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2524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学术学科 - 人类学和语言学版 - 同主题阅读文章

此篇文章共收到打赏
0

  • 10
  • 20
  • 50
  • 100
您目前伪币余额:0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人话是多么的靠不住
[版面:人类学和语言学][首篇作者:bighant] , 2018年12月18日20:27:01 ,215次阅读,0次回复
来APP回复,赚取更多伪币 关注本站公众号:
[分页:1 ]
bighant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1 ]

发信人: bighant (GIN), 信区: AnthroLing
标  题: 人话是多么的靠不住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Dec 18 20:27:01 2018, 美东)

对于我们想说的东西(“对象”),我们的语言够不着。而那些子虚乌有的东西,我们
又能说得义正词严的。人话究竟还有多少能靠得住?用这样的语言作的思辨我们还能信
赖吗?哲学怎么能用这样的工具去完成“探求世界存在的本质”的重大使命呢?除了和
现实世界严重脱节外,自然语言还充满了含混、不确定、歧义、情绪色彩、暗示、双关
等等。语言哲学家没有一个满意的。罗素和早期维特根斯坦都觉得有必要分析和规范出
一种适合哲学的清晰的语言体系,甚至可能造出一种终极清楚的“逻辑语言”。


后来日常语言派的兴起强大,以及维特根斯坦后期的转变,基本宣告了这种改造试图的
终结。建立人工语言的努力,也都转向符号学或机器语言的方向,离开了日常语言领域
。显然,为人所用的语言,就是这么说的,只能是这么说的,将来还会是这么说的。语
言确实在不断进化,但进化的推动力来自为了更宽泛地适应复杂的生活场景,而不是去
迎合哲学的纯粹。哲学只是语言海洋中的一朵浪花。后期维特根斯坦说,日常语言的地
面是粗糙的,但摩擦力给人一种踏实感(大意)。我们应该在“语言游戏”中学习游戏
。意思是,不要去跟规则死磕,要在规则体系内练习怎样玩得更好。


从“原子主义”回归到“整体主义”。语言不再被认为是沿着一条“边线”和实际相连
,而是整体编织在生活的“游戏”之中。所以,维特根斯坦会说出:“一个词的意义是
它在语言中的用法。”用法即意义,在逻辑上是有大问题的。但“不要问意义,要问使
用”是一个行之有效的策略。让我们不必经逻辑分析的曲折过程,直接去理解语言。描
述语分析有时固然能瓦解概念的表层意义,但从来不能消灭一个词或一个概念。因为既
然被构造出来,即使毫无意义,也必然有其用途。texasredneck网友分析了“人民”一
词,很深刻。并发出了罗兰夫人式的感叹:人民,多少罪恶借汝之名!但是对他关于“
如果大家都知道了“人民”只是一个无实指的摹状词,许多坏事就不会发生了”的联想
,我认为是忽视了用法。


人民这个摹状词(描述语),内涵和外延不定。不像人类、国民、公民、股民等,可以
靠确实的共相界定出来。有的时候我们模糊地认为大概就是指大多数或绝大多数。但不
一定。比如美国南北战争时“南方人民”就不包括黑人。人民币也不归大多数“人民”
所有。但是你不能说这个词没有意义,也确实不是个空集,至少说话人是把自己包括在
里面的。所以,从意义上分析看不清。而人民这个词是怎么被使用的呢?一般有两种用
法:第一是作为一个字(两个字)用在名称里,比如“人民币”和“人民饭店”。其实
没有特别意义,不表明性质和所有关系。你不能靠宣称是“人民”就要求拥有人民币,
同样人民政府也和“人民”没有关系。这种用法简单。引起混淆的是第二种用法,就是
政治上的指称。


政治家最喜欢使用这个词,表面上看,是要把一群人团结在一起,但实际上,这个词是
用来划分和剔除的,当作一把卖肉的斩刀。这里的关键要看用法。政治家每次提到人民
,把哪些人包括在内,是见机行事的,也决不事先告诉你。但是,每次使用,目的是要
把哪些人分出去,踢出这个概念范围,是明确的。使用人心里从不含糊。有的时候是“
牛鬼蛇神”,有的时候是“地富反坏右”;有的时候是“科级以上”官员;有时候是“
年收入二十五万以上”;有时候是“非法移民”;有时候是小罗斯福(林登在竞选时指
责小罗斯福不“属于人民(of the people)”)。人民一词,不是因为意义含混造成
各种后果,而是这个词本身就是出于这些目的来使用的。在语词的层面上,没有固定不
变的意义;但是在使用层面上,每次使用时的“意义”是明确的。


当政治家说:“人民,只有人民,才是。。。”这个时候,其实他是对“帝王将相”说
:不是你们,绝对不是你们。。。另一位在说:“属于人民,来自人民,为了人民”时
,其实他在说:心中有数的“有些人”你们听着:有些人我和你们不是一伙的,有些人
我可以不鸟,有些人我可以不管。。。但是,通过“人民”一词的使用,把原来搞分裂
的,装扮成正在搞团结。只能说这位,是使用语言的高手,可为(政治家的)万世楷模
。所以维特根斯坦说:“一个人懂得太多就会发现,要不撒谎很难。”这就是政治和哲
学的区别。


用法分析可以帮助揭示词句真正表达的意义。概念的意义比单纯名称要复杂许多。为了
搞清概念的意义是怎么决定的,语言哲学家们翻遍了指称、意象、行为、使用、心理、
场景、语境、引用、提及、参考、隐喻等等。最终也没有能够统一“意义”的意义。但
是,他们发现,哲学研究,到最后一定归向“意义”研究。美国语言哲学家奎因,总结
为“语义上行”。这种策略就是“把关于事质差异的讨论转变为关于语词差异的讨论”
。而“语义上行”其实是对语言哲学方法论的一个很好的总结。


本体论哲学家们曾经为“外部世界是否存在”这个问题争论不休,上千年都没争出个结
果。事实上也永远不可能争出什么。因为正确的讨论应该是问问双方是在什么意义上何
种系统中使用“存在”这个词,问题就容易得到澄清了。奎因认为罗素的描述语理论已
经解决了“存在”一词的意义问题。就是是否某个自变元的值是空集?“外部世界是否
存在”其实是在问“有没有一个东西(元素)落在“外部世界”这个词的指称范围内。
且不说在哲学领域作这种争论合不合适,即使相关争论真出了什么结果,那最多也就是
改变一下“外部世界”一词的内涵外延,而不是物理学上的发现。


奥巴马和罗姆尼竞选,双方都宣称自己代表了“真正的美国人民的利益和意愿”。我们
先不考虑口是心非的可能,只看这个宣称本身。既然双方针锋相对,那么至少有一方是
虚假的?可是,如果我们真去找寻什么是“真正的美国人民的利益和意愿”,注定会使
徒劳的。不过,我们可以探讨一下双方是在什么意义上何种系统中使用“人民”这个词
,就会有所启发。前面我们说过,“人民”这个词的意义取决于每次的具体使用。政治
家不会主动告诉你他们的定义,因为他们希望尽可能把你向“全体美国人”方向引导。
我们只得去寻蛛丝马迹进行分析。奥巴马坚持要对二十五万美元年收入以上阶层增税,
那他的“人民”可能不包含这些美国人。而罗姆尼说,47%的美国人不纳税,“我的工
作不是为这些人伤脑筋”。那他的“人民”最多不超过53%的美国人。当然我们还要继
续找找他还会把其它什么人再踢出这53%。顺着这些分析下去,如果我们能大概理解这
两个人使用“人民”这个概念的方法,而在他们各自的“意义”上,这一宣称有可能双
方都是真的!这里“人民”概念的意义决定了这个句子的意义。


奎因把语义上行再加强一步,他认为,使用不同的语言体系或理论体系,先天就包含了
一种“本体论的承诺”。什么东西存在不存在,不依赖于语言。但人们说什么东西存在
不存在,依赖于语言体系的使用。你使用道家的,佛家的,逻各斯的,物理的语言体系
,就会对世界有不同的考察方式,对“存在”一词给予不同的“值域”,从而得出不同
的结论。而我们通过语义上行进行逻辑分析,就可以找出各种本体论之间的分歧所在,
看看有没有辩论的共同基础。语义上行其实化解了“形而上学”的基础,使大部分形而
上学问题变的无实际意义。


对于形而上学本体论来说,语义上行肯定是一种偷换和偷懒。但语言哲学家们都很坚定
。“本质在语法中道出自身。”维特根斯坦说:哲学的考察是语法性的考察,哲学研究
面对的不是现象,而是现象的陈述方式,即现象的可能性。当概念思辨明确成为哲学的
主要工作,“语言转向”就发生了。语言转向被阿佩尔总结为:古代哲学注重本体论;
近代哲学注重认识论;二十世纪哲学注重的是语言。


维特根斯坦第一个提出“一切哲学都是‘对语言的批判’”。他说这句话很放心。因为
从当年柏拉图的“哲学家王”时代,哲学包括一切知识,到今天,科学已经远远跑到哲
学前面,担负起探索世界求真知的全部重任。所以天塌下来也有高个子扛着了。他说这
句话也很无奈。哲学的方法是思辨,工具是语言。科学用的方法是实验,工具是技术。
当人们对世界的探索远远超过经验感觉的范围,必须依赖技术手段和技术工具时,哲学
就不再适合承担实证求真的工作。留给概念思辨能做的,只有哲学,还有文学艺术。这
些,都只能在语言范围内,做“游戏”了。


很多人不忿哲学失去智慧女神王冠的位置。辩解说,哲学可以通过不断汲取各个科学学
科的最新进展,从而成为“科学的科学”。这也越来越不可能了。根子还在于语言障碍
。设想一下,如果各门科学停止向哲学或我们的日常语言输送新的概念和语词,哲学家
通过什么去理解科学发现的新知识和理论?很不幸,这种现象已经发生和正在发生。现
代物理学、天文学、和生物学等的最新成果,已经日益不可能为外行人所理解。因为它
们越来越形式化,与哲学互通有无的可能越来越低。诸如用宇宙大爆炸解释时间起源,
用量子力学解释股票,用相对论解释。。。种种,都是只会被专业内人士笑话。因为现
代科学的系统方法,把技术概念和结论的意义严格限制在系统之内,在这门学科的内部
。即使是人文学科,如人类学和经济学,也强烈地表现出这种形式化的趋势和努力。比
如前几年美联储伯克南推出的“量化宽松”术语,就是主动去与日常用语划清界限。使
用语言概念作工具的哲学,不可能与科学兼容。“哲学剩余的唯一工作就是语言分析(
维特根斯坦)”。


压垮我们对人话最后信心的一根稻草,可能并非来自哲学,而是来自乔姆斯基的“普遍
语法”。语言哲学家所说的语法,其实是把语言看作是世界的逻辑形式,从而关心的是
逻辑关系是怎样通过语句表达出来的。语言学家的语法,是实质性语法,关心我们怎样
说出正确的语句形式。双方是表面相关但根本不同的。所以,维特根斯坦不满意日常语
言学派走得太远,批评说“他们与其说是哲学家不如说是语言学家”。而乔姆斯基的“
普遍语法”又是另一种东西。其理论指出语言能力是作为人的一种生物本能(或者一些
器官的“官能”)。这种理论,难免不让我们联想到,眼睛只能看到一定波长的光线,
耳朵只能听到一定频率的声音;胳膊肘只能向里拐膝盖只能向后弯等等。生物能力总是
为了一定的目的服务而进化出“方向”,从而限制了其它目的的使用。更让我们害怕的
是,乔姆斯基宣称他的“普遍语法”研究,不是思辨的结论,而是一个科学实证假说,
可以接受实验证伪的。学术上,我们不吝给那些高深莫测的哲学大师以无限敬仰;但在
生活中,一个无名科学家的小实验结果,都要超过一千个顶尖哲学家的毕生思辨,更让
人放心和容易接受。


语言转向是无可避免的。传统哲学家们骑着毛驴,给自己定下了一个上月亮的目标。他
们在地上一条一条地寻路,希望最终能发现一条通向月亮。可以想象,他们能做的,除
了郁闷地抽驴屁股外,就只能痴痴地仰望星空。语言哲学家们指出了上月亮不是不可能
的,可靠骑驴子是不行的。需要交给航天学家和宇航员去做。罗素那一代人固然还处于
对“形而上学”的逆反期。即使后来温和一些的日常语言学派也说:形而上学命题本身
并不一定是无意义的,但这些命题的真理性往往根植于语言本身的结构。而传统哲学却
以为它们是在描述自在世界的本质结构,从而导致了很多胡说。这是什么意思呢?


一个美丽姑娘正在脱衣服,她要到池塘里去洗澡。一群人目不转睛地盯着。忽然,一列
火车开过来,挡住了视线。等火车过去后,衣服在岸边地上,姑娘已经在水里,只有头
露出来。一个愤怒的声音叫出来:这该死的火车!我这是第六遍看这部电影,每次它都
不早不迟偏在关键时候开过来。。。这时,我听到后排罗素在对维特根斯坦小声嘀咕:
这位是个本体论形而上学家。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185.]

 
[分页:1 ]
[快速返回] [ 进入人类学和语言学讨论区] [返回顶部]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