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972
移民专栏首页 -> 刘宗坤律师专栏 -> 文章
EB-1A申请、加速审理及补件(RFE/NOID)问题
作者:刘宗坤律师     发文时间: 2017年08月10日 15:49:01
EB-1A申请、加速审理及补件(RFE/NOID)问题

刘宗坤律师按:滥发RFE(Request for Evidence)和NOID(Notice of Intent to
Deny)可谓移民局案件处理过程中的痼疾。这种现象不仅进一步降低了移民局本来已经
很低的工作效率,浪费大量宝贵的政府和民间资源,而且给移民申请人造成不必要的困
扰。移民局曾针对滥发RFE的现象公布过备忘录,试图规范移民官的做法。不过,效果
并不明显。在此,我们就与RFE/NOID有关的一些问题 做出解答,希望对读者有所帮助。

问:加速审理(Premium Processing)是否会增加要求补件(RFE/NOID)的机会?

答:加速审理的主要问题是不太稳定。大部分时候还算正常,但在某些时间段的确出现
过多RFE或NOID的现象。移民局并没有解释出现这种状况的原因。但从种种迹象看,大
致与两个因素有关:一是移民局的工作量;二是新移民官上岗。加速处理要求移民局15
天内审理申请,否则要退回$1,225的加急费。如果在某个时间段移民局收到的申请过多
,某些移民官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对案件的审理,便通过发放千篇一律的RFE/NOID
来拖延审理时间,为自己的低效率制造借口。当然,这是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做法。另
外,加速处理有新移民官上岗时,RFE和NOID的机率也会显著增加。在以往我们与移民
局的沟通中,移民局官员曾指出,新上任的移民官因为不太了解相关法律和规章,加之
缺少足够培训,往往会错误发放不该发放的RFE。

问:我的EB-1A申请收到RFE/NOID,要求提供证据证明符合EB-1A的每一项条件,似乎第
一次什么证据都没有递交一样。移民官的这种做法是否正当?

答:移民局的备忘录明确禁止移民官发放空洞的(broad-brush)RFE/NOID。不过,备
忘录是一回事,实际做法是另一回事。我们发现,有些移民官仍然我行我素,继续发放
这种空洞的RFE。 这种做法明显违反移民局备忘录中的规定,属于一种不正当的执法行
为。

问:如果收到这种空洞的RFE/NOID,应该怎么办?

答:根据移民局的说法,即使收到这种空洞的RFE,申请人也应当在规定的时间内做出
答复并提交所要求的证据。目前,移民局一般给申请人30到84天的时间做出答复。如果
不在规定的时间内做出答复,移民局会认为申请人已经放弃申请,进而会否决相关申请。

问:如何答复这种空洞的RFE/NOID?

答:如何答复这种空洞的RFE/NOID,无法一概而论,应当根据申请人的具体条件和能够
提供出的证据来制定不同的答复策略。在大多数申请案中,申请人可以提供的证据主要
有两类:客观证据和专家意见。如果没有新的客观证据提供,就只能提供独立的专家意
见对已递交的客观证据做进一步分析和解释。

问:为什么移民官会盲目发放没有道理的RFE/NOID?

答:在以往我们与移民局的沟通中,移民局官员曾指出,新上任的移民官因为不太了解
相关法律和规章,加之缺少足够培训,往往会错误发放不该发放的RFE。这是其中一个
重要原因。如前所述,另外一个可能的原因是,某些移民官无法在规定的时间内完成对
案件的审理,便通过发放RFE来拖延审理时间,为自己的低效率制造借口。当然,这是
一种极其不负责任的做法。

问:我在最初的申请中已经提交了充分的证据,为什么移民局还要求我再补充同类证据?

答:某些移民官滥发RFE/NOID还与错误地适用举证标准有关。移民申请的大部分种类适
用民事和行政法程序中的举证标准,即“占优势的证据” (preponderance of the
evidence)。这不同于刑法程序的举证标准:“确凿无疑的证据”(beyond
reasonable doubt)。某些移民官混淆了这两种不同的举证标准,把刑法程序的举证标
准滥用到移民申请中,要求申请人提供“确凿无疑的证据”。有关移民申请的举证标准
,读者可参见拙文“移民申请的举证标准及RFE问题”(http://www.niwus.com/art0022.html)。

问:如何避免收到不正当的RFE/NOID?

答:尽管移民局已经意识到滥发RFE的危害,遗憾的是移民局尚无有效的措施来杜绝这
种现象的发生。从申请人的角度讲,自己能做的就是尽量提供全面完整的证据,不为移
民官发放不当的RFE提供借口。但是,移民局发放的某些RFE/NOID和第一次递交的申请
材料并没有绝对因果关系。所以,完整有效地组织材料只能降低收到RFE/NOID的机会,
并不能完全杜绝不正当的RFE/NOID。

问:不正当的RFE/NOID有哪些种类?

答:我们把移民局发放的不正当RFE/NOID归纳为三类:第一类是模版(generic)RFE/
NOID。这类RFE内容空洞,往往要求申请人提供证据,证明每一项应该证明的东西,似
乎申请人什么证据都没有提交过一样。第二类是要求提供缺少法律意义的具体证据(
specific evidence)的RFE/NOID。这类RFE/NOID要求申请人提供具体的证据,比如说
申请人的文章引用记录等。不过,在很多情况下,移民官因不了解申请人的专业情况或
对相关法律不熟悉,会提出一些缺少科学常识或在法律上没有意义的问题。第三类是混
合(hybrid)RFE/NOID。这类RFE /NOID是前两种RFE/NOID的混合体,既提出一些空洞
的要求,又提出一些具体的问题。

问:在收到移民局提出错误要求的RFE/NOID后,应当怎样回复?

答:在收到提出错误要求的RFE/NOID后,申请人要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制定可行的答复
策略,积极准备,据理力争,并通过相应渠道向移民局反映情况,以期移民局能够及时
纠正少数移民官的不当做法。有关如何回复这类RFE/NOID,读者可参阅拙文“如何回复
RFE中的错误要求?”(http://www.niwus.com/art0023.html)。

问:RFE/NOID在答复后,移民局需要多久做出审理?

答 :RFE/NOID答复后,非加速处理一般需要两三个星期到两三个月的时间来审理。个
别的案件则比较慢,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会得到审理。移民局没有提供具体原因,解释
为何有些RFE/NOID审理时间短,有些审理时间长。我们感觉,审理时间的长短可能与处
理案件的具体移民官的工作量和工作效率有关。如果是加速审理,移民局应当在收到答
复后的15天内做出决定。如果移民局无法在15天内做出决定,申请人可以可以要求移民
局退还加速审理费。

问:RFE/NOID答复后,如果无法在合理时间内得到审理,应该怎么办?

答:大部分I-140的RFE/NOID会在移民局收到答复后的两到三个月内得到审理。有个别
RFE/NOID的审理时间会超过三个月。若等到三个月尚无结果,就需要申请人采取进一步
行动。我们的做法是:如果RFE/NOID在答复后的三个月内没有得到审理,我们会通过移
民局提供的渠道提出个案质询。移民局在收到质询后,一般会在几周内对个案的进展情
况做出解释。

问:RFE/NOID答复后,是不是还由当初发放RFE/NOID的移民官来审理?

答:按照移民局的工作程序,RFE/NOID答复后仍然由当初发放RFE的移民官来审理,除
非移民局另做安排。

问:RFE/NOID在答复后的批准情况如何?

答:虽然收到不当的RFE/NOID令申请人困扰,但是答复RFE/NOID后的结果并不令人失望
。从近年EB-1A I-140的申请案来看,大部分在回复RFE/NOID后得到批准。有关近年批
准的EB-1A、EB-1B以及NIW案例,读者可参阅 http://niwus.com/Approvals.html。

********************************************************************
刘宗坤律师(Z. Zac Liu, Esq.), 法学博士(J.D., Valparaiso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哲学博士(Ph.D., Peking University),伊利诺伊州最高法院及联邦法院
执照,曾担任Valparaiso University Law Review的编辑和审稿人, 著有中英文书籍
多种,散见于中美各大学图书馆。执业以来,他已代理无数名来自世界各地的科研人员
和专业人士成功获得绿卡及各类非移民签证,尤其在国家利益豁免(NIW)、特殊人才
(Eb-1A)、杰出教授和研究员(EB-1B)、PERM 劳工证、H-1B工作签证等方面积累了
丰富的经验。有兴趣提出申请的读者,可将简历发往[email protected]。刘律师会
在两个工作日内对符合条件的申请做出免费评估。 
 
Kellie Pai律师,法学博士(J.D.,University of Houston Law Center)、文学学士(B
.A.,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德克萨斯州最高法院执照,联邦法院执照,
刘宗坤联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

Christina T. Le 律师,法学博士(J.D.,University of Houston Law Center)、文学
学士(B.A., Northwestern University),德克萨斯州最高法院执照,联邦法院执照,
曾任U.S. Department of Justice驻Houston移民法庭Attorney Advisor,现任刘宗坤
联合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

Sabrina Schroeder律师,法学博士 (J.D.,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College of
Law)、文学学士 (B.A., Oklahoma State University),密西根州最高法院执照,曾任
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 Law Review编辑,密西根上诉法院Prehearing Research
Attorney,现任刘宗坤律师事务所高级律师。

Karen Egonis 律师,法学博士(J.D., University of Houston Law Center)、文学硕
士 (M.A., 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文学学士(B.A., Texas A&M University
),新罕布什尔州最高法院执照,现任刘宗坤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Grace Wang律师,法学博士(J.D., St. Mary’s University School of Law)、理学
学士(B.S., The University of Texas at Austin),德克萨斯州最高法院执照,曾任
The Scholar: St. Mary’s Law Review on Minority Issues编辑,现任刘宗坤联合律
师事务所律师。

Cathleen S. Creegan律师,法学博士 (J.D., University of Oklahoma School of
Law),文学学士(B.A., University of Oklahoma),德克萨斯州最高法院执照,现任刘
宗坤联合律师事务所律师。

Liu & Associates, PLLC
5718 Westheimer Rd., Suite 1100
Houston, TX 77057
Phone: (713) 974-3893 (US)
(950) 4034-8985 (China)
Fax: (713) 974-3463
www.niwus.com


[快速返回]
赞助链接
www.dealmoon.com/mit160banner
未名交友
将您的链接放在这儿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 - 未名空间(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