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0679
首页 - 博客首页 - 野水横木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夜行者
作者:shot
发表时间:2011-05-27
更新时间:2011-05-27
浏览:895次
评论:0篇
地址:184.
::: 栏目 :::
清泉石上-诗歌
清泉石上-散文
清泉石上-小说

(一)

“只有两个选择,要么进入我的心,要么进入我的身体,你选哪一样?”

妖妇直勾勾盯着我,脸上是狡猾而又带挑逗的笑。她的身后,台阶向着半空累叠而上,尽头是一扇虚掩的门。

“没兴趣。”我直截了当的回答,“不要碍事。”

披荆斩棘,走了很久,我终于到了这里。

身上早已衣衫褴褛,千疮百孔,只有手里的猎枪还依旧泛着冷峻的光。

“你没有选择……”

砰——她话还没说完,我手里的枪就响了。子弹无声无息地穿过她风情万种的身躯,却没留下一点痕迹。

“明白游戏规则了吧?”她放浪地笑起来。然后走到跟前,手臂缠住我的脖子,故作娇滇地说道:“可要小心哦,答错了是会死掉的。”

“究竟选什么?”她又问了一次。

“那就身体吧。”我答道。

“为什么?”她问,“难道不想征服我的心么?”

“心存在么?可以征服么?”我不耐烦了。

“那,喜欢我的身体么?”她更紧地贴住了我,柔声问到。

“无所谓。”我说道,“你知道的,我就随便挑了个答案。现在,可以走了吗?”

她哀怨地盯住我,突然冷笑起来,恶毒地说道:

“你必须得死!”

(二)

我死了。

但游戏通关了,因为只有死人才能过那道门。

真有意思……

答案是何无所谓,因为无论进入身体还是灵魂,进入的都不过是空虚而已。

也只有空虚,或者虚空,与之相媾和,才能保持持久的热情和高潮。这就是所谓的‘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的道理,一个流氓的字面解释。

身后,门无声合上了,光线消失了。

死人的世界一片漆黑。

脚下是黑暗的沼泽地带,周围是凌乱的灌木丛林。没有一条路可行。但我依旧深一脚浅一脚地走着,尽管没有方向。

耳边一个声音喋喋不休。

“不感到愧疚么?父母含辛茹苦养大你。可你却没尽一天的孝。”

“为了虚假的梦想,你浪迹天涯,却两手空空。不后悔么?”

“你一直都在可耻地逃避责任。”

“你真自私,一辈子就喜欢玩,直到玩死了自己。你为世界做了什么?”

“你知道吗?另一个世界上,有人还在等你回去。等你实现那些对爱和友谊的诺言。”

“如今你客死他乡,连葬身之地都没有,不觉得悲哀吗?”

“你的尸体正倒在荒郊的臭水沟里,每分每秒都在腐烂。秃鹫和野兽们跑来分食你的尸体。你不觉地恐惧吗?”

“我知道你怎么回答。你会说,哦,你做了一切你能做的。你所能做的也就仅此而已。”

“你总是有借口和理由。”

“为什么还不说话,只顾走路?这样一直走下去有意义么?”

“快说话。你为什么不说话?”

“太可怕了,你这个沉默到可怕的家伙。”

慢慢地,那喋喋不休的声音消失了。世界依旧一片漆黑。

(三)

走了很久,世界依旧一片漆黑。

突然,黑暗的幕布上,亮起一双泛着绿光的眼睛。

紧接着又有几双绿眼睛亮起来,然后是更多的绿眼睛,将黑幕点缀的像密布的星空。这些绿眼睛迅速移动着,将我团团围住。我听到野兽的喘息和饥肠辘辘的声音。

“你没有回头路了。”一个苍老而沙哑的声音说道,“加入我们吧。”

我没有回答,只是将手指搁在了扳机上。

“朋友,为什么来到这儿?”另一个沙哑的声音问道。

“因为无聊。”我回答。

哈哈哈——滚来一阵尖锐而放肆的大笑。

“杀死他,这个傲慢的灵魂!”一个女人的声音命令道。

话音未落,一双绿眼睛悄无声息地扑了上来,就像一道闪电。尖锐的犬齿对准我的脖颈狠狠咬了下去。我几乎闻到了它口里散发出的腐烂气息。

但在这之前,我的枪已经响了。

由于惯性,尸体继续前冲着,撞在了我的枪口上。它伤口喷出的血,溅了我一脸。

与此同时,另一道闪电也发动了,从侧面扑来。我侧推的枪托正好砸中了它脑门。

紧接着,三道闪电从不同方位同时突袭。我放下被尸体卡住的枪,敏捷地躲过前面两只野兽的扑击。顺势从腰里摸出两把匕首,准确地扎进它们的心脏。

但第三只野兽得手了,它的利齿切入了我的左肩。我从前面的尸体里拔出匕首,回转身,给了它一刀。

电光火石之间,地上多了几具尸体。我重新捡起枪,披着一身的血,站在漆黑的风中,警惕地注视着四下。

黑暗中传来了女人和小孩的哭泣声。

良久之后,是一声苍老的叹息:“你走吧。”

一双绿眼睛消失了。紧跟着更多的绿眼睛也消失了。

世界又恢复了一片漆黑。

(四)

我在黑暗中走了很久。

前面是一处灯光。

少女像画中的人儿一样,飘浮在光中,孤独而宁静地看着我。

她细长的腿,像金色的麦秸一样纤巧而脆弱。圆滑光润的大腿,一直光到了屁股边,那里有一个大胆而完美的弧度。

在她的腰际,是一束半透明的细软丝绸,轻灵地围住。这淡蓝色的流云顺着她娇小的身躯缠绕而上,最后在胸前汇成一个结。

她的胸脯也是云一样柔和而纤巧,带着小姑娘的淘气,就像一只在晨光里倾听的海鸟。

仿佛映在水面的月亮,她的面孔精致而温柔,有一种流动的,令人惊异而恍惚的美。

她孤独而宁静地看着我。两片淡淡的的红霞掠过了她的脸庞。

“可以放下枪吗?”她问。

我于是默默丢下了枪,放下了这曾经一直陪伴我的伙伴。

她像雾一样飘了过来,笼住我,柔软的唇像梦一样落在我的唇上。我感觉到躯体里涌起一股圣洁的淫念。于是双手托住她的臀部,回应她。

她引导着我进入。波涛起伏的海上,我们是无主的小舟,随波逐浪。在风和浪来回摇摆的梦境中,我感觉到自己正在溶解。

金色的田野上,我们是两只雁,半空中高飞盘旋。汹涌的麦浪中,我们是两只豹,顺着起伏的地势追逐奔跑。

我们跳跃着,呼应着。我们的快乐就像无数条闪亮的飞鱼,从波浪里不停窜出,我们快乐地飞行在四溅的阳光与水沫之间。

奔跑,再奔跑,我们一秒钟也不停息。

突然,时间戛然而止。高高的浪头迎合着冲浪板的冲击反卷而来,却定格在半空。

漫长的停顿后,一切又恢复了正常。堆积起的海浪瞬间轰然倒塌,一切都化为碎末。

(事情也许还没结束,来回往复的游戏也许还在时间中无休止的继续。但在叙述上,它已结束了。你知道的,我需要新的话语进入这故事。)

“你留下来吧。”她在我的身下温柔地恳求,“快乐和完美你都已得到了,这些都是你追求的呀。”

“这些都是我追求的,但我追求的不止于此。”我一边运动着,一边说道。

“那你追求的还有什么?”她问。

“我不知道。”我气喘吁吁地回答。

“但你我都已无路可走了。”她爱怜地抚弄着我的头发,悲伤地说道。

(五)

这是世界的尽头。

我站在悬崖之上,前面是无底的深渊,我早已无路可走。

我纵身跃下。

自由落体是一个无限拉长的过程。

我的身心都在寂静之中。

我下坠,却无声无息。

突然,风的呼啸又在耳旁重新响起。无数的焰火绽放。壮丽的朝阳在地平线上喷薄而出。彩云和流光将天空又重新装扮成新的圣殿。

我的背上生出双翼,我飞行在天空和深渊之间。

啊,自由——

然后,也许是之前,总之分不清前后,这里已没有时间的概念。我像一团雾或者轻烟,

消弭于虚无之间。




附录1:

我以前的一首小诗,可以跟这篇小说放在一起读。
……………………………………………………………………………………
写在夜幕上的话

沉默是堵墙
包围着我
就像歌者被歌声环绕

林立的墓碑
是死者对世界的拒绝
而沉默
则是我的墓碑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shot写信]  [野水横木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