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382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中国近代史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小谷围艺术村掠影 (转载)
[版面:中国近代史][首篇作者:chinabbsdad] , 2019年03月02日16:41:12 ,95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chinabbsdad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chinabbsdad (张果老他爹), 信区: Mod_CHN_Hist
标  题: 小谷围艺术村掠影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2 16:41:12 2019, 美东)

【 以下文字转载自 Military 讨论区 】
发信人: chinabbsdad (张果老他爹),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小谷围艺术村掠影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Mar  2 16:39:12 2019, 美东)

http://www.people.com.cn/GB/paper39/11958/1076375.html

人民日报海外版-第七版-文艺副刊

2004年05月10日

剑平

  在广州南郊原番禺市新造镇,隔江有一小岛,名为“小谷围岛”。该岛坐落在珠江
主航道侧,与广州市的长洲岛一涌之隔。岛四面环水,需要靠轮渡才能登岸,所以既无
工厂,也未被开发。但这个小岛有很多古迹,据说最早曾是南越王的狩猎场,曾建有两
座风雨亭,南面的称为南亭,北面称为北亭,宁静的小岛上居住着亦渔亦农的村民,因
远离城市,所以民风淳朴。

  1994年,以广州美院建筑设计院出版社、杂志社离退休人员为主的一批艺术家,为
了建立自己的寻梦园,选择了小谷围岛。在小谷围岛南端靠江边购买了260亩商住地作
为艺术村用地,经过多年的辛劳,与当地政府共同策划,建造了一片别墅住宅区。如今
,走在宽阔通达的林荫路上,只看见处处浓浓绿意,一片片密密花丛;透过庭院的围栏
,还可以欣赏到一座座奇石、一尊尊雕塑、一片片蕉林、一个个池塘……人们在美好家
园诗意地栖居。

  整个艺术村共建房165幢,全部是艺术家们根据各自的艺术理念及工作习惯进行设
计建造的,因此风格各异,无一雷同,完全跳出了一般商品房别墅群的窠臼。比如国画
家的房子除了要有浓郁的中国传统风格外,还要有很宽大的画室;油画家的画室通常要
有顶光;雕塑家除了有顶光的工作室,还要有通顶的中庭,为超高的雕塑作品留下空间。

  目前,艺术村居住着数十位艺术家,有油画家、国画家、版画家、雕塑家、工艺设
计师、高级工程师等,他们的不少杰作在全国展览获过金、银、铜大奖,并且多次被选
送出国参加文化交流活动。

  艺术村除了不定期地进行艺术交流外,还举办“艺术节”。近年已举办过三届“小
谷围艺术节”,免费接待广大群众步入别墅画室,吸引了很多国内外参观者。这时,一
座别墅就是一组展室,一片住宅就是宏阔的展区。各种绘画、雕塑、设计、摄影、装置
、书法、篆刻,还有室内装饰、家具陈设、庭园布局、奇花异卉,令人目不暇接,大饱
眼福。

  据介绍,小谷围艺术村是目前中国唯一一个艺术家群体自发组建的档次高、艺术家
人数众多的艺术创作社区。光是岭南画派第二、三代具代表性的画家就有十多位在此建
画室。在昆明世博会获得金奖的雕塑家、油画界的教授与骨干、造型艺术设计的学科带
头人、人民大会堂广东厅重新装饰的设计者及珠岛宾馆、星海音乐厅、海战博物馆等的
装饰设计者亦在这个艺术村建有工作室。

  许多外国传媒和网站上都有介绍小谷围艺术村的报道,描述这里是“一群有共同语
言、文化教养的艺术家,既融洽交流、和睦共处,又能保留其独自的个性和创作空间…
…错落有致、风格迥异的别墅,或庄严如古堡,或豪华若王宫,或是从传统的日式双檐
建筑演绎出来的新古典,或简洁流畅、宛如后现代的美术馆……与其说这是一个别致的
住宅区,毋宁说是一个品位高尚的建筑博览公园”。

  海外传媒还对我国目前的“艺术村”进行了比较:“‘文化村’向来是世界各地文
化人的理想梦园,中国的文化人碍于具体国情,向往中的‘文化村’往往是一个可望而
不可及的海市蜃楼。过去在北京、沈阳、重庆都曾有过‘自诩’为‘艺术村’的文化村
落,但似乎都不够‘地道’……唯有广州,在这个‘文化地位’并不‘显赫’的商业城
市,奇迹般地诞生了一个‘艺术村’。就是这个尚要摆渡才能够登陆的真正的‘世外桃
源’……”

  法国巴黎有一个由法国文化部资助的“巴黎国际艺术城”,被世界公认为艺术家交
流的宝地。“巴黎国际艺术城”基金会主席布鲁诺夫人曾专程拜访了小谷围艺术村,她
说:“对中国,尤其是改革开放以后的广州,能有这样好的环境及这样出色的艺术家聚
居工作的艺术村,对提高广州市在世界艺术界的地位都有很好的作用。”

  恩格斯的孙女也曾造访小谷围艺术村,并非常赞赏艺术家的工作环境。巴黎高级美
术装饰学院、维也纳美术学院的教授们也先后造访艺术村。世界著名的华裔法国艺术家
陈建中先生,本人在法国最著名的艺术家聚居地———巴黎“蒙马特高地”(毕加索大
师也在此建有画室)建有画室。他来小谷围艺术村参观后,感慨地说:“中国的艺术家
有这样的环境,这样的工作室,不用跑到外国了。这里可以与‘蒙马特高地’媲美。”

  小谷围艺术村凝聚了艺术家们近十年的心血,被作为一个设计作品精心完成,所以
具有较高的艺术品位,它提升了城市的品位,成为城市的骄傲。

《人民日报海外版》(2004年05月10日第七版)

http://www.people.com.cn/GB/paper83/12357/1111383.html

小谷围艺术村之痛

本刊记者 晓舟

几乎所有的协商被拒绝,几乎所有的修改方案被否决,拆迁似乎成了必然。然而花
数亿元钱拆掉一个蜚声海内外的艺术村来修建公共绿地,这个“公共利益”的代价似乎
太高了吧。其实,隐藏在拆迁背后的巨大经济利益才是艺术村即将覆灭的痛苦根源
6月3日,小谷围艺术村别墅“艺宝轩”内,香港美术家联合会主席、著名油画家田
沧海在他新近完成的“华厦佛国”油画上怅然落笔,留下了“2004年春日完成于面临清
拆的小谷围艺术村”字样。环看这陪伴了他近8年的艺术创造家园,这位老人神色黯然:
再到哪里去寻找一个长期的艺术创造家园?
艺术家的精神家园
从广州驱车45分钟,便可到“小谷围”。司机是一个有文化的离职老师,一路上,
他给我们介绍说,这里以前交通根本不通,都是坐船过去的。司机说,前几年他还到岛
上玩过,这个小岛有过很多古迹,据说最早曾是南越王的狩猎场,在此狩猎场上为帝王
建有两座风雨亭。该岛四面环水,基本为森林所覆盖,空气清新,污染极少,一派幽雅
宜人的岭南田园景色。踏上小岛犹如时光倒流,从一个喧嚣的商业都市进入到了另一个
静谧的世外桃源。
然而车到“小谷围”了,司机有点傻眼了:到处是黄土朝天,到处是机器轰鸣,这
...这哪里是我描述过的世外桃源?这就是一个再简单不过的大工地!
几番周折后,我们来到了声名远扬的艺术村。一踏进艺术村,我们刚才略显烦燥的
心情一下舒畅起来:漫步在艺术村宽阔通达的林阴路上,只见绿草如茵,繁花遍地,一
座座漂亮的住房,参差错落地掩映在葱茏的树木之间,每幢别墅的建筑格调迥异,别墅
内的庭院、游泳池、路径设计等也是千姿百态。别墅中既有体现中国古建筑的庄严凝重
,也有追求现代异国情调的简洁明快。这才是我所想像的艺术殿堂,这才是我所追寻的
世外桃源。
小谷围岛坐落在珠江北岸的番禺区新造镇,距广州市中心仅17公里,与广州市的长
洲岛仅一涌之隔,是广州市唯一一块没有被现代工业所侵扰的千年净土。1994年,包括
广东省、港台、美籍、加籍、澳籍在内的数十位艺术家踏上小谷围岛后,被岛上旖旎的
田园风光诱惑得如痴如醉。富有历史研究价值的千年帝王墓及古墓葬群、建筑精美保存
完整的古祠堂群和古民居,以及各种石雕、石刻触目可及,古老的风物立即吸引住这些
艺术家漂泊的心灵。田沧海告诉记者,从踏上小岛的那一刻起,他就意识到,这里将是
他最后的艺术家园。于是他变卖了在香港的所有家产,和其他艺术家们一起根据自己毕
生的愿望和梦想建起了艺术村。
在番禺区及新造镇政府的大力支持下,这些艺术家按照自己的艺术理念和追求,与
其他业主先后建造了160多栋风格迥异具有较高品味的别墅,分别命名为小谷围艺术村(
A区)、谷围山庄(B区)、临江苑(C区)。
整个艺术村165幢建筑,风格各异,无一雷同。每处建筑都是屋主们根据各自的审
美理念及工作习惯进行设计的,就连花园中的一草一木也“配合”得天衣无缝,颇有些
“世外桃源”的味道。
广州美术学院硕士、美籍画家朱嘉权带记者参观了他的艺术居所。号称“石痴”、
“山父”的他,在别墅的一层客厅里陈列了许多常年从国内外搜集来的奇石、石雕、石
具,地面、墙面和桌面的石材从颜色到形状也是他一一遴选,与工人一起装上的,镂花
的门窗等艺术品是他从山西、安徽等地买来,透过落地玻璃便将前院的水池花木和江景
一览无余。可以说在物质和精神上倾注了平生所有。  目前,广东省十大国画名家中
的尚涛、林丰俗、陈振国、方楚雄、李劲5位画家都是小谷围艺术村的村民。至今,岭
南派第二、三代具代表性的画家就有10多位在艺术村建立了画室。这里成了目前中国惟
一由艺术家群体自发组建的档次高、艺术家人数众多的艺术创作社区。在这里,不仅可
以看到各家主人创作的国画、油画、版画、壁画、雕塑、书法、篆刻、摄影、装置等作
品,还可以欣赏到他们的建筑理念、室内装潢风格、家具陈列特点以及园林格局、花卉
养植,甚至还能与主人切磋技艺。
作为一个艺术家的集中地,小谷围艺术村的声名早已远播海内外。许多国内外艺术
界的名人都曾到艺术村举行画展、观摩、交流,并对那里的建筑装饰和人文风光赞不绝
口。法国“巴黎国际艺术城”主席布鲁诺获悉广州谷围岛上有这么多艺术家自筹资金构
建起高品味的艺术村后,专程赴谷围岛参观并不无感慨地说:“对中国,尤其是改革开
放的广州,能有这样好的环境及这么出色的艺术家聚集工作的艺术村,对提高广州市在
世界艺术界的地位都有很好的作用。”
艺术村还成功举办了3届艺术节,每次接待数千人,其热闹程度一点也不亚于国际
的艺术盛会。
著名油画家尹国良至今回忆起历届艺术节还是那样投入,他说,艺术节吸引了大批
广州市民、附近村民、美术院校的学生蜂拥而至。他们如同串亲访友一般,逐家逐户拜
访那些就在自家厅堂花园中展出作品的艺术家。观众不仅可自由欣赏艺术家刚完成的作
品,还可以随时与艺术家本人交谈。艺术在这里与群众贴得很近,再也不是高不可攀的
“神圣殿堂”。
指着“艺宝轩”一楼客厅落地窗边一个独立区域,田沧海骄傲地告诉记者,“我不
仅在这里搞创作,还免费开了个班教农村的孩子画画,我就在这里把几个农村的孩子输
送到广州美术学院的。每逢周六,学生们都会准时到这儿学画画。放假时,我带他们出
外写生。你看,这些都是孩子们的作品。以后,可要可惜了这帮孩子了。”沉浸在往日
欢乐中,突然看到了大门口挂着印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徽及宪法条款“公民的合法的私
有财产不受侵犯”的鲜红牌子和那张冷冰冰的拆迁公告,田沧海声音有些哽咽:艺术村
人散了,艺术之魂也就散了,我们再到哪里去找自己的精神家园?
飞来拆迁横祸
越来越多的艺术家来到艺术村安家落户,小谷围岛逐渐在国内外有了不小的名气。
2002年广东省人民政府给艺术村的业主核发了《房地产权证》,拥有国家认定的70年的
土地使用权和房屋所有权。
正当艺术家们欲精心打造中国的“巴比松”(法国郊区的一个艺术村,其形式与小
谷围艺术村很相像,已经成为巴黎的一个旅游观光景点,而且是巴黎文化的象征)时,
一场拆迁横祸悄然降临。
2002年1月9日,广州市规划局公布了《广州大学城发展规划》。按照规划,广州大
学城将建在番禺小谷围岛及其南岸地区,规划范围约43.3平方公里,规划人口为35-40
万人,建成后广州大学城将成为全国首屈一指的大学城。
在整体规划中,艺术村所在地被划定为广州大学城的文化共享区。起先,这并未引
起艺术家的不安,他们认为以建文化大省为由的广州大学城项目,肯定会将漂亮、高品
味的艺术村融入到大学城的规划设计中。
然而,稍后小谷围岛上展开的针对万余农民的声势浩大的开发建设征地及强制拆迁
行动,不得不令艺术家们的心情日益沉重起来。
2003年4月18日,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突然下发了收回B区谷围山庄和C区
临江苑所有的国土资源使用权的通知。
同年8月29日,广州市国土资源和房屋管理局再次发布“穗房拆字【2003】4号‘广
州市房屋拆迁公告'”,该公告宣布:“小谷围艺术村、临江苑、谷围山庄地段房屋及
其附属物均须于2003年8月29日起至2004年4月29日止拆迁完毕。”
2003年10月21日,约60位业主共同委托律师向广州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以拆
迁依据不足等为由,请求停止对小谷围艺术村三个小区的拆迁行为,并撤销上述《拆迁
公告》。
同年11月,30余位业主代表启程到北京上访,向国家建设部、国土资源部、国务院
等部门递交了有关信访材料。
2004年3月16日,申请行政复议的部分业主收到了广州市人民政府的行政复议决定
书,维持了广州市土地开发中心的拆迁决定。
可怕的“公共利益”
6月3日,记者走进谷围岛艺术村、临江苑、谷围山庄后看到错落有致的别墅区内已
有数幢精美的别墅轰然倒地,如鲜花凋零败落,不禁胸闷难耐。
据实地调查和查看规划设计图发现,小谷围岛艺术村、谷围山庄、临江苑紧临珠江
北岸,是在大学城的边缘地带,并不影响大学城的整体建设。相反,艺术村已经蜚声海
内外,声誉日隆,这反而是大学城以及广东创文化大省的亮点所在!广州大学城的规划
对此为何视而不见,硬要拆除而后快呢?
据部分业主向记者反映称,政府之所以如此迫切希望尽快收回艺术村地块,将艺术
村拆迁搞道路和绿化,醉翁之意不在酒,因为艺术村地块面临珠江,风景优美,是块难
得的风水宝地。“来跟我们谈拆迁的政府官员都明说了,你们这块地太好了,谁叫你们
占用的是谷围岛上最好的一块地块呢”。
据艺术村部分业主称,目前谷围岛的拆迁费用为4至5万元一亩,而谷围岛的市场价
则扶摇直上。另据广州当地媒体报道称,由于大学城开发和修建地铁、桥梁等因素,小
谷围岛土地价格已经成倍暴涨。2003年底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公告准备拍卖的三个邻近艺
术村但位置和景观均不如前者的地块,底价已达每亩250万元,业界则估计最高可拍得
每亩500万元!
据业主们介绍,他们曾为保全艺术村提出许多方案,比如道路稍微拐一下,比如将
迁入的广州美术学院靠近艺术村使二者融为一体,然而这一切都招到了否决。理由是大
学城的规划是经过200多名城市规划设计专家论证的,不容改变。  “到现在我们才
明白,我们的善良成了幼稚,他们早就瞄上了这块地了。”与业主这句激愤之话相印证
的是这样一个事实:当初大学城指挥部在向这些专家介绍岛上情况时,有意隐瞒了艺术
村存在的事实。《民主与法制时报》的记者特意采访了曾经参与广州大学城规划论证的
上海同济大学建筑城规学院著名教授李铮生。据李教授透露,专家们在讨论岛上规划时
,有关部门没有介绍艺术村的情况,因此他们根本不知道艺术村的存在。
编后:离开艺术村的数天内,艺术村庄严凝重的艺术殿堂和大学城尘土飞扬的场景
总在记者眼前飘荡,总有一股强烈压抑感:这是犯罪,对艺术的犯罪。花数亿元钱拆除
一个不仅不影响总体格局而且蜚声海内外艺术村来修建公共绿地,我们是否需要这样昂
贵的“公共利益”?
在艺术村,除了感受到强烈的艺术氛围外,就是每家每户门上钉着的《宪法》条款
: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
采访中,有专家告诉记者,宪法规定,国家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可以依照法律规
定对公民的私有财产实行征收或者征用并给予补偿,“公共利益”的界定就成为私有财
产特别是土地使用权和房屋所有权保护的关键。但令人遗憾的是,对于公共利益的内涵
和外延至今还没有明确而具体的法律规定。
广州大学城进展之神速,争分夺秒欲望之强烈,令人惊愕。业主们说,他们急于要
将生米煮成熟饭。不久前,大学城还发生了大学城保安集体恶性破坏文物案事件,不仅
殴打了考古工作人员,还将众多具有重大考古价值的文物砸毁在现场。有人认为,这是
大学城害怕考古耽误工程进度,因此制造了这一恶性事件;前一段时间,广州大学城拆
迁过程中不惜出动千余警力,出动直升机、警犬进行动迁;现在许多有固定单位的业主
渐渐感受到了来自单位的压力。面对这些情况,有业主告诉我们,他们做好房子随时被
强拆的准备,因为在政府的强大压力之下,他们感觉到无奈和心碎。但他们表示,他们
的抗争不会停止,他们相信法律会给他们一个说法。
--
自从来了互联网,
竹幕后的人民见了太阳!
别看现在是黑夜,
不久就要大天亮!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65.]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中国近代史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