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4221
首页 - 博客首页 - Little student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The journey of Frodo-Pathology 4:UTSW
作者:fckdsb
发表时间:2010-11-05
更新时间:2010-11-05
浏览:717次
评论:0篇
地址:70.
::: 栏目 :::

发信人: pipi2006 (pipi), 信区: MedicalCareer
标 题: The journey of Frodo-Pathology 4:UTSW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Sat Jan 30 12:09:37 2010, 美东)

因为一直忙面试的事,我的日记耽搁好长一段,现在再来说说在西南医学中心UTSW的情
况。

Dallas是德州最大的城市之一,也是全美规模最大的10个城市之一。位于德州中部偏北
的地方,常常和他的twin city-Fort Worth放在一起作为一个大metropolitan地区。而
UTSW则是服务于整个这个地区以及周边几个州的人群。

医学中心所在区域不是富人区,周遭常常有些不安全事件发生,因为主附属医院为
county hospital,吸引了很多homeless and uninsured的人群。主教学医院为Parkland
Hospital,据说是全美最大也是最有名气的郡立医院之一。因为实在病人太多,医院还
要扩建。大家可能听说过烧伤科补液常用的Parkland Formula吧,没错就是这里弄出来
的,还有就是当年肯尼迪总统遇刺就是在这个医院抢救并被宣布死亡的。而这个医院也
是给住院医发工资的单位。此外,还有一个非常漂亮的Children Medical Center,是US
News美国前10,病理的PD是这个医院的Attending.然后,还有VA,几个小规模的私立医
院和groups作为附属的轮转单位。该医学中心还覆盖周围好几个州的病材,总之,对于
病理科而言,有足够大量的specimens (>60,000/year?)以及充分的variety (可能甚
至有点太多了)。几乎提供病理各个方向的fellowship,每年住院医8-10人左右,应
该是全美较大的program了。

这个医学中心在科研方面是很有名气的,虽然整体规模不算超大,但是有4个炸药奖得
主及不计其数(夸张)的美国科学院院士以及霍华德休斯研究员。病理系临床加科研的
faculty 人数好像有90人左右,可以算是航空母舰了。Chair已任职多年,是research
型的,在DNA damage response领域很有影响力,本身是DNA Repair这个杂志的主编。
个人非常强调research,面试时只见有PhD的或者是有很强research背景的。他强调希望他的住院医都能够做academic,但是如果不做的话也不勉
强。
还会强调让考虑physician-scientist pathway. 一个小八卦就是编书的Dr.Kumar
在去
芝加哥之前就是在UTSW病理系供职的。

去之前PD和PC会和面试人多次联系,当发给你面试邀请时PD会亲自打电话(经常是在晚
饭后或者周末),以表示个人的personal welcome.面试当天有6-7位faculty,全程由
一位高年资住院医陪同,这位住院医这一天不用工作,任务就是陪着面试人,让人觉得
关怀备至。到了之后,先参加一个morning conference, 我去的是一位年轻attending
主持的疑难GI conference,感觉几位3-4年级的住院医水平真是很高,基本都能做出
主要正确判断。提一个小插曲,conference过程中手机定的表居然响了,我之前明明
关机了的,结果还是响,让我很窘,气的把电池拔了出来,大家一定要引以为戒。

之后见PC,她会把具体的和program有关policy细讲,然后进入照相室留影,说是以后
如果match到这里就用这个照片放在网站上。先把杂事交代清楚,然后就是同行的住院医到处带着去见面试官。

因为我的研究背景,他们给我安排了好几个做research的faculty,他们主要都在学校
的research building里。 其中第一个就是上述的那位chair. 他说话干脆利索,也不
让我说太多,一直强调我不应该放弃科研,让我认真考虑一下physician-scientist
pathway,中间还提到说什么我这样的背景是他最喜欢的,唯一的问题就是我是不是真的
想来这里,如果是的话一定要让他们知道。我听完还满激动的,赶紧表了忠心。后来赶
紧插嘴聊了两句科研,他笑笑说我知道你做的课题,说实话如果不是面试住院医的话我
倒希望你来我lab做postdoc。不知不觉时间到,他就亲自领着我找到了另一位年轻
faculty, 就是这里physician-scientist pathway出来的,一直告诉我这样做有多少
fun,他自己在Hopkins做的AP only residency,然后就来到这边,training后立刻做了
faculty,由于是临床加科研,老板又够支持,拿到很多funding.总之聊的很愉快。
之后带我的住院医又把我送到一位高年资faculty那里,是做oncogenome的,和我聊了
很长时间,主要是对于oncogenesis的理论我有一些特殊的想法他认为很有意思,也符
合他最新的理论,之后就不停的把他的paper打印出来让我看,我都一一收藏了。他告
诉我他每年都要给New England J of Medicine写个review什么的,如果我对他的理论
有兴趣,可以关注一下。还强调我一定要多读这些文献,即使不是病理直接相关的,
也要多学,病理医生是要比别人懂的多才行。

这一阶段的面试最愉快,感觉几位faculty都很友好,谈的也很投机。不过我的host住
院医告诉我说大家都很怕chair,因为是个公认严厉的人,从来不苟言笑,不过今天看起
来还挺高兴的,我的运气不错。之后就是lunch,是个医院里漂亮的buffet餐厅,另一个
今天的面试人(一位本校M4的女生)和她的host,还有总住院和一位2年级住院医。吃饭
期间大家聊的很投机,开始就是按惯例问了几个问题例如happy不happy呀,住哪里呀,
工作能handle吗,attending好相处否之类的问题,基本都是positive回答,他们还特别
强调因为这是个大program,大家可以很easy的cover你如果你有事要离开一段的话。然
后又说这里大家都是互相帮助,传帮带是一贯传统,席间几个住院医互相开玩笑打趣,
能看出大家关系满近的。之后就变成了闲聊加八卦,结果大家都反而更感兴趣了,呵呵
。对了,问了几位高年资住院医的fellowship去向,我的host是要去Hopkins GU Path
的那位Dr. Epstein那里(当我提出这个名字是他还有点小得意,呵呵),而总住院JJ
是要去Hopkins的GI path。反正他们说还有很多一流的In house fellowship可选,大
家几乎都能去自己想去的地方。

饭后就是接着面试,就主要都在医院里了。Parkland Hospital里面确实陈旧一些,不
过病理的facility还好,虽然说不上非常updated,也不是很旧。在那里见了一位
Surgical Path的director,很精明强干的一位女医生,说话干脆,让我谈了自己为什么
要从科研转成做病理,然后就是我自己自圆其说了,我基本的意思是认为自己其实是经
历了一个更长时间更充分的MD/PhD training,我还有fresh mind和
matured passion about pathology, 然后就说自己所有的这些经历就是为了准备自己
成为一名优秀的academic pathologist.好像她还算是可以接受我的说法,并提到说她对
我的qualification没有任何疑问,但要我一定要问清楚visa的事情,因为据她所知给
住院医发工资的Parkland Hospital专门有明文规定H1b是不能接受的。然后聊了一些其
他的,我就到了Children Medical Center,见到了一位CP Attending,他强调了CP的重
要性,告诉我即使以后想做很多科研CP也是会有很大帮助的。时间不长就去了PD所在的
办公室区,先见了他旁边的一位印度裔attending,他并没有问什么问题,也没有讲太多
,只是告诉我说他是visa政策的受害者,他很亲切,以自身经历讲了多么痛恨j1 visa,
他现在正在用一个O1 visa做attending (他是UTSW train 出来的),但是眼看就要到
期,J1的waiver又没戏,现在很
痛苦,很有可能就要必须回印度了。然后他告诉我,这里对visa问题很stubborn,虽然
PD觉得不合理一直想改变,但是很难。如果我有H1的机会,无论哪个program,都应该接
受,以后的路还是要靠自己,牌子是次要的,以后可以找好的fellowship,但是进门最
重要,而且不要调到visa这个陷坑里。和他说完我就明白我估计在这里没机会了,PD这
么安排是有原因的。

然后就见了PD,他是我面试过所有地方最欣赏的PD,认真负责亲切真挚,尤其是真挚这一
条。关于他我之前见到的PC还有住院医们都是交口称赞。他看见我之后就问我还有什么
问题,我就把这一天的visit总结了一下,强调这就是我look for的program,但是我很
担心visa的事。他就叹口气,说在我来之前他已经象学校和医院求证,回答都是
negative,他说之前还以为会有转机。据说原来在经济好的时候,系里甚至可以出钱支
持住院医,这样visa的事情也能商量,但如今系里已经没有这笔钱了。然后他就问我如
果现在申请绿卡的话多长时间能拿到EAD,如果能在开始前拿到的话也可行,他告诉我说
他们有一个住院医就是这么进来的。我只好告诉他一些中国绿卡申请排期的事。他楞了
一下说,如果我不着急的话还可以先做个博士后,说例如可以加入他们chair的实验室
,等身份解决了再做住院医。我想了想回答说如果我今年match不上的话一定会考虑他
的建议。然后就变成闲聊了,他可能也看出来我的情绪比较低落,就不停的说一些
positive的事情给我打气,还问了我其他面试的地方,说我一定能进到一个好的program,以后申请fellowship的时候希望我还能考虑他们。

总之整个面试就在一个友好而有些伤感的过程中结束了,PD一直送我倒天桥门口,我可
以看到他在那里还又站了一会儿,心中还是很感动。忽然觉得面试的过程无论如何都是
一种财富,见到不同的地方,认识不同的人,学到不同的东西,有各种酸甜苦辣的味道
,现在差的就是收成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fckdsb写信]  [Little student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