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在线人数11428
首页 - 博客首页 - 劳柯作品 - 文章阅读 [博客首页] [首页]
王老太与电话 [小说]
作者:jguojob
发表时间:2009-08-23
更新时间:2009-08-26
浏览:392次
评论:0篇
地址:70.
::: 栏目 :::

王老太与电话 [小说]

作者:劳柯 [平静幸福]

王老太一个人过,但她有两个女儿一个儿子。她从不到自己的女儿家去住,当女儿过来请她去的时候她总说:“你们家是别人家,只有你弟弟的家才是我自己的家。”女儿就说她偏心眼,只疼儿子。王老太听了也不生气,但她心里知道她根本去不成自己儿子的家,因为儿子在美国,而她害怕坐飞机。

王老太家里最为重要东西就是那部电话,通过电话,她可以每星期两次听到儿子声音。儿子每一次打电话回来说的话都基本一样,什么吃的好不好,多注意身体之类的话。但每到儿子要打电话的那一天,王老太总是早早的起来,坐在床边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话。有的时候等不及,王老太就会到街上找一个人帮她拨打儿子的电话,电话只要一通,王老太一句话都不说就会挂掉,然后她
的儿子就会紧接着打过来。等打完了电话,王老太就会对帮她拨电话的人说:“咱们往美国打贵,要八块钱一分钟,他往我们这儿打便宜。”

王老太可是村里的名人,她生自己儿子的时候都四十了。别人都说她四十岁生了个贵子,王老太总是欣然接受别人的这个说法,她心里总想:‘不要说村里,就是整个镇里也找第二个象我儿子这么有出息的人。’王老太的知识面随着儿子的长大不断地扩大,她先是知道有大学,后来又知道了硕士和博士,在后来她知道了正对着自己的脚地球的另一面有个叫美国的地方。村里的很多老年人对美国的了解都是听王老太说的。有人问王老太说:“我们的脚和美国人的脚正对着,你说那美国人一天到晚头朝下不晕吗?”王老太就说:“他们也是头朝上啊!”那人就说:“那怎么回事啊?”王老太就说:“我不知道,我儿子知道,等我儿子回来你问他吧。”

王老太没有上过学,连十个阿拉伯数字都不认识,她计数总是在墙上画道,一就画一道,二就画二道,等等。她自己不知道怎么给儿子拨打电话,有一次有个人帮她拨打完儿子的电话后对她说:“你只要不再拨打其他的号码,下次再给你儿子打电话,你只要按重拨键就可以了。”那人就把重拨键指给她。从那以后,不到万不得已王老太不会再用那个电话拨打其他的号码,那部电话也就只有了接听的功能。

那里治安不好,隔三岔五的电话线总被别人绞去卖钱。每一次电话线被绞了,王老太就骂这些小偷不是人。她总害怕电话线被绞,害怕听不到儿子的电话。是不是地要邻居给她打一下看电话还响不响。后来邻居就告诉她说:“你只要按一下免提,只要有声音,那就是通的,如果没有声音,那就是电话线又被人绞了。”从那以后,只要电话线被绞,王老太总是全村第一个知道的。

星期一和星期五是儿子打电话的日子。星期四晚上王老太半夜起来上厕所,随便按了一下电话的免提,发现电话一点声音都没有。王老太心里‘咯噔’,心想:‘坏了,电话又给人绞了。’想到儿子天亮要打电话,她就火急火燎地穿上衣服朝镇去了。

镇上离王老太的村大概有七八里的路程。那天刚刚下过雪,白天雪化成了水,一到晚上就结成了冰。路上到处都是冰坑,一路上王老太不知道摔了多少跤,等她赶到镇上的时候大街上一个人都没有,她也不知道管电话的在在那里办公,就直接来到了镇政府。镇政府的大门锁着,她就在门边蹲了下来。

过了一会,她才发现天气冷得很,就站了起来,看到不远处一个临街的门面还亮着灯,她就走了过去,发现门面的前面有个烤烧饼的炉子,里面还有火。她就去敲门,开门的是个和她差不多年龄的老人,满手都是面,老人赶紧把王老太往屋里让。

王老太说:“老哥,我不进去,我想打听一下管电话的人在哪里,我们村的电话又给人绞了。”买烧饼的老人说:“就在我们对面,看到没有就街对面那个小房子。”王老太就要往那个房子去,老人说:“现在都快一点了,怎么可能还有人,都睡了,我也是起来发面的。”王老太问:“他们几点钟上班啊?”老人说:“八点,八点准时上班。”王老太说:“那太晚了,我儿子打不通电话会着急的。”老人说:“如果运气好,七点钟可能就会有人过来,要不你先回去吧,我明天一早看到有人来就告诉他们。”

王老太说:“我还是等吧。”老人说:“要不你到房子里等吧,外面这两天冷得厉害。”王老太说:“我就在外面等吧,到房子里我如果睡着了,他们来了我也不知道。”老人见王老太犟得很,就拿出一床被子说:“要不你就在烧饼棚下等吧,你开炉子里还有火。”说着老就把被子放在靠近炉子的凳子上,然后又往炉子里加了很多碳,说:“这里暖和,你如果有什么事就敲门,明天你如果走的早,就把被子放在这里就行了。”说完老人就去睡了,王老太就裹着被子在炉子旁边坐了下来,不一会儿她就睡着了。

当王老太醒来的时候,她听到了鸡叫,看看东方已经发白,就以为天亮了。就跑到街对面敲那个管电话房子的门。今天还真有人值班,值班的人睡惺惺地起来开门,问:“怎么了?”王老太说:“我们村的电话线被人绞,我儿子明天要打电话。”值班人就说:“大娘,现在才三点钟,我去那里找人给去修电线啊?”王老太说:“你自己就可以啊,如果你自己不行,我也可以帮忙啊!”值班的人说:“我不会修电话线,这要有专门的人去管。”王老太说:“那怎么办啊?”值班的人就说:“大娘,你是那个村的?你先回去吧,天一亮我就给人打电话,让他们去修,不耽误你儿子的电话。”王老太说:“朱集的,我不回去,我在这儿等。”值班的人说:“这么冷的天,怎么等啊?冻着你老人家可是不好。”王老太说:“冻不着,我在卖烧饼的炉子旁等,那里有火,暖和。”值班人摇摇头就去睡了。

王老太从新回到了炉子旁,可是这一次她却怎么也睡不着,不停地往东看,数着鸡叫。好不容易鸡叫了三遍,东方也开始发红,王老太就跑到街对面敲门。值班人打开门说:“大娘,才六点钟天还没有亮呢。”王老太说:“都六点了,你看太阳都要出来了。给修电话线的人打电话吧,他应该起床了。”值班人拗不过王老太,就给修电话的人打电话,电话一通值班人就说:“你快点来吧,朱集电话线有给人绞了,一个老年人在这儿等了一个晚上了。”然后他放下电话对王老太说:“大娘,你现在可以放心的回去了,修电话的人一会去。”王老太说:“我不回去,我要和他一起走。”值班人就说:“那你就进来吧,反正我也不睡了。”

王老太就到房子里坐下,十几分钟的时间对他来说好像整整过了一年。好不容易修电话的人开着小卡车来了,王老太笑着就要上车斗。修电话人赶紧扶住她说:“大娘,车跑得快,车斗里冷,你坐在驾驶室吧。”坐进驾驶室以后,王老太问:“这到朱集要多长时间啊?”修电话的人说:“十几分钟。”然后又问:“你儿子什么时候打电话啊?”王老太说:“九点钟,每个星期五都是九点钟。”那人就说:“耽误不了你儿子的电话。”

修电话线的人赶到朱集不一会就把电话线接上了。王老太一到家就去按电话的免提,发现电话有了声音,“通了。”王老太自言自语,面带笑容地坐在了电话机旁,不知不觉地睡了过去。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被电话铃声惊醒。她拿起话筒,里面就传出儿子的声音:“妈,是我。”王老太说:“你放学了,吃晚饭了吗?”虽然儿子已经上班很多年,可是她仍然用放学这两个字。

儿子说:“刚下班,还没有吃晚饭呢。你呢?妈,吃过早饭了吗?”

王老太说:“还没有呢,刚才坐在床等你的电话,睡着了。”

儿子说:“可不敢坐着睡,别着凉。”

王老太说:“妈的身体好的很,只要能够听到你的电话,我就不会病,你也要注意身体,苗苗怎么样啊?”

儿子说:“苗苗很好,他就在身边。”就听儿子喊:“苗苗过来给你奶奶说话。”不一会电话里就传来一个幼稚的童音:“奶奶好?”王老太说:“好,都好。”

儿子说:“要不妈你去做饭,都九点了。”

王老太说:“好的,这几天我们村的电话线总被人绞,你如果一次打不通,就再打,知道吗?”

儿子说:“怎么这样?要不给你买个手机吧,那样就不怕人绞电话线了。”

王老太说:“手机贵吗?我也不会用啊!”

儿子说:“现在很便宜,你只要会接听就可以了,我一会给我大姐打电话,让她去给你买个手机。”

王老太说:“我能学得会吗?”

儿子说:“能,这样吧,妈你去做饭吧.”
王老太说:“好的,记住星期一打点话。”

儿子说:“知道。”

王老太问:“你几点打啊?”

儿子说:“还是老时间,九点啊!”

王老太说:“九点准时打。”

儿子说:“知道。”

王老太说:“那好吧。”

等挂了电话,王老太心里一直在犯嘀咕:‘我能不能学会用手机,能学会用手机就好了。’这时她突然打响亮地喷嚏,浑身抖了一下。“我儿子一定在给他姐姐打电话,正说我呢,要不我怎么打起了喷嚏。”王老太自言自语说,然后从床上站了起来,高高兴兴地朝厨屋走去。

[上一篇] [下一篇] [发表评论] [写信问候] [收藏] [举报] 
 
暂无评论
 
用户名: 密码:
发表评论
评论:
[返回顶部] [刷新]  [给jguojob写信]  [劳柯作品首页] [博客首页] [BBS 未名空间站]
 
Site Map - Contact Us - Terms and Conditions - Privacy Policy

版权所有BBS 未名空间站(mitbbs.com) since 1996