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9942
首页 - 博客首页 - 甜宝宝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姑苏夏,-------小说全本
作者:jianchi
发表时间:2010-10-13
更新时间:2010-10-13
浏览:786次
评论:0篇
地址:76.
::: 栏目 :::

H1B被要求补件,再求祝福。跟文将有包子。

本来为了应题,每段会加入与姑苏夏天场景和与当年属相相关的东西,但现在实在没有心情,补足全本,潦草了。大家将就看吧。给点祝福。多谢各位。


辰龙年夏
兰热火朝天的从苏州市招聘会挤出来,衣服汗津津,心理还是很定心的,家里
托了人,招聘会上投简历就是走个过场,所以投了就走吧。龙年是腾飞之年,总算可以
抛开书本,一展宏图,青云直上。 公共汽车站没什么人,像她这么早离开的人很少。
烈日虽不当头,也闷热的够呛。一辆公共汽车下来个高中同学,不同班,但同时是拐了
不知几个弯的远亲。大学不在一个城市,更兼男女有别,本身就玩不到一起, 很久没
有联系了,倒是经常听长辈们提起。打了个招呼,聊起某亲戚在妇儿院待产,这存是没
话找话,两个很久没见的人要找出共同点来。说到怀孕什么的时候,边上还有个男生明
显脸红了下。看过去,是高中同班同学朱,却原来和亲戚上了一个大学,所以一起来招
聘会。虽然高中没说过话,名字都忘记快了,兰还是很爽利的打个招呼,男生脸更红了
,可能加上天气太热,那脸色可以淌下颜料来。兰等的汽车来了,她跳上车,忍不住泯
嘴笑了,真是单纯的同学哟。

巳蛇年夏
上了一年班,兰发现事业单位就是委与虚蛇,混吃等死的地方。有高中好事者约定同
学聚会,兰当然要凑热闹。在同学中再度见到了朱,他进了外企。兰其实一直心虚,觉
得自己比不上这票同学,他们个个找工作凭的都是自己本事,而自己则不折不扣是个仰
家人鼻息的寄生虫。过几日接到朱电话,又要同学聚会了,爬天平山。兰去了却只见到
朱,心下一动,难道有什么预谋?夏天马上要过去了,天平的红枫才露了一点点黄色。万笏朝天的天平山,越向上越陡,近山顶的地方终于
需要帮助,他们拉手了。下面很自然,他们比一般同学走的更近,常一起玩。

午马年夏
带工作的小姐妹去朱的家玩过,家里整洁的像薛宝钗的屋子,兰一下喜欢上了这么另类的男生,他的有条理。小姐妹笑道你们可真互补呢。他们工作一个园区一个新 区,约会常在中点----观前街。公共汽车常堵,兰是慢性子,老迟到,但每次下车都能看见朱等待的脸,这让她快乐。兰爱吃杂七杂八的零食,常常从街头吃到 街尾,而他总在边上笑说这个不卫生那个不健康。兰喜欢被爱的人小小控制。 有时候加班晚了,他就横穿个苏州来看她,苏州乐园刚刚关门,夏风夜正清凉,两个人在门口幽幽暗暗的马路上牵手兜兜荡荡。 马到成功,顺理成章,他们恋爱了。两个热恋中的人是无脑子的,你哝我哝就是整个世界。

未羊年夏
夏夜漫漫,无心睡眠,那不是周星星的电影,是恋爱中男女的化学作用。他们同居了,月朗星稀帮助了这种化学。通到女人的心的,也许真是阴道,兰知道自己更爱朱。朱去上海给兰带了件毛衣,然后告诉了价格,价格并不贵,穿上那羊毛有些扎脖子。爱情也开始有点刺。 当他们看泰坦尼克出来的时候,朱说:“好贵呀。”朱郑重其事的告诉兰毛衣:70元呢!。兰和妈妈说了小小的烦恼,妈妈说,人生活的背景不一样,看重钱也不是什么坏事,他从小苦出来的,自然看重钱一点,可是你看他多上进呀,男生要上进,从(平凡的世界)中的走出来,那才是潜力股,难道找个少爷才好吗?。

申猴年夏。

结婚了,春末办的酒,没两天夏天就到了,姑苏的风俗,夏天是不能结婚的,热婚,等于孽昏,兆头不好。夏天过的热上加热,小两口黏糊得很。夏末没有多久,朱为了考研搬出去租房子住,周末回来一晚。兰委屈,我还是新新娘子呢,周年都没有过,同城还只能周末回来见一面。可是男人上进有什么错呢?桂花香渐渐淡来的时候,兰买了100多的人参,打了粉,装了胶囊,去看他。他不是很领情:你妨碍我看书了。如今的兰已经是奴隶了,而他翻身成了将军。

酉鸡年夏

兰怀疑自己的爱情生活变了味,有些男人讨老婆也许是为了有而有。好像争争夺夺考试拿了个奖,这奖也就该搁在架子上积灰了。也许这一辈子就是这样了?女人说到底还是弱者,贬值得比结婚证上积的灰还快。朱总算考上了研,却在体检中查出骨头有阴影,有可能是肿瘤。 兰突然发现了自己的爱-------真爱. 在以为不想珍惜的时候,突然的失去,才知道自己的底线和可以的付出。往上海跑吧,托人辗转,找到专家,确诊是炎症。朱顺利跨进他的理想,他们开始两地。

戌狗年夏

朱在新的台阶上有了新的理想,开始准备考托考G。兰只有跟从。朋友有不支持的,好好工作不好吗?干吗折腾?兰总是弱弱笑笑:那是他的理想,要是拦着他以后不是要怨我?反正我怎么都成。好日子好过,苦日子苦过,再说我也工作,日子差不到哪里去。兰积极的准备自己的孩子,接近30的人,母性开始生长。

亥猪年夏

兰大着肚子在机场,空姐友善的过来问几个月了?过了7个月可是不能乘机的,要医院证明。兰笑说我只是来送人。朱的踌躇满志写在脸上,未来一切光明。 他走后,兰在机场的洗手间格子里大哭,宝宝用力踹着肚皮,为了这不能说道的郁闷。对所有的人都是喜事的时候,这郁闷就更不能说。一个人生,一个人带,面临的所有都要一个人扛。朱不能理解,我不是让我爸妈照顾你了吗?是呀,再加上一个人面对的婆媳关系。

子鼠年夏

孩子近一岁,兰带着他踏上陌生的土地,爸爸这个词,陌生又亲近起来。从工作到家庭主妇的转变,艰难异常。 切菜,胡萝卜满案子跑。做菜,不是咸就是淡。带孩子,抱着孩子一起哭。为自己的不能干,兰越来越自卑。为朱的指责,兰越来越沉默。有时候在卫生间了,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也会默默想:我变差了吗?没有,只有在往好了变,给我点时间我会适应的。


丑牛年夏

终于忍不住,兰对朱说,”你老说我做饭没王姐好吃,可是我英语比她好呀,看人也要看看优点。”“你英语好?有小花好吗?”“小花开车还没我好呢,我敢上高速。”“你好?长青的老婆人家又会开车,又会收拾家。 ”“你不能拿别人的最优点和我比,每个人都有优点和缺点的。”“哦,-----你好----好的很!别来烦我!我去实验室。”
他的手机忘记带了,兰电话给他办公室,接电话的是他的同学,可以听见电话里他哈哈开心的笑声,以及另一个女同学的娇嗔。朱说,“怎么是你,不是让你没事别打这个电话吗?”口气厌烦到冰点。原来夏天也可以是冷的。

寅虎年夏

去法院应诉的路上,兰哭了,不断对自己说:别哭,不值得。为了个不爱你的人,不值得。可是仍然有那么深的挫败感,为10多年的感情,为幼小的宝宝,为自己的所有为挽回而作的努力。法院里朱是那么振振有词的算着账,大言不惭地说没钱:“我不能给孩子任何承诺,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么样。”钱总是你心头痛,兰愤愤的想:“孩子你又不要,你不付出精力,总要付出点钱吧。” “我不是不要孩子,我是让你先选择。”

辰龙年夏

又是龙年,美国龙可不是高贵和喜乐的象征。兰一个人带着孩子,工作。只有孩子睡了,才有片刻自己的空间。常常疲惫的连坐的力气都没有,直接也睡过去了。在有那么点力气的时候,会摊坐在阳台上,夏风正凉,看看星星,姑苏的妈妈也在这片星空下。那一老一少,是兰力量的源泉。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UDA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jianchi写信]  [甜宝宝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