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77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文学艺术 - 译林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萧波:翻译中遗失
[版面:译林][首篇作者:Mayingba] , 2019年04月11日16:16:23 ,193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Mayingb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Mayingba (吳鐘學), 信区: Translation
标  题: 萧波:翻译中遗失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Apr 11 16:16:23 2019, 美东)

http://hx.cnd.org/?p=167289

传媒界有翻译中遗失一说,近年来频频出现在跨文化交流中。譬如去年第一次川普、金
正恩会谈前,《华尔街日报》以此为题发表社论,指出双方在“无核化”这个字眼上各
说各话,导致川普在原定会面日期前突然取消会谈。虽然后来安排了会面,但是双方立
场的差距在第二次峰会暴露无遗,以川普中途退出收场,足见自顾自的诠释绕不过问题
的实质。两位主角算得上是国家元首中的非典型人物。他们的会晤既有赌一把的成分,
也带有表演色彩。把失败诿过于翻译有几分调侃的味道。

真正与翻译有关而且事关重大的,在中美关系中有一例。四十多年前,美国总统尼克松
开辟对华关系的破冰之旅前夕,中国总理周恩来与尼克松的代表基辛格交谈,说了一句
“美国是一霸。”这个“霸”字,在场的翻译冀朝鋳译为leader,意为占据领先地位的
强国。几十年后美方档案解密公开,美国智囊中有通晓中文的对这个“霸”字的翻译提
出质疑。质疑者说,“霸”不是leader,而是 tyrant, 即恶霸、暴君;如果美方当时
领会这一层意思,在考虑与中国联手制约苏联时会有更大保留。他们认为这是明显的误
译,导致美国对中国的误判,以致今天还在承受被误导的后果。其实,这个“霸”字在
汉语中有多重含义。 “恶霸”固然可憎,“学霸”则无贬义,出类拔萃而已。古有春
秋五霸、战国七雄,这里的“雄”“霸”没有区别,都是指诸侯中的最强者。当年毛泽
东、周恩来的地缘政治观,是把中国放在苏、美两个霸权主义超级大国争斗的大环境中
。而“霸权”这个概念,今天各方都能接受的英译是 hegemon, 一个源于希腊文的字眼
,本意就是 leader。这样看来,冀朝鋳当年的翻译是有根据的。周恩来具体指什么,
只有他自己能解释,翻译只能根据当时的语境做判断。事隔多年,要考究的话应该联系
当时交谈的气氛和上下文。冀朝鋳的处理可以商榷,但说他误译、误导,恐怕是言重了。

“霸”字的例子涉及历史背景,或可斟酌。但日常翻译中却有不少简单得多的文字被误
译,既有无心的过失,也有刻意增删甚至公然歪曲。本文举出如下几个浅显的例子。(
外文原文以尾注的方式附在文后,供读者参考审核。)

一. 阿克顿勋爵的警句(注1)

误译:“权力导致腐败;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重译:“权力趋向腐败;绝对的权力绝对腐败。”

前一句的动词译成“导致”不完全反映原文动词 tend 的本意“趋向”。“导致”的起
因可以是内生的,也可以是外在的;“趋向”则是完全内在的。阿克顿选用的这个词,
着重表达权力走向腐败的内在自然趋势。套用中国一句老话,权之初,性本恶。他随后
的议论印证了这种理念:“几乎所有大人物都是很糟糕的人,运用影响力行事的是这样
,运用权威行事的也是这样。”

原文后一句的动词是“腐败”本身,省去首句的“趋向”。阿克顿的两个分句不是工整
的对应,显然是有意为之,在后一句排除残存的或然性。流行的译文却毫无根据地保留
第一分句的动词,丢失了原文的一个要点:当权力不受制约、变成绝对权力时,腐败已
经不仅仅是一个走向,而是必然。

这第二个错误不是在翻译中才出现的。例如经济学家哈耶克在他的名著《走向奴役之路
》的美国版文稿引用这句话的时候,也在第二个分句中错误地重复了 tend。出书的芝
加哥大学出版社帮他纠正了过来。令人费解的是这么明显的错误却在中文翻译中没有得
到纠正。

如果接受阿克顿勋爵的警告就不难推断,以扩增反腐机构的权力来加大治理腐败的力度
是个悖论。扩权或许能多抓几个贪官,但被扩权的机构却有了更便利的腐败条件。当权
力变得绝对化时,通向腐败的过程就完成了。看看众多反腐机构相继沦为腐败重灾区就
够了。

二. 黑格尔的格言(注2)

误译:“存在就是合理。”

重译:“合乎理性的就是真实,真实的就合乎理性。”

黑格尔晚年对这两句话做了解释。他说:“我曾在《法哲学》的序言里说过,合乎理性
的就是真实,真实的就合乎理性。这个简单的陈述引起了惊讶和反感。……日常生活中
那些胡思乱想和乖张行为,任何错误、邪恶和带邪恶性质的事物,以及所有腐朽没落和
短暂出现的存在等等,都可以随意冠以现实之名。但是单凭直觉都足以防止把偶发的存
在当成我们强调的真实;因为称之为偶发就意味着那是没有多少价值的东西,它可能是
什么,也可能什么都不是。”显然,黑格尔讨论的是哲学层面的真实。他排除偶发现象
,因为它们对事物的本质没有意义。考虑到这一点,翻译为“真实”比“现实”、“存
在”更接近本意。

但是,似乎还有问题需要进一步澄清。错误不也会是真实的吗?那么“真实的错误”是
不是也合乎理性?这牵涉到黑格尔的“理性”是什么。原文vernünftig有多重含义,
德文首要释义是logisch,逻辑的。参考它的英文翻译,多选用rational,讲道理的或
理性的;或reasonable,有理由的或合理的。黑格尔的理性,在这里着重逻辑。他认为
宇宙始终处在运动、变化和发展的过程中,它的真实不仅在于“什么”,更在于“怎么
样”,在于运动的规则和逻辑。哲学界有人认为,这里的理性实际上是说:如果前提正
确,论证可靠,那么结论就是真实的。这样看来,黑格尔这句话实际上是说:“合乎逻
辑的就是真实。”

中文圈翻译、引用这句话出现一种怪现象。哲学界大都用“理性”,坊间流行的却是“
存在就是合理”,很有一些劣币驱逐良币的势头。想必是国人不愿意用“理性”这种精
神的东西去诠释客观现实,尤其是在唯物论思维主导的环境。但黑格尔恰恰是位唯心主
义思想家,他就是用精神、理性去诠释世界的。黑格尔体系中有主观精神和客观精神,
后者是前者的物化体现,两者的统一是绝对精神,是世界的主宰。在中文翻译中弃“理
性”而用“合理”引起的误解,比黑格尔当年在身边所见更甚。中国人谈合理,常常联
想的是“公平合理”,“合理合法”,“合情合理”,与社会规范、法律准则、道德标
准相联系。这些东西跟黑格尔这里所讨论的不在一个维度。如果仅仅因为存在是客观的
,它就是公平的、合理的,这世界就没有是非区别了。我们的思维应该调整一下:地沟
油是真实的存在,一方面它违反法律、社会规范和道德标准,另一方面却事出有因,有
它产生的内在逻辑。

正确理解黑格尔的格言,有助于杜绝犬儒主义的解读,防止把腐朽没落的东西和种种乱
象合理化。

三. 布莱德利将军的陈述(注3)

误译:“朝鲜战争是我们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跟错误的敌人进行的一场错误的战
争。”

重译:“我们反对把朝鲜战争扩大到包括针对红色中国。”“ 这种战略会使我们卷入
一场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跟错误的敌人进行的错误的战争。”

这句话是1951年布莱德利将军在回答美国参议院质询时说的,意在反驳麦克阿瑟将军把
朝鲜战争扩大为对华战争的建议。布莱德利是美国第一任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朝鲜战
争的具体筹划者。他的资历比麦克阿瑟稍浅,但同为五星上将,绝非等闲之辈。他与后
来成为总统的艾森豪威尔同年毕业于西点军校,二战中在北非接手巴顿的部队,诺曼底
登陆后统领美军第12集团军,辖43个师、130万之众,成为美军历史上指挥人数最多的
作战集团的战场指挥官。他的战略思维与麦克阿瑟很不同。麦克阿瑟反对把美国战略划
分为欧洲和远东两大块,认为对付的都是同一个主要敌人苏联;布莱德利则认为美苏对
抗的主要战线是在欧洲,不应该在远东太过分心。麦克阿瑟认为中国不同于其它苏联卫
星国,具有明显独立性,所以一旦美中开战,招致苏联干涉触发第三次世界大战的可能
性不大;布莱德利则认为虽然中国跟东欧卫星国不同,但苏中是同盟国,不可低估苏联
干涉的可能。美国总统杜鲁门认同布莱德利的战略观。这时麦克阿瑟对外泄露了与统帅
部的分歧。这违反了美国军方在战略和外交问题上必须服从总统的传统,导致杜鲁门解
除麦克阿瑟的职务。

时值朝鲜半岛酣战之际,美军换将,而且是名将,举国哗然。国会必须问个究竟。参议
院随即传唤布莱德利,就朝鲜战争问题举行听证。布莱德利的回答前后文如下:

“在当前局势下,我们反对把朝鲜战争扩大到包括针对红色中国。这个对红色中国的所
谓有限战争会增加风险,使我们把太多的力量投放到非关键战略目标。

“红色中国不是一个寻求支配世界的大国。坦白地说,参谋长联席会议认为,这种战略
会使我们卷入一场在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时间跟错误的敌人进行的错误的战争。”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这一时期,布莱德利把对苏联阵营的战略从“击退”修改为“遏制
”,成为美国此后整个冷战时期的战略方针。

布莱德利的回答是个虚拟句,从句假设不曾存在或尚未产生的条件,主句推断假设的后
果。中、英文表达这种意境的手法很不一样。英文必需变换动词的形态,所以可以隐去
条件句而不影响虚拟的原意。中文没有动词变形,必须联系上下文和增加用词。误译的
文句充分利用了两种语言的差别,虽然逐字翻译了整个主句,但略去隐含的假设条件,
偷换了主语,改变了句子的意思。具体说来,布莱德利强调如果把战争扩大为针对中国
,那就会是个错误;而误译的句子却表达为他承认卷入朝鲜战争本身是一个错误。这一
误译的引语在中国流行了几十年。

这种断章取义、肆意歪曲的翻译近年来不仅未见式微,反而愈演愈烈。在此借用孙中山
先生的一句告诫:国人要醒定(警觉)! 醒定!!

————————————-
(注1)John Dalberg-Acton: Power tends to corrupt;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

(注2)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lgel: Was vernünftig ist, das ist Wirklich
; und was wirklich ist, das ist vernünftig. ["What is rational is real; And
what is real is rational."]

(注3)Omar Bradley: Under present circumstances, we have recommended
against enlarging the war from Korea to also include Red China. The course
of action often described as a limited war with Red China would increase the
risk we are taking by engaging too much of our power in an area that is not
the critical strategic prize. Red China is not the powerful nation seeking
to dominate the world. Frankly, in the opinion of the Joint Chiefs of Staff,
this strategy would involve us in the wrong war, at the wrong place, at the
wrong time, and with the wrong enemy.

作者投稿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52.]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译林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