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330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中国近代史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英国教授著述中国大饥荒中的【三个惊人发现】 (转载)
[版面:中国近代史][首篇作者:Mayingba] , 2019年07月06日09:05:02 ,203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Mayingb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Mayingba (吳鐘學), 信区: Mod_CHN_Hist
标  题: 英国教授著述中国大饥荒中的【三个惊人发现】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l  6 09:05:02 2019, 美东)

【 以下文字转载自 Military 讨论区 】
发信人: Mayingba (吳鐘學),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英国教授著述中国大饥荒中的【三个惊人发现】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l  6 08:59:56 2019, 美东)

耶子

耶子按:

“饿死人是要上史书的”这一谴责和警告,竟然成了共和国主席自身的亡命之见,竟然
成了绑架全体中国人民厄运的导火索,竟然成了造成中国历史上最大浩劫的直接缘由,
这样的罪该如何理解?该给以怎样的审判才不辱华夏民族和不耻人类文明历史?

英国教授谈“中国大饥荒”:三个惊人的发现





《毛时代的大饥荒》作者,英国伦敦大学中国现代史教授迪克特(Frank Dikotter),
日前在美国世界著名学府斯坦福大学,就这段中国历史进行专题演讲。他说,在查阅研
究当年的历史档案中,他有三个惊人的发现。

迪克特教授目前任教于香港大学,他利用驻港期间的便利条件,对当年的这段中国历史
进行了深入研究。四年前中国大陆开始对部份三十年以上的档案解密,对公众开放,作
为历史学家的他趁此时机开始了档案调查,使他对此段历史有了全新的认识,并撰写了
《毛时代的大饥荒》一书。此过程,他对文革时刘少奇的遭遇也有了进一步的认识。

提起“毛时代的大饥荒”,人们就会想起“大跃进”。当年,毛为了超英赶美,发动全
中国民众大炼钢铁、放卫星……。迪克特教授指出,这个企图大幅度增加中国工农业发
展的误导性政策“不慎”引发“三年自然灾害”,最后导致一场令人痛心的大饥荒,据
人口统计学家统计,令三千多万人死于非命。

他强调,这场对中国人民的灾难是发生在和平年代,而非战争时代。

迪克特先从广东省档案局开始调查,在阅读过程中,他看到有大量关于此期间的史料,
包括公安部报告、屠杀调查、省级领导的坦白,如甘肃省长张中良、及普通老百姓给领
导人的信函。在研究中他对此段历史有了三个新的发现。

1、大跃进时频繁滥用酷刑,其中包括儿童与孕妇

使他吃惊的第一个发现是,大跃进时频繁滥用酷刑,而受刑对像不光有成年人,也有儿
童、妇女、更有孕妇。他说:“档案局有非常详细的报告,谁为什么原因被打死,使用
哪些酷刑。例如,在广东,孩子们被捆绑后推下水塘,一个12岁的小男孩被关进一个吊
起的笼子。开始时我以为这只是一个个例,但当我在其它档案馆(调查时),暴力(的
记载)又一次一次又一次地出现,还有异常程度的酷刑和政治高压。”

这个意外的发现促使他在之后的4年,走遍全中国,查询了广东、甘肃、山东等数十个
市、县和北京的档案局。他说,档案史料中记载的大饥荒,许多地方更像波尔布特的柬
埔寨死亡营,而不是张艺谋的电影《活着》。

迪克特表示,他至今还在用饥荒一词来描述这段历史,但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程度的灾难
。当人们提起波尔布特时,会想起群体灭绝。柬埔寨有8百万人,估计有170万–250万
人,在红色高棉时期死亡,少数被杀,而多数是被劳动至死或饿死。在研究中,他发现
安徽阜阳有8百万人,与柬埔寨人口相同,当地的历史学家,非常详细地记录了大饥荒
时的情况,数据显示有240万人死于非命。而中国在1958至1962年期间,死亡人数是红
色高棉的20倍以上。

档案馆有很多具体数据,多数来自于公安部,也有来自于统计局与省、县62–64年的调
查报告,通过这些数据,迪克特估计“大饥荒”时代,中国至少有4仟5佰万人死于非命
。其中有6–8%死于暴力,超过比波尔布特统治时的死亡总数。

在四年的研究中,迪克特花了6个月在档案局阅读史料。对于大跃进中滥用酷刑,迪克
特表示“一开始,我很难看到缘由,但慢慢明朗化”。因为人民公社建立后,人们失去
了一切,房子、生活、耕牛、工具、包括几年前刚刚分到的土地,所以耕农没有任何动
力劳动。大饥荒开始后,种植的粮食,也不属于耕者所有,要全部上交。为了生存,在
甘肃和广东等地,出现了袭击和抢烧粮库的事件。他举例,1961年1月底在广东的一次
粮库袭击后,农民将粮食烧掉并留下了愤怒的字迹:粮食不是我们的,所以不如烧掉它
。因此执行党的政策,就需要使用更多的暴力强迫饥饿的农夫劳动。

2、很多在饥荒中死去的人不是无食饿死,而是因被禁止给予食物

他的第二个意外发现,是在大饥荒中死去的人,很多是因被禁止给予食物,而非无食被
饿死。

迪克特表示,因为人们的住房被拆,财产被没收、不能自己烧饭,所以人人都需要被公
社“喂养”,不能劳动的病、弱者被视为负担,而为了满足党组织不断下达的更高上交
指标,许多地方对病者、弱者、反对者、开会睡觉的、所谓的坏分子和右派,采取了禁
食的惩罚,这样的例子在档案中并不少见。例如,四川许多县,80%的人死于无食惩罚。

但大饥荒所造成的后果远远超过了死人,迪克特表示,强硬的公社化手段导致了房屋、
交通、土地和环境的破坏,也导致了人性的恶化与人们在道德上的妥协。

他举例,“在湖南省的一个村庄里,一个人被迫活埋自己的孩子,因为这个孩子偷了一
把粮食,这个父亲三周后伤感而死。”从档案史料中他发现,活埋在全国一次、一次地
出现。

在大搞工农业的政策下,从1958年开始许多农村土房被拆后用于肥料,被误导的农民认
为大跃进一定能实现,不久就会重造高楼大厦甚至是飞机场,也将土房拆毁,建造人民
公社所用的砖头也来自于个人房屋,而农民为了生存私自藏粮被发现后,地方官员也用
拆房的办法使农民不能藏粮,最终导致大量房屋被毁。

3、一切灾难是由一个可怕的执政系统发动并导致人民的道德堕落

此外,1961年9月胡耀邦与一队人同行,在淮河与黄河流域进行了3个月的调查,期间发
现裸体死去的妇女和孩子,经调查发现她们为了要口饭吃,把身上的衣服变卖了。胡耀
邦的调查结果是,大跃进的水力工程破坏了当地环境,使土地丧失承水能力,最终导致
了这场恶果。

在迪克特的书中,不仅记载了大饥荒时的灾难,也记载了人们的生存方式。在对民众的
采访档案中,迪克特发现,“偷”是一个最决定性的生活策略、能否偷成是为了能否存
活的。“销售员在店里偷东西、协助人员开假发票、在账本上做花样……”

“一个名为王字尤(音)的男子,此人被报到最高领导人,他的双腿被铁丝捆,有人用
一块十公斤的石头砸他的背,他的一只耳朵被剁,最后一个人用滚烫的工具烙他。为什
么?因为这个人偷了一个土豆”他说。

但为了生活,偷窃一时成了社会风气?工人偷工厂、农民偷吃未成熟的生粮食。有时在
农村,农民用两本账本,一本给党的官员看,一本给自己看。收粮后先给自己分一点,
在运送过程中人们用竹子偷粮,再把沙子参进粮食中弥补重量。在厨房里,厨师做饭也
尽量偷一点。当饭摆在桌上时,有时一半已经没有了。

他还说,据档案记载,1961年1月甘肃省发生了500起农民成群抢劫货车的事例,在1月
底的一次劫车中,4仟农民把货车抢劫一光。有一次农民们从货车上抢劫了军服后,穿
着军服再抢劫了当地的粮库。在湖南的一个县,两个月中30个粮库被抢或被烧。

在强大的政治高压下,人们失去了一切后开始堕落,社会也开始崩溃。迪克特表示,为
了生存,人们被迫只好被迫互相摧残。邻居之间互相盗窃,家庭中的弱者成为了被欺负
的对象。有的为了孩子的未来,将孩子卖掉。被丈夫抛弃的女子,不知如何面对孩子的
哭泣,在保全自己还是孩子的生命选择中痛苦挣扎,被逼将孩子邦在背上跳河自杀。此
时中国的自杀率急剧升高。

迪克特表示,“真正的不幸是普通的人民、尤其是农村的贫民,为了生存必须在道德上
做出多种妥协,所以大破坏与堕落同步进行”。而这一切都是一个可怕的执政系统中执
行着。

刘少奇对大饥荒认识的改变

一直以来,刘少奇都坚决认为大饥荒是其他人的错误,而毛是对的;直到1961年1月,
他走访了整个湖南省后,他的认识完全变了。他在给毛的一份密信中表示,与公安和省
领导谈话中,他得知全省估计有40%的房屋被毁。而迪克特在档案中发现,四川部份地
区,则有60%–70%的房屋被毁。

在《毛时代的大饥荒》中记载一段了刘少奇与毛的争吵:刘少奇告诫毛,停止假装这不
是一场浩劫,停止假装大跃进的过错只是十分之一;过错是十分之九。迪克特表示,这
场在1962年刘与毛的争辩,定下了刘在之后在文化大革命的命运。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47.]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中国近代史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