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089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校友联谊 - 厦门大学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转]被置换的人生: 女子20年前遭二姐冒名顶替上学
[版面:厦门大学][首篇作者:blueaurora] , 2011年05月24日20:35:48 ,499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lueauror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lueaurora (蓝色极光), 信区: XMU
标  题: [转]被置换的人生: 女子20年前遭二姐冒名顶替上学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May 24 20:35:48 2011, 美东)



http://news.wenxuecity.com/messages/201105/news-gb2312-1370829.html
[导读]20年前杨丽敏遭姐姐顶替上大学,并被父母要求改名。父母还把杨丽敏的先前照
片全烧毁“我看到他们这样做的时候,感觉这些人真的不是我的亲人。”





20年前那起姐姐顶替妹妹上大学事件的结局在外人看来并不太坏:姐姐由落榜生变为了
大学生,后来去满洲里市当了一名小学教师;妹妹经过一年的补习,去了一所重点大学
,现在是深圳市一家私营企业的工程师。可是,牺牲亲情与违背道德的做法让所有当事
人都难以释怀心中的苦闷。20年过去了,当年留下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

杨丽敏(化名)告诉本刊记者,她无法忘记1991年的夏天。那一年,她18岁,在内蒙古
自治区的海拉尔二中参加高考。她当时的名字叫杨志强,同年参加高考的还有大她一岁
的二姐,叫杨志军。两人分别是高三6班和高三2班的学生。杨家一共4个兄弟姐妹,母
亲常对他们说,这是个没有什么经济能力和社会关系的家庭,考大学是唯一改变境遇的
出路。好在杨家的几个孩子都很有出息,他们就读的二中是全市最好的学校,大哥杨志
刚已经考去了大连理工学院,大姐杨志华在当地的一家教育学院读师范专业。1991年,
就轮到杨家老三和老四升学了。

李玉霞是二姐杨志军的同班好友,她和杨丽敏都在海二中的考场。第一天考试上午安排
考语文,下午是化学。她记得杨丽敏考完化学,走到学校门口,就当着一群在外面焦急
等待着的家长哭了。“志强说有一面卷子和下一页粘住了,交卷前几分钟才看见那页题
目,是胡乱填上答案交上去的。”李玉霞和杨志军及另外两个女生,是一个亲密的四人
小团体。“我们都是一个宿舍的,为人又都开朗活泼,特别爱玩。有一次学校组织看电
影,我们没赶上,结果第二天居然向老师请假,专门去看。”在李玉霞向本刊记者的回
忆中,杨志强比较沉默寡言,和她们相比,是个爱学习的好学生。“志强每天三顿饭都
和我们一起吃,我们把她当做是志军的妹妹来看待,其实她的性格和我们不一样的。我
们吃过饭还要玩会儿,她准保要去看书。”如果不是化学考试的失误,并且那是第一天
考试,会影响接下来两天的心情,李玉霞觉得杨丽敏考上一个本科院校绝对没问题。

当年考试是估分报志愿。杨丽敏知道自己失常发挥,没有报省外的学校。她从小的梦想
是当一名老师,因此她填写的全部是师范类学校,其中就有海拉尔师范专科学校。“二
姐考完回家,一对答案说感觉还不错。其实她以前学习比我好,高中的时候,因为和同
班男生谈恋爱,成绩下降了不少。我觉得她人很聪明,也许高考超常发挥,分数又回来
了呢。”杨丽敏向本刊记者回忆。杨志军还报了一所省外不错的医科大学,“她说要去
个好大学给妈妈争光”。

成绩下来了,杨丽敏得知自己的成绩是474分。“几条分数线已经出来了,我超过了当
地录取的最低分数线,也就是那条大专线。”但是杨丽敏迟迟没有收到录取通知书。“
每天我都在等待的焦虑中度过,觉得可能是志愿报空了,上线也没用。”8月份的某一
天,杨丽敏听到外面传来的消息,“说是我家要请客,庆祝杨三考上大学”。杨丽敏心
里一沉,知道自己落榜了。“我完全沉浸在没考上大学的伤心中,根本没想过二姐四百
零几分的成绩,连最低分数线都没过,怎么可能考上大学呢?”摆宴席的那天晚上,家
人没让杨丽敏一起跟着去。她一个人待在了家里,一片茫然,不知道未来应该怎么办。

当天晚上请客归来,父亲和二姐去了另一个间房,母亲过来和杨丽敏说话。“她第一句
话就说,要我改名字。她提了一个新名字,也是杨志‘某’。我们家里生完大哥后,一
直想要个男孩,所以给女孩起的全都是男性化的名字。我一听,新名字也就那么回事,
就没做出什么反应。妈妈继续说,之所以要改名字,是因为姐姐要拿着我的通知书去上
学。”杨丽敏说她顿时感到全身的血液都凝固了。“通知书是邮寄到父母单位的。我这
才明白,妈妈、爸爸、二姐原来早就背着我商量好了。妈妈给出的理由是,我的年龄小
,前一年考上,第二年再考肯定没有问题。”杨丽敏说她此时什么都听不进去。“我就
像个木偶,完全是受别人操作。只是到了必要的时候,比如这时需要我改名字了,他们
才会通知我一下。”

接下来的几天,父母把杨丽敏的初中毕业证、高中毕业证和高中同学一起拍的照片,全
都找出来烧毁了。“他们同样没有征求我的意见。那些都是胶卷照片,没有底片的,一
下子就什么都没有了。我看到他们这样做的时候,感觉这些人真的不是我的亲人。”对
于血缘关系的怀疑,正是从那一刻开始的。若干年后,杨丽敏还打电话去天津询问姨妈
,直到姨妈说出她当年出生的医院等等细节,杨丽敏才稍微确信自己是母亲亲生的女儿
。至于和父亲的关系,杨丽敏始终认为那不是她的生父。“爸爸一直很偏爱二姐。小时
候我去和他亲昵,他就躲着我,半开玩笑地说,‘你是捡来的’。”这句玩笑话,在那
几个月以及日后的岁月里,无数次回响在杨丽敏的耳边,并且深深印刻在她的心中。

去最远的地方

杨丽敏说,她没有听从母亲的话,给自己起了一个柔美的名字,意思是蔷薇花盛开的月
份。“这是为了纪念我1973年4月2日的生日。”二姐杨志军从上师专的那一刻起,用的
是杨志强的身份,而杨志强则改成了这个新名字,复读时用的还是自己1973年4月2日的
生日,直至1992年报考大学时才不得不用了杨志军1972年1月6日的生日。“每年的4月2
日,我、老公和孩子一起庆祝,大姐杨志华也会发来祝福的短信。其他人都在1月6日祝
我生日快乐。每年到了这两天,心里的伤疤就会疼起来。”

杨丽敏继续插班进入海二中的高三4班复读。在当年的海二中,每年一个班考上大学的
人数能占总人数1/3,杨丽敏1991届的同学有一些也再次和她一起重读高三。她仍然被
大家叫做杨志强,书写时她才会用新名字。杨丽敏1991届的同桌黄玉海当年考取了郑州
粮食学院,杨丽敏在复读期间和他保持通信往来。黄玉海告诉本刊记者,杨丽敏有一天
在信中告诉他,自己改名字了,他还觉得很好,因为原来那个太像个男生了。“我知道
杨志强考上了海拉尔师专,但不知道她没去的隐情,我也没好意思去问她。她平时学习
成绩好,当年化学考试出现失误,想复读一年太自然了。”

杨丽敏只把这件事告诉了几个身边的朋友。“他们安慰我说,我和我二姐长得完全不一
样,她报到的时候肯定通不过,于是我心里又有了一丝希望。”回想她第二年去大学报
到的经历,杨丽敏告诉本刊记者:“高考前夕填了一堆表格,其中有几份送到了最终考
上的高校,报到的时候他们会将表格上的照片和真人做比对。二姐嘴角上有颗痣,那是
很明显的和我长相不同的标志。”

杨志军却仍然顺利在海拉尔师专完成了两年的学业。杨丽敏说,她和同样复读的李玉霞
曾结伴一起去杨志军的学校看她。“我们去了二姐的宿舍,和她一起在食堂吃饭。无论
住宿环境或者伙食,都比二中要强得多。想到她在那里交往的同学、享受到的物质条件
都应该是属于我的,一下变得很难受。”在复读的那年里,杨丽敏只去看过一次二姐。

在第二年高考的时候,杨丽敏的名字又发生了问题。“因为家庭户口本上,杨志强的名
字已经被注销后迁走了,只剩下一个杨志军。一位政教处的老师看到我一个人在那里哭
得太可怜了,就去派出所找了个熟人,帮我把杨志军改成了新的名字。”在当时的海拉
尔,考生选学校时,首选都是北京、天津和东三省城市中的大学。杨丽敏复读后,成绩
比前一年提高了100多分,她最想报考的学校是北京师范大学。“但是妈妈考虑到要保
护二姐的身份,禁止我报考师范专业,防止我们两个将来都在教育系统。并且她还有要
求,我要是去了北方城市,一定不能和过去的同学来往。”这些条条框框的限制,最终
激发出杨丽敏的叛逆情绪。她选择了在当地招生的院校中一所最靠南的学校——厦门大
学,去那里学习她较擅长的化学专业。“好像离家出走一样,我想离开伤我心的家人。
”从海拉尔到厦门,杨丽敏坐的是火车的慢车,算上中转与停留的时间,走了将近一个
星期。


亲人之间

就在进入厦门大学后不久,杨丽敏和二姐杨志军以及父母在修改出生年月上发生了矛盾
。杨丽敏告诉本刊记者,她到达学校后,感到了强烈的不适应。“北方干燥,南方湿热
,我得了严重的湿疹。在班级里,不知道谁发起的按照年龄给大家排座次,我用了姐姐
的年龄,又参加过复读,一下子比班里同学大了两岁,被大家天天喊做‘老大姐’。在
家里我排行最小,在原来91届的班里,我又算读书早的,有时候还被同学们叫做‘杨妹
妹’,这种落差我不能接受。”于是杨丽敏给二姐写了封信,表达了身心的双重苦闷,
希望两人的出生年月能够调换过来。结果这封信被杨志军直接转交给了父母。“爸爸和
妈妈各来了一封信。爸爸的主要意思是,‘为姐姐做牺牲是正常的,如果再有什么微词
就是对父母的不孝顺’,妈妈回信则说‘一定要为姐姐保守秘密’。”在那个年代里,
没有手机和互联网,宿舍里的电话拨不通外线,通信是远隔千里的亲人之间最主要的沟
通方式。“同一寝室的同学总是能收到父母的信,可是大学4年,来自父母的信件我只
收到过这两封,主旨就是如何站在二姐的立场为她着想。”

也许从母亲的角度讲,在这件事情上,姐妹之间的深厚情谊足以让她们相互体谅,她很
难理解其中的不妥之处。杨丽敏家庭特别的地方在于,父母长期不在孩子身旁,他们对
孩子的关心和了解其实非常有限。母亲是天津人,年轻时作为知识青年支援边疆建设,
去了内蒙古阿荣旗的那吉镇,在那里认识了父亲。杨丽敏和杨志军两人小学一至三年级
在那吉镇父母的身旁,接着被送到天津的姥姥家照顾,在当地完成了小学直至初三升学
前的学业。那时父母已经调去海拉尔郊区的宝日锡勒煤矿工作,姐妹两人就在海拉尔参
加初中升高中的考试,考上了海二中。大哥长杨丽敏6岁,大姐则长她4岁,由于一起上
学的缘故,兄弟姐妹四人中相差一岁的杨丽敏和杨志军在一起的时间最长,理所应当母
亲会认为她们关系非常亲密。“上高一的那年,妈妈将我们安排进一个宿舍,好互相照
顾。”杨丽敏说,“实际上,我们两个人性格不同,在宿舍里都有各自要好的朋友,除
了吃饭在一起外,校园生活并无太多交集。”

在杨丽敏的记忆里,母亲曾经有两次明确对此事表示过歉意。“我在佛山找到工作后,
她过来和我住过一段时间。我对她说,在大学里,人家都拿我的年龄打趣。毕业后,去
私企面试,其中有一家问我,为什么快25岁了才毕业?我发起愣来,人家以为有什么隐
情,就把简历材料退给我,让我走了。母亲当时坐在我旁边的沙发上,看着我说:‘对
不起。’”还有一次,则是在母亲临去世前。“妈妈在2005年12月突然因为心肌梗塞住
院,住院的第二天,我意外接到了她的电话,她说有件事情妈对不起你。她曾经收到过
我高中同学的信件,没有转交给我,就直接销毁了,就是怕我和他们联系。住院的第三
天,妈妈去世了。”随着时间的流逝,杨丽敏说,她对母亲是一种很复杂的情感。“既
因为她对我们姐妹的不公平而埋怨她,又很同情她。一直以来,父亲在外面做生意、交
朋友,不怎么着家,四个兄弟姐妹的生活学习都是母亲料理。后来母亲有高血压和心脏
病,父亲也不怎么关心她。”

杨丽敏对于杨志军却不能释然。她上大学时总共回家3次,之后工作了每年回去一次。
二姐1993年被分配到满洲里三道街小学工作。“我一般会去齐齐哈尔看望搬到那边工作
居住的大姐和父母,和二姐见得很少。”在屈指可数的和二姐的见面中,几乎每次杨丽
敏都会提到改回出生日期,双方便不欢而散。两人吵得最激烈的一次是在母亲的告别仪
式后。“母亲在的时候,我们吵,肯定是母亲支持她,二比一。母亲不在了,我就跟她
直接面对,那次吵得非常激烈。”

2009年7月,杨丽敏从深圳先去齐齐哈尔找到在那里教书的大姐杨志华,两人又一起去
满洲里和杨志军会合。三姐妹连同各自的子女,共同到中俄边境上的国门游玩,留下了
不少笑容灿烂的合影。那是1991年以来,唯一一次气氛融洽的家庭旅行。“那时大哥杨
志刚在加拿大工作,被诊断出患了白血病。我们姐妹凑在一块儿商量怎么救大哥,都去
医院做过配型检查,心里就想着要团结起来,一起过了这个难关。”2009年12月,42岁
的大哥在多伦多去世。此时,满洲里市纪检委已经接到陌生人举报,称本市三道街小学
的教师杨志强,本名是杨志军,当年顶替妹妹上的师专。随着调查的深入,杨丽敏和杨
志军的关系迅速恶化。

调查的意义

满洲里市纪检委在接到举报后,按照“谁主管,谁办理”的原则,将此事交满洲里市教
育局党委进行调查。当时在任的党委纪检组长告诉本刊记者,他仔细查阅了杨志强老师
的档案,包括高中时的学籍档案,一直到进入三道街小学后建立的人事档案,结论是没
有发现什么瑕疵。杨丽敏推测,这其中的高中学籍档案,就应该是她填写的那份,后来
跟随改了名字的杨志军一同被调走,只要对比不同阶段档案材料的照片,其实就可以得
到真相。“但是照片不能说明问题,人在不同阶段的相貌是不一样的,这不是我们判断
的依据。”纪检组长说。

就在第一轮调查结束后,杨丽敏向纪委转发了一封邮件。杨丽敏向本刊记者坦言:“第
一次的举报人并不是我,虽然杨志军这样固执地认为。在第一轮调查中,我多次接到杨
志军的电话。由于我们互换了生日,二姐变成了1973年4月2日的生日,我的是1972年1
月6日,调查人员就很疑惑,妹妹的年龄怎么会比姐姐大呢?杨志军让我解释成是为了
改大年龄早上学,让我编造我的真实生日是1974年7月6日。她还总在电话里威胁说,要
不然我这边也不会好过,毕竟我考大学的时候也改过名字,她也会举报我的。我实在不
想在这种谎言里生活了,我现在的生日就是假的啊!”杨丽敏转发的是杨志军爱人包涛
海的邮件,其中有这样的语句:“毕竟你俩当时对调了档案……起点是错误的,以后的
东西也会付之一炬……我们一定要团结才行。”除这封邮件外,杨丽敏还提供了91届高
三6班班主任的姓名,和一份家庭关系的情况说明。由于有新的证据补充进来,纪检委
交教育局党委,开始了第二轮调查。

第二次的调查负责人、党委办公室主任向本刊记者介绍:“我们专门抽出一天去到海拉
尔二中和海拉尔招生办,查看当年可能遗留下来的档案或文字记录,什么都没有查到。
另外,我们还拜访了当年的班主任,他只能想起来,班里是有一个叫杨志强的学生,其
他也就说不出什么了。因此这次调查依然不能说明教师杨志强的任何身份问题。”

本刊记者在三道街小学门口见到了已经改名为杨志强的杨志军。她对是否顶替妹妹上学
的问题不置可否,说一切都以教育局的调查结果为准。她现在是三道街小学的教导主任
,同时教两个班级的数学课。1993年,她从海拉尔师专毕业后,就来到这里工作,干了
快20年,才有今天的成绩。“我对现在的工作生活很满意了,妹妹可能什么都想要完美
吧。”杨志军告诉本刊记者。第二轮调查开始后,她已经不再接杨丽敏的电话。“因为
她每次都很激动。”在电话采访中,大姐杨志华透露,杨志军的压力很大。“现在学校
里得罪人的事情都让她来做,她工作做得好,也得不到相应的奖励。”那位纪检组长就
介绍说,杨志军是一位很优秀的教师,经常有家长把对她的感谢信都写到教育局来。他
告诉本刊记者:“我们从未处理过类似的事件。如果真的查出杨老师有问题,该怎么处
理还要查阅相关条文。不过,这样好的老师就应该开除公职么?这里是不是也有个年代
太久、既往不咎的特例?”

1991年的夏天,父母是如何与杨志军商量的?这20年里,杨志军的内心状态又是怎样?
杨志军对此事保持沉默,已经让这些无从知晓了。杨丽敏曾经因为母亲的干涉,和许多
当年的同学都失去了联系。杨志军同样为此付出了代价。李玉霞说,高三2班曾经有同
学在满洲里的街上碰到过杨志军。“他脱口而出,这不是志军么?杨志军说,不好意思
,你认错人了。谁愿意假装不认识过去的老同学呢?快40岁的人最喜欢的就是怀旧了。
”当年那个四人小团体,除了杨志军外,另外三个人都保持着联系。“组织就在这里,
要想联系,早就来找我们了”。

可能是当年好友的缘故,在李玉霞对本刊记者叙述的逻辑里,杨志军的人生受影响的程
度,不亚于她的妹妹。“也许志军更愿意复读,是她母亲觉得她风险大不同意呢?海拉
尔师专毕竟是个专科学校。我就是第二年复读又考了个不错的学校。当年在二中复读,
分数低的复读费都不用交。耽误一年,总比遮遮掩掩过一辈子好吧。”李玉霞印象中的
她们的母亲,说话声调高、语速快,强势而能干,“很像那种代替孩子做决定的人”。
不过,杨丽敏对这个解释并不认可,她说:“因为二姐在家里很受宠,父母不可能不尊
重她的意志。录取通知书发下来后,还有一个月才开学,有足够的时间将这件事情想清
楚。摆完酒席,姐姐接着又和父亲去了满洲里,在那里继续接受一些朋友、亲戚的祝福
和礼物。她完全沉浸在一个大学生的荣耀里。”而对于当年录取她的海拉尔师专,杨丽
敏表示自己肯定会去的。“我从小就想当老师,结果一辈子都没有实现这个愿望。”

虽然教育局党委的第二轮调查已经结束,杨丽敏仍旧希望可以补充新的证据启动新的调
查,起码让他们能够澄清这个事实。其实,过去的同学可以有不少人证明这件事情。“
但不到万不得已,我不想让他们来说,毕竟都是我们姐妹的同学,怎样都会让他们为难
。”杨丽敏说她多年来一直在争取改回自己的生日。“我问过派出所,他们说需要提供
法院的判决书或者行政部门开具的证明,所以唯有诉诸于法律或者让教育局来进行澄清
,我才可以去改。”这徒增的一年光阴曾让杨丽敏遭遇同学的取笑、用人单位的疑问,
未来也意味着她将提早一年退休。以二姐失去工作,或者和她对簿公堂的结局来解决这
个年龄问题,杨丽敏曾经不愿看到。但2009年二姐的带有威胁口吻的话语,让杨丽敏觉
得家庭内部来化解矛盾的艰难,似乎要采取法律的手段了。与此同时,她也在强调亲情
的修复:“二姐是拿着我的录取通知书上的大学,她一句表示抱歉或者感谢的话都没有
说过。我很想听到这些。”■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海外: mitbbs.com 中国: mitbbs.cn·[FROM: 24.128.]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厦门大学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