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456
首页 - 博客首页 - 野水横木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不能自拔的人生
作者:shot
发表时间:2011-05-13
更新时间:2011-05-16
浏览:815次
评论:0篇
地址:184.
::: 栏目 :::
清泉石上-诗歌
清泉石上-散文
清泉石上-小说

“不知从何说起。”

只说了一句,木头就陷入了沉默。

橘黄的灯光下,他像一只没有骨头的猫,漠然地靠在躺椅里。夜无声无息围过来。这片灯光就像一叶孤舟,载着他飘在黑暗的海上,随时可能倾覆。

不知过了多久,他又没来由地补了一句:

“我是个心理医生,但我心理有病。”

然后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到底什么情况呢?”我突然问。

木头叹了一口气,他总是不自觉地叹气。但即便叹气,木头也显出一种文雅的书卷气。不管怎么说,他的精气神是没有了。摆放在躺椅上的身躯,就像一段残存的树桩,多年前被雷电击中过

“就是整个人都没有活力,像只乌龟。既不想说话,也不想动。连每天活着都觉得费力。”

他说话时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但他的话语后面却藏这一股情绪。

木头还在自言自语:“整个生活都在腐烂发霉。但我无动于衷,我并不感到痛苦。”

“怎么腐烂了?”我问。

“就是这状况。”木头一只手在右前方比划了一个半圆,“你看,水池里用过的碗碟已经堆到山高了。洗手间马桶坏了有两个星期……能拖则拖。昨天公寓管理员又在门上贴了罚单。说屋子里垃圾堆地太久了,邻居们受不了这气味。”

我用鼻子嗅了嗅,垃圾变质的气味的确太重了,可以熏倒一头成年的象。

“反正罚款也不是第一次了。”木头无所谓地耸耸左肩,继续说道,“两个月前,我因为懒得跑路,就顺手把污水倒进了厨房的通风口。最后污水冲进了楼下那个印度妞的卧室。那妞可没有少折腾我。花了三百刀才算息事宁人。”

说完,他竟然不经意地笑了一下。满是划痕的镜片后面,那双眼睛有了点生气。

我问:“木头,屋子多久没打扫了?”

“不记得了,也许是公元前吧。”他回答。

“事情都这么拖着,能拖得过去么?”我想引导一下他。

“拖不过去。”木头回答的倒是干脆,“事情不会因为拖着就自动消失。何况老板盯地那么紧。但我就是不想动,宁愿让事情拖着。什么也不做让我觉得舒服。”

“那你会感到焦虑。”我单刀直入。

“是的。”木头不否认,“我现在满脑子都是焦虑。每天任务完不成,回家了总想着没干完的活,弄地休息也不踏实。”

“那你就快点做起来,事情完成了,就不用担心了。”我想开解他。

“但我就是不乐意干。”木头说道。

“不干活,那你每天都干些什么?”我问。

“跟你一样,整天网上吊着。”木头又笑起来。他的笑里面有种狡猾。

我也笑了。是的,我们其实都是一样的人,无所事事,不学无术。鬼才知道我们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的。

我继续问他:“你都上什么网呀?”

木头想了想,说:“凤凰网,facebook,人人,还有买买提,就这些。你知道的,都无聊的东西。但不上却不行,已经成了习惯。早上去办公室,干任何事之前,先查几分钟电子邮件和新闻。说是几分钟,稀里糊涂一个小时就过去了。赶紧强制停止。发现并不容易,脑子里依旧晃荡着满世界的天下大事和活色生香的八卦绯闻。要用整整一个小时才调整好心情,进入工作的状态。但活也没法专心干。每过五分钟,就忍不住刷一下人人,或者别的什么,总想瞅瞅网页上到底更新了什么没有。没更新,就继续干活。更新了,就再看一看玩一玩。玩也玩地不放心,说不定老板什么时候就从后面看见了。但就是欲罢不能。一眨眼功夫,已经晚上六点了,啥事也没干成。”

“这样下去,情况只会越来越严重吧。”我总结道。

“是的。”

“那下面怎么办?”我没有多说,欲言又止。我的意思木头应该明白。

“没有办法。最近我越来越安于现状了。就想干脆辞职算了,做个流浪汉,无拘无束飘荡他几年,然后在某天清晨,冻死在某个街头。这样也算是一个不错的了结。”

气氛一下子变沉重了,我和石头都好久不说话。只有桌子上休眠的笔记本还在发出嗡嗡低鸣。橘黄的灯光下,这个夜晚静寂的让人窒息。

“这状态什么时候开始的?”我终于打破了沉,像一只小虫子终于挣脱了茧的束缚,从黑暗中飞了出来。

“不清楚。只知道很久以前不是这样的。”木头回答。他的面孔上依旧是漠然的神情,好像说的这件事跟他无关,“至于究竟什么原因把我弄成这样子的,就更搞不清楚了。”

“是不是跟研究项目有关。”我提出一种可能。

“也许吧。”木头不置可否地回答。

“你们实验室做什么方向?”我问。

“我们实验室……就是做一些心理实验。老板整天梦想着发明一种仪器,通过它测出人的灵魂在哪儿。说什么搞成功了可以发到Science或者Nature……。”

“这么不靠谱?”我略带同情地说道,“不过,还真没见过什么靠谱的人。只要是走近了瞧一个人,会发现谁都是变态。”

“这家伙要求很细致呢。每个月都要有具体进展。这不,我正在为即将到来的每月汇报发愁呢。”

也不知是由于心慌还是口渴,木头拿起桌上喝剩下的那瓶纯净水,喝了两口。然后继续说道:“也不抱什么希望了。生活本来就没什么乐趣的。压力永远也不会少。你要是抱怨,就会有人跟你说,谁他妈又不是这样呢?其实我倒无所谓。世界是一台电脑,早死机了。”

“电脑可以重启的。”我说道。

“可惜人生不能重启。”木头说。

“不一定。”我反驳他,尽管我也很心虚。

又是长时间的沉默。

很久之后,我突然感觉到不自在,问木头:“你是不是故意说这些话,又在编一个心理实验?”

“不知道。”木头回答,“不过,我的确活地像个旁观者。什么都置之度外,什么都好像是心理实验。你知道的,我太孤独了。就连你,也只是我的影子而已。”

“你又在跟自己捉迷藏呀。”我同情地说道,“怪不得我有种回到了二十一世纪初的感觉。我们这样年复一年漂在星际空间中,的确太孤独了。但你这样的超级电脑,对已经毁灭的人类太重要了。你的硬盘里承载着所有人类的最后信息。要是你也消逝了,那个曾经辉煌的文明就一无所留了。”

“也许是吧。但我早已不敢兴趣了。”木头说,“我就想睡个觉。每次睡觉前就想,要是睡着了永远不醒来该多好啊。”


提示: 本博文来自于 Poetry 版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shot写信]  [野水横木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