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188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张小斐:没红之前,我好像也挺快乐的
2021年05月16日22:14:49 [娱乐新闻]


大年初三,张小斐第一次在机场遇到“站姐”,她甚至没意识到对方是在拍自己,“可能就是顺便拍一拍吧”。网上冲浪的时候,她也只会搜关键词“你好李焕英”,直到经纪人跟她说,“别光搜电影了,搜搜你自己吧,好多人在说你好。” 她搜了一下自己,这才开始意识到,“好像真的有很多人开始关注我了”。Mitbbs.com


这种“无意识”贯穿了张小斐考入北影后的整个演艺生涯:以第一名的成绩毕业却无戏可拍,“这很正常,我不是特殊的”;参加《我就是演员》被淘汰,“这很正常,评委对我的评价也挺正面的”;《你好,李焕英》迟迟未定主演,“这很正常,我不想打扰玲姐,我尽力试就可以了”。对于成名、拿奖,那些“必须争取”的野心,她从来“无意识”。Mitbbs.com


爆红之后,观众为她冠以“国民母亲”的称号,粉丝开始在超话记录“今日斐妈又涨粉多少”,人们不断用“大女主逆袭翻盘”的剧本想象她的故事。在那些叙述里,她的发展路径就如同在电影路演现场,从平价品牌逐渐穿上高定一样清晰可见、稳扎稳打。她也频繁上热搜,无论是“微博之夜”的座次,与贾玲的友谊,获得的奢侈品品牌赞助,甚至一张早年穿反牛仔裤的照片......她的一言一行被极力放大、解读,附着上种种社会情绪。Mitbbs.com


当“无意识”必须面对公众的“有意识”时,张小斐开始怀疑,踌躇,“我很害怕这样会伤害别人”,也担心引起大家的反感,但她惯性思维下的“无意识”又让她有着最简单的处理方式:“我有什么办法呢,可能电影下映就会好一些吧,我能想的就是演好下一个角色”。Mitbbs.com


在电影下映之后,我们来听听张小斐自己的讲述。Mitbbs.com


我与“李焕英”Mitbbs.com


五年前,在小品《你好,李焕英》公演后,贾玲有了把它拍成电影的想法。我记得玲姐一开始写电影剧本的时候,整个人都深沉了很多,一直沉浸在那个故事和情绪里。在公司见到她的时候,我也不好打扰她,跟她提“会不会找我演”,我问不出口,并不是说小品主角是你,电影也会找你,选一些有流量有票房号召力的演员来演,对于投资方、电影宣发来说会不会更好?我不知道。我能做的,就是每当剧本出来一个小片段,玲姐让大家演一演时,我就跟着去演,慢慢贴近这个角色。Mitbbs.com


筹备的时候,玲姐会和我聊很多关于李焕英阿姨的事儿,她的性格、生活......我们还一起回过玲姐老家,当时整个“贾氏家族”见到我,就说,“诶?这个女孩儿来演李焕英吗?” 因为他们不是行业里的人,首先会考虑的是你和李焕英阿姨像不像。阿姨是一个有点微胖,爱笑,很爽朗的人,而我可能在陌生环境就会不说话,看上去瘦瘦的,又有点柔弱,所以大家一开始就很怀疑。幸好电影出来后,观众的反馈都还不错,我也松了一口气。Mitbbs.com


拍摄的时候,演绎“李焕英”最难的一点是,演出“一个妈妈的灵魂在年轻李焕英的身体里”。很多观众二刷的时候就会说,“原来小斐在这个地方的眼神就已经是在用妈妈的状态去演了。” 在整部电影里我们埋了很多这样的感觉,但你不能让大家在看第一遍的时候就察觉到。所以我会想着,怎么表现妈妈状态的同时又不让观众发现。Mitbbs.com


电影里有场戏,玲姐和腾哥在舞台上跳二人转,那其实是弥补玲姐的人生遗憾。当年她刚考进中戏没多久,阿姨就因意外去世了,妈妈一次也没看到过她站在舞台上的样子,成为了玲姐心里永远的遗憾,所以她希望能借电影的机会,让妈妈看一眼。拍这场戏的时候,我坐在台下,只要想到这个事,眼泪不自觉地就出来了,可能“哭”这个字都太简单了,当时的情绪是非常复杂的。Mitbbs.com


我和玲姐在小酒馆喝酒的那场戏,是我们整部电影的杀青戏,一共拍了两场。演完第一场,玲姐看了素材,觉得还能更好。她有时候就是不甘心,想着能不能演出更多不一样的东西,所以在最后又坚持加演了一场,再“保”一下。玲姐为了能更好地进入角色的情绪里,就提出说,“我们要不要喝一点真酒感受一下?”结果拍到最后,天都快亮了,人都喝晕了(笑)。Mitbbs.com


我妈妈也看了《你好,李焕英》,她这么不善于表达的人,那天给我打了个电话,“我没什么事,就是想打电话夸一夸我女儿。” 我妈其实和李焕英阿姨性格非常不一样,她总怕我骄傲,所以在我成长过程中很少鼓励我,但那天可能真的是受了李焕英阿姨的影响,这也说明这个角色多么有魅力,她那么乐观,在那个年代就能用爱和鼓励去教育孩子。Mitbbs.com


我觉得最神奇的是,通过《你好,李焕英》这么一部喜剧电影,我弱化了身上“喜剧”的属性。以前大家可能只觉得我是个“喜剧演员”,但现在大家更多地把你当做演员,“喜剧让我摘掉了喜剧的标签”。在这部电影之后,大家才会叫我,“演员张小斐”。Mitbbs.com


人生第一次做决定Mitbbs.com


小时候,每次老师问长大后想做什么,我都很害怕,因为我真的不知道想干嘛,只能跟着同学一起说,“我想当科学家。”那时候我在学舞蹈,但那是我妈妈的选择,她告诉我,如果你现在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你就先做这个。Mitbbs.com


当时可苦了,我每天放学后第一件事不是吃饭,而是赶紧收拾书包,走很远的路,再坐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到市里,学完舞蹈都晚上八点多了,再赶最后一班公交车回来。那时候东北特别冷,总感觉比现在还要冷。Mitbbs.com


我妈妈其实不是很强势,如果我跟她撒娇说,“我不去了。”可能她也会妥协。但我当时就觉得,妈妈比我更辛苦,那我也得坚持。那时候爸爸很少在身边,我后来才意识到,他是在外地赚钱养家。前两天我姑姑给我发了一个柜子的照片,是很久以前老家的人自己手打的柜子,柜子的玻璃上有些山水画,主人告诉我姑姑说,“这还是你哥哥画的。”我看着我爸爸的画,突然看到了,父母这些年为你所做出的牺牲,因为我出生以后从未见过我爸爸画画。Mitbbs.com


97年,我开始在中央民族大学学习舞蹈,民大和北影在一个区,不是很远,路过的时候我就会回头看,心里想着:我是不是有一天也能进到北影学习?毕业的时候我和朋友在民大的操场上一圈一圈地散步,畅想着未来,但其实当时我已经定了去文工团,稳定,还是个干部嘛,就压抑了这个想法。Mitbbs.com


后来的四年间,我实在是想考电影学院,就跟我妈说:“妈,如果我这辈子没去选择一个自己想干的事情,我觉得我会后悔。”她只劝了我两句,然后就说,“好,你去吧,妈妈支持你,只是妈妈帮不上你了。”后来才知道,她挂了电话后,跟家里有一些争执,替我承担了很大的压力。Mitbbs.com


成为演员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自己做决定。2005年考进北影后,我一直有压力,要自己走出来,不要让家里有负担,还好每年都有奖学金拿。Mitbbs.com


2009年虽然是以第一名的成绩从北影毕业,但这个行业从来不是“你成绩很好,你就会有很好的机会”,所以和大部分表演系毕业生一样,我感觉自己就像一屉热气腾腾的包子,打开,接着马上就凉了,下一波的新面孔紧接着就出现了。Mitbbs.com


但其实这是特正常的事,老师当时跟我们说,你要知道自己就是一个敲门的人,递资料,主动寻找机会。当时我也没有经纪公司,也没人带我去跑(剧组),只是偶尔有些消息的时候自己跑,去敲剧组的门,“你好,我来送一下资料。”人家也会很有礼貌地说:“好好,谢谢,放在这里就可以了。”然后就没有声音了,石沉大海。Mitbbs.com


那段时间,媒体总报道演艺圈得抑郁症的人很多,我妈有一天就突然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干嘛。我说,“我也没戏拍,每天闲着。”我妈就回,“没事啊,如果实在有压力,你就回来(鞍山)。”她最后一句话把我逗笑了,“你可千万别得抑郁症啊!”Mitbbs.com


我妈跟我说过很多次,“如果不行就回鞍山。”但我记忆里最深的两次,一次是我决定辞职考北影的时候,另一次就是刚毕业很迷茫的时候。如果要我现在跟那会儿的自己说一句话,可能就是,别太焦虑了,你2021年会主演一部很棒的电影。Mitbbs.com


生命里的贵人Mitbbs.com


迷茫了一段时间,表演系的老师觉得我“需要个地方”,就把我推荐到中国广播艺术团当主持人。那是我第一次接触到“喜剧演员”这个团体,每次在侧幕看着他们在台上演小品,心里挺羡慕的,因为底下观众的掌声大多是给他们的。那也是我第一次知道贾玲,她当时几乎是整个舞台上唯一的女演员,又上过春晚,节目的反响也非常好,我心里就觉得她太厉害了。Mitbbs.com


2012年,小品《女人N次方》缺一个女演员,团里推荐了我。四个女人的戏,艾莉、赵红霞(小品另外两位主演)和贾玲已经非常熟了,她们仨就一起看我演,指导我,我当时可紧张了。因为喜剧的表演方式和节奏是很难拿捏的,讲究“寸劲”,可能少了零点一秒那个包袱就抖不响。幸好最后在台上没有出错,玲姐也觉得我演得不错,就这么机缘巧合,我开始成为一名喜剧演员。Mitbbs.com


后来,我和玲姐经常一起给冯巩老师演小品的B角儿,全国各地跑,四处压场,排练过很多很多次,也是在这个时候,我们逐渐成为好朋友。我会有一些焦虑的时候,都是玲姐鼓励我,她一直觉得我的表演非常好。可能在学校我是靠老师的鼓励,工作后就变成玲姐的鼓励了(笑),所以才一直坚持下来。在我心里,玲姐是我生命里的贵人,是我的朋友、闺蜜,也是我的导演。Mitbbs.com


实话说,从电影学院毕业,你当然希望自己能多拍点影视作品,但对当时的我来说,一个没有机会的人,只要能表演,就非常开心了,是老天给我打开了(小品)这么一扇窗。Mitbbs.com


2015年的《小棉袄》,是我第一次登上春晚,和冯巩老师合作。其实在上台之前,我们已经排练过无数遍了,冯巩老师的“压场”应该是整个喜剧行业里最多的——所谓“压场”,就是一个节目排出来后无数次的演出、调整,比如今晚北京哪个小剧场有空闲能加一个节目,那我们就会去演,看观众的反应,然后再调细节。冯巩老师会具体到每一个节奏,每一个词,反复修改,你在他身上能看到老艺术家对待作品的严谨程度。我跟着他压力非常大,但从冯巩老师那儿演出来后,我就会觉得没什么好怕的了。Mitbbs.com


没正式登上春晚舞台之前,你永远可能被换下来,尤其我还是一个新人,所以从来没敢相信自己真的能上,直到春晚节目单出来了,我才跟我妈说,“妈,今天我会上春晚。”她和我爸就一直守在电视前,但实际上他们看错台了,看的是一个类似《春晚进行时》的后台直播节目。当时我演完还很奇怪他们怎么不给我打电话,我自己拨回去才知道这事,就非常乌龙。Mitbbs.com


很多喜剧演员都会把“上春晚”当作一个标杆,演完《小棉袄》,相当于我整个喜剧事业都往前迈了一大步,也开始有观众认识我了。我现在看评论,都有好多人说,小斐演《小棉袄》的时候我就对她有印象了。也是在春晚之后,北影系主任跟我说,小斐,我想过你能演所有的戏,唯一没想过的是你能演喜剧。Mitbbs.com


喜剧十年Mitbbs.com


大年初一电影上映的时候,我特地去了趟电影院,混在人群里一起看《你好,李焕英》,观察观众的每一个反应。电影里每个包袱我都很熟悉,但看着观众在笑,在哭,这种感觉太好了。那一刻,我真的有种当妈妈的感觉,就像自己的孩子被别人认可了,特别骄傲。Mitbbs.com


我还发现微博评论里多了很多“小蝌蚪”,都在叫我妈妈。我当时就有点楞,“诶,这是什么情况?”路演的时候,还第一次被当面叫“妈”了,我到现在都觉得挺害羞的,不知作何反应,现在的孩子们都太爱表达了!Mitbbs.com


后来热搜上得多了,我心里很害怕。作为一个喜剧演员,我真的很在意观众的感受,我会顾虑这会不会让大家有一些逆反心理?每个演员都想‘被看见’,只有被看到了,才能有更多的机会,才会有好的角色和剧本找你。但后来整个(舆论)已经不在我控制范围之内了。Mitbbs.com


我经纪人说我是个挺大条的人,“上个卫生间都能把手机落里边。”这么多年有过难的时候吗?有,但没有大家想象得那样敏感,只要角色好,我有戏可演就行。2018年,我参加《我就是演员》,即使被淘汰的时候,我也没觉得自己演技不行,导师们都挺认可我的。Mitbbs.com


我觉得现在大家对喜剧的接受度越来越高了,以前会觉得女孩不适合搞喜剧,现在男生女生都可以。以前对喜剧演员的印象可能就是一见到他就想笑,个人风格非常强烈,但现在也不一定了。Mitbbs.com


比如,有些人会说,你好像不像贾玲、沈腾那样,有一下子让人记住的喜剧形象。但像我这样,九年里通过各种不同的喜剧形象,把喜剧人的身份沉淀在大家心里,观众也是能接受的。Mitbbs.com


我演过的喜剧角色好像都没有重复过,但我自己最喜欢的一个喜剧角色大家还没看到过,那是话剧版的《你好,李焕英》。当时我们担心小品直接拓展成一部电影的体量会有难度,就做了一个话剧版,排了一个多月。在电影里我不能有太过于外漏的表演,要藏,要表现出一个人穿越过来的状态,但在话剧里我是绝对的喜剧角色,一个多小时的长度,当时演完就觉得太过瘾了。话剧版未来也许会公演,先给大家留一个悬念吧。Mitbbs.com


我做喜剧演员要进入第十年了,慢慢我会有种感觉,喜剧不是我的标签,而是我的徽章。大家总会把喜剧演员跟电影演员分开,这多多少少是一种偏见。赵薇导演在《我就是演员》里说过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很多人正剧悲剧都演得很好,但你一让他演喜剧,别人觉得一点都不好笑。但是一个喜剧演员,他演悲剧往往难度不大。”所以当我能演好喜剧的时候,我还有什么不能演的?我已经完全打开了,什么角色我都有自信去尝试。Mitbbs.com


还有很多人会说,斐姐,你35岁了,会不会有女演员的“中年危机”?我觉得不会,20岁有很好的一面,35岁也有很好的一面,我在正正好的时候遇到了“李焕英”,现在既能往下够一够,也能往上够一够,全能啊,还挺美的。“迷雾剧场”,大的年代戏,波澜壮阔时代背景下的大女主,甚至谈恋爱的青春戏.......好多我都想试试。Mitbbs.com


以前大家可能会问,担不担心“喜剧”出身限制你的戏路,今天大家又要问,担不担心“妈妈”的光环限制你能演的角色?我觉得都不会,大家就期待我下一部戏吧。 Mitbbs.com

 
0


 【同类热门新闻】   【今天热门新闻】
此篇文章共有 0 条评论:
[ 首页 ] [ 上页 ][ 下页 ] [ 末页 ][ 分页:]
【发表评论】
内容:

注意:内容不能少于10个字符

赞助链接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 - 未名空间 (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