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274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中国近代史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今年最大假新闻!蔡英文曝光蒋中正原始手令打脸?真相来了!
[版面:中国近代史][首篇作者:Math1978] , 2019年04月08日03:32:35 ,402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Math1978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Math1978 (数学), 信区: Mod_CHN_Hist
标  题: 今年最大假新闻!蔡英文曝光蒋中正原始手令打脸?真相来了!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Mon Apr  8 03:32:35 2019, 美东)

https://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4358729800792056

原标题:反驳所谓蒋介石下令不抵抗原件论点与真相

来源:知乎 作者:royale



最近,大陆网络媒体广传所谓蔡英文在台湾公佈所谓蒋介石当年下令不抵抗的原件档案
,狠打果粉和国民党的脸,而且被某些人列为国史馆的一波“骚操作”,笔者当时看得
时候还算是相当惊讶的,毕竟的确是原稿原件的档案,还有国史馆的浮水印为据,此一
消息还散播到了台湾的网络媒体,引起不少人的关注,综合了他们的论点,笔者也亲自
去国史馆网站搜寻资料,最终也得到了一些我想要的答案。

一,蔡英文公佈解密了蒋介石的原件?:这只是一个假新闻。

笔者在大陆与台湾网络媒体混了也算不少年头,都有接触和交流各地中国的朋友。当某
人发给我这则消息时我挺质疑的,因为如果真的是蔡英文公佈这些所谓蒋介石不抵抗的
原件来打国民党的脸,依照民进党的一贯做法必定是利用一切的媒体散播这则新闻、在
记者会或集会前大肆利用这则新闻来抨击和批斗国民党,而国民党则是发布什麽样的文
告等等加以辩解...反正台湾统独间的斗争肯定是更乱了,然而这种现象却没有在台湾
发生,于是笔者在网络搜索相关文字,也不见台湾真的有这则新闻,反之是大陆的网络
媒体时常都在宣传和转发,而所有消息来源全都来自于知乎上暱称为理水的人,到后来
消息传到台湾网络媒体时连台湾人都疑惑了,可见这则消息纯粹子虚乌有。再说了,如
果就凭国民党的“黑材料”就能推断为国史馆的骚操作,然而笔者也搜到不少同年裡国
史馆公佈垬党的“黑材料”,请问这能不能算是国史馆的骚操作呢?





从上图就可以看到,各个网络媒体几乎都在传播这则消息,大部分都是来自于大陆,而
台湾新闻根本没看见,不仅没有见到民进党批判,更看不见国民党辩解了。

二,蒋介石下令张学良东北九一八不准抵抗?:毫无证据、断章取义

以下是知乎上的理水在文章中写的:



理水以两份张学良给蒋介石的电报来说明张学良怀疑日军有侵略之嫌,并且说明张学良
在九一八之前就多次汇报东北事态给蒋介石,但最后给出的凭证却是九一八事变以后蒋
介石给刘珍年和张学良的电报,很明显蒋介石对于张学良的回应方面和下达九一八不抵
抗的命令方面都是证据不足的,而且作者还最后结论出不抵抗(逆来顺受)是蒋介石给
所有人的命令。

我们来看看蒋介石给刘珍年的电报原文是怎么写的:

“烟台刘师长勳鑑。哿辰电悉。日军侵鲁,已提出国际联盟。此时我国应上下一致,严守
纪律,确定步骤,勿为日人藉口。故先劝告民中(众)守秩序,遵公法,勿作轨外行动,以待
国际之公理与国内之团结,须为有计划之举动。如果其海军登岸,则我方划出一地,严阵
固守,以待中央之命令,此时须忍耐坚定,静镇谨守之。中正,养午。”

电文表达的意思未超过一直已知的衅不可自我而开,而「严阵固守」竟被某些人抹黑成
「如果日本侵略,不准抵抗」,而且文中『忍耐坚定,静镇谨守』也表明蒋介石要刘珍
年态度要忍耐坚定不可意气用事,只需严谨的防守,何来成为蒋介石下令不抵抗的态度
之说?而且笔者怀疑某些毛左不看文中内容,甚至直接断章取义为蒋介石命令山东不抵
抗、九一八不抵抗的关键性证据。

我们再来看看蒋介石给张学良的电报原文:

“瀛眷及尊府家属想均已安全离沉。遥深繫念。请代慰问。再青岛海军,鄙意可迅予集
合塘沽。因在青或恐与日舰发生万一意外,集合塘沽,则在各国军舰监视之下,较为安全
。请即酌行。中正,养印”

很明显明明是家属安全离沉,青岛海军集合塘沽。文中表明了因为青岛海军恐怕会与日
军舰艇发生万一的意外,且要在其他各国军舰监视之下比较安全,可见蒋介石也不想重
蹈日军利用中国军队破坏日本建筑为藉口佔领渖阳发动事变的覆辙。然而某些人利用受
众无知不看原文,造谣为「蒋要求张学良退到长城」。以下就是某些人在其他网络媒体
上盛传的图片:



事实很明显,根本就没有蒋介石命令张学良不抵抗的关键证据,那两封电文,显然还是
与下令不抵抗的命令无关,而且还是其他的与九一八并无相关的内容,更不是蒋介石对
于张学良发表东北事态后回覆给张学良的指示。

三,铣电与蒋介石之后对张学良下达了不抵抗命令?:证据不足

以下是理水的文章:













以理水在知乎上的文章内容来看,他用了两本回忆录想证明铣电与蒋介石后来下令东北
不抵抗的证据,并拿了张学良两封发给蒋介石汇报东北事态,之后跟据蒋介石后来的回
应及后来与张学良在石家庄会晤,下达了不抵抗的命令,综合出蒋介石对日军侵略东北
採取不抵抗政策的态度。



8月24日,张学良致电陈群并转蒋介石,提出:

近来对日外交性情紧迫,彼国朝野上下公然密谋侵占我东北(彼方谓为满蒙),势甚积
极,不可终日。弟曾尽力设法以谋疏解,终鲜效果,所有一切经维寅兄电达左右,荷蒙
鑑誉,转呈总座,至深佩感。近数日来,情况益紧,辽宁东边沿江接近韩岸各县纷纷告
警均谓,韩人得对华人实行袭击,人心异常惶恐,其他各处日韩侨民复多到处寻衅凶横
异常,虽经严令各地方官民特别注意持以镇静避免衝突,一方设法销解一时暂得丢事,
但日人方面属有意动作,现已揭开面目,必将另造事端以为藉口。似此情形,恐非退避
所能了事。弟为此事,日夜焦虑,我兄卓识尽筹,对日外交研究有素,当此危急之时,
我方应用何法以为应付,尚祈详赐指示并请密陈总座决定方策。弟意以为对立各种悬案
应即与之开诚谈判,能解决者即解决之,其绝对不能许其要求者即拒绝之。为此了一件
即少一件,而彼方即少一攻击之目标,是为釜底抽薪之计。总座明烛,几先对此必有良
谋,亟望与外交方面负责人员切实商讨,指示遵行,不胜企祷。

本文这裡明确指出日韩侨民袭击华人滋事,而张学良已经严令各地方官民特别注意持以
镇静严谨的态度来避免衝突,另一方面则是设法消解事态,但日本方面有意动作必将另
造其他的事端为藉口,所以张学良说“似此情形,恐非退避所能了事”。这裡张学良的
严令持以镇静避免衝突和蒋介石之后命令刘珍年『忍耐坚定,静镇谨守』的态度是几乎
一样的,所以很有可能是蒋介石此前命令张学良的,但也有可能是张学良自己下的命令
,所以才会请示蒋介石依照何种办法来应付。与所谓的不抵抗、竭力退让的铣电还是有
很大的差别的。

另外,在大陆关于蒋介石不抵抗政策、铣电等内容,大量使用了文史资料的回忆录,这
些回忆录虽然是珍贵的,但是随著时间的流逝,难免有遗忘或记错,或是受环境的影响
来写的回忆录,更没有其他的佐料来对其相关证明,在海外或台湾虽然有更多的相关原
始史料,但因为历史动盪的原因也未能保存能够足以研究相关问题的资料。而台湾以目
前的史料例如大溪档案,也未见到铣电或提到铣电等相关内容。

“铣”为16日之代电韵目。“铣电”指蒋中正1931年8月16日致张学良电。该电最初见
于“文史资料选辑”第6辑洪钫“九一八事变当时的张学良“。该文称:(九一八当日晚
)沉阳有长途电话前来,据荣报告”驻沉阳南满铁路站的日本联队,突于本晚十时许,
袭击我北大营。诬。称我方炸毁其柳条沟铁路路轨现已向省城进攻我方已遵照蒋主席“
铣电”的指示,不予抵抗“(按:蒋介石于8月16日曾有一”铣电“致张学良谓,“无
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挑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衝突。吾兄万勿逞一时之愤,
置国家民族于不顾。”张学良曾将这个“铣电”转知东北军长官一体遵守)。张学良令
其将续得情况随时转告,但此后沉阳电话呼叫不通。(大风编“张学良的东北岁月”
241页光明日报出版社1991年)。九一八时,洪钫任陆海空军副司令行营秘处机要室主
任,随同张学良在北平办公。因此均以其为权威。但洪文所载“铣电”无其他人有相关
的回忆可以印证。即使就部分大陆学者认为张受“铣电”的影响,于9月6日致辽宁省政
府主席臧式毅,东北边防军司令长官公署参谋长容臻关于不抵抗的电文:“辽宁政委会
臧代主席,边署容参谋长鑑:查平密。现在日方外交渐趋吃紧,应付一切,亟宜力求稳
慎。对于日人无论其如何寻事,我方务须万万容忍。不可与之反抗,致酿事端。即希迅
即密令各属,切实注意为要。“(”张学良致臧式毅等电“吉林省档案馆编”九一八事
变“172页)。并没有提到与所谓”铣电“有关的字样。此外,臧式毅于1951年7月在抚
顺战犯管理所写的交代材料,关于九一八事变发生后的应变,仅书:“会同总司令部留
守参谋长容臻急电北京,想张学良总司令报告并请求应付策。奉命是採取不抵抗主义。
“(”臧式毅笔供“,中央档案馆编”伪满洲国的统治与内幕-----伪满官员自述“70
页中华书局2000年)。同样没有蒋中正事前指示张学良不抵抗等相关资料。

但是更另人难以理解的是洪钫的会议十分具体,应该有其他依据。但是到目前为止,没
有见到关于“铣电”的原始档案。就目前大陆方面出版的几本相关档案馆编辑的九一八
事变的史料选辑:中央档案馆,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吉林省社会科学院合编<九一八
事变>。辽宁档案馆编<九一八事变>以及中国第二历史档案馆编<中华民国档案资料彙编
“等,除了辽宁档案馆编<九一八事变外”,都没有收录此电。而吉林档案馆则注明该
电系馆藏档案资料,而非馆藏档案。其格式亦不同于其他正式电文作为转录洪钫回忆或
报刊登载资料谓:“蒋介石一东北中日外交日趋严重,是日致电张学良称:”无论日本
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挑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衝突。吾兄万勿逞一时之愤,置国家
民族于不顾“。(”九一八事变“172页)。而查遍台湾海外所有相关资料均无“铣电
”记载。

因此,就“铣电”而言,除了洪钫的回忆外,包括其他相关人的回忆档案馆库藏的档案
及蒋中正个人资料等,几乎没有其他资料证实此电的存在。而洪钫的回忆是否正确,则
是一个疑问。在这种情况下,“铣电”是否能作为蒋中正主张“不抵抗政策”的重要史
料,是需要仔细考的。

另一个研究不抵抗政策有关的问题,是蒋中正于张学良于9月12日在石家庄会晤的问题
。有部分大陆学者在讨论不抵抗政策时,即根据这些事实指陈张学良对于蒋中正上述不
抵抗的指示是积极贯彻执行的,并即使想东北军个部的长官转去蒋中正不抵抗的命令(
李新,陈铁健主编“抗日潮流的起伏”86页上海人民出版社1993年)。关于张学良与蒋
中正会面一事,是根据何柱国的回忆而来。“文史资料选辑”第76辑,登载何柱国“九
一八沉阳事变前后”(231页)。另有何柱国“忆张学良将军”,“张学良的东北岁月
“(20--21页):九一八事变以前,9月12日蒋介石曾电约张学良到石家庄一次会面...
...张蒋两人的专车到站后,两人专车并停在一处....两人谈了一个多小时,张回到自
己的车上。蒋介石的专车即开走了。我上车问张学良和蒋谈了些什。张说:“不得了,
日本人要动手了!”我说:“那我们得赶快调兵作好准备。”张说:“总司令叫我们不
要还手”我说:“军人守土有责,敌人来了,怎麽可以不哈呢他说:“是呀守土有责,
应该抵抗,但总司令说如果我们还手,在国际上就讲不清了;我们不还手,让他打?!
在国际联盟好说话。“这就是不抵抗之由来。在蒋介石之授意与命令下不战而丧失东北
,是张学良悲伤了”不抵抗将军“之恶名。这次石家庄蒋,张之秘密会见,也说明日本
人要佔领东北,蒋介石是实现得到情报的。我可以作为历史的见证人。“之后,张友坤
,钱进主编”张学良年谱“,将此事载入1931年9月12日记事。(张友坤,钱进主编“
张学良年谱”(上)573--574页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根据上面的图,理水也用了何柱
国的个人回忆录《”九一八“渖阳事变前后》的记录拿出张学良与蒋介石在石家庄会晤
来串联出蒋介石后来明确指令张学良若日军侵略均不予抵抗的命令的故事。何称9月12
日蒋张会面时,蒋的专车”自汉口开来“,但根据《中华民国大事记》8,9月记事,蒋
中正于8月28日至武汉视察水灾,9月1日发出”弥乱救灾“通电,2日离汉返南京。此后
至12日未有再度赴汉的记载(韩信夫,姜克夫主编《中华民国大事编》229---234页)
。其次,就何柱国所称12日会面一事,亦非事实。 9月12日蒋中正整日在南京活动,并
未有石家庄的行程。 《事略稿本》12日记载:”上午与夫人至天伢城浙军纪念塔野炊
。下午,吴忠信持粤方汪兆铭等複电。“另据吴忠信日记12日所记:”偕三先生趁十一
时三十分车,下午四时三十分到南京。六时,在陵园晤介石兄。。。“(《吴忠信日记
》民国20年9月12日台北党史馆藏影印件)。次日,吴忠信再度挥舞蒋中正。 “南京粤
和平,拟发电粤方当局,请推代表而人来沪,与介石面谈。”(《吴忠信日记》民国20
年9月13 台北党史馆藏影印件 )。另一方面,张学良在12日亦有接见新任驻日公使蒋
作宾的活动。据《蒋作宾日记》9月12记:“晚六时与副司令接洽。方知日方亟欲分离
吾外交政策也。”(北京师范大学,上海市档案馆馆藏编《蒋作宾日记》356页江苏古
籍出版社1990年)。因此,蒋中正如果到石家庄见面,仅有餐后六时前约五六小时的空
挡可以行动。不过以吴忠信由上海到南京的火车行程需要5个小时,五六小时是否能够
来回南京与石家庄,值得怀疑。所以就蒋中正即张学良在9月12日当日的活动来看,几
乎不可能有时间见面。而在引用何柱国的回忆时自然需要加以注意,而不应据此事来说
明蒋中正与张学良在不抵抗政策上的关係。

以下是蒋介石和宋美龄在9月12日的事略稿本记载,很明显事实与蒋张在石家庄会晤明
显不符。

四,张学良放弃锦州是蒋介石的命令?:偷换概念、子虚乌有

我们再来看看理水在知乎上的文章:

理水以从蒋介石下野、蒋后来被邀回京主持大局到维护张学良职位为藉口,诬陷蒋指示
张学良放弃锦州和压倒孙科政府倒台,然而实际拿不出任何关于蒋介石下令张学良放弃
锦州的任何电报指令。首先来看看老蒋对锦州的态度:1931年12月8日,蒋中正电张学
良『锦州军队此时切勿撤退...(并询)近情如何』由此可见,老蒋下野以前就已经命
令张学良坚守锦州了。12月9日,蒋中正电张学良航空第一队已令其限三日内到平归副
司令指挥,可见蒋对防守锦州的态度是支持的。在孙科政府上台以前,蒋介石、顾维钧
二人均屡次向张建议:“锦州一隅如可保全,则日人尚有所顾忌……关係东省存亡甚钜
。”顾于12月5日致张电中犹敦促张: ​“现在日人如进兵锦州,兄为国家计,
为兄个人前途计,自当力排困难,期能抵御。”

张学良始终倾向于“直接交涉主动撤军”,11月28日,日本驻北平参事矢野真前来与张
学良商洽双方解决方案,张表达“虽未获训令,但本人对此赞成”日方进一步希望:
“地方局部问题就地解决,锦州衝突攸关张学良军队切身利害”,随后更情商前参议汤
尔和进行游说。 12月7日,张学良首肯将自锦州撤兵。但张学良对外界都坚称死守锦州
,据日本关宽治等的《满洲事变》记载,“陆军方面收到中国方面的两份重要电报。一
份是十一月三十日由锦州的荣臻给张学良的,主要内容是说锦州附近由张廷枢的第十二
步兵旅固守,很放心,因此希望取消设置中立地带。另一份是十二月一日由张学良给蒋
介石的,内容是否定关于主动撤出锦州的谣传。张学良的这种态度反映出来之后,国民
政府四日就反对设置中立地带的方针,向国联的中国代表施肇基发出训电,同时开始宣
传说,设置中立地带是日本提出的,如果国联万一不能阻止日本的进攻,中国不得不为
自卫而战斗。根据中国方面的上述动向,关东军认为,中国确实要决心保住锦州。于是
,十二月十日,关东军向中央提出,要求增派一个师团。同时要求增配重砲和山炮。”

张学良在锦州驻有重兵,据《蒋总统秘录》记载,关东军看穿了张学良自蒋于12月15日
下野之后已经丧失了战意。据日本陆军参谋本部的“在满州事变中军的统率”文件中,
录有获自中国军方的下述两件情报为例,分析张学良内心业已动摇:

12月21日,北平绥靖公署令第二军司令部:“我军驻关外部队,近当日本来攻锦州,理
应防御;但如目前政府方针未定,自不能以锦州之军固守,应使撤进关内,届时,以迁
安、永平、滦河、昌黎为其驻地。”

12月22日,张学良上蒋总统电 :“公(蒋)今旋裡,毋任痛心!日寇近迫锦州,河北
局面如何善处,乞公赐予最后指针。”蒋下台后张学良信心动摇,大部分部队已经撤入
关内并请示中央,这才是事实

蒋介石电张学良锦州军队此时切勿撤退并询近情如何

蒋介石电张学良航空第一队已令其限三日内到平归副司令指挥

事略稿本记载蒋介石电张学良商锦州方面军事佈置,蒋中正观察国联理事会有关沈阳事
变六件决议案等

凭以上两封蒋介石亲自给张学良的电报就能证明,锦州坚守他是态度积极的。所谓蒋介
石下野后留两把手让孙科政府下台,纯粹是依照种种资料编出来的一个故事。

综上所述,蒋介石自九一八事变的前后,首先在八月东北事态的态度是对日军严加注意
,持以镇静避免衝突,一方面想方设法消解事态,无论是蒋介石还是张学良,大概都已
经猜到日军以藉口发动事变滋事了,九一八事变发生后,也是以严阵固守、忍耐坚定静
镇谨守来应对日军,只备战而不求战,并等待国际公约的裁决,并非某些人“均不抵抗
、竭力退让”的说法。

本文章内容并非完全原创,有许多内容参考、引用、转载大量其他人士及学者的书籍、
资料、文章等等。笔者不是专业的历史学家,仅仅是平日的历史爱好者,有任何错误或
异议欢迎网友纠正和讨论,更希望毛左能后拿出更明确的史实来反击我,对于某些人,
笔者就是看不惯,笔者到今日才见识到什麽叫谎言发了一千遍就成真理,但笔者不愿意
沉默不发声,我不管你是站在什麽政治立场,那是你的事,但是故意造谣抹黑、歪曲事
实、颠倒黑白者们,不仅是道德问题,还是智商问题。​​​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52.]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中国近代史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