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074
我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记 -- by fool - 未名空间精华区
首页 - 版面精华区 - 情感杂想精华区 - 中学时代版精华区 - 精华区文章阅读 首页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我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记 -- by fool


发信人: fool (大傻---沉思中), 信区: MiddleSchool
标  题: 我的资产阶级自由化记(上)
发信站: The unknown SPACE (Fri Apr  9 20:52:56 1999), 转信

八六年, 那时偶在宜昌夷陵中学读书, 官居大班长. 一年级末, 学校就开大会,
大家搬乐凳子坐好, 领导发言, 开始批方励之, 刘宾雁, 王若望, 这三个就刘
我看过他的小说, 其他人听都没听说过, 无从批起, 于是在会场后和几个朋友
开小会.

我们冬天是戴帽子的, 说到开心的地方, 我就把手中的帽子一下一下往天上抛,
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 突然只见一个老师阴沉沉站我面前, 全场肃然, 气氛宁重,
原来, 讲话的教导主任只见下面一顶帽子上下翻飞, 就停住说话, 没想到大傻压根
没注意, 混不领情, 帽子继续飞, 小会继续开, 不给面子, 于是被擒.

主任把我请到前面站着, 很严肃地宣布, " 这就是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典型! " 于是
话题开始转化为现场批判, 最后通知, 全校每个班回去继续领会中央精神, 同时
讨论关于大傻的处分决定, 以达到提醒大家, 教育本人的效果, " 这样的人, 我们
是一定要处分的! " 主任以一句有力的话结束乐演讲...

于是我就成乐资产阶级自由化的活典型, 和方励之, 刘宾雁, 王若望一起被拿来分析
和批判, 由于大家都不知道那三个是谁, 普遍觉得还是批大傻比较有的放矢. 我们班
更好玩, 我一个人很郁闷地待着, 大家小心翼翼地讨论, 既然一定要处分, 我们班
每个小组都给出乐警告处分的意见, 交给班长----大傻...

大傻自然要把对自己的处理意见上交, 可这个很是没心情, 于是就写乐个检讨,
再加个辞职的东东, 连着大家的讨论一起送到班主任家,

班主任是我知道的最好的中学班主任, 他只静静地听我说, 我去时很是伤感,
班主任一直对我特别好. 本来是说些客气话就完乐, 我还想正好有机会把全部
精力放学习上, 结果班主任跟我聊上乐, 讲乐讲挫折这样深奥的论题, 然后劝
我不着急辞职, 可以戴罪立功嘛! 我那天聊到后来就哭乐. (丢脸啊)

马上放假, 我就去乐外婆那儿, 待乐两天, 再回家, 家里很奇怪, 原来我的自由
化批判已经被家里知道乐, 妈特着急, 就去学校, 她不知道我去乐外婆那里, 以
为我被扣下乐, 专门坐车去抢救我, 第二天她回来乐, 告诉我说, 班主任告诉她,
我没事, 我们班主任会保护我的, 只是让我妈不要太早告诉我, 以给我一个深刻
的教训. (我后来才知道, 如果班主任不同意, 学校很难处分人的. 反正在我们中
学是这样. )  老妈的确没有太早告诉我, 她下车后回到家才讲的, 没见我之前她
的确没对我说, hehe, 她怕我郁闷...

过乐假期去上学, 一切照旧, 跟什么也没发生似的, 只是好多高班的从此认得我
乐, " 这不是那个资产阶级自由化的大傻吗? " 他们有时会说...

[返回]
赞助链接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