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770
小羊,我交作业,见笑了 - 未名空间精华区
首页 - 版面精华区 - 情感杂想精华区 - 中学时代版精华区 - 精华区文章阅读 首页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小羊,我交作业,见笑了

发信人: Snape (黑桃Q), 信区: MiddleSchool
标  题: 小羊,我交作业,见笑了
发信站: 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Fri Sep 19 18:37:43 2003) WWW-POST

高中琐忆

  我高中的母校是实验中学。但老实说,对实验我一直缺少一种归属感和认同感。这有
很多原因。
  原因之一,我初中并不是在实验上的,初中三年也从没想过去考实验或者任何其它高
中。至于最后上了实验,完全是阴错阳差,全在证明不管一个人自己打算得多么好,命运
却总能跟你开个小玩笑。另一个原因就是我高中所在的班比较特殊,是所谓的“全国理科
试验班”。当时只是第二届,全国一共有四个,另外三个分别在北大附、清华附和上海华
师大二附。四个班统一在全国范围内招生,行政上似乎也相当独立。甚至我们的教室也不
与同年级其它几个班并列在二楼,而是和上届理科班一起独门独院地坐落在三楼。这就让
我们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多少有点飘飘然凌驾于别人之上的感觉,仿佛实验这个小庙
容不下我们这么二十八尊大佛。
  不管哪里的理科班,总会有一个共同的特点:男女比例失调。拿我们班来说,二十八
个人里只有四个女生。不过比起我们上一届,也算是质的飞跃,因为他们班二十个人居然
是清一水儿的男生。想起来也挺同情他们的,据说他们知道我们班有四个女生的时候,着
实轰动了一阵子。
  实验的校服很有特点,也很难看。裤子是什么样儿的我已经记不得了,反正跟上衣一
点儿不配,几乎没人穿。但上衣是规定要穿的。一般学校的校服都是运动服式的,可是实
验的校服式样就象工人穿的工作服,领子和胸口的兜儿还是人造革的,硬硬的领子磨着脖
子,挺难受的。至于颜色嘛,男生是乌黑,女生是鲜红。所以我们上届理科班就成了“天
下乌鸦一般黑”,而我们呢,是“万黑丛中四点红”。
  如果一个班只有四个女生,而四个人中跑得最快的还是我的话,在校运会上参加女子
四乘一百接力就变得颇为尴尬了。记得初中时我也参加四乘一百,不过跑的是四个人中最
慢的第三棒。虽然从没体会过率先冲过终点的激动,可作为接力队的一员,我也颇自豪于
为班里拿到这个集体项目重要的十四分。但高中时的接力赛简直是恶梦。我成了跑得最快
的最后一棒,这可没什么值得高兴的。因为当我起跑的时候,其它班的最后一棒们已经几
乎跑到终点了。我只好硬着头皮跑完这一个人的比赛,同时庆幸没人用鸡蛋砸我。
  在我的印象中,我们班在类似于校运会这样的课外活动上从没有什么建树。在我们不
把其它班放在眼里的同时,人家也从没把我们当棵葱或是当头蒜。这就是我们在实验有点
不伦不类的定位。
  试验班最重要的一个“试验项目”就是不参加会考和高考,这是促使包括我在内的很
多人上了这个试验班的最大原因。于是我们在仅上了一个星期历史课后,堂而皇之地抛弃
了它。这既是对我们,也是对那位无辜的历史老师的一种解脱。至于政治课,由于政治老
师有作为年级组长的强硬,而不得不持续了一年。这一年学的是马克思主义哲学。政治老
师带着他的高傲和对我们这个所谓的“理科试验班”的蔑视,试图告诉我们哲学的精深和
我们的浅薄。而我也以我浅薄的认识力断定政治老师的假模假式、哲学的不知所云、以及
我们班同学的“牛”。
  比如有这么一个来自重庆的牛人,每周末骑着自行车在北京的大街小巷转悠。不到半
年,就把北京城区地面儿烂熟于胸,随便问个政府机关、科研单位什么的,他立马知道在
哪儿。把我这个北京人镇的一愣一愣的,景仰之情立刻如滔滔江水。
  我那时候颇好胜,置身于这么一个牛人堆儿里,就记着勤能补拙,所以玩儿命地学,
恐落人后。高一高二两年,可能是我学东西最多的两年。也不是因为我好学,纯粹是被牛
人逼的。
  到了高三,可能是因为没有高考的缘故,连老师带学生,大家不约而同地处于一种不
甘于平庸的状态,想干点儿新鲜事。就在那时,学校拨款给我们班里配备了七台电脑,一
溜儿放在教室的最后面。于是每到课间和晚自习,教室里就充斥着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
。和所有正常的高中生一样,我们用电脑干得最多的事是打游戏。那时候特流行“仙剑”
,我们那位重庆大牛又展现了他在地图上的天赋。他自己从来不玩儿,只在一边看别人玩
儿,玩儿到类似于迷宫的地方,听他的指挥准没错。
  但是这些电脑原则上来说不是用来玩儿游戏的,所以大家都不免有点儿做贼心虚。于
是每当有老师出现在教室门口时,准确的第六感总能给人及时的提醒。结果老师们经常看
到的就是七台电脑同时启动的情形。这样的情形出现的多了,精明的老师当然知道个中原
因。在忍无可忍的时候,这原因自然被道破了。于是大家开始想办法弄个正儿八经的临时
界面,可以在玩游戏的时候单键激活,以避老师的耳目。不知老师们是真被糊弄过去了,
还是感动于我们的锲而不舍,反正我们一直把游戏打到毕业,也没再被说过。
  说起来学校给我们配备电脑的主要原因是一位老师突发奇想地想让我们制做教学软件
。不管再怎么疯狂地打游戏,这教学软件还是要做的。当时很多人觉得这事儿浪费时间,
得不偿失,我却觉得很有意思,做得也颇为认真。我做的题目是“细胞的减数分裂”,这
是高中生物课里挺重要的一部分内容。开始我觉得自己把这部分学得很清楚,可动手做起
来才发现好多细节以前从没想过。于是查了无数资料,希望精益求精。若干年后的今天,
我可能已经记不清那时都做了些什么,只记得那种认真的态度,以至于现在,我颇不能容
忍投机取巧的创作和粗制滥造的作品。
  那位经常突发奇想的老师给我们找的另一件事是加入一个叫作GLOBE的全球环保计划
。其实这在我看来是个小朋友参加的活动,因为这个计划的目的无非是让人认识环境,培
养环保意识,而做的事情也无非就是每天测测气温、风力、风向,观察观察云型,定期测
测土壤湿度、水质等等。但既然我们的老师喜欢突发奇想,我们也只好陪着他疯了。可就
是这么件无聊事,最后却使得当时的美国副总统戈尔在97年访华时竟然访问了实验中学,
访问了我们班。原因其实很简单,原来最早提出GLOBE计划的正是这位副总统先生。所以
我们爱突发奇想的老师一定不会以为自己的脑袋少根筋儿,反而会觉得自己颇有远见卓识
。有时候我还会翻出当时的照片欣赏一番,通常我只有两个感觉:1.戈尔还是挺帅的;2.
实验的校服太丑了。
  高三这一年就在这么有点荒唐似的不务正业中过去了。似乎直到临近毕业的时候,发
现自己居然就要离开实验了,才感到实验会作为母校留在我的记忆中。不管我们班是什么
样的“试验班”,不管我们多么自以为了不起,我们还是和实验里所有的人一起听着铃声
起床,晨练,上课,做课间操,上晚自习和熄灯睡觉,在同一个操场上打球,在同一个食
堂里抢饭。虽然在我回忆高中生活的时候,想到最多的是我们那个班,可如果别人问起我
的高中,最简单而响亮地回答还是——实验。

--
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知止而后又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物有本末,事有终始,知所先后,则近道矣。

※ 来源:.Unknown Space - 未名空间 mitbbs.com.[FROM: 131.215.]

[返回]
赞助链接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