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459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华人世界 - 犹他州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Utah墙外楼] 我国特高压输电工程遭质疑 23名老专家上书反对
[版面:犹他州][首篇作者:catcatking] , 2019年01月04日02:47:28 ,277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catcatking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catcatking (猫猫王), 信区: Utah
标  题: [Utah墙外楼]  我国特高压输电工程遭质疑 23名老专家上书反对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Jan  4 02:47:28 2019, 美东)

我国特高压输电工程遭质疑 23名老专家上书反对
《新世纪》周刊 
                                                                           
                      财新《新世纪》实习记者 蒲俊 记者 曹海丽 杨悦

  全世界电力业最受关注的这条输电线路有了结果:
  号称输电能力能达到500万千瓦,最终最大输电功率只有283万千瓦;表面上达到了
280万千瓦的设计输电功率,但在这一输送功率上仅能维持送电1秒—2秒——这等于未
达设计标准。
  它是100万伏交流特高压试验示范工程(下称试验示范工程),起自山西长治,经河
南南阳,终于湖北荆门,全长653.8公里。
  在这条输电线路上,有50多亿元、三年时间、难以数计人力物力的投资。如果它获
得成功,那么投资5000亿元以上的交流特高压输电计划将不可阻挡,华北、华中、华东
电网将联为一体,国家电网公司“全国一张网”的努力将获得里程碑般的进展,对其垄
断地位十余年来不止歇的挑战将被彻底推至身后。
  现在,这个试验示范工程受到了强烈的质疑。
  为什么要建这条交流特高压输电线路?国家电网公司说,是要解决中国能源资源地
区分配不均的问题,在水力和煤炭资源丰富的西部就地建设电厂,发出的电经特高压线
路,远距离、大容量输送到东部和中部等经济较发达地区。
  如果试验示范工程成功,国家电网空前规模的“三华联网”计划将随之而来:到
2015年,通过多条特高压输电线路,联接华北电网、华中电网和华东电网,形成“三纵
三横一环网”,投资总额将超过5000亿元。到2020年,这张网将扩张至五纵六横的棋盘
形格局,投资额将更为庞大。这些纵贯南北的交流特高压输电通道就如同“电力高速路
网”,将华北、华东和华中紧密联系起来,搭建出全国联网的雏形。
  特高压之于国家电网公司的重要性,恰如高铁于铁道部,抑或更甚;只不过关键词
不是速度,是功率。
  与高铁类似,也是从特高压试验示范工程上马之前,电力业内就有广泛争议。反对
理由主要有三:
  ——交流特高压技术不成熟,上世纪经过九年运行的俄罗斯和做过大量试验的日本
、美国、意大利等国均已不再采用交流特高压;
  ——用交流特高压将区域电网联系起来,有导致全国大停电的危险。目前国际发展
趋势是电网同步运行的范围缩小,以促进电网安全,而交流全国联网意味着全国一个频
率;
  ——输电线路越长、电压越高,造价越高,且超过一定距离后用交流特高压输电,
损耗和阻力增大,长距离送电不如送煤划算。
  在争议声中,试验工程辗转加上“示范”二字,于2006年8月9日获得国家发改委核
准,当年8月19日开工建设。当时国家电网公司介绍称,“最高运行电压110万伏,自然
输送功率500万千瓦”。
  2009年1月6日,试验示范线路正式投入运行。国家电网公司在2010年1月的一篇新
闻稿中称,“工程投运后,最高运行电压1082千伏,最大输送功率达283万千瓦”,并
未达到500万千瓦。但这份新闻稿同时称,试验示范线路“符合设计预期”。
  清华大学电机系退休教授王仲鸿称此为笑谈:283万千瓦的输送功率仅能短暂维持1
秒,根本无法稳定运行。“(这条线路)距离和送电功率都不算大,既然设计输电功率是
280万千瓦,为什么送不到?送不到就说明有问题。”
  2010年12月,包括王仲鸿在内的23位来自北京和其他地区的电力行业老专家集体联
名上书,题为《关于交流特高压‘三华联网’的问题和我们的建议》(下称《建议》)。
这些人中,除一人为电监会在职官员,其余22人均为退休官员和专家。建议在2011年1
月7日被呈至国务院总理案前,总理批阅后由国家能源局辗转至国家电网公司。
  一切都未能阻止国家电网公司继续推进以交流特高压技术为核心的“三华联网”建
设。接近电监会的消息人士称,国家电网公司正通过各种渠道力推“三华联网”相关项
目上马,要求尽快核准淮南到上海的第二条交流特高压线路。国家电网公司不承认试验
示范线暴露出来的问题。2011年1月30日,国家电网公司给在《建议》信上签字的多位
老专家分别发了一封信,坚持称“特高压交流试验示范工程全面成功”。
  国家电网公司宣扬的远景,是“三华联网”后跨区输送电容量超过2亿千瓦,占全
国总装机容量的20%以上。
  在反对者看来,试验示范线证明,这是一个耗资巨大但最终只能降低输电能力运行
的气泡工程。为保安全,试验示范线实际调度运行中的最大输送功率为200万千瓦,通
常则为100万到150万千瓦之间。这就如同修了一条原定最高时速为500公里的高速铁路
,结果最高瞬间时速只能达到283公里,且无法稳定运行,大部分时间只能按时速100—
150公里运行。
  专家们更担心的,则是由交流联网而来的全国大停电的潜在风险。
  “特高压”,谁的危机?
  “试验”与“示范”之争
  试验还只是试一试,示范就包含了要继续推广应用的含义。试验、示范并存,支持
者和反对者都留下了伏笔
  特高压电网,指100万伏的交流或±80万伏的直流电网。
  电力通过高压线路完成远程输送,再通过变压器降低电压等级供千家万户使用。在
电力领域,为减少损耗,一般用升高电压的办法来多送电。22万伏为高压,35万伏到75
万伏统称超高压,100万伏以上就是特高压了。
  目前,中国的长距离输电和世界其他国家一样,主要使用50万伏的直流和交流电网
。业内公认,50万伏的线路,经济输送距离在600公里以内。超过此标准,则损耗加大
,输送能力下降。
  国家电网决心将电能输送到更远的地方。
  2005年2月24日,甫上任的国家电网公司总经理刘振亚在《中国电力报》上发表文
章称,加快建设“以百万伏级交流和±80万伏级直流系统特高压电网为核心的坚强的国
家电网,是国家电网公司的重要使命”。
  他强调,加快特高压电网发展的关键,在于“尽快启动并实施特高压示范工程,力
争早立项、早开工,并以示范工程为依托,积累经验,完善技术体系,为下一步特高压
电网的加快建设和发展奠定坚实的基础”。
  “交流特高压”就此显现。就在这一年,晋东南至湖北荆州和淮南至上海的两条
100万伏交流输电线路的前期工作都已展开,前者是国家电网公司主推的线路,其可行
性研究也已完成,当时国家电网公司强调将在2005年开工建设,2007年建成。
  业内对于中国要不要发展交流特高压意见不一。
  就直流与交流比较而言,电力业内一般认为,高压直流输电,电流的大小和方向不
会随时变化,因此运行比较稳定可靠、损耗较小、调节迅速,也比较节约线材,能够减
少投资。高压交流输电,能比较方便地将其他机械或化学能量转化成电能,并通过变压
器随时升压或降压,使用起来比较灵活;但输送损耗较大,而且容易因波动,造成多米
诺骨牌效应,扩大停电事故范围。
  2005年5月25日,中国投资协会在进行了几次内部座谈会后,就交流特高压可能存
在的风险,向国务院提交了一份《关于发展特高压电网存在的问题和建议》,其中列举
了“十大问题”和“两点建议”。三天后,温家宝总理批示,建议发改委会同国家电网
公司进一步研究论证特高压电网的问题。
  这年6月21日,国家发改委在北戴河组织召开了特高压输电技术研讨会,主要就是
讨论交流特高压试验线路的相关问题。
  据参会的原国家计委燃料动力局局长蒋兆祖回忆,当时主要有三种观点:一是强烈
反对,以原电力部生产司教授级高工蒙定中等专家为代表,认为交流特高压全国联网破
坏我国分层分区的电网安全,且技术在国外已经证明不可行,既不经济,又很危险,长
距离输电应用直流。二是温和修正,以蒋本人为代表,认为从探索远程输电前沿技术的
角度,试验线路可以搞,但线路总长应控制在200公里以内,这样即便失败,损失也比
较小。蒋在当时还担任着中国国际咨询公司(下称中咨公司)常务副总经理。第三则是支
持派,即支持国家电网公司的意见,认为从中国的资源禀赋出发,这条线路可以建、必
须建。
  原水电部计划司司长吴敬儒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当时会上提出了三种试验线
路方案——晋东南至荆门、淮南至上海、四川乐山至重庆。其中国网坚持晋东南至荆门
,他则赞成建设从淮南到上海的试验路线,认为晋东南至荆门路线的电源不明确。这位
能源专家的意见得到了华东电网的支持,但仍属于少数派。
  参与组织当年北戴河会议的一位官员向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这次会议是按总
理批示开的,开得很好,各抒己见,很多专家都发出了不同的声音。问题出在会后。蒋
兆祖透露,尽管这次研讨会的会议纪要把不同观点都记录了下来,却没能及时、如实地
送到国务院领导手中。
  三个月后的2005年9月下旬,晋东南—荆门的100万伏交流特高压试验的可行性报告
上报国家发改委。甚至温和修正的意见也没有得到采纳,因为晋东南—荆门线路的总长
超过600公里。更重要的是国网从一开始,即将此试验线路称为“示范工程”。
  报告一年后获批。
  一条试验线路,原本目的即为探索技术,为何尚未建成就被称作示范工程?蒋兆祖
说,国务院在批复时把这条交流线路称为“试验线路”,但国家电网公司执意要命名为
“示范工程”,最终“试验”“示范”并存。
  文字游戏大有深意:试验还只是试一试,允许成功,也允许失败;示范就包含了要
继续推广应用的含义。试验、示范并存,支持者和反对者都留下了伏笔,等着看这个工
程本身究竟如何。
  晚了十个月的终检报告
  验收专家说,“有一些最基础的要求我们不能让步”
  试验示范工程于2008年12月底竣工,2009年1月6日22时正式投入运行。2009年7月4
日国家发改委组成国家验收专家组,工程终验检查考核和现场抽查为期十天,在7月16
日拿出了一份《终验检查报告》。
  过程很顺利。但验收专家组成员在这份报告上签字,却迟至2010年5月。
  为什么隔了十个月?
  原电力规划设计总院规划处副处长曾德文是验收专家组的成员之一。他说:“我们
很客观地反映一些问题,但是它(国家电网公司)不满意。”
  曾德文同时担任着原中国电力工程顾问集团公司专家委员会委员。他说,“有一些
最基础的要求我们不能让步……差不多过了大半年才把报告交了。本来还要开一个大会
,不开了,就让大家签字。”
  验收报告里的几句保留评价,让国家电网公司耿耿于怀:“进一步考核本工程输送
能力;建议优化电源布局和运行方式,使能源流向合理;工程投入运行时间较短,已投
入运行的设备还没有经受充分考验,应加强100万伏输变电设备的运行监测;巩固和发
展设备国产化成果,加快特高压交流断路器灭弧室与操动机构、变压器与电抗器的高压
套管和绝缘成型件等关键部件国产化进程;对今后拟建100万伏交流特高压输变电工程
项目,建议加强项目论证。”
  2010年8月12月,国家电网公司在北京召开了特高压交直流示范工程总结表彰大会
。会上表彰的交流示范工程,即富于争议的晋东南—荆门线路特高压交流线路。大会认
为,特高压交直流示范工程的成功建设和可靠运行,实际验证了发展特高压的可行性、
安全性、经济性和环保性。在特高压输电方面率先实现了“中国创造”和“中国引领”
,形成了一大批“世界之最”。
  这显然不符合一些专家对晋东南—荆门线路的看法。曾德文就曾经支持特高压技术
实践,但在试验示范工程验收后坚定了看法:“交流特高压现在还不具备竞争力,不宜
盲目推广应用。”
  在他看来,晋东南-荆门线路试验示范工程本身主要有两个问题,一是没有经过大
负荷考验,目前这条线路的送电能力基本在200万千瓦以下,尚未达到设计能力;二是
一些关键的核心技术和设备,尽管国内厂家也做了试验,但出于安全考虑并没有没有挂
到网上去实际运行。
  “说核心技术国产化达到90%,实际上把什么都算在里面,一些导管和GIS部件等核
心技术却完全没有国产化。”曾德文对财新记者说。
  试验示范工程原本声称要将晋东南的煤电送往华中。但截至2010年1月6日24时,试
验示范工程累计送电91亿千瓦时,其中华北火电送华中58亿千瓦时,华中水电送华北33
亿千瓦时。原华中电业管理局副总工程师张育英透露,晋东南并无多余电力输送华中,
结果是以水电北送名义将华中的电经这条线路倒送华北,还导致华中冬季电煤告急。
  在这些专家们看来,晋东南-荆门交流特高压试验示范线仓促上马,未经严格论证
,不仅技术上没有达到目的,从实际应用角度衡量也没有意义。软肋是经济性不高。“
花了50多亿,容量上不去,经济性就好不了。”原电力规划总院规划处处长、原国家电
网建设公司顾问丁功扬说,“现在为了提高输送功率,还要在中途加更多变压站,又是
几十亿元要花出去。”
  此外,这条线路还存在着低频振荡和电磁环网的问题,即会导致线路连接的两大电
网互相干扰。专家们指出,这都是交流输送必然产生的问题,而直流输送没有这个危险。
  低频振荡是电力系统在遭受扰动后联络线上的功率摇摆。机组越多、连接区域越广
,连接越松散,则振荡频率越低,严重的会导致系统失稳、解列,甚至造成大范围停电
事故。
  电磁环网是指两组不同电压等级的线路,通过两端变压器磁回路的联接而并联运行
。在这种情形下,一旦发生高压线路断开这样的常见事故并引起负荷转移,很有可能造
成事故扩大,系统稳定被破坏。      
  “输电能力说得太多了”
  500万千瓦送电能力成空。许多专家们认为,要解决中国能源分布不均衡的问题,
输电不如输煤
  在国家电网公司给自己的回信上看到“全面成功”的说法时,王仲鸿教授感到又可
气又可笑,“当然,国家电网不会承认试验线路是个笑话。”
  78岁的王仲鸿在清华大学电机系就职近60年,一直从事电力系统教学和研究工作,
就特高压电网问题已经写了71篇文章。“我觉得特高压交流有问题是从2005年的北戴河
会议开始,当时我觉得国家电网把输电能力说得太多了。”
  王仲鸿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国家电网公司广为宣传,100万伏交流特高压输
电线路能送500万千瓦,其逻辑非常简单:输电损耗与电流的平方是成正比的,如果电
压提高1倍——从50万伏提高到100万伏——电流减小1倍,输送能力差不多就能达到原
来50万伏线路的4倍,也就是400万—500万千瓦。
  通过2009年的一次国内会议,王仲鸿看到了试验示范工程的录波图,从录波图上看
,试验示范工程平均输电功率254千瓦的振荡分量为58万千瓦,比值为22.8%,超过一般
安全运行的规定值10%,不能安全运行。录波功率的动态过程显示的是失去稳定前的摆
动,它不在电网固有的振荡周期范围0.7秒到10秒之间内,而是在20到40秒之间变动。
  经过进一步实验和仿真计算,王仲鸿认为,由于电网中各种电器元件对交流电输送
都有阻碍作用,如果试验示范工程要安全输送280万千瓦电量,其交流输电最大功率应
为329万千瓦(以安全裕度15%计算)。王仲鸿举出试验示范工程现场的试验录波说明,平
均输电功率达到254万千瓦已不能运行。
  国家电网公司也明白,试验线路现有的送电能力并不能达到原来宣传的水平。他们
的解决办法是要求扩建。
  2010年年底,国家发改委核准了试验示范工程的扩建工程,将再增加投资43亿元,
在试验示范线中途扩建三座100万伏变电站,新增1200万千伏安变电容量。交流特高压
试验示范线总投资升至近100亿元。
  但王仲鸿认为,“扩建了也送不到500万千瓦。”
  王仲鸿从一位在山西工作的工程师那里获知,他们曾对从山西送出500万千瓦电,
在河南南阳分流200多万千瓦的情况进行过仿真模拟,发现所谓的500万千瓦输电很可能
并不是从山西长治到湖北荆州,而是仅存在于山西长治至河南南阳之间。
  也就是说,号称要远距离送电500万千瓦,其实途中不断分流打折,真正到地方已
经分流过半。
  这其实是国家电网公司的惯常做法。计划建设的内蒙古锡林郭勒盟至江苏南京的
100万伏特高压输电工程,锡盟出口为940万千瓦,行至北京分流432万千瓦,至济南又
分流273万千瓦,到南京仅剩235万千瓦。
  华南向上海送电亦是如此,华南先向芜湖送电300多万千瓦,在芜湖附近新建一个
发电厂,将芜湖至浙江这段不足150公里线路的输电功率提高到500万千瓦,到了浙江再
分流,实际送到上海的不足200万千瓦。
  此外,电力专家蒙定中和吴敬儒还强调,从国家能源战略的角度考虑,要解决中国
能源分布不均衡的问题,输电不如输煤,“比下来(输电)不经济,差3倍”。其中关键
,是中国产煤地多缺水,使用空冷机组的发电煤耗比水冷机组共多15.5%,平均输电
1500公里功率损失较输煤大2.5%,而如果用铁路输煤到用电中心建火电厂可使用水冷机
组,前者比后者要多耗煤18%。
  目标“三纵三横”
  国家电网的特高压建设仍在一路向前
  多位老专家们并非笼统反对特高压电网,但共同反对“三华联网”,亦即国家电网
公司从2010年8月开始提出的到2015年建成华北、华东、华中(“三华”)特高压电网,
形成“三纵三横一环网”。
  上书的23位老专家认为,“三华联网”将破坏中国目前分层、分区、分散外接电源
的“三分”结构,为电网连锁跳闸、破坏系统稳定甚至造成大面积停电埋下隐患。
  目前,华中对华东电网和南方电网都是通过直流线路连接,三大区域内发生的事故
不会相互影响。比如,2006年河南郑州发生停电事故。郑州西区和南区大范围停电,且
华中全网失稳,之后直流联网的华北电网迅速解列,事故没有波及开来。反之,如果用
交流线路将三个大区电网强联成一个同步运行的独立电网,一旦发生较为严重的事故,
很容易因波动造成不同步,继而容易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致使事故范围扩大。
  特高压交流工程的造价也较高。国家电网公司曾在给老专家们的回信中称,“100
万伏特高压交流工程的工程造价为常规50万伏输电的73%”,“实际动态总支出为57.36
亿元”。但这一造价现在实际上已升至近100亿元。
  曾德文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特高压交流线路一个变电所投资就20亿到30亿元
,而50万伏线路上,修建一个变电所只需2亿多元。整个试验线路每公里线路投资800万
元,相当于在50万伏线路上“又搭了顶帽子”,成本太高。
  王仲鸿介绍说,通常的50万伏高压线路输电走三回线可以稳定地达到270万千瓦,
工程投资为43亿元。试验示范工程输电即使按能达到280万千瓦计算,也比50万伏线路
贵了20%以上。
  相比起交流特高压,直流特高压在长距离输电方面优势明显,从三峡到广东的±50
万伏直流输电工程,输电距离比试验示范工程长44%,输电能力比试验示范工程多50%,
平均年输电电量比试验示范工程多80%。
  为了避开针对特高压交流输电线路的争议,国家电网公司一直将直流、交流特高压
统称为特高压。但据蒙定中介绍,国际上过去一直把80万伏以下的电压等级叫超高压。
  2006年开国际交流特高压会议时,国家电网公司高层曾大力游说多家相关学会,最
终推动了2007年IEC(国际电工协会)和国际大电网会议联合决定,±80万伏直流输电也
叫特高压。如此,±80万伏的直流输电线路和100万伏的交流输电线路,就被统一在“
特高压”这一个帽子下。
  多位专家向财新《新世纪》记者表示,在600公里范围以外的输电也可以用直流特
高压,目前技术成熟;在600公里以内则可以用现有的50万伏线路,交流特高压并无存
在必要。
  为何国家电网公司仍要大力发展交流特高压?在他们看来,这更多是国家电网公司
出于自身利益的“战略考虑”,即通过建设以交流特高压为核心的全国电网进一步加强
垄断地位,将“全国一张网”牢牢抓在自己手中。直流特高压则只能实现远距离输电,
而无法形成完全意义上的统一电网。
  多位电力行业内部人士向财新《新世纪》记者透露,目前国家电网公司正在着手削
弱旗下五大区域电网公司,意在将其变成国家电网外派的事业部门。倘若真是如此,电
力体制改革不仅是停滞不前,甚至是在倒退。
  始于2002年的电力体制改革,曾在国家电网内设立了五大区域电网公司。改革有意
通过相应过渡性安排,鼓励区域电网做大做强,并在可能的情况下进行股份化改造,以
促进效率比较和竞争。国家电网公司削弱五大电网,显系逆行之举。事实上,倘基于特
高压的垄断付诸实施,则与国家电网并存的南方电网及其他小型独立电网公司也将失去
市场角力的平等地位。
  目前,国家电网的特高压建设仍在一路向前。按国家电网公司的既定时间表,要“
力争锡盟—南京、淮南(南京)—上海交流特高压工程上半年核准,蒙西—长沙、靖边—
连云港特高压交流工程年内核准”。对于已经59岁的国网公司总经理刘振亚来说,今年
将是特高压的关键一年。
  仍然在坚持发出不同声音的老专家们的愿望其实很简单, “这么大的工程应该需
要方案比较,不能领导说要建,就拿出一个说明书来。”
他们大都年逾古稀,有的甚至已过90高龄;他们曾多年在国家及地区电力系统及相关规
划设计、科研院所担任要职,本可以在家安度晚年,却选择了“退而不休”,在一个在
他们看来事关“国家能源安全和国家安全”的问题上,长年奔走呐喊,坚持表达不同的
声音。
  他们对抗的是中国最大的电网垄断企业——国家电网公司及其交流特高压“三华联
网”规划。这个规划,主张通过交流特高压线路,将华北、华东、华中三大区域电网强
联成一个统一运行的独立电网。
  在老专家们内部,对交流特高压技术本身也有争论;但他们在反对国家电网公司的
交流特高压联网上并无分歧。他们都直指,国家电网公司为了达到垄断目的不考虑经济
合理性,对此深感忧愤。
  但现实令他们失望和沮丧。他们的努力若石沉大海。
  从2005年至今,在国家电网公司强力推动的交流特高压项目建设进程中,反对的声
音被日渐边缘化。
  在发表了反对或者仅仅是保留意见之后,这些老专家们被渐次排除在项目相关论证
会议和验收之外,公开发行的专业杂志和综合报刊不再刊登他们的文章。他们只有一而
再、再而三地上书,希望引起决策层的重视,重新论证交流特高压联网的可行性。
  时至今日,交流特高压试验示范工程已然建成投产,虽备受质疑却罩以“全面成功
”的光环,更大规模的全国交流特高压联网也进入核准的关键时刻。
  蒙定中的安全情结
  2004年10月,美国。正在此间参加一个重要国际会议的蒙定中,接到国家电网公司
通过中国电力科学院发来的邮件,邀请他参加年底的 “交流百万伏级输电规划论坛”。
  邀请的专家名单共有24人,除了蒙定中,还有原水利电力部计划司司长吴敬儒、原
电网建设有限公司副总经理姜绍俊、原电力规划总院规划处处长丁功杨、原电力规划设
计总院规划处副处长曾德文等。这几人正是后来23名联名上书者的骨干。
  84岁的蒙定中是电力领域的著名专家,退休前系电力部生产司高级工程师。他出生
在广东肇庆,小学和中学在香港度过,至今仍持有香港公民的身份。他上世纪40年代毕
业于上海交通大学,建国后曾在东北电管局工作,负责苏联援助的“东北电网改造”工
程,曾用苏联录波设备分析电网事故,以及研究继电保护改革措施。
  70年代中国电网事故频发。为此,蒙定中被调到北京,参加工作组研究分析国内外
电网,后来还参加了《电力系统安全稳定导则》(下称《导则》)的制定工作。此《导则
》于1981年正式颁发,20年后再度作为电力行业标准发布,至今仍被电力业内视为权威。
  蒙定中多次参加国际大电网会议并发言,为国际大电网委员会和美国电气和电子工
程师协会(IEEE)会员,对国际电力技术发展趋势了如指掌。
  蒙定中告诉财新《新世纪》记者,中国自《导则》执行以来近30年没有发生重大停
电事故(停电损失超过800万千瓦),主要得益于按《导则》建立的“分层”“分区”“
分散外接电源”的“三分”电网结构,以及由继电保护四统一建立的“三道防线”。
  世界范围内近些年来共发生了22次重大停电事故,如果算上日本福岛核电站安全事
故引发的大停电,则为23次;其中美国最多,有6次,欧洲和北美加起来发生了14次。
  对国际停电事故有深入研究的蒙定中发现,从电网结构分析,91%的重大停电都发
生在区域庞大的自由联网结构中,一有故障即连锁反应全网。以美国为例,偌大的美国
只分成三个大区,其中东区面积占了美国国土面积的一半以上,而区内没有用直流分区。
  2004年,蒙定中得知国家电网正筹划交流特高压全国联网,心中非常着急。在他看
来,如果建全国的交流特高压联网,中国将走上比美国现有超高压交流联网更不安全的
道路,后果将非常严重。
  回国后,蒙定中与昔日东北电力科学院同事、著名高压电网专家王梅义见了面。王
梅义以阻抗原理质疑交流特高压经济合理性,更坚定了他的判断。
  蒙定中不理解,交流特高压已被国外数个先行运行和试验的国家证明在安全性和经
济性上都不可行,中国为什么要重蹈覆辙?
  蒙定中不理解,其时,蒙定中已从电力部退休了15年,在香港定居。交流特高压全
国联网规划起步,改变了蒙定中安逸的生活。2006年,他决定搬回到北京。除了可以离
子女近一些,另一个原因便是为了工作的方便。“特高压工作对我来讲很重要,在这(
北京)做比在香港做有效得多。”蒙定中说。
  这几年中,他与王梅义经常坐在一起讨论特高压问题。如今,王梅义已经去世。而
蒙定中感觉到老友冥冥中的注视,他的特高压呼吁还在继续。
  吴敬儒:既支持也反对
  国家电网公司原定2004年底的那次“论坛”,最终并没有举行。蒙定中11月间就将
写好的报告发到电力科学院,他一直在香港等候,但音讯全无。
  论坛的取消,是因为国家电网公司高层人事变动。2004年11月1日,前国家电网公
司党组书记、总经理赵希正离职,就任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理事长,接替他的是国家电
网公司原来的二把手刘振亚。
  据原国家水电部计划司司长吴敬儒向财新《新世纪》记者回忆,早在成为一把手之
前,刘振亚就对发展交流特高压联网“坚决赞成”。接替赵希正之后,他立即着手交流
特高压全国联网的规划。
  “他认为既然做了规划,就不需要讨论了。”吴敬儒说。原定2004年底举行的论坛
就此取消。
  79岁的吴敬儒是23名上书专家之一。他还担任过国家能源投资公司副总经理、国家
开发银行电力信贷管理局局长。早在上世纪80年代,吴敬儒就提出发展交流特高压,只
是内涵和今天国家电网公司规划实施的特高压并不一样。
  吴敬儒上世纪50年代曾在苏联学习,正逢苏联研究试验110万伏交流特高压。此后
,吴敬儒一直密切关注交流特高压的国际研究和应用进展。
  在他看来,国外交流特高压商业应用的失败,主要是因电力需求增长减缓、核电发
展受挫。吴认为,核电通常修在沿海,发电容量大,距离用电负荷中心较近,用交流特
高压输送较为合适;而中国的用电需求增长会超过想象,进一步增加了建设大容量交流
特高压的合理性。
  1989年,时任国家能源投资公司副总经理的吴敬儒曾问过华北电网设计总工,从内
蒙古向华北通过交流特高压送电要不要,对方当时回答不需要。这并没有打消吴敬儒对
交流特高压的积极性。2003年,他和另一个专家曾到国家电网公司征求发展特高压电网
的意见,时任党组书记、总经理的赵希正没有表态,但二把手刘振亚态度积极。
  吴敬儒最初被国家电网公司奉为上宾。他在2005年第三期的《电网技术》上曾撰文
“我国特高压交流输电发展前景”,主张大力发展特高压交流输电。这篇文章被复印多
份在国家电网内部广为散发。
  不过后来的事实表明,至少在两个核心问题上,吴敬儒和国家电网公司的官方意见
相左。
  一是煤电特高压。国家电网公司认为输煤输电并举,但应优先发展输电。在煤炭产
地建火电厂,通过交流特高压向外送出,以缓解铁路运输的部分压力。
  吴敬儒是电力系统出身,本能愿望是多输电少输煤。但是在对两者经济性做了深入
分析后——早在1956年担任华北电网设计总工时,吴就研究输煤输电的问题,他发现“
比下来(输电)不经济,差3倍”。最初他怀疑是不是电价不合理所致,但用成本来做,
“结论还是差不多”。
  吴敬儒由是得出冷静结论:输电比输煤投资大,隐性成本高,能耗要高出近10倍。
加之中国产煤地多缺水,必须使用空冷机组(即用空气冷却),这比水冷机组多耗煤至少
6%以上,不利于节能减排。国家电网公司宣称空冷机组和水冷机组“能耗差不多”,在
吴敬儒看来,是“胡说八道”。
  吴敬儒与国家电网公司主张异议的第二个问题便是全国联网,后改为“三华联网”
。这也是他在反对意见上选择签字的原因。因为建议书反对的是“三华联网”,而非交
流特高压本身。
  吴敬儒认为,现有电网结构已经是“三纵三横”了,没有必要再建一个交流特高压
网。交流特高压投资巨大,“不能搞多了,搞多了就不合适了”。
  吴敬儒对交流特高压一分为二、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的态度,并不为国家电网所喜。
国家电网公司曾高薪聘吴为国家电网公司顾问。在晋东南—荆门交流特高压试验示范工
程上马后,因吴屡屡提出一些保留意见,国家电网公司的会议就逐渐对其关门了。
  最可悲的是不让讲不同意见
  85岁的蒋兆祖说起话来中气十足,在京半个多世纪的工作生活并没有改变他浓重的
浙江诸暨口音。
  目前,这位原中国投资协会副会长已然成为这场反对交流特高压战役的中心人物。
他经常和各方面专家开会讨论。在过去的六年时间里,蒋兆祖和中国投资协会的其他领
导,包括已经过世的前投资协会大中型企业委员会副会长陈望祥,为国家电网的交流特
高压“三华联网”问题给国务院和发改委领导打过不少报告。
  蒋兆祖早在1958年调到当时的国家计委工作后就一直跟能源打交道,做过燃料动力
局局长,后来又到中国国际工程咨询公司任常务副总经理,前后共40年。其间经历过很
多重大项目的评估,包括三峡工程、南水北调、西电东送、西气东送等,甚至包括香港
新机场的建设。
  参加过诸多重大项目规划、评估的蒋兆祖,深知项目越大,往往争论也越大。比如
三峡就争论了几十年。但在国家电网公司交流特高压项目上碰到了问题,问题不在有人
支持有人反对,而在“不让讲不同意见”。
  特高压规划启动后,国家电网公司很快下了禁令,不许系统内的人讲不同意见;行
业报刊如《中国电力报》也收到指示,不允许刊登不同意见。
  “当时我听到一些同志的反映说,现在最可悲的问题是不让讲不同意见。”蒋兆祖
对财新《新世纪》记者忆道。
  他听到了很多不同意见,于是以投资协会名义召集了两次座谈会,每次请七八个专
家到场。“没好好论证,就要搞全国一张网,这怎么行?”
  第一次座谈时,时任清华大学电机系主任、工程院院士韩英铎就提出,在现在普遍
使用50万伏电网的情况下,有必要再叠加一个100万伏的网架吗?
  在两次座谈会的基础上,蒋兆祖写了第一个关于特高压的报告——《关于发展特高
压电网存在的问题和建议》,于2005年5月25日上报给温家宝总理。
  报告直言,“根据有些专家提出‘要找个讲真话的地方讲点真话,让上级领导了解
真实情况’的要求,邀请了长期从事电网规划、超高压输电工程研究的工程院院士、专
家、教授”,归纳了“十个问题,两点建设”。
  报告认为“特高压电网建设前期研究工作要严格按照科学、稳妥、可靠的原则,有
序推进,切忌匆忙上马”;“电网公司设想的特高压电网规划,既没有国家能源和电力
中长期规划作依据,也没有经过咨询中介机构论证、评估,不具备作为政府决策的依据
”。
  三天后,5月28日,温家宝批示,要求在此基础上由国家发改委来组织论证。6月21
日,发改委在北戴河组织召开特高压输电技术研讨会。蒙定中再次受邀进京,此次得以
成行。
  拉锯战和“被工作”
  抵北戴河次日晨,蒙定中正在房间用餐,一位时任国家电网公司副总经理走了进来
。这位副总与蒙是老相识,蒙定中在部里工作时,他刚从大学毕业分配进来。
  该副总开门见山,热情邀请蒙定中到国家电网公司当顾问。“您到下面各个电网去
看一看。”接着他话锋一转,“我们目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是交流特高压全国联
网(那时还不叫‘三华联网’);最好您帮忙,别反对了。”
  蒙定中没领情。他的分组发言被安排在第一个,发言稿正是原为2004年底的论坛准
备的报告。
  北戴河会议是蒙定中“被工作”的开始。以后数年里,他习惯了和国家电网博弈。
  2007年,他上书温家宝总理获批示,“国家电网领导便马上让电科院的副院长来找
我”,并专门为他在电科院开了个会,“院长、院士、总工都来给我做工作,还来了个
国家电网的副总”。会议进行半天,却只留给蒙十多分钟。蒙定中也有准备,把给总理
的报告打印出来,一人一份。
  他当国家电网公司顾问的事,自然没有下文。
  北戴河会议开完后,按惯例,会议纪要和内容应单独向国务院总理上报。但据蒋兆
祖了解,相关文件最终是放在其他文件里,简单交待了过去。
  北戴河会议并未影响国家电网公司交流特高压试验示范线的核准。
  一场拉锯战由此拉开。反对的一方既有单独作战,如蒙定中,也有集团作战,如中
国投资协会。据蒋兆祖介绍,投资协会在不同时期,根据不同情况,多次向上反映。
  前年去世的投资协会前大中型企业委员会副会长陈望祥,解放前是清华大学地下党
员,和前任国务院总理朱镕基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分配到燃料工业部工作。1988年水电
部撤销,他担任了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首任秘书长。陈生前以敢言、坚持说“应该说”
的话而特立独行于电力系统内。
  陈望祥对国家电网公司发展交流特高压的规划持明确异议,写过很多不同意见的文
章。
  早在2005年5月24日,陈望祥在发改委主办的《中国经济导报》上撰文“未来电网
是‘特高压’吗?”,提出要做多方案的技术经济比较:一是输电方案的比较;二是输
电容量的比较;三是线路走廊的比较;四是系统稳定分析比较;五是设备制造的比较;
六是国际经验的比较。
  陈望祥最后总结:“国际经验”正说明“特高压输电技术”不是完全成熟,“可行
”并不是“一定要行”。实施“特高压国家电网”的计划,必须慎之又慎。
  当时有很多人去做陈望祥的工作,但都被拒。“他是挺硬的一个人。”蒋兆祖说。
  今年1月30日,国家电网在给23名专家的回复信中表示,“对不同意见会十分重视
”。专家们的经历让他们对此表态的诚意持怀疑态度。
  2005年北戴河会议后,部分专家曾联系《中国经济导报》,希望刊登不同观点的文
章。此事被国家电网得知,派专人去向编辑施压。这家直属发改委的报纸没有让步,蒙
定中等人的七篇文章以“专家谈特高压电网建设”为题问世。
  2010年8月,《中国能源报》曾开辟一个“各抒己见”栏目,专论特高压电网建设
。几位业内专家发文,反对用交流特高压建设“三华联网”。据该报有关人士向财新《
新世纪》记者透露,早在栏目开通前,国网方面就来打过招呼,要求不要刊登反对专家
的文章并派一位副总到报社“协商”。《中国能源报》没有妥协,但到9月6日,这个栏
目终被终止。
  “我们还得说,说到底”
  原电力规划总院规划处处长丁功扬对财新《新世纪》记者说,“国家电网领导看重
的是要在全世界占领制高点、世界领先。”只是,在这位国家电网建设公司顾问看来,
“交流特高压的世界制高点已被前苏联在近30年前就占领了,而且实践效果不好。”
  对于交流特高压“三华联网”规划意图,这些专家们看得很清楚。
  “大家都不搞的东西为什么中国还要搞呢?因为将来电网分区域运行的话,国家电
网公司就没有必要存在,它要把全国连起来,由国家电网管理,国家电网公司就永远存
在了。这是垄断,不是技术,更不是科学。”蒙定中说。
  蒙定中认为,“十二五”规划纲要中就电网的表述——“完善区域主干电网,发展
特高压等大容量、高效率、远距离先进输电技术”,似乎听取了专家的一些意见,没有
出现“三华联网”,而是区域主干电网;特高压前面也没有加“交流”这个定语。
  不过,这一表述仍然很模糊,没加定义也意味着操作者有灵活的腾挪空间,就像铁
道部曾用“客运专线”来代替“高铁”挤入“十二五”规划一样。
  漫长的拉锯战还将持续。结果会怎样,没有人知道。在23名签名反对特高压的专家
中,包括一名电监会在职官员杨名舟。
  为什么主要是已经退休的老人们在继续这场斗争?一位电监会官员感叹说,无论在
电监会还是国家能源局,私底下反对交流特高压上马的人很多。“但大家也不好公开反
对”。
  蒋兆祖感叹说,也只有他们这些人,“还在继续讲下去”。
  “我看到搞‘三华联网’要将近1万亿元投资,搞交流特高压电网也得4000亿-
5000亿元投资。不经过认真的论证、研究,草草实施,就要列在‘十二五’规划里,实
际上是在任意挥霍老百姓的血汗钱。”
  丁功扬70余岁,曾参加过三峡工程的论证,常常觉得失望:“现在不像以前了,以
前大项目该不该上,怎么上,是真讨论,是尊重技术尊重经济合理性的。现在开个论证
会台上都支持,私下都反对,因为大家都知道,领导掌握着资源,要干就必须干,只需
要专家来论证正确性。我们说真话说了这么多年,没有人听,有什么用?”
  蒋兆祖鼓励他说,“我们还得说,说到底,历史会站在我们这边。”
现在怎么都拿历史,正义说事啊?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5.]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犹他州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