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3636
首页 - 博客首页 - 温暖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走上祭坛的方舟子
作者:gzsums
发表时间:2010-09-20
更新时间:2010-09-20
浏览:782次
评论:0篇
地址:128.
::: 栏目 :::

方舟子揭露唐骏事件,以及方舟子被袭;让他再次处于媒体的聚光灯下。更有意思的是,微博的兴起,让粉丝和教主之间的互动更加容易被外界观察。通过观察了一段时间方舟子及其粉丝们在微博上的互动,以及了解了一些相关信息后,我觉得方舟子现象是一件很有意义的社会学研究课题。当然,我不是社会学家,仅仅出于个人的一些观感,总结出以下的一些印象。

说方舟子,不能不首先提到方舟子本人的性格。方舟子的性格属于一种非常固执的人。这样的性格,让他有百折不挠的战斗精神。这种百折不挠,不仅仅表现在争取最后的结果上,甚至表现在对于任何一项与自己不同的观点和证据上都毫不认错。这一点固执的精神,当然,也可以说顽固的精神,就超越了很多普通人的能力。大多数人,也许会为了最终的结果而放弃一些不涉及原则的问题上的立场。然而,方舟子宁愿最后结果无法实现,也一定要在任何一个部分和立场上绝不退步。这是他异于常人的一个显著特征。也许正是因为这种特征,首先让他很难找到同盟者。联盟内部,和而不同的现象比比皆是。对于方舟子来说,宁愿“人至察则无徒”,也不愿意,至少是公开表态愿意“求同存异”。这个时代,这么固执的人,确实少见。

方舟子的第二个性格就是“睚眦必报”。任何一点小事,或者小分歧;只要涉及到他要维护的目标,都要被彻底打倒。这种彻底打倒,不仅仅是完全要否定对方的观点,而是要完全否定对方的个人人品、道德等等特征。所以,对于方舟子来说,他与别人的矛盾绝对不会停留在“观点争论”,“对事不对人”上。他一定要将对方从观点到人品,从立场到道德彻底批倒。所以,作为方舟子的“对立面”,不要妄想将争论停留在观点争论上;而要做好最后是彻底的互相人身攻击上面。这也是方舟子朋友很少,敌人很多的一个原因。对于方舟子来说,朋友就是完全跟他一致,否则就是“敌人”,要批倒批臭,再踏上一只脚。

这些性格特征,是方舟子得以横空出世,扬名立万,甚至在成名后还能够保持锐利的一个重要条件。然而,光有这种性格特征,还不可能成为方舟子;充其量是方是民而已。

方舟子的扬名,首先应该是媒体的功劳。对于媒体来说,什么才是它们最热衷的,最有诱惑力的内容?古今中外,概莫能外的就是————丑闻。这种丑闻,还不能是一般的隔壁张三偷了邻居大娘的胸罩,这样普通的小case。丑闻的效应,包括“名人”,“光环”,“影响力”。越是有名气的人或者其他对象;越是被冠以各种崇高的形容词,越是被人们广为知道;那么丑闻的效应就越大,其对于媒体的吸引力就越强。丑闻,并不是指捏造,虚假的东西;而往往是确确实实存在的,但是却被人们忽视,或者无法接触的东西。方舟子参与的各个打假,能被人们所知道的,不是在新语丝上揭露某个学校的博士的某次学术行为不规范,而是基因皇后,珍奥核酸,唐骏这些“名人名物”。不管其最后的结果如何,这种在老虎头上拍苍蝇,佛祖脑门上大小便的事情,其实施者本人就足以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虽然方舟子的名头是“科学打假”,可是这些他成名立万的事件里,并不需要去用科学证明什么。他做的就是揭露这些跟科学沾边的“丑闻”。这些事情,本来任何一个记者有足够的胆识都可以做到。尤其是互联网发达的今天,要做到这些事情的科学素养并不需要太高。然而,敢在这些名人名物的脑门上拍苍蝇的事情,不是方舟子这样的性格还真做不到。但是,只要方舟子的拍子打下去,后面的事情就与方舟子基本无关了。会有一大群的记者和媒体将这场“揭丑”的事情演绎下去。方舟子此时不过是媒体在“揭丑”的时候指向的那个苍蝇拍子。对于媒体和记者来说,有方舟子这个“始作俑者”在那里承担责任,更让他们的揭丑变得安全得多。因此,方舟子打假的各个著名战役,实际上是由方舟子点燃导火索的一场媒体揭丑盛宴。其中,也许除了可能涉及“大学”,“学历”,和某些特定的名词外,跟科学基本上没什么关系了。

我国的传统,很不幸地将科学与正确划了一个完全的等号。在这种涉及科学的揭丑盛宴里,谁代表了正确,谁就代表了科学。对于媒体来说,肯定不可避免地将自己以及方舟子作为正确的一方;于是,在媒体的宣传下,方舟子也成为了“科学”的代言人。科学,不仅仅对于外行人来说是莫测高深,对于非自己专业的科学工作者来说,也未必能说了解,更不用说理解了。然而,这些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却成为无足轻重的事情。因为方舟子代表了正确,那么他就代表了科学,他就代表了科学里最真实,最正确的内容;那么,相信和跟随方舟子就是相信和跟随了最正确的科学。如果说,媒体对于方舟子的宣传还有揭丑新闻中利用的嫌疑,那么作为很多缺乏科学素养的普通人来说,这就是粉丝对于偶像的感情。考察方舟子在微博上的粉丝发言可以看到,几乎三分之二的人属于“科盲”,超过90%的人属于“医盲”。这丝毫不妨碍粉丝们在任何观点上对那些与方舟子观点不同的人进行人身攻击。至此,一场方舟子点火,媒体揭丑的盛宴,演变成粉丝们和教主的“网络星宿派”。

要是以此低估方舟子的正确性,那就错了。虽然粉丝们的水平不敢恭维,但是方舟子的固执性格却让他的正确性足以经受得其一定级别的检验——这就是google检索的水平。对学历造假,经历造假这些网络可以查得到的事情,方舟子的正确性自不必言;然而,对于各种学科的科学知识,方舟子使用的,至少能检索到的,支持其观点的内容,也都是确凿无疑的。方舟子另一个闪光的性格特征就是他绝不撒谎。这个世界上,也许有他知道而不说的东西,但绝没有他知道而故意瞎说的东西。这是他的性格使然,所以那些说他为了卖书而捏造自己遇袭的观点,基本上靠不住。他的绝不撒谎的形象,配合google等网络搜索提供的信息,无疑让方舟子的“正确性”,乃至“科学”程度获得更大的提高。

如果事情保持在这种方舟子、粉丝、媒体们团结起来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活动,那么这个结局至少对于一部分拥护方舟子的人来说,是一出喜剧。然而,现实却并不是这样的。新语丝在大陆被封锁;方舟子参与的众多电视节目很多是成为互相谩骂和人身攻击的表演。在方舟子打假十几年后,中国大陆的涉及科学的“假”,不是更少了,而是更多了。甚至方舟子本人也曾经感叹或者同意过,他是一个孤独的战士,这样的观点。

为什么本来是一出喜剧的事情,却往往以悲剧而被人感叹呢?这就不得不再次来考察跟方舟子有关的各个元素。
首先,方舟子=科学;这个不仅仅对于他的粉丝如此,恐怕方舟子本人也认同。这当然不是说他盲目自信;而是他确实无疑地认为自己检索到的,接触到的和思考分析过的问题,使他获得了比别人更正确的立场与观点。曾经有一次,他对于国内的医生质疑他的医学知识说过,只要他能接触到全世界最新的英文医学文献,他的观点就肯定比国内的医生更正确。他的这种对于自己观点自信的状况,可以从此见一斑。这样的观点,对于不懂医学的人来说,理所当然;然而,对于懂得医学的人来说,就未必毫无质疑之处了。人类对于生物和人体来说,其认识程度还是非常非常初级的地步。限于各种实验条件和伦理的限制,人类对于生物学知识的掌握还不能达到像物理化学这样铁板钉钉的地步。这就造成了所谓“正确”和“错误”并不是黑白分明的结果。生物学和医学研究的这些特点,造成方舟子那些自信的,斩钉截铁的内容,都可以让反对者不必非常困难地找到其反对的理由。如果说,那些因为假学历,假经历的人面对方舟子的打击不敢回应,那么方舟子这些涉及科学的论断遭遇的则是针锋相对地反抗。如果这种对抗,仅仅是基于观点和证据上的对抗,也许各方还能保持君子风度;然而,方舟子和他的粉丝们对于对手的无情人身攻击,让这种对抗,即使是以“对事不对人”的方式开始;也必将很快演变成“对人盖过对事”的状态。言论上的人身互相攻击成为最吸引眼球的争论,甚至最后变成最主要的争论。至此,一场因科学而始的争论变成互相泼粪,泼妇骂街式的互殴。

这些涉及到科学,却最终以人身攻击为主的斗争,让支持方舟子的人群也发生了一定的变化。明哲保身的人开始退却自不必说。那些对于相关领域有一定认识和研究,却洁身自好的人也出现了三缄其口的状况。正因为前面提到的那种生物学和医学研究的复杂性,使得谨慎的科学工作者们不会轻易地否认其反对者的另一种正确性。比如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问题,即使对于其安全性再有把握的人也不敢说以后不会发现其有害性的证据。然而,一旦卷入方舟子及其粉丝们的阵营,那么不用说目前的讨论科学问题的机会是绝无可能,甚至成为各种靶子而被人身攻击的结局也难免。因此,这种人身攻击的结果,让方舟子的粉丝们淘汰出那些谨慎的,洁身自好的人群;而突出了那些不怕污言秽语,不怕别人揪小辫子的粉丝。这些粉丝的自信,并不是由于他们也懂得,甚至理解方舟子的观点,而更多地是出于对方舟子的信任和崇敬。这种被“精选”过的粉丝,和其偶像方舟子之间以一种互相正反馈的方式凝聚成一个团体。即使方舟子本人还能够理性地看待一些问题,其粉丝们也将这些观点极端化地进行了演绎。最典型的就是中医问题。方舟子在东方卫视的节目里表达的观点是:中医的理论是不科学的,中药的安全性和有效性是需要检验的。结果,最后大家听到的声音,就是被其粉丝和媒体广为宣传的“方舟子反中医”。甚至有其粉丝说“支持中医的都是伪君子,反对方舟子的都是真小人”。而方舟子对于自己粉丝的这些言论却从无针对性地反驳。甚至方舟子本人也开始超越其原有的观点,从各个方面来反中医。于是,我们看到,不仅仅是方舟子影响力他的粉丝,他的粉丝也在影响着方舟子。他们互相裹挟着,形成了一股令人望而生畏的势力。

方舟子的兴起是以其成为媒体揭丑盛宴的点火人开始。然而,当方舟子和粉丝们形成一股势力后,他们本身的观点成为了一种声音响亮的表达,也具有了被媒体重视的“被揭丑”的资格。揭穿方舟子作为“科学化身”的身份,成为媒体感兴趣的内容。于是,无论是出于收视率的因素也好,或者出于其他的更“高尚”的目的,方舟子一方不再作为“唯一正确”的姿态出现在媒体上,而是成为“辩论的一方”在媒体上进行表演。甚至不仅仅涉及科学的问题出现了各种电视辩论赛,连学历真假的问题也成为辩论赛的一个话题。这种辩论,最后的正确与错误,早已无人关心;媒体和观众的看点是哪一方的言辞最能伤人,哪一方的受打击最能获得娱乐效果。最有意思的是,方舟子还念念不忘那些没有站在他的身边的媒体,在新语丝上开录了众多无良媒体和无良记者的“光荣榜”。这种“我将此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的愤慨,让人徒生同情之心。相反,自称方舟子的战友的司马南就对此洞若观火。他借助气功打假发家,如今早已成为媒体“红人”。在电视辩论赛上,从气势到语言完全压制对方,从而造成最有效的视觉效果,这是司马南的成功之道。可惜的是,司马南没什么科学背景,否则取方舟子而代之,那是毫无疑问的。

经历这么多年,事情终于从“方舟子在媒体的帮助下带来相信科学的人群打击假科学,伪科学”演变成“方舟子和其粉丝们在媒体的平台上与其反对者上演一出出打假大戏”的结局。

方舟子打假十几年,中国的假不仅仅越打越多;而且越打越大。有些东西不能不引起人们的反思。打假,依靠的是真。而什么是真,什么是正确;这个不能依靠某一个人,或者某一群人的自我认定;更不能依靠从人身攻击到人身辱骂的方式进行纠正。十几年来,中国的打假,缺少的是一个具有公信力的平台。无论是行业自律性的平台,还是公开讨论争论的平台;都付之厥如。没有一个公信力的平台,造成打假者自我认定的正确在与反对观点之间的斗争中将自己塑造成一个悲剧英雄。在打假者和粉丝的互相正反馈里,将社会里“假”对于“真”的压迫变成悲剧英雄独扛时代悲剧的壮烈感。最后,参与的每个人都被自己塑造的这种壮烈感而感动得涕泗横流。在这个过程中,媒体给观众们呈现出一个又一个地“眼球大戏”。在这场大戏里,被献祭的不仅仅是方舟子本人,还有所谓的“打假事业”甚至科学本身。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ChinaNews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gzsums写信]  [温暖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