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572
首页 - 博客首页 -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南方科大这个事情,我看很快就会跟山东双月园学校,以及南洋学校集团一样
作者:awaydream
发表时间:2010-12-19
更新时间:2010-12-19
浏览:1616次
评论:0篇
地址:163.
::: 栏目 :::
人口
农业粮食
经济
地区差异
军事
美利坚见闻

灰飞烟灭!




为啥呢?


现在高中毕业生已经在减少,大学还在扩招,很快就有很多学校

找不够人。这是人口的基本形势,将来会越来越差。这就注定了,

大学的生源会越来越成问题,大批民办大学的破产已经迫在眉睫。



其次,因为年轻人减少,劳动力减少,底层的劳动力的薪水正在

迅猛的往上翻,而大学生的工资却长得不多。这样,很多人可能

早点找出路,学门一技之长,修车,修水管,都比念个半吊子大学

要强。你说半吊子大学,怎末忽悠人来?



南方科大的创建,错过了机会,没有前途的。先不说他的理念,大

形势就不好了,想在寒冬里怒放,谈何容易?





山东双月园学校,以及南洋学校等当年为什么能够红火一阵?

因为,开创学校的那个时候教育资源太缺乏,高中太少,而需要念书的又

太多,而且大学毕业出来也能混口饭吃。



又为什么破灭呢?


破灭的那个时候,那就是高中已经很多了,要上高中的孩子却少了,

大学也不太值钱了,

再加上那种赞助模式本身也有问题,有点像传销,找不到足够的下家

了。人们就开始挤兑,就开始夺路而逃,游戏就over了,崩盘了。







发信人: awaydream (大剑一挥风雷动,不畏豪强斩蛇虫。),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南方科大这个事情,我看很快就会跟山东双月园学校,以及南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Dec 19 13:03:29 2010, 美东)

学校要正常经营下去,那就得有回报。


教授高工资,学费不要钱,那他靠什么维持?

就算是有富豪出资,我看也撒不了太久的钱。






发信人: Notsaw (没看见 -- 系统发文延时 10 分钟),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南方科大这个事情,我看很快就会跟山东双月园学校,以及南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Dec 19 13:00:58 2010, 美东)

真有钱啊,政府赞助的?




发信人: awaydream (大剑一挥风雷动,不畏豪强斩蛇虫。),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南方科大这个事情,我看很快就会跟山东双月园学校,以及南洋学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Dec 19 13:08:13 2010, 美东)


朱清时能够当上中科大的校长,中科大的没落也在情理之中。

当然,中科大走下神坛,跟安徽的破落经济有更大的关系







发信人: awaydream (大剑一挥风雷动,不畏豪强斩蛇虫。),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南方科大这个事情,我看很快就会跟山东双月园学校,以及南洋学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Dec 19 13:19:20 2010, 美东)

有点脑子好不好?

我是说安徽的经济很差,科大毕业的学生在合肥找不到好工作,

就业不好,导致没有好的生源再报考科大。


另外,科大引以为豪的出国,比如数理化等理科专业,也逐渐被

其他学校追上,不再一枝独秀。而且,这些能出国的破烂专业,

生物,物理,化学等也都逐渐变成一个个火坑,而且被现在的

人们认识到了。


总体上来说,中国人民越来越务实了,毕业能够找到好工作的学校

就是好学校。在这一点上,中科大比起北京上海的学校差的太远,

离杭州,武汉,南京,重庆等这些城市都有距离。



陈章良当年的21世纪是生物的世纪,忽悠了多少年轻人呀。


不多说了,多说无用,不是贬低科大的意思,而是现在中国的形势

就是这个鸟样子。顺潮流者昌,逆潮流者亡,没有办法的事情!


发信人: yapple (稳似泰山共携手,陶然一笑友情深),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南方科大这个事情,我看很快就会跟山东双月园学校,以及南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un Dec 19 13:09:39 2010, 美东)

中科大啥时候依靠安徽的经济了?









中国最大民办教育集团崩溃 一场持续十年的骗局
发信站:天益社区(http://bbs.morbell.com),版面:教育学
本文链接:http://bbs.morbell.com/viewthread.php?tid=144266

《中国新闻周刊》

  赫赫有名的南洋教育集团,曾经的中国民办教育的翘楚,最高峰时,在全国拥有12所幼儿园至高中一贯制学校,2003年时总资产价值人民币13亿元,在2004年底被中国教育联合会授予惟一的“中国民办教育最佳品牌”。

  仅仅一年后,南洋即全面崩溃。2005年入秋,到期的各校教育储备金无法兑现,从而引发全国南洋学校的挤兑——至年底,济南、青岛南洋学校停办,大同、洛阳等校由各地政府接管,南洋集团董事长帅建伦以涉嫌集资诈骗罪被定为A级通缉犯并被抓捕。



  更为惊人的是,2006年5月,济南南洋学校的两任校长和一任财务主管被押上法庭,被控犯有“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

  在最辉煌的时候,无数媒体曾把南洋比作中国民办教育的旗帜。那么这面旗帜是如何落地的?这座民办教育“王国”的坍塌又意味着什么?

  有教育局官员说,南洋是一场持续十年的骗局。有家长说,南洋的失败,是中国教育的失败。也有老师说,是中国教育的失败,决定了南洋的失败。

南洋崩盘

曾经的民办教育王国一朝崩塌,满地狼藉的背后是复杂的债权债务关系和令人头痛的善后事宜

  ★ 本刊记者/朱雨晨(发自济南、太原)

  2005年初冬,曾经的中国民办教育第一品牌,被誉为“航空母舰”的南洋教育集团衰象毕露。

  此时的南洋尚有七所学校,分布于全国五省。各校情况几乎完全一样:到期的教育储备金无法偿还,家长不停追讨;欠供货商大量货款,连暖气和水电都无法保证;教学秩序无法维持,教师为拖欠的工资罢课。

  一句话,学校没钱了。各地教育局派工作组进驻后,发现学校账上都只有几千元。

  问题集中在教育储备金上。所谓教育储备金,是从1993年开始被民办学校广泛采用的一种融资方式,由广东英豪学校董事长陈忠联发明。其操作方式是,家长一次性交一笔钱给学校(不同阶段、不同学校从8万元~20万元不等),此外不再缴纳学费和伙食费。而收取的储备金,则由学校开设新校,或用于投资其他领域。待学生毕业之后,学校以投资获得的利润,或新生缴纳的新储备金,将教育储备金全额不加利息如数还给家长。

  在南洋的整个发展过程中,教育储备金一直是集团的脊柱,也是后来南洋崩溃的直接原因:到期的教育储备金无法偿还,频遭挤兑,最终将各地南洋学校压垮。

  封校

  2005年秋,济南市教育局牵头的工作组进驻济南南洋学校。“教育局一直许诺说,政府会负责到底,教育局会支付学校的开支,包括老师的工资。”一位施姓学生家长说。

  从夏天的挤兑风波开始,家长们非常清楚学校已是“气若游丝”。但很大一部分家长,尤其是毕业班的家长希望将学校维持下去,至少到孩子参加了高考和中考之后。

  2005年11月,由于学校无法开支,济南市教育局曾发动全市公办教师募捐,每人为南洋学校捐100元。但每月不菲的运营成本,不是靠募捐可以维系的。当时学校人心浮动,教师们由于领不到工资,曾出现短暂的罢课。也许,这是教育局最终作出封校决定的最重要动因。

  封校决定的出现,让家长和学生感觉“措手不及”。

  2005年12月17日傍晚6时许,毛伟送读小学的女儿回南洋,很意外地看到校门口黑压压站着几百名警察,里面还有部分是戴着头盔手持警棍的防暴警察。

  这一天正是小学生返校的日子,而中学生则在校内正常上课。毛伟回忆,当时警察把校门口封住了,只允许一个家长带一个孩子进去,收拾完东西出来。和警察站在一起的教育部门官员解释说,学校解散,办学许可证已经吊销,剩余的学生将被分流到市里各个中小学。

  “我们也是为你们考虑,减少你们的损失。如果把这个学校继续办下去,家长的损失更大。”当时在场的教育部门官员说。

  后来在法庭上,北京的中业律师事务所律师、济南学校财务主任袁国霞的辩护律师李方平曾对此提出异议,“吊销办学许可证是一种行政行为。教育局作出这样的行政行为,没有召开听证会,而且立即收缴了公章,连申请行政复议的权力都剥夺了,这是典型的违法行政。”

  强行分流的方案第二天开始执行。学生和老师抱头痛哭整整一夜。12月19日,孩子们一步三回头地走出校门。

  2006年5月15日,记者面对的济南南洋学校看起来一片破败,田径场上的草已没过膝盖。

  2006年1月18日,太原市教育局也宣布,山西南洋学校停办。为了维持正常的教学秩序,太原市教育局在南洋学校原址上建立了“太原市第三实验中学”。教育局声明,南洋学校的学生和老师一概留校,教育局只是“借用”南洋学校的校舍办学。而学校的一切运行费用,目前都由教育局承担。

  艰难的善后

  但家长的储备金问题并没有解决。

  在停办之前,太原市教育局曾向山西省政府申请,由山西大学并购山西南洋学校。其理由是,山西南洋开办之初,山西大学就是第一举办人——山西大学每年从南洋学校收益土地租金50万元;根据12年前的协议,学校举办28年后,山西大学将无偿收回土地包括其上的建筑。

  太原市教育局的消息称,并购申请由于山西大学的抵触而于去年12月份搁浅。

  “问题是,我们觉得现在没人管了。”在太原,山西南洋的老师和家长都这样对记者说。家长等待的是自己的储备金,而教师从去年底开始只得到每月一千元的生活费,之前欠下的工资怎么清算,也没有一个说法。

  太原市教育局副局长施永宁告诉《中国新闻周刊》,本来的计划是由家长申请学校破产之后,进行资产评估,并由教育局出资将学校购下,然后以“实验中学” 的名义,纳入公办的学校序列。可是,山西南洋由于建校早,基建折旧率高,家长们唯恐学校破产后资不抵债,坚决不肯申请破产,而要起诉学校的第一举办方山西大学。

  但此案一直不被太原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

  据家长和代理律师王杰君的说法,太原中级法院要求家长们把官司拆开打,而且不同意家长对诉讼费的减免;而家长对于此案的胜诉虽然很有信心,但是对之后的执行并不看好,因此要求执行后再扣除诉讼费。

  这是2006年4月份的事情,目前的状况仍是僵持。几个月之后,新学年开始,实验中学是否招收新生,学校如何继续?施永宁他们也在挠头。

  济南方面,是个更难解的局。政府方面短暂接管后,宣布封校。2006年4月,济南警方以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正式逮捕南洋济南学校两任校长吕军和韩峰,以及前济南学校财务主任的袁国霞后,再无下文。家长们也没有得到储备金。

  济南的案子是5月15日开庭的。庭上检方提供的一份对济南南洋学校的资产评估报告称,学校资产总额为1.4亿元,而拖欠的家长储备金约1亿元。辩方律师李方平则认为,该报告大大低估了济南学校的价值。

  家长们对该资产评估结果不置可否,但是以行政不作为提请了对济南市教育局的行政起诉,然而一直不被受理。

  根据目前公布的材料,青岛南洋学校和昆明南洋学校已被出售,当地家长的储备金得到了归还,而其余学校,仍是僵局。

  《中国新闻周刊》接触的所有采访对象,无论是律师、家长和各地教育局官员都认为,由于南洋集团全国运作,资金全国调拨,最合理的清算方式是教育部成立一个清算小组,在全国范围进行统一清算并偿还各地家长的储备金,及所欠的货款,家长们的储备金,就在全国各个学校的校产里。根据其学校本地的资产状况,进行单独清算的结果不仅可能是亏损,也会很不公平。比如大同南洋学校的资产状况最差,因为土地是租用的,只剩6年使用权。当地传来的消息净资产几乎为零,负债近1亿元。

  《中国新闻周刊》就此解决方案向教育部提出采访,被教育部以“问题正在解决过程中”为由婉绝。

  4月,南洋教育集团的创始人、2003年之前的董事长任靖玺派人向济南警方提交了他离任前包括资产评估结果在内的一整套材料。后来济南庭审过程中,检方并没有出示这套资料。2004年起,任靖玺的职务由帅建伦接任。而任和帅交接后的南洋集团总账在何处?据南洋的最后一任董事长蒋国斌说,帅的部下赵富生向济南警方承认,财务资料在他们手中。★

祸起教育储备金

 融资途径的匮乏,令民办教育机构纷纷选择了教育储备金这样的高危模式,一旦政策尺度和宏观金融环境发生变化,祸起萧墙几乎是必然的结局

  ★ 本刊记者/朱雨晨

  2006年5月15日,济南历下区法院开庭审理济南南洋学校的两任校长吕军、韩峰和长期担任济南学校财务主任的袁国霞,罪名是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 检方指认的罪名是,三人自2002年起,先后向学校家长收取教育储备金人民币1亿元以上。

  济南南洋被诉

  根据检方公布的资料和吕军等人的陈述,济南南洋学校的大致情况如下:2002年,以服务业为主导产业的山东省特大型企业山东三联集团首先找到了南洋。此时三联集团在济南历城区获得了大约7平方公里的土地进行商品房开发,邀请南洋学校进驻办学拉动此地的价值。于是,北京南洋和山东三联共同投资成立“济南新南洋教育发展有限公司”(其中南洋占90%股份,以下简称“济南南洋公司”),法人代表是南洋集团的首任董事长任靖玺。接着,以济南南洋公司的名义,于 2002年投资建立济南南洋学校。学校当年开学,并与原青岛南洋的副校长吕军签订校长聘用合同。

  各地南洋的学校和公司基本上都是两块牌子一个班子,受北京南洋集团垂直管理。学校和集团之间,收支两条线,学校收取的储备金和学费统一上缴集团,或根据集团的指令与南洋其他学校进行资金调拨;开支则根据每年学校申请的预算,由集团批准后执行。

  校长受集团直接领导并负责学校的正常教学和行政,对财务只有行政协调职能,而财务的业务领导是集团财务部。

  2002年至2005年,济南南洋学校向家长共收取教育储备金人民币近1.1亿元,截至开庭时,尚有1.02亿元未返还。而根据检方提供的材料,济南学校的教育储备金被南洋集团提取,或受集团指令调向其他数所学校;同时,总部和其他学校也曾经向济南南洋划拨资金。

  由于南洋各校资金受总部直接控制,能够解释这一切的人,只有第二任董事长帅建伦。帅被捕后,现被青岛警方监视居住。法庭上,辩方律师曾要求法庭提帅建伦到庭作证,被拒绝。《中国新闻周刊》曾向青岛方面申请采访帅建伦,截至发稿时,没有回音。

  检方没有追究教育储备金的资金去向和现状,但是认可了济南南洋目前的资产评估结果为1.4亿元,大于所欠的储备金额。庭审持续两天,截至记者发稿时尚未宣判。

  成败萧何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以前,中国存款利率极高,教育储备金即使只放在银行里不动,也能有10%以上的利息可拿,足够学校的日常运行。

  另一方面,教育储备金的约定还款时间非常长,往往高达十年甚至更长。所以,假定宏观金融环境、政策法规和生源数量没有剧烈的波动,后债还前债的稳定性很高。当时,教育储备金被民办教育界当作“先进经验”推广全国。

  由于教育储备金形式被民办学校普遍采取,广东省义务教育阶段的私立学校出现了飞跃,据其创造者陈忠联回忆:“两年时间,带动了广东省40多所民校,融资100亿元。”而在全国范围,当时有媒体报道说,有多达近千家民办学校都采用了教育储备金模式。

  但在国家政策层面,教育储备金一直处于“妾身未分明”的状态。早在1994年,国家教委办公厅曾下发《关于民办学校向社会筹集资金问题的通知》。其中规定:“目前对于申请举办收取高额储备金的学校,暂不审批。”但这份《通知》没有影响包括南洋在内的民办学校如雨后春笋在全国成立。

  提供这份文件的太原市教育局副局长施永宁向记者坦陈,此份文件,包括后来的其他文件、法规“可操作性是很差的”。

  2002年,济南南洋学校成立之初,财务主管袁国霞曾向济南市物价局申请储备金的收费许可证,未获批准。此事后来不了了之。

  在法庭上,袁国霞和吕军回忆说,济南教育局的局长都参加了济南南洋的开学仪式,曾把南洋进入济南称为“招商引资的重大成果”。有家长说,在考察南洋学校的时候,他们也通过济南教育局的咨询电话询问过一次性收取储备金是否有风险。教育局的人员回答家长:“我们会监管这些资金专款专用。”

  2006年,南洋集团由于储备金问题崩盘。施永宁在接受新华社采访时把南洋称为“持续十年的骗局”。后来面对《中国新闻周刊》,他说自己的话被曲解了。

  时至今日,在太原和国内一些其他地方,还有不少学校在收取教育储备金。施永宁说他知道这个情况:“问题是我们的执法能力有限。和南洋一样,储备金收上来后走公司的账。我们不能干涉私营企业的正常运作。而他们的年审,也能够通过。”

  但谁也无法预料,1998年起,受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影响,中国内需严重不足,央行为了刺激内需而连续降息8次,鼓励消费。这使民办学校借收取储备金变相高息揽储的操作,成为高风险的泡沫。

  也是在广东,使用教育储备金的学校首先遇到资金断流。1997年广东华夏学校发生教育储备金的还款困难。经查,董事长戴俊明将6000余万元教育储备金投入房地产开发,遭遇亚洲金融危机之后资金链断裂。最后,戴以挪用资金罪、抽逃出资罪(据刑法272条)等,被判处有期徒刑11年。

  受此案的刺激,1999年1月25日,广东省教育厅下发“粤教策(1999)2号文”,叫停教育储备金。一年后,广东省又出台了《关于解决广东省民办学校教育储备金问题的意见》,主要内容包括:允许民办学校在5年内分期偿还教育储备金,未偿还余额按国家银行同期整存整取储蓄存款利率计息;允许学校以自有资产抵押贷款等。

  叫停教育储备金的公告一出,家长们风声鹤唳,各个民办学校立即遭遇了挤兑狂潮。广东信孚教育集团董事长信力建记得,当时的民办学校,死了差不多80%,活下来的不到10家。

  信力建对教育储备金的操作做如下比喻:钱拿来以后,必须分成两只鸡,一只孵蛋(指学校的运营),一只下蛋(指投资获利反馈学校)。而1998年降息之后,下蛋的那只必须爬出窝去觅食生下蛋,因为窝里(指银行)的温度已降至冰点。

  信力建认为,强制教育储备金学校“硬着陆”,无异于杀鸡取卵。

  非法吸收公共存款?

  根据刑法176条定的“非法吸收公共存款罪”,是近年来经常出现的一个罪名。曾为德隆案辩护的律师陶武平曾对《第一财经日报》说:“1997年《刑法》条规定了‘非法吸收公众存款罪’。但是关于如何理解和认定‘变相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事隔8年之久最高法院仍无任何配套的司法解释。”

  根据《刑法》规定,该项罪名有一个要点:“不特定”的公众。2003年河北孙大午案中,由于集资对象是公司的员工,因此被定为“特定”。这成了后来孙大午免于牢狱之灾的一个要点。

  在5月济南南洋案的法庭上,辩护律师提出,向家长集资,算不算“不特定”的公众?另外,三名被告人是南洋的雇员,根据集团的要求收取储备金,钱也全都由集团统一控制和调拨,是否应为此负责?庭审间隙,本刊记者也曾就此问题和公诉人交流,公诉人不置可否。

  目前,南洋各校校长、财务人员、集团管理人员可谓是人人自危。因为此例一开,他们都在理论上负有刑事责任。包括全国数百所民办学校的校长和举办人,只要收过教育储备金,也将面临同一处境。

  教育储备金争议

  任靖玺曾在2004年著名的《万言书》中说,教育储备金是被“逼”出来的——“银行不给贷款,理由有两个。一、按《担保法》第九、三十七条规定:教育是公益事业,公益资产不能用于抵押贷款;二、当时的《社会力量办学条例》规定,教育投资人不能以营利为目的。”这样极大影响了民间资本的投入热情,2002年底通过的《民办教育促进法》第51条以“合理回报”解决了营利的问题,在2004年4月开始的《实施条例》中,又规定出资人“可以在每个会计年度结束时,从民办学校的办学节余中按一定比例取得回报”。但是,这“一定比例”是多大,没有规定,也很难操作。

  而1995年3月开始实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教育法》第25条规定“任何组织和个人不得以营利为目的举办学校及其他教育机构”这条规定一直未做修改。

  广东教育学院民办教育中心主任张铁明也说,既然民办学校校产不能抵押,银行不能贷款,就只有向民间进行融资。如果买壳上市,则又有教育资金不得挪做他用的限制。

  1993年,在金融政策和教育政策的夹缝中,依靠教育储备金的方式,南洋教育集团获得了惊人的扩张。至最高峰,南洋在全国前后拥有12所南洋学校 (15年一贯制)和一所大学。其教育储备金的单笔最高收费额(“金证”),也从一开始山西南洋的12万元,涨到了2004年时济南南洋的32万元。

  此后当南洋因教育储备金导致崩溃时,教育储备金几乎成了千夫所指的“老鼠会”。

  对此,广东信孚集团董事长信力建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时至今日,中国的教育和金融资本还是不对接的。14万亿的人民币储蓄,居然不能用来造福中国的科教兴国。而这个大的框架下,一方面是财政对教育投资和GDP的比例持续减少,另一方面是每年上千亿的公款消费。那为什么不能让民间资金进入教育呢?”

  “我们必须历史地看教育储备金的问题。在90年代初期的中国,教育储备金肯定是个好东西。不能因为这个模式有风险,后来出了问题,就回过去说它一开始就是诈骗,否定它在当时对于扩大教育资源的贡献;也不能因为的确有少部分人确有恶意,就否定大部分民办教育举办者对社会的贡献。”张铁明这样向《中国新闻周刊》说。

  张铁明同时指出,当民办教育出现问题的时候,很多人的第一反应是推卸责任,把责任安全推卸到举办者身上:“特别是政府。社会力量帮政府帮国家办教育,当它出问题的时候,政府是有责任去帮一把的。因为教育是个公益性的事业,不能因为它是民间的力量,或者举办者想在其中挣钱,政府就完全没有责任。从每一个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建成的第一天起,里面的学生就有权力得到属于自己的财政资源。这就是政府的责任。”张铁明说。★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awaydream写信]  [天下兴亡,匹夫有责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