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067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侦探与执法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杀人碎尸奇案”:杀人犯被枪毙17年后,被害人活着回来 (转载
[版面:侦探与执法][首篇作者:Mayingba] , 2019年08月25日21:04:08 ,176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Mayingb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Mayingba (吳鐘學), 信区: Detective
标  题: “杀人碎尸奇案”:杀人犯被枪毙17年后,被害人活着回来 (转载)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Aug 25 21:04:08 2019, 美东)

【 以下文字转载自 Military 讨论区 】
发信人: Mayingba (吳鐘學),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杀人碎尸奇案”:杀人犯被枪毙17年后,被害人活着回来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Aug 25 21:03:13 2019, 美东)

直隶阅读 直隶阅读 微信号 zlyd2088
功能介绍
读好书看好文

2006年1月18日,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依照审判监督程序对滕兴善故意杀人案做出再审
判决,滕兴善被宣告无罪。这时滕兴善已经被枪决了17年。人们关注的是,当初这起冤
案是怎么办成“铁案”的?“杀人碎尸”的真凶又在哪里?

1989年1月28日,湖南怀化麻阳农民滕兴善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滕兴善被枪决是因为
“杀人碎尸”,而当年警方认定被他杀害的“死者”,却仍然生存在世!



屠夫被当成杀人凶手

滕兴善是湖南麻阳县高村镇马兰村的农民,家与县城隔河相望,膝下一双儿女。妻子操
持家务,滕兴善是个本分屠夫,在村头开了个小肉铺。

1987年4月27日早晨,一位晨练的老人在麻阳县城的锦江河边,发现一个蛇皮袋子,他
好奇地打开一看,竟是一条人腿!接到报案的民警迅速赶到现场,在河边相继发现了被
肢解的6块女性尸块。

麻阳出了这样惨绝人寰的恶性案件,一时间在小县城里弄得人心惶惶。警方立即成立了
“4·27特大杀人碎尸案”专案组展开侦破。上级公安机关要求限期破案,麻阳警方调
动了一半的警力扑在这个案子上。在对失踪人员的排查中,警方发现曾在麻阳县城当时
的“广场旅社”做过服务员的石小荣离奇失踪,18岁的石小荣是贵州省松桃县人,1987
年春节后来麻阳做服务员,但不久就与家里失去了联系。

随后,麻阳警方到石小荣贵州老家,找到石的四姐,说起碎尸案。根据警方的描述,石
的四姐觉得女尸的发型、身材都很像妹妹。后来她还按公安局的要求,辨认了根据死者
骨骼复原的石膏像,她觉得牙齿有点像,六妹(石小荣)的牙齿有点稀,那石膏像的牙齿
也有点稀。有了这些证据,石小荣最终被警方认定为被害人。

那么,是谁杀害了石小荣呢?石小荣在麻阳接触的人很复杂。警方根据肢解尸体的手法
比较专业这一特征,将疑凶的调查范围集中在医生和屠夫两类人身上。没多久,没有找
到涉嫌的医生,而当屠夫的滕兴善进入了警方的视线,有人反映他曾经到过广场旅社嫖
娼。

同年12月6日,滕兴善在自己的肉铺里被警方带走。

在拘留所里,滕兴善始终不承认自己杀了人。但几个月后,他终于“认罪”了。那天他
一瘸一拐地回监,摸着自己伤痕累累的手脚,对同室的陈功良说:“他们这样整我,轮
流审问,连打带骂,不让睡觉,谁能受得了呀?我顶不住了,只好承认自己杀了人。”
说完仰天大哭。陈功良宽慰他:“你别着急,政府不会冤枉好人的。”滕兴善号啕不止
:“你犯的是赌博,关几天就可以出去,而我这个罪是要掉脑壳的!我还有老婆孩子啊
!”

乖乖“认罪”后,警方带着他去“指认现场”。滕只好把警察带到家里,他想顺便可以
看看妻儿。看到妻子和孩子,滕兴善强作笑脸对他们说:“我没有杀人!政府不会冤枉
我的。”警察给他照了相,随后要他交出杀人的凶器,滕兴善在弟弟家指认了一把斧头。

1988年10月26日,滕兴善被检察机关起诉;同年12月13日,滕兴善一审被判处死刑。

案子终于破了,专案组甚至还摆了两桌庆功酒,祝贺为民“除了害”。

带着重重疑点被枪毙

滕兴善被抓后,滕的妻子找了个律师,决定为丈夫讨回清白。

随着调查的深入,律师滕野发现这个案子疑点越来越多。根据滕兴善向办案人员交代,
自己是用手捂死被害人后,再肢解分尸的。但当年怀化警方的尸检报告说:死者颧骨骨
折。显然,死者受钝器打击头部,才会使颧骨骨折;而用手捂死,是不可能造成颧骨骨
折的。

滕兴善还交代,当时是用一把斧头碎的尸,作案后斧头一直放在弟弟家楼上,再也没用
过。而1988年5月13日,中山医科大学法医物证第27号检验鉴定书结论为:“从斧头上
提取的可疑斑迹未见有人血。”显然,这把斧头不能认定为滕的作案工具。

与此同时,1988年1月23日辽宁铁岭地区公安局213研究所出具的第97号鉴定书,对麻阳
碎尸案死者颅像鉴定结论这样写道:“把送检的颅骨与石小荣的照片比较,颅骨有些部
位与照片不太符……”

滕兴善一案最明显的疑点是:在警方认定为“杀人抛尸”现场的马兰洲上游,曾有邻村
划渡船的船工王明正等人反映,看到过女性尸块。按常理,水中漂浮的物体,只会从上
游往下游漂。滕兴善在马兰洲杀人抛尸,尸体绝对不会漂到马兰洲上游去。

滕野找到警方,把这些疑点一一摆出来,并质问他们:“人命关天,现在疑点这么多,
你们是凭什么认定滕兴善是杀人犯的?”警察的回答是:“这个不由你说了算,政府肯
定没有错!”

滕兴善被冤枉的消息很快传遍全村,一些村民自发赶来,在《申诉状》上签名,集体为
滕兴善喊冤。

令人遗憾的是,这一切无济于事,仍然没有改变滕兴善被判死刑的结局。

1989年1月28日,滕兴善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临刑前,执行人员问他还有什么遗言,
滕兴善大声说:“我没有杀人!我是冤枉的!”他想挣扎着起来,但很快被强按住跪在
地上。他无限留恋地看着面前的青山绿水,然后绝望地闭上了眼睛。“砰”的一声枪响
,滕兴善倒在了草丛中。

当年的被害人仍然活着

1994年,麻阳县城广场旅社的老板刘国沅因做榉木生意到贵州,正好去了石小荣五姐石
树珍的家,石树珍告诉他,原来六妹(石小荣)一直还活着!刘国沅一惊:怎么可能啊?
为了这事还枪毙了一个人呢!他惊诧地问:“你不是开玩笑吧?”“是真的!我妹妹还
活着!”说完,石树珍还拿出了石小荣写给她的信。

刘国沅无意间发现了天大的新闻。当年石小荣在他的旅社里只做了两个多月的服务员,
就悄无声息地失踪了。那时候旅社都快要关闭了,滕兴善确实到过他的旅社一次。而此
时石小荣已经离开旅社快一个月了,根本不可能认识滕兴善。

刘国沅从贵州回来后,马上赶到滕兴善家里:“你们家兴善肯定是被冤枉的!那个石小
荣还活着!”滕兴善的妻子听了这话后,立即失声痛哭。

这些年石小荣到底去了哪里?

大概是1992年的某一天,石家收到一封来自山东的信,信是石小荣寄来的,只写了“妈
妈、五姐”等几个字(石小荣不大识字),寄信地址是山东省鱼台县某地。当时石的妈妈
和几个姐姐感到非常惊奇,六妹明明已经死了,怎么会来信呢?石的妈妈以为是大祸来
临,当场跪在地上磕头。随后,姐妹几个在一起商量,对这个现实将信将疑,石家决定
让老五的丈夫按信上的地址去山东找石小荣。遗憾的是没有找到石小荣。

1993年年中,石小荣突然回到了贵州老家。她告诉大家,1987年她被人贩子从麻阳拐卖
给了山东鱼台县农民赵洁友为妻,1992年在为赵生育一双儿女后才与老家亲属联系上。
回到家后,石小荣听说了滕兴善的冤情后惊呆了,她没想到自己竟给一个幸福的家庭以
致命的毁灭。她辗转向滕的家人表示,自己确实不认识滕兴善,更谈不上与他有“暧昧
关系”。她还明确要求当地法院撤销当年关于她与滕兴善“有暧昧关系”且已被滕“杀
害”的错误判决,并给予名誉损害赔偿,但这一切如石沉大海。

石小荣已经“被杀害”,这在当地是人人皆知的事情,贵州当地公安机关也早已将其户
籍做了“死亡”注销处理。然而,几年后石小荣又重新出现,再次到派出所上了户口,
办理了身份证,并改名石晓荣。2002年,石小荣在贵州省清镇市与刘某结婚,次年生下
一女孩,后因与丈夫贩毒,现在贵州女子劳教所接受劳动教养。这一切的过程,要经历
公安、民政、劳教委、乡政府和村民委员会等多个关口。可是,没有一个部门、一个干
部提出这样一个本该严肃对待的问题:她是一个当年“被杀害”的人,有一个所谓的“
凶手”因为她而蒙冤被处以死刑!

真相何时才能大白天下

滕兴善的死,给这个家蒙上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在学校,很多不懂事的孩子都向滕兴善的两个孩子滕燕、滕辉吐口水,骂他们的父亲是
杀人犯。有时,姐弟俩真想离开学校,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去生活。可是,一想到父亲的
冤屈,他们便打消了退缩的念头,非常用功地读书,两个人的成绩一直名列前茅。姐弟
俩想用自己的努力获得别人的尊重,也希望以此来安慰九泉之下的父亲和几近绝望的妈
妈。

1998年春节,家里因为实在太贫穷,再也供不起姐弟俩上学了。滕燕懂事地对母亲说:
“妈妈,我不念了,去打工挣钱,让弟弟继续读。”

春节后,滕燕决定跟着同村人到珠海去打工。

2004年春节,滕燕回老家过年。有一天妈妈突然对她说:“燕儿,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那个石小荣根本没死,你爸爸是冤枉的!”母亲把10年前刘国沅带回的消息原原本本告
诉了她。滕燕一下子愤怒了:“都10年了,你为什么到现在才告诉我?”妈妈顿时号啕
大哭起来:“那时候你们还小,不懂事,跟你们说了又有什么用呢?再说,我们没有钱
,也怕跟政府打官司……”

百感交集的母子三人抱头痛哭。

春节过后,滕燕立即找了个律师,决定为父亲洗刷罪名。

湖南省高院在接到滕燕、滕辉姐弟俩申诉后,于2005年7月成立专案组,9月,当年涉案
人员已被隔离审查。

滕兴善成了某些司法者践踏法律的牺牲品,这已是无可争辩的事实。人们关注的是,当
初这起冤案是怎么办成“铁案”的?“杀人碎尸”的真凶又在哪里?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52.]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侦探与执法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