证人主要是确立事实真相。原告方的证人主要是岳博士(除岳博士之外,还找了一名被告的旧员工,但后者的关键作证被对 方动议排除,最后在陪审团面前,该证人只说了几分钟,并未提供太多的信息)。岳博士的作证跨越5天时间,可谓关键证人。网上有华人说岳博士的软件是老掉牙 的WINDOWS NT/95。这个问题,庭审时也提出来了。岳博士指出这是一种混淆功能与许可权的无知。WINDOWS NT/95的限制是一种对软件使用权限的限制,不是软件功能的限制,其软件一直在更新,支持各种UNIX和WINDOWS平台,包括64位平台和手机平 台。被告方对岳博士进行交叉质询时,把岳博士过去十年中与客户通讯的电子邮件等蛛丝马迹都找出来,加上过去三年取证的录像片段,可谓使出了吃奶的力气,全 力围攻。

被告提供了众多证人。被告的CEO在证人席上说他对岳博士早有耳闻,因此在岳博士向他提出质询后,立刻下令全部替换相关技术;被告的项目管理们则称岳博士 的软件许可条款模糊,他们以为可以免费使用;被告的销售人员说他们的客户根本不知道使用了岳博士的技术,也就是说客户们选择他们的软件产品时岳博士的技术 不是考虑因素,而是他们软件的美妙;被告还找了一个客户作证,说他们整个公司3万8千人,就只有三个人拷贝了岳博士的软件。如此等等。岳博士维权案公开 后,网上二狗子们给被告出了不少招,被告在庭审中使出的招数当然远远超过了这些建议。要知道,他们的律师团人数众多,不是吃干饭的。被告证人作证都有极为 漂亮专业的幻灯秀,一路图文并茂,显得很是权威。

事实证人作证完后。轮到被告的专家了。70万美金的专家不是吃素的。估计不比辛普森请的专家便宜。其技术专家作证说岳博士的软件源代码行数与被告软件行数 相比顶多只有2%。但该专家在庭审前证词录取中,长考10分钟也无法理解RPC软件中一行C源代码(涉及一些类型CAST之类的基本代码),而且被告工程 技术人员曾经向岳博士就TCP/IP技术问题提出咨询,岳博士迅速给出了解决方案,把同样问题给这名所谓专家,他长考之后只得承认他也得去问专家。所以到 底谁是专家似乎有了定论。在法庭上他略微收敛,承认自己在相关技术方面并非深层次内行,只是用过类似技术,而没有开发过这种技术。就源代码行数百分比,他 也承认行数并不一定代表软件价值,把皮球抛给了被告的经济学家。虽然他没有开发过这种技术的经验,但他断言被告只要四个程序员干两个星期、320小时就能 开发出替代产品,总费用仅为3万2千美金。之后,被告的经济学家一口咬定代码行数就是软件价值的标志。而且根据被告技术专家只要3万2就能开发出替代产品 的证词,而被告软件产品开发耗费数千万,因此岳博士软件的贡献只有千分之一。不但如此,被告经济学家还证明被告软件没有产生利润,相反,根据他的分析,该 产品不幸损失了一千八百万美元。

岳博士是最后作证的证人,反驳了对方的事实和专家作证。首先,他证明被告在被指控侵权后,耗费几个月时间才开发出一个方案,用一款BUG成堆的免费软件取 代他的技术,那些免费软件的开发耗费了其作者数年时间,而且有严重的BUG,会导致死机;被告所谓两个星期能开发出替代品的说法很值得怀疑。另外,岳博士 展示了5行代码,用他的JRPC技术,这5行代码就完成了传输任意个计算机文档的服务器功能。可见,代码多少并不代表价值多少。岳博士并且指出了其他证人 的一系列错误。

陪审团中有一人是程序员,另有一人系卫星发射公司职员,显然懂技术。陪审团最后的裁决结果,判定被告没有软件许可,构成侵权,并判处被告赔偿原告的损失和 被告非法所得的利润。显然,陪审团完全没有采信被告的事实和专家证词。



BBS 未名空间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