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52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娱乐休闲 - 娱乐八卦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爱优腾“连环五杀”,谁能治好抖音们的版权病?
[版面:娱乐八卦][首篇作者:dairui] , 2021年06月16日01:27:31 ,150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dairui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dairui (1111), 信区: bagua
标  题: 爱优腾“连环五杀”,谁能治好抖音们的版权病?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Wed Jun 16 01:27:31 2021, 美东)

优爱腾(优酷、爱奇艺、腾讯)与抖快B(抖音、快手、B站),已经因为“影视二创”
杠上两个月了。

“影视二创”是指对影视作品内容进行解说、剪辑、切条、搬运、传播的行为,这些年
,短视频平台上诞生了不少“X分钟看电影”、“XX说电影”的影视大V。

先是4月9日、4月23日,优爱腾联合多家影视公司,对抖快B上“影视二创”未经授权使
用分别发表了一次声明;5月28日,三家再次联手,针对B站出现《老友记重聚特辑》盗
版发表声明谴责;到了6月3日,在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三家掌门人再次炮轰B站、抖
音,将舆论推至高点;过了两天,六大影视公司再来助阵,转发了4月23日70家影视单
位及500多名艺人的联合倡议书,再次表态。



长视频平台连环“五杀”,一气呵成,而在另一头,抖快B表现一致,至今无一公开发
声回应此事。

“这是一击重拳”,元璟资本副总裁陈默默告诉深燃,6月1日新《著作权法》生效,“
优爱腾抓住的影视二创侵权,是一个合理合法的点,抖音、快手、B站是无法反驳的”。

不过即便如此,优爱腾针对一个个视频展开维权,成本高、难度大,抖音快手B站上,
直到现在仍旧不乏影视二创作品。

僵持还在继续。

优爱腾来势汹汹,这两个月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到底什么才是抖音、快手、B站的解
药?这场混战的终局又将走向哪里?

“影视二创”消失不了

“影视二创”纷争已经闹了两个月,但这不意味着这类视频在抖音、快手、B站上消失
了。

据深燃观察,在B站影视杂谈板块,腾讯视频热播剧《斗罗大陆》,爱奇艺热播剧《爱
上特种兵》,优酷已经完结的《山河令》等相关影视二创赫然在列,且播放量极高。在
抖音上,“影视剪辑”话题播放量达1395亿次,今年腾讯视频热播的《锦心似玉》等影
视作品CUT还在更新。





深燃与B站、抖音上的多位影视UP主交流发现,观望、转型是他们提及的最多的词汇。
他们有的绕开优爱腾热播剧,转为对国内经典影视剧、国外热播剧的二创,有的转战动
漫、综艺节目;对热门话题的吐槽也是突破口之一。如果还想解说在优爱腾上热播的影
视作品,有UP主改为了真人出镜,但抖音影视二创作者小飞告诉深燃,这样流量没有用
原片好,为了避免版权纠纷,他干脆暂停了更新。

在平台审核方面,影视UP主贺翔告诉深燃,他的作品偏影视解说、吐槽向,还没有遇到
平台不过审的情况。他和同行交流发现,大家反馈切条和纯搬运的内容过审变难,不过
更带二创性质的解说、吐槽向,还没有明显感觉到审核收紧。截至目前,抖音、快手、
B站均未针对此事公开发声。

这场纷争,让创作者、片方、用户三方的关系也变得更为微妙。

在优爱腾发布联合声明之后,影视UP主贺翔本来还有所顾虑,让他意外的是,这期间找
到他合作的影视公司反而比以前多了一倍,“他们找来的第一句话就是,我会给你授权
”,说到这儿,他忍不住笑了。

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现象,制片人文雨向深燃解释,现在片方都非常重视剧集在短视频平
台上的宣传,一部剧要上线了,他们团队也会主动找到影视UP主、抖音大号发精彩CUT
,“不管是引起观众的注意还是吐槽,这已经是非常重要的营销手段”。

专门从事剧集营销的老张也告诉深燃,在联合声明发出的两个月时间里,他们只能绕过
影视混剪方式,将宣发重点转移到了玩梗、艺人联动等话题营销上,但“其实还是没有
短视频导流的直接”。

也就是说,不论从宣发角度,还是从二创衍生的娱乐效果来看,“影视二创”在生产端
和消费端,是有一定需求的。这让参与到联合声明的53家影视公司之一的高管王宏有些
无奈,他告诉深燃,“其实我们从来没有说影视二创不能有,也跟剧集营销没有冲突,
而是在讨论版权归属的问题”。

“目前很多长剧集是用户买了会员才能看的,尤其对于分账剧(优爱腾用户观看次数的
多少,决定着片方获得的分成金额)来说,片方就靠两年分账期的分成金额回本,但在
抖音快手上能直接看CUT,谁还愿意买会员看剧?这一定程度上损害了长视频平台的商
业路径。”王宏说。

长视频已经亏不起了,但在不少人看来,优爱腾杜绝了短视频平台上的影视二创,也阻
止不了亏损。“亏损不亏损,是商业层面的事,侵权是法律层面的事,不在一个维度上
”,王宏对深燃强调。

据他回忆,优爱腾发起第一份联合声明,前后只用了一个星期,53家片方参与其中,“
可以说一呼百应”。“其实对于片方来说,不论是优爱腾,还是抖快B,都是重要合作
伙伴,大家都不想得罪,抵制的也不是短视频平台”,他再次强调,最终的诉求是,“
版权必须得清晰”。

在他看来,影视二创(除去纯搬运的影视CUT),不仅用户与片方之间有诉求,优爱腾
也并非完全禁止影视二创,而是希望追溯版权授权,建立合理机制。

到底什么才是解药?
这到底该怎么解决?

YouTube模式不适应本土情况,参考音乐领域,起初抖音快手B站上,用户所使用的音乐
没有授权,后来平台购买了音乐版权,供UP主自由使用,“影视版权未来也希望达到这
种效果”,王宏表示。

他透露,目前可探讨的解决办法有两种,一种是实际的版权方,和“影视二创”创作者
一对一协调权益;一种是由短视频平台,对于一些耳熟能祥的内容,购买了开放给UP主
使用。

和音乐版权集中在平台不同,影视版权更为分散,不论是哪种,到底该如何授权还是道
难题。

在投资人胡仕成看来,影视剧发行,随着播出端口的衍变,将持续诞生出新的版权形式
。他以电视台到长视频平台变迁为例,以前剧集只有卖给电视台的播映权,后来互联网
长视频平台出现,剧集诞生出了新媒体端的版权,一部剧既可以卖给电视台,也可以卖
给长视频平台。

目前“影视二创”需求大,在他看来,短视频平台在版权压力下,“最终可能会出现一
个互联网短视频版权发行,即内容的发行渠道有电视台+长视频平台+短视频平台三种。
”这三种模式不互斥,还能增加内容的营收渠道。

这样的模式行业不是没有实行过。2021年,NBA在中国的视频版权,就采用了分开销售
的策略,它把数字媒体独播权卖给了腾讯,短视频权益卖给了字节跳动,即今日头条、
抖音、西瓜视频、Tik-Tok上,可以有NBA每日赛事集锦、幕后花絮等内容,有短视频再
剪辑和加工的权益。

但到了影视行业,存在两个实际问题,影视二创版权诞生了,买方能买吗,卖方能卖吗?

在胡仕成的判断里,新诞生的二创版权,是由内容方直接与短视频平台方交易,即短视
频平台可以直接与没有利益冲突的内容方合作。在影视二创版权上,长短视频在同一起
跑线,“如果让长视频平台在购买版权时,要想获得短视频二创版权,也得单独给出费
用,对长视频平台也是一个辖制”,他表示。

不止一位制片人告诉深燃,他们当然乐意有这样的新的版权渠道诞生,但考虑实际情况
,目前几乎难实行,因为“影视公司在优爱腾面前没有谈判权”。一方面,现在大部分
内容是优爱腾的定制、自制剧,即优爱腾就是内容的第一出品方;其次,即使是年年出
爆款的正午阳光,行业龙头慈文传媒、华策影视,“为了一点二创版权的钱,他们也不
敢跟长视频平台谈,毕竟这一次合作之后,还要考虑下一次的合作”,某影视公司高管
贾建国对深燃表示。

在王宏看来,即使要售卖影视二创版权,短期内也可能是优爱腾与抖快B之间的生意。

那么抖快B愿意买吗?

从可操作性方面分析,文渊智库创始人王超认为,不同于音乐版权集中、授权方便,影
视剧版权分散,成本也高太多,“且影视剧的二创版权,片方也并没有说授权给优爱腾
,问题要复杂很多”。

一位接近B站、熟悉抖音的行业人士告诉深燃,购买二创版权的可能性不大,这一来等
于承认侵权,“二来版权是买不完的,会让短视频平台被拖下版权的深水,陷入和优爱
腾一样的版权深坑里,短视频平台不会想”。

不过在胡仕成看来,这一切都不会是难题。“片方的确会忌惮平台,以前电视台基本是
剧集唯一发行方,也拥有极高地位,但互联网长视频平台出现后,花高价买剧集吸引来
内容方,内容方获利渠道增多,就发展到了现在。”

“和现在的短视频平台一样,长视频平台当年当然不想花这笔钱”,但在他看来,在长
视频平台和内容方持续拿版权紧逼短视频平台,而后者不愿舍弃影视二创,这个新渠道
就必然出现,“这是最基本的供求关系决定的。谁都逃不了这个供求法则。”

综合而言,“影视二创”背后是一场长短视频平台的利益博弈,尽管难以实行,但在版
权管理规范的大势下,短视频平台们或不得不与长视频平台们一起,探讨一个解决之法。

不止是视频的战争
如果就如王宏所说,两方矛盾在于解决“影视二创”版权归属问题,事情倒还不会这么
棘手。

“消费二创的人群,不能说是从长视频平台迁移来的,两类消费者大概率不完全重合”
,陈默默告诉深燃,不同载体、渠道,有自己最适合的内容分发形式,在她看来,长短
视频因为消费场景的不同,用户需求的差异化来分发影视内容,本来有机会形成合作机
制,短视频有可能成为长视频有效的宣发和导流渠道。

但眼下的问题是,长短视频平台已经进入了零和博弈。

这体现在PGC领域。

B站早在2020年就对影视自制剧内容有所布局,抖音、快手用户日活天花板渐显,接下
来要做的就是用户的精细化运营,让其停留时间更长,而PGC内容就是标的。

2021年,快手将CBA联赛、2020东京奥运会、北京2022年冬奥会等各大赛事的短视频权
益都拿下了,对PGC内容明显有加码的趋势。一位接近快手短剧的业内人士告诉深燃,
快手短剧已经在小范围尝试一集10分钟以上的内容作品。除了综艺,近期抖音也将注意
力放到了微短剧上,6月10日抖音召开短剧发布会,第一批上线的短剧《别怕恋爱吧》
与华谊兄弟旗下公司新圣堂合作,田羽生监制,阵容不俗。

贾建国告诉深燃,他听说有同行靠多部微短剧累积赚了2000万,他也有了做微短剧的念
头,“很多传统影视公司已经在和抖音、快手合作了,只是在默默的进行”,他表示,
传统公司也在向短视频平台靠拢。

这也体现在UGC领域。近两年,优爱腾或以改版,或以打造新APP的形式,不同程度上表
现出了对短视频的觊觎,而此前也不止一位UP主告诉深燃,2021年陆续获得了优爱腾的
多次入驻邀请,但流量效果不佳。

或许,B站、抖音、快手们能根据用户喜好,推出一个新的小优爱腾,而优爱腾屡屡扶
不起短视频业务,也很难推出一个小抖快B了。

但值得注意的是,在B站、快手布局PGC内容越多,越来越向优爱腾靠拢时,自身亏损也
在加大。根据B站、快手2021年一季度财报,B站净亏损9.049亿元,较去年同期扩大了
68%,快手一季度调整后净亏损49.2亿元,同比扩大89%。

让不愿割舍流量的短视频平台,为“影视二创”版权付出代价,陷入更大的内容成本里
,或许是优爱腾希望看到的。

无论是优爱腾,还是抖快B,视频业务始终是这些互联网新老巨头们割舍不下的心头肉
,尤其是字节跳动这个后起之秀,已经让腾讯帝国感觉到了被动和棘手。从“影视二创
”这个切口,可以窥见巨头之间的暗战,长短视频的竞合,新旧势力的博弈。

在这场纷争之外,来自传统影视公司的贾建国告诉深燃,他现在很焦虑。短视频平台上
微短剧如火如荼,做剧门槛越来越低,起承转合表达方式更符合用户的需要。

他觉得这就像自媒体时代人人都能发布信息一样,“如果有一天,抖音快手上的内容创
作者们,人人都能拍剧吸引用户和流量,对优爱腾和传统影视公司都将是颠覆”,虽然
那天不一定能到来,但在飞速发展的抖音快手B站面前,他已经有种没有人能阻挡潮水
方向的无力感。

“影视二创”并非没有解决之法,但眼下,战局仍旧扑朔迷离。

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以往针锋相对的优爱腾罕见的拧成一股绳,但谁能
判定现在的优爱腾VS抖快B,阵营将永不改变呢?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162.]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娱乐八卦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