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504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情感杂想 - 梦里花落知多少版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我的三十年
[同主题阅读] [版面: 梦里花落知多少] [作者:Dreamer] , 2021年02月19日01:34:15
Dreamer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发信人: Dreamer (不要问我从哪里来), 信区: Dreamer
标  题: 我的三十年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Fri Feb 19 01:34:15 2021, 美东)

一直想要做一件事,来给我的三十岁立上一个里程碑。可惜,这一年都过了大半,我还
是什么都没做。

我记性不好。一些以为会记很久的事,常常忘得干干净净。于是在这一天醒来,我忽然
发现,我想要记录一些什么。不为任何目的,只是记录,记录我来这个人世走过一趟。

1. 童年

我出生在一个小镇家庭。很普通的小镇,很普通的家庭。唯一不同的是,我们家有三个
孩子。

在那个计划生育的年代,有二娃已经算是新奇了,别说三子。我是三个孩子中的第二个
,上有姐姐,下有弟弟。小时候常常有人跟我说:我知道你们家为什么有三个孩子,因
为你爸妈想要个儿子。

我很内向,话不多,但我会反驳:不是,是因为我们家有养三个孩子的实力。

我其实知道我的父母是想要一个男孩。生下我不久后,因为不是男孩,他们打算把我送
给另一个家庭。据我奶奶说,婴儿时代的我没喝什么母乳,长得面黄肌瘦,那家人看了
以后不想要。

于是我跟了爷爷奶奶一起生活。爷爷奶奶住在山里,一方面躲着计划生育的人,一方面
为父母节省开支。

计生办的人到山里来查过几次。每一次听到有人来,便由姑姑带着我去山林深处躲半天
,等人走了我们再回来。

其实我很喜欢在山村里的日子。那种日子,现在的人会称呼为穷,但那时的我们根本感
觉不到这个词。山村里的人都差不多,早起喂鸡,上山打柴,下地种菜,回家生火做饭
。我常常跟着爷爷去山上砍烧火的柴,回来后奶奶做饭我跟表哥在窗外的地坝玩。有时
我也会去灶台帮奶奶烧火。

放假时妈妈会把姐姐放回村里一段时间,但我姐姐不太习惯这里的生活,通常只呆几天
便叫妈妈来接走。

和我合得来的是两个小表妹。有时她们会呆上一个月,夏天果子成熟,我们去山上摘李
子,去田里踩水。回来了去灶台生火烧水,再一盆一盆端到后院倒进大盆儿里。院子里
有鸡鸭鹅,我们就在这些家禽间光溜溜地钻进水里洗澡。

晚上吃过饭,爷爷爱在收音机里放上一盘磁带。一家老小就坐在地坝歇凉,看星星。我
们从没见过飞机,每次看到天空中有红色的移动的小点,就会大叫:飞机来了!

然后全都会跑出来,踮起脚看飞机。

后来我要上学了,我爸妈给计生办交了二胎的罚款四千块,我算是转正了。

2.学生时代

上小学的第一天,坐在教室里,几乎每个同学打开书包都拿出了一个双层的文具盒。文
具盒里有长长短短的铅笔和橡皮,他们拿出来写字,但我什么都没有。

那是我第一次体会到“窘迫”这种状态,虽然那时我还并不知道这个词。

“窘迫”和“穷”贯穿了我的整个学生时代。

我们家的条件在那个年代还算不错,但我妈妈不愿意为我花钱。我穿得用得,都是从姐
姐那里剩下来的。

我妈妈从不掩饰她对我的不喜欢。一来我没有如她所愿的是个男孩,二来她一直认为我
没有姐姐漂亮聪明。冬天的时候,她和姐姐围着火炉嗑瓜子,让我蹲在厨房里洗全家人
的袜子。袜子好多好多啊,我得使劲搓,水从温的变凉了,在没有暖气的冬天里冻刺骨。

最怕的就是学校需要缴费的时候,我不敢回家说,说了也总是被各种理由推迟。我在班
里总是最后交上钱的那几个人。

我变得越来越胆小。胆小到,在学校想上厕所都不敢跟老师提。所以有了另一件让我很
难堪的事--我常常大便在裤子里。

那时我妈妈忙着怀孕,大着肚子不能出门给人看到,她天天在家,我的日子都过得战战
兢兢。

五年级快结束时,我妈带我买了人生的第一条牛仔裤,也是她给我买的唯一一条牛仔裤
。深蓝色的,那种流行的裤脚上端有点花边的牛仔裤。我常常穿,穿得到初中,颜色磨
成了浅白。后来因为长个子,裤脚越来越短,短成九分裤,八分裤。我不得不使劲往下
扯,扯得臀部的布料垮到了大腿,走路只能走小步。

冬天的时候,因为衣服袖子都短一截,在课堂上写字手背连着手腕都冻得通红。

所以我的学生时代,还有另一个词--捉襟见肘。

初中之后,我果断报了离家远的学校,读了住校。

3. 大学

我高考成绩不好,不想复读,于是念了一所九流的教育专科院校。我的目标只有一个,
离开我的老家重庆。

我一点也不喜欢重庆,夏天热冬天冷,人人脾气暴躁。

在成都上大学的三年,除了生活过得捉襟见肘一点,大部分的我是很快乐的。我有朋友
,我开始站在校园歌手舞台上唱歌,我暗恋教我唱歌的学长,我兼职打工买自己喜欢的
东西。

我喜欢这种远离家乡,远离父母的生活。我想,是从很早以前开始,我喜欢上了这种我
自己的状态。

小时候在家,我最开心的事,就是全家人都出门,留我一个人在家。我擦地板,做清洁
,然后在音响里放上vcd, 听音乐,看王菲的演唱会。

生活赋予了我一些挫折,同时也赋予了我独行的力量。

我大学念的法律,但后来发现并不喜欢。于是自学考了教师资格证。

毕业后,我很幸运地去到双流一所公立小学做代课老师。

从此我的工作只于小孩有关。我发现我非常喜欢小孩儿,和他们在一起有一种忘掉一切
的舒服感。小孩子多么简单啊,你对他好,他就喜欢你,对你好。

代课老师一做六年,其间因为寒假暑假多,每年我都出去背包旅行三个月。头两年去看
了海,当沙发客,搭车,景区逃票(跟着路上驴友逃了两次,一次被警察逮住了),把
中国的大部分地方都去了一边。

再开始去东南亚。我第一次坐飞机是在13年,我23岁,买了亚航到便宜机票去了泰国。
长途旅行成了我的一种生活方式。我能吃苦耐劳,对物质也没什么要求,能基本养活自
己就成。但旅行是我的必需品,我喜欢那种上路到感觉。

每次一上路,至少一个月。前期查资料,看攻略,找青旅,然后只买一张单程机票,走。

渐渐地,我开始不太满足。在去了东南亚大概十个国家的时候,我开始想去远一点的地
方。

于是,我来到了美国。

我来到美国,确切地说,是我已经不满足于那种走马观花的旅行方式了。我想要体验。
想要真正地体验另一个国度的生活。

the whole life is a journey, isn't it?

到如今我来到美国已经四年了。

四年,这是我小半生里,变化最大到四年。从26岁来到这里,来到这个四季阳光的加州
,现在30岁了。
--

※ 来源:·WWW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匿名天使的家]

[上篇] [下篇] [同主题上篇] [同主题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