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66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侦探与执法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贝志诚疑点很大,客观调查也不是难
[版面:侦探与执法][首篇作者:didadida] , 2018年08月12日22:21:39 ,9231次阅读,214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didadid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didadida (滴滴嗒嗒), 信区: Detective
标  题: 贝志诚疑点很大,客观调查也不是难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Aug 12 22:21:39 2018, 美东)

贝志诚疑点很大,客观调查也不是难

  作者:一个网友

  昨天中午听同事们茶余饭后讨“中国人在美国政府网站上请命”,一时兴起
今晚做了点网络调研,了解了朱令事件的一些情况。个人认为贝亲自撰写的《求
救信》、《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存在较大疑点,这些疑点的考证是
不难的,对案情的分析具有重要意义,所以百忙中写一点东西。

  贝志诚 《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介绍了求救信的撰写经过:好
多中学同学去探视,贝作为其中之一,“于是就没话找话的跟朱令的父母说有这
么个东西,没准可以向全世界寻求一下帮助,她的父母将信将疑的把病历复印了
一份给我,还记得我正要走扈斌跑出来叮嘱我说‘贝志城,你一定尽力想想办
法’。回到家里我很快把求救信写了出来,当时我想老美最爱谈民主自由,我得
把救人这事跟这方面扯上他们才会重视吧。于是我这样开始了‘这里是中国北京
大学,一个充满自由民主梦想的地方,但是一个年轻的女孩正在死去,虽然中国
最好的医院协和医院的医生尽了最大的努力,还是不能诊断她是什么疾病’,之
后是照抄病历。找到一个美国朋友翻译成地道的英语,我拿着它去学校和蔡全清
一起去系里的机房在四月十日周一晚上发出了这封求救。”

  探视当天是周六,为4月8日,距离发出电邮的4月10日非常近,贝并未说明
在这几天内与协和、同仁的医生,以及朱令父母进行更多的交流,可以认为他完
全根据病历的复印件撰写了求救信。

  一、客观疑点及其鉴定方法

  疑点一:关于患者症状的描述超乎寻常的精确。(中文材料为百度介绍的铊
中毒症状,英文摘自于贝志诚的《求救信》。)

  这要求同仁(第一次住院)、协和(第二次住院)的医生在根本不知铊中毒
为何物的情况下准确记录铊中毒的症状,贝志诚能够读懂医生的天书,且能够在
根本不知铊中毒为何物的情况下从天书中抠出这些有用信息。

  铊中毒的临床主要表现为恶心(Zhu Ling felt sick to her stomach)、
呕吐、腹部绞痛、腹泻等,严重者有肠道出血,继而出现四肢感觉过敏、针刺感,
下肢无力,脚跟疼痛(but in March her legs began to ache severely),甚
至瘫痪。中枢神经受损时,可出现神志不清、谵语、抽搐、休克等(and she
felt dizzy,She Began to facial paralysis,central muscle of eye's
paralysis),中毒者多因呼吸循环功能衰竭而死亡(self-controlled
respiration disappeared)。上述表现与感染性多发性神经炎相似,易误诊。

  脱发是铊中毒的特殊症状,常于第二周开始,重症可全部脱落(her hair
began to fall out and within two days she was completely bald),一般
脱后能再生(after she was in the hospital for a month, she began to
fell better and her hair grew back)。皮肤干燥、脱屑,可出现皮疹、痤疮、
皮肤色素沉着、手掌及足跖部角化过度,指甲和趾甲于第4周可出现白色横纹。
部分患者有肝、肾、心肌损害的临床表现。

  疑点二:对于朱令二次中毒的过程描述极为清楚。(英文摘自于贝志诚的
《求救信》。)

  朱令先后两次住院,第一次为同仁,第二次为协和。现在看来被两次投毒,
求救信非常清楚的描述了两次住院的过程,其作者似乎对铊中毒的反应、康复过
程很熟悉。

  第一次,1994年12月5(On DEC. 5, 1994, Zhu Ling felt sick to her
stomach. Three days later, her hair began to fall out and within two
days she was completely bald. She entered the hospital, but doctors
could not discover the season for her illness. However, after she was
in the hospital for a month, she began to fell better and her hair
grew back.

  第二次,1995年2月 Zhu Ling went back to school in February, but in
March her legs began to ache severely, and she felt dizzy. She entered
XieHe Hospital - Chinese most famous hospital. In early March and on
March 15, her symptoms worsened. She Began to facial paralysis,
central muscle of eye's paralysis, self-controlled respiration
disappeared. So she was put on a respirator.

  疑点三:对于医生的处理方法,包括医生的怀疑描述的很清楚(英文摘自于
贝志诚的《求救信》。)

  求救信详细介绍了医生过去的检查(The doctors did many tests for
many diseases(include anti-H2V, spinal cord puncture, NMR, immune
system, chemical drug intoxication ANA,ENA,DSONA,ZG and Lyme), but all
were negative, except for Lyme disease(ZGM(+)),现在的猜测(The
doctors now think that it might be acute disseminated
encephalomyelitis(ADEM) or lupus erythematosus(LE), but the data from
the tests do not support this conclusion. ),以及现在的治疗手段(The
doctors are now treating Zhu Ling with broad-spectrum antibiotic of
cephalosporin, anti-virus drug, hormone, immun-oadjuvent, gamma
globulin intravenous injection and have given her plasma exchange(PE)
of 10,000 CCs. But Zhu Ling has not responded -- she reamers in a
vegetative state, sustained by life support.

  在这些信息中,医生过去的检查、现在的治疗手段也许从病历上能够看出,
但是医生现在的猜测“医生现在怀疑是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炎(ADEM)或红斑狼疮
(LE),但从测试的数据并不支持这一结论”,这不知是否能够从病历上看出。

  疑点四、病历上不利于得到“铊中毒”结论的信息均没有出现在《求救信》


  网络消息:记者查阅了朱令当年在协和的病例,得知协和方面对朱令入院时
病情的认定为“脱发、腹痛、关节肌肉痛3个月,双下肢远端疼痛7天,眩晕3
天……患者于入院前3个月(1994年12月8日)无明显诱因出现腹痛,为持续性隐
痛伴阵发性绞痛,3个月后出现脱发,双肩、膝关节酸痛”。——请注意,“脱
发、腹痛、下肢疼痛、眩晕”等与铊中毒典型症状出现在《求救信》中。而“关
节肌肉痛”、“双肩、膝关节酸痛”等非铊中毒典型症状则没有出现在《求救信
中》

  网络消息:朱令当年在协和医院的病例显示,初次确诊结果为“周围神经病、
肢端红痛症原因待查”。——请注意,如此重要的确诊结果,为何不出现在《求
救信》中。

  网络消息:1998年北京市东城区人民法院的《民事判决书》中显示,1995年
4月18日,协和医院发布朱令的病情报告认为朱令“急性播散性脑脊髓神经根神
经炎可能性大”。——请注意4月18日发布的消息,为什么贝在4月10日就知道了,
并在《求救信》中写出?(根据贝的描述,在此之前他与医生、朱令、朱家是没
有接触的)

  鉴定方法:

  (1)请朱令父母回忆,是否将两家医院的病历都交给了贝,如果缺了任何
一家医院的病历,贝都写不出来那封求救信;

  (2)请同仁医院大夫(或朱令父母)查阅朱令的病历,是否可以根据此病
历“照搬出”以下内容:On DEC. 5, 1994, Zhu Ling felt sick to her
stomach. Three days later, her hair began to fall out and within two
days she was completely bald. She entered the hospital, but doctors
could not discover the season for her illness. However, after she was
in the hospital for a month, she began to fell better and her hair
grew back.

  (3)请协和医院的医生(或朱令父母)查阅朱令的病历,是否可以根据此
病历“照搬出”以下内容:but in March her legs began to ache severely,
and she felt dizzy. She entered XieHe Hospital - Chinese most famous
hospital. In early March and on March 15, her symptoms worsened. She
Began to facial paralysis, central muscle of eye's paralysis,
self-controlled respiration disappeared. So she was put on a respirator.

  (4)请协和医院的医生(或朱令父母)查阅朱令的病历,是否可以根据此
病历“照搬出”以下内容:The doctors did many tests for many
diseases(include anti-H2V, spinal cord puncture, NMR, immune system,
chemical drug intoxication ANA,ENA,DSONA,ZG and Lyme), but all were
negative, except for Lyme disease(ZGM(+)). The doctors now think that
it might be acute disseminated encephalomyelitis(ADEM) or lupus
erythematosus(LE), but the data from the tests do not support this
conclusion.The doctors are now treating Zhu Ling with broad-spectrum
antibiotic of cephalosporin, anti-virus drug, hormone, immun-oadjuvent,
gamma globulin intravenous injection and have given her plasma
exchange(PE) of 10,000 CCs. But Zhu Ling has not responded -- she
reamers in a vegetative state, sustained by life support.

  事实上,朱令父母是最容易鉴定此事真伪的,因为他们掌握所有的病历,但
从网络视频所反映的老人家的状况来看,他们恐怕已经无力做此事了。

  二、主观疑点

  认真阅读了贝撰写的《求救信》、《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两篇
文章,发现很多主观疑点,给人的直觉就是贝在精心编制一个谎言,对于可能出
现漏洞的地方都设计一个“第三者”来进行掩饰。限于时间的关系,仅仅分析贝
得出“铊中毒”结论的过程。(网友撰写的《请各位批判:事出反常便为妖: 贝
志诚有重大犯罪嫌疑》极有道理)

  1、《求救信》介绍朱令是北大学生之后,再次强调“The young woman --
her name is Zhu Ling -- is a student in the chemistry department. ”可
能是怕读者不明白,暗示为化学药品中毒。

  2、网络上现在有明确的说法,即1995年3月9日,协和医院神经内科主任李舜
伟接诊后第一反应:“太像铊中毒了”,并且写入病历。这个消息不知道是谁公开
的,公开这个消息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要证明世界友人们根据症状可以很轻松的
得出“铊中毒”的结论——这是在为“国际大救援”能够成功作解释。

  3、对于上面的问题,紧接着人们的疑问一定是:协和医院神经内科主任李
舜伟明知铊中毒而不作为,为什么?贝的解释是由于朱令认为自己没有接触“铊”
而放弃检测(另一说法是没有检测条件)。——这么重要的判断都可以不做检测,
为何要做many diseases(include anti-H2V, spinal cord puncture, NMR,
immune system, chemical drug intoxication ANA,ENA,DSONA,ZG and Lyme)检
测呢,尤其是anti-H2V,难道朱令认为自己确实需要做这一检查吗。(有个疑惑,
anti-H2V应该是anti-HIV的误写,看起来像抄写病历时搞错了,看来贝确实阅读
了病历。【方舟子按:病例是手写的,I容易与1混淆,不容易与2混淆,反而是
印刷的I容易与2混淆】)

  4、对于上面的问题,紧接着人们的疑问一定是:贝明明拿到了病历,在求
救信中介绍了大量的可能致病原因,为何对于神经内科主任在病历上明确说明的
“怀疑铊中毒”只字不提?而收到世界友人的电邮之后,从第二封邮件开始即坚
信“铊”是罪魁祸首,坚持做“铊”检测。——自己不能说,一定要借助别人来
说。

  ——综合起来得到的印象,就是一个撒谎的孩子在一环接一环的小心圆谎,
不少人小时候都有类似经历。

  另外,贝自称“在医院看到朱令,非常害怕,想跑”,有点不正常;朱令母
亲接受采访明确的说 “贝这么多年来从没有登门看过朱令,贝的母亲来看过”,
这就更不正常了,这样关心朱令的人,为什么18年来一次不当面探视一次,是不
是害怕勾起了当事人的某种记忆?

  三、公然指责孙是不严谨的

  以下均是拾人牙慧,资料来源也未经证实信,但网友(包括贝)的指责都是
基于这些资料的,所以我们不妨也基于这些资料进行分析。

  1、投毒机会。从网络资料可以清楚的看出,1994年12月5日之前,小剂量中
毒;1995年3月6日之前,大剂量中毒。也就是说,投毒者只需要2次作案即可。
并不是“长时间、小剂量”的投放药品。所以,将孙列为嫌疑人是可以的,但认
为是唯一嫌疑人是不严谨的。

  2、毁灭罪证。假设孙是案犯,第一次投毒未果后,作为朝夕共处的室友目
睹惨状后第二次加大用量,可见其心狠手辣、心理素质过关。很自然的,只需要
将朱令的那些器具洗干净,然后放点日常使用的物品在里面涮一下即可毁灭罪证;
更简单点,直接将投毒的器件如茶杯或者饭盒扔掉不就完事了吗,完全没必要制
造一个漏洞百出、指向自己的“失窃案”。

  3、贝以自己的推论、猜测,几乎以一己之力让人们相信孙维是凶手,将她
置于舆论的谴责之下,对孙的生活造成了毁灭性伤害。我通过一个晚上的调研分
析发现不少疑点,孙作为清华大学生作为当事人,想必也能想到,而且更多。但
她在《孙维的声明--驳斥朱令铊中毒案件引发的谣言》中,只字未提这些推论、
更未涉及贝本人。两者相较,我更愿意相信孙的为人。

  4、在这一事件中,所有的人都是受害者,除了贝以外,他是受益者。如果
朱令当年在二次中毒后被成功救治,贝将是最大受益者。

  ——当然,在有确定的结论之前,谁都无权否认孙的嫌疑。

  四、呼吁

  本人没有时间、更没有能力去深入探究实施的真相,但呼吁相关人员为此事
做点工作:

  1、公安部门有义务深入调查,因为这一事件已经极大损害政府公信力,并
造成一定的国际影响。

  2、朱家老人有必要核实是否可以通过1995年4月8日之前的病历记载写出
《求救信》。

  3、协和、同仁的医生有必要核实是否可以通过1995年4月8日之前的病历记
载写出《求救信》,因为这关系到很多人的命运,也是很重要的医学伦理问题。

  4、李舜伟主任有必要回忆,当初是否确实做出“铊中毒”的判断,并将其
写入病历。如果是,贝未将其写入《求救信》是难以解释的;如果否,贝基于症
状描述的“国际大救援”的可信性就很低。

  5、投毒的两个重要时间:1994年12月5日前两三天, 1995年3月6日前两三
天,在此期间是否有人目睹朱令与校外人事共餐或共饮。投毒者要么是校内经常
接触者(包括宿舍和社团楼),要么是这两次都参加了的人员。

  6、参与国际救援的北大同学们,朱令、孙维的同学们,对此事一定有很深
的印象、很多的回忆,但由于种种原因不得不保持沉默,使得贝成了唯一的代言
人。这个群体是不是应该做点什么呢,不是在网络上争论,而是向公安机关陈述。

  五、结束语

  本人在一天前,对此事尚一无所知,更不认识孙、贝、朱,不是任何人的
“托”。撰写此文,并不是想证明孙无罪、贝有罪。

  撰写原因有两:(1)贝在做局的感觉过于明显;(2)贝在得到“铊中毒”
中的作为显得逻辑思维、判断能力极佳,而他在朱令事件除此以外的分析全无逻
辑可言,反差太大。

  衷心祝愿朱令早日康复!中心敬佩祝愿父母的沉稳、奉献!

  仅凭兴趣、逻辑和良知来发言,不妥之处敬请批评,但千万不要做人格侮辱,
我们出发点都是好的,试图找出凶手,还受害者一个公道。本人工作紧张,对此
事估计再也不会参加讨论了。

  主要参考文献

  1、贝志诚的英文求救信。
  2、贝志诚《现实不是童话——朱令事件回顾》。
  3、其余网络资料,无法逐一附上。

(XYS20130519)

◇◇新语丝(www.xys.org)(xys7.dxiong.com)(xys.ebookdiy.com)(xys2.dropin.org)
◇◇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1.]

 
xuansu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xuansu (xsu), 信区: Detective
标  题: Re: 贝志诚疑点很大,客观调查也不是难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20 17:07:36 2018, 美东)


【 在 flyingfreewu (海内存知己) 的大作中提到: 】
: 那你脑子正常的给个解释呗。
: [在  xuansu (xsu) 的大作中提到:]
: :“铊进入朱令体内又不是全都累积在她体内”
: :你确定你脑子工作正常?


我分析你自己长了牛一样的瘤胃,能把食物囫囵吞下去再慢慢反刍,所以以为正常人也
能吃了毒物但留着慢慢吸收。不然无法解释你怎么会说出铊进入朱令体内又不是全都累
积在她体内这种胡言乱语。

而且,陈震阳测量朱令体内铊含量用的是什么?是头发,血液,尿液,和其他体液。毒
素不先积累在体内,怎么能在这些方面表达出来?

当然,你的逻辑思维混乱早就众所周知了,所以你说胡话也很好理解。

但是,网上那个清华朱令被投毒案始末 (http://image.sciencenet.cn/olddata/kexue.com.cn/upload/blog/file/2010/3/201033113226569786.pdf) 里面明白写了,陈震阳测试后认为是急性中毒,极可能是一次大剂量的吞食( 第十二页上半页第二段) 。这么白纸黑字当事人自己说了的,你还非咬住说是多次小剂量中毒算怎么回事?

当然,大家也都明白是为什么。如果你承认是一次服食大剂量铊的话,那么能下毒的人
和地点就多了。不能支持你认定是孙维下毒这个结论的证据你自然就要选择性无视的。

另外,陈震阳说他测量出的峰值是2000倍致死量。你解释一下,什么样的小剂量多次中
毒,能达到这种效果,但是朱令在体内毒素浓度达到这个峰值之前,比如在100倍,在
500倍,或者1000倍时却没有表现出病情加剧的症状。

而且,你又怎么解释在有朱令本人这个达到2000倍致死量不会短期致死的实例时,你还
认为一次服食这个剂量一定会短期致死?

你的回复里说这个假设有问题。的确有问题。但你还就是死抱着这个有问题的假设来进
行你的推论。不能不说,这是一种精神病人的偏执表现。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620:160:e708:6]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侦探与执法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