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7683
首页 - 博客首页 - 华人心理健康报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令人迅速相爱的36个问题,究竟灵验吗?
作者:cpht
发表时间:2015-03-26
更新时间:2015-03-26
浏览:104次
评论:0篇
地址:68.
::: 栏目 :::

【令人迅速相爱的36个问题,究竟灵验吗?】



上个月,曼迪·兰·卡特朗(Mandy Len Catron)的文章《如何快速与陌生人相爱》在《纽约时报》“现代恋爱”专栏刊出前几天,她在自己的博客上表示了一些对即将到来的曝光的担忧,她说,她博客上的文章一篇只有几百个人会看,但是那篇专栏却会有成千上万的人看到。

她没料到是800万读者。

在那篇文章里,卡特朗讲述了心理学家阿瑟·亚伦(Arthur Aron)20年前的一个实验,让两个陌生人互问36个个人化色彩不断增加的问题,接着对视四分钟,看看这样做能否增进彼此的亲密感,并令两人相恋,卡特朗通过复制这个实验觅得了真爱。她和一个不太熟的男人一起做这个实验,最后成功了。

读者觉得这种浪漫与科学的结合(而且还有皆大欢喜的结局)简直令人无法抗拒。卡特朗的故事以病毒级传播,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伴侣们都开始尝试这些问题。

《纽约客》和《Dame》杂志刊登了讽刺戏仿的文章,提出了“36个让人不再相爱的问题”。

有个人甚至拿这些问题来问自己养的那只态度高冷的猫,并把视频上传到YouTube,有将近4万次的点击量。

在曼哈顿,一个针对独身人士的售票活动吸引了70名参与者,他们愿意花40美元在指导下和人配对,尝试这个互问问题的活动。

通过做测试令陌生人相爱的概念听上去有点像骗人的把戏,但是亚伦的36个问题引起的广泛反响可能部分解释了,这其实不算是什么花招。在一个Tinder交友app和自制约会简历的时代,个人形象与第一印象是最重要的,这些问题就显得深入人心。

但是正如亚伦博士警告的,这个实验不能在一系列约会中轻松复制,因为多次使用同样的问题,你可能会使用已经准备好的答案。

自从那篇文章发表之后,我们从萍水之交和长期伴侣那里都得到了反馈,很多人都尝试了这个问卷——通常都使用迅速推出的几款帮人们来回答这些问题的app(《纽约时报》咨询了亚伦博士后也做了这样一个app,可在nytimes.com/36questions下载)。

卡尔顿的文章刊出两周后,她还在努力适应文章所带来的后果。她和男友出去吃披萨,他拿出手机打字。她原本以为他可能是在给谁发短信,结果他把手机递给她,上面写着:“我们旁边那桌的一对儿正在做36问。”

没错,他们真的是在做。这一刻,她那篇文章真可谓红到了家。

分享一些我们听说的例子:

——克里森·拉隆德——

我最近和一个在停车场认识的男人第一次约会。当时我正以20美元出售一个扫描仪,他是买家。我们通过email敲定了见面时间和地点。他迟到了几分钟,脸上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我把扫描仪递给他,他给了我20美元,我希望有办法能让交流继续下去。

我一直没弄懂那句谚语“该知道的时候就知道了”是什么意思,但我现在突然明白了。回到家以后,我给他写了封邮件,说我担心可能给错了连接线(这是瞎编的)。他回信说,扫描仪工作得很好。我们就这样来回写了几封邮件,最后我约他出来喝杯啤酒。

他说他很想来。事实上,当时他也希望我给错了连接线,好让我们有机会再见一面。

我们本来打算在附近的酒吧喝啤酒,结果却变成了开车两小时去海滩漫步。我们谈起家庭和过去的恋情。他告诉我他离婚了,有两个儿子。我告诉他,我和本来打算结婚的对象分了手。

开车回城的路上,我告诉他我刚刚在《纽约时报》上读到一篇文章,但我刚刚说了几句,他就告诉我,他也读过那篇文章。于是我们都开始想这件事。

当天晚上,我们在我家做了点吃的,聊了很久,直到食物都变凉了。我们一边喝茶,吃饼干,一边决定尝试这些问题。我们从晚上11点开始,凌晨2点结束。两人都是又哭又笑。接着坐在我的房间的天窗下面,凝视着彼此的双眼,四分钟之久。我惊讶地发现,时间过得那么快。

最后我们商量要不要接吻,我俩都觉得我们好像已经过了那个点。

后来他睡着了。两人躺在床上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好像说了,“我爱你”。其实我并没有说,但是我能感觉到我很快就会说这句话。或许没有这36问,我们之间的关系也会进展到这一步吧——我没有把握。

——艾米·威廉姆斯——

我和丈夫花了两天时间,到我们最喜欢的饭馆去,边喝鸡尾酒边回答这些问题。

这是我的第二次婚姻,是他的第一次婚姻;我们相遇的时候,我41岁,他39岁。我得承认,有时候,聊工作和孩子会很乏味,回答这些问题让我们更亲近了。这让我回忆起我们刚刚相遇的时候,坦白地说,那感情很激烈。有点像再次开始约会。这些问题很亲密,提醒你想起,你的伴侣并不只是那个洗盘子的人。我们总有机会去更加了解对方。

——赖利·威利斯——

我们昨晚做了36问,我不知要再过多久才能再见到他。我们已经相爱了,但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相隔数月,要保持恋情是很困难的。

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我们在一起很快乐,但再过不到12个小时,我们就要像一个月前那样——分隔两地,闷闷不乐。

他要坐明天的早班飞机离开,我们整夜未眠,回答这些问题。我们一直都很坦诚,这些问题让我们更加深入地发掘自己内心。它们让我明白,我能和这个人在一起有多么幸运。它们让我明白,我对拥有的一切太理所当然了。

我想开开心心地和他在一起,但我不知道该怎么做。我们悲伤地分隔两地,我不知道该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做最后一个问题时,已经是凌晨三点。该他回答了。

“我们休息一下吧,”他说。

几小时后,我和他在机场吻别,要到6月才能和他再相见。这些问题让我确定自己爱他。它们没有让我们相爱,但它们让他勇敢地说出了需要做的事情,它们也让我勇敢地接受了它。

感谢你们让这一切发生。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Sex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cpht写信]  [华人心理健康报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