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5460
首页 - 博客首页 - 读书听歌看电影 - 图片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桑格格的小时候四篇
作者:wh
发表时间:2015-04-01
更新时间:2015-04-01
浏览:695次
评论:4篇
地址:68.
::: 栏目 :::
动画/少儿片
杂七杂八
网友,网友
宫崎骏/吉卜力
新闻八卦
儿童天地
人啊人
到处晃悠——中国
影视舞台
听音乐
翻书
到处晃悠——国外

篇一
花开了

哎呀,有一朵花儿啊,在花园里开了!开了呀开了!

我一会儿就去看看她,急得团团转。她开了,我能为她做些什么呢?我能去喂她吃什么吗?我能给她一间挡风的小屋么?我能给她一条热毛巾让她擦擦汗么?她开得好美啊!

又张开一点,都能看见鹅黄的蕊了,我简直要疯了,我奔走呼号:快去看啊一朵花开啦!人们说是什么珍奇的花么?我说不啊,就是一朵小小的月季,但是是一朵你从没有见过的,今天第一次诞生的月季啊!人们说,是奇怪的颜色么?是没见过的形状么?不是,不是,就是粉红的、小小的,但是是完全新的啊,不是以前任何的一朵啊!没有在你生命中出现过的啊!

那有什么不同?大家说。

我彻底疯了,双手捧着我的小月季。亲爱的,别伤心,我一直陪你开,我看着你开,你开你开。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LeisureTime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共有4条评论
1   [wh 于 2015-04-01 15:53:55 提到] [FROM: 68.]
作者介绍:桑格格1979年生于成都。出版的书有《小时候》、《黑花黄》等。上面四篇
都出自《黑花黄》里的小时候II系列文章。

第一次读她的文章的人感觉如何?我觉得非常新鲜,冲击力很强。《花开了》那么心灵
纯真,《妈妈,我错了》那么文字泼辣。《演出》真真切切地让我回想起小时候白衬衫
蓝裤子的标准演出服装。她还喜欢语气平静、语意自然地转折突袭,比如《妈妈,我错
了》和《二舅舅那里》的结尾,还有“她很漂亮,眼睛大而无神”、“我大概在四岁的
一天,照镜子的时候,发出了‘啊——’的一声尖叫,然后我惊慌失措地找到我妈,说
:妈!我长得可真漂亮!”这些桥段。
http://ww2.sinaimg.cn/large/6281de3cjw6dcn72eee6oj.jpg

http://farm8.staticflickr.com/7620/16814132378_bf35c2bf40.jpg

http://i0.sinaimg.cn/book/author/authorbook/2009-10-26/U2099P112T3D261753F48DT20091027092640.jpg

http://farm8.staticflickr.com/7396/16358755580_657e772a79.jpg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LeisureTime/1903151.html
 
2   [wh 于 2015-04-01 15:53:18 提到] [FROM: 68.]
篇四
二舅舅那里

每年的暑假,我妈就和我商量:你干脆到你二舅舅那里去耍要得不?当她这么说的时候
,我已经背起我的书包(里面还有吃的)站在门口,笑嘻了:现在就走嘛!

二舅舅那里山清水秀:山不是一般的山,是大匹大匹青幽幽的山,如果要望到头就要用
手把帽子按住,要不然就要掉在地上。山尖尖上还有终年不化的雪!夏天都是!那里的
水也不是一般的水,那种水哈,我给你说,摸上去冰沁得很,就像是好多好多北冰洋汽
水全部倒在一起,而且也是青幽幽的,浪头撞在石头上击起一朵朵雪白的浪花……喝一
口才甜!二舅舅那里不仅有这样的山水,还有夏天满山开遍的野百合花,不是现在有首
歌在唱嘛:别忘了山谷里寂寞的角落里野百合也有春天!

哈哈,估计写这首歌的人才没有去过我二舅舅那里呢!山谷里面一点都不寂寞喔!除了
野百合,还有野棉花(开的花是桃红色的,很大朵)、太阳菊、兔儿云(开的花像是一
把撑开的小伞,全部是小颗粒的白花组成,据说可以用来喂兔子)、铃铛花、蛇泡儿(
就是一种小小的红色野草莓,据说是蛇舔过的,我二舅舅喊我不许吃,吃了肚皮疼,但
是有啥子关系喃?蛇吃得我也吃得)……你看过日本动画片嘛,这里就像是那个花仙子
走过的全部地方的总和!

然后,我妈妈就让我二舅舅来接我了。我很喜欢我的二舅舅,他是一个高大帅气的中年
纪检人员,他有货真价实的一把枪。在我们出门坐上车之后,我兴奋地从兜里掏出一坨
用作业本纸包住的东西递给他。二舅舅问我:蓉娃子你包的啥子?我一瓣一瓣地把纸打
开,得意地说:早上吃的汤圆!我留了一个给你车上吃!二舅舅说:勒个小狗日的,幸
好你没有直接揣在包包头喔,要不然你二舅妈洗都洗不脱。

我亲爱的二舅妈看上去像是一个大人,实际上不是。首先她长得很矮,皮肤比较白,像
是一只小白兔。而且,我二舅妈不像是大人那样一本正经,她很好耍,我一逗她她就要
哭。记得有一次,二舅妈来我屋头耍,她天天都和我手拉手去买五梅花蛋糕。有一天她
没有去给我买,我就喊她爬,爬就是滚蛋的意思,是很没有礼貌的,小朋友千万不要学
习。我二舅妈一听我喊她爬,就去守到我妈伤伤心心地哭了:呜呜呜,蓉娃子喊我爬呜
呜呜……她拿起包包就要往门外头走,当年已经四岁的我成熟得可以去经商了,我说:
慢点,你在我屋头住了两个月,先把伙食费算了再说。

就是这个二舅妈,听说我要去,头三天就在家里磨苞谷面面,炒红苕片片,这些都是我
爱吃的。她还给我打了一件小毛衣,等着我去穿呢。

车开啊开啊,过了一匹山又一匹山,旁边就是一条流得飞快的大河,那条河我晓得叫做
岷江。岷江河水打着卷向我身后的方向奔流,不时有很多上游砍伐的树木一排一排地顺
着河水流下来,显示着大河的远处就是森林,有伐木工人在那里面工作。嘿嘿,我二舅
舅就是在这样一个神气的单位,我不晓得他们单位的全称叫什么,反正有一个类似情报
机构的名字:川林二处。

你说人多么聪明啊!晓得把木头砍了丢进河里,让河水把它们运走。我深深地被人类的
智慧感动了,于是把这个感想告诉坐在旁边拽瞌睡的二舅舅听。他嘟嘟啰啰说:勒个小
狗日的……不许吵老子睡觉……

我二舅舅就是一个没有艺术细胞的人,于是我放弃他了,我自己耍。看啊,这里的天多
么蓝啊!蓝蓝的天上大朵大朵的白云啊,为什么成都就看不见呢?路上经过很多少数民
族的村寨,他们的房子多么好耍啊,都是石头垒起来的,高高的一个方塔,要是我在成
都的院坝头也能垒一个多么好啊,要是我妈打我的话就可以躲进去,在最高点用小石头
丢她进行正当防卫……

车过了都江堰之后,就越来越好耍了,一路上都有老乡背着羌族背篼在卖苹果。这可不
是普通的苹果啊,用我妈的话来说:这是全世界都有名的茂汶小金苹果。司机号召大家
都下去屙尿尿的时候,我二舅舅就会给我买一衣兜,又脆又甜!三角钱一斤!

越往山里面走天气就越凉爽,在夏天,这种凉爽是高科技空调不能比的。都说皇帝到了
夏天就要去承德避暑山庄,那么,我桑格格,作为一个货车司机的女儿也不差哈!到了
映秀,进了漩口,我和二舅舅就下车了。这里住着我的金莲大姐,就是我二舅舅的大女
儿。先到她家吃饭,我金莲大姐晓得我要来了,早就在屋头煮好饭等着我了!金莲大姐
是个浪漫的人,她在当姑娘的时候爱美,经常化妆,但是她只是拼命搽粉不打胭脂,本
来脸就又白又大,搽了粉之后更是掐白掐白的像一张羊皮鼓。我问她:金莲大姐,哪门
你不搽红脸奔儿喃?她蔑视地从鼻子里哼出一小股气说:苍白才显得高雅!小虱子懂个
屁!她在年轻的时候,据说谈过一次不成功的恋爱,她一直留着这位前任男朋友的照片
,被我那当纪检干部的二舅舅发现了,他语重心长地教育我金莲大姐:这是个严重的态
度问题,你是要犯错误的!很麻烦,你快撕掉!我金莲大姐仰着她那苍白而高雅的大脸
:不!

金莲大姐已经嫁人了,就嫁给漩口水泥厂的一个工人——我陆哥,一个惊人沉默的男人
。因为他的沉默,我到现在都不记得他的长相,但是我知道他会做一手好包子。因为这
个手艺,在水泥厂经济效益不好,下岗之后,他还开了一家包子铺,享誉全漩口镇。

啊!我亲爱的川林二处!你那红砖砌成的大门瞬间在路的一侧显露在了我的眼前!我激
动地跑下车,向在门口迎接我们的二舅妈还有勇哥跑了过去!二舅妈!勇哥!我来了!
嘿嘿,我那现在嬉皮笑脸的勇哥,当年是多么的羞涩啊,他居然躲在二舅妈的背后,脸
都红了。而且,他那时候是多么的清秀以及消瘦喔!哪像现在这么大个肚皮!我晓得外
国有个著名的建筑叫做“蓬皮肚”,现在已经被我授予了勇哥。

我们高高兴兴进了川林二处的大门,大门后面是一个俱乐部,很多川林二处的光荣职工
们就在那里打台球、下象棋,看见我来了,纷纷给我打招呼:耶——蓉娃子长得这么高
了撒!嘿嘿,我说过,我每年夏天都来这里,对,就像皇帝一般避暑,当然人家都认识
我啦!一路上我们经过的是粮店、宿舍一区、二区、洗澡堂……洗澡堂里面出来一个满
脑壳都是肥皂泡泡的男人,光着上身,搭着一条毛巾,一边走一边嘴巴里头骂骂咧咧:
妈哟!格老子洗到半截就停水了!二舅妈笑得喔,连忙打招呼:哎呀小陈你好,你快回
屋喊娟妹给你烧水冲哈!怒气冲冲的陈叔叔经过我身边,一看我就笑了:咳呀,蓉娃得
嘛!又来过暑假了哈,一会儿来你陈叔屋头喝酒哈!

整个川林二处大家都认识,女的都叫张婶、李婶、王婶;男的就叫张叔、李叔、王叔。
比如我二舅舅就叫何叔。他抓了偷鸡摸狗的坏蛋审问的时候,那个小坏蛋就求饶:我再
也不敢了,何叔!何叔!我再也不敢了!

转过幼儿园,就是我二舅舅家了。这个幼儿园我是上过的,并且在里面称过王。我打了
班上所有的男娃娃以及女娃娃,为我的王位奠定了相当扎实的基础。我给班上每一个娃
娃手上都写上了“桑”字,他们都是受我庇护的子民。我那是相当爱民如子的,除了发
鸭儿糖的时候。那个时候,每个人都争相向老师哭诉:桑格格把我的鸭儿糖抢了呜呜呜
桑格格把我的鸭儿糖抢了呜呜呜。我充满感情地看着幼儿园,这块几年前属于我的热土
啊!我往窗子里探了个头,嘻嘻,一堆小屁孩坐在一坨,有的在流口水,有的在哭,唉
!真是太幼稚了!

……

昨晚,我做了一个梦,梦见那里的山和水,还是那样的山清水秀:山不是一般的山,是
大匹大匹青幽幽的山;水也不是一般的水,是青幽幽冰沁沁的水。一个美丽的姑娘,我
们都喊她四婶,后来我想她其实就是四姑娘山吧。四婶,捧来了一大堆洁白的野百合,
从山坳款款地走过来,给我们每个娃娃都发了一朵。她穿着淡绿色的的确良衬衣,每发
一朵就抚摸一下我们的头,微笑着好看极了。

对头,二舅舅那里,名字叫做汶川。
 
3   [wh 于 2015-04-01 15:53:02 提到] [FROM: 68.]
篇三
演出

说来,我还是被重视过的。就我这个样子,都被选进合唱团,光荣地成为了一个要去演
出的人。我妈,我三姐,我们邻居都知道了这件大事,大家都为我感到自豪。
  
尤其是我妈,得知演出需要一件白衬衣,她分别走访了新商店(双桥字)、牛市口商店
、远至成都百货大楼。她把30圆巨款交给售货员的时候特别强调:这是我女儿演出要穿
的呦~!人家说:拿到,找你4圆。
  
然后我们邻居娘娘,无私地捐献了一条蓝色的背带群,有了这条背带群,配上洁白的衬
衣,基本上可以奠定我做为一名超凡脱俗的演员的格调。而做为事件的中心人物,我,
又为自己做了点什么呢?我只是很仔细地把我的白皮鞋用彩色水粉涂成了鲜红色的而已
。要演出的那天晚上,我和我妈,在灯下观看我白衬衣、蓝裙子、红皮鞋的俏丽模样,
我妈情绪难免激动:哪个娃娃都没有我的女儿好看!
  
第二天,我站在合唱队最边边上,双手相扣,一脸幸福。独唱演员唱完了,终于该我们
合唱队了,我们集体用胸腔里最洪量的声音喊了句:嘿——~!
  
下场,演出完毕。
 
4   [wh 于 2015-04-01 15:52:51 提到] [FROM: 68.]
篇二
妈妈,我错了

我妈又不在,她留了字条还有五元钱,让我买点吃的。有这五元巨款,一切还不那么糟
糕:吃一碗粉一块五,还有三块五,老子今天有的是钱。

我 不想回家,想去远点的地方。什么是远点的地方呢?起码要越过东风大桥,离家四
站路以上。我上了4路公共汽车,两毛钱被我潇洒地用掉了,路过第二个站的时候,我
就下了。到这里只要一毛钱的,我的心还是疼了一下,但是想想还有三块三做坚强的后
盾,怕锤子怕。这里住着一个同学,平时不咋说话的一个男生。我既然 路过了,喊一
声,多个人耍总好些。

我大喊:万——科!!!龟儿子的脑壳像安了弹簧一样,一下就噌出来了:哎!哪个?
!他一看是我,居然也没有什么犹豫,就下来了。他脖子上挂着钥匙,一脸的苍蝇屎没
有洗干净的样子,问:做啥子?我说:耍。他说:要得,我老汉儿今天不在屋头。

我们一起又一次坐上4路公共汽车,我出的钱,潇洒的四毛钱又没有了。他可能觉得有
点暧昧,不停地偷偷打量我。我说:我不是找你耍朋友哈,你不要乱想,就是我妈今天
不在,我想出去耍一哈哈儿。他说:我才不想耍朋友呢。一路上,他给我表演了用橡皮
筋变五角星、弹弓打骑自行车的屁股、动耳朵等娱乐项目,我表示了热烈欢迎。车已经
远远过了东风大桥,不知在哪一站,他说他知道这里有一个没有人住的老房子,里面可
以探险,我们就下车了。

太阳下山了,我们并 排坐在这栋即将被拆掉的老房子的二楼过道上,看着外面马路上
的人流、车流。他说:我老汉儿可能不要我了……他找了个婆娘,一天到晚不落屋!我
说:你乱说,你是他亲儿他不要你?!他现在只是暂时出去社交一下,你要理解!他一
定要你,一定!他站起来,哼了一口冷气:你是不是怕你妈不要你喔。我说:你再说一
句, 就给老子爬回去。他可能怕没有人出路费回家,就闭嘴不说了。最后,我们讨论
了一下班上谁喜欢谁的问题,这个我们都很感兴趣。但是,最后他说刘鹏喜欢李颖,我
心跳得嘣啊嘣的,问:不可能喔?这个牙尖舌怪的一下子又跳起来:咋个不是!我还帮
刘鹏约过李颖!我脸色很难看,心中夏天的小秘密就这样破灭了。我说:你再说一句,
就给老子滚回去。他就乖乖坐下来了。我摸了摸硬扎扎的两块九,老子有钱就是腰杆硬。

天越来越黑,我们慢慢没有话说了。他躺在光光的水泥地板上,说:咳,这个地板是烫
的啊!我也躺下。果然!晒了一天太阳的地板暖洋洋的,好舒服啊。我闭上眼睛,觉得
这里比家里舒服多了。我把身体放平,有一种失重的眩晕。我想起我妈,她尽煮我不喜
欢的面条给我吃;想起我爸,即将在年底和吴孃孃结婚,据说有个八 岁的弟弟跟过来
。我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只要我妈天天给我五元钱,让我大手大脚地潇洒,这种日子
也许比一般完整家庭的娃娃都要好些。万科说:你在想啥子? 我说:干脆今天晚上我
们不回去了。他犹豫了一下:好嘛。为了奖励他陪我过通宵,我留下坐车的钱,给了他
两块五,去买点好吃的回来。他飞快地跑出去,又飞快地带回四个鸭翅膀和两瓶汽水。

我们又兴奋起来,吃鸭翅膀那会儿,我觉得真是一辈子不回去都可以……但是,夜长得
超出我们的想象。下半夜,他居然提出想抱抱我的想法,被我断然拒绝了。他自说自话
:我们是不是梅艳芳唱的亲密爱人了喃?今夜还吹着风,想起你好温柔……他居然唱起
来,唱得很难听。我有点后悔,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和一个男的在外面过夜,这男的居然
如此倒胃口,是刘鹏就好了……终于熬到天蒙蒙亮,我们好像早就盼着这一刻,我们都
想家了。
我一进家门,看见我妈铁青了脸在等我。我还没有说话,她的巴掌就扇在我脸上了,但
是我没有哭,我说:妈妈,我错了。

后记:
这篇文章是二○○五年写的。老文章了,纪念老朋友。
今天才晓得,万科,出车祸,不在了。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wh写信]  [读书听歌看电影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