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425
- 未名空间精华区
首页 - 版面精华区 - 情感杂想精华区 - 中学时代版精华区 - 精华区文章阅读 首页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发信人: MissZiSu (思念紫苏), 信区: MiddleSchool
标  题: 有一种爱叫放手 (更新到5, 大结局)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Feb 19 11:51:04 2009)

1. 月圆之夜

这是一个月圆的夜晚, 天空中没有星星,一轮圆月就那样无聊的挂在天上, 面无表情的注视着下面,心想,每30天,我全裸的一夜,似乎总会有些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那是一个老式的教学楼,殷红的砖墙,刻着数十年的沧桑, 似乎只有它,清清楚楚知道里面每一个角落发生的故事。夜风吹来, 一片木窗轻轻摇曳,发出吱吱的响声,久久回荡在校园中。

他是一个白衣的书生, 端端然立在老式教学楼的楼顶,手里拿着一朵玫瑰,眼神默默的看着远方,那深深的忧郁,连观战的月亮也轻轻的震了一下。他叫西普吹花, 因为他杀人的时候,手里的玫瑰花瓣翩翩翻飞, 十二片花瓣,十二滴鲜血。 敌死,血凝,
花落,人飘。 他总是那么忧郁, 也总是那么神秘。 他不喜欢别人叫他西普吹花, 他喜欢叫自己“花吹普西“。

他是一个狂野的汉子,大大咧咧的站在老式教学楼的另外一头, 手里拿着一根金鞭, 脸上满是沧桑, 金鞭上密密麻麻的小字,数不清,似乎一个字,就是一首诗, 就是一个伤心的故事。 他就是痴云城主叶痴城。 他一生都在追寻着女人,很多的女人,只是,这些女人,都很像一个人,一个他自己多年前曾经疯狂痴迷过的女人。 有人说痴云城是不夜城,因为叶痴城每天在城头练功,只希望那个女人,能在城下出现,哪怕是远远的望上一眼,也可以微笑上三天。为此,他不愿闭眼。

只是,今夜,这两个名动江湖的高手,来到了多蜜中学,因为,这里又一个他们共同追求的女人, 他们要决战在红楼之颠。 正是:

月圆之夜,
多蜜之颠,
一花西来,
天外飞鞭。

(待续)




2. 多蜜之颠

红楼的脚下已经密密麻麻的站了不少人, ”13个包子,压西普吹花“, 声音不大,此时却显的格外刺耳,说话的人,长着一张大脸,骑着车慢慢过来,扔了13个包子,就再不说话。

“落十三, 你压上最后的13个包子,不怕血本无归么?“, 那落十三抬头看去,说话的是个女人,尖巧的下巴,大大的眼睛,似乎闪烁着淡淡的蓝光, 满天的黑发,却档不住一履银丝, 悄悄的挂在额前, 怀里抱着一个娃娃,那是一个漂亮的狐狸娃娃。

落十三摇了摇头,西普吹花, “金鞭虽硬, 无力着花。 这一场, 叶痴城输定了。”

那银丝娃娃紧紧的握了握旁边一个女孩的手, “湿湿, 你哥哥?”, 眼里全是关切的表情。

“哼, 小看我哥哥的金鞭,粘住花瓣,穿梭花丛,进退自如,普西无花!“

那落十三突然浑身一震, 就不再说话。

“10个包子,叶痴城, 20个, 66 个, 88个。。。”

“100个包子, 西普吹花“。震天一声响,连红楼顶上的二人,都看了过来。 只见那大汉扔下100个包子, 冲西普吹花点了点头, 就眯着眼睛,不动声响。

“100个包子, 叶痴城“,来人一双黑洞洞的眼睛, 却没有一丝神采。 只是全身的衣服上,刻满了大大的A字, 正是A满楼。

A哥哥来这里吧, A满楼闻声抬头,”原来是如花似月的福姑娘,小生先谢过了。“ 话音刚落,人已经闪到了福姑娘的身边, 轻轻闻了闻, 对那福姑娘一笑, “香似桃花静如月,笑靥玲珑声不绝。花月姑娘你好。”

突然急促的马蹄声打破的寂静的夜晚, A满楼皱了皱眉头, 喃喃的说道,“连京城的西木,西六, 赛科, 存尔,四位王爷也来了。今夜到底那二人因何比武?”

“为一睹多蜜真颜。“,说话的正是花月的好友,二姐茉莉。

“多蜜要奔了?“, A满楼摇摇头,“都来了,都来了,今夜注定不凡。。。”

(待续)


3. 一花西来

“1000包子, 叶痴城”, 那声音震耳欲聋, 全场为之一震,竟然连议论的声音都没有,说话之人正是王爷西木, 只见他对着楼顶的叶痴城摆了摆手,四位王爷齐声说道, “今夜,我等为王弟擂鼓。”

隆隆的声音,响彻夜空,显然,那四位王爷想为叶痴城赢得三分气势。

“原来叶痴城出身皇家?“, ”怪不得满身珠光宝气?“, 几声怪怪的腔调,如金针刺鼓一般,混杂在四位王爷浑厚的声音中,显得格外清晰。

“原来是河翁,火露夫人和甘夫人, 不服气大可以压上包子。”

这三人不怎么在中土露面,看不得几个王爷的霸气,才出声反击,不想被这个王爷一下认了出来,众目睽睽下,有些不自在,哼了一声,不再理会。

那王爷正要追击,突见四个身影从天而降, 堪堪落在王爷马前,四人对楼顶两人一拱手, 齐声说道:


银狼情断藏西北,
翩翩飞花又为谁,
丢却情丝我逍遥,
空余彩珠盼君归。

密州四杰西北郎, 花翩翩, 丢情丝, 东方猪, 祝西普兄抱得美人归。1000包子,西普吹花!”

“是狼哥哥!” 那王爷脸色郑重,看了看说话的正是火露夫人, 悄声对旁边的几个王爷说到, “看来,他们这西北狼也是痛乐门中之人啊。今夜形式复杂,我等小心为上."

”wow, 帅呆了,可惜我已经happily marry的了。“ A满楼听了出来,说话的正是二姐茉莉, 笑笑说,”二姐不知,那西普吹花, 近年来一直藏身边陲小省, 密西蜜西, 和这西北四杰早已如兄弟姐妹一般。 他们要是不来,才是奇怪。“

一阵夜风吹过, 悄悄的吹起了西普吹花的衣襟, 他看似若不禁风的站在楼顶上, 手里的玫瑰,轻轻的颤抖着, 那花瓣似乎随时都会随风飘走,尽管显得那样无助,却总好像在等待着什么,顽强的不愿离去。

西普吹花没有看前来助阵的密州四杰, 他的眼里只有对面的一根金鞭, 那金鞭看着遥远,却一直锁定着自己手里的孤花, 只要自己一个松懈, 就是金鞭碎玫, 血溅飞花的结局。

只是,两个人浑然不动,好像还在等着什么。。。



4. 天外飞鞭

城外,小屋, 火皮皮啪啪的在壁炉里烧着,不时的颤动一下,悬而就恢复了平静。 一个男人,舒服的坐在沙发上, 眼睛确始终盯着墙上的大屏幕。 突然嘴角轻轻一翘, 低声说了句,“来了”。

只见一个黑影滑过天际,众人眼前,一片金色, 晃的人睁不开眼睛。 很快,金色消失了,众人只见房顶上,多了一个女人,一个浑身都是金色的女人。金色的长袍,裹着迷人的娇躯,任凭夜风吹过,也不露一丝痕迹。

小屋里的男人笑了,笑的很坏, “等的就是你奔, 我就不信你奔的时候,长袍也不开一丝缝隙!“ 说着,大屏幕的景象缓缓回转,那个男人,看的很仔细,生怕落下什么,终于,屏幕停住了。 月下,一个金色的女人,裙摆轻轻掀开, 只是,那个那人的眼睛,紧紧的盯着女人的眼睛,良久才回过神来,”你,知道我在看么?“

”爱哥哥?“, 屏幕前的男人被一个柔美的声音唤醒,回头看了看,傻笑了一声。

“她就是金泡泡么?”, “是“, 那男人点了点头, 突然脸色一变, “这是何苦?”

只见那金泡泡笑嘻嘻的摸了摸叶痴城的金鞭, 又碰了碰西普的花瓣, 笑着说,”好了,她来了,你们谁胜了,可以问她一个问题,她不一定回答啊。”说着,飞下楼顶,半空中,朝虚空眨了一下眼睛。 小屋的男人,不由得苦笑起来, “原来你知道。”

黑夜, “喵”的一声,划破天际, 黑袍, 孤零零单薄的身影,出现在楼顶两人的中间, 西木王爷看着楼顶上的女人,只觉得眼花,好像那不是一个女人,一个女人,为什么脸上有如此多的表情?那是幻像,24个幻想在环绕。他不敢女人的脸,只好看了一眼女人怀里的猫, 却是到吸三口冷气。 “这猫,不正是色教教主,神猫小贝贝顶天么? 连他,都甘心作这女人的一只宠物?“

只见那小黄猫, 眯着眼睛环视众人,好像在找新来的小妹子,和他对视的人,都觉得浑身一阵发冷。良久,小黄猫打了一个哈欠, 把头埋在那个女人怀里,满意的睡了,好像在说,”真是个即体面又舒服的位子。“


“痴兄,西兄,你二人何苦如此?“, 

叶痴城垂下了金鞭,看着眼前的女人,摇摇头, “不如此,你又怎么会出来?”, 

西普吹花,稍稍松了口气, 12片花瓣飘然飞出, 绕着黑袍的女人翩翩飞舞, 花瓣映红了她的双脸,却融化不了她脸上的冰霜。

西普吹花叹了口气,“

你的冷酷,让我彷徨,
你的沉默,另我心慌,
你的骄傲,使我情伤,
你的眼神,我看不到希望。”

说着,摇了摇头,对着叶痴城说,“痴兄,今日一战,无论输赢,我花吹普西,将不再过问江湖中事!请。”


说着,12片花瓣一字排开, 空气突然变得凝重, 叶痴城从旁边的女人身上,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金鞭遥指花瓣。吹花兄看好,我这“天外飞鞭”。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金光一闪,一根金鞭天外飞来,沿着花瓣尖端,一抹而过,普西心神一荡, 脸上范起一丝红晕。 定主心神,那金鞭已经飞入叶痴城之手。

”原来,他有两支金鞭!”, 落十三看着旁边的小狐和湿湿,恍然大悟。

只见叶痴城双鞭在手, 豪气冲天,“此鞭就是痴云城,是我痴心所化, 鞭在城在,鞭折城塌。”

普西双手抱圆,12片花瓣成空心状,花尖直指叶痴城, 凝神守一,不敢怠慢。

今夜,叶痴城就要双鞭碎花心。

(待续)



5. 天下无鞭

高手对峙, 胜负只在一线之间, 双鞭虽遥指花心, 却半点不敢向前,那花瓣虽柔,却可见血封喉。

真气鼓荡,吹起了旁边女人的黑袍,红色的肚兜, 上面仅秀着一只孤单的鸳鸯,直直的看着远方,瞄的一声,小黄猫跑了出去。

若不禁风的她,苦苦的支撑着站在红楼顶端,她不想两个人拼死相搏,只要她在,这两个男人,就不放不开手。

双鞭和二为一, 12片花瓣,缓缓收进, 粘在鞭上, 双鞭快速旋转,在花瓣中穿梭,可是怎么也突破不了尽头,只要在向前一点, 就可以洞穿普西的生命之花。

叶痴城心中越来越惊, 本以为和双鞭之力,可以轻取普西,不成想,12片轻飘飘的花瓣,竟然如金箍一般,紧紧卡住自己的金鞭,不能寸进。

那普西,双手不断的变化手势, 嘴里阵阵有词,


追寻着你的脚步,
聆听着你的声音,
陶醉着你的笑容,
渴望着你的回眸。


总走的那样匆匆,
道别的再见说的如此轻松,
我还在回味着你的笑容,
却不知已经错过了你的回头。

那12片花瓣,轻轻在抚摸着双鞭, 看着温柔,可是寒冷的内力,夹杂着普西数十年的忧伤,缓缓的顺着双鞭,到灌进叶痴城的体内。

叶痴城大吼一声, 真气激荡,身上长袍片片飞舞, 那双鞭上的花瓣,缓了一缓,好像被叶痴城的身体吸引过去,快速的沿着双鞭划向叶痴城。

叶痴城心中暗喜, 运力双鞭, 只要花瓣脱离控制, 他就胜了。 普西动了,白影一闪, 贴着地面,划了过来, 花瓣突然脱离了金鞭,飞向叶痴城面门,挡住了他的双眼。 叶痴城心叫不好,双鞭下挫,向普西打来,可惜,双目不见,终究差了一点。

普西手里的花杆, 堪堪点向叶痴城的小腹, 余光突然看见了女人的双眼,那是一双淡蓝色的眼睛, 充满了无奈,充满了泪水, 普西心神一颤, 手里一缓, 背后挨了一鞭。 一口鲜血, 化成血珠, 12片花瓣,见血而来,染红了断情的玫瑰。

普西直起身,冲叶痴城一拱手, 承让了。 说着, 人消失在夜空中。

那女人才轻轻说了一声,“再见”。

叶痴城因这突如其来的变化, 有些不知所错, 呆呆的看着女人走了过来, “我, 不像你心里的人”,

”不是你的容颜像, 是你,是你像。”

女人抬头看着眼前的大汉, 叹了口气, “你想问我什么?”

叶痴城小声的问道, “我,像么?”

女人看着叶痴城, 良久没有说话。

只见叶痴城哈哈一笑, ”

痴云城里埋痴心,
痴人心底藏痴情,
心中只有伊人影,
哪怕红尘笑我痴。

声音还回荡在校园,人已经没有了踪影。 只有两根金鞭,留在地上,断成数截。

人慢慢的散了, 老式的红楼依旧挺立, 只是今夜的决战,多少让这个经历了百年风雨的老人,不禁有些唏嘘。 风停了,那木窗还在咿呀咿呀的轻轻晃动。。。

。。。。。

痴云城, 白云上, 三个男人正在饮酒, 来来, “西兄,痴兄,小弟敬二人一杯,同是天涯伤心人,红酒一杯化情愁, 从此,我们兄弟有酒痛饮, 有妞同泡, 如何?”

只见西普吹花和叶痴城,干了一杯,同时伸手搂住中间的男人, 一起说到,“哈哈,爱兄,其实,我两是bi!“

那个爱哈哈白眼一翻, 腿一软,翻下云头。。。


正是:(by Dome)

夕阳泣血多蜜巅,
美人如玉醉十三,
痴汉倾城舞双鞭,
普西散花分几瓣。
天外飞仙情何堪,
口吐血花为红颜,
永定水寒鸳鸯暖,
原来断袖不羡仙。

(完)





演员表: (按出场顺序)

西普吹花 --- yeahpussy
叶痴城    --- sinner
落十三    --- falling13
银丝娃娃 --- babyfoxy
湿湿        --- wetwetwet
震天        --- xlzero
A满楼      --- mazaaaaaaaaaaaaaa
福姑娘    --- flowermoon
二姐茉莉 --- mondaly
西木       ---westwood
西六        --- west6
赛科      --- Scix
存尔      --- fore
河翁      --- riverroam
火露夫人 --- karailulu
甘夫人   --- dryer
西北郎  ---  NWWolf
花翩翩  --- apieceofyou
丢情丝  --- deuse
东方猪  --- fye
金泡泡  --- maomaopao
爱哥哥  --- aihaha
小屋美女 --- 保密(嘿嘿)
小黄猫 --- begintar
黑袍红肚兜 --- Dome

还是没写全,空兄,埃及兄,等等诸位兄妹,见谅。






--
※ 修改:·MissZiSu 於 Feb 20 15:49:39 2009 修改本文·[FROM: 69.121.]

[返回]
赞助链接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