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975
韩同学 - 未名空间精华区
首页 - 版面精华区 - 情感杂想精华区 - 中学时代版精华区 - 精华区文章阅读 首页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韩同学

发信人: luowei (燕草秦桑), 信区: MiddleSchool
标  题: 韩同学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Oct 13 19:36:59 2009, 美东)

今天看到饭饭说电梯里有人放便的痕迹,想到了小学的时候一件事情。

好像是四年级的时候,有四五个学生留级到我们班,其中就有韩同学, 男生,另两个
是女生,其他的我不记得了。

韩同学被安排在第一排坐。 那个时候,一个教室有4行桌子,算一组,二组,三组,四
组,每两个星期换一次座位,以免中间的老坐中间,边上的老坐边上。一换座位到中间
的时候,我和韩同学就挨着了。韩同学个子很高,给安排在第一排,在老师眼皮底下,
也不知道是恩惠还是惩戒。
我当时的同桌是裴同学,一个很腼腆的男孩子。后面坐了一个杜同学,女生。那时候,
早上上学来的时候,大家都要擦桌子,我桌子里有一块海绵,杜同学就经常用我的海绵
擦她的桌子。

有一天早上,我到学校的时候,发现海绵沉甸甸,湿漉漉的,想也没有想,就拿起来擦
桌子,我把我和裴同学的课桌擦了,顺便把韩同学的桌子也擦了。擦完后,坐下的时候
,觉得一股尿臊味,特别大,我以为我鼻子出了问题,使劲闻了闻,还是那种味道。我
就问我后面的杜同学,怎么回事情。杜同学说她用我的海绵去粘后面桶里的水擦桌子,
刚擦到一个角就闻到味道不对,好像是有人再桶里面方便了。

我很火,就问杜同学,既然你闻出来了,为什么还把海绵放回我课桌,还看着我擦了两
张桌子?

杜同学无言以对,我不想过多责怪她,但是心里真是气的要命。

我们当时在二楼,楼里没有水房,水管子都在操场。

我觉得擦是擦不干净的,心里个营(方言),得抬到楼底下水管那里去冲才好。裴同学
听到事情的经过后,安慰我说说不怪你,我把桌子拉下去冲干净好了。当时的木头桌子
还很重,楼里还没有电梯。还没等到我们把桌子挪开,韩同学来了,我又把事情的经过
和韩同学说了,说很对不起,我把你桌子擦的有了味道。

韩同学大怒,站在自己课桌冲着教室里其他同学喊:那个傻B玩意儿在自个班里桶里撒
尿,有种撒,就有种给我站出来!这时候,干坏事的人起了内讧,说是某某同学带二班
的同学周末在咱们班打牌,二班的高同学懒得去厕所,就撒咱班桶里了。


韩同学在确认了罪犯以后,就直奔对方的课桌,把书全呼拉了在地上,书包也从抽屉了
扔出来,完后把对方的课桌拖了过来,把自己的课桌给那个同学抗了过去。动作之快,
让我看得眼花缭乱。

韩同学又把我们课桌抗起来,奔隔壁的二班去了。我也跟着出去了,是早自习时间。韩
同学让我看看,老师在不在,我说不在,韩同学抗着课桌就进去了,问:那个是高X 。
有人指认出来,韩同学把我和裴同学的课桌一撂,就把高同学的课桌扛走了。我跟在
后面心提在了嗓子眼,但是喜气洋洋回到了本班教室。

韩同学的英勇行为让我心里非常鸡冻。

但是那位在我们清洁桶里撒尿的二班高同学让我很不放心。高同学后来初中和我同班,
而且和我初中的一个闺蜜早恋了一段时间,对我说话开口闭口总是自称:你姐夫我怎
么怎么地

那时候从一班到六班中队长两道杠清一色的女生,但是二班不一样,是高同学。高同学
长得非常好看,五官挑不出任何毛病的一个男生。他们班老师非常喜欢他,集万千宠爱
于一身。他是跟我一样,从一年级一直升上来的。为什么这么说,那时候,小孩子很排
外,插班生,留级生在班里地位都不高。

我很怕,高同学回过神来告老师或者带人来我们班找韩同学算账。我真的不肯定我们班
那些怂包男生有谁会帮韩同学。

我领读早自习,想想放下了课本,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把正义的大旗扛在我方。我就先
去找我们班主任告状,主要是说高同学在我们班桶里方便,随后顺便说韩同学把桌子换
了,问老师,我们没有做错什么吧?

该李姓老师对我宠爱之至,到了丧失作一个老师最基本的原则的程度。记得我有一次考
试,造句用到“舞”字,那个上面少写了一竖,李老师把我叫道她办公室,说你看你怎
么少写了一竖呢,我知道你不时故意的,我给你加上,就不扣你的分了,还是100分。

李老师肯定了我们的行为,说你们没有做错什么。得到老师的肯定,我心放下一大半,
其实我真是高估了高同学,他是决没有胆量找韩同学的麻烦的。

我原来下课,总是和女生去跳皮筋,秋千,但从这之后,我都选择留在教室和韩同学说
话,尤其是中午早到学校以后,忘了和他说些什么了,但总之很开心,韩同学也很高兴
,因为我老帮他做作业

韩同学确实是不太善于学业的人,家境也不好,不知道他父母是做什么的,不过他们家
住的那一带靠近菜市场,祖上是外省发大水逃难过来的,多是小商小贩。韩同学自尊心
又非常强,经常囫囵吞枣的说我懂了,我懂了,其实还是没有明白,我现在有的时候很
恶毒,小的时候真的很善良,从不去戳破他,老说,你进步很快的。

那个时候,班上学习好的都不是本地人,都是父母从外地来的。一个大的工厂尤其如此
。六个班的班长就有四个是这个厂里的。我是外地人,但是不属于这个厂。小孩子拉帮
结派,互相打击。我不属于本地人的圈子,也不属于这个占了大多数的工厂的子弟,但
自己属于斗争的漩涡,却浑然不觉。

最明显的一次是一次其中考试后,一位陆同学到处说她看见我翻开书抄,她亲眼见的。
陆同学的成绩和我没有任何可比性,主要是替她的闺蜜周同学鸣不平。

我们的语文课堂作业写完之后,小组长收了放在教室桌子的一角。老师在教完课后我们
做作业的时候就改了。有一次,改我的作业,把我叫到了讲台上去,说你怎么搞的,我
一看我写的字“艾”那个底下的部分都被加了一横,成了又字。我一时觉得糊涂,说我
没有记得我这么写啊。老师说你五个字都写成这样的了,以后要用心。我拿了作业本下
来,苦着脸很纳闷。 裴同学和韩同学都看我的作业,韩同学首先发现了毛病,说你看
那上面一横用的笔的颜色和你写作业用的笔的颜色不一样!我断然没有理由写完作业自
己再用不同的笔给上面加一横!于是立即报告了老师,老师也觉得可疑,但是找不到作
案人,也就没有说什么。

韩同学说他看见下课的时候陆同学站在放作业的桌子那块,鬼鬼祟祟的,肯定是她干的
。 韩同学于是拿着我的作业本下课的时候去找陆同学,两个人开始吵架,陆同学骂得
话不堪入耳,韩同学对着她英雄没有用武之地,只好恶狠狠的说:不看你是个女生,我
就把你拍死在这儿!于是陆同学就非常勇敢地迎上前去,说你拍,你拍,你不拍你韩字
以后到写!韩同学自然不敢拍, 只好败下阵来。

陆同学从此以后,经常在班上提起“留级生”这三个字,而且说这三个字的时候,声音
非常大和响,在我眼里她就是个卑鄙小人,如果说我以前恨过什么人,她算其中一个。

直到有一次,我生病请了一天假,第二天来的时候,赫然发现韩同学和他的同座换了座
位, 他坐到了那一边,这样和我就不挨着了。而且也不再和我说话,我感到很纳闷,
也不知道哪里得罪了他。总之韩同学从此之后到小学毕业,再也没有和我说过一句话。

过了几天后,我的一个好朋友说,你那天生病没来。李老师拿一本书打韩同学的头,说
:你看看,今天XXX没有来,我看你就是魂不守舍的, 你的心根本就没有在课堂上!“
李老师说完以后,全班同学起哄,哄堂大笑。

我极为愤怒,其实那个时候,我对魂不守舍这四个字在这种context下的含义都不太清
楚,小学啊。

小学毕业,我考入市里最好的中学。那一年,那个占大多数工厂的子弟,全部去了另一
所不太好的中学,好像是工厂和学校签了什么合同。 陆同学的闺蜜周同学高中的时候
又考回了我在的中学,陆同学没能考上,三年过去了,芥蒂仍在,见面非常冷淡。

韩同学小学毕业后,就去了一个流氓混混的中学,记得他初中好像都没有读完。我上初
中的时候后,有一次在我家附近的河边碰见过韩同学,我百分之一百肯定韩同学也看见
了我,但是对方竟然装的不认识,在我面前大步走过, 相逢对面不相识。

直到我上了高中,有一个冬天,我放学和一帮同学骑车回家,突然后面有个人大声叫我
的名字,我没有理,继续跟同学往前骑,但那个人不停的叫我的名字,我突然觉得这个
人我或许认识,就把车蹬子往后倒了两下,让同学先走,一看,竟然是韩同学。韩同学
也是和他的一帮朋友在一起,说你如果今天不理我,我真是在我哥们面前就把面子丢尽
了。

韩同学看起来很紧张,说你还和小时候一样。我说是吗。韩同学一路话很多,我不记得
他说什么了。到我家门口的时候,韩同学说,过年的时候,我来你家给你爸拜个年,
我得好好说说你爸,别把你管得太严了!我一下愕然,心想你说我爸? 韩同学其实是
努力装的成熟一些,但是太过于紧张。

我竟然没有问韩同学在哪里工作,干什么的。

那一年过年的时候,我突然想起这件事情,就有点紧张,真的怕韩同学贸然前来教训我
爸,但对方终归没有来,也许是说着玩的

从此杳无音讯。

--
我死后,哪管它洪水滔天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68.221.]

[返回]
赞助链接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