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5822
首页 - 博客首页 - minotaur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关于所谓清军是屠杀四川的元凶的说法
作者:minotaur
发表时间:2010-04-17
更新时间:2010-04-17
浏览:3189次
评论:0篇
地址:24.
::: 栏目 :::
历史
张献忠
生活
围棋
牛头怪论三国
杂谈
三国
袁崇焕
时事
朱令


最近俺忽然有点喜欢上"剪刀浆糊"这种文学形式了,因为它好像能创造一种新的美学趣
味,让人以为它是成功的。

所谓清军在四川的屠杀的文章,在本版也是一贴再贴了。实际上,其论证的逻辑是大有
问题的,作为一个受过基本科学研究训练的理民科,对这种逻辑上的问题总是非常敏感
的。至于文章里加的一堆惊叹号,俺就先忽略了,因为这种东西增加不了任何逻辑上的
说服力,反而让人怀疑作者是从感情上而不是理智上思考问题的。俺老牛今天就受累点,
试着运用"剪刀浆糊",剪贴出新的美学趣味,让它成为一种成功的文学。

张献忠那段的问题,我以前批过N多次,可以说张献忠在四川的大屠杀是板上钉钉的。这
里热爱历史的理工男比较多,为了节省篇幅,原文在这个地方的逻辑和证据问题俺就不
再展开说了。

先剪贴一段原文:
"1646年,也即满清入关后第三个年头,满清即宣布张献忠已被战死,并宣称“破一白
三十余营。平四川”,即宣布四川平定。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满清攻陷渝城(重庆),是在十三年后的1659年。
  因此对四川人民的这种顽强不屈的抵抗,清军采取了彻底屠杀的办法作为报复。即
不论是“张贼”,还是无辜的平民,一律斩杀。
  “民·贼相混,玉石难分。或屠全城,或屠男而留女”---这是1649年满清贴出的
公告!!!!!! "

短短这一小段,有若干严重问题。
1)这段文字,只说明了在那个时间段,某地死了一些人,然后另一个人到过现场,然后
就十分肯定地说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后一个人杀的。即使是从断案的角度,这也是在搞有
罪推定。而且后文将详细说明,1646-1659年,清军在四川的存在在多数的时间里是非
常局部的,并且四川减少的人口中的大多数,算不到清军头上。具体详细地分析见后文。

2)这个布告作为证据非常勉强。没有时间,地点,里面所说的事情是否是四川都很难说
,因为是纯恐吓的宣传,即使是实事,也推不出"满清采取了全部屠杀的政策"。太祖还
说过感谢日本人侵略中国呢。张献忠也宣传"抗拒即老幼不留", 比"屠男留女"还要进一
步了。总之,对这些标语口号个人言论之类,都要鉴别一番才行。

满清在四川的屠杀确实有之,但程度如何颇可商榷。最主要的问题是,严重缺乏证据。
至少,与张献忠在四川进行的大规模屠杀比起来,确实的证据少得多得多。当然,有人
一定会说满清的毁灭罪证之类。但是既然是科学研究,就得实事求是,尽量有一分证据
说一分话,不能完全靠主观猜测甚至莫须有来下结论。

个人感情来说,我也不怎么喜欢满清,但不管怎样,一个人不能让感情蒙蔽理智,然后
满嘴跑火车,这不符合最起码的科学研究态度。

所谓清军屠尽四川的政策,稍微用脑袋想一想就不合情理。因为清军不是妖怪,他们也
要吃饭,粮食从何来?外界到四川,只有两个途径,汉中和长江。长江不可能,重庆在
非常长的时期里一直控制在明朝方面手里。而汉中一带,蜀道难的说法不是开玩笑的,
而此时整个中国饥荒和战乱多年(李自成张献忠各路明朝军阀),清军四处征战,到处都
需要粮食。最可行的办法当然是如同元朝当年攻打南宋时那样,保留一部分四川人民,
耕作养军。

另外一个事实是,清军的满洲八旗兵由盛转衰过程来得特别迅速。按照顾诚南明史所言,
"1644年到 1647年(顺治元年至四年)满洲八旗兵所向无敌的场面就像昙花一现似地再
也没有出现过...进入中原以后屡经战阵,战死和病死的人数很可能超过人口自然繁殖
数;进入汉人居住区后,享受着程度不等的胜利者的优待,逐渐滋长起追求生活安逸的
风气...兵员少了,士气低了...清朝入关初期咤叱风云的领兵大将由于染上天花,迷恋
女色和内部倾轧,凋谢殆尽"。

在1653年开始,政策开始转向。
"以满洲八旗兵为主逐渐转化为以汉制汉的政策变化"。
(顾诚,南明史)

还是具体地回顾历史事实。

1644-1647,张献忠部据四川三年。张献忠部不务生产,而且在撤离四川之前,在自然条件
最好的成都平原采取了大规模屠杀的政策, 川西平原受到了毁灭性的破坏。后果是社会
生产几乎完全停顿, 并造成了之后连续N年四川的大饥荒(详见顾诚的明末农民战争史)

1647年初,清军第一次入川,一路追击大西军到贵州, 但逗留时间很短,“因地方残破
,到处是一片荒芜,无法解决粮饷供应,豪格只好就此止步,率领满、汉军经陕西回京
" ,只留下一些明朝的降将镇守四川。这些降将因粮饷不继,加上南明将领的反攻,站
不住脚,很快都撤回保宁。也就是说,"清朝在四川实际上只控制着保宁及其附近一小
片地区"。(详见顾诚的南明史)

此时,大西军残部经营云南, 四川陷入无政府状态。首先是明朝各路军阀的内斗, 还有
各地主武装,土匪(姚黄)等等肆虐。

无论是谁,面临的最大问题都是饥荒。解决肚子的办法基本上都一样。

一开始还能抢,把四川长江两岸千余里之地(自叙州到巫山),以及川西南一带,主要是
明朝官军"打粮",官军到不了的地方则是土匪(摇黄)在干, 到后来甚至把地里刚播种的
庄稼都刨出来,用筛子筛了煮食吃掉, 这样的结果就是下一年更进一步的饥荒。“地方
残,民尽饿死”。

后来无粮可抢,就以人为粮。

“又(酉)阳土豪李调燮,尝对余言及,彼集士兵扎寨时,无粮,每发兵捕人,谓之‘人
粮’。凡拿到人口,选肥少者付厨下,余者系瘦,乃给兵士。烹宰俱按整猪羊法。彼受
招安,入杨展营,人赠以绰号,曰‘万人坟’(讥讽他人肉吃得多)。” (欧阳直《蜀乱
》)

甚至有完全以人为食的,
“栽秧完,突又遭姚、黄贼自河东来。其贼马步兵俱有男妇俱有因无粮,全杀人以为食
。痛哉,此番之惨较百倍于前矣!” (《五马先生纪年》)

“岁愈凶荒,贼掠野无获,捕民而食。最堪怜者,饥疲余民,孤踪潜匿,剐树皮,觅野
菜,采蕨根,期延残喘。而黠贼深夜登高,遥望烟火起处,潜往劫戮,屠以充饥。”

摇黄是纯粹的无纪律的土匪,不但以杀人为生,而且以杀人为乐。
“乙酉(清顺治二年),……‘摇黄’贼屠巴州、通江、东乡、太平、达州、梁山、新宁
、开县各地方,人烟俱绝。”

四川人民的死亡,除了饥馑,官军,土匪,还有瘟疫和老虎。人死多了, 又未能得到及
时掩埋,势必要爆发大规模瘟疫, 有大头瘟,马眼瘟,马蹄瘟,中者不救。最后还有虎
灾,按照欧阳直的说法,张献忠后,突然四川遍地皆虎,或者七八只,或者一二十,爬楼
上屋,渡水登船,前所未闻。1650年,四川巡抚张春塘报称,他好不容易在南允县招徕
了506人,不料不久居然给老虎吃掉了228人。

清朝在四川一直死守着保宁这块巴掌大的地方, 直到1652年,清朝方面吴三桂、李国翰
带领所部兵马由陕西汉中入川。

在这个时间点上,四川的情况是,"自从明末战乱以来,四川大部分地区凋敝荒凉,特别
是自然条件最好的成都平原几乎没有人烟"。(顾诚,南明史)

也就是说,大部分四川人口的损失,还真算不到清军的头上。

吴三桂、李国翰结果二人在保宁几乎被刘文秀全歼, 但因刘文秀轻敌加上指挥失误遭到
惨败,清朝在四川意外翻盘。

而吴三桂、李国翰二人并非凶残成性(虽然吴三桂后来反清失败), 倒是有清廷对他的申
斥,指责他连敌军的俘虏都保留不杀:
凡平定地方降者抚之以示恩,抗者杀之以示惩。如此则人皆感恩畏死求生而来归矣。今
平西王等将阵获之人抚而不杀,……此事甚不合理。尔部其移咨平西王吴三桂、墨尔根
侍卫李国翰知”

综上,说道犯罪嫌疑人,不是只有清军到过现场,还有张献忠,明军,地主土豪,摇黄
。说到死因,被害人不是只有他杀一个死法,还有自杀(开个玩笑),饿死,瘟疫死,意
外(老虎)等等。从证据和逻辑来说,清朝的文字狱是比较厉害, 但你也不能因此而信口
开河。就好比TG现在搞言论控制,你也不能因为某些东东google都不能出现,就凭空认
定Flg说的什么su家屯暴行还有8*8之时 tian安门广场死亡上万之类的东东。秦始皇烧
书那么严酷的法令,都有人把书籍藏到墙壁里面。清朝作为一个不十分得人心的少数民
族政权,在毁书方面能比秦朝做的还彻底,我认为也太高估清朝的文字狱威力了。清朝
的民间史书,至少就我所知,就有国榷和罪惟录从未刊印,藏在家中,复壁深藏,清亡
后重见天日。这两本是非常有名的明史资料,其他的更多不胜数了。最后,当年大西军
是清军的死敌,最后李定国退到了缅甸,这些人不会受到文字狱之类的压制,为什么也
没有证据流传下来呢?

满清入主中原的凶残大家皆知, 在四川的屠杀想来应该有不少,但是认定之是屠蜀的元
凶, 证据仍然是极端不足。憎恶满清可以理解,但还是请参考Flg和民yun的教训,谎言
和诬陷并不是战斗,反而是给反方提供把柄而已。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minotaur写信]  [minotaur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