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27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学术学科 - 电子工程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当数学来学 -- EE人士 设计的 英文写作提高三部曲
[版面:电子工程][首篇作者:KaiZhu] , 2020年07月11日07:03:54 ,668次阅读,1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KaiZhu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KaiZhu (祝凯), 信区: EE
标  题: 当数学来学 -- EE人士 设计的 英文写作提高三部曲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l 11 07:03:54 2020, 美东)

英文写作在美国社会的重要性,来美时间够久的华人父母都清楚。美国在国家层面是律
师治国,因为国会大概永远有一半左右的议员是律师。社会各个阶层和方向,尤其以大
公司大企业的高层领导和理事会为代表,被学商学法和其它文科出身的人所把控是司空
见惯的事情。而这些所谓“leader”的最大共同特征就是交流能力都很强,能说会道是
一方面,写作能力也当仁不让,因为二者都是communication 这同一枚硬币的两个侧面
。对于我们华人子女来说,学好理工可以容易保证饭碗,但学好英文写作才能真正有机
会进入主流上层;所谓治人和治于人的区别是也。

虽然知道其重要性,但如何让子女甚至自己本人写好英文,也是我们这些父母的心头之
痛。大多数人有两个认识上的误区: (1) 美国中上白人家庭父母的英文写作都比我们好
太多,所以我们小孩先天环境不足;(2) 我们一代 professional 华人大多靠理工背景
来美,本来社会科学和人文知识背景就弱,在国内又是学的应试英文(早年还都是
British English的底子),所以提高很困难;即使国内文科甚至英文专业出身,来美数
年后,英文大多也鲜见明显提高。这些其实都不能成为我们和小孩英文不容易写好的理
由;都是我们不敢走出自己 comfort zone的借口。

对我们外国人来说,提高写作和口语有很大的不同。相对来说,口语提高需要外部条件
比较高。即使一个基础和资质都不太好的人,如果嫁了美国老公或者娶了美国太太,口
语口音都会几年内明显提高。早年来美国大农村留美的大陆学生,口语提高普遍比较快
,因为周围华人不多,被扔进水里必须学游泳。而近年来很多小留,来美前用银子堆砌
出来的英文根基相当不错,但来美后反而没什么进步,因为成天在小留圈里混。

但写作是完全不一样的。任何人,尤其是理工背景好逻辑清楚的人,都可以通过系统地
,有意识地持续学习来提高英文写作。功夫下去了,三至五年内水平超过大多数教育良
好的白人完全不是什么难题。

为什么这样说呢?首先,提高英文写作水平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对于大多数人,包括
native speaker 的白人,说它是一个 life-time project,丝毫不以为过。既然进步
的空间如此之大,那么在一个比较低水平的层次,相对的好坏其实就没有那么重要了。
大部分的美国白人,即使受过大学教育,英文写作也是非常差的。他们对语法(grammar
) 和用法 (usage) 的掌握,大多似是而非,因为并没有受过很好的训练(后者几乎完
全没有)。他们的词汇貌似比我们多,但对重要基础词汇的各种细微处的理解和把握,
其实也不比我们强,最多五十步和一百步之差而已。语法,用法,和对重要基础词汇细
微处之掌握,都是靠功夫的,而且逻辑能力越强,就越容易效率高地掌握。简而言之,
把英文写作的这一部分当作数学来学,不仅靠谱,而且高效,其实是我们的强项。

什么是语法(Grammar)? “In its usual sense, grammar is the set of rules
governing how words are put together in sentences to communicate ideas—or
the study of these rules. Native speakers of a language learn them
unconsciously.”(Bryan Garner)  基本语法主要是规则,规则就有内在逻辑联系,而
一提到逻辑,我们华人,行!作为外国人,我们其实是比 native speakers 有更大优
势来学好基本语法的,因为我们是 consciously 来学,对语法有敬畏感,把它当作一
个大事;native speakers 很少有认真系统地学习语法的,而美国大多数学校也不认真
系统地教,因为大多数老师本来就语法不强。

什么是用法(Usage)? “The rules govern most constructions in any given
language. The small minority of constructions that lie outside these rules
fall mostly into the category of idiom and customary usage.  ...  The great
mass of linguistic issues that writers and editors wrestle with don't really
concern grammar at all—they concern usage: the collective habits of a
language's native speakers.”(Bryan Garner) 用法比语法要高级,因为它们是
exceptions to the rules,没有明显规律可循,必须对各个要点逐一下功夫掌握,同
时在实用中消化,巩固。绝大多数native speakers从来没有学过用法,都只是通过社
会大学来似是而非地掌握一点点。这就是为什么绝大多数native speakers永远都成不
了一流的 writers的原因。这个课题也不是我们华人的弱项,只是很多人和 native
speakers一样,连语法和用法的区别都还不知道而已。

为什么学好语法和用法对英文写作能力提高至关重要?因为它们对提高写作最重要的能
力—修改自己习作的能力—是不可或缺的。和任何事物一样,提高写作能力不能超越其
发展的必然阶段。一个bad writer 到一个不仅非常strong,还非常 productive,非常
efficient 的writer 之间有些什么中间阶段呢?一个非常漫长的阶段就是一个good
but not very productive writer。简单地说,一个人具备了基本的条件(语法,用法
,词汇,布局谋篇,各种基本背景知识,足够的思想,等等)后,可以写出不错的文章
,但没有办法一步到位,往往第一稿质量不高,但通过多次修改精炼,可以把一篇文章
雕琢成相当出众的水平。这个过程是很花时间的,而且基本完全要靠自己的反复 self
editing,而其中最大部分时间精力都是花在 sentence level 的 line editing。经常
写文章,才有可能有机会经常修改自己的文章。经年累月地反复锻炼 self editing,
特别 line editing,写作水平才会持续进步,效率越来越高,productivity 越来越高
。没有人能够超越这个漫长的阶段,差别只是快慢和时间长短不同而已。很坦率地说,
我自己在这个阶段挣扎了很多年了,忙的年头进步不大,还可能偶有小小退步,但用功
的时候还是有看得到的进步的。

要能够 self editing,特别是 sentence level 的 line editing,必须要有强大的语
法,和更强大的用法来做保障。好的语法可以让你的句子不出明显毛病;好的用法才可
以让一个正确的句子变成一个精炼又不失优雅的好句子。这两项基本功不行,看着自己
其实毛病百出的句子,完全不知问题在哪里,还自我感觉良好,那还谈什么修改和提高
呢? Garbage in, garbage out.
能够在 sentence level达到很高水平(无论效率是不是很高,也就是无论是通过一两
稿还是通过五六稿来完成比较良好的句子),才有可能在 paragraph level 来讨论布
局谋篇。其实布局谋篇的功力,主要并不在英文或者纯粹技术层面上—那些都不难;难
的是一个人的学识,见识,思想,和逻辑上面。这些东西没有,就没有东西可以拿来布
局,可以拿来谋篇。思想从什么地方来?知识和学识是不可缺少的,但不是足够的。必
须要善于思考,有逻辑性地,不偏颇地思考,才能有比较有深度又不偏激的思想。

大陆来的理工男女,尤其我们这一代人,深受“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这种洗
脑愚民思想的荼毒,骨子里抵触甚至蔑视社会科学,是非常可悲的事情。社会科学(包
括经济学,历史,社会学,心理学,政治学,政府学,公共政策学,等等等等)不仅是
科学,而且是非常困难的科学,远远难于自然科学。为什么呢?它们都和人有关。而世
界上没有什么比人更复杂,更难搞定的东西了。

我和一些朋友私下讲过一个故事。我上法学院第一天就被强烈震撼了—一 个理工男,
突然看见 eye opener。第一天我们上Torts课的时候,老师和我们讨论当年美国政府修
建金门大桥和胡佛大坝的事。多年前来美国之前,印象中认识的美国政府就是非常重视
人道和生命的。比如一个人滑雪或者爬山,如果走失了,政府往往花极大代价去救援,
不到山穷水尽不放弃,不惜成本。这给人一种错觉,好像生命无价,起码道义上是这样
—政府不能不这样做,尤其对于美国这么一个富裕的社会,世界头号强国来说。但是,
修建金门大桥和胡佛大坝,在当时的技术水平情况下,是非常危险的事情,根据统计就
预先知道会死很多人。当时没有人会有illusion 觉得这种项目不会有 casualty,而
casualty 可以大致估算出来,而且最后结果基本八九不离十。生命不是无价吗?不是
一个走失的人都要不惜成本去救吗?那么,做为政府行为,在明知最后会死那么多人的
情况下,怎么能够批准这种项目呢?这算不算广义上的 murder?这难道不是一个非常
矛盾的事情吗? 当老师提出这个问题让大家讨论的时刻,我立即被它的深刻击倒了—
如果不上法学院,我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思考这个问题。而这个问题,在耶鲁法学院前院
长,Judge Guido Calabresi 的1970名著,The Costs of Accidents: A Legal and
Economic Analysis,里面有深刻分析。大部分理工男女,可能一辈子也不会接触到这
些思考。而事实上,法学院几乎每一门课程里,都充满了类似级别的矛盾和挑战性问题
。去读法学院前我读到一句 cliché说,"What is law school?  It is a place to
train you to be a better thinker. " 诚不我欺也。

基于以上种种认识,并因为今年病毒带来的一个意想不到的机会自己在网上教授了一些
Usage 的课 (http://english.pandaipllc.com),我深深体会到我自己的孩子,也可能包括大多数类似华人移民家庭的孩子,其实在英文写作上面对的难题,远远超过数学。而在纯粹的英文写作问题之外,更大的问题是他/她们在学校这个小社会里,和整个社会大环境下,面对如何学会独立思考的问题。我们都为中华文化里优秀的部分骄傲,心底也渴望我们的孩子可以把那些东西继承下去并发扬光大,希望他们能把中西文化各自优秀的部分完美结合体现出来。但是,这是非常困难的事情。我们的社区,在美国社会今天如此偏左的惊涛里,实在是一叶无力扁舟,生存尚且不能保证,如何去憧憬那美好的愿景?

我设计了一个比较完整的英文写作学习的三部曲,从四年级开始(因为我家老二马上四
年级):

http://eegstudy.pandaipllc.com

第一阶段:学习基本语法,一学年。

第二阶段:学习各种用法,一学年。

第三阶段:通过长期坚持阅读学习稍稍偏右的华尔街日报,并每周对其中有商榷的一些
句子进行讨论和修改,来和高中生或者家长一起提高英文写作水平并加深社会科学知识
的广度和深度。

教育自己小孩的同时,也希望和大家一起分享。
---------------------------

后注:应家长要求,下周三 (7/15) 演示一次 line edit 华尔街日报。报名参加者可
以把 early-bird deadline 延长至 7/18。谢谢。

https://tinyurl.com/WSJ-line-editing-demo

--
※ 修改:·KaiZhu 於 Jul 11 07:12:00 2020 修改本文·[FROM: 73.]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3.]

 
nobrain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nobrain (nobrain), 信区: EE
标  题: Re: 当数学来学 -- EE人士 设计的 英文写作提高三部曲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ul 11 19:18:36 2020, 美东)

是的外国人写英语文章,和解数学题很像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20.]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电子工程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