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8235
首页 - 分类讨论区 - 新闻中心 - 侦探与执法版 -文摘区 - 阅读文章
未名交友
[更多]
[更多]
文章阅读:朱令案:贝志诚们的谎言分类集锦
[版面: 侦探与执法] [作者:didadida] , 2018年09月13日03:04:30
didadida
进入未名形象秀
我的博客
[上篇] [下篇]

发信人: didadida (滴滴嗒嗒), 信区: Detective
标  题: 朱令案:贝志诚们的谎言分类集锦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hu Sep 13 03:04:44 2018, 美东)

又看到重侃朱令案,俺也贴个旧帖,把贝志城衙内及其同伙在网上散布的并且已被戳穿
的谎言归类整理了一下。这是两年多前的旧帖。此帖贴出后,不少网友指出了贝志城一
伙的更多谣言,例如方舟子的《贝志城为什么要撒谎?》,揭示出贝衙内可能直接涉案
。众所周知,1997年北大学生王小龙下毒后,于心不忍,在医生诊断错误时向医生说是
铊中毒。所以,下毒者救人是很有可能的事情。

下面是老帖,在duping.net和猫眼贴过:

说明:凡是有引号的谎言,可通过谷歌等搜索网站查到,所以就不给网址了。

另外首先提请大家注意的是:网上有消息“1998年12月,朱明新为朱令办理退学手续时
,发现朱令的相机、蜂蜜、咖啡等不见了。而公安部门早在1995年就将这些物品封箱后
存在化学系办公室,并给了朱家一份物品清单”。事实上,最值得检查的是这些物品,
而不是什么“杯子、化妆品”。朱家的“朋友”张捷律师凭空断言“在咖啡杯下毒”,
这其实很荒唐,为何不在蜂蜜或咖啡罐中直接一次下毒而要在冲好了的杯子下?这个说
法有违常理,却能证明“多次投毒”。朱令也许是“二次(或多次)中毒”,但投毒者
却完全可以“一次投毒”。

周岩、祝友秀、林妤謓等多个美女毁容案都是追求不成被毁容。朱案也符合这一特征,
只是凶手手段高超,特别是事后造谣的功夫了得,得以逃出法网。

2011年在美国发生的李天乐投铊杀夫案,受害者王晓业发病没几天就去世了。对比王案
和上述毁容案,朱案与毁容案更相似。

下面分几节评论具体的谎言和网上传言。

一、已被证伪的“凭空捏造式”谎言。

1,“朱令介绍孙某也参加了民乐团,而且练习的也是古筝”。被反驳后,造谣者贝志
诚被迫认错。

2,“由于朱令的水平高,孙某几乎不可能有演出的机会”,有照片录像,她们曾同台
演出。当然,造谣者可以争辩:“几乎不可能”不是“不可能”。

3, “铊铊(孙维)说朱令弹的是古琴、不是中阮、……”。这是凭空捏造。孙维第一
次公开声明就说“朱令弹的是古琴独奏,同时也参加中阮伴奏”。

4,朱家律师的博文也有明显不实的地方,如“(嫌疑人)有直系亲属为副委员长”,
如果“嫌疑人”指的是孙维,那就说错了。孙的直系亲属最大只当到政协常委。如果该
律师签发的正式法律文件有这样明显的硬伤,那朱家真该换人。

5,“据说孙维祖父死前,最高领导人去探访他,他的要求就是把他孙女放出来。又据
说当时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大发雷霆说:放他妈什么放,打死了装在麻 袋里放出去。”
事实是在1995年底之前根本不存在“放出来”的问题。

二、网上和报刊上自相矛盾的“倒孙文”。

1,张捷律师为了配合后来冒出来的“化妆品”理论,最近在博文说“朱令第一次的中
毒应当是外用,可能有多次投毒。铊可以麻痹视神经,所以朱令先是去同仁看眼睛;铊
还是脱毛剂,所以第一次朱令脱发却没有全身铊中毒症状。”但对朱父的采访却是“其
实在演出之前,朱令的身体已经出现了异常。她吃不下东西,直喊肚子疼。”是内脏中
毒。

2,律师说“下毒被怀疑是朱令的咖啡杯,但这个杯子找不到了”。跟贝志诚打架:“
关于咖啡杯,公安去朱令宿舍搜查,结果是在孙维床下的箱子里找到了朱令的咖啡杯,
而且被彻底清洗过。”

【评论】:看来律师应该首先起诉贝志诚。在网上一搜就可以看到,为了“找到了朱令
的咖啡杯”,真铊马甲们狂轰滥炸。张律师如今声称“找不到”,真铊们该出动了吧。

三、被孙维否定,而贝某又拿不出任何证据的谣言。

“朱令父亲走私铊传言……谣言的来源最后查到了,确定为孙维所为”。谁查的,“确
定”结论文件何在?如果只是贝志诚查的,那其他人同样可以查出“确定为贝志诚所为
”。

四、“移花接木”式谣言。

1,有匿名网文说:“她(孙维)称案发后,朱令寝室个人洗漱或化妆用品失窃”,进
而扯到“杯子”。事实是,孙原话只是“听说是不见了化妆品”。把“化妆品”偷换为
“洗漱或化妆用品”,进而扯到“杯子”。

2,贝志诚说:“孙维自述说自己是1997年被警方盘问,而自己爷爷孙越崎在1995年12
月9日就已经去世作为没有势力介入干预此案的理由”。事实上,孙维只是否认在1995
年她跟公安部门有任何交道:“我一天也没有被关过,根本谈不上‘放出来’”。把“
放出来”偷换成“干预”。

【评论】:以上两例何其相似,大家都看得出来匿名者何人了吧?

五、其他“疑点”

1,《法制周报》2006年1月26日的报道:“1995年3月底,朱令宿舍的一名女同学给吴
承之打电话,告诉他‘朱令还剩下的面包,我们几个分了吃了’。‘很明显,有人在销
毁证据。’吴承之向记者回忆这个细节时强调。”

【评论】:面包会长霉。如果是男生,室友长期住院,通常扔掉了事,谁也不愿见霉面
包放在旁边的书桌上。女生心细,给物主家人通知一声,而且不忍说“扔了”。此事很
简单,但吴先生是当事人,看不到这一面可以理解。

2,律师说“多次投毒准确无误,没有误服不容易。”

【评论】:下半句不好理解,上半句只是律师自己的猜测。可以称为“准确无误”的只
是朱令多次中毒。完全有可能是朱令的罐装咖啡被一次性少量投毒。强调“多次投毒”
,无非是利于嫁祸同室学生。从诊断结果看也是如此:朱令显然是长期(但少量)中毒
,她身上毒量很大。

六、枝节:

贝说:“中国人都知道,在中国最高领导人是总书记”。此话不确,但涉政治恕不多说
。1992年,一位没有任何职务的老人说过:“谁不改革谁下台”,这个“谁”包不包括
贝某口中的“最高领导人”,中国人都知道。

七、其他。

1,网上有人问为何孙维不敢起诉造谣者。对此,俺建议提问者看看豆瓣网上的《基本
数据列表》。根据该表,贝某自称他的的多个谎言(如“咖啡杯”“公安局长大发雷霆
”)源自朱家。

【补一句:2013年,同样有人问贝志城为何不敢起诉方舟子,请贝衙内入瓮。】

孙维已经说过,朱的亲属给她寄过恐吓信,“发誓不惜用一切为朱令复仇”,暗示要用
“黑社会”来“除害”。但孙“不想给她的家庭雪上加霜,因此没有追究。”

2,1995年12月 ,《美国医学》杂志刊登文章,报道互联网诊断朱令铊中毒事件。(U.
S. Medicine,“Internet Diagnosis: New Link to China”, Vol. 31, No. 23-24,
Page.3 & 9, December, 1995.)这篇文章中提到“看起来朱令是个谋杀企图的受害者
,目前线索指向一个被抛弃的追求者。”

3,有笔名为“天蓝心情”的匿名者曾问:“是不是校外的人投毒?……男的?”,然
后自答:“基本决定为本系的女生”。这家伙表演此地无银。

4,贝志诚说:“朱令案公安机关走访了200多家化工用品商店等可能拥有铊盐的机构,
结论是朱令不可能通过清华外其他途径摄入铊盐”。但在清华案发后的1997年,北大又
有学生用铊下毒。贝先生除了谎言以外,拿什么担保北大的铊不会往清华投?

4,有为笔名为“海洋之上的cayman”抱怨贝志诚们“现在一点功课不做乱说的人太多
了”。他忘了,不论造谣者如何做功课,谣言总会穿帮。

八、结论。

造谣总有目的:那就是遮掩真相。因为真相对他们太可怕。




--

※ 来源:·BBS 未名空间站 网址:mitbbs.com 移动:在应用商店搜索未名空间·[FROM: 71.]

[上篇] [下篇]
[转寄] [转贴] [回信给作者] [修改文章] [删除文章] [同主题阅读] [从此处展开] [返回版面] [快速返回] [收藏] [举报]
 
回复文章
标题:
内 容: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友情链接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未名空间(mitbbs.com),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